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阅读
  • 0回复

余世民与洪砾漠往来书信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102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4-05-15
散文              余世民与洪砾漠往来书信选 qiyJ4^1  
$D(q  
余世民  洪砾漠 XQ$9E?|=  
kaZ_ra;<  
砾漠自述:余世民是我家乡麻城木樨河乡岗背垸人,比我年长约10岁,是我们的家族(余氏)的兄长。原为我们生产大队小学的民办老师,后转为正式国家教师。他的父亲诨名叫韬(涛)老七。我在童年和少年时期,经常在乡村见到他的父亲……前年冬天,我回家乡为夏定福六爷(我姐夫的养父)送行(送葬)后,曾拜访过二毛哥(余世民)……二毛哥曾在一个初夏时节带领我踏访过余希俊先生的长男(儿子)余品刚的墓地,见到了余希俊先生为大男立的碑石……余希俊是二毛哥的亲房伯父,在抗日战争到解放初期的一段时间内,在武汉经商,名声很大,可惜后来以“不法资本家”的名义坐牢,瘐死在湖北沙洋狱中;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武汉工商业联合会等单位秉持公正大义,为余希俊平反昭雪了。二毛哥对这些情况比我了解得多一些。 /3Cd P'c  
??=su.b  
这里选录的三封信,为我们今年的书信 t%]b`ad  
vU,;asgy  
——洪砾漠 gl!F)RdH  
hC...tk  
2012.12.06 .*g^ i`  
RWINdJZ  
WO"<s{v  
E sx`UG|  
第一封2012年5月11日致余世民 ed4`n!3  
8Hh= Sp^  
1agI/R  
wb/@g=` d  
岗背垸二毛哥: R'x^Y"  
wGAeOD  
你近来身体好么?昨夜见到品烈兄,并为他带路找人,我是高兴的。因为我原来在他担任行政村干部时多次为了我自己个人事务求他、景春哥、明刚三哥、介明哥等人帮忙。 2, r{zJ8  
=!P$[pN2  
今年3月5日,我回了家乡。这次回乡,太忙,没有来拜访你,请谅解。3月8日早晨乘车到麻城市区,中午,占建怡(现任麻城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招标办公室主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在迎宾酒店请我吃午饭。金仕善、熊明修、董胜来、缪益鹏等麻城本土作家、诗人,举杯祝贺我于今年元月加入江苏省作家协会。3月9日,麻城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屈苇滨在金桥大道上某酒店设宴招待从武汉回乡的余品授。品绶是余家冲新垸人,余祖言(余淑身、余慎之)的孙子,原为武汉大学科技开发部部长,1999年退休。这次见面,品绶兄对我说:“你原来寄给我的书、杂志,我都收到了……”屈苇滨赠送4本《麻城文史》杂志合订本(2008年-2011年)给我了。我翻看2011年第四期《麻城文史》上的余品绶《余诚三传评介》,发现余品绶在他的文中介绍他祖父简历时,仅写了他祖父字任直,而不记他祖父“字慎之,一字任直”(见民国二年印《余氏宗谱》,我手中藏本借于杉林河族人);他介绍他父亲余佩鸿字毖耸,而不提他父亲在旧谱上的记载(佩鸿字季宾)。他的这些提法和我的短篇小说《爷爷牵着一只金黄狗》等作品有抵触。不知实情的人好像我在胡编乱造。幸好余品绶没有多大知名度,他顶多在《麻城文史》这个园地发表作品(我估计,不一定属实)。他原来瞧不起我,收到我的书和寄过去的杂志,从来不回信给我。他却和麻城本土作家金木来往密切。我回太仓后,于3月14日-16日,起草了书信《关于余诚、夏斗寅和余祖言—致屈苇滨》。我认为余祖言知名度比余诚、夏斗寅小得多,就像余诚知名度比秋瑾、徐锡麟小得多一样。我这封长信,实际是对余品绶等人的作品进行反驳、辩论的,已经上传到了我的百度网、新浪网上的《洪砾漠博客》;同时上传博客的还有《夏中苏的一声叹息》《余品绶梦里相思故土情》等作品。余品绶以我没有征求他的意见在网上传播《余品绶梦里相思故土情》为由用手机发短信到我两个手机(……、……),要求我将“故土情”一文从我的博客上撤掉。我不会应他的要求撤掉我的上传了博客的作品。他有本事可以到法院起诉我侵权……(注:今年3月12日下午,我给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的冯天瑜教授寄了一封挂号信,委托冯天瑜教授转交文稿和照片给余品绶……征求品绶的意见。在没有得到品绶回复信息的情况下将“故土情”一文上传到我的博客是太仓促、太性急的做法。望品绶兄等人谅解。) TWT h!  
L|K^w *\C  
我写了散文《余承业和他口述的历史》,将复印件寄给余志转交余跃龙,征求余跃龙和彭金平的意见。料想不到余跃龙、彭金平以余承业老师生前不愿宣传自己、歌功颂德为由劝阻我公开发表这篇散文。这篇散文吸收了你(二毛哥)向我介绍的有关余希俊的看法、说法。望你和余跃龙(手机……)沟通思想、劝跃龙等人不要上法庭告我侵犯他和金平等人合法权利…… 5{O9<~,  
.V?>Jhok  
lehuJgz'OO  
qBXIR }  
洪砾漠(余怡平) [p&2k&.XYe  
hR%2[lBn!]  
2012年5月11日 ^U0)iz  
a qIpO  
I<LIw8LI  
T96M=?wh!  
第二封余世民2012年11月18日复洪砾漠 DYaOlT(rE  
:`20i*  
怡平弟: G.sf>.[  
E_j=v \  
     几次带来的书及资料均已收到,拖至今日一起作答,请谅。 :dj=kuUTbu  
Qvhz$W[P>  
&<oDl _^  
B*T;DE   
     很欣赏、很钦佩你对文学的执着追求,在物欲横行、人情淡薄的今天,真正做到从容淡定、爱我所爱者,能有几人? Q!v]njCIB7  
b{hdEb  
     你的文章大部分我都粗读过,对什么是文学,我的理解是:一般人而言,仅仅是一种工具,为了表达自己的意愿和交流的需要,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具有欣赏性、可读性成为艺术品,则是文学。它的生命力在于人对世界、客观事物独有体验和独到见解。比喻曹雪芹,正是由于对渐行渐远的贵族生活,一种刻骨铭心的无奈,才吸引了一代又一代多愁善感的人。写《水浒》的人,大约对江湖市井生活非常了解。 NJ$c0CNy  
Q"b62+03  
    前社会可欣赏的东西太多,人们重视的往往不是语言文字艺术本身,而在于它的“创意”,比如《红高粱》当年刊登在《中篇小说选刊》上,我们也看过,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后来张艺谋把它搬上银幕,一种不同以往电影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出现了,吸引了人们的眼球。我想莫言获大奖大概源于此,这部电影在当年有许多争议,莫言获奖,至今未见任何官方的评论,可见争议仍在。另一部小说《亮剑》搬上银幕,收视率也非常高,什么原因?因为作者创作的人物,是个个性鲜明、不太完美,不同于以往的英雄形象,有新鲜的感觉。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简言之是拼凑的,又具有合理性。 }@Ou]o  
HC/?o0  
   对生活的体验,不能不涉及到世界观,事实上现在具有生命力的文艺作品都体现了作者的思想,不知你是否是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学说的存在肯定有它的合理性。哲学界有一句名言“存在就是合理,不合理的东西不能存在。”但是马克思主义也有它的缺陷,夸大了人类社会的斗争性,由此而产生的阶级斗争学说。你的文章中的“子敦、匡时”,按我们读书时的观点,属于阶级敌人的范畴,今天回头看,他们的人品、风范、在社会中的作用,远非一般农民能比,是推动社会由野蛮、愚昧向文明进步发展,早已不是一个新鲜的命题。 z2cd1HxN  
f,QBj{M,  
近一段时间关注“十八大”,感慨颇多,自一九七八年开始的改革开放,至今三十多年,三十多年来邓小平和他的继任者坚持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正确道路,尽管社会上存在许多矛盾,但是“顶层设计者”,能把握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选择正确的道路,才是中国人民的福祉。  H= (Zx  
kCZxv"Ts  
昨天,我看到你的新作《浙江旅行记》,封三上有你与张秋红老师、商水香老师的合影照。他们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辈,特别是张秋红老师在恢复高考的初几年,名气很大,而今已是烈士暮年,人生舞台上渐行渐远,难得你的感恩之心。 FG6mh,C!  
&& E)  
    我去年在深圳闲赋一年,今年下半年由于麻阳高速的开建,村里打电话通知回家处理征地、迁坟等琐事。无聊之际,在教育组下属的勤工俭学基地送学生食品,打发一下时光。闲暇时,回味往事,感慨颇多,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说是不幸的群体,该吃饭时没饭吃,该读书时没书读,不该出力时透支了生命,该珍惜时没有把握。不过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世间一切美好,可遇而不可求。只能用论语上说的“知足常乐,知止不耻”,来宽慰自己。 ,G!mO,DX  
o1]ZeF  
     我的电脑没有联网,这是白石山学校的袁玲老师帮我发的,有事打我的电话,号码是……. Xhm)K3RA*T  
Nr:%yvk%s  
    祝好!  Jyo(Etp  
GP;UuQz  
                                                        余世民 "%]vSr  
UZb!tO2  
                                                      2012.11.18 d+158qQOh]  
l F*x\AT  
Nvj0MD{ X  
Kuy0Ci  
第三封洪砾漠致余世民 e]@R'oM?#`  
]d -U  
(2012年12月6日) Y!w {,\3  
kl i)6R<  
二毛哥 dId&tTMmC  
KB6`OT^b{r  
你11月18日给我的复信,已阅悉。我感觉你现在有一种精神失落感,但你对我的文史研究活动的肯定和支持,却是对我的重要鼓励,我得感谢你。 J\c\Ar :  
w-?|6I}T  
你复信中说及世界观、人生观。我公开坦诚相告:我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我一直想加入中国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主体是人类社会宝贵的精神财富,马恩列斯的著作自然存在历史局限性,我们相信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学说需要不断丰富和发展。阶级斗争理论作为马克思主义经典部分并没有错误,只是中共自1949年以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犯了阶级斗争扩大化错误……李瑞环同志(原全政协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说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们果断地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理论及其口号…… /aX 5G  
zaMKwv}BR  
我于11月19日自上海乘坐火车前往广东;20日早晨8时多到东莞东站……参加了第十届全国民间读书年会,参观了东莞虎门炮台和海战博物馆、茶山南社古村落、中山市翠亨村孙中山故居,感受很多。南社村内还保存着不少的旧祠堂、旧门楼、戏台等。我的家乡呢?祠堂基本上拆掉或倒塌了。仅仅你们岗背垸有旧门楼,也残破极了……亟需保护和修缮……你们垸可办余希俊纪念馆、画家余佩勉纪念馆,甚至余佩鼐故居可以修葺、恢复、对外开放。翠亨村孙中山故居内的厨房里的碓架和舂钵与我家乡的同类农具大同小异,南方地区与中原(河南、湖北……)地区旧时代生产力水平多么接近啊!我们有余诚、夏斗寅、余子敦等人的遗存,可惜不能保护好,坟墓及碑石任其风吹雨打、风化,房屋或拆掉或任其腐烂、倒塌……南社古村落保存着先人们使用过的农具、手工业和手工艺的工具,精神可嘉。我们生产大队(现行政村)的榨油坊、动力加工房、蚕厂、林厂、纺线车、碓臼、石碾、石磙、马槽(石料制作的)……都被人视如粪土。多么宝贵的农耕文化遗产被人忽视了,毁坏了……多么令我痛心……我近作散文《东莞农耕文化的遗存、保护和开发》等作品的电子版发给你,请过目、指正。 =Xh*w  
y(h"0A1lW  
洪砾漠 ^F4h:  
)2mvW1M=7;  
2012.12.06 t 'im\_$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