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29阅读
  • 30回复

交道口·24号/苏文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_ ?TN;  
-- 身份暴露了? -- qsF<!'m7`  
]O Z5 fd  
>lmi@UN|k  
1946年,8月上旬的一天。北平中央银行招待所。 NWP5If|'X  
  第11战区司令部外事处副处长陈融生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他被一种焦虑困扰着:“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正在发动内战,各种迹象表明,张家口方面战事在即。地下党组织指示自己利用合法身份,侦探敌方的真实作战情报,而自己却始终难以接触作战机密……” x* DarSk  
  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不容陈融生有任何反应,一个身影已经闯进屋内,一支左轮手枪对准了他的胸口。 jL y  
  “起来,老实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方发出急促而又低沉有力的问话。 ];}Wfl  
  陈融生一阵紧张,头上的血管也胀起来。“难道我的地下党员身份暴露了吗?被敌人发现了?”他暗想。 PvR6 z0  
  为了蒙蔽对方,思考对策,陈融生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又熟悉地背诵着自己的简历。“……陈融生,大银行家陈光甫的儿子,军校13期毕业留美学生,蒋委员长的同乡。在美国时,曾担任蒋夫人(宋美龄)的侍卫。表兄是副侍卫长。现任第11战区外事处副处长,郭忏的亲信……”他一口气地说。 g-qP;vy@"q  
  “不,这些我早就知道!” =AsEZ)" _  
  “早就知道?”陈融生心里一惊。他无言以对,只好听候事态的发展……  ^le<}  
  当持枪人拉开电灯,陈融生发现这位持枪对准自己的人,正是自己多年共事的好友、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作战处少将处长谢士炎。 9Q -HeXvR  
  “谢老弟,半夜三更,你开什么玩笑?”陈融生责备地问。他那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情绪稍稍平定。 T`/AY?#  
  36岁的谢士炎,是湖南衡山人。他早年毕业于国民党军校,后曾进“军辎学校”,继而又进过“陆军大学”。军校生活使他养成“忠君爱国”的思想,立志于“报效国家”。抗战初期,他目睹国土沦丧,民众惨遭屠杀和蹂躏,悲愤不已,乃尽军人之天职,奋力抗击日寇侵略者。他在浙江衢州国民党16师当团长时,曾率领部队同日本侵略军展开过一场殊死搏斗,歼灭敌人2000多人,并打死了日寇一个旅团长。当地民众没有不知谢团长大名的,人们称赞他为“武状元”。 IWBX'|}K  
  1944年,谢士炎在湖北恩施第6战区任参谋处副处长。后因参谋处长杨伯涛调常德任18军11师师长,谢士炎被推荐为参谋处长。 rjl`&POqc  
  这个时期,陈融生正在第6战区第二科担任陆空联络参谋,兼管战区外事工作。因为工作关系,他同谢士炎经常接触。共事相处时间长了,他还进一步了解到谢士炎的为人,对其很有好感,两人在携手抗战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B*qi_{Gp  
  当时,战事相当紧张,机场的飞机必须频繁出动。当中国飞行员被迫在前方或日寇占领区跳伞降落的时候,陈融生就请求谢士炎迅速派人设法营救,谢每次都能有效地进行这种十分危险的营救工作。空军飞行员高志航和郑松亭就是在他的指挥下设法营救回来的。 v.\*./-i  
  这段时间,中国空军在对地拍照过程中,可经常获得一些日寇方面的可靠情报,陈融生立即连夜整理地面情况材料派人急送谢士炎。谢则加以恰当运用和果断处理。(10) TvwZW!@jc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0fc/wfv <  
-- 谢士炎最合适 -- Pf*^ZB%  
$Vsk Ew"|M  
jQk*8   
  陈融生也清楚地知道,谢士炎在恩施经历了两件事情,使他对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大为失望。 H|,Oswk~-  
  一是日寇妄图打通大陆与东南亚的交通线,对国民党军队加紧猛攻。当时几乎一天失陷一个县城。日寇长驱直入,国民党军队节节溃退。不久,日军已入侵独山,恩施大为震动。当时的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召集紧急会议研究对策。出席会议的有郭忏、张知行、卢济时(情报处长)、苏时(作战处长)、蒋光中、谢士炎、陈融生。 &lR 6sb\  
  会上,卢济时报告了日军进攻情况,分析了第六战区兵力装备现状,认为无法抵挡敌寇入侵。 f5F@^QXQ  
  这些平时神气活现的将军们,如今在这紧急关头竟然低头不语,一筹莫展。孙连仲也只能长叹一声,颓然坐着,然后断断续续地说:“敝人只能指挥和控制第30军和第32军,无法与日军会战。”最后,孙连仲还流露出欲拉出队伍占山落草的思想。 7:A x(El  
  对于竭力主张奋勇抗击侵略者的谢士炎来说,这无疑是泼了一盆冷水。 YiYV>gaf"H  
  有一天晚上,恩施机场招待所主任涂延熙(湖北汉川人),邀请国民党军第五师师长的夫人陈氏和恩施名流夏德贞女士到他家打桥牌,由他和自己妻子作陪。涂延熙暗中与美国兵相约作恶。四个人正在玩牌时,一群美国兵突然闯入,涂与其妻立即退避,致使两位善良妇女惨遭轮奸后重病加身。 pkP?i5 ,  
  谢士炎闻知此事,愤懑异常,怒斥涂延熙为民族败类。“你能不能组织力量,暗中干掉这个家伙!”谢士炎向陈融生提议说。 ~i@Y|38C  
  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要员们顿时活跃起来,谢士炎也在徘徊中似乎感到国家兴亡仍可寄希望于蒋委员长。 FSUttg"  
  在一阵胜利的狂欢之后,日本方面派出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到芷江去接洽投降,中国国民党方面派出了以谢士炎为首的代表团到芷江受降。各家报纸也都在显著位置报道了这一消息,谢士炎被吹捧为壮年有为、能文善武的“接收大员”。 YRv&1!VLE  
  接收后,谢士炎又被郭忏派到汉口担任前进指挥所办事处主任。在这种情况下,他幻想能够“为国出力”,有一番作为。 OF%B[h&   
  岂知,国民党政府意欲发动内战,在蒋管区压制民主革命运动,推行特务政治。谢士炎对军统特务残害革命者、民主人士等法西斯暴行,十分愤恨,屡加抨击。结果,一批军统特务分子大为恼火,以“发接收财”为名加以诬告,致使谢士炎被罢官后,在监狱里又关了两三个月。 d\%WgH  
  谢士炎出狱后,深感为国效力无门可投。他只好联络旧友,北上投奔河北省政府主席孙连仲,先任第十一战区高参,继任作战处处长。虽然孙连仲一如既往,对谢士炎信任不疑,让他多次参加重要的军事会议,并陆续采纳了谢士炎提出的军事意见和建议,但谢士炎总感到事不遂心,主事难得要领,眼前的道路茫茫…… GGe,fb<k  
  这一年的夏天,陈融生从昆明回到上海,很快同地下党组织接上了关系。遵照党组织的指示,他必须尽快打入国民党军队高级司令部以积极开展党的地下工作,尤其是兵运工作。经过反复考虑,陈融生认为当年在恩施的同事好友谢士炎是最合适的对象,决定以谢士炎为突破口。(11) 6Z#\CixG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k=4N(i/s  
-- 谢士炎要送厚礼 -- MS>t_C(  
fLDg~;3  
5nTY ?<x`k  
  陈融生写信请求谢士炎向孙连仲引荐。孙连仲在恩施期间也对陈融生有良好印象,一经谢士炎提出,欣表同意,并立即汇去路费。同年8月底,陈融生顺利地到达北平,与这里的地下党组织接上关系,再去第11战区长官官邸报到,被任命为外事处副处长。 '; =f  
  陈融生与谢士炎重逢之际,难免感慨良多。谢士炎对陈融生倾诉了自己的种种不幸和失意,思想上的彷徨苦闷,生活上的艰难和疾困。 @Ys!DScY,  
  为了促使谢士炎尽快觉悟,陈融生把《大众哲学》、《新民主主义论》和《论持久战》等革命书籍送给谢士炎阅读。这些书籍,都是国民党特务在查抄进步学生的宿舍时搜获的。“我们必须弄清楚为什么共产党对青年人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只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陈融生以此为借口,收藏了其中的不少书刊。 XO-Prs  
  “你是真正的三民主义信徒,陆军大学的高材生,绝不会受这些书的影响。”陈融生故意说。 y;t6sM@  
  “一本好书,可以拯救许多人的灵魂”,陈融生抱着这种思想,又向谢士炎推荐了鲁迅和茅盾的一些著作。 .Q@S #d  
  谢士炎因为曾横遭军统特务的暗算,所以看完了茅盾的《腐蚀》之后,表示了对军统特务的极大愤慨和仇恨。但是,对于陈融生平时的谈话以及其他书籍的看法,他从来都是隐而不发,只字不提,使陈融生一时难知其真实想法。 #O$  
  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他竟然持枪逼问自己是什么人,也许是自己过于性急,露出了马脚,他想探明之后去邀功领赏?不,不会!陈融生马上否定了自己这个判断。 j=*l$RG  
  谢士炎的枪口,仍在陈融生的胸前紧逼,作出欲扣扳机的样子。“我要送出一份厚礼,如果你拒绝或办不到,我们两人就只好同归于尽!” lY~4'8^  
  陈融生莫名其妙,不觉又紧张起来。随即,他厉声喝道:“什么厚礼?我们是多年的好友,你为什么要拿枪逼人,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ymegr(9&K  
  “融生兄,老实说,我看你不像个国民党,说确切一点,你是个共产党!”谢士炎用一种肯定的语气继续说:“现在,我要找共产党,我要你帮助我找到中国共产党,呈交一份国民党军队进攻张家口的详细计划。这件事非同小可。弄不好,你我都要死!如果我把你看错了,我也不想活了!” 9R;/*$  
  “我不是共产党,我是一个民主主义者。”在没有完全弄清谢士炎的真实意图之前,陈融生只好敷衍着说:“你这样逼人,又让我到哪里去找共产党呢?” }Ow>dV?  
  谢士炎把手枪放在桌子上,失望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左手托着下巴,陷入沉思之中。突然,谢士炎又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激动地走到陈融生面前质问:“那么,我要你说,为什么你平时的看法不同于一般人,你又是从哪里得来这样多的内部情况?” N2oRJ,:B  
  谢士炎已经不止千百次地思考过这个问题:陈融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最后,他的结论是:他一定是个共产党员! 1x @qkL6  
  “哦,因为我懂英文,天天听美国电台广播。我在美军中有许多朋友和同学,他们告诉了我许多情况,当然我的见识要比别人广一些。”陈融生平静地说完,脸上浮现出微笑。(12) S-7'it!1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Zc"C  
-- “计划”安全送到 -- Vs)--t  
cooUE<a  
[6)UhS8  
“那你为什么对我如此关怀和亲近?”谢士炎的问话毫不放松。 r6;$1 K*0  
  陈融生抬起头,目光直视着谢士炎那英姿勃发的面容,以一种不容置辩的语气说:“因为你是一个爱国军人,血性汉子,而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 < -uc."6\  
  谢士炎看到陈融生仍然对自己不吐露真情,忙换了语气说:“融生兄,你不用怕,只要你帮我寻找共产党,我豁出自己的性命也一定保护你。我们行动时,由我来驾驶汽车!” Q.9qImgN  
  谢士炎说着,从口袋里迅速掏出几张公文纸,上面写着进攻张家口的详细作战计划。“这份计划是我替孙连仲拟定的,已经获准付诸执行,不到十天会有行动。现在,我要你将它送到叶剑英将军手里。你不肯干,我们就一起去死!”他的话音带着坦率和诚恳。 9%iUG(DC  
  沉默了半晌,陈融生站起身来,假装为难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唉,那就设法试试看吧!” nI/kw%<  
  陈融生关灭屋子里的电灯,跟着谢士炎迅速地走出招待所,走入漆黑的夜幕里。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陈融生低声说:“你把汽车开来,我在这里等你。” [F_/2+e  
  谢士炎刚一走开,陈融生立刻拨通北京饭店的电话,用密语约定同徐冰立即见面。他知道,徐冰说过“除非有紧急的事,平时少去北京饭店”的话,现在的事已经是万分火急,如果谢士炎的情报准确可靠的话,一分一秒也不能够耽搁了。 T;diNfgg  
  汽车开来了。陈融生拉开车门跳了上去,对谢士炎说:“到北京饭店前停车!” |.F  
  车轮飞转。途中,陈融生又和谢士炎约定了再次碰头的地点:“我下车后,你马上把车开走,不要在饭店门前停留,在崇文门等着我。” /wxE1][.  
  到了北京饭店,陈融生戴上墨镜,立即跳下汽车。低着头,一口气快步冲进北京饭店里,在二楼的转角处,找到了徐冰的房间。他进门一看,徐冰早已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R g?1-|Tj  
  “你看,这是一份进攻张家口的作战计划。”陈融生迅速地把谢士炎交给他的作战计划递到徐冰的手里,又简明扼要地说明了它的来历。 PN$X N<  
  徐冰接过作战计划后,略略一看,果断地说:“你等一下,我马上送给叶剑英同志。”说完,他又转身匆匆地走了出去。 ui "3ak+F  
  过了一刻多钟,徐冰兴冲冲地回来,笑着对陈融生说:“你放心吧,‘计划’已经安全送到了。” Z<#hS=eY  
  话音未落,屋门大开,拥进来十多位中共代表团的工作人员。徐冰立即帮助陈融生换了衣服,机智地指挥着这些同志将他紧紧围在中间,然后匆匆下楼,一直走出北京饭店正门。 '=E3[0W  
  一辆已经发动的大型军用吉普车已经在等候着。他们分头从侧门、后门跳上车后,司机立即开动汽车,飞驶在北平城区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沿街来回转弯。 65oWD-  
  特务的小汽车跟踪而来,死死地咬住中共代表团的吉普车不放。 xy8#2  
  司机机警而又巧妙地把车驶进东单南面的苏州胡同,又转了几个弯。当吉普车将后面跟踪的特务们甩开一段距离,特务在车上已经无法监视前面的行动,司机紧急刹车,让陈融生火速跳下车,又把汽车飞快地开走了。(13) T/c<23i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3Wcy)y>2Ap  
-- 难忘的幸福之夜 -- G ){g  
D6~+Y~R  
'4OcZ/oI  
  陈融生跳下车后,立即蹲在一个门旁的黑暗处,眼看着特务的汽车从身旁驶过,后面再无其他特务跟踪,才若无其事地走在街道上,一直走到和谢士炎约定的地点。 pilh@#_h  
  谢士炎等陈融生钻进汽车,疾驶着将车开回自己的家里。他爱人朱彦元和未满周岁的女儿大宝,早已进入了梦乡…… H]\Zn%.#  
  当他们步入谢士炎的书房之后,陈融生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压低嗓音对谢士炎说:“成功了!好险呀!”顿时,他们兴奋得紧紧拥抱起来,两个人的腮边挂满了激动的泪水。 _Mc>W0'5@  
  这天夜晚,他们足足喝干了一整瓶酒,庆贺自己的胜利,度过了一个难以用笔墨形容的幸福之夜。 85|fyX  
  很快,谢士炎又写了一份反击国民党军队进攻的作战方案,由陈融生送交叶剑英、李克农,供华北地区解放军参考。李克农把谢士炎的情报迅速传送到中共中央,周恩来副主席十分重视,立即给聂荣臻司令过目,以作好应战准备。同时,复电称赞谢士炎是对我党忠诚的好同志,还嘱咐说,为了保密与安全,以后只要提供情报,不必写反击的方案。谢士炎又陆续提供了国民党特务在解放区设立秘密电台,以及美国为国民党政府拟定的训练特种部队的计划等一批重要情报。 h(B,d,q"  
  从9月29日到10月12日,国民党11战区从东线进攻张家口,第12战区从西线进攻张家口,晋察冀军区根据获得的情报,在张家口怀来、大同一带布置防御战线,歼灭国民党军队两万余人,并在平绥铁路东段与平汉铁路北段打击国民党军队,赢得了重大胜利。激战进行时,傅作义组织国民党部队从北面偷袭张家口。10月11日,我军撤出该市,部署新的战斗计划。整个战役中,我党我军情报工作受到党中央的好评。延安致电北平告诉李克农:“从今春以来,你们的情报工作已建立很好的基础,取得很大的成绩,起到很大的作用,很有发展前途。” BHj\G7,S  
  从那个令人难忘的幸福之夜以后,谢士炎走上了一条革命的道路。根据党组织的决定,他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在第11战区长官部开展地下情报工作和兵运工作。 +'#oz+  
  经过几个月的严格考查,党组织认为谢士炎已成为一个自觉地为人民革命事业奋斗的忠诚战士,决定考虑发展他入党的问题。 V (rr"K+  
  陈融生又一次来到谢士炎的家里,认真严肃地作了谈话。谢士炎十分激动,恳切地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此后,他通过陈融生向党组织交来自传和入党申请书。 bm}6{28R  
  1947年初的一天,陈融生接到党组织的通知:“今晚,陪谢士炎到郊外某地等待组织谈话。” ~|Z'l%<Os  
  明月初照。他们提前到达预约的地点等候。 "R9Yb,tIN  
  过了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汽车朝他们徐徐开来。车靠近他们身边的时候停住了。 G{x[uE2X&f  
  从车上走下来的人,是军调处北平执行部中共代表团的代表马次青。他不慌不忙地分别打开轿车两侧的后门,请谢士炎和陈融生分头从两边上车。 XM|%^ry  
  (14) wP"q<W g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Mth6-^g5  
-- “我是叶剑英” -- rOl6lQW  
3gfimD$_E  
SFjU0*B$  
  他们刚一上车,马次青也立即上了车,随着“砰”的关门声,汽车已经向前方驶去。 .Gb+\E{M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坐在他俩中间的是一位长者。这位长者身穿黑色长袍,头戴黑呢帽,头发和胡须都很长,还戴着一副浅色的眼镜,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 S|R|]J|  
  透过车窗,一片洁白的月光,洒在冬日的大地上,格外醒目。谢士炎在暗自思忖:“这位长者是谁呢?谈话将如何进行呢?” @qK<T  
  又过了一会儿,这位长者终于开口了。他操着地道的广东客家话,缓缓地说:“我是叶剑英。你们两位同志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 H3 m8  
  谢士炎和陈融生都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他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时间找不到一句合适的答话。 `1p 8C%  
  叶剑英严肃地看看身边的两个人,继续说:“我要给你们强调指出的是,你们现在为之努力奋斗的,是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个革命的直接目的是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建立起人民自己的红色政权。但是,你们不能就此停顿下来,还要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为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而不断努力奋斗。要有决心永远革命到底,要有不屈不挠、百折不回的精神……” h(xP_Svj>  
  谈话约进行了半个小时。最后,谢士炎和陈融生都表示了自己不怕牺牲、艰苦奋斗的坚强决心。叶剑英点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hSqMaX%G  
  汽车行进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减慢了速度,逐渐停了下来。 K%{ad1$c  
  谢士炎、陈融生分别从两侧车门下了汽车,无限深情地向叶剑英举手敬礼,目送着他的车子缓缓离去,一直到消失在漆黑的远方。 +T_ p8W+j  
  这一天晚上,对他们来说,又是一个难忘的幸福之夜。 - G ?%QG`v  
  1947年2月4日,军调处北平执行部中共方面接到延安的指示,指定由叶剑英委员负责全权处理撤退工作。 BSXdvI1y  
  蒋介石最后关死了和谈大门。事实上,自国民党违反政协会议决议,悍然于1946年11月15日片面召开非法“国大”,周恩来副主席于同月19日飞返延安,和谈的大门就已经被蒋介石关闭了。 :%_q[}e  
  就在2月4日这天下午,东直门南小街海运仓胡同的一幢二层小楼上,谢士炎家里的窗帘被紧紧地关严。 ValS8V*N1  
  屋子里的墙上,挂着一面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桌子上,点燃一支红色的蜡烛。叶剑英和马次青又一次来到谢士炎的家里。上一次来,叶剑英非常感动,对马次青说:“一个国民党将军,家里竟如此困顿,过着这样俭朴的生活,他真是正派的人。” bY#;E;'7  
  今天,叶剑英亲自来参加在这个非常时刻举行的入党仪式。几天前,谢士炎在汽车里填写了《入党志愿书》。此时,谢士炎怀着无比激动和深厚的感情,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入党宣誓词底稿,举起右手,对着党旗庄严宣誓。 )&Z>@S^  
  宣誓完毕,谢士炎把誓词呈交给叶剑英。叶剑英掩饰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接过誓词。然后,他递给在场的同志传阅。誓词最后回到他的手里。他借着蜡烛的火,把那份誓词烧掉,以不留痕迹。(15) c<qe[iyt/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0_V*B[V  
-- 更深地埋入地下 -- i wz` x  
`Yogq)G}  
QV)}3pW  
“祝贺你!谢士炎同志,我们党从今天起,又增加了一个战士。”叶剑英那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住谢士炎激动得颤抖的手。 S1C^+Sla]  
  临别之时,“哦,我们马上就要返回延安了。”叶剑英深情地嘱托:“你们留下来的同志,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之下,一定要克服困难,坚持斗争。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x+Ykq0  
  第二天,军调处北平执行部国民党政府方面在北京饭店举行鸡尾酒会,饯别中共代表团人员。 -><QFJ  
  “叶将军,请您谈谈中共方面为什么要撤退?”新闻记者们蜂拥而至,连珠炮似地发出提问。 `V~LV<v5  
  一再提问之下,叶剑英才回答:“军调部半年来无事可做,应该取消。花了那么多的钱,一天天地耗费,无论是谁花钱也是不应该的。军调部撤销谈不到可惜与否。” >40 GP#Vz  
  “过去一年,教育了中共,教育了人民。”叶剑英郑重宣告。 /Hk07:"c  
  2月7日,中共方面举行酒会。军调处北平执行部美方委员吉伦、执行部主任田博门等,国民党政府方面蔡文治等,还有李宗仁、王鸿韶、何思源、胡适、梅贻琦、陆志韦、张申府、徐悲鸿、周炳琳等共约三四百人出席。 vU9~[I`^p  
  叶剑英委员、薛子正参谋长周旋于来宾之间,酒会空气一团和气。大厅里,“一路平安”的祝福声,时有所闻。 =dn1}  
  新闻记者们又包围住叶剑英,问这问那。 | M _%QM.  
  忙于接待宾客的叶剑英对记者们说:“我们改天谈好不好?我临走前一定约你们各位,咱们好好谈一谈,你们各位尽量问,我尽量答,好不好?” W8uVd zQ   
  酒会上,宾主双方似乎非常和谐。这种场面与当时各地的烽火漫天的战事,恰恰形成一个强烈的对比。 Q2R-z^pd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徐冰在西砖胡同王倬如家里召开最后一次秘密会议。梁蔼然、丁行、王冶秋、朱艾江、王倬如参加。 1HXlHic  
  “我们马上将撤离北平。你们五个人组成一个对国民党的秘密情报工作小组,由梁蔼然同志负责,即日展开工作。你们这个小组留在北平,要更深地埋入地下。以后,通过党的秘密电台联系,过些日子派人和你们接头。要记住,你们直属于党中央,和地方党组织不发生横的联系。”徐冰布置了工作后,随即散会。 w&+\Wo;([b  
  这是军调处北平执行部中共方面撤退前的又一个夜晚。参谋长薛子正坐车来到王府大街79号。 x?>!UqgkY  
  “老梁,叶剑英同志派我来接你,到他的住地去谈话。”梁蔼然当即前往。 49y *xMn  
  “你和11战区第一处(作战)处长谢士炎认识吗?”叶剑英开门见山地问。 b#}t:yy  
  梁蔼然去年12月从重庆回到北平后,虽然也在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挂了个少将参议名义,其实尚在赋闲,对长官部里的一些人并不太熟。“不认识。”他回答说。 *?b@>_1K  
  叶剑英原来的打算,是想把谢士炎的组织关系交给梁蔼然。“他们既然不认识,恐怕不妥。”薛子正思索了一下,对叶剑英说。于是,谢士炎改由另外一个地下情报小组的负责人董剑平与其联系。 09x+Tko9;*  
  2月21日,中共方面叶剑英、薛子正等最后一批撤离北平。(16)  qV?sg  
u mqKFM$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nxf {PbHk  
-- “发现可疑电台了” -- &l?N:(r  
6S2r  
S]5VEn;pV  
  北平。国民党北平行辕第二处电讯检查科侦测室。 c-ttds  
  1947年9月下旬的一天。 .O;!W<Ef$  
  这天晚上,一个担任电检任务的特务,心烦意乱地戴着耳机,漫无目的地侦听着可疑的电台呼号。 J]$er0`LY  
  其他几个值夜班的特务,早已摘下耳机,酣然入睡了。他却因为白天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与老婆大吵大闹了一场,半夜了还没有睡意。 li1v 4  
  突然,一个没有登过记的电台呼号,清晰地闯入他的耳膜…… $8EV, 9^U  
  当时,国民党对中国共产党地下电台的侦测,是依靠密布在各个城市中的侦察电台来进行的。各地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的电检科,便是专门干这件事的。电检科的特务们先把所有公开的无线电台的呼号、波长、通讯时间等,一一做了详细登记,一旦侦测台发现没有登记过的电台发出的呼叫,立即进行方向位置的侦测,慢慢由远及近地找出电台的所在地。 d"LoK,p#  
  许多事情的发生,往往是偶然的因素所造成。那些值夜班的电检特务们,虽然上司明令规定一天24小时,尤其是夜晚,每分钟都必须有人侦听可疑电台,上厕所也要轮班,但由于我们党的地下电台一般没有固定的通报时间,往往是第一天发报之后临时约定第二天的时间,所以,尽管使用了新装备的美国现代化侦测仪器,敌人还是极不容易侦听到。 ^#}dPGm  
  因而,一到深夜,值班的特务索性扔下耳机,溜回宿舍睡觉去了。规定只是一纸空文,偷懒的特务却大有人在。如果那个特务不是白天在家里吵架斗嘴,夜不能寐,这天晚上值班时也很可能蒙头大睡,早早地进入梦乡了。 $dr27tse&<  
  此刻,他的内心猛然间紧缩起来,全神贯注地侦听着这个偶然发觉的,没有登记的奇怪电台的电报。 \}U[}5Pk&  
  又听了一会儿,他摘下耳机,一溜小跑地闯入电检科科长赵容德的值班寝室。 JgxE|#*7U  
  “科长,你醒醒,快醒醒。报告科长,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电台!”特务语无伦次地喊道。 5#yJK>a7  
  赵容德从梦中惊醒,翻过身子,揉了几下惺忪的睡眼,直瞪瞪地对着进来的特务问:“你说什么?” B-B?Ff>  
  “发现可疑的电台了!” r94j+$7  
  “几点钟听到的?多长时间了?”赵容德赶忙问。说着,他下了床,披着一件外衣来到侦测室。 B#| Z`mZ  
  赵容德是一个颇有经验的老牌电检特务。他戴上耳机,仔细地侦听了不到一刻钟的光景,就判断出这部电台设在北平,很有可能是共产党的秘密电台。 J2)-cY5G  
  “弟兄们,这是我们报效党国、立功受奖的天赐良机。从明天起,不,从现在起,我们要人人尽职尽责,共同行动,破获这个秘密电台!”赵容德命令说:“兵分四路,即刻出发!” u'#`yTB6b  
  特务们把美制电台侦听机装上吉普车,连续几个夜晚,从东、西、南、北不同方向分四个据点侦听,一步步地缩小范围。 h85 (N  
  吉普车在北平街头缓缓地行驶,测向仪却在紧张地工作。讯号强劲,此起彼落。寂静的北平,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B<O_*wOj  
  范围在逐渐缩小。特务们采用分区停电的办法,一直缩小到东城区交道口京兆东街附近。(17) 7W6eiUI'  
kQqBHA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pDLu+ }@  
-- 搜捕开始了 -- &4w\6IR  
B[) [fE  
[u`17hyX  
  9月24日,凌晨。 Q0 uP8I}n  
  北平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北平市警察局刑警大队的特务、宪兵、警察,一个个像幽灵似的出现在京兆东街。一个名叫段云鹏的家伙,原是闻名京津一带的飞贼,据说曾拜“燕子李三”为师,一身轻功,人称“赛狸猫”,去年才被招进军统特务组织。他翻墙越户,爬到房顶上挨家侦察,最后确定电台在24号。屋内还在不时传出“嗒嗒”的击键声。 hqhu^.}]  
  这时候,我党设在北平的地下电台报务员李政宣、孟良玉,译电员张厚佩(李妻)、李毓萍(孟妻)正在向我党中央转战陕北的前委电台发报。他们全然不知道,敌人的魔爪已经伸向了这里…… KdBq@  
  京兆东街24号地下电台,是1946年建立的。电台的报务员、译电员都是从西安来的,由王石坚直接领导。军调处北平执行部的中共方面撤退后,埋伏下一批地下工作者,搜集到的军事、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情报,都是通过这个电台直接发向中央情报部,送到毛主席、周副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手上。 >N+bU{s  
  1947年,蒋介石最后的一张王牌——胡宗南,亲自指挥34个旅23万人,在这一年3月19日占领了延安。中共中央则转战陕北。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成功地指挥着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民解放战争。 m &0(%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当此两军决一死战的关头,毛主席、党中央不但需要准确、及时、全面地掌握敌人的兵力部署、人员装备、作战计划、战斗序列,乃至于民情、物价也必须了如指掌。毋庸赘言,仅仅从国统区每天的物价浮动中,就可以分析出人心的向背。而自古以来,民心所向无不是兵家胜败的基本因素。 PK:o}IWn~x  
  刚刚报告完敌人的一项新的作战计划,报务员紧接着报告北平物价连日上涨的经济情报。 U}A|]vi@  
  突然,窗户被人猛地砸开,几个持枪的特务跳了进来。跟着,屋门也被特务们踢开。 F20wf1^  
  “你们被捕了!”特务们得意忘形地挥动着手枪。 b7W=HR  
  “搜查!”稽查处长倪超凡一声令下,大小特务蜂拥而上,翻箱倒柜。 ? 6yF{!F*  
  严重的问题发生了。特务们在当场查获了正在发报的电台和电报稿的同时,还从李政宣床下的一个柳条箱里,抄出了未及时销毁的大量电报原始文稿。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留在北平的我党地下情报人员的亲笔手迹。 yr/]xc$  
  按照保密规定,报务人员接到地下情报人员送来的情报后,在发报之前,应当重新抄写一遍,并变换口气,发报后,立即全部销毁。然而,电台工作人员没有严格执行这一规定。 2A@Y&g(6T7  
  当时,王石坚领导在北平从事地下工作的情报人员分为三个小组,彼此之间都互不联系,只是通过联络员与我方电台直接联络。但不是共产党员的电台台长李政宣却几乎无一不知。客观上的原因,我党在当时还相当缺乏从事报务工作的专门人才。  #{)r*"%  
  王石坚在用人上的漏洞,终于酿成一个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随着李政宣等人的叛变,一场大逮捕不可避免地发生了。(18) %2rHv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p^4;fD  
-- “军统史上最大案” -- ]Jq k C4|  
7q2"b?|h  
XRz%KVysp  
  1946年3月17日,军统头子戴笠坠机摔死于戴山。同年10月1日,随着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的撤销,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这块恶名昭彰的招牌,也同时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cmI"Bo  
  蒋介石无疑离不开他的这个最忠实、最得力的庞大的特务集团,他千方百计地要让其保留下来。几番绞尽脑汁的谋划之后,蒋介石下令将军统改组为国防部保密局,由国防部第二厅厅长郑介民兼任局长,原军统局主任秘书毛人凤任副局长。 R+kZLOE  
  戴笠在世时,在反共方面虽然煞费苦心,但在郑介民、毛人凤之流的心目中,始终认为远不如在他们主持保密局的日子里,成就更为突出。不仅是郑介民、毛人凤如此看法,连一般的从军统时期过来的保密局特务也认为如此。别的不论,打从1932年4月1日戴笠任复兴社特务处处长算起,一直到他摔死为止,十几年里竟然没有正正经经地破获过几部共产党的地下电台,不能不给老特务们留下笑柄。 w.T=Lzp  
  中共北平地下电台被破获以及由此而来的沈阳、承德、西安、兰州等地的地下电台相继被破获,用特务们自己的话来讲,“这是军统有史以来最大的案子之一”。报务员兼台长李政宣等人被捕后,先后叛变,出卖了北平三个地下情报小组的负责人:北平市政府地政局第一科科长兼代局长董剑平、北平贝满女中教员田仲严(又名田聪)和保定绥署(国民党第11战区已于这年春天,改名为保定绥靖公署,孙连仲为主任)少将参议梁蔼然以及北平女子师范大学教授、联络员董肇筠(化名董明秋)等。 ulPrb>i  
  令保密局特务们惊喜异常的,莫过于从搜查到的电报原始手稿和叛徒的供词中,发现有一批身居国民党军政要职的人员:保定绥署政治设计委员会中将副主任委员余心清、政治设计委员会主任秘书少将参议王冶秋,保定绥署外事处少将副处长陈融生,保定绥署军法处少将副处长丁行,保定绥署作战处少将处长谢士炎,国民党北平空军司令部情报科参谋赵良璋…… lEYT{  
  在搜查出的一大堆电报原始手稿中,最令特务们瞠目结舌的不仅仅是作战计划、兵力部署、军事会议纪要等,而且有余心清等人动员孙连仲起义的电报及地下电台关于此事向党中央作出的检讨记录,内容包括党中央关于这一电报的几项指示,直接牵连到孙连仲和鹿钟麟将军。 4U! .UNi  
  保密局北平站长黄天迈,北平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倪超凡,北平市警察局刑事警官队大队长李连福,北平行辕督察处长兼北平市民政局长、华北地区保密局特务头子马汉三等人,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商讨行动方案。   Tk v  
  倪超凡以试探的口气说:“马局长,对付这些个肩章上有金星的人,小弟我可不敢冒昧从事。搞得不好,逮不着狐狸弄身臊,会捅出乱子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倘若这些人真是共匪间谍、党国叛徒,放跑了他们,那我们的麻烦也少不了。不用说晋级领赏,说不定蒋主席一旦知道,怪罪下来,我们就都要——”说着,他用左手在自己的后颈上比划了一下,意思是杀头。(19) +/~\b/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