• 2577阅读
  • 0回复

诗友/余孟根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9-11-07
      诗友     余孟根 %;h1n6=v2  
PdVx&BL*  
余小颇是一位刚棱疾恶,正气凛然之士。桐城派后期重要作家梅伯言亲笔为其修改《寓庸室诗稿》写道:“诗文传见忠孝节廉之,大与夫气昂藏而骨峻,使人肃然起敬。文如其人,人如其文,人文相映,其志易明。” Yg '(  
t2{(ETV  
    余小颇名坤,诸暨高湖人(1804——1862)字子容,道光戊己中举,乙丑(1829)中进士。因为不屑逢迎权贵,考中后久久不任官,在北京西郊租草舍寓居候差。第二年春节,自书红纸春联“斯是陋室,臣本布衣”八个字。一时名士来访,户限为穿。主要有鲁川、邵位西、朱伯韩等。他们爱其诗工甚深,以诗为友,结为兄弟。其《登快阁吊陆放翁》两律,悲凉感喟:“散关清渭罢从军,投老东归卧白云。半壁山川余涕泪,两河消息断知闻。楼船铁马惊秋梦,樵径渔舟怅夕曛。应羡杜陵遭际好,乱离犹见中兴君。”“长留诗卷恨缠绵,展向危楼一泫然。苦忆中原垂死日,伤心遗命《示儿》篇。 庙堂残局支和议,志士长缨负壮年。千载魂归莫凭眺,冬青零落鉴湖边。”       ? OF $J|h  
nVWU\$Ft  
   余小颇以诗为友。冯志沂(鲁川)于道光十八年得识余坤(小坡),即以所作诗请正。余小坡当仁不让,“奋笔涂抹,谓无一篇有当于古人”,而且还教导冯志沂说:“子诗近人习气太重,间露本色,乃绝佳,盍求之古人乎?”冯志沂“心初不能平”,后来“徐取古人诗读之”,觉得余小坡所说有道理,于是也就从善如流,“悉取旧作焚弃之”。所以冯志沂称“余之学诗自君始”。当时冯志沂二十四五岁,余小坡则年长十岁。二人在宣南的居处,相去仅数十步。一次冯志沂与王益之饮于余小坡家,“夜半月佳,三人推案起,联袂步黑窑厂,登俗所谓‘窑台’者。扫地箕坐,仰视明月,大笑叫呼,以为世人无此乐也。既又起立环视,谓长安十万家,何处梦梦如是。则又仰天大唏,泣下沾巾。下台觅路至陶然亭,门阖矣。复步而下,阻城垣,不得前。迷失故道,披丛苇行,陷泥中,乃相顾大笑。道蔬圃旁,守者疑为盗,鸣铳集众环问,欲见拘执,告以姓名居址乃已。盖昌黎所谓当时行事多可笑者”。这也是当时宣南文人生活的一个缩影。 g2TK(S|#  
kVM*[<k  
   冯志沂后因余小坡而认识朱琦,时在道光十八、十九年之间。三人曾住过同一条巷子,故聚处之乐,让冯志沂在十几年后仍记 72xf| s=  
{ CR`~)v&  
忆犹新:“昔年曾结岁寒盟,散雪摶沙事屡更。余小坡、朱伯韩皆尝寓此巷。偶对棋枰虚夜月,每思灯火共书声。” @xBb|/I  
mfI[9G  
  后来,冯志沂又因朱琦“识马平王少鹤、南丰吴子序诸人”。而认识梅曾亮是在道光二十一年(1841),也是经朱琦的介绍。复从梅曾亮处,得识张岳峻、孔宪彝。 SaF0JPm4z  
EiC["M'}  
 王拯也有关于这种朋友之间转相介绍的记述: >S`=~4  
yC5>k;/6#K  
 昔于灵川得二士焉,曰龚孝先、苏虚谷。始游京师,二君偕。由二君又得闽赖子莹。子莹以能古文称,独见余文喜甚。时同辈多为诗者,而肆力文,独平南彭子穆及君二人,后乃又得仁和邵位西。位西龂龂,于人少可者。其后又见上元梅先生曾亮。先生古文名一世,自吾文见许于先生,虽位西刮目焉,独君又弗尽然。余尝欲使君与梅先生见,数期独不果。 uKXU.u*C  
!gRU;ZQU_  
    他们在彼此相识后开始的交往,最明显地区别于京师士大夫间无日不有的宴饮酬酢之处,是带有非常明确的请教和切磋古文的目的。与当时在京师的曾国藩、吴廷栋、邵懿辰等从唐鉴问理学一样,梅曾亮既以能文名于京师,所以一时好古文者从游的目的,主要是讨教为文之法。他们主要的活动方式,不是像“江亭雅集”那样追求规模和有固定的人招集,而是充分利用同处于宣南的地利之便,非常随意地频繁往来于各家,以倾谈为乐。 -u%o);B  
}0E@eL  
  有许多时候是在梅曾亮寓斋宴饮,朱琦的《饮伯言寓斋次和》记述这种聚会道:“委巷雪积无车行,寒厅夜语围孤灯。短章示我老无敌,  长策筹海勇且英。……” 在梅曾亮寓斋的夜集,曾在诸人诗集中留下一组诗作。(梅曾亮有《夜集偶成呈伯韩、小坡、蓺叔、鲁川》,冯鲁川有《同人夜集伯言先生寓斋》,余小坡有《夜坐述怀用伯言夜话见示原韵即奉答三首》。)梅曾亮的诗中对这种聚会的气氛描述得尤其生动: ,e1c,}  
|tI{MztJ"c  
  杯盘草草酒微行,共喜论文就短灯。孤学自惭非世好,高言何意集朝英。常悲师鲁成先死,不分公明作老生。夜久转温知欲雪,相看飞动有诗情。 B^dMYFelJ  
?:60lCqj  
    后来,梅曾亮还曾以此诗为孔宪彝书扇,孔宪彝以此为题,有诗云:“翰墨非所贵,性情实有真。清逸谢尘目,高格无比伦。先生隐于朝,所乐宁清贫。高名动海内,座上无杂宾。晋帖时一抚,妙句同深醇。……” "7+^`?  
uv$5MwKU  
 在各种正式的约客宴集外,不约而至的情形或许更能反映他们之间交往的频繁。一次,余小坡与朱伯韩先访冯鲁川,然后三人一起去拜访梅曾亮。适值梅曾亮家有客,三人欲告辞,而梅曾亮留之别室,使自为酒食,待客散后方入,相与抵掌欢谈。此事见于诸人所作《即事》诗,其中以余小坡所作最为风趣传神: ~oSA&v4V  
lmoYQFkYP  
 市中无尘天微寒,徒步往造幽人谈。招邀近巷得淡(似为谈之误——笔者注)侣伯韩、鲁川,途中于喁相后先。入门望气觉有异,主人觞客将登筵。坐上峨冠三五辈,约略仪度皆朝官。升堂一揖思却避,主人大笑君胡然。君知我闥无细小,有酒可饮书可观。 '!Va9m*w7  
Fczia0@z  
但须径入崔瞻室,不愁旁作公荣看。三人顾笑一鬨入,登床据几吟啸酣。长须蹀躞理馔具,隔屋锵戛闻杯盘。颇似德操约元直,炊黍不待庞公还。须臾蒸腾盘馔出,恣意饮啜如流川。主人外舍方款客,庄饮正苦客不欢。造端设语发一噱,外似闲畅中纡烦。知闻吟声必默羡,无由脱缚伸拘癴。无何客散主笑入,解衣就坐还清言。共听街柝夜响子,等车欲去犹延缘。回思突至如生鹿,猖披巾带形疏顽。座客相看各眉语,何来落度诸吟酸。岂知我辈无他嗜,以友为命谈为年。近来此乐不常有,颇以时事妨欢颜。每因夜集得一快,自谓此日如登仙。有如贫儿偶得饱,负墙摩腹当初暄。看天顾地大忻适,宁知明日还饥寒。寄谢世人莫多怪,游方内外难等观。归来作诗纪风趣,主人为谁宣城梅伯言。(余坤《即事》,《寓庸室残稿》,见《含清堂诗存》,同治三年刊本。) #Qz 9{1\G  
#oEtLb@O  
 像这样在梅曾亮周围以文会友的宴集,虽不像徐宝善、黄爵滋的“江亭雅集”那么轰动一时,但在当时的宣南士人中,也有它渐趋扩大的影响和明确的号召力。 i`CNgScF>  
w\d1  
 在这种自发形成的谈诗论文的小圈子里,当事人无不从中获得了精神上的愉悦。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有一次梅曾亮问王拯和邵懿辰二人:“君等皆嗜熙甫文,孰最高?”一手给王拯一张纸,一手给邵懿辰一本《震川集》,令二人“识之,以见同否”。而王拯写下的篇目和邵懿辰翻开的文章,同为归有光的名文《项脊轩记》,“乃相与皆大笑”。冯志沂所说“士闲居时,有朋友游从聚处之乐;其治学也,又得砥行能文章之儒以为依归。此其乐,宜举天下快意之境无以易之。”正道出了这“以友为命谈为年”的文人所谓“人生之乐,莫过于此”的共同感受。这种“文酒过从无虚日”的频繁交往,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大家同在京师, md{1Jn"  
7]L}~  
而且又住得很近。从上面所引的材料中也不难看出,这种交往实在得益于宣南所提供的士人聚居的环境。 S?v;+3TG  
fvTp9T\f3  
   不过既然大家都是做宦京师,难免会碰到外转升迁之事,而这种友朋聚散,正是使得京师文会旋举旋辍最主要的外因。道光二十四年二月,余坤“以朝命由户部郎中出守雅州”。在一起朝夕谈艺的朋友都为文送之,“甚祝其行,而又惜其去”。梅曾亮尤惜其别,谓“乐其留而不乐其去者”,“孰有甚于小坡与余者乎?”( 梅曾亮《赠余小坡序》,《柏枧山房文集》卷三。)在写得情意緜邈的《赠余小坡序》中,梅曾亮称“余与数君子游处之适,文酒讽议之欢,旷乎礼而不流,肆于言而不歧,庄庄乎其相推,倘然而无所随”,朋友聚处,“其乐无如今日之盛”。而余坤之行,使梅曾亮意识到,“然则自今以往,诸君子皆有不能久縻于兹者”念及此,不能不感慨系之。 6tVp%@  
]nIVP   
    冯志沂和王拯也都作有《送余小坡出守雅州序》,冯文追怀二人数年的交游,“意怳然不能无怅怅”。(冯志沂《送余小坡先生出守雅州序》,《适适斋文集》卷一。)而王拯在赠序中,还念念不忘小坡此去,“为郡事繁”,这对于小坡之文的长进会有什么影响。( 王拯《送余小坡出守雅州序》,《龙壁山房文集》卷二,光绪九年刻本)。     .ejC#vB{KM  
A;C4>U Y  
作为这个圈子里的活跃分子,余坤的离京使同人中少了一个“读书有疑及得创解”时可以交流切磋的伙伴,同年离京的还有陈学受(蓺叔)。不过,京师三年一度的会试,又会令外地士子源源不断地进京,给这个古文圈子的充实提供了新的机会。就在余坤离京的 >/GYw"KK  
iuEe#B;!  
同一年,巴陵吴敏树以会试至都,以其酷爱归有光之文,而与梅曾亮周围的古文圈子结下文字缘。 9Y# vKb{>  
96F+I!qC  
    吴敏树本来酷嗜归有光文,特地钞为《归震川文别钞》,并为之序。甲辰(1844)入都应试,也携此归文别钞自随。在京时,此书被和吴敏树既是同年又是湖南同乡的杨彝珍(性农)借去“阅数日”。此时也正从梅曾亮问古文的瑞安项传霖(几山)在杨彝珍处见到  /*S6/#  
}VH` \g}  
此书,即袖之来见吴敏树,“乞钞其序目”。并对吴敏树讲“京师名能古文者,有江南梅郎中曾亮其人”。数日后,吴敏树回访项传霖时,适值梅曾亮也来访,“因相见于其座”,“与语意合,遂相往来”。而朱琦“闻风好事,亟来相就”,邵懿辰、王拯等也“以类牵引”,都来与吴敏树过从。 }/NL"0j+4  
aFrZ ;_  
    吴敏树之嗜归有光文,并不是由桐城统绪而来。本来,“观古人之文章而录出其尤可喜者,时手而读之,此学者恒事也”。对京师之言古文者相尚以归氏,吴敏树并不知情,所以对于京师之人对自己的别钞归氏之文“争相传语,以为奇异”,感到很不理解。梅曾 Gqar5  
>> -{AR0  
亮以桐城古文之统绪告之吴敏树,谓“归氏之学,自桐城方灵皋氏后,姚姬传氏得之”。梅曾亮持此说,当然是因为亲受学于姚鼐。而吴敏树虽喜归文,对方苞、梅曾亮之文也很推重,却素不喜姚鼐。对于理解吴敏树为什么在京师时从游于梅曾亮的古文圈子,与之切磋古文,而后来却对曾国藩的桐城流派之说持有异议,斫斫以自别,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fEK%)Z:0  
%tkL<e  
   虽然吴敏树不愿以当时的流派之说自居,但他在道光二十四年见到梅曾亮、余坤等人的文章后,的确是“惊而异之,以为过我”,并这年梅曾亮生日时,曾招集了冯志沂、张穆、邵懿辰、何秋涛等同集寓斋。冯志沂即事有作,兼怀余小坡雅州。诗有“高会僧寮 uZ1G,9  
<3k9 y^0  
忆昔年,当时同伴各山川”句,即指当年一同在京师樽酒论文的同伴,现在大都星散于各地。而“更招诗老开文讌,预典春衣作酒钱”( 冯志沂《伯言先生生日招石州、位西、愿船同集寓斋,即事有作,兼怀余小坡雅州》,《微尚斋诗集初编》卷一。 i2O$oHd  
EJ:2]!O  
),似乎在京的生活也还是颇为拮据。 g fv?#mp  
w~9Y=|YI7  
 梅曾亮出都以后,对自己的京师生活曾以“我寄闲居十九年”来与“君归谪宦三千里”的姚莹对举,显然京师为官,并未留下什么值得夸耀的政绩。但对于京师文酒友朋之乐,梅曾亮却有深深的留恋。在其《七十自嘲》诗中,以非常平实的语言描述其近二十 G8W^XD  
,tFLx#e#  
年的京师生活,曰“五十与六十,文酒酣京师”。一个“酣”字,写出了在京友朋奇文共赏、疑义相析所带来的沉醉与忘忧。而出都后所作的《怀余小坡》诗,则有更清晰的流露:“论文每忆今无辈,避地应闻我更生。回首京华多乐事,酒枪茗碗话深更”。 OOus*ooo2  
c_ 1.  
  咸丰六年(1856)二月,梅曾亮逝于江南。当时江南被太平军攻占,消息的传递并不畅通,但在京的昔日圈中友人还是辗转获知此事,在作于咸丰八年(1858)的《送孙琴西出守安庆序》中,他回顾自己前后两度的京师交游:余往来京师二十余年,交游盖寡,顾爱友朋犹性命。道光壬寅癸卯间,梅先生伯言、汤丈海秋、宗丈涤甫及余小坡、邵位西、龙翰臣、吴子序诸君子者,相与师友,切劘道艺,一时交游,颇谓极盛。数年假归,及从粤征以还,则诸君子死者、归者、显名位、遭迁谪者散离颠倒,殆不复有一人而在。于是寂然以谓当无复有交游聚处之乐。 m<4tH5 };d  
` NvJ  
   壬寅(1842)癸卯(1843)间,正是余小坡出守雅州之前,彼时交游,诚称“极盛”。王拯道光二十六年出都,梅曾亮、朱琦、邵懿辰、孙鼎臣、龙启瑞等还都在。而当他道光三十年(1850)回京时,昔日盛于一时的古文圈子差不多星散殆尽,硕果仅存者也就是冯志沂、孔宪彝一二人而已。 [py/\zkn  
$kQQdF  
 至于梅曾亮周围古文圈子在京的活动,可以视冯志沂咸丰十一年(1861)的出京为其尾声。 vN)l3  
NydoX9  
 本来梅曾亮在京时,冯志沂所为文,皆由梅曾亮点定。自梅曾亮出都后,冯志沂于古文遂“所作绝少,独罄全力为诗”。 a,*|*Cv  
Q@l.p-:^U  
用王拯的话说,冯志沂的文章,“修谨自饬,余所弗及。往与梅先生游,同时蕲以文章相敦进者,殆不乏人。十余年间,或亡或辍,或迁其业,自先生殁,能守其学,可谓有成,独鲁川耳。”而今,冯志沂“以秩满简守庐州”,所谓“曹司廿六载,垂老得一麾”。他自言“官长安二十余年,惟师友之乐强人意耳,后此恐不复得”。这不只是他个人的感受, t+WUz#i"  
P.t7_v>  
王拯此次作《送冯鲁川出守庐州序》,已是十几年中第三次为圈中同人作送序了,故其感慨尤其苍凉: 6CWm;%B#G  
;&RHc#1F  
 昔余小坡出守雅州时,与上元梅先生及鲁川诸子为文送之,当时交游最盛。嗣是惟孙琴西出守安庆,余亦为文以送,回念送小坡时,已不胜其友朋聚散盛衰之感。琴西行,独余与鲁川犹在京师。今年春,鲁川乃复得庐州守,及秋且去。于是京师旧游,一时以道艺相切劘,遂无复有一人在矣。 \%;5$ovV  
-v WX L  
  王拯此文,可以说为道光年间活跃于京师的梅曾亮、余小颇周围古文圈子画下了一个句号。 `Yu4h+T  
>R6>*|~S  
  *3Ci4\Ew  
pB]+c%\  
(>x_fD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