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22阅读
  • 53回复

玉蟾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4-11-11
第三十回 美洪昆北游楼会 "zq'nV=  
e&x)g;bn  
-------------------------------------------------------------------------------- Ct `)R  
F7<M{h5s  
15_"U+O(/  
  〔先声鲍老催〕调  N\ <riS9  
<bJ|WS|  
  词曰:  0WZd$  
x*j eCD,  
  豺门排闼,救出累囚。无处纳,天台误入刘郎约。男多貌、女多才,红绳缚,真如一对鸳鸯浴,但少银河桥驾鹊。鱼比目,渊难跃。  :v45Ls4J  
L[5U(`q[  
  小妹救出蔡飞、洪昆,连夜蔡飞与小妹南回台州。洪昆一 人向北行到苏州。虽系故土,当日张洪带他逃走时他三岁,那 里还记得家门?况又不敢明言往事,只得住在饭店,越觉凄凉。 1'\s7P  
}dU!PZ9N)  
  因闲步后院消闷,看见西边高楼墙一座,窗内露出一美人,这 是蒋府,美人是蒋佩香小姐。娇女、俊郎上下相望,洪昆遂有 爱怜之意。佩香亦生爱慕之情。彼此正在留连,忽听楼上丫环 说 :“小姐用茶 。”那美人用手推上窗板去了。洪昆念恋不舍,端立墙下等候。  tu ;Pm4q7  
%z~kHL  
  等到红日西沉,一钩月上,那楼上美人又开窗向下一望,见洪昆仍站在此,情意越觉依依。洪昆向楼窗作了一揖,低声问 :“小姐尊姓?”那美人摇头不说话。竖二指,手一挥,又推上窗板而去。小姐摇头者,心里说 :“不必问我姓 。”竖二指者,说 :“我兄弟心狠得很 。”用手一挥者,说 :“你到别处去罢 。”洪昆就自会了意,心里说 :“摇头者,教我不必住在客寓。竖二指者,约我二更时分相会。用手一挥者,叫我绕出店门,走他后门进去。多谢小姐。小生断不失信 。”说毕转身到寓,用了晚饭。此时已有更余。吩咐店小二说 :“我出去会个朋友,今就不回来了 。”洪昆把要紧之物收在店中,走出店门,从前街绕到后街,却好到了蒋府花园后门。见园丁吃过酒,去到混堂洗澡,就忘却关门。洪昆至此,看见园门大开,更信是约他来的。直走进园中,弯弯曲曲来到蝴蝶厅边。去小姐后楼不远,只听楼上琴声传出雅调欲流。洪昆情何不自禁。 -I;\9r+  
OpK_?XG  
  那佩香小姐自见洪昆之后,神情恍惚,如在目前。心中想道 :“世上竟有此美少年。倘有结錞之好,也不辜负了此身。 1i)3!fH0:  
8N3y(y0  
  “因援琴而歌之。诗曰:  @~UQU)-(  
ou<,c?nNM  
  花似六郎郎似花,翩翩浊世认谁家。  XrWWV2[  
Id>4fF:o  
  公子有貌才何若,红线牵时应不差。  n+te5_F  
;l ZKgi8`  
  生当炉耻学卓文君,但有琴心孰与闻?  }$'_%,  
HbsNF~;  
  此夜曲终人不见,恨无神力引氤氲。  &um++ \  
8VMA~7^  
  小姐弹琴甫毕,良夜兴怀,无限深情,凝思默默。洪昆寻声而至,已见楼门。捻着脚步上了楼梯,正值丫环垂头而睡之时,小姐一人独坐,情绪百端,那里知道有人上楼来。猛然抬头,忽见洪昆,吃了一惊。又定神再看,认得是日间在楼墙外之人,又喜又怕,又羞又疑,说 :“相公人何处来的?”洪昆答道 :“小生不敢爽约,从后园门来的 。”佩香小姐红了脸说“谁约你来?”洪昆说 :“小姐在楼上窗中摇头、竖指、挥手皆是约我的。不然何以园门洞开,全无阻挡呢?”小姐说 :“嗳哟!相公误会意了。快些出去。奴家兄嫂不近人情,倘被他们知道,性命难全 。”洪昆说 :“小生已到此,万望小姐救我若出去遇着人,就当贼打死。与其死在园中,不如死在楼上罢“小姐无可奈何,只得说 :“也罢,相公且暂住一宵。明日定要设法出去的(口虐) 。”洪昆笑说 :“这才是倒屣迎宾之意如何下起逐客之令来么?”小姐说 :“此事也瞒不得丫环的。 @i>)x*I#AI  
49=pB,H;H  
  “叫“玉兰醒来 。”玉兰打个呵欠说 :“小姐还未曾安歇么? q*&H  
Eu(Qe ST\  
  “指着洪昆说 :“这位相公那里来的,难道是个姑爷不曾?” J"AR3b@,$?  
-8qCCV&1i  
  洪昆笑道 :“全仗小娘子大力玉成之 。”小姐就把前后事都说与玉兰知道。玉兰说 :“看来此事真是错中又错,天定姻缘。 \09A"fs{  
t~ {O)tt  
  小婢子看这位相公有如此美貌,必有妙才。小姐若把终身许他真个是鸳鸯比翼凤凰同巢了。况大爷、大娘性情乖张,就代小姐择婿,未必有此才貌双全之人。小姐如许了,玉兰情愿做媒人,代写庚帖 。”小姐点点头。玉兰取了红柬,写成坤造在下首,洪昆看帖说 :“妙极,妙极!小生生辰也是一样 。”因取笔写乾造在上首:  ^o5;><S]  
>ZkL`!:s  
  乾造男宫十七岁,三月初三日子时建生。  ZXs,TaU  
H8w[{'Mei  
  坤造女宫十七岁,三月初三日子时建生。  9BZ B1o X  
?<4pYEP  
  玉兰取了庚帖,递与洪昆,问:相公尊姓大名?”洪昆说“小生姓洪名昆 。”玉兰说 :“洪姑爷可有聘礼么?”洪昆说“有 。”因取出第七个玉蟾蜍,交与佩香小姐。洪昆又把他的事情说与小姐知道。  sT1k]duT  
%?n=I n(F  
  此时已交四鼓,更夫来到楼下,听得楼上有男子声音,走来告知蒋大爷。那蒋大是个粗汉,听得此事大怒,叫 :“大娘子,我同你去将这贱人捉住捆起 。”带了数十男妇家人,一直上楼。小姐听是兄嫂来,吓得魂不附体,说 :“洪郎不好了! e}5x6t  
G[ns^  
  你我皆没命了 !”放声大哭。那蒋大夫妇早到楼中。小姐跪在楼板哀求兄嫂。蒋大与佩香同胞兄妹,见他哀求,意遂软几分下来。这蒋大之妻性情十分残毒,向蒋大说 :“你妹子做这等无耻的事,反男人藏在楼上,你反消了气。真是个此道了 。” j*gZvbO;'L  
(bsywM  
  将大被他妻子一逼,叫 :“家人快拿绳捆将起来 。”开了后园门,两人抬一个,直到溜水河边,往下一丢。可怜佩香、洪昆二人,性命不知如何。  L~h:>I+pG  
ldU ><xc2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4-11-14
第三十一回 高玉英嘉偶受蟾  T0%l$#6v  
nc.:Wm6Mj  
-------------------------------------------------------------------------------- NwNjB w%v  
7 /XfPF  
Nu@dMG<5  
  〔先声字字双〕调  )Kq@ m1>@  
3zMaHh)mj  
  词曰:  e<+b?@}=B  
FIx|4[&>S  
  双鱼比目委波流,波流。顺逆东西各自游,自游。岂有丝 纶必上钩,上钩。脱渊得活已消愁,消愁。  <,Mf[R2N>  
03"FK"2S  
  家丁将佩香小姐、洪昆相公投于溜水河中。洪昆逆流而上,佩香顺流而下,真似洞庭水,风分来去帆。佩香淌了半里路, 上游头来了一只大官船,桅竿上扯了一面大蓝绸旗,红字写: “原任户部尚书”。这位大人姓刘名体乾,在任时 ,宫内供寝 多费用,取太仓银布、珍珠、黄绿玉诸物。体乾抗蔬谏争,忤 了嘉靖皇帝,旨意勒令休致。雇船归里。这一日有卯未辰初时 候,同夫人戴氏坐在船中说 :“下官与夫人年皆五旬以外,未 生子女。而今归家,虽有族中子侄,何能如亲生儿子?”两人 谈到苦处,不觉泪下。  G!o6Y:1!  
r_kaS als  
  忽有随班进舱禀 :“大人,船旁有一女子浮在水面,尚未 淹毙 。”刘大人说 :“速救起来 。”答 :“是 。”少一会,两 水手将佩香抬进船舱,夫人吩咐 :“解开捆绳,将我衣服替他 换了 。”丫环服侍换了湿衣,拜谢刘大人。问 :“你是谁家女 子,为何被捆,说与我两人知道 。”佩香说 :“奴家姓蒋,父 亲是原任吏部左侍郎蒋暹 。”刘大人说 :“令尊翁是我进士同 年 。”佩香又说 :“父母辞世,依栖兄嫂。兄嫂平日性情残毒昨夜硬将奴家捆绑起来投于河内。若有别情,断无衣服齐全之 理 。”夫人说 :“此言有理。这样说来,是一位小姐了 。”刘 大人说 :“蒋小姐年侄女,我老夫妇未曾生育,欲收你做义女不知你可肯么?”佩香说 :“年伯、年伯母二们大人不弃,情 愿膝下瞻依。父亲、母亲请上,受女孩儿百拜 。”刘大人与夫 人说 :“我儿,罢了 。”又问道 :“儿年未及笄,曾受过聘么 ?”佩香低头未答,因暗想道 :“若是说明楼会洪郎,殊非闺 中雅事,只好隐瞒过去罢 。”刘大人见佩香不答,向夫人说: “女孩儿害羞,想是未曾受过聘呢 。”佩香在船上把玉蟾蜍暗 暗藏在身边。刘大人夫妇不知道此物,到后来拒媒之时,方才 说出受过洪郎之聘。此时丫环服侍夫人、小姐坐在房舱,刘大 人吩咐开船不提。  Wevd6)\  
&WOm[]Q4  
  再说洪昆在水中反向上流头淌,也淌了半里之路,正泊在 高家门首。先是,一月之前通元子算明洪昆将遭水厄,驾了云 头来到高家门首。摆下蒲团化缘。高奶奶出来说 :“炼师化甚 么?”通元子看见高奶奶说 :“贫道不化甚么,只有诗谶一首 奉赠 。”  oTx>oM,  
9c[bhGD?  
  诗曰:  6q!Q(_  
B-$zioZ  
  岂必浮槎日月边, 娥凌水笑嫣然。  hh5h \ZI%  
*5?Qam3  
  一钓钓得金鳌起,应受蟾蜍八洞天。  *uP;rUY  
:#_k`{WG  
  通元子将诗递与高奶奶,起身而去。高奶奶不解诗中之意拿与玉英瞧。玉英念毕,说 :“前三句意可解,只是后一句‘ 应受蟾蜍八洞天’意不得明白。留为后验罢 。”到了这一日早 起,玉英随母亲到河边浣纱,见逆流水淌一少年人来。母女将 他救起,解去捆绳,请到家中换了衣服。洪昆把庚帖晒在天井 凳上。高奶奶看见,粗识得几字,只是男女庚帖,同年同月同 日同时,就呼玉英说 :“好奇事,怎么这庚帖上男女皆与你的 生辰相同?”玉英说 :“母亲,你先问他来由 。”高奶奶问道“相公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怎样人家,细细说与我听 。”洪 昆说 :“小生姓洪名昆,寄籍浙江,三岁时曾有一道士赠我十 二个玉蟾蜍,他说我的姻缘都在这些玉蟾蜍上 。”高奶奶向玉 英说 :“诗中‘蟾蜍’二字莫不是应在此人身上么?”玉英说“‘八洞天 ’始终不明白 。”洪昆又把六美奇遇说出 :“惟此 次与蒋佩香小姐联姻,小生实属误入桃源,丫环玉兰代写此庚 帖 。”高奶奶说 :“可是原任吏部左侍郎蒋大人的小姐么?” 答 :“正是 。”高奶奶说 :“佩香小姐也与相公联姻了?”洪 昆答 :“是。不料他兄嫂无情,闯上楼来,将我们两人捆起, 投于大河。小生幸蒙奶奶救起,但不知佩香小姐何如 。”高奶 奶说 :“既是天定姻缘,自然有救。连蒋小姐共成七美之义。 “向玉英说 :“诗中‘八洞天’三字显然在孩儿身上 。”高奶 奶取出诗谶递与洪昆看,说 :“相公姻缘皆是天定,看这诗谶小女想必亦在其列。老妇愿以小女敬奉箕帚,未知相公可允否 ?”洪昆说 :“既蒙不弃,敢不谨遵 。”因取出第八个玉蟾蜍 递与玉英手中。高奶奶到厨中办早膳去了,玉英陪洪昆谈今论 古,口若悬河。那端庄静逸的性情,颇有大家风度。洪昆作诗 一首赠之。  w@O)b-b|w  
(!0_s48f  
  诗曰:  d{(Rs.GuP  
@y0kX<M  
  咏絮题纨擅妙才,居然钟郝大家来。  YY'[PXP$Y  
AP=SCq;  
  仙风更觉飘飘举,应是吹箫弄玉台。  6jl{^dI  
d{C8}U  
  玉英说 :“洪郎,尊作俊逸清新,直追庾鲍。奴家也有拙 作奉和,谨步原韵 。”  H"2,Q T  
23q2u6.F`  
  诗曰:   R"PO@v  
/p@0Q [E  
  潘岳丰姿司马才,蓝桥不是尾生来。  GJuU?h#:/{  
/ec~^S8X  
  洞天第八春风好,次第依依玉镜台。  V?cUQghHg  
 Z@`HFZJ  
  洪昆说 :“小娘子尊作,诗有仙心,不减李青莲之句 。” 彼此唱和已毕,遂将二诗用花笺抄成。适高奶奶办了早膳来, 说 :“请贤婿用饭 。”高奶奶、玉英奉陪。正吃饭时,有许多 恶少闹进门来,说 :“高奶奶,你家存留面生可疑之人。玉英 与这个少年人坐在一桌吃饭,必有别情。我们扭他去禀官。不 然就写几百两银子笔据才能甘心 。”高奶奶被这班恶少闹得没 法,洪昆说 :“我是浮水而来,那里有银子?”那些恶少说:  #65Uei|F`+  
5<ycF_  
  “既没有银子,扯他去见官 。”  Xu:S h<:R  
#^v|u3^DD  
  正闹之间,惊动隔壁邻居申老爷。这申老爷是翰林学士。 丁艰在家。听得高邻吵闹,走来问 :“甚么事?”高奶奶说: “申老爷,我家小婿洪昆在此吃饭,他们就讹诈 。”申老爷劝 这些恶少说 :“列位不要闹,他自家女婿有何官禀,可以散罢“众看见申老爷来,有些惧怕,也就不闹了,说道 :“申老爷 吩咐,我们散罢 。”申老爷看见洪昆天骨开张,丰神俊秀,又 见桌上诗稿,知是洪昆与玉英唱和之作,说 :“洪先生有此奇 才,必是非常之人。请到舍下少坐片刻何如?”洪昆说 :“晚 生正要拜府 。”二人同行,来到申府。见礼已毕,申老爷唤出 公子申鸿渐相会洪昆。这申鸿渐是个聪明伶俐后生,才十六岁见过洪昆,甚是欢喜。申老爷说 :“小儿年幼,学问文章要望 先生指示 。”洪昆说 :“不敢。小侄就与令郎约为兄弟,奉陪 读书何如?”申老爷说 :“好极了 。”洪昆不时到岳家走走, 平时都住在申府不提。  _}7N,Cx   
{|6(_SM|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4-11-15
第三十二回     枣核钉考黜褫衿 "?j|;p@!>  
Q6S[sTKR  
tYfhKJzGC  
T GMHo{ ]  
  〔先声月上海棠〕调 xSb/9 8;  
  词曰: N 5/TV%u  
  取齐牌岁考,专褫劣秀才。点名三炮响,惊心似雷嗐,诌出几句文字,早把璧谢帖上。写了个生员一枚,寂悄悄门斗跑来。请相公,发落辕门大门。 Tjs-+$P+  
  “在下顾升,系仁和县学世传门斗的便是。昨日学宪行文到府,府行到学,择于本月二十日取齐杭州府属文武生童,行岁考事。伙计们刷印红条,你们下乡送信,我送信城里。学院文书按临,门斗两腿不停。老师差催贽敬,相公都念诗云。来此是枣核钉胡相公府上。先走进去送信。胡相公收拾补廪罢,本月二十日岁考取齐。”胡彪说:“不好了!我去年在西湖被童昆踩得尿屎直淌,今日听岁考信,尿屎又淌出来了。”顾升笑道:“胡相公,你后门是通过的条熟路,该松的,怎么前门也松?想是这岁考定要通门路的。告辞了。” ==FzkRA)  
  枣核钉送他出去,转过身来说:“老胡子,老胡子,何苦把白花花的银子替我纳这个酸不酸辣不辣的秀才!到如今教我掼也掼不的,摔又摔不的。偏偏遇着这个作孽的宗师,比五阎王还狠些。不准告病,不准告游。钱是一文不要,只要我枣核钉去挨岁考。我吊起大腿来,连一滴黑墨水都没有,如何是好?有了,刚纔顾升说岁考定要通门路的,这句话颇有滋味。我去与他商量。”走到学里说:“老升在家?”顾升走到门外,见枣核钉说:“胡相公,学院不日就到,你不在家抱佛脚,来此何干?”枣核钉说:“我来抱老升的脚。”顾升笑道:“胡相公,你抱我的脚无益,何不去抱赵怿思大爷的粗腿?”胡彪说:“休得取笑。有要事相商。你在学当门斗多年,那个碗儿大、那个盘儿小你都知道。我枣核钉不会做文章,你是晓得的。烦你替我设个法,重重谢你。”顾升说:“胡相公,你拿出八百两银子来,我到砚房办个割卷面法儿,包管你取一等第一名。” >a4Bfnf"eI  
  胡彪大喜说:“明日交银不可误事。”顾升一面妥办去了。学宪上院相牌朱笔标“七月廿四日仁和县学诸生齐集辕门听点”。且说陈保元自洪昆去后,在家读书,已入仁和县学生员。这一日同胡彪进院考试,交卷砚房,就把陈保元的卷面割了,安在胡彪卷上。又把胡彪卷面割了,安在陈保元卷上。学院不知书班舞弊,凭文发案,廿六日,案贴在照壁墙上,取得仁和县学一等第一名生员胡彪,又写六等生员一名陈保元。案纔贴出,生童大哗,都要闹上辕门与学宪讲理。老师再三劝谕说:“诸位年兄请散。我明日具禀申明就是了。”顾升出了案单说:“宗师昨日初开考,等第何妨任颠倒。门斗报条拿在手,直朝案首寓中跑。胡相公,你是一等第一名,先拿喜酒来吃。”枣核钉说:“尽你一醉。”此时寓中热闹,也有要喜酒吃的,也有讨文稿看的。枣核钉暗想:“虽然是作弊出来,当下也要瞒过人纔好。文章原是假中假,羊代牛灾羊更哑。纵使无才骄且吝,装成狂态纔风雅。”“列位,我胡彪取了批首,尚非得意之文。前日在院信手一挥,先交喜卷。头题做的是’若有一个臣断断’,次题做的是‘斗筲之人也何足算’,诗题做的是‘薄采其芹水思乐泮’。弄了些偷天换日的手段,骗了个一等第一的老大将来,举人、进士都在我荷包里面。纤纤案首何足为奇。” /Cg/Rwl  
  这胡彪本住城内,因去考棚甚远,就近住了小寓。所以人都在寓中贺喜。再讲老师写了手本到辕投递。 #&5\1Qu  
  手本: Lul?@>T  
  仁和县教谕谢雍谨禀 68>zO %  
  督学部院大人台下:敬禀者,文章华国,才凝人林,德行淑身,品端士习。水镜原无私照,门墙贵有清阴。伏以案发取名,士心不服。风闻街市,议论沸腾。云称:“胡彪不守卧碑宿娼有案,今乃列在一等一名。陈保元年少学优,力修士行,今乃黜为六等生员。”等语。卑学惟恐藻鉴不真,冰操自玷,一毫弊窦绝风清两卷,文词难雪亮,弃取多乖。舆情莫协,不得不据实申明。恭请 }<S2W\,G  
  大宪大人面试两生,再分优劣。上禀。 c2f$:XiM  
  批:廿八日,仰该学传谕胡彪、陈保元赴辕,先行发落,速速。 k}.nH"AQ  
  次日,老师差门斗传到两生,在辕伺候。门开三炮,学院升堂,点名已毕,说:“今日出题复试胡、陈二生。”胡彪说:“朝廷公令,三年一次岁考。大人是要考二次了。生员不敢违旨遵命。”学院说:“两生员把正场文字背了本部院听。”陈保元应声背出。学院说:“胡彪,怎么你的正场文字陈保元背来?”胡彪说:“他把生员文稿要去念熟,所以一字无讹。生员不用背了。”学院说:“你不愿复试,又不背文。吩咐提调官备卷二本。”书班呈卷,学院唤陈保元说:“你领卷一本,默写正场文全篇。”唤胡彪说:“你领卷一本,并正场卷一本对抄来,好验笔迹。”陈保元默写交卷,胡彪说:“生员正场写卷腕力用伤,今日手爪甚疼,不能动笔。”学院大怒说:“三件事你皆不遵,显然作弊。取大刑过来!“皂隶们褫去胡彪衣衿,上了大刑。”快些招来!“胡彪说:“生员第一名是大人取定的,不知甚么作弊。”学院吩咐:“收绳。”皂隶将绳一紧,枣核钉大叫说:“嗳呀!疼得没命了!求大人松绳,我直招就是了。”吩咐皂隶松了绳,枣核钉说:“生员交八百两银子与门斗顾升,他替我办的。”学院随即拿顾升。顾升跪禀说:“小的赃银二百两,送了六百两银子与砚房查铭,托他把陈保元、胡彪的卷面割了对换。这是实情。求恩。”查铭跪禀说:“书班该死,还求治罪。”学院说:“此案理当奏办。本部院爱陈保元之才,不肯拖累他,就此处结。胡彪当堂笞革,拖下重责三十板。”打过放起,学院说:“怎么立而不跪?” 6hq)yUvo4  
  胡彪说:“《论语》有云:‘三十而立’。”学院怒骂道:“侮圣人之言,无耻的狗才,赶出去!顾升革去门斗,查铭革去书班,每人重责四十板。仰提调官严追八百两赃银,给与陈保元以作膏火之费。顾、查二犯赃银缴完,每人再责四十板,解交本县收管结案。” z;fSd  
w#,v n8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4-11-15
第三十三回     秦彩鸾游园入梦 0h22V$  
i X%[YQ |  
sK&,):"]R  
\gItZ}+c4}  
  〔先声小蓬莱〕调 l}rS{+:wK  
  词曰: BAV>o|-K  
  绮阁香闺春梦,情深不是凰求凤。枕上游仙,氤氲神送,染成病重。 (UYF%MA}"  
  扬州府城东门内有一位秦朝栋老爷,他现任京畿道监察御史。夫人吕氏,生子宝玉,随父在京。生女彩鸾,随母在家,年已十七,尚未择婿。这一日,是八月中秋,园中丹桂大开,夫人唤园丁打扫园亭,与小姐赏花玩月。厨中备了酒席。花园一路都摆的琉璃地照灯架,弯弯曲曲约有数百张。四名丫环提了大红宫纱灯引导,夫人、小姐、铃儿随在后。来到桂花亭上灯烛辉煌,酒肴丰盛。四处亭台廊榭,各样灯球对过,听秋馆里挂的五彩络索玻璃灯,内有美女十六名,皆是仙姬打扮,蝶舞莺歌,光明如昼,不减《霓裳羽衣》之曲,再见太真也。 ~@4'HMQ  
  歌曰: bZ 443SG  
  月明如水浸中庭,参横藻荇,只少纹流迭迭.韵发泠泠。 JC#>Td  
  遥见凌波仙子,几认做鼓瑟湘灵。嫦娥今夜佳期梦,休要说是银烛秋光冷画屏,折桂人来呼殿撰,呼殿撰,茑萝松柏共长青。 XORk!m|  
  听秋馆里歌舞已毕,小姐说:“母亲,世传后羿之妻窃药奔月,又传吴刚在月中斫桂,未知孰是?”夫人说:“这都是后人附会之词。惟有李相国乡试时吟诗云:‘桂花香插少年头’句,意味深长。”小姐说:“这句诗清华名贵,不减宋之王沂公《咏梅花诗》云:‘而今未问和羹事,先向百花头上开’的妙处。母亲,夜深了,请回去罢。”夫人说:“孩儿随我来。”丫环持了手照灯球,小姐送夫人上楼,少坐片时,谈了几句闲话。夫人唤丫环送小姐到后楼安歇。小姐告辞,来至后楼,丫环泡了茶来。小姐用茶,卸妆,收拾就寝。灯还未灭,双眼蒙眬,梦见一美少年走进楼房。小姐问道:“客从何来?”这位少年说:“小生洪昆,家住浙江杭州府,来此访友,路经园外,听得历历莺喉,虽无李暮钱笛,也从墙外窃闻。月光皎洁,乘兴而来,欲为小姐破寂。”小姐说:“多谢洪郎。奴家随母在园赏花玩月,不知尊客到此,有失远迎,伏乞如罪。洪郎头戴桂花,奴家触景兴怀,适纔家母在园中述李相国诗云:‘桂花香插少年头’之句,颇觉有情。今即以此句为题,敢请洪郎作诗一首。”洪昆说:“小生下里巴人之曲,何足吟咏高楼。”小姐说:“不必过谦。”洪昆说:“如此,就献丑了。” \]4v_!  
  诗曰: lj=l4 &.i  
  桂花香插少年头,此夜蟾宫特地游。 3*UR3!Z9 *  
  更有玉蟾持赠处,嫦娥含笑倚琼楼。 ) rW&c- '  
  小姐说:“承教了。李谪仙之才不可多得。”洪昆说:“小生抛砖引玉,还望小姐俯赐和章。”彩鸾说:“奴家效颦,幸勿见哂。” =@2FX&&E_  
  诗曰: J^R=dT!  
  桂花香插少年头,不是三郎月里游。 +)zOer,  
  他日凭君拈笔手,天衢五凤造成楼。 aQ :5d3m0  
  洪昆说:“小姐尊作英姿飒爽,自是闺阁中丈夫。虽谢道蕴亦不能及。”彩鸾说:“过蒙奖誉了。”二人正欲再叙寒温,忽听楼下喧嚷之声,有人高叫说:“洪老爷中了状元,头报领赏。”小姐一惊而醒,乃是一场佳梦。此时已交四更,彩鸾梦既惊回,那里还睡得熟。直到纱窗露出晨光,即唤铃儿起来,说:“我宿酒初醒,觉得口干,你去取了茶来吃。”铃儿取茶来说:“小姐请茶。”彩鸾说:“我又怕吃茶了。铃儿,我精神欠爽,莫不是昨日在园中受些风露么?你禀知夫人去。”铃儿到夫人楼上说:“小姐今日欠安。”夫人说:“快去请徐先生诊视。”这医生姓徐名寿,世是秦府包在家中,一请即至。 w$JvB5O  
  夫人随即到小姐楼上。小姐梳洗已毕,徐先生上楼来,请过夫人安,就替小姐诊脉,说:“小姐微有感冒,服发散药一剂即愈。”方开人参败毒散。徐先生告辞下楼,家人打药煎好,捧来递与铃儿,铃儿说:“小姐用药。”小姐服药后,盖好了被,直睡到晚,出了一身汗,神气较清。夫人说:“孩儿保重。我明日来看你。”小姐说:“母亲放心,今夜若不添病,可保无虞。”到了次日天明,虽未添病,而神气昏沉。夫人来看时,小姐请过安,语言就不甚伦类。夫人又吩咐请徐先生来诊脉,开方服药,病就不除,一连四、五日,只是饮食不思,迷迷昏睡,形容消瘦,不能起床。  *6q5S4 r  
  至二十一日病势更重。夫人刻刻不离。小姐猛然惊醒,叫:“母亲,孩儿有件心事要说明纔好。”欲言又止,两眼泪流。夫人说:“儿呀,为娘的面前有何不可说的话?但说不妨。”小姐说:“母亲,孩儿病难得愈,只好明说了。孩儿自中秋节在花园玩月而归,夜间忽梦一美少年,头戴桂花,玉色绣花方巾,桃红绫窄摆鹅黄镶鞋,来至楼中。孩儿问:‘客从何来?’他说:‘小生洪昆,家住杭州,来此访友。因小姐玩月而回,特来为小姐破寂。’孩儿说:‘多谢洪郎。’见他插着桂花,因记母亲所述李相国诗云:‘桂花香插少年头’之句,即以此句为题,请洪作诗一首,孩儿和他一首。吟咏方终,忽闻楼下喧嚷之声,有人高叫说:‘洪老爷中了状元,头报领赏。’那时孩儿大喜惊醒,不见洪郎,乃是一场南柯幻梦,遂成此疾。至今眼中常有所见,梦中诗尚记得。想是前身未了之缘,孩儿所以知病不能够了。”言毕大哭。夫人亦大哭说:“儿呀,不必悲伤,明日为娘的到华佗庙进香许愿,替你求一仙方。且去访洪昆消息。神医赐药,或者得好亦未可知。你还宜保重。”夫人到晚间说:“铃儿,服侍小姐。再叫乳娘替你来做伴。我到前楼收拾明日进香。”小姐唤:“丫环,送夫人下楼。”便唤铃儿说:“我与你虽是主婢,就同姊妹一般。纔间说与夫人的话你都听得明白。这天长地久之恨何日能忘。洪郎,洪郎。我与你未了今世之缘,还要订来生之约。铃儿,我死之后,你把洪郎原唱之诗贴在柩前上首,把我和韵之诗贴在下首。就当做挽章罢。”说毕又哭。铃儿说:“小姐,事必有因。既然梦见将来必结姻缘。”小姐把头点了几点,乳娘来问小姐说:“你连日病好些么?”小姐说:“一天狠是一天,万万不得好了。只是你抚养之恩未曾报得。”又哭起来了。乳娘说:“吉人天相,小姐放心。还是保重要紧。”再说夫人回到前楼,叫丫环吩咐家丁预备香烛,次日大早到华佗庙进香。 F'0O2KQ  
%7|9sQ: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4-11-15
第三十四回     华佗庙梦引宿因 ep{FpB  
j0q&&9/Jj  
t%8BK>AHvw  
.T`%tJ-Em  
  〔先声卜算子〕调 rPm x  
  词曰: }6ldjCT/,  
  秋浸月波凉,病似花枝瘦。极目烟中百尺楼,人在楼中否?氤氲引镜魂,窈窕牵丝手。琥珀红丸赋此情,情更浓于酒。 7}mFL*  
  洪昆在申府住了月余,与申鸿渐据今考古,相得甚欢。这一日鸿渐有事不在书斋,他忽然想起童昆,自言自语说道:“贤弟,自从杭州分别,各遭磨难。必是张、曹二姓劫运未终,不知何年纔有个出头日子?”因此垂泪。申公子走来看见,问:“先生何事悲伤?”洪昆说:“我有一盟弟叫做童昆,情同骨肉,别离二载,猛然想起,不觉心酸。我要去访他消息,未知他能在家遇着?”申公子劝慰了一顿。 ;FEqe 49  
  又过了几天,到八月初九日,洪昆向申老爷说:“小侄要往扬州访友,特来告辞。”申老爷送他路费,又到高奶奶家说:“小婿有个好友住在扬州,要去访他,且约他同往京都,共谋进步。”高奶奶说:“这是贤婿终身大事,老身不敢羁留。约在何日荣行?”说:“明日就要前往。” (V@HR9?W)  
  高奶奶摆下饯行酒席,母女二人奉陪。饮酒既毕,起身告辞。高奶奶送到门外说:“贤婿鹏程万里,得意早归。”玉英随后叫声:“洪郎。”欲言又住,两目微红,他是个极伶俐的人,随即忍住泪痕,说:“相公,山路水路不可久羁,鱼书雁书必须常寄。长安富贵致身早,切莫忘却奴家。”洪昆说:“小娘子在家侍奉岳母,小生稍有进益即便回来。”说毕,来到申府宿歇,初十日起身,十四日到扬。 DaVa}  
  他嫌客寓嘈杂,路过华佗庙,爱其清闲,走进来与庙僧接谈,讲明住日、房金。是夜住了一宿,就有氤氲使者引他之魂到秦府入了彩鸾梦中。次日醒来,殊觉奇幻,就留恋扬城,不急往兴化了。 ,u!sjx  
  再说吕氏夫人,到二十二日清晨,吩咐丫环传齐家丁、轿夫伺候,用过早膳,上轿来至华佗庙。早有家丁前往报信,庙僧出山门外迎接。到客堂献茶,道人点齐香烛,请夫人上殿礼拜。擂鼓撞钟,夫人跪祝说:“秦门吕氏,生女彩鸾,今年十七岁,三月初三日子时生。得病在本月十五日,幻梦而成沉疴至今不愈,特来求赐仙方。”取了签筒摇了数十摇,不发一签。丫环说:“夫人请起,稍停一刻再求罢。” &.ACd+Cd  
  洪昆站在阶下,听这祝词,说:“这就奇了。怎么也是十七岁,三月初三日子时生辰?”吕氏夫人抬头一看,见他头插桂花,衣服与彩鸾梦中相似,又听他说的话触景生情,因问庙僧说:“此人何来?” We z 5N  
  庙僧说:“这位相公姓洪名昆,来此访友,寓在小庵三、五日了。”夫人听得洪昆二字,就向庙僧说:“何不请来相见?”庙僧答:“是。洪相公,夫人有请。” `,0}ZzaV&  
  洪昆走上殿来,向夫人一揖,说:“唤小生有何见谕?”夫人说:“适纔老身祝告,相公何故称奇?”洪昆说:“小生听到祝词,知令爱贵庚十七岁,与小生八字相同。且小生初到此地,当夜梦一小姐,又与令爱同名。所以信口称奇。唐突之至。” ;=UsAB]  
  夫人说:“有这等奇事!是小女病有转机了。就请洪相公到舍,替小女诊脉。”洪昆笑道:“小生全不知医,何能诊脉?”夫人说:“就请相公代求仙方。”洪昆答应,跪在神前,取了签筒,用手一摇,便得上上签,方开琥珀安神丸。 v.ui!|c  
  夫人大喜,说:“方甚对症。病必能痊。”吩咐家丁雇轿,请洪先生到府中。就在药铺中买了丸药。两乘大轿抬到秦府。洪昆先下轿,家人请到厅上坐。夫人直到后堂下轿,走到小姐楼上。小姐说:“母亲,女孩儿今日病势更沉重了。”夫人说:“不要紧。我请得一位先生,知道你的病原。定然是得好的。” 3yXY.>'  
  夫人吩咐丫环,叫人买点心与洪先生吃过,就请上楼替小姐诊脉。一会儿,洪相公拿了丸药,来到楼上说:“这更奇了,怎么经过之路皆似熟径?”夫人迎上来说:“请先生替小女诊视。老身引导进房。” +2j AC r  
  洪昆走进房来,铃儿挂起帐幔,洪昆向夫人说:“小生禀明,不必看脉,看看形症罢。”小姐听了洪昆声音,睁开双目,吃了一惊,即刻遍体香汗欲流,精神陡爽。洪昆取出丸药,说:“神医赐药与小姐和服的。”遂回避下楼用饭。 eGHaY4|  
  小姐说:“母亲,这位先生与梦中洪郎十分相似。女孩儿见他惊出一身汗来,又服此药,已觉病好了几分。饭后请来问问原由。”夫人见小姐说话有精神,大为欢喜。午后又请洪昆上楼。 .VzT:4-<Q"  
  小姐坐起披衣,倚在床上。见洪昆走房来,说:“先生请坐。敢问不诊脉就能医好了病,是何原故?”洪昆说:“小生本不会行医,是来扬访友的。那日初到扬州,寓华佗庙。夜梦佳人以‘桂花香插少年头’为题,彼此唱和。因有此梦,就留住庙中。今早闻令堂夫人求神祝告,知小姐年庚与小生八字相同,信口称奇。夫人细问根由,就命小生代求仙方,同来诊视。此药是华佗神医所赐。小生并不知医,但觉楼中皆似熟境,即见小姐,亦似熟人,殊不可解。” $ DSZO!pB  
  夫人说:“此中必有天缘,小女如果托庇全愈,就凭老身许字先生。”洪昆起身打了一恭,说:“小生只是高攀了。”小姐说:“请问梦中原唱那‘更有玉蟾持赠处’之句,奴家未解何因。”洪昆大笑道:“小姐连梦中原唱诗都记得,这更奇了。”因在怀中取出第九个玉蟾蜍来,递与彩鸾手中,说:“这是仙人通元子赠小生的,他说:‘洪昆,你的姻缘就在此玉蟾上。’” s}% M4  
  夫人说:“既然如此,孩儿收好了。就算贤婿的聘仪罢。自今以后两家就是一家了。”叫:“家人秦安,到华佗庙把洪姑爷的行李发到书斋。多住几日再去访友。”秦安开发房钱、饭钱给与庙僧,叫脚夫挑了物件不提。 m-"w0Rl1T  
  当晚备了酒席在大厅上,有客众奉陪。席散后洪相公谢过夫人,回到书房安息。次日大早,又随夫人来问候小姐。洪昆说:“小姐病已减去大半,就是瘦弱些。调养几日定然如常了。” <;Zmjeb+#  
'op|B@y  
*kDCliL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4-11-15
第三十五回     乌金荡洪昆访友 FW4<5~'  
bY:x8fl  
f]CXu3w(J  
7kE n \  
  〔先声胡笳拍〕调 lThB2/tV\  
  词曰: sW\!hW1*x  
  有功不加赏,痛先世魂销海上。同是天涯沦落人,江南江北遥相望。乌金荡蒲帆一片,乘风浪,此际良朋堪访。 A04U /;  
  洪昆住在秦府数日,彩鸾小姐病已十分好了。夫人说:“孩儿,你的命全是洪家女婿救转来的。今日可到书斋,一来相谢,二来问他何处访友,何日回来。”小姐听说红了脸。夫人说:“随我去不妨。”夫人带了小姐,来至书斋,铃儿通报,洪相公连忙迎接,说:“岳母大人同小姐来此何干?”夫人说“小女托庇转安,皆是贤婿妙剂,特来奉谢。”洪昆说:“这是神医之力,小婿何敢居功。”夫人说:“还要请问,何处访友,何日回来。”洪昆说:“岳母,说起话长,敝友是小婿共患难之人,他曾救过......”夫人问:“救过那个?”洪昆不肯说明陈素娥之事,即刻转口说:“救过我的。他住在兴化县城西北乌金荡里。我到那里住几日,还要同他上京。有些进步即便回来。”夫人说:“贤婿进京,老身有薄薄程仪奉赠,着二名家丁伺候。”洪昆说:“不敢消受。明日就要起身。”又说几句闲话,夫人带小姐回楼,预备银两,以作盘缠。 u*9V&>o  
  洪昆次日告辞而去。雇船到邵伯镇大码头,过了下河船,一夜顺风,早到荡里,望见荡东头有一高墩,墩上一座村落。秋柳垂黄,四围芦荻,篱边点缀几颗秋色雁来红。洪昆指着这庄上,向船家说:“那厢雅致,必有高人。把船泊到庄边,我上岸问来。”洪昆登了岸,看见篱笆里面有大石一块,约五六百斤,两旁有耳,知是考武之器。白蜡竿枪四根,檐下挂一排弓箭。门内走出一个五十余岁老人来。洪昆上前拱手说:“请问庄翁,这里有姓童的么?”老人答礼说:“小客官,你问姓童的做甚么?小庄只有一家,就是姓童。”洪昆说:“小生有一盟弟姓童名昆,特来访他。”老人说:“小客官,你莫不是姓洪么?”洪昆答:“正是。”这老人连忙请洪昆到家里,说“童昆就是老汉的义子。他今日到城里拜客,午后就回。洪世兄先开发了船家,我着人把行李挑上来。不嫌寂寞,等小儿返舍奉陪。”洪昆又拜见童喜,说:“正要相会令郎,既蒙老伯大人雅意,小侄遵命了。” ^LLzZnkcZ  
  午后童昆果然回来,看见洪昆,两人抱头大哭。童昆说:“仁兄从那里来的?小弟二次往杭,访问仁兄下落不得,遭了大祸,绑在法场,幸蒙通元子大仙搭救得免。”洪昆说:“愚兄别了贤弟,屡经磨折。近年稍得平安,刻刻挂念贤弟,所以买舟来访。且欲约贤弟同往京师,谋个出头日子。”童喜称赞说:“贤侄志气不凡,定遣小儿随行。”童昆说:“仁兄稍住几日再计行期。”洪昆住在童庄,宾主情深,款待丰盛。过了几日,童喜说:“贤侄文采风流,当今名士。但千里远行,须要学些武艺纔好。”童昆说:“仁兄何不就拜家君为师。我们兄弟同学,更有帮手。”洪昆遂拜了师,童喜先教他练太乙通天的罩门,然后教他枪法。洪昆虽是文弱之人,却也心灵手敏。教了一月,件件精通。且他是个文曲星兼武曲星临凡,后来中文、武状元,封东浙王。所以武艺略为指点即能通晓,自然膂力过人的。 vZ Lf  
  怎么叫做太乙通天罩门?他人练的罩门只在一处,童喜教洪昆是周身罩门,譬如蚺蛇胆,打在那处这罩门就提到那处。此法本是托塔李天王传授的,连童昆都未曾学得,此刻传了洪昆。童老翁得了这个伶俐的弟子,心中大悦,叫:“童昆,你们二人就在门外演武场上比比武艺。”二人答应,走到场边。童喜坐在门外观看。他们分开两处,如二虎鬪争合并,一时如双龙缠绕,一个使枪如飞花滚雪,一个射箭如疾鸟乘风。马上十八般,马下十八般,真个功力悉敌,上下不分。 vvOV2n .WD  
  到煞尾时,两人要打罩门,童昆所学逊于洪昆,童喜高叫:“住手。”说:“你们二人勇力皆可称为国手,总是自家人,不必争胜了。”他二人听说心中大喜,都住了手。洪昆谢过师父,向童昆说:“贤弟,如今若遇着赵怿思、枣核钉那班狗才,就是愚兄一人也能胜他了。”童昆说:“仁兄文武全才,真神人也。” 8\gjST*  
  童老翁在演武场看操,脱了衣服,感冒秋风,当晚就觉身子不爽。次日服了发散药,未曾有汗,病势沉重。童昆朝夕榻前服侍,洪昆也不放心北上。童昆到城里请来有名的医生,服药不效,迁延数日,竟去世了。此中都是天定。若是一月之前老翁去世,这太乙通天的罩门必然失传,洪昆怎能有此武艺?可见童老翁是专等洪昆来的了。 Rws3V"{`[  
  洪昆住在庄上,帮着童昆办完一切丧事。过了二七,童昆说:“仁兄,小弟本欲奉陪北上,不料家父去世,请仁兄先行几日。小弟俟七终之后随即来京相会。仁兄虽是独行孤客,有此武艺,小弟却也放心。”洪昆说:“愚兄坐扰月余,诸蒙先师教导。本当伺候续礼,兄弟同行。但愚兄复仇之心刻刻不忘,若能为张氏复仇,即是为曹氏复仇了。愚兄就此告辞先去。在都中恭候行旌。”因口占一诗留别。 WMP,\=6k0  
  诗曰: h`.&f  
  猿臂同开七札穿,射人射马弟兄传; FNId ;  
  书生毕竟终文弱,祖逖鞭非敢着先。 hwNf~3eJk  
  洪昆吟诗既毕,取道而行。此时童昆在兴化县乌金荡送洪昆,与洪昆去年在杭州府城外十里长亭送童昆又别是一种情绪了。 2T[9f;jM'  
{+Cy U!O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4-11-15
第三十六回     武洪昆独打仇人 E55t*^`  
Q33"u/-v  
G633Lm`ri  
%|l8f>3[  
  〔先声戏蝴蝶〕调 3q:{1rc  
  词曰: nCvPB/-  
  西湖恶打,洪、童莫辨真假。丧胆亡魂,在拳底脚下。当日成衣铺闻名骇怕。今日黄河边,真洪昆错认假童昆,又打得东逃西窜如奔马。 &?p:3%;Dr  
  枣核钉自从考了六等,当堂发落,褫革衣衿,打了板子,杭州城里那班在学的朋友都不与他交接,他也没脸面到街上来玩耍,在家又久坐不住。此时胡宗宪开假在京,他想到父亲任上遮遮羞。 -,":5V26  
  这一日,寂悄悄跑到赵怿思家说:“大爷,一向少来候安。 6j8 <Q 2  
  ”赵怿思说:“老彪,你怎么考取一等第一名,忽又降到六等,连底子都勾的了,还要打上三十大板?我不知的确,你把原由说来我听。”枣核钉说:“大爷有所不知,晚生只为太要好了,反做出这不好的事来。正逢岁考年头,弄些手眼,把陈保元的文章割去卷面,就算晚生的等第。被那该死的宗师察出弊窦,还说:‘理当奏办,从宽处结’,丢了个大丑。所以不好出门,迟到今日纔来谈谈。大爷,我若硬着头皮去考真岁考,就是文理欠通也不过考列四等,还不得到老六。无奈李戴张冠,弄巧成拙。八百两雪花银用得可惜。三十个毛竹板打得生疼。这是自己作孽,也不怪人。我觉得倒有一件事替大爷不服。大爷是堂堂工部尚书的公子,做官是个四品京堂,一呼百诺,怎么被童昆、洪昆两次三番挫折,竟无可如何。外人说大爷好像个逍遥儿上的兔子,十点儿,呵着尾巴在家里蹲。况童昆、洪昆一个是漏网强盗,一个是邪教妖人。听说他们还要到京谋干。难道大爷反躲避这这两个杂种不曾?世间伏路相逢之事颇多。若在京里遇着他们更好复仇。”赵怿思说:“老彪说得有理,就要你同我去纔不寂寞。”枣核钉说:“晚生自然奉陪。大爷多带盘缠,多带打手。倘在路上遇着他们,就结果了性命,却也不难。这九月十五日是个良辰,寅时起身最好。” ~j @UlP  
  枣核钉当晚回去,到十四日雇船,诸事齐备。十五日大早随赵怿思登舟。路上行了二十余日,十月初旬到了王家营,雇定大车,正要渡黄,枣核钉忽见黄河边上来了一人,向赵怿思说:“大爷,事有凑巧,前面走的好像小洪,溜下单来了。我高叫他一声,如果是洪昆,他手无缚鸡之力,在张成衣铺里冯教师一手就抓起来了。今日不必费大爷清心,我胡彪一人就结果他了。”枣核钉高叫道:“洪昆那里走?找你多时。”洪昆回头一看,认得是枣核钉,后面跟着多人。心中暗想道:“我如今那里怕你?”佯为不知,仍向前走。枣核钉早已赶上打来洪昆不慌不忙,用手轻轻一格,枣核钉“勃通”跌倒,跌得冒头驴子似的。爬起来就是一头。洪昆闪开让过,枣核钉一头撞到空处,又跌个狗吃屎的筋斗,把门牙跌去,鲜血淋淋,跌得昏天黑地。忽然上前打一恭,说:“得罪客人,我错认人了。 CYB=Uq,  
  原来你不是洪昆。冒昧,冒昧!”洪昆笑道:“你是枣核钉。 Q.(51]'  
  我怎么不是洪昆?”枣核钉听叫他混名,吃了一惊,疑惑起来说:“既是洪昆怎么有这等膂力?”往后招手叫:“大爷,带家将一齐都来。”洪昆说:“我本不找你们,你们偏要来送死么?” Cals?u#U=  
  枣核钉勉强说道:“我不过脚下打了个滑踏,你就夸起嘴来。大爷,我们都动手,打死他罢。”赵怿思稍稍有几着毛拳,带了数十名打手,一齐上来。洪昆把那些家将打得纷纷落水,一手提起赵怿思向枣核钉身上摔来,两人一撞,都倒在地。洪昆说:“饶你两条狗命,快些去罢!”枣核钉说:“我们命里该应少拳头债,怎么一手抓得起来的洪昆如今忽然就会打人? mW$ot.I  
  今日不要命了!快些爬起来,一定与他见个谁胜谁败。”那些家将在河里爬起,好似些水鸭子一般,不敢向前。赵怿思听枣核钉的逼话,不得不来帮他,两人又动手打来。洪昆把枣核钉踩在脚下,把赵怿思抓在手中,左右开弓打嘴。枣核钉叫饶道:“洪爹爹,洪祖宗!饶你两个孙子罢,以后再不敢惹洪爹爹、洪祖宗了!” ]]V^:"ne  
  这一打,与童昆在西湖上相似。洪昆撒手放了赵怿思,松脚放了枣核钉。两人站起面面相窥。 )9pBu B  
  枣核钉说:“奇怪,奇怪!童昆威振西湖中,洪昆武耀黄河外。打手一脚直利害。晚生这里尿屎直流,大爷那里齿牙敲坏。问家将何在,只剩我两人还他拳头债。”枣核钉指着河船说:“大爷,势头不好,还是快跑。”两人渡过河,见那些家将先过河来,枣核钉说:“你们太没用了。我与大爷还被得住他几拳。”有诗为证。 o;'4c  
  诗曰: `w(sXkeaI  
  变幻离奇事可疑,武夫文士不同时。 O^Dc&w  
  只因误听洪昆字,错认英雄总不知。 ,$SkaTBe  
  赵、胡渡过河去,洪昆站在黄河边岸上说:“今日若无童老伯先师传授武艺,必遭毒手。谢天谢天,兼谢先师。” ?\l!]vu*  
u>j5`OXo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4-11-16
第三十七回     沈兰馨拜师习武 #<3\}*/  
[i_x 1  
$!w%=  
uI/ A_  
  〔先声最高楼〕调 'z/hj>B<  
  词曰: 62) F  
  长安道不见马蹄骄,春风姊妹路迢迢。一个是桃花雨湿,一个是柳絮风飘。铜雀台问谁敢锁二乔。 IV76#jL  
  也莫向奁匣慢描云,也莫向镜台空对月。猛回头,秦关晓。不是出笼双鹦鹉,却是冲天鹗与雕。弓袜小,那怕他太行遥。 y$rp1||lH  
  百花娘娘自从海上败兵,未曾雪耻,刻刻不忘。又自知道行不及通元子,因想起师傅圣姑姑来,要到太华山上去请他。禀明倭王,即日起身。 G 9;WO*  
  路上行来非止一日,到了陕西省西安府城西落乡,有个沈家村,员外沈宗仁所生一女,名唤兰馨,真个是似玉如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虽是个女流,却有些英雄气概。这位姑娘年纔十七岁,是三月初三日子时生辰。员外最钟爱他,每年上已凡遇晴明天气,必同他游春。这一日正逢佳节,父女用过上顿饭,纔出庄门,正遇着百花娘娘,怎生打扮: M%m$ 5[;n  
  头上梳了双凤蟠龙髻,套了一圆番帽,边有五寸宽,皆镂金嵌翠,边下穿的珍珠围约四寸长。大红线须银红湖绉绣花袄元色结线油肩,珍珠嵌宝石的领,白绫绣花裙,腰间系着五云飘带,背后插了两口双刀。 .M04n\  
  走到员外面前叉手问道:“老公公,此去太华山还有多少路?”员外说:“有三百余里。”兰馨说:“太华山中人迹罕到,娘子问及此山有何贵干?”百花娘娘说:“去见师傅。” Q!c*2hI  
  兰馨听说去见师父,知他必是仙人,说:“路途不甚遥远,娘子何不留住小庄歇息几日?”百花娘娘说:“萍水相逢,怎好轻造?”兰馨说:“猝然相遇,即是天假之缘。奴家正要与娘子盘桓,就是西土质朴简慢不恭。”百花娘娘说:“既蒙雅爱,不敢过辞。”员外也甚欢喜,说:“孩儿,请娘子到家中先用便饭。明日款待。”兰馨邀百花娘娘到后堂,各道姓名,共叙寒温。 OX!9T.j  
  住了一宿,次日两人更为浓密。百花娘娘说:“我欲与小娘子拜盟姊妹,不知可能俯从?”兰馨说:“奴家也有此意。 `zF=h#i  
  ”因唤丫环摆了香案,二人跪在中堂,对天发誓。兰馨说:“小妹有志习武,姐姐韬略必精,何不指点一、二。”百花娘娘说:“遵命。”就舞起双刀,真如两条白龙,一团白玉。兰馨喝彩不已。百花娘娘舞毕,说:“太华山有师傅圣姑姑,他的武艺精通,愚姐正要去多学几件兵法回来。”兰馨说:“我知道姐姐必是仙姬。不知凡人可能学习?”百花娘娘说:“只要心虔都能学得。”兰馨说:“我亦欲拜圣姑姑为师,务望姐姐引进。”百花娘娘说:“贤妹肯与愚姐同去,妙极,妙极!” 0Db#W6*^  
  次日,禀明员外,员外说:“儿呀,你未出闺门之女何能行此远路?”兰馨说:“不妨,有盟姐同行,父亲可以放心。”员外准他去习武,择日动身。 }sZme3*J[  
  那圣姑姑在洞中定神一算,早知百花娘娘因兵败前来求法,并同沈兰馨来此拜师。因说道:“沈兰馨乃是十二玉蟾中人,后日破倭有功,奉旨完姻。这倭王麻图阿鲁苏与百花娘娘被洪昆捉住,都是兰馨解救,所以今日巧遇同来,数由天定。兰馨到此,我即收他为徒。” yc?+L ;fN  
  这一日,百花娘娘同沈兰馨来到山上,走进洞门,圣姑姑坐在莲花宝座上闭目运神。百花娘娘说:“师傅,女弟子回山拜谒。”圣姑姑睁目一看,说:“百花贤娣,你莫非兵败求救的么?”百花娘娘答:“是。”圣姑姑问道:“后面何人?”百花娘娘说:“他是西安府沈员外之女,名唤兰馨。虔心慕教,特来拜师。”兰馨在阶下拜了四拜,圣姑姑下了宝座,说:“二位贤娣后山用膳。随我到演武厅操演。”二人同声答应。圣姑姑早已到花园里,吩咐仙童预备法宝。一会儿,百花、兰馨都到。圣姑姑说:“百花贤娣,从前传你的红黑囊都被通元子破了,我再传你法宝。”取出一根金枪,一条铁网,递在百花娘娘手中,念了咒语,把金枪飞在天上,顷刻化为千万根金枪若攒在战将身上,百无一生,名为金枪破阵法。把铁网撒在海中,顷刻化为千万条铁网,若兜住战船底下,百无一脱,名为铁网吞舟法。百花娘娘谢过师傅。又教兰馨许多武艺,取出两个朱漆小盒,一个方的,内盛碧毛活猿猴,名为解语猿,变化无穷,能入敌营探知虚实。一个圆的,内盛金粉活蝴蝶,有五彩色,名为通情蝶,往来不离,能引敌将联合恩情。圣姑姑曰:“兰馨与洪昆有姻缘之分,于征倭之时,教他放出这两件活东西,把两情联合起来。破倭得功,成就姻缘之事。”演武既毕兰馨拜谢了。圣姑姑又留他们住在山上,直等赵怿思与倭寇通谋,那时纔发放下山。 ?VmE bl  
DE M;)-D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4-11-17
第三十八回     奇男子法传洪昆 .63:G<  
vINm2%*zJ  
g@YJ#S(}  
tsR\c O~/  
  〔先声临江仙〕调 ?e9Acc`G5  
  词曰: "P`V|g  
  一帆风送艾陵舟,霎时间啸貔貅。依然儒雅旧风流。骊歌终一曲,余梦在扬州。英雄何处无俦匹,仙人指点来由。抛枪妙法为谁留。此地班荆坐,薪传许状头。 ,2S w6u  
  枣核钉同赵怿思过了黄河,洪昆说:“穷寇勿追,让他们去远些我再渡河。”至次日午后,方纔过渡。一路行来,到了山东省东昌府,行路之间遇见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与六个大汉厮杀。这男子手中枪忽然落地,往下一伏,那六个大汉一齐上前,用枪来戳。这男子一转身把六根枪都抛了几丈远。六个大汉跌在地下乱滚。洪昆在旁喝彩声声,但见六个大汉怎生打扮: Dz;^'   
  头戴随风倒的硬鬃帽,花布缠头。身穿元色缎软袄,胸前排的金钮扣。大红绫鱼肚兜包,元色缎裤。青白布打腿,铁挺尖薄底鞋。 n_vopDMm  
  是绿林响马强盗,被这男子打倒在地,口称:“后面车上银子奉送,饶我们性命罢。”这男子放他们起来,抱头鼠窜而去。且说车上的银子来由,是奸相严嵩贪赃财货,陆续寄回。此次约有二百万两,装了十辆大车,差了十名家将、四十名兵丁护送。到江西,每车上插小黄旗,写“东阁大学士严府”,所以知是严嵩的赃银。严嵩恃坏作威,无人敢奏,故彰明较着。 X+"8yZz3?  
  如此路过山东,遇着六个强盗,杀死兵将,劫了车银,使数百喽罗要推上山寨去。又遇着这少年男子挡住去路,知道他枪法利害,有神出鬼没之奇,不敢与争,丢下银子,各逃性命去了。 } XVz?6  
  洪昆迎着这男子,拱手说:“壮士何以放去六个强盗?”男子说:“客官,他们虽系强盗,所劫银子却是奸相严嵩的赃物,罪有可原。所以放走。但此不义之财我亦不取。丢在山涧中留为后日兵饷之费。”洪昆说:“壮士如此去消,定非凡人。请问尊姓大名。” U&#1qRm\h  
  男子说:“贱姓汪,名大镛,江西府人。五、六岁时父母俱不在了,随嫡叔度日。到了十二岁,遇一光仙说:‘汪大镛,你异日必立征倭之功。待你长大十六岁,在东昌府遇洪昆,即将此枪法传他。以擒倭王、倭将。间只留银正为此事。将纔跌强人的名为落枪擒将法。敌将见枪落必来擒我,我翻转身来把他擒住。全凭手紧眼快,是第一神枪法。世人皆不识。但不知何时得遇洪昆。’” 0]3%BgZ(a8  
  洪昆说:“小弟就是洪昆。敢烦壮士传授妙法。”汪大镛说:“我年却是十六岁,就得遇洪兄,岂非天定。我们何不结盟兄弟,生死不渝。”洪昆说:“贤弟既有此意,愚兄越发情愿了。”二人撮土为香,对天立誓。 6( TG/J  
  汪大镛说:“此地却也僻静,就把枪法授于仁兄。”洪昆说:“好极了。”洪昆是极聪明人,先已见过一次,这时汪大镛又舞一回,洪昆都会了,就舞了把,大镛看一丝不差。二人甚喜。汪大镛说:“此去敝府不远,请仁兄到舍下住几日,以表寸情”洪昆说:“愚兄礼当拜府,但有一盟弟童昆,约在都中相会恐有羁留,他必狐疑。定要先去等他纔是。明年二月,新例奉旨准天下武士应选,愚兄进京正为此事。童盟弟相约亦为此而来。汪贤弟何不赶到都中同应武选?若是三人俱中鼎甲,岂非一时之盛事?”汪大镛说:“仁兄要会童兄就请先行,小弟随后就来。” ) 9h5a+Z  
  二人分别,汪大镛回莱州,洪昆北上,就把东昌府遇汪大镛传授枪法的事写明安信,寄与童昆,又嘱他来京定要迂道过莱,访问汪弟,同来京都相会。 X,d`-aKO\y  
  再讲童老翁七终已到,十一月初旬,童昆收拾起身,过了黄河,来到山东,记起洪昆安信,就迂道到莱州,问到汪大镛无人不知,便把行李发到汪庄,汪大镛正在晒场操演,童昆看见十五、六岁的男子,知道是汪大镛,就上前拱手说:“汪兄,小弟童昆因盟兄洪昆寄书,命小弟前来奉拜,约定一同进京。”汪大镛听说甚喜,把童昆请到厅上,宾主各叙寒温。 T^YdAQeE  
  汪大镛说:“童兄既与洪兄盟过的,也就是盟兄了。住在小庄稍宽几日,择吉同行。”到了十一月中旬,二人收拾动身上京。来至彰仪门,进了外城,各处寻觅洪昆的寓所,总问不出来。童昆说:“难道洪仁兄尚未来京么?汪贤弟可写明姓名、寓所,贴在彰仪门外总口,若是洪兄来,他就看见知道了。”汪大镛即取了笔砚红纸,写:“山东莱州府汪大镛寓外城马市胡同张存仁客寓,门首有帖,安寓已定。”汪、童二人住在都中,专候洪昆来京。有诗为证。 G/T oiUY  
  诗曰: R5=2EwrGP  
  富贵长安早致身,人三为众倍相亲。 |E:q!4?0  
  威加海内谁能敌,选武场中得第新。 CSF-2lSG  
  此时洪昆过了东昌,到德州地界,又遇着奇缘。所以来在汪、童之后了。 LRNgpjE}  
q1C) *8*g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4-11-18
第三十九回     打擂台巧遇桂芳 aplOo[  
8`4Z%;1  
>qT4'1S*g  
#y4+O;{  
  〔先声渔家傲〕调 I_\#(  
  词曰: "{igrl8  
  擂台浑似坦东床,择婿乌衣巷里王。此日双双莲并蒂,戏鸳鸯,擒将何曾试落枪。 PAUepO_  
  洪昆别过汪大镛,行至德州地界,听路旁人说:“离此二十余里有一擂台,是李员外的两女,长名桂芳,次名兰芳,设此擂台择婿的。”洪昆问道:“列位不知曾有人胜过他么?”那些人说:“台已设了一个多月,来打的不过一二回合就跌下台来。这李姑娘姊妹二人,姐姐今年十七岁,是三月初三日子时生,妹妹十六岁,是五月初五日午时生,年庚八字虽写明,贴在台上,都以武艺为先。” TcP (?v  
  洪昆正要遍访英雄,听有此武艺女子,长女又与同庚,便觉心中欢喜,赶向前来。但见擂台匾对写得分明,台口挂的是大红缎泥金字对,上联写:“台前武艺居人上”,下联写:“天下英雄入彀中”。台中间挂的大红缎泥金字匾,写四个大字:“先声夺人”。见台上贴的庚帖,心中暗想说:“这莫非又是通元子安排定的么?”台下看的人纷纷,那摩拳擦掌的人也不少。一会儿李桂芳、兰芳姊妹走出台来,怎生打扮: CI~P3"`]  
  李桂芳梳的坠马髻,左边戴的翠凤珠围花,右边戴的金龙嵌红宝石花。元色十八瓣绣花油肩,大红珍珠领。穿玉色湖绉绣花袄,元色湖绉百折裙。两边插起分开,露出大红湖绉绣花裤。足下三寸花鞋。 Z|h&Zd1z  
  李兰芳梳的丹凤朝阳髻,两边也戴金翠珠花。元色结线油肩,大红珠领。穿茄皮紫绫绣花袄,白绫百折裙,兰花绿绫绣花裤。足下三寸大红绣花鞋。姊妹齐声高叫说:“谁敢上台?”台下来了一个句容老说:“歪,好两个标致人儿歪。我把这双染布手溜他两拳看看歪。”爬上台来,被李桂芳用手一指,就跌个面磕地的筋斗,爬起来又奔桂芳,说:“我们再来玩玩看。”被桂芳一手举起,摔下台来,摸着屁股说:“不好了,要害娘娘歪,再也不敢惹他了歪。”又有个山西老说:“老子要上去打,怕受不住这一跌。”又有个扬州江都县沙保子说:“你家(土音)没有用,让我家(土音)去打他。”上了台纔动手李桂芳把身子一闪,绕到他背后,扭住他手,跪下来磕头,说“少姑娘松了手,我家再不想你家这没核枣吃了。让我家好好爬下台去,不要跌杀我家。”那班看的人个个大笑。台下一轰如雷。 {);S6F$[3  
  洪昆此时技痒,一个飞脚跳上台来。桂芳看见洪昆一表人才,美如冠玉,问道:“壮士何处人氏?”洪昆说:“小生浙江杭州府人,姓洪名昆。今年十七岁,三月初三日子时生。” nVp*u9]  
  洪昆来打擂,何为说出年庚八字?只因李桂芳早把年庚贴在台口,故说出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看桂芳如何。桂芳听洪昆年庚相同,心中已有几分爱他的意思。洪昆说:“久慕娘子大名,特来请教。”桂芳说:“如此就奉陪。”两人卷袖动手。桂芳爱洪昆,不肯十分用力,洪昆爱桂芳,也不肯十分用力。 Do3g^RD#  
  打了数十回合的油拳,台下人个个喝彩。兰芳在旁认得是打的油拳,知道两人意思,说:“姐姐少歇,待小妹与他打。”桂芳说:“愚姐不要帮手,定要与他分个输赢。”兰芳说:“这样打法儿,就打到明日也没有输赢。”那些看的人也知道两人意思,皆说:“大姑娘得了好姑爷,二姑娘该着急了。”兰芳说:“姐姐,你听见台下人嚷莫么?”桂芳说:“贤妹,我们设台原为此事,何必禁人嘲笑。我与洪郎武艺不分上下,也不愿更有他求。必候贤妹得一佳婿,方撤此台。”洪昆说:“既蒙娘子不弃,小生就说明来由。我本不知武,前在扬州遇异人教习一番。后在山东东昌府又遇异人教习一番。今日娘子未尽所长,小生也未尽所长。看来是成敌手,且小生前有通元子所赠玉蟾蜍,说姻缘在此。仙师前定,擂台乃是巧遇机缘。”遂将第十个玉蟾蜍递在桂芳手中。桂芳收了。台下人都看呆了,都听呆了,人人说道:“真如一对天仙配合,一丝不差。” p\7(`0?8VN  
  洪昆又说:“令妹自然武艺精通。小生愿为媒证。”桂芳说:“舍妹也要比武自选。”洪昆说:“我有一个盟弟,姓童名昆,年亦十七岁。武艺与小生一样。令妹若肯俯从,将来会面时定然如愿。”桂芳说:“贵友现在何处?”洪昆说:“小生在扬时已约他进京相会,此时约已在京。小生到都中说与他知,他亦不能违拗小生。我们两人皆是进京与武选的。如果有了寸进,来年就出京,断不教贤姊妹盼望。”桂芳、兰芳同声说道:“遵命就是了。” :#?Z)oQpT  
  三人下台回到李庄,吩咐家人撤台,不必交代。看的人各散。桂芳把擂台上遇洪昆的事禀明员外,洪昆上前拜这岳丈。员外大喜,留在庄上数日。暇中把童昆与兰芳联姻亦禀明员外。这一日洪昆告辞进京,员外赠了程仪。一路行来,到了彰仪门,看见汪大镛的帖子大喜,说:“汪贤弟已到了,但不知童贤弟曾同来呢?”进了城直奔到张存仁客寓,走进店来。汪大镛、童昆正在那里用上顿饭,洪昆高叫道:“二位贤弟,愚兄洪昆来迟得很了。”二人抬头看见洪昆,如半天见月一样,同声问道:“仁兄何故来迟?”洪昆把打擂遇缘与做媒的事细细说了一遍。童昆也把遇汪大镛事说明。三人各自欢喜。住在寓中专候来年武选。 *~t&Ux#hj  
   G,VTFM6  
*Zj2*e{Z9U  
kM#ZpI&0%  
-------------------------------------------------------------------------------- NZP>aV-  
UBgheu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