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77阅读
  • 1回复

先秦时期安徽地区的民族和文化考察/杨东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3-01-07
先秦时期安徽地区的民族和文化考察 uB>NwCL;  
   U59uP 7n  
g^26Gb.  
杨东晨 b#FN3AsR  
"5Bga jrB  
陕西历史博物馆 8X][TJG$  
?^mgK9^v@  
安徽地区自古就是文化比较发达的地区之一,与华夏、尤其与东夷族关系密切。“三代”时期,该地区已形成东夷或华夏与土著族结合的方国。春秋战国时期,安徽地区受楚文化影响较大,地方特点比较突出,又有南北文化交汇的特点。先秦时期安徽地区文化的发展为秦汉文化的形成发挥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安徽,氏族,部族,民族,文化,古国,迁徙,融合,先秦时期先秦时期安徽地区的民族和文化考察杨东晨(陕西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西安,710061)摘要安徽地区自古就是文化比较发达的地区之一,与华夏、尤其与东夷族关系密切。“三代”时期,该地区已形成东夷或华夏与土著族结合的方国。春秋战国时期,安徽地区受楚文化影响较大,地方特点比较突出,又有南北文化交汇的特点。先秦时期安徽地区文化的发展为秦汉文化的形成发挥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关键词安徽氏族部族民族文化古国迁徙融合先秦时期中图法分类号K203安徽古属《尚书·禹贡》记载的荆州。它位于华东的西北部,跨长江、淮河流域,和江苏、山东、河南、湖北、江西、浙江等省为邻。清置安徽剩旧以安庆、徽州两府首字得省名;安庆一带古称皖国,故简称为皖。全省面积13万平方千米,人口5897万,有汉、回、畲等民族①。那么,先秦时期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有哪些民族?他们的经济、文化又怎样?一、东周前古氏族和民族及其文化考察安徽在远古时期就生活着许多氏族和民族。从靠近长江的安徽和县陶店龙潭洞古人类遗址(距今28至24万年)、巢县银山早期智人遗址(晚于和县猿人)及皖南水阳江两岸二级阶地上的12处旧石器点来看②,长江流域的安徽地区也是人类发祥地之一,系湖北郧县和郧西人迁入的裔支。他们的后裔延续、繁衍,成为皖地的氏族先民。同时,因皖地与河南、山东相邻,也迁入了不少华夏、东夷及其它氏族,因而形成安徽新石器遗址星罗棋布的状况,尤其是淮北地区,更为密集。大体可称皖之淮北为东夷族、华夏(含土著族),江淮及江南之皖地的氏族为南蛮(含土著、东夷及华夏等族)。原始社会时期,大体说安徽的长江以北地区之氏族部落多于长江以南,且受到黄河中、下游文化影响较大。(一)原始社会时期安徽淮北地区,在母系氏族社会阶段,有当地土著氏族和东夷氏族,而以东夷氏族公社占主导地位。如淮北亳县富庄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位于涡河南岸,属于黄淮平原地带。其下层为山东大汶口文化,清理的12座墓葬均为长方形土坑,有7座墓的骨架保存比较完好,仰身直肢葬。从18具保存完好的骨架看,死者生前都有拔牙、尤其是拔下牙的习俗③。这应是东夷族人的墓葬,且又带有一定的地方性,是大汶口文化的一种新类型。山东大汶口文化遗址分布比较广泛,苏北、皖北均有。《左传》昭公十七年载:“陈,太之虚也。”陈,即今河南淮阳市。炎帝后裔灵部族的一部分迁于今安徽宿州市西的灵壁故城;炎帝后裔烈山氏的一支曾迁于今安徽宿县西北的烈山;“那么,太应该是淮河流域的氏族部落想象的祖先了。”④太昊伏羲氏,风姓,与女娲是胞族。其部落分布于今山东南部、河南南部及苏北、皖北地区,因此皖北大汶口文化的主人应是太昊伏羲氏族部落。富庄遗址的上层已属中原龙山文化。这一地区的龙山文化是由大汶口文化发展而来的,其主人自然也有太昊后裔氏族。从文献记载和学者们的研究看,在母系氏族社会末期,炎帝神农氏的后裔共工氏与朱襄氏部落已从渭水流域东迁入中原。“共工氏所以被传说成一个神话人物,主要是因为他同东夷的蚩尤打过一场著名的战争。打仗的地方在太行山东侧,今河南北部到河北南部的某些地方,说明共工氏曾在黄河中游活动过。”⑤朱襄氏部落打败太昊后裔族,占据陈墟,向淮河流域发展,皖北地区也是其部落的氏族分布地之一,因而也成为皖北龙山文化的主人之一。安徽江淮地区的原始先民,主要是土著蛮人、古越氏族部落,次为东夷和华夏部族等,原始经济、文化与淮北地区一样,也比较发达。蚩尤部落的81个氏族被黄帝打败后,部分余民逃入了江淮地区。接着,炎帝后裔榆罔帝被黄帝打败后,他也率部分余民逃入江淮地区,后又迁入今湖北随州市。皖之江淮地区多是蛮和东夷部族。因蚩尤被“九黎”奉为首领,故又称黎人,因而江淮部族又称黎蛮。 p<?~~7V  
舜的后裔族之一支曾南迁于今安徽繁昌县西的挑冲山及太平县的桃坑口一带。迁入之民带去了今山东、河南、陕西等地当时比较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安徽江淮地区已“发掘了一批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文物数以千计,取得了突破,初步确立了主要分布在安徽江淮地区西南隅的‘薛家岗文化’。此外,在江淮地区中部和皖鄂交界的宿松县境内还发现一 些薛家岗文化类型的遗址。这些发现,为研究安徽地区原始文化面貌及相互之间的关系,提供了很有价值的资料。”⑥从定远县侯家寨遗址早期遗存看,“以陶支架、粗红陶釜和骨质靴形器为代表,年代大致与大汶口文化早期相当或略早”⑦。陶器底部又有与大汶口陶器刻划符号一致的符号(此类符号在蚌埠市郊的双墩、霍邱县的红垴墩遗址的陶器上均有发现),说明当系东夷太昊后裔母系部族的文化。她(他)们“在从事农业生产的同时,也以渔猎和家禽家畜的饲养为获取食物的重要手段。”⑧肥西县古埂遗址的早期陶器以夹砂红陶为主,灰陶次之,黑陶极少。器表以素面为主,少数饰刻划纹、波浪纹、附加堆纹和圆形镂孔。此外,还有少量彩陶。盛行三足器和平底器,不见圈足器,主要有鼎、豆、壶、罐、尊、鬲规及杯等。其中以扁圆凹形足鼎和足根上部呈圆形内弯,下部扁圆外撇的鼎足最具特征。鸟首形耳罐是此期较为常见的一种器物,它在侯家寨晚期遗存中较为常见。侯家寨遗址晚期的年代与肥西县古埂遗址上层相当,以外红内黑的陶器、锥形足、扁条形足和鸟首形耳罐最具特征⑨。这些都说明太昊后裔及少昊后裔黎部族已处于母系氏族繁荣时期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的阶段。因他们长期生活在江淮地区,故其陶器既有大汶口文化特征,又有地方特点,而“鸟首形器”则公认是大汶口文化的典型器物。蚩尤已处于父系氏族社会的初期,部分族民留居江淮,也带入了中原龙山文化。加之东夷及土著蛮族先民的劳动创造,皖之江淮地区也进入了父系氏族社会。“大汶口文化主要分布在山东南部和江苏淮北地区,东及于海,西北至黄河北岸,皖北、河南也有发现。大汶口文化从6000多年前开始,经历2000多年的发展,演变为山东龙山文化。大汶口文化和山东龙山文化的人们,过着以农业为主的比较定居的生活。他们的社会组织,在大汶口文化时期处于母系氏族和向父系氏族过渡阶段,龙山文化时期则为父系氏族了。根据这两种相继发展的文化特征居民的体质,一般认为,它们属于我国后称的东夷民族集团。”①0安徽地区考古文化反映出该地东夷族的发展情况大体如此。到了父系氏族社会,江淮地区的东夷族文化衰弱,土著蛮族及古(越)部族的文化因素增加,说明当地氏族部落的发展超过了东夷等族。考古文化也反映了这一变化情况。肥西县古埂遗址的晚期陶器“以黑陶为主,红陶明显减少。纹饰主要有篮纹,其次是细绳纹、弦纹和附加堆纹等。器种有鼎、豆、鬲规、碗、盘、缸以及高柄杯等。其中长颈红陶鬲规是良渚文化常见的器物之一。有1件陶鼎腹部饰细绳纹,这种风格在中原龙山文化遗存中较为少见的。”①1西到今湖北龙感湖,东达巢湖,南至长江沿岸,北至大别山的岳西县境内之皖江流域的“薛家岗文化”类型遗址,从发掘的潜山县薛家岗、天宁寨,望江县江洋庙,太湖王家墩,怀宁县黄龙及岳西县祠堂岗等遗址看,其墓制和陶器都反映出这一地区的氏族部落从母系氏族社会到父系氏族社会的过渡,都具有浓厚的地方文化色彩,与肥西县古埂遗址晚期文化面貌大同小异。良渚文化,公认为是古越部族文化。那么安徽江淮地区是否有古越部族呢?我们说肯定是有的。因为“越人是指使用一种石的人类群体的名称”①2,在新石器时代分布很广,黄河上下,大江南北均有古(钺或越)先民,到了商周以后,“越”才成为南方氏族的专称。的最原始形状即石斧,安徽新石器遗址中出土颇多,亦可证其土著族中有古越(粤)氏族。以往传统的说法是,淮河流域及其以南为后称的“蛮”族,从实际情况看,自母系氏族起,安徽地区就有古越、黎、蛮及炎帝等后裔氏族。父系氏族社会时期,已是古越、蛮、东夷、华夏的聚集区。它是东西南北古文化的交汇之地。(二)夏商周时期三代时期,安徽地区除原有的民族或部落外,又有华夏、东夷、戎羌等族的徙入,并有了封国,进一步促进了皖地经济、文化的发展。现略述其要。帝喾后裔蒙部族的部分人于夏初迁至今安徽蒙城县一带;东夷的人方,于商代逃迁于今安徽淮河北岸的凤阳一带;东夷裔族苦人的一部分,在商代时迁于今安徽黑多县西的古筑镇及宿县的古饶集;于越及吴在商末周初在安徽江淮之间。周晚期,于越迁至怀远县;东夷娄人的一部分于商代移入今安徽泗县的娄亭、娄林一带;羌人的一支俚(雷)人,商初时随夏桀迁于今安徽巢县、和县西北40里的历山一带;东夷族少昊后裔钟离国在商代迁于今安徽亳州南临涣集;《路史·国名纪斗云:“钟,今亳(州)之临涣,汉之钟县”,后再迁至钟离地区;炎帝后裔林方国在周灭商后亡国,部分以林为姓的人迁于今安徽黟县西南的林历山一带;东裔攸人的一部在周灭商时逃亡于今安徽歙县一带;黄帝后裔虎方在西周初年迁于今安徽肥水一带;西羌族的一支相(襄)人于商末周初迁到今安徽淮北市的相山及无为县南,它们均以相人居此而得名;东夷裔支于人,商代时在今河南沁阳一带和越人结合后称于越,于越后遭到商的侵迫,在商末周初迁到今安徽寿县一带。童书业《中国古代地理考证论文集·春秋吴越国都辨疑》云:宣公八年时,“吴、越或尚均在淮南江北安徽两省间,其后避楚之逼,两国都迁江东。”《竹书纪年》云:“周穆王四十七年,伐纡,大起九师,东至于九江,比鼋以为梁。”《北堂书钞·武功部》记载与此同,只是将“伐纡”写作“大越”。纡即于,亦称大越。《左传》昭公四年有“穆有涂山之会”的记载。何光岳先生云:“九江应在汉代九江郡之内,即今安徽淮水中游,自寿县以东至盱眙之地”;“涂山,即今寿县,又叫会稽山。因夏禹登涂山会诸侯,遂改涂山为会稽,也是夏桀逃南巢之地。周穆王东征,驾鼋鼍为梁,即用鼋鼍的皮缝成皮筏,再在一排列的皮筏上架上木板为桥梁,以通行军队。打到大越的根据地涂山,也效夏禹所为,大会诸侯以炫耀武功。大约这时大越惨败,便由涂山、盱眙、于县、于乡这一带南逃过长江,到达当涂的于湖。”①3至于禹大会诸侯于“会稽”,是在绍兴,非安徽当涂县。还有一些迁入安徽的族民,夏代后还在安徽地区封了一些国家,同时,有的中原或其他的封国、自立国亦有迁入安徽的。六国《史记·夏本纪》云:皋陶卒,禹“封皋陶之后于英、六,或在许。” iN8?~T}w  
V.)y7B  
《索隐》引《汉书·地理志》云:“六安国六县,咎繇后偃姓所封国。”咎繇即皋陶。六,即六国,系皋陶少子仲甄的封国。宋罗泌《路史·国名纪乙》则云:“六,中甄国,寿(州)之安丰南有故六城,汉九江王都。有皋陶冢,在舒城县东南六十(里)陂中。”此说显然不妥。《汉书·地理志》云:六安国六县“在舒城县东六十里者,误。”罗苹注:“元狩二年(前121年)为六安国治六,而以蓼为属。东汉并属庐江,晋省入安丰。《寰宇记》:蕲之广济,为秦汉之六。”在今安徽六安市。仲甄部落初居于今山东甄城,后西迁于大陆泽(今河南获嘉),陆与六同,国号为六。另一 说是因仲甄为皋陶的第六子,故以六为国号。六国被禹封迁于今六安后,留居的六人还曾在今河南迁徙多处。《皇览》云:“皋陶冢在庐江县。”《括地志》云:“故六城在寿州安丰县南一百三十一里。本六国,偃姓,皋陶之后所封也。 %1gJOV  
b<_*~af  
”《太平寰宇记》云:“皋陶冢在(六安)县北十五里。按《图经》云:‘今置则古之六县也。’《夏本纪》:‘皋陶卒,封其后于英、六。’注云:‘皋陶冢在庐江县’,则英布是其裔。今县北十三(里)有二古城:一为六合城,一为白沙城,上有皋陶庙,东五里有皋陶冢。《左传》文公五年:‘楚人灭六与蓼,藏文仲闻而叹曰:哀载!皋陶,庭坚不祀忽诸。’注云:‘蓼与六皆皋陶之后。’霍邱县为蓼邑也。”古文献记载六国在今六安市。《汉书·高帝纪》载:“当阳君英布为九江王,都六。”颜师古注:“六者,县名,本古国,皋陶之后。”清人王先谦《汉书补注》云:“六,六安县,在今六安州北十二里。”《汉书·黥布列传》云:“黥布者,六人也,姓英氏。”《正义》云:“故六城在寿州安丰县西南百三十里。按黥布封淮阳南王,都六,即此城。”安徽六安市的六国,分别为夏、商的盟国,不断向南传播华夏文化。至周昭王征南淮夷时,六国君率先归服于周,受到封赏,由子爵升为伯爵国。这个六国伯就是《散氏盘》铭文中的“录贞”,他因调解微、井、散伯国之间的土地纠纷和征南淮夷有功被封六国伯。周穆王征南淮夷时又封赏其子孙,穆王时青铜器《录伯》铭文曾有追述录伯祖录贞功劳的记载。穆王会盟诸侯于涂山(今安徽怀远县)伐徐时,录伯参加,并委以戍守涂山的重任。周厉王时势力衰败,徐夷、淮夷国联合六国反周,宣王中兴后派兵镇压,复归服,之后,复叛。《古本竹书纪年》记载宣王十年,“王命伯士伐六、济之戎,军败,伯士死焉。”蓼国《淮南子·汜论训》高诱注曰:“蓼侯,皋陶之后,偃姓之国侯也,今在庐江,即此蓼国。”即在今安徽霍邱县。《史记·夏本纪》之《正义》说“英盖蓼”,显然不妥。因《姓源》云:“皋陶的后代仲甄封于六、英,他的后代便以英为姓。”英国在今湖北英山县,与蓼非一国。巢国与宗国夏代封亲族姒姓巢国,在今河南睢县。商灭夏,封亲族子姓于巢国。周灭商后,子姓巢国迁于今安徽巢县。《春秋大事表》云:巢县五里有居巢城,为巢国故地,与桐(城)相近,同为子姓国,与宗国(今巢县东北60里柘皋镇)成为群舒之属。潜国它系商王武丁后裔所立之国,子姓,在今山东嘉祥县东南的潜邑。周灭商时,潜国南迁于今安徽霍山县的潜山一带。《太平寰宇记》云:南为皖山,北为潜山,东为天柱山。《江南通志》云:“潜城,在庐州江县南三里,今邑名潜川以此,盖春秋之潜也。”庐江县在霍山县东,相距较近,应是西周潜国之地域,都城在庐江县的潜川。梅伯国梅伯,子姓,商王后裔,封国名梅(今河南新郑县西北梅山),称梅伯国。殷末纣王杀梅伯后,迫其国迁于今安徽亳州市南40里的梅城。《亳州志》云:梅城,故梅伯国,今名梅城集。桐国桐、空桐、空同皆同姓,子姓殷人的后裔。商代桐国在今河南虞城县南5里的桐亭。周灭商后,部分桐人逃至安徽桐城,在南淮夷和群舒之间复立桐国。周厉王时,桐国和南淮夷等反抗周的统治,周派兵镇压。西周铜器《生皿须》铭文云:“王征南淮夷,伐角津,伐桐、通过。生从,执讯斩首,俘戎器,孚金,用作旅皿须,用对烈”。桐国遭到致命打击,遂衰败。《读史方舆纪要·庐州府舒城县》云:“桐乡,在县西南。杜预曰:舒县有桐乡,即古桐国。”即今安徽舒城县西。钟离国《世本》云:钟离,嬴姓国。它初立国于今山东临沂市东南的承县,周初迁至今安徽凤阳县东4里的钟离城。绞国绞又写作交,皋陶后裔国,偃姓。《左传》哀公二年云:“伐邾,将伐绞。”杜预注:“邾邑。”《汇纂》云:“当在兖州府滕县境。”即今山东滕县。周灭商后,绞国迁于今安徽灵壁县东南的沱河(古称水,以绞国迁此而名)。州国皋陶后裔州国,初在今山东安丘县。周灭商,齐国灭州国,封其宗族任州国国君。偃姓州人迁于州来(今安徽凤台),复立州国。群舒它们系近亲族国。何光岳先生云:“群舒是由徐方分迁出来的一些子爵小国,他们是东夷集团皋陶之后,偃姓”。“舒与徐、余同音通用”,系“鸟夷”的支族。“群舒也可称群徐。群舒主要分布在巢湖区域。由舒国再分出舒庸、舒鸠、舒蓼、舒龙、舒鲍、舒龚及宗、巢等八个小国。”①4徐夷国与南淮夷徐夷国商代时在今山东曲阜一带。《左传》昭公元年云:“徐、奄皆嬴姓。”指的是禹封若木的徐国。淮夷国在今山东潍坊市。《路史·国名纪》云:“淮夷,嬴姓。”指的是迁入嬴姓徐国故地的淮夷。实际上,二国当系皋陶的后裔。他们的南迁淮河下游当在周初。徐方国的都城在今安徽泗县北(汉于此建徐县),臣服于周,被封为子爵国。《诗·大雅·常武》云:“率彼淮南,省此徐士。”它成为南淮夷等的盟主,势力较大。徐旭生先生的《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云:徐子国“在周代为东夷集团中最大的国家。”《路史·国名纪乙》云:“临淮镇北三十(里)有故徐城,号大徐城,周十一里,有偃王庙,徐君墓。”此知,安徽泗县在西周初、中期名为徐州;淮夷在西周时被屡次打击后,臣服于周,后归鲁国。其部分族民南逃入今苏北、皖北后,未形成国家,依附于徐国。因山东潍坊一带有淮夷国,故淮河流者则称南淮夷。至周穆王时,南淮夷势力渐大,成为徐偃王的强大军事力量。穆王时期青铜器《吾攵簋》铭文记载:南淮夷曾伐周至阳洛等地,追兵远至上洛,至伊班师。即到达今河南洛阳。周派大军反击,南淮夷臣服纳贡。《后汉书·东夷传》记载:“周厉王无道,淮夷入寇,王命虢仲伐之,不克。”何光岳先生的《东夷源流史》云:“周厉王不能征服南淮夷,淮夷曾北上打到成周附近。金文记载淮夷侵伐之事最多,或称南淮夷、南夷,而西周也多次派兵去回击淮夷,多次派大将去防御淮夷的侵犯,但无济于事,最后周厉王不得不亲自出马。《生皿须》铭文载,周厉王亲征淮夷,虏淮夷的吉金和士女、牛羊。这只能是一次小的胜利,丝毫没有削弱淮夷的势力。周宣王中兴,又几次南伐淮夷。所率队伍中,既有淮夷的世仇杞国,又有淮夷的同族来人、秦人,采用了以夷攻夷的政策。周朝还曾命令淮夷的世仇曾伯东征淮夷。周宣王征南淮夷,又使南淮夷臣服,可与周成王时征准夷的功业媲美。南淮夷遭到周宣王几次大规模的征伐,遭到严重的创伤,势力逐渐衰落下去。”其说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安徽地区的古土著族与皋陶后裔族的文化,虽然我们不能确指,但尤为密集的安徽江淮地区之新石器时代遗址的主人应为这些族是毫无疑问的。其中的安徽潜山县薛家岗遗址文化与皋陶后裔国关系密切。安徽寿县斗鸡台、青莲寺,含山大城墩,肥东吴大墩,霍邱红墩寺及潜山薛家岗等夏、商代遗址也反映了当时民族较多的情况。以潜山县薛家岗遗址三层、含山县大墩域遗址二、三期、肥西县大墩孜遗址、太湖县王家墩遗址(晚期)与张家墩遗址及枞阳县遗址等为代表的商早期文化,陶器有鼎、鬲、假腹豆、、、深腹罐、中腹罐、钵、、鸟形器、盆、缸、两尊器及大口尊等。石生产工具有斧、钵、凿、镞、镰及针等。陶工具有纺轮、网坠、饼及拍等。以细长条形穿孔小砺石最具特色。铜器有镞、削及鱼钩等。还发现了炼铜的坩锅。这些都说明商前期安徽的经济有了相当的发展。以含山县孙家冈、太湖县台墩、枞阳县柏板、庐江县朱神墩、潜山县塔板、安庆市张四墩及岳西县窑形凸等遗址为代表的商代晚期文化,陶器有鬲、及钵等。石器有长条形石斧等。还有骨器、铜器、印纹陶。并发现了铜陵冶铜遗址。安徽淮北、江淮地区之商代遗址出土的陶器,“多数器物与中原地区典型的商式器非常相似。有少量器物反映了当地文化因素。还有一些器物,如粗体大口尊,与中原地区晚商时期的大口尊既有相似之处,又有一定的区别。这种器物应是吸收和改造中原器物的结果,打上了安徽江淮地区地方特征的印记。”①5商代,安徽已是其领域,从中原迁居皖北的主要是皋陶后裔,他们应是创造“安徽江淮地区”地方特征文化的主人之一。也就是说,“安徽江淮地区的商代文化受到了中原商文化的强烈影响。”①6到了“西周、春秋时期,安徽境内有徐夷、淮夷、吴、越、六、英、群舒、宗、巢、桐、钟离、州来、萧、许、胡、蔡等国”①7,因而文化遗址丰富,民族融合因素增多。西周时期的遗址几乎遍及安徽省,已发现数百处。“其中江淮地区中部分布尤为密集,仅肥西县就发现了近100处。在西周遗存下,一般都叠压着商代遗存或新石器时代遗存。经过发掘的遗址主要有巢县大墩子、含山大墩、肥东吴大墩、霍邱红墩寺、六安西古城等,都分布在江淮地区”,且江淮地区的西周文化遗存,“既有周文化的因素,也有南方地区的文化因素,同时也表现了较多的地方特色。”①8这种文化状况正与安徽江淮地区的族国相吻合。其中“六安古城”的西周遗址与六国当有直接关系。群舒的历史文化已发现了实证。淮夷《路史·国名纪二》云:“淮夷,嬴姓。”这是误记。从其活动地域看,与太昊、皋陶族关系密切,为皋陶之后比较妥切。童书业《中国古代地理考证论文集·鸟夷考》云:“甲骨卜辞中有‘佳夷’,当即‘淮夷’。佳夷之‘佳’亦鸟类。《说文》:‘佳,鸟之短尾总名也。’‘佳夷’疑即‘鸟夷’的一支。”佳夷迁居古潍水(俗称淮水)后称淮夷。《后汉书·东夷传》云:“武乙衰敝,东夷浸盛,遂分迁淮、岱,渐居中土。”岱即泰山,俗称的淮水(潍水)在泰山以东,故淮夷又有东夷与东淮夷之称。商代淮夷已立国,武庚叛乱时,淮夷参加,遭到周公的打击,大部分淮夷离开潍水流域南迁于淮水,称南淮夷,依附于徐国。南淮夷多叛,常遭到周王的讨伐。虎方国黄帝后裔虎部族的一支,商代为虎方(在今河南荥阳),后遭到商的征伐, 至周初年迁于今安徽肥水一带的寿县。《水经·肥水注》云:“肥水迳芍陂东。又北,右合阎涧水。水积为阳湖,阳湖水自塘西北迳死虎亭南,夹横塘西注。”古死、尸、夷三字通用,死虎即夷虎,则死虎塘即夷虎塘,在今安徽寿县东南40余里。周成王时征东夷,徐、舒及淮夷相继逃迁于此,占领了虎方国故地,虎方只得又迁入淮南。其后,淮夷又迁入淮南,复占据人少势弱的虎方新迁居地,虎方只得又逃迁于豫鄂相交的大别山区。扬越黄帝后裔扬(杨)人和越人结合称扬越。扬越后被商朝所逼,经历曲折道路,于西周迁至今安徽当涂县及宣州一带。扬越当时还处于无君长的氏族部落社会,没有形成国家,后为越章王所并。罗香林《中国系统中的百越》云:扬越“自为熊渠所兼并后,其种裔一部分同化于楚,一部分逐次渡江南徙,与自夏商时代即栖处于今日湘黔皖赣桂粤之交之越族,混杂而居。”由此知,安徽地区从夏代起就有越人徙入,与古越族结合。越章王国西周时,封楚王熊渠的少子执疵于越草,称越章王。越章(又称豫章)之地说法多种。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将《左传》所说五处“豫章”都考定在今安徽西部淮水之南一带。这是很有见地的。越章王后又占据扬越的故地当涂县。罗香林《中夏系统中的百越》云:“观熊渠所封诸子有越章王,王地称越,当亦为扬越或夷越居地之一。据宋翔凤《过庭录》越章王封地为汉之丹阳,即今安徽当涂县,是其地当西周末年亦扬越所分布地。”这是对的。 国《世本》云:“曾氏,夏少康封其少子曲烈与。襄(公)六年,莒灭之。太子巫仕鲁,去邑为曾氏。”《路史·后纪十三下》云:少康“庆得四息(即儿子)伯杼、曲列、龙留、季杆,俱贤逮事。”又云:帝杼“乃封其仲曲烈于缯,至周为莒所灭。有缯氏、氏、曾氏。”罗苹注:“是曰缯衍,作。”姒姓国的初封地在今河南方城县(古为缯关)。商末,国(亦写作缯国)迁于今安徽与河南之交的层邱。《水经·阴沟水注》云:“过水东南迳层邱北,邱阜独秀巍然介立,故壁垒所在也。过水又东南迳城父县故城北,沙水注之。”城父即今安徽亳县,北与今河南柘城接界。夏商周时期,由于华夏、东夷族的迁入和封国的建立,或小国的迁入安徽,使安徽地区的经济、文化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二、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家和文化春秋战国时期,安徽地区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地区,也是民族大迁徙、大融合的时期,考古文化也呈现出多元性。战国时代,楚国统治安徽,楚文化的影响增加。从另一方面看,由于多民族的迁入安徽,楚封建体制的推行,及较进步之楚文化的影响,安徽地区的社会也发生较大的变化。六国春秋时期,楚国强盛,不断侵迫六国。六国君主腐化,不安民治国,被楚灭亡。《春秋》文公五年(前622年)记载:“楚人灭六。”杜预注:六 ,“今庐江六县。”又载时人叹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德之不建,民之无援,哀哉!”六国亡后,余民逃徙于今安徽和县和江苏六合县及湖南等地。郭沫若先生考证说:“六、英氏、蓼和群舒,都在江淮之间今安徽六安、舒城一 带地方”,“舒和徐,古同音通用。那么,古黄河下游的徐夷也是传说中的皋陶的后裔。”①9群舒它们均为春秋时楚国所灭。《括地志》云:“舒,今庐江之故城舒是也。”《读史方舆纪要·庐州府舒城县》载:“古舒国,汉置舒县。 EAF<PMb  
|O\(<n S  
”《春秋》僖公三年(前657年)载,“徐人取舒”。杜预注:“舒国,即庐江县是也。”舒国在今安徽庐江县西南40里的古舒城。《左传》文公十二年(前615年)云:“群舒叛楚,夏,(楚将)子孔执舒子平及宗子,遂围巢。 EYGJDv(S  
:eQ@I+  
”注:“宗、巢二国群舒之属。”舒与宗、巢灭后,民变为楚民。舒庸,舒人的一部分与庸人融合,称舒庸。《太平寰宇记》云:庐州舒城“与舒鸠城相似,谓之舒庸城。”《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云:“在今安徽舒城、庐江二县地。” X-Xf6&Uz  
i`2Q;Az_P6  
即今舒城县东50里处。《左传》成公十七年(前574年),舒庸因不堪忍受楚国的压迫,使“道(导)吴围巢,伐驾,围厘虺。”楚国怒,灭舒庸。舒鸠,系舒人与鸠人结合建立的小国。《读史方舆纪要》庐州府舒城县条下记载:“春秋时舒庸、舒鸠诸国城地也。”舒鸠力弱,时而依附吴国,时而依服楚国。《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前549年),吴使舒鸠叛楚,楚军到了荒浦(今舒城县东南),责备舒鸠背盟,舒鸠惧而叛吴归楚。次年,吴向舒鸠施加压力,它又叛楚归吴。舒鸠反复多次,终被吴、楚肢解。舒蓼,系舒与蓼人结合建立的小国,在今舒城西。《左传》宣公八年(前601年),群舒叛楚,“楚伐舒蓼,灭之”。舒龙,系舒人与龙人结合而建立的小国。《路史·国名纪乙》云:“今舒城西有龙舒故城,去(庐)州三百(里),而舒城、怀宁皆有龙舒、大小龙山,曰龙以别群城,以山状如龙形名。” 《太平寰宇记》云:“龙舒城,在县西一百里,龙舒水西,因置龙舒县”。“龙舒水,在县南三里,按《左传》杜预云:‘庐江西南有龙舒,即此水也。’”龙舒后迁于今芜湖东40里的鸠兹港;舒龙国人的原居地是在今山东。龙人的居地在今山东泰安县东的龙乡,南迁后仍有部分留居。《左传》成公二年(前589年)载:“齐侯伐我北鄙,围龙。” .vG6\U7  
注:“龙鲁邑,在泰山博县西南。”《水经注》云:“汝水西南迳龙乡故城东。”《山东通志》云:“龙乡城在泰安县东五十里。”南迁的龙人与后来迁往舒城的舒人建立舒龙国。舒鲍的鲍人,初居于今山东历城东,后部分北徙入河北宝坻县,部分南徙,经今安徽亳县至舒城。《路史·国名纪斗云:“鲍,齐之历城,历下城东三十四(里)有鲍城”。 %3xH<$Gq5  
“渔阳有鲍丘之水,潞水也。亳之城父有鲍溪水。”群舒的考古文化在安徽发现较多。“安徽的江淮地区中部,西周、春秋时期属群舒之地。1981年4月,有肥西金牛发现的一座春秋时期小型土坑墓中出土3件青铜器,有蹄足方纹鼎、铜剑和铜戈。1982年3月,在怀宁县人形河岸出土一批春秋早期青铜器,有云纹鼎、牺鼎、簋、缶、等。1988年4月,在舒城县河口清理了一座春秋时期墓葬,出土的铜器有铉鼎、牺鼎、簋、缶、等。这些铜器的发现,为研究群舒的文化面貌提供了可靠的实物资料。1980年9月,在舒城县九里墩发现的一座春秋晚期墓,是这时期安徽文物考古的重要收获。墓内出土遗物共183件,其中青铜器有170余件,种类有礼器、乐器、兵器、车马器和生产工具等。重要器物有蔡侯戟和青铜鼓座。戟有错金铭文‘蔡侯逆之用戟’,字体与寿县蔡侯墓器物铭文完全相同,这对确定此墓的年代有重要意义。鼓座外侧上下两端有一铭鼓座。此器出土于古为群舒之地的舒城县,很可能是群舒的遗物。如是,则此器即为第一个有铭文的舒器,更显出它的珍贵价值”,铭文鼓座所属国别,“一说为徐器,一说是舒鸠之器。”②0可见群舒的文化已较进步。徐夷皋陶的后裔徐,初居于山东,后来族民不断分支迁徙。山东地区留居的徐人,历夏代已较强盛,居于余(时称徐州,在今滕县南),与亲族奄同姓国相邻。商代徐族已立国,称徐方。西周初武庚叛乱时,徐国参与,被击败后,部分徐人变为奴隶,部分徐人逃往淮北,即“古徐国。”《汉书·地理志》云:“徐故国,盈姓。”指的夏代徐国,此徐商代已迁入今河南淇县,称费侯国,商晚期又迁入费亭(今山东鱼台县)。徐城县即今安徽泗县,徐国的都城在这里,其西的涂山(今安徽怀远县)被视为国山。徐国逐渐强大,成为淮夷等偃嬴姓诸国的盟主,周穆王时徐最强盛。《汉书·东夷传》云:“穆王畏其方炽,乃分东方诸侯,命徐偃王主之。偃王处潢池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陆地而朝者三十六国。”他追溯皋陶偃姓功德,自称偃姓之王。周穆王西巡狩,徐偃王叛,穆王急返,会盟于涂山(今怀远县),从西、北、南三面夹攻徐国,获得胜利。徐军溃,偃王北逃于徐山。《元和郡县图志》云:“徐偃王北走彭城武原东山之下,百姓归之,号曰徐山。”即今江苏徐州市南70里的地方,汉代设徐州(今徐州市地为三国魏时置)。徐国至春秋,成为诸国的争夺地,徐国以各种外交手段求生存,至徐君章羽时终被吴国灭亡。徐国灭后,余民被吴迁往今浙江杭州、绍兴及江西靖安等地,江浙地区出土的徐国铜器可为资证。安徽从夏至春秋经济、文化的发展,有徐夷的一份功劳。州国与绞国湖北地区皋陶的后裔国大都是春秋时期徙入或为楚所强迁,主要有:州国,系侯爵国,为楚人所迫,于春秋中晚期由州来(今安徽凤台)迁至汉水之南。《左传》桓公十一年(前701年)载:州国因受到楚国的威胁,曾联合随、郧、绞、蓼等国攻楚。杜预注:“州国在南郡华容县东南。”即今湖北洪湖县,汉代在此设州陵县。州国后来被楚灭。绞国,皋陶后裔,春秋时经今安徽灵壁西徙入汉水中游。《春秋地名考略》、《汇纂》均记载绞国在今湖北陨西县上绞村一带,后为楚灭。皖侯国《论衡》云:“庐江故皖侯国。”《读汉书·郡国志》云:“庐江自舒徙居皖。”由此知皖是从舒分衍出来的小侯国。《路史·国名纪乙》云:“皖,伯爵,舒之怀宁有皖故城、皖公山、皖伯庙。”《读史方舆纪要》云:安徽潜山县有皖水,今名长河,河口有皖口镇。汉于此置皖县,唐设皖城县和皖阳县(今安徽安庆市)。何光岳先生释:“后来怀宁(今安庆)成为安徽省会,便以皖作为安徽省的简称。 Z]9 )1&  
皖系皋陶部落的支族,象征黎明时屋里尚是黑色,屋外已有白光,白天已经到来。皖乃是奉晨光为图腾的崇拜自然的部落。”②1皖已是侯国,非“部落”。春秋时楚灭皖侯国。蔡侯国周武王灭殷后建立西周,封弟叔度于蔡(今河南新蔡),为侯爵伯国。武王崩,年幼的成王继位,周公旦摄政,管、蔡二叔不满,暗中勾结纣王之子武庚叛乱。周公率军东征,武庚率残众北逃,杀管叔,流放蔡叔,废其国。后来,蔡叔之子姬胡奉周有功,复改封胡于上蔡(今河南上蔡),称蔡仲。春秋时,蔡侯国受到楚的攻伐,被迫迁于新蔡。蔡昭侯时又迁都于州来(今安徽凤台)的州国故地,称下蔡侯国。公元前447年被楚国灭亡。安徽寿县蔡侯墓出土的器物及舒城九里墩春秋晚期墓出土的“蔡侯逆之用戟”等,可证蔡侯国确已迁于凤台,文化比较进步。潜国与巢国潜国,春秋被楚国所灭,部分余民迁入湖北。巢国,西周末年已迁至今安徽巢县及巢湖一带。春秋初,楚国攻占六安市东的故巢国地,设楚邑。公元前615年,楚灭巢、宗二国,设置巢邑,称南巢,与六安的北巢相别。殷子姓国梅伯后裔的梅国(今安徽亳州市南的梅城),春秋初年为楚所迫,迁于湖北黄梅县;桐国在春秋为楚附庸国,后结吴叛楚,被楚灭国,余民部分又逃入今安徽广德县的桐水一带,《左传》哀公十五年载:“楚伐吴,至桐。”杜预注:“广德县西南有桐水。”即桐逃迁地。钟离子爵国在春秋初为楚附庸国,后又归吴,在吴、楚二国间残喘。公元前518年被吴灭国。此外,春秋战国时期,还有不少迁入安徽的民族。炎帝后裔同国,春秋初为蔡国兼并后,部分同姓人迁于今安徽和县东北一带;黄帝后裔资姓的部分人于春秋时迁到了今安徽当涂县北40里的慈湖慈佬山及望江县北80里的慈湖一带;《战国策·魏策》吴起曰:“三苗之居,左有彭蠡之波,右有洞庭之水,文山在其南,衡山在其北。”何光岳先生释:“此处衡山显然指的是安徽霍山。文山在其南,当与霍山相对,惜古今无人为之注明地点,以致文化位置未为人所知。我认为即今闽赣交界的武夷山无疑。因武夷山系春秋之后起的名字,以前当叫文山,文山即汶山,与闽同音,亦即闽山。”②2由此知,今皖南还有三苗族,东夷的一支,以乌鸟为图腾,称于、於,与乌音近。夏代的“九夷”中就有“于夷”。夏代,于国由今山东潍县的大于河、小于河(亦称西于河和东于河)迁于今山东安邱县的於陵。商灭夏后,迁于(盂)国至今定陶,又迁于河南睢县,再迁到离商都较远的今沁阳县西北的城。周灭商,并吞,封武王子叔至盂方,为侯爵国。春秋时郑灭盂国,于人的一部分迁入今安徽当涂县的当于湖一带。战国时期,经过征战、角逐,楚国终于统一了安徽地区,促进了皖地经济、文化的发展。到了战国晚期,楚国迁都于寿春(今安徽寿县),皖地成了楚国晚期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楚都寿春城总面积约26平方公里,规模较大,有城垣、城壕、水道、宫殿区及墓葬区等,城区布局有明显的中轴线。其中的柏家台宫殿遗址残部总面积宽53.50米,长42米,规模相当大,建筑材料有小石柱储素面和饰四叶纹砖、几何纹槽砖、陶管水道及陶管井等。大、中型墓区在城东20公里的杨公乡朱家集一带;中、小型墓区在寿西湖和八公山南麓。从发掘的长丰县杨公庙9座战国中型墓看,为长方形土坑木椁墓,墓坑以台阶的形式逐层收缩,多数墓在后壁设有生土二层台。墓道多为斜坡式。出土器物以铜兵器为主,次为陶器和玉器。陶器的基本组合形式是鼎、壶、敦,还有盒、钫、罐、等,这是战国楚墓葬品葬器组合的常见形式。玉器琢磨精细,玉璜、玉佩上饰透雕龙、凤,纹饰新颖。在一墓中还排列璧、璜、佩、管及圭等50多件玉器。其它如长丰县三孤堆、寿县双桥、舒城县凤嘴及春桥、潜县彰法山及宜城城关等小型楚墓,亦与中型墓大同小异②3。此外,皖南的繁昌、南陵、铜陵、青阳、贵池等还发现西周晚期以来的60多处矿冶遗址,冶铜业相当发达。由上述可知,安徽地区因接近中原,自古就是经济开发较早的地区,社会发展的进程基本与华夏族一 致。三代时这里是王朝辖区,封国、迁国较多,经济、文化进步。春秋、战国时,先为吴楚争夺之地,后为楚的领地。 CZ]+B8Pl(x  
b,SY(Ce~g  
尤其是战国晚期楚迁都寿春后,实行封建的郡、县制,社会经济和文化都进一步发展、昌盛,为秦的统一中国奠定了基矗因此,安徽地区在先秦时期就是文化发达的地区之一。 #]:nQ (  
UHR)]5Lt  
注释: Vl'|l)b4W  
Pm;"Y!S<  
①《中国地图册·安徽史,中国地图出版社,1994年版。 I_eYTy-a`1  
②③⑥⑦⑧⑨①1①5①6①7①8②0②3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十年来安徽省的文物考古工作》,《文物考古工作十年》,文物出版社,1991年版。 R+, tn,<<  
④⑤①9郭沫若主编:《中国史稿》(第一册),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 DA[-( s  
①0翁独健主编:《中国民族关系史纲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 ~])\xC  
①2①3何光岳:《百越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 Qn<J@%  
①4②1何光岳:《东夷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 f{WJM>$:  
②2何光岳:《商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 Lg_y1Mu7o  
   ,N <;!6e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zsy9339

发帖
2105
真实姓名
余干超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06-06
世居广东中山  靖公三十二代传孙 《风采堂》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