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31阅读
  • 30回复

交道口·24号/苏文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nakYn  
-- 报告“蒋主席” -- +k>.Q0n%m  
ZGd!IghL  
~ _!F01s  
老奸巨滑的马汉三,紧锁双眉拧成一个倒八字,点了点头。他一口气抽了半支“555”烟,胸有成竹地说:“依愚兄之见,切切不可坐失良机。我们不妨一面报告,一面行动。凡不属于高级的人员,立即予以逮捕。已经抓来的人犯,连夜审问,扩大战果。对于余心清等人,除了报告局座,请示蒋主席批准逮捕外,还要向李(宗仁)主任和孙(连仲)主任报告。就此,也可以看看他们的态度。还有,名单上的所有人,即刻监视起来,以防潜逃……” _H/8_[xk  
  十万火急的电报,从北平上空飞往南京,飞往洪公祠,钻入保密局大厦。保密局的办公中心地点,从南京马台街22号迁入这座新建的大厦,还不到五个月的时间。 Z R'H \Z  
  毛人凤看完电报,轻轻地放在案桌上。过了两三分钟,他又抓起电报。反复看了三遍之后,他明白了,这是一件非同往日的案子,必须立即报告蒋主席!在这一点上,毛人凤总是仿照前任主子戴笠,重要报告从来不让秘书抄写,都由自己亲自动笔书写。 >&U,co$>  
  报告拟写完毕,毛人凤又看了两遍,才送给郑介民。 RG4sQ0  
  这天早晨,郑介民来到办公室,还未坐稳,就接到毛人凤写的报告和电报。平时,郑介民都是每天上午到保密局来上一两个小时,处理一些重大案子,其他事务一概交给毛人凤处理。 L~KM=[cn  
  “这件事情是要赶快报告蒋主席,你先挂个电话,我们一起去。”郑介民对毛人凤颐指气使,他不愿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再斟酌一下报告的内容。” 9cj9SB4  
  电话直接和蒋介石的侍卫长俞济时接通。 Xp}Yw"7  
  “侍卫长吗?我是人凤,有一件要案,我和郑局长的意思是即刻面呈主席,请侍卫长关照。” a.zpp'cEb  
  长期以来,毛人凤对俞济时总是“侍卫长”、“侍卫长”地挂在嘴上,尽管现在俞济时对外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政府军务局长。毛人凤始终信奉“朝内有人好作官”的古训。因为他和俞济时是浙江同乡,加上不断地向俞济时馈赠贵重礼物,所以,俞济时对他也颇有好感,肯于替他在蒋介石面前疏通关节,“上天言好事”。 P$-X)c$&  
  电话铃急促地响起。毛人凤取过话筒,听得出是蒋介石贴身秘书的声音:“蒋主席请你们马上来一趟。” pt}X>ph{  
  毛人凤高兴极了,立刻更衣换装。他和郑介民驱车直奔黄埔路官邸。 X<*U.=r)  
  车进大门,他们先和俞济时寒暄上几句,便跟随着秘书进入蒋介石的办公室。毛人凤还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随同戴笠去见蒋介石的情形。蒋介石的态度非常随便,完全不像接见一般将领那样严肃,一面谈话,一面还叫人把一盘宁波小点心拿出来,让他们陪他一起吃。 10U9ZC  
  见到郑介民、毛人凤,蒋介石显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凭着多年的经验,“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俩人大概是给自己送来了什么最新而又最紧急的报告。 QMpoa5ZQG  
  蒋介石“嗯”了两下,示意他们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 /ID?DtJ  
  “报告主席,北平方面发现了共匪的地下电台和情报组织。”毛人凤说着,毕恭毕敬地把放在卷宗里的报告,呈送到蒋介石面前。 (20) s4uhsJL 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4tS.G  
-- 特别是余心清 -- bAm(8nT7w  
X.e7A/ClEo  
d:U9pC$  
“这次,里面的情报人员有北平行辕、保定绥署和北平空军方面的,特别是余心清……”毛人凤继续说。 AD<q%pu&H?  
  “哦,余心清?”蒋介石一双眼睛盯住报告上的人名单,饶有兴趣地插问道。 `WH"%V:"Q  
  对于余心清,蒋介石早已欲加之罪。1933年11月20日,著名的19路军抗日爱国将领蔡廷锴、蒋光鼐和李济深等,为了实现抗日反蒋的目的,在福建发动了“闽变”,成立了福建人民政府。那时,余心清作为冯玉祥将军的代表,担任福建人民政府经济委员会主席。“闽变”失败后,蒋介石亲自下令通缉余心清。于是,余心清被迫逃亡日本政治避难。“七七”事变后,余心清在周恩来主持的中共中央军委联络部领导下,肩负起在原西北军高级将领中开展统战工作的任务。他被派到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政训处任处长兼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主任,聘请张友渔、齐燕铭、黄松龄等为教官,安排平津流亡学生参加训练,接受中国共产党关于抗日救亡的正确主张,帮助中国共产党打开了山东的抗日局面……这一切,蒋介石无不记忆犹新,如鲠在喉。 ;{%\9nS  
  看完报告后,蒋介石脸色铁青,手不由自主地抖动了几下。他大为吃惊和震动,对郑介民和毛人凤连声命令道:“一律逮捕,一律逮捕,一律逮捕!” ksN+ ?E4w  
  蒋介石的声音里带着愠怒。“务必竭尽全力,彻底清查打入各军政部门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宁可错抓,也不能放过一个。你们听明白啦?嗯?” $"H{4 x`-  
  郑介民、毛人凤双脚一并,从沙发上直立起来,异口同声地回答:“明白!” byfJy^8G  
  在他们准备离开办公室时,蒋介石脸上的神色有些和缓,强自镇定着装出勉强的微笑,反背着双手说道:“嗯,这个,你们这次的工作成绩不错,我要亲自嘉奖,论功行赏。你们在后方的每一个胜利,对于前方军事胜败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你们回去后,立即行动,随时把情况向我报告。” ut I"\1hQ  
  偶然的得手,像一针最强烈的吗啡,注入毒虫的神经和它的每一根触角。洪公祠大厦——这罪恶的巢穴,完全沉醉在极度疯狂的幻想中了。 *^wm1|5  
  回到保密局,郑介民和毛人凤经过研究之后,决定立即派行动处(主管侦防、行动、策反、心战等)处长叶翔之乘坐专机飞往北平,主持“电台案”的追捕工作。 !! ? Mw  
  叶翔之飞到北平的当天,初步掌握了案情后,又向郑介民、毛人凤报告:“案情重大,涉及北平方面许多高级军政要人,请局座指示。”为此,郑介民又飞往北平,亲自坐镇指挥这次行动。 d $Pab*  
  特务秘密逮捕了李政宣、张厚佩、孟良玉、李毓萍后,紧接着又逮捕了联络员董肇筠和田仲严等二十多人。自然,这些人之中有少数人是无辜的受害者。 '`uwJ&@  
  叶翔之、郑介民相继飞到北平后,一场更大规模的搜捕开始了。北平的军、警、宪、特合而为一,迅速组成了一个行动委员会,由倪超凡、李连福、马汉三等人直接出马,带队抓人。 K]0JC/R6(@  
  9月26日中午,余心清正在东兴楼饭庄吃饭。 os]8BScx  
  “先生,有您一个电话。”余心清刚刚拿起筷子,一个茶房跑进来对他说。(21) KSN Pkd6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I bp(  
-- 王冶秋出麻烦了 -- n@,G8=J?  
d*%`!G  
L|}lccpI  
  “喂,喂,我是余心清,你——”余心清对着话筒问。 I\$X/t +dH  
  “余先生吗?”对方听出余心清的声音,忙说:“孙主任要和您讲话,您不要搁电话。” Y*vW!yu  
  余心清心里不觉感到有些奇怪:“孙连仲为什么在吃饭的时候,急着打电话找我呢?” # a8B/-  
  “王冶秋现在在哪里?”这时,电话里传来一个沉重而急促的声音:“我要见他。” 57&b:0`p  
  “见王冶秋?”听着孙连仲的语气,好像预兆着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余心清暗自思忖。 aN8|J?JH  
  “有什么事找他?”余心清反问。 N<-gI9_  
  电话里的声音突然沉寂了。 uW} s)j.  
  “我要请他替我写一篇文章。”过了一会儿,孙连仲才吞吞吐吐地说,“希望他愈快来愈好。” xM&Wgei]10  
  “孙主任,我请王冶秋和周启祥(又名周范文)今天早晨给几个大学的教授们送礼物去了。再过两天就是八月节(中秋)了,表示一点心意。现在,他在谁的家里,很难说一定。不过嘛,在城外有两个一定要去的地方:清华和燕京。可是,那是没有办法用电话找到的。他们回来,最早恐怕也要等天黑了。” /Y7<5!cS  
  “好吧,等他回来的时候,你马上让他到我这里来。”孙连仲挂上了电话。 [.uG5%fa  
  余心清的这顿午饭,吃得很不踏实。他嘴里嚼着饭菜,心里却不住地暗自琢磨:“孙连仲为什么如此急迫地要找王冶秋呢?” $NZ-{dY{  
  下午大约3点钟的光景,余心清在国际俱乐部里打网球。忽然,一个服务员匆匆地进来告诉他:“孙主任来电话了,请您去接。” U5.LDv;  
  余心清心里更加嘀咕起来,感到有些不安。“请你立刻到我的家里来!”这是孙连仲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的一句话。两次电话,余心清觉得似乎隐隐藏着“不祥”之兆。 tE`u(B,  
  放下电话,余心清急促地披了一件西服上衣,径直奔到孙连仲在东城的公馆。 `6]%P(#a  
  “余先生,孙先生因为等不及,到绥署去了,请你到那里去见他。”孙连仲的副官说话时,神情显得格外严肃。 &-B^~M*??  
  来到绥署,走进孙连仲的办公室里,余心清看见孙连仲一个人独坐在沙发上,脸涨得发紫。 S9~ +c  
  孙连仲猛地抬起头来,看见余心清走了进来,示意请他坐下。沉默了片刻,孙连仲突然大声吼道:“你们走开!不要站在我的门口。”他命令站在门口的副官。 Bx4w)9+3  
  “你找我有什么急事吗?”余心清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直截了当地问。 +N:o-9  
  “王冶秋出麻烦了!”孙连仲劈头说道,“前天破获了共产党在北平的一个电台,抓到了一些共产党的重要分子,查出许多的重要文件。其中抓到一个女的,她是个重要角色,她在北平非常活跃,打通了各个阶层的关系,搜集了各方面的情报。这些情报里面,有一部分是王冶秋提供的。据说是属于经济方面的,这个女的已供认她和王冶秋的关系,但她并未承认王冶秋是个共产党,仅仅只是供给她经济情报。所以,我要当面问问他,并要把他交给张家耀(北平行辕第二处处长,负责分管情报工作)处问话。”(22) Lja>8m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uYs5f.! `  
-- 在劫难逃 -- xQ^E"Q,1  
)W;o<:x3  
%R}.#,Suo  
  停了一会儿,孙连仲又叹息地说:“这次电台的破获,查到的文件真是太多了!” ]);%wy{Ho  
  “这是不是一个阴谋?诬陷?而王冶秋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你如果把他送去,来一个屈打成招,那是会造成冤狱的。”余心清并不清楚王冶秋的真正面目,更不知道王冶秋是梁蔼然小组里的情报人员。他只是根据自己平时对王冶秋的了解,相信王冶秋虽然是一个挂着少将军衔的参议,但与军事方面却毫无接触。 j)/nKh4O  
  “不会的,不会的。”孙连仲摇摇头说,“你叫王冶秋放心,只要和中共没有什么关系,问问话就可以回来的。” H?&Mbw d  
  孙连仲对马汉三之流在北平、天津的大小特务擅长制造各种冤假错案早有领教。其实,全国的特务都是如此。抗战胜利后,这些家伙们为了便于敲诈百姓,故意制造恐怖气氛,随意扣上“汉奸”罪名而秘密逮捕。一时间,“汉奸”帽子满天飞,自小商人至大学教授随时有被戴上“汉奸”帽子坐牢的可能。因而凡是抗战期间没有退入后方的人,都人人自危。当年2月,国民党政府在通知中共驻南京、上海、重庆等地人员限定3月5日前撤返延安时,宣称“以后如发现中共党员,即作为匪徒间谍治罪”。内战的升级,使特务们感到“红帽子”更为方便,许多从大后方来的不能够戴“汉奸”帽子的人,给他压上无边无沿、无影无踪的“红帽子”,那是又一条升官发财的捷径。 PE3vQH=t~  
  不过,这次的确不同以往任何时候。孙连仲亲眼看到了特务搜出的电台、电报和叛徒的口供,尽管不无夸大的成分,却也是真多于假。 ]dGw2y  
  孙连仲沉思不语。余心清站起来,说了一声:“我告辞了。冶秋那里,我会通知他的。” pxCK;]  
  他们的心情都很忐忑。屋子外面的空气显得好像很沉静。余心清向外走去,心里想着王冶秋的事情。陡然间,他记起自己五个月前,通过陈融生向党中央发出过一份关于策动孙连仲起义的电报,不知道这次破获的电台与这份电报有没有关系,是否也在查抄的文件之中呢…… ~&7MkkftM  
  此时,孙连仲的心情更加复杂。他知道,自己不是蒋介石的嫡系。蒋介石自北伐以来,便一心一意要造成清一色黄埔系部队,利用内战、外战的一切机会来消灭非嫡系部队。这一次,“电台案”竟然与公署里的人搅到一起,势必会闹到蒋介石的耳朵里。“唉,在劫难逃!”他在内心里叹息道。 LIvFx|  
  孙连仲低头把余心清送到门口,握了握手。从此,他们永远地分手了。 3W3ZjdV+  
  余心清急于知道王冶秋与这件案子的关系,从绥靖公署出来,乘车直奔顶银胡同的王冶秋家。不巧,王冶秋还没有回来,他妻子高履芳也不在家。 z6jc8Z=O  
  “请冶秋回来即刻到我家。”余心清留下一个便条,坐上汽车准备回家。 LH kc7X$  
  汽车从顶银胡同拐进东总布胡同,余心清透过前面的车窗看到,对面过来一位骑着自行车的中年妇女,正是高履芳。余心清叫了一声:“停车!”(23) ;; C?{  
3c]b)n~Y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U5{Hm9Ynr  
-- 瞒别人还能瞒你? -- =u2l. CX  
bzuEfFaL  
E[@ u 3i8  
  余心清始终不知道王冶秋是一个地下党员。党的纪律也绝对不允许地下党员暴露自己的政治面目,包括在自己的亲人、朋友面前。 *n 6s.$p)%  
  余心清陪着王冶秋走出客厅。为了他们谈话方便,高履芳一直没有进屋,在院子里等候着王冶秋。她看到院子后边有一个人走来走去,以为是余心清的警卫,没有过多地注意。 `_`QxM  
  送到大门口,余心清一直望着推自行车的王冶秋和高履芳,两个人的背影,渐渐消逝在漆黑的夜色里…… k@f g(}6  
  余心清下了汽车,见高履芳看见了自己,赶忙走近说:“王太太,真想不到,会在路上碰见你。” f78An 8  
  “余先生,您这是到我家去了吗?”高履芳问。 /H(? 2IHC  
  “是。王太太,有急事,据孙连仲说,有个共产党的地下电台被破获,已经牵扯到王冶秋,孙连仲要把他送到行辕去。冶秋回来,你们赶快作个打算。十点钟以后,你们到我家里来见面吧!” j/r]wd"aUS  
  胡同里,人来人往,行人不断。余心清小声说完,又大声说道:“王太太,有空儿,你们两口子一定来我家玩啊!” bm?sbE  
  高履芳会意地点点头。 7=TF.TW)  
  回到张自忠路的家里,余心清看看手表,已经是夜里十点半钟了。 K]s[5  
  “怎么回事?王冶秋为什么还没有来,是不是已经被人抓走了?”余心清感到一阵困倦袭来,怀着不安定的心情,脱衣躺倒在床上。一天的奔波,头一落枕就睡着了。 4'g;TI^  
  11点多钟,王冶秋走进了余心清的客厅。余心清披上一件夹袍,揉着疲困的眼睛,光着脚走出来。 {mZC$U'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余心清问。 ^;Y|3)vvB  
  “办完了事,我又去找王倬如,在一个小馆子里吃了点饭。” Bm.:^:&k  
  “你是不是和一个中共的女同志有联系,给她过什么情报?”余心清开门见山地问。 aE&,]'6  
  “我的女朋友你也都知道,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只是有一个男朋友,曾经向我要过冯先生在美国发表的《告全国同胞书》。” @eD):Y  
  这件事余心清是知道的。当《告全国同胞书》的全文从美国传到北平后,学生们激动异常,大量印刷、张贴,人们争相传诵,先睹为快。 9`I _Et  
  不过,余心清此时并不关心这件已经过去三四个月的事情。“你还有其他的活动没有?因为这个时候,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们应当考虑一下对策。” OjJXysslXO  
  “没有其他活动。”王冶秋摇摇头说:“余先生,如果我有那样的关系,瞒别人,还能瞒你吗?明天早晨,我和你一块儿去见孙连仲。” a(kg/s  
  “只要我们确实能把握住这一个问题,你真的没有送过情报,就不会被特务抓住什么把柄弄成严重的案子,我想,你的安全也不会出岔子了。”余心清自信地说。 Pe3@d|-,MU  
  王冶秋多年在冯玉祥身边担任秘书。去年底,他来到北平后,经余心清介绍到孙连仲的设计委员会工作。(24) ]iN'x?Fo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S1p;nK  
-- 余心清的“凶宅” -- Rn`x7(WA  
ZHU5SXu  
^?cz,N~  
  送走王冶秋夫妇,余心清披着夹袍踱回寝室。  `x l   
  有人说过,余心清住的这座房子是一座“凶宅”,谁住在这里谁倒霉。这次案子凶多吉少,和住在“凶宅”有无关连呢? uD1e!oU  
  “凶宅”坐落在张自忠路,过去叫铁狮子胡同。这是孙连仲为余心清安排的住处。房子的东隔壁就是以前的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如今的保定绥署北平办公地点,又是当年的北洋政府海军部、段祺瑞执政府。著名的“三一八”惨案,就发生在它的门前。 QMa;Gy  
  据说,这条胡同在明朝时是阁老的官邸区,崇祯的妃子田婉、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也在这里住过。清初,则是蒙古王公府。1924年年底,孙中山先生北上来京直至逝世,留下了著名的《总理遗嘱》,就在“凶宅”西侧不远的地方。 !c}O5TI|#  
  民国初年,不知道经过了一个什么样的手续,“凶宅”被“不知兵有多少、钱有多少、姨太太有多少”而号称“三不知主义”的长腿将军张宗昌占据。当他从山东督军卸任以后,就住在这里,把所有房间都编成号码像个大旅馆一样,分配给记不清有多少的姨太太们居住,直到他在山东被杀死。后来,宋哲元在使华北特殊化的阶段中,从张宗昌遗族的手中买下了这所院子,作为他们的俱乐部——进德社址。日本侵略军占领北平后,因为隔壁的执政府旧址变成冈村宁次的“华北驻屯军司令部”,余心清的房子那时是冈村宁次的官邸,更加成了名副其实的“凶宅”。 pm*xb]8y  
  余心清倚在沙发上,慢慢地点燃一支烟,双眼直视着天花板发怔。王冶秋的命运,自己今后的道路,妻子、女儿和年迈老母的安危以及对于起义刚刚有所表示的孙连仲未来如何打算…… K/tRe/t }  
  香烟燃到了尽头,烧着他的手指,余心清也没有理出一点头绪。他索性捻灭了烟蒂,上床又睡去了。 o<<xY<  
  清晨,一阵急骤沉重的敲门声,把余心清从梦中惊醒。“这是哪位朋友,如此急着敲门?”余心清自言自语地穿着一条短裤和毛上衣,赶紧开了房门,又招呼工友去开院门。 U1DXe h~V  
  院门一开,一个陌生的大汉闯了进来,右手握住一支左轮手枪,食指紧扣着扳机。进来的这个人,正是专门捕捉重大案犯的北平警察局刑事警官队大队长李连福。 P<l&0dPO8  
  紧接着,保定绥署第二处处长王耀先走进来。他的身后,又拥进来四个穿着西装或中山服的便衣特务。 pP*zq"o  
  “王处长,你们有什么事,这么兴师动众地来找我?”余心清把王耀先让到卧室外面那间客厅里坐下。 9xO#tu]  
  “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们拖我一同来,听说有一点儿小事要和你谈谈。”王耀先眼睛斜视着刚穿上夹袍、光着脚的余心清,脸上浮起一丝冷笑。“请你穿好衣服,跟我们一块走。去谈完话就可以回来。” y4t7`-,~  
  “好,我跟你们走,走吧……”余心清穿上袜子和鞋,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房间。(25) WM| dK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eCJ;%%k  
-- 王府大街79号 -- h\5OrD@L  
19O,a#{KHf  
(d(hR0HKE  
  李连福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边,狠狠地用枪顶住他。大概是怕他从衣袋里掏枪反击吧。其实,这大可不必。余心清是个从不动刀动枪的“中将”。 d]:I(9K  
  “你去给孙主任打个电话。”余心清边走边回过头对工友老张说,“中午,孩子从学校回来的时候,你多费心照顾她吧。”今天已经是星期六(9月27日),余心清平时住校的女儿该回家来了。 ZAv,*5&<  
  从卧室走出大门,经过几座大厅。余心清看见每一座房子里都站着几个端着手枪的陌生人。 Fs{x(_LOr  
  大门口外,已经停着四辆不同颜色的轿车。来到一辆红色的汽车前面,李连福把车门拉开,王耀先钻了进去,让余心清坐在中间。李连福坐在余心清的右边,那支手枪始终紧紧地握在手里。 AG!w4Ky`  
  司机旁边,坐着另一个中等身材的特务,把右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神色颇为安然。他就是保密局行动处长叶翔之。 a= DcZ_M  
  汽车开动了,出了张自忠路西口,转向沙滩附近的弓弦胡同。在一棵大树对面的朱漆大门前,汽车猛地停了下来。 * mOo@+89  
  余心清下车后,抬头望了一眼门牌号码:15号。在特务们的围护下,他走进这所北平特务的驻地,也是戴笠的纪念堂。 c0%"&a1]]V  
  这天清晨,天上下起了秋雨。 R_sr?V|"  
  王冶秋洗漱完,匆忙地喝了一碗豆浆,吃了半个油饼,骑上自行车直奔王府大街79号,去找他的地下小组负责人梁蔼然。 NWM8[dI  
  昨天深夜,王冶秋和高履芳回到家里,一宿未睡。他们紧张地把一些机密材料、进步书刊,统统付之一炬。 5&v~i\Q  
  “这两天风声很紧。昨晚,余心清找我,问我是不是和一个中共的女同志有什么情报关系。而且,这两天突然不见小董了。”王冶秋走进屋里,不等脱下雨衣,急促地说。 DE%KW:Hug  
  梁蔼然猛地一怔。突如其来的消息,使他沉思了一会儿,缓缓地说:“等我今天设法找找她再说。如果还找不到,她就可能是被捕了。你也要小心一点。” ^Wc@oa`  
  当年3月,也就是军事调处北平执行部中共方面撤离大约一个月,李政宣接到王石坚的指示,与梁蔼然小组建立联系。他自称姓白,来到西砖胡同王倬如家,介绍王倬如和住在西城的董肇筠认识,并叮嘱说:“以后,你有事和小董联系吧,有情报也交给她。除了小董以外,小组的其他同志一般都不要去秘密电台。”随后,王倬如找到董肇筠。董肇筠和王冶秋的爱人高履芳是天津女子师范学院的老同学,比高履芳大一班。时间不太长,董肇筠和王冶秋、梁蔼然、朱艾江、丁行等都逐步取得直接联系。他们有情报可以交给王倬如,由王在长城印刷厂里转交给董,也可以直接交给董肇筠。 9cf:pXMi  
  “那好,我先走了。我和余心清约好,今天一早去见孙连仲,他从昨天就在找我呢。”王冶秋说着,又披上雨衣,蹬车向余心清家的方向驶去。(26) AWP"b?^G|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kuol rfGB  
-- “是不是王冶秋?” --  ~ ip,Nl  
~ vJ,`?  
'7+4`E  
  秋雨濛濛,给人带来微微的寒意。不过,王冶秋的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他不知道,今天等待着自己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 <)u`~$n2  
  距离余心清家还有一段路途,王冶秋远远地望见两个大铁门,依然如同平日一样。 ~NQ72wph{  
  临近大门,王冶秋下了自行车。他正推着车子向前行走,迎面看见余心清的勤务兵陪同一个身穿西服的陌生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Pb?$t  
  勤务兵猛一抬头,看见王冶秋又立刻把头低了下去,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根本不打招呼。 AQ_|:  
  “这是怎么回事?”王冶秋心中疑虑。 " f "6]y  
  陌生人望见这个披着雨衣、身穿黄军装的中年人,推着自行车与自己擦身而过,低身问道:“这是谁?” MFb9H{LA  
  “不认识!”余心清的勤务兵头也没抬,继续向大门口走去。 (CsD*U`h  
  王冶秋走进二门,又遇见两三个陌生人。 ,QcF|~n  
  “坏了!这些人像是特务。”王冶秋察觉出情况异常。但是,王冶秋要想退出来也不可能,只有硬着头皮,沉住了气,脚步不停地推车向后院走。后院是设计委员会办公室的地方,有一个后门。 jg.QRny^  
  此时,后门外停了一辆汽车。几个留下“蹲坑”的特务,正带着余心清的另一个勤务兵,坐在汽车里面。 *.!Np9l,V  
  “这个人是不是王冶秋?”一个特务见有人出来,连忙问话。 KTP8?Q"n0  
  “不是。”这个勤务兵佯装仔细观察地望了望,肯定地回答。 Cq%IE^g<  
  王冶秋推车走出后门,“嗖”地跨上自行车。他虽然还不能肯定余心清是否被捕,心里却完全知道,形势万分危急,自己已经不能再回家。 13@|w1/Z  
  自行车向府学胡同西口驶去。起初,王冶秋还不敢骑的速度太快,担心引起人们的怀疑。拐出胡同口,他拼命地蹬了起来,车轮飞转,直奔骑河楼。 BZR:OtR^  
  王冶秋看了一眼手表:“差一刻多钟,就是八点半。还来得及。” Z@3i$8  
  八点半钟,王冶秋从骑河楼坐上了开往清华大学的班车。这趟班车,每天准时发车,送家住城里的人上班。 }[ 4r4 1[  
  班车在雨中行驶着,王冶秋望着车窗的外面,心里暗自思忖:只要找到吴晗,就可以到解放区去了。只是不知道爱人和孩子的情况如何?刚才的那一幕,真够惊险了。 <Dwar>}  
  下了班车,王冶秋冒着大雨,一口气奔到清华大学旧西院12号——吴晗教授的家里。 M+w=O!dq  
  这是一所相当老的房子,院子大,面对一片树林,正房还有地板。虽然人家说这是四等教授住的,吴晗却很喜欢地说:“管它几等呢,有房子住就好。” 4|CtRF<L  
  尽管北平的天是黑的,这所老房子里却经常有明朗的笑声、热烈的争论。民主青年同盟、民主同盟的同志们,还有地下党的同志,经常在这里聚会。清华的学生不必说了,燕京、北大的学生也经常来。 i70w rW#k  
  “吴先生在家吗?”王冶秋焦急地问。(27) 9D7+[`r(-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Jo@|"cE=  
-- 逃出虎口 -- J2 'Nd'  
EUN81F?  
w+1 |9Y  
  “快进来吧。”女佣人李妈一眼看见站在雨中的王冶秋,赶忙拉开屋门说,“在家呢。说是下雨,今天不出门了。”李妈是个扬州人,出嫁后才到北平。这里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却从不对外面说一句。 &(xH$htv1  
  “怎么,又送面粉来啦?”吴晗正坐在里屋写文章,听出来人是王冶秋的声音,打趣地迎了出来。昨天,王冶秋刚来这里给他送了一袋面粉,谈了一会儿就匆匆走了。 Mf&{7%  
  吴晗发觉王冶秋的神情似乎与昨日大不一样:“有什么急事吗?”进到里屋,他赶忙问。 0@H|n^Md#  
  “特务随时可能逮捕我。老吴,我必须马上离开北平!”王冶秋讲述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急切地说:“估计余心清已经被捕,家里也被特务盯上了。您有去解放区的办法吗?越快越好,时间长了,也可能会连累了你们。” !V i@1E  
  “有!你放心吧,一定会让你平安到达解放区的。”说完,吴晗立刻派人通知城里的同志们来他的家里,共同商量掩护王冶秋脱险的办法。 ]%?YZn<{  
  大家决定,让王冶秋从东便门火车站上车,经天津去解放区。 P!+'1KR  
  精明能干的李妈,善于做菜。抗战胜利后,清华仓库里有很多日本酒,有点像黄酒,一瓶五斤,价钱非常便宜。吴晗买了一百瓶,有朋友来就喝上几杯。 .y@oz7T5  
  吃过晚饭,又谈论了一会儿解放区的消息,王冶秋和护送他的四五个同志都在地板上睡了。 f;1K5Y  
  第二天,一大清早,王冶秋脱下他的黄军装,换上吴晗穿的一件旧蓝布褂,头戴一顶破毡帽,又架上了一副黑眼镜。化装完毕,“哈哈……”大家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原来,王冶秋个子大,穿上吴晗的长衫只到他的膝盖。可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将就了。 `Ye\p6v!+  
  吴晗取出一叠钱,递到王冶秋的手里,又一次叮嘱说:“一路上,你尽量少说话。从东便门坐上火车到达天津后,直接去找《大公报》馆的陈鼎文同志,他会设法安排你到解放区的。” aC%m-m  
  吴晗说的这番话,是有用意的。两三个月前,民盟的一位同志突然带着一个穿着军装的人来到吴晗家里说:“这位是陈融生同志,最近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有人宣布孙连仲要起义,外国记者发消息回去了,蒋介石来电追查,他当时是担任翻译的,得立刻走。”第二天,陈融生的爱人、警卫员也来了。在吴晗家住了四五天,他爱人、警卫员经常出出进进,他本人也不太注意隐蔽。听送他去解放区的地下党同志回来说,真急坏了,这个人在公共汽车上还乱说乱道,大大咧咧。现在,吴晗不得不提醒王冶秋,千万不要麻痹大意,对敌人掉以轻心。 IE9 XU9Kd  
  王冶秋和护送他的同志们,离别了吴晗家。到了天津,在陈鼎文的姑母家里躲了几天。之后,陈鼎文委托汪行远、孙大光两人带路,带领王冶秋骑自行车踏上通往解放区的道路。一路上,他们三个人夜宿荒郊,辗转到达泊头镇,这才算是逃出了虎口……(28) b\-&sM(W"  
E )5E$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0-04-21
《交道口·24号》 rld67'KcE  
-- 鹿钟麟不吭声 -- XVv K2(  
jF=gr$  
j}~86JO+Cw  
梁蔼然送走王冶秋返回屋里,思忖了半个多小时,决定先去找余心清,摸一摸情况。 b+f'[;  
  余心清家大门外面不远的地方,余心清的司机正站在墙角。见到梁蔼然,紧走了几步上前去打招呼。 34d3g  
  “余先生今天清早五点钟左右,被特务逮捕了。一个来小时之前,王冶秋来过这里。他从前门进来,顺着后门跑掉,特务没有抓住他。你也赶快走吧,千万不能进去。”走近梁蔼然的身边,司机放低声音说。 1#0{@35  
  梁蔼然的心头一震。“谢谢!再见!”梁蔼然说完,骑上车向西驶去。他已经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按照常理,他应当立即隐蔽起来。不过,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通知小组里的其他同志,以及营救余心清…… }RwSp!}C  
  梁蔼然骑到地安门,沿着什刹海边,一直来到广化寺。两三天前,机敏的王倬如已经离开自己西砖胡同23号(现为80号)的家,隐蔽到住在广化寺东院的长城印刷厂副厂长、同学赵介眉家。他的爱人张筠若也离开家,躲到住在杨梅竹斜街的表姐吕剑南家里。 XI22+@d6  
  原来,董肇筠和王倬如约定,每星期二上午,董到长城印刷厂与王倬如接头,传送情报。如因事未能见到,第二天一定在王倬如家里见面。倘若次日还未见面,就是发生了意外,立即隐蔽起来。恰恰在星期二这一天,董肇筠因事未到长城印刷厂。第二天,也就是9月24日,电台被破获后的几个小时,董肇筠因为叛徒出卖,也被逮捕了。人已被捕,自然不能再去王倬如家里见面。王倬如把自己隐蔽的地址,早已打电话告诉给梁蔼然。 { Fawt:  
  “余心清今晨被捕了!王冶秋估计已经逃脱。这两天,我也没有见到小董。”在赵介眉家里,梁蔼然告诉王倬如说。 dVsE^jsL  
  “小董突然失踪,肯定是地下电台出了问题。”王倬如点点头,继续说:“不过,余心清被捕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21< j\ M  
  “我想办法去了解一下情况。”梁蔼然想了想,又说:“朱艾江和丁行也必须隐蔽起来。” =u+d_'P7-R  
  “那好,我们立刻分头去通知他们。” +TQ47Z c  
  梁蔼然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他才说:“下午,我到鹿钟麟家里去看看,设法打听余心清被捕的详情。回来后,再决定通知他们隐蔽的时间。” GQ9\'z#+  
  鹿钟麟是冯玉祥将军的旧部。他曾任过国民党河北省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军政部次长等职。如今,他回到北平,手上已经没有兵权,尚在家里赋闲。 OU/MiyP2  
  “你来啦,请随便坐吧!”鹿钟麟见到梁蔼然,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话,就不再吭声了。 76Vl6cPu>  
  “鹿先生,我听说余心清先生今天早晨被特务逮捕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梁蔼然多年在他身边担任机要秘书,说话既不用客套,也不必拐弯抹角。 0 0 M@  
  鹿钟麟低着头,似乎根本没有听见梁蔼然的话。他的双眼直视着茶杯,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茶杯里面不断起浮的几片茶叶。他们相对无言。(29) [BT/~6ovrZ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