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13阅读
  • 2回复

山之韵(国画)余大洪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4-08-05
— 本帖被 washington 从 寒喧时间 移动到本区(2014-08-05) —
山之韵(国画)余大洪 @%5$x]^  
2014年08月05日 02:22 Zu$30&U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Zm%U_$<  
. U(.3[x  
>lo,0oG  
a8#6}`|C?  
眼前就是一片茶园,依山势蜿蜒,经雨的绿从我眼底漫出,一直漫到不远处的山脚。而山则被浅浅的雾霭轻轻围了一道儿绫纱,将山湿湿的铁灰色“脖颈”遮住,山尖倒也顶着一大丛绿色,只是映着犹湿润的蓝天和白云,反显得癞痢头一样,绿得斑驳。还是那一片茶园,绿得好。厚实的一道一道,却又嫩嫩的,油油的,不淡不浓,不晦暗也不过分明丽,是一种极鲜极润,有着活泼泼生机的绿。有了这绿,心里种种晦涩也会倏然逃逸,映亮了眼眸,更通透了心窍。于是,来不及洗漱,光脚笈了酒店房间的拖鞋便奔下去,拖鞋在石板路上踢踏出清脆的声响,茶行间杂草上的露 dv+)U9at  
I/ pv0  
原标题:山之韵(国画)余大洪 ncEOz1u  
KGCm@oy  
eGrC0[SH  
~Uw **PT3M  
HFD5* Z~M  
IS0RhtGy/  
ai% fj*  
GuMsw*{>  
(NUwkAO M}  
<N^2|*3  
责编黎延玮美编李庆琦E-mail:dhbdushu@126.com G&MI@Hq  
G (Fi  
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Hj"`z6@7  
U7(84k\j  
——宋·苏轼《水调歌头》 [f,; +Ze  
uH S)  
“已过几番雨,前夜一声雷。”是时令,春雨几番、春雷几度之后,茶树们便开始抻开嫩芽。“旗枪争战”是长势,仿佛前面的春雨春雷就是沙场点兵前擂响的战鼓吹响的号角,这会儿,早已旌旗招展战马嘶鸣,独有一骑剽悍冲出——建溪茶独领春色。 YNV4w{>FD  
^6tGj+D9  
记得某年春,去武夷山,夤夜奔驰抵达住下。梦里隐约听见风雷滚滚,雨似乎下了半宵。早起时,恹恹地推开窗,竟惊得一夜疲敝都遁去了。 j}~3m$  
. Z 93S|q  
眼前就是一片茶园,依山势蜿蜒,经雨的绿从我眼底漫出,一直漫到不远处的山脚。而山则被浅浅的雾霭轻轻围了一道儿绫纱,将山湿湿的铁灰色“脖颈”遮住,山尖倒也顶着一大丛绿色,只是映着犹湿润的蓝天和白云,反显得癞痢头一样,绿得斑驳。还是那一片茶园,绿得好。厚实的一道一道,却又嫩嫩的,油油的,不淡不浓,不晦暗也不过分明丽,是一种极鲜极润,有着活泼泼生机的绿。有了这绿,心里种种晦涩也会倏然逃逸,映亮了眼眸,更通透了心窍。于是,来不及洗漱,光脚笈了酒店房间的拖鞋便奔下去,拖鞋在石板路上踢踏出清脆的声响,茶行间杂草上的露水在我鲁莽的赤脚上轻轻献吻无数。 >S\D+1PV  
t.0F  
这便是建溪春色,绿得剑拔弩张,淋漓尽致地蓬勃着。那年见时,我除了欢喜,竟没有产生此刻这般意识,想来还是老苏这“旗枪争战”四字的影响。 |ipL.<v7  
t}$WP&XRG<  
待得雨露暂歇,就可开始采茶了。雀舌,是最嫩的茶芽,也就是宋徽宗所说“采择之精”,只取芽头。 l~_] k  
hrT!S  
“带露和烟捣碎,结就紫云堆。”是研碾。其实,在这一步之前还有拣芽、濯芽、蒸青,老苏毕竟是作词而不是写制作说明书,仅择要处叙来。明明是人间茶事,却似乎全然没了烟火气,是仙家造就。碾碎渥堆之后,就该压制成饼了,银制的模具,压出精美的龙凤纹,经烘焙后,茶才成。 ->H4!FS  
O1C| { M  
制茶已美,饮茶更好。仍是那股富贵气——轻动黄金碾,飞起绿尘埃。黄金碾,绿尘埃,多好的字眼。价值二两黄金的茶,也得金玉的器具才配得上!茶饼碾碎成末,可不是绿尘埃么?色泽也如此搭,像金笺的底子上轻轻的浮了一抹绿尘,手指一捻,华贵而轻薄浮腻。 t@_MWF  
g`n5-D@3  
当炉上活水翻出蟹目,便可点茶了,执茶筅不停击拂,点出雪白汤花,才分别置入杯盏中。大约建茶茶色素来尚白,因此盏也须建窑所制的黑釉兔毫盏来配,乳白茶青黑盏,正是好茶配好盏。 @ ,9cpaL3  
Y!1x,"O'H  
wG-lR,glb  
老苏还是知心人,即使不写茶味,也断不会令我们怀一种怅然,只消最后几句点睛笔,便可安抚所有念想——唤起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rG t/ /6  
$:u5XJx  
多好!读至此,我也醉了,只会用一个“好”字来赞。 {+N7o7  
 jT$  
如今龙凤团茶虽已失传,那份华美总是如饮茶一般,一杯杯续下来了。建茶也依旧抚慰着嗜茶人的肚肠,如铁观音、大红袍,少了宋时的皇家气质,而添了谦和清气。大约还是有所承袭吧?而今建茶的汤色都很瑰丽,铁观音清明,大红袍澄黄,是骨子里仍旧散发出贵族气质的男子,都有着干净的香气,岑寂隐忍,饱含深情,让人动了心,动了容。 --BS/L-  
:@c\a99Kx  
光阴流得到处都是,龙凤团茶走得不见了,铁观音、大红袍总是还在的,那份贵气终究不属于我们。 uh 3yiDj@a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余跃斌

发帖
220
真实姓名
余跃斌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10-30
好图好文,多上共享。
离线余光平
发帖
87
真实姓名
余光平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6-03-27
弘扬传统文化,光大余氏家族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