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61阅读
  • 0回复

四个余少平/余少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0-04-23
四个余少平_老夫子曰 mL'A$BR`  
RF4B ]Gqd  
四个余少平2007-09-24 12:10 @ptrF pSL  
m] p]J_6A  
          因为发现有人是用百度搜索“余少平”而来到我的博客的,所以我也在网上搜搜自己的名字,看看谁与自己同名同姓,结果发现了四个出现率很高的“余少平”。 .RmoO\ ,Gm  
           第一位,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病理科余少平”,病理学专家。病理学专门研究人为什么会患某种疾病,就是发病的机理。这位余少平专门研究肿瘤。他撰写(或参与撰写)的论文有《幽门螺杆菌感染与不同胃粘膜病变中c-myc、Bcl-2和Bax表达的关系》,《paxillin在胃腺癌中的表达及临床意义》,《p53、p21WAF1及p16在胃癌前病变和胃癌中的表达》,《非小细胞肺癌中神经内分泌分化和多药耐药性的关系研究》,《多药耐药基因与细胞凋亡基因产物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表达及其意义》,《NSCLC中DNA-PKcs的表达及其凋亡相关蛋白关系的研究》,《胃癌及其有关病变的幽门螺杆菌感染与抑癌基因表达的相关性研究》……总之,成果累累。可惜我连题目都看不大懂。不过知道了一件事,现在我们大家都知道胃溃疡不是天生的体质问题,而跟幽门螺杆菌感染有关,估计这里面有这位余少平的贡献。 CD^@*jH9"  
           第二位,“广州邮电医院内科主任余少平(副主任医师)”,是消化道疾病的专家,每到中秋节就出来提醒大家月饼不要吃多了,螃蟹不要吃多了…… )-}<}< oO  
            第三位,“杭州市纪委常委、监察局副局长余少平”,其实这也算治病,治的是贪污腐败的政治病。不过党内的“纪检”这种治病方式,好比是吃药,依赖自身的力量来对付病魔。而真正的重病,往往需要开刀,用外科的手段解决。可惜我们传统的国医,就知道吃药,不知道开刀。所以“纪检”有效,却也有限。 hjk]?MC  
           第四位,“湖北天门间歇性精神病患者余少平”。前面三位都是治病的,这位可就是病人了。请看详细资料: l ^}5PHLd  
                           《余少平被锁12年,何日是尽头?》 Qx!Bf_,J  
EUH9R8)  
            今年夏回湖北天门老家省亲,听说儿时的小伙伴,一个曾经非常优秀的青年,因痛打家人,被父亲央人合力擒入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小屋内,强锁了12年,且还不知何日是尽头? w( @QRd{  
           在我的印象中,当事人余少平是村里出了名的武状元,不但为人和善,而且行侠仗义,人缘、口碑很好。 HxL uJ  
{CVZ7tU7]  
|q\i, }  
                           问起余少平被强锁的原因:村里人都说,他有精神病,犯病的时候就往死里打家人。 |Dq?<Ha  
{`J!DFfur  
  在村支书的陪同下,我来到天门市马湾镇汪陈村一组,在一栋破败的平房边,有一间用红砖砌成的小屋,小屋面积在5平方米左右,里面潮湿不堪,房间门口只有约50公分,门口向南,门左侧是一个敞露的粪池,往门口一站,内外都有一股难闻的臭味。余少平就在这里度过了整整21年。 J<Ki;_=I  
  我趴在小屋的门口,向里张望,见余少平身体仍然十分强健,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便叫他的名字,说要给他照个相,他表示不要照,但在他母亲的呼喊下,很配合的照了相,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之后,我与他聊了起来,试图通过语言了解他的思维是否正常。我继续趴在小屋的门口,说:“少平,你知道我是谁吗?”他紧皱眉头,盯着我看,虽然胡乱说了几个人名,但还是说到了我的名字。21年没见面,还能说出我的姓名,也算不容易的了。 +#(GU9_i+M  
             余少平的母亲告诉我,他就是这样有时清醒,有时犯病。 qxZf!NX5  
gQY`qz  
,,#6SR(n  
                                              到底是什么病?至今没有准确的定论 -JFW ,8=8  
GU Mf}y  
             余少平从小习武,体壮如牛,在农村是一个非常棒的劳动力,虽然家庭条件比较差,但如此优越的个人条件,找对象、结婚、生子,这一切都十分顺利,到1985年,余少平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也不知为什么,就是从这一年开始犯病了,犯病的时候,他就打老父亲,而且只打老父,往死里打,打得老父亲东躲西藏,有家不能归。但清醒的时候,家里的什么活,他都干得好好的;这期间,家人带他去就近医院看了几次,诊断说是精神病,但需要进一步确诊,还要住院治疗,那时因家里穷,没钱只好放弃治疗。据他母亲讲,余少平不是经常犯病,偶尔犯病,时间也是不确定,有时在地里干活好好的,只见他脸色一变红,就开始打人,往往第一个受害的就是离他近的老父亲。到后来,他在打老父的时候,别人不能劝阻,谁劝阻就打谁。村里为了防止他伤害别人,就发动全村村民捐款,买来砖块,水泥,砌了这么一个小屋,经家人同意将其强行擒入屋内,这一关就是21年。到底是什么病?至今没有准确的定论。 1}ifJ~)5S  
G2@'S&2@s  
                                          为了儿女,妻子守寡21年,仍然坚守这个家 [=Nv=d<[p  
q%/.+g2-\  
  当年貌美如花的妻子,如今已四十多岁了。她之所以能够坚守这一个家,守活寡21年,完全是为了守候身边这一双可爱的儿女。如今这双小孩已长大成人,当我来到他家时,两个小孩都出门打工去了。 H&k&mRi  
提起余少平,其妻子露出绝望的神色。余少平的妻子对我说:“自从嫁到余家,就没有享过一天福。你看,这20多年,别人家都盖起了楼房,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呀?刚开始担惊害怕,后来吃苦受罪,白天干活累得要死,晚上一闭眼就做恶梦,想哭都有没有泪水呀!对他(余少平)已经死心了。” J^~J&  
             我说:“你是否想过带余少平去看病?”其妻回答说:“别说现在没钱带他去看病,就是将来有钱了,也不会带他去看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指望他干什么。” I\j-  
我说:“如果有一天他母亲不在了,你是否承担起照顾他的义务?”其妻回答说:“我恨不得他早点死了算了,就算他好了,我也不会与他在一起过的。” [W <j  
H{EZ} *{M4  
                                           21年来,只有母亲送的饭菜才吃 b#t5Dve  
b0se-#+  
            余少平犯病的时候,身边的亲人见谁打谁,连自己不满三周的小孩差点被他摔死。但不知为什么,就是从来不打他的母亲,那怕是母亲拿着棍子来阻止他打别人,他也不对自己的母亲下手。21年来,别人送的饭不吃,只有母亲送的饭菜才吃,原因是怕被人毒死。 ]f wW dtz1  
             年近70岁的老母亲说:“我也活不了几年了,我要是不在了,他也只有死,谁还来管他呢?”。 n}4q2x"  
书记讲:这样做也是被逼无奈。 6vJ S"+ <  
              汪陈村委会的书记胡桃武告诉我:余少平的精神病可能与他从小练武有关,如果家里有钱,像他这样的病是不难治好的。这一关就是21年,别说有病,就是没病也关出病来了。 I_`NjJ;61  
              我说:“象这样把人关起来是违法的!”胡书记说:“当时这样做,是为了照顾其家人和村民的安全,也是被逼无奈。” Z*NTF:6c  
           我说:“村里能不能拿点钱和组织村民捐点款,将余少平送到医院去治疗呢?” k<N5*k8M  
              胡书记告诉我,村里也十分困难,对这样事情也是无能为力。 *Id[6Z  
tBsvi%F  
L` rrT   
n4H'FZ  
.=hVto[QC  
evVxzU&  
;MlPP)*k  
a^O>i#i  
              《被关12年男子重见阳光     X]GodqL\  
                                    天门民政部门积极救助 2:yXeSeA  
                                                    主治医生称其患典型的精神分裂症》 CWd &  
KXWz(L!1  
                本报讯(记者 孙明 蔡梨生) 本报昨日A/04版报道了天门男子余少平练武伤人精神失常被关进暗房12年一事,引起了当地民政部门的高度重视。在当地相关部门的帮助下,余少平被送进精神病医院治疗。昨日下午,在老父亲花了10分钟砸开两把锈锁之后,余少平12年之后重见了阳光。 1$m{)Io2(  
Ru);wzky  
                                                        民政部门紧急救助 7c@5tCcC-  
r.=.,R  
           昨日清晨,天门市民政局副局长蒋元英、天门市残疾人联合会副理事长冉启玉详细了解了余少平的生活处境。两位负责人均表示惊讶,“有点不敢相信”。 2%H_%Zu9  
           蒋元英与冉启玉立刻联系天门市精神病医院,该医院院长王贤庆、住院部主任伍树清带领两名医生马上驱车从医院赶到天门市民政局,同记者一行会合后赶往天门市马湾镇。 AOTtAV_e  
           王贤庆告诉记者,对于余少平他是有印象的,十几年前,曾经到他们医院治过病,住过一段时间的院。当时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后来,反复发作好几次,他们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出院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他们医院。 ~1S,[5u|s  
           在见到余少平的父母,查看了余少平被关的小红砖房子后,蒋元英当场表态:第一,这样长期关押人是不对的,要立即把人放出来;第二,民政部门对其进行补贴,帮助他治病。第三,家里要积极配合救治。 moMNd(p  
           王贤庆隔着铁栅栏大声的叫着余少平的名字,余少平走到栅栏前仔细的看了一会说,“你是医院的医生”。王贤庆说,十几年了,没想到余少平还记得他。 Zu2 $$_+L  
           为防止意外,当地的三名民警赶到余少平家参与解救。 #9qX:*>h   
%[o($a$  
                                                                 老父亲亲自去撬锁 q+w] Xs;  
)M7~RN  
             在下午3时,余少平的父亲找来一把斧头和一根撬棍,在众人的帮助下,对着铁栅栏上的锈锁,狠砸起来。很快,第一把锁被砸开。砸开第2把锁用了10分钟的时间。 2xBh  
           随着“哐”的一声响,铁栅栏被打开,在父母的呼唤下,被关12年的余少平终于走出了“牢笼”。虽然在昏暗的小屋子里呆了12年的时间,走出来的余少平还是一个身体发福,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头发有些长,身上的衣服显得很干净。余父称,这是每天都洗澡的缘故。 }C~9 ?Y  
             医生王品高上前为余少平注射氟哌啶醇注射液,以防余少平情绪波动发生意外。从出来到被带到车上,余少平的情绪一直很平静。还不时的与周围的人聊几句,说话很含糊,很难听得清楚。 ;^)4u  
              余少平的父母对解救人员诉说,一定要治好他,要不然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xa{.hp?  
              余少平出来后,老父亲脱下自己的拖鞋给儿子换上,自己一直赤脚送到车上。目送儿子被带走,老汉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7-FVqDx8  
             余少平的母亲一直跑步追到车前,目送儿子乘车远去,失声痛哭起来,边哭边对解救人员说感谢的话。两位老人表示一有时间就去医院看余少平。 ~BnmAv$m[  
k#p6QA hS  
                                                             余少平患精神分裂症 m YhDi  
{OS[0LB  
             余少平被送到医院后, 医院马上对其进行身体检查,心电图及身体的各项机能正常,只是双腿长时间的没有活动,有些萎缩。余少平被医院的工作人员带去刷牙、洗脸、理发、剃胡子,在剃胡子时,余少平还露出了笑容。晚饭送来后,余少平表示“现在不饿,休息一下再吃”。 rDc$#  
             余少平的主治医生蔡志刚称,现在的余少平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这种情况分思维、情感、意识行为不协调3个方面的异常,他打人就是在错误的思维支配的,是缺失情感的表现,也说明意识行为不协调。这种情况要进行药物、行为、精神治疗。3个月一个疗程,一般1个月左右就会有疗效的。 Q7mikg=1-  
           目前,天门市民政局已经给天门市精神病医院3000元作为余少平的治疗费,但是记者了解这笔费用是远远不够的 }me`(zp  
3B$|B,  
图为医生与余少平交谈 WO^]bR  
4#ifm#  
《多方关爱       余少平结束19年“囚禁”生活》 )|Ka'\xr  
B!)Tytm9u  
9h6siK(F  
W&&C[@Jd3  
        本报讯(记者 舒卫)一床凉席,一双拖鞋,锈迹斑斑的铁门,头顶射进来的一缕阳光,这就是精神病患者余少平每天生活的环境。在这座用水泥修筑的3平方米左右的黑屋里,他整整被“囚禁”了19年。 Kzwe36O;?  
       9月25日上午,市民政局副局长蒋元英,市精神病医院副院长王贤庆以及马湾镇相关领导,来到马湾镇汪陈村余少平家中,准备将余少平送市精神病医院治疗。 Enp;-wG:-  
        余少平的父母对政府的关心表示感谢。他们介绍说,余少平年轻时练过把式,几个小伙难得近身。结婚后他生有两个孩子,现在已能打工挣钱。上世纪80年代中期余少平精神出现异常,家人曾送他到沙市、新堰等地治疗,但回来后又数次发作,家里一贫如洗。余少平的病情最后发展到无端猜疑村邻和家人,见啥拆啥,袭击伤人,一时人心惶惶。他父亲的腰曾被其用冲担刺伤,差点丧命,母亲的眼睛曾被其用筷子险些戳瞎。在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村里人想了很多办法才将他关进小屋,每天从焊得密实的铁门上的小孔里给他送水和食物,余家才得以过了十几年安稳日子。 4'N 4,3d$  
           蒋元英说,从法律上讲,家人对余少平囚禁的做法是明显的违法行为,因为余少平的父母、妻子、儿女目前都能自食其力生活,对余少平有治疗义务。但如果将他放出来,又可能对家人、村民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民政部门将在政策允许范围内予以资助。马湾镇一负责人说,镇里将组织一些爱心活动,采取余家负担一点,民政部门救济一点,众资助一点,医院减免一点的办法,争取把余少平的病医治好,恢复正常人的生活。 tC7 4=  
        9月25日下午4时,市精神病医院医生给其注射镇静剂后,余少平被送往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 "VMb1Zhf  
       9月26日,市精神病医院住院部负责人介绍,目前余少平精神上有衰退现象,意志力较低下,有待治疗观察。 e8z?) 4T  
.j"@7#tW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0-04-23 18:51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