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79阅读
  • 53回复

玉蟾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0楼 发表于: 2014-11-29
第五十回 五美人报仇雪恨 la+RK  
|7ct2o~un  
-------------------------------------------------------------------------------- ~(aMKB  
zu/BDyF  
kB[l6`  
  〔先声菩萨蛮〕调  v_|k:l  
*Z8qd{.$q  
  词曰:  Y(RB@+67  
%(1Jt "9|  
  腾腾杀气怒冲冠,思往事几阵心酸。欲将刀寸切,痛饮仇人血。掩鼻恶腥闻,快哉骨尽焚。恨到无恨处,灰被风飘去。 B[IWgvB(e  
[<|$If99\  
  这一日王爷升殿,吩咐 :“传仁和县滑大生 。”兵役奉命传到,仁和县知县进了王府,请过安,王爷说 :“那胡彪、赵怿思监禁已久,贵县明日将二凶提牢,押赴法场伺候 。”滑大生答应而去。王爷退殿,请十二位娘娘到中堂议事。陈素娥领袖众美,说 :“妾等接奉钧旨前来,有何见谕?”王爷说 :“前蒙圣恩迁茔赐祭,截贼剐心,父仇已报。今赵怿思、胡彪监禁县牢,未加国法。我已吩咐滑知县,明日绑到法场伺候。这二贼是陈娘娘、玉娘娘、凤娘娘、杜娘娘、仙姑娘娘的仇人。 T`bUBrK6g`  
&>!-67  
  明日请在监斩厅目睹加刑,以泄忿恨 。”五美人齐声说 :“多谢王父 。”王爷说 :“其余众位娘娘亦请去看看 。”当日吩咐兵丁打扫法场,把监斩厅外再搭大棚一座,务容多人。兵校领 命,办理齐全。  ~MP |L?my  
A;^ iy]"  
  次日王爷摆全副銮驾,护从兵丁,滑知县标了监牌,提出 二贼,在狱中绑起。原差押着,城守营游击府带了三千兵护送。 (@qPyM6~}  
4lWqQVx  
  到了法场,王爷即刻也到。那些銮舆凤辇随后到了监斩厅。这 五位娘娘怎生打扮:陈素娥是文姬装束,玉莲、凤姐、仙姑、 杜金定是武将装束,其余七位有文有武,装束不同,都坐在厅 东西两边。王爷坐在厅中。仁和县滑老爷走上厅来,请王爷、 众娘娘安。此时法场有数万人来看。那些兵丁弓上弦刀出鞘, 绝无喧哗之声。王爷吩咐押赵、胡二贼跪在土墩。赵怿思向胡 彪说 :“枣核钉,我把你这狗才!我好端端坐在家里,哪知道 甚么美人,都是你引诱连累我的 。”枣核钉说 :“小赵,我只 说你父亲护得住我们的,谁知他是二郎老爷被狗咬,连自身都 难保。你骂我狗才,你难道不是狗才?我如今也不篾你了 。” 赵怿思敝见陈素娥娘娘,他就乱叫道 :“陈姑太太、陈祖太太,我前日求你,你不准情,今日望你发慈悲心罢 !”胡彪亦在那 里乱叫。陈娘娘站起身来,禀王爷道 :“这枣核钉为罪之魁首,妾恨不得亲手斩他万断 。”杜金定四人都站起来说 :“我们若 不仙师救护,那得再见王爷?断不可饶他 。”枣核钉大哭说: “好狠心的五个妈妈 。”赵怿思说 :“枣核钉,前我们两人陪 绑,今日你是首恶,我或是陪绑也未可知 。”枣核钉说 :“小 赵你就不公气。一样作恶,你想侥幸,天理何能容你?”赵、 胡在此乱说,阴阳官报 :“午时初到了 。”枣核钉说 :“古来 有个挥戈止日之法,把戈一挥,那日光就留住不过去了。刽子 手爹爹,请你把刀指着日,不让日光过去,我就多挨个时辰了。 7y&6q`y E  
Nf<f}`  
  “阴阳官报 :“午时二刻了 。”枣核钉大叫一声说 :“颈项脖 子疼得很呢 。”阴阳官报 :“午时三刻 。”王爷吩咐开刀。仁 和县带着刽子手到厅前验刀。仁和县同刽子手走下去,一声大 炮,赵怿思头已落地。王爷吩咐就枭首,法场示众。余尸众犬 争食,碎分百块。那王振死于瓦剌,尸不得还。英宗诏复其官刻香木为振形,招魂以葬。到今世回阳为赵怿思,众犬分尸, 果报自应如此。枣核钉说 :“小赵大人到妄想,你望陪绑的。 我如今在你后,或可以是陪绑了 。”一声大炮,刽子手把刀在 枣核钉小腹下向上一划,王爷说 :“留住刀口。我且问他 。” 说 :“枣核钉,你作恶多端,可曾知罪吗?”人心未死,口尚 能言,他说 :“知罪了。求王爷开恩,诛了心罢。免得受罪。 “王爷吩咐 :“剐心斩首,焚骨扬灰便了 。”五美人眼看赵、 胡受刑,心中泄忿,同谢王爷。那七位娘娘也来恭贺。王爷吩 咐摆道回府,那城守营、滑知县随驾送至王府不提。  <" nWGF4d  
7Y[ q)lv  
  再讲通元子早知群奸尽诛,已经果报,因驾云头来到杭城下回自有分解。  o-Dfud@  
s7sd(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1楼 发表于: 2014-11-30
第五十一回 通元子指点前因  q -%;~LF  
VG*Tdaua~  
-------------------------------------------------------------------------------- zr~hGhfq  
\ IJ\  
Ox;q +5  
   %/KN-*  
~Xi_bTAyAW  
  〔先声渔家傲〕调  &|('z\k  
vZj:\geV  
  词曰:  _l$V|  
nX(2&<  
  桃花洞口弄芳春,误入武陵有几人?十二玉蟾尽返真。指 迷津,方知此境是红尘。  _U}pdzX?  
AlP}H~|M7  
  高老夫人、秦老夫人差人往中军帐,请王爷讲话。王爷到 府,见过二位老夫人。二位老夫人说 :“公议私说,今皆报答人伦之重夫妇为先,贤婿可以举行婚礼 。”王爷说 :“前日奏 闻,圣旨就在目前要到。接了圣旨即行 。”正说之间,门官来 禀道 :“府门外有一道士坐在蒲团上,他说‘不化别物,只化 十二玉蟾蜍补峨眉山顶。’”王爷听说,知是通元子仙师来了, 即刻出来迎接,请至中堂,行礼已毕,王爷谢过大仙,把前番 事说了一遍。通元子说 :“贫道在汉朝有张子房拜俺为师。今 贵王姓张,亦是有缘 。”王爷说 :“仙师不弃凡夫,弟子情愿 踵子房之后 。”就拜跪在地,求师收录。通元子说 :“贤弟, 你们十二玉蟾之缘因果,可知道么?”张昆说 :“弟子不知,望仙师明示 。”通元子说 :“二十五年前,俺嘱巡天御史太白李长庚把景泰、天顺年间夺门一案奏明玉皇,玉皇旨下,酌量众人功罪,发放回阳。那太监王振是土木的魁首,罚他为赵文华之子赵怿思,作恶不悛,枭首示众。那石亨之子石彪,罚他托生为胡宗宪之子胡彪,父子谄事文华,助恶为虐,彪尤诱引怿思,良心丧尽,罚他焚骨扬灰。恶人恶报,理所宜然。那少保于谦有大功而遭冤杀。其子冕,后虽开口天官,终未能为父报仇。上帝悯之,送谦托生为总督张经之子,就是贤弟,报大仇于隔世,泄宿恨于及身。御史王文,送他托生为曹邦辅之子曹昆,亦为曹氏报仇 。”张昆说 :“弟子蒙仙师指点,如梦初醒。但不知这十二女子又是何人转世?”通元子说 :“这十二人前生都是夺门案内害于少保的。贤弟唤他们出来,当面指点一番 。”王爷吩咐 :“请十二位娘娘来见仙师 。”随班侍者丫环领旨,请十二位娘娘。少顷一齐来至中殿,拜见通元子,侍立两旁。通元子说 :“十二女弟子听俺道来。夺门案内徐、石诸人,上帝说他们残杀忠良,存心虽忍,犹是因公起见,不同罪大恶极的奸人。但罚为女子身,配合姻缘,以了一段公案。 , y%!s27  
cJ[ gCS  
  那萧维贞迎合徐有贞之意,首诬少保为罪之魁,罚他托生陈家为女,叫做魔缘,叠遭磨折,就是女弟子陈素娥。那曹吉祥谋复英宗,皇城震动。罚他托生杜家为女,叫做惊缘,就是女弟子杜金定。那徐有贞贪图功赏,残杀忠良,罚他托生为贫家女卖身为婢,叫做逃缘,就是女弟子玉莲。那张  90R z#qrI*  
_JEe]  
  □只知谋复上皇,本无害于之意,罚他托生张家为女,叫做谑缘,就是女弟子张凤姐。那石亨为少保荐拔,反与徐有贞结党,忘恩则甚,罚他托生蔡家为女,叫做恩缘,就是女弟子蔡小妹。那曹钦系曹吉祥养子,忘了本生父母,与奸为党,罚他魂入龙涎,化为女子,叫做幻缘,就是女弟子仙姑。那陈循不问明白就为英宗草诏,罚他托生蒋家为女,叫做误缘,就是女弟子蒋佩香。那杨善惑于浮言,夺门随众,罚他托生高家为女,叫做谶缘,就是女弟子高玉英。那张□亦随众夺门,如梦未醒,罚他托生秦家为女,叫做梦缘,就是女弟子秦彩鸾。那王铉身为石党,武艺精能,罚他托生李家为女叫做武缘,就是女弟子李桂芳。那许彬不阻曹、石,酿出杀机,罚他托生沈家为女,叫做杀缘,就是女弟子沈兰馨。那陈汝言倚势贪婪,家资钜万,罚他托生为赵文华之女,亲见败亡,众美相聚,叫做会缘,就是女弟子赵丽贞 。”说毕,十二位娘娘齐声说 :“弟子们都忏悔了 。”通元子又说 :“你们十二人皆经劫运,俺替你们解结 。”因一一唤至面前,用手在各人髻上解去一结,说“尔等从此夫妇和谐就是了 。”张昆同十二女子都跪在殿上说“蒙仙师解结,我们情愿皈依,谢却红尘,永随仙界 。”通元子说 :“上帝发放轮回,早定下百年欢乐,皈依不在此时。你们先将十二玉蟾蜍交还俺带去补峨眉山石。候富贵荣华,同享百年之后,那时俺来度你们不迟 。”说毕,他们呈上十二个玉蟾,通元子收好,起身下殿,脚踏祥云,腾于空际。张昆率领众娘娘罗拜在地,送了仙师,回到后堂,说与刘老大人、老夫人各亲眷知道。刘体乾说 :“姻缘天定,完结前因,贤婿择吉行礼,仰荷天恩 。”张昆说 :“谨遵岳父之命 。”早已吩咐家人办理十二洞房  m$XMq  
W!Qaa(o?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2楼 发表于: 2014-12-01
第五十二回 东浙王归第完姻 F>0[v|LG  
~1NK@=7T  
-------------------------------------------------------------------------------- uA} w?;  
=1JS6~CTLN  
Y: ~A-_  
  〔先声如梦令〕调  j.3#rxq  
W\'njN  
  词曰:  [-Zp[  
xvZNshkpAX  
  谁撰催妆诗赋,金册飞从天府。试看簪花人,却在洞房深 处。低语,低语,笑问前生是汝?  '}3m('u  
-ff|Xxar{  
  倭王麻图阿鲁苏与百花娘娘在军前已住了两、三个月,张 王爷奏明圣上,准其归国。倭王拜表谢恩,情愿岁岁来朝,年 年纳贡。王爷差了兵校,封大海船十只,送他回倭。何以要许 多船?那些倭将、倭兵一齐归国,所以用两只大船做倭王、倭 妃的乘座,四只大船装跟随兵将。张王爷送他许多中华礼物, 装在四只大船上,择日饯行。饮酒之际,倭王说 :“天朝大皇 帝威德服人,俺不敢再生妄念。只是王爷武艺未得全窥,今日 返国,务要请教 。”王爷说 :“筵散奉陪,小试末技。望大王 指示 。”倭王因阵上皆是仙法,欲试张昆真本事。张王爷也要 把些武艺他看,以折服倭王之心。饮毕就同到军前。倭王与张 王爷比武。马上马下皆是张王爷得胜。英勇公曹昆说 :“俺亦奉陪 。”倭王就与曹昆比武。倭王不知道他有子午神工罩,斗了许多回合,只是打到曹昆罩门,倭王遍体反酥软了。倭王说“曹公爷武艺高能,小王拜服 。”张王爷也把太乙通天罩提起说 :“倭王,我与你裸斗何如?”倭王说 :“遵命 。”两人脱去衣服,张王爷说 :“倭王可用刀斫我,看我迎法 。”倭王暗想道 :“张昆你太藐视人了。你赤身条条,俺拿刀斫你,若是一刀斫死,中国何足畏哉 !”倭王就用刀斫来,张昆这罩门是托塔李天王传授下来的,如蚺蛇胆全身都走得到,任倭王斫了几百刀,都无一点破皮。倭王说 :“王爷如此神通,倭国无人能敌。小王更心服了 。”遂与百花娘娘告辞。东浙王张昆、英勇公曹昆、海澄侯汪大镛、忠襄伯张猛、征倭将军蔡飞领五千兵送到海口。沈兰馨王后亦来送百花娘娘。倭王夫妇登舟,放三大炮,奏乐开船,扬帆东去。岸上王公以下诸大人领众回营即日圣旨遥临,天使奉册到王府下马。王爷得信,飞马而来,接读上谕 :“东浙王张昆奉旨归第完姻。钦此钦遵 。”谢恩,王爷留天使款待。次日送行回旨。张昆拜表谢恩。  (S :+#v  
eqt+EiH   
  再讲王爷传旨,谕十二位王后上殿。王爷说 :“众位娘娘昨日奉旨归第完姻,皆封王后,不分妻妾。以受聘先后为次序“十二位娘娘说,到他家谨遵王命。于是择定十二个吉日,王府中张灯结彩,鼓乐喧天。相礼官日日伺候,按定吉期迎新贵人进洞房,皆是一样仪注。城内外乡宦,各地方官员都来贺喜曹公爷以下各位大人,早已在府指示家丁替王爷料理喜事,依次完姻。这一日王爷妆束新郎,四名彩女提着六角珠围大红宫纱灯,送入洞房。王爷作催妆词一调。  H].G%,2'  
lFWN [`H  
  词曰:  RUTlwTdv  
Lm<"W_  
  银烛高烧,画屏孔雀,春风起,纱厨幕美,眉上横双翠。 帘卷斜阳,琼花开玉蕊,香旖旎,画楼十二,有个人同倚。  vjG: 1|*e  
96aA2s1  
  — — 右调寄《点绛唇》  0uzm@'^  
o{yEF1,c\  
  王爷裁花笺写成十二张,分送那十二位王后,皆作诗答谢 |du@iA]dP  
v5l)T}Nb  
  陈王后诗曰:  LziEF-_  
pDb5t>  
  花笺珍重贮香奁,记得峨眉第一蟾。  p C l[DE  
Gm;)Om_  
  茶苦蓼辛都历尽,欣逢张敞画眉尖。  nmZz`P9g  
uKc x$  
  杜王后诗曰:  Klfg:q:j+b  
y4*i V;"  
  小楼一夜两廉纤,持赠仙师第二蟾。  2gM=vaiH=  
HYVSi3[  
  应是红颜非薄命,至今比翼类鹣鹣。  @z $,KUH  
6Gt~tlt:L  
  玉王后诗曰:  nc<w DE6  
eAqSY s!1  
  惭愧藏楼未避嫌,洪郎曾赠第三蟾。  n oWjZ  
*[ ' n8Z  
  香巢此日栖双燕,犹记当年夜卷帘。  xg:r5Z/|)  
<5 Ye')+  
  张王后此时也学会吟诗,诗曰: 开笼鹦鹉夜双潜,笑语声中第四蟾试看连城清白玉,有无一点玷纤纤仙王后诗曰: 金龙变幻出重檐,迹寄西湖第五蟾当日从征云里炮,于今兰阁凤鸣占蔡王后诗曰: 女郎何必挂髭髯,救出儿夫第六蟾不是梅花三娘子,报恩隔世雨膏沾蒋王后诗曰: 花园误入脸红添,楼上情深第七蟾只为波中凫泛泛,拒媒声色至今严高王后诗曰: 遇郎却傍浣纱涧,八洞天中第八蟾 L&gC  
rNi]|)-ET  
  多谢仙师诗谶在,状元归去数邮签。 4qd =]i  
4R c_C0O  
  秦王后诗曰: 华佗庙时掷灵签,琥珀九归第九蟾。 tRUGgf`  
T z`O+fx &  
  一枕黄粱香梦醒,是曾含笑桂花拈。 q2$-U&  
G*`H2-,  
  李王后诗曰: 英雄年少四方瞻,打擂台前第十蟾。 id" -eMwp  
/A4^l]H;+3  
  金屋风流识才子,文元即以武元兼。 P@xb  
2d:5~fEJp  
  沈王后诗曰: 降帆一二海波渐,小碧猿第十一蟾。 ;WqWD-C  
dU"ca|u  
  不有太行传妙法,香闺那得乐无厌。 dJ|/.J$d  
JsA.j qkB  
  赵王后诗曰: 桑田沧海变凉炎,数定缘归十二蟾。 ;+3XDz v  
dZ6P)R  
  权势消归何处去,只余弱息守闾阎。 98ot{+/LK  
|EZ\+!8N:{  
  十二吉期行礼已毕,皆是夫唱妇随,关睢之咏,麟趾之歌,家庭和顺,毫无间言。王爷既有大福,必有大德,所以十二位 王后端庄静壹,漱慎可风。后来富贵荣华,人人寿考。男女期 颐,子孙千亿。福与郭汾阳王相等。夺门公案果报无私,此固 是天心所定,亦是通元子劝善惩恶,留为后人警醒的一片婆心 也。  {^*K@c  
ttd ^jT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3楼 发表于: 2014-12-02
第五十三回 恬淡人草堂闲话  8mKp PwG0  
C\GP}:[T3  
-------------------------------------------------------------------------------- g gx_h  
| :-i[G?n  
WQ.0}n}d  
  〔先声贺新郎〕调  Go)$LC0Mi  
`OBzOM  
  词曰:  Rm} ym9  
-zR<m  
  颠倒何为者,试问他、沧海桑田,几经变也?想当日核计 阴谋,多少心猿意马。猛回头,都成虚假。胡季河山空一梦, 剔银灯絮语凄凉夜。将旧事,重新写。  nI\6a G?`  
m8q4t ,<J  
  性情恬淡真风雅,有一番警智怜愚震聋哑。恶冤家是好姻 缘,暗里红丝牵下。更休忆奸雄面赭,千秋铁案未消磨。读来 时那禁泪盈把。琐事总归炉冶。  C= ~c`V5>r  
AkhG~L  
  通元子这一日从黄花岭上过,俯视门河桥西有座山庄,庄 上东偏有座草堂,但见桐阴覆屋,静噪一蝉,竹障编篱间栖双 鹤。其中朗朗书声达于户外。尘世间有此境界,何异仙居。因 按下云头,叩扉来访,问那候门童子,童子说 :“吾师恬淡人 无心名利,隐居于此 。”通元子走进草堂,见一六旬以外老人,拱手说 :“贫道路过尊斋,闻吟咏之声,知此中必有高人,特 来相见 。”恬淡人说 :“老生读书数十年,任天而动,以无欲 为怀。虽陋巷箪瓢,却不为心累 。”因请通元子坐在书斋,呼 童煮茗,彼此畅谈,情深知己。恬淡人即出其平生著作,呈于 通元子评阅。通元子赏识一番,说 :“文宗汉魏,诗拟王韦。 与古为徒,非时下人所能企及 。”恬淡人说 :“老生处今世, 淡然无所求。惟思往古,颇有不平于心。曾作《读史问天》之 说 。”因述其所说以语通元子。通元子说 :“今人、古人,总 以不失此心为主。凡人能无愧于心,即处境有顺逆之分,亦克 全为人之理。不然,瞯然人面,与禽兽何殊?贫道阅历人世, 颇见天心。试看今世少年科甲的人,必是前世老宿名儒不肯自 坏心术的人。今世老宿名儒不肯自坏心术的人,必是来世少年 科甲的人。世有祖功宗德甚厚者,本人前生三有宿学,到今世 擢巍科,登显仕,却能持盈保泰,教子孙以义方。如汉之万石 君,唐之柳公权、娄师德,此是最上一等人。又有暴贵任情, 所至无恶不为。祖宗功德及身而斩。此是最下一等人。还有祖 功宗德甚厚者,本人前生无大好处,到今世仅成一老学究,却 能不失祖宗功德,子孙必有达人大振家声。更有积德修行之儒生子不能一正,有的能孝能友,必恭必敬,做个好人,有的不 仁不智,无礼无义,甘为人役。譬如一株大树,枝叶丛生,其 自能条达者可以为栋、为梁;其自甘戕贼者,或朽或腐,竟成 坏木。栽者培之,倾者覆之。木固如此,人亦同然。此一定之 天心,万世不易之理也。翁言不平乃在于少保事,贫道久已安 排过了 。”将所编《十二缘玉蟾记》拿出来,递与恬淡人看, 就把恬淡人《读史问天》一段故事编在卷端。恬淡人从头至尾 细读一遍,因向通元子说道 :“仙师乃汉之黄石公,弟子不识 仙师,多多得罪。这一部书,其中甘幻离奇,实有妙理。判断 功罪至公无私,配合姻缘锥两悉称。由此以观,可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即此夺门公案,已足以平弟子不平之心矣。弟子素不接仙佛,仙师所言奇而能执于正,虚而不流于诞,与我有心心相印之机。欲从师学仙,未知能收录否?”通元子说 :“仙人本自有仙骨,学仙之说终荒唐。人但知神仙,不知那富贵而不骄淫者,即是神仙。人但知神仙,不知那贫贱而不诎辱者即是神仙。翁能世外逍遥,安贫乐道,究与神仙何异?何必练汞成丹乃为可贵乎?”恬淡人听说,更觉心旷神怡,万虑皆空,何仙何月,似二似一,于是恰淡人与通元子缔一人交。通元子有时归山,亦有时在草堂。仙乎,仙乎,见恬淡人之即知通元子矣。这是老汉卖花时,在教场听的一部新书。以此作恬淡人述怀可也。以此代通元子醒世可也。即以此为座上客点缀秋光亦无不可也。  I652Fcj  
hlzB cz*  
  (全文完) g'"~'  
;Qi:j^+P)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