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806阅读
  • 194回复

平家物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2-10-19
四.小教訓 7xR|_+%~K  
H>Sf[8w)%  
新大納言成親卿被關在一間屋子裡,身上冷汗直冒,心中想道:「哎呀,一定是那計劃被誰洩漏出去了。是誰洩漏的呢?一定是近侍中的人!」他把這件事的經過仔細地想了一遍,就在這時,忽聽後面響起腳步聲,心想可能是武士來要自己的命了,定睛一看,卻是入道相國本人拉開了後面的紙門,踏著地板登登地走進來。他穿著素絹直裰,白色寬腳褲【1】的褲腿向裡捲著,腰插一把白木柄短刀,怒氣沖沖地瞪著眼對大納言看了片刻,說:「你在平治年間就應該被殺掉,只因內府【2】為你說情才得以苟延性命,你難道忘了嗎!為什麼要恩將仇報,設計滅我平家?蒙恩知恩的才是人,不知恩的豈不是禽獸?幸虧平家氣數未盡,所以才能在這裡招待尊駕。現在將你們所策劃的一切,跟我講講吧。」大納言申辯道:「根本沒有這回事,恐怕是什麼人所進的讒言吧,請你認真查問一下。」入道相國不等他說完,就喊道:「來人!來人!」貞能走了進來。入道相國對他說道:「把西光的供狀拿來。」拿來之後,入道相國讀了兩三遍給大納言聽,隨後說道:「你這可惡的傢伙,還能抵賴嗎!」將那供狀扔到大納言的臉上,關上紙門,走了出去。入道相國餘怒未息,大聲喊道:「經遠!兼康!」難波次郎經遠和瀨尾太郎兼康進來,入道相國吩咐道:「把那傢伙拖到院子裡去!」可是兩人猶猶豫豫,沒有馬上照辦,說道:「不知道小松公打算怎樣處理。」入道相國聽了勃然大怒,說道:「好,好!你們難道只尊重內府的命令,輕視我入道的話嗎?那就沒有辦法了。」二人覺得這樣更會把事情弄僵,便起來將大納言拉到院子裡去。這時,入道相國似乎很得意,命令道:「按倒他,讓他叫喚叫喚!」二人對大納言耳語道:「您就隨便叫喊幾聲吧。」把大納言按倒在地,大納言就叫了幾聲。這情形就像地獄中把塵世上的罪人放在秤【3】上稱量罪孽的輕重,放在孽鏡台上照出生前的行為,根據罪行的大小,受鬼卒牛頭馬面的責罰;又如古書【4】裡所說:「蕭樊囚縶,韓彭菹醢,晁錯受戮,周魏見辜。」這裡蕭何、樊噲、韓信、彭越都是漢高祖的忠臣,但是因小人進饞蒙受冤屈,成親卿也是這樣的吧。 o8mo=V4j  
h FDze  
新大納言本人尚且有這些遭遇,因而想到兒子丹波少將和其他人也許會遇上更倒楣的事,心中非常著急。時值盛暑,沒有更換的衣服,身上熱得受不了,心中更是焦灼難安,臉上流下的也分不清是汗水還是眼淚,心裡想道:「雖然如此,小松公總不會丟開我不管吧。」但一時也想不出找什麼人去托付他一聲。 V5cb}xx  
sn2r >m3  
小松大臣過了許久,才同嫡子權亮少將維盛同乘一車,帶著四五個衛府的人,二三個隨從,軍士卻一個也沒有帶,泰然自若地來到西八條。入道相國及其左右的人,都覺得有點意外。下車的時候,貞能上前說道:「發生了這樣的大事,為什麼不帶軍士?」小松公說:「所謂大事是指天下大事,這樣的私事能說是大事嗎?」那些帶著兵仗的人聽了這話,都顯得有點不安。 S6= \r{V  
@WMj^t1D+  
「大納言關在哪裡?」說著便打開各個房間的紙門查看,見有一處紙門上交叉釘著木板,心想大概就在這裡吧。打開一看,大納言果然在裡面,只見他正在流淚,低著頭,眼睛也沒睜開。小松公問他:「怎樣了?」大納言一看到小松公,那種高興的樣子,簡直象地獄裡的罪人看到地藏菩薩一樣,情狀卻也可哀。大納言說:「不知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既然你來了,我也就有望得救了。本來平治年間就該處斬,承你鼎力相救,才得以保全性命,並且已做到正二位大納言,年紀也已四十有零,您的大恩大德,生生世世報答不盡,這次請再救我一命吧。如果能夠活命,我就出家入道,在高野或粉河【5】閉戶修行,以修來世。」小松公答道:「現在雖將你關起來,未必會真的要你性命。即使真有那樣的事,我重盛既然來了,也會豁出命來救你。」說完便走了出來。他來到父親入道相國面前,說道:「關於誅殺成親卿之事,還應該認真斟酌才是。自其先祖修理大夫藤原季顯在白河上皇那裡供職以來,他超越了本家先輩的舊例,做到正二位大納言,是當今法皇身邊的寵臣,如果立即將其斬首,恐怕有些不妥吧。至多也只能放逐出京罷了。現在被尊為北野天神的菅原道真【6】,就是由於藤原時平的讒言,被謫貶至西海之濱;西宮大臣源高明【7】因為多田滿仲的讒言,被流於山陽之南。這些都是延喜聖代、安和盛時【8】所犯的錯誤,歷代人對這些錯誤多有非議。上古尚且會發生這樣的錯誤,時逢末世,賢王猶有過失,何況我們這些凡人。現在既已將其拘禁,似乎不必急於誅殺,想他也不會再產生什麼危害。古書上說:『罪疑惟輕,功疑惟重』【9】。另外還有一件事:重盛娶了大納言的妹妹,維盛又是他的女婿,但我來為他說情難道是為了親戚關係嗎?決非如此。我是為了天下,為了君王,為了全家,才說這番話的。我國自嵯峨天皇時誅殺右兵衛督藤原仲成以來,直到保元年間,歷君主二十五代未曾判人死罪;在故少納言入道信西【10】當權時期,才第一次處人死刑,並將宇治惡左府【11】掘屍檢驗,未免過於苛酷了。古人有言:『死罪興,則海內謀反者不絕。』果不其然,過了兩年,又發生了平治之亂,信西藏於土穴之中,被搜出斬首,在京城中巡迴示眾。信西於保元年間做過的事,不久就報應到自己身上,想起來真是可怕。而且成親大納言在朝中並無叛君之罪,無論如何,應該認真斟酌才是。現在咱們平家已盡享榮華,想您也未必會有什麼更高的要求,但願子子孫孫世代繁榮下去才好。書上說,父祖善惡必及兒孫,『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12】無論從哪個方面考慮,我認為今夜將成親卿斬首的事總歸是不妥的。」入道相國大概也覺得兒子所說的不錯,便不再對新大納言成親卿執行死刑了。 7{?lEQ&UE  
w*]_FqE  
隨後內大臣走出中門,對武士們說:「即使是入道公的命令,也不能輕易將大納言砍了。入道公是因為生氣才做出這種魯莽的事來,事後必定後悔。大家也不要做出什麼錯事來,否則日後不要怪我!」軍士們聽了這話,都瑟瑟顫抖,無言以對。內大臣又說:「聽說經遠和兼康今天早上對大納言非常無禮,實在太不像話。要知道這是瞞不過我的,做事應該有個分寸嘛!從鄉下出來的武士就是這麼沒有禮儀!」這二人聽了非常惶恐。內大臣說完便回小松府去了。 si+5h6I.}  
DU*Hnii  
卻說那幾個跟隨大納言來的武士,跑回中御門烏丸的府邸,報告了發生的情況,大納言夫人以及所有女官們都失聲痛哭。武士們說:「聽說已派武士來抓少將【13】和公子們,請趕快到什麼地方躲一躲吧。」但是夫人說道:「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一個人留下來又有什麼意思呢!倒不如一起象朝露一樣消逝了吧!沒料到今天早晨的外出竟成了永別,實在可悲呀!」說著就倒在那裡大哭不止。但聽說武士們將要到來,想想自己難免受辱,遇上令人難堪的事,於是帶著十歲的女兒和八歲的兒子,一起坐上了車,也沒想好到哪裡去就出發了。但也不能茫無目標,就順著大宮大路向北山的雲林院馳去。到了那邊的僧院,將夫人扶下車來之後,來送的人為了保全自己,紛紛告辭四散而去了。只剩了年幼的人,沒人前來慰問,這時新大納言夫人心裡的悲哀是可以想像的了。看著漸漸西下的太陽,心想大納言如同朝露的性命今夜將會終結了。想到這裡不由得肝腸寸斷。家中雖有很多武士女官,可是沒人整理東西,連門也沒有關;雖有滿廄馬匹,可是喂草的人一個也不見了。平日裡一到天明,就是車馬盈門,賓客滿座,歌舞嬉戲,無所忌憚,反而是那些住在附近的人,所謂「豪門之近鄰,歡樂不能開口笑,悲傷不能放聲哭」【14】,只能惶恐地過日子。昨夜之前的這種情況,卻在一夜之間完全變了,盛極必衰的道理宛然出現在眼前。「樂盡哀來」,江相公【15】的文章現在可以說是深切地領會到了。 sIQMUC[!  
OHXeqjhy  
-------------------------- 22H=!.DJ  
vU=k8  
【1】是一種穿在裡面的襯褲,褲腳很寬,故名。 x[,wJzp\6  
AhFI, x  
【2】即內大臣平重盛。平治之亂時成親曾為重盛所救。參見第一卷第十二節注七。 qSs^}eN  
> ]N0w  
【3】指閻羅殿中稱量罪人作孽多少的量具。 Xg)FIaw]eT  
 JS.' v7  
【4】引自《文選·李陵答蘇武書》。此處把成親比為忠臣,與卷一《鹿谷》一節所述相牴觸。 K\r=MkA.>  
b%$C!Tq'  
【5】高野山的金剛峰寺和粉河的粉河寺,都在紀伊國內,與京城近旁的比睿山不同,是遠離俗世,適於遁世出家的人苦心修行的地方。 \OB3gnR  
?Fw/c0  
【6】日本平安時代中期的學者、政治家。以長於文學,累官至右大臣。因受貴族所讒,左遷到九州,任太宰權師,鬱悶而死。他死後,宮中屢生災變,疑為道真魂作祟,遂下詔復其官位,後又追封為太政大臣。民間為其在北野修建天滿宮,崇為天神,所以稱為北野天神,又稱天滿天神。之後,因其文學冠絕於世,被奉為文教之神。 #nz$RJsX  
l{g( z !  
【7】日本第六十代天皇醍醐天皇(897—930年在位)之子,下降臣籍,賜姓源氏,仕為西宮左大臣,以滿仲之讒,貶為太宰府權帥,後被赦還。 6iC:l%|u  
3-5lO#&#  
【8】延喜(901—922)是醍醐天皇年號,安和(968—969)是冷泉天皇年號,均為日本盛世。 q!4dK4`#5  
p5\b&~ g  
【9】引自《尚書》。 4{TUoI6ii  
hikun 2  
【10】即藤原通憲。平治之亂初起,他避難於奈良的田原,匿居在地窖中,被源義朝部卒發現,搜出斬首。 2 IGAZ%%  
a 3H S!/  
【11】參見第一卷第十三節注一。  hHdC/mR  
_c[t.\-`]  
【12】引自《周易》坤卦文言。 *F=w MWa  
#\w~(Nm-  
【13】指大納言成親卿的嫡子,丹波少將成經。 ceAK;v o  
)t0t*xu#  
【14】語出慶滋保胤所著《池亭記》。 v$lP?\P;}X  
'Q?nU^:F#  
【15】大江朝綱,所作《願文》中有:「生者必滅,釋尊未免檀之煙,樂盡哀來,天人猶逢五衰之日。」 0 ; M+8  
xLPyV&j-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2-10-19
五.為少將求情 -jN:~.  
o0SQJ1.a$  
丹波少將成經那天夜裡在法皇宮中法住寺院值宿。在他還沒有退出的時候,大納言家裡的武士就跑到宮裡,叫出少將告訴他所發生的情況,並說:「不知為什麼宰相【1】那邊沒有來人通知。」正說著,宰相府裡的人也來了。這裡說的宰相是入道相國的兄弟,他的住所在六波羅的大門裡邊,因此稱為門脅宰相,是丹波少將的岳父。來人說:「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入道相國叫我帶著您馬上到西八條去。」少將心裡明白了,便把法皇的近侍女官們叫出來,說道:「昨天晚上外面擾擾攘攘,我還以為山上的僧眾又下山來了,沒當一回事,現在才知道是關係到成經自身的事情。恐怕大納言今夜就要被處斬了,成經恐怕也要同坐。本想見法皇一面,但處境既已如此,還是免了吧。」女官走入內殿,將這話奏給法皇,法皇大驚,心想:「這是真的嗎?今天早晨入道相國派使者來,我就察覺到了,難道真是秘密計劃的事洩漏出去了嗎?」但卻說:「雖說如此,還是叫他進來吧。」少將於是就進來了,法皇只是流淚,什麼也沒說。少將也含著淚,無言以對。因為不能老是這樣相對無言,過了一會少將便掩面退了出來。法皇目送他的背影,說道:「時逢末世真是可悲呀!恐怕從此再也見不到他了。」說著又流下淚來。法皇宮中的人們與少將攬袂惜別,沒有一個不掉淚的。 gZ{q85C.>  
]{2Eo  
少將來到岳父門脅宰相府內,那位將要臨產的少將夫人,今天早晨聽說這件事正哀痛欲絕。少將從法皇宮裡出來後,已是流淚不盡,現在看見夫人這樣,更覺悲傷了。一個做過少將的乳母、名叫六條的女官,看見他說:「自從做了你的乳母之後,我就一直抱著你,時光如流水一樣,我並不為自己一天天變老而傷悲,只是看你一天天長大而歡喜,不覺已是二十一年了,我從來不曾長久離開過你,就是到法皇宮裡或天皇禁中去的時候,回來稍遲都覺得不放心,現在卻不知要遇到什麼樣的事情呢!」說著就哭了。少將說道:「不要那麼傷心了。有宰相的情份,總會為我保全性命的。」雖是勸慰別人,可自己卻不顧有人在一旁也哭了起來。 o>3g<- ul  
IUK !b2!`  
西八條那邊幾番派人來催,宰相說道:「先到那邊去,看看情況再作打算。」於是便走出去了。少將也與宰相同車前往。自從保元、平治以來,平氏家族的人一直養尊處優,沒有什麼煩心的事,但這位宰相只因為有了這個時運不濟的女婿,才遭遇了這種可歎的事。來到西八條府前,他們停住了車子,叫人通報,入道相國吩咐道:「丹波少將不得入中門。」於是把他留在門旁武士的住處,只讓宰相進去。軍士們立即上前將少將圍住,看管起來。在這時候倚為靠山的宰相離開了身邊,少將的心裡想必是非常惶恐的吧。宰相進了中門,入道相國並未出來相見,只叫源大夫判官【2】季貞出來傳話。宰相說道:「我和這種不成器的人結了親,雖是後悔,但也沒有辦法。他的妻子將要臨產,今天早晨聽到這件事,看來性命難保,留他一條性命好像不會有什麼妨害,請把少將交給我吧,有我教盛在,決不會再讓他出什麼差錯。」季貞進去傳達了之後,入道相國說道:「唉,宰相又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並未立即作出回答,過了會兒才又說道:「新大納言成親圖謀滅我平氏滿門,擾亂天下,這少將既是大納言的嫡子,不管他和你是疏是親,都不能寬宥他的罪過。如果他謀反得逞,就是尊駕那邊恐怕也不會安然無事吧。」季貞出來說給宰相聽了,宰相非常失望,又說道:「自從保元、平治以來,經歷多次戰爭,我都堅決為相國效命,假如今後再起風波,我仍會竭盡全力為您效力,教盛雖已年邁,但是還有許多後繼的兒孫,他們都可固守一方。但此時請求將成經暫時交付於我,卻不被應允,可見相國把教盛完全看作心懷二心的人了。被人看作這樣不能信用的人,活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意思,我只有立刻辭退官職,出家入道,隱居於偏遠的山鄉,專心念佛修行來世吧。塵世生活是非常無聊的,因為生在世上就一定會有種種願望,而願望落空就會心生怨恨,只有出世離俗,皈依佛門,才是唯一的出路。」季貞聽了,到入道相國面前說道:「宰相已萬念俱灰,決心出家入道了,請您適當處置吧。」入道相國聽後大驚道:「怎麼竟說要出家,這未免太過分了。既然這樣,那就把少將暫時交給他吧。」季貞出來對宰相說了,宰相說道:「唉,有子女能帶來什麼好處呀!如果不是因為女兒因緣,何至於這麼傷心呢!」說罷就出去了。 ^:c:~F6J  
8Gw0;Uu8D  
少將在外邊等候著,見岳父出來問道:「事情怎麼樣了?」宰相答道:「入道相國非常生氣,沒有接見我;屢次讓人傳出話來說不能寬恕,後來我說出要出家的話,這才答應暫時將你交給我,但我覺得這也不是長久的辦法。」少將說道:「幸虧如此,成經得蒙岳父深恩,苟延性命,但不知大納言的事怎麼樣了?」宰相說道:「沒顧得上問起這事。」少將流著淚說道:「蒙恩得以暫保性命,固然可喜,但我也非惜命之人,實在是希望見父親一面。聽說大納言今晚就要被斬首,那成經留下這命也毫無意義,倒不如把我一塊兒處決了倒乾淨。」宰相為難地說:「你說這些幹什麼!當時只顧為你求情,就來不及問別的事了,但關於大納言的事,今天早晨內大臣說了不少寬解的話,聽說暫時沒有性命之危了。」少將聽了,熱淚盈眶,雙手合十,不勝欣喜。這樣將自身安危置之度外的表現非親生骨肉是不可能的。一切緣分中最確實可靠的要算是親子之緣了。人還是應該有子女呀,宰相這時才回過味來。於是象來時一樣,與少將同車回去。到了家裡,那些女官好像是看見死人復生一樣,都圍上來高興得眼淚直流。 %Q)3*L  
6NvdFss'A{  
-------------------------- j'z}m+_?  
nm!5L[y!0  
【1】指平清盛之弟平教盛。 ur'a{BI2R  
RhJ{#G~:%  
【2】安藝守源季遠之子。判官是檢非違使尉,官階相當於六位。大夫判官是官階列為五位的檢非違使尉。 vJX3fE }F  
.%{3#\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2-10-19
六.諫諍 ZSUbPz  
[ljC S  
入道相國拘禁了這麼多人,大概還覺得不怎麼放心,今天在紅綢直裰外穿了一件黑線縫綴的腰甲,胸前妥貼地放了一塊銀飾的護胸板。他先年作安藝守時參拜神社,曾得一靈夢,嚴島大明神夢中【1】賜予他一把銀絲纏柄的小長刀,此刀平日裡經常帶在身上,睡覺時也放在枕邊,今天就赫然地掛在了腰間。他如此裝束來到中門廊下,氣勢很是威嚴可怖。他傳喚貞能來見。築後守貞能在黃赤帶黑的直裰上穿著紅綠縫綴的鎧甲,走到跟前跪坐在那兒。少頃,入道相國說道:「貞能,這事你以為怎樣?保元年間,平氏一門從右馬助【2】開始,大半為崇德上皇效命。第一王子重仁親王,已故刑部卿是他的養父【3】。他本來不應背叛崇德上皇,只因服從已故鳥羽法皇的遺訓,所以給後白河天皇做了前驅,這是第一次勤王效命。平治元年十二月,信賴和義朝將後白河法皇與二條天皇幽禁起來,固守大內,天下被搞得烏煙瘴氣。那時,是入道我拼著性命,削平了叛逆,捕獲了經宗、惟芳等人。到那時為止,我為保護天皇已經有好幾次幾乎喪命。因此即使有人進讒言,也不該拋棄我們子孫七代效忠王室的平氏一家。現在只因聽了成親這個無用的東西和那個叫西光的下賤傢伙的話,就要滅掉我平氏家族,法皇的這個心思真是令人萬分遺憾呀!此後如果還有人進讒言,一定會下旨討伐我家;我們一旦成為朝廷逆臣,無論怎麼後悔也無濟於事了。我想在這件事略為平靜下來以前,將法皇奉移到鳥羽北殿【4】,或者請他臨幸此地,你看如何?如果真的這麼做,北面的衛隊【5】一定會放箭阻擋。因此,要讓武士們作好準備。入道對法皇的忠勤就到此為止了。為馬備好鞍,披上鎧甲吧!」 ;L{#TC(]J]  
8do7`mN  
主馬判官盛國聽了此話,急忙策馬來到小松公府上,稟報說:「事情要鬧大啦!」內大臣沒等他說完就問:「啊呀,將成親卿的頭砍了吧!」主馬判官說:「不是這種事。入道公披上鎧甲,武士們也都作好了準備,打算出發去攻法住寺了。說是要將法皇移居鳥羽北殿幽禁起來,其實暗地裡商議著要把法皇流放到九州去呢。」內大臣雖不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但想想今天早上入道的氣勢,說不定會做出什麼發狂的事來,便坐車趕往西八條去了。 %_>+K;<  
c'LDHh7b  
在門前下了車,進門一看,只見入道相國穿著腰甲,幾十名平氏家族卿相和殿上人都在各色的直裰外面披了鎧甲,在中門廊下分兩排端坐著。其他各國的國司、衛府以及諸司的人,廊下排不下,便都擠在院子裡。許多人都拿著旗幟,馬的肚帶束緊了,鐵盔的帶子也都繫好,全都是準備停當即將上陣的樣子。但小松公卻是烏帽子便服,穿了大花紋的長統褲【6】,提著褲腿,衣裳沙沙作響地走進來,相比之下,顯得與這裡的氣氛不協調。入道相國垂著眼,心中暗想:「啊,內大臣又是那種目空一切的樣子,恐怕又要進行一番諫勸吧。」雖說是自己的兒子,但按佛法來說,他嚴守五戒,以慈悲為先;按儒教來說,他不亂五常,嚴守禮儀;所以覺得現在穿著腰甲與他相見,似覺不甚得體,便慌忙拉開紙門,將一件白絲綢法衣披在腰甲外面,但護胸板上的金飾還有些露在外邊,為了遮住它,只得時不時地攏攏衣服的領口。 \`MX\OR  
w2mLL?P  
內大臣走到兄弟宗盛卿的上座,坐了下來。入道相國一時找不到話題,內大臣也沒說什麼,過了一會兒,入道相國才開口說道:「成親卿謀反算不了什麼大事,這一切都是法皇策劃的,我想在事件略為平靜下來之前,將法皇奉移到鳥羽北殿,不然便請他臨幸此地,你認為如何?」內大臣聽了,眼淚簌簌地流下來。入道相國問道:「你怎麼了?」內大臣拭淚道:「聽您這麼說,我感到我們家快到末運了。凡是人將起敗運的時候,必定會想做惡事,看您的樣子似乎有失常態。我朝雖處邊鄙之地,卻是天照大神【7】的子孫君臨之邦,天兒屋根尊【8】的子孫主持朝政之國,及至今世,竟有人居太政大臣之位而身披甲冑,這豈不是有背禮義嗎?況且您又是出家之人,今捨棄三世諸佛作為解脫塵俗象徵的法衣,卻披了甲冑,帶著弓箭,於佛法來說,這不免會招致破戒無慚【9】之罪,從儒教來說,實乃有違仁義禮智信之常。我作兒子的說出這話來,固然有犯上之嫌,但顧念及此,又怎能不說。常言道,世上有四種恩德,即天地之恩,國王之恩,父母之恩,眾生之恩。其中尤以朝恩為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以那穎川洗耳、首陽采薇的賢人們崇尚禮義,不違敕命。何況您位列極品,榮任太政大臣,為先祖所未聞。就連重盛不才愚昧之身,尚且位至蓮門槐府【10】。非但如此,大半國土,為我們平氏一門所領;采邑分配,悉聽我一家定奪;這豈不是曠世之朝恩嗎?如今不念這莫大的恩澤,圖謀進攻法皇,實在違背了天照大神、正八幡宮的神意。日本乃是神國,神不享非禮,況且法皇所慮並非毫無道理。我們一家平叛削逆,綏靖四海,盡忠勤王,的確是功勳無比,但是我們平氏家族的人,依仗皇恩,也確實可以說大有旁若無人之嫌,聖德太子十七條憲法中有云:『人皆有心,心各有執。彼是我非,我是彼非,是非之理誰能裁定。相共賢愚,如環無端。是以設或人有瞋怒,恐為我失。』【11】但平氏的氣運還沒有盡,所以謀反被發覺了。而且參與其事的成親卿也被捕獲,即使法皇另有他想,也沒有什麼可怕的了。給當事者以適當處分後,向主上奏明緣由,這樣既對法皇盡了忠勤,也對黎庶盡了安撫哀憫之意,既可蒙神明的冥佑,也不違背佛陀的意旨。神佛感應所及,法皇的心意也必然會改變的。一邊是君王,一邊是父親,怎能論親疏遠近,只能是拒斥悖謬,唯理是從了。」 :M%s:,]R  
o3mxtE]  
-------------------------- /^ d!$v  
mxpncM=q  
【1】新任國司照例要參拜國內神社。嚴島在廣島灣附近海中,那裡有嚴島神社,崇祀市杵島姬命尊等三女神。平清盛為安藝守時奉為平氏的氏族神。 *(~=L%s  
!/w<F{cl  
【2】右馬寮的次官,指清盛的叔父平忠正,死於保元之亂。 eeuTf  
Ojx1IL  
【3】故刑部卿平忠盛的側室是崇德天皇第一王子的乳母,所以忠盛算是養父。 .`84Y  
vdloh ,  
【4】鳥羽殿又稱城南離宮,在平安城之南,分作北殿、南殿、東殿三個區域。 ZPWY0&9  
W is_N3M  
【5】指法皇的羽林軍。 wkK61a h6  
&K5wCNX1  
【6】亦稱絹狩褲或括緒褲,褲腳管很長,卷束起來頗似燈籠褲。行走時須左右掖起,才能舉步。 '+ 1<7jl&I  
Szrr`.']  
【7】據《古事記》,天照大神的孫子第一個降臨日本國土,歷代天皇都是天孫的子孫。 '"LrGvkZ  
@'`!2[2'?  
【8】據《古事記》,天兒屋根尊(亦稱天兒屋命)是和天孫一同降臨,協助天孫治理國政的。 T X.YTU  
ei)ljvvmHP  
【9】佛家語,意為破壞戒律,不知羞慚。 =Tv|kJ| j  
6Mu_9UAl`  
【10】蓮門是南齊大臣王儉,家中植蓮的故事。槐府指三公宰相之家。 %+gYZv-  
~+w'b7T,=  
【11】聖德太子(574—622),用明天皇的王子,本名上宮廄戶豐聰耳命,曾攝政,接受隋唐文化,推行佛教,未即位而歿,追諡為聖德太子。著有漢文經疏數種,及憲法十七條。 u#(VR]u\7  
\Ps}1)wT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七.烽火 ]^BgSC  
w3Z;&sFd  
內大臣接著說:「況且這事法皇方面也有道理,即或不能取勝,我也決心守衛法皇的法住寺殿。因為從重盛敘爵以來,直至今日,以大臣兼大將,無一不出於君恩。君恩之重,勝過千萬顆的白玉;君恩之深,勝於反覆洗染的紅綢【1】。因此,我決心去守護法皇宮殿。而且那裡也還有些武士,肯為我效力。當然,我率領這些人守衛法住寺殿,不是十分容易的事。我感到悲哀的是,我要為君王盡忠,就要忘卻比須彌山還高的父恩;而要不負不孝的罪責,便要成為君王的逆臣。因此我進退維谷,難辨是非,現在我倒是盼望有人能砍下我重盛的腦袋,那樣我就既不用守護法皇的宮殿,也不用跟隨父親前去了。從前那個蕭何,因為功勳卓著,官至相國,皇上特許他劍履上殿,但是他有了違背君心的事,高祖就予以重罰。由此先例可知,一切富貴、榮華、朝恩、顯職,一旦到了頂點,總會有運盡的時候。正如書上所說:『嘗觀富貴之家,祿位重疊,猶再實之木,其根必傷。』【2】這是令人害怕的。因馬齒徒增,得睹亂世,又因生於末世,得遭此厄運;這也是重盛前世的報應。現在就叫一個武士,將重盛拉到院子裡,砍下重盛的頭顱吧,這是非常容易的事。我就說這些了,請大家聽了想想。」說著淚如雨下,打濕了衣袖。所有在座的人,無論是心腸硬的還是心腸軟的,都流下淚來。入道相國聽了素來倚重的兒子內大臣的這番話,非常失望地說:「啊呀,我並不想做傷害法皇的事,只是怕法皇聽了那些壞人的話,說不定會做出什麼錯事來。」內大臣說:「即使做出什麼錯事來,也決不能對法皇採取什麼行動。」說完便站起身來,走出中門,對武士們說:「剛才重盛講的話你們都聽到了吧。從今天早晨我就來這裡,想勸阻這件事;也許是我喧嚷得過分了,那我現在就回去了。如果你們一定要去攻打法皇住處,就先把我重盛的頭砍下來再去。就這樣吧!來人呀,回府!」說完,便回小松府去了。 O#3PUuE%d  
m(p0)X),_i  
內大臣回到府中,將主馬判官盛國叫來,說:「我聽到了一樁大事,馬上發出通告,凡信任我重盛的人全都武裝起來迅速集合!」盛國立刻照辦了。小松公這向來穩重的人發出了如此緊急的通告,一定是發生了非常重大的事,於是武士們迅速裝束起來,如風而來。散在京郊各地,如澱、羽束師、宇治、岡屋、日野、勸修寺、醍醐、小黑棲、梅津、桂、大原、靜原、芹生裡等地的兵士,有的只穿了鎧甲,沒有戴頭盔;有的只背了箭來不及拿弓;還有的騎馬只踹了一個鐙,紛紛擾擾地奔馳而來。 'q, L*  
<) VNEy'  
西八條的幾千人馬,聽說小松公的府邸騷動起來,也不向相國稟告便各自一路喧嚷著奔向小松府去了。凡是能上陣彎弓射箭的人,一個不剩全都跑去了。入道相國非常吃驚,將貞能叫來道:「內大臣集合人馬打算幹什麼?難道真像剛才說的,要對這裡發起進攻嗎?」貞能聽了流著眼淚說:「這要看是什麼人了,他哪裡會做出這種事情呢?連他剛才對您說的話,這會兒恐怕也已經後悔了。」入道大概覺得與內大臣鬧翻了沒什麼好處,就打消了將法皇接過來的計劃,脫掉腰甲,穿上白色的法衣,心神不定地念起經來了。 3"p'WZ>  
5"2pU{xmK  
小松公叫盛國登記到來的人數,總共來了一萬多人馬。內大臣見兵馬全部到齊,便走到中門外,對武士們說:「眾軍準時到來,實在可嘉。中國曾發生過這樣的事:周幽王有一個最受寵愛的妃子,叫褒姒,是天下第一的美人,但幽王感到不如意的是這個妃子從來沒有笑過。按周朝的規矩,發生戰亂時要處處燃火擊鼓傳遞消息,用以召集軍兵,這叫烽火。有一次發生兵亂,舉起烽火,那褒姒看了說道:『啊,真是奇怪!有那麼多火啊!』於是笑起來。真是所謂的『一笑百媚生』呀。幽王非常喜歡,從此以後,沒有發生兵亂也常常燃起烽火。諸侯到來卻沒有發現敵人,既然沒有敵人,諸侯只能無功而返。這樣的事做了幾次,就再也沒人來了。後來鄰國的凶賊殺往幽王的都城來了,雖然燃起了烽火,但各地都以為又是為妃子燃的,軍兵都沒有來,結果都城陷落,幽王滅亡,而那褒姒變成狐狸逃走了。這確實是可怕的事情。從今以後,如果發生了什麼事,只要我這裡發出召集的命令,都要像今天這樣迅速趕來。重盛因為聽到了一件意外的事情,所以將你們召集到這裡來,但現在已查清了事情真相,屬於誤報,你們趕快都回去吧。」說完就將軍兵打發回去了。實際上並不是查清了什麼真相,而是根據剛才勸諫父親的話,想檢閱一下聽從自己命令的人馬到底有多少,並不是真的想與父親開戰。並且想這樣一來,也許可以使入道相國背叛朝廷的心思有所改變吧。 (=t41-l  
o>e-M  
「君雖不君,臣不可以不臣;父雖不父,子不可以不子。」【3】於君應盡忠,於父應盡孝,這與文宣王【4】所倡導的沒什麼不合吧。法皇聽了這事後說道:「這倒不是現在才有這種表現,要論內大臣的胸襟,連我們也感到慚愧,這是以德報怨了。」當時的人們也都稱讚說:「因為前世的陰騭好,所以當上了大臣兼大將,他的風采儀容無人能比,才智學識也是無人匹敵的。像內大臣這樣的人真是世間罕見啊!」 Eu`K2_b  
i9v|*ZM"  
書上說:「國有諫臣其國必安,家有諫子其家必正。」【5】小松公確實是上古或末代都很少見的忠臣。 ~qkn1N%'  
Vu;z|L  
-------------------------- QSyPtjg]  
G-5ezVli  
【1】引自菅原文時《花光水上浮詩序》,藉以比喻君恩深厚。 t4<+]]   
J*t_r-z  
【2】引自《後漢書·明德馬皇后紀》。 i0rh {Ko  
$ EexNz  
【3】引自古文《孝經》孔安國的序。 /6:qmh2  
i?f;C_w  
【4】文宣王是唐玄宗加封孔子的謚號,明朝以後廢止。但上面兩句話並非孔子所說。  %e(DPX  
tGF3Hw^mS  
【5】古文《孝經·諫爭章》裡說:「天子有爭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其國。父有爭子,則身不陷於不義。」  3Hi8=*  
]n3!%0]\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2-10-19
八.大納言被流放 !sI^Lh,Y  
n|H8O3@  
同年六月二日,新大納言成親卿被帶進貴賓室,為他準備了一桌便宴,但他胸中憂鬱愁悶,連筷子都沒有拿。後來車子到了,催促他上車;他雖不情願,但不得不坐了上去。車子周圍有軍兵嚴密把守,但全都不是他自己的親兵。他提出要見小松公一面,但也未獲允許。「既便是犯了重罪,流放遠方的人,也應該允許有個貼心的人同去吧。」他在車裡這麼說,那些押送的武士聽了,都流下了眼淚。 &%(Dd  
R$dNdd9m  
出了西八條往西,走過朱雀大路,再向南走,就是皇宮,現在這裡竟成了陌生的地方了。他長年使用的雜役和牛倌,沒一個不流淚的;至於那留在京城的夫人和年幼的子女,其悲哀的心情自不待言。在走過鳥羽殿的時候,新大納言想起法皇以前臨幸此地,自己每次都隨侍左右,那裡還有自己的一所別墅叫作洲濱殿,現在也只好不相干一樣地走過去了。走到鳥羽殿的南門,武士們便問船怎麼還不來。 CO, {/  
 N?,  
大納言說:「還要到哪裡去?反正是死,倒不如死在京城近處好!」從這話可想見他絕望的心情。信口問了一下車旁的一個武士:「你是誰?」那人答道:「難波次郎經遠。」「這裡有沒有我的人?上船前我有話吩咐,你去問一下。」難波次郎經遠在附近跑來跑去問了一遍,可是沒有一個人說自己是大納言的人。大納言說:「在我得意的時候,跟隨我的人有一兩千人,現在落到這個境地,竟連一個送行的人都沒有,實在可悲呀!」說著就哭起來,那些悍勇的武士也都潸然淚下。這時,與大納言相伴的只有淋漓的眼淚而已。以前到熊野或是天王寺參拜的時候,都是坐平底三進的大船,而且還有二三十艘小船相隨,這回坐的卻是草率製成的屋形船,遮著很大的帳幕,周圍全是陌生的兵士。被限令今天離開京城,踏上流放遠國的海路,其心情的悲哀是可想見的了。在這一天裡,到了攝津國的大物浦。 0Q#}:  
96; gzG@1!  
新大納言本來已定了死罪,因為小松公從中全力周旋,後來從輕發落改為流放。新大納言在做中納言的時候,兼任美濃國的國司。嘉應元年(1169)冬天,隸屬山門的平野莊的一個神官拿著一塊葛布,到代官右衛門尉正友那裡去賣,代官藉著酒醉在葛布上亂塗亂畫。神官因而大罵不休,他便對其施以種種凌辱。於是,數百名神官衝入代官官舍。代官拚命防禦,結果殺死了十幾名神官。由於這件事,山門僧眾在十一月三日蜂擁而起,請求裁決。為此,有司奏請皇上將國司成親卿處以流放之罪,把代官右衛門尉正友關進監獄。成親卿本已確定放逐到備中國,被送往西七條,但是法皇不知為什麼隔了五天就把他召回去了。對於這種處置,山門僧眾極為不滿,便對成親卿痛加詛咒。儘管成親卿犯過這種過錯,卻於第二年五月五日兼任了右衛門督和檢非違使別當,這就越過當時的資賢卿和兼雅卿二人。資賢卿年事稍長,而兼雅卿血氣方剛,況且他們都是嫡男,如今被人越過了官階,心中自然憤憤不平。成親的這次晉陞乃是對他督造三條殿【1】的獎賞。嘉應三年四月十三日被升至正二位,也越過了當時的中御門中納言宗家卿。安元元年(1175)十月二十七日,由前中納言晉陞為權大納言,人們都嘲笑說:「這個被山門僧眾詛咒的人竟能得到如此重用!」但是,現在卻因為這個緣故遭遇了這種苦難。神明的降罰也好,人們的詛咒也罷,或早或遲總是會到來的。 xj AU Csq  
c7[Ba\Cr4h  
同月三日,從京城派來的使者到了大物浦,引起了一陣驚慌。新大納言問:「是命令在這裡殺掉我嗎?」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的,來使只是傳令將他流放到備前國的兒島去。並且捎來小松公的一封信,信中寫道:「雖然我竭力想將你留在京城附近的山村裡,但最終沒有成功,實在抱歉,但總算保全了你的性命。」此外又叮囑難波:「要好好照顧成親卿,不可違反他的意思。」同時把旅途的所有用品全都備齊送了來。 =@hCc  
X(8LhsP  
現在新大納言只好離開隆恩眷顧的法皇,不得不與從未離開過的夫人和兒女遠別了。他說:「這是到哪裡去啊,再想回來和夫人見面,大概是不可能了吧。那年因為山門爭訟的事,已定了流放之罪,承法皇開恩,被從西七條召了回來。這回可不是法皇的處分,前途未卜呀!」這樣說著,便呼天搶地地哭了起來,但這一切都無濟於事了。到了天明時分,船順流而下。新大納言一路上終日淚水漣漣,似乎是活不下去了,但那猶如朝露的性命卻還未到盡頭。隔著船後翻滾的白浪,京城越來越遠了,日子一天天過去,流放的地點也越來越近。船到了備前國的兒島,新大納言住進了一所簡陋的柴庵。這個小島背山面海,岸上的松風,海上的波濤,所見所聞,無一不帶上了無邊的惆悵。 9JILK9mVO  
gnb+i`  
-------------------------- G"Ey%Q2K  
wCj)@3F  
【1】承安二年(1172)七月,後白河上皇和建春門院遷到三條殿居住。 z XUr34jF  
53bVhPG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2-10-19
九.阿古屋之松 $wk(4W8E  
Mp@dts/|  
除了大納言以外,還有很多人受到處罰。近江中將入道蓮淨被放逐到佐渡國,山城守基兼被放逐到伯耆國,式部大輔正綱被放逐到播磨國,宗判官信房被放逐到阿波國,新平判官資行被放逐到美作國。 nDz.61$[  
2 yRUw  
那時入道相國正在福原的別墅裡,同月二十日,派攝津左衛門盛澄到門脅宰相那裡,說道:「入道相國有所考慮,派在下把丹波少將帶過去。」宰相聽了說道:「如果在交付給我之前這樣說,那也就算了;現在又讓我為此操心,真是可悲呀。」只好叫少將到福原去。少將哭著去了。女官們懇求道:「儘管不一定有用,還是請宰相再去求求情吧。」宰相說:「我所想到的都說過了。現在除了出家之外再沒有什麼可說的了。但不管你到了哪一處海濱,只要我還活著,就一定去看你。」 +[[^W;<.l  
]#W9l\  
少將有個小兒子,剛剛三歲,因為他本人還年輕,所以平日裡對孩子並不怎麼關心,在這臨分別的時候,卻有些依戀不捨,說道:「孩子,再讓我看一看。」乳母抱過來,少將把他抱在膝上,摸著他的頭髮,流著淚說道:「唉,本想在你到七歲時,加了冠,帶你去見法皇,現在是不可能了。如果你能活下去,長大後就去做個法師,為我的後世祈求冥福吧。」小兒還是混沌未開的年齡,但也點頭應承。從少將起,以至母親、乳母以及其他在場的人,無論心軟的或心硬的,都流下了眼淚。福原來的使者催著今天夜裡出發到鳥羽去,少將說:「不會拖得很久,只想在京城裡過一夜。」可是沒有得到准允,所以連夜便出發往鳥羽去了。宰相因為悲傷過度,這一次沒有乘車相送。 43*;"w=  
PVrNS7 Rk/  
同月二十二日,少將到了福原,入道相國命令瀨尾太郎兼康押送他到流放地備中國去。兼康怕將來被宰相知道,便在路上照顧備至,加以安慰。但是少將卻沒有感到什麼慰藉,只是日夜念佛,為父親祈禱。 -~ Dn^B1^  
-'Z-8  
新大納言在備前國的兒島,看守他的武士難波次郎經遠心裡想道:「這地方離渡口太近,恐怕有些不妥。」便移進內陸,在備前、備中兩國交界處的庭瀨鄉一個叫有木別院的山寺裡安頓下來。從備中的瀨尾到備前的有木別院,不到五十町路程,丹波少將也許覺得從那邊吹來的風帶有思親之意吧,有一天便問兼康:「從這裡到大納言所在的有木別院,有多遠的路程?」兼康覺得如實說來不妥當,所以回答道:「單程需十二三日。」少將流著淚道:「據說日本從前有三十三國,後分為六十六國,如備前、備中、備後,原來是一國【1】。又如稱作東國的出羽、陸奧兩國,從前也是以六十六郡合為一國的,隨後又分出十二郡來設立了出羽國【2】。所以實方中將【3】被流放到陸奧的時候,想看看當地名勝阿古屋之松,但在國中到處尋覓,竟未找到。在回來的路上遇見一個老翁,問他道:『尊駕看來是位耆宿,您可知道當地名勝阿古屋之松嗎?』老翁回答說:『不在此地,大概是在出羽國吧!』實方中將說:『看來您也不知道了。到了這種末世,就連一國的名勝,都沒有人記得了。』就失望地打算離去,這時,那老翁拉住了中將的袖子,說道:『有這麼一首歌: jgBJs^JgYG  
+B4i,]lCx  
陸奧阿古屋,松樹密叢叢, /L` +  
<M\#7.](  
遮卻天上月,當明渾不明。 Y7 e1%,$v  
_Pn 1n  
您是從這首歌中知道這裡有個名勝叫作阿古屋之松的吧。那是兩國未分開時做的歌,自從將十二郡分出之後,就在出羽國內了。』實方中將於是越過國境,到了出羽國,這才看到了阿古屋之松。另外,從前築紫太宰府進京獻赤腹魚【4】,單程為十五日。現在你說是十二三日,這差不多是到鎮西【5】的路程了。備前備中的最遠距離,也不過是兩三天吧。你將近地說得很遠,只是為了不讓成經知道大納言所在的地方罷了。」從此以後,雖然非常懷念父親,但再也不在口中提到了。 S4 s#EDs  
2h1P!4W85  
-------------------------- Uv!VzkPfo  
`)TgGny01  
【1】持統天皇(686—679年在位)時,將吉備國分為備前、備中、備後三國。 ){KrBaGa4  
iDYm4sY  
【2】元明女皇(707—714年在位)時,將陸奧國的六十六郡分出十二郡,另立出羽國。 Y]i:$X]C?X  
2FGCf} ,  
【3】藤原實方是日本十一世紀的著名歌人,仕為右近中將,因為和藤原行成爭論,將行成的冠擊落庭中,乃左遷為陸奧守,並非如文中所說被流放。 l>)+HoD  
S(:|S(  
【4】赤腹魚,一說即是鱒魚。日本古時朝廷慣例,在元日儀式中需用此魚,照例要由九州地方進獻。 %t$)sg]  
cN)noGkp  
【5】鎮西是九州別名。 B:)vPO+ d  
Qa1G0qMEI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大納言死去 akuV9S  
Pg]&^d&$  
卻說法勝寺執行俊寬僧都、平判官康賴以及丹波少將成經,都被放逐到了屬於薩摩國的鬼界島【1】。這個島遠離京城,須經過長途跋涉才能到達,平日裡極少有船隻往來。島上人煙稀少,偶爾也可見到當地的土著,他們與內地人不同,膚色黑如牛,身上多毛,說外人聽不懂的語言,男人不戴烏帽子,女人也不披髮【2】,他們不穿衣服,與內地人根本不一樣;他們不知貯存食物,只以漁獵為生。既不從事耕作,沒有米谷之類可食;也不採桑養蠶,因而也沒有絹帛等物遮體。島上有高山,長年噴火,到處是硫黃,因此也叫硫黃島。雷鳴之聲經常由山上滾到山下,又由山下滾到山上,山腳下常常是大雨如注,簡直是人類一日片時也難以生存的地方。 }H!l@  
yF &"'L  
新大納言成親原以為到了流放之地可以輕鬆一些,但聽說兒子丹波少將也被流放到鬼界島去了,便覺得沒有什麼可期待的了,於是托人轉告小松公,表示自己願意出家。在得到法皇准許之後,便出家了。與榮華富貴訣別,穿上與俗世隔絕的黑色法衣,完全是一副落魄模樣了。 Y#9dVUS  
&F4khga`^:  
大納言夫人隱居在京都北山雲林院附近。本來,在一般情況下住在陌生的地方也是很不習慣的,何況現在又要隱忍度日,所以就更加不好過了。原先雖有很多侍女和武士,但到了這種時候,他們有的怕世間議論,有的擔心被人家看見,前來看望的竟一個也沒有。但其中有一個叫源左衛門尉信俊的武士,特別重情義,經常前來慰問。一天,夫人將信俊叫來說道:「以前我聽說大納言是在備前的兒島,近來又得知他在有木別院。我想最好能有個人去一趟,帶我的一封信去,並得到他的回信。」信俊拭淚說道:「我從年幼時即承大納言恩寵,片刻未曾離開左右。這次大納言離去的時候,我就想跟隨前去,但六波羅方面不允許,所以無計可施。先前主人叫我的聲音,還縈繞在耳際;訓誡的言語也還銘刻在心,片刻也不曾忘記。就讓我拿了信札送到有木別院去吧,即使途中遇上什麼不幸,我也在所不惜。」夫人聽了非常喜悅,便馬上寫了信,連那些幼小的孩子們也都附了信札。 R5iv]8X4W  
%y( oY  
信俊拿了信札,便上路前往遙遠的備前國的有木別院。信俊先把來意告知看守的武士難波次郎經遠。經遠被他的至誠感動,就立即帶去見大納言。大納言入道成親卿其時正在掛念京城的事情,非常愁悶,忽然聽人說道:「信俊從京城來了。」便說:「這不是做夢吧?」便立刻站起來,說道:「快進來,快進來。」信俊進來一看,住處的簡陋自不必說,一見到那一身黑色的法衣,便感到兩眼發昏,心臟似乎也停止跳動了。他把夫人的叮囑細細說了一遍,取出信來奉上。成親卿打開看時,眼中充滿了淚水,以至連信上的字跡也看不大清楚了。只見上面寫道:「幼小的兒女們都是很懷念很悲傷的樣子,為妻的相思之情更是難耐難禁。」看到這裡,大納言覺得比起夫人的深情來,自己的懷念之情根本算不得什麼了。 k)VoDxMKK  
d,r%LjNI  
這樣過了四五天,信俊說道:「我想要留在這裡,直至您百年之後。」但看守的武士難波次郎經遠說萬萬不可這樣。萬般無奈,大納言便說:「那你就回去吧。」接著又說:「我恐怕不久就會被殺掉。如果你聽到我已不在人世,請一定要為我的後世祈福。」於是寫了回信,交給信俊。信俊告別時說:「我一定會再來看望。」大納言說:「我大概等不到你再來了。往後恐怕再難以相見了,再呆一會兒,再呆一會兒。」一次又一次地將他喊回來。 ~~h@(2/Q>x  
aBX^Wd  
但總是這樣也不行,最後信俊只好含淚回京了。回來後,拿出信來送給夫人,夫人打開來一看,裡面是出家時剃下來的一縷頭髮,卷在書簡末端【3】。夫人不忍看第二眼,只是說:「現在看到這個紀念,反而更叫人悔恨。」便倒在地上翻滾慟哭,幼小的兒女們也都放聲號哭起來。 @pueM+(L&  
4u;db_gX  
且說大納言入道公終於在當年八月十九日,在備前、備中兩國交界處,庭瀨鄉吉備的中山北方,被人殺害了。關於詳細的情形,京城中有種種傳說。據說最初是在酒裡下了毒,勸他吃,但沒有成功,後來在兩丈高的山崖底下,豎起鐵叉,將他從上邊推了下去,落在叉刃上喪了性命,手段之殘酷是前所未聞的。 =k]RzeI  
$0rSb0[  
大納言夫人聽說丈夫已離開人世,便說道:「以前以為還能看到他的姿容,並且也為了讓他看一看自己,因此至今沒有改裝,現在再也沒有什麼指望了。」就在菩提院裡出了家,按規矩舉行法事,為後世祈福。這位夫人是山城守敦方的女兒。據說是無比的美人,是後白河法皇所最寵愛的;因為成親卿是法皇少有的寵臣,所以賜給了他。年幼的兒女們也各自折花,在佛前掬水,為父親祈福,此情此景令人斷腸。這樣的時移勢易,世道變遷,真與天人五衰【4】沒有什麼不同呀。 r 5::c= Cl  
:AYp{"{  
-------------------------- [h7nOUL!  
p b:mw$XQ7  
【1】鬼界島是鹿兒島南面的一個小島。 tW;?4}JR  
4G;FpWQm  
【2】日本古時女子的頭髮均披散在腦後。 9B &QY 2v  
N\XZ=t^h(  
【3】古時日本書信與中國相同,用橫長箋紙寫成,卷疊加封,所以附在信內的東西是在信箋的末端。 W70J2  
 e;8>/G  
【4】天人的五種衰相:據佛經上說,凡人行善,得生天上,是為天人,享受種種幸福,但也有限度,善報已盡,便現出各種衰相作為預示,衰相共有五種:一、衣服垢穢;二、頭上發萎;三、腋下汗流;四、身體臭穢;五、不樂本座 hU=n>g>nx  
]F5?>du@~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一.德大寺 \iRmGvT  
NY6;\ 7!n  
德大寺大納言實定卿因近衛大將的職位被平家次子宗盛卿越次得去,暫時隱居家中,後來又說要出家入道。與他交往的各位大夫【1】和武士都非常惋惜,但不知怎樣勸他才好。其中有一個叫藤原藏人重兼的大夫,深明事理,一天晚上,月上中天,實定卿獨自呆在房內,叫人把朝南的格子窗支了起來【2】,對月嘯歌,這時藤原藏人走進來,大概是想要安慰他一番吧。大納言問:「誰呀?」回答說:「是重兼。」又問道:「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呀?」回答說:「今夜月色特別清澈,心中沉靜,所以進來侍候大人。」大納言說:「來得正好。我正感到心中寂寞,有點無聊呢。」接著便扯著各種閒話,相互慰藉。大納言說:「觀察當今情勢,平家越來越興旺了。入道相國的長子和次子,已做了左、右大將,不久就會輪到三子知盛、嫡孫維盛了。他們這樣相繼陞遷,別家的人何時才能補大將的缺呢。既然這樣,倒不如現在就出家了吧。」重兼流著淚說道:「如果你出了家,你的一家上下不是都要沒落了嗎!重兼這裡倒有一條妙計:安藝國的嚴島神社是平家非常尊崇的地方,你可以到那神社去祈禱。在那裡祈禱七天,那裡有許多叫做內侍【3】的巫女,都是十分出色的舞姬,她們一定會覺得新奇而慇勤款待。如果她們問你為什麼事情來祈禱,你就如實相告。等你回來的時候,那些巫女們一定會表示惜別之情,這樣你便邀主要的巫女一同到京城裡來。若是來到京城,她們就一定會到西八條去的,那時如果入道相國問起德大寺公為什麼要到嚴島去祈禱,內侍們也就會照實奉告。入道相國是特別容易動情的人,他聽說有人去祭拜自己尊崇的神明,而且還虔誠祈禱,一定會很高興的,這樣一來你就有希望得到適當的官職了。」德大寺聽完後說:「這我以前倒沒有想過,真是條妙計,我就去吧。」於是趕緊齋戒,往嚴島去了。 R=3|(R+kA  
|l-O e  
果然,這神社裡有許多出色的巫女,在他住在廟裡的七天中,她們日夜在旁接待,十分慇勤。在這七天七夜之中舉行了三次舞樂,彈著琵琶和琴,歌唱神樂,實定卿也非常喜歡這種遊樂。為了取悅神明,既唱新式歌曲和古典歌謠,又奏地方民歌和傳統雅樂,都是當時難得聽到的樂曲。巫女們說:「本社是平家的公卿常來參拜的地方,您這次來參拜不能不令人覺得希罕。您是為了什麼事前來祈禱呢?」德大寺答道:「因為大將的職位被別人得去了,所以來這裡祈禱。」到了七日宿廟祈禱期滿的時候,便向大明神作別回京,巫女們依依惜別,十多個主要的年輕巫女乘船相送,送了一日的路程,到了分別的時候仍是依依不捨,說再送一日吧,再送兩日吧,就這樣終於一同到了京城。他便留她們在德大寺的府邸裡住,慇勤款待,又饋贈了許多東西,這才打發她們回去。 dOK]Su  
=4sx(<  
巫女們說:「已經到了這裡,怎麼能不去問候咱們的主人入道相國呢?」於是便到西八條去了。入道相國趕緊出來相見,說道:「巫女們結伙而來,為了什麼事呀?」她們回答說:「德大寺公到嚴島去參拜,在廟裡住了七天才回京城,我們乘船送他,走了一天,覺得依依不捨,說再送一天,再送兩天,就一起來到京城了。」入道相國問:「德大寺為什麼要到嚴島去祈禱呢?」內侍們說道:「說是為了祈禱晉陞大將的事情。」入道相國點頭說道:「唉,真是可憐,京城裡有那麼多靈驗的佛寺他都不去,卻去參拜我所崇奉的明神,可見他是非常虔誠的了。」於是便令小松公內大臣將兼任的左大將辭去,將這個職務給了德大寺;使德大寺的地位超過次子右大將宗盛大納言【4】。想來這的確是非常高明的計策。可惜新大納言沒有用這樣的妙計,卻去策劃那沒有好結果的謀反,以致自取滅亡,禍及兒子、家臣,實在是非常遺憾的事。 YS@T Q?  
XZS%az1%  
-------------------------- =HB(N|9_d  
}D?qj3?bj  
【1】大夫是五位官的稱呼。這裡的諸大夫即是指在德大寺家出入的官居五位的人們。 FV3[7w=D\  
)v11j.D  
【2】古時日本的窗戶分作上下兩扇,開窗時將上半扇支起來。 q_ryW$/_  
6O.kKhk  
【3】內侍本是宮中女官之稱,這裡指神社中的巫女,她們的職司是歌舞祈禱。 L<3+D  
<y~Ba@1u  
【4】左大將比右大將高一等。德大寺當上了左大將,就比清盛的次男宗盛(右大將)的地位還高了。 GD d'{qE6  
@NL<v-t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二.堂眾交戰 ]`O??wN  
HCVMqG!  
且說後白河法皇以三井寺的公顯僧正為師,令其傳授真言秘法,也就是傳授《大日經》、《金剛頂經》、《蘇悉地經》等三部秘法,並將於九月四日在三井寺舉行灌頂【1】儀式。山門僧眾聽到這個消息大為憤怒,說道:「依照先例,凡灌頂授戒都應在本山舉行,山王權現在本山垂化顯跡,就是為了在這裡灌頂授戒。如果要在三井寺舉行這種儀式,那就把三井寺全都燒掉吧。」法皇得知後說道:「那就算了吧。」於是在做完灌頂的準備修行之後,便暫不舉行灌頂了。但因為已經有了這個打算,法皇便帶了公顯僧正臨幸天王寺,建起五智光院【2】,取龜井的水作為五瓶智水【3】,在佛法發祥的靈地,舉行了傳法灌頂的儀式。 IA?v[xu  
&^!vi2$5}  
本來是為了安撫山門,才沒有在三井寺灌頂,可是比睿山上的堂眾與學侶之間又發生了糾葛,屢屢大打出手,而且每次總是學侶方面被打敗,看來山門真的是將要滅亡了,這是朝廷的一件大事。所謂堂眾就是跟隨學侶的童子,出家後成了法師【4】,或者成了服雜役的中間法師。自從金剛壽院的座主覺尋僧正統轄山門時起,令堂眾們在橫川、東塔、西塔這三塔輪流值宿,為諸佛供花,所以也稱為夏眾【5】,近年又稱之為行者【6】,這些人頗有些把山門的僧眾不放在眼裡,並且屢屢爭鬥取勝。於是比睿山當局上奏朝廷,說堂眾不服從師父指派,屢屢鬧事,請速加討伐;同時也將此事轉告給了軍事當局。因此,入道相國奉了法皇欽旨,命令紀伊國的代理國司湯淺宗重等率領京畿兵卒二千餘騎,會同僧眾,向堂眾進攻。那時堂眾正在西塔的東陽坊,聽到這個消息就在近江國的三家莊聚集兵力,然後又湧上山去,在早井阪構築土城固守。 @z1Yj"^Pm  
Xitsb f=Gg  
同年九月二十日辰時一刻,僧眾三千人、官軍二千餘騎,總計五千餘人,對早井阪發起攻擊。這回本想不至於失敗,但是僧眾想讓官軍當先,官軍又想讓僧眾在前,互相觀望,不能齊心合力,城內弩石齊發,僧眾和官軍全部被殲。堂眾一邊有各國的竊賊、強盜、山賊、海賊等,都是貪婪橫暴,不惜性命的亡命之徒,他們拚死力戰,所以這回又是學侶方面吃了敗仗。 -'iV-]<  
.0b$mSV[  
-------------------------- )@O80uOFh  
6/Pw'4H9$  
【1】灌頂是佛教密宗在授戒時以香水澆注頭頂的一種儀式。 GRt1]%l#$  
nsRZy0@$t  
【2】真言宗說佛具備五種智,即法界體性智、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減所作智。五智光院是法皇建在天王寺內的堂捨,安置大日如來,別名灌頂堂。 1Rrl59}5  
qM."W=XVN  
【3】灌頂時以五瓶盛五種香水,表示五智,故稱五瓶智水。 t3~ZGOn  
.=j]PckJO  
【4】法師原是美稱,言其通達佛法,可以為人師範。但是後來失掉了尊嚴,彷彿中國之說和尚。中古時代的僧兵,縱橫一時,後白河法皇把山法師的難以駕御比之為賀茂川的水。 O#}'QZd'  
$.a4Og2  
【5】佛教徒遵照印度的習慣,每年從四月十五日起九十日,在房內修行,稱為結夏安居,在期間服役的雜役稱為夏眾。 X~aD\%kC7  
8"d0Su4r  
【6】即佛門弟子依法修行的人。 D1&%N{  
#Y*?k T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三.山門滅亡 ^fP5@T*f  
@2sr/gX^  
自此之後,山門越來越衰落,除十二禪眾【1】之外,很少有住在那裡的僧侶了。各處山谷裡僧院的講演也多已停止了,本殿裡的功課也停頓下來。修學之窗既閉,坐禪之床亦空;四教五時【2】,春花不復髮香,三諦即是【3】,秋月亦復昏暗。三百餘年之法燈,無復人挑;六時【4】不斷之香煙,也將中斷。當年堂捨高聳,三重樓台插於碧空之中;棟樑競秀,四面椽頭隱於白霧之間。而今天只有山風雨露供奉佛前;月夜的燈光,從破敗的簷間透出;惟有早晨的露珠成了蓮座上的裝飾。 \*Z:w3;r  
IO"q4(&;P4  
到了末世,三國【5】的佛法也都先後衰微了。在遙遠的天竺,昔日釋迦弘法的竹林精舍,給孤獨園【6】,此時已成狐狼棲息之地,只有殘壁斷垣隱約可見了。竹林園中,白鷺池水早已乾涸,只有野草叢生;退凡下乘的碣石【7】也早已頹圮,佈滿青苔了。震旦的天台山、五台山、白馬寺、玉泉寺等地,都已荒廢再無僧人居住,大乘、小乘的經文都在箱中朽成了灰,我國南都的七大寺也已荒廢,八宗九宗【8】都已絕跡。愛宕、高雄等地,昔日堂塔林立,而今,一夜之間全變成了廢墟,成為天狗【9】棲息之所了。倍受尊崇的天台宗聖地,想不到在當今治承之世竟會頹圮,凡是有人心的無不為之悲歎。在已無僧人居住的居室的柱子上,有人題了一首歌: 8aVj@x$'  
)H{OqZZYD  
憶當年,崇佛護國稱靈地; `rpmh7*WV  
~'LoIv20j)  
看如今,僧房空寂成荒山。 -IL' (vx  
<#lNi.?.  
這也許是因為想起了當初傳教大師【10】在這裡草創時,曾祈禱無上正等覺【11】諸佛加以護佑的事,才題下這首歌的吧,實在令人不勝感慨!每月八日是藥師如來的緣日【12】,卻聽不到誦念「南無藥師」的聲音;四月是山王【13】權現垂跡的月份,也沒有奉獻幣帛的人們;只有那朱色的玉垣【14】顯得神聖古舊,殘留著一些標繩【15】叫人憑弔而已。 -V:7j8  
ZV`o: Gd  
-------------------------- ^ ]SU (kY  
&=l aZxe  
【1】在比睿山的法華三昧堂裡修行三昧的十二個僧人。 >~\CiV4^  
xu* dPG)v  
【2】釋迦一生的說教,分為四種,稱之為四教。天台宗分別稱之為頓、漸、秘密、不定;按時期又可分為五時,即華嚴時、鹿苑時、方等時、般若時、法華涅槃時。 3H@29TrJ+  
+v"%@lC};  
【3】三諦即是乃是天台宗的教義,意為三諦即是實相,猶雲空諦、假諦、中諦這三個真理原是一體。 kK$*,]iCp  
#Vh$u%q3  
【4】指一晝夜之間的早晨、日中、日沒、初夜、中夜、後夜。 .q9wyVi7GI  
7__?1n~{  
【5】即印度、中國、日本。 d65t"U  
;_hL  
【6】即釋迦修行之處。亦即第一卷第一節中的祗園。 +|=5zWI /  
!(wH}ti  
【7】原文為卒都婆,系梵語的音譯,原意是塔,後來凡在墓後豎立木石,上作塔形,以為紀念者,也有此稱。這裡的卒都婆似用作指示牌,故譯為碣石。退凡是說凡人到此告退;下乘是說王者至此下車。據說是釋迦在靈鷲山說法時,摩迦陀國王前來聽講,乃於路旁建此碣石兩座,一曰退凡,一曰下乘。 X;?Z_3I:5  
oe5.tkc  
【8】佛教的俱捨宗、成實宗、律宗、法相宗、三論宗、天台宗、華嚴宗、真言宗,謂之八宗;外加禪宗,共為九宗。 v0dFP0.;&  
D k'EKT-  
【9】是日本傳說中的怪物,人形,有翅,赤面,高鼻,神通廣大。 a.5s5g)8  
#^Dc:1,  
【10】參見第二卷第一節注四、注十一。 (Df<QC`0v  
) Q=G&  
【11】即具有領悟一切真理的至高無上的智慧。 i`] M2Q   
!CBx$1z  
【12】比睿山根本中堂所祀藥師如來,每月八日是他的緣日,即神佛降世示其有緣的日子,照例舉行禮拜儀式。 @B9|{[P  
X3m?zQbhv  
【13】山王是藥師如來在日本垂跡的化身大物主神。 {H+?DMh  
ibuI/VDF  
【14】玉垣是對神社的牆垣的尊稱。 /< :; ^B  
%KA/  
【15】標繩亦作注連繩,取「章斷注連」的意思。是一種稻草繩,特別從左搓成,中間垂下三根、五根、七根稻草,所以又稱三五七繩,懸掛門口,標示內外界限,繩內是淨地,把一切邪惡疾疫阻隔在外面。 *mQit/ k.  
JLu0;XVK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