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40阅读
  • 27回复

枕草子/(日)清少納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2-10-19
九一.信經的故事二 8db6(Q~P  
:E}6S  
我對信經說道: aS2a_!f  
&9S8al 8"  
「一直從前,在皇太后那邊,有一個名叫犬抱的很蒼名的雜役的女官。做到美濃守故去的藤原時柄那時是藏人,有一天到女官們的地方去,對她說道: B:B0p+$I  
0[_O+u  
『你就是那著名的犬抱麼?為什麼並不顯得名字那樣的呢?』那時她的回答是:『那也應了時節,會顯得是名字那樣的。』便是挑選了對方的名字來配合。她怎麼能做出這樣巧妙的對句呢,殿上人和公卿們都覺得是很有意思。這事至今傳了下來,正是當然的事吧。」信經說道: 5P5A,K  
'qD'PLV  
「那犬抱回答的話,也正是時柄教她說的。看出來的題目怎樣。無論詩歌都可以做出很好的來。」我回答道: -$sl!%HO%  
#2ZrdD"5kQ  
「這的確是的。那麼就出題目,請你做歌吧。」信經道: 3Aqe;Wf9%+  
VQG  /g\  
「非常的好。一首沒有意思,若是做的話,要做出許多首來。」正在說著,中宮的回信寫好了,信經站起來道: NZw[.s>n  
6&xW9' 6b:  
「唉唉,可怕得很,逃走了吧!」說著出去了。大家都說道: mGyIr kE  
|Nx!g fU  
「因為字寫得很不好,漢字和假名都很拙劣,人家笑話他,所以他這樣的躲避了。」這樣的說,也是很好玩的事。 z&yb_A:>  
)+{omQ7v  
九二.信經的故事三 `r0 qn'*  
5N</Z6f'o  
信經任為作物所的別當的時候,把一件器物的繪圖,送給所裡的什麼人去,上面寫著漢字道: zgOwSg8  
QF6JZQh<  
「照樣製作。」這字寫的非常怪相,我看見了在旁邊寫道: *J5euA5=  
-zkL)<7  
「照這個樣子做了,那真是怪樣了吧。」拿到殿上去,給殿上人看見,都大聲的笑了。信經為此很生了氣,還很是恨我呢。 |H@p^.;  
ogbdt1  
九三.登華殿的團聚  #0H[RU?  
@kymL8"2w  
在淑景捨當東宮女御進到宮裡的時候,所有諸事無一不是極為佳妙的。正月初十進去,以後與中宮通信頻繁,但是一直還沒有見過面,這是二月初十說到中宮這邊來,所以房間裡的裝飾特別考究,女官們也都準備好了。說是在夜中過來,過了不久工夫,天色也就亮了。在登華殿的東廂兩間房裡,設備好了。到了次晨一早,就早把格子扇打上,在黎明時分,關白相公同了夫人兩個人,一同坐車來了。中宮的御座是設在兩間房屋的南邊,四尺屏風自西至東的隔開了,向北的立著,蓆子上面擱上墊褥,放著火盆。屏風的南面,在帳台之前,許多女官們都伺候著。 (7,Awf5D~  
;"z>p25=T  
在這邊伺候中宮理發的時候,中宮對我問道: z^.0eP8\j  
 ~A/_\-  
「你以前見過淑景捨麼?」我回答道: )Yml'?V"  
(yfTkBy  
「還沒有呢,在積善寺供養那一天,只瞥見了後影。」中宮說道: }1V&(#H2  
nV,a|V5Xm  
「那麼,在這柱子和屏風的中間,在我的身後邊看就好了。那是很美麗的一位呀。」我很是高興,覺得更加想看一看,怎麼樣時間早一點才好呢。 (< h,R@:  
FEkx&9]  
中宮的服裝是凹花綾和凸花綾的紅梅衣,襯著紅色的打衣,三層重疊著。中宮說道: ~Y{K ^:wN^  
CGQ`i  
「本來在紅梅衣底下,襯著濃紅色的打衣,是很相配的。現在已經二月半了,或者紅梅衣已不適宜了也不難說,但是嫩綠色的卻不很喜歡,所以穿了紅梅衣,不知道和紅色的打衣能夠配合麼?」雖是這麼的說,可是實在很是調和,覺得非常的漂亮。服裝既然非常講究,與美麗的姿容更互相映發,想那另外的一位必定也是這樣的吧,尤其想望能夠見到了。這時中宮已經踅進所設的御席那裡去了,我還是靠著屏風張望著,有女官們注意說道:「這不好吧,回頭給看見了,不得了呀。」聽人家這樣的說,也是很有意思的。 SJ<nAX  
{Wt=NI?Ow  
房間的門戶都暢開著,所以看的很清楚。夫人在白的上衣底下,穿著兩件紅色的打衣,下裳大概是同女官一樣的吧,靠近裡面朝東坐著,只有衣服可以看見。淑景捨稍為靠著北邊,南向坐著,衣服是穿了紅梅衣,濃的淡的有好幾重,上罩濃紅的綾單衫,略帶赤色的蘇枋織物的襯袍,再加上嫩綠色的凹花綾的顯得年輕的外衣,用扇子遮著臉,實在是很漂亮,非常的優雅美麗。關白公穿著淡紫色的直衣,嫩綠色織物的縛腳褲,紅色的襯衫,結著直衣的紐,背靠著柱子,面向著這邊坐著。看著女兒們漂亮的模樣,笑嘻嘻的總是說著玩笑話。淑景捨真是像畫裡似的那麼美麗,可是中宮卻更顯得從容,似乎更年長一點的樣子,和穿著的紅色衣服映帶著,覺得這樣優美的人物哪裡更會有呢。 }5`Kn}rY  
&=~Jw5WK  
早上洗臉。淑景捨的臉水是由兩個童女和四個下手的女官,走過宣耀殿貞觀殿運來的。這邊唐式破風的廊下,有女官六個等候著。因為廊下很是狹窄,只有一半的人送上去,便都自回去了。穿著櫻色的汗衫,襯著嫩綠和紅梅的下衣很是美麗的,汗衫的衣裙很長著拖著,交代著搬運洗臉水,真是很優美的景象。織物的唐衣的袖口有好幾個從簾子底下露了出來,這是右馬頭相尹的女兒少將君,北野三位的女兒宰相君,坐在附近的地方。看著覺得真是很漂亮。中宮這邊的臉水,有值班的采女,穿了青色末濃的下裳,唐衣,裙帶,領巾的正裝,臉上雪白塗著白粉,在那裡伺候著,由下手的女官傳遞上去,別有一種格式,令人想起唐朝的風俗,很有意思。 @P@?KZ..v!  
h/k00hD60  
到了早餐的時刻了,梳發的女官到來,女藏人和配膳的女官們因為來伺候理髮,把隔著的屏風撤去了,所以在偷看著的我,正如被人拿走了隱身蓑一般,還想再看,可是沒有辦法,只得在御簾和幾帳之間,從柱子底下去張看著。可是我的衣裙和裳,悉從簾子底裡露了出來,給坐在那邊的關白公所發見了。關白公追問道: *O_>3Hgl  
L>LIN 1A  
「那是誰呀,那邊隱約看見的?」中宮答道: x ]">  
; [G:  
「是少納言哪,因為好奇,所以在那裡張看的吧。」關白公道: U0t|i'Hx  
Vm|KL3}NRv  
「唉,真是慚愧得很。原來我們是舊相識嘛。她一定在想,養得好醜陋的女兒呀,這樣看著的吧?」一面說著玩笑話,可是實在是很得意的。 dzEi^* (8  
n74\{`8]o  
淑景捨的一方面也吃早飯了。關白說道: }9+;-*m/  
Z+&V  >  
「這是很可羨慕的。諸位都在早餐了。請快點吃完了,將剩下的東西給老頭兒老婆子吃了吧。」這一天盡說著玩笑話,這其間大納言和三位中將同了松君一同到來了。關白公等得來不及了的樣子,趕緊抱起松君來,叫他坐在膝上,實在是非常可愛的樣子。本來狹窄的廊緣,加上束帶正裝的幾重襯袍,便散佈滿了。大納言是厚重端麗,中將是豁達明敏,看去都很漂亮,關白公本來不用說了,夫人也是宿緣很好的。關白公雖然叫給坐墊,但是大納言和中將都說道: QselW]  
,AP0*Ln  
「就要到衙門裡去了。」隨即趕緊走去了。 JT?u[p Q^  
V|8'3=Z=  
過了一會兒,式部丞某作為天皇的敕使來了,在膳廳的北邊房裡,拿出坐墊去,叫他坐了。中宮的回信,今天很快就好,就給帶了去。在敕使的坐墊還未收起的時候,周賴少將作為東宮的使者又到來了。渡殿那邊的廊太狹,便在這邊殿廊下設了坐墊,收了來信。關白公和夫人以及中宮,順次都看了。關白公說道: (/A.,8Ad  
LCivZ0?|X  
「快點給回信吧。」雖是這樣的勸告,可是淑景捨卻不肯立刻照辦。關白公說道: }>{R<[I!G  
%r^tZ;; l  
「這是因為我看著的緣故吧。在不看著的時候,可是就會從這邊一封封的寄去的。」這樣說過,淑景捨的臉有點發紅,微微的笑了,這樣子實在是很美麗的。夫人也催道: -C2!`/U  
;pm/nu  
「趕快回信吧。」淑景捨乃面向著裡邊,寫了起來。夫人也走近前去,幫著書寫,所以似乎更是有點害羞的樣子。中宮拿出嫩綠色織物的小桂和下裳,作為對使者的精勞,從御簾底下送出去,三位中將接去交給使者,周賴少將很為難似的肩著去了。 |M?s[}ll  
T @^ S:K  
松君天真爛漫的說話,沒有人不覺得可愛的。關白公說道: ;'Hu75ymo  
[f:&aS+  
「把這個松君,當作中宮的兒子。拿到人面前去,也不壞吧?」的確是的,為什麼中宮還沒有誕生王子呢,實在是很惦念的事情。 q{V e%8$"  
$DfK}CT  
午後未刻的時候,傳呼說「鋪筵道了」,過了不多久,就聽得衣裳綽練的聲音,主上已經進來了。中宮也就到那邊去,隨即進了帳台休息,女官們都退去,陸續的到南邊的房間裡去了。廊下有許多殿上人聚集著。關白公召了中宮職的官員來,叫拿了些果子餚饌前來,告訴大家說道: d3\?:}o,  
LHx ")H?,  
「讓各人都醉了吧。」大家的確都醉了,同女官們互相談話,很是偷快的樣子。 QsxvA;7%  
q,#s m'S  
將要日沒的時分,主上起來了,把山井大納言叫了來,穿好了裝束,就回去了。穿了櫻的直衣和紅的襯衣,夕陽映照著非常的漂亮,可是多說也是惶恐,所以不說了。山井大納言是中宮的異母的兄長,似乎感情不很親密,可是很是漂亮。風情優美,或者反勝過伊周大納言之上,但是世人卻盡自說些壞話,這是很覺遺憾的。主上回去,關白公,伊周大納言,山井大納言,三位中將,內藏頭都在那裡恭送。 1 Vc_jYO@  
|Fze9kZO  
隨後馬典侍來了,奉使傳言命中宮進宮去。可是中宮說道: iNi1+sm  
"38<14V  
「今晚可是……」顯出為難的神氣,關白公聽到了說道: [X@{xF^vBQ  
6-?/kY6  
「沒有這麼說的,趕快的進去吧。」正在說話的時候,東宮的御使也是頻繁的到來,很是忙亂。天皇那裡的女官,以及東宮方面的女宮,都到來了,催促說道: $[cB6  
 d*([!!i  
「快點去吧。」中宮說道: i}<fg*6@E  
Je'%EJ  
「那麼,我們先來把那位送走了再說吧。」淑景捨卻說道: ~ /K'n  
V )oKsO  
「可是,我怎麼能先走呢?」中宮說道: d&DQ8Gm ^  
T'14OU2N{Y  
「還是讓我們送你先走吧。」這樣說話,互相讓著,也是很有意思的。後來關白公說道: /8>we`4  
e[.JS6  
「那麼,還是讓那路遠的先走了好吧。」於是淑景捨先回去,關白公等人也回去了之後,中宮才進宮裡去。在回去的路上,關白公的玩笑話大家聽了都很好笑,在臨時架設的板橋上邊,有人發笑得幾乎滾下來了。 ]nx5E_j2  
C,dRdEB>  
九四.早已落了 rPoq~p[Y  
PRyzUG&  
從清涼殿上差人送來一枝梅花都已散了的樹枝,說道: 9i/VvW  
w2o5+G=  
「這怎麼樣?」我便只回答說: =@0/.oSD  
xO2CgqEb  
「早已落了。」在黑門大間的殿上人們就吟起紀納言的那首詩來,在那裡聚集了很多的人。主上聽見了便說道: ^=V b'g3P~  
t (>}  
「與其隨便的作一首歌,還不如這樣回答,要好得多。這答的很好。」 us TPr  
vq&u19iP  
九五.南秦雪 ;5(ptXX1W  
$V0G[!4  
將近二月的晦日,風刮得很厲害,空中也很暗黑,雪片微微的掉下來,我在黑門大間,有主殿司的員司走來說道: R rtr\ a  
ZHWxU  
「有點事情奉白。」我走了出去,來人道: DQ86(4e*g#  
BIk0n;Kz<L  
「是公任宰相的書簡。」拿出信來看時,只見紙上寫著半首歌道: &&daQg4Ha  
 mdtG W  
「這才覺得略有 n6xJ  
euyd(y$'k  
春天的意思。」這所說的和今天的情景倒恰相適合,可是上面的半首怎樣加上去呢,覺得有點兒麻煩了。乃詢問來人道: jl"su:y  
~+)>D7  
「有什麼人在場呢?」答說是誰是誰,都是叫人感覺羞怯的,有名的人物,怎麼好在他們面前,對宰相提出平凡不過的回答呢,心裡很是苦惱,想去給中宮看一看也好,可是主上過來了,正在休憩著。主殿司的員司只是催促,說道: !T#EkMM  
v1rTl5H  
「快點,快點。」實在是既然拙劣,又是遲延了,沒有什麼可取,便隨它去吧,乃寫道: x5|^p=  
#aQQd8   
「天寒下著雪, Sn0kJIb }  
$H)Q UFyC  
錯當作花看了。」寒顫著寫好了,交給帶去,心想給看見了不知道怎樣想呢,心裡很是憂悶。關於批評的事想要知道,但是假如批評得不好,那麼不聽了也罷,正是這樣的想著。左兵衛督那時還是中將,他告訴我道:「俊賢宰相他們大家評定,說還是給她奏請,升作內侍吧。」 uIbAlE  
bU}v@Uk  
九六.前途遼遠的事 gHp*QL\?9  
#|ts1lD#ah  
前途遼遠的事是,千日精進起頭的第一天。半臂的帶子拈起頭的時候。到奧州去旅行的人,剛走到逢阪關的時節。生下來的孩子,長成為大人的期間,《大般若經》獨自讀起頭來。十二年間到比睿山裡去靜修的人,剛登山的時候。 Lo%vG{yTr  
6[3Xe_  
九七.方弘的故事 P|<V0 Vs.  
?.SGn[  
藏人方弘真是很招人發笑的人。他的父母聽見了方弘被譏笑的事情,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呢。跟著他奔走的人們中間,也很有像樣的人,大家便叫來問道: ;#85 _/  
T)\}V#iA*  
「為什麼給這樣的人服役的呢?覺得怎麼樣呀?」都這樣的笑了。 GOc   
PR@6=[|d  
但是因為出自善於織染諸事的家庭,所以凡是襯衣的顏色和袍子等物,都比人家穿的要考究得多,人們便譏笑他說道: p/ ITg  
4qid+ [B  
「這些該給別人穿才好呢!」而且方弘的說話有些也是很怪的。有一回叫人回家去取值宿用的臥具,說道: FP=B/!g  
^QS`H@+Z  
「叫兩個家人去吧。」家人說道: ray3gM%JLj  
0+CcNY9  
「一個人去取了來吧。」方弘道: lx|Aw@C3~  
&Sd5]r@+  
「你這人好怪,一個人怎麼能夠拿兩個人的東西呢?一升瓶裡裝得下兩升麼?」沒有人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聽見的人卻都笑了。別處來了差遣的人,說道: ;U(]#pW!t  
)]fiyXA  
「快點給回信吧。」方弘便說道: Nr*l3Z>LD  
g"/n95k<  
「真是討厭的人,像是灶裡炒著豆子似的。這殿上的墨筆,又是給誰偷去隱藏了?若是酒飯,那麼會有人要,給偷了去!」這樣說了,人們又都發笑。 ;l%xjMcU  
4Y?fbb<  
東三條女院生病的時候,方弘當作主上的御使去問病回來,人家問他道: S(3h{Y"#  
4(, .<#  
「女院那邊的殿上人,有些什麼人呀?」方弘回答說有誰和誰,舉出四五個人來,人家又問道: mqeW,89  
zk }SEt-  
「此外還有呢?」方弘回答道: $lB!Q8a$  
 pb<eg,  
「此外就是那些已經退出去的人了。」這人家聽了又笑,但是這從慣於說那種怪話的方弘方面來說,或者笑他的人倒是有點奇怪吧。 1=_?Wg:   
K_j*9@  
有一天等著沒有人的時候,走到我這裡來,說道: 'cN3Vv k  
UWgPQ%}  
「請教你哪,有點事情想說,可這是人家所說的話哪。」我問道: AbMf8$$3SH  
UDgUbi^v|D  
「這是什麼事呢?」便挪到幾帳的邊裡上來。方弘說道: s+ ]6X*)  
oAq<ag\qV  
「人家都是說,什麼『將全身依靠了你』,我卻說成『將五體都依靠了』。」說著又是笑了。 +J(@.  
CUZ ;<Pn  
在發表除目的第二夜,殿中去加添油火的時候,正站在燈台底下鋪著的墊子的上面,因為是新的油單,所以襪子的底給粘住了。方弘卻並不覺得,到得走回來的時候,燈台突然顛倒了。襪子還和墊子粘著,拉扯著走,所以一路都震動了。 ! p|d[  
7c aV-8:  
藏人頭未曾入座,殿上的食案便沒有一個人去儘先就座的。方弘卻在案上去拿了一盤豆子,在小障子峭的後邊偷偷的吃著,殿上人們去把幡子拉開,使得方弘顯露出來,大家都發笑了。 2 rx``,7Q  
>%{H>?Hn  
九八.關 %AnqT|\#,  
1]% ]"JbV  
關是逢阪關。須磨關。鈴鹿關。岫田關。白河關。衣關。各關名字都很有意思。直度關的名稱,與忌憚關正相反,覺得要好得多。橫走關。清見關。見目關。無益關,怎麼說是「無益」,所以轉念了,這理由很想能夠知道哩。或者因此就叫作勿來關的麼?假如那逢阪的相逢,也以為無益而轉念,那才真是寂寞的事哪。又足柄關,也有意思。 (&^k''f  
WO]9\"|y  
九九.森 3Eu;_u_  
R?L? 6~/q  
森是大荒木之森,忍之森。思兒之森。木枯之森。信太之森。生田之森。空木之森。菊多之森。巖瀨之森。立聞之森。常磐之森。黑付之森。神南備之森。轉寢之森。浮田之森。植月之森,石田之森。神館之森這名字聽了覺得奇怪,原不能說是什麼樹林,只有一棵樹,為什麼這樣叫的呢?又戀之森。木幡之森,也是很有意思的。 jL]Y;T8  
nBkzNb{"AZ  
/hp [ +K  
一○○.澱川的渡頭 {!>'# F^e  
noZ!j>f{@l  
四月的末尾到大和的長谷寺去參拜,要經過澱川的渡頭,把牛車扛在船上渡了過去,看見菖蒲和菰草的葉子短短的露出在水面,叫人去取了來看時,原來卻是很長的。載著菰草的船往來走著,覺得是很有意思。神樂歌裡的在《高瀨的澱川》一首歌,想來是詠這菰草的。五月初三歸來的時節,雨下的很大,說是割菖蒲了,戴著很小的笠子,小腿的褲腳露得很高的許多男子和少年,正與屏風上的繪畫很是相像。 #`@5`;U>#  
%$'Z"njO&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一.溫泉 `[#id@Z1  
rb4;@&  
溫泉是七久裡的溫泉,有馬的溫泉。玉造的溫泉。 zng.(]U/?H  
\a|~#N3?  
一○二.聽去與平日不同的東西 3ddw'b'aQ  
5,^DT15a4P  
聽去與平時不同的東西是,正月元旦的牛車的聲音,以及鳥聲。黎明的咳嗽聲,又早上樂器的聲音,那更不必說了。 y_n4Y[4g  
v8 =#1YB;  
一○三.畫起來看去較差的東西 o@360#njF  
-U$;\1--  
畫起來看去較差的東西是,瞿麥。櫻花。棣棠花。小說裡說是很美的男子或女人的容貌。 > JA-G@3i  
eF7I 5k4  
一○四.畫起來看去更好的東西 F"M/gy  
T)q Uf H  
畫起來看去更好的東西是,松樹。秋天的原野。山村。山路。鶴。鹿。冬天很是寒冷,夏天世上少有的熱的狀況。 x7gd6"10^  
GCr]x '  
一○五.覺得可憐的 %8Y+Df;ax  
,(sE|B#s  
覺得可憐的是,孝行的兒子。鹿的叫聲。身份很好的男子又是年輕的,修行。精進,朝拜御岳。和家裡的人別居了,每朝修行禮讚,也很是覺得可憐的。平常恩愛的妻子醒過來時,聽他念誦的聲音那時的感覺,是可以體諒的。而且在去朝拜 b"trg {e  
4 540Lw'A  
的期間,安否如何,表示著謹慎,若是平安的回來那才是最好了。只著烏帽子或者少為有點傷損,略為難看點罷了。本來就是身份很好的人,也總是穿得很簡陋的前去,這是一般的常識,但是右衛門佐宣孝卻說道: *O[/- p&7  
cyabqx  
「穿得很簡陋,這是很無聊的事。穿了好的衣服去朝拜,有什麼不行呢。未必是御岳傳諭,說務必穿了粗惡的衣服來吧。」在三月末日,他自己穿著非常濃的紫色的縛腳褲,白的襖子,棣棠花色的很是耀眼的衣服,他的兒子隆光那時做著主殿助,所以青的襖子,紅色的衣服,藍色印花,模樣複雜的長褲,一同前去參拜。那些朝山回來的人,以及正要前去的人,看見這新奇古怪的現象,以為在這條山路上,沒有見過這樣的人物,都覺得大吃一驚。但是在四月下旬平安的回了來,以後到了六月十幾這天,築前守死去了,宣孝補了他的缺,大家才覺得他的說話並沒有什麼錯。這雖然並不是什麼可憐的事,因為講到御岳的事,所以順便說及罷了。 5e0d;Rd  
=]pEvj9o  
在九月晦日,十月朔日左右,聽著若有若無的蟋蟀的叫節。母雞抱卵伏著的樣子。在深秋的庭院裡,長得很短的茅草,上頭帶著些露珠,像珠子似的發著光。苦竹被風蕭蕭的吹著的傍晚,或是夜裡醒過來,一切都覺得有點哀愁的。相思的年輕男女,有人從中妨礙他們,使得他們不能如意。山村裡的下雪。男人或是女人都很俊美,卻穿著黑色的喪服。每月的二十六七日的夜裡,談天到了天亮;起來看時,只見若有若無的渺茫的殘月,在山邊很近的望見,實在是令人覺得悲哀的。秋天的原野。已經年老的僧人們在修行。荒廢的人家庭院裡,爬滿了拉拉藤,很高的生著蒿艾,月光普遍的照著。又風並不很大的吹著。 sdyNJh7Jr  
(pd~ 2!;C  
一○六.正月裡的宿廟 qK9A /Mc  
1\Pjz Lj  
正月裡去宿廟的時節,天氣非常寒冷,老像要下雪,結冰的樣子,那就很是有意思。若是看去像要下雨的天氣,那很不行了。 1,Mm+_)B  
cL;%2TMk  
到初瀨什麼地方去宿廟,等著給收拾房間,將車子拉了靠近棧橋停著,看見有只繫著衣帶的年輕法師們,穿了高履,毫不小心的在這橋上升降著,嘴裡念著一節沒有一定的經文,或是拉長了調子,唱著《俱捨》的偈頌,這也與場所相適合,很有意思。若是我自己走上去,便覺得非常危險,要靠著邊走,手扶著欄杆才行,他們卻當作板鋪的平地似的走著,也是有意思的事。 vq+CW?*"  
cRD;a?0/6s  
法師走來說道: ort*Ux)  
"#7Q}d!x  
「房間已經預備好了,請過去吧。」把室內便鞋拿了來,叫我們下去。來參拜的人裡邊,有人把衣裾褰得高高的,也有穿著下裳和唐衣,特別裝飾了來的。都是穿著深履或者半靴,在廊下攝足拖了腳步走著,覺得和在宮裡一樣,也是很有意思的。在內外都許可出人的少年男子,以及家裡的人,跟著走來,隨時指點著說: Fs $FR-x  
9=]HOUn  
「這裡有點兒窪下。那兒是高一點。」不知道是什麼人,一直在靠近貴人走著,或是追過先頭去,家人們便制住他說: R(^Sse  
'R+^+urq^  
「且慢慢的,這是貴人在那裡,不要胡亂的走在裡邊。」有人或者聽了少為退後一點,或者也不理會,逕自走著,只顧自己早點到佛的面前去。走到房間裡去的時候,這要走過許多人並排坐著的地方,實在很是討厭,可是經過佛龕的前面,張望見的情形卻很是尊貴難得,發起信心,心想為什麼好幾個月不早點來參拜的呢。 sgK =eBE  
zFO0l).  
佛前點著的燈,並不是寺裡的長明燈,乃是另外有人奉獻佛前的,明晃晃的點著顯有點可怕,佛像本身輝煌的照耀著,很是可尊。法師們手裡都捧著願文,交代的升上了高座,宣讀那誓願的聲音,使得全堂都為震動,這是誰的願文也不能夠分別出來,只聽得法師們盡力提高嗓子的聲音,清楚的說道: jmq^98jB  
cOpe6H6,bz  
「謹以供養千燈之特志,為誰某祈求冥福。」自己整理了掛帶,正在禮拜,執事的法師說道: Kzq^f=p  
.tfal9  
「我在這裡。這個你請用吧。」便折了一枝蜜香送過去,很是稀有可貴,也是很有意思的。 mz<,nR\  
Xs$a^zZ  
從結界方面有法師走近前來,說道: c@]G;>o  
wLO"[,  
「你的願文已經對佛前好好的說了。現在寺裡宿幾天呢?」又告訴道: |D'!.$7%  
l<"B[  
「這樣這樣的人正在宿廟哩。」去了之後,隨即拿了火盆和水果等來,又將冰桶裡裝了洗臉水,和沒有把手的木盆,都借給了我。又復說道: >Bm>/%2  
1_n5:  
「同來的人,請到那邊的房裡去休息吧。」法師大聲的吩咐了,同來的人便交替著到那邊去了。聽著誦經時候打著的鐘聲,心想這是為了自己的緣故,覺得這很可感謝。在間壁的房間裡住著一個男人,人品也很上等,很是沉靜的在禮拜著。看他的舉止大抵是很有思想的人,不知道為什麼緣故,似乎很有心事的樣子,夜裡也不睡覺,只是做著功課,實在令人感動。停止禮拜的期間,就是讀經也放低了聲音,叫人家不會聽見,這也是很難得的。心想便是高聲的讀經也好吧,而且就是哭泣在擤鼻涕,也並不是特別難聽,只是偷偷在擤著,這是想著什麼事情呢,有怎麼樣的心願,心想要給他滿足才好呢。 ]b^bc2:  
3\P/4GK)  
以前曾經來宿廟住過幾天,晝間似乎稍為得到安閒。同來的男子們以及童女等,都到法師那邊的宿舍去了,正在獨自覺得無聊的時候,忽然聽見在旁邊有海螺很響的吹了起來,不覺出了一驚。有一個男子,把漂亮的立封書簡叫一個用人拿著,放下了若干誦經的佈施的東西。叫那堂童子的呼聲,在大殿內引起迴響,很是熱鬧。鐘聲更是響了,心想這祈禱是從哪裡來的呢,留心聽著的時候,只聽得說出了高貴的地方的名字來,說道: qI\B;&hr(  
)XD$YI  
「但願平安生產!」加以祈禱。我就也很掛念,不曉得那位生產怎麼樣呢,也想代為祈念似的。但是那種情形,卻是在平時才是如此,若是在正月裡,那時來的只是那些想陞官進爵的人,擾攘著不斷的前來參拜,真是連什麼做功課也不能夠了。 ,N5-(W  
]1n =O"vE  
到晚才來參拜的,那大概是宿廟來的人吧。那些沙彌們把看去拿不動的高大屏風,很自在的搬動著,又將炕席咚的放下,房間就立刻成功了,再在結界的所在沙沙的掛起簾子來,覺得很是痛快的樣子,做慣了的事情便很覺得容易。衣裳綷縩的有許多人從房間裡下來,一個年老的女人,人品生得並不卑微,用低低的聲音說道: BDT1qiC  
Kr'5iFK7  
「那個房間不大安心。請你小心火吧。」有個七八歲左右的男孩,很可愛的卻又很擺架子似的,高聲叫那跟著的家人,吩咐什麼事情,那樣子是很有意思的。還有,大約三歲的嬰兒,睡迷糊了,咳嗽起來,也是很可愛的。那小兒忽然的叫起乳母的名字或是母親來,那一家是誰呀,覺得很想知道。在這一夜裡,法師們用了很大的聲音,叫嚷唸經,沒有能夠睡覺,到得後半夜,讀經已經完了,在稍為有點睡著的耳朵裡,聽見念著寺裡本尊經文,聲音特別很是猛烈,這雖然並不怎麼稀有可貴,但是忽然覺醒,心想這是法師修行者在那裡讀經呢,也覺得很有感觸的。 `-L{J0xq  
yH0BNz8V  
還有在夜裡並不宿廟,只是白天在房間裡,有身份相當的人做著功課,穿著筆挺的藍灰色的縛腳褲,襯了許多白的內衣,帶著穿的很講究的一個男兒,看去當是他的兒子,還有書僮,和許多家人,圍住了在那裡,也是很有意思的。說是房間,只是周圍站著屏風,作個樣子罷了,在裡邊叩頭禮拜。不曾見過面,這是誰呢,心裡很想知道。要是知道的人,那麼他也來在這裡,也是有意思的事。那些年輕的男人們,總是喜歡在女人的房間左右徘徊,對於佛爺的方面看也不看,叫出別當來,很熱鬧的說著閒話,走了出去,但是這也似乎不是輕薄子弟的樣子。 CHqRCQR.  
dd +%d  
二月晦日或三月朔日,在花事正盛的時節,前去宿廟,也是有意思的事情。兩三個俊秀的男子,似乎是微行的模樣,穿著櫻花或青柳的襖子,紮著的縛腳褲,看去很是漂亮。服色相稱的從人們,拿著裝飾得很是美麗的飯袋,還有小舍人童等人,在紅梅和嫩綠的狩衣之外,穿著種種顏色的內衣,雜亂的印刷著花樣的褲,折了花隨侍著,又帶了家將似的瘦長的人,打著寺前的金鼓,這也是很有意思的。這裡邊一定有人是知道的,但是我也在這裡,那邊又怎麼會知道呢。照這樣走了過去,實在覺得不能滿意。心想怎麼能夠把我在這裡的情形,給他一看才好呢,這樣的說,也是有意思的。 i1"4z tZ  
^a6c/2K  
這樣子是去宿廟,或是到平常不去的地方,只帶了自己使用的那些人,便是去了也沒有意思。總是要有身份相等,興趣相同,可以共談種種有趣的事情的人,一兩個人同去才好,能夠人數多自然更好了。在那使用的人中間,多少也有懂事的人,但是平常看慣了,所以不覺得什麼有意思了。那男人們大約也是這樣想吧,所以特地的去找尋友人,叫了同去的呢。 k?%?EsR  
W+v7OSd92  
一○七.討厭的事 )5NfOvmNB  
<OQn |zU\  
討厭的事是,凡是去看祭禮禊祓,時常有男子,獨自一個人坐在車上看著。這是什麼樣的人呢?即使不是高貴的身份,少年男子等也不少有想看的人吧,讓他們一起坐了,豈不好呢?從車簾裡映出去的影子,獨自擺出威勢,一心獨霸著觀看,真覺得這是多麼心地褊窄,叫人生氣呀。 _,,w>q6K  
E79'<;K,zs  
到什麼地方去,或是寺裡去參拜那一天,遇著下雨。使用的人說: 8)Z)pCN  
Whd\Ub8(  
「我們這種人,是不中意的了。某人才是現今的紅人哩!」彷彿聽著這樣的說話。只有比別人覺得多少可憎的人,才這樣那樣的推測,沒有根據的說些怨言,自己以為是能幹。 H;1_"  
{%&!x;%  
一○八.看去很是窮相的事 ;"9$LHH*  
INRP@Cp1  
看去很是窮相的東西是,六七月裡在午未的時刻,天氣正是極熱的時候,很齷齪的車子,駕著不成樣子的牛,搖擺的走過去。並不下雨的日子裡,張蓋著草蓆的車子,和下雨的日子卻並不張蓋著蓆子的,也正是一樣。年老的乞丐,在很冷的或是很熱的時節。下流婦人穿著很壞的服裝,背著小孩子。烏黑的很骯髒的小的板屋,給雨打的濕透了。很落著雨的日子裡,騎了小馬給做前驅的人,帽子也都擁塌了,袍和襯衣粘在一塊兒,看去很是不舒服。但是在夏天,似乎很是涼快,倒是好的。 0PdX>h.t  
=KW~k7TaN  
一○九.熱得很的事 c9ea%7o{0a  
2rrC y C  
熱得很的事是,隨身長的狩衣。衲袈裟。臨時儀式出場的少將。常肥胖的人有很多頭髮。琴的袋子。六七月時節在做祈禱的阿闍梨,在正午時候湧咒作法。又在相同時節的銅的冶工,都是熱得很的事。 =PmIrvr'[5  
c{\x< AwO  
一一○.可羞的事 */ok]kX'  
3NlG,e'T2  
可羞的事是,男人的內心。很是警覺的夜禱的僧人。有什麼小偷,躲在隱僻的地方,誰也不知道,趁著黑暗走進人家去,想偷東西的人也會有吧。那麼給小偷看見了,以為這是同志,覺得愉快,也是說不定。 K&%YTA  
\I~9%QJ>  
夜禱的僧人實在是很不好意思的。許多年輕的女人聚集在一起,閒話人家的事,或者嬉笑,或者誹毀,或者怨恨,在隔壁卻都明白的聽見。這樣想來,很是不好意思的。在主人旁邊陪著的女人們生氣似的說道: .5YIf~!59  
S!wY6z  
「啊,真是討厭,吵鬧的很,請別說了!」可是也不肯聽,等得講得夠了,大家毫不檢點的各自睡了,這實在是可羞的。 ]@UJ 8hDy  
Sx%vJYH0  
男人在他心裡雖然在想,這是討厭的女人,不能如我的意,缺點很多,很有些不順眼的事;但對於當面的女人卻仍是騙她,叫她信賴著他,因此覺得自己也是被他這樣的看待麼,想起來實在是可羞的。普通的男人尚且如此,何況那些一般人認為知情知趣,性情很好的人,更不會有令對方覺得冷淡的手段,去對付別人的了。他不但心裡這樣想著,還說出口來,將這邊女人的缺點,對別的女人說了,至於對了這邊女人自然也要說別的女人的話了。但是女人卻不知道,他也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他人,現在只聽著別人的缺點的話,反以為自己是最為男人所愛的了,這樣的自負著哩。給男人這樣的去想,實在是很可羞的。但是,假如決定第二次不再會見的人,那就是碰見了,就已經是沒有什麼感情的人了,也就沒有不好意思的事情。女人有些極可憐的,絕不可隨便拋棄的,可是男人們卻似乎毫不關心,這是什麼心思,真叫人無從索解。而且這種人關於女人的事情,特別是多有非難,很高明的說出一番道理來。尤其是和那毫無依靠的宮廷的女官們,去攀相好,到後來女人的身體不是平常的樣子,則那男子卻是裝作不知道哩! E5}wR(i,4  
+ ^9;<>P  
+|w-1&-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一一.不像樣的事 :@jhe8'w  
-ZFeE[Z  
不像樣的事是,在潮退後沙灘上擱著的大船。頭髮很短的人,拿開了假髮,梳著頭髮的時候。大樹被風所吹倒了,根向著上面,倒臥著的樣子;相撲的人摔跤輸了,退下去的後影。沒有什麼了不得的人,在斥責他的家人。老人連烏帽子也不戴,把髮鬢露了出來。女人為了無聊的嫉妒事件,將自己躲了起來,以為丈夫必當著忙尋找了,誰知卻並不怎樣,反而坦然處之,叫人生氣,在女人方面可是不能長久在外邊,便只好自己回來了。學演獅子舞的人,舞得高興了隨意亂跳的那腳步聲。 i/9QOw~  
5%"${ywI  
一一二.祈禱修法 t1?e$s  
mbxJS_P  
祈禱修法是,誦讀佛眼真言,很是優美,也很可尊貴。 $V-]DD%Y  
I2kqA5>)j  
一一三.不湊巧的事 2uFaAAT  
x n)FE4  
不湊巧的事是,人家叫著別人的時節,以為是叫著自己,便露出臉去,尤其是在要給什麼東西的時候;無事中講人家的閒話,說些什麼壞話來,小孩子聽著,對了本人說了出來。聽別人說:「那真是可憐的事,」說著哭了起來,聽了也實在覺得是可憐,但不湊巧眼淚不能夠忽然出來,是很難為情的事。雖是做出要哭的臉,或裝出異樣的嘴臉出來,可是沒有用。有時候聽到很好的事情,又會胡亂的流出眼淚來,這也是很難為情的。 h95C4jBE  
T[a1S?_*T  
主上到石清水八幡神社去參拜了回來的時候,走過女院的府邸的前面,停住了御輦,致問候之意,以那麼高貴的身份,竭盡敬意,真是世間無比的盛事,不禁流下眼淚來,使得臉上的粉妝都給洗掉了,這是多麼難看的事呵! OdgfvHDgW  
+f\tqucI3  
當時的敕使是齊信宰相中將,到女院的邸第面前去,看了覺得很有意思。只跟著四個非常盛裝的隨身,以及瘦長的裝束華麗的副馬,在掃除清潔的很開闊的二條大路上,驅馬疾馳,到了邸第稍為遠隔的地方,降下馬來,在旁邊的簾前伺候。請女院的別當將自己帶來的口信,給傳達上去。隨後得到了回信之後,宰相中將又走馬回來,在御輦旁邊覆奏了,這時樣子的漂亮,是說也是多餘的了。至於主上在走過邸第的時候,女院看著那時的心裡如何感想,我只是推測來想著,也高興得似乎要跳起來了。在這樣的時節,我總是暫時要感動得落淚,給人家笑話。就是身份平常的人,有好的兒子也是好事,何況女院有兒子做著天子,自然更是滿意了,這樣推測了想,覺得是很惶恐的。 l,h#RTfry  
'Twi @I  
一一四.黑門的前面 wgLS9.  
\`>Y   
關白公說是要從黑門出來回去了,女官們都到廊下侍候,排得滿滿的,關白公分開眾人出來,說道: q<hN\kBs  
saRB~[6I  
「列位美人們,看這老人是多麼的傻,一定在見笑吧?」在門口的女官們,都用了各樣美麗的袖口,捲起御簾來,外邊權大納言拿著鞋給穿上了,權大納言威儀堂堂,很是美麗,下裾很長,覺得地方都狹窄了。有大納言這樣的人,給拿鞋子,這真是了不得的事情。山井大納言以下,他的弟兄們,還有其他的人們,像什麼黑的東西散佈著樣子,從藤壺的牆邊起,直到登華殿的前面,一直並排脆坐著,關白公的細長的非常優雅的身材,捏著佩刀,佇立在那裡。中宮大夫剛站在清涼殿的前面,心想他未必會跪坐吧,可是關白公剛才走了幾步,大夫也忽然脆下了。這件事是了不得的,可見關白公前世有怎麼樣的善業了。 ~NTpMF  
d!gm4hQhl  
女官的中納言君說今天是齋戒日,特別表示精進,女官們說道: +s S*EvF  
.(Pe1pe  
「將這念珠,暫且借給我吧!你這樣的修行,將來同關白公的那樣子,轉生得到很好的身份吧。」都聚集攏來,說著笑了,可是關白公的事情實在是不可及的。中宮聽到了這事,便微笑說道:「修行了成佛,比這個還要好吧!」這樣的說,實在是很了不起的。我將大夫對於關白公跪坐的事情,說了好幾遍,中宮說道:「這是你所賞識的人嘛!」隨即笑了。可是這後來的情形,如果中宮能夠見到,便會覺得我的感想是很有道理的吧。 e;pNB  
u+R?N% EKP  
一一五.雨後的秋色 3Mcz9exY  
UxvsSHi  
九月裡的時節,下了一夜的雨,到早上停止了,朝陽很明亮的照著,庭前種著的菊花上的露水,將要滾下來似的全都濕透了,這覺得是很有意思的。疏籬和編出花樣的籬笆上邊掛著的蜘蛛網,破了只剩下一部分,處處絲都斷了,經了雨好像是白的珠子串在線上一樣,非常的有趣。稍為太陽上來一點的時候,胡枝子本來壓得似乎很重的,現在露水落下去了,樹枝一動,並沒有人手去觸動它,卻往上邊跳了上去。這在我說來實在很是好玩,但在別人看來,或者是一點都沒有意思也正難說,這樣的替人家設想,也是好玩的事情。 oto od  
}>w  
一一六.沒有耳朵草 Xe SbA  
bX H^Bm  
正月初七日要用的嫩菜,人家在初六這一天裡拿了來,正在擾攘的看著的時候,有兒童拿來了什麼並沒有看見過的一種草來。我便問他道: -?nT mzRc  
E^ok`wfO  
「這叫作什麼呢?」小孩卻一時答不出來,我又催問道: +F o$o  
rj,K`HD  
「是什麼呀?」他們互相觀望了一會兒,有一個人回答道: V3mjb H>F  
UZje>. ~?  
「這叫作沒有耳朵草。」我說道: r$GPYyHK  
zL:&Q<  
「這正是難怪,所以是裝不聽見的樣子的了。」便笑了起來,這時又有〔別的小孩〕拿了很可愛的菊花的嫩芽來,我就做了一首歌道: XE_ir Et  
AXwaVLEBQ  
「掐了來也是沒有耳朵的草, U@G"`RYl  
e}'gvm  
所以只是不聽見, `K*b?:0lp  
)"Q*G/+2Ie  
但在多數中間也有菊花混著哩。」想這樣的對他們說,但因為是小孩子的緣故,說了不見得會懂罷了。 'OkGReKt  
E<E3&;qD  
一一七.定考 'G&{GVbXY  
\1"'E@+  
二月裡在太政官的官廳內,有什麼定考舉行,那是怎麼樣的呀?又有釋奠那是什麼呢?大抵是掛起孔子等人的像來的事吧。有一種叫作什麼聰明的,把古怪的東西,盛在土器裡,獻上到主人和中宮那裡。 bmgncwlz  
&LO"g0w  
一一八.餅餤一包 :B3[:MpL}  
+uay(3m((  
「這是從頭弁的那裡來的。」主殿司的官員把什麼像是一卷畫的東西,用白色的紙包了,加上一枝滿開著的梅花,給送來了。我想這是什麼畫吧,趕緊去接了進了,打開來看,乃是叫作餅餤的東西,兩個並排的包著。外邊附著一個立封,用呈文的樣式寫著道: N0hE4t  
*~w[eH!!  
「進上餅餤一包, 2^?:&1:  
3sd"nR?aX  
依例進上如件。 HF3f)}l$  
2B,] -Mu)  
少納言殿。」 29reG,>  
B<-kzt  
後書月日,署名「任那成行」。後邊又寫著道: `8FUX= Sh  
t3+Py7qv  
「這個送餅餤的小使本來想自己親來的,只因白天相貌醜陋,所以不曾來。」寫的非常有意思。拿到中宮的面前給她看了,中宮說道: lqb/eN9(t  
ti &J  
「寫的很是漂亮。這很有意思。」說了一番稱讚的話,隨即把那書簡收起來了。 ] 7 _`]7p  
-)~SM&  
我獨自說道: )Af~B'OUd  
{-A^g!jT&  
「回信不知道怎樣寫才好呢。還有送這餅餤來的使人,不知道打發些什麼?有誰知道這些事情呢?」中宮聽見了說道: X w.p  
r 6eb}z!i  
「有惟仲說著話哩。叫來試問他看。」我走到外邊,叫衛士去說道: al+ #y)+  
p h[\)  
「請左大井有話說。」惟仲聽了,整肅了威儀出來了。我說道: f f7(  
7-_vY[)/  
「這不是公務,單只是我的私事罷了。假如像你這樣的舟官或是少納言等官那裡,有人送來餅餤這樣的東西,對於這送來的下僕,不知道有什麼規定的辦法麼?」惟仲回答道: T@^]i&  
pJ, @Y>  
「沒有什麼規定,只是收下來,吃了罷了。可是,到底為什麼要問這樣的事呢?難道因為是太政官廳的官人的緣故,所以得到了麼?」我說道: IPA*-I57  
\Rk$t7ZH  
「不是這麼說。」隨後在鮮紅的薄紙上面,寫給回信道: qjC_*X!  
@sf 90&f  
「自己不曾送來的下僕,實在是很冷淡的人。」添上一枝很漂亮的紅梅,送給了頭弁,頭弁卻即到來了,說道: B7 "Fp  
rye)qp|  
「那下僕親來伺候了。」我走了出去,頭弁說道: mmN|F$;r  
H0tF  
「我以為在這時候,一定是那樣的做一首歌送來了的,卻不料這樣漂亮的說了。女人略為有點自負的人,動不動就擺出歌人的架子來像你似的不是這樣的人,覺得容易交際得多。對於我這種凡俗的人,做起歌來,卻反是無風流了。」 U 1F-~ {r  
:s-EG;.  
後來頭弁和則光成安說及,這回連清少納言也不作歌了,覺得很是愉快的笑了。又有一回在關白公和許多人的前面,講到這事情,關白公說道: *k!(ti[  
1ThwvF%Qo  
「實在她說得很好。」有人傳給我聽了。但是記在這裡,乃是很難看的自吹自讚了。 /Ht/F)&P  
!e&rVoA  
一一九.衣服的名稱 "havi,m  
sTt9'P`  
「這是為什麼呢,新任的六位藏人的笏,要用中宮職院的東南角土牆的板做的呢?就是西邊東邊的,不也是可以做麼?再者五位藏人的也可以做吧。」有一個女官這樣的說起頭來,另外一個人說道: Vu_&~z7h  
KLG6QBkj  
「這樣不合理的事情,還多著哩。即如衣服亂七八糟的給起名字,很是古里古怪的。在衣服裡邊,如那『細長』,那是可以這樣說的。但什麼叫作『汗衫』呢,這說是『長後衣』不就成了麼?」 qnabwF  
h |s*i  
「正如男孩兒所穿的那樣,是該叫長後衣的。還有這是為什麼呢,那叫『唐衣』的,正是該叫作短衣呢。」 $~ pr+Ei  
^AovkK(p  
「可是,那是因為唐土的人所穿的緣故吧?」 v&t`5-e-A  
S&4w`hdD>~  
「上衣,上褲,這是應該這樣叫的。『下襲』也是對的。還有『大口褲』,實在是褲腳口比起身長來還要闊大,所以也是對的。」 Nlf&]^4(0  
>$k 4@eg!  
「褲的名稱實在不合道理。那縛腳褲,這是怎麼說的呢?其實這該叫作『足衣』,或者叫作『足袋』就好了。」大家說出種種的事來,非常的吵鬧。我就說道: ]UpHD.Of[t  
Wpg?%+Y  
「呀,好吵鬧呀!現在別再說了,大家且睡覺吧!」這時夜禱的僧人回答說: 2Dwt4V  
daokiU+l2  
「那是不大好吧!整天夜裡更說下去好了。」用了充滿憎惡的口氣,高聲的說,這使我覺得很滑稽,同時也大吃一驚。 E(K$|k_>  
:r|P?;t(  
一二○.月與秋期 _:z;j{@4  
J+Y|# U  
故關白公的忌日,每逢月之初十日,都在邸第裡作誦經獻佛的供養,九月初十日中宮特為在職院裡給舉行了。公卿們和殿上人許多人,都到了場。清范〔〕這時當了講師,所說的法很是悲感動人,特別是平常還未深知人世的悲哀的年輕的人們,也都落了眼淚。 [+2^n7R  
A.*nDl`H  
供養完了以後,大家都喝著酒,吟起詩來的時候,頭中將齊信高吟道: sm <kb@g  
:H k4i%hGk  
「月與秋期而身何去?」覺得這朗誦得很是漂亮。怎麼想起這樣適合時宜的句來的呢。我便從人叢裡擠到中宮那裡去,中宮也就出來了,說道: uv d>  
<<6#Uz.1  
「真很漂亮,這簡直好像特地為今天所作的詩文呢。」我說道: pm|]GkM  
6UTdy1Qq>  
「我也特地為說這件事情,所以來的,法會也只看了一半,就走了來了。總之這無論怎麼說的,是了不起的。」這麼說了,中宮就說道: '-_PO|}  
YXEZ&$e'  
「這是因為和你要好的齊信的事,所以更覺得是如此的吧。」 &R]G)f#w%*  
e0P1FD<@  
其二頭中將齊信 sQkP@Y  
_Cs.%R!r  
頭中將齊信在特別叫我出去的時候,或者是在平常遇見的時候,總是那麼的說道: B>R6j}rh'k  
{h2D}F  
「你為什麼不肯認真當作親人那樣的交際著呢?可是我知道你,並沒有把我認為討厭的人的,卻是這樣的相處,很是有點奇怪的。有這些年要好的往來,可是那麼的疏遠的走開,簡直是不成話了。假如有朝一日,我不再在殿上早晚辦事了,那麼還有什麼可以作為紀念呢?」我回答道: km *$;Nli  
SA'  zy45  
「那是很不錯的。要特別有交情的話,也並不是什麼難的事情。但是到了那時候,我便不能再稱讚你了,那是很可惜的。以前在中宮的面前,這是我的職務,聚集大家,稱讚你的種種事情,若是特別有了關係之後,怎麼還能行呢?請你想想好了。那就於心有愧,覺得難以稱讚出來了。」頭中將聽了笑道: Zd042 %  
zDC-PHF HQ  
「怎麼,特別要好了,比別人看來要更多可以讚美的事情,這樣的人正多著哩。」我就回答道: rT <=`9^{  
A6= Um%T  
「要是不覺得這樣是不好,那麼就特別要好也可以吧,不過不論男人或是女人,特別要好了,就一心偏愛,有人說點壞話,便要生起氣來,這覺得很不愉快的事情。」頭中將道: Kb#py6  
A7C+-N  
「那可是不大可靠的人呀。」這樣的說,也是很有意思的事。 .i) H1sD  
i 3?=up!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二一.假的雞叫 6qSsr]  
[+_>g4M~%  
頭弁行成到中宮職院裡來,說著話的時候,夜已經很深了。頭弁說道: PW82 Vp.  
Z/dhp0k  
「明天是主上避忌的日子,我也要到宮中來值宿,到了丑時,便有點不合適了。」這樣說了,就進宮去了。 *\(z"B  
uKd4+Km  
第二天早晨,用了藏人所使用的粗紙重疊著,寫道: ;8eKAh  
aPVzOBp  
「後朝之別實在多有遺憾。本想徹夜講過去的閒話,直到天明,乃為雞聲所催,匆匆的回去。」實在寫得非常瀟灑,且與事實相反的當作戀人關係,縷縷的寫著,實在很是漂亮。我於是給寫回信道: L%T(H<G  
W<r<K=`5P  
「離開天明還是很遠的時候,卻為雞聲所催,那是孟嘗君的雞聲吧?」信去了之後,隨即送來回信道: Uj):}xgi'  
qq/>E*~  
「孟嘗君的雞是半夜裡叫了,使函谷關開了門,好容易那三千的客才算得脫,書裡雖如此說,但是在我的這回,乃只是和你相會的逢阪關罷了。」我便又寫道: UK ':%LeL  
uUI#^ A  
「在深夜裡,假的雞叫 _3`G ZeGV  
ef)RlzL Oq  
雖然騙得守關的人, 6s@!Yn|?  
D1RQkAZS  
可是逢阪關卻是不能通融啊! t ]BG)]  
K-'uE)  
這裡是有著很用心的守關人在哩。」又隨即送來回信,乃是一首返歌: -[*y{K@dh  
_o w7E\70  
「逢板是人人可過的關, P\@kqf~pC  
l_;6xkv4  
雞雖然不叫, !Mgo~h"]#  
uF[*@N  
便會開著等人過去的。」 R'vNJDFY  
@vib54G  
最初的信,給隆圓僧都叩頭禮拜的要了去了,後來的信乃是被中宮拿了去的。 L^Q;M,.c;  
T>b"Gj/  
後來頭弁對我說道: Q(q&(/  
u-:3C<&>  
「那逢阪山的作歌比賽是我輸了,返歌也作不出來,實在是不成樣子。」說著笑了,他又說道: @@{5]Y  
^i!6z2/  
「你的那書簡?殿上人都看見了。」我就說道: c-Yd> 4+ 1  
`V\?YS}  
「你真是想念著我,從這件事上面可以知道了。因有看見有好的事情,如不去向人家宣傳,便沒有什麼意思的。可是我正是相反,因為寫的很是難看,我把你的書簡總是藏了起來,決不給人家去看。彼此關切的程度,比較起來正是相同哩。」他說道: Uza '%R  
*$NZi*z3  
「這樣懂得道理的說話真是只有你來得,與平常的人不是一樣。普通的女人便要說,怎麼前後也不顧慮的,做出壞事情來,就要怨恨了。」說了大笑了。我說道: d)Yl D]I  
/;Tc]  
「豈敢豈敢,我還要著實道謝才是哩。」頭弁說道: tUJRNEg  
u#E'k KGO  
「把我的書簡隱藏起來,這在我也是很高興的事。要不然,這是多麼難堪的事情呀。以後還要拜託照顧才好。」 bV_nYpo  
<\aeC2~M  
這之後,經房少將明對我說道: m~ tvuz I  
/0h *(nL  
「頭弁非常的在稱讚你,可曾知道麼?有一天寫信來,將過去的事情告訴了我了。自己所想念的人被人家稱讚,知道了也真是很高興的。」這樣認真的說是很有意思的。我便說道: g*| j+<:7  
\INH[X#>  
「這裡高興的事有了兩件,頭弁稱讚著我,你又把我算作想念的人之內了。」經房說道: e _vsiT  
,!ZuH?Z  
「這本來是以前如此的,你卻以為是新鮮事情,現在才有的,所以覺得喜歡麼。」 QbU5FPiN  
f *ZU a  
一二二.此君 0V%c%]PH  
EIi<g2pM(  
五月時節,月亮也沒有,很暗黑的一天晚上,聽得許多人的聲音說道: pDQ f(@M[  
aRd~T6I  
「女官們在那裡麼?」中宮聽見說道: $-_" SWG.  
tpI/I bq  
「你們出去看。這和平常樣子不一樣,是誰在那裡這樣說?」我就出去問道: >N3X/8KL%  
/fQcrd7h  
「這是誰呀?那麼大聲的嚷嚷的?」這樣說的時候,那邊也不出聲,只把簾子揭了起來,沙沙的送進一件東西來,乃是一枝淡竹。我不禁說道: .]9`eGVWj  
#jbC@A9Pe  
「呀,原來是此君嘛!」外邊的人聽了,便道: ~U+<JC Z  
I N@ ~~  
「走吧,這須得到殿上給報告去。」原來中將和新中將還有六位藏人在那裡,現在都走回去了。頭弁一個人獨自留了下來,說道: j gV^{8qG  
?:q"qwt$F  
「好奇怪呀,那些退走的人們。本來是折了一枝清涼殿前面的淡竹,作為歌題預備作歌,後來說不如前去中宮職院,叫女官們來一同作時,豈不更好,所以來了。但是一聽見你說出了那竹的別名,便都逃去了,這也是很好玩的事。可是這是誰的指教,你卻能說出一般人所不能知道的事情來的呢?」我說道: ?,v@H$)3_  
cB;DB) 0P  
「我也並不知道這乃是竹的別名--這樣說了怕不要人家覺得討厭的麼?」弁答道: Y5>'(A>  
Dx3Sf}G `  
「真是的,怕大家未必知道吧。」 B415{  
[C~{g#  
這時大家說些別的正經事情,正在這個時候,聽見剛才來的這些殿上人們又都來了,朗詠著「栽稱此君」的詩句,頭井對他們說道: W,n0'";')  
`Uw^,r  
「你們把殿上商量好的計劃沒有做到,為什麼走回去了?實在是很奇怪的。」殿上人們回答道: ^Q_0Zq^H  
4oOe  
「對於那樣名言,還有什麼回答可說呢?說出拙劣的話來,不如不說好多了。如今殿上也議論著,很是熱鬧哩,主上也聽到了,覺得很有意思。」這回連頭弁也同他們一起,反覆的朗吟那一句詩,很是高興,女官們都出來看。於是大家在那裡說著閒話,及至回去的時候,也同樣的高吟著,直到他們進入左衛門衛所的時節,聲音還是聽得見。 h_d!G+-]  
sbNCviKP  
第二天一早,一個叫作少納言命婦的女宮,拿了天皇的書簡來的時候,把這件事對中宮說了,那時我正退出在私室裡,卻特地叫了去問道: >&U]j*'4  
{n%F^ky+7  
「有這樣的事麼?」我回答道: YJXh|@LT  
%,-vmqr  
「我不知道。是什麼也沒有留心,說的一句話,卻是行成朝臣給斡旋了,成了佳話罷了。」中宮笑著說道: _~=X/I R  
^'*9,.ltd  
「便是斡旋成了佳話,原來也不是全無影蹤的吧。」中宮聽說殿上人們在稱讚自己宮裡的女官們,不問是誰,是都喜歡,也很替被稱讚的人高興,這真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iO,0Sb <y  
cx&jnF#$  
一二三.藤三位 (?72 vCc  
OziG|o@I  
圓融院歿後一週年,所有的人都脫去喪服,大家感慨甚深,上自朝廷下至故院的舊人,都想起前代僧正遍昭所說的「人皆穿上了花的衣裳」的事來。在下雨很大的一天裡,有一個穿得像蓑衣蟲一樣的小孩子,拿了一根很大的白色的樹枝,附著一個立封,走到藤三位的女官房來,說道: v(3nBZHv_!  
YES!?^}  
「送上這個來了。」傳達的女官說道: Ih!UL:Ckh  
=L{lt9qQz  
「從什麼地方來的呢?今天明天是避忌的日子,連格子都還沒有上呢。」說著便從關閉著的格子的上邊接收了信件,將情形去對上邊說了。藤三位說道: s<5q%5ix3  
"zc@(OA[z  
「因為是避忌的日子,不能夠拆看。」便將樹枝連信插在柱子上面,到第二天早晨先洗了手,說道:「且拿那讀經的卷數來看吧。」叫人拿了來,俯伏禮拜了打開來看時,乃是胡挑色的色紙很是厚實的,心裡覺得奇怪,逐漸展開來看,似乎是老和尚的很拙笨的筆跡,寫著一首歌道: 6%H8Q v  
L!V`Sb  
「姑將這椎染的衣袖 X_C9Z  
pu=T pSZ  
作為紀念,但是在故都裡 _t6siB_u  
$^IuE0.  
樹木卻都已換了葉子。」 9XT6Gf56  
H b]    
這真是出於意外的挖苦話。是誰所幹的事呢?仁和寺的僧正所幹的吧,但是那僧正也未必會說這種話,那麼是誰呢?藤大納言是故院的別當,那麼是他所做的事也未可知。心裡想早點把這件事去告訴主上和中宮知道,很是著急,但是遇著避忌的日子,須得要十分慎重才好,所以那一天就忍耐過去了,到第二天早晨,藤大納言那裡寫了一封回信,差人送去,即刻就有對方的回信送了來了。 W}Nd3  
kG?tgO?*  
於是拿了那歌與那封回信,趕快來到中宮面前,藤三位說道: 1)u= &t,  
{zVJlJKxs  
「有這麼樣的一回事。」其時適值主上也在那裡,便把那件事說了,中宮做出似乎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只說道: 2jx""{  
B"+Ygvxb  
「這不像是藤大納言的筆跡,大概是什麼法師吧。」藤三位道: 1 #EmZ{*  
*RuUf  
「那麼這是誰幹的事呢?好多事的公卿們以及僧官,有些誰呢?是那個吧,還是這個?」正在猜疑,想要知道作歌的人,主上這時說道: ["@K~my~D*  
/u#uC(Uwl  
「這裡有一張的筆跡,倒很有些相像哩。」說著微笑,從旁邊書櫥裡取出一張紙來。藤三位說道: tK]r>?Y\  
5GpR N  
「啊呀,這真是氣人的事!現在請你說出真話來吧。呀,連頭都痛起來了。總之是要請你把一切都說了。」只是責備怨恨,大家看了都笑。這時主上才慢慢開口道: +]*?J1 Y8Z  
}4ta#T Ea  
「那個辦差去的鬼小孩,本來是御膳房的女宮的使用人,給小兵衛弄熟了,所以叫她送去的吧。」這樣的說,中宮聽得笑了起來。藤三位將中宮搖晃著說道: }&;0:hw%  
ILTd*f  
「為什麼這樣的騙我的呢?可是當時真是洗淨了手,俯伏禮拜的來拆看的呢。」又是笑,又是上當了似乎遺憾,卻很是得意,很有愛嬌,覺得很有意思。 WihOGdUS6  
56&s'  
清涼殿的御膳房聽見了這事情,也大笑了一場。藤三位退出到女官房以後,把那個女童找了來,叫收信的女官去驗看,回來說道: 0>VgO{X  
"op1xto  
「正是那個孩子。」追問她道: X& O o1y  
^X"G~#v=q  
「那是誰的信,是誰交給你的呢?」卻是一聲都不響,逃了去了。藤大納言以後聽了這一件事情,也著實覺得好笑。 `k^ i#Nc>  
E J q=MP  
一二四.感覺無聊的事 )1~4Tl,S  
fG0rUi(8  
感覺無聊的事是,在外邊遇著避忌的日子。擲不出合適的點兒,棋子不能前進的雙六。除目的時候,得不到官的人家,尤其是雨接連的下著,更是無聊了。 - Kj$A@~x  
S%mN6b~{  
一二五.消遣無聊的事 c6E@+xU  
@xSS`&b  
消遣無聊的事是,故事。圍棋。雙六。三四歲的小孩兒,很可愛的說什麼話的樣子。又很小的嬰兒要學講話,或是嘻笑了。水果,這也是可以消遣無聊的東西。男人的好開玩笑,善於說話的人,走來談天,這時便是避忌的時候,也就請他進來。 ,%v  
`fY~Lv{4d_  
一二六.無可取的事 J0C,K U(  
bo0m/hVU  
無可取的事是,相貌既然醜陋,而且心思也是很壞的人。漿洗衣服的米糊給水弄濕了。這是說了很壞的事情了,心想這是誰也覺得是可憎的,可是現在也沒有法子中止了。又門前燎火的火筷子,燒短了沒有別的用處,但是這樣不吉犯忌的事,為什麼寫它的呢。這種事情不是世間所沒有的事情,乃是世人誰也知道的吧。實在並沒有特地寫了下來,給人去看的價值;但是我這筆記原來不是預備給人家去看的,所以不管是什麼古怪的事情,討厭的事情,只就想到的寫下來,便這樣的寫了。 N$6Rg1  
13'tsM&  
一二七.神樂的歌舞 CGbW] D$@  
#c5G"^)z  
也無論怎麼說,沒有事情能及得臨時祭禮的在御前的儀式,那樣的漂亮的了。試樂的時候,也實在很有意思。 Dr^#e  
.RxH-]xk  
春天的天氣很是安閒晴朗的,在清涼殿的前院裡,掃部寮的員司鋪上了蓆子,祭禮的敕使向北站著,舞人們都向著主上坐了下來。我這樣說,但是這裡或者有點記錯的地方,也說不定。 Qr6[h!  
=B@owx  
藏人所的人們搬運了裝著食器的方盤來,放在坐下的那些人面前,陪從的樂人在這一日裡也得出人於主上的前邊。公卿和殿上人們交互的舉杯,末後是用了螺杯,喝了酒便散了。隨後是所謂「鳥食」,平常這由男人去做,還是不大雅觀,何況女人也出到御前來取呢?誰也沒有想到,會有人在裡邊,忽然從「燒火處」走出人來,喧擾著想要多取,反而掉下了,正在為難的時候,倒不如輕身的去拿了些來的人,更是勝利了。把「燒火處」當作巧妙的堆房,拿了些東西收在裡邊,這事很是好玩的。掃部寮的人來將蓆子收起來之後,主殿寮的員司就各人手裡拿著一把掃帚,來把殿前的砂子掃平。 1K.i>]}>  
r8x<- u4  
在承香殿前邊,陪從的樂人吹起笛子,打著拍子,奏起樂來的時候,心想舞人要快點出來才好呢,這樣等待著,就聽見唱起《有度濱》的歌詞,從吳竹台的籬邊走了出來,等到彈奏和琴,這種愉快的事情簡直不知道如何說是好哩。第一回的舞人,非常整齊的整疊著袖口,兩個人走出來,向西立著。舞人漸次出台來,踏步的聲音與拍板相合著,一面整理著半臂的帶子,或理那冠和衣袍的盤領,唱著《元益的小松》舞了起來的姿態,無一不是很漂亮的。叫作「大輪」的那一種舞,我覺得便是看一天也不會看厭。但是到了快要舞了的時候,很覺可惜,不過想起後邊還有,不免仍有希望。後來和琴抬了進去,這回卻是突然的,從吳竹台後邊,舞人出現了,脫了右肩將袖子垂下的樣子,那種優美真是說不盡的。練絹襯袍的下裾翻亂交錯,舞人們交互的換位置,這種情形要用言語來表達,實在只顯得拙劣罷了。 ^t,sehpR:l  
X/Umfci  
這回大概因為是覺得此後更是沒有了的緣故吧,所以特別感覺舞完了的可惜。公卿們都接連的退了出去,很是覺得冷靜,很是遺憾,但在賀茂臨時祭禮的時候,還有一番還宮的神樂,心裡還可以得到安慰。那時節在庭燎的煙細細的上升的地方,神樂的笛很好玩的顫抖著,又很細的吹著,歌聲卻是很感動人的,實在很是愉快,夜氣又是冷冰冰的,連我的打衣都冰冷了,拿著扇子的手也冷了,卻一直並沒有覺得。樂人長叫那才人,那人趕快前來,樂人長的那種愉快情形,實在是很有意思的。 hn]><kaA  
^0" W/  
在我還住在家裡的時節,只看見舞人們走過去,覺得不滿足,有時候便到神社裡去看。在那裡大樹底下停住了車子,松枝火把的煙披靡著,在燎火的光裡,舞人們的半臂的帶子和衣裳的色澤,也比白天更是更好看得多。踏響了社前橋板,合著歌聲,那麼舞蹈的樣子,很是好玩,而且與水的流著的聲音,還有笛子的聲音,真是叫神明聽了也很覺得高興吧。從前有個名叫少將的人,每年當著舞人,覺得這是很好的事,及至死了之後,他的靈魂聽說至今還留在上神社的橋下,我聽了這話心裡覺得有點發毛,心想對於什麼事情都不要過分的執著,但是對於這神樂的歌舞的漂亮的事情總是不能忘記的。 ,D#ssxV  
7&ty!PpD  
「八幡臨時祭禮的結末,真是無聊得很。為什麼不像賀茂祭一樣回到宮中再舞一番的呢?那麼樣豈不是很有意思麼。舞人們得了賞賜,便從後邊退出去了,實在覺得是可惜。」女官有人這樣的說,叫天皇聽到了便說道: o{C7V *  
d46PAA{'  
「那麼等明天回來,再叫來舞吧。」女官們說道: }@+3QHwYU  
huPAWlxT  
「這是真的麼?那麼,這是多麼的好呀!」都很是高興,去向中宮請求道: *9XKkR<r  
Wqy\yS [  
「請你也幫說一句,叫再舞一回吧。」聚集了攏來,很是喧鬧,因為這回臨時祭還要回宮歌舞,所以非常的高興。舞人們也以為未必會有這樣的事,差使已經完了,正在放寬了心的時候,忽然又聽說召至御前,他們的心情正是像突然的衝撞著什麼東西似的騷動起來,似乎發了瘋的樣子,還有退下在自己的房間裡的那些女官們,急急忙忙的進宮去的情形,真是說也說不盡。貴人們的從者和殿上人都看著,也全不管,有的還把下裳罩在頭上,就那麼上來了,大家看了發笑,也正是當然的了。 nfj8z@!  
\me'B {aa  
一二八.牡丹一叢 D#.N)@\  
b}-/~l-:  
故關白公逝世以後,世間多有事故,騷擾不安,中宮也不再進宮,住在叫作小二條的邸第裡,我也總覺得沒有意思,回家裡住了很長久。可是很惦念中宮的事情,覺得不能夠老是這樣住下去。 gm1 7VrC  
SO#R5Mu2N  
有一天左中將來了,談起中宮的事情來說道: ][[\!og  
'"4S3Fysm  
「今天我到中宮那裡去,看到那邊的情形,很叫人感歎。女官們的服裝,無論是下裳或是唐衣,都與季節相應,並不顯出失意的形跡,覺得很是優雅。從簾子邊裡張望進去,大約有八九個人在那兒,黃朽葉的唐衣呀,淡紫色的下裳呀,還有紫苑和胡枝子色的衣服,很好看的排列著。院子裡的草長得很高,我便說道: %7n(>em  
2[e^mm&.   
『這是怎麼的,草長的那麼茂盛。給割除了豈不好呢?』聽得有人回答道: Kulh:d:w  
9p '#a:  
『這是特地留著,叫它宿露水給你看的。』這回答的像是宰相君的聲音。這實在是覺得很有意思的。女官們說: B6hd*f  
eo~>|0A*V  
『少納言住在家裡,實在是件遺憾的事。中宮現在住在這樣的地方,就是自己有怎樣大的事情,也應當來伺候的,中宮恐怕也是這樣想的吧,可是不相干,連來也不來。』大家都說著這樣的話,大概是叫我來轉說給你聽的意思吧。你何不進去看看呢?那裡的情形真是很可感歎哪。露台前面所種的一叢牡丹,有點兒中國風趣,很有意思的。」我說道: X8Ld\vZYn  
7:>VH>?D  
「不,我不進去,是因為有人恨我的緣故,我也正恨著她們呢。」左中將笑說道: yXdJ5Me(T  
Lk-%I?  
「還是請大度包容了吧。」 Jrkj foN  
}5)sS}C  
實在是中宮對我並沒有什麼懷疑,乃是在旁邊的女官們在說我的話,道: $=? CW(  
 4I> I  
「左大臣那邊的人,乃是和她相熟識的。」這樣的互相私語,聚在一起談天的時候,我從自己的房間上來,便立即停止了,我完全成了一個被排斥的人了。我因為不服這樣的待遇,也就生了氣,所以對我中宮」進宮來吧「的每次的命令,都是延擱著。日子過得很久了,中宮旁邊借這機會,說我是左大臣方面的人,這樣的謠言便流傳起來了。 BVx: JiA  
t} E 1NXW  
其二棣棠花瓣 [~;#]az  
V4GcW|P4y  
好久沒有得到中宮的消息,過了月餘,這是向來所沒有的,怕中宮是不是也在懷疑我呢,心中正在不安的時候,宮裡的侍女長卻拿著一封信來了。說道: X I\zEXO  
NZ/>nNs  
「這是中宮的信,由左京君經手,秘密的交下來的。」到了我這裡來,這是那麼秘密似的,,這是什麼事呀。但是可見這並不是人家的代筆,心裡覺得發慌,打開來看的時候,只見紙上什麼字也沒有寫,但有橡棠花的花瓣,只是一片包在裡邊。在紙上寫道: k9`Bi`wp  
R_ojK&%  
「不言說,但相思。」我看了覺得非常可以感謝,這些日子裡因為得不到消息的苦悶也消除了,十分高興,首先出來的是感激的眼淚,不覺流了下來。待女長注視著我,說道: ]%m0PU#  
j8?z@iG  
「大家都在那裡說,中宮是多麼想念著你,遇見什麼機會都會想起你來呢。又說這樣長期的請假家居,誰都覺得奇怪,你為什麼不進宮去的呢?」又說道: /o#!9H   
q[1:h  
「我還要到這近地,去一下子呢。」說著便辭去了。我以後便準備寫回信送去,可是把那歌的上半忘記了。我說: O{rgx~lLJt  
_;",7bT80  
「這真是奇怪。說起古歌來,有誰不知道這一首歌的呢?自己也正是知道著,卻是說不出來,這是什麼理由呢。」有一個小童女在前面,她聽見我說,便說道: (qT_4b~  
vUl5%r2O4  
「那是說『地下的逝水』呀。」這是怎麼會忘記的,卻由這樣的小孩子來指教我,覺得這是很好玩的事情。 HVaWv].  
%\PnsnJ9Q  
將回信送去之後,過了幾天,便進宮去了。不曉得中宮怎樣的想法,比平常覺得擔心,,便一半躲在幾帳的後邊。中宮看了笑說道: OD<0,r0f,  
_ b}\h,Ky  
「那是現今新來的人麼!」又對我說道: +kTAOf M  
|#R;pEn  
「那首歌雖是本來不喜歡,但是在那個時候,卻覺得那樣的說,覺得恰好能夠表達意思出來。我如不看到你,真是一刻工夫都不能夠得到安靜的。」這樣的說,沒有什麼和以前不同的樣子。 R0+v5E  
W-=~Afy  
其三天上張弓 aGNt?)8WPZ  
1W8[ RET  
我把那童女教了我歌的上句的那事報告了,中宮聽了大為發笑,說道: {~16j"  
zi2hi9A  
「可不是麼?平常太是熟習了,不加注意的古歌,那樣的事是往往會有的。」隨後更說道: `iv,aQ '  
r@"Vbq%  
「從前有人們正在猜謎遊戲的時候,有一個很是懂事,對於這些事情甚是巧妙的人出來說道: -2K`:}\y&  
C \H%4p1r  
『讓我在左邊這組裡出一個題目,就請這麼辦吧。』雖是這樣的說,但是大家都不願意幹出拙笨的事來,都很是努力,高興的一同做成問題。從中選定的時候,同組的人問他道: hoO8s#0ED  
UKZsq5Q  
『請你把題目告訴我們,怎麼樣呢?』那人卻是說道: [_^K}\/+  
{<v?Z_!68  
『只顧將這件事交給我好了。我既然這麼說了,決不會做出十分拙笨的事來的。』大家也就算了。但是到了日期已近,同組的人說道: D8m1:kU  
08n2TL;EsX  
『還是請你把題目說了吧,怕得有很可笑的事情會得發生。』那人答道: tg_xk+x  
rE$0a-d2B  
『那我就不知道。既然那樣說,就不要信託我好了。』有點發脾氣了,大家覺得不能放心,也只得算了。到了那一天, f@yInIzRJ  
*ThP->&:(  
左右分組,男女也分了座,都坐了下來,有些殿上人和有身份的人們也都在場,左組第一人非常用意周到的準備著,像是很有自信的樣子,要說出什麼話來,無論在左組或是右組的都緊張的等待著,說:『什麼呢,什麼呢?』心裡都很著急。那人說出話來道: *I]/ [d  
;n,xu0/  
『天上張弓。』對方的人覺得這題目意外的容易所以非常有意思。這邊的人卻茫然的很是掃興,而且有點悔恨,彷彿覺得他是與敵方通謀,故意使得這邊輸了的樣子。正在這樣想的時候,敵方的一個人感覺這件事太是滑稽了,便發笑說道: @*Tql:Qcd^  
HmiG%1+{A  
『呀!這簡直不明白呀!』把嘴歪斜了,正說著玩笑的時候,左邊這人便說道: a[Nm< qV05  
G2<$to~{  
『插下籌碼呀,插下籌碼!』把得勝的籌碼插上了。右組的人抗議道: 3! #|hI>f  
eL>wKu:r  
『豈有此理的事。這有誰不知道呢?決不能讓插上的。』那人答道: L pq)TE#  
X&HYWH'@,  
『說是不知道嘛,為什麼還不是輸了呢?』以後一一提出問題來,都被這人口頭答覆,終於得了勝。就是平常人所共知的事情,假如記不起來,那麼說不知道也是對的吧。但是右組的人對於說那玩笑話的後來很是怨恨,說道: _YG@P1  
@54$IhhT~  
『那樣明白的事情為什麼說是不知道的呢?』終於使他謝罪才了事哩。」 )b (+=  
k>Fw2!mA^  
中宮講了這個故事,在旁的人都笑著說道 @YRy)+  
fj['M6+wd  
「右組的人是這樣想吧,一定是覺得很遺憾的。但就是左組的人,當初聽見的那時節,也可以想見是多麼的生氣吧。」 J E5qR2VA  
rx;;|eb,  
這「天上張弓」的故事,並不是像我那樣完全忘記了,乃是因為人家都知道的事,因而疏忽了,所以失敗了的。 W`oyDg,D  
bQ 0Ab"+D  
一二九.兒童上樹 EB}~^ aY  
j"pyK@v2B  
正月初十日,天空非常陰暗,雲彩也看去很厚,但是到底是春天了,日光很鮮明的照著,在民家的後面一片荒廢的園地上,土地也不曾正式耕作過的地方,很茂盛的長著一棵桃樹,從樹樁裡發出好些嫩枝,一面看去是青色,別方面看去卻更濃些,似乎是蘇枋色的。在這株樹上,有一個細瘦的少年,穿著的狩衣有地方給釘子掛破了,可是頭髮卻是很整齊的,爬在上面。又有穿紅梅的裌衣,將白色狩衣撩了起來,登著半靴的一個男孩,站在樹底下,請求著說道: x;} 25A|  
hgDFhbHtd6  
「給我砍下一枝好的樹校來吧。」此外還有些頭髮梳得很是可愛的童女,穿了破綻了的汗衫,褲也是很有皺紋,可是顏色很是鮮艷,一起有三四個人,都說道: eAjR(\f>  
2,Z@<  
「給砍些枝子下來,好做卯槌去用的,主人也要用哩。」等樹枝砍了下來,便跑去拾起來分了,又說道: J_|%8N{[x  
:8N by$#V  
「再多給我一點吧。」這個情景非常的可愛。這時有一個穿著烏黑的髒的褲子的僕人走了來,也要那樹枝,樹上的孩子卻說道: [L|vBr  
F`Z?$ 1  
「你且等一等。」那僕人走到樹底下,抱住樹搖了起來,上邊的小孩發了慌,便同猴兒似的抱緊了樹,這也是很好玩的。在梅子熟了的時節,也常有這樣的事情。 "/taatcH  
e%7#e%1s  
一三○.打雙六與下棋 85A7YraL  
*A0d0M]cg  
俊秀的男子終日的打雙六,還覺得不滿意的樣子,把矮的燈台點得很亮的,對手的人一心祈念骰子擲出好的點數來,不肯很快的裝到筒裡去,這邊的人卻把筒子立在棋盤上邊,著自己的輪番到來。狩衣的領子拂在臉上,用一隻手按著,又將疲軟的烏帽子向上搖擺著,說道: 7H,)heA  
B@8lD\  
「你無論怎麼的咒那骰子,我決不會得擲壞的。」等待不及似地看著盤子,很是得意的樣子。 79+i4(H  
C4 -y%W"P  
尊貴身份的人下著棋,直衣的衣紐都解散了,似乎隨便的穿著的一種神氣,把棋子拾起來,又放了下去。地位較低的對手,卻是起居都很謹慎的,離開棋盤稍遠的地方坐著,呵著腰,用別一隻手把袖子拉住了,下著棋子,這是很有意思的事。 59~mr:*sF  
3\cx(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三一.可怕的東西 L|[ 0&u!  
?`%)3gx|  
可怕的東西是,皂斗的殼。火燒場。雞頭米。菱角。頭髮很多的男人,洗了頭在晾乾著的時候、毛栗殼。 .?YLD+\A  
8N|y   
一三二.清潔的東西 iv*Ft.1t  
;=IGl:  
清潔的東西是,土器。新的金屬碗。做蓆子用的蒲草。將水盛在器具裡的透影,新的細櫃。 7dXR/i\  
)6# i>c-  
一三三.骯髒的東西 ^PY*INv  
P8jXruZr  
骯髒的東西是,老鼠的窠。早上起了來,很晚了老不洗手的人。白色的痰。吸著鼻涕走路的幼兒。盛油的瓶。小麻雀兒。大熱天長久不曾洗澡的人。衣服的舊敝的都是不潔,但是淡黃色的衣類,更顯得是骯髒。 HE911 lc:  
v=15pW  
一三四.沒有品格的東西 B d$i%.r  
"*O(3L.c-  
沒有品格的東西是,新任的式部丞的手板。毛髮很粗的黑頭髮。布屏風的新做的,若是舊了變黑的,那還不成什麼問題,看不出怎麼下品,倒是新做的屏風,上邊開著許多的櫻花,塗上些胡粉和硃砂,畫著彩色的繪畫的,顯得沒有品格。拉門和櫥子等,凡是鄉下製作的,都是下品的。蓆子做的車子的外罩。檢非違使的褲子。伊豫簾子的紋路很粗的。人家的兒子中間,小和尚的特別肥胖的。道地的出雲蓆子所做的坐席。 ]Z?$ 5Ks  
sV{M#UF2  
一三五.著急的事 vr#_pu)f4  
B=K& +  
著急的事是,看人賽馬。搓那扎頭髮的紙繩。遇見父母覺得不適,與平常樣子不一樣的時候,尤其是世間有什麼時病流行的時節,更是憂慮,不能想別的事情。又有,還不能講話的幼兒,連奶也不喝,只是啼哭不己,乳母給抱了也不肯停止,還是哭了很長的時候。 B16,c9[  
go^?F- dZ  
自己所常去的地方,遇見聽不清是誰的聲音在說話,覺得忐忑不安那是當然的。另外的人不知本人在那裡,在說她的壞話,尤其是忐忑不安的。平常很是討厭的人適值來了,也是叫人不安的事。 =bt/2 nPV  
h`X>b/V  
從昨夜起往來的男人,第二天後朝的消息來得太遲了。這就是在別人聽了,也要覺得忐忑不安的。自己相思的男子的書簡,使女收到了直送到面前來,也令人忐忑不安。 iwJeV J  
Oj6PmUK4  
一三六.可愛的東西 2D,EWk/4  
E_t ^osY&  
可愛的東西是,畫在甜瓜上的幼兒的臉。小雀兒聽人家咪咪的學老鼠叫,便一跳一跳的走來。又在腳上繫上了一根絲緣,老雀兒拿了蟲什麼來,給它放在嘴裡,很是可愛的。 #0yU K5J  
)ad-p.Hus  
兩歲左右的幼兒急忙的爬了來,路上有極小的塵埃,給他很明敏的發見了,用了很好玩的小指頭撮起來,給大人們來看,實在是很可愛的。留著沙彌發的幼兒,頭髮披到眼睛上邊來了也並不拂開,只是微微的側著頭去看東西,也是很可愛的。交叉繫著的裳帶的小孩的上半身,白而且美麗,看了也覺得可愛。又個子很小的殿上童,裝束好了在那裡行走,也是可愛的。可愛的幼兒暫時抱來玩著,卻馴熟了,隨即抱著卻睡去了,這也是很可愛的。 )FF3|dZ";K  
 X`REhvT  
雛祭的各樣器具。從池裡拿起極小的荷葉來看,又葵葉之極小者,也很可愛。無論什麼,凡是細小的都可愛。 Pz=x$aY  
Py&DnG'H  
肥壯的兩歲左右的小孩,色白而且美麗,穿著二藍的羅衣,衣服很長,用背帶束著,爬著出來,實在是很可愛的。八九歲以至十歲的男孩,用了幼稚的聲音念著書,很是可愛。 1$Jria5n  
72YL   
小雞腳很高的,白色樣子很是滑稽,彷彿穿著很短的衣服的樣子,咻咻的很是喧擾的叫著,跟在人家的後面,或是同著母親走路,看了都很可愛。小鴨兒、舍利瓶、石竹花。 * KDT0;/s  
wRc=;f  
一三七.在人面前愈加得意的事 qtx5N)J6  
+ lha=  
在人面前愈加得意的事是,本來別無什麼可取的小孩,為父母所寵愛的。咳嗽,特別是在尊貴的客人面前想要說話的時候,卻首先出來,這實在是很奇怪的。 NwK(<dzG  
{kLL&`ii  
在近處住著的人,有四五歲的孩子,正是十分淘氣,好把東西亂拿出來打破了,平日常被制止,不能自由動手,及至同了母親到來,便自得,有平素想要看的東西,就說道: o'W[v0> L-  
oSb,)k@  
「阿母,把那個給我看吧。」拉著母親亂搖。但是大人們正說著話,一時不及理他,他便自己去搜尋,拉了出來看,真是很討厭了。母親對這件事也只簡單的說道: yDt3)fP#  
a@&^t(1  
「這可不行呵!」也不去拿來隱藏過了,單只是笑著說道: 4\%0a,\^  
`P&L. m]|  
「這樣的事是不行的呀。別把它弄壞了。」這時候連那母親也覺得是很討厭的。可是我這邊作為主人,也不好隨便的說話,只能看著,也實在很是心裡著急的。 9}`A_KzFx  
{0fQ"))"  
一三八.名字可怕的東西 Y?Yix   
6Cut[*lj^  
名字可怕的東西是,青淵。山谷的洞穴。鰭板。黑鐵。土塊。雷,不單是名字,實在也是很可怕的。暴風。不祥雲。矛星。狼。牛。蝤蛑。牢獄。籠長。錨,這也不但是名字,見了也可怕。稿薦。強盜,這又是一切都很可怕的。驟雨。蛇莓。生靈。鬼薢。鬼蕨。荊棘。枳殼。炙炭。牡丹。牛頭鬼。 vv,OBL~{  
|MvCEp  
一三九.見了沒有什麼特別,寫出字來覺得有點誇大的東西 P-ma~g>I  
,dKcxp~[  
見了沒有什麼特別,寫出字來覺得有點誇大的東西是,覆盆子。鴨陽草。雞頭。胡桃。文章博士。皇后宮權大夫。楊梅。虎杖,那更寫作老虎的杖,但是看它的神氣,似乎是沒有杖也行了吧。 )DuOo83n["  
71nXROB  
一四○.覺得煩雜的事 1Ah  
dGf{d7D  
覺得煩雜的事是,刺繡的裡面。貓耳朵裡邊。小老鼠毛還沒有生的,有許多匹從窠裡滾了出來。還沒有裝上裡子的皮衣服的縫合的地方。並不特別清潔的地方,並且又是很黑暗。 _a"5[sG  
\I1+J9Gl  
並不怎麼富裕的女人,照顧著許多的小孩。並不很深的相愛的女人,身體不很好,很長久的生著病,恐怕在男子的心裡,也是覺得很煩雜的吧。 `WGT`A"  
nh"nSBRxk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四一.無聊的東西特別得意的時節 ,)Q-o2(C  
AOZ C D{  
無聊的東西特別得意的時節是,正月裡的蘿蔔。行幸時節的姬太夫。六月十二月的晦日拿竹竿量身長的女藏人。春秋兩季的讀經的威儀師,穿著紅色的袈裟,朗讀寫著僧眾的名字的例文,很是漂亮的。在讀經會和佛名會上,專管裝飾事務的藏人所員司。春日祭的舍人們。大饗時節的行列。正月獻給天皇的屠蘇灑的嘗藥的童女。獻卯杖的法師。五節試樂的時節,給舞姬理發的女人。在節會御膳時伺候著的采女。大饗日的太政官的史生。七月相撲的力士。雨天的市女笠。渡船的把舵的人。 LG&BWs!  
Vx$;wU Y  
一四二.很是辛苦的事 8 ??-H0P  
'|IcL1c=I  
很是辛苦的事是,有夜啼的習慣的幼兒的乳母。有著兩個要好的女人,那邊這邊的被雙方所怨恨所妒忌的男子。擔任著降伏那特別頑強的妖怪的修驗者,假如祈禱早點有效驗,那便好了?可是不能如此,心想不要丟臉見笑,還是勉強祈禱著,這實是很辛苦的。非常多疑的男人,和真心相愛的女人,也是定老是焦急著的人。 (GmBv  
-8n1y[  
一四三.羨慕的事 60+zoL'  
xvTtA61Vp  
羨慕的事是,學習讀經什麼,總是吶吶的,容易忘記,老是在同一的地方反覆的念,看法師們念得很好那算是當然的,無論男的女的,都是很流利的念下去,心想,什麼時候也能夠像他們呢。身體覺得不很舒服,生病睡著的時候,聽見人家很偷快的且說且笑,毫無憂慮的行走著,實在覺得很可羨慕。 "|3I|#s  
/!Rva"  
想到稻荷神社去參拜,剛走到中社近旁,感覺非常的難受,還是忍耐著走上去,比我後來的人們卻都越過了,向前走 vU>^  
=i)%AnZ^9  
去,看了真是羨慕。二月初午那一天,雖是早晨趕早前去,但是來到山坡的半腰,卻已是巳刻了。天氣又漸漸的熱起來,更是煩惱了,想在世上盡有不吃這樣的苦的人,我為什麼到這裡來參拜的呢,幾乎落下眼淚來了。正在休息著時,看見有三十幾歲的女人,並未穿著外出的壺裝束,只略將衣裙折了起來,說道: |Y"XxM9  
>"/TiQt  
「我今天要朝拜七遍哩。現在已經走了三遍,再走四遍是什麼也沒有問題的。到了未時,大約可以下山了。」同路上遇見的人說著話,走了下去了,看了著實可以羨慕,在平常別的地方雖然不會得留意,但在這時候很覺得自己也像她這樣才好了 }e7/F[c.U  
rE*yT(:w  
有很好的孩子,無論這是男孩,還是女孩,或是小法師,都是很可羨慕的。頭髮很長很美,而且總是整齊的垂著的漂亮的人,身份很是高貴,被家人們所尊敬的人,這是深可羨慕的。字寫得好,歌也作得好,遇有什麼事情常被首先推薦出去的人。在貴人前面,女官們有許多伺候著,要給高貴的地方奉命代筆寫信的時候,本來誰也不會像鳥的足跡似的寫不成字,卻是特別去把那在私室的人叫了上來,發下愛用的硯台,叫寫回信,這是可羨慕的。本來這些照例的信件,只要是女官的有資格的,即使文字近於惡札,也就可以通用過去了,但是現在卻不是這種信札,乃是由於公卿們的介紹,或是說想進宮伺候,自己寫信來說的大家的閏秀,要給她回信,所以特別注意,從紙筆文句方面都十分斟酌,為此女官們聚會了,便半分開玩笑似的,說些嫉妒的話。 WA}'[h   
>a@1y8B  
學習琴和笛子,當初還未熟習的時候,總是這樣的想,覺得到什麼時節才能夠像那教習的人呢。可以羨慕的還有主人的和皇太子的乳母;主上附屬的女官,在中宮這邊可以自由出人的人;建立三昧堂,無論早晚可以躲在裡邊祈禱著的人。在打雙六的時候,擲出很好的色目。真是叫棄捨了世間的高僧。 ]mBlXE:Z  
W*c^(W  
一四四.想早點知道的事 pv|D{39Hs  
UJX5}36  
想早點知道的事是,卷染,村濃,以及絞染這些所染的東西,都想早點看見。人家生了孩子的時候,是男孩呢,還是女孩,也想早點得知。這在貴人是不必說了,就是無聊的人和微賤的身份的人,也是想要知道。除目的第二天早晨,即使是預知相識的人必然在內,也想得知這個消息;相愛的人寄來的書簡。自然想早點看到。 47/YD y%  
_EZrZB  
一四五.等得著急的事 g*#.yC1/  
]q@6&]9  
等得著急的事是,將急用的衣服送到人家去做,等著的時候。觀看祭禮什麼趕快出去,坐著等候行列現在就來吧,辛苦的望著遠方的這種心情。要將生產孩子的人,過了預定的日子,卻還沒有生產的樣子。從遠地方得到所愛的人的書簡,但是用飯米粒糊的很結實,一時拆不開封,實在是等得著急。 !N1DJd  
bEE'50 D  
觀看祭禮什麼趕快出去,說這正是行列到來的時刻了,警衛的官員的白棒已經可以望見,車子靠近看台卻還要些時間,這時真是著急,心想走過去也罷。 !(soMv  
&JM|u ww?1  
不願意他知道自己在這裡的人來了的時候,教在旁邊的人過去打招呼,這結果也是等著叫人著急。 t%wC~1  
y-gSal  
一天天的等著,終於生下來了的幼兒,好容易五十日和百日的祝賀日期來到了,但將來長成實在等著很是遼遠的。縫著急用的衣服,在暗黑的地方穿針,很是著急。但是這如是自己在做,倒也罷了,若是自己按住縫過的地方,叫別人給穿針,那人大約也因為急忙的緣故吧,不能夠就穿過,我說: p=vu<xXtD  
)'BuRN8  
「呀,就是不穿也罷。」可是那人似乎是非穿不可的神氣,還是不肯走開,那不單是著急,還幾乎有點覺得討厭了。 bLyU;  
WVUa:_5{  
不問是什麼時候,自己剛有點急事想要外出,遇見同伴說要先出去一趟,說道: kk_$j_0  
HAa2q=  
「立刻車子就回來。」便坐了去了。在等著車子的時候,實在是很著急。看了大路上來的車子,心裡這就是了,剛高興著,卻走到別的方面去了,很是懊喪。況且假如這是要去看祭禮,等著的時候聽見人家說道: *~b3FLzq  
{oIv%U9  
「祭禮大概是已經完畢了吧。」尤其覺得掃興不堪了。 DtBIDU]  
"]BefvE  
生產孩子的人,胞胎老是不下來,這是很著急的事。去看什麼熱鬧,或到寺裡去參拜,約好一同去的人,將車子去接,可是停了等著,那人老不上車來,空自等得著急,真想丟下逕自去了。 mi~ BdBv  
 o^59kQT  
急忙的用炙炭生起火來,很費些時間,也很著急。和人家的歌,本來應當快點才對,,可是老做不好,實在著急。在相思的人們,似乎不必這樣的急,這在有些時候,也有自然不得不急的。況且在男女之間,就是平常的交際,和歌什麼也是以急速為貴,如是遲了的時候說不定會生出莫名其妙的誤會來的。覺得有點不舒服,恐怕是不是有鬼怪作祟,這樣想著等待天亮,是非常覺得焦急的。又等待著齒墨的乾燥,也是著急的事。 Zp|LCE"  
HF-Msu6  
一四六.朝所 qQR> z  
a34'[R  
在故關白公服喪的期間,遇見六月晦日大祓的行事,中宮也應當從宮裡出去參加,但是在職院裡因為方向不利,所以移住到太政官廳的朝所裡去。那一天的夜裡很熱,而且非常的暗黑,什麼地方都不清楚,只覺得很是狹窄,侷促不安的過了一夜。 MAR kTxzi  
GT%V,OJ  
第二天早晨看時,那裡的房屋非常的平坦低矮,頂用瓦鋪,有點中國風,看去很是異樣。同普通的房屋一樣,沒有格子,只是四面掛著簾子,倒反覺得新奇,很有意思。女官們走下院子裡去遊玩。庭前種著花草,有萱花什麼的,在籬笆裡開著許多。非常熱鬧的開著花,在這樣威嚴的官署裡倒正是相配的花木。刻漏司就在近地的旁邊,報時的鐘聲也同平時聽見的似乎不是一樣,年輕的女官們起了好奇心,有二十幾個人跑到那邊去,走到高樓上面,從這裡望過去。淡墨的下裳,唐衣和同一顏色的單衣襯衫,還有紅色的褲,這些人立在上頭,縱然不能說是天人,看去似乎是從天空飛舞下來的。同是一樣年輕的,可是地位較高的人們,不好一起的上去,只是很羨慕的仰望著,覺得這是很有意思的。到了日暮,天色暗下來了,年長的人也混在年輕的中間,都走到官廳裡來,吵鬧著開著玩笑,有人就說閒話道: 8)rv.'A((E  
- |[_j$g  
「這不應該這樣的胡鬧的。公卿們所坐的倚子,婦女們都上去了,又政務官所用的床子也都倒過來,被弄壞了。」有人看不下去,雖然這樣的說,可是女官們都不聽。 +8^9:w0}  
eU%5CVH.v  
朝所的房屋非常古舊,大約是因為瓦房的關係吧,天氣的炎熱為向來所未有,夜裡出到簾子外邊來睡覺,因為是舊房子,所以一天裡邊眼始什麼老是掉下來,胡蜂的窠有很大的,有許多胡蜂聚集著,實在是很可怕的。 =rBFMTllM  
 g u|;C  
殿上人每天來上班,看見大家夜裡並不睡覺,盡自談天,有人高吟道: he+[  
mCE})S  
「豈料太政官的舊地, E, v1F!  
P X0#X=$  
至今竟成為 %OtW\T=u  
x-pMT3m\D#  
夜會之場了呵!」真也是很好玩的事情。 KVR}Tp/R  
x+cF1 N2.  
雖然已經是秋天了,但是吹過來的風卻一點兒都不涼快,這大概是因為地點的關係吧。可是蟲聲卻也聽得見了。到了初八日中宮將要還宮了,今夜就在這裡舉行七夕祭,覺得星星比平常更近的能夠看見,這或者是因為地方狹窄的緣故吧。 r^t{Ii ~  
!t Oky  
一四七.人間四月 0BB @E(*  
NhoS7 y(  
宰相中將齊信和宣方中將一同的進宮裡來,女官們走出去正在談話的時候,我突然的說道: qi SEnRG.  
^[seK)S=  
「今天是吟什麼詩呢?」齊信略為的思索了一下,就毫不停滯的回答道: g2aT`=&Z  
:^H9W^2  
「應當吟人間四月的詩吧。」這回答的實在是很有意思。故關白公的逝世,已是過去的事,卻還記得著說起來,這是誰也覺得是很可佩服的。特別是女官們,事情不會得這樣的健忘,但若是在男子方面就不如此,自己所吟詠的詩歌並不完全記得,宰相中將卻能夠記憶關白公的忌月,實在是很有意思的了。簾內的女官們,以及外邊的宣方中將,都不明白所說的為何事,這並不沒有道理的。 8Fd1;G6  
M.xhVgFf)  
一四八.露應別淚 5T$}Oy1  
Zz"I.$$[M  
這個三月晦日在後殿的第一個門口,有殿上人多數站著,退了出去之後,只剩下頭中將、源中將和一個六位藏人留著,談著種種閒話,湧讀著經文,吟詠著詩歌。這時候有人說道: /C*~/}  
j(0Ilx|7v  
「天快要亮了,回去吧。」那時頭中將忽然吟起詩來道: hdo&\Q2D8  
CK2B  
「露應別淚珠空落。」源、中將也一起合唱著,非常的覺得好玩,其時我說道: b\:~;  
\b$<J.3  
「好性急的七夕呀。」頭中將聽了非常覺得掃興,說道:  MGQ,\55"  
89Z#|#uM5  
「我只因了早朝別離而聯想到,所以隨口吟湧這不合時令的詩,怪不好意思的。本來在這裡近處,太是沒有考慮的吟這樣的詩,說不定弄得出醜的。」這樣說著,天色既已大亮了,頭中將說道: J\=a gQ  
'#D8*OP^  
「就是葛城的神,既然是這樣天亮,也已沒有什麼辦法了。」說著便踏著朝露,匆促歸去了。我心裡想等到七夕的時節到來,再把這事情提出來說,可是不久就轉任了宰相,不再任藏人頭了,到七夕那天未必見得到了。寫封書簡,托主殿司的員司轉過去吧,正是這樣的想著,很湊巧在初七那天宰相中將卻進來了。很覺得高興,把三月三十日夜裡的事情對他說了。生怕一時想不起來,突然的提起來,覺得有點奇怪,要側著頭尋思吧。可是頭中將似乎是等著人家去問他的樣子,毫不停滯的回答了那一件,實在是很有意思的事。在這幾個月的期間,我一直等著在什麼時候問他,這我自己也覺得有點好事,但是頭中將卻又什麼會得這樣預備好了,即時答應的吧。當時一起在場覺得遺憾的源中將,卻是想不起來,經頭中將說明道: #jA)>z\Q^  
(D7$$!}  
「那一天早上所吟的詩,給人家批評了的一件事,你已經忘記了麼?」源中將笑說: :P+\p=  
~Z)/RT/  
「原來如此。」那是很不成的。 $8~e}8dt|  
Ond'R'3\E  
男女間的交際談話,常用圍棋的用語親密的交談,如說什麼「讓他下一著子了」,或是什麼「填空眼啦」,又或者說「不讓他下一著子」,都是別人聽了不懂得的,只有頭中將互相瞭解。且正說著的時候,源中將便纏著詢問道: /e@H^Cgo  
@~td`Z?1 y  
「這是什麼事,是什麼事呀?」我不肯教他,於是就去問那邊道: ~Ou1WnmO  
VSX@e|Nj  
「無論怎麼樣,總請說明了吧。」怨望的追問,那邊因為是要好的朋友,所以給他說明了。因為我和宰相中將親密的談話,便說道: uE/T2BX*  
MB ju![n  
「這已是總結算的時期了。」表示他也是知道了那種隱語,想早點教我瞭解,便特地叫我叫道: 54;J8XT7  
r=/;iH?UH  
「有棋盤麼?我也想要下棋哩,怎麼樣?你肯讓我一著麼?我的棋也同頭中將差不多,請你不要有差別才好哩。」我答道: "LYh7:0s!k  
^=n+T7"J  
「假如是那樣,那豈不是變成沒有了譜了麼?」後來我把這話告訴了頭中將,他很喜歡的說道: =.]l*6W V  
5Zmw} M  
「你這說得好,我很是高興。」對於過去的事情不曾忘記的人,覺得是很有意思的。 L,d LE-L  
eI1GXQ%  
其二未至三十期 "NRDNqj(  
o ]IjK  
頭中將剛任為宰相的時候,我在主上面前曾經說道: yqSs,vz  
IlX$YOf4  
「那個人吟詩吟的很漂亮,如『蕭會稽之過古廟』那篇詩,此後還有誰能夠吟得那樣的好的呢?可惜得很,不如暫時不要叫他去做宰相,卻仍舊在殿上伺候好吧。」這樣說了,主上聽了大笑,說道: kP xa7  
R{,ooxH\J  
「你既然這麼說了,那麼就不讓他當宰相也罷。」這也是很有意思的。 R E1 /"[t  
Q5S,{ ZeT  
可是終於當了宰相了,實在是覺得有點寂寞。但是源中將自信不很有功夫,擺著架子走路,我提起宰相中將的事情來,說道: fYebB7Pv  
TOl}U  
「朗湧『未至三十期』的詩,完全和別人的不同,那才真是巧妙極了。」源中將道: HgJb4Fi  
wV <7pi  
「我為什麼不及他呢?一定比他吟得更好哩!」便吟了起來,我說道: HR{s&ho  
n E :'Zxj  
「那倒也並不怎麼壞。」源中將道: YRa4W.&Yn  
jEE_D +K  
「這是掃興的事。要怎麼樣才能夠像他那樣的吟詩呢?」我說道: Zih5/I  
/J8o_EV  
「說到『三十期』那地方,有一種非常的魔力呢。」源中將聽了很是懊恨,卻笑著走去了。 iF+S%aPd#  
*di&%&f  
等宰相中將在近衛府辦理著公務的時候,源中將走去找他,對他說道: aGdpec v  
*vRNG 3D/  
「少納言是這樣這樣的說,還請你把那個地方教給我吧。」宰相中將笑著教給他了。這件事我一點都不知道,後來有誰來到女官房外,和宰相中將相似的調子吟起詩來,我覺得奇怪,問道: }wa}hIqx  
Td["l!-fe  
「那是誰呀?」源中將笑著答道: gQ[]  
Zh@4_Z9n!  
「很了不起的新聞告訴給你昕吧。實在是這樣這樣,趁宰相在官廳辦事的時候,向他請教過了,所以似乎有些相像了吧。你間是誰,便似乎有點高興的口聲那麼的問了。」覺得特地去學會了那個調子,很是有意思,以後每聽到這吟詩聲,我便走出去找他談天,他說道: qJbhPY8Ak  
DS[l,x  
「這個全是托宰相中將的福。我對那方向禮拜才是呢。」有時候在女官房裡,源中將來了,叫人傳話說道: 1Hk<_no5  
Lct+cKKU  
「到上頭去了。」但是一聽見吟詩的聲音,便只好實說道: l`5}i|4KTW  
)mo|.L0  
「實在是在這裡。」後來在中宮面前說明這種情形,中宮也笑了。 m5Laq'~0_  
Q]koj!mMl  
有一天是宮中適值避忌的日子,源中將差了右近將曹叫作光什麼的當使者,送了一封在折紙上寫好的書簡進來,看時只見寫道: y]z#??  
n7<-lQRaxZ  
「本來想進去,因今日是避忌的日子,所以不成了。但『未至三十期』,怎麼樣呢?」我寫回信道: &%51jM<  
uB9+E%jOdQ  
「你的這個期怕已經過了吧。現在是去朱買臣教訓他妻子的年齡,大概是不遠了。」源中將又很是悔恨,並且對主上也訴說了。主上到中宮那裡,說道: $ :P~21,  
&}?e:PEy  
「少納言怎麼會得知道這種故事的呢?宣方說,朱買臣的確到了四十九歲的時候,教訓妻子那麼說的,又說,給那麼說了,著實掃興的。」主上說著笑了。這種瑣屑的事情,也去告訴上邊,這樣看來源中將也著實是有點兒古怪的人物哩。 >TJ$Z3  
XUHY.M  
一四九.左京的事 [d}1Cq=_  
Yy]He nw;  
弘徽殿的女御是閒院左大將的女兒,在她的左右有一個名叫「偃息」的女人的女兒,在做著女宮,名字是左京,和源中將很是要好,女官們正在笑著談論著的時候,中宮那時正住在職院,源中將進見時說道: v?rN;KY#pK  
d{  Z  
「我本來想時時來值宿,女官們沒有給予相當的設備,所以進來伺候的事也就疏忽過去了。若是有了值宿的地方,那麼也就可以著著實實的辦事了。」別人都說道: -<.>jX  
A\:M}D-(  
「那當然是的。」我也說道: x\)-4w<P  
W Qe>1   
「真是的,人也是偃息的地方才好呢。那樣的地方,可以常常的去走動,現在這裡是沒有地方可以愜息呵!」源中將卻覺得這話裡有因,便憤然的說道: &6h,'U  
(|<}q-wO  
「我以後將一切都不說了!我以前以為你是我這邊的人,所以信賴著你,卻不道你把人家說過的謠言,還拿起來說。」很認真的生了氣。我便說道: KftZ ^mk+p  
PS**d$ S  
「這也奇了。我有什麼話說錯了呢?我所說的更沒有得罪的地方。」我推著旁邊的女官說,她也說道: f@rR2xZoQ  
_X;xW#go  
「如果真是什麼也沒有的事,那又何必這樣的生氣呢?那麼這豈不是到底有的麼!」說著便哈哈的笑了。源中將道: #:[^T,YD0  
CT{mzC8  
「你這話怕也是她主使的吧。」好像似乎是實在很生氣的樣子。我說道: .VXadgM  
'r'+$D7  
「全然沒有說這樣的話。就是人家平常說你的閒話,我聽著還是不很高興呢。」這樣說了,便到了裡邊去了。但是到了日後,源中將還是怨我,說道: yYH>~,  
/_Fi4wZ  
「這是故意的把叫人出醜的事情,弄到我身上來的。」又說: ,8.zbr  
_SrkR7  
「那個謠言,本來是不知道哪個人造出來,叫殿上人去笑話的。」我聽了便說道: ug?#Oa  
}-PV%MNud  
「那麼,這就不能單是怨恨我一個人的了。這真是可怪了。」但是以後,與左京的關係也就斷絕了,那事情也便完了。 Y#fiJ  
-P$E)5?^  
一五○.想見當時很好而現今成為無用的東西 }$1Aw%p^  
.X(ocs$}  
想見當時很好而現今成為無用的東西是,雲間錦做邊緣的蓆子,邊已破了露出筋節來了的。中國畫的屏風,表面已破損了。有藤蘿掛著的松樹,已經枯了。藍印花的下裳,藍色已經褪了。畫家的眼睛,不大能夠看見了。幾帳的布古舊了的。簾子沒有了帽額的。七尺長的假髮變成黃赤色了。蒲桃染的織物現出灰色來了。好色的人但是老衰了。風致很好的人家裡,樹木被燒焦了的。池子還是原來那樣,卻是滿生著浮萍水草。 =v]eQIp  
J#y?^Qm$)<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五一.不大可靠的事 wz0$g4  
^Q)gsJY|I  
不大可靠的事是,厭舊喜新,容易忘記別人的人。時常夜間不來的女婿。六位的藏人已經頭白。善於說謊的人,裝出幫助別人的樣子,把大事情承受了下來。第一回就得勝了的雙六。六十,七十以至八十歲的老人覺得不舒服,經過了好幾日。順風張著帆的船。經是不斷經。 27*(oT  
d#vS E.&  
一五二.近而遠的東西 .o\;,l2  
daA47`+d  
近而遠的東西是,中宮近處的祭禮。沒有感情的兄弟和親族的關係。鞍馬山的叫作九十九折的山路。十二月晦日與正月元旦之間的距離。 S+) l[0  
@9}),hl`  
一五三.遠而近的東西 ;;EDN45  
1a7!4)\  
遠而近的東西是,極樂淨土。船的航程。男女之間。 u~" siH  
/nc~T3j  
一五四.井 DKh}Y !Q=:  
[#0Yt/G  
井是掘兼之井。走井在逢阪山,也是很有意思。山井,但是為什麼緣故呢,卻被引用了來比淺的恩情的呢?飛鳥井,被稱讚為井水陰涼,也是很有意思的。玉井,櫻井,少將井,後町井,千貫井,這些並見於古歌和故事,覺得很有意思。 I0DM=V>;  
uArR\k(  
一五五.國司 &8sV o@Pa  
0+EN@Y^dAV  
國司是,紀伊守,和泉守。 *\XH+/]+  
J !#Zi#8sF  
一五六.權守 hU {-a`  
%|IUqjg  
暫任的權守是,下野,甲斐,越後,築後,阿波。 's%q  
e3(<8]`b[  
一五七.大夫 z hsx &  
JP=ZUu  
大夫是,式部大夫,左衛門大夫,太政官的史的大夫。 !,bPe5?Ql  
!J^tg2M8:  
六位的藏人希望敘爵的事,是沒有什麼好處的。升到了五位,可是退下了殿,叫作什麼大夫或是權守,這樣的人住在狹小的板屋裡,新編栓木片的籬笆,把牛車拉進車房裡去,在院子前面滿種了花木,繫著一頭牛,給它草吃,似乎很是得意的樣子,這是很可憎的。院子收拾得很乾淨,用紫色皮條掛著伊豫地方的簾子,立著布的障子很漂亮的住著,到了夜裡便吩咐說:「門要用心關好。」像煞有介事的說,這樣的人看去是沒有什麼前程的,很是可鄙。 %b<%w    
o* _g$  
父母的住房,或是岳父母的住房,那是不必說了,又或是叔伯兄弟等現在不住的家,又或沒有人住的地方,這也是自然可以利用。其平常有很要好的國司,因為上任去了,房子空了下來,不然是妃嬪以及皇女的子姓,多有空屋給人住著,暫且住著,等到得著相當的官職,那時候去找好的住房,這樣的做倒是很好的。 llqDT-cp  
Tvrc%L(]  
一五八.女人獨居的地方 U)b &zZc;  
=mAGD*NKu  
女人獨居的地方須是很荒廢的,就是泥牆什麼也並不完全,有池的什麼地方都生長著水草,院子裡即使沒有很茂的生著蓬籬,在處處砂石之間露出青草來,一切都是蕭寂的,這很有風趣。若是自以為了不起的加以修理,門戶很嚴謹的關閉著,特別顯得很可注意,那就覺得很有點討厭了。 J$<:/^t  
cRjL3  
一五九.夜間來客 5mDVFb 3a  
,dGFX]P  
在宮中做事的女人的家裡,也以父母雙全的為最好。回到家裡來的時節,來訪問的人出入頻繁,聽見種種的人馬的聲音,很是吵鬧,也並沒有什麼妨礙。但是,若是沒有了父母的人,男人有時秘密的來訪,或是公然的到來,說道: :8p2Jxm  
$j$\ccG  
「因為不知道在家裡,所以沒有來問候。」或者說道: ;dpS@;v  
>cU*D:  
「什麼時候,再進裡邊去呢?」這樣的來打招呼。假如這是相愛的人,怎麼會得付之不理呢,便開了大門讓進去了。那時家主的心裡便這麼的想,真好討厭,吵鬧得很,而且不謹慎,況且直到夜裡,這種神氣非常的可憎的。對了看門的人便問道:  ]pucv!  
_sD]Viqc  
「大門關好了麼?」看門的回答道: tg%WVy2  
}A&Xxh!Fwo  
「因為還有客人在內呢。」可是心裡也著實厭煩,希望他早點走哩。家主便道: *ytd.^@r  
FO)nW:8]  
「客人走了,趕緊關上大門!近來小偷實在多得很呢!」這樣諷刺的說話,非常的不愉快,就是旁邊聽到的人也是如此,何況本人呢。 {*P7)  
38S&7>0@|q  
但是同了客人來的人,看著家裡的人這樣著急,老是惦念這客人走了沒有,不斷的來窺探,卻覺得這樣子很是可笑。還有人學了家裡的人說話的,這如果給他們知道了,恐怕更要加倍的說些廢話吧。其實就不是那麼的現在臉上來說閒話,其實要不是對於女人相愛很深的人,像這樣地方誰也不來的了。但是雖是聽了這種閒話,卻很是老實的人,便說道: &!aLOx*3`  
a;6\T*iJ!  
「已經夜深了,門敞開著,也是不謹慎的。」隨即回去的人也是有的。還有特別情深的,雖然女人勸說道: ~7H.<kJt  
G{Q'N04RA  
「好回去了。」幾次的催走,卻還是坐著到天亮,看門的在門內屢次巡閱,看看天色將要亮了,覺得這是向來少有的事,說道: 3?(p;  
%Q~Lk]B?t  
「好重要的大門,今天卻是出奇的敞開了一宵。」故意叫人聽得見的這樣說,在天亮的時候才不高興的把門關上了。這是很可憎的。其實就是父母在堂,有時候也會有這樣的事情。可是假如不是親生的父母,那麼男人來訪,便要考慮父母的意見,有點拘束了。在弟兄的家裡的時候,如果感情不很融洽,也是同樣的。 <`qo*__1  
<H/H@xQ8G  
不管它夜間或是天亮,門禁也並不是那麼森嚴,時常有什麼王公或是殿上人到來訪問,格子窗很高的舉起,冬天夜裡徹夜不睡,這樣送人出去,是很有風趣的事。這時候如適值有上弦的月亮,那就覺得更有意思了。男人吹著笛子什麼走了出去,自己也不趕緊睡覺,同女官們一同談說客人的閒話,講著或是聽著歌的事情,隨後就睡著了,這是很有意思的。 3!L)7Z/  
4J1Q])G9  
一六○.雪夜 =`U[{3A_  
5a/)|  
雪也並不是積得很高,只是薄薄的積著,那時節真是最有意思。又或者是雪下了很大,積得很深的傍晚,在廊下近邊,同了兩三個意氣相投的人,圍繞著火盆說話。其時天已暗了,室內卻也不點燈,只靠了外面的雪光,隔著簾子照見全是雪白的,用火筷畫著灰消遣,互相講說那些可感動的和有風趣的事情,覺得是很有意思。這樣過了黃昏的時節,聽見有履聲走近前來,心想這是誰呢,向外看時,原來乃是往往在這樣的時候,出於不意的前來訪問的人。說道: (LjY<dQO  
'e)t+  
「今天的雪你看怎麼樣,心想來問訊一聲,卻為不關緊要的事情纏住了,在那地方耽擱了這一天。」這正如前人所說的「今天來訪的人」的那個樣子了。他從晝間所有的事情講起頭,說到種種的事,有說有笑的,雖是將坐墊送了出去,可是客人坐在廊下,將一隻腳垂著,末了到了聽見鐘聲響了,室內的女主人和外邊的男客,還是覺得說話沒有講完。在破曉前薄暗的時候,客人這才預備歸去,那時微吟道: X DX_c@U  
fTeo,N  
「雪滿何山,」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V)]&UbEL|  
~`BOz P  
只有女人,不能夠那樣的整夜的坐談到天明,這樣的有男人參加,便同平常的時候不同,很有興趣的過這風流的一夜,大家聚會了都是這樣的說。 B8PF}Mf  
=19]a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六一.兵衛藏人 Hdbnb[e  
*pb:9JKi  
在村上天皇的時代,有一天雪下得很大,堆積得很高,天皇叫把雪盛在銀盤裡,上邊插了一枝梅花,,好月亮非常明亮,便將這賜給名叫兵衛藏人的女官,說道: 8yE%X!E  
K9C@dvFH  
「拿這去作和歌吧。看你怎麼的說。」兵衛就回答道: W$JY M3!  
m\*&2Na  
「雪月花時。」據說這很受得了稱讚。天皇說道: ur/Oc24i1n  
-!XrwQyk  
「在這時節作什麼歌,是很平凡的。能夠適應時宜,說出很好的文句來,是很困難的事。」 r@|R-Binz  
@b]VCv0*f%  
又有一回,天皇由兵衛藏人陪從著,在殿上沒有人的時候,獨自站立著,看見火爐裡冒起煙來,天皇說道: 1T!cc%ah  
IS-}:~Pi  
「那是什麼煙呀?你且去看了來。」兵衛去看了之後,回來說道: {!lNL[x  
S[Vtq^lU  
「海面上搖著槽的是什麼? KVg[#~3  
hzv3F9.x  
出來看的時候, lirNYJ]tO  
R#ya,L  
乃是漁夫釣魚歸來了。」 I>aGp|4  
z&F5mp@  
這樣的回答,很是有意思。原來是有只蛤蟆跳進火裡,所以燒焦了。 03_pwB)^  
P,ydt  
一六二.御形宣旨 N}mh}  
) rpq+~b  
稱作御形宣旨的女宮,做了一個五寸高的殿上童的布偶,頭髮結作總角,穿著很漂亮的衣服,寫上了名字獻給中宮,名曰友明王,中宮非常的喜愛。 ^l(^z fsZ  
B*79qq  
一六三.中宮 $ $4W}Ug3U  
xZ+]QDKC  
我初次到中宮那裡供職的時候,害羞的事不知有多少,有時候眼淚也幾乎落下來了。每夜出來待候,在中宮旁邊的三尺高的幾帳後面伏著,中宮拿出什麼畫來看,也覺得害羞,不大伸得出手去。中宮解說道: GAp!nix6h  
* nCx[  
「這是什麼,那個又是什麼。」高盞上點著的燈火,照得非常明亮,連頭髮也一根根的比白天要看得清楚。雖然很是覺得怕羞,只得忍耐著觀看。天氣因為很冷,中宮從袖口底下伸出的手微微的動著,看上去是非常艷麗的紅梅色,顯得無限的漂亮,在沒有看見過宮中生活的鄉下佬的看法,會覺得這樣的人在世間哪裡會有呢。出驚的注視著。到得天快亮了,心裡著急,想早點退下到女官房去。中宮便說道: 38wq (  
xwOE+  
「葛城之神再停一會兒,也不妨事吧?」便開玩笑說心想這樣醜陋的面貌,不給從正面看也罷,便叫從側面來看,老是俯伏著,格子也不打開,女官來說道: 3:AU:  
Pz1G<eh#{g  
「請把這格子打開了吧。」另外的女官聽了,便要來打開,中宮卻說道:「且慢」女官笑著,退回去了。中宮問的種種的事情,又說些別的話,過了不少時間,便說道: }5hZo%w[n  
e# <4/FR  
「想早點退下去吧。那麼,就快點退下吧。」又說道: r;'i<t{P  
`ReGnT[  
「到晚上也早點來呀。」就從中宮面前,膝行退出,回到女官房裡,打開格子一看,是一片下雪的景象,很有意思。 )O9fhj)  
nT#37v  
中宮時常叫人來說道: akMJ4EF/  
Ob7zu"zr  
「今天就在白天來供職也行吧。因為雪天陰暗,並不是那麼的顯露呀。」女官房的主任也說: +8]W\<Kp  
@m5O{[euj<  
「你為什麼老是躲在房裡的呢?你那麼容易的被許可到中宮面前供職,這就是特別是看得你中意了。違背了人家的好意,這是討人厭的事呀。」竭力的催促,我也自己沒有主意了,隨即進去,實在很是苦惱。看見燒火處的屋上積滿了雪,很是新奇有意思。 UAnB=L,.\  
d\v$%0  
在中宮的御前,照例生著很旺的爐火,但是在那邊卻沒有什麼人。中宮向著一個沉香木製的梨子地漆繪的火盆靠著。高級的女官侍候在旁邊,供奉種種的事務。在隔座的一間房裡,圍著長的火爐,滿滿的坐著女官們,都披著唐衣垂至肩頭,非常熟習的安坐在那裡,看著也著實羨慕。她們接收信件,或立或坐,起居動作一點都沒有拘束,說著閒話,或者笑著。我想要到什麼時候,才可以那樣的和她們一同交際的呢,這樣想著心裡就有點發怯。靠近裡邊,有三四個人,聚在一起看什麼繪畫。 bRx2 c  
J xA^DH  
過了一會兒,聽見有前驅的聲音很響的到來,女官們便說 zvek2\*rO  
3a'Rs{qxn  
道: oso1uAOfp  
jRv;D#Hp  
「關白公進宮來了。」就把散亂在那裡的東西收拾起來,我也退到後邊,可是想要知道外面的情形,便從幾帳的開著的縫裡張望著。 J)7,&Gc6  
j:rs+1bc  
這時是大納言進來了。紫色的直衣和縛腳褲,與白雪的顏色相映,很是好看。大納言坐在柱子旁邊,說道: Q>SPV8s   
0] :*v?  
「昨天今天雖是避忌,關在家裡,但是因為雪下的很大,有點不放心,所以來了。」中宮回答道: n7`.<*:  
*mK);@pL  
「路也沒有,卻怎麼來的?」大納言笑著說道: +NzD/.gq  
HZr/0I?  
「煞是風流呵,或者是這樣想吧。」 )H37a  
>G3 J3P(  
這兩位的說話的樣子,真是再漂亮也沒有了。小說裡信口稱讚主人公的姿態,用在這裡卻是一點都不錯的。 v8fZ?dx  
L!8?2 \5  
中宮穿著白衣襯衣,外邊兩件紅色的唐綾,此外又穿白的唐綾的打衣。面上披下了頭髮,如在畫裡才有這樣漂亮的樣子,在現世卻還沒有見過,如今現在眼前,真好像是做夢一般。大納言和女官們談話,有時說些玩笑,女官們毫不示弱,一一回答若是說了些假話,便或者反對或者辯解,看得也是眼花,有時倒是看著的我要難為情,覺得臉紅了。 _.8]7f`*Gc  
cz~11j#  
大納言隨後吃了些水果什麼,對於中宮也進上了。 x3F L/^S  
F7u%oLjr  
大納言似乎在問別人道: d"uM7PMs7x  
e%7P$.  
「那在幾帳的後邊是誰呀?」女官答說這是什麼什麼的人,於是站了起來,我以為是向別處去呢,哪知走近我的身旁,坐下說起話來。他說在我沒有進宮供職來以前,就聽說過我的事情。又說道: !-Q!/?  
ee\zU~  
「那麼進宮供職的話,這是真的了。」當初隔著幾帳看著,還是覺得害羞,如今當面相對,更不知如何是好,簡直是像在做夢。平常拜觀行幸的時候,對於這邊的車子眼光如果射了過來,便放下車簾,生怕透出影子去,還用扇子遮住了臉。現在這樣相近的見面,自己也覺得是大膽,心想為什麼進宮來供職的呢。流著許多汗,也不知道回答些什麼話。 qA[}\8}h  
?RyvM_(N6  
平時所依恃著遮臉的扇子,也被拿走了,這時候覺得蓋在額上的頭髮該是多麼難看,這都是羞恥的意思表現在外邊的吧。大納言要是早點走了才好哩。但是他卻拿著扇子玩耍,並且說道: b*7i&q'H  
&v88x s  
「這扇子的畫是誰所畫的?」並不立刻站起來,我只好把袖子捂著臉俯伏著,唐衣上都惹上白粉,想必臉上也斑駁了吧。 3]Mx,u  
VrG|/2  
長久這樣的坐著,中宮想必料到我要怨恨她不知道體恤的吧,便叫大納言道: zq#o8))4X  
=W6P>r_  
「來看這個吧,這是誰所畫的呢?」這樣的說,我聽了很是高興,但是大納言道: 9D@Ez"xv  
^a]:GPc  
「拿到這邊來看吧。」中宮說道: a8N!jQc_m  
`@ObM[0p(  
「還是到這裡來。」大納言道: m^ILcp!  
old}}>_  
「人家抓住了我,站不起來呢。」說著玩笑話姿容俊秀,舉止瀟灑,身份年齡自己都不能比,實在覺得慚愧。中宮拿出一本什麼人所寫的草書假名的冊子來閱看,大納言道: Y+D#Dv |  
E$RH+):|  
「是誰的筆跡呢?給她看一看吧。這個人是知道現世有名的人的筆跡的。」說出莫名其妙的話來,無非想叫我回答什麼罷了。 0kmZO"K#e  
@*!8  
有這一位在這裡已經夠叫人害羞的了,不料又昕見有前驅的聲音,一個同樣的穿著直衣的人進宮來了,這一位更是熱鬧,滿口玩笑的話,女官們都喜笑讚美他。我也聽著說,什麼人有那樣的事情,什麼人有這樣的事情,聽講殿上人的什麼事,當初總以這些人乃是神仙化身,或是天人從空中降下來的,及到供職日久,逐漸習慣了,也就並不覺得怎樣。以前我所羨慕著的女官們,在從家裡出來供職的時候,大約也是這樣害羞的吧。我這樣的漸漸看著過去,也就習慣了,覺得自然了。 p"3_u;cN  
kg1z"EE  
其二噴嚏 -YPUrU[)  
/N>f#:}  
中宮同我說著話,忽然的問道: HtFc+%=  
'ONCz  
「你想念我麼?」我正回答說: MEKsL7  
e2F{}N  
「為什麼不想念呢。」這時突然的從御膳房方面有誰高聲打了一個噴嚏,中宮就說道: -_[ZRf?^  
u; G-46  
「呀,真是掃興。你是說的假話吧?好罷,好罷!」說著,走進裡邊去了。 O&g$dK!Rad  
~5:-;ZbZ  
怎麼會得是假話呢?這還不是平常一般的想念,只是那打噴嚏的鼻子說了假話罷了。到底這是誰呢,做出這樣討人嫌的事來的?本來是最不討人喜歡的事情,就是我自己想要打嚏的時候,也總是逼住了不叫打出來,況且在這要緊的時節。想起來真是可恨,但我那時還是新進去的人,也不好怎麼辯解,到得天亮退下到女官房裡,就看見有女宮拿了一封在淺綠色的薄紙上寫著的信來,打開看時只見寫道: I><sK-3  
|PutTcjQ  
「怎麼能夠知道不是假話呢, ^"{txd?6  
Ja%(kq[v  
因為空中沒有 1gh<nn  
D.Z4noMA6  
糾察的神明。 d!#qBn$*[  
mIm.+U`a2  
歌這樣說,這是中宮的意思。」看來是中宮叫女官代寫的,我看了這信,雖是感激,但又覺得遺憾,心裡很亂,總覺得昨夜打嚏的人太可恨,想去尋找了出來。 GEQ3r'B|  
D0HLU ~o  
「想念的心薄了,被說也難怪, 0Z<&M|G  
(M,IgSn9  
為了噴嚏卻受了牽累, +M/1,&  
XwNJHOaF  
深覺得不幸。 2\/,X CQV  
?n0Z4 8%  
請把這個意思給我申明了吧。似乎是為式神所憑了,非常的惶恐。」寫這信以後,時常想起這真是討厭,怎麼會得那麼湊巧,打起噴嚏來的呢,實在是很可歎的。 9N@m><N84  
wS"`~Ql_  
一六四.得意的事 GnFm*L  
T jrz_o)  
得意的事是:正月初一的早晨,第一個打噴嚏的人。竟爭著去當藏人很多的時候,能夠把自己的愛子去得到缺的人。在除目的這一年上,得到本年得缺的第一等國的人,相知的人向他道賀道: ^9zlxs`<d  
ys- w0H  
「恭喜你得到好缺了。」回答說道: x }.&?m  
7e:7RAX  
「哪裡有什麼好處,也只是流落到外面去罷了。」這樣的說,其實是著實的得意。 K_}81|=  
S~\u]j^%y  
又有,一個閨女由許多人來求親,挑選結果被看中做女婿的人,一定也有捨我其誰的感想吧。降伏了頑強的妖怪的修驗者。賭猜押韻,早被猜中的人。比射小弓,無論怎樣對方咳嗽,或是吵鬧著希望分他的心,卻是忍耐著,弦聲很響的,居然一發中的,這也是得意的一副臉色吧。下棋的時候,貪心的人對於自己的棋子有許多會得被吃,全不理會,卻去管別處的事情,這方面雖然本來並無勝算,但因另外的地方也並沒有活眼,卻吃來了許多棋子,這不是很高興的事麼?很自誇的嬉笑,比尋常的得勝自然要更是得意了。 +.|8W!h`1  
+\~Mx>Cn  
經過了許多年月,這才補到了國司的人,其高興的情形,實在是可想而知的。剩下來的幾個家人,一向是很無禮的侮弄著主人,雖然很是生氣,但是沒有法子只有忍耐著,這回卻看見平常以為是身份比我要高的人對自己也表示惶恐,一一仰承意見,前來諂媚,頓時覺得自己和以前不是同一個人了。家裡使用女官們,從前不曾見過的闊氣的傢俱和衣服,也不知從哪裡都湧出來了。又做過國司的人,升進到了近衛中將,比那些貴公子們因了門閥關係升進的,覺得更是得意,似乎更有價值。官位這個東西,實在是極有意思的。同樣的一個人,在他被稱為大夫或是待從的時候,是很被看輕的,一旦升進為中納言、大納言或是大臣,便很莫名其妙的覺得高貴了。身份相當的人做了國守,也是如此。歷任了各地方的國司之後,到了太宰府的大貳或是四位,就是公卿們也得表示敬意了。 b;$j h   
r$z0C&5  
至於女人的地位,那就要差得多了。在宮裡是天皇的乳母、典侍和三位等,也是頗受尊重的,但是年紀已經老了,也沒有什麼的好處。而且這樣的人,又並不很多。倒還不如國司的夫人,一同上任到外地去,普通的女人要算這是最幸福的了。門第平常的人家,以女兒嫁給公卿為妻,公卿的女兒做天皇的后妃,實是極好的事情。但是也還不如男人,單靠著自己,能夠立身發跡,挺著胸膛,覺得自在。法師們被稱作什麼供奉,傲然的走著,這有什麼了不得呢?能夠很漂亮的唸經,風采也很瀟灑,多半是被女人們所看輕,所以發憤用功變得有名了。因此成為僧正或是僧都,一般人當作佛爺出現,表示惶恐尊敬,那真是無可比喻的闊氣的事。 kc-v(WIC  
1b-_![&]1  
一六五.風 l gzA) (  
.#[==  
風是暴風雨。落葉風。三月時候的傍晚,緩緩的吹來的帶著雨氣的風,是很有情趣的。八九月裡夾著雨吹來的風,也是很有趣。雨腳橫掃著,沙沙的風吹來的時候,一夏天蓋著的棉被裡,還穿了生絹的單衣躺著,是很有意思的。本來單只是這生絹,也是太熱,心想拋去了才好,卻不料在什麼時候,這樣的涼快了,想著也有意思。剛才黎明,把格子側窗打開了,就有強風一陣吹了進來,臉上顯得涼颼颼的,這是很有趣的事。從九月末到十月初,天空很是陰沉,風猛烈的吹著,黃色的樹葉飄飄的散落下來,非常有意思。櫻樹的葉和椋樹的葉,也容易散落。十月時節,在樹木很多的家庭裡,實在是很有風趣的。 yMoV|U6  
q/lQEfR  
一六六.風暴的翌晨 88l\8k4r  
+338z<'Z!  
風暴吹過的第二日,是覺得很有興趣的事情。屏障籬笆都東倒西歪了,那些地方的花木真是可憐的樣子。大的樹木倒了好幾株,樹枝都吹斷了,固然是可惜;但是它們歪七豎八的爬在胡枝子女郎花的上邊,實在是特別覺得遺憾。格子的每一格裡,都很丁寧的吹進樹葉子去,似乎不是那粗暴的風所做的事情。 hRwj-N%C  
lPyY  
穿著非常濃紅,表面的顏色稍為褪色了的,以及朽葉色的織物和薄綢的小褂的女人,樣子很是美麗,昨夜因為風聲睡不著,所以早上起得遲了。起來對鏡,從上房裡霆了出來,頭髮為風所吹,吹得多少鼓了起來,散落在肩頭的光景,實在是很漂亮的。在她很有興趣的看著的時候,有一個少女,大約有十七八歲吧,雖然生得不很小樣,可是也不見得特別像大人,披著生絹的單衣,淺藍色也褪了,似乎被雨濕了的樣子,襯著淡紅色的寢衣,頭髮像是蘆葦的尾花,剪齊的一端等身的長,比衣裙略為短一點,只有褲子卻是鮮明的,從旁邊可以看得見。她看著女童和年輕的女人們,把吹折了的花木從根本去收拾起來,倒了的扶直了,好像很是羨慕的,推量著怎麼辦,在命子旁邊立著看,這樣後姿也是很有意思的。 h4#y'E!,Z  
SNJSRqWL/  
一六七.叫人嚮往的事 =%ok:+D]  
4`B3Kt`o  
叫人嚮往的事是,隔著格子聽見,這不像是使女的聲音,是女主人低聲的說話,回答的是很年輕的人的聲音,隨後是衣裳綷縩聲,是人到來了的樣子,這是吃飯的時候了吧。就聽見筷子和菜匙混雜作響,提壺的梁倒下的聲音也聽見了。 '451H3LC0  
[!De|,u(^  
捶打得很有光澤的衣服上面,頭髮並不散亂的,整齊的分列著,這景像是值得懷念的。很漂亮的上房裡,也不點著燈火,在長火爐裡生著許多炭火的光裡,照見幾帳的絲紐的光澤很是美麗,還有捲上帽額的簾鉤,也特別有光,鮮明的可以看見。收拾得很好的火盆,灰都弄得很平整,裡面的火光照見火盆上也看得見,很是有意思。而且火筷子特別的顯著,看去歪斜的放著,是有趣的事。 zak|* _  
9vz\R-un  
夜已經很深了,大家都已睡了之後,聽見屋外有殿上人說著什麼話,裡邊是收拾棋子,放進盒子裡的聲音,屢次的聽到,這實在是很令人懷念的事。廊下點著燈火,似乎有人在那裡,也很叫人注意。隔著格子什麼聽著,有男人進到裡邊來了,夜裡忽然醒來,說著什麼話聽不明白,只聽得男子隱忍的發笑,這是什麼事呢,覺得是很有意思的。 Z,/K$;YWo  
J Cq>;br.  
一六八.島 F)(^c  
N#K)Z5J)b  
島是,浮島。十八島。游島。水島。松浦島。籬島。豐浦島。多度島。 `9co7[Z  
Y"H`+UV  
一六九.濱 a9-Mc5^'n  
tnJ7m8JmC  
濱是,外之濱。吹上之濱。長濱。打出之濱。諸寄之濱。千里之濱,想來當是很寬闊的地方吧。 m^QoB  
}dN\bb{#  
一七○.浦 I0F [Z\U  
12 )  
浦是,生之浦。鹽灶之浦。志賀之浦。名高之浦。須磨捕。和歌之浦。 q,sO<1wAT\  
*fY*Wy9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七一.寺 6[S IDOp*^  
W/AF  
寺是,壺阪寺。笠置寺。****寺。高野是弘法大師所住的地方,所以覺得有意思。石山寺。粉河寺。志賀寺。 ?)186dp  
/R&h#;l  
一七二.經 E6Z kO/  
(D) KU9B>  
經是,《法華經》的可貴,那無須多說的了。《千手經》。《普賢十願經》。《隨求經》。《尊勝陀羅尼》。《阿彌陀大咒》。《千手陀羅尼》,這些都是可貴的。 (8)9S6  
q.`< q  
一七三.文 :LY.C<8  
LJ/He[r|[  
文是,《文集》。《文選》。文章博士所作的申文。 0]|`*f&p;  
"CJ~BJI%  
一七四.佛 W7qh1}_%  
1|MRXK  
佛是,如意輪觀音因為愍念眾生的緣故,右手托腮想著的樣子,真是世間無比的可以尊敬愛慕。千手觀音,所有的六觀音,都是可尊。不動尊。藥師佛。釋迦如來。彌勒佛。普賢菩薩。地藏菩薩。文殊菩薩。 dz_S6o ]  
.{V"Gn9!  
一七五.小說 /{^k8 Q  
Xh9QfT,  
小說是,《住吉》,《空穗物語》的之類;此外是《移殿》、《待月女》、《交野少將》、《梅壺少將》、《人目》、《讓國》、《埋木》、《勸進道心》、《松枝》。《狛野物語》裡的人,遮了一把蝙蝠扇逕自出去了的事情,是很有意思的。 Su#0 F0  
@oXGa>Ru  
一七六.野 8w0~2-v.?V  
"5hk%T '  
野是,嵯峨野,那更不用說了。又印南野。交野。狛野。粟津野。飛火野。濕地野。早計野,不曉得為什麼起這種名字的呢?安倍野。宮城野。春日野。紫野。 w~3X m{  
Sn=6[RQ>P  
一七七.陀羅尼 qt8Y3:=8l  
Iiy5;:CX:q  
陀羅尼是,宜於黎明。 x ;DoQx  
(4H\ho8+mp  
一七八.讀經 `>"#d ?,  
OVLVsNg  
讀經是,宜於傍晚。 x`6MAZ  
qT#e -.G  
一七九.奏樂 P<pv@ l9)  
LS~at.3zX  
奏樂是在夜裡,人的顏面看不見的時節。 0pE >O7  
"BQnP9  
一八○.遊戲 o=Vs)8W  
@j\:K<sk  
遊戲是,雖然樣子不大好看,蹴鞠是很好玩的。小弓。掩韻。圍棋。 .~i|kc]Ue  
^.A*mMQ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八一.舞 [P6A $HC<  
?!c7Zx,(  
舞是,駿河舞。「求子」。太平樂樣子雖是不好看,可是很有意思。帶了腰刀什麼,有點討厭,但是也非常的有意思,而且聽說在中國,原來是和敵人一起對舞的。 3+ C;zDKa  
z,!A4ws  
鳥舞,也是很有意思的。拔頭,披散了頭髮,鼓著眼睛的神氣雖是有點可怕,可是不但舞態很好,就是音樂也是有意思的。落蹲是兩個人屈膝而舞。狛模,也是有意思的。 AO7X-,  
IJ{VCzi  
一八二.彈的樂器 ^w*vux|F  
HDhG1B"NL  
彈的樂器是,琵琶。箏。 &Qv%~dvW  
S ^@# %>  
一八三.曲調 {?uswbk.  
boIFN;Aq"  
曲調是,風香調。黃鐘調。蘇合香的急。春鶯睹的曲調。想夫憐。 ~ePtK~,dv  
&ETPYf%#  
一八四.吹的樂器 o|c"W}W  
sh8(+hg  
吹的樂器是,橫笛很有意思。遠遠的聽著,聽他漸漸的近來,很是有趣。但由近處走遠了,聽著很是幽微,也極是有意思的事。在車子上邊,徒步走著,或是馬上,其他一切狀況之下,或是收在懷中,無論怎樣都看不見。這樣好玩的樂器,是再也沒有了。特別是所吹奏的,是自己所知道的一種調子,那時更是覺得佳妙。在黎明的時候,男子所忘記的留在枕頭邊的笛子,忽而看見了,也是很有意思的。等他後來差人來取,包了給他,簡直是同普通的一封信一個樣子。 $^"_Fox]A\  
7Ke#sW.HN  
笙在月亮很明亮的晚上,在車上什麼地方聽見吹著,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個子很是龐大,似乎是不便攜帶。吹的時候又是怎麼樣臉相,似乎不大好看。其實這在橫笛也是一樣,也有它的吹法的吧。 5&*B2ZBzH  
]xIfgSq  
篳篥實在很是吵聒,用秋蟲來做比喻,可以說是像絡緯吧,有點討厭,不想在近處聽它。況且更是吹的很拙,那尤其很叫人聽了生氣了。但是在賀茂臨時祭的日子裡,樂人們還未齊集御前,只在什麼後台裡吹奏著橫笛,聽著很是漂亮,心想:「啊呀,這真是有趣,」那時節篳篥從中間合奏起來,漸漸的提長了調子,這時候只覺得是非常的漂亮,就是平常頭髮怎樣整齊的人,也會覺得毛髮都要聳立起來的吧。還有徐徐合奏著琴與笛子,從御前的院子走出去的那時,實在說不盡的有意思。 IFY,j8~q  
m GWT</=[$  
一八五.可看的東西 y= I LA  
AdB5D_ Ir  
可看的東西是,賀茂的臨時祭。行幸。祭後歸還的行列。關白的賀茂參拜。 HF5aU:M  
KL0u:I(lWU  
其二賀茂的臨時祭 F)_Rs5V:(  
ED"5y  
賀茂的臨時祭那天,天色陰沉,很有點冷,雪片略見飄下,落在舞人和陪從的插頭的絹花和藍色印花的袍子上面,說不出的覺得有意思。舞人佩刀的鞘很明顯的可以看見,半臂的帶子垂了下來,彷彿磨過似的都有光輝,在白地藍花的褲子中間,打衣的衣裙筆挺,望過去像是冰一樣的有光澤,實在都很漂亮。 p`Omcl~Q  
vT%rg r  
本來也希望這個行列能夠更多一點也好,但是祭禮的使者未必是什麼了不得的人。若是什麼國司的類,那尤其不值得看,覺得討厭了,可是那插頭的藤花,把側面遮住了,也不是沒有一種風趣,在走過去的時候自然引人注目。那些陪從的身份稍為低下的人,在柳色下襲和插頭的棣棠花之下,雖似有點不相稱,很響的用扇打著拍子,高唱著「賀茂社的木棉手襁」的歌詞,也是很有意思的事。 .b  N0!  
r^#.yUz  
其三行幸 % OiSuw  
qUpMq:Uw  
說到行幸,哪裡還有更是盛大的事,可以和它相比呢?看見主上坐在御輿的那副神情,就是朝夕在御前供職的人,也覺得似乎忘記了一切,只是非常威嚴莊重,還有那些平常不大看得起的身份很低的官員和騎馬先驅的姬太夫,倒也似乎另眼相看,特別可以珍重了。執著御輿四角的纖的大舍人次官,以及警衛的近衛府的中將少將,也是很漂亮的。 bB)EJCPq>  
z%*ZmF^K  
其四祭後歸還的行列 A`X$jpAn&  
+sgishqn9  
祭後歸還的行列是非常有意思的。在前一天,萬事都是整然,一條大路上掃的很是乾淨,日光很熱的曬進車裡來,很有點兒眩目,用檜扇遮著臉,屢次挪動坐位,長久的等待著,很難看的流著汗,到了今天早上出去,在雲林院知足院的前面停著的車子上,掛著的葵枝也已顯很枯萎了。太陽雖然已經出來,天空卻還是陰沉。平常總是等著,夜裡也不睡覺,想聽它叫一聲的子規,卻似乎有許多在那裡的樣子,很響亮的叫著,煞是很漂亮,這中間還夾雜著鶯的老聲,在學著它叫,雖然有點覺得可僧,但也是很有意思的。 $+7M Y-9T  
roW8 4x  
心想行列什麼時候來呢,這樣的等候著,從上賀茂神社,有穿著紅衣的人們走了過來。問他們道: jk 9K>4W  
,$W7Q  
「怎麼樣,歸還的準備完成了麼?」回答道: nmS3  
wgzjuTqwBF  
「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哩!」說著,便拿了御輿和腰輿過去了。想那齋院就乘坐這個的了,覺得很可尊貴,但是為什麼在身邊使用這些卑微的人們呢,又很是惶恐的事了。 ~U ?cL-`n  
tjuW+5O  
雖是人們說是還時間遙遠,但是歸還的行列卻是不久就來了。行列中從檜扇起首,隨後是青朽葉色的服裝,看去似有意思,加之藏人所的雜色穿著青色的袍和白的下襲,隨便的披著,覺得似乎像是水晶花開著的籬笆,或者子規鳥就會躲在這樹蔭裡的吧。 #B;`T[  
;BejFcb  
昨日出來遊覽的時節,在一輛車子上坐著許多人,穿著二藍的直衣,或者是狩衣,亂七八糟的,打開了簾子,不瘋不癲鬧著的貴公子們,今天卻因為作為齋院宴饗的陪客,儼然正式的裝束,車子上一個人端然的坐著,後邊又陪乘著殿上童,這樣子也是很有意思。 +2|X 7wA  
lk2F]@_kJH  
行列過去了之後,不曉得大家為什麼這樣著忙的呢。都各自爭先恐後的、急忙想要前去,簡直是近於可怕的危險。自己伸出扇去,對了趕車的人說道: Jr%u[d>  
NQ'^ z  
「不要這樣著急,慢慢的走好了。」也並不肯聽,沒有辦法,在稍為廣闊的地方,硬叫停住了等著,趕車的很是焦急,心裡一定覺得主人很是可恨吧。但是這樣的看許多車子很有威勢的跑過去,實在是很有趣的事情。適當的讓別的車子都過去了,前面的路有點像山村了,甚有風趣,什麼水晶花籬笆上,枝幹茂生,看去很是荒野,伸長到路上的樹枝也很不少,花還沒有十分開齊,有許多是蓓蕾,便叫折了些來,插在車子的各個地方,昨日所插的楓枝已經枯萎了,覺得很是遺憾,似乎這個更是有意思。遠遠看去彷彿是走不過去的道路,及至漸漸走近了,卻也並不這樣,這是很好玩的。男人的車子也不知道主人是誰,跟在後面來了,這似乎與平常普通的有點不同,覺得有意思,到了分路的地方,朗誦著「在峰頭分別」的歌詞,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Z, lUO.  
.sbU-_ij@U  
一八六.五月的山村 jm.pb/  
3a!/EP  
五月時節,在山村裡走路,是非常有意思的。窪地裡的水只見得是青青的一片,表面上似乎沒有什麼,光是長著青草,可是車子如筆直的走過去,進到裡邊,卻見底下是無可比喻的清澈的水,雖然是並不深,趕車的男子走在裡邊,飛沫四濺,實在很是有趣。路旁兩側編成活籬笆的樹枝,都掛到車上面,有時還伸進車裡邊來,急忙的把它抓住,想拗折一枝下來,卻被滑出去了,車子空自走過,覺得很是懊恨。有蒿艾給車子所壓了,隨著車輪的回轉,闖到一股香氣,這也是很有意思的。 uqTOEHH7  
.8b 4  
一八七.晚涼 7DOAG[gH  
Cs]xs9  
天氣非常的熱,正是乘晚涼的時候,四周的事物已經不大看得清楚,看見有男車帶著前驅走過,很有風趣是不用多說的了。就是普通的殿上人,車子後的車簾捲上了,兩個人或是獨自坐著,跑了過來,似乎很是涼爽的樣子。特別是對面走過來的車裡,彈著琵琶,吹著笛子,逕自過去了,彷彿有點兒惋惜,但是莫名其妙的在這一忽兒,聞著不曾嗅到過的牛的鞦帶的皮革的氣息,覺得很有興趣,似乎這是頗奇怪的事。在很暗黑的、月亮全然沒有的晚上,前面走著的男車所點著的火把的煙氣,飄浮到車子裡邊來,也是有意思的。 TzK?bbgr!  
4tu2%Og)?  
一八八.菖蒲的香氣 eA+6-'qN  
%pV/(/Q  
端午節的菖蒲,過了秋冬還是存在,都變得很是枯槁而且白色了,甚是難看,便去拿了起來,預備扔掉,那時節的香氣卻還是剩餘著,覺得很有意思的。 e6]u5;B r  
tE- s/  
一八九.餘香 }M * Oo  
AK} wSXF  
衣服上熏得很好的香,經過了昨日、前日和今日好些時候,有些淡薄了幾乎忘記。夜裡將這件衣服蓋上,覺得在那裡邊還有熏過的餘香,比現今熏的還要漂亮。 Oca_1dlx  
F#*vJb)  
一九○.月夜渡河 }RowAGWL  
aw&:$twbM  
在月光很亮的晚上,渡過河去,牛行走著,每一舉步,像水晶敲醉了似的,水飛散開去,實在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5N<f\W,  
8|*#r[x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