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33阅读
  • 1回复

偕游西风禅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9-12-01
<h;P<4JX  
偕游西风禅寺   ypsCyDQK`  
;m&f Vp  
摘自“太湖论坛”,作者曾曙光,湖北诗人,客居太湖 &?9.Y,  
I,#U _  
一大早,手机就响了,一看是世磊,他说春老板,起床了没有?我们五六分钟就到。我连忙说世磊啊,起了起了。其实,那时候我根本没有起床,你想想,我这么一个懒人,清早七八点钟,大冷天儿的,我能起得了床吗?几十年了,我还真没怎么起过早呢。想到新朋友来访,不热情接待,赖在床上,让人家撞见,那像什么话?于是乎,我开始找褂子、裤子和袜子。刚刚套上裤子还没有系上皮带,手机又响了,我一手提住裤腰,一手薅起电话,是晏弘发来的短信,这样写的:春老板,我是晏弘,来看你了,春睡美乎? eHjR/MMr_  
G%6wk=IH  
两辆小轿车载着太湖县文学艺术界部分精英分子来到了我的旅馆春睡美门口,这是08年12月7日的早晨,太阳很大,显得很暖和,我正在给春睡美一楼厅堂打扫卫生,刚扫一半,他们就到了,我一激动,忘了放下打扫卫生的工具,直接拿着扫帚和铲斗冲出门迎接了他们。 p]>bN  
C :e 'wmA  
首先认出的是晏弘,我在博客上见过他的玉照,其他的都没有见过面,不知道谁是谁,经晏弘介绍才知道,他们是世磊、晓笛、太湖县文联张主席、安徽少儿出版社何编辑以及两个司机。 MBg^U<t8  
=B/^c>w2  
寒暄了一阵,他们要求参观“诗人房间”,我说好啊,你们参观去吧。兄弟们拿出相机叽叽喳喳地往楼上涌。我没有跟上去,我在楼下给他们泡茶,我偷偷乐,好家伙,这回春睡美又要做一次不花钱的广告了。 [oYe/<3  
-Rf|p(SJ,E  
不好意思。他们并没有喝我泡的茶,烟倒是抽了我几根。上次管党生来访,我给他抽的是“大前门”,一包2元,一条18元,这次兄弟们来我没有给他们抽“大前门”,不是我怕掉底子,而是“大前门”刚刚抽完了,家里没有。我去小店买烟的时候,思想在斗争,是给他们抽“大前门”呢?还是抽“玉溪”?思来想去,一咬牙,我掏出21元钱买了一包“玉溪”。在回店的路上,那包装在我裤兜里的“玉溪”鼓鼓囊囊的,怎么都觉得是一整条烟横在那儿。 ?,Hk]Rl3  
PC3wzJ\\S  
世磊邀请我跟大家一道去游西风寺,我没有去过,答应了,何编辑坐前面,我和他和晏弘坐一堆。在车上,三位给我谈起了一个人,名叫“剑兰”,写诗的,都承认此人有才华有道行,说得我心痒痒,满肚子期待。车开半途停下了,我懵里懵懂地问到站啦?他们笑我,说到剑兰家了。我想又能见到一位大虾,我上楼的脚步轻快如风。 |M0TG  
wF&\@H  
剑兰,62年生人,老家肥西,大个,电力会计,兼着鼓捣电器。世磊跟我说过两次,此兄还会一手——修摩托车。世磊说,好几次摩托坏了,赶到他这儿来,不多会儿就修好了。世磊在述说剑兰修摩托的本领时,两只小眉眼里尽藏着欢喜。我想,一个好的手艺人,如果写诗,那一定也是非同凡响的。果不其然,在剑兰屋里,大家在品茗之时,我在品着他抄在笔记本上的诗,品着品着,我站起身来,踱到他家的窗前,往外一望,只见山茫茫,只见湖水汤汤,那一刻我似乎知道了什么才是“诗意的安居”。 6qw_|A&g  
4o|~KX8Qz  
从剑兰家出来,大家继续赶路。不多会儿,西风寺到了,原来就在花亭湖边的一个不高的山坡上。 0W>O,%z&P#  
-OziUM1qs  
西风寺很喜庆,新建了大大小小、红红绿绿好几座庙堂。在山顶老庙门口,我和一位坐在小树旁边晒太阳的老和尚合了一个影,他坐着小板凳,笑容可掬,双手笼在袖筒里,我则像他从前的儿子,立在他身边,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合完影,我请老和尚抽烟,他拒绝了,轻言细语地说出家人,不抽烟。我说出家人,学抽烟。老和尚笑了。好一个可爱的小老头儿。 ";zl6g"  
{jv1hKTa  
照完相,我问晏弘,这个老庙真是唐朝遗留下来的吗?晏弘也不置可否,他说是啊,我看也不像,历经千年风雨,唐砖宋瓦应该不会这么鲜亮吧。现在很多事谁说得清楚呢,是唐朝也好,非是唐朝也罢,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大家来过看过就可以了。看来,身兼诗人和商人二种身份的晏弘也是个稀里糊涂的主,这点像我。 L72GF5+!!  
HPgMVp'  
我对这座山,这座禅寺,一时半会形成不了理性认识,倒是对那些墨迹中的老字和句子感了兴趣,就有一首诗,是刻在石头上的,大家围着看,念到一个“口”边带一个“关”的字时都卡住了,连堂堂太湖县文联的张主席都认不来,就别说其他人了。还有一个字,刻在“一线天”那儿的石头上,两竖中间立着个“人”字,我认不来,不知是谁告诉我,那个字读“弄”,我默默地琢磨了一会,觉得挺像的。 Y>z(F\  
9 np<r82  
最让我伤脑筋的是一个风景点的名称:别一壶天。四个字,我总念成“天壶一别”,反着顺着怎么念都觉有理,我甚至怀疑是不是管理区工作人员搞错了,明明是“天壶一别”,一不小心给挂成“别一壶天”的牌子。 W6*(Y  
`&+ L/  
说到牌子,我记得在游览过程中发过牢骚,上山的途中老是看到一些指示牌,上面写着这个景点往哪里走,那个景点向何处去,人还没有去,风景好像就已经了然,没有给游人一种乍现惊觉之感。我估计有很多人赞同我这个观点,只是别人不说,我说出了而已。另外,我还对着余秋雨写的字发过牢骚,我说我在电视上老是看见他,怎么在这里也看到了,真他妈晦气。晏弘笑我,他说你晦气也没有办法,谁叫他是太湖的女婿呢。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黄梅名旦马兰大姐,我后悔了。 Dg]i};  
IMrB!bo r  
初冬的西风山,风光依然秀美,山上林疏叶厚,山下,花亭湖一块一块的,最是湖面上游弋的快艇,看去真如指甲盖那么大。尽管此次偕游少了美眉,但照旧热闹有趣,我们在庙宇旁合影,在石头上合影,在小亭子里合影,遇着好景点,大家就不约而同地凑一块照一张,同行的,除我之外都是老太湖,可我也没怎么拿自己当外人,聊天依旧,嬉笑如常。 ?r@ZTuq#  
    十一点半的时候,剑兰提请大家下山,说饭局已经布置好了,在花亭湖山庄,那时候同志们正意犹未尽地在山顶“观湖亭”里观光,收拾东西时,世磊差点把帽子忘掉了,晏弘帮他拿帽子突然笑起来,我走近去,晏弘告诉我,世磊的帽舌上留有姓名、工作单位和电话号码。晏弘把手搭在世磊的肩膀上对他说,世磊啊,你别怕,有这三样法宝在上面,你的帽子永远丢不了。 !X,S2-}"  
    如果不是开饭时在花亭湖山庄见到了熊尚志,我这篇游记也差不多可以结束了。熊老师是一位小说家,54年出生,早年跟韩少功在《天涯》干过,刚完成50万字的长篇《南唐后主》。来时,开着一辆白色小轿车,戴着眼镜,面庞清俊,体格健朗,很像一名过气的体育明星。喝酒时,我就坐在他的旁边,看得出,他很豪气,酒量也不小,大家都给他敬酒称他老大,我也跟着一起拍马屁,熊老师第一个回我的酒,也喊我“春老板”,嘿,这人挺有趣的。 0!?f9kJq  
&"CS1P|  
熊老师不单有趣,还会讲笑话,他说,那一年跟老韩在《天涯》,有人喊他老熊,有人喊他熊老师,这些他都能接受,最让他不忍的是,有一回在办公室,一个文学小青年当他的面喊他熊编(鞭)。熊老师跟我们说,他当时就拍案而起,指着那人的鼻子大骂,小子,以后再听见你喊我熊编,我他妈抽死你! Ea3tF0{  
   2008年12月7日这天,是我浪迹太湖四个月来最轻松的一天,看了花亭湖,游了西风寺,认识了朋友,结交了良人。这一天会像我生命中许多个难忘的时刻被我铭记,这一天终将成为记忆,成为我在太湖继续生活下去的原动力。 me9RnPe:  
%Cr- cR0  
最后,我借用明代大诗人燕青的《西风禅寺》作为此篇游记的结尾—— sG}9l1  
?Jma^ S  
独步西风轻,天寒尽晚钟 +6>Pp[%  
c1z5t]d   
林疏黄叶厚,人去万山空 +\E\&^ZQ  
Xau.4&\d  
进退凡心故,徘徊意味中 lmd0Q(I  
LZ@^ A]U  
何当尘梦断,剃度禅院东 GC{Ys|s  
`q/y|/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9-12-01
在温暖中前行 !l&lb]V cz  
UC0 yrV  
摘自“独守苍茫的搜狐博客”,作者李术坤,我们村里的伙伴 M\]E;C'"U  
m760K*:i\  
转眼,开博就有一年了,回首走过的路,几多辛苦,几多欢乐,不变的是一颗感恩的心,时时,日日,分分秒秒陪伴着我,让一个个平淡的日子充盈起来,生动起来……从此,生活多了一份色彩,多了一份期待,更多了一份温暖,也多了一份关怀! _,'UP>Si  
FqiK}K.~/  
也是去年这样一个黄叶飘飞的季节,从未接触电脑的我心血来潮买回一部电脑,说真的,买回家时连最简单的开机关机都不会,更别说开博写博了。正好因车祸养伤在家的世磊兄回来了,那天下午,老兄便成了我的“启蒙”老师,细致耐心地教我基本操作,并在搜狐为我开了博客,我的第一篇博文也是他在我发表在“花亭湖旅游网”上复制黏贴过来的,第一篇评论也是出自他的手中。 7z$+ *]9-  
Fl O%O D  
我与世磊兄生活在同一个小山村,然而,我们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轨迹,他读初中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太湖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在一所偏远的山村小学教书,凭着对生活的无边热爱和一只勤奋的笔,他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后来被调入县委宣传部从事新闻编辑工作。而年少轻狂的我怀揣着天真的不切实际的梦想离开了大山,在城市的角落漂泊,流浪,几年后,除了满面的风尘和一摞摞自己节衣缩食买下的文学书籍,我又两手空空地回到了荒凉贫瘠的大山,耳边回荡着那个年代家喻户晓的歌声:踏着沉重的脚步,归乡路是那么漫长……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漂泊。从此,这首歌优美的旋律,游子的情怀,故乡的召唤也时时陪伴我,安抚我那颗年轻而沧桑的心,萦绕在我青春的梦想里。 >s>5k O  
65}:2l2<  
回家后,由于彼此对文字的喜爱,我们自然而然成了“臭味相投”的朋友,劳作之余,我们一起打牌,一起聊天吹牛皮,一起说说我们喜爱的文学,深夜怕走夜路的我便和他挤在小学那张简陋的单人床上,调到宣传部后,他写信鼓励我有时间了不要放弃自己心中的梦想,文学尽管不能改变什么,但一个人不能没有追求,没有梦……然而,一度心灰意冷的我却选择了放弃,在另一个山区小镇,在远离文字的日子里,一呆就工作了6年多。但我们的友谊从未间断过,有时很长时间才见一次面,依然没有一点生分。 ''(T3;^ +  
 "3v%|  
有了博客,爱玩好动的我便很快被“迷”住了,走进别人的博客,就好像走进了一扇扇神奇的门,一篇篇优美的文字,一句句暖心的留言,一声声朋友的问候,一条条简练的评论,都会无时不刻感受到朋友般的深情,看博,写博,渐渐成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kSk bwu  
t2E_y6  
在博客里,由于朋友间彼此都有着共同的爱好,又没有现实生活中的高低贵贱之分,博客是我们精心培育的心灵家园和精神驿站,在博客里,我们把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毫无保留地袒露出来,喜怒哀乐都是歌,苦辣酸甜都是生活,我们把对生活与人生的感悟一点一滴记录下来,与朋友们一起走过一个个温暖而充满芳香的日子…… oDRNM^gz  
fpqKa r  
网络虽然是个虚拟的空间,虚拟的世界,但写博一年来,我却时常感受到朋友间的真诚甚至比现实中的朋友更加没有隔阂,虽远隔千山万水,我们却“一网情深”,彼此的交流,彼此的牵挂,彼此的问候和祝福都在一次次不经意间的留言和评论里,感谢搜狐,让喜爱文字的我们拥有自己心灵空间,感谢圈子和圈友们(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人生百味文苑圈子,手把手教会我加入圈子,每次发帖,总给我以最大的支持和鼓励,正是由于圈主和管理员们敬业和辛勤的工作,使文苑在今年建圈以来成为搜狐的知名圈子),更感谢时常关顾我博客家园的博友们,一直默默地支持着我,给我生活与写作的温暖与力量! &Y,Rm78  
\ pq]q  
说来也巧,在博友的鼓励与引荐下,今年10月15号,正好是我在搜狐建博的周年日子,我收到了“感动奥运精彩瞬间”词曲大赛获奖通知,在奥运会开幕式的晚上,我写作的歌词“这一刻”获得了二等奖。过了几天,在网上搜索,我的另一篇稿件“山里人”也在全国优秀流行歌曲大赛中入围了,日前,这首“山里人”也被我的博友,著名曲作家芳歌老师免费谱曲,并在进行小样制作之中。 ePF9Vzq  
eD/?$@y  
千言万语,爱在不言中,风里雨里,让我们一起携手走过……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