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738阅读
  • 194回复

平家物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12-10-19
七.少將還都 : aHcPc:  
\$j^_C>  
第二年治承三年(1179)正月下旬,丹波少將成經自肥前國鹿瀨莊動身,急匆匆趕往京城。其時余寒尚烈,海上波濤也很猛,經過一個港灣又一個港灣,過了一個島嶼又一個島嶼,直到二月十日才到了備前國的兒島。又在這裡尋訪到父親大納言過去的住所,在那裡的竹柱和陳舊的紙門上面看到了父親寫下的自慰文句,說道:「人能留念於後輩的,莫過於手跡了,若不是寫在這裡,我們怎麼能看得到呢!」於是與康賴入道兩人,讀了又哭,哭了又讀。那上面寫的是:「安元三年(1177)七月二十日出家,同月二十六日信俊從京城來此地。」於是得知源左衛門尉信俊曾來過這裡。在旁邊牆壁上寫著:「三尊來迎【1】有確息,九品往生定無疑。」成經看到這個筆跡,說道:「原來父親也有渴求淨土的心願呀!」無限感歎之中略覺寬慰。 Np$z%ewK.  
7^Na9]PY  
接著去尋訪父親的墳墓,但見一片松林之中並未築什麼墳丘,只是那地方的土稍微高一點而已。少將攏著兩隻衣袖,像對著活人一樣哭訴道:「您屈死在這偏遠的地方,兒在島上也已聞知。只因身不由己,不能立即前來。成經被流放在那島上,如朝露一般的性命,幸未消殞,苦熬兩年,現在終於奉召回京,誠然可喜,但若得見父親在世,兒的微命得以苟延也算有意義了。我是匆匆趕到這裡來的,從此以後,就用不著那麼著急了。」就這樣邊說邊哭。假如大納言在世,他必定會說:「沒有什麼,我很平安呢!」但是世上可悲的事情莫過於生死之隔。斑斑蒼苔之下無人作答,只有松風在那裡呼嘯而已。夜裡,他同康賴入道一起通宵環繞墳墓誦經念佛。天亮後,重新築了墳墓,圍起柵欄,在墳前搭起臨時茅舍。一連七天七夜,念佛寫經。滿願那天又建起一個大木塔,上寫「已故聖靈,脫離生死,證大菩提」,在年月日之後寫上「孝子成經」。連那些不重感情的山野樵子見了,都說沒有比兒子更可寶貴的了,流下的眼淚濕透了衣袖。春秋幾易,難忘從前的撫育之恩;如夢似幻,不盡今日相思之淚。三世十方【2】的菩薩垂憐,亡父陰魂也應感欣慰吧。少將又說道:「本應在此多積些念佛的功德,只因怕京裡的人等得焦急,只好下次再來了。」於是向死者告別,哭著出發了。想那草蔭之下的人應該也是依依不捨的吧。 Q{[@`bZB  
{c@G$  
三月十六日,在夜幕未降之時,少將來到了鳥羽。這裡有已故大納言的一座叫洲濱殿的山莊,已多年無人居住,唯有牆垣尚在,屋頂早已坍塌了,門框猶存,門扇也已沒有了。走進院裡一看,杳無人跡,生著厚厚的苔蘚,向池塘中望去,只見池水迎著春風,頻頻翻起白浪,紫鴛白鷗在裡面逍遙遊蕩。少將想,此地風光曾使亡父賞心悅目,如今自己只有流不盡的淚水了。屋宇雖存,雕花已破,吊窗和拉門都已不知去向了。成經指點著對康賴入道說:「這裡是大納言起居之地,這小門是這麼開著出入的,這樹是他親手種下的。」無不引起對父親的思念。那時是三月十六日,櫻花尚未凋盡,楊梅桃李的枝頭正是鬧春之時,各種顏色的花朵競相開放,少將身處花樹之中,吟誦著古人的詩歌: doM?8C#`  
ybE[B}pOeZ  
桃李不言春將暮, W#{la`#Bu  
.6m_>Y6  
煙霞無跡誰曾棲。【3】 wkBL=a  
W&C-/O,m  
又云: XUS vhr$|  
L`[z[p {?  
故鄉之花如解語, FWY2s(5p  
7r 0,> 3"  
多少往事欲問君? 【4】 \2kPq>hu  
+K$NAT  
康賴入道也頗有感觸,法衣袖子都濕透了。本來說等日落後便啟程前去京城,因為流連不捨,竟逗留了一夜。隨著夜色越來越深,便從枯朽的簷隙漏下縷縷月光,這是廢棄的屋宇常見的景象。直到雞籠山出現曙光,仍不肯歸家上路。但滯留不歸也不是辦法,再說家中已派車來接,叫他們久等,也於心不安,少將便灑淚別了洲濱殿,往京城去了。這時候的心情一定是悲喜交集吧。康賴入道家中也有車子來接,但他並沒有坐上去,只說:「到了此時,更難離別了。」說著便坐到了少將車子的後面,一起來到七條河原。按說在這裡應該分手了,但兩人更加難捨難分。即便是在一起賞過花的遊客,同在月下度過一夜的旅伴,同在一棵樹下避過雨的路人,在分手時尚且依依難捨;何況兩人在島上共患難,在船中海上共甘苦,這樣兩個宿孽相似,報應相同的人,自然緣分不淺。 yL1bS|@  
/VTM 9)u  
少將進京後直奔岳父平宰相的府邸。少將的母親原在靈鷲山【5】,昨日才趕來等候,一見少將進來便說:「沒想到你還活著……」活沒說完,便以衣衫蒙頭俯身痛哭起來。宰相府內的女官和武士們全都聚攏而來,也歡喜得流下淚來。少將夫人及其乳母六條的心裡,更別提是多麼高興了。六條因為過分憂心,黑髮已經變白;少將夫人從前的花容月貌,現在也大見憔悴,似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少將流放時,剛剛三歲的兒子,現在已經到了結髮的年齡。少將見旁邊還有一個三歲左右的幼兒,問道:「這是誰?」六條答道:「這就是……」話未說完,便以袖掩面泣不成聲。少將想起,臨行時,曾見夫人身體不適,原來是懷孕了,並且竟把孩子撫育成長起來了。想到這裡,不禁悲從中來。少將象原來一樣,仍在法皇那裡供職,並晉陞為宰相中將。 ?Dsm~bkX[  
4FMF|U  
康賴入道在東山雙林寺有一處山莊,就在那裡住下,有歌詠道: lPP,`  
2 YxTMT  
舊居簷板已生苔, -e@!  
&Vk; VM`5  
不見月光落地來。 tx7~S Ur  
yl]FP@N(  
後來就一直住在這裡,一邊追憶那辛酸的往事,一邊撰寫他的《寶物集》【6】。 \&xl{64  
j#A%q"]8  
-------------------------- =5]n\"/  
dJ3IUe  
【1】據佛家言,信佛的人死後,有阿彌陀如來、觀音菩薩和勢至菩薩前來迎接去九品淨土,故有「三尊來迎,往生淨土」之說。 iDb;_?  
Pe7e ?79  
【2】佛家語,三世指過去、現在、未來。十方指四方、四維(東北、東南、西北、西南)和上下。 ? 5|/ C  
7!4V >O8@  
【3】引自菅原文時的詩《山中有仙室》。 hl/itSl$  
d0UZ+ RR#  
【4】引自出羽弁的歌,見《後拾遺集》。 mb1IQ &  
ejcwg*i  
【5】靈鷲山位於京都東山區,是傳教大師創建的正法寺所在地。 -u6#-}S  
n7iE8SK|k  
【6】該書專講佛家故事,並未記述島上的流放生活。 ,+-h7^{`  
jtLn j@,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12-10-19
八.僮僕有王 lM%fgyX  
" ?,6{\y,  
卻說流放到鬼界島的三個人,兩個被赦免回京,只留下俊寬僧都一人繼續做這荒涼孤島上的「島守」,這實在是很悲慘的。有一個叫有王的僮僕,自小隨侍僧都左右,很受鍾愛。他聽說鬼界島的流人已回到京城,就到鳥羽來探問,卻不見他的主人。問別人是怎麼回事,答說:「因為罪重被留在島上了。」聽了這話,他心中的悲傷是難以形容的。後來,他經常到六波羅那邊探問,卻總聽不到赦免的消息,於是便來到僧都女兒隱居之處,說:「主人失去了這次大赦的機會,沒能回來,我想到那島上去,探詢一下他的消息,請給寫一封信吧。」僧都的女兒哭著寫了信,交給他。他想按禮應該向父母辭別,但那樣父母未必會答應,所以就沒有告訴父母。開往大唐的商船都是在四五月開航,若等到那時就太遲了,所以有王在三月底搭便船出發了,歷經漫漫海路,終於來到薩摩的海邊。在從薩摩到鬼界島去的渡口,引起了把守者的懷疑,被剝下衣服嚴加盤問搜查。他一點也不後悔,只想著不能讓人發現小姐的書信,便將它藏在髮髻裡。終於過了這一關,乘了一艘商船來到鬼界島上。同他親眼目睹的相比,原來在京中聽到的傳聞簡直算不了什麼。這裡既無水田,也無旱地;既沒有村莊,也沒有部落;雖然也有居民,但他們說的話根本聽不懂。他想這些人中也許有人知道主人的行蹤,便問道:「請問……」答道:「有什麼事?」又問道:「有一個從京城流放到這裡來的法勝寺執行,你知道他在哪裡嗎?」假如那些人知道什麼是法勝寺,什麼叫執行,他們也許會告訴他的,但他們只是搖頭說:「不知道。」其中有一個人似乎明白一些,回答說:「是的,有三個那樣的人,兩個人已被召回去,進京去了;現在只剩下一個,到處流浪,到底在什麼地方卻不知道。」他想,主人也許是在山裡吧,便進到山裡去。他上峻峰,下幽谷,只見白雲悠悠,難覓路徑。山風勁吹,難見主人。在山裡未找到,便來到海邊尋找,只見海灘上海鳥足跡遍地,除了一群群聚集著的水鳥,不見任何人的蹤影。 =7,U qMl_  
-rlX<(pl)  
一天早晨,有王看見海邊有一個象蜻蜓一樣乾瘦的人跌跌撞撞地走來,看上去像是一個法師,頭髮亂糟糟地朝天豎著,上面還粘著各種海藻碎屑,就像戴著荊冠一樣;關節都裸露了出來,皮膚又黑又鬆弛;穿的衣服也分不清是絹是布;一手拿著海帶,一手拿著一條魚;看似在走路,但又邁不開大步,只是搖搖晃晃地向前慢慢移動。有王心想:我在京城見過那麼多乞丐,卻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佛經上說:「諸阿修羅等居住在海邊。」修羅住的三惡四趣【1】在大海的邊上,這麼說來,難道我是落進餓鬼道了嗎?這樣想著,彼此漸漸走近了。他覺得這個人也許知道主人的行蹤,便問他道:「請問。」那人答道:「什麼事?」他又問道:「有一個從京城流放到這裡的法勝寺執行,你知道他在哪裡嗎?」僮僕有王雖已認不出主人,但僧都卻認出了有王,他只說一聲:「我便是。」便將手中拿的東西失落在地,仆倒在沙灘上了。有王這才知道原來這就是主人。僧都昏了過去,有王將他扶起,讓他靠在自己的膝上,哭訴道:「有王來了。歷經漫漫海路,找到這裡來,卻來不及了,竟讓我看到了這種慘象。」過了好一會兒,僧都才甦醒過來,有王扶他坐起,僧都說道:「你來這裡找我,這番心意實在令我感激。我日夜都在想念京城,常常夢見妻子兒女的身影,有時大白天也常在眼前出現幻覺,因為身體越來越衰弱,後來連是在夢裡還是在現實中都分辨不清了,所以你出現在面前我還以為是在做夢哩。如果這真的是做夢,那醒了以後會怎樣呢?」有王答道:「這不是做夢,是現實。您這個樣子,居然還能活到今天,真是難以置信。」僧都說:「你說得對。自從去年京中召回少將和判官入道,將我一個人扔下之後,那種無依無靠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了。那時我本想投海,但因少將說:『請等京城的消息吧。』聽了這不可靠的安慰話,便一直愚蠢地期待著,勉強活了下來。但這島上根本沒有人吃的東西,身體還能支持的時候,就爬上山去弄些硫磺,向九州來的商人換些食物;如今體力漸漸衰弱了,這樣的事已無力去做了。像今天這樣天氣晴朗的時候,便到海邊向撒網垂釣的漁人,合十屈膝,討要一些鮮魚;潮退的時候,便去拾些貝類,撈取海帶,吃些海藻,苟延這朝露一般的性命,直到今天。不這樣,怎樣渡過這苦難的人生呢!唉,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快跟我到家裡去吧!」有王心想:「到了這般模樣還說有家,真是奇怪?」一邊想著,一邊跟他走,來到一簇松樹之間,用漂泊到海岸上的竹子作支柱,紮了些蘆葦,架起橫樑,上下都鋪滿松葉,看樣子是無法擋風遮雨的。從前做法勝寺執行的時候,掌管著八十多處莊園,在廳堂樓閣之內,有四五百從人圍繞著。如今竟落到這般淒慘光景,真是難以想像呀!世人作孽,會有各種各樣的報應,有所謂順現業、順生業、順後業【2】。僧都所用的都是大伽藍法勝寺的佈施,依照佛經所說,這就是犯了「信施無慚之罪」,這也許就是現世之報吧! %'z3es0  
v1)6")8o+  
-------------------------- ArK9E!`^  
BxYA[#fd}  
【1】指各種不同的地獄。三惡即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此三道再加上修羅道,便是四趣(途)。 "\?G  
\w[%n0  
【2】順現業即現世報,順生業即來世報,順後業即隔世報。 6*33k'=;F  
u(WQWsN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2012-10-19
九.僧都死去 xVL5'y1g B  
mI*[>#q>  
僧都既已明白現在的事並非夢境,就說:「去年京中來人迎接少將和判官入道的時候,家裡的人連書信也沒帶來,這回你也沒帶來信,難道連個口信也沒有嗎?」有王伏在地上抽抽噎噎地哭著,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過了會兒,才拭淚說道:「你離開家中到西八條去的時候,就來了許多搜捕的公差,將家裡的人全抓去了,訊問謀反的前後緣由,都被殺害了。夫人為隱藏少爺小姐費盡了周折,後來遷居到鞍馬的深山之中才避開了世人耳目,只有我經常前去侍候。家裡的人都很悲傷,少爺特別想念您,我每次去,他都纏著我說:『有王,帶我到鬼界島去吧。』可惜不幸於二月間染上天花去世了。夫人十分悲哀。再加上想到你的景況,日夜哀愁,一天天衰弱下來,也在三月二日永別人世了。現在只剩下小姐一人,躲在奈良的姑母家中,這就是她寫來的信。」取出書信遞上。僧都拆開看時,事情果如有王所說的那樣,在信的最後又寫道:「為什麼流放的三個人,那兩個被召回了,而您直到現在還不回來呢?可歎的是,無論人有多麼尊貴,多麼卑賤,都沒有比女人更可憐的了,倘若我身為男兒,一定會渡到父親所在的島上。請快點同有王回京吧。」僧都說:「你看,有王!這孩子寫得多麼幼稚,還說讓我和你一起回京呢,真令人心痛呀!假如我能自己作主,又為什麼要在這裡度過三年呢!這孩子今年都十二歲了,還這麼不懂事,將來怎麼嫁人,怎麼到宮裡做事,又怎麼能安身立命呢!」說著就哭了起來。古歌裡說:「父母心裡本無黑暗,只因眷念兒女才會誤入迷途。」【1】其中深意在此大概體會到了。「自被流放到這個島上以來,沒有歷書計日,也不知過了多少日子,只是憑藉著花凋葉落辨認春秋;蟬聲帶來暑熱,知道已是夏季;見山野積雪,方知已是冬天。以月之明晦,辨別朔望。細算起來,我那幼子今年應該六歲了,卻已先我而去了。那年我臨去西八條時,他要跟我去,我哄他說:『馬上就會回來』。這情形今天回想起來仍歷歷在目。早知那是最後的一面,為什麼不多留一會兒呢。本來父子夫婦的緣分,不僅限於今生一世,他們為什麼都先我棄世,到現在連夢裡都不能知道一點消息呢!我忍辱含垢苟延薄命,無非是想能夠再見到他們。想起女兒之事,又覺得擔擾,但只要她能活下去,總可以在悲歎中勉強度過一生吧。像我這樣活著,徒然讓你操心受累,我覺得太不近人情。」說完這番話之後,就開始絕食,終日念誦佛號,祈禱臨終正念【2】。終於在有王到來的第二十三天,在那茅庵中死去了,終年三十七歲。有王抱住屍體,嚎啕大哭起來,但這一切又有什麼用呢。哭過之後,有王祝道:「本想隨您而去,但人世只留下小姐一人,沒有替你祈求冥福的人,所以暫且活在世間,為您祈求冥福吧。」於是將茅庵拆掉,將松樹的枯枝、蘆葦的枯葉,蓋在上面,就地進行了火葬。荼毗【3】事畢,撿出遺骨,掛在脖子上,又搭乘了商人的船回到了九州地方。 ;$Y4xM`=m  
?pgG,=?  
有王來到僧都女兒隱居的地方,將島上發生的一切詳細說了一遍:「看了你的信以後,你父親更加悲痛,因為沒有筆硯,不能寫信,他想的一切只能永遠藏在心裡了。從今以後,即便再度轉世為人,經歷多少歲月,也再不能夠聽到他的聲音,看見他的容顏了。」小姐聽了,伏下身去,大聲痛哭起來。此後,便在十二歲上出家為尼,在奈良的法華寺修行,為父母祈禱冥福,情狀著實可哀。有王將俊寬僧都的遺骨掛在頸前,來到高野,把它安放在深山中的金剛峰寺,自己則到蓮花谷做了法師,在諸國七道【4】巡行化緣,為主人祈禱冥福。平家如此積怨日深,想想其後果是非常可怕的。 N]KxAttt  
` PYJ^I0  
-------------------------- 22f`LoM  
x\Z'2?u}  
【1】這時日本平安時代前期的歌人藤原兼輔(877—933)的歌,見《後撰集》。 K_K5'2dE  
u%.$BD Hg  
【2】是佛家說法,臨終時勿起妄念,才得往生淨土。 vap,y $C  
)n,P"0  
【3】意即火葬。 /tUy3myJ  
V =-WYu  
【4】是日本行政區劃,包括東海道、東山道、北陸道、山陰道、山陽道、南海道、西海道。 HcqfB NM  
rs~w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旋風 &*ZC0V3  
7Qt2gf  
治承三年(1179)五月十二日午刻,京城刮起龍捲風,吹倒了很多房屋。風是從中御門大路和京極大路的交叉處刮起的,一直朝西南刮去,所經之處,棟門平門【1】全被連根拔起,刮到四五町甚至十町遠的地方去。梁棟尾柱都飛到了空中,屋頂的檜皮葺板【2】象冬天的樹葉一樣隨風飛舞。風聲吼叫,天昏地暗,想那地獄中的黑風也不過如此吧。不僅房毀屋破,死傷的人也很多,牛馬之類的牲畜幾乎無一倖存。人們都說這是非常怪異的事,應該求神占卜。神祇官【3】占卜之後說:「百日之內,食厚祿的大臣應該謹慎小心,天下將發生大事,不僅會危及佛法王法,而且將會發生刀兵之事,延續很久。」陰陽寮【4】占卜的結果也是同樣的。 4 ;^g MI9  
H 'D#s;SlR  
-------------------------- 2B5A!? ~>  
oo;;y,`8py  
【1】棟門是門樓高聳的門,平門是門上有平頂,前後有廊簷的門。 ]z+*?cc  
:= ]sq}IN  
【2】檜皮葺板是以檜樹皮代替木板敷茸屋頂。 yjGGqz$  
WF+bN#YJ  
【3】掌管祭祀天神地祗,監督諸國官家神社,從事巫蓍占卜的官署。其長官稱為神祇伯。 Y{%4F%Oy  
b5iIV1g  
【4】掌管天文歷算的機關。 ef;& Y>/  
Z4wrXss~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一.醫師問答 4 0eNgm^  
:'03*A_[  
小松內大臣聽得這些情況後,因他是對任何事情都非常謹慎的人,馬上就到熊野參拜神社去了。在本宮的證誠大菩薩【1】神殿裡,徹夜地祈禱:「父親入道相國,所做所為多屬無道之舉,動輒挾製法皇。重盛身為入道相國長子,雖曾屢屢諍諫,但因己身不肖,不被父親採納。看他所作所為,大概一代榮華猶自難保,更不要說子孫相續,顯親揚名了。此時此刻,重盛自思,我忝居重臣之列,隨波逐流,恐怕不合良臣孝子之道,不如隱名退身,拋卻今世令譽,只求後世冥福。無奈我乃一介凡夫,資質愚鈍,不明是非,因而未能毅然決然。為此祈請南無權現金剛童子【2】明示,若我平家子孫榮華未絕,仍能仕於朝廷,懇請緩和入道的作惡之心,使天下得以安寧;若榮華僅止於家父一代,子孫將會蒙羞受辱,那麼就請縮短重盛的壽命,以救助來世的苦難。以上祈願,唯求大神予以冥佑。」正在披肝瀝膽地祈禱,忽有一團燈籠火似的東西從大臣身上出來,倏忽之間就消失了。很多人都看見了,只是驚駭得不敢聲張。 DY%E&Vd:h  
/D eU`rj  
從熊野回來,涉過巖田川的時候,嫡子權亮少將維盛以下的少年公卿,在白色狩衣內穿著淡紫色的襯衣,因正值盛夏,便在河中嬉戲,把狩衣都弄濕了,顯出了襯衣的顏色,簡直象喪服一樣。築後守貞能見了,斥責道:「你們這是怎麼啦,把狩衣都弄成不吉祥的東西了,趕快換衣服吧。」大臣阻止道:「我的祈禱已經如願了,這狩衣就不要換了吧。」同時,又差人去熊野進獻幣帛,表示感謝。眾人都覺得奇怪,百思不得其解。然而沒有多久,那些公子們果然真的穿上喪服了,這真是非常奇怪呀! 6g)21Mh#  
mN, Od?q[  
回家之後,沒過幾天,重盛便得了病。他認為熊野神明已經滿足了他的心願,所以既不進行治療,也不再祈禱。此時,由宋朝渡海過來一位名醫,在日本小住。入道相國正好在福原別莊,便派越中守盛俊為使者,向小松內大臣傳話:「你的病越來越重,正好有宋朝的名醫來到我國,真是可喜,就叫他來為你治療吧。」小松公叫人扶了起來,把盛俊喚到面前,說道:「你回去稟告,就說:關於為我治病的事,我已敬領相國之命。但是,你仔細聽著,延喜帝【3】是位賢君,但他把異國相士召進京城,這事即便是在佛法末世,也不能不說是賢君的過失,日本皇朝的恥辱。更何況重盛乃一介凡夫,將異國醫生招進京城,豈不更是對國家的不敬嗎。漢高祖提三尺劍,削平天下,在征討淮南黥布時,為流矢所傷,呂氏叫來良醫療治。醫生說:『此傷可醫,但要給我五十斤黃金。』高祖說:『在我打天下的時候,曾經多次負傷,並不覺多麼疼痛,而今我的壽命已盡。生死由命,縱有扁鵲,又有何益。但是如果不讓他治,又像是捨不得金子。』於是賜給醫生五十斤黃金但卻沒讓他醫治。古人的話,我至今還銘記在心。重盛無德無才,忝列九卿,位至三台,命運如何,皆在於天。不察天意,妄加治療,又有何益!如果這病是天定的劫數,求醫治療也無益處;若不是天定的劫數,不施治療也能得救。古時,耆婆【4】醫術無效,大覺世尊【5】逝於跋提河畔。這表明劫數內的病症非醫藥所能治癒。劫數內的疾病如果能夠治癒,那麼釋尊也就不會圓寂了。劫數來臨無醫可救,這是非常明顯的。況且被治者是佛體,施治者是耆婆。而今重盛既非佛體,名醫又不如耆婆,即便他精通四部醫書【6】,擅精百病療法,恐怕也無法救助久積污穢的人。即便他熟讀五經【7】,能治百病,對劫數之內的病症也是難以治癒的。假若他的醫術可以為我延長壽命,豈不是說本朝無道深醫士;如果他的醫術並無效驗,那麼我見他又有何益!更不要說我身為本朝的三公大臣,竟與外國浪游的客人相見,既是對國家的不敬,也是政道的陵夷。即使重盛因此而喪命,也不能對國家之恥無動於衷呀。要你傳達的就是這些。」 @hp@*$#& 9  
|-bAz t  
盛俊回到福原,將經過哭訴了一遍。入道相國說道:「這樣以國恥為念的大臣,自古以來未曾聽說過,在這佛法末世就更不必說了。因他與日本現實格格不入,這次大概是無可救藥了。」說完便悲傷地回京去了。 (X;D.s  
[_q3 02  
同年七月二十八日,小松公出家入道,法名淨蓮。到了八月初一,到底做到了臨終不生妄念,溘然長逝了。時年四十三歲,正值盛年,實屬可哀。京中上下人等無不歎息:「入道相國橫行於世,幸虧有他從中調解,世間才得平靜。現在他去世了,天下不知要鬧出什麼事來呢!」只有前右大將宗盛卿的人說:「從今以後就是大將軍的天下了。」覺得很是高興。父母疼愛子女乃是常情,就是不肖之子死了,也覺得悲哀,更何況重盛公乃平家棟樑,又是當代的賢人。說起父母妻子的別離,家門的衰微來,更是不勝悲傷。因此,國家歎息良臣的喪失,平家惋惜武略的傾頹。這一切都是因為這位大臣儀容端莊,心存忠正,才德與言行兼備的緣故。 8cI<~|4_  
()%NotN;  
-------------------------- 0q}k"(9  
pd%h5|*n;  
【1】即阿彌陀如來。 $e#V^dph  
&GKtD)  
【2】南無是梵語,也譯作歸命,系向佛祈禱時的開頭語。權現金剛童子是熊野三山的護法神。 Z4VNm1qs  
.S{>?2  
【3】即醍醐天皇。 YEiQ`sYKG  
?y`we6~\1  
【4】耆婆是古代印度名醫。 o-7,P RmKN  
mLb>*xt$b@  
【5】即釋迦牟尼。 7B s:u  
3D^!U}E  
【6】四部醫書指中國古代的四大醫書:《素問》、《大素經》、《難經》、《明堂經》。 #BhDC.CcW  
<1eD*sC?g  
【7】五經指醫書中的五經:《素問》、《靈樞經》、《難經》、《金匱要略》、《甲乙經》。 PFI^+';  
)'i n}M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二.無文佩刀【1】 :Yn{:%p  
aZCxyoh+  
這位內大臣重盛公生來就是個奇特的人,他能預知將來發生的事情,比如四月初七夢中所見的事就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在夢中他走到了很遙遠的地方,在一個不知是哪裡的海邊上,路邊豎著一個大牌坊,內大臣問別人道:「這是什麼牌坊?」答道:「春日大明神【2】的牌坊。」牌坊前聚集著很多人,有一個法師的首級被插在刀尖上高高地舉著。內大臣問道:「這是誰的首級?」答說:「是平家太政大臣入道公的首級,因他作惡多端,惡貫滿盈,本社的大明神就令手下處置了他。」聽到這裡就醒過來了。平家自保元、平治以來,屢屢平定叛亂,蒙朝廷倍加恩賞,忝為天皇的外祖父,一門之中當官者有六十餘人。二十多年來,其富貴尊榮是難以形容的,但因入道相國惡貫滿盈,一門的好運已盡,思想過去,念及未來,內大臣不由得淚水盈眶。 u43-\=1$T  
2Oy-jM  
正在這時,響起了敲門聲,內大臣問道:「是誰?」外面答道:「瀨屋太郎兼康。」又問道:「你有什麼事?」「有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我等不及天亮,現在特來稟告,請屏退左右。」大臣把身邊的人斥退,叫他進來。兼康將自己夢見的事詳細說了一遍,與大臣的夢一點不差。內大臣見瀨屋太郎兼康也能與神明相通,因而不勝感歎。 LsNJ3oy  
Fprhu;h  
第二天早晨,嫡子權亮少將維盛正要去法皇那裡,內大臣將他叫住,說道:「做父親的本不應該說這樣的話,你在你們這輩當中算是最出色的了,但如今世事前途未卜,很令人擔憂。貞能在這兒嗎?給少將斟酒!」貞能進來把酒斟了。大臣又說:「這杯酒本來是要先給少將喝的,但飲酒不能僭越親長,我先喝了再給少將斟吧。」便連喝了三杯,然後遞給少將。少將也連喝了三杯。內大臣說道:「貞能,把贈品拿給少將。」貞能便從錦袋中取出一把刀來。少將心想:「這一定是祖傳的小烏寶刀【3】吧。」正在高興的時候,卻發現竟是舉行大臣葬禮時佩帶的無文寶刀。少將大驚失色,顯出很不安的樣子,內大臣潸然淚下,說道:「少將,不是貞能拿錯了。這把刀是大臣殯葬時所用的無文寶刀,原是準備在入道相國去世時重盛佩用的,現在重盛要比入道公先去了,因此把它送給你。」少將聽了這番話,只是俯身咽淚吞聲,哽咽不能言語。這天也沒去天皇那裡供職,蒙著被子躺了整整一天。後來,內大臣參拜熊野神社,回來就生了病,不久就去世了。這時,少將才明白原來是這麼回事。 D]d2opBLj  
r$-]NYPi  
-------------------------- 8BwJWxBQ  
V .VV:`S  
【1】刀鞘沒有任何文飾的樸素的佩刀,本是六位以下官員經常佩用的,公卿大臣則只在喪葬時佩帶。 W02swhS  
I<ta2<h  
【2】在奈良市春日山鹿,祭祀藤原氏的氏族神春日大明神。 /xcl0oe(  
]DO"2r  
【3】大寶三年(703)制做的一把兩面有刃的劍,柄上有烏狀金屬裝飾,故名。原是源氏祖傳寶物,源義朝在平治之亂中被殺後,歸平氏所有。 a yQB@2%  
7#BU d/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三.燈籠大臣 q"%;),@  
l|onH;g\  
內大臣一心消災修善,看重來世禍福,他在京城的山麓建造了一座有四十八間的寺院,與彌陀六八弘願【1】的數目相應。又在每一間掛一盞燈籠,共掛了四十八盞,有如九品蓮台【2】在眼前閃耀,又如鳳凰鸞鏡大放光芒,使人恍如置身於極樂淨土一般。規定每月十四、十五,邀集平家和其他貴族人家面容端莊、正值盛年的女子,每間六人,四十八間共二百八十八人,充當念佛的比丘尼,在這裡一心一意地連續兩天念誦佛號。宛如彌陀如來迎接引攝【3】的弘願現形於此,又像攝取不捨【4】之光照在內大臣身上。十五日日中滿願,舉行大念佛。大臣置身於行道【5】中間,向著西方興起往生淨土的善心,說道:「南無安養教主彌陀善逝,普行濟渡三界六道【6】眾生吧。」看的人都生起慈悲心,聽的人無不感動得流下眼淚。從此以後,人們就稱這位大臣為燈籠大臣。 u  teI[Q  
T;u>]"S  
-------------------------- p7A&r:qq#  
,\|W,N}~  
【1】據佛經,阿彌陀如來曾立下四十八種誓願,立志普濟眾生。 ;^Vsd\ac0  
);wSay>%(  
【2】指極樂淨土有三等九級,即上品、中品、下品三等,每等又分上生、中生、下生三級。 0sv#* &0=  
r^mP'#  
【3】指阿彌陀如來的第十九願:迎接臨終念佛的行者到極樂淨土來。 sr+* q6W  
\kU0D  
【4】意為佛光普照,萬眾不遺。《無量壽經》有云:「光明普照十萬世界,念佛眾生攝取不捨。」 )?#*GMWU  
hh/C{ l  
【5】一邊唸經,一邊在佛像、佛塔、墳墓四周繞行,謂之行道。 tHAr9  
t5: 1' N9P  
【6】三界即欲界、色界、無色界;六道即眾生因所行善惡在生死輪迴中經歷的六種境界:天上、人間、修羅、畜生、餓鬼、地獄。 9e5XS\  
"[A]tklP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四.捐贈黃金 *D;B%j^;  
K N0S$nW+  
大臣又說:「即使在日本積下莫大善根,要想子孫相續,為我祈禱冥福,也是很難做到的。為了修行後世冥福,我還應在外國積些善根。」於是在安元年間(1175—1176)從鎮西(九州)召來一個叫妙典的船主【1】,叫眾人遠遠地避開,與他相見。大臣取出黃金三千五百兩,對他說道:「聽說你是一個非常正直的人,這五百兩黃金是給你的,其餘的三千兩請你帶到宋朝去,到了育王山【2】將其中一千兩送給那裡的僧侶,另外二千兩獻給宋朝皇帝,作為買田地的錢捐給育王山。請育王山僧眾為我祈禱冥福吧。」妙典領命,乘萬里波濤,遠渡宋朝。見到了育王山的方丈德方禪師,細說情由,禪師不勝欣喜,萬分感歎,遂將一千兩贈給僧侶,二千兩獻給皇帝,詳細奏明瞭重盛大臣的心意。皇帝大為感動,於是捐贈給育王山田地五百町【3】。因此,在那裡為日本大臣平重盛公來世生於善處的祈禱,至今不曾斷絕。 f#JLE+0Y  
fhfdNmtR)I  
-------------------------- 7BI0g@$Nn]  
' {:(4>&  
【1】船主當是中國商人。 |{oKhC^yG  
{L4^IKI  
【2】育王山,即阿育王山,山上有阿育王寺,在中國浙江寧波,古時很有名,為五山之一。 RNt3az  
1MV^~I8Dd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五.法印問答 R (4 :_ xc  
Nqewtn9n  
入道相國因小松公在自己之前去世,老是心神不寧,因此急匆匆趕回福原,閉門在家。同年十一月七日戌刻,大地震動,良久不已。陰陽頭【1】安倍泰親急忙奔進京來,奏道:「今夜地動,照卜文所示,將有大事發生。據陰陽道的三部經典【2】之一《金匱經》所說,論年不出本年,論月不出本月,論日就在近日。因此這是急如星火的事。」說著竟哭了。傳奏的人都變了臉色,法皇也非常吃驚。年輕的公卿、殿上人都笑道:「泰親哭得真是離奇,難道真會發生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嗎!」泰親是安信晴明【3】的五世孫,對天文窮極奧妙,推算吉凶瞭如指掌,所作卜算無不靈驗,因此人們都稱他料事如神。有一回雷電落在他身上,雷火燒了他的狩衣袖子,而他身上卻全然無恙,無論在古代還是在末世,這都是很少有的人。 lvcX}{>\  
.kvuI6H  
這幾天入道相國本來住在福原,同月十四日,不知是為了什麼,帶了數千人馬回到京城來了。關於此事雖沒有確切的情報,但京城上上下下十分不安。不知什麼人傳出消息說:入道相國要報復朝廷。關白藤原基房公聽到這個傳聞,急忙進宮稟奏法皇道:「這次相國進京,是想滅掉我基房,真不知會降臨怎樣的厄運呢!」法皇也非常驚恐,說:「無論你遭逢怎樣的厄遠,都如我親自遭際一樣。」說著流下淚來。本來天下政務應由天皇和關白公主持,如今竟成了這個樣子。天照大神、春日大明神到底是如何考慮的,真是難以預料呀。 Y Q3%vH5#y  
i#iY;R8  
同月十五日,法皇聽說入道相國進京是為了向朝廷報復,十分驚慌,便派已故少納言入道信西的兒子靜憲法印為使者,前去對入道相國說:「近年朝廷不安,人心不和,黎民百姓也不得安寧,這事說來非常不幸。因為有你在朝,萬事才有所依靠,然而你不去安輯天下,據說反而要進京對朝廷進行報復,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法印奉命來到西八條相國府邸,從早晨一直等到傍晚,竟連個回話也沒有,心想這樣等下去也沒有用處,便叫源大夫判官季貞將法皇的旨意傳了進去,並說:「這就告辭了。」於是便退了出來。這時,入道相國突然說:「叫法印來。」法印又被叫回去,入道相國說:「喂,法印長老,我淨海的話你看對吧:首先關於內大臣故去的事,想到我家的命運,不能不為此而悲痛,含悲忍淚直至今日。這是尊駕可以體會得到的。自保元以降頻生戰亂,君心不得安寧,我只不過是掌握大局而已,唯有內大臣衝鋒陷陣,粉身碎骨,不辭辛勞,多次使法皇平息憤怒;同時又處置朝政,鞠躬盡瘁,日理萬機。自古至今象內大臣這樣的功臣實在少有。考徵古代之事,唐太宗因魏征卒去,不勝悲哀,親自書寫碑文曰『昔殷宗得良弼於夢,今朕失賢臣於覺後。』【4】立於廟中,以示哀悼。近觀我朝先例,顯賴民部卿逝去之後,已故鳥羽上皇非常悲傷,於是延期舉行八幡行幸,並暫停管弦之樂。這都是忠臣故去,歷代君王表示哀悼的先例。然而內大臣的七七【5】之期未滿,法皇就行幸八幡,演奏管弦之樂,絲毫沒有哀悼的意思。即便對我的悲傷不加垂憫,對於內大臣的忠誠勤勉也不該全都忘了吧。即便忘記了內大臣的忠誠勤勉,也不應該對我的悲傷不加垂憫吧!似乎我們父子二人都不合法皇心意,這使我們平家很失臉面。這是其一。其二,越前國本是賜給重盛的領地,本來約定世代由重盛子孫世襲,永不變更。但在內大臣故去之後馬上收回了。這是因為內大臣有什麼過失嗎?其三,中納言出缺時,二位中將藤原基通是希望遞補的,我也曾極力推薦,但最終沒有答應,而將關白的兒子藤原師家補了上去。即便是我說的事不合道理,也總該應允一次吧。況且二位中將是攝政家的嫡男,論官階,論情理,無人會持異議。但朝廷卻採取了完全相反的措施,這實在是非常遺憾的。其四,新大納言成親等人密謀於鹿谷,陰謀造反,並非完全是他們幾個人的事,這都是法皇指使的。這並不是我故意重提舊事,平家到今天已歷七代,怎麼可以平白拋棄掉呢!我已年近古稀,來日無多,在我生前尚且動輒產生滅我平氏一門的謀劃,更不要說後世子孫還要相繼奉仕朝廷,那大概是做不到的了。我老來喪子,無異於枯木無枝;對於前途如何,費盡心機也是無益,因而只能聽之任之了。」說著很是生氣,又非常傷心。法印既覺得害怕,又覺得可憐,全身汗如雨下。在這種情況下,誰都難以答對,何況自己又是法皇身邊的人,對鹿谷的聚會謀劃自己早就知曉,如果被指為同謀加以拘捕也很難說清,覺得此刻就像捋龍鬚、履虎尾一樣。然而法印不是尋常的人,他一點也不慌張地說道:「平家以前屢建功勳一點也不錯,所以一時產生怨憤也情有可原。但以官位和俸祿而論,朝廷對你平家也算是非常優厚的了,那不就是法皇對你所建功勳的酬答嗎?至於近臣謀反,說是由法皇授意,那只不過是謀反者的讒言而已。重於傳聞,輕於親見,這是世俗的通病。身沐異常的朝恩而有逆君之舉,人神共鑒,大可畏懼。天意難測,法皇的心意也是如此。以下犯上之事,豈不是有違人臣之禮,請細細思量。所說詳情,當由法印轉奏。」說罷退了出來。在座的那些人都說:「啊,真了不起。相國那麼生氣,竟一點也不慌張,從容答了話才退去。」沒有不稱讚法印的。 }0}J  
VS1gg4tCv  
-------------------------- BY32)8SH  
bmzs!fg_~R  
【1】陰陽頭是陰陽寮的長官,屬中務省,掌管天文、歷算、占卜吉凶等事。 {SCwi;m  
Cf@WjgR  
【2】指陰陽道的《金匱經》、《樞機經》、《神樞靈經》。 }#a d  
p/4GOU5g  
【3】是花山天皇(984—986)、一條天皇(986—1011)時期的人,精於天文、陰陽占卜,官居從四位天文博士。 g.iiT/b  
diaLw  
【4】見白居易的《新樂府·七德舞》自注。殷宗即殷商賢王高宗武丁。 18zv]v %  
wJNiw)C  
【5】舊俗,人死後七七四十九天之內為死者安魂誦經,日本稱為中陰。 J NPEyC  
3X=9$xw_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2012-10-19
十六.大臣被流放 'z=d&K  
# $'H?lO  
法印回來將入道相國的意見詳細奏明瞭法皇。法皇也覺有理,沒有說什麼。同月十六日,入道相國按照事先的謀劃,宣佈自關白起,太政大臣以下公卿殿上人共四十三人,一律停職,閉戶蟄居家中,左遷關白公為太宰帥,遠流鎮西(九州)。關白公說:「情勢如此,只能聽其自然了。」便在鳥羽附近叫作古川的地方出了家,時年三十五歲。世人都說他是通曉朝廷禮儀、心如明鏡的人,都感到惋惜。被貶遠流的人如果中途出家,照例是不到原定的地方去的,最初是定在日向國,現在因為出家,便安置在了備前國府附近一個叫井迫的地方。 hDBo XIK  
@%fL*^yr;C  
從前大臣被流放的有左大臣蘇我赤兄、右大臣豐成、左大臣魚名、右大臣菅原道真、左大臣高明公、內大臣藤原伊周公等【1】六人,但作為攝政關白而被流放,是沒有先例的。 $e{}SQ;fW  
'T;;-M3*  
已故中殿攝政基實的兒子、二位中將藤原基通,乃是入道相國的女婿,被任命為大臣關白。從前圓融天皇在位時,天祿三年(973)十一月一日,一條攝政謙德公去世,其弟堀河關白忠義公【2】當時只是從二位中納言;他的另一個弟弟法興院大入道【3】是大納言兼右大將,而忠義公竟越過了他,升為內大臣正二位。上諭宣達之後,人們都說這是令人吃驚的晉陞;現在這次就更是破格了。二位中將並不是參議,沒有經過中納言,就直接做到大臣關白,這是聞所未聞的【4】。對普賢寺公藤原基通被升為大臣關白這件事,上卿宰相、大外記,以及大夫史【5】,無不愕然。 U\-R'Z>M  
^MG"n7)X  
太政大臣藤原師長被停了官職,放逐到東國。保元年間,因為父親惡左府(賴長)的關係,兄弟四人都被處以遠流,其兄右大將兼長、其弟左中將隆長和范長禪師等三人,未及被召回京,就死在流放之地。只有師長在土佐的幡多地方過了九年,於長寬二年(1164)八月被召還,官復原職,第二年又被晉陞為正二位。仁安元年(1166)十月又由中納言升為權大納言。因當時大納言沒有缺額,所以僅被列於定員之外。大納言有了六個人,就是從此開端的。像這樣由前中納言升為權大納言,除後山階大臣躬守公、宇治大納言隆國卿外,以前從不曾聽說過。師長長於管弦,才藝過人,次第陞遷從未滯留,以至做到了太政大臣的最高位,這回不知遭了什麼報應,再次被流放。以往在保元年間,左遷於南海的土佐;如今在治承時代,又被流放於關東的尾張。以無罪之身而賞配所之月,原是風雅之人所樂為【6】,所以大臣雖在流配之中也不大覺得煩惱。想起唐朝太子賓客白樂天,謫居潯陽江畔的事,如今自己遙望鳴海潟的風光,賞明月,嘯湖風,彈琵琶,吟詩歌,以此打發歲月。有一次,他到尾張國第三神宮去參拜熱田明神,夜裡為取悅於明神,便彈起琵琶,唱起歌來。當地本是蒙昧之鄉,哪有人懂得什麼風雅,邑老、村女、漁人、野叟,雖然都側耳靜聽,但無人能辨音韻之清濁,聲調之律呂【7】。古時唐土「瓠巴鼓琴,鳥舞魚躍」【8】,「魯人虞公發聲清哀,遠動梁塵」【9】。是說妙技達於極點,自然會引起萬物共鳴。這時,人們聽了師長的妙音,個個產生了莫名的感覺,滿座均感奇妙。漸至夜半更深,奏起了《風香調》,使人如聞花之香馥;彈起了《流泉曲》【10】,則似覺月色增輝。隨後又唱起詩歌「願以今生世俗文字之業,狂言綺語之過」【11】,彈奏起琵琶秘曲,明神為之感應,寶殿為之震動。師長說:「如果不是平家將我流放此地,今夜怎能夠拜見這種吉祥瑞相呢。」感動得淚流滿面。 MIb [}w=  
\NKQ:F1  
按察大納言資方卿的兒子右近衛少將兼贊岐守源資時,被停了兩個官職。參議、皇太后宮大夫兼右兵衛督藤原光能,大藏卿、右京大夫兼伊豫守高階泰經,藏人、左少辨兼中宮權大進【12】藤原基親,都被同時停了三個官職。朝廷下旨說:「按察大納言資方卿,其子右近衛少將,其孫右少將雅賢,著即驅逐出京。」上卿藤大納言實國、博士判宮中原范貞奉命,即日驅逐這三人出京。大納言資方卿說道:「三界雖廣,竟無地可容這五尺之軀;人生無多,卻難度這半日時光。」便連夜矇混出宮,逃往萬里之外去了。經過詩歌中很有名的大江山、生野等地,在丹波國一個叫村雲的地方暫停下來。後來終於被查到,被流放到信濃國去了。 .8T0OQ4  
kg\8 (@h]  
-------------------------- b&dv("e 4  
ic"8'Rwb  
【1】這六個大臣都是公元七世紀至十世紀之間的人。 44|tCB`  
U+@U/s%8  
【2】藤原兼通,天延二年(974)任命為關白。居住在堀河,故稱為堀河關白。忠義公是他的謚號。 kS:#|yY8%  
AyOibnoZ2E  
【3】藤原兼家,天元元年(978)為右大臣,後晉陞攝政關白。出家於法興院,故這麼稱呼。 ]p 3f54!  
\`2'W1O  
【4】二位中將而非參議,不得參與朝政。一般歷經參議、中納言、大納言,才得晉陞為大臣。 8b)WOr6n  
~Ld5WEp k3  
【5】都是太政官的屬員,前者掌管詔書、奏章,後者掌管太政官的文書以及各司各國的事務。 E1eGZ&&Gd  
wUv?;Y$C  
【6】據說中納言源顯基曾說過:「願將無罪之身,得賞配所之月。」顯基是後一條天皇的寵臣,一生得意,歿於永承二年(1047)。這話原是一種假設,表示雅人深致罷了。 .\R9tt}  
^wIB;!W  
【7】中國古時把音樂分為六律六呂,共十二個音階。 NUV">i.(  
?b]zsku8  
【8】見《列子·湯問篇》。又淮南子有云:「瓠巴楚人也,鼓琴而鳥飛下,潭魚出。」 :uCwWv   
;fNCbyg4 I  
【9】見劉向《七略別錄》。 rH7Cv/Y  
l[E^nh>  
【10】《風香調》和《流泉曲》是當時琵琶曲子的名稱。 i9ySD  
fw&*;az  
【11】見白居易《香山寺〈白氏洛中集〉記》,下兩句是:「轉為將來世世贊佛乘之因,轉法輪之緣也。……」 znrO~OK  
IR${a)  
【12】中宮職(中宮事務管理機構)的判官。官階為五位。 +6uf6&.@~  
kTH"" h{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