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46阅读
  • 8回复

沈寿的病史,余觉的痛史和张謇的情史/陈克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4-20
沈寿的病史,余觉的痛史和张謇的情史(上) 1A b=1g{  
作者:陈克艰   zE\@x+k.  
5KFd/9  
一、书有三精 -964#>n[  
v(2|n}qY  
最近有一次在单位的线装书橱前逡巡,隔着橱窗突然看到一张写着“余觉沈寿夫妇痛史”的签条,因此忆起若干年前看过的包天笑《钏影楼回忆录》,里面有一节专讲张謇、沈寿、余觉的三角故事。这在当时曾经是很有名的社会新闻,但包天笑以局外人多年后据回忆记之,未免简略疏失,心想这一本既题“痛史”,多半应系当事人所为,一定会有更翔实的揭载,所以连忙央求主管的许老师取钥开橱。取出书来一看,果然是余觉写的,于是披玩展读,大饱了一顿眼福。 -l` 1j6  
pg'3j3JW$  
这本工楷石印的线装书可以说有“三精”。 ?H_'L4Wv  
tJ,x>s?Y  
一是书法精。作者余觉擅楷书和草书是有名于时的,他正文用精楷写出自己夫妇的“南通痛史”,扉页则狂草自题“天下后世公论”。天下不敢当,后世小子隔着距离了,于局中人的痛痒,相关程度不高,倒是一半心思看故事,另一半的心思在看字,意下不免暗暗羡慕,那时候的人,怎么连吵架骂娘都那么艺术。不仅有余觉书法,还有张謇书法。余觉将张謇写给沈寿的信函诗笺作为张謇“不端之亲笔铁证”影印在文中。看古稀老翁以苍劲笔力写柔媚语,真个别有一番情致。揣摩久之,觉得后人对张謇的评价:“工书远在郑孝胥上,诗少粗疏”,的确是不刊之论。 uM<6][^`  
=D2x@ank[  
二是纸墨精。余觉写字是讲究纸质的,其时他正在沪上卖字谋生,书后附印的广告,详列了楹联、屏条、立轴、寿屏、扇册、堂额、店牌的润格之后,特为声明:“劣纸不书,来文未尽善不书”,要求之严如此。这本《痛史》乃其自撰、自印、自售,纸墨之考究,自不待言,七十多年过去了,依旧是那么洁白柔软,触手如新。而其后五年(1931年)中华书局刻印的《张季子九录》,本单位所藏的那一部,纸质已明显地泛黄变脆了。 *PjW,   
PME ?{%&  
三是文章精。余觉替别人写字,尚且要求“来文尽善”,大有好字不写丑文的清高,这次是为自己作不平之鸣,跟张謇打笔墨官司,当然更要把文章做好做足。通观全文,《痛史》不啻是一篇以天下后世为道德法庭的控张诉状。余觉于此,充分发挥了他的智辩才能。 +]%d'h  
^?)o,djY&  
(张謇在沈寿灵表中有“兆熊少年任智而给辩”之语,诚不虚也。余觉早岁名兆熊。)文章写得理致密察,词锋犀利,深文处入木三分,刻薄处游刃有余,哀婉处又足以唤起读者的同情。别的先不论,且看其首尾呼应之妙。卷首一段短语,既是缘起,又是宗旨,可以概括为八个字:“矫命霸葬,诬死蔑生”。沈寿死后,张謇一手主持其后事,将其葬于南通黄泥山麓,所撰墓碑文《美术家吴县沈女士灵表》,有“捐馆顾命,留葬所卒”云云。沈寿是吴县人,是余觉妻,临终却遗命张謇,既不愿死后归葬老家,又不愿将来合葬本夫,这后一点尤其是余觉所不能忍受的。沈寿病笃之际是否真有此遗命,余觉行文中虽也说“死无对证”,但他必须一口咬定此乃张謇“矫命”,才有进一步做文章的余地。文章终卷,意犹未尽,乃将重订卖字润格,加上一段“余觉减润鬻书得赀为故妻沈寿在苏州上方山建2筑招魂之墓”的前言,附印于书后;又在自己名下,特注“字冰臣近字思雪别号鸇口孤鹣”。 |_J[n !~f7  
v"&Fj  
沈寿原名云芝,字雪君,雪君死于辛酉(1921年),其时已在乙丑(1925年),冰臣“近”方改字“思雪”,似乎心不够诚,早两年岂不思乎?但别号“鸇口孤鹣”,又诚如酝蓄着无穷的思念于心中。鸇是一种猛禽,鹣是比翼鸟,猛禽一口吞掉了一只鹣,剩下另一只鹣在那里哀哀孤鸣,这真是再好没有的比喻了。上方山近沈寿故里,文起既云张謇霸葬沈寿于客地,结尾乃言本夫招魂亡妻于娘家,哀恳动人有逾于此者乎?上方山于是成了余觉占领的“道德制高点”,而经过文学点化的卖字广告,自然成了制高点上猎猎生风的道德战旗。张謇虽强,余觉虽弱,但是在道德的角斗场上,胜负强弱,又岂易言哉!又岂易言哉! x\Det$3Kx  
Q@-7{3  
然而,正因为文章做得好,事情真实如何,就又不能全听作者了。张謇先此已有《张啬庵述撰略》一书行世,照余觉说法,此书是“张謇自知为余夫妇事大不理于众口”,所以“施其先发制人手段,欲以文字掩盖天下后世人之耳目”,并说张在书中“一再诬余欺妻,诬妻怨余”,“甚至书内诬辱余为拆白党”,等等。三角故事的这本“张版”尚无缘寓目,张謇生前自己编定的《张季子九录》里不收,死后其子孝若为整理刊行《九录》,自然也不会收;近年南通图书馆重新编订的《张謇全集》,以《九录》为主,增补新出的材料很多,但仍然不收《述撰略》,编订说明里甚至提都不提,想来是恐怕有累张謇盛名,可以理解。平心而论,天下后世人其实并不是余觉所瞩望的道德法官,对此事感兴趣的或许大有人在,也不过是些专干无聊之事以遣有涯之生的好事之徒罢了。两造对词只剩下了一面之词,这正好使好事之徒有事可做,已刊行的张謇诗文、日记、自订年谱等等里面,涉及此事可供寻索的材料正复不少呢。 S@a#,,\[  
a}+7MEUmZ/  
二、余觉功劳不小 R1DXi  
JS<4%@  
沈寿是刺绣名家,人称“针神”,然而“文章憎命达”,四十八岁就病逝于南通。最后的五年,她借住在张謇的房子里养病。在她自己,是辗转床褥的病史;对她丈夫余觉,则是沉冤复盆的痛史;对老年张謇,却又是一段难言的情史。病史也好,痛史也好,情史也好,都与其绣事有关,所以,得从“沈绣”谈起。 ,HFoy-Yq  
9\]%N;;Lo  
余觉称:“余夫妇合作绣事三十年,中外皆知”,这显然是把“合作绣事”的时间大大拉长了。沈二十岁归余,四十八岁去世,满打满算也不足三十年。辛亥国变以后,夫妇俩一度分飞,沈在天津办绣工学校,余下南通投靠张謇。甲寅(1914年)沈寿应张謇邀赴南通任女工传习所所长,至辛酉(1921年)去世,“授绣八年”,要说“合作”,这段时期主要是与张謇合作,沈乃“担任教育”,张乃“经营教育”。(张謇《追悼女工传习所余沈所长演说》中语)张沈还合作写了《绣谱》,由沈寿口授张謇笔录而成,“日或一两条,或二三日而竟一条。积数月而成此谱,且复问,且加审,且易稿,如是者再三。无一字不自謇出,实无一语不自寿出也。”(张謇《雪宦绣谱序》)更何况最后五年,与沈寿最接近的是病魔,“疾有时而夺绣,成乃署以雪宦”,连绣品上的署名都跟了张謇(张别字宦),哪里还谈得上与余觉“合作绣事”呢? <([1(SY2e  
)TBG-<wt  
沈寿的刺绣事业,还是张謇《灵表》中划分为三个时期比较恰当,三个时期可分别以3题识署名为代表:一、天香阁;二、余沈寿;三、雪宦。余沈合作属于前两个时期,特别是第二个时期。刺绣在沈寿是“家学”,穿针引线是她童而习之的功课。《灵表》云:“七岁弄针,为姊度线。八岁学绣,嫥而悱愤。脱手鹦鹉,豁露文明。十一二窥涉文字,悦喜谣吟。时成一绣,惊动俦辈。十四五绣名渐踔,与姊同功,恒逾夜午,市利其隽,颇埤家计。”早在待字闺中之时,就已经是卓著信用和名声的刺绣个体户了。出嫁以后,名声更响:“于时女士之绣,出入露香而轶之,士夫钦迟,竞致藏弆,其押印题识,则‘天香阁’也。” FV&&  
/v1Rn*VF!  
关于这一时期,《痛史》的说法是:“半日废书,半日研绣,余则以笔代针,吾妻则以针代笔,十年如一日,绣益精,名益噪。”丈夫笔耕画稿,老婆针刺成绣,好一幅闺房里的男耕女织图。余觉在《痛史》里自我表扬不嫌辞费,却偏偏对自己为光大沈寿的刺绣事业,所起的关键作用,毫无意识。他似乎只愿意承认自己的贡献,仅止于执行了刺绣过程的某道工序,与沈寿最多是一种平等的互帮互学关系。而事实上,正是余觉一手张罗,把沈寿的事业搞大的,从小打小闹的个体户,搞成了国家级高层次上的规模经济。 Tv& -n  
idf~"a  
余觉是个很有经营头脑的人。光绪三十年(1904年),他赴京赶考,顺便带去妻子所绣的八幅佛像。试考得不怎么样,顺带的却大有收获。“公车报罢,乃为妻进绣于清懿皇太后”,竟蒙慈禧太后传旨嘉奖,给他们夫妇俩分颁四等商勋,分赐御笔“福”、“寿”字(沈寿名即由此来);商部还特为设绣工科,招他俩一任总办,一任总教习,沈寿刺绣事业的鼎盛时期于焉开始:“若乃意大利都朗之会,美利坚金山之会,并以所绣得卓绝大奖,珍钻瑰表。藻鉴昱烨于宫中,美声骈阗于海外。镜史名媛,莫得比伦。于时所制署‘余沈寿’。”“余沈寿”俨然成了世界级大美术家的名字。 4u zyU_  
q.OkZI0n   
有趣的是《灵表》的说法:“兆熊奉绣以进。自天有命,为龙为光,福寿颁翰,兆熊分一。”在张謇看来,余兆熊只是“分一”,分一杯羹,占了老婆的光而已。又说入商部后的情况:“兆熊左左右右,酬晤宾僚,靡专靡否,职曰总办,夫婿居上头矣。”又说到余沈的收入分配:“当职之俸,月银二百,阅岁六七,可万五千强。兆熊在公沿私,兼支而两,女士有需,转从取给,什裁一二,若贶之天。”余觉在钱的方面很精明,以“伉俪同寅”,领工资时“兼支而两”取双份,老婆用钱,反须问他要,而且要起来很难,能拿到十之一二,已象邀上苍的恩赐了。 : qKxm(  
\Om< FH}  
这些本来是人家夫妻之间的私事,谁居上头,谁在下位,谁掌经济,谁听调遣,又干张謇底事,他在一篇墓碑文里如此絮叨,是不是有点多管闲事?于刺绣一道,沈寿是直接从事的专才,余觉则是经纪人(现在说“经营者”)。沈寿绣名能上达天听,是余觉奉绣以进;能远播海外,是余觉亲赍往赴。一个是长袖善舞,一个有锦绣手段,合作共赴同一事业,事业荣则俱荣,事业衰则俱衰,实在不好说谁沾了谁的光。譬之今日,大明星横空出世,包装推介之功能不论乎?当然,经营重要的程度是在与时俱进,然而经营重要的性质,却是古今略同的。张謇本人多年经营实业,应该深知经营者之重要与甘苦,他的那些多管闲事的说法,除了可能夹杂别的用心,倒是很典型地反映了过去人轻视经营、轻视理财思想的顽固性,张謇尚且如此,别人更无论矣。沈寿的刺绣技能无疑是一笔丰厚的人力资本,但必须有人张罗,有人经纪,才能成为事业,才会产生效益。过去中国人的道德意4识,把经营实物和货币资本的工商业都看得不高,不要说以人为经营的材料和对象了,那一定是经营者在利用甚至损害对方。 qdB@P  
/?jAG3"  
就连余觉也是这个思想,他故意大幅度拉长合作绣事的时间,用意之一,岂不就是想把夫妇之间一为经营者一为被经营者这种合作性质冲得淡一点,而把齐眉举案平等扶携的色彩调得浓一点?倒是迹近标榜的“余无妻虽智弗显,妻无余虽美弗彰”一语说中了个大概,在那一时期,沈寿确实是经由余觉之手彰美于世的。 Gv!* Qk4  
%<oey%ue  
然而事业上合作得好,未必一定感情深笃。余沈之间琴瑟不调是可以肯定的,否则也不会有后来的“南通痛史”。余觉书后展出不少名人题咏,意在说明“世咸以嘉耦目之”,其实此事最不能“以目知之”,琴瑟不调的原因也最难说得明白。同样可以肯定的是,《灵表》里絮叨的钱方面的事情,即使是原因,也是最不重要的原因。张謇明知道沈寿对钱是看轻的,曾说付她女工传习所所长工资,“每加每辞”,然则又怎么会因为丈夫掌家计而不快于心、郁闷厄塞呢? k@eU #c5c  
`V@{#+X  
三、也有住房困难问题 #`C ;@#xr  
fL8+J]6A6  
好景不长,到了辛亥年,“国体肇更,都下不靖”,夫妇同寅的小京官当不成了。象余觉这样头脑过于清楚的人,治世可以逞能,一逢乱世,首先想的,就是投靠他人。余觉自云在商部绣工科时,与张謇有过一面之雅,因听说张謇曾于人前表扬他“余冰臣,人才也”,便立刻以张为倾盖中之知己,遂于绣工科罢散之后往投。还是沈寿过得硬,她“避地析津,僦屋教授”,自立门户,在天津开办绣工学校。余觉后来颇失悔,这部痛史其实是由他自投罗网起头的,“甲寅年时,余若不力劝妻应张之聘,何至于此!”他遵张謇的意思,连发五函,催沈寿南下,“妻重违余意,始舍津赴通。余之负疚于妻,宁堪言耶,宁不痛耶!” c8sY#I  
szC~?]<YY  
余觉的南通痛史,概括起来可说为两条:一、生不得与妻同居,二、死不得与妻同穴。为什么生不能同居呢?如果余觉在南通自己有一个象样的寓所,而沈寿不愿意住,偏要去住在张謇的产权房里,那余觉就无话可说,即便是“痛史”,也没有理由将罪责悉归于张謇。所以不妨推测余觉的痛史里自始至终有一个客观问题,那就是住房困难问题。他为张謇打工,张謇经常命他出差,“时离南通”,以至于他竟无暇为自己经营一个固定的窝。 'Dq!o[2y  
r`|/qP:T[  
甲寅年沈寿初到南通,便只能独身住在女师范学校宿舍里,一住就是三年,丁巳年五月始移寓张謇的谦亭,其间曾搬过一次宿舍,因张謇看不过旧舍风飘雨淋,“命人于南门外葺新校舍徙焉”。因为没有房子,造成余沈同地而分居,这么说起来,中国知识分子的夫妻分居和住房困难问题,从辛亥革命那时候起,就已经很严重了。 `":ch9rK  
.VVY]>bJg@  
余沈夫妇也作过同居的打算和努力。沈寿后来搬进张謇新建的绣织局大房子后,曾“函余将苏寓器物悉运南通,以屋广拟作家庭焉。”但这个打算未能实现,张謇借其兄退公的口说:“养疴假寓他人,不得援以为例。”只借沈寿养病,拒绝余觉进驻,余觉因此只得退避三舍,“余乃避嫌,仍不与妻同居,虚有此家庭之名。”余觉这样说法和做法也真窝囊,为什么不能自己设法去搞定可作家居的房子呢?遥想南通当年,虽然未必有现在这样5红火闹猛的房地产产业,但房屋租售市场肯定要比现在灵活方便,余觉自己提到,曾将苏州马医科巷“二十四椽连一池桥花园之住宅”,说卖掉就卖掉了;为什么不能在南通另买或租一所合适的寓所呢?你余觉毕竟不是一贫如洗的穷光蛋呀。 ;wfzlUBC  
Nkt(1?:-'  
到了沈寿去世,后事已毕,余觉突然神经过敏,害怕起来,“恐有后祸,乃于七终日即仓皇出离南通,以全寓吾家所有悉交螟蛉女暂管,仅以身免。”这么看来,他在南通又是有寓所的,这大概是前此将苏寓器物运通后,暂借来搁物和栖身的一个处所吧。他们的住房问题很复杂,牵扯很多。从《痛史》里看出,沈寿的兄姐、侄女、螟蛉女,各色人等,后来都在张謇那儿住;只有余觉,一人向隅,茕茕孓立。其间婿姨勃谿、郎舅斗法种种委琐之事不去说它,有一件事情则显得越发明白了,那就是余沈夫妇之间确实是琴瑟不调。 1FS Jqad  
+'H_sMmi{  
客观的房子问题,反映了客观的关系性质。 5A:mu+Iz6H  
9d4PH  
经张謇遣其医生俞汝权力劝,从丁巳(1917)年起,沈寿住进了张謇的产权房,直到辛酉(1921)年去世。《痛史》里说:“始借谦亭,继筑濠阳,终建绣织局,皆为吾妻养疴之寓。”谦亭乃旧有,濠阳小筑和绣织局大屋,则是张謇为了借给沈寿而特地规建的,真可谓又主动又热情,帮助呵护,不遗余力。余觉行文间颇提及沈寿对接受借房的勉强、被动,甚至被迫无奈,但是有一个基本的事实不容否认:世界上除了银行与客户的关系,客户可以硬借钱给银行,银行不得拒绝之外,没有别人借给我东西(含房子)、我非接受不可的道理。 {|%N  
Y?2I /  
张謇借房,无论如何至少对沈寿是好事,但张謇的有些做法确实也使沈寿感到难堪和不便。据《痛史》:沈寿偶恙,张亲伺汤药,无微不至;沈寿偶而外出,张心急慌忙,动色劝阻,谓病不宜劳;濠阳小筑的后半舍,张办公于斯,会客于斯,寝食于斯,又辟一便门直达沈寿居室之东屋,经常自由出入。(余觉文:“斯人也,而有斯门也。”见其智辩。) )k0P' zGb  
;f7(d\=y  
沈寿在余觉面前抱怨过这些事情,但她怪的只是张謇“不避嫌”,怕的却是“外间悠悠之口”。悠悠之口确实厉害,四方上下都被它布满了,无所逃乎其间,仿佛物理学的场,竹头木屑在电场里可以若无其事,但只要带点电荷,马上受到力迫;“悠悠之口”场也有选择性,对于某一类事情,它施加的压力甚至能将事主摧毁。难怪沈寿有“名誉实第一生命,?体乃第二生命”之慨叹。 L{|V13?  
<@}~Fp@  
对于张謇借房,余觉的感受自又与沈寿不同,他以“余夫妇”的名义说他一个人的话:“余夫妇均以张謇年高德劭,敬贤爱才,初不疑其有阴谋焉。”“不惟不疑,且阴德之焉。”当其不疑之时,甚至沈寿抱怨的那些事情,他都可以替张解释,谓张“自恃年高,其心无他”。但一旦疑了,那就不是什么避嫌不避嫌的问题,而是“阴谋”,是其心“不端”,其心可诛,甚至是司马昭之心,是秦桧之“缪丑”了。 M* (]hu0!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0-04-20 13:28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4-20
沈寿的病史,余觉的痛史和张謇的情史(下) Bs(\e^}  
作者:陈克艰   6U6,Wu  
xtYX}u  
四、“铁证”再验 ciVN-;vi  
72R|zR  
余觉用来作为张謇“不端”之“铁证”的,是他在沈寿遗箧里检得的张謇亲笔诗函。他将这些诗函照原样影印出来示众,并详加批注,可读性甚强。最“铁”的证据莫过于两首七绝:6 3JM0 m (  
sL|*0,#K  
谦亭杨柳 #z_lBg. K  
n#Xi Co_\  
记取谦亭摄影时,柳枝宛转绾杨枝。 SYRr|Lg  
`z%f@/:fG  
不因著眼簾波影,东鲽西鹣那得知? .'JO7of  
ms8de>A|H  
杨枝丝短柳枝长,旋绾旋开亦可伤。 Ac}+U q  
rk:^^r>5Qi  
要合一池烟水气,长长短短覆鸳鸯。 %!I7tR#;  
P2pdXNV  
诗无达诂,这些缠绵旖旎的诗句里,有本事,有感想,各人可以读出各人的意思来。余觉解释其本事为:“当日吾妻在谦亭东簾内,为张謇雇人摄影,张亦在西簾内以自己之影同时摄入。”张謇出入沈寿房间,自由大方,旁若无人;钻进人家照片,却偷偷摸摸,鬼头鬼脑。事实是否如此,待考。余觉接着大加发挥:“两诗皆以柳枝自比,而以杨枝比吾妻。 hAtf)  
J7q^4M+o:  
故曰‘柳枝丝长’,自言情丝长也;又曰‘杨枝丝短’,伤吾妻之无情也。”“两诗皆用一绾字。绾者勾引也。一则曰‘柳枝宛转绾杨枝’,自言极力勾引也;再则曰‘旋绾旋开亦可伤’,自言一再勾引不成也。”但余觉没有注意最后两句:“要合一池烟水气,长长短短覆鸳鸯”。“覆”,掩护也;“烟水气”,取其能笼罩也,笼罩亦是掩护也;纵然烟水气笼罩一时,怎奈群众眼睛之雪亮、众口烁金之威势也。看来张謇也害怕“外间悠悠之口”。但张謇倒不怕天下后世之人,余觉自以为抓住了张謇的“阴谋”罪证,而所谓阴谋,其谋主总是想竭力掩盖的,张謇却公然把这两首诗收进《九录》的《诗录》,而且《诗录》里面写给沈寿的诗还多着呢。 os0fwv  
x9q?^\x  
关键要看沈寿的态度。余觉说:“吾妻虽工绣而识字不过千,安能解此种诗意,自即弃置箧底。”事实上,沈寿从小就“悦喜谣吟”,住在谦亭时还跟张謇学诗,新编《张謇全集》载有好几首经过张謇润色的沈寿诗(详后)。余觉说沈寿不解张謇诗意,未免有点自说自话;而诗从箧底检得,究竟是“弃置”,还是“珍藏”,也真未可遽言呢!几通短笺中,略可搜出“不端”字样的是如下一通: ;rZR9fR  
H)z}6[`  
汝定不回,我亦无法,即刻有斐请客,惟有归后,独至谦亭, gKoB)n<[  
<VI.A" Qk~  
一看可怜之月色耳。汝何由见之。 十七日六时 5H#f;L\k  
NovF?kh2  
余觉的按语更可观:“此函首语‘汝定不回’四字,可证张謇之纠缠,即可反证吾妻之坚贞。有斐者南通旅馆之名,张謇所设。在张以男校董于夤夜延伫女校长不来,即独自看月伤心,作可怜之浩叹,致函表情。此种书函体,竟出诸七十老翁,其不端为何如耶?”这里闻不出余觉有什么妒意和酸味,只见其油滑刻薄,倒可证明,其夫妇关系为何如耶? {Qbg'|HO=l  
5'wWj}0!%  
沈寿在南通的动态,借寓移寓,病重病瘳,学诗攻绣,等等,张謇日记里都有记载。 ")m 0 {  
o0nd]"q?  
日记丁巳年五月二十八日云:“雪君借苑谦亭养病。”上引的短笺和七绝,是七月十七日写给雪君的,那天的日记云:“雪君回传习所。”7 69ZGdN  
r:0F("},  
据余觉分析,雪君住进谦亭以后,张謇即图谋不轨。雪君为了避嫌,虽住谦亭,仍带去学生在那里教绣。张謇先指使其兄退公致函雪君,要她遣走学生;后又自己写信给雪君,要她打发同住的女佣、侄女等人移住别屋。这两封信余觉也展出示众了。但是细味语意,实在看不出张謇在进行周密布置,好趁某个月黑风高之夜强行非礼的企图,余觉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大概雪君刚住进谦亭,种种不惯不便,张謇又我行我素,有时热情过头,是有的,所以在一个大热天执意回了传习所。张謇一急,又是写信,又是抄诗,但当天肯定是劝不回来了。才过四天,七月二十一日,“雪君复病”。一个月后,八月二十一日,日记云:“雪君复移苑”,又搬去谦亭住了。如果照余觉说法,七月十七日雪君不回谦亭,可证明其“坚贞”,然则后来“复移苑”,岂不成了变节?  #v+ 2W  
l =~EweuM  
奇怪的是,余觉竟好象不知道雪君“复移苑”的事。第一次住进谦亭后不久,雪君曾剪发绣“谦亭”字,表示感谢。张謇六月三十日日记有诗:“见雪君发绣‘谦亭’字二帧成,工绝,因赋此诗酬之。”诗云: 4FUY1p  
F!.Z@y P  
枉道林塘适病身,累君仍费绣精神。 jez=q  
+*&bgGhT  
别裁织锦旋图字,不数同心断发人。 L!G]i;=:  
|8^53*f ?  
美意直应珠论值,余光犹厌黛为尘。 # 4UKkd  
:}(Aq;}X  
当中记得连环样,璧月亭前只两巡。 .kKU MyW(  
B!{vSBq  
直以“同心”视雪君,速度未免过快;颈联“余光犹厌黛为尘”句较难索解,与“余冰臣”三字形音同者有两字,“黛为尘”,是否有暗示雪君嫁冰臣乃是眉黛蒙尘的命意,这也未免过分。只隔两天,诗兴又发,作上引“谦亭杨柳”两绝句,七月十七日抄给雪君的已经是第二稿了。前一首末句原稿为“为鲽为鹣那得知?”人家刚刚搬进来,就发问:“是做比目鱼,还是做比翼鸟?”人家怎么吃得消?(曾记否,余觉也以鹣自比?)雪君“复移苑”后,九月十四日,张謇致函: :"QR;O@  
E;m]RtvH  
谦亭照片望付裱工,照绣字片大小式样裱成,待上海木匠来,便可装矣。雪君贤弟余觉按语中说:“吾妻并未为张謇绣此件,想已隐恨其在谦亭冒昧摄影之故。”看来他根本不知道雪君发绣谦亭字一事。这封信余觉也影印出来了,其他还有几封,内容都无伤大雅,无不端字样,余觉便在称呼上做文章。如有一信称雪君为“谦亭主人”,余觉发问: Q(v*I&k  
sZ,xbfZby  
“谦亭者张謇之谦亭,张謇乃主人。吾妻非张謇之妻,张又未以谦亭相赠,何得称吾妻为谦亭主人。”这简直是在吹毛求疵。又问:“吾妻于七月,前已离谦亭,而犹作此称,张殆永以吾妻为谦亭主人耶?”他竟不知道其妻已于八月又搬进谦亭了,此又可见,其夫妻间关系为何如耶? "LZQ1P*ef$  
A$d)xq-]K  
五、唯“心”主义的论法8 %S*<2F9  
I)7STzlMj.  
余觉论事,持一种唯“心”主义的逻辑:你张謇借房子给沈寿,事情本身无所谓好坏,端看你居心如何。当初以为你张謇是“蓄道德能文章”的好人,居心必端,所以是好事;现在,“亲笔铁证”已经证明了你居心“不端”,虽然事情仍是同一件事情,它却完全变质了,变成了从一开始就是坏事,以前以为是好事,那是我们受骗上当。这种论事逻辑,在中国,自古至今都有很大的普遍性。 LB9D6,*t  
CVUA7eG+  
法国福柯先生研究西方刑法的历史,认为过去两百年间,对肉体的酷刑逐步废除,这种现象,不能“笼统地视为一种数量现象”,看上去是残忍减少了,人道增加了,但福柯说数量变化的内在实质是“刑罚运作对象的置换”,是“刑罚对象发生了变化”,过去刑罚打击的是肉体,现在的刑罚则打击灵魂。“在欧洲建立了新的刑法体系的一百五十年至二百年间,法官借助于由来已久的程序,逐渐开始审判罪行之外的东西,即罪犯的灵魂。”可以说,整本《规训与惩罚》的主题,就是论述这个变化。打击灵魂,中国话叫做“诛心”。对诛心的爱好和执着,在中国是自古而然于今不衰的,怪不得有人说,中国古代的许多东西,其实是很现代,甚至是很后现代的。可惜福柯先生早世,假如天假以年,他实在应该再写一本《规训与惩罚》的姐妹篇以刻画中国的国情,这样子研究才算完整,题目或者可以叫做《诛心与砍头》。例如,因写字而被砍头的中国人就不计其数,所砍的虽然是头,所诛的却仍然是那叫你写了这些字的心。 A#NJ8_  
; '6`hZ  
惩罚肉体的酷刑,中西略同;中国式的“诛心”与西方人的“惩罚灵魂”,其法却大异。在西方,施罚的主体总是法官(宗教也有法庭);中国则凡是有异心者,人人得而诛之,国人皆曰可杀。余觉以张謇之“不端铁证”,诉诸于“天下后世公论”,就是希望启动这个机制。然而“心”之为物,无形状,无方所,无体积,无重量,端抑或不端,相同抑或相异,实在既易言又难言;大概要看能不能通,能通则不异,论者于被论者能沟通、能理解,则也难责其不端。只有一两个事实为证据,余觉可以严密推理无限上纲,甚至把张謇推到“言圣贤而行盗跖”的秦桧一流里去。但是旁人读读张謇的日记、诗录、自订年谱等,眼前事实一多,反而妨碍作余觉式的推理了。 Z*uv~0a>9Q  
0Va+l)F  
日记第一次写到沈寿,是丙辰(1916)年十月十六日:“为沈雪君书联。”最后一次则已是沈寿殁后的四年,乙丑(1925)年三月一日:“至雪君墓。”第二年张謇自己也死了。在这十个年头里,雪君是张謇日记里出现最多的名字。特别当雪君生病时,必记之: /`6Y-8e2  
iM \3~3'  
“雪君复病”,“雪君复不适”,“雪君又病”,“雪渐癒”,“雪君忽晕厥,甚重”,“雪微不适”,“雪不适”,“雪君病甚”,“雪君病减而未癒”,“病未减而增”,“雪病仍未起,无如何”,等等,等等。张謇记日记向来简略,每每一天的日记就这么一句。 @ ;T|`Y=7  
$~)BO_;o  
关于为雪君延医和终于不治的情况也多有日记。“与健庵诊雪君病”,“延汝权为雪君诊病”,“延唐绩臣为雪诊病”,“复延唐诊雪病”,“唐俞来合诊”,“连日为雪延医用药,辄全无效”,“雪君中夜眩晕,闻声,起为施治”。戊午(1918)年十一月十三日,人在常乐,闻雪君病逾,喜不自胜,有诗:“尊素堂前甫下车,割怜昨日雪宦书。不知药盏齐炉畔,清损容颜几许初。”庚申(1920)年正月二十日:“专轮迓健庵。延杨姓西医诊雪君病,谓险而难治。”二十一日:“健庵来诊雪君病,谓可施治。”二十四日有9诗:“闻雪君小逾,寄二截句当柬。”诗云:“因君强饭我加餐,尺简能令寸抱宽。镜里宝钗应尚怯,窗前绣稿未容看。”“海上东风柳乍苏,新晴蘸绿射阳湖。濠阳西阁南墙外,眉妩腰支似也无。”人在外,对雪君的病也是念兹在兹。二十七日:“以上六日,雪服健方,日有起色。”十二月初十日:“雪病大剧,卜不吉,亟专轮延健庵。”辛酉(1921)年四月二十三日:“雪宦因胀,饮食渐减。”二十七日:“雪宦因胀,饮食大减。”二十九日:“健庵诊雪宦脉,谓脉无危象,腹水易放。”然而终于不治,雪宦于五月三日一瞑不视,与世长逝。那天的日记是十年里最长的一则,详述抢救经过,文长不备录,末句痛呼:“哀哉!世安得有是人也!” E3..$x-/  
|w; hu]  
张謇对沈寿确实有心,关心,操心,尊敬心,仁慈心,爱惜人才之心,慷慨保护之心,沈寿生病时的焦虑之心,百计延医的尽心,闻病稍癒时的忘情喜悦之心,沈寿殁后的悲痛伤心,以及长久不减的思念之心,其中确实也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情爱之心。“蓬生麻中,不扶自直”,情爱之心处在这许多如麻直心之中,哪里还有不端之理。按心理学公式说,所有男女之间的情爱之心都包含肉欲成分,“不端”云者盖源于此。川端康成小说《睡美人》,也是描写老人的情欲,其主题是:“还有什么比一个老人躺在一个让人弄得昏睡不醒的姑娘身边睡上一夜更丑陋的事呢?”这篇“美到极致又邪恶到极致的小说”,似乎是要证明:丑陋是无法克服的,心理学公式是普遍无例外的,人人都是“恶之花”的种子,区别只在于开放不开放。一以公式为张本,那就无话可说。所有的文章都是白纸黑字写的,因此唐宋八大家和高考十状元,彼此彼此,一样一样,如此论法,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诛心须先论心,论心须以心论,张謇与沈寿的关系,一个是将登古稀的老翁,一个是腹水脱形的病人,其间的拳拳之心,又何能忍心视为“不端”呢?坚持以不端视之,岂不是视力有问题?开始即或是因情生欲,因欲生情,情欲不分,但到得这个地步,却不能不说是欲去情存,无欲有情,情超越欲,情洗汰欲的“纯情”境界了。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公式的例外,公式因为不顾到历史,不顾到过程,不顾到具体,才敢于放胆作普遍性的论断,这里也见出“科学的人生观”之不谛。 rgq~lZ.U4K  
\vg(@)$q   
六、“情于诗”即是“止乎礼” gR5 EK$  
287g 5  
后人评鉴张謇的个性,谓其“性简爽,坚于自信,意所谓可者,终必践之。”是属于硬朗劲挺的一路。余觉《痛史》云曾请张兄退公讽劝乃弟(无非注意影响,避嫌之类),不料, “张謇作色, 横空盘硬语曰: ‘凡欲避嫌者, 皆中不足而自馁, 予将间执谗匿之口。 ’”这倒颇符合张謇的性格。硬朗其外,内里则不乏温和的感情。可以想见,沈寿这样惯于隐忍,性格内向的女子,在张謇那里是能够得到可靠感和安全感的,而这也正是沈寿所需要的,故一方面虽时有避嫌之意,另一方面却也有一个慢慢融洽逐步接受的过程。 >qE f991SZ  
BQWhTS7  
到南通的第二年,沈寿就为张謇之子怡祖(字孝若)的婚礼做过傧相(《年谱》乙卯年十一月)。张謇丁巳年六月八日日记:“为雪君删润送怡儿游美画绣记。”其时已借谦亭,一个绣画,一个作记,共送怡祖赴美,风景颇不恶。张謇另有诗,题为“雪宦主人以10画绣送怡儿,书此诗于怡儿之扇”,诗曰:“雪君割绣赆儿行,多少工夫绣始成。闻道三年如刻楮,世间哪有浪收名。”戊午年正月十八日日记:“怡儿生日,雪君为治面。”此前不久刚移入濠阳小筑,雪君曾“设席为谢”(七日日记)。看来雪君在小筑是住得惯的,庚申五月三十日日记:“林风与上海周静君女士来谒。林风为上海前孝廉谢酉山君之女,喜为诗,爽直似男子。雪君留住于小筑,晚与雪君合置酒款之。”这些属于形迹上的交往,更动人的是感情上确实有交流,这就是沈寿也学写诗。 oVZI ([O  
8M6 Xd]{%  
张謇日记戊午年二月十日:“改雪君诗:晚□ (《全集》本日记卷脱此一字)阴急沈沈月,春嫩阑干淡淡风。徒倚天聊还却坐,门铃怕听索丁东。”张謇生日是五月二十五,己未(1919)年那天的日记:“生日。雪君为寿,雪有水月诗。”辛酉(1921)年六月三十日,雪君死已终七,张謇在日记里录沈寿诗三题: 6ij L+5  
B'NtG84  
池上垂柳拟古 "Y'MuV'x  
# <?igtUO  
晓风吹户送春色,垂柳千条万条直。镜中发落常满梳,自怜长不过三尺。 f%,Vplb  
5:R$xgc  
垂柳生柔荑,高高复低低。本心自有主,不随风东西。 rgo#mTQ_  
Tumv0=q4wd  
池上看鸳鸯 "aL.`^.  
a7Mn/ i.  
人言鸳鸯必双宿,我视鸳鸯尝立独。 8Cx6Me>,=  
Ow" e3]}Mt  
鸳鸯未必一爷娘,一娘未必同一□ ,同池未必有媒妁。 hw 5NHZ I'  
8'sT zB]  
拍拍面迎,喈喈矶边鸣。怡仪自有乐,嬺嬺自有情。 7];AB;0"  
?T1vc  
东风吹浮萍,散散复聚聚。浮萍本无根,鸳鸯有处所。 KIRCye  
cMU"SO  
谦亭元日 s78MXS?py  
6 4,('+  
病起岁又华,迎神剪烛花。禳灾薄命妾,长生君子家。 \=1$$EDS9  
6y+_x'  
诗经过张謇“为润色者亦居半”,而仍看得出初学的稚嫩,证明确系沈寿所作,张謇云:“章法句意皆其自出”,应该可信。“池上垂柳”,“池上看鸳鸯”二题,显然是对前引张诗“谦亭杨柳”的呼应。两人都咏鸳鸯,在张,是“要合一池烟水汽”来笼盖覆护,取一种保护的姿态;在雪君,则既云“尝立独”,不象别的鸳鸯那样“必双宿”,又云“有处所”,不象浮萍那样无根飘荡,直认张謇的产权房为自己的“处所”。至于“拍拍波面迎”四句,已是非常直率的感情流露,但因为经过张謇修改,首先余觉就不会认可,这里不去细说它了。 ?d!*[Ke8  
0#G@F5; <  
对读张謇和沈寿的诗,感到余觉以“不端”说张謇,以“坚贞”说沈寿,这些考语正是毫不相干,令人发噱。尤令人发噱的是包天笑《回忆录》里的评论:“其最无聊者,张忽自作多情,写出了许多缠绵悱恻,鸳鸯蝴蝶派的诗词,贻人口实。这位殿撰公,算是怎么一回事呢?”《回忆录》里包大记者还写过他自己在北京东方饭店的一段秘辛,为了解决性欲,经茶房牵线,曾与隔着天井望衡对宇房间里的西洋女郎实行了一回“一炮主义”(原文如此),两个小时三部曲,一百元钱成交易。半年后再住饭店,女郎已远扬,大记11者“凭栏凝望,室迩人遐,不免有人面桃花之感。”于是又想:“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仅此一缕余恋而已。”偶打一炮,半年之后,犹有余音绕樑,这叫做“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论自己就拼命往深刻处说。至于张謇对沈寿,因朝夕过从,爱敬其生平,情动于中,发而为诗,却成了“无聊”;论到别人就搁在这么浅薄的地方。待人苛而待己宽,莫非是文人的通病? nmo<t]  
|l-~,eRvi5  
张謇对沈寿,可说是“发乎情而止乎礼”。这里的“止”,是“止于至善”的止,不是“游客止步”的止,不是小儒规规焉的拘守。张謇是以寄情于诗的方式来“止乎礼”的,是一种积极的“止乎礼”。金克木先生近出诗集《挂剑空垅》,后记里说:“情寄于诗,必有所隐,倘可文述,何取韵语?”寄情于诗与隐情于诗合而为一,诗与礼,成了可以寄托隐藏、可以安身立命的所在,就不单是为用的工具了,而是一个体,一个大体,说得深刻点,一个“存在之家”了。 n2V $dF4m  
}AW"2<@  
现在人好把传统的诗、礼批判成心灵和个性的桎梏,“礼教”一词,已成彻底的贬词,什么东西要是套上了“礼教”的帽子,那就非冲决不可。从这种极左的观点看张謇一案,非唯谈不上“不端”,简直就是缺乏力度,缺乏胆量,太压抑了。但现在人其实也是颇讲礼节的,只不过要新。例如上饭店就有许多新礼数。斟啤酒要“卑鄙(杯壁)下流”,倘若大大咧咧,飞流直下地灌,那是没有文化的表示;请服务员小姐续水,不要开口,斜搁壶盖才高雅。下走有一回荣与盛宴,如厕时因不懂礼数而惹人目笑,服务生不仅带路指点,恭候方便,还代开水龙头,敬递擦手巾,弄得下走手足无措,应对无词。从此意识到:不想做巴子,就得学着点。熟谙和恪守新礼数是现代文明人的必修课,没人说这是应该冲决的束缚,为什么偏偏看从前人的“止于礼”,或“情于诗”,就总觉得他们是带着镣铐,未发挥出应有的力度呢?这一点倒真的有点想不通了。 !jQj1QZR`  
W(jOD,QMB  
2000年6月 "M;aNi^B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余广孝
发帖
485
真实姓名
余广孝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4-20
他们的事迹,我在90年代初的〈民国春秋〉已经拜读,沈寿的才艺至今为我和父亲所崇拜,张謇也非常惜才,但是名花有主不能够强夺,况且沈寿是个传统的女人。后来余觉和张謇还打了官司。
我是潮汕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4-20
余觉诉张謇稿 R9(Yi<CC  
#q>\6} )  
Omi/sKFMi  
0gG r/78   
RL )~J4Y  
yzMGZi`ut  
~9"c64 q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0-04-20 13:22重新编辑 ]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4-20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4-20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04-20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04-20
张謇与沈寿的旷世情谊 %f&Y=  
Sk+XBX(}  
  沈 寿像
  沈寿作品
  钩 沉 1-E6ACq  
  1894年,江苏南通才子张謇高中状元,时年41岁,后曾出任民国时期熊希龄内阁的农林工商总长。沈寿,1874年出生地江苏吴县阊门。自小跟姐姐学习刺绣,心灵手巧,悟性极高,17岁许配当地一位举人余觉。 uFSU|SDd.  
  沈寿是第一个把西方绘画融入东方绣艺的人,被清末著名学者俞樾喻为“针神”。1904年慈禧太后70大寿,沈寿绣成了一堂八幅的《八仙上寿图》和三幅《无量寿佛图》,慈禧见了喜形于色,当众赞叹为是“绝世神品”,亲笔书写“福、寿”二字,分赐余觉夫妻,从此余觉改名余福。不久,慈禧又责成商部,在北京设立绣工科,派余觉担任总办,沈寿担任总教习,是中国第一所正式的绣艺学校。那年沈寿已是30岁的人了,婚后10多年才怀上第一胎,为了赶制这份贡品,竟因操劳过度而小产,付出了从此终生不育的代价。 oB5\^V$  
  1910年,清政府在南京举办全国第一届南洋劝业会,时任江苏咨议局议长的张謇被任命为审查长。当时有一幅顾绣董其昌书大屏需要鉴定,顾绣是明代上海露香园颇名世家的女眷所绣作品,很有名望。张謇听说沈寿的绣艺高人一筹,特地请她来鉴定真假。绣品刚展开,沈寿即断定为真品,问其何以断定,她说:“一看针法,便不难辨出。”张謇对沈寿的作品及其鉴赏力大加赞赏,遂有聘请沈寿来女子手工传习所担纲的意图。 n?cC]k;P~  
  1912年10月,担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实业总长的张謇,恳切邀请沈寿担任南通女子师范附设的女工传习所所长兼刺绣教员。1913年前后,在女工传习所建造期间,张謇曾五次致信,盛邀时任天津自立女工传习所所长的沈寿来南通执教。1914年10月,沈寿来到南通女子师范附设女工传习所任所长兼绣科主任。 3ArHaAv{y  
  不久,张謇获悉美国为庆祝巴拿马运河通航,将于1915年在旧金山举办第20届世博会,认为这是让世界了解南通农工商产品的良机,即将女工传习所的刺绣作为参展项目之一。所长沈寿发动全所师生刺绣参展作品,自己也抱病赶绣由颜文樑提供画稿的《耶稣像》。经过评比,沈寿采用百种以上的线色,以创新的仿真绣法绣制的《耶稣像》荣获金奖。 RKzty=j4  
  在沈寿赴旧金山期间,余觉娶了两房姨太太。虽然其时男人取小无足见怪,但余觉对沈寿的感情由此可见。沈寿病重时,余觉也不在榻前,只有其姊及其侄女沈粹缜(邹韬奋夫人)照顾。张謇曾说,沈寿“遇人不淑,幽忧抑郁,感疾而至于死。” %:`v.AG  
  余觉不久即被张謇派往上海筹设绣织公司,张謇有了与沈寿更多亲近的机会。因为当时张謇不支持袁世凯的帝制活动,辞掉了农林工商总长职务,回到南通。这时沈寿开始患病,时时觉得腹胀、胸闷、厌食。张謇对她表现出了热切的关心,他一面延医为之诊治,同时让她从传习所宿舍迁到环境清静的“谦亭”静养,并收她为学生,亲自教授诗词。他从《古诗源》里选了73首古诗,亲笔抄写、注解,连平仄声都做好记号,装帧成一本小册子,题名《沈寿学诗读本》。张謇在给沈寿的诗中用“比翼鸟”、“比目鱼”和“鸳鸯”这些词,大胆而直露地表达了对沈寿的爱慕之情,而沈寿毕竟只是一个弱女子,她惧怕流言,不敢把对张謇的爱情吐露出来。她只在诗中写道:“本心自有主,不随风东西”。事实上,当时沈寿对张謇的情怀有过一次含蓄的表露。沈寿长期卧床养病,后来开始慢慢地掉头发,于是她就用自己细柔的长发绣出了张謇的手迹“谦亭”。落发不够用,她就用剪刀剪下自己的头发,以此绣品很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情感。 7oF3^K'S  
  张謇得此佳作,深感沈寿的深情美意,于是赋诗《惜忆》一首: 6:|;O  
  感遇深情不可缄,自梳青发手掺掺; l,h`YIy  
  绣成一对谦亭字,留证雌雄宝剑函。 R&(OWF;~,  
  1919年沈寿旧病复发,张謇倍加关切,特派专轮到上海,延请著名中医师沙健庵前来医治。他想到沈寿早有写绣谱的意愿,为了“惧其艺之失传而事之无终”,征得沈寿的同意,他每天抽出一定时间,由沈寿口述绣谱若干则,由他笔录下来,花了3个来月时间,记述了沈寿30多年所积累的经验和创新心得。张謇把它条分为绣备、绣引、针法、绣要、绣品、绣法、绣节、绣通八个部分,然后编写成章,题名为《雪宦绣谱》,使得这位刺绣大师的绝艺得以流传后世。这部专著的完成,倾注了二人的心血。张謇在《序言》中说:“积数月而成此谱,旦复问,且加审,且易稿,如是者再三,无一字不自謇出,实无一语不自寿出也。” JS ^Cc  
  1919年,《雪宦绣谱》由翰墨林书局印刷出版。这是我国第一部系统介绍刺绣理论和技法的传世之作,也是女工传习所刺绣科的专用教材。1920年,张謇筹建了南通绣织局,委托沈寿为局长,在上海、纽约、法国、瑞士、意大利设立办事处销售刺绣工艺品,其中大部分均为女工传习所学员的作品。 \54B  
  1921年6月8日,在与张謇神交9年后,沈寿与世长辞,时年48岁。此时年已72岁的张謇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地位、名声,扑倒在沈寿的遗体上老泪纵横,并一气写下了《惜忆四十八截句》。 lFt!  
  沈寿去世后,张謇按照沈寿的遗愿把她安葬在能望见长江和苏南土地的马鞍山南麓,墓门石额上镌刻着张謇的亲笔楷书:世界美术家吴县沈女士之墓阙。墓后立碑,碑的正面镌刻着张謇撰写的《世界美术家吴县沈女士灵表》。张謇为沈寿所做的一切,甚至连沈寿的丈夫余觉也被深深打动。 /gF)msUF  
  刘维荣 bT 42G [x  
?SgFD4<~P  
&6OY ^6<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04-20
百年婚恋——张謇 =JE<oVP8  
B(Yg1jAe  
慧子 (慧子)楼主 w~Q\:<x&~Z  
R4;1LZ8XzS  
  ——张謇与沈寿的爱情佳话 _@>*]g  
`&c[ s%0  
v[uVAbfQ  
H][TH2H1  
1894年,江苏南通的才子张謇高中了状元,金榜题名,他的声名一时间响 d)uuA;n  
彻朝野。这年张謇41岁,他在科举考试的路上已经奋斗了30年,然而也就在这 E va&/o?P|  
一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中国北洋水师几乎全军覆没。1895年,清政府同日 kIS )*_  
本签定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腐败的政治和屈辱的外交彻底粉碎了张謇 =I'iD0eR  
报国的美梦,经过再三考虑,他毅然辞掉了被世人羡慕的官职,选择了实业救 IIY_Q9in  
国的独特道路。很多年后,人们把张謇誉为中国近代实业的开山鼻祖。 #g$I>\O<  
-S]ercar  
  张謇应该说是一介书生,但是他在经商方面却有很高的天赋。当时他在两 DDmC3  
江总督张之洞的支持下,利用官银再加上自筹的资金开办了中国最早的民族工 KB~[nZs7  
业企业——南通大生纱厂。之后他又办了一系列的企业,这些都为中国的民族 b&`~%f-  
工业的发展树立了典范。 )2y [#Blo  
Y S7lB  
  和那个时代所有的人一样,张謇有一个传统式的中国家庭。他的原配夫人 83vZRQw  
徐氏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家庭妇女。在张家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但徐氏为张謇 4 `l$0m@>  
仅生过一个女儿,而且很快就夭折了。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观念 0);5cbV7i  
的影响下,徐氏亲自主持为张謇连续纳了四个妾。其中,吴氏的肚子争气,为 Pn^:cr|  
张謇生下了他唯一的儿子张孝若。 aK6dy\  
BDfMFH[1  
  张謇可以说事业有成、家庭和睦、子孙满堂。在一般人看来,应该称得上 /'{vDxZf R  
是心满意足。但是在张謇的心中,他始终隐藏着一份遗憾。张謇是个状元之 :K~@JlJd  
才,按中国传统的观念,自古以来是才子配佳人。而他身边呢,始终没有一个 Y{j~;G@Wl  
能够让他释放浪漫情怀的红颜知己,直到后来江南才女沈寿的出现,张謇的这 +?6]Vu&|f  
种内心深处的孤独才得以释怀。 &#C&0f8PnD  
? 3DFm  
  沈寿原名沈雪君,江苏吴县人,自小跟姐姐学习刺绣。她心灵手巧、悟性 RvA "ug.*  
极高,她在17岁的时候,被许配给了当地的一位举人余觉。婚后的沈寿和余觉 $9\8?gS  
共同研究刺绣艺术。1904年10月,沈寿和余觉在慈禧太后七十寿辰的日子进贡 J ##a;6@  
了《八仙上寿图》和《无量寿佛图》两幅绣屏,深得慈禧欢心。慈禧御笔一 O2Y|<m  
挥,赐给沈寿余觉夫妇“福”、“寿”两个大字。于是沈寿由此将原名沈雪君 ^-?^iWQ G  
改为沈寿,她和丈夫余觉也被聘任为商部绣工科的总教习和总办,从此沈寿被 z<t2yh(DF  
美誉为“绣圣”。在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沈寿绣的耶酥像荣获金  Hvz;[!  
奖,她是第一个在国际上拿金奖的中国女性。刘海粟在看到沈寿的《蛤蜊图》 lv] U)p  
以后,不禁赞叹道:“中国第一个画素描的应该是沈寿。她是以针代笔,用针 v,Kum<oi?  
画出来的素描。”刘海粟深深地在沈寿的作品前鞠了个躬。 uYs45 G  
OF1^_s;  
  1912年,清隆裕太后以宣统皇帝的名义发布诏书,宣布清廷退位,而起草 ? XVE {N  
这份诏书的正是17年前的状元张謇。此时刚成为末代王朝宠儿的沈寿也被赶出 iDDq<a.A  
朝廷,到天津自立门户,成立绣工学校,靠传授绣艺维持生活。这时,久闻沈 V+sZ;$  
寿盛名的张謇出了手,他把沈寿请到南通建立了女工传习所,聘请沈寿为所 ]2"UR_x  
长,为张謇的实业培养苏绣人才。 S`[(y?OF?  
B7C<;`5TiD  
  在事业上,沈寿是很成功的;但是她在婚姻上却是不幸的,可以说是惨遭 FB?V<x  
失败。沈寿的身体不好,经常生病,再加上专心刺绣,常年就养成了她清心寡 ecl6>PS$'  
欲的性格,在夫妻生活上不能满足她的丈夫余觉的要求。而余觉呢,这个人是 ?-&k?I  
个风流才子,绝对耐不住寂寞,于是他一连娶了两房姨太太。这让生性好强、 \l0!si  
性格上又有洁癖的沈寿绝对不能够容忍。于是,两人的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 }duqX R  
亡。 7C2Xy>d~  
76[ qFz  
  而张謇这个时候,虽然已经年近七旬却一点也不显老,加上他与沈寿非常 9BOn8p;yz  
谈得来,可以说是心灵相通、精神默契。张謇对沈寿的关爱与呵护,超越了一 ]Y?ZUSCJ  
般的雇佣关系:沈寿多病,他就亲伺汤药;沈寿外出,他又心急上火,生怕沈 ]c_lNHssmq  
寿累坏身体。为了把沈寿的刺绣技艺发扬光大,张謇动员沈寿写一部刺绣的 .yTo)t  
书,并且毛遂自荐,亲自帮沈寿记录整理。两人开始了长达半年的《绣谱》的 4avkyFj!h  
创作。二人互相启发、共同研究,绵绵的情爱在这涓涓细流般的谈话中悄然生 s!gVY!0  
长。《绣谱》完成后,张謇亲自作序。序中写道:“积数月而成此谱,无一字 c9uu4%KG6<  
不自蹇书,更无一语不自寿出也。”张謇有好多次在日记里面写:“一天不见 yWc%z6dXC  
雪君,总感觉到有一些什么事没做。我在雪君旁边跟她聊天,看她刺绣,有一 dc emF  
种非常非常不能用言语表达的那种激情啊!” -k>k<bDAI  
QN#Lbsd  
  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字素养,沈寿在病中向张謇学诗,从而两人又有了诗词 ,?K5/3ss  
往来。张謇在给沈寿的诗中用“比翼鸟”、“比目鱼”和“鸳鸯”这些情人间 \A!I ln  
互用的词汇大胆而直露地表达了自己对沈寿的爱慕之情,而沈寿毕竟只是一个 _,F\%}  
弱女子,她惧怕外间悠悠之口,不敢把对张謇的爱情吐露出来。她只在诗中写 Xq"9TYf$  
到:“本心自有主,不随风东西”。事实上,当时沈寿对张謇的情怀有过一次 ;gaTSYVe  
含蓄而大胆的表露。沈寿长期卧床养病,后来她开始慢慢地掉头发。她当时正 ]EN&EA"<  
住在张謇的一所叫“谦亭”的别院里,于是就用自己掉的很细柔的长发绣出了 RigS1A\2l  
张謇的手迹“谦亭”。落发不够用,怎么办呢?她就用剪刀剪下自己的头发, ,,EG"Um6  
以此绣品很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情感。而张謇看到这幅绣品,他专门做了 mOjjw_3gq  
一首诗。诗是这样写的:感遇深情不可缄,自梳青发手掺掺,绣成一对谦亭 pIm ]WNX(  
字,留证雌雄宝剑看。 \l[AD-CZPh  
~P!=fU)  
  完成了《绣谱》后的沈寿已经耗尽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一丝气力,在与张謇 CucW84H`J  
神交9年后,1921年6月8日沈寿与世长辞,时年48岁。此时年已七十二岁的张謇 bjj F{T  
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地位、名声,扑倒在沈寿的遗体上嚎啕大哭,老泪纵 C_[ d  
横,语无伦次的连声喊道:“怎么就走了? 怎么就走了?”沈寿去世后,张謇 $y<`Jy]+)~  
按照沈寿的遗愿把她安葬在能望见长江和苏南土地的马鞍山南麓,墓门石额上 ZS3T1 <z  
镌刻着张謇的亲笔楷书:世界美术家吴县沈女士之墓阙。墓后立碑,碑的正面 ept:<!4  
镌刻着张謇撰写的《世界美术家吴县沈女士灵表》,碑的背面雕刻着沈寿的遗 us8ce+  
像。张謇为沈寿所做的这一切,甚至连沈寿的丈夫余觉此时也不得不被张謇深 V~.SgbLc  
厚的情谊深深地打动。 (Ze\<Y#cv  
h52+f  
  张謇在1926年距离沈寿逝世五年后,也溘然长辞人间。而他和沈寿之间这 /'v!{m  
段“发乎情、止乎礼”的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伴随着他的事业成就,一起留 (/> yfL]J  
在了人们的心中。 )zP"Uuu  
](ztb)  
Pqvj0zUo$  
f4X}F|!h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