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86阅读
  • 27回复

枕草子/(日)清少納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9
關於作者清少納言 +KvU$9Ad>  
b/{t|io{  
《枕草子》作品與作者,本來就帶有傳奇色彩。千年來學者不斷研究,卻依然迷霧漫漫,這就是它的傳奇色彩尤為濃重。 INi]R^-  
'-"/ =j&d[  
作者清少納言,何許人也?雖生於名門之家,秉有皇族之血統,但畢竟官小位微,史書中沒有記載她的空間,只好含糊些說她大約生於公元年,卒於年。原姓清原,因而姓氏用一清字。也許族宗曾有任「少納言」(五品官)的,便取而為名。這是她進宮供職時起的名字。當時有這麼個風氣,不獨有偶。名著《源氏物語》之作者紫式部,其名「式部」,大約也是因父親在式部省任官,她才起了這個名字的。這兩位被贊為日本文學史上雙璧的耀眼明星,都將真實姓名與生卒年月付與浩渺煙雲了。 Dqe^E%mc  
ZObhF#Y9  
清少納言十六歲與橘則光結婚。後離異,約以兄妹相稱。993年(二十八歲)入宮,在小她十歲的一條天皇之皇后藤原定子的身邊做侍女。當時,恰逢日本皇家外戚專政的所謂「攝關政治」與平安朝貴族文化之鼎盛時期。清氏目睹了並周旋於朝廷生活之輝煌與陰暗。曾幾何時,中宮定子一家敗於宗族權勢角鬥,清氏也隨著中宮的不幸而置身於恐怖的淒風苦雨之中。中宮於公元年十二月告辭人間。清氏年出宮還家,結束了不到十年短暫的女官生涯。其後,曾再嫁,再離。晚景孤獨,生計維艱;削髮為尼,不知所終。一代才女寂寂焉星光隱沒。 Qe5U<3{JZ  
PV4(hj  
清少納言是日本第四十代天皇——天武天皇的第十代子孫。其曾祖父清原深養父是著名歌人,作品流傳於世。其父清原元輔曾是肥後與周防國的國守,更是吟壇之著名歌人,三十六歌仙之一;參加過敕撰《後撰和歌集》之編纂工作,選入自己的和歌一百零六首。清少納言本身自幼酷愛和漢詩文,尤其受白樂天詩歌之影響頗深,功底也厚,文筆盈溢著靈性與飄逸。 KOp162X>r  
HaYE9/xS  
說來也奇:清少納言是日本散文隨筆之鼻祖,而與她同時代、同齡人、同是稀世才女、同為後宮女官的《源氏物語》作者紫式部,是日本小說創作之先驅。她們的不同,僅在於少納言侍候的是家運如同秋風敗葉的皇后藤原定子;而紫式部侍候的是奪權恰似春風得意的皇后的堂妹藤原彰子。少納言身處逆境,卻憑著纖細、敏銳、獨特的瞬間直感寫自然與人間的愜意與歡快,風光無限;而紫式部身處順境,卻挖掘王朝的腐朽,靠深思與妙筆寫歷史的可悲、哀憐,一派蒼涼。一位感官賦予美醜;一位情思寓於褒貶。二人互不交往,各事其主;處境敵對,卻都無「既生清(紫),又何生紫(清)」之怨。一生都有家庭不幸,晚景都很淒涼,都逃不脫女人、女作家、女才子的坎坷命運,直落得生卒不可考……但日本文學史的源頭,卻永遠閃爍著雙璧的耀眼星光,足以讓千年後的讚歎者舒眉了。 zSSB>D  
=ZDAeVz3w  
關於《枕草子》 awOd_![c'  
@~#Ym1{W  
通常,「枕」,是隨記、隨收、隨閱等意。而「草子」,通「草紙」,是小冊子、隨想錄、雜記之類。總之,如同作者所云:記的是所見所聞,所思所感;不重結構章法,敞開心靈,直抒胸臆。 BWM YpZom  
ph_4q@  
《枕草子》共三百二十四段。忽天忽地,或短或長;有感則發,惟美是求。大體說:一類是集納:對自然之美醜、人間像之善惡、集納歸類,隨感式地即興觀照;二是日記類:真實地記錄所見所聞;三是隨感,回憶錄片斷。不過,傳來傳去,這三類都已混在一起,甚至散亂。 q~5 9F@  
yY&3p1AxW]  
——摘自《枕草子》於雷譯本 uu/+.9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2-10-19 12:57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2-10-19
枕草子 ]NbX`'  
~5FS|[1L  
一.四時的情趣 v&p,Clt-2  
+R2^* *<  
春天是破曉的時候最好。漸漸發白的山頂,有點亮了起來,紫色的雲彩細微的橫在那裡,這是很有意思的。 I++W0wa.n  
@o}1n?w  
夏天是夜裡最好。有月亮的時候,這是不必說了,就是暗夜,有螢火到處飛著,也是很有趣味的。那時候,連下雨也有意思。 4a(g<5wfI  
^tm++  
秋天是傍晚最好。夕陽很輝煌的照著,到了很接近山邊的時候,烏鴉都要歸巢去了,便三隻一起,四隻或兩隻一起的飛著,這也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的飛去,隨後變得看去很小了,也是有趣。到了日沒以後,風的聲響,以及蟲類的鳴聲,也都是有意思的。 jw:4fb  
,cGwtt(  
冬天是早晨最好。在下了雪的時候可以不必說了,有時只是雪白的下了霜,或者就是沒有霜雪也覺得很冷的天氣,趕快的生起火來,拿了炭到處分送,很有點冬天的模樣。但是到了中午暖了起來,寒氣減退了,所有地爐以及火盆裡的火,都因為沒有人管了,以致容易變成了白色的灰,這是不大對的。 br34Eh  
#lBpln9  
二.時節 O]Ry3j  
 :kp  
時節是正月,三月,四五月,七月,八九月,十一月,十二月,總之各自應時應節,一年中都有意思。 a! 0?L0_W&  
<D;H} ef  
三.正月元旦 "f&i 251  
MR)KLM0  
正月元旦特別是天氣晴朗,而且很少有的出現霞彩,世間所有的人都整飭衣裳容貌,格外用心,對於主上和自身致祝賀之意,是特有意思的事情。 /qkIoF2  
<0Egkz3s  
正月七日,去摘了雪下青青初長的嫩菜,這些都是在宮裡不常見的東西,拿了傳觀,很是熱鬧,是極有意思的事情。這一天又是參觀「白馬」的儀式,在私邸的官員家屬都把車子收拾整齊,前去觀看。在車子拉進了待賢門的門檻的時候,車中人的頭常一起碰撞,前頭所插的梳子也掉了,若不小心也有折斷了的,大家哄笑,也是很好玩的。到了建春門裡,在左衛門的衛所那邊,有許多殿上人站著,借了舍人們的弓,嚇唬那些馬以為玩笑,才從門外張望進去,之間有屏風立著,主殿司和女官們走來走去,很有意思。這是多麼幸福的人,在九重禁地得以這樣熟悉的來去呢,想起來是很可羨慕的。現在所看到的,其實在大內中是極狹小的一部分,所以近看那舍人們的臉面,也露出本色,白粉沒有搽到的地方,覺得有如院子裡的黑土上,雪是斑駁的融化了的樣子,很是難看。而且因為馬的奔跳騷擾,有點覺得可怕,便自然躲進車裡面去,便什麼都看不到了。 n"d)  
u FYQ^  
正月八日是女官敘位和女王給祿的日子,凡是與選的人都去謝恩,奔走歡喜,車字的聲響也特別熱鬧,覺得很有意思。 !lN a`  
l0_E9qh-i  
正月十五日有「望日粥」的節供,進獻於天皇。在那一天裡,各家的老婦和宮裡的女官都拿粥棒隱藏著,等著機會,別的婦女們也用心提防著後面,不要著打,這種神氣看來很有意思。雖是如此,不知怎的仍舊打著了,很是高興,大家都笑了,覺得甚是熱鬧。被打的人卻很是遺憾,那原是難怪的。有的從去年新來的贅婿,一同到大內來朝賀,女官們等著他們的到來,自負在那些家裡出得風頭,在那內院徘徊伺著機會前邊,的人看出她的用意,嘻嘻的笑了,便用手勢阻止她說:「禁聲禁聲。」可是那些新娘那些新娘若無其事的樣子,大大方方的走了來。這邊借口說:「且把這裡的東西取了來吧,」走近前去,打了一下,隨即逃走,在那裡的人都笑了起來。新郎也並不顯出生氣的模樣,只是好意的微笑,新娘也不出驚,不過臉色微微的發紅了,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又或是女官們互相打,有時連男人也打了。原來只是遊戲,不知是什麼意思,被打的人哭了發怒,咒罵打他的人,有時候也覺得是很好玩。宮中本來是應當不能放肆的地方,在今天都不講這些了,什麼謹慎一點都沒有了。 [#rdfN'?U  
-5_xI)i  
其二除目的時候 KY34 'Di  
4bi\$   
有除目式的時候,宮中很有意思。雪正下著,也正是冰凍的時候,四位五位的人拿著申文,年紀很輕,精神也很好,似乎前途很有希望。有的老人,頭髮白了的人,夤緣要津有所請求,或進到女官的司房,陳說自身的長處,任意喋喋的講,給年輕的女官們所見笑,偷偷的學他的樣子,他自己還全不知道。對他們說:「請給好言一聲,奏知天皇,請給啟上中宮吧!」這樣托付了,幸而得到官倒也罷了,結果什麼也得不到,那就很是可憐了。 ]`H.qV  
ugPI1'f  
其三三月三日  n(xlad  
NRF%Qd8I/2  
三月三日,這一天最好是天色晴朗,又很覺得長閒。桃花這時初開,還有楊柳,都很有意思,自不待言說。又柳芽初生,像是作繭似的,很有趣味。但是後來葉長大了,就覺得討厭。不但是柳葉,凡是花在散了之後,也都是不好看的。把開得很好的櫻花,很長的折下一枝來,插在大的花瓶裡,那是很有意思的。穿了櫻花季節的直衣和出褂的人,或是來客,或是中宮的弟兄們,坐在花瓶的近旁,說著話,實在是很有興趣的事。在那周圍,有什麼小鳥和蝴蝶之類,樣子很好看的,在那裡飛翔,也很覺得有意思。 -"K:ve(K  
Ao0PFY  
其四賀茂祭的時候 P;pg+L.I  
!iOu07<n&D  
賀茂祭的時候很有意思。其時樹木的葉子還不十分繁茂,只是嫩葉青蔥,沒有煙霞遮斷澄澈的天空,已經覺得有意思,到了少為陰沉的薄暮的時候。或是夜裡,聽那子規那希微的鳴聲,遠遠的聽著有時似乎聽錯似的,幾乎像沒有,這時候覺得怎樣的有意思呢?到得祭日逼近了,作節日衣服用的青朽葉色和二藍的布匹成卷,放在木箱的蓋裡,上面包著一些紙只是裝個樣子,拿著來往的送禮,也是很有意思的。末濃,村濃以及卷染等種種顏色,在這時候比平常也更有興趣。在祭禮行列中的女童在平日打扮,洗了頭髮加以整理,衣服多是穿舊了的,也有綻了線,都已破舊了的,還有屐子和鞋也壞了,說「給穿上屐子的紐袢吧!」「鞋子給釘上一層底吧!」拿著奔走吵鬧,希望早日祭禮到來,看來也是有意思。這樣亂蹦亂跳的頑童,穿上盛裝,卻忽然變得像定者一樣的法師,慢慢的排著行走覺得是很好玩的。又應了身份,有女童的母親,或是叔母阿姊,在旁邊走著照料也是有意思的事情。 %&(\dt&R1h  
J?$uNlI  
四.語言不同 v}@ 6"\  
H;`@SJBf  
語言不同者,為法師的言語,男人的與女人的言語,又身份卑賤的人的言語,一定多廢話的。 isqW?$s  
w*0T"hK  
五.愛子出家 MwZ`NH|n3"  
TQ FD  
使可愛的兒子去做法師,實在是很可憐的。這雖然很是勝業,但世人卻把出家的看做木塊一樣的東西,這是很不對的事情。吃的是粗惡的素食,睡眠也是如此,其實年輕的人對於世上萬事,都不免動心吧,女人什麼所在的地方,有什麼嫌忌似的不讓窺見,若是做了便要了不得的加以責備。至於修驗者的方面,那更是辛苦了。御岳和熊野以及其他,沒有足跡不到的地方,要遇到種種可怕的災難,及至難行苦行的結果,見見聞名,說有靈驗了,便這裡那裡的被叫了去,很是時行,愈是沒有安定的生活。遇有重病的人,去給降伏所憑的妖鬼,也很吃力,到得倦極了瞌睡的時候,旁人就批評說:「怎麼老是睡覺,」也是苛刻,在他本人不知道怎樣,但是也覺得是很可憐的。不過這已經是很從前的事情了。現在法師的規矩也廢弛了,所以已是很舒適的了。 n*V^Q f  
umj7-fh  
六.大進生昌的家 VF4F7'  
4ed( DSN  
當中宮臨幸大進生昌的家的時候,將東方的門改造成四足之門,就從這裡可以讓乘輿進去。女官們的車子,從北邊的門進去,那裡衛所裡是誰也不在,以為可以就那麼進到裡面去了,所以頭髮平常散亂的人,也並不注意修飾,估計車子一定可以靠近中門下車,卻不料坐的檳榔毛車因為門太小了,夾住了不能進去,只好照例鋪了筵道下去,這是很可憤恨的,可是沒有法子。而且有許多的殿上人和地下人等,站在衛所前面看著,這也是很討厭的事。 D:f0W v  
Mk7#qiPo  
後來走到中宮的面前,把以上的情形說了,中宮笑說道: $/6.4" j  
^b'|`R+~}  
「就是這裡難道就沒有人看見麼?怎麼就會得這樣的疏忽的呢?」 <Jv %}r  
1 @tVfn}  
「可是誰都看慣了我們的這一副狀態的人,所以如果特別打扮了,反而注目會叫人驚異的。但是這麼樣的人家,怎麼會有得車子都進不去的門呢?見著了主人翁,回頭且譏笑他看。」 (%D*S_m'  
c%n[v3]  
說著的時候,生昌來了,說道: a=>PGriL  
)o-rg  
「請把這個送上去吧。」將文房四寶從御簾底下送了進來。便對他說道」 v0&E!4q*'  
?4vf 2n@  
「呀,你可是不行哪!為什麼你的住宅,把門做的那麼的小呢?」生昌笑著說道: %5.aC|^}  
r:Uqtqxh  
「什麼,這也只是適應了一家和一身的程度而構造的罷了。」又問道: 5MUM{(C  
fNjxdG{a  
「但是,也聽說有人單把門造的很高的哩。」生昌出驚到: 7)iB6RB K  
ma4Pmk  
「啊呀,可怕呀!那是於定國的故事吧。要不是老進士的話,恐怕就不會懂得這個意思。因為偶然於此道稍有涉獵,所以還能約略懂的呢。」我便說道: &E98&[`7  
,P G d  
「可是你這個道可就很不高明了。鋪著筵道,底下的泥濘看不出來,大家斗陷下去了,鬧得一團糟呢。」生昌答說: \W^Mo>l  
UzLe#3MU  
「天下雨了,所以是那樣的吧。呀,好吧,若在這裡,又有什麼難題說出來也不可知。我就此告辭了吧。」就退出去了。之後中宮說道: +qz"+g  
6>I{Ik@>  
「怎麼樣了?生昌似乎是很惶恐的樣子?」我回答說: zu6Y*{$>g  
]e0yC  
「沒有什麼。不過說那車子不能進來的事情罷了。」說完樂即便退了下來。 PCl@Ff  
q'kZ3 G   
那天夜裡,同了年輕的女官們睡了,因為很是渴睡,所以什麼事也不知道的睡覺了。這屋乃是東偏殿的一間,西邊隔著廂房,北面的紙障裡沒有閂,可是因為太是渴睡了,也沒有查問。但是生昌是這裡的主人,所以很知道這裡的情形,就把這門打開了,用了怪氣的有點沙啞的聲音說道: )zK`*Fa az  
7Mxw0 J  
「這裡邊進去可以麼?」這樣的聲音說了好幾遍,驚醒來看時,放在幾帳後面的燈台的光照著,看得很清楚,只見紙障打開樂約有五寸光景,生昌在那裡說話。這是十分可笑的事。像這樣鑽到女人住屋來似的,好色的事情是決不會幹的人,大概因為中宮到家裡來了,便有點得意忘形,想來覺得很是有趣。我把睡在旁邊的女官叫醒了,說道: f(.@]eu X  
?c)PBJ+]  
「請看那個吧。有那樣的沒有看慣的人在那裡呢!」女官舉起頭來看了,笑說道: m7X&"0X  
@AUx%:}0Y:  
「那是誰呀,那麼全身顯現的?」生昌說道: md7Aqh  
0'O;H[nrl  
「不是別人,乃是本家的主人,來跟本房主人非商談不可的事情,所以來的。」我就說道: ,p\^n`A32  
[P)'LY6F  
「我剛才是說門的事嘛。並沒有叫你打開這裡的紙障的呀。」生昌答道: @uz&]~+`  
S$\l M<M  
「不,也就是說關於那門的事。我進來成麼,成麼?」還是說個不了,女官說道: q,V JpqQ  
z %{>d#rw  
「噯,好不難看!無論怎麼總非進來不可麼?」笑了起來,生昌這才明白,說道: }M?GqA=  
r!V#@Md  
「原來這裡還有年輕的人們在呢。」說著,關了紙障去了以後,大家都笑了。凡是男子將女人的房門開了之後,便進去好了,若是打了招呼,有誰說「你進來好吧」的呢。想起來實在好笑得很。次日早晨走到中宮面前,把這事告訴了,中宮說道: 'P32G?1C&p  
1lfkb1BM  
「生昌平日並沒有聽說這種的事,那是因為昨夜關於門的這番話感服了,所以進來的吧,那麼的給他一個下不去,也實在可憐的。」說著就笑了。 Dk&cIZ43  
upQ:C>S  
在主公身邊供奉的女童,要給她們做衣服的時候,中宮命令下去,生昌問道: h/5n+*x(  
M]!R}<]{  
「那女童的日衣的罩衫是用什麼顏色好呢?」這又被女官們所笑,因為那不是有汗衫的正當的名稱麼?又說道: PYkcGtVa_  
J|sX{/WT  
「公主的食案,如用普通的東西,便太大了,怕不合適。用小型食盤和小型食器好吧。」我們就說道: 5`{+y]  
l$z[Vh^UU<  
「有這樣奇怪的食器,配著穿日衣的罩衫的童女,出現在公主前面,這才正好哩。」中宮聽了說道: = PqQJE}  
 V-}d-Y  
「你們別把他當作平常的人看待,這樣的加以嘲笑。他倒是非常老實的人哩。這麼笑他實在太可憐了。」把我們的嘲笑制止了,很是有意思的事。 0(Vbji  
V8NJ0fF  
正在中宮面前有事的時候,女官傳達說: kNI m90,g  
^Xt9AM]e  
「大進有話要同你說呢。」中宮聽見了,說道: bC$n+G>6k  
kC01s  
「又要說出什麼話來,給大家笑話吧。」說得很有意思。接著又說道: 'V4.umj1~  
+ywWQ|V  
「你就去聽聽看吧。」我便出來到簾子旁邊,生昌對我說道: rvw1'y  
5mER&SX  
「前夜你關於門的那番話,我同家兄中納言說了,他非常的佩服,說怎麼樣找到適當的機會,想見面一回,領教一切。」就是這個,此外別無事情。我心想把生昌在夜裡偷偷進來的時候的事拿來,戲弄他一番,心裡正躊躇著,他卻說道: =xG9a_^v  
 ~ikTo -  
「一會兒在女官房裡會見,慢慢的談吧。」就辭去了。我回來的時候,中宮問道: ^QYI`u`4  
 ISq^V  
「那麼,有什麼事呢?」我便把生昌的話,一五一十的照說了,且笑說道: F$+_Z~yt3;  
.6/[X` *  
「本來沒有值得特別通報,來叫了出去說的什麼事情,那樣子只要等候在女官房裡的時候,慢慢的來談,豈不就好了麼?!」中宮聽了卻說道: M rVtxzH  
*_^AK=i  
「生昌的心裡覺得頂了不得的哥哥稱讚了你,你也一定很高興吧,所以特別叫你出去,通知你一聲的吧。」這樣的說了,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J6f;dF^  
!O$EVl  
第四段言語不同 \|wV Ii  
C2!POf;GdN  
同樣的言語聽來不同(註:此節謂言語內容雖同而格調各個不同,貧賤的人因文化缺少,故言詞拖沓。)者,為法師的言語,男人用的與女人用的言語。而身份卑賤的人言語,一定多廢話的。 R]L 7?=  
<7u*OYjA  
(hdP(U77  
七.御貓與翁丸 YVqhX]/   
d%5QEVV  
清涼殿裡飼養的御貓,敘爵五位,稱為命婦,非常可愛,很為主上所寵愛。有一天,貓出來廊下蹲著,專管的乳母馬命婦看見,就叫它到: F;5.nKo  
pZ%/;sxYa  
「那是不行的,請進來吧!」但是貓並不聽她的話,還是在有太陽曬著的地方睡覺。為的要嚇唬他,便說道: 3RZP 12x  
WojZ[j>  
「翁丸在那裡呢,來咬命婦吧!」那狗聽了以為是真叫它咬,這傻東西跑了過去,貓出了驚,逃進簾子裡去了。正是早餐的時候,主上在那裡,看了這情形,非常的出驚。他把那貓抱在懷中,一面召集殿上的男人們,等藏人忠隆來了,天皇說道: =YR/X@&  
6,ylk f3  
「把那翁丸痛打一頓,流放到犬島去,立刻就辦!」大家聚集了,喧嚷著捕那條狗。對於馬命婦也給予處罰,說道: w3a`G|  
rg]eSP3 W  
「乳母也調換吧。那是很不能放心的。」因此馬命婦便表示惶恐,不敢再到御前出仕。那狗被捕了,由侍衛們流放去了。 M\BLuD  
7z9gsi  
女官們對於那狗很覺得憐惜,說道: )s4#)E1  
\b?z\bC56  
「可憐啊,不久以前還是很有威勢的搖擺走著的哩!這個三月三日的節日,頭弁把他頭上戴上柳圈,簪著桃花,腰間又插了櫻花,在院子裡叫走著,現在遇著這樣的事,又哪裡想得到呢。」又說道: BFc=GiPnQ  
9IZ}}x  
「平常中宮吃飯的時候,總在近地相對等著,現在卻覺得怪寂寞的。」這樣說了,過了三四天的一個中午,突然有狗大聲嗥叫。這是什麼狗呢,那麼長時間的叫著?正聽著的時候,別的那麼狗也都亂跑,彷彿有什麼事的叫了起來。管廁所的女人走來說道:「呀,不得了。兩個藏人打一隻狗,恐怕就要打死了吧!說是給流放了,卻又跑了回來,所以給它處罰呢!」啊,可憐的,這一定是翁丸了。據她說是忠隆和實房這兩個人正打那狗,叫人去阻止,這才叫聲止住了。去勸阻的人回來說道: a[bu{Z]%  
^u`1W^>  
「因為已經死了,所以拋棄在宮門外面了。」大家正有覺得這是很可憐的,那天晚上,只見有遍身都腫了,非常難看的一隻狗,抖著身子在院子裡走著。女官們看見了說道: tjYqdbA)  
"@uKe8r|y  
「啊呀,這不是翁丸麼?這樣的狗近時是沒有看見嘛。」便叫它道: jFS])",\i  
`b.KMOn  
「翁丸!」似乎卻沒有反應。有人說是翁丸,有人說不是,各人意見不一,乃對中宮說了。中宮道: 4\?z^^  
<)]j;Tl  
「右近應該知道,叫右近來吧。」右近這時退下在私室裡,說是有急事召見,所以來了。中宮說道: (U_dPf  
I`KBj6n  
「這是翁丸麼?」把狗給她看了,右近說道: c 6$n:  
Nbm=;FHB`  
「像是有點相像,可是這模樣又是多麼難看呀。而且平常叫它翁丸,就高興的跑了來,這回叫了卻並不走近前來。這樣像是別的狗吧。人家說翁丸已經打死,拋棄掉了,那麼樣的兩個壯漢所打的嘛,怎麼還能活著呢。」中宮聽了,顯得憐惜的樣子。 & wG3RR|  
*cn#W]AE  
天色暗了下來,給它東西吃也不吃,因此決定這不是翁丸,就擱下了。到了第二天早晨,中宮梳頭,漱口,我在旁邊侍候,拿了鏡子給看,那個狗在柱子底下趴著。我就說道: +G_6Ek4  
o0wep&@  
「啊,是昨天翁丸給痛打的吧。說是死了,真是可悲啊!這回要變成什麼東西,轉生了來呢?想那被打殺的時候,是多麼難過呵!」說著這話的時候,那裡睡著的狗戰抖著身子,眼淚滾滾的落了下來,很出了一驚。那麼,這原來是翁丸。昨夜,因為畏罪的關係,一時隱忍了不露出來,它的用心更是可憐,也覺得很有意思。我把拿著的鏡子放下,說道: 5H 1(C#|  
3<+l.Wly  
「那麼,你是翁丸麼?」狗伏在地面上,大聲的叫了。中宮看著也笑了起來。女官們多數聚集了攏來,並且召了右近內侍來,中宮把這事情說了,大家都高興的笑了。主上也聽到了這事,來到中宮那裡,笑說道: RV(}\JU  
Pm?6]] 7  
「真好奇怪,狗也有這樣的惶恐畏罪的心呢。」天皇身邊的女官們也聽說跑來,聚集了叫它的名字。似乎這才安心了樣子,立起身來,頭臉什麼卻還是很腫的,我說道: v}_$9&|S  
Ti)n(G9$  
「做點什麼吃食給它吧。」中宮笑著說道: ~clWG-i  
1Jd:%+T  
「那麼終於顯露了說了出來了。」忠隆聽說,從台盤所裡出來,說道:「真的是翁丸回來了麼?讓我來調查一下吧!」我答道: OiOL 4}5(  
r%#qbsN  
「啊,不行啊,這裡沒有這樣的東西。」忠隆卻說道: hJ<2bgQo  
FCWphpz  
「你雖是這麼說,可是總有一朝要發見的吧。不是這樣隱瞞得了的。」但是在以後,公然得到赦免,仍舊照以前的那樣生活著。但是在那時候,得到人家的憐惜,戰抖著叫了起來,那時的事情很有意思,不易忘記。人被人家憐惜,哭了的事原是有的,但是狗會流淚,那是想不到的。 _D9=-^  
&EPEpN R  
八.五節日 ^wa9zs2s;/  
rcx;3Vne  
正月元月,三月三日,都是天色非常晴朗的好。五月五日整天的陰晦。七月七日天陰,到了半晚在晴空上,月色皎然,牽牛織女的星也可以看見。九月九日從破曉稍為下點雨,菊花上的露水也很濕的,蓋著的絲綿也都濕透了,染著菊花的香氣特別的令人愛賞。早上的雨雖然停住了,可是也總是陰沉,看去似乎動不動就要落下來的樣子,是很有意思的。 nn L$m_K~  
5 ?~-Vv31s  
九.敘官的拜賀 cm@oun  
 df4^C->:  
敘官任位之後的拜賀的禮儀,看去很好玩的。衣裳後面的衣裾拖在地上執著朝笏,在御前直立著的樣子,隨後是拜了舞踏那種動作呵! ccN&h  
}U?gKlLg  
一○.定澄僧都 Pzk[^z$C  
 '{j\0  
舊大內被燒了之後,在現今一條院的東邊,平常稱作北陣的。在那裡有一顆楢樹,很高的立著,就是遠方也看得見,平常人總問道: d6t)gG*5  
Yn IM-  
「這樹有幾仞的高呵?」權中將成信曾說道: wc6 E- rB  
"xe7Dl  
「把這從根邊砍了,拿來給定澄僧都當枝扇用倒好。」過了幾時這定澄被派為山階寺別當,要入內謝恩,權中將是近衛府官員也出場了,定澄個子很高,有著了那高屐子,更顯得非常的高大。在儀式完了退出之後,我對權中將說道: ,GdxUld  
i>ESEmb-  
「你為什麼不把那枝扇給他拿著的呢?」權中將笑著答道: + $k07mb\  
}U2[?  
「你倒是沒有忘記」 zXj>K3M  
DY$yiOH9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一.山 ; 8E;  
PY -+Bf  
山是小蒼山,三笠山,葉暗山,不忘山,入立山,鹿背山,比波山。方去山,彷彿是說對誰謙讓,避在一邊的樣子,很有意思。五幡山,後瀨山,笠取山,比良山,鳥籠山,「不要告訴我的名字,」古代天皇曾經歌詠,很有意思。伊吹山,朝倉山,以前見過的人呵,現在隔著山漠不相關了,有這樣的歌,也是很有意思的。巖田山,大比禮山也有意思,這令人聯想起石清水的臨時祭禮,奉大比禮樂,派遣敕使的事情。手向山,三輪山,很有意思。音羽山,待兼山,玉阪山,耳無山,末松山,葛城山,美濃御山,柞山,位山,吉備中山,嵐山,更級山,姨捨山,小鹽山,淺間山,片敷山,鹿蒜山,妹背山,也都是有意思的。 R'Eq:Rv~;^  
KGQC't  
一二.峰 *`1bc'umM;  
c"qPTjY  
峰是葉讓峰,阿彌托峰,彌高峰。 /:KQAM0  
'mUI-1GkT  
一三.原 "\<P$&`HA  
Uqr{,-]5v  
原是竹原,翁原,朝原,園原,萩原,栗津原,梨原,稚子原,安倍原,篠原。 L/5z!  
EtJD'&  
一四.市 UJ O]sD`i  
gW/QFZjY  
市是辰市,椿市是在大和的許多集市中間,凡到長谷寺禮拜的人,必在那裡停留,所以似乎與觀音有緣,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小房市,飾磨市,飛鳥市。 >aX:gN  
uPM8GIvZX.  
一五.淵 ;a#}fX  
-wPuml!hZ|  
淵是賢淵,這是有多麼深的本性,給人家看見了,所以起了這個名字,想起來很有意思;勿入淵,是什麼人教誰不要這樣的呢?青色的淵又最有意思,藏人們服裝的染料似乎是從這裡出來的樣子。稻淵,隱淵,窺淵,玉淵。 l5":[C$  
{9m!UlTtw  
一六.海 9.MGH2^ L?  
~L4*b *W  
海是近江的水海,與謝海,河口海,伊勢海。 z9);e8ck  
# ZYid t  
一七.渡 i"\AyKiJ  
}T1Xds8w)t  
渡是志賀須香渡,水橋渡,古利須磨渡。 pTV@nP  
(+Nmio  
一八.陵 #O974f8  
90(oV&  
陵是鶯陵,柏原陵,天陵。 [x()^{;2  
~#x!N=q  
一九.家 g wiC ,  
Mj;'vm7#'  
家是近衛御門,二條院,一條院也很好。染殿之宮,清和院,菅原院,冷泉院,朱雀院,洞院,小野院宮,紅梅殿,縣之井戶,東三條院,小六條院,小一條院。 LBi>D`]  
fJV VW  
二○.清涼殿的春天 )g F9D1eA  
*?'T8yf^  
在清涼殿的東北角,立在北方的障子上,畫著荒海的模樣,並有樣子很可怕的生物,什麼長臂國和長腳國的人。弘徽殿的房間的門一開,便看見這個,女官們常是且憎且笑。在那欄杆旁邊,擺著一個極大的青瓷花瓶,上面插著許多非常開得好的櫻花,有五尺多長,花朵一直開到欄杆外面來。在中午時候,大納言穿了有點柔軟的櫻的直衣,下面是濃紫的縛腳褲,白的下著,上面是濃紅綾織的很是華美的出褂,到來了。天皇適值在那房間裡,大納言便在門前的狹長的鋪著板的地方坐下來說話。 jd*H$BU^  
,-Gw#!0  
御簾的前面,女官們穿著櫻的唐衣,寬舒的向後邊披著,露出藤花色或是棣堂色的上衣,各種可喜的顏色,許多人在半窗上的御簾下邊,擁擠出去。其時在御座前面,藏人們搬運御膳的腳步聲,以及「噓,噓」的警蹕的聲音,可以聽得見。這樣的可以想見春日悠閒的樣子,很有意思。過了一會兒,最後搬運台盤的藏人出來,報告御膳已經預備,主上於是從中門走進御座坐下了。大納言一同進去,隨後又回到原來櫻花的那地方坐了。中宮將前面的幾帳推開,出來坐在殿柱旁邊,於大納言對面,這樣子十分優美,在近侍的人覺得別無理由的非常可以喜慶。這是大納言緩緩的念出一首古歌來: 2]wh1)  
)uP= o  
「日月雖有變遷, % |V:F.f  
H;8(y4;  
三室山的離宮 W!g ,  
<"-sN  
卻是永遠不變。」 >U17BGJ.  
!U91  
這事很有意思。的確同歌的意思一樣,希望這情形能夠保持一千年呀! %T&kK2d;  
iM\W"OUl[  
御膳完了,侍奉的人叫藏人們來撤膳,不就主上就又來到這邊了。中宮說道: w*aKb  
Z5v\[i@H!  
「磨起墨來吧。」我因為一心看著天皇,所以幾乎把墨從墨挾子裡滑脫了。隨後中宮再拿出白色的斗方疊起來道: E-CZk_K9  
\#L}KW  
「在這上面,把現在記得的古歌,各寫出一首來吧。」這樣的對女官們說了,我便對大納言說道: F8KSB"!NR  
DJR_"8  
「怎麼辦好呢?」大納言道: yH/m@#  
db#svj*  
「快點寫吧。這是對你們說的,男子來參加意見是不相宜的吧。」便把硯台推還了。又催促道: {#y~ Qk;T  
!:baG]Y  
「快點快點!不要老是想了,難波津也好,什麼也好,只要臨時記起來的寫了就好。」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的畏縮,簡直連臉也紅了,頭裡凌亂不堪。這時高位的女官寫了二三首春天的歌和詠花的歌,說道: Ahk q  
]$~\GE^  
「在這裡寫下去吧。」我就把藤原良房的《古今集》裡的一首古歌寫了,歌云: $+|. @ss  
.WLwAL  
「年歲過去,身體雖然衰老, `m}G{jfk  
r:M0# 2   
但看著花開 1{Ik.O)  
/IlO   
便沒有什麼憂思了。」只將「看著花開」一句,變換作「看著主君」,寫了送上去,中宮看了很是喜歡,說道: k(xB%>ns  
['Qh#^p  
「就是想看這種機智嘛,所以試試看的。」這樣說了,順便就給這個故事: (w`_{%T  
^Nt^.xi7  
「在從前園融天皇的時候,有一天對殿上人說道:『在這本冊子上寫一首歌吧。』有人說不善寫字,竭力辭退,天皇說道: sGh TP/  
2IP<6l8N  
『字的巧拙,歌的與目前情形適合與否,都不成問題。』大家很是為難,但都寫了。其中只有現今的關白,那時還是三位中將,卻寫了一首戀歌: i[wnG)  
p^Z|$aZZ  
『潮滿的經常時海灣, M5x MTP-  
bU}l*"  
我是經常的,經常的 DD6K[\  
XAB/S8e  
深深的懷念著吾君。』 Qe]&  
K~qKr<)  
只將末句改寫為『信賴著』,這樣便大被稱讚。」這麼說了,我惶恐得幾乎流下冷汗來了。像我那首歌,因為自己年紀老大了,所以想到來寫了,若是年輕的人,這未必能夠寫也未可知吧。有些平時很能寫字的人,這一天因為過於拘謹了所以有寫壞了的。 cdg &)  
:|=Xh"l"  
其二宣耀殿的女御 |YrvY1d!  
C+-sf  
中宮拿出《古今集》來放在前面,打開來念一首歌的上句,問道: L$; gf_L  
$)7Af6xD  
「這歌的下句是什麼呢?」這些都是晝夜總擱在心頭,記住了的東西,卻不能立刻覺得,說了出來,這是怎麼的呢?宰相君算是能答出十首來,但是那個樣子,能夠算是記得的麼,至於記得五六首的,那還不如說一首也不記得更好了。但是女官們說: "'6R|<u=:  
QK`2^  
「假如一口說不記得,那麼辜負中宮所說的意思麼。」這件事也很有意思的。等得中宮把沒有人知道的歌,讀出下半首來,大家便說: s&qr2'F+z  
gc{5/U9H*  
「啊,原來這都是知道的。為什麼記心這樣的笨呢!」便覺得很悔恨,其中也有些人,屢次抄過《古今集》,本來就應當記得了。 ' k[gxk|d2  
T?E[LzZg  
中宮隨後給我們講這故事: XS/5y(W  
+(<}`!9M*  
「從前在村上天皇的時代,有一位叫做宣徽殿女御的,是小一條的左大臣的女兒,這是沒有不知道的吧。在她還是做閨女的時候,從他的父親所得到的教訓是,第一要習字,其次要學七絃琴,注意要比別人彈的更好,還有隨後《古今集》的歌二十卷,都要能暗誦,這樣的去做學問。天皇平常就聽見過這樣的話。有一天是宮中照例有所避忌的日子,天皇隱藏了一本《古今集》,走到女御的房子裡去,又特別用幾帳隔了起來,女御覺得很是奇怪,天皇翻開書本,問道: =JnUTc _u  
VRoeq {  
『某年,某月,什麼時候,什麼人所作的歌是怎麼說呢?』女御心裡想道,是了,這是《古今集》的考試了,覺得也很有意思,但是一面也恐怕有什麼記錯,或是忘記的地方,那也不是好玩的,覺得有點憂慮。天皇在女官裡邊找了兩三個對於和歌很有瞭解的人,用了棋子來記女御記錯的分數,要求女御的答案。這是非常有趣的場面,其時在御前侍候的人都深感覺到欣羨的。天皇種種的追問,女御雖然並不怎麼敏捷的立即回答全句,但總之一點都沒有什麼錯誤。天皇原來想要找到一點錯處,就停止考驗了的,現在卻找不到,不免有點懊惱了。《古今集》終於翻到第十卷了,天皇說道: BI=Ie?  
b,G+=&6u  
『這試驗是不必要了。』於是將書籤夾在書裡,退回到寢殿去了。這事情是非常有意思的。過了好久醒來時,想道: 0tB9X9:,  
%_SE$>v^  
『這事情就此中止,不大很好吧。下面的十卷,到了明天或者再參考別本。』說道: ~w[zX4@  
$ 9QVl  
『且在今夜把這完畢了吧。』便叫把燈台移近了,讀到夜裡深更。可是女御也終於沒有輸了在天皇走到女御屋裡去以後,人家給他的父親左大臣送信,左大臣一時很為憂慮狼狽,到各寺院裡唸經祈禱,保有女御不要失敗,自己也對著女御的方向,一夜祈念著,這種熱心,是在是可佩服。」這樣的說了,天皇聽了也覺得很感心,說道: l3iL.?&Pa  
0|^x[dh  
「村上天皇怎麼會這樣的讀得多呀!我是連三四卷也讀不了。」大家就說道: W X\%FJ  
yh0|f94m  
「從前就是身份不高的人,也都是懂得風流的。在這個時候,很不容易聽到那樣的故事了。」其時侍候中宮的女官們和天皇方面的女官許可到這裡來的,都這樣的說。其實的情形真是無憂無慮的。 zPw R1>gL  
)-QNWN H  
其三女人的前途 c0qv11,:t  
O\LW 8\M  
前途沒有什麼希望,只是老老實實的守候僅少的幸福,這樣的女人是我所看不起的。有些身份相應的人,還應該到宮廷裡出仕,與同僚交往,並且學習觀看世間的樣子,我想至少或暫任內侍的職務。有些男人說,出仕宮廷的女人是輕薄不行的,那樣的人最是可厭。但是,想起來這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到宮廷出仕,天皇皇后不提也罷,此外公卿,殿上人,四位,五位,六位,還有同僚們的女官更不必說,要見面的人著實不少。此外女官們的從者,又從私宅來訪問的人,侍女長,典廁,石頭瓦塊等人,又怎能躲避不見呢。倒是男子或者可以和這等卑賤的人不相見,但是既然出仕,這也大概是一樣的吧。宮廷裡出仕過的女人,娶作夫人,因為認得的人太多,覺得不夠高雅,這雖然似乎有理,但若是這是典侍,時時進宮裡去,或者在賀茂祭的時候充當皇后的使者前去,豈不也是名譽麼?而且此後就此躲在家裡,做著主婦,也是很好的。地方官的國司在一年五節的時候,將女兒來當舞姬,如果其妻有過出仕宮廷的經驗,那就不會像鄉下佬的樣子,把有些不懂的事情去問別人的必要了。這也就是很是高雅的事情了。 eb/V}%  
{a3kn\6H0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二一.掃興的事 {~Tg7<\L  
s +s" MI  
掃興的事是白天裡叫的狗,春天的魚箔,三四月時候的紅梅的衣服,嬰兒已經死去的產室,不生火的火爐和火盆,虐待牛的飼牛人,博士家接連的生下女子來,為避忌方角而去的人家,不肯作東道,特別是在立春的前日,尤其是掃興。 uQ1@b-e`5  
1{x.xi"A/  
從地方寄來的信裡,一點都沒有附寄的東西,本來從京城裡去的信,也是一樣,但是裡邊有地方的人想要聽的事情寫在裡頭,或是世間的什麼新聞,所以倒是還好。特別寫得很好的書信,寄給人家,想早點看到回信,現在就要來了吧,焦急的等著,可是送信的人拿著原信,不論是結封,或是立封,弄得亂七八糟很是齷齪的,連封口地方的墨痕也都磨滅了,說是「受信任不在家,或是」因是適值避忌,所以不收,」拿了回來,這是最為不愉快,也是掃興的事。 > et-{(G  
C@ZK~Y_g  
有一定會得來的人,用車子去迎接,卻自等著的時候,聽見車子進門了,心想必是來了,大家走出去看,只見車子進了屋,車轅砰的放了下來,問使者說怎麼樣呢,答道:「今天不在家,所以不能來了。」說著只牽了牛走了。 V]OmfPve  
l& 4,v  
又家中因為有女婿來了,大為驚喜,後來卻不見來了,很是掃興的事。這大概是給在什麼人身邊出仕的女人所劫走了吧,到什麼時候還會來吧,這樣的等候著,煞是無聊。幼兒的乳母說要暫時告假出外,小兒急著找人,一時哄過去了,便差人去叫,說「早點回來吧」,帶來的回信卻說「今晚不能回來」,這不但是掃興,簡直還是可恨了。乳母尚且如此,況且去迎接所愛的女人前來的男子,將更是怎麼樣呢?男人等待著,到得夜深的時候,聽見輕輕敲門的聲音,稍微覺得心亂,叫用人出去問了,卻是別的毫不相干的人,報告姓名進來了,這是掃興之中最為掃興的事了。 #/"8F O%~p  
IdYzgDH  
修驗者說要降服精怪,很是得意的樣子,拿出金剛杵和念珠來,叫那神所憑依的童子拿著,用了絞出來的苦惱似的聲音,誦讀著經咒,可是無論怎麼祈禱,精妖沒有退去的模樣,護法也一點都不顯神通。聚集攏來一起祈念著病家的男女,看著都覺得很奇怪,過了一忽兒唸經念得睏倦了,對那童子說道: IG(?xf\C  
~m|Mg9-  
「神一直不憑附,到那邊去吧。」取還了所拿的數珠,自己說道: z4 &iK)x  
Ed9Z9  
「沒有靈驗呀!」從前額往上掠著頭髮,打了一個呵欠,好像被什麼妖精附著似的,自己先自睡著了。 upeU52@\  
wH~kTU2br  
在除目時得不著官的人家,是很掃興的。聽說今年必定可以任官了,以前在這家裡做事的人們,都聚集到那舊主人的家裡來,出入的車轅一點沒有間隙的排列著,為主人祈禱得官陪著到寺院裡去的人,大家爭先欲去,預先祝賀,飲酒吃食非常熱鬧,可是到了儀式終了三日的早晨,一直沒有通知任官的人敲門的聲音。這是奇怪了,立起耳朵來聽,只聽見前驅警蹕的聲音,列席的公卿都已退出了。出去打聽消息的人,從傍晚直到天亮,因寒冷而戰抖著的下男,很吃力似的走了回來。當場的人看了這情形,連情形怎樣也不再問了。可是從外面聚集攏來的家人還是問道: tK k#LWB  
>a3p >2  
「本家老爺任了哪一國的國司了?」下男的答詞是: QM?#{%31  
0zY(:;X  
「什麼國的前司。」誠心信賴這主人而來的人,知道了這事就非常的失望。到了第二天早晨,本來擠得動也不能動的人,就一個兩個的減少,走了回去了。本來在那裡執役的人,自然不能那麼的離去,只好等待來年,屈指計算哪一國的國司要交代,在那裡走來走去的,那實在是很可憐,也是很掃興的事。 (@WA1oNG  
WMMO5_M z  
自己以為作得還好的一首歌,寄到人家那裡,不給什麼回信,覺得是掃興的事。若是情書,並不要立即答覆,這也是沒有法子,但是假如應了時節歌詠景物的歌,若是不給回信,這是很討厭的。在很得時的人那裡,出入的人很多的時候,有時勢落後的老年人,因為沒有事做,寫了舊式的,別無可取的歌送去,也是掃興的事。又有祭禮或是什麼儀式當時要用的檜扇,很是重要,知道某人於此頗有心得,托付他畫一畫,到了日子,畫得了卻是意外的沒有意思。 N$[$;Fm:  
*._|-L  
生產的慶祝,以及餞別的贈送,對於送禮的使者不給報酬,這是很掃興的。就是送一點什麼香球或是卯槌來的人也必定須給予報酬。預想不到的收到這種禮物,非常有意思的事。這樣就當然可以得到好些報酬,送禮的人正興頭很好的走來,卻是得不到什麼,那真是掃興的。 PA w-6;  
d3^OEwe  
招了女婿,已經過了四五年,還不曾聽說有出產,這是掃興的事。有些有許多孩子,已經成為大人,或者說不定有孫子都會爬了,做父母的卻一同的睡著午覺。旁邊看著的別人不必說,就是兒子也覺得非常掃興的。午睡起來之後,再去洗澡,這不但是掃興,簡直有點可氣了。 H;aYiy  
NvjJ b-u  
十二月三十日從早晨下起的長雨。這可以說:「只有一天的精進的懈怠,百日千日的精進也歸於無效。」八月裡還穿著白的衣服。不出奶的乳母,都是掃興的。 zq5'i!s !0  
?B.~ AUN  
二二.容易寬懈的事 (\puf+  
_baYn`tFw-  
容易寬懈的是精進日的修行,離開現在日子甚遠的準備,長久住在寺院裡的祈禱。 >',y  
>L2*CV3p  
二三.人家看不起的事 K, (65>86;  
J6|JWp  
人家看不起的事,是家的北面,平常被人家稱為太老實的人,年老的老翁,又輕浮的女人,土牆的缺處。 OAok  
)1_(>|@oi  
二四.可憎的事 ]18Ucf  
G;2[  
可憎的事是,有緊要事情的時候,老是講話不完的客人。假如這是可以隨便一點的人,那麼說:「隨後再談吧」,那麼就這樣謝絕了,但偏是不得不客氣些的人,不好這樣的說,所以很是覺得可憎。 qL>v&Rd<  
_Ff".t<"  
硯台裡有頭髮糾纏了磨著。又墨裡面混雜著砂石,磨著軋軋的響。 "Y(%oJS]D  
@M9_j{A  
忽然有人生了病,去迎接修驗者來祈禱,可是平常在的地方卻找不到,到外邊去了,叫人四面尋找,焦急的等待了好久,後來總算等著了,很高興的請他唸咒治療,可是在這時候大概在別處降服妖怪,已是精疲力盡了的緣故吧,坐下了唸經,就是渴睡的聲音了,這是很可憎的。 F-i&M1 \_  
cx<h_  
沒有什麼地方可取的人,獨自得意的盡自饒舌的談話。在火盆圍爐的火上,盡把自己的兩手烤著手背,並且伸長著皺紋烘火的人。什麼時候有年輕的人,做出這種舉動的呢?只有年老的才有這種事情,連腳都擱到火爐邊上,一面說著話,兩腳揉搓著。舉動這樣沒規矩的人,到了人家去,大抵在自己所坐的地方,先把扇子扇一下塵土,也不好好的坐下,就那麼草草的,將狩衣的前裾都塞在兩膝底下去。像這樣沒規矩的事的人,以為是多是不足道的卑賤的人吧;卻不道是少為有點身份的,例如式部大夫或是駿河前司,也有這樣做的。 0VG^GKmx  
]Pz|Oi+]  
又,喝了酒要噪鬧,擦嘴弄舌,有鬍鬚的用手摸著鬍鬚,一面敬人家的酒,這個樣子看了真覺得討厭。意思是說,「再喝一杯吧」,戰抖著身子,搖晃著頭,口角往下面掛著,像是小孩子剛要唱「到了國殿府」的樣子。這在下賤的人那裡也罷了,在平常很有身份的人這樣的做了,真覺得看了不順眼。 "K/[[wX\b  
IS3e|o*]MP  
羨慕別人的幸福,嗟歎自身的不遇,喜歡講人家的事,對於一點事情喜歡打聽,不告訴他便生怨謗,又聽到了一丁點兒,便覺得是自己所熟知的樣子,很有條理的說與他人去聽,這都是很可憎的。 ay!6 T`U`  
~N)( ^ 4  
正想要聽什麼話的時候,忽而啼哭起來的嬰兒。又有烏鴉許多聚集在一起,往來亂飛亂叫,都是可憎的。 Y^*Lh/:h  
LLXg  
偷偷的走到這裡來的男子,給狗所發見了叫了起來,那狗真是可恨,想打殺了也罷。又本是男子所不應當來的,給隱藏在很勉強的一個地方的人,卻睡著了發出鼾聲來。本來秘密出入的地方戴著長的烏帽子,容易給人看見,便加意留心,卻不防因為張皇了,撞在什麼東西上邊,噗哧的一聲響,這是很可憎的。在掛著伊豫地方的粗竹簾的地方,揭起簾子來鑽過去,,發出沙沙的聲音,也是可憎的。有帛緣的簾子因為瞎遍有板,進出的時候聲響也就愈大。可是這如是輕輕的拉了起來,則出入時也就不會響了。又如拉門什麼用力的開閉,也很是可恨。這只要稍微抬起來的去開,哪裡會響呢?若是開的不好,障子等便要歪曲了,發出嘎嘎的聲音。 >uP{9kDm  
rS,* s'G  
渴睡了想要睡覺,蚊子發出細細的聲音,好像是報名似的,在臉邊飛舞。身子雖然是小,兩翅膀的風卻也相當大的哩。這也是很可憎的。 z</XnN  
bCY^.S-  
坐了軋軋有聲的車子走路的人,我想他是沒有耳朵的麼?覺得很是可憎。我如是坐了借來的車子,軋軋的響的話,我便覺得那車字的主人也是可憎了。 =Y=^]ayO/  
s_Ge22BZ  
在談話中間,插嘴說話,獨自逞能的饒舌,這是很可憎的。無論大人或是小孩,凡是插嘴來說,都是可恨。在講古代的故事什麼,將自己所知道的事,忽然從旁邊打斷,把故事弄糟了,實在是可憎的事。 ;6 &=]I  
1-Wnc'(OK  
老鼠到處亂跑,甚是可恨。有些偶然來的子女,或者童稚,覺得可愛,給點什麼好玩的東西。給他弄的熟了,後來時常進來,把器具什物都散亂了,這是可憎的。 R7;rBEt8  
MKh L^c-  
在家裡或是公家服務的地方,遇見不想會面的人來訪,便假裝著睡覺,可是自己這邊的使用人卻走來叫醒,滿臉渴睡相,被叫了起來,很是可憎。後來新到的人,越過了先輩,作出知道的模樣來指導,或是多事照管,非常可憎。自己所認識的男子,對於從前有過關係的女人加以稱讚,這雖然過去了很久的事情,也煞是可憎。況且,若是現在還有關係,那麼這可憎更是不難想像了。可是這也要看情形來說,有時候也並不是那麼樣的。 xbH!:R;  
i$<v*$.o  
打了噴嚏,自己咒誦的人,也是可憎的。本來在一家裡除了男主人以外,凡是高聲打噴嚏的人,都是很可憎。跳蚤也很可憎,在衣裳底下跳走,彷彿是把它掀舉起來的樣子。又狗成群的叫,聲音拉得很長,這是不吉之兆,而且可憎。 ?@BaBU:o`F  
@9P9U`ZP  
乳母的男人是在是很可憎的。若是那所養的小孩是女的,他不會得近前來,那還沒有什麼。假如這是男孩的話,那就好像是他自己的東西,走上前去,拿來照管,有一點事不如少爺意的,便去向主人對這人進讒,把別人不當人看,很是不成事體,但是因為沒有人敢於舉發他,所以更是擺出了不得的架子,來指揮一切了。 !{aA*E{  
iz5wUyeg  
二五.小一條院 @n'ss!h  
4=cq76  
小一條院就是現在的大內。主上所住的殿是清涼殿,中宮則住在北邊的殿裡。東西都有廂房,主上時常到北殿去,中宮也是常到清涼殿裡來。殿的前面有個院子,種著各樣的花木,結著籬笆,很有風趣。二月二十日太陽光很是燦爛而悠閒的照著,在西廂房的廊下,主上吹奏著笛子。太宰大貳高遠是笛子的師範,來御前侍候,主上自己的笛子和高遠所吹的別的笛子反覆吹奏催馬樂裡的《高砂》,說吹得非常的出色,也就是世上平常的說法,說不盡它的好處。高遠陳說笛子心得的事,很可佩服,中宮的女官們也都聚集在御簾前面,看著這種情形那時自己覺得心裡絲毫沒有不如意事,有如俗語所說的「采芹菜」的事了。 nP5fh_/  
ZK*aVYnu  
輔尹這人任木工允的職務,是藏人之一,因為舉動很粗,殿上人和女官們給他起諢名曰「荒鱷」,且作歌云: PCjY,O  
DcHMiiVM  
「粗豪無雙的先生, :_ox8xS4  
4fswx@l  
那也是難怪的呵, L8ke*O$  
"T|\  
因為是尾張的鄉下人的種子。」 jTnu! H2o  
ry'(m M  
這是因輔尹乃是尾張的兼時的女兒所生的緣故。主上將這首歌用笛子吹奏,高遠在旁助吹,且說道: 9L};vkYk#  
rhrlEf@  
「更高聲的吹吧,輔尹不會知道是什麼事的。」主上答道說: (< h,R@:  
(f)QEho7  
「這怎麼行呢,雖說他不懂,輔尹也會聽見的。」仍舊很是低聲的吹著,隨後到得中宮的那裡,說道: )lZb=t  
hGsY u)  
「這裡那人不在了,可以高聲的吹了吧。」便那樣的吹奏了。這是很有意思的事。 !^y'G0  
yJ?6BLJi  
二六.可憎的事續 +5voAx!  
04o(05K  
信札措辭不客氣的人,更是可憎。像是看不起世間似的,隨意亂寫一起那種文字,實在可憎得沒法比喻。可是對於沒有什麼重要的人,過於恭敬的寫了去,也是不對的事情。那種不客氣的信札,自己收到不必說了,就是在別人那裡收到,也極是可憎的。其實這不但是信札,對談的時候也是一樣,聽著那無禮的言辭,心想這是怎麼說出來的,實在覺得心裡不痛快。況且更是關於高貴的人說這樣無禮的話,尤其荒唐,很可憎惡。說男主人的壞話,也是很壞的事情。自己對於所使用的人,說「在」以及「說話」都用敬語,也是可憎的。這樣辦還不如自己說「在下」的好吧。即是沒有客氣,使用文雅的言辭,對話的人和旁邊聽著的人,也都高興的笑了。但是覺得是這樣,便亂用文雅的語言,使人家說是這是出於嘲弄的,那也是不好的。殿上人以及宰相等人,對於他們毫不客氣的直呼其名,甚為不敬,可是並不這麼說,卻是反對的對於在女官房做事的人,也稱作什麼「君」,她們因為向來沒有聽見過這麼稱呼,聽了便覺得高興難得,對著稱呼的人非常的稱讚了。稱呼殿上人和公卿,除了在主上御前,都稱他們的官職名。在御前說話,即使互相談說,而主上可以聽見的時候,不說名字,自稱「本人」,這也是很可憎的。這時候不說「本人」這句話,有什麼不方便呢? =nG g k}Z  
wt]onve}%  
沒有什麼特別可取的男子,用了假裝的聲音,作出怪樣子來。滑不受墨的硯台。女官們的好奇,什麼事情都想知道。本來就不討人喜歡的人,作出討厭的事情,這都是很可憎的。 kntYj}F(  
m~04I~8vk  
一個人坐在車上,觀看祭禮什麼景物的男子,這是什麼樣子的人呀!同伴的人即使不是貴人也罷,少年的男子好奇喜歡看的也有,就何帶著他乘車一起的看呢?從車簾裡望過去,只有一個人的影子獨自擺著架子,一心的看著的那副樣子,真是可憎啊! (@m/j2z  
)pSA|Qt N  
天剛破曉,從女人那邊回去的男子,將昨夜裡所放著的扇子,懷中紙片,摸索尋找,因為天暗便到處摸索,用於按撲,口中說是「怪事」,及至摸到了以後,悉索悉索的放在懷裡,又打開扇來,啪啦啪啦的扇,便告假出去,這卻是可憎,還是尋常的批評,簡直可以說是一點沒有禮貌了。同上面所說的事情一樣,在深夜裡從女人那裡出去的人,烏帽子的帶子系得很堅固的,是很可討厭的事。這沒有那麼系得緊固的必要吧,只需寬寬的戴在頭上,也未必會有人責備。非常的懶散,毫不整齊的,穿著直衣和狩衣,也都歪斜著,不見得有人看了會得譏笑的。凡是破曉時候臨別的情形,人們覺得最有情趣。大抵是男的總是遲遲不願意起來,這是女的勉強催促,說:「天已經大亮了,給人看見了怪不好看的。」男的卻是歎口氣,覺得很是不滿足的樣子,似乎起來回去也是很勉強的樣子。老是坐著連下裳也並不穿,還是靠著女人的方面,將終夜講了沒有說完的話,在女人耳邊低聲細說,這樣的沒有特別的事情,其時衣裳都已穿好,便繫上了帶子。以後將和合窗打開,又開了房門,兩人一同出去,說盡閒等著一定是很不好過吧,這樣說著話便輕輕的走去了,一面送著回去的後姿,這種惜別是很有情趣的。但是惜別也要看男子的行動而定。若是趕快就起來,匆匆忙忙的,將下裳的腰間帶子緊緊的結了,直衣和外袍以及狩衣都捲著袖子,把自己的東西一切都塞在懷裡,再把上邊帶子切實的繫上,那就是很可憎的了。又凡走出去,不把門關上的人,也很可憎。 u@1 2:U$  
Q 9fK)j1$  
二七.使人驚喜的事 &#L C'  
Kf1J;*i|\  
使人驚喜的事是,小雀兒從小的時候養熟了的,嬰兒在玩耍的時候走過那前面去,燒了好的氣味的熏香,一個人獨自睡著,在中國來的銅鏡上邊,看見有些陰暗了,身份很是上等的男子,在門前停住了車子,叫人前來問訊。洗了頭髮妝束起來,穿了熏香的衣服的時候。這時雖然並沒有人看著,自己的心裡也自覺得愉快。等著人來的晚上。聽見雨腳以及風聲,便都以為那人來了,都是吃一驚的。 tBbOxMm0  
kzKej"a;  
二八.懷戀過去的事 lG)wa  
>\d&LLAe  
懷戀過去的事是:枯了的葵葉。雛祭的器具。在書本中見到夾著的,二藍以及葡萄色的剪下的綢絹碎片。在很有意思的季節寄來的人的信札,下雨覺著無聊的時候,找出了來看。去年用過的蝙蝠扇。月光明亮的晚上。這都是使人記憶起過去來,很可懷戀的事。 1uAjy(y  
fzIs^(:fl  
二九.愉快的事 % T({;/  
 0k (-  
看了覺得愉快的事是,畫的很好的仕女繪上畫,有些說明的話,很多而且很有意思的寫著。看祭禮的歸途,有些車子上擠著許多男子,熟練的趕牛的人駕著車快走。潔白清楚的檀紙上,用很細的筆致,幾乎是細得不能再寫了,寫著些詩詞。河裡的下水船的模樣。牙齒上的黑漿很好的染上了;雙陸擲異同的時候,多擲得同花。絹的精選的絲線,兩股都打得很緊。請很能說話的陰陽師,到河邊上,祓除詛咒。夜裡睡起所喝的涼水。在閒著無聊的時候,得有雖然不很親密,卻也不大疏遠的客人,來講些閒話,凡是近來事情的有意思的,可討厭的,豈有此理的,這樣那樣,不問公私什麼,都很清楚地說明白了,聽了是很愉快的事。走到寺院去,請求祈願,在寺裡是法師,在社裡是神官,在預料以上的滔滔的給陳述出願心來,這是很愉快的事。 o701RG ~)  
\u,CixV=  
三○.檳榔毛車 |{#St-!-7  
&]TniQH  
檳榔毛車以緩緩的行走為宜,走得太急了,看起來有點輕浮了。網代車則宜於急走,走過人家的門口,連看的時間都沒有就走過去了,只見隨從的人跑著走,心想這車的主人是誰呢,也是很有意思的。若是慢慢的,很費時光的走著,那就很是不好。牛要額角小,那裡的毛是白的,又它的腹下,腳尖,尾巴梢頭也都是白的。馬是栗色有斑紋的,又蘆花毛的也是好的。此外是純黑的,在四角那裡以及肩頭都是白色的馬。淡紅色的身子,馬鬣和尾巴全是白的,這真是所謂木藏鬣的吧。趕牛的人要個子大,頭髮帶紅色,臉也是紅的,而且樣子很是能幹似的。雜色人和隨身則是瘦小一點的好。就是身份好的男子,在年輕的時候也是瘦的好,很是肥大的人看去像是想要睡覺似的人。小舍人要個子小,頭髮豐滿,披在後頭,聲音很可愛的,規規矩矩的說話,很是伶俐的樣子。貓要背上全是黑的,此外則都是白色。 %e:+@%]  
-8)Hulo/{U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三一.說經師 @c8RlW/A  
Zmk 9C@  
說經師須是容貌端麗的才好。人家自然注視他的臉,用心的聽,經文的可貴也就記得了。若是看著別處,則所聽的事也會忽而忘記,所以容貌醜陋的僧人,覺得使聽眾得到不虔誠聽經的罪。但這話且不說也罷。若是再年輕一點,便會寫出那樣要得罪的說來吧,但是現在年紀大了,褻瀆佛法的罪是很可怕呀。 m9 D*I1  
8j ky-r  
又聽說那個法師可尊敬,道心很深,便到那說經的地方,儘先的走去聽,由我這樣有罪業的人來說,似乎不必那樣子做也行吧。有些從藏人退官的人,以前是全然引退,也不參與前驅,也更不到宮禁裡來露面,現在似乎不是這樣了。所謂藏人的五位雖退了職還在禁中急忙奔走,但是比起在職繁忙的情形來,便覺得閒著沒有事幹了,心裡感覺著有了閒暇,於是便到這種說經場,來聽過一兩回的說經,就想時常來聽了。在夏天盛暑的時候,穿著顏色鮮明的的單衣,著了二藍或是青灰色褲子,在那裡踱著。在烏帽子上面插著「避忌」的牌子,今日雖然是忌日,但是出來赴功德的盛會,所以這樣辦顯得沒有問題吧。這樣的趕忙來了,和說經的上人說話,後到的女車在院子裡排列,也注意的看,總之凡事都很留心。有好久不見的人到來與會,覺得很是珍重,走近前去,說話點頭,講什麼好笑的事,打開扇子,掩著口笑了,玩弄裝飾的數珠,當作玩物來戲耍,這邊那邊的四顧,批評排在院子裡的車子好壞,又說什麼地方,有某人舉辦的法華八講,或者寫經供養,比較批評,這時說經已經開始,就一點都沒有聽進去了。大概是因為平常聽得多了,耳朵已經聽慣了,所以並不覺得怎麼新鮮了吧。 !.|A}8nK  
~>%% kQt  
有些人卻不是這樣做,在講師已登高座過了一會之後,喝道數聲,隨即停車下來,都穿著比蟬翼還輕的直衣,褲子,生絹的單衣,也有穿著狩衣裝束的,年紀很輕,身材瀟灑的三四個人,此外侍從的人有同樣的人數,著了相當的服裝,一同走了進來。以前在那裡聽著的人便稍為移動一下,讓出坐位來,在高座近旁柱子旁邊,給他們坐了下來,到底是很講規矩的貴人,便將數珠搓揉了,對於本尊俯伏禮拜,這在講師大概是很有光榮的吧。想怎樣傳說出去,在世間有很好的聲譽就努力很好的講說起來,但是聽的方面卻沒有大的影響,或者歸依頂禮,等到差不多的時候,就都站起來走了,一面望著多數的女車,自己講著話,——這自己所講是什麼事呢,不免令人猜想。那些認得的人,覺得這樣子是很有意思,那不知道的人也猜想說這是誰呀,這個那個的來想,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吧。 /EVXkf0  
=d JRBl  
「什麼地方有說經了?這裡是法華八講。」有人講起這種事情來時,人家問道: R+=Xr<`%U|  
)!l1   
「某人在那裡麼?」這邊答說: 1lHBg  
Y ^}c+)t  
「他哪裡會得不在呢?」好像是一定在那裡似的,這未免太過了。這並不是說,說經場裡連張望一下也是不行,聽說有很卑賤的女人,還認真去聽哩。但是當初去聽的女人,沒有那麼徒步走去的。就是偶爾有徒步的,也都是穿那所謂「壺裝束」,一身裝飾得很優雅的。那也是住寺院神社去禮拜罷了,說經的事也不大聽見說起。在那時節曾經去過的人,如果現在還長命活著,看見近時說經的情狀,那不知道要怎樣的誹謗了吧。 T|h'"3'  
xw~&OF&  
三二.菩提寺 JI[9c,N  
qZDP-  
在菩提寺裡,有結緣的法華八講,我也參加了。人家帶信來說: lc\f6J>HT  
4WZ"8  
「早點回家裡來吧,非常的覺得寂寞。」我就在蓮花瓣上寫了一首歌回答道:  /DN!"  
w.6Gp;O  
「容易求得蓮華的露, l&LrcM  
^jxV  
放下了不想去沾益, 7xr@$-U  
1<ic 5kB  
卻要回到濁世裡去麼?」 1ae,s{|  
6|-V{  
真是覺得經文十分可尊,心想就是這樣長留在寺裡也罷。至於家裡的人像等湘中老人一樣,等著我不回去,覺得焦急,就完全忘記了。 Q*J8`J:#^R  
= @EN]u  
三三.小白河的八講 '[z529HN  
`Pcbc\"*y  
小白河殿是小一條大將的宅邸。公卿們在那裡舉行結緣的法華八講,很是盛大的法會,世間的人都聚集了前去聽講。說道: cUH. ^_a  
){I0  
「去得晚了,恐怕連車子也沒處放。」於是便同了朝露下來的時間前去,果然已是滿了,沒有空處了。在車轅上面,又駕上車子去,到了第三排還約略聽得說經的聲音。 n6xJ  
?]AF? 0/  
是六月十幾的天氣,酷熱為以前所不曾有過,這時只有望著池中的荷花,才覺得有點涼意。除了左右大臣之外,幾乎所有的公卿們都聚集在那裡了。多穿著二藍的直衣和褲子,淺藍的裡衣從下邊映透出來。稍為年老一點的人穿青灰色的褲子,白的裡褲,更顯得涼快的樣子。佐理宰相等人也更顯得年輕了,事也都到來,這不但是見得法會的尊嚴,也實在是很有意思的景象。 WbWEgd%8.  
_M) G  
廂間的簾子高高的捲上,在橫柱的上邊的地方,公卿們從內至外很長的排坐著,在那橫柱以下是那些殿上人和年輕的公卿們,都是狩衣直衣裝束,很是瀟灑的,也不定坐,這邊那邊的走著,也是很有意思的。實方兵衛佐與長明侍從都是小一條邸的家人,所以比起別人來,出入更是自在。此外還在童年的公卿,很是可愛。 6]sP"  
WDi2m"  
太陽稍為上來的時候,三位中將--就是說現在的關白道隆公,穿了香染紗羅的裡衣,二藍的直衣和濃蘇枋色的褲子,裡面是筆挺的白色的單衫,顏色鮮明的穿著走了進來,比起別人都是輕涼的服裝來,似乎覺得非常的熱,卻顯得更是尊貴的樣子。扇骨是漆塗的,與眾人的雖有不同,用全紅的扇面卻和人家一樣,由他拿著的模樣卻像是石竹花滿開了,非常的美麗。 \(MI DCZ@-  
!zfKj0^  
其時講師還沒有升座,看端出食案來,在吃什麼東西。義懷中納言的風采,似乎比平日更是佳勝,非常的清高。本來公卿們的名字在這種隨筆裡不應當來說,但是過了些時日,人家便要忘記了,這到底是誰呢,所以寫上了。此外各人的服裝顏色光彩都很華麗的當中,只有他裡邊穿著裡衣,外邊披了直衣,這樣子,似乎很是特別。他一面看著女車的方面,一面說著什麼話,看了這情形,不覺得很意思的人,恐怕不會有吧。 "x vizvR  
HB{'MBs  
後來到達的車子,在高座近旁已經沒有餘地,只能在池邊停了下來。中納言看見了,對實方君說道: IJ~j(.W  
@({=~ W^  
「有誰能夠傳達消息的,叫一個人來吧。」這樣說了,不知道是什麼人,選出一個人來。叫他去傳達什麼話好呢,便和在近旁的人商議,叫去說的內容這邊沒有聽見。那使者很擺著架子,走近女車邊去,大家都一齊大聲的笑了。使者走到車子邊,似乎在傳話的光景,但好久立著不動,大家都笑說笑說: 71y{Dwya  
v2E<~/|  
「這是在作和歌吧。兵衛佐,準備好作返歌吧。」連上了年紀的公卿們也想早點聽到回信,都向著那邊看,其他露立的聽眾也都一樣的望著,覺得很有意思。其時大概是已得了回信了吧,使者向這邊走了幾步,只見車裡邊用了扇子招他回去,這是和歌中的文字有的是用錯了,所以叫了回去。但是以前等了不少工夫,大概不會得有錯吧。就說是有了錯,我想也是不應該更正的。大家等使者走近前來,都來不及的問詢道: IJ&Lk=2E]  
@b,H'WvhfS  
「怎麼啦,怎麼啦?」使者也不答話,走到中納言那裡,擺了架子說話。三位中將從旁邊說道: zPa2fS8  
PPB/-F]rr  
「快點說吧,太用心過了,便反要說錯了。」使者說道: `s}L3bR]  
YCD |lL#  
「這正是一樣的事,反正都是掃興的是了。」藤大納言特別比別人儘先的問道: 1?Y>Xz  
eTa_RO,x  
「那是怎麼說的?」三位中將答道: I_r@Y:5{  
e34>q:#5l  
「這好像是將筆直的樹木,故意的拗彎了的樣子。」藤大納言聽說便笑了起來,大家也一齊笑了,笑聲恐怕連女車裡也聽到了吧。中納言問道: 0nb%+],pX  
q^aDZzx,z  
「在叫你回去之前,是怎麼說的呢?還是這是第二回改正了的話呢?」使者道: <A,V/']  
%B$ftsYXmu  
「我站了很久,並沒有什麼回信,隨後我說那麼回去吧,剛要走來,就被叫轉去了。」中納言問道: QEr<(wM-y  
]RT  
「這是誰的車呢?你有點知道麼?」正說這話的時候,講師升了高座了,大家靜坐下來,都望著高座的這一刻工夫,那女車就忽然消滅似的不見了。車子的下簾很新似乎是今天剛用的樣子,衣服是濃紫的單襲,二藍的縷的單衣,蘇枋色的羅的上衣,車後面露出染花模樣的下裳,攤開了掛著,這是什麼人呢?的確是,與其拙笨的做什麼歌,倒不如女車似的不答,為比較的好得多哩。 -.h)CM@L  
-qP)L;n  
朝座講經的講師清范在高座上似乎發出光輝,講的很好。但是因為今天的酷熱,家裡也有事情,非得今天裡做了不可,原是打算略為聽講便即回去,卻進在幾童車子的裡邊,沒有出去的法子。朝座的講經既了,便想設法出去,和在前面的車子商量,大概是喜歡因此得以接近高座一點的緣故吧,趕快的將車拉開,讓出路來,叫我的車子能夠出去。大家看著都喧嚷著說閒話,連年紀稍大的公卿也一起在嘲笑,我並不理會,也不回答他們的話,只是在狹路中竭力的擠了出來。只聽得中納言笑著說道: RhowhQ)G  
xrg"/?84  
「唉,退出也是好的。」覺得他說的很妙,但也不理會,只是在盛暑中退了出來,隨後差人去對他說道: b\"F6TF:  
&| (K#|^@  
「你自己恐怕也是在五千人的裡面吧。」這樣我就回了來了。 P*"c!Dn  
aA?Qr&]M  
自從八講的第一天起,直到完了為止,有停著聽講一輛女車,沒有看見一個人走近前去過,只是在那裡呆著,好像是畫中的車的樣子,覺得很是難得,也實在優勝。人都問道: X8tPn_`x  
T4W20dxL7  
「這是什麼人呢?怎麼樣想要知道。」藤大納言說道: y3j$?o M  
JRBz/ j  
「這有怎樣難得呢!真好討厭,這不是很不近人情麼?」說的也很有意思。 V@+sNM  
\Uh/(q7  
但是到了二十幾日,中納言卻去做了和尚了,想起來真是不勝感慨。櫻花的凋謝,還只是世俗常用的譬喻罷了。古人說「迨白露之未盼」,歎息朝顏花的榮華不長,若和他相比,更覺得惋惜無可譬喻了。 Q~^v=ye  
JWu0VLo  
三四.七月的早晨 1"A"AMZf  
CW@EQ3y0  
七月裡的時候,天氣非常的熱,各處都打開了,終夜也都開著。有月亮的時睡醒了,眺望外邊,很有意思。就是暗夜,也覺得有意思。下弦的在早晨看見的月光,更是不必說了。很有光澤的板廊的邊沿近旁,鋪著很新的一張蓆子,三尺的幾帳站在裡邊一面,這是很不合理的。本來這是應當立在外邊的,如今立在裡邊,大概是很關懷這裡邊的一方面吧。 o -x=/b  
(^|vN ;  
男人似乎已經出去了。女的穿著淡紫色衣,裡邊是濃紫的,表面卻是有點褪了色,不然便是濃紫色綾織的很有光澤的,還沒有那麼變得鬆軟的衣服,連頭都滿蓋了的睡著。穿了香染的單衣,濃紅生絹的褲腰帶很長的,在蓋著的衣服底下拖著,大概還是以前解開的吧。旁邊還有頭髮重疊散著,看那蜿蜒的樣子,想見也是很長吧。 r+k~%5Ff~  
;3O=lo:$~  
這又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在早晨霧氣很重的當中,穿著二藍的褲子,若有若無的顏色的香染的狩衣,白的生絹的單衣,紅色非常鮮艷的外衣,很為霧氣所濕潤了,不整齊的穿著,兩鬢也稍微蓬鬆,押在烏帽子底下,也顯得有點凌亂。在朝顏花上的露水還未零落之先,回到家裡,趕緊給寫後朝惜別的信吧,歸去的路上心裡很著急,嘴裡念著「麻地裡的野草」,直往家裡走去,看見這裡的窗子已經打起,再揭起簾子來看,卻見女人那麼樣的睡著,想見已有作別歸去的男子,也是很有意思的事。這男子匆匆的歸去,大約也覺得朝顏花上的露水有情吧。暫時看著,見枕邊有一把樸樹的骨,用紫色的紙貼著的扇子,展開著在那裡。還有陸奧國紙裁成狹長的紙條,不知道是茜草還是紅花染的,已經有點變了色,散亂在幾帳旁邊。 eBl B0P  
&n2dL->*#  
似乎有人來了的樣子,女人從蓋著的衣服裡看出來,男的已經笑嘻嘻的坐在橫柱底下,雖然是用不著避忌的人,但也不是很親密的關係,心想給他看了自己的睡相去了,覺得懊恨。男人說道: ]n&Eb88  
aiwKkf`\  
「這很像是不勝留戀的一場早覺呀!」玩笑著說,把身子一半進到簾子裡邊來。女人答說: ^Y+P(o$HM  
^Jdji:  
「便是覺得比露水還早就出去了的人,有點兒可恨呵!」這本來並不是很有意思,特別值得記錄的事情,但是這樣的互相酬答,也是不壞。男人用了自己拿著的扇,彎了腰去夠那在女人枕邊的扇子,女人的方面怕他會不會再走近來,心裡覺得怦怦的跳,便趕緊將身子縮到蓋著的衣服裡去。男人拿了扇子看了,說道: $@Kwsoh'  
1/% g VB8  
「怎麼這樣的冷淡呀。」彷彿諷刺似的說著怨語,這時候天已經大亮了,漸有人的聲音,太陽也將出來了吧。心想趁了朝霧沒有散的時候,趕快的給寫那惜別的信,現在這樣的就要遲延了。旁人不免代為著急。從女人這邊出去的那人,不知在什麼時候所寫,卻已經寄信來了,信外附著帶露的胡枝子,可是使者因為見有客人在這裡,不曾送了上來。信上面熏著很濃厚的香,這是很有意思的。天亮了,人家看見了也不好意思,那男人就離開了這裡走了,心裡想自己剛才出來的女人那裡,或者也是這樣的情形吧,想起來也是很有趣的。 X|Z2"*;b`  
oZSPdk  
三五.樹木的花 9E-]S'Z  
FhVoN}  
樹木的花是梅花,不論是濃的淡的,紅梅最好。櫻花是花瓣大,葉色濃,樹枝細,開著花很有意思。藤花是花房長垂,顏色美麗的開著為佳。水晶花的品格比較低,沒有什麼可取,但開的節很是好玩,而且聽說有子規躲在樹蔭裡,所以很有意思。在賀茂祭的歸途,紫野附近一帶的民家,雜木茂生的牆邊,看見有一片雪白的開著,很是有趣。好像是青色裡衣的上面,穿著白的單襲的樣子,正像青朽葉的衣裳,非常的有意思。從四月末來到五月初旬的時節,桔樹的葉子濃青,花色純白的開著,早晨剛下著雨,這個景致真是世間再也沒有了。從花裡邊,果實像黃金的球似的顯露出來,這樣子並不下於為朝露所濕的櫻花。而且菊花又說是與子規有關,這更不必更加稱讚了。 xR`M#d5"  
%|\Af>o4d  
梨花是很掃興的東西,近在眼前,平常也沒有添在信外寄去的,所以人家看見有些沒有一點撫媚的顏面,便拿這花相比,的確是從花的顏色來說,是沒有趣味的。但是在唐土卻將它當停了不得的好,做了好些詩文講它的,那麼這也必有道理吧。勉 '%y5Dh  
&8xwR   
強的來注意看去,在那花瓣的尖端,有一點好玩的顏色,若有若無的存在。他們將楊貴妃對著玄宗皇帝的使者說她哭過的臉 o>i@2_r\&H  
 Jk>!I\  
龐是「梨花一枝春帶雨」,似乎不是隨便說的。那麼這也是很好的花,是別的花木所不能比擬的吧。 LTWiCI  
!D|c2  
梧桐的花開著紫色的花,也是很有意思的,但是那葉子很大而寬,樣子不很好看,但是這與其他別的樹木是不能並論的。在唐土說是有特別有名的鳥,要來停在這樹上面,所以這也只是與眾不同。況且又可以做琴,彈出各種的聲音來,這只是像世間那樣說有意思,實在是不夠,還應該說是極好的。樹木的樣子雖然是難看,楝樹的花卻是很有意思的。像是枯槁了的花似的,開著很別緻的花,而且一定開在端午節的前後,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 p1!-|Sqq  
Jp"[` m  
三六.池 sL)7MtNwy  
cb }OjM F  
池是勝間田的池,磐余的池,贄野的池,在我以前到初瀨去朝拜的時候,見那池裡滿是水鳥,在那裡吵鬧著,是很有意思的事。 =klfCFwP  
e4FR)d0x  
無水的池,這很是奇怪,便問道: cNMDI  
thz[h5C?C  
「為什麼給取那樣的名字的呢?」人們回答說道: S~)_=4Z  
sFHqLG{/  
「在五六月裡,下著大雨的年頭,這池裡的水是沒有的。在很是旱干的時候,到了春初,卻有很多的水。」我就想這樣回答道: dKhS;!K9p  
9W, %[  
「要是完全沒有水,是乾的話,那麼就這樣給取名字吧。現在是也有出水的時候,卻是一概的叫它作無水了麼?」 ?9>wG7cps7  
D!ASO]  
猿澤的池,采女在那裡投了池,天皇昕說了,曾到過那裡這是很了不得的事。人麻呂作歌說:「將猿澤的池裡的玉藻,作我的妹子的睡亂的頭髮,真是可悲呀。」再加稱讚,這也是多餘的事了。 W*DK pJy  
^q#[oO  
御前的池,這是什麼意思取這樣的名字的呢?想起來很是有趣。鏡的池也有意思。狹山的池,這覺得有意思,或者是因為聯想起「三穰革」的歌的緣故吧,戀沼的池。還有原之池,這是風俗歌裡說的「別刈玉藻吧」,因此覺得有意思的吧。益母的池,也是有意思的。 lpS v  
e|5@7~Vi  
三七.節日 Bg[yn<) ]  
/$]S'[5uF  
節日是沒有能夠及五月節的了。這一天裡,菖蒲和艾的香氣,和在一塊兒,是很有意思的。上自宮禁裡邊,下至微末不足道的民家,都是競爭著把自己的地方插得最多,便到處都葺著,真是很少有的,在別的節日裡所沒有的。 = $^90Q,Z;  
,H,[ )8  
這天的天氣總是陰暗著,在中宮的殿裡,從縫殿寮進上用種種顏色的絲線編成的所謂香球,在正屋裡御帳所在的左右柱子上懸掛著。去年九月九日重陽節日的菊花,用了粗糙的生絹裹了進上的,也掛在同一的柱子上,過了幾個月,到現在乃由香球替代了,拿去棄捨掉。這香球掛在那裡,當然到重陽的菊花的節日吧。但是香球也漸漸的,絲線被抽去,縛了什麼東西了,不是原來的樣子了。 ]s^+/8d=  
6| o S 5  
節日的供膳進上之後,年輕的女官們都插了菖蒲的梳子,豎著「避忌」的牌子,種種的裝飾,穿了唐衣和罩衣,將菖蒲的很長的根,和好玩的別的花枝,用濃色的絲線編成的辮束在一起,雖然並不怎麼新奇,值得特別提出來說,卻也總是很有意思的。就說是櫻花每年到春天總是開花,但因此覺得櫻花也就是平凡的人,也未必會有吧。 R"JXWw  
^xNzppz`]C  
在街上走著的女孩子們,也都隨了她們的身份裝飾著,自己感覺得意,常常看著自己的袖子,並且和別人的相比,說不出的覺得偷快,這時卻遇見頑皮的小廝們,把那所掛的東西搶走了,便哭了起來,這也是很好玩的。 F <6(Hw#>  
K x) PK  
用紫色紙包了楝花,青色紙包了菖蒲的葉子,捲得很細的捆了,再用白紙當作菖蒲的白根似的,一同捆好了,是很有意思的。將非常長的菖蒲根,卷在書信裡的人們,是很優雅的。為的要寫回信,時常商量談天的親近的人,將回信互相傳觀,也是很有意思。給人家的閨女,或是貴人要通信的人,在這一日裡似乎特別偷快,這是優雅而且有趣的。到了傍晚,子規又自己報名似的叫了起來,這一切都是很有興味的事情。 =$gBWS  
&QfEDDJ  
三八.樹木 a5 ZXrWv  
H{5,  -x  
樹木是楓,五葉松,柳,桔。 srN7  
}ixCbuD  
扇骨木雖似乎沒有什麼品格,但在開花的那些樹木都已凋謝的時候,一面變成純是綠色了,它也不管季節,卻有濃紅的 _MIheCvV  
9fbbJ"I+  
葉子,想不到的在青葉之中,長了出來,也是少有的。 $i<+O,@-  
`w4'DB-R)  
檀樹,這是可以做弓的材料,現在更不必多說了。這雖然並不限定說某一種樹,但是寄生木的這名字,卻是很有風情。榮木,這是在賀茂的臨時祭禮,舉行御神樂的時候,舞人拿著這樹枝而舞,很是有意思。世上有各種的樹木,只有這樹被說是「神的御前的東西」,這是特別有意義。 \pI {b9  
Fx1FxwIJ  
樟樹在樹木叢生的地方,也總不混在別的樹木裡生長著。因為枝葉太是繁茂,覺得有點可厭的樣子,但是分作「千枝」,常引例作為戀人川來說,可是有誰知道了枝的數目,卻這樣的說起來的了,想來是很有趣味的。 [x=(:soEqC  
?< yYm;B  
檜樹,這也是生長在人跡罕到的地方的東西,「催馬樂」的歌裡有「三葉四葉的殿造好了」的話,也覺得有意思。而且五月裡,露水下來,它會學作雨聲,這也是很好玩的。 #v~dhx=R  
ij3W8i9'  
楓樹,雖然是樹很小,可是長出來的芽帶著紅色,都向著同一方面伸張開的葉子,花並不像花的樣子,卻好像什麼蟲的乾枯了似的,覺得很有意思。 :Zob"*T  
rb'mFqg*u  
「明天是檜」樹,這在世上近地看不到,也不曾聽說哪裡還有。但是,到御岳去朝拜回來的人,有拿了來的。枝葉很是粗糙,似乎不好用手去碰它;但是這憑了什麼,卻給它取「明天是檜」的名字的呢?實在靠不住的預言呀。這預言是憑了誰呢,倒很想知道,想來很有意思。 7ju38@+  
A9"!=/~  
鼠黍離樹,雖然不是特別值得說的樹木,它的葉子很是細而且小,也是很有趣的。楝樹,山梨樹也是很有意思。椎木,在常綠的樹中間雖然都是這樣,但是椎木卻是特別提出來,當作樹葉不落的例子,也是有意思的事。 #,XZ@u+  
7-u'x[=m  
白橿的樹,在深山樹木之中更是離得人遠了,大約只是染三位或是二位的衣袍的時節,人們才看到它的葉子吧。雖然 2Yd@ V}  
T.-tV[2  
並不是引起什麼了不起或是好玩的事情來說,它的模樣像是一面落著雪似的,容易叫人看錯,想起素盞鳴尊降到出雲國的故事,看著人麻呂所作的歌,非常的覺得可以感動。凡是人的講話,或是四季的時節裡,有什麼有情味的,和有意思的事,聽了記住在心裡,無論是草木蟲鳥,也覺得一點都不能看輕的。 ]+B.=mO_  
Y%- !%|  
交讓木的葉子叢生著,很有光澤的,非常青得好看,卻想不到的,葉柄長的鮮紅,很是庸俗,似乎不大相稱,便覺得品格低了,但是也有意思。在平常的日月裡,全看不見這東西,到了十二月晦日卻行了時,給亡故的人們當盛載食物的器具,很引起人的哀感,但是在新年為的是延齡的關係,固齒的食物也用這作為器具,這是為什麼緣由呢?古歌裡說:「交讓木變成了紅葉的時光,才會忘記了你。」將綠葉不會變紅,比喻戀愛的不變,這是很有道理的。 m.! M#x2!  
cL;%2TMk  
柏木,很有意思。這個樹裡,因為有「守葉的樹神」住著,所以也是可以敬畏。兵衛府的佐和尉,也因此叫作「柏木」也是有意思的事。 \)wch P_0  
xU0iz{9  
棕櫚樹,雖然樹木缺乏風情,但是有唐土的趣味,不像是卑賤的家裡所有的東西。 &B[*L+-E  
F+Qnf'at1  
三九.鳥 0=6mb]VUi=  
#t(/wa4  
鳥裡邊的鸚鵡,雖然是外國的東西,可是很有情味的。雖是鳥類,卻會學話人間的語言。還有子規,秧雞,田鷸,畫眉 !h7:rv/  
L v/}&'\(  
鳥,金翅雀,以及鵲類,也很有意思。 5!Y\STn  
Z'k?lkB2i  
山雞因懷戀同伴而叫了,所以看鏡,見了自己的影子,目,為是同伴了,用以自慰,實在很是有情的。至於雌雄隔著一個山谷,乃是很可憐了的。 MDIPoS3BRa  
Wq}6RdY$ZA  
鶴雖是個子很大,可是它的鳴聲,說是可以到達天上,很是大方。頭是紅色的雀類,斑鳩的雄鳥,巧婦鳥,也都有意思。 <`vXyPA6  
0~$9z+S  
鷺鷥的樣子很不好看,眼神也是討厭的,總之是不得人的好感,但是詩人說的在「萬木的樹林裡不慣獨宿」,所以在那裡爭奪配偶,想起來也是很有趣的。箱鳥。 -t<1A8%  
It/'R-H  
水鳥中鴛鴦是很有情趣的。據說雌雄互相交替著,掃除羽毛上的霜,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都鳥。古歌裡說,河上的千鳥和同伴分散了,所以叫著,覺得是可憐。大雁的叫聲遠遠的聽著,很可感動的。野鴨也正如歌裡所說的,拍著翅膀,把上面的霜掃除了似的,很有意思。 oo]P}ra  
L?8OWLjRy  
鶯是在詩歌中有很好的作品留下來,講它的叫聲,以及姿態,都是美麗上品的,但是有一層,它不來禁中啼叫,實在是不對的。人們雖說「確是這樣的」,但是我想這未必如此吧,十年來在禁中伺候,卻真的一點聲音都不曾聽見。在那殿旁本來有竹,也有紅梅,這都是鶯所喜歡來的地方呀。到得後來退了出來,在微末的民家毫無足觀的梅花樹上,卻聽見它熱鬧的叫著哩。夜裡不叫,似乎它很是晚起,但這是它的生性如此,也沒有什麼辦法。到了夏秋的末尾,用了老蒼的聲音叫著,被那些卑賤的人改換名字叫作「吃蟲的」了,實在非常覺得惋惜而且掃興。假如這是常在近旁的鳥,像麻雀什麼,也就並不覺得什麼了。歌人說的「從過了年的明日起頭」,在詩歌裡那麼歌詠著,也就為的是在春天才叫的緣故吧。所以如只在春天叫著,那就多麼有意思呵。人也是如此,如果人家不大把他當人,世間漸漸沒有聲望,也還有誰來注意,加以誹謗的呢?像鷂鷹烏鴉那樣平凡的鳥類,世上更沒有仔細打聽它們的人了。因為鶯和它們不是一樣,原是很好的東西,所以稍有缺點,便覺得不滿意了。 {4[dHfIy  
l_2l/ff9  
去看賀茂祭回來的行列,把車子停在雲林院或是知足院前面的時候,子規在這時節似乎因了節日的愉快的氣氛所鼓動,忍不住叫了起來,這時鶯也從很高的樹木中,發出和這聲音學得很相像的叫聲,合唱了起來。這是說來很有趣味的事情。 Bz:Hp{7&  
C<^S$  
子規的叫聲,更是說不出的好了。當初還是很艱澀的,可是不知在什麼時候,得意似的歌唱起來了。歌裡說是宿在水晶花裡,或是桔樹花裡,把身子隱藏了,實在是覺得有點可恨的也很有意思的事。在五月梅雨的短夜裡,忽然的醒了,心想怎麼的要比人家早一點聽見子規的初次的啼聲,那樣的等待著。在深夜叫了起來,很是巧妙,並且撫媚,聽著的時更是精神恍惚,不曉得怎麼樣好。但是一到六月,就一聲不響了。在這種種方面,無論從哪一點來說它好,總都是多餘的了。 %uP/v\l  
9*?YES'6  
凡是夜裡叫的東西,無論什麼都是好的。只有嬰兒或者不在其內。 V5I xZn%  
\'nE{  
四○.高雅的東西 Fz_8m4  
UrB {jS?  
高雅的東西是,淡紫色日衣,外面著了白襲的汗衫的人。小鴨子。刨冰放進甘葛,盛在新的金碗裡。水晶的數珠。藤花。梅花上落雪積滿了。非常美麗的小兒在吃著覆盆子,這些都是高雅的。 #c2JWDH1F  
;(9q,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2-10-19
四一.蟲 )4;$;a1  
U:fGIEz{ZY  
蟲是,鈴蟲,松蟲,絡緯,蟋蟀,胡蝶,裂殼蟲,蜉蝣,螢蟲,都是有意思的。 U}<'[o V  
m+EtB6r  
蓑衣蟲是很可憐的。因為是鬼所生的,怕他和父親相像,也會有著可怕的想頭,所以母親便給他穿上粗惡的衣服,說道:「現今秋風吹起來的時候,就回來的,你且等著吧。」說了就逃走了去了。兒子也不知道,等到八月裡,聽到秋風的聲音,這才無依無靠的哭了起來:「給奶吃吧,給奶吃吧!」實在是很可憐的。 yaK4% k  
wF)g@cw  
茅蜩也是很好玩的。叩頭蟲也是可憐的東西,這樣蟲的心裡,也會得發起道心,到處叩頭行走著。又在意想不到的,暗的地方,聽見它走著咯吱咯吱叩頭的聲音,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8C5*:x9l  
;s w3MRJ  
蒼蠅那可以算是可憎的東西了。那樣沒有一點可愛極是可憎的東西,似乎不值得同別的一樣來記載它,尤其是在什麼東西上面都去爬,並且又用了濕的腳,到人的臉上爬著,那更是可惡了。有人拿它取名字的,很是討厭。 4 moVS1  
jWerX -$  
夏蟲很是好玩,也很可愛。在燈火近旁,看著故事書的時候,在書本上往來跳躍,覺得很有意思。 OojQG  
q NE( @at  
螞蟻的樣子看了有點可憎,但是身體非常的輕,在水上面能夠行走,也是好玩的事。 4f{(Scg  
9t^Q_[hG  
四二.七月的時節 @x z?^20N  
(`pd>  
在七月裡的時節,刮著很大的風,又是很吵鬧的下著大雨的一日裡,因為天氣大抵是很涼了,連用扇也就忘記了,這時候蓋著多少含著汗香的薄的衣服,睡著午覺,也實在覺得是有趣的事。 "|:I]ZB  
^Q\O8f[u  
四三.不相配的東西 _\P9~w `  
Q7]VB p4  
不相配的東西是:頭髮不好的人穿著白縷的衣服,捲縮著的頭髮上戴著葵葉。很拙的字寫在紅紙上面。 (/c&#W  
&pZUe`3  
卑賤的人家下了雪,又遇著月光照進裡邊去,是不相配,很可惋惜的。月亮很是明亮的晚上,遇著沒有蓋頂的大車,而這車又是用了黃牛牽著的。年老的女人,肚子很高的,喘息著走路。又這樣的女人有那年輕的丈夫,也是很難看的,況且對於他到別的女人那裡去,還要感到妒忌。 N~ -N Q  
Ms*;?qtrR  
年老的男人昏昏貪睡的模樣,又那麼樣的滿面鬍鬚的人,抓了椎樹的子盡吃。牙齒也沒有的老太婆,吃著梅子,裝出很酸的樣子,都是不相配的。 (r,RwWYm  
^HHJ.QR  
身份很低的女人,穿著鮮紅的褲子。但是在近時,這樣的卻是非常的多。 _'Q}Y nEv  
jKQnox+=  
衛門府的佐官的夜行,穿了那麼樣的裝束,所以是不相配,但是狩衣裝束那也是顯得沒有品格。又穿了人家看了害怕的赤袍,大模大樣的在女官住房的左近徘徊,給人家看見了,便覺得很可輕蔑。而且因為執掌的關係就是偶然開點玩笑,也總是審問的那樣,問道:「沒有形跡可疑的麼?」六位的藏人,兼任著「檢非違使」的尉官的,稱為殿上的判官,有舉世無比的權勢,平民以及卑賤的人幾乎認作別世界的人,不敢正眼相看的那麼害怕著的人,卻混在禁中的後殿一帶的女官房間裡,在那裡睡著,這是很不相配的。掛在熏香的幾帳的布褲,一定是很沉重而且庸俗,雖然燈光照著是雪白的,推想起來決是不相配。袍子是武官照例的闕掖的,像老鼠尾巴似的彎曲的掛著,這真是不相配的夜行人的姿態呵。在這職務的期間,還是謹慎一點,不要去找女人才好吧。五位的藏人也是一樣的。 m+DkO{8F  
|...T 4:^Y  
四四.在後殿 L4}C%c\p*  
Sxjwqqv  
在後殿一帶女官房裡,女官許多人聚集在一起,將過往的人叫住了,隨便談話的時候,見有乾乾淨淨的男用人和小廝,搬運著漂亮的包裹或是袋子走過,裡邊包著衣服,露出褲子的腰帶等,那是很有意思的。袋子裝著弓箭,盾牌,槍和大刀,問道: hM/|k0YV  
FuLP{]Y+AM  
「這是什麼人的東西呢?」答道: o.k eM4OQ  
SLD%8:Zn  
「是某某爺的。」說著過去了,這是很好的。有些要裝出架子,或是似乎怕羞的樣子,說道: YRfs8I^rg  
" 2Dz5L1v  
「不知道」,或簡直是聽不見似的,走了過去,那很是可惜了。 d(3F:dbk  
/`Yy(?,  
在月夜裡,空車兀自走著。美麗的男子有著很是難看的妻子。鬍鬚墨黑,樣子很討厭的年老的男人,在哄著剛會談話的嬰兒,那都是不相配的事情。 p(QB5at  
PVP,2Yq!  
四五.主殿司的女官 qR4('  
AFcsbw  
主殿司的女官,也還是很有意思的一種職位。在身份不高的女人中間,這是最可羨慕的了。其實,就是身份好的人,也還是想讓她去幹的。年輕的時候,姿容端麗,假如服裝平時也能穿的很漂亮,那便更好了。到了年紀老了,知道禁中的許多先例,不至於臨事張皇,那是很像個樣子的。心想有這麼樣的一個女兒,在主殿司裡做事,容貌很是可愛,衣服也應了時節給做了,穿著現今時式的唐衣,那麼的走著。 <MZ$baK  
hYMIe]kJ  
男人則做隨也是很好的。有很年輕的美麗的公卿們,沒有隨身跟著,實在是很寒傖的。弁官本來也是很像樣的好官職,但是穿的衣服的下據很短,又是沒有隨身,那是不大好的。 n"vl%!B  
jT"P$0sJAd  
四六.睡起的臉 7Ipt~K}  
|0FRKD]  
在中宮職機關所在西邊的屏風外邊,頭弁在那裡立著,和什麼人很長的說著話,我便從旁問道: yLCqlK  
uXq?Z@af|f  
「那是同誰說話呀?」頭弁答說: ~J?O~p`&  
>C"cv^%c  
「是弁內侍。」我說道: l2GMVAca  
2T5@~^:7u  
「那是什麼話,講的那麼久呵?恐怕一會兒大弁來了,內侍就立刻棄捨了你去了吧。」頭弁大笑道: hDmtBdE  
7qon:]b4  
「這是誰呀,把這樣的事都對你說了。我現在是就在說,即使大弁來了,也不要把我捨棄了吧。」 51`w.ri  
:L:;~tK  
頭弁這人,平常也不過意標榜,裝作漂亮的樣子,或是有趣的風流行為,只是老老實實的,顯得很平凡似的,一般人都是這樣看法,但是我知道他的深心遠慮的,我曾經對中宮說道: P%Q}R[Q  
Z|8f7@k{|+  
「這不是尋常一樣的人。」中宮也以為是這樣的。頭弁時常說道: Pv1psKu  
<mm}IdH  
「古書裡說得好,女為悅己者容,士為知己者死。」又說我們的交誼,是「遠江的河邊的柳樹」似的,無論何種妨害都不會斷絕的,但是年輕的女官們卻很是說他壞話,而且一點都不隱藏的,說難聽的話誹謗他道: 7#g C(&\A  
omRd'\ RO  
「那個人真是討厭,看也不要看。他不同別人一樣的,也不讀經,也不唱曲,真是沒有趣味。」可是頭弁卻對於這些女官講也沒有開口說話過,他曾這樣的說道: yNDyh  
A>4k4*aFm#  
「凡是女人,無論眼睛是直生的,眉毛蓋在額角上,或是鼻子是橫生的,只要是口角有點愛嬌,頤下和脖頸的一線長得美好,聲音也不討人厭,那就有點好感。可是雖然這樣說,有些容貌太可憎的,那就討厭了。」他是這樣的說了,現今更不必說是那些頤下尖細,毫沒有什麼愛嬌的人,胡亂的把他當作敵人,在中宮面前說些壞話的人了。 [7Kn$OfP  
CVUJ(D&Q  
頭弁有什麼事要對中宮說的時候,一定最先是找我傳達,若是退出在女官房裡,便叫到殿裡來說,或者自己到女官房裡來,又如在家裡時,便寫信或是親自走來,說道: 6X jUb  
lcP@5ZW  
「倘若一時不到宮裡去,請派人去說,這是行成這麼來請傳達的。」那時我就推辭說: 0>;#vEF*1  
oe*&w9Y}&  
「這些事情,另外自有適當的人吧。」但是這麼說了,並不就此罷休了。我有時忠告他道: QBw ZfX  
@Y<tH,*  
「古人萬事隨所有的使用,並不一定拘泥,還是這樣的好吧。」頭弁答說: :2pBv#\"qk  
M6'C3,y0  
「這是我的本性如此呵。」又說明道: &@HNz6KO  
vzcBo%  
「本性是不容易改的。」我就說道: f5aF6FBH  
l#b|@4:I  
「那麼過則不憚改,是說的是什麼呢?」追問下去,頭弁訕訕的笑說道: (/U)> %n  
Q(|PZn g  
「你我是有交誼的,所以人家都這麼的說。既然這樣親密的交際,還用得著什麼客氣呢?所以且讓我來拜見尊容吧。」我回答道: /m `}f]u  
FXP6zHsV  
「我是很醜陋的,你以前說過,那就不會得看了中意,所以不敢給你看見。」頭弁說道: gNShOu  
Btj#EoSI_  
「實在要看得不中意也說不定,那麼還是不看吧。」這樣說了,以後偶然看到的時候,也用手遮著臉,真是不曾看見,可見是真心說的,不是什麼假話了。 HcRa`Sfc]/  
vw2`:]Q+  
三月的下旬,冬天的直衣已經穿不住了,殿上宿直的人多已改穿罩袍罷了。一天的早晨,太陽方才出來,我同了式部女官睡在西廂房裡,忽然裡方的門拉開了,主上和中宮二人走了進來,趕快的起來,弄得非常張皇,很是可笑。我們披上唐衣,頭髮也來不及整理出來,那麼被蓋在裡面了,鋪蓋的東西還是亂堆著,那兩位卻進來了,來看待衛們出入的人。殿上人卻絲毫不知道,都來到廂房邊裡說些什麼。主上說道: ?38lHn`FyQ  
rYY$wA@  
「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在這裡。」說著就笑了,隨後即回到裡邊去,又說道: +uo{ m~_4  
p8}(kHUp(  
「你們兩人都來吧。」答道: fB1TFtAh  
5cJ !"  
「等洗好了臉就去。」沒有立刻上去。那兩位進裡邊去之後,樣子還是那麼的漂亮,正在同式部閒話著的時候,看見南邊拉門的旁邊,在幾帳的兩端突出的地方,簾子有些掀開,有什麼黑的東西在那裡,心想是藏人說孝坐著吧,也不怎麼介意,仍舊說著話。忽然有笑嘻嘻的一個面孔伸了進來,這哪裡是說孝,仔細看時,卻完全是別個人。大吃一驚,笑著鬧著,趕緊把幾帳的簾幕整理好,躲了起來,卻已經來不及,因為那是頭弁本人呀。本來不想讓他看了臉去的,實在是有點悔恨。同我在一起的式部女官,因為朝著這方面,所以看不見她的臉。頭弁這時出來說道: ]rehW}  
!pTJ./  
「這一回很明白的看見了。」我說道: PyVC}dUAX  
W} WI; cI  
「以為是說孝,所以不曾防備著。以前說是不看,為什麼這樣仔細的端詳的呢?」頭井回答說: db'/`JeK b  
r0p w_j  
「人家說,女人睡起的臉相是很好看的,因此曾往女官的屋子裡去窺探過,又想或者這裡也可以看到,因此來了。還是從主上來到這裡的時候就來了的,一點都沒有知道吧。」自此以後,他就時常到女官房裡,揭開簾子就走進來了。 U,nEbKJgk  
k,euhA/&  
四七.殿上的點名 as J)4ema  
ayAo^q  
殿上的點名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在主上的御前,侍臣們伺候著的時候,就那麼的問姓名,是很好玩的。聽見雜沓的腳步聲,待臣都出來的時候,在官房的東面提起耳朵來聽著,聽到認識的人報告,不知不覺的心裡會得震動一下。又有些人在那裡,卻不大聽見說起,這時聽到了,又覺得是怎麼樣呢。報名的好與不好,或是難聽,女官們一一加以批評,也是有意思的。 *5xJv  
}x&N^Ky3c  
點名似乎已經完了吧,正說著的時候,衛士們鳴弦作聲,聽見鞋子聲響,全出去了。隨後是藏人的很響的鞋聲,走到殿的東北角的欄杆旁邊,向著御前長跪了,背對著衛士們,問道: >CkjUZu]&  
~@kU3ZGJZ  
「某人到了麼?」這樣子很有意思。隨後各自用了高低不一的聲音,一一報名,有的人或者不到,由衛士首領說明不曾參加點名。藏人又問道: tlA"B{7  
>,DbNmi  
「這是什麼事由呢?」等說明了事故理由,方才回去,這是慣例如此。可是藏人方弘沒有問明不到的理由,公卿們加以注意,卻大生其氣,呵叱衛士的怠慢,要治他的罪。不但是殿上人,連衛士們也很笑他。 $2%f 8&  
"5A&_E }3  
御廚房裡的擱御膳食的架子上,這個方弘放上了鞋子,大家都在嚷說,要找鞋子的主人祓除污穢,主殿司和別的人們替他過意不去,說道: 7w1wr)qSB  
3R&lqxhg  
「這是誰的鞋子呢?我們不知道。」方弘卻自己承認道: }y%oT P&  
{-A^g!jT&  
「呀,這是方弘的齷齪的東西。」自己來取了去。這就引起了一場的騷動。 xm6EKp:  
.ZMW>U>  
四八.使用人的叫法 J1XL<7  
5( _6+'0  
年紀很輕,很有身份的男子,對身份很低的女人的名字,很是說慣了似的叫著,甚是可憎。雖然是知道,卻是怎麼樣的,似乎只記得一半的樣子,那麼叫著,覺得有意思。走到宮禁裡女官住所,或是夜裡,這樣的不確實的叫名字雖是不對;但禁中有主殿司,在別處也有武士或藏人駐在所,帶了那裡的人同去,叫他去叫就好了。自己叫的時候,聲音立即被人家知道了。雖然不大好,但是叫下級的使女或是女童,卻是不妨事的。 k'_ P 7  
0|D&"/.R#!  
四九.年輕人與嬰兒 ) uP\>vRy  
A\te*G0:S  
年輕人同嬰兒是要肥胖的好。國守什麼在高位的人,個子胖大的很好,太是乾瘦了,想必是很要著急的性子吧。 `Iy4=nVb  
J7-^F)lu-  
一切使用人裡邊,飼牛小廝舊的服裝很壞,那是頂不行的事情。別的使用人即使服裝不好,跟在車子後邊,還不大礙事。但是,在先頭走著,人家所最先注目的人,卻穿著的不乾淨,實在是很不適當的。在車子後邊,跟著那些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僕從,很是難看。本來也有那身材靈巧的僕人或是隨身的那裡,卻是穿了墨黑的褲子,而且衣裙也都烏黑,狩衣什麼的都穿的皺著了,在跑著的車子旁邊,從容的走著,看去不像是自己使用的僕役。總之如使用僕役,給他們穿得很壞,那是不對的。但是假如穿破了的,那便穿著很伏貼,還顯不出大毛病來,可以量無妨。在有些使用人的資格人家,叫小廝們穿了不乾淨的服裝,實在是不合適的。凡在人家服役的人,作為那家裡的一個人,或是差遣到別人家去,或是有客人來的時候,也是有很漂亮的小廝許多人用著,是很有意思的。 lWy=)^)4  
4?]oV%aP)  
五○.在人家門前 Ht=$] Px  
$@87?Ab  
在一戶人家的門前走過,看見有侍從模樣的人,在地面上鋪著草蓆,同了十歲左右的男兒,頭髮很好看,有的梳著發,有的披散著,還有五六歲的小孩,頭髮披到衣領邊,兩頰鮮紅,鼓得飽飽的,都拿著玩具的小弓和馬鞭似的東西,在那裡玩耍著,非常的可愛。我真想停住了車子,把他抱進車裡邊來呢。 SgSk !lj  
tBl#o ^  
又往前走過去,在一家的門口,聞見有熏香的氣味很濃厚,實在很有意思。又像樣的人家,中門打開了,看見有檳榔 PdM*5g4  
r9 ;`  
毛車的新而且美好的,掛著蘇枋帶黃櫨色的美麗的大簾,架在榻上放著,這是很好看的。侍從的五位六位的官員,將下裳的後裾折疊,塞在角帶底下,新的手板插在肩頭,往來奔走,又有正裝的背著箭袋的隨身,走進走出的,這樣子很是相配。廚房裡的使女穿得乾乾淨淨的,走出來問道: =f4< ({9  
<4sj@C  
「什麼人家的家人來了麼?」這樣的說,也是很有意思的。 qlEFJ5;  
Z/n3aYM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五一.瀑布 7Bb@9M?i  
K^p"Z$$  
瀑布是無聲的瀑布,名字很有意思。布留的瀑布,據說法皇曾經御覽,所以是了不得的。那智的瀑布,那是在觀音靈場的熊野,令人深深感動。轟鳴的瀑布,那是多麼吵鬧的,可怕的瀑布呀! ,wy:RVv@e  
[&59n,R`  
五二.河川 G&B}jj  
Q9 ",  
河川是飛鳥川,淵與瀨沒有一定,變動不常,很可感動。大堰川,水無瀨川,也都有意思。耳敏川,又是為了什麼,那麼敏捷的聽到的呢?音元川,說川流沒有聲音,這又是意外的名字,覺得很好玩的。細谷川,玉星川,貫川,澤田川,這令人想起催馬樂來。不告川,也有意思。名取山,這也取得了什麼名聲,心想問了來看。吉野川。天川,原來在天底下也有著哪。這裡是「織女所宿的地方吧」,在原業平歌詠過的,更是有趣味的事情了。 atnbM:t  
2o}FB\4^i  
五三.橋 %^A++Z$`  
w%na n=  
橋是淺水橋,長柄橋,天彥橋,濱名橋,獨木橋,佐野的船橋,歌結橋,轟鳴橋,小川橋,棧橋,勢多橋,木曾路橋,堀 L x&ZWF$  
ycN_<  
江橋,鵲橋,相逢橋,小野的浮橋。山菅橋,聽了名字覺得很有意思的,還有假寐橋。 *W  l{2&  
/(w5S',EL  
五四.里 u|C9[(  
4d#W[  
裡是逢扳裡,眺望裡,寢覺裡,人妻裡,信賴裡,朝風裡,夕日裡,十市裡,伏見裡,長居裡。妻取裡,這是自己的妻給人家所奪取了呢,還是自己強取了人家的妻子呢,無論是哪一種,都是很有意思的。 nm)F tX|A  
:KQ<rLd  
五五.草 @~"0|,6VC  
]1klfp,`  
草是菖蒲,菰蒲,葵,是很有趣味的。賀茂祭的時節,這是從神代以來,就拿葵葉插在頭上的吧,實在是很有意思的。它的樣子,也是很有趣味。澤瀉也連名字都好玩,大概是頭舉得很高,像是很傲慢的樣子吧。三被草,蛇床子,苔,羊齒,雪地中間露出的青草。酢漿草,當作綾織品的花樣,也比別的東西更是有意思。 )s!x)< d;  
90Q}9T\  
危草,這草生在崖壁的突出的地方,的確是不大靠得住,很是可以同情。常春藤因為生的地方,顯得很是不安,也很可憐。這比那崖壁,又更容易要倒壞。但是若在真正的石灰牆上,那又很難生長,也覺得不好。無事草,這是希望沒有什麼憂慮所以起這名字的吧,想來很有意思。又或者是願意惡事都消滅呢,無論怎樣都是有意思的。 !}U&%2<69  
ZfS-W&6Z  
忍草,這是很有風趣的。在人家的簷端,或是什麼突生的地方,擁擠的生長著的模樣,實在很有意思。艾也是有趣,茅草花也有趣,至於莎草的葉更有趣味。此外困的小菅,浮萍,淺茅,青鞭草,都有意思。木賊這種草,被風吹著所發生的聲音,是怎麼的吧,想像了看,也覺得好玩的。薺菜,平芝,也是很有意思的。 yo3'\I  
+!CG'qyN>  
荷葉長得很可愛的樣子,靜靜的浮在清澈的水面,有大的,也有小的,展開浮動著,很是有趣。把那葉子取了起來,印在什麼上面,實在是非常覺得有意思。八重薇,山菅,山藍,石松,文殊蘭,葦。葛葉被風吹的翻了過來,露出裡邊雪白的,也有意思。 fU8 &fo%ER  
`,3;#.[D  
五六.歌集 cQ} ,q+GR~  
*<c, x8\s9  
歌集是《古萬葉集》,《古今集》,《後撰集》。 @ qy n[C  
o b;]  
五七.歌題 9j<qi\SSI  
} V  *  
歌題是,京都,葛,三稜草,駒,霞,小竹,壺堇,背陰的地方,菰蒲,淺灘船,鴛鴦,淺茅,草皮,青鞭草,梨,棗,朝顏花。 x;N@_FZ7KY  
Dfhu  
五八.草花 YzA6*2  
6[x6:{^J  
草花是,瞿麥,中國的石竹更不必說了,就是日本的瞿麥,也是很好的。女郎花,桔梗,菊花會得處處變色的。菅茅。 1Zo"Xb  
xg.o7-^M  
龍膽花的枝葉雖然長得有點亂雜,但是在別的花多已經霜枯了的時候,獨自開著很是艷麗的花朵,這是很有意思的。雖然不值得特別提出來,加以稱道,鐮柄花卻也是可愛的。但是那名字說是鐮柄,也有點討厭,漢文寫作「雁來紅」,卻是很好的字面。巖菲的花,色雖沒有那樣的濃,與藤花很是相像,春秋都開著花,也是很有意思的。 4:0y\M5u  
""W*) rR   
壺堇與堇花,似乎是同樣的東西,到了花老了凋謝的時候,就是一樣了。還有繡球菊,也有意思。夕顏與朝顏相似,兩者往往接連的說,花開也很有趣味,可是那果實的可憎模樣,這是很可惜的事情。怎麼會得長的那麼大的呢,至少長得同酸漿一樣的大小,那就好了。可是那夕顏的名字,卻總是很有趣的。 ?,z/+/:  
:cA%lKg  
葦花雖是全然沒有什麼可看的地方,但是古時有人稱它作幣束,所以也很有意思,不是尋常的東西。葦芽生長出來的時候,與尾花不相上下,但是到了秋天一長了穗子,就大不相同了,在水邊上想必很是有趣吧。人家說,在「草花」中邊,沒有把尾花放進去,很是可怪。的確是的,在秋天的原野上看去,最有意思的要算是尾花了吧。穗子頂尖染著濃的蘇枋色,為朝霧所濡濕而隨風飄著,這樣有趣味的事物,哪裡還有呢?但是到了秋天的末尾,這就全沒有什麼可看了。種種顏色亂開著的花,都已凋謝之後,到了冬季,尾花的頭已變成雪白了,蓬蓬的散亂著,也並不覺得,獨自搖擺著,像是追懷著昔日盛時的樣子。彷彿和人間很是相像。想起有些人來,正可比喻,覺得這更是特別的可憐了。 ; S~  
x%RG>),U  
胡枝子的花色很濃,樹枝很柔軟的開著花,為朝露所濕,搖搖擺擺的向著四邊伸張,又向著地面爬著,那是很好玩的。尤其是取出雄鹿來,叫它和這花特別有關係,也是很有意思的。 ,X}Jpi;/  
F3e1&aK6{  
向日葵雖然是不見得有什麼好處,但是隨了太陽的移動而傾側,似乎不是尋常的草木的心所能有,因此覺得是很有意思。花色雖不很濃,但並不劣於開花的棣棠。巖躑躅也沒有什麼特點,可是歌裡說是「折了來看」,也確是有意思的。薔薇花若是走近看時,枝條上有刺是有點討厭,可是花很有趣。在雨剛才晴了的水邊,或是帶皮的木材所造的階段邊,映著夕陽亂開著的情形,那是很有趣味的。 7q(A&  
} 89-U  
五九.擔心的事 s#H_ QOE  
ZeqsXz  
擔心的事是,母親遇著她出家的兒子上山修行十二年。暗夜裡,走到不知道的地方去,說是「太明亮了,反不大好」。 p\R&vof*  
Zo,066'+[.  
燈火也不點,大家卻都整齊的坐在那裡。新來的用人,什麼性情也不知道,拿著重要的物件,差遣到別人家去,回來卻是很 ^HxIy;EQ<z  
K?Sy ?Kz  
晚了。還不會說話的吃奶的嬰兒,反拗著身子,也不讓人抱,只是哭著。暗黑的地方,吃覆盆子。沒有一個相識的人,一起在看熱鬧。 Z #T  
.`Q^8|$-K  
六○.無可比喻的事 7Y R|6{@  
993f6  
無可比喻的事是,夏天和冬天,夜間和白晝,雨天和晴天,年輕人和老年人,人的喜笑和生氣,愛和憎,藍和黃檗,雨和霧。同是一個人,沒有了感情,便簡直覺得像別個人的樣子。 T*f/M  
&CQO+Yr$l  
常綠樹多的地方,烏鴉在那裡棲宿,到了夜裡,有的睡相很壞,就跌了下來,從這樹飛到那樹,用了睡迷胡的聲音叫喊起來,這與白天裡所看見的那種討厭樣子全不相同,覺得很是好笑的。 yQE'!m  
;:fW]5"R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2-10-19
六一.秘密去訪問 Ndb7>"W  
,LSiQmV5  
秘密去訪問情人的時候,夏天是特別有情趣。非常短的夜間,真是一下子天就亮了,連一睡也沒有睡。無論什麼地方,都從白天裡開放著的,就是睡著也很風涼的看得見四面。也還是話說不了,彼此互相回答著,這時候在坐著的前面,聽見有烏鴉高聲叫著飛了過去,覺得自己是明白的給看了去了,很是有意思。 :-Py0{s  
m_Q&zp["  
在冬天很冷的夜裡,同了情人很深的埋在被窩裡,臥著聽撞鐘聲,彷彿是在什麼東西的響著似的,覺得很有趣。雞聲叫了起來,也是起初是把嘴藏在羽毛中間那麼啼的,所以聲音悶著,像是很深遠的樣子,到了第二次三次,便似乎近起來了,這也是很有意思的。 $of2lA  
:N$-SV  
六二.人 }b&S3?ONt  
%>i:C-l8  
當作情人來訪問的,那不必說了。有些是尋常交際走來談天的,又或者並沒有這種關係,只是偶然來訪的人,看見簾內有許多女官,正說著話,便走進裡邊來,一時並沒有回去的模樣,同來的從者和小廝等得著急,說斧頭的柄都要爛了吧,拉長了聲音打呵欠,心裡獨自說道: Em@:Qm EN  
vb6EO[e% I  
「真是受不了。這所謂煩惱苦惱的就是。已經是半夜了吧!」這是很討厭的。但是說這樣無聊的話的人,原來也不足怪,就是坐在那裡的客人,雖然平常見聞當他是個高雅的人,這時候覺得這種印象也完全消失了。又或者沒有這樣的表現出來,不曾說話,只是「唉唉」高聲的歎聲,這令人想起「地下流水」的歌詞,覺得是很可笑的。又或者在屏風和竹籬外邊,聽見從者們說道: - Fbp!*. u  
-o6rY9\_!  
「快要下雨了吧。」這也實在是可憎的。身份很好的人和公卿家的從人,雖然沒有這個樣子的,但在平常人的從者裡邊就 9RaO[j`  
C|$q Vh>  
多是如此了。在許多使用人中間,主人應當選擇心地好的,帶到外邊來走才好。 R2~Tr$:  
V8?}I)#(7  
y>^^.  
六三.稀有的事 _u`YjzK  
24mdhT|  
稀有的事是,為丈人所稱讚的女婿,又為婆母所憐愛的媳婦。很能拔得毛髮的銀的鑷子,不說主人壞話的使用人。真是沒有一點的性癖和缺點,容貌性情也都勝常,在世間交際毫看不出一樣毛病來的人,與同一地方做事的人共事,很是謹慎,客氣的相處,這樣小心用意的人,平常不曾看見過,畢竟是這種人很難得的緣故吧。 iTVe8eI  
T5BZD +Ta  
抄寫物語、歌集的時候,不要讓書本上沾著墨。在很好的事子上,無論怎麼小心的寫著,總是弄得很髒的。 WA{igj@\  
2 pS<;k`  
無論男人和女人,或是法師師徒的關係,就是交契很深的,互相交際著,也絕難得圓滿到了末了的。很正直的容易使喚的使用人。將煉好的絹送給人去捶打,到了搗好送來,叫人看了說道:啊,這真做得出色,這樣的事是平常不大會有的。 +bjy#=  
I8*VM3  
六四.後殿女官房 ia6 jiW x  
\BOoY#!a  
禁中的女官房,在後殿一帶的最是有意思。將上半的掛窗鉤上了,風就盡量的吹進來,夏天很是涼快。冬天雪和霰子,隨著風一同的落下,也是很好玩的。房間很是狹窄,女童們走上來很不合適,放在屏風後邊,隱藏起來,便不像在別的女官房裡一樣,不會大聲的笑,就很好了。白天什麼固然不能疏忽,要時刻留意,到了夜裡更是如此,不好鬆懈,所以這是很有意思的。 ,CE/o7.FG  
whI{?NP  
在前面走過去的殿上人的鞋子的聲音,整夜的聽見,忽然的站住了,用了一個手指頭敲門,心想這是那個人哪,也覺得有意思。敲門敲了許多時候,這邊不發什麼聲音,那男的一定會想這是睡覺了吧,裡邊的人心裡覺得不滿,便故意動一動身子,或使衣服摩擦作響,使他聽見,知道那麼還沒睡哩。男人在外邊使用著扇子,這樣子也可以聽到。冬天在火盆裡微微的動那火筷子的聲音,雖然是輕輕的,外邊聽見了,更是敲門敲得響了,而且還出聲叫門,這時候就靜靜的溜到門邊去,問他是什麼事情。 "tEp8m  
]+lT*6P*  
有時候大家吟詩,或是作歌,此刻即使不來敲門,這邊就先把門開了,有許多人站集在一處,有的是平常想他不會到這裡來的人。因為來的太多,沒有法子進屋子裡去,便都站著直到天明,這也是很有意思的。簾子是很青的也很漂亮,底下立著幾帳的帷幕顏色又都鮮明,在那下邊露出女官們的衣裳的下裾,多少的重疊著。貴公子們穿著直衣,在腰間總是開了線的,六位的藏人則穿著青色的袍子,在門的前面似乎很懂得規矩似的,並不靠著門,只是在庭前的牆壁前面,將背脊靠著,兩袖拉攏了,很規矩的立著,也是很有趣的。 _KRnx-  
C&O8fNB_  
又穿著顏色很濃的縛腳褲,直衣也很鮮明的,披了出褂,現出種種色彩的下裳的貴人,把簾子從外面擠開了,上半身似乎是鑽到裡邊去,這個情形從外邊看去,是很有意思的。這人在那裡把很華麗的硯台拉到近旁去,寫起信來,或者借了鏡子,在整理自己的鬢髮,也都是有意思的事。 ?[Yn<|  
AA-$;s  
因為有三尺的幾帳立在裡邊,有吊緣的簾子底下僅留有少許的空隙,所以在外邊立著的人和裡面坐著的女人說著話的時候,兩邊的臉正當著這個空隙,這是很有意思的。若是個子很高的,或是很矮的人,那就怎樣呢,恐怕未必能恰好吧。也只有世間一般高低的人,才能夠那樣吧。 M:O*_>KF  
{UH45#Ua  
其二臨時祭的試樂 OL1xxzo  
l[ko)%7V  
賀茂的臨時祭的舞樂試習,是很有趣味的。主殿寮的官員高舉著很長的火把,把頭縮在衣領裡走著,火把的尖頭幾乎碰著什麼東西了,這時奏起很好昕的音樂,吹著笛子,在後殿走過去,覺得特別的有意思。貴公子們穿著禮服正裝,站下來說話,同來的隨身們低聲的又是很短的喝道,彷彿真是了人事似的,替他的主人作前驅,這聲音與管弦的聲相雜,聽去與平常不同的很是好玩。 nUY)Ln I  
AU*]D@H  
乃至夜深了,索性等到天亮,看樂人們的歸來,聽見貴公子們的歌聲道: .&=\ *cZc  
R]kH$0`  
「荒田里生長的富草的花呀!」覺得這回比以前的更有意思,可是這是怎樣的老實的人呢,有的急忙的一直退出去,大家都笑著,有一個女官說道: ht:L L#b*(  
:Ea ]baM"  
「且等一會兒吧,為什麼這樣天還沒有亮,就去的呢?」大概是有點不舒服吧,恐怕有人要追來,會得被捉住了的樣子,幾乎要跌倒了,那樣張皇著,急忙的退出去了。 (7aE!r\Ab  
#lm1"~`5  
六五.左衛門的衛所疆 jZY9Lx8o  
$}7WJz:  
這是中宮暫住在職院官署時候的事情,在那院子裡樹木古老郁蒼,房屋很高,離人家很遠,但是不知怎的覺得很有意思。中央的屋說是有鬼,便拿來隔絕了,在南邊廂房裡,設立幾帳,作為御座,又在外邊的廂房裡住著女官們侍候著。 gasl%&  
18!0H l>  
凡是從近衛御門進到,直到左衛門的衛所的公卿們的呵殿的聲音,平常總是很長,但在殿上人在宮禁內則呵殿聲很短,所以女官們分別出那是大前驅,或是小前驅來,紛紛的加以議論。因為回數聽得多了,從這個聲音大抵能夠推測出來,說「這是誰,那是誰」了。或者有人說「這不對」,那就差遣人去看來,猜得對的於是非常的得意,說:「你瞧,這可不是麼!」這是很有意思的。 ,[^P  
YrgwR  
一天正值下弦,後半夜月色微明,院子裡罩滿了霧氣,女官們出來閒走,中宮知道了也就起來了。在御前可值班的女官們都來到院子裡,在月下嬉游著,不覺天漸漸的亮了。我說道: 4k$BqM1  
hlkf|H  
「我們到左衛門衛所去看吧。」大家都說我也去,我也去,追趕著一同前去。這時候,聽見有許多殿上人吟詩的聲音,說「什麼的一聲秋」,似乎往職院來的光景,便都逃了進去,或者和殿上人說話。殿上人中間有的說道: )Hlr 09t=]  
t91v%L   
「你們是看月麼?」便著實佩服,作起歌來。這個樣子,無論白天夜裡,殿上人來往沒有斷絕的時候。就是公卿們在上朝退朝的時節,如不是特別有緊急事情要辦,也總是到職院的官署來走一轉的。 =}U`q3k  
MBDu0 [c  
六六.無聊的事 3(}HD*{E[@  
wp-*S}TT  
無聊的事是,好容易決定了到宮裡出仕的人,懶於做事,覺得事情很麻煩。給人家也說什麼話,自己也有不合適的事,平常總是說著,「怎麼樣,還是退下去了吧。」及至出去了,和家裡雙親意見不合,又生怨恨,說不如還是進去吧。 $^y6>@~  
`<8~tS/. w  
養子的臉長得很討厭的。雙親自身也不滿意的男子,勉強招了來做女婿,結果不很如意,再來發牢騷的人。這些都是很無聊的事。 KFkKr>S :  
hT>h  
六七.可惜的事 FZ6.<wN  
hY7Q$B<  
可惜的事是替人代作的和歌很得到稱讚。但這還算是好的。到遠方去旅行的人,輾轉的尋求關係,想得到介紹信,便即對於相識的人隨隨便便的寫了一封信,交他送去,結果是收信的人說那信缺少敬意,連回信也不肯給,那樣就什麼都沒有用了。 0NK]u~T<  
;Z:z'';Lm  
六八.快心的事 ' jR83A*  
7qt<C LJ  
快心的事是,獻卵杖時的祝詞,神樂的舞人長,池裡的荷葉遇著驟雨,御靈會裡的馬長,祭禮裡拿著旗幟的人。 {H#1wu^]O$  
4,tMaQ  
六九.優待的事 ^+oi|y  
Y;6<AIx>  
優待的事是,愧倔戲的管事人,除目時候得到第一等地方的人。 !H{)L@f  
kuu9'Sqc'b  
七○.琵琶聲停 )PL'^gR r  
*0{MAm  
御佛名會的第二天早晨,主上命令將繪有「地獄變」的屏風拿來,給中宮觀看。這繪畫畫得十分可厭。雖然中宮說道: f<xF+wE  
[Qy]henK  
「你看這個吧。」我卻是答道: mb0${n~fz  
dAEz hR[=  
「我決不想看這個。」因為嫌惡那畫,便躲到中宮女官們的房子裡睡了。 7X|&:V.s|  
of+$TKQNpN  
這時雨下得很大,主上覺得無聊,便召那殿上人到弘徽般的上房來,奏管弦的音樂作遊戲。清方少納言的琵琶,很是美妙。濟政的彈箏,行成吹笛,經房少將吹笙,實在很有意思的演奏了一遍,在琵琶剛才彈完的時候,大納言忽然高吟一句道: $23="Jcl  
ANT^&NjJ7  
「琵琶聲停物語遲。」覺得很好玩,連隱藏了睡著的我也起來了,說道: '7Te{^<FQ$  
YJ3970c/M  
「慢佛法的罪雖然很是可怕,但是聽見了巧妙的話,也就再也忍不住了。」大家也都笑了。大納言的聲音並不怎麼特別美妙,只是應了時地做得很適應罷了。 ,{E'k+  
>@rp]xx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七一.草庵 SZK~<@q5  
"eZNci  
頭中將聽了什麼人的中傷的虛言,對於我很說壞話,說道: wrac\.  
zw7=:<z=  
「為什麼把那樣子的人,當作普通人一般的看待的呢。」就是在殿上,也很說我的不好,我聽了雖然覺得有點羞恥,但是說道: 2oGl"3/p  
)?K3nr  
「假如這是真的,那也沒法,但若是謠言的話,將來自然就會明白的。」所以笑著不以為意。但是頭中將呢,他就是走過黑門的時候,聽見我的聲音,立即用袖子蒙了臉,一眼也不曾看,表示非常憎惡,我也是一句話都不辯解,與且不看他就走了過去。 PHyS^J`  
4["$}O5  
二月的下旬時候,下著大雨,正是非常寂寞的時節,遇著禁中有所避忌,大家聚在一處談話,告訴我說:「頭中將和你有了意見,到底也感覺寂寞,說要怎麼樣給通個信呢。」我說道: |FS79Bv  
zRx-xWo  
「哪裡會有這樣的事呢。」第二天整天的在自己的屋子裡邊,到了夜間才到了宮中,中宮卻已經進了寢殿去了。值夜班的女官們在隔壁的房間裡把燈火移到近旁來,都聚集在一處,做那「右文接續」的遊戲。看見我來了,雖然都說道: +Tf,2?O  
bJ*jJl x  
「啊呀,好高興呀!快來這裡吧。」但是中宮已經睡了,覺得很是掃興,心想為什麼進宮裡來的呢,便走到火盆旁邊,又在這裡聚集了些人,說著閒話。這時忽然有人像煞有介事的大聲說道: ycg5S rg  
IGeXj%e  
「什麼的某人到來了。請通知清少納言吧。」我說道:這可奇了。我剛才進來,在什麼時候又會有事情了呢?」叫去問了來,原來到來的乃是一個主殿司的官人。說道: \R#]}g0!  
p0U4#dD6  
「不單是傳言,是有話要直接說的。」於是我就走出去問,他說道: ~jWG U-m  
YBb%D  
「這是頭中將給你的信。請快點給回信吧。」我心想頭中將很覺得討厭我,這是怎樣的信呢,並沒有非趕緊看不可的理由,便說道: kH:! 7L_=  
h~|B/.[R:3  
「現在你且回去吧。等會兒再給回信就是了。」我把信放在懷裡,就進來了。隨後仍舊同著別人說閒話,主殿司的官人立即回來了,說道: c!#DD;<Q  
W!.F\H,(  
「說是如果沒有回信,便將原信退回去吧。請快點給回信吧。」這也奇了,又不是《伊勢物語》,是什麼假信呢,打開來看時,青色的薄信紙上,很漂亮的寫著。內容也很是平常東西,並不怎樣叫人激動,只見寫著道: )<Cf,R  
5!GL"  
「蘭省花時錦帳下。」隨後又道: 0[ (Z48  
1Z. D3@  
「下句怎樣怎樣呢?」那麼,怎樣辦才好呢?假如中宮沒有睡,可以請她看一下。現在,如果裝出知道下句是什麼的樣子,用很拙的漢字寫了送去,也是很難看的。一邊也沒有思索的工夫,只是催促著回信,沒有法子便在原信的後邊,用火爐裡的燒了的炭,寫道: $ NNd4d*  
8XS_I{}?  
「草庵訪問有誰人?」就給了送信的人,此外也並沒有什麼回信。 pJnT \~o  
vS@;D7ep  
這天一同的睡了,到第二天早上,我就很早回到自己的房裡,聽見源少將的聲音誇張的叫喊道: @k|V4  
SV?^i`  
「草庵在家麼,草庵在家麼?」我答道: 'joc8o sS  
*LZB.84  
「哪裡來的這樣孤寂的人呢?你如果訪問玉台,那麼就答應了吧。」他聽見回答的聲音就說道: `Lr I^9Z  
!iHJ!  
「啊呀,真高興呀。下來在女官房裡了麼,我還道是在上頭,想要到那裡去找呢。」於是他就告訴我昨夜的事情: U 6`E\?d`  
-udKGrT+  
「昨夜頭中將在宿直所裡,同了平常略為懂得事情的人,六位以上的官員聚在一起,談論人家種種的事情,從過去說到現在,末了頭中將說道: '"4S3Fysm  
 1cvH  
『自從和清少納言全然絕交以後,覺得也總不能老是這樣下去。或者那邊屈伏了我就等著她來說話,可是一點都不在意,還是滿不在乎似的,這實在是有點令人生氣。所以今夜要試一試,無論是好是壞,總要決定一下,得個解決。』於是大家商量了寫了一封信,叫人送了去,但是主殿司回來說: TQiDbgFo  
2ij/!  
『她現在不立刻就看,卻走進去了。』乃又叫他回去,大家囑咐他說: ~3F\7%Iqc  
Q*h%'oc`  
『只要捉住她的袖子,不管什麼,務必要討了回信回來,假如沒有的話,便把原信拿了回來!』在那麼大雨中間差遣他出去,卻是很快的就走回來了。說道: !o k6*m  
8iDg2_l`G  
『就是這個。』拿出來的就是原來的信。那麼是退了回來吧,打開來看時,頭中將啊的叫了一聲。大家都說道: nHB=*Mj DV  
>(t_  
『怪了,是怎麼回事?』走近了來看這信,頭中將說道: D=Pv:)*]  
Z !qHL$  
『了不得的壞東西!所以那不是可以這樣拋廢掉的。』大家看了這信,都吵鬧起來: [,F5GW{x  
95,{40;X7  
『給接上上句去吧。源少將請你接好不好?』一直思索到夜深,終於沒有弄好,隨即停止了。這件事情,總非宣傳世間不可。」大家就那麼決定了。就是這樣的聽去也覺得是可笑的誇說,末了還說道: Lmy ^/P%  
n')#]g0[  
「你的名字,因為這個緣故,就叫作草庵了。」說了,便急忙的走了。我說道: ,6Kx1 c  
m8Q6ESg<*u  
「這樣的很壞的名字,傳到後世去,那才真是糟心呢。」 A L#"j62  
d%Zt]1$  
這時候修理次官則光來了,說道: tY<D\T   
w{3 B  
「有大喜事該當道賀,以為你在宮裡,所以剛才是從上邊出來的。」我答說道: [^B04x@  
3Xaw  
「什麼事呀?不曾聽說京官有什麼除目,那麼你任了什麼官呢?」則光說道: FLJdnL  
A@#9X'C$^  
「不是呀,這實在的大喜事乃是昨夜的事,為的想早點告訴你,老是著急,直等到天亮。比這更給我面子的事,真是再也沒有了。」把那件事情從頭的講起,同源中將說的一樣。隨後又說道: $+)2CXQe5  
VYI%U'9Q  
「頭中將說,看那回信的情形,我就可以把清少納言這人完全忘卻了,所以第一回送信的人空手回來,倒是覺得很好的。到第二回拿了回信來時,心想這是怎樣呢,不免有點著急,假如真是弄得不好,連這老兄的面子上也不大好吧。可是結果乃是大大的成功,大家都佩服讚歎,對我說道: )vO;=% GQ  
-~ytk=  
『老兄,你請聽吧。』我內心覺得非常高興,但是卻說道: lob{{AB,!  
w_|R.T\7  
『這些風雅方面的事情,我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大家就說: ! )$ PD@  
k+S+ : 5  
『這並不叫你批評或是鑒賞,只是要你去給宣傳,說給人們去聽罷了。』這是關於老兄的才能信用,雖似乎估計得不高,有點兒覺得殘念,但是大家來試接上句,也說:  SzkF-yRd  
D4'"GaCv  
『這沒有好的說法,或者另外做一首返歌吧。』種種商量了來看,與其說了無聊的話給人見笑反而不好,一直鬧到半夜裡。這豈不是對於我本身和對於你都是非常可喜的事麼?比起京官除目得到什麼差使,那並算不得什麼事了。」我當初以為那只是頭中將一個人的意思,卻不知道大家商議了要試我,不免懊恨,現在聽了這話,這才詳細知道,覺得心裡實在激動。這個兄妹的稱呼,連上頭都也知道,平常殿上不稱則光的官銜,都叫他作「兄台」。 K1uN(T.Ju  
y=YD4m2W  
說著話的時候叫緊上去吧乃是中宮見召,隨即上去,也是講的這一件事情。中宮說道: O]w&uim  
a}#[mw@m=  
「主上剛才來到這裡,講起這事,說殿上人都將這句子寫在扇上拿走了。」這是誰呢,那麼樣的宣傳,真覺得有點出於意外。自此以後頭中將也不再用袖子蒙著臉,把那脾氣全改好了。 @z$V(}(O^  
B9iH+ ]W  
七二.二月的梅壺 en!cu_]t  
h\C  
第二年的二月二十五日,中宮遷職到職院去了,我沒有同去,仍舊留在原來的梅壺,到了第二天,頭中將有信來說道: cliP+#  
#`); UAf  
「我在昨天晚上,到鞍馬寺來參拜,今夜預備回去,但是因為京都的『方角』不利,改道往別的地方去。從那裡回來,預計不到天明便可以到家。有必須同你一談的事情,務請等著,希望別讓很久的敲你的門。」信裡雖是這樣的說,但是御匣殿的方面差人來說道: xO'1|b^&  
9W 5vp:G  
「為什麼一個人留在女官房裡呢,到這裡來睡吧。」因此就應召到御匣殿那裡去了。在那裡睡得很好,及至醒了來到自己的屋裡的時候,看房子的使女說道: H^B/ '#mO  
teg LGp@_  
「昨天晚上,有人來敲門很久,好容易起來看時,客人說,你對上頭去說,只說這樣這樣好了,但是我說道,就是這樣報告了,也未必起來,因此隨又睡下了。」聽了也總覺得這事很是掛念,主殿司的人來了,傳話道: 5WP)na6"  
*=$Jv1"Q +  
「這是頭中將傳達的話,剛才從上頭退了下來,有事情要同你說呢。」我便說道: N41)?-7F  
[1F.   
「有些事情須得要辦,就往上邊的屋子裡去,請在那裡相見吧。」若是在下邊,怕要不客氣的掀開簾子進來,也是麻煩,所以在梅壺的東面將屏風打開了。說道: &GGJ=c\  
7hQXGY,q  
「請到這裡來吧。」頭中將走近來,樣子很是漂亮。櫻的直衣很華麗的,裡邊的顏色光澤,說不出的好看,葡萄色的縛腳褲,織出藤花折枝的模樣,疏疏朗朗的散著,下裳的紅色和砧打的痕跡,都明瞭的看得出來,下邊是漸漸的白色和淡紫色的衣服,許多層重疊著。因為板緣太狹,半身坐在那裡,上半身稍為靠著簾子坐著,這樣子就完全像是畫裡畫著,或者是故事裡寫著,那麼樣的漂亮。 " R!,5HQF;  
fm]mqO  
院子裡的梅花,西邊是白色的,東邊乃是紅梅,雖然已經快要凋謝了,也還是很有意思的,加上太陽光很是明亮優閒,真是想給人看哩。若是簾子邊裡有年輕的女官們,頭髮整齊,很長的披在背後,坐在那裡,那就更有可以看得的地方,也更有風情。可是現在卻過了盛年,已經是古舊的人們,頭髮似乎不是自己的東西的緣故吧,所以處處捲縮了散亂著,而且因為還穿著灰色喪服,顏色的有無也看不出,重疊著的地方也沒有區分,毫不見有什麼好看,特別因為中宮不在場,大家也不著裳,只是上邊披著一件小褂,這就把當時的情景毀壞了,實在很是可惜的事情。 IJ\4S  
,/2&HZd  
頭中將首先說道: rj}O2~W~4  
AjVX  
「我就將上職院裡去,有什麼要我傳言的事情麼?你什麼時候上去呢?」隨後說道: j+9;Rvt2  
`=V p 0tPI  
「昨天晚上在避忌方角的人家,天還沒有亮就出來了,因為以前那麼說了,以為無論什麼總會等著,在月光很是明亮的路上,從京西方面趕了來。豈知敲那女官房的門,那使女好容易才從睡夢裡起來,而且回答的話又是那麼拙笨。」說著笑了,又說道: e@Mg9VwDc  
L{&>,ww  
「實在是倒了楣了。為什麼用那樣的使女的呢?」想起來這話倒是不錯的,覺得很有點對不起,也很有點好笑。過了一會兒,頭中將出去了。從外邊看見這情形的人,一定很感覺興趣,以為簾子裡邊一定有怎麼樣的美人在那裡吧。若是有人從裡邊看見我的後影的,便不會想像在簾子外面,有那樣的美男子哩! egK~w8`W%  
@0]w!q  
那天到了傍晚了,就上去到了職院。在中宮的面前有女官們許多聚集,在評論古代故事的巧拙,什麼地方不好,種種爭論,並且舉出《宇津保物語》裡的源涼和仲忠的事來,中宮也來評定他們的優劣。有一個女官說道: 118lb]  
'Kk/ J+6U  
「先來把這一點評定了吧。仲忠的幼小時候的出身卑微,中宮也正是說著呢。」我說道: 5Q <vS"g  
? A;RTM  
「源涼怎麼及得他呢?說是彈琴,連天人都聽得迷了,所以降了下來,可那是沒用的人呀。源涼得著了天皇的女兒了麼?」這時有偏袒仲忠的女宮覺得我也是仲忠的一派,便說道: +,,dsL  
{ZSAPq4)L  
「你們請聽吧。」中宮說道: }5n\us  
?u&|'ASo  
「比這更有意思的事,是午前齊信進宮裡來了,若是叫你看見了,要怎樣的佩服,要不知道怎樣說好了。」大家也都道: o<p4r}*AVJ  
">_|!B&wb^  
「真是的,要比平常真要漂亮得多了。」我就說道: =Ez@kTvOs  
~*\ *8U@7  
「我也為了這件事想要來說的,可是為小說裡的事一混,就過去了。」於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說了,人家笑說道: 9An \uH)mL  
[4bE"u  
「這是誰也都看見的,但是卻沒有人,像你那樣的連衣縫針腳都看清楚了的。」又說道: yt,Ky8y1  
p/7'r  
「頭中將說京的西邊荒涼得很呢。若是有人同去看來,那就更有意思呢。牆壁都已倒塌,長了青苔,宰相君就問道: (Jj xrZ+L  
''!j:49  
『那裡有瓦松麼?』大為稱讚,便吟詠著『西去都門幾多地』的詩句。」大家擾嚷的都說著話,講這故事給我聽,想起來實在是很有興趣的事。 gVJh@]8)  
M)wNu  
七三.昆布 *J': U>p  
"Z&_*F.[O  
我有一個時候,退出宮禁,住在自己家裡,那時殿上人來訪問,似乎人家也有種種的風說。但是我自己覺得心裡沒有什麼隱藏的事情,所以即使有說這種話的人,也不覺得怎麼可憎。而且白天夜裡,來訪問的人,怎好對他們假說不在家,叫紅著臉歸去呢。可是此外本來素不親近的人,來找事件來的也並不是沒有。那就實在麻煩,所以這回退出之後的住處,一般都不給人家知道,只有經房和濟政諸位,知道這事罷了。 ,LLx&jS  
m|]"e@SF2  
有一天,左衛門府尉則光來了,講著閒話的中間,說道: w-@6qMJ  
 2q9$5   
「昨天宰相中將說,你妹子的住所,不會不知道的。仔細的詢問,說全不知道,還是執拗的無禮追問。」這樣說了,隨後又道: jPc,+?  
G) 37?A)  
「把真事隱藏過了,強要爭執,這實在是很難的事情。差一點就要笑了出來,可是那位左中將卻是坦然的,裝出全不知 b<E78B+Aax  
gBXoEn]  
情的模樣,假如他對了我使一個眼神,那我就一定要笑起來了。為的躲避這個困難的處境,在食案上有樣子並不漂亮的昆布在那裡,我就拿了這東西,亂七八糟的吃,借此麻糊過去,在不上不下的時候,吃這不三不四的食物,人家看了一定要這樣的想吧。可是這卻弄得很好,就不說什麼的過去了。若是笑了出來,這就要不行了吧。宰相中將以為我是真不知道吧,實在這是可笑的事。」我就對他說道: }Am5b@g"$Y  
>H,E3Z  
「無論如何,決不可給他知道呵。」這樣說了,經過了許多日子。 `yC[Fn"E^  
Fv:x>qZr@  
一天的夜裡,已經夜很深了,忽然有人用力的敲門,心想這是誰呢,把離住房不遠的門要敲的那麼響,便差去問的時候,乃是衛門府的武士,是送信來的,原來是則光的書信。家裡的人都已睡了,拿燈來看時,上面寫道: p ^9o*k`u  
wn\ R|'Rdz  
「明天是禁中讀經結願的日子,因此宰相中將也是避忌的時候,那時要追問我,說出你妹子的住所,沒有別的法子可想。實在更隱藏不下去了。還是告訴他真實的地方呢?怎麼辦呢,一切聽從你的指示。」我也不寫回信,只將一寸左右的昆布,用紙包了送給他。 t$?#@8Yk  
at1 oxmy  
隨後則光來了,說道: dux_v"Xl  
12Fnv/[n'K  
「那一天晚上,給中將追問了一晚上,不得已便帶了他漫然的在不相干地方,去走了一通。他熱心的追問,這很是難受呀。而且你又沒有什麼回信,只把莫名其妙的一片昆布封在裡邊送了來,我想是把回信拿錯了的吧。」這才真是怪的拿錯的東西呢!也沒有把這樣的東西,包來送給人的。這裡邊謎似的一種意思,簡直的沒有能夠懂得。覺得很是可氣惱,我也不開口,只把硯台底下的紙扯了一角,在邊裡寫道 4w]<1V  
8: uh0  
「潛在水底的海女的住處, ]{I>HA5[  
5bol)Z9BO  
不要說出是在哪裡吧, [T,Df&  
D^{jXNDNO  
所以請你吃昆布的呀。」 A~L Ti  
$% W.=a'5  
則光見我在寫字,便道: Q2!RFtXV  
|@)jS.Bn  
「你是在作歌呀!那麼我決不看。」便用扇子將紙片扇了回來,匆匆的逃去了。 ?gXdi<2Qn  
Km0P)Z  
平時很是親密的交際,互相幫助著的時候,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到得後來有點隔閡了,則光寄信來說道: e\]CZ5hs3  
A#w*r-P  
「假如有什麼不合適的事情,請你不要忘記了以前所約的,司即使不算是自家人,也總還是老兄的則光,這樣的看待才好。」則光平常長是這樣的說: IZ+ZIR@}ci  
BO-=X 78f@  
「凡是想念我的人,不要作歌給我看才好。這樣的人我都當作仇敵,交際也止此為限了,所以想要和我絕交的時候,就請那麼作歌寄給我吧。」因此就作了一首歌,當作回信道: ,W~a%8*  
>2?O-WXe  
「在妹背山崩了之後, hM @F|t3  
-Am ~CM  
更不見有中間流著的-- *@2?_b}A ^  
kU5chltGF  
吉野川的河流了。」 k]=Yi;  
p}j$p'D.RI  
這寄去了之後,大概真是不看這些和歌吧,就沒有回信來。其後則光敘了五位的官位,做了遠江介這地方官去了,我們的關係就是那麼的斷絕了。 TixXA:Mf  
]e?cKC\"e  
七四.可憐相的事 URbu=U  
Z }(,OZh  
叫人看了覺得可憐相的事是,流著鼻涕,隨即拂去了,那種說話的聲音。女人拔眉毛的那種姿態。 jX5lwP Q|F  
L4I1nl  
七五.其中少女子 MsMNP[-l  
<$)F_R~T3  
在前回去過左衛門的衛所之後,我暫時退歸私宅,那時得到中宮的信,說「快進宮裡來吧。」在信裡並且說道: o@6:|X)7  
dx{ZG'@aH  
「前回你們到左衛門的衛所去的侵晨的情形,總還是時常回想起來,你怎麼卻這樣無情義的忘卻了,老在家裡躲著呢?我以為你也一定覺得很有意思的呢。」就趕緊回答,表示惶恐之意,隨後說道: >, 22@4  
"]|I;I"b  
「我怎麼會不覺得那時的有意思呢?就是中宮關心我們的事情,我想那也像是源涼說的其中的少女子一般,即是對於侵晨的光景,感到興趣吧。」不久那女宮的使者走來,傳述中宮的話道: >P*wK9|(  
W| S{v7[l  
「對於仲忠非常偏袒的你,卻是為什麼如今說出叫他丟臉的話來呢?就在今天晚上,放下一切的事情,進宮來吧,若是不然,就要加倍的恨你了。」我回答道: \OMWE/qMy  
|FK ##8  
「就是尋常的怨恨,已經是不得了,何況說是加倍呢,那就連性命也只得棄捨了。」這樣說,我就進宮去了。 yEm[C(gZ  
8*O]  
七六.常陸介 yQ5F'.m9e  
<pAN{:  
中宮住在中宮職院官署的時候,在西邊廂房裡時常有晝夜不斷的讀經會,掛著佛像,有法師們常在那裡,真是非常難得的事。讀經開始剛過了兩天,聽見廊外有卑賤似的人說話道: EJF*_<f9O  
J!l/!Z>!cF  
「佛前的供品有撒下來的吧?」法師就回答說: a>1_|QB.  
&<Gs@UX~w  
「哪裡會有,時候還早哩!」心想這是什麼人在說話呢,走出去看時,原來是一個年老的尼姑,穿著一件很髒的布褲,像是竹筒似的細而短的褲腳,還有從帶子底下只有五寸來長,說是衣也不像衣的同樣的髒的上衣,彷彿像是猴子的模樣。我問道: zkFx2(Hq-f  
P, (#' W  
「那是說的什麼呀?」尼姑聽了便用假嗓說話道: jJ(()EJ  
@k"Q e&BQ  
「我是佛門的弟子,所以來請佛前撒下來的供品,可是法師們卻吝惜了不肯給。」說話的調子很是爽朗而且文雅呢。本來這種人,要是垂頭喪氣的,便愈能得人的同情,可是這人卻是特別爽朗呀。我便問道: C`p)S`d  
88K=jo))b  
「你不吃別的東西,只是吃佛前撤下來的供品麼?那是很難得的事呀。」她看見話裡有點譏刺的意思,答道: [<2#C#P:6  
@[:JQ'R=  
「別的東西哪裡是不吃,只是因為得不到手,所以請求撤下來的供品的。」便拿些水果和扁平的糍粑裝在什麼傢伙裡給了她,大家成為很要好的人,那尼姑講起種種的事情來。年輕的女宮們也走了出來,各人詢問道: -<R"  
{3jV ,S  
「有男人麼?」 rvdhfM!-A  
WFOO6 kMz  
「住在哪裡?」她便應了各人的問,很是滑稽的,用玩笑的話來回答。有人問道:  Tl.%7)  
]Z@+ |&@L  
「會唱歌麼,還會舞蹈麼?」話還沒有說了,她就唱了起來道: -PHVM=:  
</K"\EU  
「夜裡同誰睡覺呀? G<1awi  
p,y(Fc~]g'  
同了常陸介去睡呵, ^cYm.EHI  
* \@u,[,  
睡著的肌膚很是細滑。」這後邊還有許多的文句。又歌云: p[*NekE6-  
W&[}-E8<Y  
「男山山峰的紅葉, w, u`06  
:('7ly!h  
那是有名呀,有名呀。」一面唱著歌,把光頭搖轉著,那樣子非常的難看,所以又是好笑又是討厭。大家都說道: p1p4t40<l  
,,r%Y&:`6  
「去吧,去吧!」這也是很好玩的事。大家又說道: LV{a^!f`y  
)K\w0sjR  
「給她點什麼東西吧。」中宮得知了這事,說道: ymybj  
#X7fs5$&  
「為什麼叫她做出這樣可笑的事來的呢?我是無論怎樣聽不下去,掩著耳朵呢。給她一件衣裳,快點叫她走吧。」因為中宮這樣的說,就取了給她,說道: a9}cpfG=)  
U$6N-q  
「這是上頭賞給你的。你的衣服髒了,去弄乾淨了來穿吧。」便將衣服丟給了她,她趴在地上拜了,還把衣服披在肩上,學貴人的模樣那麼拜舞起來,真是很可憎的,大家就都進到裡邊去了。 Dms 6"x2  
l~Hs]*jm  
這以後就熟習了,常到這裡來,在人面前來晃。她就那麼樣被稱為「常陸介」了。但是衣服並不洗乾淨,還是同樣的骯 K/KZ}PI-O  
{<o_6 z`$  
髒,前回給她的那件衣服也不知弄到哪裡去了,大家都很是憎惡她了。 w,> ceu/  
.(^KA{  
有一天右近內待來到中宮那裡,中宮對她說道: d,AEV_  
s :ig;zb  
「有這樣一個人,她們弄得很熟了,常到這裡來。」便叫小兵衛這女官學做那個尼姑的模樣給她看,有近內侍道: z#9Tg"8]  
Y\s ge  
「那個我真是想看一看,請務必給我看吧。既然是大家得意的人,我也決不會來搶了去的。」說著話就笑起來了。 $O nh2 ^  
g{ ()   
這之後又有一個尼姑,腳有點殘疾,可是人很是上品,也照樣的叫了來問她種種事情,可是那種羞怯的樣子,很叫人覺得可憐,就也給了她一件衣服,拜謝的樣子也很不錯,末了至於喜歡得哭了。她出去的時候,那常陸介大概在路上遇著,看見她了吧。以後有很長的時期,常陸介不曾進來,也沒有人想起她來了。 ?iXN..6x  
vKO/hZBh  
七七.漂亮的事 a^o'KN{  
: X}n[K  
漂亮的事是,唐錦。佩刀。術刻的佛像的木紋。顏色很好,花房很長,開著的藤花掛在松樹上頭。 W3zYE3DZf  
%M3L<2  
六位的藏人也是很漂亮的。名家的少年公子們,沒有穿慣的綾和織物的衣服,卻因了職務的關係隨意的穿著,那麴塵色的青色袍子,是很漂亮的。本來藏人所的小職員,或是雜役,或是平人的子弟,在殿上人四位五位或六位以上的職官底下做事,算不得什麼的,一旦任為藏人,那就叫人吃一驚的顯得漂亮了。他拿了敕旨到來,又在大臣大饗的時節當作甘栗的使者,來到大臣家裡,被接待宴享的情形,簡直覺得是從哪裡來的天人的樣子。家裡的女兒現在宮裡當著嬪妃,或者還在家裡做小姐的時候,敕使到來,那出來接受天皇的書信,以及送出墊子來的女官們,都穿著得很華麗,似乎不像接待那日常見慣的人。若是藏人兼任著衛府的尉官,那麼後邊的衣裾拖著,更顯得神氣了。這家的主人還親手斟酒給他喝,藏人自己的心裡也覺得很是得意吧。平常表示惶恐,不敢同坐一室的少年公卿,雖然樣子還是謹慎,可是同朋輩一樣的已經是平起平行了。還有在上頭近旁服務,叫人見了羨慕。主上寫信的時候,由他來磨墨,用著團扇的時候,由他來給打扇。可是在這短短的三四年任期中間,卻是不修邊幅,穿著也很隨便,敷衍過去了,實在這藏人是做得沒有意思的了。升級到五位,轉到殿下去的時節近來,藏人生活就要結束,本來應該覺得比生命還要可惜,如今卻在奔走,請求以藏人在任的勞績賜以官職,這實在是很可惋惜的事。從前的藏人在決定升級的春天,為了下殿的事情著實悲歎,在現今這時世,卻忙著奔跑謀事哩。 ?[uHRBR'  
&~Y%0&F,&  
大學寮的博士富有才學,是很漂亮的,這是無需說的了相貌很是難看,官位也很低,可是甚為世人所尊重。走到高貴的人的前面去,詢問有些事情,做學問文章的師資,這是很漂亮的事。寫那些願文以及種種詩文的序,受到稱讚,這也是很漂亮的。法師富有才學,說是漂亮也是無需的了。受持《法華經》的人與其一個人讀經,還不如在多數人中間,定時讀經的時候,可以顯出才學來,更是覺得很漂亮。天色暗黑了,大家都說道: q9dplEe5  
U3C"o|   
「怎樣了?湧經的油火來的遲了!」便都停住了不念,卻獨低聲繼續念著,〔很是漂亮的。〕 OX'V  
:{N*Z}]  
皇后白天裡的行幸的狀況,還有那產室的佈置。立皇后的儀式,其時獅子和高麗犬大食床,都已經拿來,在帷帳前面裝好,從內膳司也已把灶神遷移了來,那時候還沒有成為皇后,普通只是稱作小姐的人,卻老是沒有見。此外攝政關白時的外出,以及他到春日神社裡朝拜的情形,也都是很漂亮的。 L /:^;j`c  
CDM6o!ur3  
蒲桃色的織物,是很漂亮的。凡是紫色的東西,都很漂亮,無論是花,或是絲的,或是紙的。紫色的花的中間,只有杜若這種花的形狀,稍為有點討厭,可是顏色是漂亮的。六位藏人的值宿的樣子也很漂亮,大概也因為是紫色的緣故吧。寬闊的院子滿積著雪,也是很漂亮的。 % Y%r2  
'KA$^  
今上天皇的第一皇子,還是小兒的時候,由舅父們,年輕而俊秀的公卿們抱著,使喚著殿上人,叫牽著玩具的馬,在那裡遊玩,覺得很是漂亮,真是沒有話說的了。 GMJ4v S  
6ieul@?*u*  
七八.優美的事 D{N8q^Cs9  
Qb^G1#r@C  
優美的事是,瘦長的瀟灑的貴公子穿著直衣的身段。可愛的童女,特地不穿那裙子,只穿了一件開縫很多的汗衫,掛著香袋,帶子拖得長長的,在勾欄旁邊,用扇子障著臉站著的樣子。年輕美貌的女人,將夏天的帷帳的下端搭在帳竿上,穿著白綾單衣,外罩二藍的薄羅衣,在那裡習字。薄紙的本子,用村濃染的絲線,很好看的裝訂了的。長出嫩芽的柳條上,縛著用青色薄紙上所寫的書簡。在染得很好玩的長鬚籠裡,插著五葉的松樹。三重的檜扇,五重的就太厚重,手拿的地方有點討厭了。做得很好的檜木分格的食盒。細的白色的絲辮。也不太新,也還不太舊的檜皮屋頂,很整齊的編插著菖蒲。青青的竹簾底下,露出帷帳的朽木形的模樣來,很是鮮明,還有那帷帳的穗子,給風吹動著,是有意思的。夏天掛著帽額鮮明的簾子的外邊,在勾欄的近旁,有很是可愛的貓,戴著紅的項圈,掛有白的記著名字的牌子,拖著索子,且走且玩耍,也是很優美的。五月節時候的葛蒲的女藏人,頭上戴了菖蒲的鬘,掛著和紅垂紐的顏色不一樣,可是形狀相像的領巾和裙帶,將上賜的香球送給那並列著的王子和公卿們,是很優美的。他們領受了,拿來掛在腰間,舞蹈拜謝,實在是很好看的。在五節捧熏爐的童女,還有著小忌衣的貴公子們,都是頗優美的。六位藏人穿著青色袍值宿的姿態,臨時祭的舞人,五節舞女的隨從的童女,也很優美。 rw'+2\  
",b:rgpRp  
七九.五節的舞女 t neTOj  
wm`<+K  
中宮供獻五節的舞女,照例有照料舞女的該有女官十二人。本來將寢宮裡的人借給別處去用,是不大很好的事,但是不曉得是怎麼想的,這時候中宮派出了十位女官,另外的兩個是女院和淑景捨的,她們原是姊妹。辰日的當夜,將印成青色模樣的唐衣以及汗衫,給女官和童女穿上了,別的女官們,都不讓預先知道這種佈置,至於殿上人更是極秘密的了。舞女們都裝束整齊了,等到晚天色暗了的時候,這才帶來穿上服裝。紅垂紐很美麗的掛著,非常有光澤的白衣上面,印出藍的模樣的衣服,穿在織物的唐衣上邊,覺得很是新奇,特別是舞女的姿態,比女官更是優美。連雜務的女官們也都穿著這種服裝並排的立著,公卿和殿上人看出驚異,把她們叫作「小忌的女官們」。小忌的貴公子們站在簾外,同女官們說著話。 uos8Mav{E  
I0}.!  
中宮說道:「五節舞女的休息室,如今便拿開了陳設,外邊全看得見。很是不成樣子。今天夜裡,還應當是整整齊齊的才好。」這樣說的,所以舞女和女官們不像常年那樣,要感覺什麼不便了。帷帳下邊開縫的地方用了繩子結好,但從這底下露出女官們的袖口來罷了。 (kxS0 ]=  
^)dsi  
名字叫作小兵衛的一個照料的女官,因為紅垂紐解開了,說道: 1mmL`M1  
-m`|Sq  
「讓我把這結好了吧。」小忌的貴公子實方中將便走近前來,給她結上,好像有意思似地對她說道: MD[hqshoh  
)>ff"| X  
「深山井裡的水, O8Mypv/C  
S[L@8z.Sj  
一向是凍著, .EhC\QpP  
7NEOaX(J9  
如今怎麼冰就化了呢?」 O#tmB?n*  
s,-<P1}/  
小兵衛還是年輕的人,而且在眾人面前,大概是不好說話吧,對他並不照例做那返歌。在旁邊的年紀大的人也都不管,不說什麼話,中宮職的官員只是側著耳朵聽,有沒有返歌,因為時間太久了覺得著急,就從旁門裡走了進來,到女宮的身旁問道: GLY,<O>D5  
cL %eP.  
「為什麼大家不做返歌,這樣的呆著呢?」聽他低聲的這樣說話,我和小兵衛之間還隔著四個人,所以即使想到了很好的返歌,也不好說。況且對方是歌詠知名的人,不是一般的平凡的作品,做返歌這怎麼能行呢。但只是一味謙虛,雖是當然其實也是不對的。中宮職的官員說道: Y0'~u+KS`5  
+Y~,1ai 5^  
「作歌的人這樣怎麼行呢?便是不很快意,忽然的就那麼吟了出來了。」我聽了就做了一首答歌,心想拿去給人譏彈也是有意思的事吧! i V%tn{fc  
@6DV?VL  
「薄冰剛才結著, (OK;*ZH+T@  
#PRkqg+|  
因為日影照著的緣故, co%ttH\ n  
(a i&v  
所以融化就是了。」 zj^Ys`nl  
<O cD[5  
我就叫辨內侍傳話過去,可是她為了害羞,說的不清楚。實方側著耳朵問道: 1#9Q1@'OS  
gh3XC.&  
「什麼呀,什麼呀?」因為本來有點口吃,又是有點故意裝腔,想說的好些,更是不能說下去了,這樣卻使得我的拙劣的歌免得丟醜,覺得倒是很好的。 {i)k#`  
 "MD  
舞女送迎的時節,有些因病告假的人,中宮也命令要特別到場,所以全部到來,同外邊所進的五節舞女情形不一樣,排場很是盛大。中宮所出的舞女是右馬頭相尹的女兒,染殿式部卿妃的妹子,即是第四姬君的所生,今年十二歲,很是可愛的。在最後的晚上,被許多人簇擁著,也一點都不著忙,慢慢的從仁壽殿走過,經過清涼殿前面東邊的竹廊,舞女在先頭,到中宮的屋子裡去,這個情景也極是美妙的。理 tY^MP5*  
sf\p>gb  
細長的佩劍,帶著垂在前面的平帶,由一個俊秀的男子拿著走過,這是很優美的。紫色的紙包封好了,掛在花房很長的一枝藤花上,也是很有意思。 &L[7jA'[J  
.:?X<=!S&t  
在宮禁裡,到了五節的時候,不知怎的覺得與平常不同,逢見的人好像是很好看似的。主殿司的女官們,用了種種顏色的小布帛,像避忌時節似的,帶在釵子上插著,看去很是新奇。在清涼殿前臨時架設的板橋上邊,用了村濃染色的紙繩束髮,顏色很是鮮麗,這些女官們在那裡出現,也是很有意思的。臨時上殿擔任雜役的女官以及童女們,都把這五節當作很大的節日看待,這是很有道理的。山藍印染的小忌衣和日蔭鬘等,裝在柳條箱內,由一個五位的藏人拿了走著,也是看了很有意思的。殿上人把直衣的肩幾乎要脫下來的披著,將扇子或是什麼做拍子,歌唱道: dLb9p"EE#  
EugQr<sM#  
「升了官位了, n3w(zB  
#$trC)?~q  
使者像重重的波浪的來呀。」 hVQ TW[  
@)0-oa,u+  
這樣唱著走過女官房前的時候,站在簾邊觀看的人,一定是要心裡亂跳的吧。特別是許多的人,一齊的笑起來,那更要吃一驚了。執事的藏人所穿的紅的練絹的重袍,特別顯得好看。雖然給他們鋪了坐墊,但是沒有工夫坐著,只看女官們的行動,種種加以褒貶,在那個時候似乎除了五節之外,別無什麼事情可以說的了。 ~r~~0|=  
F+e J9  
在帳台試演的晚上,執事的藏人非常嚴重的命令道: )r O`K  
"4FL<6  
「照料舞女的女官二人,以及童女之外,任何人都不能進去!」把門按住了。很討人厭的這麼的說,那時有殿上人說道: 5*1wQlL  
78tWzO  
「那麼,放我一個進去吧。」答說道: 1Qf21oN{  
vnz.81OR  
「這就有人要說閒話,怎麼能行呢。」頑固的加以拒絕,但是中宮方面的女官大概有二十來人,聚在一起,不管藏人怎麼說,卻將門打開了,逕自沙沙的走進去,藏人看了茫然說道: 'KQ]7  
8<P$E!  
「呵,這真是亂七八糟的世界了!」呆站在那裡。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在這後邊,其餘照料的女官們也都進去了。看了這個情形,藏人實在很是遺恨的。主上也出來,大概是看得很是好玩吧。 d(wqKiGwe  
!+ uMH!  
童女舞的當夜是很有趣味的。向著燈台的童女們的臉是非常的可愛而且很美的。 MCh8Q|Yx4  
2jhVmK  
八○.無名的琵琶 ]#BXaBVMY  
[CUJA  
有女官來說道: ##s !-.T  
{``}TsN  
「有叫作『無名』的琵琶,是主上帶到中宮那邊去了,有女官們隨便看了,就那麼彈著。」我走去看時,女官們並不是彈,只是手弄著絃索玩耍罷了。女官對中宮說道: p!a%*LfND  
[T%blaSX  
「這琵琶的名字呀,是叫作什麼的呢?」中宮答道: RnrM rOh  
+o3g]0  
「真是無聊得很,連名字也沒有。」這樣的回答,也覺得是很有意思的。 K_5&_P1  
RFJ;hh  
淑景捨女御到中宮這裡來,說著閒話的時候,淑景捨道: V,+[XB  
Z0eBx  
「我那裡有一個很漂亮的笙,還是我的先父給我的。」隆圓僧都便說道: yCIgxPv|7  
h.$__Gs  
「把那個給了我吧。我那裡也有很好的一張琴,請把那個交換了吧。」但是這樣說了,好像是沒有昕見的樣子,還是說著別的事情,僧都想得到回答,屢次的催問,可是還沒有說。到後來中宮說道: =O#AOw`  
SxZ^ "\H  
「不?不換吧,她是這麼想哩。」這也是回答的很有意思。這笙的名字叫作「不換」,僧都並不曾知道,所以不懂得回答的用意,心裡不免有點怨望。這是以前中宮住在中宮職院的時候的事情。在主上那裡,有著名叫「不換」的那個笙。 VuMDV6^Z  
UI<PNQvo9  
在主上手邊的東西,無論是琴是笛,都有著奇妙的名字。琵琶是玄上、牧馬、井手、渭橋、無名等。又和琴也有朽目、鹽灶、二貫等被叫作這些名字。此外又有水龍、小水龍、宇多法師、釘打、二葉,此外還有什麼,雖是聽見了許多,可是都忘記了。「宜陽殿裡的第一架上」,這是頭中將平時常說的一句口頭禪。 < k+fKl  
[)H,zpl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2-10-19
八一.彈琵琶 K8I$]M   
23]Y<->Eu<  
在中宮休憩處的簾子前面,殿上人整天的彈琴吹笛,來作樂遊戲。到走散的時候,格子窗還沒有放下,燈台卻已拿了出來,其時門也沒有關,屋子裡邊就整個兒可以看見,也可看出中宮的姿態:直抱著琵琶,穿著紅的上褂,說不盡的好看,裡面又襯著許多件經過砧打的或是板貼的衣服。黑色很有光澤的琵琶,遮在袖子底下拿著的情形,非常美妙;又從琵琶的邊裡,現出雪白的前額,看得見一點兒,真是無可比方的艷美。我對坐在近旁的一個女官說道: jM)C4ii.-$  
5VW|fI  
「從前人說那個半遮面的女人,實在恐怕還沒有這樣的美吧?況且那人又只是平人罷了。」女官聽了這話,因為屋裡人多,沒有走路的地方,便擠了過去,對中宮說了,中宮笑了起來,說道: ZJW[?V\5=  
&<TzG B*  
「你知道這個意思麼?」她回來告訴我這話,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 Z6C=T;w  
^[E' 1$D  
八二.乳母大輔 Z7rJ}VP  
fA%z*\  
中宮的乳母大輔,今日將往日向去,賜給錢別的東西,有些扇子等物,其中的一把,一面畫著日色晴朗的照著,旅人所在的地方似乎是井手中將的莊園模樣,很是漂亮的畫著。在別一面卻是京城的畫,雨正是落得很大,有人悵然的望著。題著一首歌道: ,B(7\  
Ok7t@l$  
「向著光明的朝日, 5(W"-A}  
6) oLus  
也要時常記得吧, R1F5-#?'E  
Lb{e,JH  
在京城是有不曾晴的長雨呢!」這是中宮親筆寫的,看了不禁有點黯然了。有這樣深情的主人,本來要捨棄了遠行也是不可能的吧。 J--m[X  
K"<PGOF  
八三.懊恨的事 USN8N (  
'0$?h9"  
懊恨的事是,這邊做了給人的歌,或者是人家做了歌給它送去的返歌,在寫好了之後,才想到有一兩個字要訂正的。縫急著等用的衣服的時候,好容易縫成功了,抽出針來看時,原來線的尾巴沒有打結,又或者將衣服翻轉縫了,也是很懊恨的事。 z} '!eCl  
'8Phxx|  
這是中宮住在南院時候的事情,父君道隆公住在西的對殿裡,中宮也在那裡,女官們都聚集在寢殿,因為沒有事做,便在那裡遊戲,或者聚在廂廊裡來。中宮說道: b| SE<\  
-/ ]W+[  
「這是現在急於等用的衣服,大家都走攏來,立刻給縫好了吧。」說著便將一件平織沒有花紋的絹料衣服交了下來,大家便來到寢殿南面,各人拿了衣服的半身一片,看誰縫得頂快,互相競爭,隔離得遠遠的縫著的樣子,真像是有點發了瘋了。 :a:[.  
*M7E#bQ5B  
命婦的乳母很早的就已縫好,放在那裡了,但是她將半片縫好了,卻並不知道翻裡作外,而且止住的地方也並不打結,卻慌慌張張的擱下走了。等到有人要來拼在一起,才覺得這是不對了。大家都笑著嚷道: ch5s<x#CE  
3CTX -#)vS  
「這須得重新縫過。」但是命婦說道: 59(U`X  
Z.Rb~n&  
「這並沒有縫錯了,有誰來把它重縫呢?假如這是有花紋的,裡外顯然有區別,誰要是不看清裡面,弄得縫反了的話,那當然應該重縫。但這乃是沒有花紋的衣料,憑了什麼分得出裡外來呢?這樣的東西誰來重縫。還是叫那沒有縫的人來做吧。」這樣說了不肯答應,可是大家都說道: ETv9k g  
;mm!0]V  
「雖是這麼說,不過這件事總不是這樣就成了的。」乃由源少納言、新中納言給它重縫,命婦本人卻是旁觀著的,那個樣子,也是很好玩的。那天的晚上,中宮要往宮裡去的時候,對大家說道: \Z)1 ?fq  
Uku5wPS  
「誰是最早縫好衣服的,就算是最關懷我的這個人。」 (*^DN{5  
w-FnE}"l  
把給人家的書簡,錯送給不能讓他看見的人那裡去了,是很可懊恨的。並且不肯說「真是弄錯了」,卻還強詞奪理的爭辯,要不是顧慮別人的眼目,真想走過去,打他幾下子。 7c1+t_Ew  
JLUms  
種了些很有風趣的胡枝子和蘆荻,看著好玩的時候,帶著長木箱的男子,拿了鋤頭什麼走來,逕自掘了去,實在是很懊惱的事情。有相當的男人在家,也還不至那樣,若只是女人,雖是竭力制止,總說道:「只要一點兒就好了。」便都拿了去,實是說不出的懊恨。在國司的家裡的,這些有權勢人家的部下,走來傲慢的說話,就是得罪了人,對我也無可奈何,這樣的神氣,看了也很是懊恨的。 [b`$\o'-  
Qv!rUiXq  
不能讓別人看見的書信,給人從旁搶走了,到院子裡立著看,實在很是懊惱。追了過去,反正不能走到外邊,只是立在簾邊看著,覺得索興跳了出去也罷。 A:xb!= 2  
{jUvKB_x  
為了一點無聊的事情,女人很生了氣,不在一塊兒睡了,把身子鑽出被褥的外邊,男人雖是輕輕的拉她近來,可是她卻只是不理。後來男人也覺得這太是過分了,便怨恨說道: ZU^Q1}</5  
>]C<j4  
「那麼,就是這樣好吧。」便將棉被蓋好,逕自睡了。這卻是很冷的晚上,女人只是一件單的睡衣,時節更不湊巧,大 V9gVn?O0  
&boj$ k!g[  
抵人家都已睡了,自己獨自起來,也覺得不大好,因了夜色漸深,更是懊悔,心想剛才不如索興起來倒好了。這樣想,仍是睡著,卻聽見裡外有什麼聲響,有點恐慌,就悄悄的靠近男人那邊,把棉被拉來蓋著,這時候才知道他原是假裝睡著,這是很可恨的。而且他這時還說道: #I bS  
<=#lRZW[z  
「你還是這樣固執下去吧!」那就更加可以懊恨的了。 CM+F7#T?n  
.rt8]%  
八四.難為情的事  =F",D=  
kR`6s  
難為情的事是,有客人來會晤談著話,家裡的人在裡邊屋裡不客氣的說些秘密話,也不好去制止,只是聽著的這種情況,實在是很難為情的自己所愛的男人,酒喝得很醉,將同一樣的事情,翻來覆去的說著。本人在那裡聽著也不曾知道,卻說人家的背後話,這便是沒有什麼關係的使用人,也總是很難為情的。在旅行的途中,或是家裡什麼鄰近的房間裡,使用人的男女在那裡玩笑鬧著;很討厭的嬰兒,母親憑著自己主觀覺得是怪可愛的,種種逗著玩耍,學那小孩的口氣,把他所講的話說給人家聽,在有學問的人的面前沒有學問的人裝出知道的樣子,將古今的人的名字亂說一氣,並不見得做的特別好的自作的歌,說給人家聽,還說有誰怎樣稱讚了,在旁聽著也是怪難為情的。人家都起來了說著話,卻是恬然的若無其事似的睡著的人。連調子都還沒有調得對的琴,獨自覺得滿意,在精通此道的人面前彈奏著。很早以前就不到女兒那裡來了的女婿,在什麼隆重的儀式上,和丈人見了面,也是不好意思的事。 rzYobOKd#  
BCa90  
八五.愕然的事 Q)%8NVs  
9Ww=hfb5UW  
使人愕然的事是,磨著裝飾用的釵子,卻碰著什麼而折斷了。牛車的顛覆,也使人愕然。以為這樣的龐然大物,在路上也顯得很穩重,卻這樣容易的翻了,簡直如在夢裡,只是發愣,不知道這是怎麼搞的。 x=)30y3*;  
#(7RX}  
在人家很是羞恥的什麼壞事情,毫不顧慮的無論對了大人或是小孩,一直照說。等著以為一定會來的男人,過了一晚,直到黎明時分,等的有點倦了,不覺睡著,聽得烏鴉就在近處,呀呀的叫,舉起頭來看時,已經是白晝了,就是自己也覺得是愕然的事情。 $Zu4tuXA  
zk^7gx3x  
在雙陸賭賽的時候,對手連得同花,鍛子筒給她佔有了。這邊一點也不知道,也不曾見過聽過的事情,人家當面的說過來,不讓這邊有抗辯的餘地。把什麼東西倒翻了,也覺得是愕然。在賭箭的時候,心裡戰戰兢兢的,瞄準了很久,及至射了出去,卻離得很遠,不曉得到什麼地方去了。 )dN,b( w9  
MvjwP?J]  
八六.遺憾的事 N|# x9mE  
@P*P8v8:  
遺憾的事是:在五節和佛名會的時候,天並不下雪,可是卻整天的落著雨。節會以及其他的儀式,適值遇著宮中避忌的日子。預備好了,只等那日子到來的行事,卻因了某種障害,忽然的中止了。非常相愛的女人,也不生兒子,多年相配在一起。演奏音樂,又有什麼好看的事情,以為必定會來的人,叫人去請,卻回答說,因為有事,所以不來了,實在很是遺憾的事。 #[ rFep  
ll^O+>1dO  
男人以及女人,在宮廷裡做事的,同了身份一樣的人,往寺院參拜,或是出去遊覽,服裝準備得好好的,袖口在車子上露出了,一切用意沒有什麼怪樣子,叫人見了不很難看,心想或者會遇見瞭解這種情趣的人,不論騎馬或者坐車也是好的。可是一直沒有遇見,很是遺憾。因為太是無聊了,至少遇到懂得風雅的僕從,可以告訴人家也好,這種的想也正是難怪的吧。 fC:\Gh5  
4y)1*VU:  
八七.聽子規 D'=`O6pK  
Kn]WXc|("  
中宮在五月齋戒的時候,住在中宮職院裡,在套房前面的兩間屋子裡特別佈置了,和平常的樣子不同,也覺得有意思。 AY]nc# zz  
:@L5=2Z+  
從初一日起時常下雨,總是陰沉的天氣。因為元聊,我便說道: b /ySt<  
BcWReyO<M  
「想去聽子規的啼聲去呀。」女官們聽到了,便都贊成說: Q[^d{e*l  
<T>f@Dn,  
「我也去,我也去。」 j.sf FS  
]v#Q\Q8>  
在賀茂神社的裡邊,叫作什麼呀,不是織女渡河的橋,是叫有點討厭的名字的。有人說: \%#jT GFs~  
~b e&T:7.  
「在那地方是每天有子規啼著。」也有人答道: |b|p0Z%7{  
|(Sqd;#v  
「那叫的是茅蜩呀。」總之就決定了到那地方去,在初五的早晨,叫職院的官員預備了車,因為是五月梅雨的時節,照例不會責難的,便把車靠在台階面前,我們四個人坐了,從北衛所出去。另外的女官們看了很是羨慕,說道: } pA0mW9  
T<!TmG  
「再添一輛車吧,讓我們也一同去。」但是中宮說道: R9k Z#  
Iq(BH^K  
「那可是不成。」不肯聽她們的話,也就只得丟下她們去了。到得叫作馬場的地方,有許多人在那裡,我便問道: Xbe=_9l&p  
7 wH9w  
「這是什麼事呢?」趕車的回答道: }Ox5,S}ra  
_X;xW#go  
「是在演習競射哩,暫時留下來觀看吧。」就將車子停了,說道: r^zra|]  
VRE[ vM'  
「左近的中少將都在座哩。」但是看不見這樣的人。只見有些六位的官在那裡逗留。我們便說道: wNvq['P  
<5O:jd  
「沒有什麼意思,就趕快走過去吧。」這條路上,想起賀茂神社祭時的情形,覺得很是有意思。 \ORE;pG  
Esdv+f}4;  
這樣走下去的路上,有明順朝臣的家在那裡。說道: V~7Oa2'#B  
vhrURY.  
「我們趕快到那裡去看一看吧。」將車子拉近了,便走下去。這是仿照鄉下住房造的,很是簡素,有那畫著馬的屏障,竹片編成的屏風,莎草織成的簾子,特地模仿古代的模樣。房屋的構造也很簡陋,並不怎麼深,只是很淺近,可是別有風趣,子規一遞一聲的叫,的確倒有點吵鬧的樣子,可惜不能夠讓中宮聽見,和那麼的羨慕想來的人也聽一聽罷了。 ]RuH6d2d|  
b?:SCUI  
主人說道: Q oWjC  
hQ Lh}}B  
「這裡因為是鄉下,只有與本地相應的東西,可以請看一下。」便拿出許多稻來,叫來些年輕的,服裝相當整潔的女用人,以及近地的農家婦女,共有五六個人,打稻給我們看,又拿出從來沒有看過的、轱轆轱轆回轉的東西來,叫兩個人推轉著,唱著什麼歌,大家看了笑著,覺得很是新奇,把做子規的歌的事情幾乎全然忘記了。 l`vr({A  
v QL)I  
用了在中國畫裡所有的那樣食案,搬出食物來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去看一眼,那時主人說道: Mta;6<  
w\3'wD!  
「這是很簡慢的,鄉下的吃食。可是,到這樣地方來的人,弄得不好倒還要催促主人,叫拿出別的鄉下特產來呢。這樣子的不吃,倒並不像是來訪問鄉下的人了。」這樣的說笑應酬著,又說道: Y/w) VV  
^#L?HIM  
「這個嫩蕨菜,是我親自摘來的呢。」我說道: ;{~F7:i  
`$\Y,9E}x  
「怎麼行呢,像是普通女官那樣,坐在食案去進食呢?」主人便將食案的盤取了下來,說道: <z|? C  
DwZt.*  
「你們各位是俯伏慣了的哪。」正忙著招呼,這時趕車的進來說道: <' %g $"  
=O)JPo&iwY  
「雨快要下來了。」大家便趕緊上車,那時我說道: jD^L<  
\ @N>38M  
「還有那子規的歌呢,須得在這裡做了才好。」別的女官說道: w ^<Y5K  
k@8#Byl|  
「那雖是不錯,不過在路上做也好吧。」在路上水晶花盛開著,大家折了許多,在車子的簾間以及旁邊都插滿了長的花枝,好像車頂上蓋著一件水晶花的襯袍。同去的男人們也都笑著來幫忙,說道: /XSPVc<  
5dgBSL$A}]  
「這裡還不夠,還不夠。」幾乎將竹籃都穿破了,加添來插著。這樣裝飾著的車子,在路上遇見什麼人也好,心裡這麼期待著,但是偶然遇著的,卻只是無聊的和尚或者別無足取的平常人罷了,實在是很可惜的。 0&.lSwa  
=a!6EkX *  
到得走近了皇宮了,我說道: ,xz^ k/.  
3b 3cNYP  
「可是事情不能這樣的就完了,還須得把車子給人家一看,才回去吧。」便叫在一條殿的邸宅前面把車停了,叫人傳話道: a1`cI5n  
Cj1UD;  
「待從在家麼?我們去聽子規,剛才回來了。」使者回報道: :J`!'{r  
{qWG^Db  
「侍從說,現在就來,請等一等。剛才在武士衛所休憩著,趕緊在著縛腳褲呢。」但是這本來不是值得等候的事情,車便走著了,來到土御門方面,侍從這時已經裝束好了,路上還扣著暨帶子,連說: ;k&k#>L!K  
3Ra\2(bR  
「稍請候一候,稍請候一候!」只帶了一兩個衛士和雜色,什麼也不穿著,追了上來。我們便催著說: +z jzO]8  
,F?~'-K  
「快走吧!」車子到了土御門的時候,侍從已經喘著氣趕到,先看了車子的模樣,不禁大笑起來,說道: @RoRNat  
aJy>  
「看這樣子,不像是有頭腦正常的人坐在裡邊。且下來再說吧。」說著笑了,同來的人也都覺得好笑。侍從又說道: SLQ\Y%F  
93E,  
「歌怎麼樣了呢?請給我看吧。」我答道: {h/OnBwG  
]&Y#) ebs  
「這要在給中宮看了以後,才給你看呢。」說著的時候,雨真是下了起來了。侍從說道: +V)qep"  
>;&Gz-lm  
「怎麼的這土御門同別的門不一樣,特別沒做屋頂。在像今天的日子裡,實在很是討厭了。」又說道: E|pk.  
aGpCNc{+  
「那怎麼的走回去呢?來的時候,只怕趕不上,便一直跑來,也不顧旁人看著,唉唉,如今這樣走回去,真掃興得很。」我便說道: hF2/ y.:P  
U| 8[#@r  
「那麼,請進去吧,到裡邊去。」待從答道: u yFn}y62  
a+41Ojv (  
「即使如此,戴著烏帽子怎好上裡頭去呢?」我說道: Ziz=]D_  
se!mb _!  
「叫人去取裝束來吧。」這時雨下得很大了,沒有帶著傘的男人們把車子一徑拉進門裡邊來。從一條的宅邸拿了傘來,侍從便叫人給撐著傘,盡自回過頭望著這邊,這回卻是緩緩的像是很吃力似的,拿著水晶花獨自走著回去了,這樣子也是很有意思的。 ni6r{eSQ  
>qR~'$,$  
到得中宮那裡,問起今天的情形。一面聽著不能同去的女官們怨望不平的話,將藤侍從從一條大路上走來的事情說了,大家笑著。中宮問道: &Un6ay  
+.Bmkim  
「那麼歌呢,這在哪裡?」將這樣這樣的事情說了,中宮道: *P2[qhP2  
orIQ~pF#  
「很是可惜的事。殿上人們要問的呢,怎麼可以沒有很好的歌就算了?在聽著子規的地方,當場即詠一首就行了,因為太看得重了,反而做不出來,便打斷了當時的興致,所以不行了。現在就做起來吧。這真是洩氣的事情。」中宮這樣的說實在是不錯,想起來很是沒興,便與同去的人商量了怎麼做,在這時候藤侍從有信來了,將剛才拿去的一枝水晶花上掛著-卷水晶花的薄紙,上邊寫著一首歌道: |M5-5)  
< {ru|-9  
「聽說你是聽子規啼聲去了, I6w~H?ul@*  
pGWA\}'  
我雖是不能同行, :nGMtF  
8L{u}|{  
請你把我的心帶了去吧。」想必是等著返歌吧,想叫人回去取硯台來,中宮說道: 9`Q@'( m  
\U@3`  
「就只用這個快寫吧。」把紙放在硯台的蓋裡遞給了我。我說道: fE;Q:# Z.  
v3^|"}\q5  
「請宰相君寫吧。」她回答道: `deY i2z  
8z T0_vw  
「請你自己來。」正在說著,四周暗了下來,雨下了起來,雷也猛烈的響著,什麼事情也不記得,只是驚慌著,把窗格子都放下來,這樣忙亂著的時候,將返歌的事全然忘記掉了。雷響了很久,等到有點止住的時節,天色已經暗了。就是現在,且來寫這回信吧,正要動手來做,殿上人以及公卿們都因雷鳴過來問候,便出到職院的西邊應酬,把返歌的事又混過去了。其他的人以為這歌是指名送來的,由她辦去好吧,所以也就不管。似乎今天是特別與作歌無緣的日子,覺得很是無聊,便笑著說道: P. V\ov7m2  
zSgjp\  
「以後決不再把要聽子規去的話,告訴給人家了。」中宮說道: VGJDqm!  
#313 (PWH  
「就是到了現在,同去聽的人也沒有做不出來的道理。大概是從頭決定不做的吧。」似乎是很不高興的樣子,這也是很有意思的。我答說道: rC rr"O#j  
V*uEJ6T  
「可是到了如今,興趣已經全然沒有了嘛。」中宮說道: 5W5pRd>Q  
M'vXyb%$1  
「興趣沒有,這件事情不能就算完了呀。」話雖如此說,可是事情就此完了。 L1:}bH\y  
yqC+P  
其二元輔的女兒 |ORmS& 7  
Fwg#d[:u  
過了兩天之後,大家正在講起當日的事情,宰相君說道: |% la  
dn:|m^<)  
「且說那明順朝臣所親自摘來的嫩蕨菜,是怎麼樣呢?」中宮聽了笑道: %-0em!tUV  
: .UX[!^  
「又記起來了那蕨萊的事情了。」將散落在那裡的紙片上,寫道: PN)TX~}  
c)P%O  
「嫩蕨菜煞是可懷念呵。」便說道 H1c|b !C  
nQ(:7PFa'  
「且接寫上句吧。」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我便寫道: $S-;M0G x  
VH1c)FI  
「勝過尋訪子規, 'C4Ll2  
P\4o4MF@K  
去聽它的叫聲。」中宮看了笑道: |*| a~t  
fmN)~-DV9`  
「說得好不得意呵!這樣的貪嘴,怎麼在這時候還是記得子規呢?」這樣的說,我雖是覺得有點害羞,可是說道: Q 8E~hgO  
*[YN|  
「什麼呀,這個歌的東西,我可是想一切不再做了。在什麼時節,人家做歌,便叫我也做,這個樣子我真覺得有點不能留在你的身邊了。本來我也不是並不知道歌的字數,或是春天做出冬天的歌,秋天做出夏天的歌,或者梅花的時候做出菊花的歌來,那樣的事總是不會有的了。但是生為有名的歌人的子孫,總得多少要勝過別人,說這是那時節的歌,算是最好的了,因為那有名人的子孫嘛,這樣子才覺得那歌是值得做的。可我卻是沒有一點特色,說這也是歌,只有我能做得,擺出自誇的架子,率先的做了出去,這實在是很給先人丟臉的,是很對不起的事情。」我把這事認真的說了,中宮聽了笑起來: Z.(x|Q9  
&Hxr3[+$  
「既然是如此,那麼就隨你的意吧。我以後不叫你做好了。」這樣的說,我回答道: KJfyh=AD(  
<H/H@xQ8G  
「那我就很安心了。以後關於歌的事情,可以不再操心了。」可是正在說著話的時候,要守庚申了,內大臣很有些計劃。到得夜深了,出了歌題,叫女官們做歌,都振作精神,努力苦吟,我卻獨立陪著中宮,說些別的與歌沒有什麼關係的閒話,內大臣看見了說道: )f rtvN7  
ez>@'yhK  
「為什麼不去做歌,卻和大家離開著呢?拿題目去做吧。」我就說道: 3a0C<hW  
#C`!yU6(  
「中宮已經這樣吩咐,不做歌也可以,所以不預備做了。」內大臣說道: S]>_o"|HV  
b<8h\fR#'  
「這是奇怪的話。難道真有這樣的話麼?為什麼許可她的呢?這真是沒有道理。而且在平時還沒有關係,今天晚上務必做。」雖是這樣催促,可是乾脆不理它,這時別人的歌已經做好了,正在評定好壞的時候,中宮卻寫了簡單的幾句話,遞給了我。打開來看時,只見上面寫著一首歌道: j405G4BVW  
!EFd- fk  
「你是元輔的女兒為什麼今天晚上, rLnu\X=h$  
5&>(|Y~I  
在歌裡掉了隊的呢?」 ,9rT|:N  
uYl ?Q  
覺得非常的有意思,不覺大聲笑了起來,內大臣聽了問道: 1#@'U90xf  
VcP#/&B|  
「什麼事,什麼事?」我作歌回答道: eDm,8Se  
SX4p(t  
「要不是說元輔的女兒, #Z.JOwi  
`Ctj]t  
今天晚上的歌 G9i#_  
h(L5MZs  
我是首先來做呢。」我又說道: yV. P.Q  
cMv3` $  
「若不是表示謹慎的話,那麼便是千首的歌,我就會進呈的呢。」 >MT)=4 9q  
zMKL: Um"  
,whNh  
八八.九品蓮台之中 3)Y:c2  
@k<~`S~|  
中宮的姊妹們,弟兄的公卿們和許多殿上人,都聚集在中宮面前的時候,我離開了他們,獨自靠著廂房的柱子,和另外的女官說著話,中宮給我投下了什麼東西來,我撿起來看時,只見上面寫的: 8 -A7  
"|`9{/]  
「我想念你呢,還是不呢?假如我不是第一想念你,那麼怎麼樣呢?」 yMl'1W  
5dw@g4N %^  
這是我以前在中宮面前,說什麼的時候曾經說過的話,那時我說道: p6*a1^lU6  
i2a"J&,6O  
「假如不能夠被人家第一個想念的話,那麼那樣也沒有什意思,還不如被人憎恨,可惡著的好了。落在第二第三,便是死了也不情願。無論什麼事,總是想做第一個。」大家就笑說道: ,x"yZ  
'=,rb  
「這是《法華經》的一乘法了。」剛才的話就是根這個來的。把紙筆交下來,叫我回答,我便寫了這樣一句: lc3S|4  
Fi?Q 4b  
「九品蓮台之中,雖下品亦足。」送了上去之後,中宮看了說道: fY%M=,t3c  
z{`6#  
「很是意氣銷沉的樣子。那是不行呀。既然說了出口,便應該堅持下去。」我說道: @Xq&t}*8  
v:veV.y  
「這也看想念我的是什麼人而定了。」中宮道: 0)A=+zSS1  
9nng}em>.  
「那可是不好。這總要第一等人,第一個想念我才好呀。」那樣的說了,真是很有意思的事。 s~'9Hv9  
\# 7@a74  
八九.海月的骨 d>YmKTk"  
{GUb'J  
中納言到中宮那裡,有扇子想要送上來,說道: /CIx$G  
37#cx)p^f  
「是這隆家得了很好的扇骨。現在想貼好了扇面再送上來,用普通的紙貼了不合適,正在尋找好的紙呢。」中宮問道: M Z2^@It  
 %W(^6p!  
「這是怎麼樣的骨呢?」中納言答道: h 5Hr[E1  
Nfg{,/ O  
「是非常漂亮的東西。大家都說,這樣骨子簡直是沒有看見過。實在是這樣的東西不曾有過。」大聲的說,很是自誇的樣子,我就說道: >otJF3zw   
`0rRKlbj4  
「那麼,這不是扇骨,恐怕是海月的骨吧?」中納言說道: r%|A$=[Q  
m]P/if7  
「這個說的很妙,算是隆家的話吧。」說著笑了起來。 )NIv  "Q  
Mq'IkSt'  
這樣的事,原是屬於不好意思的部門的事情,但是人家說:「不要寫漏了一件事。」沒有法子,所以寫上了。 7&|6KN}c  
T5e^J"   
九○.信經的故事 J\A8qh8  
B*79qq  
雨連續的下,今天也是下雨。式部丞信經當作天皇的敕使,到中宮這裡來了。照例送出坐墊去,可是他把坐墊比平常推開得遠些,然後坐了。我就說道: +tU Q  
}N,>A-P  
「那是給誰鋪的坐墊呀?」信經笑道: H[nz]s  
@q)E=G1<o0  
「在這樣下雨天裡,坐了上去的時候,就沾上了足印,弄髒了不成樣子。」我答說道: IG|\:Xz  
j38 6gL  
「怎麼說呢,那不是洗足用的麼?」信經說道: FmI;lVF0j  
vJThU$s-  
「這說的絕妙,但並不是你說的妙,假如這信經不說足跡的話,你也是不能夠這樣的說的吧。」屢次反覆的說,這是很可笑的。太有點自誇了,也是不好意思的事。 2Fq=jOA)z$  
eI?HwP{m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