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74阅读
  • 53回复

玉蟾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14-11-19
第四十回     刘尚书文武兴闱 }. xrJ52Tz  
?GO SeV  
&~~aAg  
j8GY`f#  
  〔先声鹧鸪天〕调 RU2c*q$^X  
  词曰: ZJ;LD*  
  鸾书飞下长安道,金殿传宣知制诰。一毫关节不通风,真才那恨遗珠抱。文龙吟,武虎啸,怎如一个门生好?朝廷预备栋梁材,岂独老夫身倚靠? g \Wj+el}  
  此时嘉靖皇帝升遐,隆庆皇帝即位,奸相严嵩阴谋败露,已经剎籍。其子世蕃正了典刑,赵文华、胡宗宪都革职解回原籍。那赵怿思、胡彪疾转还乡不提。再说隆庆皇帝想起原任户部尚书刘体干因奏内用烦多,勒令休致。知他是个忠臣,召他来京供职。刘大人在家接旨,即日同夫人、义女蒋佩香来京。水陆兼程,二月初一日到京,初二日陛见谢恩。皇帝慰藉他一番说:“本月初八日特恩召天下武士应选,卿虽文臣,为人忠正,即着卿监临考试。”刘体干领旨谢恩。皇上又想起前征倭冤杀总督尚书张经、南京总督曹邦辅,也是两个忠臣,谕礼部特加恤典,恩赐褒忠。再确查张、曹二臣后裔,加恩优恤。洪昆、童昆闻此旨意,喜出望外。各具呈到礼部衙门,叩恩转奏 [*8Y'KX <  
  呈曰: G"T\=cQz  
  具求呈人张昆,现年十八岁,系原任总督尚书征倭冤杀臣张经之子。自从籍没,寄食他乡,颠沛流离,备尝艰苦。今奉旨确查优恤,不揣冒昧,开明三代脚色,投呈礼部,迫叩转奏是实。 #)s!}X^  
  呈曰: ;au*V5a%  
  具求呈人曹昆,现年十八岁,系原任应天总督征倭冤杀臣曹邦辅之子。自从籍没,寄食他乡,回思往事,血泪俱流。李忠以子替死,童喜护庇逃生。曹氏孤忠幸存一线。今奉旨确查优恤,不揣冒昧,开明三代脚色,投呈礼部,迫叩转奏是实。 .@#A|fgv  
  礼部尚书宋宗璟跪奏:为奉旨旌忠录裔优恤事。切臣部于本年二月初二日蒙谕确查原任总督尚书张经、原任应天总督曹邦辅后裔,加恩优恤。今据张经之子张昆、曹邦辅之子曹昆具呈前来,开明三代脚色,与伊等亡父被冤事实。并无旁支假冒,亦非虚捏邀恩等情。臣不敢蒙蔽,抄呈转奏,恭恳睿鉴。于褒忠典外,是否加恩优恤后人。为此据实奏闻,谨奏。奉上谕:准礼部奏,加恩优恤忠裔。如张昆、曹昆曾经习武,即着投考武闱。钦此。 jZteooJG|  
  次日礼部传谕张昆、曹昆午门谢恩,录送册名投考。到初八日武闱监临,刘大人升堂,天下武士挨次应名,就在教场中竖一大旗竿,竿上挂一金钱,令武士各带弓箭,射中金钱孔中者即高中头名。那班武士也有射中旗竿者,也有射中金钱孔外者。只见张昆扯弓搭箭,飕的一声,那箭正中金钱孔中。校卫将箭取下,张昆又射,连中四箭。演武厅上齐声喝采。曹昆射中三箭,汪大镛射中二箭。三日后发榜,第一甲第一名张昆,第一甲第二名曹昆,第一甲第三名汪大镛。其余分二甲、三甲进士。 zmI]cD@G  
  次日,刘大人带领三丁甲引见,天颜大喜。看见曹昆、汪大镛英武之气,辟易千人,看见张昆虽系武臣装束却有儒雅风流气度,说:“三人之中,张昆温文尔雅,可惜考武了。”曹昆即面奏道:“臣与张昆幼年同学,知张昆文章更胜于武艺。臣等皆不及。” ]bZ(HC?KZr  
  圣上说:“张昆既能文,即着于三月初八日再入文闱考试。”三人谢恩。张昆又独行谢恩。礼毕退班而出。 ?e[lr>-  
  本年是会试之期,各省举人皆来礼部投文。浙江省解元陈保元,江南苏州府举人申鸿渐亦来京会试。张昆奉旨特入文闱。到了三月初八日,与众举人进头场。一连九日,三场考毕,对月发榜。第一名会元就是张昆。陈保元、申鸿渐俱中了进士。圣上又命刘体干阅殿试卷,榜发,第一甲第一名张昆,第一甲第二名陈保元,第一甲第三名申鸿渐,又是刘大人带领引见。圣上大喜,说:“张昆中文武状元,是我朝盛事。就在皇城内建立文武状元坊。”三人谢恩。张昆又独行谢恩,礼毕退班而去。 AN!s{7V3  
  刘大人心中欢喜,说:“我得此文武全才的门生,不愧我一生忠直。我向曾收得义女佩香,年将及笄,若得此文武状元女婿,将来我老夫妇倚靠他终身。我看他是个少年义气之人,定然依允的。”因说道:“三位贤弟,明早都请到敝寓一叙。”三人齐声应道:“随老师大人赴公馆谢恩,何敢迟至明日?”刘大人说:“如此老夫先行一步,静候就是了。” xvl3vAN9  
q`-;AG|x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14-11-20
第四十一回     蒋佩香错中得偶 ?#Ge.D~u  
u]:oZMnj  
N>Xo_-QCY  
oL-]3TY~  
  〔先声重翻蝶恋花〕调 ]E7F /O/.  
  词曰: ^"2i   
  真情未露误中又误。最难得,状元夫婿,况是能文兼武,问拒媒何故?老夫人疑,老大人怒。百巧千奇。蒋佩香到此际,玉蟾禀阿父。庚帖翻无据。直到觌面,相逢如梦。 1!ii;s^e  
  刘大人到了府中,随后三贵人都到。递过手本,门官禀报。刘大人吩咐:“请会。”三人同进中堂,谢过师恩,分主宾长幼坐了。三人说:“门生薄质樗材,蒙老师大人提拔,鳌戴三山,恩难罄报。”刘大人说:“这皆是三位贤弟福命。老夫何功之有?”献过茶后,刘大人唤内使:“请张老爷书厅少坐,我与陈、申二位老爷有几句心谈。”皆站起身来,张昆随内使到书厅上去。刘大人又请陈、申二位坐了,说:“老夫年逾六十,只生一女,年十八岁,三月初三日子时生,欲请二位贤弟同做冰人,致意张生,联为朱陈之好,秦晋之欢。”陈、申二人说:“大人见委,门生敢不遵示。想张年兄定然依允的。” {^ qcx8  
  刘大人说:“就请二位到书厅与张生面谈。老夫在此候信。” W_||6LbZy  
  陈、申二人走到书厅,把刘大人之意转达张昆,张昆允了。三人同来大厅上见刘大人,陈、申二人说:“门生等已将尊意说与张年兄知道。”张昆说:“门生久失怙恃,影只形单。蒙大人不弃,愿为半子,膝下瞻依。”刘大人听说,欢喜之至,留三人用了午饭,告辞而去。 g@rb  
  刘大人转入后堂,请出夫人说:“我两老人未曾得子,幸有义女朝夕相依。来京时蒙圣恩命典试文武两闱,得一门生张昆,双中状元。老夫今日已央他同年陈、申二门生做媒,将佩香孩儿许字与他。夫人意思何如?”夫人说:“老爷择婿甚佳但未知那位状元可曾依允?”刘大人说:“他已面允了。”夫人甚喜,说:“唤孩儿出来与他知道。丫环请小姐讲话。”答“是。”一会儿小姐出来,说:“父亲、母亲万福。呼唤女孩儿有何见谕?”夫人说:“儿呀,你父亲奉旨典试文武两闱,得了文武状元门生张昆。已央媒将你终身许配与他。你是女流,得此快婿,我两老人有所倚靠,岂不甚妙?” |h-QP#]/  
  佩香一听,双目泪流。夫人说:“儿呀,这是你的喜事,怎么反悲苦起来?”佩香说:“女孩儿蒙父母两大人于水中活命,没世不忘,情愿常依膝下,不忍别议婚姻。”刘大人说:“儿呀,那张生父母早亡,别无亲丁。我把他招赘在家,你亦不至离我们膝下。”佩香垂泪说:“女孩儿幼无抚育,兄嫂不容,本来是个苦命,那有福分配得文武状元。此事断难遵命。” &{ay=Mj  
  刘大人就含了怒意,说:“三从四德,女子贤名,你知道在家从父的道理么?”佩香见刘大人动怒,提出一个“从”字,是自己缺礼了。若说明往事或可挽回。佩香向刘大人、夫人哭道:“女孩儿有件隐情未曾禀出。当年本生父母将佩香许字洪昆,交过庚帖。现有聘物玉蟾蜍在此,呈上请看。谚语云:‘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配二夫。’张昆与江昆名同姓不同,孩儿是万万不能从的噱。”说毕就大哭起来。两老家爱小姐如掌上明珠,见他大哭,都没法了。夫人说:“儿呀,断不相强。容日商议。”刘大人说:“我已面许张生,这便怎么处?”夫人说:“这件糊涂事要放在我身上。老爷明日请那张昆来,说:’老夫从前在京供职,内人在家已将小女庚帖发过,受了玉蟾蜍的聘礼。后来因此人远出,贱内就未曾说与老夫知道。昨日之言冒昧实甚,望贤弟见恕老迈之罪。‘也就把玉蟾与他一看为凭。老爷也不为失信。”刘大人即刻吩咐内使:“拿我名帖,去请三位新贵人相见。”次日早都到,请至大厅,说了几句闲话,刘大人陪着笑脸,说:“昨日奉请执柯,自惭唐突。”就把夫人任过的话说了一遍。陈保元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老师虽如此说,门生如何对得住张年兄?且以文武状元为婿也不过于玷辱了令爱小姐。”刘大人被陈保元说得满面通红,不得已就取出玉蟾蜍递在张昆手中,说:“贤弟不信,此物为凭。” *194{ ep  
  张昆见了玉蟾蜍,也就两目流泪。刘大人心中诧异,问道:“贤弟为甚事也垂泪呢?”张昆说:“此是门生敝友洪昆之物敝友去年落水淹毙,今见此物如见洪昆。不觉一阵心酸,流下泪来。”刘大人说:“贤弟此言果足为信么?”张昆说:“门生何敢诳言。”刘大人暗想道:“如是假话,他何以知道洪昆二字?”说:“三位贤弟少坐片刻,老夫即刻就来奉陪。”刘大人接过玉蟾蜍向后堂来,对夫人、小姐说:“夫人,你知道洪昆是谁?就是张昆好友。张昆见这玉蟾蜍,旋即垂泪下来。说:‘此是门生敝友洪昆之物。洪昆去年落水淹毙,今见此物如见亡友,所以垂泪。’下官再四审问,他说并非诳语。儿呀,你可以从为父之命,不必执拗了。”佩香听得此言说:“女孩儿万不能从。有死无二。”站起身来大哭,认定阶石上一头撞去,幸有仆妇齐来扶起,口中只剩得冷气。夫人也哭起来了,说:“快取滚水来灌。”灌了滚水,慢慢苏醒,说:“爹爹,女孩儿生为洪家妇,死为洪家鬼。洪郎既死,女孩儿永赋柏舟,替他守节。”刘大人听佩香此语,知道他志坚,遂仍到厅前,将佩香来由并守贞的话说了一遍。听张昆口中称赞小姐贞烈,心中知小姐性激,恐有投缳自尽的事。因明言前事,说:“小姐必不是大人亲生之女,今日既如此烈性,门生不得不直说了,张昆即是洪昆。因先父征倭被冤,全家籍没。门生三岁时家人张洪抱与私逃,改名洪昆。后来误入佩香小姐楼上,亲赠玉蟾蜍面定。送庚帖。他兄嫂暴虐,把我两人硬捆丢在水中不死,小生遇高姓救起,小姐不知如何到大人府上。至今奉旨优恤忠裔,仍复原名张昆。前日武榜眼忠裔曹昆亦是童昆更复原名的。”一面吩咐随班到寓所,速将书箱取来,一会儿书箱取到,张昆开了,取出庚帖。那庚帖上水痕宛在,递在刘大人手中说:“大人将此帖与小姐一看,立见分明。”刘大人就把帖子拿了,又到后堂说:“孩儿,奇事,奇事!你知道张昆即是洪昆么?”即以帖子与佩香看。 9)}[7Mg:C  
  佩香见写的真庚帖,说:“这却是女孩儿的真庚帖。但不知张昆甚么人,安知不是洪郎没后,此帖落在张昆手中,而今亦不足为凭了。”夫人说:“老爷,孩儿将信将疑,何不请张昆到后堂,孩儿在帷中一见,辨个真假。若是假的,就责备张昆一番,为孩儿出气。如果是真,孩儿自然依允。”刘大人说:“此言有理。”又到前厅说:“贤弟,小女连此庚帖亦生出疑团,恐是误落贤弟手中,不足为凭。”张昆说:“门生亲往后堂与小姐识认何如?”刘大人说:“贱内亦是此意。”陈、申二位说:“如此极妙。张年兄就随大人往后堂去。”刘大人引张状元来至后堂,小姐与夫人在帷中看见说:“母亲,真是洪郎,想更复原姓必是实事。”夫人带小姐出帷相见,彼此呜咽,却忍不住悲伤,放声大哭。刘大人、夫人再三劝解方止。张昆将从前改名,后来复姓的原由告明小姐,小姐转悲为喜,刘大人、夫人甚是喜欢。张昆拜了岳父、岳母联为婚姻。刘大人带了张昆到大厅上来谢媒人。两媒人称赞小姐,贺刘大人、张状元喜。刘大人备了酒肴,留住三人饮宴。 %C$% !C  
  后来奉旨完姻,下回自有交代。 ko Z  
zhpx"{_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2014-11-21
第四十二回     倭王妃入海起兵 DJ0T5VE W3  
cC@.&  
10.u  
WC0gJy  
  〔先声青玉案〕调 S{uKm1a  
  词曰: EdH;P \c  
  太行山下无牵碍,就里丹砂、轻粉黛。只一点雄心未退。 J 7/)XS  
  师也仙姑,弟也仙姑,已被尘缘累。窄路新联双姊妹,六符丁甲随身佩。从今不作娇憨态,成也倭王,败也倭王,又整胭脂队。 Qnr7Qnb  
  百花娘娘与沈兰馨姑娘拜别圣姑姑,下山一路,不日到了浙江台州府,雇了海船,扬帆东去,直奔倭王。那一日到了国中,讯兵报到,倭王迎接,说:“娘娘回来了,更觉英武莫当,这一位娘子何人?”百花娘娘把西安相遇、同拜师傅演习武艺事,一一说明。指着说:“这是沈兰馨贤妹。神通广大,万夫莫敌。”倭王大喜,说:“今日又得一员大将,何患不能夺取中华?”当晚摆宴接风,席上就议定起兵日期。 yG/_k !{9  
  次日,先锋铁骨打禀见,请娘娘的安,又见过沈兰馨女将共相商议,约定四月起兵,直抢杭州。那赵文华、胡宗宪因严嵩奸谋败露,革职归家。他们原是小人,虽然回来亦不能安静,暗中着人通信倭王,约为内应。阴谋已定,到了四月初旬五日,大东南风,倭王领了战船数千余号,兵将数万余人,直抵杭州海口。城中武营全未预备,再有赵、胡二贼开城纳寇,麻图阿鲁苏帅领众将早已抢了府城。那些文武官员也有阵亡的,也有尽节的,也有投降的。浙闽总督发了八百里马递,飞折奏闻,请兵剿贼。圣上得折,急召六部大臣议事。刘体干兼理兵部尚书保奏武状元张昆为大将军,武榜眼曹昆为左将军,武探花汪大镛为右将军,即日领大兵前往征倭。古礼吉行日五十里,军行日三十里。此刻军行紧急,兼程并进,行了数十日,到了嘉兴府境界,安了大寨,查了孤虚旺相,生而不克的日期,写了战书,差人递到倭营。两军相峙,倭中军是麻图阿鲁苏,敌大将军张昆。右军百花娘娘,敌左将军曹昆。左军铁骨打,敌右将军汪大镛。就把杭州城外做了战场。两下厮杀,自辰至未,倭兵少却,鸣金罢战。次日倭先锋铁骨打单骑出营,张大将军迎战,约有二十回合,张昆故意丢个破绽,手中枪已落地,堕下马来。这种枪法常人那里知道?铁骨打见他坠马,就把全付力气都用在枪上,来戳张昆。刚刚一枪戳来,张昆一个鹞子翻身,接住铁骨打的枪,转势回枪,正中铁骨打咽喉。倭兵抢去气已绝了。倭营见损了先锋大将,军中大乱。倭王再三安抚始定。两军收兵,倭王失了先锋,大哭一场,因与百花娘娘商议说:“华将枪法利害,速速差人去请圣姑姑来助战。”百花娘娘说:“数千里路程,鞭长不及。师傅神算,必来解围。明日先请兰馨贤妹破阵,定然成功。”商议已定,到了次日,倭王发了令箭,交中军副将传女将沈兰馨辕门听遣。兰馨装速齐备怎生打扮: 4UV6'X)V  
  头戴女金盔,玉貂冠缨。双雉尾有五尺多长,左右分开。白绫盘金肩,旗插了四柄。身穿白绫绣花软甲,腰系五彩凤尾裙,两边分插,大红湖绉绣花裤。三寸满花鞋,手执红缨白蜡枪。 $TK<~3`  
  来见倭王,领了军令。到阵前讨战。华营中擂鼓三通。张昆出马来迎。两人武艺敌手相逢,张昆见了兰馨赞道:“好一员女将!”兰馨见了张昆,也暗暗喝彩说:“好个少年英雄!”两人虽是交锋,早已互相倾慕。战了数十合,皆不肯十分厮杀。兰馨取出小圆盒,口念真言,放出一双金粉蝶,在张昆马前飞绕。张昆越发动情。又战了数十余合,兰馨把眼珠一转,举枪戳来,故意喝道:“看枪!”张昆会意,假装破绽,勒马败回。兰馨收了飞蝶,策马赶了十余里。倭营鸣金收兵,兰馨回营,禀倭王说:“华将枪法虽好,终不破绽,大王不必过虑,女将可以擒他。”倭王说:“女将军果能立功,定有重赏。” R{0nk   
  正在议事,小校报道:“禀大王,军门外有一女仙求见。”百花娘娘说:“定是师傅来了。”百花与兰馨迎接,请入中军,见过倭王,说:“女道在山算定,特来解围。”倭王说:“全仗圣姑法力。”圣姑姑说:“明日定然破阵。”倭王大喜。 -&UP[Mq  
  早有崆峒山中西陵圣母算明倭寇再叛,遂唤玉莲、凤姐、洪猛、杜金定上殿,说:“你们可晓得倭寇叛华,圣上差了张昆做大将军。这张昆就是洪昆,更复原姓中文武状元的,前来征倭。我今差你们四人速去助他。”四人领了法旨,即日起行。再讲通元子驾云来到台州锦鸡山中,吩咐蔡飞与蔡小妹说:“张昆即是洪昆,此时奉旨在浙省征倭,你父女务要前去助他。俺随后就到。”说毕又驾云到嘉兴府,因仙姑避倭迁居于此,就唤仙姑说:“你丈夫在大营征倭,速去助他。”又驾云到山东德州李庄,唤李桂芳说:“你丈夫奉旨征倭,速去助战。曹昆亦在军中,你同兰芳去,后来赐第完姻,与你无异。”通元子四处送信,各女将都聚集营中,与张昆相见,各叙别离之情不必多赘。 y2=`NG=  
~REP@!\r^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2014-11-22
第四十三回     众女将大战圣姑 NF <|3|  
W'w;cy:H  
(055>D6  
k@MAi*  
  〔先声阮郎归〕调 SB"Uu2)wZ  
  词曰: _{$eOwB  
  秦塞西风送女将,妙常冠飘扬。一阵娘子军相抗,难把铙歌唱。倭妃骄,倭王妄,军容没海浪。小红盒子赠兰馨,仍归太行上。 hbfN1 "z  
  倭王请圣姑姑商议军机,择期交战。 /O`<?aP%  
  这一日圣姑姑得了军令,随带法宝,手中仗剑来至阵前。众女将相戒说:“此人根行甚深,不可轻敌。我们一齐战他。”杜金定、李桂芳在左,玉莲、凤姐在右,蔡小妹、仙姑、李兰芳在中,敌住圣姑姑。洪猛敌住麻图阿鲁苏。十员勇将大战一场。 d@b" ~r}  
  战到八十个回合,洪猛摇身一变,体长八丈,腰大十围,现出奇形怪状,口目鼻耳喷出火光,火光中皆有五、六尺长金龙张牙舞爪。倭王一见,早已吓回本寨。 cPp<+ ts  
  圣姑姑见倭王败走,取出法宝,状如一管铁笛,吹气有声。旋即一孔中奔出十个神兽,内有一个金毛狮子,张口来吞仙姑。仙姑现出真形,化了一条金龙,飞在空中。洪猛救了蔡小妹、李兰芳回营。李桂芳是个凡人,见了神兽也就败回。惟杜金定等三人是仙师传授的法,那神兽不敢近身。圣姑姑收了法宝,又与杜金定战了几十合。天色已晚,两下鸣金。 UlD]!5NO  
  圣姑姑回营见倭王,倭王慰劳一番,说:“请到左军安歇,明日再藉重罢。” ~q,Wj!>Ob  
  圣姑姑来到沈兰馨营中,说:“我算张、曹二姓劫运已终。你的姻缘将要配合。通元子必来助阵。倭王与百花贤弟全仗你解救。此事是玉帝久已安排过了。到了赵、胡二贼败露奸谋,圣上加封张昆,赐第完姻,就了公案。我明日辞倭王回山去,你把庚帖写成,交碧毛猿送到张昆营中,令他把玉蟾蜍交付仙猿带回。你在阵上就趁势杀入华营,先行归顺便了。” {8e4TD9E0  
  次日圣姑姑来辞倭王,再四留他不住,只得送出军门。 aS/MlMf  
  再讲通元子驾了云头来至华营,见了张大将军说:“将军大功将成,俺特来解围。速下战书,不必稽延。”于是华倭约战,定了日期。 &:[hUn8jU  
  沈兰馨遵圣姑姑命,早放出仙猿,拿了庚帖,送到华营。张昆见庚帖上写:“坤造十八岁三月初三日子时生。”旁写:“沈兰馨奉上。”另写一行小字:“奉师傅圣姑姑钧旨,着仙猿来取玉蟾蜍以为聘礼。”张昆说:“大是奇事。既是圣姑姑算定,即将第十一个玉蟾蜍交付。”仙猿回到倭营,送与兰馨,仍收小盒不提。 |'!9mvt=  
  到了战期,通元子持羽扇来至阵前讨战。倭王先遣沈兰馨出阵,张大将军披甲提枪前来迎敌。斗了十余合,张昆败走。这是兰馨约定的,假意叫道:“休走,我追来了。”直追到华营,下马归顺。倭王大怒,直取通元子。通元子不慌不忙,羽扇一挥,那倭王退下半里多路。 TFI$>Oz|  
  百花娘娘来取通元子,众女将说:“不劳仙师,我等一齐战他。”两边各显神通,五员女将共战百花娘娘一人。百花是圣姑姑的首徒,武艺件件精通,却能战过五人。此时沈兰馨出阵说:“诸位女将军少歇,兰馨自有话讲。”来到阵前叫道:“百花姐姐,小妹在此劝你。古人有言:‘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圣姑姑师傅早已算定,所以回山去了。姐姐可劝倭王早早纳款输诚,不失封王之贵,姐姐仍是娘娘,何苦损兵折将,故违天心?” b>'y[P!  
  百花娘娘听说大怒,说:“我同你到太华山拜师,谁料今日如此背义。我念姊妹之情,不与你战。速速退去。”又来战五女将。百花娘娘取出金枪祭在空中,那枪化作千万道金光,直刺五将。 <>R\lPI2  
  杜金定五人皆吃一惊。通元子口念真言,起了一阵大西风,把他万根金枪都飘到东洋大海去了。百花娘娘见法宝已破,又来取通元子,他仍把羽扇挥动,百花娘娘总不得近他身边。 p&W{g $D>  
  两人斗了许多时候,通元子取了捆妖索撒在空中,那一条索化为千万条绳,紧紧套着百花娘娘昏迷在阵。倭王见势不好,遣了十员倭将赶来,把百花娘娘抢回。当日圣姑姑只传他解绳法,未传他破绳法,所以既捆之后,纔能解去。通元子与众将掩杀过来,倭兵大败,弃城而逃,仍归海岛。 +W^$my)<  
  通元子复了杭州城池,收兵回营。奏闻圣上,加封张昆为元帅,挂了金印,再议灭倭之计。 y/OPN<=*  
  通元子神算已定,说:“倭寇逃归必不远去,陆地路径他已熟悉,定有诡计前来偷营劫寨。将我们精兵埋伏远山背后,等倭兵来时,齐放号炮,四面围住。那时倭寇夫妇定然就擒。这是空城计,古人用过的。”军机已定,各处提防。 lvk r2Meu<  
W'f)W4D$6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2014-11-23
第四十四回     通元子再助平倭 n-3j$x1Ne  
+esNwz_   
<hZ}34?]i2  
]~00=nXFM/  
  〔先声渔家傲〕调 X!rQ@F3  
  词曰: K\KO5A  
  杭城八面兵埋伏,能使倭王夫妇哭。天谴赵、胡遭杀戳。 (Gi+7GMV'  
  黄石公,总为张经仇必复。 7~kpRa@\P  
  张元帅用通元子空城计,把大营撤到嘉兴府境上,留下杭州一座空城。通元子与仙姑、洪猛三人住在城中,每门遣八员神将、八百神兵把守。元帅在大营持印登台,中军官传齐众将同候差遣。元帅发令箭。一枝交左将军曹昆,领五千兵埋伏在南山后。又发令箭一枝交右将军汪大镛,领五千兵埋伏在北山后。又发令箭一枝交副将军蔡飞,领五千兵埋伏在西山后。又发令箭三枝,交杜金定、李桂芳、蔡小妹各领五千兵埋伏在东北、西南、西北三隅山后。张元帅吩咐:“众将听令:只到夜半云中炮响,各领兵围住杭州城外,不得放走倭寇一人。”又发令箭一枝交沈兰馨、玉莲二将,领水师营兵五千人、战船一百号,由曲港而出,绕在倭营背后,截断归路。各处埋伏已定 ^A *]&%(h  
  再讲百花娘娘抢因海岛,神气稍定,把圣姑姑传他的解绳法用了,那身上套索松开,忽然不见。此绳原是法宝,仍归旧主去了。百花娘娘说:“通元子法术利害,我们正道难以取胜,今夜偷营劫寨,制以奇兵方能胜他。”遂与倭王商议,点了数十名勇将,分成三队,战船三百号。人马衔枚,军声悄悄,直抵海口,人马登岸前行,暗暗到了杭州城下。倭王大笑道:“谁说通元子神机妙算,今日全无预备,用法终疏。”三军吶喊攻打。东门城中八员神将、八百神兵故意奔逃。倭王与百花娘娘统众兵直入城中。此时通元子早差仙姑在云中放炮,伏兵一齐拥出,火炬灯球明如白昼。早有洪猛拦住倭王厮杀。倭王中计,已经破胆,又见三头六臂怪状奇形,更吓得手慌脚乱,欲逃不得逃。那些倭将无心恋战。从南门出者,听一声炮响,来了曹昆、杜金定挡住。从北门出者,听一声炮响,来了汪大镛,李桂芳挡住。从西门出者,听一声炮响,来了蔡飞、蔡小妹挡住。数十名倭将皆被围住。百花娘娘奋力杀出东门,喜无伏兵,单人独骑赶到倭船,扬帆东去。行不到三十余里,前面一声炮响,只见海上战船一字排开,当先二员女将,就是沈兰馨、玉莲挡住。兰馨说:“姐姐不听愚妹之言,逆天行事,致有今日之败。趁早归顺投降,尚能解救。”百花娘娘大怒说:“你这忘恩负义的贱人,若不是我引你拜师,怎能有此武艺?乃不知报我之恩,反与我为仇。看枪!”两人水战,玉莲击鼓进兵。战了二十回合,百花娘娘取了铁网撒在海中,欲将兰馨战船沉于海底。谁知圣姑姑已将解网法传授兰馨。百花娘娘撒出这网,他就口念真言,把那铁网条条解散。 y wW-p.  
  百花娘娘见法宝已破,越发作急,把淮阳龟山脚下的巫支祁放出,水骤长五丈,直灌杭城。这巫支祁就是大禹治水时的水怪,善应对言语,形若狝猴,缩鼻高颡,青躯白首,金目雪牙,颈伸百尺,力逾九象。搏击腾踔,疾奔轻利,倏忽间视不可久。禹授之童律不能制,授之乌木田不能制,授之庚辰能制鸱脾桓胡、水魅山灵、木妖石怪奔号聚绕以几千数,庚辰持戟逐去,颈锁大索,鼻穿金铃,沉于龟山脚下以塞海眼,数千百年。被百花娘娘放出,欲淹没杭城。曹昆有子午神工罩,能入水不濡,却不能取胜。通元子算到,说:“此怪非庚辰不能制。”即用符咒遣神将去请庚辰。顷刻庚辰到海,把巫支祁仍锁归原处。水亦平了。百花娘娘又遣水母来趁水势,欲压倒杭城。 F=oHl@  
  张元帅出阵,看见这水母形大如山,有肉有血,以虾为目。元帅差五千兵,乘快船用利刀割他的皮。谁知这水母是有神通之怪,不是寻常蜇皮可比。越割越大,直奔元帅。幸张昆有太乙通天罩。提出丹田元气,一口吹出,那水母终是妖怪,敌不住这口大元气,遂沉于海底。百花娘娘心中暗想:“倭王陷在重围,吉凶未卜。”又杀向西来,登岸入城。兰馨追赶,亦舍舟登岸。 Sk8%(JD7  
  再讲洪猛拦住倭王,战了数十回合,摇身又变,幻出十个三头六臂奇形怪状的大将,皆像洪猛。倭王两臂酸疼,不能抵敌,被洪猛生擒活捉过来。百花娘娘见倭王被擒,激得目眦欲裂。后面沈兰馨又追赶来了,转身就刺兰馨。兰馨用枪架住,说:“姐姐,倭王被擒,大势已去,你纵不念姊妹之义,独不念夫妻之情?趁早投诚还能解救。若是执拗,不测之祸即在目前。”百花娘娘叹了一口气,说:“贤妹,我不怨你。只怨师傅圣姑姑,既以法宝传我,怎么又教你破法?”兰馨说:“圣姑姑岂不知师弟之情?他说‘倭王秉性桀骜,若预先劝降必不肯从。定要到势穷力竭之时他纔心服。’此是师傅应天顺人之理。势已至此,姐姐何不归顺受封?”百花娘娘说:“贤妹能救得我夫妇,即从尊谕,面见元帅,归附朝廷。”于是下马就缚。 N=>- Q)  
  沈兰馨押着百花娘娘,洪猛现了原形,押着倭王,出了杭州城。随带数千兵丁向嘉兴府大营而来。通元子在杭州城内坐中军帐里,听得城外四处杀声振地,说:“俺助张元帅征倭,此刻城外交锋,必多杀伤。虽然大劫,实干天和。”因取出乾坤袋交与仙姑,吩咐:“如此如此行事。”仙姑拿了袋子来到南门外,见曹昆杀退水上倭兵,又来助杜金定围住倭将,无隙可逃。仙姑口念真言,用手一招,那些倭将装入袋中。西、北两门依次装来,却未曾损一人之命。那埋伏诸将到元帅大营缴令,仙姑到通元子帐中缴令已毕。再讲洪猛、沈兰馨押着倭王夫妇来见元帅,兰馨把圣姑姑之言禀明元帅。元帅亲解其缚,慰劳一番,留住客馆。一面差兰馨往海岛搜查余寇。搜出赵文华、胡宗宪连名约倭内应的私书,飞报元帅。元帅传唤倭王,示以私书。倭王说:“小国自上年纳款,岁岁来朝,原无叛意。后因赵、胡私约,一时动了念头,致有犯顺之举。此书是实,望元帅恕罪。”元帅说:“倭王既是举国归心,自应从宽赦免奏闻请封。至于赵、胡,我书不敢隐匿,亦必奏闻,请旨定夺便了。”此时通元子把乾坤袋内装的那些倭将也就放出,送交倭王,倭王都带到客馆,暂住候旨。 y7CWBTH0>  
ppEJs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2014-11-24
第四十五回 张元帅奏捷勘奸 KhXW5hS1  
jUW{Z@{U  
-------------------------------------------------------------------------------- SJy:5e?zk  
l#]Z?zW.  
I-fs*yzj;8  
  〔先声渔家傲〕调  F4">go  
1c?,= ;>  
  词曰:  Xo{Ce%L  
* Oyic3F  
  乾坤袋里纳倭兵,报捷红旗入帝京。搜出私书得贼情。武 功成,凯歌声动满杭城。  q w|M~vdm  
7{az %I$h  
  元帅得了私书,吩咐众将 :“不得泄露军机,致使奸人生 变。如有违令者,定以军法从事 。”即日发八百里马递,红旗 报捷,就将赵、胡私书约倭情事密奏朝廷。  f_.1)O'83  
>k_Z]J6Pd  
  奏章:  |W:kzTT-T  
-6t# ?Dkc'  
  征倭大将军挂印元帅臣张昆跪奏:  kAy.o  
7Jc=`Zm'  
  为受降转奏,请旨诛奸事。臣蒙恩委任,统众征倭,水陆 交绥,百战百胜。先是枪刺倭先锋铁骨打,后又招降倭女将沈 兰馨。大营中有仙师通元子算定,倭寇乘夜偷营,计用空城奇 兵埋伏。虽张元夕之灯,非狄青关何能夺;纵集蔡州之雪,非 裴度阵不能攻。所以麻图阿鲁苏与其妻百花先后就擒。臣遣兵 搜其羽党,捣其窠巢,遂得前罢归礼部尚书赵文华、兵部侍郎 胡宗宪连名通讯,约寇献城私书一封。奸人叵测,李猫、丁狗 何尝有此阴谋,司马、令狐未必如斯毒计。既党奸于前,复通 寇于后,若定二人之罪,宜加三族之诛。倭国虽雄,本无心于 犯顺,杭城欲献,因有约而起后。胡为祸首,赵亦罪魁。寇举 国以输诚,犹有自新之路。奸开门以纳贼,实无可赦之条。臣 因案情重大,不敢擅专,据实奏闻,请旨定夺。再,此次军需 未糜国帑,系右将军汪大镛微时在山东东昌府路获贼盗六人, 所劫奸相严嵩赃银二百万两,预存山涧之中,以备兵行之用, 一并奏明。所有从征诸将,臣另书清单,附片具奏。诛罪赏功,统凭圣鉴。臣昆诚惶诚恐,昧死渎呈。  ,&)XhO?  
2 ] 4R`[#  
  批:候部议  0U$6TDtmE  
/6S/a*`<X  
  吏户礼兵四部奉  k)4|%  
H%sQVE7m  
  上谕:尔等征倭,奋勇可嘉。大将军挂印元帅张昆雪父之 仇,纾君之难,忠孝义勇,朕实嘉赖。着进爵东浙王,食邑千 户。妻封王后。左将军曹昆忠孝两全,文闱保荐,笃于友谊, 朕实嘉之。着进爵英勇公,食邑八百户,妻封德妃。右将军汪 大镛不取非义,预备军需,智廉忠勇,朕实嘉之,着进爵海澄 侯,食邑五百户,妻封淑妃。副将洪猛幼年出阵,奇勇立功, 伊父张昆自陈改姓原由,不年可洪姓张,即继张洪之后,用报 义仆之恩,情既可悯,志亦可嘉,着进爵忠义伯,食邑三百户,妻封夫人。参将蔡飞义勇可嘉,着进爵征倭将军,赐粟二千石妻封夫人。钦此钦遵。  pCC0:  
 6f{c  
  刑部奉  Ia(A&Za  
HSUr  
  上谕:赵文华、胡宗宪身受国恩,不思图报,胆敢连名通 倭,卖国求荣,元恶大憝,万无可赦。即着东浙王张昆将赵、 胡二贼斩首军前,籍其家财入官,夷其三族,无男妇少长皆弃 市。钦此钦遵。  [UI bO@e  
OE[/sv  
  兵部发了八百里火牌令箭,飞递到杭。东浙王张昆跪接圣 旨。天使读上谕,进爵、赐邑、封妻、赐粟等因,一一宣毕。 张昆率领众将谢恩。又将抄斩赵、胡密旨交于东浙王。王爷吩 咐诸将各回本营,留英勇公曹大人大营议事。送了天使回京, 诸将皆散,王爷与公爷同到帐中,将圣时取出共看,如此如此张昆说 :“当日二贼攘功,两家被害。我父亲与年伯尊大人冤 戮海滨。大仇今日才报。明日愚兄领三千兵围住赵文华家,贤 弟领三千兵围住胡宗宪家,不得放走一人 。”商议已定。  {-E{.7  
# I<G:)  
  次日清晨,辕门放了三通大炮,张昆、曹昆各领三千兵, 分路而行。城中人皆不知何事。曹昆到了胡家,围住前后门。 此时胡宗宪与伊子枣核钉胡彪才知是来抄家的。正要逃脱,早 被曹昆一手一个揪住。枣核钉说 :“曹爷爷大人不记小事,饶 我父子的狗命罢 。”曹昆那里睬他,吩咐上了刑具,解送辕门按籍查拿三族,家资入官。且说赵文华在家,得了抄家查拿的 信,却待要逃,早被官兵围住宅子,走不脱了。他就躲在马房伏在马屎堆中。赵怿思跑到花园,问丫环 :“小姐呢?”丫环 说 :“在陈姑娘屋里 。”赵怿思连忙跑来说 :“贤妹不好了, 张昆就是张经之子,他如今封了王,奉旨报仇,领兵来灭我三 族,如何是好?”丽贞小姐说 :“哥哥,你同父亲倚着奸相严 嵩,做出许多不法之事,我曾切谏不听,到如今严嵩何在?谁 来护庇你?我们有死无二 。”陈素娥说 :“我屡次遭磨,几濒 于死,蒙恩妹救活。今日还同死一处 。”两人各取二丈长的大 红湖绉汗巾,系在床栏杆上,正才投缳,王爷已到,吩咐拿人兵校把赵怿思拿住,上了刑具。王爷说 :“这两个女子在此自 尽,还是有志气的人。气还未绝,快唤女使解下来,问他明白“女使解他们下来,陈姑娘说 :“我陈素娥好命苦呀 !”王爷 听了“陈素娥”三字,叫女使 :“快快扶起来看 。”素娥睁眼 一觑,有几分认得是洪昆,大叫一声 :“王爷,你莫非是三年 前与童叔叔在西湖上的洪昆么?”张昆细看也认得素娥,问道“小娘子因何在此?”素娥放声大哭,说 :“自从洪郎别后, 屡遭磨折,误入赵氏,恶疮遍体,幸保全身。更蒙恩妹护持, 得延残喘 。”王爷指着丽贞问道 :“这个女子是谁?”素娥说“奴家若无恩妹,久赴黄泉。此乃赵文华之女丽贞。是一位贤 德小姐,与他父兄迥不相同。他今年十八岁,也是三月初三日 子时生,待奴家如同胞姊妹一般。看来也是天定姻缘。王爷何 不奏闻朝廷,请旨赦他一人之罪 。”张昆说 :“当日通元子赠 我十二个玉蟾蜍,尚余一个未有着落,想是聘赵之物 。”因取 出递与丽贞。赵怿思见素娥是张昆之妻,又聘他妹子,就大喊 起来说 :“陈姑太太、陈祖太太,从前的事都是枣核钉指使, 请你在王爷驾前替我求情 。”又喊道 :“贤妹姑太太,贤妹祖 太太,我如今是王爷的内亲,王爷是我的嫡嫡亲亲妹婿,姑大 人也替我求求情才好 。”张昆把圣旨收录忠臣之后、复了张姓中了文武状元、奉旨征倭,有功封王、妻封王后的事一一说明素娥说 :“今日劫运才终,复见天日了 。”他身上那些疔疮忽然全愈,连疤痕都没有了。张昆说 :“二位娘子且住在此,候我奏闻圣上,请旨完姻,具礼迎娶 。”又吩咐兵校各处搜拿赵文华。四处寻觅,到了马房,见有人伏在马粪堆中。拖将出来臭气难当。即禀王爷说 :“赵文华躲在马粪中,搜得了 。”王爷吩咐上了刑具,将他父子解送辕门,与胡宗宪父子一齐发落赵、胡两姓只留丽贞小姐一人,与陈素娥住在赵家。另有丫环仆妇伏侍。张、曹领兵回营,吩咐提赵、胡二贼讯鞫。兵校押赵文华、胡宗宪跪在帐前,王爷说 :“赵文华,圣上何负于你你为何与倭寇通谋?从直招来 !”赵文华说 :“犯官无此事。 bcZHFX  
g\^(>Ouc  
  “王爷说:’有私书为据,你还抵赖?打嘴 !”兵校扭过头来,打了四十个掌嘴,文华认了供,王爷骂道 :“你这无耻的狗才谄媚严嵩,刻‘赵文华’三字于金尿壶口,以胞妹送严世蕃为肉痰盂,全无羞恶之心,已属可恶。怎么又攘功贪爵,残害忠良?我父亲与曹年伯十余年冤死海滨,今蒙圣恩洗冤理枉,你罪何逃?胡宗宪又谄事文华,更属舐痔吮痈的无赖 。”王爷亦叫掌嘴四十,吩咐仁和县知县滑大生道 :“赵、胡父子着你收狱严禁,无任预死逃刑。倘有疏虞,该县抵死 。”滑大生答应领去收监。当堂标了监牌,因对赵文华说 :“老师大人,今日之事门生不敢废公义而全私恩。当日世兄气焰薰人,门生亦知不能久恃。但未料荣辱之殊如此之速。老师暂屈,或可生全。 &B3kzs  
omY?`(=  
  “再讲张王爷与曹公爷说 :“赵文华、胡宗宪二贼是我们杀父的仇人,定要奏闻圣上,剐心祭墓,方慰先灵。赵怿思、胡彪倚父作威,横行乡里,一死不足蔽辜。先将赵、胡三族依旨施行,留此四凶再候发落 。”商议已定,次日发摺表奏朝廷。  mhs%b4'>  
9R E;50h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2014-11-25
第四十六回 旧功臣追赠洗冤 poXT)2^)  
gBo~NLrf  
-------------------------------------------------------------------------------- -A1:S'aN-  
[3io6XG x@  
&Ef6'  
  〔先声忆秦娥〕调  a|@1RH>7H  
v$bR&bCT  
  词曰:  8:t1%O$  
YM]ZL,8  
  紫泥封,天街雨露浙西东。浙西东,忠魂慰否,一王一公。 bLi>jE.%.  
rnC u=n  
  血洒海滨斧锧中,身前冤杀身后荣。身后荣,九泉含笑,十五 年终。  3xnu SOdh  
JH0L^p   
  张昆向曹昆说 :“当日赵文华围住我家,胡宗宪围住你家,几乎一网打尽。幸有义仆张洪救我潜逃;义将李忠与子替死, 义将童喜救出贤弟。今日封王封公。愚兄奉旨查抄赵家,贤弟 查抄胡家。罪人斯获,得复父仇。此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者也。 2nRL;[L*.  
3S'juHT e  
  我们如今连名奏请,将赵、胡二贼剐心沥血,祭墓复仇。圣上 以孝教天下,必然准行。并将义仆张洪、义将李忠、童喜、三 岁李儿请旨旌扬,以报抚育之恩。贤弟以为何如?”曹昆说: “小弟正有此意。仁兄若奏闻圣上,情愿连名 。”遂与张昆列 名具摺。  7lvUIc?krW  
`A)9   
  奏章:  .(,4a<I?%N  
8x jJ  
  东浙王臣张昆、英勇公臣曹昆跪奏:  CJ_X:Frj)  
=YBwO. !%  
  为请复父仇,剐心祭墓事。巨等查拿国贼,谨遵谕旨施行臣等伏思赵文华、胡宗宪约寇献城,几偾国事,理宜旨下立诛岂容暂活?但臣父张经、臣父曹邦辅前此征倭效力,二贼攘功海滨冤戮,至今未报深仇。臣等哀吁圣恩,钦赐谕葬,重建墓 茔,剐出二贼之心血和祭酒,用泄终天之忿,隐慰忠魂,庶使 臣等得尽人子之余哀,永荷圣人之大德。伊子赵怿思、伊子胡 彪,倚父作威,横行乡里,种种不法,一死不足以蔽辜。臣请 准情定罪,重惩奸顽。又有渎者:二贼欺罔先帝,残害忠良。 当戮臣父之时,臣等甫三岁,幸有义仆张洪救出臣张昆。义将 李忠与子替死,义将童喜因此得救臣曹昆,艰难抚育,恩等再 生。臣等跪乞天恩,钦与旌扬,以彰忠义,以厉人心。臣张昆臣曹昆谨奏。  k+44ud.j  
q|om^:n.  
  批:候部议  VZF/2d84&w  
z]Z>+|  
  奏章:  [f.[C5f%"'  
c%Yvj  
  东浙王臣张昆跪奏:  '_g8fz 3  
EfcoJgX  
  为剖晰忠奸,从宽宥罪事。臣奉旨剿灭赵、胡二贼,夷其 三族,无少长男妇皆弃市等因。臣当即委臣曹昆领兵前往,拿 获胡宗宪并三族人等。臣亲领兵拿获赵文华并三族人等。臣见 赵家居室僭拟王仪,督工折毁。及查至后园,见二女,一名陈素娥,系臣微时聘妻,被赵怿思强娶,为伊妻严氏拘囚别室,赖怿思之妹赵丽贞百计维持,得免污辱。且伊父文华、伊兄怿思奸谋诡计,丽贞苦口切谏,无如伊父、兄皆系大恶,一女虽忠不能挽回奸计。伏思素娥幽困赵家,实非赵党,丽贞虽为赵女,亦不同谋。忠奸既属殊途,功罪自当异致。是否一并处斩抑或从宽免刑,臣不敢擅专,请旨定夺。臣昆谨奏。  (pH13qU5  
S@z$,}Yc`<  
  批:候部议  bkceR>h%  
y"]?TEd  
  刑工二部奉  oA(jtX[(  
+6B(LPxgP  
  上谕:东浙王张昆、英勇公曹昆父仇必报,忠孝可嘉,准其改葬伊等父墓,用王公仪制,宏敞规模。张经赐谥忠愍,妻梁氏追赠一品夫人,谥贞烈,侧室崔氏追赠一品夫人,谥义烈俱晋封王后。曹邦辅赐谥忠襄,妻追赠夫人,晋封德妃。均给银一百两,春秋致祭。即将赵文华、胡宗宪绑跪墓门,剐心致奠。义仆张洪赐谥贞靖,义将李忠赐谥英烈,童喜赐谥武成,并三岁李儿俱准择地营坟,建坊旌奖,各给银五十两,春秋官祭,每年俱在藩库支销,钦此钦遵。  >to NGGU=~  
3!_y@sWx  
  礼部奉  3Wa^:8N  
>'iXwe-  
  上谕:陈素娥既系东浙王张昆微时聘妾,礼宜正位王后。 1v)ur\>R  
P&@ 2DI3m  
  赵丽贞既不与伊父兄同谋,又有救护素娥以全恩义,实属可嘉即赐与东浙王为妻,无分妾媵,俱受王后之封。钦此钦遵。  =$xxkc.~G  
}8tD|t[  
  工部奉  kD1[6cJ!=.  
CjeAO 2  
  上谕:赵文华叛产,所有僭拟宫室制度,不必拆毁,即赐 东浙王张昆开府。胡宗宪叛产即赐英勇公曹昆开府。钦此钦遵 d^-sxl3}  
RxUABF8b  
  兵部发火牌令箭,飞报到杭,张、曹同接圣旨谢恩。张昆 又接赐姻圣旨,谢恩已毕,料理营建谕葬事件,竣工限十五日 告成。  2p6`@8*34  
Z3jtq-y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2014-11-26
第四十七回 复父仇剐心祭墓  Tj:B!>>  
y*qVc E  
-------------------------------------------------------------------------------- OCe!.`  
eA2@Nkw~)  
+r2+X:#~T  
  〔先声望江南〕调  em%4Ap  
,0 M_ Bk"  
  词曰:  g2+2%6m0  
$o+j El>  
  剐心祭墓门,怎污碧血痕。海风萧瑟痛忠魂,千古孝思存。  ) ;EBz  
H%[eV8  
  王爷、公爷传仁和县滑大生说 :“你前日听信赵怿思、胡 彪,诬栽我为贼匪,用刑苦逼,皆是赵、胡情嘱,这已怪不得 你。今日奉旨营葬,烦你监工,就在海滨筑成高阜,建两座坟 茔。每茔五里长,三里宽,一用王制,一用公制。白石围墙, 碧玉栏杆,石人石马,狮象(犭孔)鹿,翁仲华表等物,玛瑙 牌坊用天蓝字 ,一写:‘追封东浙王忠愍张王之墓 ’,一写: ‘追封英勇公忠襄曹公之墓’。两茔之中建立双忠祠 ,每茔左 右立大石牌,下用青石刻成 ,一刻祭文,一刻墓志铭。又于正茔之旁建小茔四座,皆立白石牌坊,用金字 ,一写:‘贞 靖张公洪之墓 ’,一写 :‘武成童公喜之墓 ’,一写 :‘英烈 李公忠之墓’ ,一写 :‘李氏三岁儿之墓’。每茔立祭文碑一 座,俱限十五日告竣 。”又差官役各处起柩。至苏州,李忠父 子无处寻觅坟地,后在海滨用衣冠招魂葬了。滑知县遵示办工传刻石匠勒碑八座,一刻 :“东浙王赐谥忠愍张王墓志铭。”, 大学士李春芳拜撰 ;一刻“英勇公赐谥忠襄曹公墓志铭”,都 察院左都御史海瑞拜撰。  ?w$kue  
}H53~@WP>  
  御制祭文  H8=N@l  
gt) I(  
  赐原任总督尚书征倭大经略张经。其词曰:文炳兰台,武 成虎帐,名震寰中,功成海上。印挂总戎,戈挥上将。倭寇魂 销,华兵气壮。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痛恨贼臣,赵、胡无状倚势攘功,谗言虚妄,构害忠良,雷惊七鬯。冤戮海滨,血浮 碧涨。众庶知冤,哭声相向。收舍余骸,筑茔以葬。有子封王功勋独创。奏请复仇,剐心剖脏。碎截坟前,不须铸像。罪甚 奸秦,人情益畅。以享以祀,慰兹幽圹。尚飨。   }FROB/  
kt#fMd$  
  御制祭文  -m zIT4  
?=msH=N<l  
  赐原任应天总督征倭副将军曹邦辅。(其词略可)。  &m7]v,&  
|Zpfq63W  
  东浙王张昆撰文致祭于张公洪之墓。词曰:  2]jn '4  
%N6A+5H  
  遭家不造,昆甫三龄。贼臣赵文华领兵围宅,凡室中男妇 少长,无一人得脱。赖有七旬义仆张洪,翼昆坠墙夜遁,逃窜 浙东。老弱二人,零丁孤苦,抚昆十二年,以老病终。营葬杭 城东乡。昆后数年流离颠沛,艰苦备尝,以致墓前久缺拜扫, 蓬棵蔽冢,狐狸昼眠。每逢忌日,昆实心悲。今蒙圣恩封王东 浙,正昆报德之年。特奏请谥贞靖,营葬先王墓旁,永昭节义灵其有知,来格来歆。呜呼尚飨。  X/!o\yyT  
-H@:*  
  英勇公曹昆撰文致祭于武成童公喜之墓。其词略同。  5"@*?X K^  
y/cvQY0pU  
  英勇公曹昆撰文致祭于英烈李公忠之墓。其词曰:  4y?n [/M/  
v5#j Z$<F  
  古有存赵氏之孤者,杵臼独为其易而委其难于程婴。呜呼程婴固难矣,而杵臼亦岂易哉。不爱其身并不爱其子,即以共子代赵氏婴儿之死,忠义之气充塞天地。今岂异于古所云耶? $aDVG})  
A5I)^B<(  
  曹氏之难甚于赵氏,李君之义同乎杵臼。以其三岁子替昆死,阴存曹氏之裔。方其嘱童君之时,已不知有其身,并不知有其子,此诚人之所难能,而李君所独能者也。昆生于童君,实生于李君。乃得童君之柩而葬之,而不得李君父子之尸而葬之。 58tARLDr  
p?%y82E  
  衣冠招魂,恸哉,恸哉。今蒙圣恩,封昆英勇公,得报父仇,剐心祭墓,亦即分贼余 以祭李君。则李君之忠义昭然,虽死犹生矣。薄奠时羞,神来尚飨。  mUAi4N  
kYP#SH/  
  英勇公曹昆撰文致祭英烈李公三岁子殇童之墓。其词大约悯其幼而嘉其忠云。  13$%,q)  
/Y:sLGQLD  
  敕赐双忠祠后殿,串楼一进,内寝一进,飨堂一进,大殿一进,塑的张、曹二忠臣像,两边塑从征诸臣配飨。前殿一进二门楼一座,大门楼一座,八字墙开府,皆是王者宫殿款式。 P8OaoPj  
nI?[rCM  
  四围黄粉墙,王色流云,神仙洞庐。大红玛瑙石枕一对,有四尺高白石狮子一对,八尺高,六尺围圆大旗杆一对,七丈高黄绫旗一对。写 :“敕赐双忠祠”五个大字。滑知县奉委不敢迟延,聚集工匠数万余人,果然半月各式齐备,具禀告竣。王爷差委员看工,记了滑知县的功。各路差人起柩到墓,只有李忠父子尸骸不得,缴令候示。张昆、曹昆择定吉期安葬。圣上差王公大臣八大代祭。祭筵二抬。四方观者不下数万人,彻天鼓乐,蔽日旌旗,好不威严热闹。王爷吩咐滑知县提出狱中赵、胡父子四犯,捆绑押来伺候。护送兵丁八百名,刽子手穿的大红软甲,绿绫围腰,头插雉尾,左右分开,肩扛大砍刀,一路喊道 :“闲人站开!破锣破鼓迎来 。”事事齐备,放了六通大炮。兵役把张忠愍王、曹忠襄公之柩抬入新茔,又放了六通大炮。登位安葬,又放了十二通大炮。张、童二柩安葬,李氏父子招魂。安葬已毕,又放了二九十八个大炮。摆御赐祭,十八位大人行礼。张昆、曹昆谢过圣恩,又谢钦差大人。然后行家祭礼。滑知县提齐赵、胡四犯,众兵役呐喊一声,惊天动地。 &~cBNw|  
pHGYQ;:L  
  张茔前跪的赵文华,旁跪着赵怿思。文华说 :“早知有今日,当初何不做个好人?”怿思说 :“悔不听丽贞妹之言 。”曹茔前跪的胡宗宪,旁跪着枣核钉。胡彪说 :“鼓乐喧天,炮声震地,如此光景,玩却好玩,就是一刀难挨 。”王爷、公爷吩咐开刀,一边一声炮响。张茔这边,刽子把刀刺入赵文华心坎里往下一划,五脏俱出。赵怿思在旁边闭目发战。刽子手割出心来,和酒献上。张昆跪在墓前,说 :“爹爹十五年冤沉海底,孩儿时时恨入骨髓。今日剐心致祭,庶慰先灵 。”说毕放声大哭。观者人人堕泪。曹茔这边,刽子手把刀刺入胡宗宪心坎里矢下一划,五脏俱出来。枣核钉说 :“老胡子等等,我小胡子自作自受,天理当然 。”刽子手割出心来和酒献祭。曹昆跪在墓前痛哭,亦如张昆。那班看的人赞叹不已,都说 :“生子如此,才算得光前 。”王爷、公爷又吩咐把赵、胡二老贼切成肉脔和祭酒,供于张、童、李与李儿四墓。王爷、公爷又到四墓献酒跪拜,痛哭言情。起来谢滑知县说 :“贵县办事有功,我等保奏超升知府 。”滑大生谢恩说 :“多蒙二位大人提拔 。 o+iiST JEe  
^]Y> [[  
  王爷、公爷就在墓前送了钦差回京复命,另摺谢恩。各回中军帐。滑知县仍押回赵怿思、胡彪收禁,再候发落。军民人等俱已四散。有诗为证。  wD}l$ & +  
pZ{+c  
  诗曰:  Xf]d. :  
{*" |#6-  
  张曹父子谪仙人,劫运方终顺运新。  ]y '>=a|T  
P l]O\vh  
  沥血剖心消隐恨,奸雄从此化灰尘。 )9`qG:b'  
k"iOB-@B+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2014-11-27
第四十八回 送捷音众美归杭 O)n~](sC\  
Zaf:fsj>  
-------------------------------------------------------------------------------- RmeD$>7  
d_E/8R_$L  
;yLu R  
  〔先声西江月〕调  8f)?{AX0  
k"T}2 7  
  词曰:  dGYn4i2k?  
L%*!`TN  
  盼佳音何时到,盼佳音何时到?三年来鱼沉雁杳。相思有 谁知道?听平地一声雷,听平地一声雷。文武状元列上台,香 闺莲步齐来。  axv>6k  
*KZYv=s,u  
  十二缘中,陈素娥、赵丽贞现在赵宅,杜金定、玉莲、凤 姐、蔡小妹、仙姑、李桂芳、沈兰馨现在军前。只蒋佩香随刘 大人在京,高玉英在苏,秦彩鸾在扬。刘大人已奏明,送女归 嫁,早有信来。王爷差官送信,到苏报喜。当先申府家信,写 明洪昆后姓张昆,中了文武状元,高奶奶与玉英姑娘早已知道。 fa jGZyd0:  
YFLZ%(  
  此时得了封王的喜信,高奶奶说 :“孩儿呀,如今是大贵人了。 B?eCe}*f;B  
v^sv<4*%  
  王爷差人来接你,择日起行。我送你去 。”玉英说 :“仙人谶 诗实为灵验,这固是女孩儿的姻缘,亦是母亲的大福。定请亲 送孩儿同享富贵 。”差官备办船只,请大夫人高王后求舆登舟。 XnH05LQ  
1>.Ev,X+e  
  船上头牌“肃静回避”四面 ,“文武状元”牌二面 ,“东浙王“牌二面,曲柄黄伞在船顶上,门旗六柄。船尾大纛旗一竿,令箭旗八枝。奏乐升炮,鸣锣开船。又差官到扬州送往秦府。 Qry@ s5  
JT~4mT  
  秦朝栋老爷虽在京做官,知道张昆中文武状元,不知道就是洪昆,事属度外。所以家中夫人、小姐都不晓可。至于征倭封王更不介意。这一日门上报进来说 :“东浙王差了委员二位,兵丁数十人,丫环仆妇八名,迎接小姐做王后。有书信呈上 。” -$\y_?}  
aNsBcov3O  
  秦夫人大惊说 :“此话怎讲?甚是糊涂。我家止有一位小姐,已许字洪姑爷,怎么又来接小姐?秦贵你去回他,恐是误投书信 。”秦贵对差官说了,差官说 :“王爷当堂吩咐,的确之至断不是误投 。”秦贵又进来禀,夫人大怒说 :“我家老爷虽不敌他王爵,也是堂堂御史,女儿也是一位小姐。他怎么这等无礼,倚仗威权逼娶已聘之女。清天世界那有此事 !”小姐哭说“母亲,爹爹虽是御史,终不敌他爵位,设不依允,他自然行势了。岂不是为女孩儿连累父母么?为今之计,女孩儿只有一死谢彼权奸 。”说毕便入房中欲寻自尽。夫人赶到房中扯住,母女哭做一团,全无主意。这才是忙人无急智呢。家人秦贵拿书信在手,也没有法了。早有一个伶俐丫环铃儿看见书信外封上字,说 :“夫人、小姐且不要哭,小婢子看这书信面子上写的字好似洪姑爷的笔迹。拆开来一看就明白了 。”夫人说 :“我们都忘却此书,铃儿说得有理。快取书信来看 。”秦贵呈上书信,夫人开看来,上写着:  `6;?9NI  
QP==?g3  
  门下婿张昆百叩谨禀:  !vi> U|rh  
Oamg]ST  
  岳父母大人膝下万安。  ;]puq  
TprTWod2]t  
  彩鸾小姐阁下:敬禀者昆,自去年九月初别后,在兴化县 界乌金荡庄上遇见童盟弟,住了一月,学习武艺,先行进京。 在山东又遇汪大镛盟弟教习枪法。岁暮到京,蒙圣恩收录忠良 之后,昆父系原任总督尚书张讳经,从前征倭,被赵、胡二贼 陷害。昆因此复了原姓。先中武状元,后中文状元。今年奉旨 征倭寇,加封东浙王爵,改葬报仇,谢恩已毕,特遣官役人等 到府,迎接太夫人、小姐来杭相会。伫望伫望。前曾差人到御 史公衙门报喜,此时想已到京。顺禀。  }Bh8=F3O Q  
/N+dQe  
  慈安恭候  ?<,l3pwqa  
kazzVK5x  
  莲兴谨禀  IPpN@  
j (d~aqW  
  夫人看毕说 :“孩儿,天下竟有此奇事。这是孩儿造化奇 逢,天缘注定。我替你择定吉期,一同前往 。”差官也就雇备 船只,一切仪制都照高王后船上办理。那刘大人出京的前站牌 已到杭州,按站行来,船已到杭境地。报马递信,王爷吩咐摆 齐执事前来迎接,一行迎了四十余里,迎接到了。王爷过了船请过圣安,又请刘老大人、老夫人的安。见了蒋佩香小姐,皆 大欢喜,各叙寒温,顺风行快,已到码头。早有兵役收拾赵家 旧宅,请暂与赵丽贞小姐、陈素娥姑娘同住。秦彩鸾与小姐、 高奶奶与玉英姑娘先后到杭,亦与同住。已把旧宅改为王府, 同了七位女将军来到府中,见过刘老大人、老夫人、秦老夫人高老太太,又见过各位王后,共成十二缘,聚会一堂,各人拿 出玉蟾蜍观看,一齐说道 :“通元子仙师赠此玉蟾,天定姻缘“这十二位皆是贤德之人,毫无妒意。一本大书都聚在赵丽贞 小姐家,所以名做“会缘”了。此固是明诛赵文华今世之奸, 亦是暗诛王振隔世之罪,可以知通元子罚王振托生为赵怿思之 意,微而显矣。张王甚喜,具摺谢恩,并将通元子赠十二玉蟾 蜍,聘二十美人的事,又将通元子助战征倭之功,一一奏闻。  '<<t]kK[N  
cq]6XK-W  
  户礼工三部奉  `^&OF u ee  
} Kgy  
  上谕:东浙王张昆征倭有功,复仇祭父,非寻常战将可比且天定姻缘,一堂聚会。前已降旨,着赵文华居宅赐与张昆开 府,再加恩赐黄金二百四十锭,每锭重百两,夜明珠十二颗, 玉如意十二柄,紫蟒、彩裙、玉带十二副,与十二王后为合卺 之仪。钦此钦遵。  7[)E>XRE  
l/5 hp.  
  礼部奉  ~} ~4  
i|kRK7[6B  
  上谕:仙人通元子助战征倭,不矜杀戮,无损天和,封为 护国仙师通天教主。钦此钦遵。 /-s6<e!  
k?}Zg*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2014-11-28
第四十九回 李兰芳于归曹府 *A< 5*Db:F  
C>~TI,5a3  
-------------------------------------------------------------------------------- ]{kPrey  
7Qsgys#/=  
0;ji65  
  〔先声长相思〕调  ? qA]w9x  
HdG2X  
  词曰:  +@:x!q|^  
'Qo*y%{@5  
  刘郎知,阮郎知,天台何必到同时。僚婿镇相宜。  9<)NvU^-r  
!7&5` q7  
  订佳期,逢佳期,桂兰芳讯两相思。恩拜凤凰池。  ;{o|9x|  
4vV:EF-  
  洪昆叠受赏赐,兵部又发火牌令箭,飞报曹昆,奉  {LQ#y/H?  
-701j'q{  
  上谕:曹昆奋勇征倭,以公进爵,所有胡宗宪旧宅即赐曹昆开府。准以李兰芳配封为德妃。  'B0{_RaTb  
KOuCHqCfq  
  钦此。  QTXt8I  
b8SHg^}  
  当日洪昆在擂台已代童昆聘定李兰芳。张、曹复姓得第,奉旨征倭,李桂芳从征,兰芳亦随他娘娘来营效力,每奏战功皆叙出曹昆聘妻李兰芳名字。圣上久已知道,所以特赐完姻。 那仁和县知县滑大生因曹昆亦保举他超升知府,就在此伺候, 差了许多工匠修理胡家旧宅,焕然一新。张王爷摆了銮驾,来 到曹府。门官通报,曹公爷出来迎接,到了中堂,上坐献茶。 张昆说 :“贤弟,你奉旨完姻,弟媳现在他桂芳娘娘军营中, 可以择吉行礼 。”曹昆说 :“仁兄奉旨在前,礼宜先举。小弟 随后不迟 。”张昆说 :“愚兄本拟遵旨先行,但二凶现在狱中 未正典刑,俟将赵、胡依律处死回旨,然后举行婚礼 。”当即 传滑知县说 :“是月初五上好吉期,贵县可代办妆奁礼物,预 备英勇公曹大人花烛之喜,所用若干银两,帐开发还,贵县不 必赔办 。”滑知县答应下去,即刻传买班,吩咐依公爷制度, 服饰、器用俱要富丽堂皇,三日内办成,以便行礼。到了初五 日,各式皆齐。簇新彩轿一乘,轿夫八名,全班执事色色皆新。 pd;br8yE$@  
\uC15s<  
  此时兰芳住在王府,所以彩轿鼓乐却迎到王府来了。秦老夫人 是个全福的人,替新人簪花上头。午后发轿。街坊开锣放炮, 鼓乐喧天,旌旗蔽日。迎到曹府,赞礼相迎,新贵人入洞房, 读赞词。  ruzspS  
b6F4>@gjg  
  词云:  RUT,Y4 b  
oMTf"0EIW  
  银州祝福,绛县书元。晓策六鳌,朝吟双凤。夫妇齐眉, 儿孙绕膝。富贵寿考,合卺交杯。  )>-ibf`#?  
J6G(_(d  
  这曹昆虽是个武榜眼,却也美如冠玉,兰芳虽不及桂芳, 却也丰致嫣然。他两人坐在红烛光中,真如天仙临凡。洞房安 寝不提。次日刘大人到曹府贺喜,公爷迎接中堂,行宾主礼毕。 :`2=@.  
ZwerDkd  
  公爷吩咐请张王爷、刘老夫人、秦老夫人、高老夫人与十二位 娘娘,十几乘大轿,街坊人人争看,一齐进了曹府。新贵人曹 公爷、李德妃迎接众宾,女客到内堂,男客在中堂。门官报: “汪大人、洪大人、蔡大人亲来贺喜 。”曹昆又迎接中堂行礼众宾相见,结彩张灯,开场演戏。前厅摆男席,后厅摆女席, 席散之后吹打送客。灯球车马,填塞街衢。曹公爷与李德妃回 到后堂,忽然跳出一个青面獠牙似鬼似神的人来,左手执黄金 一锭,右手执彩笔一支,仿佛俗画魁星之像。曹昆夫妇追赶到 后园太湖石旁,那人向地下一钻,就不见了。曹昆叫家丁用锄 一劚,见一大缸元宝。又劚,又见共有十大缸。此银何来?当 日曹邦辅大人在南京本是个大富翁,后来胡宗宪抄他家,把这 些家资隐瞒下来,暗暗搬运自己家中,就埋在后园。到此时财 归旧主,理所当然。曹昆把十大缸元宝收在库房,那神又跳出 来说道 :“上帝命俺在此监守十五年,今照数交清,吾神去也“  z.VyRBi0  
fiN3xP]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