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65阅读
  • 53回复

玉蟾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10-03
第十回     两奸贼攘功肆虐 b+CvA(*  
lgHzI(  
&v+Hl ^  
\Q,5Ne'o  
  〔先声扑灯蛾〕调 1 swqs7rR|  
  词曰: 6 Zv~c(   
  攘功真绝伦,那管坏方寸。只图眼前荣,不顾阴曹对问。权奸倚势自称尊,面皮不厚纔三寸。只怕你,运退难终工部分 1VO>Bh.Wm  
  通元子算出赵、胡毒计,急欲为张、曹立功,遂说:“元帅,出师断不容迟。”华营安排已定,但见中军虎皮交椅上坐着元帅,左边虎皮交椅上坐着参谋,右边大红绣褥椅上坐着仙师 望见海东头烟雾迷漫,知是倭兵出战。 AU H_~SY  
  通元子说:“倭船将到,不劳元帅、参谋,贫道愿往。”张说:“既费仙师清心,随带多少兵将?”通元子说:“不消只要小舟一叶,舟子一名足矣。”通元子坐了小舟,迎上前去。船渐渐接着。仙舟左边倭王坐船,右边先锋坐船,其余五百号轮舟依次而进,与仙师小舟离不到二丈。倭王呵呵大笑道:“人说张经为人谨慎,从不涉险好奇,怎么用诸葛空城之计来赚孤家,你道好笑不好笑!” tY $4k26  
  话言未了,通元子用羽扇一挥,两只巨舰接起船头,倭王与先锋自己对面杀将起来。百花娘娘见了,口念真言,将船头分开。正要厮杀,通元子又将羽扇一挥,那两只船头拨转朝东,倒戈相杀。通元子略施小技,倭王已就如此颠倒错乱。百花娘娘越发着急,念起咒语,船头转西,擂鼓大进。放出二囊法宝,被通元子羽扇两挥,雾气火光都已消散。通元子不慌不忙,取了金葫芦,放出十万八千铁锥金甲兵,锥得那番兵个个被伤,人人叫苦。又取出摄魂瓶,揭开瓶口,用手一招,把倭王、先锋的真魂一齐摄入,两人肉身如山崩地裂跌倒船舱。吓得百花娘娘面如死灰,随即飞船抢回尸首。 7 `& NB]  
  那巨舰何以不能行动?因曹参谋命三军往众山上把乱草长藤运到海边,顺流而下,那倭邦五百号大船的水轮都绊绕起来,何能行动?此时倭兵皆无斗志,百花娘娘无计可施,只得写了降书,面缚衔璧,跪在军门请降。 :~+m9r  
  早有中军官报知元帅,开了寨门,元帅亲释其缚。百花娘娘说:“倭王只因奸相逼反,非敢窥伺中原。求元帅请仙师放出君臣真魂,奴家愿领败兵回国,奉表请罪,代代称臣。”元帅都准了他,送出辕门,就请通元子取瓶放出倭王、先锋的真魂,口念真言,令自入窍。百花娘娘回到本营,看见甚喜。再说赵文华、胡宗宪奉旨已到,宣过上谕,就将张经、曹邦辅绑在军门受刑。这张、曹二帅本是两个忠臣,又是两个纯臣,知道奸贼害他,他虽死不忍怨君。那手下将官人人不服,皆有叛意。通元子说:“此是张、曹劫运,天意难回。尔等若是谋反,岂不贻忠良以不美之名?他们后来都有果报,贫道去也。” aXO|% qX  
  可恨赵、胡二贼残杀忠良,横尸海畔。左近居民感二帅之恩,私买棺木收殓,葬在海边。十五年后,两家报仇,重建坟茔,奉旨谕祭,后书自有交代。赵文华、胡宗宪商议说:“降倭之功,我两人攘为己有,受些封赏。这等便宜之事何不讨来?”一面具折申闻,一面〔下有残缺〕。“我到苏州杀了张经全家,你到南京杀了曹邦辅全家,赶紧回旨便了。” nH^RQ'19  
6$^dOJ_"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10-09
第十一回     三义人救主逃生 z m'jk D|  
9HX+sB M  
CeTr%j  
U*Qq5=dqD  
  〔先声西地锦〕调 hFMst%:y$  
  词曰: y?n2`l7f  
  修真二千余年,小试神通妙手。军中无计救张、曹,速去替他存后。 T_?nd T2  
  通元子说:“贫道虽然助战有功,可怜亲见张、曹受戮。赵贼你独不顾将来果报么?俺当初收张子房为徒,世与张姓有缘。这张昆亦是俺的弟子,驾起云头快去救他。来此已是。那厢有白发老仆,与他讲明。”因按下云头说:“老掌家,不好了。你快去报知梁氏夫人,你家老爷征倭有功,被奸臣陷害,冤戮军前,还要杀张家一门。早晚赵文华就到。你速去救你小主人,逃到杭州府离城二十余里,权在俺那草庵住下,就改叫洪昆罢。俺赠他玉蟾蜍十二个,为洪昆后来姻缘聘证,你替他收好,俺去了。” ggI=I<7M  
  张洪吓得魂飞魄散,叫苦声声,赶到后堂报知,那贤德梁氏夫人,与崔姨抱头大哭,指着张昆向老家人张洪说:“你老爷受了冤枉,只剩得三岁孤儿一块肉,你若救得他,我张家祖宗定要结草酬恩。”说了又哭。梁氏夫人与崔姨说:“我们何可受赵贼凌辱。”相约自缢楼中,留得两人清白。夫人遂与崔姨自尽。后来收殓不提。 Ah>gC!F^  
  忽然门外喧哗,赵文华领兵早到,吩咐:“不得走脱一人。” LR3`=Z9  
  此时已有三更时候,张洪在楼上顿足大哭说:“前门走不脱,后门开不及,这便怎么好?有了,老汉抱起小主走楼墙头跳下去罢。老天,老天!张家果能有后,保护公子,奋身一跃,安稳如常。不然就跌死老汉到也干净。” Wk`bb!P_  
  说罢,手抱相公凭空而下,真如两翼双飞,轻轻落地。好在夜静无人看见,躲在僻地,候到五鼓开城逃出,直奔杭州去了。赵文华走进张府,依旨而行,只不见公子张昆、家人张洪。吩咐苏州知府限三日拿到,如违听参。 SbS$(Gt#Bv  
  再讲通元子到了苏州,已差四值功曹往南京编成童谣,暗中使小伢子歌唱: *$i;o3  
  谣曰: %cH8;5U40  
  海空蒙,起飓风,不杀贼,杀总戎。 F:M>z=  
  两家共有三义士,当速去之保其宗。 {7vgHutp  
  此时南京城里,满街满巷四散童谣,曹府已有风闻,举家号哭惊慌,不必赘说。只说曹府家将一名童喜、一名李忠,他二人闻得此信,眼中都哭出血来。李忠说:“徒哭无益,须想个计策救了小主人纔好。”童喜说:“我方寸已乱,计从何来?”李忠说:“我有一计,须要童兄始终如一,以全报主之心”童喜说:“敢不如命。”李忠说:“古有杵臼、程婴故事,今日何不学他?我儿子也三岁,模样与公子相同。我抱此子躲在栖霞山中,你将公子藏在深密处,反去报于胡宗宪知道,就说李忠同公子曹昆躲在栖霞山。胡贼必来捉我。那时,我父子替公子死了,你就好保护公子远逃,可免寻拿,岂不甚妙!” d9O:,DKf  
  童喜说:“只是苦了贤桥梓。”李忠说:“童哥既能秉义,愚父子在九泉都要保你二人。”商议行事已定,胡宗宪已领兵围住曹府。前后左右,连鸡犬都逃不出去。 k@S)j<  
  查点人口,少了公子曹昆。胡贼正在发躁,童喜跪禀说:“小的是曹家家将童喜,纔上卯半月,前日看见同伙的李忠,鬼头鬼脑,瞒着小的,抱了公子曹昆,出太平门去了。不得远遁,想必躲在栖霞山里。小的见大人发躁,不敢不禀明。” lr,q{;  
  胡宗宪说:“你畏罪出首,免你一死。”吩咐搜山,务获曹昆要犯。不半日,锁押李忠与三岁婴孩来。胡宗宪说:“李忠,你为甚么故违圣旨,抱了曹昆私逃。快快招来。”李说:“奸贼,我只望存了主人后代,将来报仇。谁料童喜狗才昧良负义,泄漏机谋,也是我主人该应要绝宗支。不必多言,快杀,快杀!”胡宗宪道:“牵去一同斩首。”有五言绝句诗一首为证: 0LdJZP  
  诗曰: e?b)p5g  
  屠岸贾重来,浑如赵氏灾。 Huc|6~X  
  一门忠义气,父子赴阳台。 RO.U(T  
  又有七言绝句诗一首为证: j/KO|iNL2  
  诗曰: TB!(('  
  古来杵臼与程婴,慷慨存孤续赵卿。 Lja7   
  今日曹家忠义将,千秋青史载芳名。 Vsnuy8~k  
  这曹邦辅大人本是个大富翁,家资有数百万,此时胡宗宪抄出他银两,就隐瞒下来,暗暗差人送到杭州,埋在他自家花园太湖石下,连赵文华都不知道。赵、胡抄张、曹二家事毕,合折回旨。吏部奉旨加封赵文华进爵工部尚书、胡宗宪加总督军务衔。回他两人冒了征倭军功,所以有此特旨。 D5,P)[  
cLVeT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10-09
第十二回     乌金荡埋名习武 En~5"yW5>]  
+MR.>"  
f$+,HB  
e5*ni/P  
  〔先声重翻江儿水〕调 b<a4'M  
  词曰: v>$'iT~l  
  叱咤风云壮,横矛十决荡。到如今隐姓埋名,不领楚王兵,穿着锦衣夜里行。 wj,:"ESb4  
  “俺童喜本是扬州府兴化县人氏,自从救出小主,逃归故乡,只因仕宦多年,声音容貌人皆不识。唐贺知章有诗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不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此诗正合我今日景况也。且幸我主仆逃难情由,绝无一人晓得。人但知道我姓童,不知道小主人姓曹。是以认为父子,改名童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昆儿年已八龄,发虽总角,膂力颇不犹人,门外大石却能搬运。若不知他的年纪,都要认做伟然丈夫。或者皇天急欲使他报仇雪恨,所以生此魁武奇伟的形容。俺亦欲体天心,把全副武艺尽行传他,不免唤他出来,把那奸臣陷害之事说与,心知激厉一番,然后传授武艺。如果是有志气的人,自然卧薪尝胆,想个出头日子了。昆儿那里?” {_`^R>"\&w  
  童昆说:“爹爹唤儿有何吩咐?”童喜说:“昆儿,你知道,你本名曹昆,你父亲是应天总督曹邦辅,从张经征倭有功被奸贼赵文华、胡宗宪诬害,遂与张经同日受戮,至今未曾洗冤。那时曹、张全家遇害。曹府家将李忠与俺同伙,设了一法把他三岁婴孩替了你死。你父子死后,俺纔得救你脱身,躲到此地。”童昆听说,大叫一声,昏倒在地。童喜连忙扶起来,用手大指抚着嘴唇说:“昆儿醒来!”叫家人取了滚水灌下,有一个时辰纔叹了一口气,骂道:“奸贼,奸贼!我誓不与你共戴天!”童喜说:“你小小年纪,何能报仇?须要用心习学武艺,成了壮丁,纔可替你父伸冤。我如今要教你拳棒,不知你肯学习否?”童昆说:“当此积怨深仇,若不发愤,是无人心。”童喜说:“好,有志气。你去把门外大石搬来。”童昆只用一手举来。童喜惊异说:“曹氏之仇定然可报。”又教他枪法、射法。学了一月,件件皆精。 rf>0H^r  
  到了十三岁时候,童喜说:“昆儿,俺带你逃出之时,曾闻张公子名昆的,也有一老仆夜半逾墙而下,窃负而逃。不知住在何处。他未必知道我们在这乌金荡里。欲要命你去访他,你年纔舞象,何能放心让你远游。且张公子未必有你如此武艺后来一个文弱书生何能诛奸杀贼?上天有灵,若使张公子来此俺也教他演习兵法,知道些虎略龙韬,异日也是你的一个帮手。”童昆说:“孩儿恨不得即刻寻他来呢。”童喜说:“茫茫天壤,何处跟寻?你既有此志气,后会必有天缘。且安心在此。你既学成武艺,也不可不知文事。暇中还要读书养气,方不是一个粗莽武夫。”后来通元子指点访友,纔知张昆改名洪昆,得他的茅庵消息。 t"= E^r  
   v.pBX<  
^>jwh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4-10-10
第十三回     赵怿思忤父归杭 J}*,HT*  
P#E&|n7DT  
bADnW4N`6;  
214Ml0/%  
  〔先声渔家傲〕调 h~A/y!s  
  词曰: Pl(Q,e7O]  
  奸党应生不孝子,娶妻况是无盐比。文华不敢忤东楼,甘受气,只得送儿归故里。 s.EI`*xylY  
  赵怿思三日初生就荫了锦衣卫千户,后到十六岁成丁时,皇上又加他四品荫官。胡彪也是十六岁未有出身,胡宗宪心中着急,适值钦命浙江全省提学道是胡宗宪进士同年,为人贪鄙性成,亦是严党。胡宗宪就教胡彪回杭应试,写了一卦密书,内夹一张银票,计数一千两,替他儿子买秀才,并不与胡彪知道。差了心腹家人,投了密书。 c_\YBe]wJ  
  学道收了银票,先考仁和县。诸童进院,胡彪亦应名归号。 )@N2  
  学道封门出题,自子至午,诸童交卷纷纷。胡彪一字不得,出来说:“老胡子,你教我来考是把酸我扰,我何尝会做文章。此刻弄得我上天天无路,入地地无门,如何是好?有了,我领个出恭牌,到粪坑那边,寻个狗洞钻出去岂不妙哉。”胡彪走上堂来说:“童生屎到屁股门,要出恭呢。”值堂的人拿了出恭牌与他,胡彪捧着走到厕旁一望,连蜜蜂子都飞不出去。没得法,回到堂上缴牌,领卷仍归本号翻白眼,数屋椽。等到尽场时,交个白卷。跑出来说:“好了,有命了,升天了!”学道查到胡彪白卷,笑说:“胡年兄,你这样儿子还要教他考,还要替他买,真个人莫知其子之恶了。但这一千两银子我却舍不得退还。不如代他作文,代他写卷,我就做个大包罢。” a-y+@#;2_  
  次日发案,胡彪进的第一名。门斗飞报而来,说:“胡相公恭喜,你进出案首来了。”胡彪大笑说:“昨日受了一天罪,今朝做个馋门会,妙极,妙极!白卷偏能骗秀才,出恭何必苦哀哀。世间这种便宜事,惟有胡彪做得来。”招覆这场也交白卷,又是学道代做。虽然用了一千两银子,却好得意而回。 pkP?i5 ,  
  自从胡彪回杭,赵怿思无人陪伴,没头没脑,茶饭不思。孙氏溺爱,惟恐他弄出病来,就向赵文华说:“怿思连日毫无兴趣,想是要娶妻了。何不与严亲翁商议,择吉完姻,以了儿女子的首尾。”赵文华本是个惧内的人,孙氏一言,奉如圣旨,即刻请媒人胡宗宪,到严家说亲。东楼依允,定了吉期,娶严氏过门。 /V=24\1Ky  
  谁知严氏骄傲惯了的,全不知尽妇道,既丑又悍,公婆无可如何。嫁来未有一月,河东狮吼已经数次,京中无人不知。赵怿思甚不喜欢,就要娶小。屡向孙氏说,孙氏亦屡向文华说。 iQ4);du  
  文华惟恐得罪新妇。新妇告诉他祖父,不但坏官,还有不测之祸。所以不准怿思纳妾。 XGJj3-eW {  
  这一日,赵怿思当面与文华说要娶小,文华又不准。怿思忿然而怒,说:“严东楼没有三头六臂,你怕他我不怕他。”文华连忙捂住怿思嘴说:“小畜生,了不得!这一句话,祸必灭门。”怿思更怒说:“你骂我小畜生,你是个老畜生了。就是灭门,也要娶小。”顺举一张太师椅子,认定文华打来。若不是家人接住,文华头要打得粉碎。 uA,>a>xYI  
  文华虽受一场恶气,亦不敢声张,遂与孙氏商议说:“逆子如此,京师传说不成事体。况严氏媳又这等悍泼,倘他回家说我家如此光景,东楼偏听其女之言,我们容身无地了。不若请夫人送儿媳回杭祭祖。有此名色,东楼也不好阻拦。住在杭州,严家耳目远了,逆子就要娶小,恶媳就是吃醋,东楼一时不得知道。严氏在二、三千里之外,鞭长不及马腹,他亦欲诉无从,庶几可以免祸。”孙氏说:“我来京十有余年,未曾归里。一时想起家乡风味,鲈鱼炖菜,未免有情。今送他们回去原好,但恶媳不可一朝与居。回家保不得不吵不闹。吵闹起来,我就没法了。”文华说:“夫人另住一处,不与相见,自然就免了口舌。”商议已定。 BYTnrPA&Z;  
  次日,请胡宗宪到严东楼家,说:“赵尚书要送他令郎与令爱小姐双双回杭祭祖,托卑职特来禀明。”东楼初犹不允,胡宗宪受了赵文华重托,说了许多奉承的话。东楼又因赵家祭祖题目大了,纔允他回。教胡宗宪回复赵家。文华差人雇了骡轿,送家眷回杭。后来酿出许多祸事,都在此一举。 SrFS#  
Z|_K6v/c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4-10-13
第十四回     丑胡彪甘做陪堂 ${CYDD"mdy  
]zy~@,\  
@\S]]oLn  
JgxE|#*7U  
  〔先声粉蝶儿〕调 d3\OHkM0^  
  词曰: aW52.X z%8  
  形容渺小形容渺小,却生了,三寸舌巧。能使俊佳人脂粉弃抛,能使痴公子梦魂颠倒。是与非有谁分晓,尽容咱一番嬉笑。 L5V'Sr  
  胡彪说:“我父亲名胡宗宪。因夺了张、曹军功,圣上加了职衔,除却赵老爷就是他为大。区区仗了老胡子大,几根毛还未出肉,也就自大起来了。只是生得貌陋,难以言语形容。 M<#)D  
  虽然自家说出,也觉脸皮通红:身躯四尺两头尖,一见佳人笑隔帘,枣核钉名加绰号,西湖边上惯趋炎。一向顽皮下流,终朝茶肆酒楼。笔墨未曾亲热,诗书真是寇仇。提到吟诗作对,醋滴脑子满头。去年那不知趣的老胡子钻了宗师一条门路,替我纳了一个秀才。虽然蓝衫穿得摇摇摆摆,反被他拘束起来了。人说的岁却岁不得我枣核钉,连那科都科不得,一本卷子写不完,何能就去投考。且莫管他,考期尚远,还让我玩个快活。” Q~b M  
  此时胡宗宪告假在杭,督课胡彪。又思想在乡试弄些手眼。 mSk :7ozZ  
  忽有书童跑来说:“相公,不好了。老爷作怪,出下个甚么春日诗题,请相公做成了方许出门。”彪说:“嗳,老胡子冤家,如此好春光,叫我上起脑箍来则甚?有了,幼年念过几首千家诗,有头没尾记得的抄抄,记不得的只好狗尾续貂。我记得千家诗第一首第一句诗曰: +/b4@B7  
  云淡风轻近午天, 6JFDRsX>)?  
  嗳呀,第二句记不得了,诌诌罢: M%5$-;6~_  
  寻花问柳赠头钱。 P7x?!71?L  
  第三句记得呢: !Ub?eJp  
  诗人不识予心乐, yg[;  
  第四句又忘却了,索兴诌他起来: Cm}UWX  
  篾老行中一干员。 |ShRxE3@'  
  书童,你拿去与老爷看。他若教我改,你就说我已出去了。 k Z[yv  
  ”答:“晓得。”彪说:“今日尚早,去找赵怿思大爷谈谈,吃些无名酒食,骗些不义银钱。这是陪堂本色。小胡何独不然。 aw"%B-N \  
  去去行行,行行去去,门上大叔请了。”门官说:“我道是那个,原来是枣核钉胡相公。你来做甚么?”彪说:“会你家大爷。烦大叔通报。”门官说:“平日来惯的,要通报甚么。难道大爷还出来迎接你不曾?”彪说:“这也有理。”不免自家进去。门官说:“来来来。”彪说:“做甚么?我是来惯的,难道还想我门包不曾?”门官说:“呸!那个想你门包?只是会见少说骗话,省得我们被骂。”彪说:“大叔休得取笑。”枣核钉进来不提。 ;f^jB;\<  
  且说赵怿思坐在书斋甚是无聊,说:“我父亲趋承严相国,那日想出绝妙的奉承法儿,打一把金尿壶,壶口刻了‘赵文华’三字,送与相国。相国大喜,说:‘文华,你就拜我为干父做我的干儿子罢。’我父亲文华说:‘相国赏了脸,没说做干儿子,就是做潮儿子都是情愿的。’因此,冒了军功,加了职衔。我赵怿思荫了四品官。我若在京供职,何如在家闲散快活怎么老彪不来走走。”彪听说:“来了”。怿思说:“老彪,来得好。我正想你谈谈。”彪说:“韶媚春光,大爷曾看看西湖景致么?”怿思说:“未曾。”彪说:“晚生昨日在西湖闲步,猛然抬头,看见标标致致的一个娘娘,容貌纔可二八,丰神正欲破瓜。身穿着清清雅雅的几件布服,头戴着颤颤巍巍的几枝绒花。脚踏金莲,走了格格铮铮的几个俏步。小喙樱红,说了轻轻巧巧的几句乖话。纵是苎萝溪边浣纱女,陈思王赋中洛神女,都要欠他三分。那时晚生问路上行人,说此女姓陈名素娥,他父亲名陈绅,本是个饱学生员,自幼教他读书,能诗能文。后来他父亲去世,就与乔氏孀母、弱弟陈保元同居。去此不远,有麂眼围篱密密,鱼鳞迭瓦重重,便是他家。我就缓缓步他后尘,不觉已到门首。女子进去,我在那里往来数次,只见桃梨百余树,榆柳两三行,数椽尘外,颇似隐士山庄,门有宜春帖子,上联是‘闭门不管西湖景。’下联是‘得句还吟白屋诗。’晚生读对句时,来了五旬以外一个老妪,他说此对句是秦娥小娘子自做自写的。大爷以为何如?”怿思说:“白屋对西湖,是宋元人巧对法。看来是个才女了。”彪说:“我又问老妪:‘此女曾受聘么?’老妪说:‘尚未。’我又问:‘此女可常出来游玩么?’他说:‘素娥小娘子是三月初三日生辰,每年此日同他母亲、弱弟到岳王庙进香。平日从不出门,说罢,老妪去了。我回来,那标致模样还在晚生目中。”怿思说:“真个好标致,怎么到我手里?老彪,你替我想个妙计。”彪说:“我想上巳节甚近,正是大爷巧会机缘。何不预雇游湖船,到那日带几名打手,在湖上将素娥抢过船来。他孀母、弱弟,怎敢奈何大爷,岂不甚妙?”怿思说:“妙极,妙极!我这里吩咐叫赵雄办船预备。你初三日早来,不可失信。”彪说:“天明就到。告辞了。”怿思说:“不送。”有诗为证: CscJy0dB  
  诗曰: =e/4Gs0*  
  蜮本含沙喜射人,波涛不起但潜身。 ~At.V+  
  只因湖上游春日,惹出英雄闹水滨。 g(H3arb&  
I GtH<0Du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4-10-13
第十五回     莽童昆大闹西湖 @ScH"I];uA  
I[G<aI!  
Zw` Xg@;xP  
ehPrxIyC  
  〔先声川拨棹〕调 gT 22!  
  词曰: SxdH %agM  
  访旧侣,得相逢,且暂娱。一帆到处与同居,一帆到处与同居。料苍天不终困予。把从前愁尽驱,换了今朝名誉。 \BOZhXfl'  
  “俺乃曹昆是也。幸蒙家将童喜半夜救到栖霞山东北龙潭镇,隐僻山村。后来逃至扬州府兴化县城外乌金荡藏身。那时认为父子,改名童昆。恩父教习拳棒,武艺精通。又练成水火刀枪不入的子午神功罩。今年十六岁,却有万夫不当之膂力。只是困守湖乡,何时纔有出头日子?”正说之间,水上来了一只渔船,船上有一个老渔翁,打桨而歌张志和之曲: dq}60  
  歌曰: ?kEcYD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WD c2Qt  
  歌毕,见童昆问道:“你莫非是曹昆么?”曹昆听了一惊说:“老渔翁何由得知?”渔翁说:“我刚纔遇一道士,名通元子。他说:‘此地有个曹昆,烦你代俺指点他,说原任总督尚书张经,与原任应天总督曹邦辅,奉旨征倭,张经于三月初三日子时生子名张昆,曹邦辅亦以是日生子名曹昆。两家本有世谊。后来赵文华、胡宗宪陷害攘功,二子纔得三岁。那时通元子教义仆张洪救出张昆,逃到杭州府城外茅庵暂住,改名洪昆。家将童喜救出曹昆,逃在此地,改名童昆。今为我传语于曹昆,教他速去访张昆,以图后日报仇之计。’此皆是通元子之言,命我传于曹昆的。你果是曹昆,须切记着。”说毕,一道金光,渔翁不见,连渔船都没有了。童昆跪谢说:“这就是通元子了。多谢仙师指点。弟子明日禀知恩父,起身前往便了。 W!|A3V35\:  
  赞曰: cz<8Kb/XV  
  蓬弧男子志,不肯守穷庐。 j. UQLi&`  
  好友宜亲访,何劳犬寄书。 ;4XvlcGo  
  次日,童昆带些盘缠,直起杭州而来。 D4 {?f<G0F  
  且讲庵里洪昆,异乡独处,甚是凄凉,说:”俺张昆好命苦呀,多蒙仙师指点,义仆张洪救我到此,即以洪为姓,改叫洪昆。居住十有余载。去年老家人病时,付我玉蟾蜍十二个,说:‘是仙师留下的,道你姻缘在此。’言讫而逝。目下只剩俺一人。前日雇一短童服侍,今早着他进城买些用物,怎么还不回来?我且温习旧闻,以消春日便了。” l|#WQXs*c{  
  诗曰: Q\(VQ1c  
  妙得好天姿,读书总不痴。 >r Nff!Ow  
  全凭生宿慧,更胜有名师。 c&zZsJ"~  
  吐凤才诚大,雕虫技独奇。 -VK 6Fq  
  于今过十载,雪恨在何时? bDdJh}Vz  
  那童昆一路访来,已到杭州城外,说:“前面有一茅庵,幽闲颇似仙境。遥闻书声朗朗,想是张仁兄住处。四望无人,俺且试他一试。”门外高叫:“张昆在此么?”里面听了”张昆“二字,相公吓得冷汗流身,真魂出体,只是声声叫苦,但看来人怎生打扮: />fP )56*  
  目秀眉清白如傅粉,头戴绣花拖须的宝蓝缎方巾,身穿元色缎袍。紧紧束了五彩鸾带,足穿乌靴,腰系宝刀。 l ' ]d&  
  威风抖抖走进庵来。又恐吓坏了洪昆,因又高声说道:”我是曹昆,即原任应天总督曹邦辅之子,改名童昆,特来访问。仁兄不必惊慌。”洪昆听得此言,神情稍定,说:“几乎吓杀小弟。” GE$spx  
  两人抱头痛哭了一回。见那短童回来,绝口不提往事,只说访友闲情。就是通元子指点的话,也只隐隐微露,不敢明言。 J'.:l}g!1  
  洪昆留住童昆,二人结盟兄弟。虽然年月日皆同,洪昆是子时上刻生,童昆是子时下刻生,所以洪昆为兄,童昆为弟。比那同胞骨肉还要亲爱些。洪昆说:“明日是贤弟诞辰,又是愚兄贱辰,既蒙远来枉顾,务必请到西湖一游。”因此一念之动,遂引出后面许多事来。童昆说:“小弟也要看看西湖真景,奉陪就是了。”到了次日,两人雇船游玩不提。 YZ\$b=-  
  且说陈素娥随着母亲,带了保元弟,亦雇湖船到岳庙烧香。素娥坐在船上,看见水色春光,信口吟成骈体文四联: yhEU *\:  
  文曰: J),7ukLu^  
  拖去双痕浅碧,燕剪裁波。望来十里浓阴,莺梭织柳。乱山碧嶂深藏花外之楼,小市青帘争觅林间之酒。萋萋芳草没游骑之轻蹄,簇簇筠篮露采桑之纤手。铃鸽声中日暖,哨放谁家?纸鸢影里风声,丝偷阿母。 ? $pGG  
  正说间,船已泊定。陈保元捧了香烛盘,陈母引了素娥登岸。见庙外一边跪着秦桧、张俊的像,一边跪着长舌王氏、万俟的像,皆是生铁铸成。素娥两边看罢,说:“奸贼当日杀害忠良,也有今日么?”庙门上白玉石碣刻的是“宋岳武穆王祠”六字,两扇朱红漆大门,左扇刻的是:“怀北朝二帝”,右扇刻的是:“号南海一人”对句。庙内大殿匾是:“精忠报国”四字,两旁七字对联,上联是:“玉关地复三千里”,下联是“金字魂消十二牌。”素娥在庙中口占七言绝句一首: /j -LW1:N  
  诗曰: %Iv+Y$'3B  
  东窗最恨食柑时,长舌阴谋总莫知。 XpOsnvW  
  千古忠魂松柏上,至今犹有向南枝。 ~DqNA%Mb  
  陈素娥烧香已毕,偕母、弟一同回船。开了不过半里路,对面来了一只大湖船。听船上人说:“妙,妙!正遇着嫦娥游月宫。”素娥吃了一惊,看那船上,獐头鼠目,皆非好人,叫”船家长,快些将我小船摇过去罢。”枣核钉就夸起嘴来说:”大爷可看得真么?晚生这计策何如?快教家丁动手。”那班如狼似虎的恶仆用挽篙把小船搭住,跳上船来,将素娥抢过大船。 .h~)|" uzW  
  赵怿思说:“吩咐水手,掉转船头回去罢。”此时素娥大哭大骂说:“如此光天化日之中,胆敢硬抢良家女子,王法何在?天理何在?”枣核钉说:“这位是工部尚书赵文华大人的公子赵怿思大爷,天理也不管他,王法也要恕他。你休要哭骂从此享富贵,受荣华,何等福气。”素娥听是赵怿思,更骂更哭。 #J2856bzS  
  那陈奶奶母子,小船随在后说:“赵家仗倚威势抢我女儿岸上、湖中游春的英雄豪杰果能救得,没世不忘!”那些游人都看新文,并无一人敢说个赵家不是。却好来了洪昆、童昆的船,远闻哭声,游人传说。童昆忿忿不平,要去救他。 J=4S\0Z*  
  洪昆拦住说:“贤弟游春,不必管他。且这赵家是不好惹的。”童昆是个性急的人,那里忍耐得住,说得迟,来得快,两船相去尚隔丈余,童昆奋身一跳,上了大船抢过素娥,交了他母亲船上,说:“你母女速速开船回去罢。” qY14LdC}~  
  童昆又回转身来,上了大船,把枣核钉踩在脚下,把赵怿思捺在舱中。那班家丁齐来打童昆。童昆是练过罩门的,哪能打得到他,反被他一只手将众人打得纷纷落水。枣核钉踩得尿屎直流,下半段已受重伤,不得动弹,童昆向赵怿思说:“我打下一拳,你就死了。且饶你一命,打两个嘴头子罢。”一边一个,打得肿似灌过的猪肺,色似挂干的猪肝。打了一会,自说道:“我不留名不成好汉。报不平者童昆是也。”过了小船,洪昆也不埋怨他,仍在湖中游玩。 s/,St!A 4!  
  赵家人垂头丧气,开船回家。枣核钉将童昆听讹,当做洪昆,说:“洪昆是何等人,胆敢打我们乡坤。宽一日候他就是了。” NaVZ)  
  陈素娥回家定定神气,向陈奶奶说:“方纔壮士名叫童昆。他游船回来必过此地。母亲门外伺候,务请来家谢谢。”此时夕阳西坠,游船尽归。二位相公船远远来了。 FirmzB Il5  
  陈奶奶望见,就跪在湖边说:“壮士恩人,我母女泥首谢恩。船家长方便些,把船靠一靠。”童昆不肯。舟人说:“我看这老奶奶如此光景,实出诚心。相公不可执拗,拂他意思。”船就靠下陈奶奶请二位相公到家,说:“若非壮士搭救,我母女都死了“说着,与素娥倒身下拜。 &p4q# p7,  
  童、洪二位说:“请起。”陈奶奶说:“小女是今日生辰,往岳庙进香。不料遭此大祸。”童昆说:“小子是江南扬州府人氏,前日来此访洪仁兄,也是今日生辰,所以同游西湖。这也是令爱素秉清贞,该应不入虎狼之口,纔能如此凑巧。”童昆问陈奶奶:“令爱曾受聘否?”陈奶奶说:“尚未。恩人不弃,愿奉箕帚。” KgKV(q=  
  童昆连忙摇头说:“非也。我若因此望报,便是小人。欲代令爱与洪兄联为二姓之好,订以百年之欢,未知尊意若何?”陈奶奶见童昆虽然年少,出言大义凛凛,所与交的定然也是个君子,就连声依允,说:“突高攀很了。”素娥见洪昆如此美貌,面虽含羞,心中已十分肯了。洪昆听得此言,两眼泪流,说:“愚兄大愿未遂何忍议婚。”童昆说:“仁兄差了。姻礼亦是大事。将来你我两人岂有大愿不遂之理!此事若成,现在你可免茅庵寂寞。陈奶奶令郎尚幼,得了仁兄为婿,一家俱有依靠。岂非两全其美。仁兄不可推辞。” 0BVMLRB  
  陈奶奶说:“洪相公鹏程万里,舍下暂羁骥足,老妇情愿奉留。“洪昆向童昆说:“既蒙陈母大人雅意,就遵贤弟之命。”暗想道:“仙师吩咐玉蟾姻缘,正用得着了。”遂命拿出第一个玉蟾蜍,递与素娥收好,以作聘仪。 r*,]=M W  
  童昆说:”好极。我们就此告辞。”陈奶奶与保元送二位相公上船,船家把船摇到码头住下。洪相公给过舟资,陪童相公登岸。回到庵中不提。 AY *  
Kk??}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4-10-14
第十六回     陈素娥雪洞藏洪 Ov<EOK+^  
E@} NV|90  
$:l>g)c  
ovXU +8  
  〔先声新水令〕调 iZ( U]  
  词曰: ASU.VY  
  画眉喜得风流婿,感慈云把人私庇。雪洞本无梯,何处去,真令我,心中多诧异。 'c/S$_r  
  素娥说:“母亲,昨日简慢洪郎与童相公,明日办丰盛酒席请他。”陈奶奶说:“有理。来日我去约定日期,回来办席罢。” 1=L5=uz1d:  
  且说洪昆陪着童昆来到草庵,书童服侍晚饭已毕,各人安息。次日,童昆说:“仁兄姻事已定,小弟放心负笈远游。门闾倚望,今日要告别了。”洪昆说:“落难同情,何堪又别。无奈尊恩公在府盼望,不敢久留。书童办早膳伺候。”书童说:“青〔现〕成。”两人吃了早饭,收拾起行。 5HC5   
  赞曰: f\vMdY  
  异姓如兄弟,他乡共腹心。 -, uT8'  
  骊歌从此唱,双鲤盼芳音。 @|:yK|6O  
  那十里长亭之上,才子英雄临岐握别。两人心事不敢明言,一种缠绵不忍舍之意,比寻常人送别越发可怜。童昆已去,洪昆站在亭子外,直望不见童昆时候,方纔回到茅庵。去后追思,自然更多嗟叹了。 wGw<z[:f  
  话说陈奶奶次日亲到茅庵,看见洪昆说:“贤婿,特来奉请,童相公呢?”洪昆说:“回去了。”陈奶奶说:“好不凑巧。就请贤婿罢。将应用书文、细软对象,著书童挑好。锁上庵门,到舍下多住几日。” g:s|D hE[  
  陈奶奶与洪相公同行,书童挑着包袱随后,不多时到了门首,陈奶奶说:“贤婿请。”洪昆说:“不敢。岳母大人请。”两人走进中堂,分宾主礼坐定。书童请了陈奶奶安,献茶。陈保元与素娥亦出来奉陪。素娥与洪昆谈古论今,彼此爱慕,各遂了才子佳人之愿。陈奶奶收拾静室与洪昆读书。到晚间用了夜饭,就在书斋歇宿不提。 `! xI!Y\  
  且说枣核钉胡彪前日被打回来,不忘此恨,一瘸一跛来到赵家,说:“大爷吃亏了。晚生定要雪耻。我昨日着人四处访问,洪昆是个何人。访了一日,访同确信,他就住在本城东门外茅庵里。我想这小杂种十分利害,家丁皆不是他对手。打是打不过他。我想出一个妙计,毫不费力,就可以顷刻送他的命,大爷今日晚上差心腹家丁出城,躲在茅庵左近。等到三更时候,放一把无情火,烧得洪昆焚骨扬灰,连尸首都不留,岂不快哉。”枣核钉用此毒计,烧不到洪昆,倒把他自己后来结果的样子预先说出了。 N2 t`  
  赵怿思说:“老彪好毒计,好妙计!不要说人不知,连鬼都不觉。就差赵雄去。”枣核钉吩咐赵雄如此如此,赵雄领差而去。到了三更放起火来,茅庵一烘而尽。 /A+5q\8G  
  赵雄次日回复赵怿思。枣核钉说:“洪昆武艺虽好,怎禁得我火星菩萨一跳?不是我胡彪夸嘴,报效大爷的才情,也算得个妙手。”正说之间来了一个家人说:“小的午前在西湖边过陈家门首,听得旁人说:‘前日那位洪相公救了素娥娘子,今日陈奶奶办了酒席请来酬谢。这是该得的。’又听得素娥娘子就许配了洪相公。” f&txg,W,yv  
  枣核钉听此言说:“那里又有个洪昆?除是洪昆会显魂了。休得乱话!“家人说:“是真的。如不信,胡相公自去看来。”枣核钉说:“我就去看。” )3O#T$h  
  雇轿抬到陈家,躲在篱落之外窃听,知道洪昆未曾烧死,住在陈家。枣核钉大怒,即刻抬转赵家,见赵怿思说:“事更可恨!洪昆不但不曾烧死,那素娥并许配了这小杂种。现在陈家吃酒。我们多带百十名打手,方能打得过他。将他打死,抢了素娥,方泄心中之恨。即刻就行。”赵怿思说:“我这脸上打得青肿难看,怎好出门?”枣核钉说:“今日打复仗,胜他就是脸面了。”赵怿思依了,跟枣核钉在前面行,后面随带百十名打手。 .Yvy37n((  
  离陈家两箭多路,陈奶奶已听得喧嚷之声,慌忙出门一看认得枣核钉,转身关好门说:“贤婿不好了,前日那抢女儿的对头又来了!来人甚多。童相公又不在此,这朝怎么好?”洪昆与素娥吓得失色,素娥说:“母亲,那班豺虎之仆遇见洪郎怎肯甘心?要藏起来纔好。”陈奶奶说:“请到后楼上,躲在雪洞里,或者稳便亦未可知。”素娥同上楼,将洪昆藏在洞里推上窗板。 'T(Q  
  外面枣核钉已到,敲门甚急。陈奶奶故意问道:”甚么人?”枣核钉答:“是赵大人公子来会洪昆的。”陈奶奶说:“那个洪昆?”枣核钉说:“不必装腔。打开门来搜他。我枣核钉务要拔去眼中钉。众打手们一齐动手!”枣核钉虽说硬话,前日被打怕了,心中还是发抖,脚朝前面走,头向后面望,说:“打手快来同搜!” Y+kuj],h  
  陈奶奶战战兢兢说:“搜不出来怎样?”枣核钉说:“他还硬嘴。就先打这老婆子。”赵怿思说:“打他无益。我且搜人。”胡彪走到厨房,看见酒肴齐备,向陈奶奶说:“洪昆不在你家,这酒席是办了赵公子吃的了。家丁捧出来,我陪大爷受用。你们去搜人。马桶都要搂搂,搜得了领赏吃剩肴。“赵怿思狼吞虎咽,枣核钉揙拖带叉。陈奶奶看见这样光景,又气又怕。 Z op/ MeI  
  一会儿,那些家丁回禀:“搜不到。”枣核钉说:“你们没用,没得二水吃。等我来搜。教打手站在门外伺候,不可远离。里面搜出就进来帮打。大爷,后面还有楼。我们一直搜进去。” 9V~hz (^  
  到了楼下,赵怿思嘴疼,捧着嘴上楼。枣核钉腿疼,摩着腿上楼。陈奶奶随后也就上了楼。素娥在楼上哭道:“这是那里说起,何处有人?”枣核钉在楼上各处搜了一顿,又歇了一刻,枣核钉说:“家丁掌灯来,洪昆有了。”赵怿思问:“在那里?”枣核钉说:“在这雪洞里。家丁们一齐动手,推开板来,拈稳豆子。” ]JvjM,  
  陈奶奶一吓,跌倒在楼板上,素娥号啕痛哭。洪昆听了,不顾性命,在雪洞里翻身向外一滚,跌下去了。 H3pZfdh?w  
  家丁推开窗板,不见洪昆。这班恶人都觉扫兴。赵怿思说:“就把素娥抢回。”枣核钉说:“大爷不可。这洪家小杂种必然躲在左近,我们抢了素娥,他定然拚命打来。我前被他一脚踩住,几乎送命。带来的人不是他对手。不如宽一天候他罢。”顷刻赵家人都散了。 j9w{=( MV  
  陈保元叫书童关好了门,赶到楼上说:“母亲,洪姐夫到那里去了?”此时陈奶奶与素娥哭说道:“明明躲在雪洞,不知何故不见。想必滚下去了。”欲要到雪洞外一望,已到一更时候。三月初五日新月落尽,夜色昏昏。陈奶奶说:“此时无处寻,明日再打听罢。” 09 f;z  
EG_P^ <z  
Y(ClG*6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4-10-14
第十七回     美洪昆夜跌杜园 .S*VYt%K7  
jEn 9T  
P"+R:O\!g  
Zn:]?%afdO  
  〔先声新制粉蝶儿〕调 G "ixw  
  词曰: ?*6Q ;.f<  
  一群豺虎,一群豺虎,张爪牙,要把要把人擒住。翻身跌得软如酥,未知此地何处,未知此地何处。莫不是,一枕南柯春梦寤。 /Mj|Px%  
  洪昆跌下,惊魂稍定,说:“吓杀俺也。此是甚么所在? 8:2Vib$  
  原来是个藤花架。俺且拨开花叶,抱着藤木系下去。明星历历天宫坠黑,夜漫漫,地府游。面前好似一座亭子。这是人家花园。摸不着园门,怎得出去?”又走几步,到了太湖石边:“俺且躲在此处等候天明。”此时洪昆戴的玉色缎绣花方巾、桃红绫窄摆杏黄镶鞋,半边躲在洞里,半边衣服拖在洞外。这且不言。 *?A!`JpJn  
  再讲这座花园,就是杜府。杜老爷官名维德,字之隅,现任礼部侍郎,告假在家。元配夫人陈氏只生金定小姐一人就辞世了。老爷买了一名丫环,叫做玉莲,生得聪明伶俐,服侍小姐。小姐爱他如姊妹一般。后来老爷娶继配马氏,为人性情乖戾,与小姐、玉莲甚不合式。老爷在家住了年余,收拾开假,进京供职。 iiWpm E<,  
  临行时嘱马氏说:“下官进京,家中一切事务总要借重夫人料理。”马氏说:“老爷放心。这些事我都办得来。”杜说:“下官还有一件奉托。我元配陈氏只生一女,爱若明珠,不幸八岁失母,蒙夫人抚养八年,爱如己出,下官都是心感。进京之后,夫人还要格外加恩。”马氏听说,顷刻变了脸色,说:“世上有多少晚娘磨打前妻儿女的,都是那班嚼舌根养汉养的诬栽这些话,要一个好也好不起来。你也要吩咐女儿孝顺我纔是,怎么只望着我说这些惹厌的话!“杜老爷忍着气,站起来就动身去了。这马氏在家,不嘱托他还好些,嘱托了这些话他更凌虐小姐与玉莲。因后园素有妖怪,逼他二人住在园中后楼且说:“后园门户若有疏虞,惟你两人是问。”小姐不敢不从每日着玉莲持灯照料。 :B\ $7+$v  
  这一日,玉莲拿了灯球下楼,望园中直照到太湖石边,刚到洞口,见地下拖着桃红绫一块,说:“小姐手帕怎么失落在此?”用手一扯,洪昆就跌出洞来。玉莲吓一跳,勉强问道:“你是鬼还是妖?我是不怕你的噱。”洪昆说:“小娘子,我不是鬼,也不是妖。晚间游玩西湖,被狂风一阵飘落园中。你做好事放我出去罢。”玉莲说:“园门钥匙在马氏夫人身边,怎样拿得出来?”洪昆说:“这便怎么好?”玉莲暗想:“他若是鬼必无影子。拿灯照他,如有影子定是个人。”举灯一照,却是有影子的,就不怕了。说:“相公姓甚名谁?”洪昆说:“小生姓洪名昆。”玉莲说:“此地不是躲处,不如随我上楼,暂躲一时,再为计较。”洪昆说:“多谢小娘子。” Vv+ oq5hf  
  玉莲说:“小姐在楼上。不望见太湖石背后。转过身来,楼上就望见了。把灯吹熄,同你悄悄上楼。你在楼梯上略停一停,我先到小姐房中回话。你就捻着脚步走到西边,就是我房中。” 0fK#:6  
  玉莲上了楼,到小姐房里说:“没有疏虞。”小姐说:“你怎么去了多时?”玉莲说:“小婢子慢慢照到太湖石边,被洞口一阵风把灯吹灭。小婢子就胆怯起来,脚下乱走,忽东忽西,越走越怕。高高喊了小姐一声,小姐还该接应,仗仗小婢子胆纔是。”小姐说:“曾吓了么?”玉莲说:“没有。”小姐与玉莲又说了几句闲话,小姐说:“夜深了,你去睡罢。” lHHx D  
  玉莲故意迟迟伺候小姐卸妆,入了罗帐,闭好了房门,方纔到自己房里。 3(gOF&Uf9  
  洪相公已睡在玉莲床上。玉莲把帐门一掀,看见洪昆,他就悄悄笑起来了。洪昆亦悄悄说:“小娘子睡罢。”玉莲解衣就寝,却好露滴牡丹开,明珠入蚌胎,玉莲就怀孕了。此乃前生果报也。玉莲并不自知。次日晨起,将洪昆藏在大箱子内,来见小姐,照常服侍小姐。那里知道每日三餐皆是玉莲躲在房中与洪昆吃。小姐亦不介意。 = C/F26=|  
  洪相公藏楼不止一日,将三月上巳生辰,湖上救娥一一说与玉莲知道。两情浓密,自春至夏,玉莲把自己纱衣替洪相公穿起,装成一个好女子,在楼上躲躲藏藏,小姐亦不得知。直到八月仲秋,玉莲腰腹渐圆,小姐问玉莲:“你怎么体肥不是从前模样?”玉莲脸就红了,说:“连日秋凉,加了衣服的。”小姐是个极聪明人,那能瞒得过,因此刻刻留神。 ^t$uDQ[hA  
  一日,听得玉莲房中有两人声音,走来一看,见一美女子,疑是狐仙,问道:“这是何人?”玉莲亦是个极聪明的人,做了一件极雷堆事,不敢不明告小姐。就说那日照后园门,如此如此。小姐说:“这便怎好?”玉莲说:“小姐你看洪相公可像个真女子?”小姐说:“却看不出假来。”玉莲说:“小婢子有一计生出。我明日将相公男扮女妆,逃到表母舅家住几个月,再作道理。”小姐说:“好极。”玉莲说:“事有凑巧。 Eb CK9  
  如天定成。小婢子看洪相公丰神俊秀,不是凡夫。将来必是个大富贵人。我问他生辰,与小姐、小婢子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岂非天定?小姐若许配终身,将来不愁做一位夫人。”小姐听说红了脸,说:“奈无媒证。”玉莲说:“小婢子就是媒人。 Xn>>hzj-x?  
  ”洪昆大喜,遂把第二个玉蟾蜍递在小姐手中,把第三个玉蟾蜍递在玉莲手中,说:“双聘二位美人。” 6Tc! =lk  
  次日预备私逃。且听下回分解。 @P i]kWW})  
VUz+ _)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4-10-17
第十八回     巧玉莲怀孕双奔 wUzMB ]w  
G5$YXNV  
Ng\]  
4,7W*mr3(  
  〔先声金络索〕调 O3(H_(P  
  词曰: m7,;Hr(  
  妆娥姊妹行,巧若真模样。只彀中人密语关疼痒。虫模入洞房,是小姐纔知夫妻合肚肠。欢同枕席心先畅,生不分离死也双。秦阙上,岂徒夜半鸡鸣走孟尝,只为了腹内紫微郎。做一对蝴蝶飞扬,好消却今生帐。 8POLp9>X  
  早起玉莲梳洗已毕,又代洪相公格外妆得像个女子些,大脚板女儿鞋久已做成,相公穿好了,两人到小姐房中告辞。小姐喜的是洪郎装得十分像,又怕的是败露机关,说:“你们小心些。”玉莲与洪相公说:“小姐保重。我们去了噱。”三人垂泪而别。 /7yd&6`I  
  玉莲、洪昆收了泪痕,背着包袱下楼。此时家中人尚未起。直走到大门,门上杜保问道:“玉莲姐,如此大早到那里去?”玉莲说:“奉小姐命,送花铃姐姐回家。这包袱就是他的。”杜保说:“这位姐姐是几时来的?”玉莲说:“怪不得杜伯伯认不得,他就是你老人家那日告假不在门上时来的。后来常在小姐楼上,伯伯怎样认得他?”杜保说:“玉莲姐快些回来,恐夫人查问。”玉莲说:“晓得。”两人骗出大门,甚是欢喜。 3Vb/Mn!k  
  赞曰: ]ag^~8bG @  
  双龙从此游沧海,摆尾摇头再不来。 _XUDPC(*qz  
  玉莲与洪昆出了杜府,走进城门,街上店面尚未曾开,所以无人盘问他们。走到后街敲张成衣店门,张兆纔起来,问:“是那个?”玉莲说:“是外甥女儿。”张兆连忙开门,看见玉莲说:“甥女怎么这等早法儿?后面又是那位娘子?”玉莲说:“母舅,是甥女命苦。小姐待我与花铃姐姐甚好,那马氏夫人因不喜欢小姐,就不喜欢我们两人,终日在家不是打就是骂。小姐向我说:‘你们可有处去,且暂避几日,我再着人来接你们。’我说:‘只得张母舅家可住,但是手艺生理,不能养我们两个闲人。’小姐就与我五十两银子,说:‘与你母舅买些米,就在他家多住几时罢。’” W3-g]#\?  
  玉莲说着,就把银子拿出递与张兆。张兆笑嘻嘻接了银子说:“贤甥女,你们两位姑娘就住在我家,请到后面与你妹子一同过日子罢。”玉莲答:“是。”张兆送两人到后面,叫:“凤姐,来了两个好朋友。快来迎接。”凤姐梳洗未毕,握发出见玉莲,说:“姐姐怎么到我家来玩玩,久不见你,越发标致。这位小娘子是谁?” L<H6AzR+  
  张兆把他前番话说了一遍。凤姐欢喜,叙了些寒温。张兆仍到前面去了。 gtw?u b  
  凤姐请玉莲与花铃用过早点心,说:“表姐,我与你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分不出长幼来。你比我胖些了,做姐姐罢。”玉莲与花铃都笑起来了。玉莲说:“这花铃姐姐亦是十六岁三月初三日子时生辰,与我们表姊妹相同,更是奇事。我们三人何不同心结盟,拜成姊妹,更为亲热。”凤姐说:“八月十五日是个团圆节最好。”因摆设香案,对天发誓,就如同胞一样。 cux<7#6af  
  洪昆见凤姐这等标致,不减玉莲,暗想道:“凤姐亦与同庚,又是如此巧遇,定然是玉蟾中的人了。我住在这里非止一日,必有机缘。且吟诗一首,看他何如。” O>kM2xw  
  诗曰: TxXX}6  
  三朵芙蓉并蒂开,秋江谁为采花来? NG?-dkD  
  鸳鸯不肯成孤宿,休把闲情傍水隈。 '5 kSr(  
  玉莲曾陪杜小姐读书,却能歌咏,听了洪昆这一首诗,知他意思,说:“花铃姐姐,我奉和一首。” #xBh62yIuP  
  诗曰: E{W(5.kb;i  
  月里嫦娥折桂时,花胎结子落迟迟。 $mLiEsJ  
  刘郎又到天台上,更折仙花第几枝。 &p6^    
  凤姐说:“小妹虽不会做诗,却会评诗。花铃姐姐的原唱已流于亵慢,玉莲姐姐的和韵更欠庄重。且说出个郎字,非闺秀之词,恐贻讥大雅。”洪昆说:“贤妹,诗中有香艳一体。唐时李义山、温飞卿皆以此见长。愚姐不过偶然学步。”玉莲说:“贤妹,诗要多情。我们三人在此密室之中,有谁知道?”凤姐说:“玉莲姐姐,原来你惯瞒着人做事的么?”三人嬉笑了一回。此事暂且不提。 Od@<L  
k=8LhO  
^tY$pPA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4-10-20 05:02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4-10-19
第十九回     龙仙姑腾空骇赵 G5oBe6\C  
LykB2]T  
i)1013b  
7L4~yazmK  
  〔先声香柳娘〕调 &Cm$%3  
  词曰: 2hf7F";Af  
  鳞角谁看惯,鳞角谁看惯,恋色心贪。凭空花貌,成虚幻。 Zv5vYe9Ow  
  话说润州鹤林寺在唐时有个仙人,名唤殷七七,顷刻能开五色杜鹃花。他说:“此花无香,多收龙涎,熏其气味,所以他处杜鹃都不香,惟鹤林寺有香。”宋苏东坡《游鹤林寺》诗云:“安得道人殷七七,不逢时节亦开花。”盖指润州也。当开元年间,有节度使周宝与殷道人友善,及移镇浙江时,请殷七七住杭州少林寺。故杭州府少林寺杜鹃亦有香。后来留下一盒龙涎在佛龛内,直至明时无人敢开。 ` 1v Dp.  
  谁知嘉靖三十四年倭寇犯顺,讹言攻打杭州,城中惊慌,那些妇女进香许愿,求免刀兵。是年三月初二日,有赵文华妻孙氏到少林寺进香,带了许多家丁丫环进了寺门。 xp F(de  
  各殿烧香已毕,看见佛龛内有个描金朱漆盒,封锢完好,就问寺僧:“盒中何物如此封锢?”寺僧说:“此是仙人殷七七留下一盒龙涎,千百余年未曾开过。”孙氏说:“开了我看。”寺僧说:“恐有怪物。”孙氏说:“我偏要开。”教家丁:“取出开了。”家丁答:“是。”上来几名家丁,将盒子捧出,用手揭起封条,方纔开了小半边,那盒内先是一道红光喷出,后来满殿风雨,地黑天昏。这龙涎流在殿上,旋绕不定,孙氏已吓呆了,吩咐打轿回去。众人散了,寺僧亦不敢动他。 >rY^Un{Z  
  到了半夜,正交三月初三日子时,那龙涎团在一处,变了个绝妙佳人,往后楼去了。不食烟火之食,时而露形,时而不露形。因此寺僧皆称他为仙姑。 4ah5}9{g  
  一日,枣核钉胡彪到寺中玩耍,正仙姑露形之时。枣核钉看见,认做陈素娥,上前一揖说:“素娥小娘子怎么到此?”仙姑说:“我非素娥,相公认错了。我是唐时仙人殷七七封在盒内,由宋至明已经四世,却好十六年前,有赵府孙夫人放我出来,住在楼上,不饥不寒,寺僧就以仙姑称我。只是此处寂寞凄凉,全无依靠。”胡彪说:“仙姑既是赵夫人放出,何不就请到赵府热闹处去。” km29]V=}  
  仙姑说:“却也用得。”胡彪说:“明日着轿来请。”仙姑答:“就是。”枣核钉出了寺门,赶至赵府,来见赵怿思,说:“大爷,恭喜你!“赵怿思听胡彪恭喜,说:“有何喜事?”胡彪说:“有天大的喜事。连晚生都觉快活。”赵怿思说:“快些讲来。” {2LG$x-N%  
  胡彪说:“我适纔在少林寺玩,忽见一个女子,真是第二个陈素娥。我问他来由,他说:’是唐时殷七七封在盒内。十六年前赵府孙夫人放我出来,住在寺楼。皆称仙姑。就是寂寞,无人依靠。我说:‘既是赵府孙夫人放出,何不就依靠赵府。’他竟肯了。岂不是天大的喜事么?我准他明日着轿去请。” 9'A^n~JHF  
  赵怿思大喜,吩咐预备大轿随班,务要整齐。堂上热闹,枣核钉笑道:“任他万事顺便,不如两相情愿。明日做了新郎,媒人怎样酬谢?我看仙姑乐从,不像陈素娥那样费事。”赵怿思大笑起来说:“老彪,你今日就在我家歇宿,明日大早好行事。”彪答:“是。” _f@nUv*  
  当晚就收拾新娘房,花梨紫檀木器,锦绣绫绸铺盖,金珠古玩陈设,不必细说。 %18%T{|$e  
  次日晨起,大轿现成。枣核钉骑了马,领了轿,来到寺门下马,走进寺内说:“和尚,烦你去请仙姑。”寺僧说:“僧人十余年来都是回避的。相公自己去请罢。” =gHUY&sPu8  
  枣核钉上楼,见仙姑说:“特来奉请。”仙姑说:“轿子齐备,就此起身。”枣核钉心中暗想说:“那有这等容易事?真是大爷的好福气,又是小胡子的好运气。” $J*lD -h-  
  仙姑出了寺门上了轿,枣核钉骑马前行。来到赵家门首,枣核钉下马,吩咐长轿进内堂。仙姑下轿说:“孙夫人在那里?我要拜谢。”枣核钉说:“夫人在正宅,此是副宅。先请仙姑住此一宿,明日夫人就来奉拜。”丫环扶仙姑进房,仙姑看见那些陈设都是新娘房内的样子,心中暗想道:“此是赵贼动了淫念,我自有道理,吓他一吓。” #dkSAS  
  枣核钉随着赵怿思走进房来,说:“这位赵大爷就是仙姑依靠的人。”仙姑立起身来说:“请坐。”赵怿思此时神迷意乱,仙姑推为不知。彪说:“如今喜事,还少个赞礼的傧相。我小胡代劳了罢。傧相作揖,恭喜两位贵人。请起,听我六言八句,裤裆都要滴水。新娘一请就来,新郎且莫造次。洞房花烛何时,三更任你儿戏。” 6Tsi^((Li  
  仙姑听说大笑起来。枣核钉说:“世上原有厚脸新娘。仙姑脸厚不比寻常,纔听傧相八句赞礼,就向新郎大笑若狂。必是深得此中妙趣,从前滋味定然先尝。大爷请受用罢。傧相出去了。” CB`GiH/j  
  赵怿思走到房门口说:“不送。明日早来。”说毕转身进房,已有更许时候。众丫环都去了。 +<fT\Oq#  
  赵怿思掩上房门说:“仙姑请卸妆罢。”仙姑说:“且慢。”又停一会,赵怿思性急起来,亲手替仙姑解衣。仙姑笑道:“相公先睡。奴家还要略坐一坐。”赵怿思脱了上盖衣服,只穿着玉色绫小袄、大红湖绉裤、元缎靴子,坐在床边上等了一会,不见仙姑来睡,他就起来要搂抱仙姑上床。 '}F..w/  
  仙姑大怒,骂道:“奸党贼子,你敢存妄想,辱我仙姑!”赵怿思听骂,正要呼众丫环持鞭来打,忽然眼花缭乱,看见一条五爪金龙,红须绿角,掉尾昂头,悬空盘绕,“嗳呀!”一声,吓倒在地,口吐白沫。家人推开房门,那金龙腾空而去。 /@@?0xjX  
  家人救醒,赵怿思吓成三疟,延医调治不提。早有通元子立在云端说:“仙姑妙计惊吓奸人,甚好。贫道特来指点你到西湖边陈素娥家,依靠他母子罢。”仙姑说:“多谢仙师。” 6k;>:[p  
  次日仙姑到陈素娥家,说明仙师指点的话,陈奶奶留在家中,非止一日,有诗为证。 q m"AatA  
  诗曰: ,{BF`5bn|  
  自古好龙说叶公,叶公不解好真龙。 )No>Q :t  
  况今花貌动鳞甲,何故洞房飘雨风。 D}nIF7r2N  
  恶贼那堪称快婿,良缘自得遇仙翁。 0134mw%jk  
  非徒色怖闻谈虎,亲见飞腾向碧空。 'h`)6{  
C$^WW}S  
]I(<hDuRp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4-10-20 05:02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