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28阅读
  • 0回复

余觉卖字润例别记/万君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4-20
— 本帖被 washington 从 家族文化 移动到本区(2010-04-20) —
余觉卖字润例别记/万君超 cF<DUr)Ve  
O [ ;6E  
I8pxo7(-  
u #QSa$P  
    苏州魏昆先生收藏一份现代书法家余觉(1868—1951)鬻书润例,原为一整张,上有余氏临颜真卿《东方朔画赞》,后裁裱成册(见上图),题曰《三在居士笔润》。润例是南通张謇(字季直,1853—1926)于辛酉年(1921)为其手书所订:“余君会稽名孝廉。精研八法。初摹虞褚。继师右军。近更研究汉魏。出入颜柳。笔势沉厚。非流辈所可及也。索书人多。应付綦悴。为订廉润如左。辛酉春张謇订书。 N@`9 ~JS  
   楹联四尺以内二圆、每加一尺加一圆、楷书加半。 FVLA^$5c  
   屏条四尺以内每条一圆半、每加一尺加一圆、堂幅加倍、楷书加半。 apWrcaj  
   寿屏每条四行十圆、行多照加、泥金加倍。(附红印字:屏条两行、堂幅四行均七折) c$Nl-?W  
   堂额尺以内每字三圆、二尺内每字四圆、三尺内每字五圆、四尺内每字六圆、五尺内每字八圆。 ne~#{q  
   店牌照额例七折、全堂另议。 V@s/]|rf,  
   扇面册页名片书签每件一圆半、楷书加倍。 [`n yq)  
   碑表志铭题跋另议、隶书加倍。 PL B=%[  
   款欠不书、劣纸不书、来文未尽善不书。 [(^''*7r+T  
   先润后墨、订期不误、磨墨费照加一成。” 5<ya;iK  
   此润例之后,还有余觉之妻沈寿(1874—1921)所附手书祝语:“外子冰人先生偕寿研究绣法者二十余年。俾寿谬负盛名。今外子鬻书海上。愿吾夫妇一笔一针为世界佳话。吴县沈寿附祝。” 6 VJj(9%  
    鬻书收件处:上海九江路二十二号淮海银行二层楼上、王象五君并抛球场等处各大笺扇庄。  u^eC  
                       
  Y?SJQhN6W  
    余觉原名兆熊,字冰臣,一字冰人,别号三在居士等。浙江会稽(今绍兴)人。光绪二十七年辛丑(1901)举人,后流寓苏州。被古董商人沈椿招为入赘女婿,配家中小女儿沈云芝。沈从小随母亲就学刺绣,闻名江南,有“针神”之称。所以当时有人戏称这段姻缘为“秀才加绣花娘子”。光绪二十九年(1903)余觉进京会考进士,时逢慈禧太后七十寿辰。余氏以沈家收藏仇英《八仙上寿图》为蓝本,令沈云芝绣成贺礼(一说为八幅佛像),带京之后托人敬献给慈禧。余氏虽未进士及第,但慈禧见《八仙上寿图》后大悦,亲书“福”、“寿”二字赐于余觉夫妇,并颁余氏夫妇为四等商勋。沈云芝因此更名为沈寿。 KB-#):'  
    后来,清廷商部特为设绣工科,遂招余觉任总办,沈寿任总教习。沈寿所制的绣品,常常作为“国礼”赠送外国政要,或参加国际展览,因此赢得“绣圣”的美誉。沈寿还曾被公派出访日本,考察日本的刺绣工艺情况。她应该是近代皇家公派出国考察的第一位女性。 RoXOGVo  
    1911年辛亥革命以后,沈寿在天津开办绣工女校,余觉则到南通投靠实业家张謇1914年沈寿应张謇之邀也来到南通,出任南通女工传习所所长,开始了与张謇长达八年的绣事合作。张、沈两人主宾融洽,关系非同一般。沈寿在最后五年中患肝病(肝癌),张謇百计延医,呵护调理。沈寿在病中将自己落发精心绣出张謇手迹“谦亭”一幅相酬答。后终不能治,于1921621病逝南通。据传张謇曾抱尸痛哭,亲自操办丧事,并将沈寿安葬在南通,亲撰碑文《美术家吴县沈女士灵表》。而余觉在沈寿病重期间和病逝之后,并不在南通。似早已离开南通在上海以卖字为生。所以1921年春由张謇亲手为余觉所订的鬻书润例,是在沈寿病逝前仅数月之事。  )t 7HioQ  
                                                    k/rkJ|i+p  
    在沈寿病重和病逝前后,坊间已经有张、沈两人关系“暧昧”或“授受不亲”的传闻。但据人情常理而言,张謇为当时海内“巨富”,家中妻妾林立,他是否真会对一个病入膏肓的黄脸病妇有非分之“欲念”?所以张謇曾为此撰有《张啬庵述撰略》一文为自己澄清和辩诬。在事过多年之后的1925年(1926年?),余觉突然写了《余觉沈寿夫妇痛史:附印张謇不端之亲笔铁证》(后简称《痛史》)一书,以小楷工写石印出版。也有人说是先揭诸报端后再予以出版。将余、沈、张三人之间的恩怨“情史”大告于天下读者,余觉指责张謇的《张啬庵述撰略》一文歪曲事实,而张謇此人实是一个与他有“夺妻霸产之恨”的伪君子。一时间天下轰动,桃色绯闻,传为笑谈。津津乐道,可谓路人皆知。 -8J@r2\  
    当时人和后人就都曾经怀疑余觉当初写《痛史》的真正动机和用意。他难道是真正在“嫉恶如仇”地揭露“伪君子”的真实面目?或是为了还亡妻的清白和为自己讨回公道?还是有其他的什么目的?因为人们知道,余觉历来就是一个非常“精明”和善于“经营”之人,他是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家丑”外扬的。但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余觉与沈寿家人的关系似乎并不和谐,其中是否有入赘女婿的报复心理,外人真的不应饶舌多言。所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Qz90 mb  
    历史研究与研究任何问题一样,有时只需变换一个角度,或许就能获得新的发现。余觉在1925年(乙丑)又曾自订了一份鬻书卖文的润例。这份润例今收录在王中秀、茅子良、陈辉编著的《近现代金石书画家润例》一书中(上海画报出版社20047月): C4d1*IQk  
    楹联四尺以内四圆、每加一尺加二圆、草书加半,楷书泥金加倍。下同。 @[ N~;>  
    屏条四尺以内三行每条三圆、每加一尺加一圆、堂幅加倍、草书楷书同上。 ,3TD $2};.  
    立轴三行三元、草书加半、行多照加。  [ ^ \)  
    寿屏每条四行十圆、行多照加。 ;iI2K/ 3  
    扇册每面三元、草书四元、楷书六元、小楷十二元、扇廿摺外不书。 "+"dALX{3K  
    堂额尺以内每字三圆、二尺内每字四圆、三尺内每字八圆、三尺外另议。 Yy;1N{dbT  
    店牌照额例七折、全堂另议。 C2%3+  
    碑志题跋另议。制文散体五十圆、骈体一百圆、五百字外另议。 ;7{wa]  
    劣纸不书、来文未尽善不书、先润后墨十日取件、磨墨费照加一成。” .TU15AAc  
    从这件时隔五年的重订润例来看,除增加了卖文润例之外,剔除当时的物价上涨因素,余觉的卖字行情其实在五年中并没有“见涨”。这份润例原刊登在一本《有美堂金石书画润例》的集子中,而“有美堂”在当时上海的书画笺扇店中并不著名。从《近现代金石书画家润例》一书中看,它所代理的五十五位书画家均是“小名头”和“冷名头”,且润例均不高,与余觉的润例相差无几。其中仅有马孟容、马公愚兄弟等数人较为有些知名度而已。 X~VZ61vNu  
    当时书画家能在上海靠卖书画而致富者极稀,也仅有赵叔孺和郑孝胥等数人能依此“岁入万金”。而绝大多少的中小名头的书画家也仅能混个温饱,最多也就是名义上的“小康”而已。就连大名鼎鼎的章太炎先生当年(1925)的七尺至八尺篆联润格也仅为三十圆。所以说就余觉的书法和文章的水平,以及个人的知名度而言,他想在“十里洋场”的书画市场中生存下去,并能够生活得好一点,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况且,传闻他在沈寿病逝前后,已先后娶有两位娇妾,生活的压力着实不小,这也的确令人有点为之同情。 #z5?Y2t7~^  
    台湾恽茹辛编著的《民国书画家汇传》(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6月)一书中的“余觉”条目下写道:“工书、善诗文,有名于时。尤以自南通状元张季直与其妻‘绣圣’沈寿间之桃色纠纷,闹到满城风雨,轰动全国,致其名益彰。”其中“其名益彰”四字颇令人遐想和玩味。上海社科院图书馆研究员陈克艰先生曾撰有一篇长文《沈寿的病史·余觉的痛史·张謇的情史》(《万象》杂志2000年第六期),他在文章中含蓄指出,《痛史》是余觉“经过文学点化的卖字广告”。如果一个人为了自己卖字的润例,而竟然不惜以自己亡妻与他人的所谓“情史”作广告,进行自我“炒作”。我们可能无权说他“居心叵测”,只能说他是“非常之人为非常之事”! {*  _ W  
    陈克艰的文章中还说余觉的《痛史》:“文章终卷,意犹未尽,乃将重订卖字润格,加上一段‘余觉减润卖书得赀为故妻沈寿在苏州上方山建筑招魂之墓’的前言,附于书后,又在自己名下,特注‘字冰臣近字思雪别号鸇口孤鹣’。”沈寿居南通时号雪宧,张謇又别字宧,故有此号。鸇是古书上说的一种猛禽,近似鹞鹰,此处实指张謇。鹣古书为鹣鹣,传说中的一种比翼鸟,雌雄总是一起飞翔。但余觉后来是否真的在上方山为亡妻建了“招魂之墓”?好象没有。倒是自己在苏州城外建造了一幢别墅“石湖渔庄”。他晚年徜徉于湖光山色之中,留恋于诗酒翰墨之间,过着令人羡慕的闲居生活。 pNme jz:  
   《孟子》尝曰:“人性皆善。及其不善,物乱之也。”《荀子》亦曰:“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者。”一个人如果为了自己的名利,进行自我“炒作”或委托他人进行“炒作”,只要不伤害他人(包括家人)的名誉和利益,尽可能控制在社会大众能够承受的道德底线之内,本无可厚非,即所谓取之有道。就如德国哲学家马克思·韦伯曾经说过的那样:“用一切最理性的方法去不断赚钱。”但一个人不论他(她)有多大的才华与智慧,如果没有善良之性、仁义之心,那他(她)就很难被称之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 -P uVI5L<  
     综观中国传统的儒、道、佛三家学说,都是为了教人如何“做人”,而“做人”恰恰是最不容易的事情。我们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是道德高尚的“圣人”,更不是道德准则的“审判官”,但我们应该知道什么是无可争辩的“道德底线”。在我们的一生中应该始终对两样东西抱有敬畏和景仰之情——“头上神奇的星空和内心崇高的道德。”200972223初稿) QLLV OJi  
xo3)ds X  
 ]@ 0V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0-04-20 13:56重新编辑 ]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