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32阅读
  • 27回复

枕草子/(日)清少納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一九一.大得好的東西 XFK$p^qu  
rK=[&k  
大得好的東西是,法師。水果。家。飯袋。硯箱裡的墨。男人的眼睛,太細小了便像是女人的,但是,大得像是湯碗相似,也是可怕的。火盆。酸漿。松樹。棣棠花的花瓣。馬同牛,也是好的個兒大。 Grjm9tbX}  
/}M@ @W  
一九二.短得好的東西 BT#'<!7!  
/ebYk-c  
短得好的東西是,趕忙縫紉時的針線。燈台,也是矮的明亮。身份低下的女人的頭髮,這是整齊而且短的好。人家的閨女的講話。 -{L[Wt{1  
gQ/zk3?k  
一九三.人家裡相宜的東西 x$M[/ID0  
0>.'w\,87B  
人家裡相宜的東西是,廚房。從人的休想所。掃帚的新的。食案。女僮。使女。屏障。三尺的幾帳。裝飾很好的飯袋。雨傘。粉板。櫥櫃。提壺。酒注子。中型食桌。坐墩。曲廊。地火爐。畫著花的火盆。 )ns;S  
b\;QR?16R  
一九四.各樣的使者 ,rTR |>Z  
m4kmJaM  
在出外的路上,看見有漂亮的男子,拿著折疊得很細的立封,急忙的行走,這是往哪裡去的呢,不禁想問一聲。又有很整齊的童女,穿的汗衫並不很新,但是穿慣了有點柔軟了,履子卻是色澤很好,履齒上沾著許多泥,拿著白紙包著的東西,或是盒子蓋上裝著幾冊的書本,向那裡走去,我真想叫了來,問她一番呢。在她從門前走過的時節,想要叫她進來,可是不客氣的走去了,也不答應,那使用的主人毫不知情趣,也就可想而知了。 z+wBZn{0I  
K4oLb"gB1  
一九五.拜觀行幸 j >P>MdZtk  
N{oD1%  
拜觀行幸,極是漂亮的事,但是公卿們和貴公子,卻是徒步,沒有車子供奉,略為覺得有點寂寞。 LLV:E{`p  
ob-z-iDz  
一九六.觀覽的車子 .kGg }  
UC\CCDV#^  
比什麼事情最叫人覺得討厭的,是坐著寒蠢的車子,裝飾也很是簡陋,卻出來觀覽的人了。假如去聽講經,那倒是很好,因為本是希望罪障消滅的嘛。但是即使如此,太是這樣,也總是難看的吧。這種人,其實是賀茂祭什麼的,便是不看也罷了。車上也沒有簾帷,只用白布單掛著。在祭禮的當日,這才準備了車子和車帷,以為是這樣差不多過得去了,但是出來看到更好的車子,便會相形見絀,覺得為什麼坐著這種寒蠢相的車子出來的吧。 Mb"i}Yt{  
"+~La{ POc  
在街路上往來的貴公子的車,分開了人叢,走近自己的車邊停住了,這時直覺得心裡震動。想在好的地方停車,從人們也是催促,早上很早就出來了,等待得很長久,車子裡卻很寬敞,有時坐下,有時站起來,很是悶熱,正在等得不耐煩,這時候有作為齋院的陪客的殿上人,和藏人所的員司,弁官,少納言等人,坐在七八輛車子,陸續的從齋院那邊過來了,那末這是時候到來了,心裡覺得緊張,很是高興。 ,73J#  
K -cRNt  
殿上人差人過來,對了看台的主人來打招呼,這時給前驅的諸人請吃水飯,把馬都牽到看台下邊來,有些名家子弟做那前驅的人,看台的雜色就下來,替他拿住轡頭什麼,這是很有意思的。但是對於那些不夠身份的人,卻就置之不理,實在覺得有點過意不去。 {ss^L  
xn|M]E1)  
齋院的御輿走過來了,所有車子的車簾都全部放了下來,表示惶恐之意,等到過去之後,再急忙的捲上,這樣子也是很好玩的。 U?]}K S;6  
&/wd_;d^A  
到自己的車子前面,想要停住的車,用力去制止它,但是車伕說道: 5=cS5q@  
]]"O)tWHj  
「為什麼在這裡不能停的呢?」很是強辯,覺得對於從人不好再說,便只得去告訴主人,這也是有意思的事。已經沒有停車的餘地了,但是闊人家的車子以及副車,都還陸續到來,看它停在什麼地方呢,只見前驅的人們都紛然下馬來,把在那裡停著的車子,全都拉開了,留出地位來,讓副車也給歇著,實在是很大的威勢。那些被驅逐的無聊的車子,只好再把牛駕上,搖擺著往有空當的地方去,這模樣實在是夠寒蠢的。有些華美的車子,卻不至於這樣無理的被逐。有的也還整齊,卻很有土氣,不斷的把下人叫到車邊來,拿出乳兒來叫抱著,那些也是很難看。 kMS&"/z  
&hnI0m=X  
一九七.濕衣 x9!3i{_  
p[^a4E_v  
有女官傳說這話出去道: EGMIw?%Y`-  
wrhGZ=k{  
「有個不應當的人,清早從後殿裡,叫人打著雨傘出去斗了。」仔細的一打聽,這事情乃是關係著我的。其實那人雖是地下人,也並不怎麼寒蠢,而且也並沒有為人家所非難的事情,覺得這是好奇怪的事。正在這樣想著,中宮差人送信來了,並且說道: 93VbB[w~7F  
.LI(2lP  
「趕快要回信。」心想這是什麼事呢,打開看時,信上畫著一把大傘,不見有人,但是畫著撐傘的手,底下題句道: 6]|-%  
A5E^1j}h@  
「三笠山的山邊, az[#q  
'Q"Mu  
天色微明的時節。」中宮對於什麼瑣屑的事情都極為敏感,很可佩服。覺得有些無聊可厭的事,都不願意讓她知道,現在又有這樣的謠言出現,很是遺憾。可是看見那信也覺得有趣,就拿了一張紙,畫出正落著大雨,在底下寫道: \]0#jI/:  
RivhEc1h%  
「並不是下雨, Nza@6nI"  
RXo6y(^  
卻給浮名落在身上了。 lbGPy'h<rt  
}|&^Sg%95  
這樣的情形,那麼正是所謂濕衣了吧。」這樣的啟奏上去,後來中宮說給右近內侍等人聽,並且笑了。 JpZ_cb`<E'  
m%UF{I,  
一九八.青麥條 CIsX$W  
~|"uuA1/#O  
住在三條宮中的時候,到了五月節,從六衛府送到葛蒲的車子,縫殿寮進呈香球。年輕的女官們和御匣殿都做了香球,給公主和皇子掛上了。有很是好看的香球從別的地方也獻了上來,我卻只把人家送了來的叫作青麥條的東西,用青色的薄紙,鋪在很好看的硯箱蓋上,盛了進上去,說道: "jq6FT)O  
aq.Lnbi/X  
「這是隔著馬柵的東西。」中宮便從那薄紙撕下一角來,寫一首和歌作答道: ^y<8 &ZFH  
o3(:R0  
「人家都忙著, & tjL*/  
,(f({l[J}  
說花呀蝶呀的時節, >_$_fB  
P>^$X  
只有你是我知心的人。」 W@zu N)U  
>+>N/`BG  
這是十分的可以紀念的。 ?32i1F!  
V-X Ty iv  
一九九.背箭筒的佐官 Rd5pLrr[0)  
]xIgP%  
十月過了初十的一個月色很是明亮的晚上,大家說在那裡走走看吧,有十五六個女官,都穿著濃紫的衣服在上邊,把頭髮藏在衣內,只有中納言君穿著紅色的筆挺的衣服,披散的頭髮移在頸子的前面。大家都說道: JNu+e#.Y  
v=YI%{tx)  
「這真是很可惜。」又說道: ]bAw>1,NVD  
-^= JKd &p  
「倒是很像呢,是背箭筒的佐官哩!」年輕的人給她起了這樣一個別號。大家在她背後,立著說笑,她本人還不知道。 ed4`n!3  
pm k;5 d  
二○○.善能辨別聲音的人 iK3gw<g  
m?_@.O@]  
成信中將善能辨別人的聲音。同在一處的人,如不是平常聽慣了,誰也不能分別出這是誰來。特別是在男人,對於人的面貌和聲音,是不容易看得清楚或聽得清楚的。中將卻連非常微細的說話,都能夠分別得很清楚,實在是很可驚異的。 y.m;4((  
*NDM{WB|)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二○一.耳朵頂靈的人 &u2H^ j  
+:W/=C d(h  
像大藏卿那樣耳朵靈的人,是再也沒有了。真是連蚊子的睫毛落下地,也可以聽得出來吧。我住中宮職宮署的西廂的時候,同關白家的新中將說著話,其時有在旁邊的一個女官說道: ]826kpq_  
@?;)x&<8?3  
「請你把那中將的扇子的畫的事情,說給我聽吧。」她用很低的聲音說,我回答她道: St> E\tXp  
9+.3GRt7  
「現在那位就要走了,等那時候告訴你吧。」幽幽的在她耳邊說了,她還沒有聽見,只是說道: |f$gQI!XW  
"cvhx/\1#  
「什麼,什麼?」側著耳朵問。大藏卿遠遠的卻聽到了,拍手說道: $weC '-n@  
oZ^,*  
「真可恨呢。既然那麼說,我今天就不走了。」這是怎麼聽見的呢,想起來真是吃驚。 RyG6_ G}  
.5o~^  
二○二.筆硯 M(K7xx+G  
6}I X{nQI  
硯台很髒的,弄得滿是塵土,墨只是偏著一頭磨,筆頭蓬鬆的套在筆帽裡,這樣的情形真是覺得討厭。所有的應用器具都是如此。但在女人,這是鏡和硯台上面,最顯得出主人的性格來。在硯箱的蓋口邊沿上積著塵土,卻丟著不加打掃,這種事情很是難看,在男子尤其如此。總要書桌收拾得很是乾淨,如不是幾層的,也總是兩重的硯箱,樣子很是相調和的,漆畫的花樣並不很大,卻是很有趣的,筆和墨也安放得很好,叫人家看了佩服,這才很有意思。說是反正都是一樣的,便把缺了一塊的硯台,裝在黑漆的蓋都裂開了的硯箱裡,硯上只有磨過墨的地方才有點黑,此外硯瓦的瓦紋裡都積著灰塵,在這一世裡也掃除不清,--在這樣的硯台上,水盡淌著,青瓷水滴的烏龜的嘴也缺了,只看見頸子裡一個窟窿,也不怕人家覺得難看,坦然的逕自拿到別人面前去,這樣的人也是有的。 U"8Hw@  
?`xF>P]M  
拉過人家的硯台來,想要隨便寫字,或是寫信的時候,人家就說道: 0s//&'*Q  
)xg8#M=K  
「請你別用那筆吧。」這樣的給人說了的時候,實在覺得無聊吧。就此放下,似乎不大好意思,若是還要使用,那更是有點可憎了。對方的人是這樣的感覺,這邊也是知道,所以有人來用筆的時候,便什麼也不說的看著。可是不大能寫字的人,卻是老想寫什麼似的,所以把自己好容易才用熟了的筆,弄得不成樣子,濕淋淋的飽含了墨,用了假名在細櫃的蓋上,亂寫什麼「此中藏何物」,寫完了把筆橫七豎八的亂拋,筆頭浸在墨池倒了,真是可氣的事情。雖是如此,卻不能說出來。又在寫字的人前面坐著,人家說道: Xk/:a}-l  
ZGd7e.u=  
「呀,好黑暗,請你靠裡邊一點。」這也是很無聊的。在寫字的時候前去窺探,給人家發見了,說些閒話,也是很無聊的。但是這在相愛的人,卻是也無妨。 1,sD'iNb  
l)( 3]  
二○三.書信 *$yU|,  
 BDfJ  
這雖然不是特別值得說的事,但是書信實在是很可感謝的。遙遠的住在外地的人,很是掛念,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形,偶然得到那人的來信,便覺得有如現今見了面的樣子,非常的覺得高興。又把自己所想的事情,寫了寄去,就是還未到著了那地方,可是彷彿自己已經滿足了。若是沒有書信的話,那就會多麼憂鬱,心裡沒有痛快的時候呵。在種種思慮之後,把這些寫了送給那人,這至少對那人的掛念總已經消除了,況且若是更能見到回信,那簡直同延長了壽命一樣了。這話實在是有道理的。 0K4A0s_R`  
GI@;76Qf  
m'N8[ o|h  
二○四.驛 qp/1 tC`  
=0] K(p,  
驛是,梨原驛。日暮驛。望月驛。野口驛。山驛,關於這驛曾經聽說有過悲哀的事情,近時又有悲哀的事,前後聯想起來,實在深受感動的。 H=,>-eVv*  
/cx'(AT  
二○五.岡 )i.pE ]!+  
F1-C8V2H  
岡是,船岡。片岡。鞆岡是小竹所生的山岡,所以很有意思。會談岡。人見岡。 ErJ@$&7  
Ma$~B0!;s  
二○六.社 pUqC88*j  
mv8H:T  
社是,布留社。生回社。龍田社。花淵社。美久利社。杉樹之社,如古歌所說,就以這為目標吧。萬事如願明神是很可尊信的,但是如果「單是聽著人家的祈願」,那麼也會有歎息的日子的吧,給人這樣的說,想來是很有意思的。蟻通明神,紀貫之的馬生了病,說是犯了神怒的關係,貫之作歌奉獻,於是就平復了,實在是有意思的。 @~hy'6/  
%R?7u'=~  
其二蟻通明神緣起 b?OA|JqX  
j%3 $ytf|p  
這蟻通的名字是怎麼樣起來的呢?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事情,總之據說,在古時候,有一位皇帝,他只愛重那年輕的人們,把四十歲以上的人要全給殺了,所以都逃到外地遠國去了,在都城裡完全沒有這樣的老人了。其時有一個近衛中將,是當代頂有勢力的人,思想也特別的賢明,他有著七十歲左右的雙親,老人們說: `$ bQ8$+Ci  
JR_c]AQYu  
「既然四十歲都有禁,何況將近七十歲的人,實在更是可怕了。」正在那裡恐慌驚擾。但是中將是非常孝順的人,他想道: cRfX  
ouI0"R&@  
決不能讓兩親住在遠處,一天非見一回面不可。便偷偷的在每夜裡將家裡的土掘起來,在土窟中造一間房子,把他們藏在裡邊,每天去看望一次。對於朝廷和世間,只說是失蹤了。其實是何必如此呢,老在家裡住著的老人們,只裝作不知道就是了。這真變成十分討厭的世間了。老人原來不曉得是不是公卿。但是有著這中將的兒子,可見並不是平常的人,非常賢明,什麼事情都知道。那個中將雖是年輕,卻也很有才能,學問很深,皇帝也以他為當時第一有用的人。 K&h6#[^\d  
:\_MA^<  
當時唐土的皇帝常想設計騙這皇帝,襲取此國,來試驗智慧,或設問答比賽。這一次,將一根木頭,削的精光,大約二尺長,送了過去,說道: }A/&]1GWk  
C\^<v&  
「這木頭哪一頭是它的根,哪一頭是樹梢呢?」沒有法子能夠知道,皇帝十分憂慮,中將覺得他可憐,便到父親那裡,告訴他有這樣這樣的事,他父親說道: X# kjt )W  
9@#h}E1$  
「這很不難,站在水流很快的河邊,把木頭橫著投到水裡去,回過來向著上游,流了下去的那一頭是末梢。這樣寫了送去好了。」這樣的教了,中將隨即進宮,算作自己的意思,說道: \*f;!{P{  
f%c06Un=  
「我們且試了來看。」便率引了眾人走到河邊,將木頭投入,將在前邊的一頭加上記號算它是梢,真是這樣的。這回又將兩條二尺長的同樣的蛇送了來,說道: UeA2c_ 5  
IY)5.E _  
「這蛇哪個是雄的,哪個是雌的呢?」這件事又是誰也都不知道。於是那中將照例的往問他的父親,說道: ]l[2hy= cV  
onl>54M^  
「把兩條蛇並排的放著,用一根細嫩的樹枝接近尾部去,其擺動著尾巴的便是雌的。」趕緊來到宮裡,這樣的做了,果然一匹不動,一匹擺動著尾巴,又做上了記號送去了。這以後過了很久,送來了一顆珠子,這顆珠子很小,其中有孔,凡有七曲,左右開口。說道: ;f%|3-q1[  
:s*>W$Wp4  
「把這個穿上繩子。在我們國家,是誰都會做的。」這無論怎麼工巧的人,也都沒有辦法了。上自許多公卿們,下至世間的一切人,都說:「不知道。」於是中將又去找他的父親,說這樣這樣的一件事情,回答道: \*J.\f  
2$Wo&Q^_  
「找兩個大的螞蟻來,在腰間繫上了細絲,後邊再接上較粗的線索,放進孔裡去,在那邊孔的出口塗上一點蜜試試看吧。」這樣的說了,中將照樣對皇帝講了,將螞蟻放了進去,螞蟻聞見蜜的香氣,當真的從那出口走出來了。於是把那用線穿了的珠子送到唐土去。以後才說道: $i -zMa  
IBDVFA  
「日本也還是有賢人在。」後來就不再拿這種難題來了。 =^#0.  
+ 2OZJVJ  
皇帝對於這個中將以為大有功於國家的人,說道: :J<Owh@  
ZBPd(;"x+  
「將給予什麼恩賞,授與什麼官位呢?」中將回答道: B>ms`|q=l  
p7%0hLW  
「決不敢望更賜官職,只是有年老的父母失蹤了,希望准予尋求回來,住在京城裡面。」皇帝聞奏說道: Km|9Too  
;oN{I@}k  
「這實在是極為容易的事。」准許了中將的請求,萬民的父母聽見了這事,都十分的歡喜。據說皇帝後來重用中將,直至位為大臣。因為這個緣故,人們才把中將作為蟻通明神的吧。這位明神對於往神社的人一夜裡示夢道: $sd3h\P&R  
Egjk^:@  
「鑽過了七曲的珠子, s)o ,Fi  
yuy+}]uB@  
所以有蟻通的名稱的, 0,L$x*Nj5  
 8H%I|fm  
於今恐已沒有人知道了吧。」據人家傳說,是這樣的說的。 ]RrP !|^  
Mp=kZs/  
二○七.落下的東西 m5;[,He  
m[Ac'la  
落下的東西是,雪。雪珠。雨夾雪雖然稍為有點可僧,但在純白的雪裡邊,夾雜在內那也是很有意思的。雪積在檜皮屋頂上,最為漂亮,在稍為融化的時節,又落下好些來,剛落在瓦楞裡,使得黑白相間,很是好玩。秋季的陣雨和雨夾雪,是落在板屋上為佳。霜也是板屋,或者在院子裡。 c'Tu,-  
P$qkb|D,  
二○八.日 `8.32@rUB.  
%+B-Z/1}  
日是,夕陽。當太陽已經落在山後的時候,太陽光還是余留著,明亮的能看見,有淡黃色的雲瀰漫著,很是有趣。 YJvT p~  
8PjhvU  
二○九.月 tUF]f6  
3^yWpSC  
月是,蛾眉月。在東山的邊裡,很細的出來,是很有趣的。 {:OVBX  
8GQs9  
二一○.星 3e1"5~?'<  
CcE TS}Q0C  
星是,昴星。牽牛星。明星。長庚星。奔星,要是沒有那條尾巴,那就更有意思了。 "5bk82."  
|R;=P(0it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二一一.雲 T <J%|d .'  
Ji %6/zV  
雲是,白的,紫的,黑色的雲,都是很好玩的。風吹的時節的雨雲,也是很有意思的。天開始明亮時候,漸漸的變白了,甚是有趣。「早上是種種的顏色」,詩文中曾這樣的說。月亮很是明亮,上面蓋著很薄的雲,這是很有情趣的事。 w783e  
_Se~bkw?v  
二一二.吵鬧的東西 UMe@[E=  
i2<dn)K[~-  
吵鬧的東西是,爆的炭火。板屋上面烏鴉爭吃齋飯。每月十八日觀音的緣日,到清水去宿廟的時候。到傍晚了,燈火也還沒有點的時候,從外邊到來了許多的人,而且這些都是從遠地或是鄉下來的,家裡的主人這才回來,這實在是夠忙亂的。近處說是火發了,卻是得免於被燒,這情形也是很亂的了。觀覽終了,車子回來很是雜沓。 h[c HCVM:  
~g2ColFhu  
二一三.潦草的東西 WU1 I>i  
& Qghm o  
潦草的東西是,低級女官的梳上頭髮的那姿態。中國畫風的革帶的裡面。高僧的起居動作。 iZ[o2Tre  
Fg4eIE-/M  
二一四.說話粗魯的事 $K<jmEC@<  
2%vwC]A  
說話粗魯的事是,巫祝的讀祭文。搖船的人夫。雷鳴守護陣的近衛舍人。相撲的力士。 5+%BZ  
wm2Q(l*HH  
二一五.小聰明的事 L**!$k"{5  
RNvtgZ}k{X  
小聰明的事是,現在的三歲小孩,這是夠討厭的。叫來求子,或是祓除的巫女們,請求了各種材料,做出祈禱用的東西,看她把許多紙疊作一起,卻用一把鈍刀去切,這在平常恐怕連一張紙都切不開的,如今用於敬神的事情上,所以什麼都可以切似的,將自己的嘴都歪著,那麼用力的切下去,做成了切口很多的幣束垂了下來,再把竹切成夾的東西,似乎十分虔誠的準備好了,隨後將這幣束搖擺著,舉行祈禱的動作,很是像煞有介事的樣子,很是賣弄聰明。並且說道: 89 (k<m  
Z.R^@@RqJ  
「什麼王公,什麼大人的公子,生怎麼樣的重病,給他醫好吧,彷彿像把毛病揩去了似的,得到許多的賞賜。當初叫過有名的什麼什麼人去治,可是沒有效驗。自此以後,就老是叫我去了。很是蒙他們的照顧呢。」這樣的說,也很是可笑的。 Y,&)%Eo<  
O~xc> w  
下流社會家裡的主婦,也多是有小聰明的。而且多配有愚鈍的丈夫。但是這樣女人,如果有聰明的丈夫,也還是想要去指揮他的吧。 Z&}94  
P;][i|x  
二一六.公卿 $mgW|TBXCQ  
Je5}Z.3m  
公卿中理想的官位是,春宮大夫。左右近衛大將。權大納言。權中納言。宰相中將。三位中將。春宮權大夫。侍從宰相。 xsu9DzPf&{  
,_iq$I;  
二一七.貴公子 5`Q j<   
m g,1*B'  
貴公子中理想的官位是,頭弁。權中將。四位少將。藏人卉。藏人少納言。春宮亮。藏人兵衛佐。 dvZH~mF  
Jy5sZ }t[  
二一八.法師 6$6QAW0+f  
)2}R1K>  
法師中理想的地位是,律師。內供奉。 JA^o/%a^  
}@DCcf$<  
二一九.女人 8}%F`=Y0  
=]%,&Se  
女人理想的職務是,典侍。內侍。 @\nQ{\^;  
@U8u6JNK'  
二二○.宮中供職的地方 |1!fuB A  
1oO(;--u_  
宮中供職的地方是,禁中。皇后的宮中。皇后所生的皇女,就是所謂一品宮的近旁。齋院那裡,雖是罪障深重,卻也是很好的,況且現在這位大齋院更是非常殊勝的。皇太子的生母的妃嫁那裡,也是理想的地方。 38-kl,Vw  
It'kO jx]  
二二一.轉世生下來的人 )Y1+F,C  
X&Pj  
轉世生下來的人,大約是這種情形吧。只是普通女官供著職的人,忽而當上了皇太子的乳母,就是一例。也不穿唐衣,也並不用裳,只穿著自衣陪了皇子睡覺,帳台的裡邊是自己的住所,舊時同僚的女官叫來任憑差遣,叫往自己住的女官房去幹什麼事情,或是收發信件,那種樣子,簡直是說不盡的闊氣。 :f58JLX  
.(8sa8{N  
藏人所的雜色,後來升為藏人,也是很闊氣的。去年十一月賀茂神社臨時祭的時候,還扛抬過和琴,現在看來覺得不像是同一個人了。同了貴公子們在一起走路,簡直叫人想不起他是哪裡的人了。其他不是從雜色任為藏人的人,雖然是同一樣的,但是實在沒有這樣的可驚異了。 $~|#Rz%v  
Th&* d;  
二二二.下雪天的年輕人 ! 6kLL  
jEj#|w  
雪積著很高,現在還下著的時候,五位或是四位的,容貌端整很是年輕的人,衣袍的顏色很鮮麗的,上邊還留著束帶的痕跡,只是宿直裝束,將衣裙拉起,露出紫色的縛腳褲,與雪色相映,更顯得顏色的濃厚,襯衫是紅的,要不然便是絢爛的棣棠色的,從底下顯露出來。這樣的服裝,撐了傘走著,這時風還是很大的吹著,將雪從側面吹來,稍為屈著身子向前走著,穿著的深靴或是半靴的邊上,都沾了雪白的雪,這種情景真是很有情趣的。 pG?AwB~@n  
H4%2"w6|!  
二二三.後殿的前面 E P1f6ps  
X| !VjUH  
後殿的拉門很早就打開了,有殿上人從御浴室的長廊下走了下來,穿皺了的直衣和縛腳褲,都有些綻裂,種種的襯衫從那裡露出來,一面將這些東西塞到裡邊去,向朔平門方面走去。走到女官房的開著的拉門前面,將冠纓從後邊移了過來,遮著臉走過去了,這也是很好玩的事情。 :@RX}rKG  
)*L=$0R  
二二四.一直過去的東西 VNs3.  
5vLA)Al3  
一直過去的東西是,使帆的船。一個人的年歲。春,夏,秋,冬。 4j'`,a=  
2@@evQ  
二二五.大家不大注意的事 ,"{e$|iY  
NWQ7%~#k*  
大家不大注意的事是,人家的母親的年老。一個月裡的凶會日。 %]tW2s"  
^d(gC%+!u  
二二六.五六月的傍晚 Ms+SJ5Lg  
}0OQm?xh  
五六月的傍晚,青草很細緻似的,整齊的被割去了,有穿了紅衣的男孩,戴著小小的笠帽,在左右兩脅挾了許多的草走去,說不出的覺得很有意思。 y QGd<(  
j-ob7(v)*]  
二二七.插秧 \&ki79Ly-  
%e3E}m>  
在去參拜賀茂神社的路上,看見有許多女人頂著新的食盤似的東西,當作笠子戴,一起站在田里,立起身子來,又彎了下去,不知道在幹什麼事,只見她們都倒退著走,這到底是做什麼呢?看著覺得有意思,忽然聽見唱起歌來,卻是痛罵那子規的,就覺得很是掃興了。唱歌說道: ",Vx.LV  
0;">ETh=  
「子規呵, [(#)9/3,  
CS~onf<xz  
你呀,那壞東西呀, |T"vF`Kr(>  
Ag\RLJ.KD  
只因你叫了, Y'P^]Q=}_#  
<uoVGV5N  
我們才下田里呀!」 (G>g0(;D-  
yzL6oU-{&  
她們這樣的唱,但是這又是怎樣的人呢,她會得做這樣的歌說: Qis/'9a  
5 N:IH@  
「請你不要隨便的叫吧。」這實在很懂事的人。那些譭謗仲忠出身卑微的人,和說什麼「子規的啼聲比黃鶯不如」的人,實在都是薄情,很是可憎的。 m~-O}i~)  
m^ Epw4eg  
二二八.夜啼的東西 ,]nRnI^  
1Az&BZU[  
那說子規的啼聲比黃鶯不如的人,實在是薄情,很是可憎的。鶯不在夜裡啼,很是不行。凡物夜啼,都絕佳妙,唯獨小兒夜啼,卻是不佳。 %La/E#  
4T&Jlu?:  
二二九.割稻 @|~D?&<\  
uH!;4@ uI  
在八月的下旬,去參拜太秦地方的廣隆寺,看見那裡在稻穗紛披的田里,許多人在忙亂著,這是在割稻。古歌裡說,「才插了秧,不知什麼時候……,」.的確是這樣的。是以前不久的時候,到賀茂神社參拜,那時看見的插秧的光景,深深的有所感觸。但是在這裡卻沒有婦女夾雜著,全是男人,將全是變成赤色的稻子,在稍為綠色的根株上捏住了,用了刀子什麼的,在根株邊割下,很是輕快似的,覺得自己也想去割了來看。這是為什麼這樣辦的呢,把稻穗向著上前,男人們都相並的立著,這是很有意思的。又在田間的小屋子,樣子很是特別。 Piz/vH6M}  
,`MUd0 n  
二三○.很髒的東西 W~z 2Q so  
B&:9uPRzZ  
很髒的東西是,蛞蝓。掃地板用的掃帚。殿上的漆盒。 zK_Q^M`  
(&=3Y8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二三一.非常可怕的東西 TJCE6QG  
lLDZ#'&An  
非常可怕的東西是,夜裡響的雷公。在近鄰有盜賊進來了,若是走到自己家裡,反而嚇昏了,全不知道什麼事情,所以並不覺得了。 b1Kt SRLV  
* x/!i^  
二三二.可靠的事 PsY![CPrW  
m4:c$5  
可靠的事是,有點不舒服的時候,許多的法師在給做祈禱。所愛的人生了病的時節,真是覺得可以倚靠的人,來加勸慰,把精神振作起來。遇到什麼可怕的事情,在兩親的旁邊。 \GFq RRn  
CvIuH=,  
二三三.男人的無情 r@JMf)a]  
9~^k3!>0  
經過盛大的準備,接來了女婿,過了不久的時候,便不來了,後來在什麼重要的地方,與丈人相遇,應當有點難為情吧。 K7$Q .  
3!KyO)8  
有一個男子,做了其時很有權勢的人的女婿,可是只有一個月的工夫,就不再來了,周圍的人就都非常吵鬧議論,女人的乳母什麼人對女婿很加以咒罵,但是到了第二年的正月,這個男子卻任為藏人了。大家都說道: G'iE`4`2  
;/(<yu48  
「真是怪事!在這樣翁婿的關係之下,為什麼卻能升進的呢?」外邊這樣的風聞,恐怕他也是聽見的吧。 f/%Q MhM:  
F4 :#okt  
在六月裡,有人家舉行法華八講,大家都聚集了來聽講,那個做藏人的女婿穿著綾的表褲,蘇枋的外襲,黑半臂,穿的很是漂亮,在被遺棄的女人的車子的鴟尾上邊,幾乎把半臂的帶子都搭上了,那車子裡的女人看了怎樣感想呢?跟車子的人們知道這情形的,無不覺得難為情,就是旁觀的人也都說: UTR`jXCg  
,4H/>yPw  
「真虧他那麼無情的!」後來也都還說著他的事。 eZBC@y  
Q :.i[  
似乎男人是不很懂得什麼難為情,也全不管女人是怎麼感想的。 C l,vBjl h  
eMC^ORdY  
二三四.愛憎 _4oAk @A  
nYyKz Rz  
世間最不愉快的事情,總要算為人家所憎的了。無論怎樣古怪的人,也不會願意自己被憎惡的吧。但是自然的結果,無論在宮中供職的地方,或是在親兄弟中間,也有被人愛的或是不被人愛的,實在這是遺憾的事情。 x8c>2w;6x^  
x|c_(  
在身份高貴的人們不必說了,就是在卑賤的人裡邊,有特別為父母所鍾愛的兒子,人家也加以另眼相看,鄭重待遇。其特別有看重的價值的,那麼鍾愛也不是沒有道理,這樣的小孩有誰覺得不愛的呢?若是別無什麼可取的,正因其是這樣所以特別憐愛,這也因為是父母所以是如此,也是深可感動的。 G;[O~N3n.  
!;d>}iE   
無論是父母,或是主君,以及其他,只是偶然交往的人,總之一切的人都有好意,我想這是最好的事了。 .O(9\3q\  
o"z;k3(i$7  
二三五.論男人 <SOG?Lh~  
. .S3-(xW  
男人這東西,想起來實在是世上少有的,有難以瞭解的心情的東西。棄捨了很是整齊的女人,卻娶了醜女做妻子,這是不可瞭解的事情。在宮廷裡出人的人,以及這樣名家的子弟,本來可以在多數漂亮的女人中間選擇所愛的人;就是身份高貴,看來自己所決難仰攀的人,只要以為是好的,也不妨拼出性命去戀慕的。不然是普通人家的閨女,便是還不曾見過世面的,只聽說是很殊勝,也總想得了來做自己的妻子。但是偏有愛那樣的,便是在女人眼裡也是不好的人,這樣的男子正不知是什麼心情呢。 ^;( dF<?'r  
DTo"{!  
容貌很整齊,性質也很柔順的女人,字寫得很好,歌也做得很有風趣的,寄信給他去,單只是回信回得很漂亮,可是並不理睬她,讓她盡自悲泣著,捨棄了她卻走向別的女人,這種男子實在是很奇怪的。雖然是別人的事情,可是女人也感到公憤,覺得這種舉動很是遺憾。但在男子自己卻毫不覺得責任,沒有對不起的心情的。 n@"<NKzh  
Iw( wT_  
二三六.同情 GVn'p Wg  
;/?w-)n?  
比一切事情更好的,是有同情的事,這在男人不必說了,便是在女人,也是極好的事情。假使極無關係的話,這如用了討厭的口氣說了,就是旁邊聽著的人,也要覺得遺憾。即使不是從心底裡說出來,遇見人家有為難的事,說道:「這太為難了。」聽見什麼可憐的事,說道:「這真是,不知道那人怎麼的心情呢!」本人從別人傳聞聽到這話,要比直接聽見尤為高興。平常總想怎樣想個法子,使得那個人知道,我是十分瞭解他的好意的。那些平素關切,或必然要來訪問的人,其同情乃是當然的事情,便沒有特別覺得怎樣。倒是平常不想到會這樣關懷的人,這樣親切的招呼,更是高興。事情雖然極是容易,卻是實際難以辦到。本來氣質溫和,而且很有才智的人,一般看過去似乎是很少的。但是,這樣的人在世間或者很多,也正是說不定吧。 P(Zj}tGN  
e00 }YWf%  
二三七.說閒話 Ej6ho0_  
*fv BB9raq  
聽見人家說閒話,覺得生氣,這實在是沒有道理的事。有誰能夠什麼都不說呢?本來把自己的事情完全擱起,只顧非難別人,也是本不願意,然而有時候也不能不說。總之說別人家的事不是好事情,又被本人聽見了,又要怨恨也未可知。所以說人閒話不是怎麼好事。還有平常覺得關心的人,說了對他不起,所以也就諒解了忍著不說,假如不然的話,那便大家說笑算了。 $_TS]~y4}  
=mPe wx'  
二三八.人的容貌 aBG^Xhx  
i|AWaG)  
人的容貌中間,有特別覺得美觀的部分,每次看見,都覺得這是很美,甚是難得。圖畫什麼看見過幾次,就不很引人注目了。身邊立著的屏風上的繪畫什麼,即使非常漂亮,也並不想再看。但是人的容貌,卻是很有意思的事。便是不大精巧的傢俱中間,也總會一點是值得注目的地方。難看的容貌也正是同樣的道理,但是因此覺得聊以自慰的人,那就很是可憐的吧。 "-X8  
^-- R#$X  
二三九.高興的事 \7*|u  
glU9A39qx?  
高興的事是,自己所沒有看到的小說還有許多,又看了第一卷,非常想繼續著看,現在見到了第二卷,這是很高興的事。但是這很拙劣,看了很是掃興的事也是有的。 HpIi-Es7C  
.B2e$`s$  
拾得人家撕碎拋棄了的書信來讀,看見上面有連續的好些文句。做了一個夢,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正是害怕,心裡驚跳著的時候,據占夢的判斷為沒有什麼關係,這實在很是高興。 w~crj$UM  
7p':a)  
在高貴的人的面前,許多女官都待候著,正在講以前有過的事,或是現今聽說世間種種的事情,說著話的時候眼睛卻看著我這邊,這是很高興的事。 8L/XZ)  
_<c}iZv@  
在遠隔的地方那是不必說了,就是同在京都裡面,自己所頂為看重的人聽說是有病,怎麼樣了,怎麼樣了呢,老是惦念著的時候,得到來信說是痊癒了,很是高興。自己所愛的人給人家所稱讚,又為高貴的人所賞識,說不是尋常的人,也是高興的事。 oPbziB8  
awQGu,<N  
在什麼時節所做的和歌,或是與人家應酬的歌,在世間流傳為人家所稱讚,或者寫入筆記什麼裡去。這雖然不是自己所經驗的事,但是也想像得到是很高興的。 ph!h8@e  
N;>s|ET  
並不怎麼熟習的人說出一句古歌或者故事,當時不好問,後來由別人問明白了,覺得很是高興。隨後在什麼書本裡面看到了,這是很偷快的,心想原來是出在這裡麼,更覺得當初說這話的人很有意思了。 zq?xY`E  
@" umY-1f  
陸奧地方的檀皮紙,白色的紙,或者只是普通的雪白的紙,得到手裡,很是高興。在才情學問都很高而自己看了很慚愧的人面前,問到和歌的上下句,忽然的想了起來,就是自己的事也很是高興。即使是平常記得的事,到得人家問到的時候,偏是完全忘了,這樣的時候居多。急忙的尋找什麼時,忽而見到,也是可喜的。現在就要看的書,怎麼也找不著,把種種的東西都翻遍了,好容易才算找到,這實在是高興的事。 :Y9/} b{  
"{t]~urLd  
在百物比賽,及其他賭輸贏的事情上面,得了勝利,這怎能不高興呢?還有暗算那很是自負,得意揚揚的人,也是高興的事。贏了女人們那不算什麼,要使男子上當那更有意思。這事情那對手必定要還報的,時常要警戒著,這種心情也很愉快,那邊的人又或是裝得很是坦然,似乎沒有想著什麼,叫這邊不防備,那也是很好玩的。 =1,1}OucP  
AS;qJ)JfzQ  
平常覺得可憎的人,遇著了不幸的事,雖然這樣想是罪過,但是覺得很可喜的。 #k`gm)|  
d)acWF\  
新作木梳,很精緻的做好了,也覺得是高興。無論什麼,凡是關於所愛的人,比自己的事,更是高興。 M6Np!0G  
kV4Oq.E  
在中宮的御前,女官們侍候著,房間裡沒有空地,我那時剛才進去供職,在稍為離得遠的柱子邊坐著,中宮卻看見了,說道: y1Z>{SDiq  
*vuI'EbM  
「到這邊來吧。」女官們讓出路來給我,將我召到御旁去了,這件事想起來也是很高興的。 h@G~' \8t  
1(IZ,*i  
二四○.紙張與坐席 A?!RF7v  
/u4RZ|&as  
在中宮面前,許多女官們待候著,談著閒天的時候,我曾說道: JpC=ACF  
^rVHaI  
「世間的事儘是叫人生氣,老是憂鬱著,覺得沒有生活下去的意思,心想不如索性隱到哪裡去倒好。那時如能有普通的紙,極其白淨的,好的筆,白的色紙,或是陸奧的枟紙得到手,就覺得在這樣的世間也還可以住得下去。又有那高麗緣的坐席,草蓆青青的,緣邊的花紋白地黑文,鮮明的顯現,攤開來看時,不知怎麼的,總覺得這個世間也還不是就放棄得,便不免連性命也有點愛情了。」這樣說了,中宮就笑著說道: x:MwM?  
hi!A9T3%}M  
「這真是,因了很無聊的事,就可以得到慰藉的了。那麼棄老山的月亮,究竟是怎樣的人看的呢?」伺候的女官們也都說道: KBB)xez8  
QGuqV8 y0  
「這倒是很簡易的長生的方法呀。」 dzOco)y  
5FR#CQ  
以後過了好些日子,因為有點事情感到煩惱,退出在自己的家裡的時候,中宮賜給我很好的紙二十帖,並且傳話道: ?) y}HF  
o`c+eMwr(  
「早點進宮來吧。」又說道: P#hRqETw  
}eVDe(7_  
「這紙是因為想起從前曾經說過的話,所以給你的,因為不是很好的紙,或者不能書寫《壽命經》,也說不定。」這樣的說,實在很是有意思。連我自己也幾乎完全忘記了的事,中宮卻還是記憶著,這就是在普通的人。能夠這樣,也是怪有意思的,何況這是出於中宮,自然更是感謝不盡了。因為喜歡,心也亂了,覺得不曉得怎麼樣說的好,只寫了一首和歌道: Jai]z  
f)_<Ih\/7_  
「提起來也是惶恐的 c-hc.i}!  
tkV[^OeU>  
神明的靈驗, \{<ml n  
*1v3x:pQ'  
我就將成為鶴齡了吧。 4;~xRg;u&*  
)X#$G?|Hn  
那麼,這未免活的太久了吧,請把這話代為啟上。」這樣寫了送了上去。這是台盤所的女官送信來的,把一件青的單衣給她作為贈物,打發她去了之後,就將那紙訂成冊子,非常覺得高興,把這幾時的煩悶的心情也消遣開了,心裡也很是愉快。 {>9<H]cSP  
: [?7,/w  
經過了兩天之後,有個穿紅衣的男人,拿了坐席進來了,說道: 1iqgTi>  
V-%jSe<  
「把這個進上吧。」使女出去問道: XX1Iw {o9:  
AdF[>Wv  
「你是誰呀?好不客氣。」粗率的說,那男子放下了就走了。我問道: wdgC{W Gl  
gl6*bB=  
「從哪裡來的呢?」回答道: 0 Pa\:^/6  
,U/ZG|=v  
「已經回去了。」拿了進來看時,乃是特別的人使用的所謂「御座」做成的坐席,用高麗緣沿邊,很是漂亮。心想這是從中宮來的吧,可是因為不能確定,叫人去找尋送來的那男子,卻已經走掉了。大家覺得奇怪,互相談論著,只是使者已經不在,那也沒有辦法。假如地方送錯了的話,那自然會得再來的。想去試問中宮近旁的人來著,但是此外還有誰是這樣好事的人呢,一定出於她的指示,這是很好玩的事。 7w{>bYP  
{` Lem  
過了兩天沒有什麼消息,但是事情卻是更沒有疑問了。我對女官左京君說道: t)O$W   
/8i3I5*  
「有這麼的一回事,請你看一下有這樣子形跡麼?希望你秘密的告訴我。如果沒有這樣的事,就請把我說的這番話,也不要洩漏出去吧。」回答說道: W0&NX`m  
8[Ssrk  
「這實在是中宮極秘密的教做的事。千萬不要說是我所說的,日後也請保守著秘密。」固然不出所料,想起來很是有意思,寫了一封信,偷偷的叫人去放在宮裡的欄杆上邊,可是因為送信的人有點慌張,從欄杆上拂落,掉落在台階底下了。 *"\QR>n   
tONX<rA|]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二四一.二條宮 a`5ODW+  
`{fqnNJE  
二月十日,關白公在法興院的積善寺的大殿裡,舉行一切經供養。女院和中宮都要前去,所以在二月初一左右,中宮先搬到二院宮裡去。那時已是夜深了,很是渴睡了,什麼也沒有看清。到了次日早晨,太陽很明亮的照著,這才起來看時,宮殿新建,佈置得很有意思,連御簾也好像是昨日新掛似的。房內一切裝飾,獅子狛犬等東西也不知什麼時候擺好的,看了很覺得有興趣。有一棵一丈多高的櫻花,花開得很茂盛,在台階的左近,心想這花開的很早呀,現在還正是梅花的時節呢。再一看時,乃知道實在是像生花。一切的花的顏色光澤,全然和真的一樣,真不知道是怎樣費事的做成的呵。可是一下了雨,就怕要褪色凋謝了,想起來可惜得很。這裡原是有許多小房子,拆去了,新建的,所以到現在沒有什麼可以觀賞的樹木。可是構造都是宮殿的樣式,覺得很是親近,而且很是優雅。 QC.WR'.  
2SU G/-P#  
關白公就過來了。著了藍灰色的平織的縛腳褲,櫻花的直衣,底下襯著紅色下衣三重,外面就穿著直衣。中宮以及女官們都穿著紅梅的濃色或是淡色的織物,平織和花綾的種種的服裝,真是應有盡有,光輝燦爛的,唐衣是嫩綠的,柳色或是紅梅。關白公坐下在中宮的前面,說些閒話,中宮的回答非常的漂亮,我在旁看著,真想怎麼使得平常的人窺見一點兒這才好呢。關白公看著女官們說道: !!&H'XEJV  
~k+"!'1  
「中宮不知道是怎麼的想呢。在這裡這樣排列著許多的美人,那麼的看著,真是可羨慕得很哪。一個都沒有稍差的,而且又都是名門的閨女,真是了不得的事,要好好待遇她們才對呢。可是大家是不是瞭解這中宮的性情,所以來到這裡的麼?她是多麼吝嗇的一位中宮,我自從她誕生以後,一直很用心的伏待她,但是把舊衣服賞我一件的事情,一回都不曾有過。這聽去好像是說背後的壞話哩。」這樣的說玩笑的話,在那裡的女官們都笑了。 yrO'15TB  
 bW<_K9"  
「這是真話。當我作傻子看,這樣的笑了,實在是羞得很。」說著話的時候,有使者從宮裡來了,這是式部丞某人奉命而來。大納言接了書簡上來,交給關白公,解了下來說道: _z\oDd`'  
ZT4._|2  
「信裡的話倒很想看一看呢。假如得到許可,真想打開來看哩。」雖是這樣說,又說道: LW?] ~|  
6[wej$ u  
「似乎不合適,而且也惶恐得很。」便拿來送給中宮了。中宮接到了,可是並沒有立即開封的樣子,這種從容應付的態度,實在是很難得的。一個女宮從御簾裡將坐墊給御使送了出來,還有三四個女官並坐在幾帳旁邊。關白公說道: j/3827jw=  
H:#b(&qw2  
「且到那邊去,給御使準備出禮物來吧。」說完站起身來,中宮才打開書簡來看。回信是用了同御衣一樣顏色的紅梅的紙所寫,那兩種顏色互相映發是怎樣的艷麗,不曾在旁看著的人,是萬想像不來的,想起來實是遺憾。今天說是特別的,從關白公方面給御使發給贈品。這是女人的服裝,外添一件紅梅的細長。準備好了杯盞,原想請御使喝醉了去,但是那使者對大納言說道: =DvFY]9{  
`/f9 mn  
「今天是有很重要的職務來的,所以請特別免賜了吧。」這樣的說,就退去了。 yl'~H;su  
( ssH=a  
關白公的女公子們都很漂亮的妝飾著,紅梅的衣服互相競賽,各不相下,其中第三人是御匣殿,看去身材要比那第二女公子為高大,似乎說像是夫人更為適當了。關自夫人也來了。旁邊放著幾帳,不和新來的女官們見面,覺得很有點無聊。 7I@9v=xV  
-_B*~M/vV`  
女官們聚集攏來,商議在供養的當日穿什麼衣服,拿什麼扇子的事。其中也有似乎賭氣的說道: BY0|exW  
"W@XP+POAY  
「像我這樣算得什麼,反正只穿現成的就是了。」人家便批評她說道: PW%1xHLfk  
; XG]Q<S\  
「這照例說那老話的人。」便都有點討厭她。到了夜間,有許多人退回自己的家裡去,但是這是因為準備服裝的事,也不好挽留得她們。 %[w Tz$S"  
b^ sb]bZW  
關白夫人每天都來,夜間也住在那裡。女公子們也都來了,所以中宮的身邊十分的熱鬧。天皇的御使也每日到來。 V&i2L.{G)  
tz4 ]hF  
其二偷花的賊 m'x;,xfY&F  
MBw-*K'?zB  
那殿前的櫻花,因為本來是造花的緣故,所以顏色不但沒有變得更好,日光曬著更顯得凋萎的樣子,看了很是掃興,若是遇見落過雨的早晨,尤其不成樣子了。我很早的起來,想起前人的歌詞,說道: qX#MV>1  
3[IJhR[  
「這比起哭了離別的臉來,很有遜色呀。」中宮聽見了說道: z[nS$]u  
1(#;&:$`i  
「那麼說,昨天夜裡似乎聽見下雨了,櫻花不曉得怎麼樣了呢?」出驚的詢問。 F9"w6;hh  
0(_l|PScF  
從關白公那邊來了許多從者和家人,走到花的底下,就把樹拉倒了,說道: h[Gg}N!  
)/t?!T.[  
「上頭吩咐,偷偷的前去,要在還黑暗的時候收拾了。現在天已經大亮。這真是糟了。快點吧,快點吧。」忙著拔樹,看了也覺得很有意思,要是懂得風流的人,很想問他一聲,可不是想起做那「要說便說吧」的歌的兼澄來了麼,但是我不曾這樣問,只是說道: /pp1~r.s?>  
6I_Hd>4  
「那偷花的人是誰呀?那是很不行的哪!」笑了起來,那些人拉了櫻花的樹,逕自逃去了。到底關白公是瞭解風流的人,如隨它下去,那麼造花被雨所濕了,纏在枝間,那是多麼難看的事呀,我這樣想就走進屋裡來了。 zBf-8]"^  
*5%*|>  
掃部司的女官來了,打開了格子,由主殿司的女官清掃完了之後,中宮這才起來,一看花沒有了,便問道: <4F7@q, V  
<ZrFOb  
「啊,怪事,那花到哪裡去了呢?」又說道: ^f0(aYWx  
:3gFHBFDj  
「早上,聽見有人說偷花的人,以為是稍為折幾枝去罷了。這是誰幹的事呢?有人看見了麼?」我回答道: W -3w7^  
3KR2TcT#{  
「看是沒有看見。因為天色還是黑暗,不很看得清楚,只看見彷彿有穿白色衣服的人,猜想是來拗花的,所以問了一聲。」中宮說道: 02;f2;I  
#i'C  
「便是來偷花,也不會這樣全部拿走的。這大概是父親給隱藏了吧。」說著笑了。我說道: Gsx^j?  
::^qy^n  
「不見得是這樣吧。恐怕是春風的緣故,也說不定。」中宮說道: `2 %eDFZ  
B J:E,P`_  
「這是你想這樣說,所以把真情隱瞞過了。這並不是誰偷去的,乃是雨下了又下,花也都壞了吧。」這樣敏捷的機智,雖然不是珍奇的事,可是也是很漂亮的。 _+ R_ms  
XR=c 8f  
關白公到來了,覺得早上睡起的臉,不是時候的給他看見了不大好,就躲進裡邊去了。關白公來了就說道: fb=$<0Ocj  
f!R^;'a  
「那花說是不見了。怎麼會得這樣的被人偷去了的呢?女官們真是睡的好香哪,說是不曾知道呀。」似乎是很出驚的樣子。我就輕輕的說道: Ai_|)  
HBGA lZ  
「那麼,也是比我們更早的知道這件事的了。」卻是很敏捷的就被聽到了,說道: C{^@.8:  
I/|n ma/ $  
「我想大抵是這樣的吧。別的人是不會覺到的,除非是宰相君或是你,才能曉得。」說著大笑了。中宮也說道: "KwKO8f  
ej+!|97M  
「但是那件事,少納言卻推給春風去了。」說著微微的笑,這樣子十分的漂亮。以後對著父親說道: #_d%hr~d  
)lZb=t  
「這是給春風說的謊話,現今是山田都要插秧的時節了。」引用古歌來說話,實在是非常優雅有趣。關白公說道: 6]M(ElV1H  
qz95)  
「總之,很是遺憾,被人家當場發見了,雖然我當初是怎麼的告誡他們的,我們家裡有那麼樣的笨人嘛。」又說道: p#).;\M   
I<O$);DV'  
「漫然的說出春風,那也真是說得好呀。」便又吟誦那首歌。中宮說道: {Sf[<I  
L7$f01*  
「就是只當作平常的說話,也是巧妙得很。但是今天早上那情形,那一定是很有意思的吧。」說著笑了。小若君說道: hk?i0#7W  
Tv#d>ZSD  
「那麼這是她,早已看見了,說被雨淋濕了,『這是花的丟臉的事』。」自己很懊悔沒有能夠看見,這也是很有意思的。 j|8!gW  
4$, W\d  
其三花心開未 'MX|=K!C  
ZRc^}5}WA  
經過了八九日光景,我將要退還私第,中宮便說道: af6<w.i  
{ByKTx &  
「且等日子近一點再走吧。」可是我仍是回來了。後來比平常更是晴朗的中午,中宮寄給信來道: kk CoOTe&  
e= ",58  
「花心開未,如何?」我回答道: Vs&Ul6@N  
'jd fUB  
「秋天雖然未到,現在卻想一夜九回的進去呢。」 ?PST.+l  
vq&u19iP  
其四乘車的紛擾 R rtr\ a  
;Eer  
在當初中宮出發往二條宮去的那天晚上,車子很是雜亂,大家都爭先的乘車,非常嘈雜,覺得討厭,便同三個要好的友人說道: [2P6XoI#  
2e9.U/9  
「這樣吵鬧的乘車,好像賀茂祭回來時候那樣子,彷彿擁擠得要跌倒了似的,真是難看得很。就這樣任憑它去好吧,如果沒有車坐,不能進去,中宮知道了,自然會得撥給別的車子的。」大家說笑著,站在那裡觀看,女官們都擠作一塊,慌忙地乘車完了的時候,中宮職的官員在旁邊說道: 8{i O#C  
9(J,&)J  
「就是這些了麼?」我們答應道: x[)-h/&Fh  
LL#REK|lm8  
「這裡還有人呢。」官員走近了來問道: NI s7v  
4}H+hk8-  
「那都是誰呀?」又道: HA0!>_I dC  
7]rIq\bM  
「真正是怪事。以為都已經上了車了,怎麼還有這些人沒有坐呢。這回本來是預備給御膳房的采女們剛坐的。實在是出於意外的事。」似乎是很出驚,使將車子駛近前來。我說道: ~0CNCP  
{uwPP2YD,  
「那麼,請先給那預定的人們坐了吧。我們便是在下一次的也罷。」中宮職的官員昕到了,便說道: N+UBXhh  
;`Wh^Qgi  
「哪裡話,請不要再彆扭了吧。」這樣說了,我們也就坐上了車。這的確是預備給膳房的人乘用的車子,火把也很是黑暗,覺得很陰鬱的,這樣的到了二條宮。 C1SCV^#  
S"G`j!m1  
中宮的御輿卻早已到著,房屋的設備也已齊備,中宮就坐在裡邊,說道: >4&s7][Q|  
$3c9iVK~_  
「叫少納言到這裡來。」於是右京和小左近兩個年輕的女官,向到來的人們查看,可是沒有。女官們下車,一車四個人都一塊兒到中宮面前伺候,不見有我們到來,中宮說道: dKJ-{LV  
e/b | sl  
「真奇怪了。沒有麼,那麼為什麼不見的呢?」我卻全然不知道,直到全部下車之後,才給右京她們所發見了,說道: ,I H~  
5n1`$T.WG  
「中宮那麼盼切的詢問,為什麼這樣遲來的呢?」說著連忙帶往御前去,一看那裡的情形,彷彿是長年住慣了的模樣,覺得很有意思。中宮說道: lnK  
')~V=F  
「為什麼無論怎麼尋找,都沒有找到的呢?」我不知道怎麼說好,同車來的人答道: r-L& ee   
_^(1Qb[  
「這是沒有法子。我們坐了最後的車子,怎麼能早到來呢?而且這也是坐不上車,是御膳房的人看得有點對不起,特為讓給我們坐的。天色也暗了,真是心裡發慌得很。」笑著這樣的說。中宮說道: M?('VOy)  
b&_Ifx_YF  
「這是辦事的人員做得不對。你們又為什麼不說的呢?情形不熟悉的人,表示謹慎這也罷了,右衛門她們說一聲,豈不好呢。」右衛門答道: '^[+]  
o90g;Vog  
「雖是如此說,可是我們怎麼能夠搶先的走呢?」這麼說了,在旁邊的女官們一定聽了會得怨恨的吧。中宮說道: \ERxr   
[qRww]g;P|  
「亂七八糟的,這樣的上車,真是不成樣子。這要有秩序先後,才是對呀。」中宮的樣子似乎很是不高興。我便說道: ETL7|C"  
3*%+NQIj  
「這大概是因為我在私室的期間太久了,大家有點急不及待,所以爭先上去的吧。」把這場面彌縫過去了。 JCZ&TK  
ecp0 hG`%  
-n$hm+S  
二四二.積善寺 l8ZzKb-  
*u4h+P  
明日在積善寺供養一切經,我在前夜便進宮去了。到了南院的北廂,向裡邊一張看,見有高燈台上點著燈,兩個三個或是四個親近的同僚,用了屏風隔開,或用幾帳間隔著,正在談話。又或不是談天,也多數聚集攏來,釘綴衣裳,或縫腰帶,又裝飾容貌,那更不必說了;也有整理頭髮的,好像今天最要緊,後來就不管怎麼都沒有什麼關係了。 a&3pPfC  
~]CQ DR:  
「聽說明晨寅時,中宮就要出發了。怎麼還能不來呢?還有人來打聽,說把扇子送給你哩。」有人這樣的告訴我,我心裡想道:  `xpU  
>j|.pi  
「當真的麼?在寅時就走麼?」這樣想著一面準備裝束,過了一會天就亮了,太陽也就升上來了。 %lNv?sWb  
iJ42` 51  
在西邊的對殿的廊下乘車出發,所以大家都聚攏到渡殿那邊來,有些才進宮來的女官們,都表示著謹慎。關白公便住在西邊的對殿裡,中宮也在那裡,說要看著女官們乘車出發的樣子,所以在御簾內有中宮,和她的妹子淑景捨,第三第四的女公子,關白夫人和她的妹子,一總共是六位,並排的站著。車子的左右是大納言和三位中將這兩位,揭開車子的簾子,放下車帷,來幫助女官們乘車。要是大家一起聚集了上車,那麼也可以隱藏的地方,現在乃是四個人一車,按照名單,一一點名上車,走上去時實在覺得為難,似乎一切都顯現在人的眼前,很是難為情。在御簾內的各位,特別是中宮,看見自己這樣難看的樣子,更是難受,覺得遍身流出汗來,整理得很好的頭髮,似乎也都直豎了起來。好容易在那裡走過了,這回是在車子旁邊,看見大納言和三位中將兩位叫人很難為情的。非常俊秀的姿容,微笑的看著,覺得害羞,將要昏過去的樣子。可是並沒有暈倒,終於走到車子那裡,雖然覺得是沒有一個人不是變了臉色的,但是全部總算都上了車,把車子拉出到二條的大路上,將車轍都擁在架子上面,像是觀覽車那麼排列停著,實在是很有意思的。心想別人看見,也一定覺得漂亮吧,想著不禁心裡興奮起來。四位五位六位的人很多進進出出的,有的來回到車子旁邊,裝模作樣的來說話。 vEgJmHv;  
euhZ4+  
最先是迎接女院的行幸,關白公以下,凡殿上人和地下人都到來了。女院過去之後,隨後中宮出發,大家都等待得很焦急,太陽已經升上來了,中宮這才通過。女院的行列總共有車十五輛,其中有四輛是尼僧的車。第一輛是女院御用的唐車,隨即接著尼姑的車子,車後邊露出水晶的數珠,淡墨色的袈裟和法服,很是漂亮,車簾也不捲起,車帷是淡紫色的,下底稍為濃一點。其次是普通女官的車十輛,櫻花的唐衣,淡紫色的下裳,打衣全是紅色的,和生絹的外衣,也很顯得艷麗。太陽明朗的照著,天空中橫亙著淺綠的彩霞,與女官們的服裝相映發,覺得漂亮的錦繡川要比種種顏色的唐衣更是鮮艷,無可比喻。 d<Ggw#}:m  
5 c5oSy+  
關白公和他的幾位兄弟,全都到了,過來招呼著,真是非常的漂亮,大家看這情形,很是讚歎。中宮這邊的車子共有二十輛,也是這樣排列著,由別的方面看來,想必也是很有意思的吧。 a"N4~?US  
:W b j\  
這回不知道中宮是什麼時候出發,大家等得很久,又不曉得為什麼這樣的遲呢,心裡著急,好容易看見有采女八個人騎了馬,牽著出來了。青色末濃的下裳,裙帶和領巾,在風中飄著,看著很有意思。名叫豐前的采女乃是醫師重雅的妻子,她穿著蒲桃染的錦綺的縛腳褲,有點特別的樣子,山井大納言笑著說道: JgHM?AWg|  
`N5|Ho*C  
「重雅是許可使用禁色的哪。」 \u&_sBLKV  
iq*A("pU  
大家都乘了車,排作一列,這時候中宮的御輿乃出發了。看了女院的行列覺得很漂亮。可是同這又不能相比。朝陽明朗的照著,輿上的蔥花寶珠顯得非常輝煌,車帷的色澤也更是鮮艷。御輿四角的纖拉著,車帷微微的動搖,看著這情形真是非常興奮,連頭髮都直豎起來,覺得並不是什麼假話,以後頭髮稀薄的人,或者要以此為口實吧。說自從頭髮直豎之後這就不行了。看了出驚,還是說不盡,簡直可以說是莊嚴了,想到自己怎麼會在這樣的人旁邊供職,也就覺得是了不起了。御輿過去之後,卸下來放在架子上的車子,再駕好了牛,跟著御輿前進,這時候心裡的偷快真是難以言語形容的。 lj&>cScC  
iK x+6v  
其二瞻仰法會 7 {nl..`  
ud yAP>  
到了積善寺,在大門的地方奏起高麗和唐土的音樂,還有獅子拍犬的舞,笙的音與大鼓的聲,聽得出了神,覺得這是到什麼佛國來了麼,聽著音樂彷彿是升到天空上去的樣子了。走進門內,有種種顏色織錦的帳幕,簾子青青的掛著,四面圍著帷幕,覺得這簡直不像平常人世了。車子拉近中宮的看台的時候,這裡也是剛才的那兩位站著,說道: Q{%HW4lg  
'nmYB:&!  
「請早點下來吧。」在乘車的時候,還是那麼害羞,現在更是明亮,在大庭廣眾之中,自然更是遲疑了。大納言是堂堂端整而且非常瀟灑的姿態,將下襲的衣裙拖得很長,顯得地方都狹窄了,揭起車簾來說道: u'; 9zk/$  
apgR[=Oy  
「請快點下來。」添了假髮,整理好好的頭髮,在唐衣裡邊鼓得高高的,卻已恐怕弄得不成樣子,而且連毛髮的黑黃顏色也都看得清楚,真很是討厭,不能立即下來。大納言又說道: ' eh }t  
YQcaWd(  
「請先從後邊坐著的人下來吧。」那人也是同樣的意思吧,便說道: Sc]G7_  
s (K SN/  
「請你站開一點兒。這樣惶恐得很哪。」大納言笑著說道: "8"aYD_  
+H28F_ #  
「又是害羞了。」便走到原來的地方去了。好容易我們都下了車,又來到近旁,說道: uovv">Uw  
X6",Xr! {  
「中宮說,瞞過了致孝他們,叫他們下車來吧。所以我是這麼的在車邊等候,真是不會體諒人的意思。」便幫助我們下了車,帶到中宮的面前來了。中宮那樣的說,她的意思實在是很可感謝的。 }f]Y^>-Ux  
xEp?|Q$  
到了御前,有先下車的女官在觀覽方便的地方,八個人在一塊兒。中宮是在大約一尺多,二尺高的板廊上面。大納言說道: pL5cw=  
BVw2skOT  
「不叫人家看見,將少納言她們帶到這裡來了。」中宮問道: z#^fS |  
GtVT^u_   
「在哪裡呢?」說著到幾帳的這邊來了。還是穿著普通的唐衣,已經是非常的漂亮,再加上紅色的打衣,尤其是美麗。裡邊是唐縷的柳色御褂,蒲桃染的五重衣服,赤色的唐衣,白地印花的唐土的羅紗,和印有金銀泥的細畫的下裳,重疊的穿著,其色澤的艷麗,簡直無可比喻。中宮問道: j uA@"SG  
um.ZAS_kmc  
「你們看我的樣子怎麼樣呢?」我回答道: DYf QlA  
Dvg'  
「非常的好。」要用言語來形容,其實也只是極平常的話罷了。中宮又說道: LJeq{Z  
dn h qg3Y  
「等待得很久吧。那是因為中宮大夫,在那陪伴著女院時所穿的襯衣,給人家看見過,現在再穿同樣的衣服,覺得不大好,所以叫縫置別一套襯衣,因此遲了。那才真是愛漂亮呢。」說著笑了。 a j?ZVa6  
`Am|9LOT  
這時天氣晴朗,更顯得姿容的漂亮異於平時,頭髮在額上捲起,插著釵子的地方,顯明的看得出分界,略為偏一點兒,這姿容的美麗真是說不盡的。 Yv1yRoDv  
c6jVx_tt.  
三尺的幾帳一雙,交錯的安放著,作為與女官們的間隔,在這後邊橫放著一張坐席,鋪在板廊上面,有關白公的叔父兵衛督忠君的女兒中納言君和富小路右大臣的孫女宰相君兩個人,在中宮旁邊坐著觀看。 |7 K>`  
mdbi@ms@  
中宮四邊看了一下,說道: ]*MVC/R,  
Xn~\Vb  
「宰相你到那邊,大家所在的地方去看去吧。」宰相君瞭解中宮的意思,便說道: ePq(.o  
]1zud  
「這裡也很可以容得三個人看吧。」中宮說道: _E8Cvaob  
#*w)rGkU2  
「那麼好吧。」就把我叫了上去。其他在下邊的女官們笑說道:  Pw +nO  
$%'3w~h`  
「這好像許可升殿的小舍人的那樣子哩。」別的人又說道: Uey'c1  
%.$7-+:7A  
「那是為的叫人發笑,所以這樣做的吧?」又一個人說道: ).(y#zJ7P  
cgQ6b.  
「那有如跟馬的小使吧!」人家這樣的說冷話,便因為我到上邊去看法事,是很有面子的事呵。我自己講這話,有點近於自己吹噓,又使得上頭的人給人看輕,把我無樣無聊的人那麼看得起,讓世間去講閒話,很對不起上邊,實在很是惶恐。但是這乃是事實,所以也是沒有法子。總之,這在自己實是過分的事情了。 1TGRIe)  
\i%mokfbc  
女院的看台和別的各人的看台,四面看來都是很好的眺望。關白公首先到了女院的看台那裡去,隨後再到這邊來。同來的有大納言等兩位,還有三位中將在近衛的衛所,背著弓箭武器,樣子非常相配。此外殿上人,四位五位的官員,有許多人陪伴著。 wTIOCj  
aCFO ]  
關白公走進來的時候,女官們全部直至御匣殿,都穿著唐衣和下裳,關白夫人在裳的上邊,獨穿著小褂。關自公看了說道: UG48g}  
e [3sWv  
「這簡直同繪畫裡的模樣一般哪。自此以後,不要說今日頂好了也罷。三四君兩位,來給中宮脫去那御裳吧。因為這裡的主君,乃是中宮嘛。在看台的前面,設了近衛的陣,這決不是尋常的事情呀。」說著高興得流下淚來。看著的人也都像是要落下淚來的樣子,這也是難怪的。關白公看見我穿的櫻花五重唐衣,說道: )1Os+0az  
^zO%O653  
「法衣剛才缺少一領,急忙中很是著急,拿這借用了豈不是好。但是這或者倒是用法衣裁成的,那也說不定吧。」這樣的說,這回使得大家都笑了。大納言坐在稍為遠一點的地方,但是聽到了這話,說道: 8BhLO.(<O  
T8JM4F  
「那或是借的清僧都的衣服吧?」這一句話,也是很有意 @c,}\"(  
j/5>zS  
思的。 ;``*]tY$  
I1=YSi;A  
所說的僧都穿著赤色的羅的衣服,外加紫色的架裝,極淡的紫色的襯衣和縛腳褲,頭剃光得青青的,像是地藏菩薩的樣子,混雜在女官們中間走著,煞是好玩的事。大家笑著說道: 41>Bm*if  
"Nj(0&  
「僧都在僧綱中威儀具足,但是在女官隊裡,很不雅觀呀。」 TD].*9  
GeWB"(t  
有人從父親大納言那裡,帶了松君來了。穿了蒲桃染織物的直衣,深色的綾的打過的內衣,和紅梅的織物等,照例有四位五位的許多人陪待著。有女宮來抱到看台裡去了,隨後不曉得有什麼不如意的事,便大聲哭叫起來,這也使得更加添了一番熱鬧。 [@U8&W  
F7^8Ej9*a  
法事開始了,把一切經裝人紅的蓮花裡,一朵花裡一卷經,由僧俗,公卿,殿上人,地下的六位,其他無論何人,都捧著走過去,實在非常尊嚴。隨後是大行道,導師走來,舉行回向,稍為等待舞樂就開始了。整天的觀看著,眼睛也疲勞了,很覺得苦。天皇的御使五位藏人到來了。在看台前邊架起胡床來,坐著的樣子,的確顯得很是像樣的。 /D`M?nD7  
fU@}]&  
其三盛會之後 "8ILV`[  
mz1Xk ]nE  
到了夜裡,式部丞則理到來了,傳諭道: j_&/^-;e  
}n 6BI}n  
「天皇的旨意,叫中宮今晚就進宮去,並令則理陪去。」因此他自己也便不回去了。中宮說道: Vt n$*ML  
}-zx4<4BH  
「可是也得先回二條宮去。」雖是這樣說,又有藏人弁來到,對於關白公也有書信勸駕。中宮乃說道: {nryAXK  
(y~da~  
「那麼就遵諭辦理吧。」便進宮去了。 E_ mgYW*5  
4`Fbl]Q   
從女院的看台方面,也有信來,引用古歌《千賀的鹽灶》的話,對於不能會面的事,表示遺憾,還送來很好的水果等物,這邊也有回贈的東西,這實在是很漂亮的。 ?\c*DNM'  
P_b00",S  
法會完了,女院回去了,女院供職的人和一半的公卿都奉陪了同去。女官們的從者也不知道中宮已經進宮去了,還以為是回二條宮裡,便都往那邊去,無論哪樣等候,仍不見主人們的到來,夜已經很深了。進宮去了的女官們心想從者們會得拿直宿用衣類來的吧,可是等著也並不見到來。穿著新的衣裳,身上也不服帖,天氣又寒冷,喃喃的生著氣,可是沒有什麼用處。第二天早上,從者們來了,對他們說道: :=~([oSNW"  
z` gR*+  
「為什麼這樣的不留心的呢?」說的辯解的話也是很有道理的。 jfgAI7;b  
*K0CUir|  
法會的第二天,下起雨來了,關白公說道: BBy/b c!  
qW7S<ouh  
「這樣就很可以證明我前世的善根了。你以為是怎麼樣呢?」這樣的對中宮說,可見他是怎麼的安心滿意了。 =;c? 6{<1  
c+-L>dsss  
二四三.可尊重的東西 B||^ sRMX  
Wu:vO2aw8  
可尊重的東西是,《九條錫杖經》念佛的回向文。 CI$F#j  
uoaF(F-  
二四四.歌謠 n4(w?,w }  
?2_u/x  
歌謠是,杉樹立著的門。神樂歌也很有意思的。今樣節奏很長而有曲折的。又風俗歌唱得很好的,也有意思。 PFUb\AY  
` n@[=l~  
二四五.縛腳褲 m\"M`o B  
ZJ=-cE2n  
縛腳褲是,濃紫色的。嫩綠色的。夏天是二藍的。天氣頂熱的時候,蟬翼色的也是很涼爽的。 A9p$5jt7  
*ZKfyn$+~  
二四六.狩衣 3L=vsvO4  
Pt";f  
狩衣是,淡的香染的。白色的。帛紗的赤色的。松葉色的。青葉色的。櫻色,柳色,又青的,和藤花色的。男人穿的,無論哪一樣顏色都好。 3$(1LN  
VAsaJ`vcb  
二四七.單衣 `<b 3e(A  
FL/@e$AK  
單衣是,白色的。正式服裝的時候,還是穿紅色的一重的日衣為佳,雖說是白色的好,可是穿了顏色發黃了的單衣,也實在不成樣子。也很有穿練色的衣服的人,但單衣總是白色的,無論男女穿了都覺得像樣。 a^,6[  
m%qah>11  
二四八.關於言語 .px*.e s  
cr27q6_  
把一句文字裡的發音,讀得錯誤,這是很不好的。只憑著一個字的發音,能使得這句話變成很是高雅的,或是很下流的,這是什麼道理呢?在我這樣想的人,可是自己本身,特別說話來得高雅,也未必然。這是憑了什麼來判斷,哪個是好,哪個是不好呢?但是這在別人這也罷了。不過我自己總是這麼的想。例如說什麼話,說「我要做什麼事」,或者「要說什麼」,往往將動詞的那個指定助詞略去,那就是不行的。若是寫成文章,那是不行更不必說了。若是小說裡用了這樣不行的寫法,作品本身就成為問題,連作者這人也要受到輕蔑了。假如在抄寫的時候,旁邊要注著「訂正」,或者「原本如此」等文句,這是覺得很可惜的。有人把「一輛車子」說成「一個車子」的。至於將「求」字讀若「認」字的,更是常見了。有些男子,將這些怪話故意的不加訂正,說著好玩的,那並沒有什麼不好。獨有當作平常言語,自己使用著的那些人,感覺著不滿罷了。 xzyV| (  
smoz5~  
二四九.下襲 |O%`-2p]p  
yEJ}!/  
下襲是,冬天躑躅,練絹襲,蘇枋襲。夏天二藍,白襲。 3WZ]9v{k  
NRe{0U}nO  
二五○.扇骨 ^  ry   
&i179Qg!  
扇骨是,青色的扇面用紅的,紫色的扇面則用綠的。 FMMQO,BU  
WfYu-TK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二五一.檜扇 * U#@M3g.  
F')fi0=  
檜扇是,沒有什麼花樣的,或是中國畫。 057$b!A-a  
Edi`x5"l  
二五二.神道 G',*"mZQ[  
<\If:  
神道是,松之尾神社。八幡,此神是這國裡的皇帝,所以極是偉大的。主上行幸的時候,乘坐了蔥花輦前出,實在是壯觀。大原野,賀茂神社,那更不必說了。稻荷,春日明神,也都覺得很可尊崇。佐保殿,就這名稱也感覺得很有意思。在平野地方,有一座空屋在那裡,問這是什麼用的呢?答說,這是寄放神輿的所在,這也覺得很可尊敬。牆垣上爬著許多藤蘿,紅葉各種顏色的都有,想起紀貫之的「不能與秋天違抗」的歌來,深深有所感覺,好久的站在那裡。分水的神也是很有意思的。 22<T.c  
[AZN a  
二五三.崎 E!eBQ[@  
WaV P+Ap  
崎是,唐崎。伊加崎。三保崎。都是有意思的。 z k[%YG&  
2/9P&c-rp  
二五四.屋 }ug|&25D  
lE+v@Kb:  
屋是,圓屋。四阿屋。 T jO}P\p  
hlxZq  
二五五.奏報時刻 H4 }^6><V  
5V\\w~&/  
在宮禁中,近衛的官員奏報時刻,是很有意思的事。天氣很冷的時節,在夜半的時候,只聽得吃噠吃噠的響,是拖走著鞋子的聲音,隨後是鳴弦,用了高雅的語音說道:「什麼家的某人。時刻是丑時三刻。」或者是「子時四刻」。就聽見掛上時刻的牌子,這是很有意思的。鄉下的人們常說是「子時九刻」,或者「丑時八刻」,其實是一切的時刻,都只有,那時才把牌子掛上的。 U]lXw+&  
U@dztX@u  
二五六.宮中的夜半 stz1e dP  
9VdVom|e  
太陽明亮的照著的正午時節,或是夜已很深了,將要到子時的光景,推想主上已經睡覺了的時候吧。這時聽見主上叫道: _Dl!iV05:  
X64OX9:YF  
「人來呀。」這是很有意思的。又在半夜裡,聽見有笛聲吹著,也很是漂亮的事。 1ux~dP  
mz;S*ONlV  
二五七.雨夜的來訪者 cGiS[-g  
x;" !  
成信中將乃是人道兵部卿宮的兒子,風采非常閑雅,性情也很優良。伊豫守源兼資的女兒與他要好,後來被遺棄了,就跟了父母到伊豫去,那是多麼可憐的事情呀。明天早上就要出發了,中將在那天晚上前去訪問,殘月的光中照著他歸去時的直衣的姿態,那女人看著是怎樣的心情呵! /'?Fz*b  
e&Z}struE  
以前中將常來談話,人家的事有不對的,便直說不對,現在卻說拋棄了那女子,也是意外的事。 0L10GJ"(  
aVvi_cau  
有特別講究什麼「避忌」的人,宮中平常總是叫人家的姓作為稱呼,她雖是已給人做了養女,改姓「平」氏了,但年輕的女官們總還稱她的舊姓,當作話題。姿容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名稱叫作什麼兵部,雖是缺少優雅風流,卻喜在眾人前廝混,中宮也說是「難看」,但是人都懷著彆扭的心,沒有一個人去通知她的。 K[)N/Q  
P$_Y:XI !  
在一條院造起來的時候有一間屋子,決不讓討厭的人近前的。是正對著的東御門,很有趣的一間小廂房,我同了式部君無論晝夜都在那裡,就是中宮有時也到這裡來看什麼的。有一天,我說道: (FZL>  
Vi`+2%4  
「今天晚上,就在這裡睡吧。」就在南邊的廂房裡邊,兩個人都睡了。過了一會兒,有人敲門敲得很響的。我們說道: lT$Vv= M  
*rp@`W5  
「真很吵鬧。」便裝作睡著了的樣子,可是還是呼叫不息。中宮說道: 3s\2 9gq  
u)&6;A4  
「叫她們起來吧。怕假裝睡著哩。」那個叫作兵部的女官走來想叫醒我們,卻只是裝做熟睡著的樣子。兵部說道: T'\ lntN  
.pu]21m=  
「卻總是不起來。」說著去了,到了門口,就那麼坐下和來訪的男子談起來了。當初以為只是暫時,原來夜已經很深了。這談話的人乃是權中將,我們議論說道: lj@c"Yrk  
(O,|1  
「這和兵部有什麼話說呢?」說著咕咕的笑了,但他們怎麼會得知道呢?說話到了天將破曉,中將這才回去了。 Goz9"yazg  
CcLP/  
「那個人真好討厭哪。這回再來,決不同他說話了。有什麼事情,那麼要整夜的講話的呢?」我們笑著說話,打開了拉門,兵部就進來了。 Yr ,e7da  
wx>BNlT@?  
第二天在照例的小廂房裡,聽見兵部和人家說道: bvUjH5.7  
[W ,Ej  
「在雨下得很大的時候,來訪問的男人,實在是很懷念的。平常不很滿意,似乎不很靠得住,這樣的淋濕了來,一切不如意的事就都已忘記了。」她這樣的說,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呢。假如在昨夜裡,前夜裡以前一直接連著頻頻的來訪的人,今夜下著大雨也都不怕,仍然走來,那像是一夜都不能隔開,覺得男子或者很是可懷念的。若是不然,好幾天沒有見面,很叫這邊感覺不安心的男人,特別挑了這樣時候走來,我是以為斷不能算是有情義的人的。這或者也是各人的看法不同吧。有人遇著懂得事情,瞭解情趣的女子,和她要好了,但是此外也多有要去的地方,也還有本來的家庭在那裡,因此不能很頻繁的來往,所以在雨下得很大的時候來訪,人家聽了互相傳說,自己也可以得到稱讚,是這樣計畫出來的行為吧。可是如果對於那個女人,一點兒都沒有愛情,那也何必故意的造作出來,叫人去看呢?總之下雨的時候,非常陰鬱,直到今朝為止的晴朗的天氣再也不見,雖是住在後殿什麼很好的地方,也並不覺得好了,況且住在並沒有什麼好的家裡,心裡就只希望它快點停住就是了。 9f\Lon4lX  
7 y5`YJ}!  
其二月夜的來訪者 xAbx.\  
.)59*'0  
月明的晚上來訪問的人,以後無論隔了十天,二十天,一個月,或者是一年,又或索性過了七八年之久,因了月光而想起自己來,覺得非常的有意思。因此就是在不便相見、別有理由的地方,或是在必要躲避人家的耳目的時候,也總想就是立著說幾句話也好,然後叫他回去,又或者是可以留他住下的人,也就想將他留下了。 pse$S=  
U/}YpLgdD  
其三月明之夜 K}|zKTh:?  
qXqGhHoe;  
望著明亮的月光,懷念遠方的人,回想過去的事,無論是煩惱的事,高興的事,有趣的事,都同現在的事情感覺到,這樣的時候是再也沒有了。《狛野物語》說不出有什麼特別有意思的情節,文章也很陳舊,沒有什麼可看,但是裡邊寫主人公因了月光想念前情,拿出蟲蛀的蝙蝠扇,吟詠「曾經來過的馬駒」的詩句站著的那場面,卻是富於情趣的。 8Sxk[`qx\K  
tm&,u*6$W?  
其四再是雨夜的來訪者  VBUrtx:  
+E^2]F7Zk  
下雨因為覺得很是掃興的事的關係吧,所以一遇見下起雨來,就有點討厭。有些要緊的事情,應當很有意思的事情,或是非常尊重的事情,碰著下雨就把好事耽誤了,現在弄得遍身沾濡了來訪問訴苦,這有什麼好玩呢?那個批評交野少將的落窪少將,倒是很有意思的。這是因為在昨夜和前夜都曾經來訪,所以覺得有些情趣,但是途中踏了齷齪東西,雖然洗過了腳,可是總覺得很討厭吧。這樣冒著辛苦前來,假如不是以前每夜都來訪的話,有什麼足取呢? A9lw^.  
W[I$([  
比起落雨天來,還是在大風刮得很厲害的晚上來訪的男子,更覺得誠實有意思。但是比這尤其好的,乃是下雪的日子。獨自口吟著古歌「怎能忘記你呢」,偷偷的前去那是不必說了,即使用不著秘密的地方,無論穿著直衣,或是狩衣和衣袍,藏人的青色的衣袍,冷冰冰的被雪所濕透了,都是很有意思的事。就是六位人員的綠衫,若是給雪沾濕了,也不覺得可厭。從前的藏人,夜裡到女人那裡去,必定穿青色的衣服,被雨所濕了,絞乾了再穿著,現在是在白天也似乎很少穿著的了。而且現今似乎只是穿綠衫的樣子。兼任衛府職務的人所穿的,那更是非常的有意思了。聽了我這樣的話,恐怕就不外出的人,就會得有,也未可知吧。 B `.aQ  
`+T 2IPN  
在月光非常明亮的晚上,極其鮮明的紅色的紙上面,只寫道「並無別事」,叫使者送來,放在廊下,映著月光看時,實在覺得很有趣味的。下雨的時候,哪裡能有這樣的事呢? A +=#  
k-a1^K3  
二五八.各種的書信 ;~DrsQb  
s0]ZE\`H>  
平常總是寄後朝的書信的人,忽然生了氣說道: GFE3p  
X jxa 2D  
「這是什麼孽緣呢?如今說也沒用了。」這樣在那一天就不給回信。在女人方面因為每次總是天一亮,就有書信來的,這回卻不見來,覺得有點兒不滿足,但是心裡想道: 'AWWdz  
3!cenyE  
「這樣的乾脆斷了,倒也痛快!」這樣子一天就過去了。到了第二天,下著大雨的中午,還是沒有信息,心裡說道: 6vTnm4  
MK! @ND  
「那人真是對我斷了想念了。」走到廊下的邊沿坐著,傍晚時分,有撐著傘的少年送信來了,比平常更急速的打開封來看時,只見上面寫著一句道: H/Ql  
*qLk'<  
「雨下水漲了。」這實在要比寫了好些累贅的詩歌,更有意思。 $\1M"a}F  
0Y0`$   
又在今早還看不出要下雪的天氣,忽然變得很是陰暗了,隨著下起雪來,弄得四周更是黑暗,正是沉悶的坐著,只見在雪白的堆積著,一面還在落下的當中,有一個像是隨從模樣的細長漂亮的男子,撐著傘從側門裡進來,送來一封書簡,這是很有意思。這給同事的女官的信,是用純白的陸奧紙或白的色紙上,封緘地方的墨色好像忽然冰凍了的樣子,末筆的顏色很是淡了,那人開封來看時,這信捲得極細,捲過的地方遇著封緘結束,細細的有好些凹進去的摺文,那地方的墨或濃或淡,行間也很狹窄,不論表裡亂寫一氣,反來覆去的長久的看,這裡到底寫著些什麼事呢,旁觀者從旁看著,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況且讀著有時候更是微笑,更是想要知道這是什麼事,但是遠隔的坐著,只能夠想像黑色的一行行的文字,那是現在讀著的地方吧,這也是很好玩的事。 6CGk*s  
ZZ :*c"b:  
又如或額發留長、姿容端麗的人,在薄暗的時候,接到了來信,似乎連點燈的時間也都等不及,夾起火盆裡的炭火來,很勉強的一個個字讀去,也是很有意思的。 gQu!(7WLI  
Z?9G2<i  
二五九.輝煌的東西 WHLTJ]OB  
LRS,bl3}/  
輝煌的東西是,近衛大將的警蹕。《孔雀經》的讀經法會。祈禱修法是五大尊。藏人的式部丞在白馬會的節日裡,在大路上遊行。御齋會的時候,在右衛門府的佐官都穿著藍印花,磨的很光澤的衣服,在那裡伺候。春秋二季的讀經。尊勝王的祈禱修法。熾盛光的祈禱修法。 %Br1b6 V  
!# xi^I  
雷公響得很厲害的時候,雷鳴警備的儀式,很是可怕。左右近衛府的大將和中少將,都武裝了來到殿前格子的外面侍候著,非常的有意思。末了大將命令道: 7kMO);pO  
#nj;F'O](  
"歸班,退散。" cF"}}c1*M  
,OMdLXr  
《坤元錄》的御屏風,覺得真是很有意思的名字。《漢書》的御屏風,卻覺得很雄大的。再又每月風俗的御屏風,也有意思。 hN\Q&F!  
M>{*PHze0  
二六○.美感 5>VX]nE3!  
({cWb:+r  
因為避忌改道的關係,住在外邊什麼人家,在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回了來,冷的實在沒有辦法,連下巴頦兒都似乎要掉下來了,好容易回到家裡,把火盆拉了過來,火是大塊兒的,一點都沒有黑的地方,燃燒的很好,把它從細灰裡掘了出來,覺得非常喜歡。 lWUQkS  
Zu94dFP  
和友人說著些閒話,連火要熄滅了都不曾注意的時候,別人進來,重新加上了炭,實在是很討厭的。可是,如把炭排列在炭火的四周,中間放上炭火,那是很好的辦法。若是將炭火都撥到外邊,堆起炭來,再在頂上把火擱上去,那就很是難看,沒有意思了。 '-3K`[  
[ u ^/3N  
二六一.香爐峰的雪 C 'S_M@I=  
vFeR)Ox's  
雪在落下,積得很高,這時與平常不同,仍舊將格子放下了,火爐裡生了火,女官們都說著閒話。在中宮的御前侍候著。中宮說道: f lt'~fe  
v "[<pFj^  
「少納言呀,香爐峰的雪怎麼樣呵?」我就叫人把格子架上,站了起來將御簾高高捲起,中宮看見笑了。大家都說道: cBHUa}:  
&]anRT#  
「這事誰都知道,也都記得歌裡吟詠著的事,但是一時總想不起來。充當這中宮的女官,也要算你是最適宜了。」 ':utU1dL  
;]rj Kc=  
二六二.陰陽家的侍童 UG6\OgkL+  
@*$"6!3s5  
在陰陽師家裡的侍童,真是很懂得事體的人。遇見什麼祓除祈禱,主人到了壇場,讀著祝文什麼東西,到場的人別不注意,只當作當然的事聽著。他卻往來奔走,也不等著主人命令著說: i2\CDYP  
P{8<U8E  
「把清水灑在面上吧,」便自會去做,懂得作法規矩,毫不要主人開口,這實在是很可羨慕的事。這樣機靈的人那裡有的時候,很想得著一個來使喚用著。 yGb^kR}d  
v1E(K09h2  
二六三.春天的無聊 QWK\6  
+*$@ K'VL  
三月的時候,遇見避忌,就到一家不很相熟的人家去,院子裡種種的樹木,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就是楊柳,也不見像平常的那樣優美,葉子很寬闊覺得可憎。我說道: }m-+EUEo9  
uVV;"LVK~  
「這似乎是別的樹的樣子。」答說道: '-m )fWf  
9hIcnPu  
「是有這個樣子的楊柳。」我看著便作成一首歌道: @.Pe.\Z  
C!8XFf8e  
「自作聰明的 s5TPecd  
@,RrAL }|  
楊柳展開了眉毛, XO*62 >Ed  
9WaKsdf  
使得春光失了顏色了。」 ` gIlS^Q  
}4PIpDL  
在那時候,也是因為同樣的避忌的緣故,從宮中退出到那麼樣的一處地方去,第二天的中午時分,更覺得非常無聊,心想即刻就進宮裡去,在這時候中宮有信來了,很高興的打開來看。在淺綠色的紙上,由宰相君代筆,很有意思的寫著道: D}1Z TX_  
F.)b`:g  
「過去的日子 7@R;lOzL3  
@}:}7R6  
是怎麼過了的, `z<k7ig  
V=}AFGC85  
難以排遣的昨日與今日呵。」 JAM4 R_  
Yhu 6QyRV  
這樣寫了,又給我的私信裡說道: 86(8p_&zC  
%G!BbXlz  
「到了今天,頗有一日千秋的意思,請你在明天的早上,快點來吧。」 e-vwve  
~Xa8\>  
單只是宰相君這樣說,已經夠高興了,再加中宮那旨意,尤其不好輕忽;但又不知道怎樣回答才好,只得寫了一首答歌道: Q9v OY8  
x^_(gve:  
「春天的無聊賴, i}C9  
EjZ_|Q  
在雲上尚且不好過, q/I':a[1  
MfzSoxCb  
何況我在這地方的呢。」 Yxe%:  
p-p]dV  
另外又給宰相君的私信裡說道: IF"-{@  
IaDN[:SX  
「在今天晚上,我就做了深草少將,也說不定吧。」寫了送去,到了天明就進宮去了。中宮見了說道: C(t >ZR  
G)vq+L5%  
「昨天的答歌裡,說春日不好過,實在是很討厭,大家都在很批評你呢。」實在是很抱歉的,或者確實可以那麼的說吧。 y;M}I8W[  
!9w;2Z]uum  
二六四.山寺晚鐘 uQ}0hs  
_tl,-}~  
在清水寺中住宿禮拜的時節,寒蜩正在盛鳴,覺得很是有情趣,其時中宮特地的叫人來,送一首歌給我,在紅色的中國紙上面,用草體字寫著道: 9JG9;[  
v(ATbY75  
「近山的晚鐘的聲音, ;AFF7N>&  
;w^-3 U7:  
每一擊是記著相思之情, -nC 5  
jY]hMQ/H  
這你是知道的吧。 -?8;-h, h  
^J DiI7  
可是,你這是多麼長久的逗留呵!」倉卒旅行中,忘記攜帶了不致失儀的用紙,所以在紫色的蓮花瓣上寫了回信送去了。 zc<C %t[~y  
A7~~{9  
二六五.時雪景 <y+8\m  
~!c~jcq]lZ  
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宮舉辦御佛名會,聽了第一夜供奉法師誦讀佛名經之後,退出宮來的人,那時候已經過了半夜了吧,或是回私宅去,或是偷偷的要去什麼地方,那麼這種夜間行路,往往有同乘一程的事,也是很有意思的。 Te`Z Qqb  
V~y4mpfX  
幾日來下著的雪,今日停止了。風還是很猛的刮著,掛下了許多的冰柱,地面上處處現出黑的地方,屋頂上卻是一面的雪白,就是卑賤的平民的住宅,也都表面上遮蓋過去了。下弦的月光普遍的照著,非常的覺得有趣。好像是在用白銀造成的屋頂上,裝著水晶的瀑布似的,或長或短的特地那麼掛著,真是說不出的漂亮。在自己的車前,走著一輛車子,也並不掛著車帷,車簾也很高的捲上了,月光一直照到車廂裡,車子裡咽的女人穿著淡色和紅梅的,白色的衣服,重疊七八件,加上濃紅的上衣,顏色極其鮮明的互映著,顯得非常的好看,旁邊的男子是穿著淺紫色的凹紋的縛腳褲,白色的單衫,棣棠和紅色的出衣露著,雪白的直衣連紐也解開了,從肩頭脫了下來,很美麗的露出在外邊。一邊的縛腳褲伸在車轍的外面,路上的人遇著看見了,一定覺得很有意思吧。 4C&L%A  
P%5h!Z2m  
因為月光很是明亮,女人有點害羞,將身子往裡邊靠攏,卻被男子拉住了,外邊全都看見,很是為難的樣子,看了很有意思。男子朗詠著「凜凜冰鋪」這一句詩,反覆的吟誦,也是很有趣的事。很想一夜裡都跟著走路,但是要去的地方已經到了,很感覺遺憾。 ,,r%Y&:`6  
 }5^j08  
二六六.女主人 .H+`]qLkL  
eFvw9B+  
在宮裡奉職的人們,退出回私宅來,聚在一處,各自講她的主君的事,加以稱讚,並傳說宮禁內外的事情,互相閒話,這家裡的女主人在一旁聽著,實在是很有意思的事。 nGGYKI  
u*Eb4  
c3]ZU^  
二六七.女主人之二 "'-f?kZ  
,95Nj h  
屋字寬暢,很是整潔,親戚的人不必說了,只要可與談話的,在宮中供職的人,在房子的一角落裡,給她們寄住,也是很好的。在什麼適當的機會,聚集在一處,說些閒話,把人家所做的歌拿來加以評論,有書信送到來的時候,便大家一起觀看,或是寫回信,又或者遇著有人親切的來訪問,將房屋收拾得乾乾淨淨,招待進來;倘然下雨不能回去的時節,很有意思的接待著,各自要進宮去時,便幫忙照料,像心合意的送她出門,很想這樣的做。 L+7L0LbNU  
b=horvs/!  
那些高貴的人的日常生活,是怎麼樣的呢,很是想知道,這豈不是莫名其妙的空想麼? O@6iG  
pyYm<dn  
二六八.看了便要學樣的事 d"o5uo  
|`vwykhezO  
善於看人學樣的事是,打呵欠。幼兒們。有點討厭的半通不通的人。 %PA#x36  
xs#g  
二六九.不能疏忽大意的事 h;TN$ /  
W kP`qD3  
不能疏忽大意的事是:被說為壞人的人,但是看起來,他卻比那世間說為好人的,還似乎更是沒有城府,因此是不可疏忽大意。 Cer&VMrQK  
*fCmZ$U:{  
二七○.海路 m'zve%G  
jp;]dyU  
海路。太陽很明朗的照著,海面非常的平靜,像似攤開著畫一件淺綠的砧打得很光澤的衣服,一點沒有什麼可怕。在自己坐著的船上,年輕的女人穿著汗衫,和從者的少壯的人,一起的搖著櫓,巧妙的唱著船歌,實在是很有意思的,很想教高貴的人們看一看也好。正在這樣想著一面船在行走著,可是大風忽然的刮起來,海面也時刻增加險惡,幾乎昏了過去,好容易把船搖到預定停泊的地方,那時節看波浪拍打船身的樣子,真不像是從前那樣平穩的海了。 &]h`kvtBC  
k`;d_eW  
細想起來,實在比那坐在船上走路的人,危險可怕的是再也沒有了。在不很深的地方,坐在看去很是薄弱的船上面,想搖到遠處去,那是可能的麼?況且那簡直不知有底,有千尋左右的深淺吧,裝著非常多的東西,離開水面不過一尺上下,那些用人一點都不覺害怕,在船上行走著,只要稍為亂動看樣子就要沉下去,他們卻是在把大的松樹,有三尺長短,圓的五株六株,砰砰的扔到裡邊去,真是了不起的事情。 EDz;6Z*4N  
*;)O'|  
有身份的人乘坐在有篷頂的船上面。走到裡邊去的時候,人就更覺得是安穩了。但是那站在船邊勞動著的人們,就是旁邊看著也覺得幾乎要昏暈了。那一種叫作櫓索的東西,是扣住那櫓什麼的索子,這又是多麼的細弱呵。若是這一旦斷了,那就將怎麼樣呢?豈不是落到水裡去麼。可是如今連這個櫓索也不曾弄得粗大一點。自己所乘坐的船造的很是整齊,掛著帶有額飾的簾子,裝著門窗,掛上格子,但是因為也不同別的船隻那樣沉重,只是同住在一所小房子裡一般。看那些別的船,這實在覺得擔心。在遠處地方的船隻,差不多像是用竹葉子所做的,散佈在那裡,這樣子非常的相似。船碇泊著,每隻船都點著燈火,看了也覺得很有意思。 X4 ] miUmh  
Pn^`_  
有一種叫作舢板的,是很小的船,人家坐著劃了出去,到了明朝蹤跡全無,這很有風情。古歌裡說「去後的白浪」,的確是什麼都消滅不見了。平常有身份的人,我想還是不要坐船走路為是吧。陸路若是遠路也有點可怕,但那到底是在大地的上面,所以很是安心。 %'ah,2a%  
pHmqwB~|  
其二海女的淚水 )-_^vB  
!{r2`d09n)  
想起海來既是那麼的可怕,況且海女淚水下去,尤其是辛苦的工作了。腰間繫著的那根繩索,若是忽然的斷了,那將怎麼辦呢?假如叫男子去幹這事,那還有可說,如今是女子,那一定不是尋常的這種勞苦吧。男子坐在船上邊,高興的唱著船歌,將這楮繩浮在海面上,劃了過去。他並不覺得這是很危險的,而感覺著急麼?海女想要上來的時候,便拉這繩子作為信號。男子拿了起來,慌忙的往裡拉,那樣著忙其實是應該的。女人上來扶著船沿,先吐一口大氣,這種情形就是不相干的旁人看了,也要覺得可憐為她下淚,可是那個自己將女人放下海去,卻在海上划著船周遊的男人,真是叫人連看也不要看的那樣的可憎了。這樣危險的事情,全然不是人間所想出來,所能做的工作。 p /-du^:2  
E%bhd4$G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二七一.道命阿闍梨的歌 LyuSZa]  
ERF,tLa!  
有一個右衛門尉,因為有個不像樣子的父親,人家見了很是丟臉,自己看了也是難受,所以在從伊豫上京來的途中,把他推落到海裡去了。世人聽見了這事都覺得是意外,很是驚愕。到了七月十五日,這人為他的父親忙著設盂蘭盆的供養。道命阿闍梨知道這事,乃作歌道: $mpO?D J~  
7%;_kFRV  
「將父親推入海裡的 1GCzyBSbb  
IzOYduJ.  
這位施主的盆的供養, 4W+%`x_U]  
cRC)99HP  
看了也實在很是悲哀呀!」這是很有點可笑的事情。 L8j#l u  
]]Da/^K=Z  
二七二.道綱母親的歌 ;{inhiySN  
uOrvmb  
又小野公的母親,實在也是了不得的人。有一天聽說在普門寺的地方,曾經舉行了法華八講的法會,在第二天有許多人聚會在小野的邸宅裡,演奏音樂,或寫作詩文,那時她作歌道: TUEEwDK-  
q9oF8&O,  
「砍柴的工作昨天既然完了, z>i D  
^^?DYC   
今天就在這裡遊樂, M:`hb$k:  
4nl>&AV  
讓斧柄都腐爛了吧。」這是很漂亮的歌。這些歌話都是傳聞下來的。 l(]\[}.5  
YQ]H3GA  
二七三.業平母親的歌 I }/Oi]jA6  
|?| u-y  
又業平中將的母親伊登內親王寄給她兒子的歌裡說道: zOE6;c8 1  
Q#Y3%WF  
「卻更是想見你一面。」深覺得有情意,很有意思。業平打開來看的時候,心裡怎麼的想,大約是可以推測而知的了。 Mak9qaWqF>  
iFCH$!  
二七四.冊子上所記的歌 d95N$n   
2Ml2Ue-9  
覺得很有興趣的歌,把它寫在冊上了放著,卻被使女們拿去念誦,這簡直叫人生氣。而且把那歌詞直讀,尤其討厭了。 DYKV54\ue  
]AC!R{H  
二七五.使女所稱讚的男子 9 QCpXy  
ptWG@"j/b  
有些稍有身份的人,為使女們所稱讚,說道: Dmm r]~  
Qw6KX#n  
「真是很可懷念的人。」這樣的說,就會立刻使得人對這個男子發生輕蔑的意思。其實這還不如給她們所批評,要好得多多呢。為使女們所稱讚,便是女人也不很好。又被她們所稱讚,說的不對,或者稱讚倒要變成批評哩。 hs{&G^!jo  
7Ykj#"BZ  
二七六.聲驚明王之眠 Ism^hyL  
NCowt|#t  
大納言來到主上面前,關於學問的事有所奏上,這時候照例已是夜很深了,在御前伺候的女官們,一個二個的不見了,到屏風和幾帳後邊去睡覺,自己獨自一人忍著渴睡侍候,聽見外邊說道: ~t'#nV  
9 9Ba{qj  
「丑時四刻!」是奏報時刻的樣子。我獨自說道: z=ML(1c=  
Up<~0  
「天快亮了。」大納言說道: DC&A1I&  
\@i=)dA  
「現在這個時候,請不必再去睡覺了吧。」彷彿覺得不睡覺是當然的樣子。糟了,我為什麼說那樣的話的呢。如果還有別人在那裡,那也還可以混得過去,溜進去睡了。主上靠著柱子,也少為睡著了的模樣。大納言說道: -n$ewV  
va5FxF*%  
「請你看這邊吧。天已經亮了,卻那麼的安息著哩。」中宮看了也笑著說道: ,d|vP)SS  
=Y9\DeIZ  
「真是的。」主上似乎都不知這些,在這時候,有宮女所使用的女童黃昏時分拿了一隻雞來,說道: .+E#q&=  
%y"J8;U  
「等到明天,要拿到老家裡去的。」就把那雞藏在什麼地方,可是不知怎的給狗找到了,便來追趕,雞逃到廊下,大聲的叫嚷,大家都給它吵醒了。主上也驚起問道: phP> 3f.T  
kWL.ewTiex  
「是什麼事呀?」大納言這時候高吟道: 'v&}(  
ULBg {e?l8  
「聲驚明王之眠。」這實在很是漂亮也有意思的事,連我自己渴睡的眼睛,也忽然的張大了。主上和中宮也覺得很有興趣,說道: X-JV'KE}^z  
B 0)]s<<  
「這實在是,恰好的適合時機的事。」無論怎樣,這總是很漂亮的。 P-Su5F  
zlf} .  
第二天的夜裡,中宮進到寢宮裡了。在半夜的時候,我出到廊下來叫用人,大納言說道: ?y7w}W  
nkY@_N  
「退出到女官房去麼?我送你去吧。」我就把唐衣和下裳掛在屏風上,退了出來,月光很是明亮,大納言的直衣顯得雪白,縛腳褲的下端很長的踏著,抓住了我的袖子,說道: f`P9ku#j}  
eBcJm  
「請不要跌倒呀。」這樣一同走著的中間,大納言就吟起詩來道: b1^cD6sT+  
\{v,6JC  
「遊子猶行於殘月。」這又是非常漂亮的事。大納言笑說道: ==9ZFdf  
Y!n'" *J>  
「這樣的事,也值得你那麼的亂稱讚麼。」雖是這麼說,可是實在有意思的事,也不能不佩服呵。 'NjSu64W  
#W5Yw>$  
二七七.臥房的火 Q)dT(Td9~  
buc*rtHfA  
同了隆圓僧都的乳母一起,在御匣殿的房間的時候有一個男子來到板廊的旁邊,近前說道: Oo$%Yh51~  
qG*_w RF  
「我遇到了十分晦氣的事情。現在上來,可以對誰來訴苦呢?」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彷彿就要哭出來的樣子。我問道: 0sY#MHPT&  
*%z<P~}  
「這是什麼事呢?」他回答道: P] {B^,E  
pqRO[XEp2  
「真是剛出去了一會兒,齷齪的房子四就給火燒了,現在暫時在這裡,像寄居蟹似的,把尾巴安插在別人的家裡。從堆著御馬寮口的馬草的家裡,發生了火災,因為只隔著一重板壁,在臥房裡睡著的妻子也差一點兒就被燒死了,什麼東西都一點沒有拿得出來。」御匣殿也聽見了,覺得他的手勢和口調都很可笑,就大笑起來。我自己寫了一首歌道: &h_d|8  
FE^?U%:u@  
「燒著馬草的這一點 [57V8%  
eO"\UDBV  
春天的火,為什麼把臥房 V< 9em7  
d}6AHS[  
燒得什麼也不剩了呢?」寫好了便丟給他道: hG0lR.:  
V IRv  
「把這個給了他吧。」女官們嘩然笑說道: Ph!NY i,  
}n&JZ`8<s  
「就是這一位,因為你的家被火燒了,很可憐你,所以把這個給了你的。」叫他來拿了,那人問道: (DaP~*c3cC  
vT<wd#  
「這是什麼票據呢,有多少東西可以領取呀?」女官說道: <cc0phr  
2gI_*fG1  
「你先念一遍好了。」那人道: 8"rX;5 vP  
-$ft `Ih  
「這怎麼成呢?我是睜眼瞎的呀。」女官又說道: *s4!;2ZhsU  
E e&$9 )t  
「那麼叫人家去代看吧。剛才上頭有召喚,我們就要上去了。你既然得到這樣極好的東西,為什麼還要發愁呢。」大家都笑著鬧著,來到中宮那裡。乳母說道: z\5Nni/~6D  
{jI/9  
「不知道他回去給誰看了沒有。聽到了這遊戲的歌詞,不曉得要怎樣的生氣哩。」便把這事告知中宮,中宮笑著說道: ZP<X#]$qb  
\m!."~%  
「你們也真是,真虧做得這樣瘋瘋癲癲的事來呢。」 s@|?N+z  
d?mdw ?|  
二七八.沒有母親的男子 aZRgd^4  
SYL$ ?kl  
一個男子沒有了母親,只有父親一人,那父親雖是很愛憐他,但是自從有了很麻煩的後母以來,不再能夠隨意的進到父親的房裡去了,一切服裝等事,只得由乳母和先妻的使用人等加以照顧了。 Y5 dt?a  
LP~$7a  
在東西的對殿裡,佈置了客室,整理得很是像樣,什麼屏風和紙隔扇上的繪畫也都很可觀,就住在這裡面。 s)V^_@Z 9  
B}(YD;7vJ  
殿上人中間的交際關係搞得很好,人家都沒有什麼批評。主上也很是中意,時常召喚,去做音樂或其他遊戲的對手,但是他似乎總是鬱鬱不樂,覺得世事不如意,可是好色之心卻似乎不是尋常的樣子。 $5A XE;~{  
O<Kr6+ -  
一位公卿有一個妹子,一向非常的珍重,只有她對他情意纏綿,很是說得來,這是他唯一的安慰了。 4?&=H *H:  
qEpBzQ&gX6  
二七九.又是定澄僧都 OJK/>  
Ns $PS\  
「定澄僧都沒有褂衣,宿世君沒有汗衫。」有人這麼的說,這是很有意思。 zknD(%a  
&qC>*X.  
二八○.下野的歌 8ah]D  
A3n"zxU  
有人問我道: 4Y!v$r  
X&IY(CX  
「這是真的麼?聽說你要到下野去呢!」作歌回答道: 5glGlD6R  
Vd4osBu{fY  
「想都沒有想到的事, @{uc  
8BDL{?Mu  
是誰告訴了你,去到 ;4$C$r!t  
tYZGf xj  
艾草叢生的伊吹山的鄉里?」 'hw@l>1\9  
e uHu}  
二八一.為棄婦作歌 -u9yR"n\}  
iSz@E&[X  
有女官和一個遠江守的兒子要好,可是那男子又和在同一地方供職的女官要好了。聽見了這事,女人很有怨言,那男子說道: &Dg)"Xji  
RJ}yf|d-C  
「我叫父親做證人給你立誓。這實在是一種謠言。我連夢裡都沒有見過那女人。」女官對我說了,又說道: @Tfwh/UN  
SGBVR^  
「那我怎麼說好呢?」我就代她做了這首歌去回答他: }c35FM,  
1Nl&4YLO  
「你立誓吧,憑了遠江的神, W+d 9cM=  
5E]UI YAkV  
可是我難道沒有看見麼? dr| | !{\  
Q<RT12|`  
那濱名橋的一端。」 rumAo'T/%  
GMEw  
二八二.迸流的井泉 XlRw Z/Wc  
ex.+'m<g  
在不很方便的地方,與男子說話。男人隨後說道: xne]Q(B>  
SBC~QD>L+  
「那時心慌得很。你為什麼那麼做的呢?」作歌答道: uN8/Q2   
f$vwuW  
「逢阪相會總是心慌, Oo1ecbY  
?~Pv3'%d  
遇見了迸流的井泉, or!!s 5[d  
$ser+Jt=  
會得有看見的人呵。」 zSXA=   
Y{+3}drJE  
二八三.唐衣 f3#X0.':  
T 1zi0fa'  
唐衣是,赤衣,淡紫,嫩綠,櫻花,一切淡的顏色。 A ~&+F>Z  
wS$46M<  
二八四.下裳 (h,Ws-O  
\_U*t!  
下裳是大海,褶裳。 Tl3"PIb  
fl)zQcA  
二八五.汗衫 g1V)$s 7  
s<VJ`Ur  
汗衫是,春天是躑躅,櫻花,夏天是青朽葉,朽葉。 kf K[u/<i  
AY;<q$8j%,  
二八六.織物 dk:xnX%  
5\3 swP_7  
織物是,紫。白。嫩綠的地織出柏葉的也好。紅梅雖然是好,可是最容易看厭。 sX!3_ '-  
fw:7U %MGv  
二八七.花紋 'OG{*TDPu  
IeH^Wm&^  
花紋是,葵,酢漿。 Wux0RF&  
*U :VM'a  
二八八.一邊袖長的衣服 ;9}w|!/  
2r %>]y  
夏天的紗羅衣服,有人穿著一邊的袖子很長的,真很是討厭。好幾件套著穿,便被向著一邊牽扯,很是穿不好。棉花絮的厚的衣服,胸口也容易敞開,非常的難看。這與普通的衣服也不能混雜著穿。也還是照從前的那樣做了,等樣的穿著為佳。那邊袖子還是應當一樣的長。但是,女官的衣服有時也太佔地方,未免覺得侷促吧。男子的如件數穿得太多,也是要一邊偏重。整齊的裝束的織物和羅紗等薄物,現今似乎都是一邊袖子長的樣子。每見時式的,又模樣長得很好的人,穿著這樣的衣服,覺得樣子很是不雅觀的。 AEB/8%l};v  
^`l"'6  
二八九.彈正台 Xg|8".B)A  
[5>S-Z  
容貌風采很好的貴公子,任彈正台的官,很是不像樣的。即如中將殿下的例,便是很可惜的事。 Q'n(^tbL  
h(C#\{V  
二九○.病 9 _M H  
E5,%J  
病是,心口痛。邪祟。腳氣。只是莫名其妙的胃口不開。這些都是常見的病。 .c=$ bQ>^  
fd!pM4"0  
十八九歲的人,頭發生得非常美麗,有等身的長,末端還是蓬蓬鬆鬆的,身體也很肥大,顏色白淨,很是嬌媚,顯得是個美人,卻是非常患著齒痛,啼哭得額發都被眼淚濡濕了,頭髮散亂了也並不管,只按著那紅腫的面頰,那是很可同情的。 s]nGpA[!  
X*0eN3o.  
在八月的時節,白色的單衣很柔軟的穿著,也很像樣的繫著下裳,上邊披著紫苑色的上衣,鮮艷奪目,年輕的女人很厲害的患著心口痛病。同僚的女官們輪流的來看望她。女官房的外面,也來了些年輕的貴公子們,都問訊道: $ sA~p_]  
IJ #v"! D  
「真是可憐。這是平常也是這樣的苦惱的麼?」有的便只是照例的問候罷了。平常對於她深致想念的人,才真心的覺得可憐,感到憂愁,若是秘密的戀慕著的男人,更是迴避人家的耳目,想走到病人身邊去,也不敢走近,只是焦急的悲歎著,就是旁人看著,也覺得很可同情。非常美麗的長頭髮,束了起來,說是想嘔吐,坐了起來的樣子,真是可憐,叫人心痛的。 8&2gM  
`M pC<sit  
上頭也聽見了這病狀,便派遣了祈禱讀經的法師,聲音特別好的人到來給她治病,在病床近旁設了幾帳,安置坐位。並沒有多大的房間裡,訪問的人來了許多,又有來聽聞讀經的女客,外邊就完全看得見,法師便有時候看著女人,一面念著經,這個樣子我想是要受到冥罰的吧 @x-GbK?  
-m x3^  
. =foXN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二九一.不中意的東西 m1(rAr1  
a.q=  
不中意的東西是,到什麼地方去,或者上什麼寺院去參拜的時候,遇著下雨。偶然聽到使用人說:「主人不愛惜我,現今這是某人,是當今最得時的人哩。」有比別人稍為討厭的人,卻盡自胡猜,沒有理由的不平,獨自逞著聰明,這也是不中意的。 {| Tl3  
}" A.[9 b  
有心地很壞的乳母所養育的小孩,也是不中意的。雖然是這樣說,可不是那小孩有什麼不好,只是叫這樣的人養育,能夠成得什麼呢?所以旁人就不客氣的說: &_G^=Nc,H  
3y<;fdS7  
「在許多小孩中間,主人不很看重這位小孩兒吧,所以也被別人所討厭了。」 ~{/"fTif  
rI23e[  
小兒方面什麼也不知道,所以就是這樣的乳母,看不見的時候,會哭泣尋找,這也是不中意的事情。這樣的乳母,在那小孩大了之後,很是珍重,著實忙著照料,可是因而發生弊害,也是有的。 jbZ%Y0km%  
-!4Mmp"2@u  
又有看了很是討厭的人,就是很冷酷的對待她,還是纏著表示要好。若說是「有點兒不舒服」的話,就比平常更是靠近了來睡,勸吃什麼東西,這邊是並不算是一回事,可是那邊總是糾纏不放的順從著,加意照料,更是不中意的事。 K;)(fc  
b}<?& @  
其二在女官房裡吃食的人 8@rddk  
'LX]/ D  
到在宮中供職的女官房裡來訪問的男子,在那裡吃什麼東西,實在是很不行的。這給吃食的女人也很是不對。互相愛慕的女人說「請吃這個吧」,親切的勸食,所以不好裝出似乎很是厭憎的樣子,緊閉了嘴,轉過臉去,因此就吃了的吧。但是若是我呢,無論男人喝的很醉的來了,或是夜很深了,住了下來,也決不該給他一碗湯泡飯吃的。假如男人心裡想:這是多麼不親切呀,就不再來了,那麼便隨他不來好了。若是在家裡的時候,廚房裡做了什麼拿了出來,那麼這是沒有法子。可是就是這樣,也決不是可以感心的事情。 ]L6[ vJHx  
1c4@qQyo  
二九二.拜佛的民眾 b wqd` C  
!SAR/sdXf  
到初漱去參拜觀音,在女官房裡的時候,卑微的民眾都亂七八遭的將後面對著人,坐滿一屋的那樣子,真是太沒禮貌了。好容易起了殊勝的信心去參拜,經過河流的可怕的聲音,困難的登上了扶梯,本想早點瞻拜佛尊的容顏的,趕緊的走進房裡;可是穿著白衣的法師和那些像蓑衣蟲模樣的人們,都聚集在那裡,或坐或立的在禮拜著,一點都無所顧慮,真是看了生氣,想一齊推倒了才好。在非常高貴的人們的房前,那裡家人雖然迴避,若是平常身份的人,就無法制止了。把專管參拜事務的法師叫了來,叫他傳話道: d9pZg=$8  
\[Q*d  
「請大家這邊稍為讓開一點吧。」說話的時間雖然漸時退去了,但等那法師一旦走開,卻立即同先前一樣了。 tWa_-Un3  
&!KW[]i%9}  
二九三.不好說的事情 zMbz_22*  
q&0I7OV  
不好說的事情是,到對方去傳述主人的口信,以及貴人的傳言,說的很多,要從頭至尾的仔細的說,很不容易說。對於這些的回信也是不好說的。遇著覺得慚愧的人,送給什麼物事,,要給回信,也是很難的。一個已經成人的兒子,有什麼意外的事情,忽然聽到了,在本人面前也是不好說得的。 #P5tTCM  
I'>r  
二九四.束帶 "*N=aHsj  
"l.1 UB&  
束帶是,四位五位的人宜於冬天,六位的人宜於夏天,宿直裝束,也是如此。 c!ZZMC s  
n!zB+hW  
二九五.品格 D=f$-rn  
Rz<'& Z>;  
無論男女,均不可不保有他的品格。就是一家的主婦,不見得有人會來評論善否,但是懂得事理的使用人要出入遇見,便免不得有所批評了。況且在宮中供職,與眾人有著交際,自然更容易招人家的注意了。所以不應當沒有品格,像是貓下到地上來的那樣。 [=^Wj`;  
Fu 5c_"!  
二九六.木工的吃食 3%5a&b  
dDpAS#'s\  
木工的吃食的樣子,實在是很古怪的。營造寢殿,要建築像東邊對殿一樣的房子,那時有許多木工聚在那裡吃食。我走出向東的房屋來看,只見首先搬來的是湯,這一拿到手便立即喝了,把空碗直塞出去。其次拿來的是菜,也都吃光了,看去好像是飯也不要了的樣子;可是這也一忽兒都完了。有兩三個人在那裡,都是這個樣子,可見這是木工的習慣如此吧。這是很沒有意思的。 m-Eh0Zl>Z  
? #K|l*  
二九七.說閒話 ]c(FgY c  
QK_5gD`$a,  
或是說閒話,或是說過去的故事,有人好像很聰明似的,在中間應答,卻又是自己去和別人聊天,把話頭打斷了,這樣的人實在是很可憎惡的。 wOAR NrPx2  
%axr@o[  
二九八.九秋殘月 ZQlk 5  
gH7  +#/  
在某處地方,住著叫作什麼君的一位女人,九月裡的一天,有一個人雖然不能算是什麼名門的子弟,但是大家說是瞭解風情,也是很有才情的人,前來訪問她。在黎明正要回去的時候,-- yLqhj7  
T.QJ#vKO0  
「下弦的月亮很美的照著,覺得很有意思,心想把這回歸後的風情,讓女人老是記著,所以說了些慰藉的言語,走了出去了。女人以為現在已經走遠了吧,出來遠送著的時候,說不盡有一種優婉的滋味。既然離去以後,也走了回來,站在格子屏風開著的背後,要設法叫她知道自己還是逗留著不肯離去的樣子。那時聽那女子微吟道: V6Of(;r  
0B5d$0  
『九秋殘月如常在。』向著外邊窺探,頭髮的上部沒有照見,只在這以下五寸的光景月光照著,好像是火光一般,吃了一驚,心想莫不是天明了麼,就走了回來了。」隨後那人還同別人講說過去的事。 ;+VHi%5Z  
'P?DZE  
二九九.借牛車 h,V#V1>Hu  
ha'oLm#  
女官在進宮去或退出的時候,向人家借車的事情是常有的。有時候車主人很爽快的借給了,但是飼牛的人辱罵那牛,比平常使用的那頭牛更是下等,用力打它叫它快走,這是很覺得討厭的。而且那跟車的也裝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說道: ):LJ {.0R  
eg?vYW  
「要快點走,在夜不很深的時候,趕這牛回去才好。」這實在是很無禮的,而且也可以推想到主人的意思,實是不很願意借給的,以後即使有了急用,也不想再借了。 %Vive2j C  
(lS&P"Xi  
只有業遠朝臣的車子,是無論夜半,或是黎明,人要借它乘坐,絲毫都沒有這種不偷快的事,他是那樣的教訓那些用人的。路上如遇見女車,車輪陷落在道路的窪下的地方,拉不上來,飼牛的正在發怒的時候,業遠朝臣便叫他自己的家人,替他拿鞭子打牛,幫助他們。因此若在平常的時候,他對於用人們,可見是訓練有素的了。 eLL> ThMyW  
E:D1ZV  
三○○.好色的男子 ry~3YYEMI0  
Q'A->I<;_s  
有好色而獨居的男子,昨夜不知道在哪裡宿了吧,清早回來,還是渴睡的樣子,將硯台拉過來,用心的磨墨,並不是隨便的拿起筆來亂寫,卻是很丁寧的寫那後朝的信來,那種從容的態度是看了很有意思的。白的下襲上面,穿著棣棠色和紅色的許多衣服。白色的單衣為朝露所濕,很失了糊氣,有點皺縮了,一面注視著,已經將信寫好,也不交給在面前的待女,卻特地站了起來,把一個似乎懂事的書僮,叫到身邊來,在耳朵邊說話,將信交付了他。書僮走去了之後,暫時沉思著,把經文裡適當的章句,隨處的低聲吟誦著。後邊聽到預備漱口和吃粥的聲響,來催促說「請過去吧」,他走到裡邊,靠著書幾,又看起書來了。看到有興趣的地方,便隨時吟誦了起來,這是很有意思的事。漱過了口,只穿了直衣,便暗誦著《法華經》第六卷。這實在是很可尊重的。剛才這樣想著,那送信的地方大約是很近的吧,先前差遣去的那書僮回來了,使用眼色告訴了主人知道,便立刻停止了誦讀,把心轉移到女人的回信上去了。心想他這樣的做,不怕得罪佛法麼,這也是頗有意思的。 5X[=Q>  
5c! ~WckbJ  
三○一.段主人與從僕 ACxOC2\n  
7.g)_W{7}  
瀟灑的年輕的男子,穿著的直衣,袍子以及狩衣,都是很漂亮的,底下衣服也穿的很多,袖口看出是很厚的。這樣的一個人,騎了馬走在途中,隨從著的男子,拿著一件立封,仰望著上邊,馬上的主人正在接那封信,這樣子是很有意思的。 ]RHR>=;  
nL^6{I~  
三○二.邪祟的病人 C i*TX  
XDWERv Ij  
松樹長得很高,院子也是很寬闊的一所人家,東南兩面的格子都打開了,所以顯得很是涼爽。上房主屋裡立著四尺的幾帳,前面放著一個蒲團,有一個三十幾歲的,不是很難看的和尚,身穿淡灰色的法衣和淺紫的架裝,很整潔的裝束著,手裡捏著香染的扇子,念著《千手陀羅尼》。那幾帳裡邊的,是被那邪祟所苦惱著的病人吧。為的要找一個可以給那邪祟作「憑依」的人,便去找了一個年紀稍為大一點的童女,頭髮生長的非常漂亮,穿了生絹的單衣,鮮紅的褲子很長的穿著,膝行著來到側向擺著的三尺幾帳前坐了。法師便扭過頭去,拿出一個很是細長美麗的金剛樣來,叫她拿著,發出「哦」的一聲喊,便閉了眼睛,又自念他的陀羅尼。這實在是覺得很可尊貴的。在簾子外邊,聚集著許多女宮,毫不隱蔽的看守著這景象。沒有多久的時間,那童女就開始顫抖,隨即不知人事了。隨著法師的祈禱進行,護法神也愈是顯出靈驗來,這的確是可尊貴的事。童女的長兄穿著褂衣,以及別的年輕的人們,都坐在後邊,用團扇給她扇著。大家都感激著神佛的威德。可是假如這童女像平常一樣的清醒的話,那樣她將怎樣的感覺羞恥,無地可以自容吧。此刻誰也明白,她未必知道什麼,但是這樣的苦惱,哭泣著的模樣很是可憐,所以那病人的朋友看了無不覺得憐憫,坐在幾帳的近旁,給她整理弄亂了的衣裳。 x,dv ~QU  
ku9F N  
這樣做著的時候,病人說略微覺得好了,便叫拿藥湯來給她喝,從廚房裡去取來送了上去,其時年輕的女官們很是著急,一面將盛藥湯的碗撒下,趕緊往祈禱的地方去窺看。她卻是整齊的穿著單衣,淺色的裳也一點都不凌亂,很是整潔的。 Rr;LV<q+  
Xew1LPI  
到了申刻的時候,邪祟謝罪放走了,那作為憑依的童女也就得了放免。她回復了意識,說道: V]I:2k5  
yEq#Dr  
「我道是在幾帳的裡邊,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卻到了外邊來了。還不知道做了些什麼樣的事哩!」覺得很是害羞,將頭髮搖得散亂了,遮住了面孔,偷偷的躲進幾帳後邊去了。 \ HZ9S=  
{t"+ 3zy'  
法師暫時留了下來,仍作祈禱,隨後說道: Qr  Wj>uR  
B2ec@]uD`  
「怎麼樣?稍為爽快一點了麼?」笑嘻嘻的說,樣子很是漂亮。又說到: =z /dcC$r  
{YAJBIvHV  
「本來還該暫時留在這裡,但是做功課的時刻已經到了。」便要告辭出去,家裡的人留他說道: QR c{vUR&  
zcel|oz)  
「且請等一會兒吧。讓我們送上佈施的禮物。」可是非常的著急要走,這家的似乎最高的女官便膝行到了簾子的跟前,說道: N/]o4o  
/3A^I{e74  
「真是多謝了,因為承蒙下降的關係,剛才的那種情形,看了也是難受的,卻立即好了起來,所以鄭重的給你道謝。明天如有工夫,還請過來吧。」這樣的傳達主人的意思。法師回答說道: 5WC+guK7  
"y_#7K  
「好執拗的邪祟,所以請不要疏忽,還是小心一點好吧。現今好起來了,這是要給你道喜的。」很簡單的應酬了,便走了出去,樣子很是尊貴,似乎覺得好像佛尊自己的出現了。 }hYZ" A~  
g\GdkiIj  
三○三.法師家的童子 Ar, 9U9  
U"x~Jb3]O  
端麗的男孩,頭髮長得很長的,還有年紀銷為大一點的孩子,雖然已經長出髭鬚來,頭髮卻是意外的美麗;又或是身體頑強,但是容貌醜陋的,當作使用人有許多人,很是忙碌似的、這裡那裡的出入奔走於大家貴族,在社會上很有聲望,這就是在法師,也是非常願意的事吧。那時候法師的父母,推想起來,也不曉得是怎樣喜歡的呢。 iA&oLu[y3  
:yd=No@  
三○四.難看的事情 zWKrt.Dg  
v |hKf6  
難看的事情是,衣服背縫歪在一邊穿著的人。又把衣領退後,伸向後方的人;公卿所用的下簾很是齷齪的舊車。平常少見的客人的前面,帶了小孩子出來。穿了褲的少年腳上躡著木展,這個樣子現在卻正在時行。壺裝束的婦人,快步的行走。法師戴了陰陽師的紙帽子,在舉行祓除的法事。又黑瘦而且容貌醜惡的女人裝著假髮,是很難看的。 ;C@^wI  
3S?+G)qKo  
滿生著鬍鬚,身體精瘦的男子,在那裡白天睡覺。這有什麼好看的地方,所以這樣睡著的呢?若是夜裡,什麼模樣也看不見,普通一般又都是睡了,也不必因為我是醜陋,便那麼起來不睡。只要早上趕緊起來,那就好了。在夏天時候,午睡了起來,也是難看的。只有非常美麗的人,那才稍為有點兒風趣,若是容貌平常的人,睡起的臉多是流著油汗,彷彿腫了的樣子,而且弄得不好,似乎兩頰也是歪斜了。午睡醒過來的人們互相對看著的時候,應該非常覺得掃興,覺得沒有人生的樂趣吧。 <3KrhhH  
'!_o`t@  
顏色暗黑的人,穿著生絹的單衣,也是很難看的。若是漿過或是砧打的衣服,那雖然一樣的透亮,但是也還沒有什麼。若是生絹的話,那便連肚臍也可以看得見了。 {Dqf.w>t  
G<:_O-cPSv  
三○五.題跋 :_8Nf1B+T  
Gs\D`| 3=  
天色已經暗下來了,不能夠再寫文字,筆也寫的禿了,我想勉強的把這一節寫完了就罷了。這本隨筆本來只是把自己眼裡看到,心裡想到的事情,也沒有打算給什麼人去看,只是在家裡住著,很是無聊的時候,記錄下來的,不幸的是,這裡邊隨處有些文章,在別人看來,有點不很妥當的失言的地方,所以本來是想竭力隱藏著的,但是沒有想到,卻漏出到世上去了。 <R+?>kz6  
]o]`X$n  
有一年,內大臣對於中宮進獻了這些冊子,中宮說道: %`G}/"  
{1wjIo"ptg  
「這些拿來做什麼用呢?主上曾經說過,要抄寫《史記》……」我就說道: `[Xff24(eb  
JwNG`M Gc  
「若是給我,去當了枕頭也罷。」中宮聽了便道: .CI { g2  
b X.S`  
「那麼,你就拿了去吧。」便賞給我了。我就寫了那許多廢話,故事和什麼,把那許多紙張幾乎都將寫完了,想起來這些不得要領的話也實在太多了。 S<Z]gY @c  
4$~A%JN3  
本來我如果記那世間的有趣的事情,或是人家都覺得漂亮的,都選擇了來記錄,而且也有在歌什麼裡頭,苦心吟詠草木蟲鳥的,歷舉出來,那麼人家看了,就會說道: H tx)MEZ  
4L/8Hj#g  
「沒有如期待的那麼樣。根底是看得見的。」那麼這樣的批評,也是該受的吧。但是我這只是憑了自己的趣味,將自然想到的感興,隨意的記錄下來的東西,想混在那些作品的中間,來傾聽人們的評語,那似乎是不可能的吧。然而也聽見有讀者說道: +oe%bk|A  
^Td_B03)  
「這真是了不起的事。」這固然是覺得是很可安心的事,可是仔細想來也不是全無道理的。世人往往憎惡他人偏說他好,稱讚的反要說是不行,因此真意也就可以推想而知吧。但總之,這給人家所看見了,乃是最是遺憾的事情。 y~w -z4  
m;=wQYFr{I  
其二又跋 >U~B"'!xV  
UKp- *YukT  
這是左中將還叫作伊勢守的那時候,他到我家裡來訪問,想在屋角里拿坐墊給他,這本冊子卻在上邊,便一起的拿了出去了。急忙的想要收回,可是已經來不及,就被他拿了回去,經過了好久的時期,這才回到我的手裡來。自此以來,這本冊子就從這裡到那裡的,在外邊流行了。 kcKcIn{  
ZEY="p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