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561阅读
  • 30回复

交道口·24号/苏文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之余心清 Kc] GE#~g  
)%Xp?H_  
21、特别是余心清 w@WtW8 p^  
http://www.qianggen.com/2010/0214/7434_21.html @&HLm^j2O  
L7 FFa:#  
25、余心清的“凶宅” te;bn4~  
http://www.qianggen.com/2010/0214/7434_25.html -GL.8" c[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0-04-21 11:17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MkZoHzg}c  
-- “郑局长求见!” -- &_QD1 TT  
:q1j?0 {2N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承德等地密台相继遭到破坏,44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共产党员)被捕入狱,牵连被捕123人。谢士炎、丁行、赵良璋、朱建国、石淳五烈士惨遭杀害。本报记者苏文洋撰写的《交道口·24号》,首次全景式披露我党情报史上的这次大劫难。该书已由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本报今起连载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1947年10月4日,下午。北平。 &z\?A2Mw%  
    “嘀嘀!嘀嘀……”汽车喇叭刺耳的尖叫声,划破了金秋的空气。在炎热的阳光下,十几辆美国造的“顺风”、“雪佛莱”和法国造的“雪铁龙”轿车,风驰电掣般从北平西苑机场向市区内驶来。 Z~ q="CA4  
    当庞大的车队从宽街直奔交道口方向时,附近的市民几乎判断出了车上那些神秘人物的大概身份。 4. %/u@rAi  
    交道口,也就是元大都的杀人刑场柴市口。600多年前,民族英雄文天祥在这里从容就义,留下了千古绝唱《正气歌》。如今,这里早已不再是杀人刑场,但离此地不远,有一处官邸,住在里面的人物依然是以杀人为业。 F ww S[ 3  
    从交道口往南百十米远,路西是一条僻静的胡同,铺着洁净的柏油路面。汽车一辆紧接一辆地驶进了这条街巷——交道口后圆恩寺胡同。顷刻间,来到进口不远的路北两扇朱漆大门前。 \ 511?ik  
    听见首车汽车喇叭声,大门迅速被卫兵打开。车队稍稍减速,鱼贯而入。绕过门前的一座小巧玲珑的假山喷水池,最后“嘎”的一声,中间两辆轿车停在一座三层西式楼房的门前。前边几辆黑色轿车的门开了,跳下六七个随从模样的人。他们打开中间两辆轿车的车门,扶下两位很不平常的人物。 *bcemH8f  
    两个人是一对夫妇。男的身着中山装,外罩黑色披风,手拿一根“司的克”手杖。瘦长的身材,清癯的脸颊,锐利的目光,谁看见都要倒抽一口冷气。啊,蒋介石!不用说,女的是宋美龄。 +^,&z}( Ak  
    蒋介石陪同宋美龄在卧室稍息片刻,便一个人径自走出卧室,奔向二楼的会客室。他坐在沙发上,焦急地等待着一个特务头子的到来。十来天,他几乎每天都接到这个特务头子通过电报发来的令他为之兴奋的消息。但是,他的内心,仍然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忐忑不安。 v{SYz<(  
    “报告,郑局长求见!” 0}_1 ZU  
    “啊,他来了,好、好,让他到这里来见我!”蒋介石挥了挥手,长长地出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4GJx1O0Ol  
    一阵从未有过的困倦感夹着疲劳感,正在悄悄地动摇他那根绷得过紧的中枢神经。他屈指计算,再过二十多天就是62岁生日了。一年多来,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和体力显得比以前差很多。身为二战胜利国之一的“元首”那种兴奋感,早已被一年多来发动全面内战而又无力取胜的忧虑所取代。(1) 7m(9|Y:Q.  
D#ED?Lq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HX:^:pF}  
-- 委员长要亲自授勋 -- _@]@&^K$E  
P4"EvdV7  
\xtmd[7lb<  
   两三个月前,蒋介石在南京干训团对军队将领训话时,还在打气鼓劲:“……现在,政府还在我们手中,陆、海、空三军军事力量还在我们手中,希望大家不要气馁,要相信终究可以打败共匪的!” !B*d,_9 c  
    此时此刻,他回味着自己的那番话,似乎有些不是滋味,不大得体。这个“还在我们手中”,会不会让人理解为有朝一日,不在我们手中呢? 他万万没有想到,怎么竟然有这么一大批党国的将级军官,胆敢背叛于他,投向“共匪”怀抱…… <Y#EiC.  
    “委座!”一个身着戎装、中等个子、满脸杀气的将军走了进来,面向蒋介石敬礼后,站在他的面前。这个人正是蒋介石此行北平所要秘密召见的第一个人——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局长郑介民。 IPh_QE2g  
    “嗯,你来了,这个,这个……你们有什么新的进展吗?”蒋介石从沉思中猛醒过来,打量着郑介民,迫不及待地问。 ~u80v h'  
    “报告委座!卑职全力以赴,已经兵分几路,除北平方面的匪谍正在继续追捕外,承德、沈阳、西安、兰州、上海、昆明等地也同时行动,务使匪谍无一漏网!”郑介民一口气说下来,脸上不无得意之色。 ZsDn`8  
    蒋介石眼睛里流露出罕见的愉悦之情,摆手示意说:“坐下,坐下,慢慢地说,这个、这个……要详细一点。” ld23 ^r  
    “是!”郑介民坐在蒋介石对面的长沙发上,继续报告。 ,OO0*%  
    蒋介石饶有兴味地听完报告后,突然问道:“你们准备如何奖励此次立功人员?” <7~+ehu  
    “根据委座的一贯教导,立大功者受重赏,这次,是否可以多发一些奖金?”郑介民试探地问。  N5GQ2V  
    “那是一定,那是一定。”蒋介石迭声说,“不但要发奖金,还有授勋!我要亲自给他们发奖、授勋!” T$xY]hqr  
    “委员长亲自授勋?”郑介民吃了一惊。他知道,这在国民党军统(保密局)有史以来,还是破天荒的。 DvXbbhp  
    “主要立功者,要授予‘云麾’勋章!不,不,我要授予‘宝鼎’勋章!”蒋介石话音未落,郑介民惊讶地“啊”了一声。 L}U fd >*  
    郑介民怎么会不吃惊呢?他知道,自己官至中将至今才不过获得一枚“宝鼎”勋章,而如今手下的喽啰竟然也要获得和自己同等的荣誉。 DU[vLe|Z  
    国民党军功章分为三类,一种是勋章,一种是奖章,还有一种是纪念章。勋章里,又分三等:一等为“青天白日”勋章,只有蒋介石本人和极少数高级将领才佩戴;二等就是“宝鼎”勋章,从戴笠到郑介民、毛人凤没有一个人超过这一级;三等是“云麾”勋章。 Y]1b3 9O  
    很难想象,国民党保密局的中下级无名鼠辈,一夜之间,竟然会奇迹般地由蒋介石亲自授予二等“宝鼎”勋章。此外,还有一万块银元的奖金。 .zyi'Kj  
    蒋介石看着郑介民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嘿嘿”地干笑了几声,才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雨农(戴笠)与共匪打了几十年交道,从来没有这么漂亮地给我破获共匪电台。前方失利,后方却打了个胜仗,我很高兴。当然,你们还要……你明天把捕获的电台和文件统统拿给我,我要看看。嗯,你们还要抓紧审问,我要口供……”(2) YR/rN,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vL7 JzSU_  
-- “地下”的新任务 -- Y/_b~Ahn  
,0=:06l  
@{!c [{x,T  
  延安。宝塔山。枣园。 }-R|f_2Hp  
  1942年3月,乍暖还寒时节。 k:0HsN!F9  
  一天,正在这里学习的尹冰,来到中共中央社会部(又称情报部),接受新的任务。 `PR)7}/<  
  “组织上决定派你去西安做地下工作,你有什么意见吗?”科长陈刚问。 @bj3 N  
  “地下工作?”尹冰脱口而出。对于党派给他的任务,他从来都是坚决服从,不讲任何条件。但是,这次接受任务,听到“地下”两个字,他心里不觉紧张起来。 !bG%@{WT  
  “我没有做过地下工作呀!”尹冰望着陈刚,说出了心里的顾虑。他并不怕死,1936年,他在武汉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关进监狱。那时候,他和中共党员、山东大学教授华岗同住一间牢房。在国民党的监狱里,他立下了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的信念。 %g4G&My@J  
  “你过去不是在国统区为党做了很多工作吗?”陈刚笑了,继续说:“那就是地下工作。同志,我们不要把党的地下工作神秘化了。” Q<V?rPAcx  
  尹冰点点头。陈刚的话,仿佛一把钥匙,使他茅塞顿开。“对,我过去在国统区工作过,那就是地下工作呀!”尹冰想起,1937年出狱后来到延安,第二年接受组织交给的任务,回云南家乡,在张冲的184师,组织建立了地下党支部,直到1939年底,才返回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又称西北公学,专为中央社会部培养干部的学校)。 {1V~`1(w  
  “好了,我们就这样决定了。详细情况,到达西安后,你的领导人王石坚会交代。要干工作嘛,当然会遇到困难。但是,你只要天天想着党的事业,时刻不忘共产党员的责任,就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 D?3^>h  
  过了一会儿,陈刚又说,“你过去后,首先要注意隐蔽,隐蔽得越深越好,当然隐蔽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为党工作。你要很好地发挥你的才干。” D f H>UA  
  陈刚把尹冰送到窑洞门外,握住他的手叮嘱道:“回去后,你和小李同志一起准备吧。” Zi fAn  
  第二天,尹冰和结婚两载的爱人李行志从后沟搬到前沟,紧张地做着出发前的准备工作。尹冰与李行志既是夫妇又是同学。尹冰在陕北公学58队先后担任队长、指导员,李行志开始在56队,后来并入58队。在陕北公学毕业后,尹冰调到中央情报部工作,李行志被分配到陕甘宁民族学院当讲师。如今,这一对夫妻、同学,又要成为在同一条隐蔽战线上并肩斗争的战友了。 WL<$(y:H  
  第三天下午,陈刚约尹冰夫妇和同行的一位名叫邱芝亭的女同志、交通员小陶共进晚餐。刘志汉、罗青长二人作陪。 D"m]`H  
  席间,陈刚一再勉励三位即将奔赴新战场的同志:“地下工作是党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我们有许许多多的优秀党员,日夜奋斗在这条不为人知的战线上。相信你们,一定不会辜负党的期望!” Jiljf2h  
  傍晚时分,暮色苍茫。 _fu?,  
  尹冰、李行志、邱芝亭身穿“延安服”(土布旧军装),跟着杜长天一起,装作散步的模样,离开枣园,向延安县城方向走去。 $5`P~Q'U  
  按照行动计划,尹冰夫妇、邱芝亭和交通员小陶,化装成从事医务工作的两对夫妇,护照是国民党榆林县政府签发的,职业是县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出发的前一天,组织上派人拿来一大堆从国统区买来的旧服装。尹冰东挑西选,拣出一套勉强合身的毛呢学生装。而李行志、邱芝亭两位女同志,全部试穿了一遍,居然没有一件合身的衣服。最后,只好连夜赶制两身不土不洋的布旗袍。另外,又准备了被褥及一些适合身份的必需日用品。 ;|f|d?Q\  
  月亮渐渐地升起来了,散放着幽静的银光。刚刚解冻的延河,在轻声絮语,不时闪动着一层层白色的光点。远处,传来一阵阵嘹亮而又熟悉的歌声: s1xl*lKX%  
  黄河之滨, c} GH|i  
  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3) WBgS9qiB  
c3&;Y0SD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0-04-21 11:48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 \j/s:Y  
-- 走到了封锁线! -- 9gFema{U  
XrY\ot`,D  
[eebIJs  
  延安古城,早已被日本侵略者的飞机轰炸成一片片断垣残壁,荒无人烟了。 x78`dX  
  夜色沉沉。他们终于走到一处断垣背后,送行的同志们已经在这里静静地等候着呢。 X\:;A{  
  “大家在这里分手吧!”杜长天说。 5G"DgG*<  
  尹冰等人急急忙忙地脱去“延安服”,换上了国统区的着装。他们的行李,组织上已安排好一个化装为“脚夫”的同志,放在赶来的两只小毛驴背上。 Tji G!W8  
  几个人与杜长天握别时,心里就像离开母亲的孩子一样,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 [ k0ay  
  再见吧,延安!黑茫茫的天幕下,银白色的月光投射过延安宝塔的尖顶,显得格外庄严。 #d,+87]\=  
  当天夜里,他们在延安城边的一个小客店里住宿。小陶假装和“脚夫”结清账目,“打发”走了“脚夫”和毛驴。 Em?Z  
  翌日清晨,他们又重新雇了一个正式的脚夫及两只小毛驴,向西安方向进发了。走在边区的道路上,安全几乎不用操心,只是不时地受到边区人民的“冷眼”。道边玩耍的孩子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时不时地远远跟在后面,高声骂上几句:“白鬼子,白鬼子!” h\#\hx  
  “你们别难过,孩子们是不知道你们的真面目。”小陶笑呵呵地说:“我想,等将来他们长大了,知道了当年他们骂过的‘白鬼子’,原来是党的地下工作者,一定会格外地崇敬你们的。” xx`xDD  
  终于走到了封锁线! E-Nc|A  
  封锁线的位置,大约是在甘泉以南的菜坊、交道一带。国民党统治区是一线起伏的小山,山顶上俨然是前沿阵地,有机枪掩护及交通沟。 6ge,2[PU  
  道路一边,有两间简陋的土坯小屋,就是检查站。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军队士兵,三五成群的在山坡上大道边时不时地走动。 'O%itCy)  
  尹冰和小陶走在前面,说说笑笑,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他俩用眼睛的余光,偷偷地瞟了几眼前面的士兵,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心里更为踏实了。  uIOnP  
  邱芝亭、李行志手拉着手,装出一副娇气的样子,蹒跚地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俩。 i^9,.$<1  
  头天夜里,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把榆林县政府及县医院主要人员的姓名、年龄、籍贯及必要的特点,都背得滚瓜烂熟,以对付敌人的各种盘问。与此同时,他们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露出破绽,为了党的事业,不惜牺牲生命! ZS*PY,  
  离检查站不远的地方,长着一棵挺拔的白杨树。一群国民党军队士兵,正围着审问吊在大树上的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陕北老百姓。 cn62:p]5  
  “你们是干什么的?站住!” ?RyeZKf  
  看了他们的护照,几个士兵又打量了他们一番。也许是觉得穷医生、护士没有什么油水可榨,挥着手臂说:“快走!快走!” 0x&-/qce6W  
  “吊在树上的人是干什么的?”小陶明知故问。他是个“老交通”,年纪不大,却见多识广,显得非常沉着而又自然。 *E*= ;BG  
  “他是八路军的密探!”一个国民党士兵回答。 V*X6 <}  
  “去去去!少啰嗦,赶快走吧!”(4) x3j)'`=15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M]c"4 b;  
-- 接头暗号 -- ?4k/V6n@y  
o#GZ|9IL  
'q3<R%^Q   
  离开封锁线,他们绽开了笑容。当脚夫赶着毛驴走到前边时,小陶悄悄地说:“这是第一关,我们胜利了。但要千万注意,现在,我们是踏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土地上了。今后每走一步,都要注意安全。” Z^tTR]u\$  
  小陶是一个乐天派。他与什么人都能很自然地搭上话,而且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能使得对方立刻信任他。在国民党统治区,一路之上,每天住店,关卡林立,照例都要验护照,回答一些必须回答的问题。小陶每一次都能顺利地应付过去。 R;mA2:W)x  
  走到蒲城县,打发了脚夫和毛驴,又雇了两辆铁轮马车。他们安全地到达渭南,当天转乘火车奔往西安。 |/^ KFY"  
  “到了西安火车站,我们要装着素不相识。”坐上火车,小陶低声地向尹冰夫妇叮嘱说:“我只要看见你们住哪个旅馆,明天早晨就来见你们。” 5;WESk  
  车到西安站,已是夜半更深。车站门外的广场上,各旅店的接客人员,一窝蜂似地拥向旅客,你抱行李我拉人,吵吵嚷嚷。 GkwdBy+  
  尹冰灵机一动,顺手接过一个写有旅店名称的广告牌,高高地举过头顶。他看到小陶正向他们这里点头示意。 Dj?84y  
  一转眼间,小陶带着邱芝亭不知去向了。尹冰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好像一下子被抛在了孤岛上,形单影只。他们夫妇跟着接客人员,住到了旅店。 >:o$h2  
  第二天上午,小陶来了。“今天晚上,组织上派一位姓陈的同志接你们。”小陶缓缓地说:“接头暗号是小陈敲四下门,他问‘有人在家吗?’你们问:‘是谁?’他说:‘我是小陈。’开门后,你们看到他左手拿着一张报纸,然后你们说:‘原来是表兄。’他用右手拉住你的左手,同时说:‘你好!’这些暗号一一对上,就证明是自己人。记住了吗?” s#Os?Q?  
  聊了一会儿闲话,小陶又关心地告诉他们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就告别了。 W&g@o@wa  
  天色渐渐地黑了。那位姓陈的同志,按照计划,准时来到了旅馆,用“暗号”与尹冰夫妇接上了头。 EM2=g9y  
  “走吧,为你们安排了一个新家。现在就结账。”小陈站起身说。三个人搬着行李,来到旅馆外面,租了一辆出租汽车,直奔西仓街29号。 k^VL{z:EWB  
  这里是一幢典型的西安三合院旧式民房。从外表上看,最少也有五六十年了。两扇厚实的黑漆大门,还挂着两个笨重的铁环。正房是两层,全是旧式砖墙,瓦屋顶子。 '80mhrEutG  
  尹冰、李行志住在西厢房。其余的正房、下房及前房,都是经营家庭手工业及做小商贩的河南老乡租住。房东住在隔壁院子,是西安市一位声望不太高的参议员。 pc/x&VY%  
  “这几间房子,原来是我租住的”,小陈手脚麻利地帮助他们打开行李,解释说:“你们是来接替我的工作。几天前,我才收拾干净,搬到别处去了。” o,r72>|  
  临走前,小陈从衣袋里掏出一枚西安《工商日报》的徽章,递到尹冰手上说:“你收着吧,但是,只能在家里佩戴,对房东及同院的人,可以说是在《工商日报》工作,出门就必须摘下来。不然的话,被《工商日报》的人看见了,弄不好就会出问题。具体的工作,明天我们再详细谈。” |Y-{)5/5}  
  尹冰、李行志目送着小陈的身影,消失在黑色的夜幕里。(5) M `O=rH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p=XEMVqm  
-- 同“西北王”打交道 -- A!$;pwn0  
/4I9Elr  
7+NBcZuG9  
  天亮之后,小陈又来了。他同尹冰整整谈了半天,仔仔细细地介绍了西安的风土人情,又一个一个地交代清楚他所领导的地下党员的关系。 uQhI)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尹冰跟着小陈与所要领导的地下党员一一见过面。他们分别在家里或是约好地点、时间到公园、茶社里相会。 PIHix{YR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小陈紧紧地握住尹冰的双手说:“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见面。我领王石坚同志来了,他是你们的直接领导人。” qdPmTaak  
  明亮的灯光下,尹冰上下打量着自己今后的领导人,留下了极深的第一印象。老王穿着一身合体的长袍,三十岁出头的样子,看来是个精明干练、干脆利落、很有魄力的人。 <`V_H~Z  
  “我们要单线联系,这是秘密工作的纪律。”王石坚注视着尹冰说:“你们一定要做好环境的安全掩护,保证百分之百不出问题。工作嘛,就是联系好小陈同志交给你的地下党员,向他们搜集我党需要的各方面的情报。我每星期来一次,接受你的汇报。” Vg^yjP{sv  
  接着,王石坚又严肃地说,“你们的生活安排,按西安一般小职员的生活水平。我定期发给你们生活费。” mI,a2wqi  
  那天晚上,王石坚说的话比往常多。“我们在西安,主要是同‘西北王’胡宗南打交道。”王石坚缓缓地说:“这个家伙不仅掌握兵权,封锁陕甘宁边区,而且也是西北地区的土皇帝。他虽然坐镇在小雁塔,但触角却伸向四面八方。军队中的中下级干部,都是他的军校七分校学生,党政文各方面,无处不充满着他的‘干四团’(干部训练班)的密探。为此,我们每时每刻都要百倍地提高警惕,千万不要大意。” :R'={0Jg  
  尹冰严肃地点点头。听了王石坚的话,他愈加感到肩上的担子格外沉重。自己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将要领导的一批地下党员,有些已经是四五十岁的老同志,很有学问,很有政治修养。 aCRiW;+'  
  静静的街头,春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王石坚站在街口,机警地探视了周围的环境,断定没有特务跟踪自己,才踏着泥泞向自己的家里走去。可是他的思绪却在细雨中更加纷繁,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 BCmKzv  
  王石坚(又名赵耀斌)和爱人范行先是1940年6月从延安到西安来的,直接领导人是中央社会部、中央情报部部长康生。他1911年出生,原籍山东文登。1928年入东北大学,1931年转入北京大学化学系。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反帝大同盟河北省委党团书记。1933年5月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判刑10年,关在南京中央军人监狱。1937年8月,经周恩来同国民党当局交涉获释后,到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来到西安时间不长,工作进展得十分顺利,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目前,他直接联系和领导的熊向晖、陈忠经、申健等一批地下情报人员已经深深打入胡宗南的“心脏”部门,国民党陕西省政府、西安市三青团里也被我们的同志“钻”了进去,除了保证正常工作的两部地下电台外,预备电台也着手开始筹建…… YB+My~fw{l  
  街灯亮了起来。王石坚转过几条街巷,远远地望见自己家里也透出灯光。他想到了爱人和孩子,不觉渐渐地加快了脚步……(6) |4C5;"Pc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ba?O?*G  
-- 创办一个印刷厂 -- d" =)=hm!  
{(IHHA>  
lMmP]{.>$  
1945年8月15日,是个永远值得纪念的伟大日子。经历了八年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国人民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一时间,人们忘记了痛苦和忧伤,充满了欢乐和希望。山城沸腾了,全国的土地上到处都是一片沸腾,狂欢的人们把衣服扯下来当火把烧,尽情欢呼雀跃。但是,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中国,正面临着两个命运、两种前途的抉择。 q%/\  
  迫于当时的形势,也是为了欺骗人民、玩弄阴谋,蒋介石三次电邀中国共产党的毛泽东主席,到重庆进行“和平谈判”。 65vsQ|Zw  
  毛泽东主席接受了邀请,率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于1945年8月28日飞抵山城重庆。毛泽东主席在重庆的43天,以中国共产党的英明和胜利而载入不朽的史册。 \Ez&?yb/  
  随着日本投降和国共和谈,全国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国民党政府将“还都”南京,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也将迁往南京。 * EPJeblAV  
  此时,党组织决定派王倬如、梁蔼然去北平继续为党做情报和统战工作,并责成他们草拟到北平后的工作计划。 A6 I^`0/  
  王倬如曾多年担任冯玉祥将军的机要秘书,而梁蔼然则长期跟随鹿钟麟将军,也是机要秘书。抗战时期,在冯玉祥、鹿钟麟将军的掩护下,他们在重庆为我党做了大量秘密情报和统战工作。当时,他们由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的王梓木和董必武同志直接领导。 Gb4p "3  
  在蒋介石发动内战和不断强化统治的高压下,冯玉祥将军深感国内无法再继续待下去了。于是,他计划出国远行,以考察水利为名到美国,在那里开展新的斗争。鹿钟麟将军也准备回到北方定居。 L0R$T=~%)  
  根据当时的条件和旧有的社会关系,王倬如、梁蔼然制定了三点计划: cK,&huk  
  (一)利用西北军在北平的势力作为自己从事秘密工作的掩护。孙连仲是冯玉祥将军的老部下,日本投降后,担任了国民党第11战区司令长官和河北省政府主席,当时在北平、天津、保定一带是握有一定实权的人物。可以利用冯玉祥、鹿钟麟和孙连仲的旧关系,设法在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谋得适当的职务或名义。 Gs>4/  
  (二)在北平创办一个印刷厂作为据点。1938年,王倬如在汉口为了宣传抗战,曾为冯玉祥将军创办过“三户图书印刷厂”,印行过冯玉祥的著作和《新华日报》社论集等。武汉失守前,冯玉祥又派王倬如常驻桂林以便和广西地方实力派取得联系,并把“三户图书印刷厂”迁往桂林。由于王倬如有创办印刷厂的经历和与特务斗争的经验,因此,可以在北平创办一个印刷厂,作为秘密工作的据点和掩护。他们给印刷厂命名为“长城印刷厂”。 -;O"Y?ME  
  (三)关于建厂资金的筹备。梁蔼然、王倬如拟以他们个人的名义,利用他们的社会关系,有选择地向有关人士征募资金。估计冯玉祥、鹿钟麟、张知行(解放后任国务院参事)、张景华(解放后任故宫博物院总务处长)、勒易初(解放后任小汤山疗养院医务主任)和平时靠拢我党的进步人士如黄柏馨、周显亭等,都可以提供一些资金。当时在冯玉祥、鹿钟麟身边工作的地下党员周正、金允良、王之纮(即王冶秋)、丁行(又名丁行之)及梁蔼然、王倬如等都可以提供多少不等的资金,故不需要党组织出钱。(7) \bies1TBB^  
w!b;.l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It]GlxMX  
-- 建厂的小班子 -- /GF"D5  
W!|l_/L'   
`*xSn+wL`_  
  党组织经过慎重考虑,批准了他们的这个计划。很快,他们在重庆就为建厂征募到250多两黄金。上级决定梁蔼然暂留重庆工作,王倬如把经手的情报工作全部交给梁蔼然,尽早去北平进行各种准备。 w3;T]R*  
  临行前,王倬如又一次来到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 ./<giTR:p  
  浓雾弥漫的山城,熟悉的红岩村办事处楼房。在一间简朴整洁的办公室里,一双炯炯有神、明亮而又慈祥的眼睛,正深情地注视着王倬如。 +fHqGZ]  
  中共中央南方局副书记董必武微笑着说:“倬如同志,你到北平后,要先站稳脚跟,然后再和党取得联系。你先把工厂办起来,有了个立脚点,党组织会主动找你的。” <.{OIIuk  
  “要踏踏实实地埋入地下,不要冒出来,不要把自己搞得红彤彤的,还是灰色的好。但是,有些同志做不到这一点。”董必武加重了谈话的语气,特别强调说:“你们要和党外人士广交朋友。而且,还要钻到国民党内部去。不要把自己的人经常集合在一起议论不休,这样意义不大而且有害。” 4m%Yck{R  
  ……巨大的乌云在天空中翻腾。正是蒋介石已经把他的几百万大军赶运到内战前线,发动全面内战的前夕。1945年11月,王倬如搭乘国民党接收大员的飞机,回到阔别了十多年的北平。 Lie= DD  
  透过飞机的舷窗,王倬如从浮云中又望到北海的白塔和古老的前门。他不禁心潮激荡,回忆起自己在这里度过的青少年时代。 ;<=z^1X9  
  王倬如出生在北平,一直到1933年大学毕业才离开古都,踏上革命的道路。他对北平的风土人情分外熟悉,这里有他的亲戚、同学、朋友和邻居。宣武门西砖胡同,还有祖辈遗留下来的几间独门独院的房子。这些对于他创办印刷厂和做党的秘密工作都是有利条件。 T#KVN{O  
  经过紧张的奔波,王倬如很快地组织起一个建厂的小班子。其中,有两位颇有经验的印刷工人,一个名叫张铨,另一个叫张德文,还有一个叫张德武的会计。 ;)vs=DK:)  
  通过亲戚关系,王倬如在宣武门外大街路东租到厂房,系原北京《晨报》旧址,约有30多间房屋。其中,有一大间正适合做机印车间。 4 g8t  
  北平的《平明日报》是傅作义将军办的报纸。在这家报社的介绍下,他又买到一台全开胶版印刷机,一台对开胶版印刷机,一台电动磨版机,一台电动切纸刀,都是日本产品。 8mC$p6Okd  
  不久,王倬如又在西河沿买了一个印刷厂,有一台平版印刷机,一台二号圆盘机,全副各号铜模和各号铅字及铸字机等。后又买到一台大号石印机和几大块印石。随之,陆续添置了一些小型设备,如压力机和打样机等。 Z^.qX\<M  
  长城印刷厂初具规模,成为当时北平很少有的拥有全开胶版印刷机的印刷工厂。 CQA^"Ll  
  张铨和张德文四处活动,分头约请来印刷、制版、装订等各种技术工人七八十人,全厂分为胶印组、制版组、铅印组、排字组和装订组。 !>WW(n07Ma  
  暂时留在重庆的梁蔼然担任长城印刷厂董事长,王倬如担任厂长。他在中法大学的同学赵介眉任副厂长,张铨任工务长兼营业主任,王光熙任会计主任,张德武任出纳,尹相梧任总务主任,王承烈任总务,张德文任材料员。 D77$aCt  
  转眼之间,到了1946年3月,长城印刷厂已经建成并开始对外营业。(8) O`_]n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 H4uc  
-- 王倬如心如火燎 -- KA."[dVa  
\V*E:_w*  
Y|<1|wGG  
为了取得孙连仲势力的保护,王倬如通过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长张知行,请孙连仲为长城印刷厂投入一些资本,并为长城印刷厂写了块有孙连仲署名的横幅匾额,高高地悬挂在工厂大门的上方。 % %QAC4  
  与此同时,王倬如还通过张知行的帮助,谋得第11战区少将参议的职位,以便于在此地的活动。 o2^?D`Jr  
  不久,和梁蔼然一同在重庆做地下情报工作的王冶秋、朱艾江相继来到北平。王冶秋任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少将参议,在设计委员会办公。这个设计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是余心清。朱艾江则担任了《北平新报》的新闻记者。 X'5+)dj  
  几天后,王倬如又在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见到了老朋友、军法处少将副处长丁行。原来,丁行也按照党组织的指示,来到北平从事地下活动。 ; zfBe%Uf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可以说站稳脚跟了。王倬如又想起临别重庆时,董必武的指示。 TZ:dY x  
  此时此刻,王倬如心如火燎,急切地盼望能和上级党组织建立联系。 {ZgycMS  
  这天上午,他和朱艾江参加了在景山东街叶剑英公馆举行的招待会。走进叶公馆,王倬如见到了徐冰、张晓梅夫妇。徐冰的公开身份是军调处北平执行部中共代表。 y9Q"3LLic`  
  散会时,徐冰趁机走到了他们俩身边,低声说:“你们明天晚饭后,到我的驻地来吧。我们在北京饭店二楼××房间。” S4%MnT6Uy  
  第二天,王倬如、朱艾江如约来到北京饭店。 ;W!hl<``d*  
  久别重逢,互相寒暄了几句,徐冰询问起创办长城印刷厂的经过和他们目前的情况。 _aOsFFB1KF  
  “‘长城’能维持下去吗?要不要组织上拿一些经费?”徐冰完全懂得,在国民党统治区,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办工厂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你们不容易啊!”他感叹道。 =e]Wt/AQ  
  “可以维持下去,目前,暂时还不需要组织的补助。”王倬如心里感到一股巨大的暖流。 hF-X8$[  
  “我们经常和吴晗、许宝驹以及‘小民革’的人接触。”以记者身份为掩护的朱艾江,谈起了自己的情况。 uzLIllVX*  
  “吴晗、许宝驹同志都是咱们自己人,你们和他们保持一般往来就可以了。”徐冰注视着朱艾江、王倬如说,“你们要和第11战区的那些老朋友们多来往,像余心清、张知行、韩梅岑等。” 9'!I6;M  
  “走吧,我派车送你们,小心特务的盯梢。”徐冰握着他们的手叮嘱说。 dYhLk2  
  王倬如、朱艾江走出大门,坐上中共代表团的一辆汽车,在南池子附近的一个僻静处下了车。他们没有发现特务盯梢,各自分头回家了。 !7anJl  
  以后,徐冰到长城印刷厂视察过一次,又到西砖胡同在王倬如家里谈过两次话。“除非有紧急的事情,平时,你们这些人少到北京饭店。有事,我来你家找你。”王倬如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wqp(E+&  
  每一次去找王倬如,徐冰乘坐的汽车,从不停在王倬如家的门口。他下车后,汽车总是马上开走。大约一个小时后,汽车又回到王倬如家不远的地方等候徐冰。(9) m}nA-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