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18阅读
  • 41回复

梅蘭佳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5-01-31
KT_!d*  
HD@$t)mn  
梅蘭佳話 I.WvLLK2  
版本: $CxKuB(  
  道光辛丑(1841)至成堂刋本。四卷四十回。 Hj'xAtx5  
作者: BmBj7  
  曹梧岡,號阿閣主人,生平不詳,卒於道光丁酉(1837)年。 VJ84?b{c W  
內容: Gk967pC  
  敍述梅雪香與蘭漪漪丶桂蕊的愛情婚姻故事。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5-03-18 08:43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2-01
第一段     坦東床梅家結好 遷西泠蘭氏定居 ?@R")$  
},+~F8B  
AxCI 0  
FUeq \Wuo  
  河南鄭州,即春秋時之鄭國也。有蘭姓者,為此地望族。昉於燕姞夢蘭而生穆公,後世因以為姓。在春秋時,得蒙宣聖一顧,援琴而歌其美,戰國時靈均大夫深佩服之。厥後右軍與之修褉,謝氏置於庭,蓋因一與晉接,直如苟令公香三日不散故也。後裔有蘭瘦翁,性幽閉,慕羅浮仙跡,遂移家居焉!居近梅氏,與梅臞翁義氣相投。 ;Gm>O7"|@  
  一日,夫人池氏夜夢日月並行,方詫異間,忽見日光閃爍,墜於梅家。少焉月影困欒,投於懷內。又見一老人,手持長繩,將懷中月繫住牽到梅家去了。夫人一驚而寤,尋思一會,不知是何兆驗。聽得垛中絳幘咿喔齊嗚,院外黃鶯間關對語。整衣出戶,東方既白。急推瘦翁起,為言幻夢。瘦翁亦不以為意。越數月,夫人自覺有身。再數月,梅臞翁夫人冷氏產一男。方其生也,有鶴集於庭,臞翁心異之。蘭瘦翁聞臞翁生子,來賀曰:「聞君得一雛鳳,不勝雀躍。君之瓣香,幸有替人矣!。」臞翁曰:「年近四旬,始生一子,譬如萌芽初出,要受許多雨露,方能滋長。待得為枝為葉,幾乎望得人眼欲穿。」瘦翁曰:「本之深者枝必茂。吾兄素有栽培,令郎必如蒲蘆之易生﹔且為枝為葉,兄尚可望,似我無望者何如?」臞翁曰:「聞嫂夫人分娩已近,兄亦不為無望。」瘦翁曰:「兄言誠然,但璋也,瓦也,尚在未定之天,恐終成虛望耳!」臞翁曰:「北堂草定兆宜男,兄不必過慮。」瘦翁辭歸。臞翁入內視其子,命名如玉字雪香。 d$1 #<-yP  
  數日後,蘭瘦翁獨坐書室,忽聞異香噴鼻,清若蘭麝。方驚異間,青衣婢出報曰:「夫人產一小姐矣。」瘦翁意甚不懌。梅臞翁來賀曰:「恭喜吾兄生一翰林矣!」瘦翁曰:「兄聽錯了,乃是女兒。」臞翁曰:「兄不聞翰林聲價抵千金乎?」二人失笑。瘦翁曰:「古人謂生女為弄瓦,賤之之辭,何千金之足云?且我年已四旬,生個賠錢貨,何足為喜?」臞翁曰:「古人云‘生男勿喜,生女勿悲’,兄忘之乎?且古來好女兒,無殊奇男子,如木蘭從軍,緹縈救父,曹大家淹通經史,黃崇嘏聲蜚翰苑。彤管流輝,不一而足。兄何以女輕之耶?」瘦翁曰:「此乃天地間罕覯之奇,談何容易。即是如此,到底生女不敵生男之貴。」臞翁問:「取名否?」瘦翁曰:「尚未。」臞翁為取名猗猗字香谷。」瘦翁曰:「好個幽雅名字,恐小女兒不能稱也。」二人復談敘一回方散。 ^eTZn[qH>w  
  光陰荏苒,兩家子女俱過周歲。雖在裕褓中,梅雪香已覺冰肌玉骨,蘭香谷亦復竟體馥芳。父母交相愛悅,這裏說蘭氏好朵奇葩,那裏說梅家好株玉樹。一日,池氏悟及前夢,謂瘦翁曰:「前夢老人持繩,將我懷中月牽到梅家,莫非應在女兒因緣。吾觀梅家小兒,甚是清秀,與訂姻盟何如?」瘦翁稱善。 q0|Z oP  
  又過月餘,是暮春天氣,梅臞翁作溪上游,命僕請瘦翁偕往。二人同至溪邊,祇見芳草極目,楊花撲面。沿溪一帶人家,不過數十戶。牧童驅犢,蠶婦採桑,卻有一些逸趣,都是自然畫圖。二人行盡清溪,同上峻嶺,不數步,見一茅庵,庵名「如願」。破扉兩扇已就傾斜,登其堂佛面蒙塵。相與小憩相中,為憑弔者久之。瘦翁笑謂臞翁曰:「此庵名為‘如願’,但不知弟有一願可能如否?」臞翁問:「有何願?」瘦翁曰:「羅浮一村,惟弟與老兄差同臭味,其餘率多俚俗。因不揣寒微,欲與兄結朱陳之好,不知可能如願否?」臞翁曰:「不敢請爾,固所願也。但欲來一媒妁,惜無知心良朋。」瘦翁曰:「割襟亦可定聘。至若媒妁,異日緩緩覓之,未始不可。」時日已西沉,遂同沿溪而歸。即擇良日,梅家以雙股金釵一枝,蘭家以玉如意一柄,交相為證,於是梅蘭之婚姻定矣! )v-Cj_W5]"  
  居無何,鄭州蘭氏大修宗譜,馳書召瘦翁,瘦翁遂摯家回原籍。年餘,有豪某聞瘦翁賢強,欲置之幕下。瘦翁羞與為伍不就聘,而豪某聲勢逼人。瘦翁恐其辱己也,遂遷於楚之雲中。又年餘,豪某得其蹤跡,又使人羅而致之。瘦翁不可﹔豪某怒將設計陷之。瘦翁知之,復逃至湘南,更姓賈,號遁翁。至是人不復知有蘭瘦翁矣!湘南之地本屬名區,後來涇渭雜去,清濁不分,有茅氏、艾氏、蕭氏互相標榜,朋比為奸,更有藤氏、蘿氏為之爪牙。數家見瘦翁清潔,欲引以自重。瘦翁杜門謝客嫉之若讎。無奈愈相纏繞,鋤之不去,瘦翁乃歎曰:「居必擇鄰,斯言不謬。騷經有云: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真化為蕭艾也。正今日之謂矣!」乃復徙居於澧水之間。 ~e+0c'n\  
  初,瘦翁之回鄭州也,梅臞翁遇鄭州商人,託致書於蘭氏。及商人回鄭州時,瘦翁已遷居雲中,商人亦不復至羅浮。臞翁見無回音,心甚悵然。嗣後絕無便鴻,遂未專郵修候。瘦翁屢經播遷,愈遷愈遠,亦未寄緘於梅。二家雖為姻親,不通音問者十餘年。 6HB]T)n  
  比及遷居澧水,猗猗已長至十六歲。生得情致幽閑,德性貞靜。蛾眉和新同彎,鴉鬢與濃雲共掃。白凝梨面,還將勝西子三分﹔紅暈桃腮,卻不向東風一笑,倚碧檻以芳,含水仙共麗。啟朱脣而氣馥,蕙質同清。抑且才同柳絮,謝道韞之吟句可雙﹔韻寄梧桐,蔡文姬之辨琴有二。揮毫學夫人之格,最愛簪花作賦﹔妙婕妤之思,無庸起草。真個人間少有,天上難尋。有婢芷馨麗而知書,猗猗雅愛之,情同姊妹,偶見小園桃花正放,填《蕙蘭芳引》一闋以賞之。其詞云: S]5VEn;pV  
  霞燦芳園映佳麗,翠樓朱戶。偶卷起湘簾,人面花光暗度。春風買笑看一半,嬌紅欲語。喜芬芳滿目,人在武陵深處。御苑助嬌,唐宮銷恨,憑他一晤。更斑管蠻箋,誰寫斷腸舊句。主人珍重,深為藏護問何人,敢到天臺仙路。 (q~R5)D  
  填畢署尾寫「猗猗偶題」,草稿夾在《韻府》書中,也未經意。有荊棘生者,父荊榛在朝當路,權傾一時喜刺人,見者輒避之。荊棘依父勢欺侮鄉裏。然見蘭瘦翁獨斂,手執弟子禮。瘦翁見其不忘恭敬,亦不深為拒絕。 YG-Z.{d5Z  
  一日,荊棘向瘦翁索借《韻府》一部,瘦翁與之,不知中有猗猗詞曲也。荊棘偶翻閱《韻府》見之,自思曰:「遁翁家無多人,而猗猗二字又係女郎名,號此必賈,遁翁之女所作無疑。才既佳貌亦必美,欲作求凰計,捨此吾誰與歸?」遂央人向瘦翁道及。瘦翁曰:「以荊公子聲價,非不欲附女蘿,但小女已許字羅浮梅氏矣!」其人默然退以告荊棘。棘爽然自失,徬徨無計,其人曰:「以公子氣焰,何求不得!譬如奕棋宜爭先乎?」荊棘猛省,遂託制府蔓公,復申前議,將欲以勢迫之。瘦翁從容緩議為辭,歸歎曰:「荊棘勾衣兼之滋蔓難圖。如不早為之所,將不能脫身矣!」遂慕西泠幽閑,徙家而去。 m OwWg  
stf,<W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儒溪基边
发帖
342
真实姓名
余杰锋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2-02
支持分享
南海西樵儒溪基边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2-02
第二段     游西泠臞翁歸隱 開東閣密友論交 Mo0+"`   
Z>{3t/`  
_jQ"_Ff  
  羅、浮二山岡巒蔥蔚,趙師雄得遇仙妹,至今傳為美談,即其地也。中有一村,名曰梅村,蓋因梅氏居址得名。後梅氏支派,或泠宅於西湖,或聚族於庾嶺,此處瓣香僅留一線。有雪香生者,梅家之公子也!名如玉字雪香,性情恬雅,繁華不競,人因呼為「酸子」。嗜書籍,尤好吟詠。有書室號「索笑齋」,自題其額曰「疏影橫斜處」。又題對聯云: $*tq$DZ4&  
  看十月先開待吹出笛聲三弄 yCy4t6`e  
  問幾生修倒好鋤來月影一簾 F:"<4hiA"  
  雪香寢食其中,絕不稍千俗務。父臞翁見其必跡雙清,才華魁世﹔已知克繼家聲,不畏摧折,遂有歸隱之思。謂夫人冷氏曰:「余欲至西泠一游,家事可聽兒發落,余明朝即行也!」冷氏曰:「僕從可帶幾人。」臞翁曰:「不用僕從。」冷氏曰:「行李何人擔負?」臞翁曰:「到處紙帳皆可棲遲,何用行李。夫人勿憂。」冷氏曰:「此行何日返棹?」臞翁曰:「經年累月不能定期。」冷氏曰:「吾兒與松、竹二子,誼同兄弟。明早請來作別,亦可託以家事。」臞翁曰:「松挺英姿,竹標勁節。自是吾去後家事彼必關切,何須召彼,多此一番周旋。」乃命童兒鶴奴,到索笑齋召雪香至。冷氏曰:「爾父欲隻身游西泠,歸期又經年難定,我實放心不下。爾意若何?」雪香曰:「爹爹年過花甲,祇宜仗履優游,何必作此遠行?」臞翁曰:「吾生平未嘗株守家園,此行何獨阻我?」雪香曰:「一路風塵,恐難禁受。」臞翁曰:「吾不畏雪霜,哪怕風塵。」雪香曰:「爹爹於老氣衰,今非昔比。」臞翁曰:「汝恐我零落他鄉乎?十年前遇一方士,贈我寒消九九圖,謂八十一歲後,方成朽木枯根。以今計之尚可迎歲廿年,爾不必憂。」雪香曰:「雖則如此,必須僕輩同行。」臞翁曰:「吾意已決,不必多言。」冷氏及雪香又多方勸阻,臞翁蒂固難搖,決意隻身獨往。雪香不敢再勸,乃曰:「爹爹遠行,何以教誨孩兒?」臞翁曰:「別無所囑,但望汝立品耳!吾先人世守清貧,不與塵俗為伍。故高人逸士往往結為良朋,如林和靖、何水部、張功甫等不一而足。近來二十四番風氣,種種不同,大抵春風買笑、秋水傷情。在汝宜栽培根抵,不為動搖,庶乎奕葉弗替家聲。汝其勖之,勿忘訓戒。」雪香曰:「謹受教。」時漏下三更,各自就寢。 1bs 8fUPB3  
  次日早餐後,臞翁與冷氏話別出門。雪香送至折柳橋邊,臞翁遂飄然而去。雪香凝望久之,悵然而返。行至長青嶺頭,遇松、竹二子於清泉翠徑之旁。松名風字翠濤,為人氣節輪困,襟懷磊落。尤喜當風披襟長嘯且猛而多力,矯若游龍。重友誼,為人謀事,每一木獨支,真天下有心人也。竹名筠字嶰谷,性情瀟灑,風骨幹霄,節真心虛,長於音律,真不愧為佳士。二生與雪香臭味相同訂為契友。是日松撫清泉,竹立翠徑,正欲偕至雪香家,共談風月佳趣,不意相逢道左。松、竹笑迎曰:「梅酸子適從何來?」雪香告以臞翁游西泠之故。松曰:「何不遣人召我與竹兄,共唱渭城?殊深悵悵。」雪香邀二人來家,竹曰:「邂逅相遇,與子偕臧。」遂同到索笑齋,分賓主坐。雪香命童兒鶴奴烹茶。松曰:「茶品不一,若紅梅,若素梅,是雪香老弟家園風味,究之咀嚼,絕無佳處。」雪香曰:「我家紅梅、素梅,風味固不佳,但較翠濤兄家松蘿何如?」松曰:「松蘿如布帛粟菽淡而不厭!何可輕視耶?」竹曰:「翠濤、雪香不必爭論,吾當向陸羽老子辨其位置,俟異日告君等以優劣之殊。」松與梅俱頤解。雪香指竹曰:「何可一日無此君。」松笑曰:「若非嶰谷老弟妙語詼諧,怎能索得酸子一笑。」雪香曰:「昔日包公一笑,人比為黃河清,蓋不苟笑故也!翠濤乃以不笑嗤我,不亦左乎?嶰谷你說說看。」竹曰:「不笑固可佳,但我有一事為你愁。」雪香曰:「愁著何事?」竹曰:「愁明日蘭家娘子,恨你閨房之中絕少風情。」松大笑曰:「嶰谷老弟的是可人,但蘭家自徙居鄭州原籍之後,十餘載不通音問,恐蘭家娘子在幽谷中已被他人折去,不復為雪香有也!」二人拍掌大笑,雪香亦莞然。竹曰:「雪香年近弱冠,宜諧琴瑟,而令岳家自徙去後,不知何故竟無音耗。臞翁老怕性疏放,日窮山水之遊,並不一字問訊,真似人間天上,隔絕霄壤。日復一日,難免冰泮梅標之歎。俟老伯西泠回,我當為雪香言及此事,央媒妁至鄭州,共定星期,雪香得早遂桃夭,豈不是好?」松曰:「嶰谷此言是也!為朋友理合於此盡心。我見世俗之人,每每裏巷徵迷飲食游戲,非不熱鬧﹔至若朋友之事,漠不關心。古人所謂面朋面友比比皆是,最足令人生厭。我雖不才頗慷慨激烈,遇有朋友之事,雖不相涉必橫枝兒著緊,決不楊柳隨風,毫不為人支持也。」雪香曰:「世上更有一種趨炎附勢之人,當其人有聲有勢,則脅肩諂笑,交之惟恐不深。有時進腴詞以悅其心,有時效小忠以固其寵。及其人聲勢一去,則反眼若不相識。甚至其勢窮時迫,欲為將伯之呼!彼且袖手旁觀,絕不為援。或有所求,轉加惱恨,繼則凌辱呵罵,在所不免。此等人視面朋面友更屬齷齪。自我看來,處世締交之道,宜忘情於繁華之中絕無俗態﹔共扶持於風雪之內,時見素心。庶乎君子之交談以成,不若小人之交甘以壞也。」竹曰:「雪香,你所說脅肩諂笑,其人固屬可鄙,然亦由與之交者喜奉承耳!平居妄自尊大,於勸善規過之人絕不相與。於是心藏叵測者,進所可亦可,所否亦否,曲意承順,大而望其提拔,小而貪其飲食。比匪之傷所由。不免我謂為人處世,節不可不貞,心不可不虛,庶可受良朋諍友之益,彼脅肩諂笑者,何得乘隙而進哉?」松曰:「嶰谷老弟所說,歸重立身,誠為不利之論。此即孟夫子所云‘端人取友必端’之意,我輩當見諸躬行,不徒託之空言也!」雪香曰:「暢快,暢快。」三人復促膝談心,盡歡而散。 o_>id^$>B  
     V~ph1Boz2  
^c",!Lp}{  
8;2UP`8s?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5-02-03 17:51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2-03
第三段     憩茅屋逋仙接引 過溪橋臞叟皈依 vU{ZB^+&6o  
Mv4JF(,S  
!7%L%~z^  
{'d?vm!r  
  梅臞翁風餐露宿,將近西泠,行至一處,平蕪千里,絕無人煙。時日已黃昏,棲息無地,正驚懼間,隱隱望見岭上火光透出深林,知是村落,急覓路投之。至嶺上則見茅屋半間而已。當門惟有一鶴,見臞翁至長鳴數聲,少時,一叟出,鶴髮童顏,飄飄然有仙氣,笑謂臞翁曰:「老人早知君欲投宿,必尋到這裏來。但似此蝸角蚊蝶豈能相容,君可向別處去。」臞翁告以別無村後。叟指嶺之西曰:「兀的不是人家?」臞翁於星光之中凝眸審視,若隱若見,果然不下數十家,遂拱手謝叟曰:「煩指引。」叟笑曰:「此處人家盡可留宿,切莫再來我這裏,決不相容也。」 ZB ~D_S  
  臞翁別去,望嶺西有人家處行,愈行愈遠。行過裏許,尚覺那些人家,依然若隱若見,自忖曰:「星光之下,怎能望見許遠人家,莫非路走差了?」再向前急行一會,則見那些人家,相隔不過一箭之遠,心甚喜及趨至乃是茂林密樹,絕無村莊。聽得鬼聲嗚嗚,蟲鳴唧唧,驚心動魄,毫髮俱悚,乃曰:「不意此老竟賺人若斯耶?」不得已尋舊路而返。至則老叟策杖立於門首,笑迎曰:「說過切莫再來何又返耶?」臞翁曰:「嶺西並無人家,老翁何故賺我?」叟曰:「君未尋到盡頭處,若到盡頭處自有村落。」臞翁曰:「走三家不如坐一家,我再不學那現鐘不打、再去煉銅的了。」叟曰:「必欲借宿,當為我即景一吟。」臞翁乃口佔二絕云: M}%0=VCY7  
  溪頭日落已黃昏,茅舍蝸居絕遠村。 ze#LX4b I  
  漫道山人無伴侶,夜深還有鶴司門。 y4shW|>5_  
\ =83#*KK  
  遠樹翻疑舍宇遮,宵徵那辨路途差。 %A64 Y<K  
  即今莫漫尋棲宿,一夜酣眠處士家。 rVf`wJ6b  
  叟笑曰:「君清才敏絕,信是可人。」遂延臞翁入。見滿室清虛,一塵不染。有對聯云: lkl#AH  
  清留月影鋤三徑 9N u;0  
  寒共梅花老一生 G.(9I~!  
  叟問臞翁姓字,且詢以將欲何往。臞翁以實告,因問叟。叟曰:「老人姓林,與君先人有通家之好。」臞翁曰:「翁年幾何?」叟曰:「不知歷幾甲子矣。」臞翁不知是仙是佛,心甚異之。叟命臞翁就寢。及天微明,臞翁恍惚聞呼曰:「梅臞翁可起行也。」猛開倦眼,見身臥草茵,茅舍全無,司門之鶴猶隱隱在雲端飛繞。正縱目仰觀,忽片紙撲面飛來,落於草際。拾起視之,中有四語云: 8 A2k-X,  
  問我何人,和靖後身。西泠之北,三度梅春。 D4 e)v%  
  臞翁閱畢,喜曰:「吾隻身作西泠之遊,原欲不食人間煙火。今幸和靖先生預導先路,從此皈依,何難酬願。」遂復向西泠而行。 JJ[J'xl@  
  越兩日,復至一處,崇山茂林,蔥蔚深密。臞翁思和靖先生當必在此。日沉天暮,遂不向人家借宿。時值初旬,斜月半圭,猶掛樹杪。臞翁趁著月光入山深處,祇見叢林有人走動,私心竊喜,以為必是和靖先生。忽聽風響處,跳出二人,伸拳勒手,乃山賊也。一名山魈,一名木魅正欲出山尋華屋打劫,不期臞翁與之相遇。喜曰:「送買路錢者至矣!」見臞翁並無行李遂遍身搜尋,卻也絕無金銀氣,二人顧謂曰:「此人何一寒至此?」謂臞翁曰:「聽爾聲音乃遠方人,空身夜行必是喪家之狗,爾盍跟我作一夥伴?」臞翁不可,賊強之﹔臞翁固不可,山魈怒曰:「我本欲留你一條活命,汝真不識好歹,留汝那有用處?」遂舉刀刺之。忽虎嘯一聲,跳出林外。向二賊張牙舞爪。賊驚走。臞翁昏絕地上,少時蘇醒,手足無措,亂竄林中,聽得鶴唳數聲,以為和靖先生去此不遠,心稍定,坐以待之,亦絕無影響。 |-Y,:sY:  
  比及天明,方覓路而走。行里許,前臨大溪,溪上有木橋。臞翁欲行過橋去,橋木已朽不堪行乃轉身覓路。忽背後有人呼曰:「梅臞翁不在此處歇腳更欲何往?」臞翁急回頭看時,見和靖先生披鶴氅,隔橋端坐,一鶴鎮踞於前。臞翁遂倒身下拜,乞為接引。和靖曰:「爾且過橋來。」臞翁曰:「橋木已經朽壞,怎好立腳?」和靖曰:「爾但行且勿憂。」臞翁深信和靖,遂放膽走來。將近彼岸,橋木忽斷將臞翁跌在水中,彷徨懼間,覺已立於和靖先生側矣!回視橋下,又有一臞翁浮於水面,不勝驚疑。和靖笑曰:「爾今日方脫凡根,不須疑慮。」臞翁跪請皈依,和靖乃揮塵尾謂之曰:「佛傳衣缽必先懺悔。吾今託為坐禪,爾試參之。」臞翁請說妙諦。和靖問曰:「犯口過否?」臞翁曰:「嫌壓瓊枝頻罵雪,憐摧玉蕊暫呵風。」又問:「犯淫過否?」曰:「嘗招月姊橫疏影,喜傍封姨送暗香。」問:「犯殺過否?」曰:「偶曳長條打孤鶴,偏教冷艷餓寒蜂。」問:「犯身過否?」曰:「溪上賺他吹笛客,嶺頭欺遍詠花人。」問:「作如何究竟?」曰:「枝殘蕊破多生子,花落魂消尚有心。」問:「作如何解脫?」曰:「縱有月魂都是夢,不逢春信本無香。」和靖喜曰:「爾真能十根斷、六慧通也,吾今還你個葉落歸根罷!」同往西泠北去,不知所終。 pGUrYik4  
YHg4WW$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2-04
第四段     花朝節郊外尋春 貰酒亭溪邊遇柳 J?%ecCN  
s H(io  
Y !%2vOt  
3gv@JGt7`  
  梅如玉自臞翁游西泠去後,與松風、竹筠二子往來愈密。坐談時,詩書供其採摭,風月助其吟詠。一日,如玉獨坐索笑齋,松風排闥而入,大呼曰:「雪香真如世外佳人,不輕向人間挪步,我松翠濤今日特來索笑也!」雪香曰:「翠濤今日來何早也?」松曰:「聽得春來春去一半,我為春光惜,故特早來欲與你共惜之。」雪香曰:「今日花朝,我到忘記了,翠濤你真真是有心的人。我家沁香園杏花正開,可呼酒以賞之。」松曰:「無庸小小沁香園怎容得許多春色,必須攜酒作郊外遊,方消受得數十里的風光。」雪香曰:「如此說,當約嶰谷偕往。」松曰:「更佳。」遂命鶴奴持簡招竹筠,其略云: -Q6Vz=ku  
  一年春色,都附花朝。我輩偶爾混跡紅塵,何礙英雄本色。邇際天朗氣清,遊人濟濟,陌上帽影鞭絲,繹絡不絕。若獨株守空山,怎不教人冷齒?特此專紮,邀閣下作郊外遊。幸無阻興,令東皇笑我輩寡情也。 NG8 F'=<  
  竹筠見紮即至,謂二生曰:「我方欲到翠濤家,將出門遇鶴奴持簡至,不然幾乎空走一回」。雪香曰:「嶰谷你好痴,你若到翠濤家定非空走。」竹曰:「翠濤到這裏來了,我去如何不是空走?」雪香曰:「有嫂夫人在哩!」竹大笑﹔松亦笑曰:「不意雪香為人恬淡,亦能作風流蘊藉語。」竹曰:「要走就走,不必閑話。」松曰:「我有一事與雪香商。」雪香曰:「何事?」松曰:「家中可有酒否?」雪香曰:「有。」竹曰:「翠濤真是酒鬼,這裏又非你家,到老實得狠哩!」松笑曰:「昔人欲飲酒,當謀諸婦。若是在我家,我必與婦謀。今在雪香家,故不得不與雪香謀也!」雪香曰:「翠濤利嘴,報復好快。」竹曰:「再說一會,今天過了。」 I9e3-2THfj  
  雪香遂命鶴奴攜酒同游郊上,則見: DzIV5FG  
    幾樹棠梨,半灣楊柳。趁薄暖而粉蝶翩翩,罥輕寒而遊絲裊裊。香合繡野,狂蜂合花影齊飛,草滿平蕪,翡翠共湖光一色。黃鶯乍囀,巧弄金梭﹔紫燕初睇,頻拋玉剪。簾隱杏花之市,前村沽酒人家﹔簫吹桃葉之溪,到處賣揚風景。遍千山兮萬山,迷十里兮五里,哪管紅塵拂面,帽影鞭絲﹔都從紫陌尋春,衫輕袖窄。鴨頭水暖,綠波蕩漾片踩來,雁齒橋橫,碧樹參差驕馬過。時見芸窗才士,幕結青油﹔更教綺閣名姝,錢分白打。紅裙翠袖,行將小婢當頭﹔霧鬢雲鬟,笑向鄰媛低語。朵朵蓮花,步緩輕盈,一半情人扶,雙雙柳葉眉舒,羞澀幾分防客看。真個風景宜人,益信陽春召我。 D!8v$(#hR  
  三人一路玩賞不盡,行過溪橋,有一小亭,前臨綠水,後枕溪山,中列石桌、石几,四面石欄旁豎小碑。三人撫碑讀之,乃是趙師雄遇美人處,後因慕想不置,遂建亭焉,題曰「貰酒亭」。雖在繁華場中,到也十分幽靜。雪香命鶴奴將攜來酒餚排上,三人小飲其中。竹曰:「有酒無詩,未能遣興,盍將貰酒亭為題,作詩紀之。」松曰:「嶰谷所說甚佳。登高作賦,臨流賦詩,是我輩本等事。雪香你帶有紙筆否?」雪香曰:「有。」松曰:「快取來,各作一首。」鶴奴將紙筆呈上。三人吮筆起草,雪香先成,以示松、竹: x`Wb9[u8  
  仙子行蹤等翠萍,臨溪千載剩空亭。 2.^CIJc  
  早知奇遇都成夢,悔不相逢總莫醒。 A H=%6oT2  
  松笑曰:「雪香欲夢不醒耶?處世若大夢,問是誰個醒來?」竹曰:「翠濤,你詩還不做,祇顧聞談。」松曰:「你做起了?」竹曰:「已做起,你看看。」 \T!,Z;zK  
  淺淡妝成百媚嬌,相逢自覺黯魂銷。 zqURnsJ  
  美人到底無情甚,祇伴檀郎醉一宵。 lHPnAaue@  
  松曰:「嶰谷你說無情,這樣無情的你遇著幾個?我的詩尚未做,就你的意思翻作一首罷。」  *M$mAy<  
  酒家相伴話平生,不是無情是有情。 _|4QrZ$n(  
  今日空亭留一醉,當筵那有佩環聲。 MRZN4<}9  
  竹指雪香曰:「雖無佩環聲,卻有個美人在此。」雪香曰:「這個美人與嫂夫人交好。」松笑曰:「酸子也不酸了。」竹曰:「想是醋喫完了。」三人失笑。松曰:「酒來!」鶴奴換壺上,復滿酌,各飲數巡。 tUW^dGo.  
  忽一人著翠袍,緩步溪頭。竹與相識,呼曰:「柳曲江哪裏去?」且說此人姓柳名衙字曲江,節操雖不及竹,卻也風流自賞淡雅宜人,好著白衣,隨風飄蕩,故竹與之為友。時聞竹呼,遂走至亭前,松、梅亦離座相迎。竹謂梅、松曰:「此柳曲江也,住長堤,去此地不遠。」松、梅齊聲曰:「久仰,久仰。」竹又指松、梅謂柳曰:「這位構翠濤,這位梅雪香。」柳曰:「嶰谷嘗道及二位品望,不勝景慕,今得瞻韓何幸如之。」松曰:「曲江不嫌杯殘炙冷可入席坐坐。」雪香欲讓杯於柳。柳曰:「我與嶰谷共杯。」松笑曰:「合巹杯不過如此,竹娘今日嫁柳君矣。」竹曰:「翠濤總好謔與曲江初相識,何便乃爾。」柳曰:「善戲謔兮,不為虐兮。」雪香曰:「曲江便宜了你。」松、柳大笑,遂相為獻酬。柳見三人詩句讚曰:「載酒吟詩真真是文人快事。」雪香曰:「曲江也作一首。」柳曰:「學淺才疏,況且崔題在上,續貂似可不必。」竹曰:「已屬相知何必推卻?」柳笑曰:「如此,則班門弄斧矣!」松曰:「你非木匠這裏也沒公輸,請速作。」柳乃作一首云: Xr4k]'Mg  
  一醉酒家天欲明,醒看月落共參橫。 &B1!,joH~  
  建亭空紀相思夢,那似當時不遇卿。 - K"L6m|  
  松曰:「詩筆清新,真是嶰谷友矣!」柳曰:「過譽,過譽。」雪香復呼:「酒來。」鶴奴曰:「冷了。」雪香曰:「尋些枯草再熱一熱。」鶴奴曰:「熱過數次,枯草都尋盡了。」松曰:「令人興阻。」柳曰:「此處去寒舍不遠,可同到寒舍再暢飲一回。」松曰:「雪香你我怎好叨擾曲江,但我輩不必作此俗態,好同去也。」雪香命鶴奴收拾杯盤,攜了回家,已與松、竹向柳家而去。 Xi+l1xe  
JE@3UXg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2-05
第五段     曲江有約賞煙花 如玉無情對桃李 ,0f^>3&n>e  
X 4\V4_  
.EZ8yJj1Q  
.E;}.X  
  雪香及松、竹同到柳家,柳曲江導入書室,室名「洩春軒」,其額曰:「嫩金」。旁有對聯,乃李義山詩也。曰: Z/q'^PB p  
  已帶黃金縷,仍飛白玉花。 %Vfr#j$=  
  雪香曰:「曲江真雅人深致。」少時茶罷,曲江入內去了。松曰:「柳曲江風流可愛,宛似張緒當年。」竹曰:「我竹嶰谷所交的朋友,哪有錯的。」松曰:「你與我相交,你就錯起。」竹曰:「更是不錯。」少時柳出,謂竹曰:「不知兄等今日作郊外遊,未曾辦得一毫餚饌,率爾邀到舍下,殊覺不恭。我引兄等到一處所,可以釃酒並可以賞春。」松曰:「有此妙境,何不早去?」竹問柳曰:「是何地方?」柳曰:「離此不上半里,有個青樓甚佳。」松曰:「如此,我不去。」柳曰:「翠濤襟懷浩蕩,何竟是個道學先生。」松曰:「我與嶰谷年稍長,入此煙花隊裏可信把持得定。雪香年幼,且未嘗過此中滋味,倘引開了情竇惑於其中,甚非你我為朋友的道理。且異日臞翁老伯回時,你我將何顏以對?」柳曰:「這卻無妨。昔日騷人才子,如杜子美、李太白、元微之、白樂天、蘇東坡、陸放翁等,動輒挾妓以遊。今為此行,似亦無傷雅道。」竹曰:「曲江聽言亦是。且我觀雪香為人,恬淡寡笑言,諒不致溺於其中。此番舉動,正如今早所示札云「偶爾奇跡紅塵,何礙英雄本色」。翠濤你不必過拘。」松顧雪香曰:「雪香,你可自信否?」雪香曰:「請嘗試之。」於是四人攜手同行。 /T 2 v`Li  
  不過半里之遙,已到門首,恰遇院中一個小廝出來。柳生是來過認得的,便叫:「柳相公,怎輕易不到這裏來?」柳問:「你家桃姑娘、李姑娘在家否?」小廝曰:「在家,相公請到裏面待茶。」四人遂一齊走進。原來院有二妓,一名桃根,一名李萼,雖非傾國傾城,卻也算得教坊魁首,簫管歌曲件件皆精,但不解吟詠耳。小廝引四人入內,呼曰:「桃姑娘,李姑娘,西門柳相公同三位客來了!」祇聽角門一聲,二女齊出,笑迎曰:「柳相公是哪陣風吹得來的?」忽見雪香在旁,凝眸半晌,私相語曰:「好個體面哥兒。」柳因指三人示二妓曰:「這位松相公,這位竹相公,這位梅相公。」桃含笑曰:「梅相公合眾位相公請坐。」柳復指二妓曰:「這是桃姑娘,這是李姑娘,」松顧柳笑曰:「桃李盡在公門。」竹曰:「雖在曲江門下,卻已下自成蹊矣!」。李曰:「都是些讀書相公,會講文哩。」桃曰:「相公們平日在家講的文,今日都背來了。」合座大笑。 A@-U#UvN  
  雪香獨向隅而坐,低頭不語。桃曰:「相公們祇管說,可憐冷落我梅相公。」竹曰:「雪香祇管放老氣些,莫作新嫁娘模樣。」松曰:「我先所言固是正理,但既到這裏來也要風流點子,莫把你的酸氣帶來了。」柳曰:「雪香初來,這也難怪。」李曰:「又道是無酒不敘情,相公們喫酒不喫?」柳曰:「特來喫酒的。」桃遂命小廝辦酒。不一時排上筵席,依次而坐。雪香讓柳坐,柳曰:「今日是我的薄東,我在上橫頭坐,翠濤左邊一席坐,嶰谷右邊獨坐,你隨翠濤坐,桃姑娘、李姑娘下邊陪客。」竹曰:「我喜同翠濤坐,雪香你在右邊獨坐。」雪香不可。松曰:「這又不是請客,雪香你就坐下。」坐畢,酒飲數杯,柳曰:「啞酒難喫,我等賭拳索戰罷!」松曰:「快事,快事!我就與你來。」柳輸松一籌。竹曰:「細柳營真不濟事,待我整齊隊伍戰退大樹將軍。」遂與松戰,松輸一籌,呼雪香曰:「淇園竹箭射退吾軍,可速截住。」雪香與竹戰,竹輸一籌。雪香曰:「望風而降,真勢如破竹矣!。」竹曰:「吾將教吳宮美人戰。」謂桃曰:「你與我擒此驍將。」雪香也輸一籌。竹曰:「梅將軍今日於娘子軍中棄甲曳兵走矣!」松、柳大笑。柳曰:「桃姊唐突梅郎,該敬酒一杯。」桃立起身來敬酒。雪香曰:「酒厚了,不敢領。」桃見雪香喫了些酒,面色微紅,真似桃花瓣兒一般,好生愛憐,遂移坐雪香身旁勸酒。竹笑曰:「我叫雪香獨坐右邊,留虛席以待桃姊久矣!」桃復勸以酒,雪香固辭。李曰:「待我敬梅相公一杯。」桃曰:「看你臉面何如。」松曰:「雪香醉了也祇一杯酒,莫卻了他二人的意思。」雪香遂一飲而盡。李復敬雪香一杯,雪香祇不肯喫。柳謂李曰:「梅相公既不喫,不必相強,我替他喫一杯罷!」松曰:「觸動了我的詩情。」柳曰:「翠濤豪爽定有警句,我當洗耳。」松曰:「《牡丹亭》有句云‘不是梅邊是柳邊’,與方纔李姊敬酒情景宛合。」合座大笑。桃曰:「《牡丹亭》詞曲甚好。」柳曰:「你們吹唱俱佳,何不歌一曲侑酒。」桃曰:「恐污相公們耳哩!。」松曰:「我最喜聽清音。」竹曰:「我也略知一二,試歌一曲聽聽。」桃乃吹長笛,李彈箏而歌: RL H!f1cta  
  曉掛芙蓉帳。有十分思憶,十分惆悵。不曾相別,相別如何樣。恨雞鳴日上,不等鴛鴦情暢。今早分離,又是何日何時再了前賬。 h8-uI.RZ  
  看眼底情人難依傍,問今宵那個成儷伉。新舊閑愁,一夜一回償。有誰銘腑臟,度爾煙花飄蕩。偶作新詞待卿,卿按節時啟朱脣唱。 h"'}Z^  
    右調《夢芙蓉》 ej1WkaR8  
  歌畢,松曰:「真是響遏行雲,暢快!暢快!」竹曰:「我細聆此曲,其詞絕佳,不知是何人作的?」桃曰:「我們歌新詞,不歌舊詞。這就是柳相公從前作的。」松曰:「曲江風流令人雅慕。」李曰:「我看相公們都是才子,何不也各作一首,使我們唱唱。」松曰:「使得。」遂填《南鄉子》云: -Owb@Nw  
  日暮髻重梳,賣笑春風待阿奴。幾度喚郎,郎面本生疏。陌路都成並蒂蕖。竟夜任歡娛,此際誰憐瘦弱軀。縱使相憐,情義總模糊。應共鮫人泣淚珠。 F+j"bhe  
  柳曰:「翠濤淒音促節、哀感頑艷,洵是才人之筆。嶰谷你也作一首看。」竹乃填《百字令》一闕云: Og8%SnEpMI  
  當楚桃李為誰春,小小芳齡二九,賣笑門前迎好客,笛唱笙歌,盡有裙底風流,眉尖嬌媚,二美傳人口。金樽捧處,競看雙袖纖手。祇恐南打夭桃,風摧綺李,瘦比章臺柳。昔日繁華爭美處,到此不堪回首。酒地淒涼,花場冷落,兀自拋紅豆。琵琶慣抱,積愁誰與分剖。 %:Y(x$Qy  
  松曰:「嶰谷真欲淚落青衫矣!」竹曰:「雪香作一首,想必更佳。」雪香曰:「不作也罷。」松曰:「都作了,你如何不作?」雪香遂提起筆,填《滿江紅》一闕云: ]86*k %A  
  偶過青樓,見兩樹、嬌花嫩蕊。裝就的、倚門含笑,拈花自喜。金爵釵簪雲霧鬢,秦珠幾粒垂雙耳。聽當筵,個個說風流,新桃李。乍相識,便呼姊。歡笑處,竟如此,我偏嫌脂粉,為花羞死。座有東鄰情不適,世無西子難誇美。笑生平、俊眼太孤高,誰堪視。 7(P4KvkI  
  松笑曰:「雪香欲遇西子,悔不早生千餘年,泛西湖去。」桃曰:「相公所作詞曲都佳,我無所酬,但持杯酒為敬。」雪香曰:「我實不飲。」松曰:「天色將晚,略飲數杯回去。」飲畢,桃、李二妓送四人出。桃私謂柳曰:「梅相公好個才貌,可惜不知風流情趣。」柳曰:「年紀還幼。」四人遂別二妓而行。 $Zkk14  
"=JE12=u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2-06
第六段     柳曲江讚美人 梅如玉憐好夢 Ga;Lm?6-  
:U'Oc3l#Y  
.wcKG9u  
8s6^!e&  
  松、竹、梅、柳出院復到柳家。松曰:「我先慮雪香走到煙花隊裏把持不定,不意不言不笑,竟酸到這地位了。」竹曰:「雪香今日正是鄉裏人與妓焉,能不為蘇公所笑。」松曰:「雪香少年老成,我輩真不能及。」雪香曰:「非也。我祇道青樓妓館必是絕色,方能引人遊賞。誰知這兩個盡是些脂粉氣,聞之令人欲嘔,怎能動我風情。」柳曰:「這兩個雖未脫盡脂粉,然也是教坊渠魁。雪香眼孔大高,就難說了。」松曰:「與此輩交接原是水月鏡花,祇要稍有風韻,偶爾作盆景玩賞也可。恰情雪香持論太苛,吾恐風月場中絕無插腳之地。」柳曰:「雪香如此著眼,未知嫂夫人如西子否?倘是無鹽,將如之何?」雪香曰:「事關倫紀,又當別論,雖隴原、北成亦與諍好。除此之外,不是傾國傾城,決不待以青眼。」竹曰:「雪香到底寡情。」雪香曰:「若遇絕世佳人,我比兄等用情更深,惜未得一見耳。」柳曰:「雪香,到有一個絕世佳人,去此不遠,我幾乎忘卻了,明日與你賞識賞識。」雪香曰:「是甚人家?」柳曰:「也是妓館。」雪香曰:「敗柳殘花哪有佳處。」柳曰:「不可一概而論,我試說與你聽:北去十餘里,有一院名銷魂院往來俱是豪貴,院中有麗姝十餘人,皆是到處選來。」雪香曰:「何若是之多。」柳曰:「此不過與桃李相上下,不足為雪香道。別有一室名延秋館,獨居一妓,姓桂名蕊字月香,舉止端莊,性情幽靜,不與群妓為伍,詩詞歌賦無一不佳,書畫琴棋無一不妙,祇是欲求一見,便有兩不得、兩不能。」雪香曰:「何謂兩不得?」柳曰:「非數十金不得,非文人才子不得。」雪香曰:「何謂兩不能?」柳曰:「欲薦枕席不能,欲稍與褻狎亦不能。」松笑曰:「曲江說誑。兩不得猶可言也,兩不能恐未必然。」柳曰:「若是粗人俗客到館,諒他難保其貞,但所接者盡是文人才士,一見生憐自不忍相強。即如我去年曾去一回,與之坐談竟日,自覺惜玉憐香之情難已,朝雲暮雨之念轉消。翠濤你去一回,方知我非說誑也。」竹曰:「倘俗客要見若何?」柳曰:「彼嫉俗子若讎,相見僅同木偶,俗人祇貪裙邊風味那識真色,又何樂以數十金與木偶相見哉?」竹曰:「鴇兒若得他宿客,真是大大錢樹子,所獲豈止數十金,何也聽其自便?」柳曰:「彼係鴇兒愛養,非不欲其宿客,但一言及彼遂尋死覓活,鴇兒恐其短見,並連一見可獲數十金也沒有了,因此不敢勉強。」松曰:「曲江雖是如此說,我終不信。」柳曰:「不信由你,一去便知。」雪香曰:「果如曲江言,我真欲往,惜乎無數十金耳!」柳曰:「是在我。」竹曰:「曲江與雪香尚是新知,何敢以重費相煩,此事我當任之。」松曰:「此番為雪香而去費金,我當與嶰谷共任,但我難為役,嶰谷任之,誠是何敢累及曲江。」柳曰:「這卻無妨。」四人訂期而散。 8Y~\:3&1<  
  雪香歸,獨坐索笑齋,將信將疑,默默無語。少時隱几而臥,忽見竹自外來,呼曰:「雪香獨坐無聊,何不踏青去。」雪香遂偕竹出門,果然一路風光賞心悅目。行至一處,忽見舍字壯麗,聞閎甚高,心知是豪貴人家,信步直入絕無阻礙。行過數重,中有一園湖山掩映,迥異俗境,數株垂絲海棠,倚著荼䕷架邊。雪香立住玩花,回頭忽見美人著杏黃衫,憑欄拂鬢,見客毫不躲避。雪香凝眸視之,真是天上少有人間難尋。一時目迷魂飛手足失措。良久神稍定,與之語亦不答但含笑而已。聞有呼喚聲,美人遂入內去了。雪香驚疑一會,乃口佔二絕云: Rnk&:c  
  僥幸相逢月裏仙,今宵人上大羅天。 n,%/cUl  
  霓裳一曲能精否,待向花中奏管弦。 B3V+/o6  
  玉貌珊珊淺淡妝,佳人獨倚石然旁。 q|N4d9/b  
  無情最是留情處,笑對春風看海棠。 bn0Rv  
  吟畢,忽聞竹呼曰:「雪香今日著魔道矣!」猛然回頭,則見身臥几上,書燈如豆半明不滅,始知方纔所見乃是一夢南柯。遂撥動銀缸,寂坐片時,尋思曰:「若是曲江所說桂蕊能如夢中美人,我梅雪香不作大士供養,算是無情。」又想道:「夢裏造境奇奇怪怪,何所不有。如所見的美人,漫說於今沒有,祇恐自古都無。早知有如此好夢,何不不醒更妙。今早到貰酒亭作詩,末二句云‘早知奇遇終成夢,悔不相逢總莫醒’,不謂已成讖語。」時已漏滴三更,雪香遂解衣就寢。思續前夢,轉側一會方纔睡著。不多時,聞山寺晨鐘而寤,因集古人句作一絕云: mA0|W#NB  
  雲想衣裳花想容(李白) /7p1y v  
  月斜樓上五更鐘(李商隱) VfJdCg_  
  洞房昨夜春風起(岑參) &(,-:"{pNR  
  神女知來第幾峰(張子容) LCkaSv/[RB  
  天色微明,披衣急起,呼鶴奴熱水淨面。啟門出,謂鶴奴曰:「太太若問,說我到松相公家去了,早飯熟也休等我。」走到松家,松扉初啟。蒼頭見雪香到,曰:「梅相公到快雪亭坐坐,我家相公尚未起來。」雪香遂獨坐亭內。此亭係松書室,松題額曰:「鶴棲處」,又取古句作對云: >'|Wrz67Z  
  雲影亂鋪地 濤聲寒在空 !=rJ~s F/{  
  雪香在亭中想起幻夢,坐不住起身在階前閑步、沉吟。松出呼曰:「雪香好早,驚人殘夢。」雪香曰:「我雪香孤眠獨宿,天明即起,不似人家在溫柔鄉,雖不老死也幾眠死。」松曰:「夢裏鴛鴦有本有樂境,雪香酸子那知其中況味。」雪香曰:「你說夢裏鴛鴦,本有樂境,這何足為樂,我到有個好夢,祇怕你平生福薄,總未夢過一回。」松曰:「你有甚好夢?」雪香遂將夢告松。松曰:「你因曲江所說動了興頭,亂想胡思夜形諸夢,也是常事,但曲江之言終是假的。」雪香曰:「怎知是假?」松曰:「曲江見你說‘世無西子難誇美’,故把個假西子說你聽聽。」雪香曰:「不管是假是真,那銷魂院我總要去一回。」少時蒼頭呈早餐上,雪香無心飲食,偶然失箸。松笑曰:「雪香想到哪裏去了。」雪香曰:「不知是何緣故,心中總委決不下。」松曰:「已往莫念,未來勿思,心自能定。」雪香曰:「我也未念已往,未思未來,方寸之中,毫無著落。」松曰:「飯後我同你郊外散散。」雪香曰:「今日無心玩景。」飯畢,略坐別松歸。 TxXX}6  
& 24$*Oe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2-07
第七段     銷魂院頻馳意馬 延秋館始遇情魔 F *`*5:7  
$A GW8"  
)uj:k*`)  
MR=dQc  
  雪香歸到索笑齋寂坐,甚是無聊,忽而雲陰四合積雨連綿,半月不止,所訂往銷魂院日期已過,雪香愈是惆悵。不覺又是修褉佳辰,雪香早起推窗,乍見陽烏煜爍,喜曰:「日光菩薩也有出世日子了。」急呼鶴奴熱水淨面,走到松家。值松初啟戶出,雪香曰:「翠濤,今日好往銷魂院去。」松曰:「雪香好性急。久雨初晴路還濘泥,明日去罷。」雪香曰:「今日去甚好,一則修褉,一則賞花豈不兩得?」松曰:「俟喫早飯去。」雪香曰:「不須留連,同你去約嶰谷。」松曰:「到快雪亭坐一刻。」雪香亦不肯坐。松曰:「又無火牌令箭,這等難緩。」遂同到竹家,竹請在種翠館坐。雪香曰:「但去,不須坐。」松謂竹曰:「雪香已如涸鮒,稍緩則將索於枯魚之肆矣。嶰谷你勿遷延。」竹曰:「坐一刻,待我攜金去。」雪香同松到種翠館,館有額云「不可一日無」,旁列對云:  c@eQSy  
  座中雅可延佳士 籬外何須問主人 D8OW|wVE  
  雪香同松坐到館中。少時僕人邛兒捧點心出。雪香曰:「請你相公,快去!」竹遂攜金數十,同到柳家。值柳外出,遂到洩春軒坐以待之。雪香曰:「不知曲江幾早回來?」問書僮笛譜曰:「你可知你相公去向否?快與我尋回!」笛譜答以不知。又等一會,雪香心焦起來。松曰:「曲江不知幾早方回,我們空等無益,明日再來罷。」竹謂笛譜曰:「你相公回時,你說我們明早定來,不要又向別處去了。」笛譜應諾。松、竹起身出門,雪香不得已也隨走出,謂松、竹曰:「正好揚帆,卻被石尤風打個回頭,真是阻興。」松曰:「明日也不遲。」行不數步。一頭遇見柳至。雪香喜出望外,呼曰:「曲江,纔在府上等你多時,你卻向哪裏去了?可同到銷魂院去。」柳曰:「躲避了。請到舍早餐。」雪香曰:「早餐是不用了,曲江肯速去,則拜賜良多。」松曰:「雪香性急速去罷!」柳再三強邀到家,雪香祇是不肯。四人遂同往銷魂院去。行路之間,雪香走得甚快,松笑謂柳曰:「曲江前日一番言語,說得雪香意往神馳,你看腳步兒好快也。」竹曰:「雪香為人恬淡,前日於桃、李二妓毫不動情,這銷魂院不過聽得曲江說,尚未親見,怎的意馬心猿,竟如此鎖不住。」松曰:「他還有個好夢相引。」竹曰:「你有甚好夢,說得聽聽。」雪香遂將前夢說得手舞足蹈。柳曰:「未遇美人先徵奇夢,雪香真是多情種子。」竹曰:「雪香前說‘世無西子難誇美’,想是西子有靈,特來夢中一會。」松笑曰:「西子若在,已成千年老嫗不堪入目。雪香又何樂與老嫗相對。」雪香曰:「偏你一張嘴格外滑稽。」柳曰:「雪香夢中詩句,我欲步韻和成。」竹曰:「曲江先作我也和之。」柳乃口佔云: `\p5!Iq Q  
  夢裏曾逢絕世仙,銷魂又在暮春天。 )ajF ca@v  
  招他紅袖同修楔,好聽清歌雜管弦。 ! %~P[;.  
  不喜濃妝喜淡妝,嬌花羞對美人旁。 EGL7z`nt  
  桃紅李白君都棄,專要降心看海棠。 /8O;Q~a  
  柳曰:「翠濤,你放心,這個美人顏色應與西子無殊,你去便見。」雪香曰:「但走無閑話,耽擱工夫。」 +H  SKFp  
  又走了一會,銷魂院已離不遠。雪香見門牆高峻,恍似夢中,心竅異之。及到門前,有小廝在門首伺候。柳謂之曰:「我們欲到院中賞春,你可到裏面說一聲兒。」小廝曰:「老爺們請到萃美堂坐。四人遂到萃美堂。茶罷,有五六粉頭出。柳謂松曰:「都有殊色。」雪香曰:「盡是一般春色,有何殊色?」松曰:「雪香稱為春色,想是已看中了意。自我看來,前日桃、李亦不弱。」雪香曰:「翠濤終是學問淺,古詩不云乎:‘春色惱人眠不得。’」四人大笑。竹曰:「正恐那不惱人者又不能眠耳!」柳謂諸妓曰:「你家延秋館桂姊欲求一見。」諸妓曰:「我等不知,當問我老知舉。」少時一老妓出,諸妓都入內去。老妓遍問四人高姓,乃曰:「我這裏有十餘個姑娘,不知老爺你看得上否?」柳曰:「這十餘人不必看,但要到延秋館耍子。」老妓曰:「這裏沒有甚麼延秋館。」柳曰:「我知道了,你怕我們是粗俗人,進去不大穩便。且縱老眼一觀,俱是讀書才子,決不以殘花敗柳一例視汝家桂娘。且我去年曾來過一次,不必瞞我。」老妓見四人俱屬斯文,因曰:「柳相公既來過,這到館的事也是明白的。」柳謂竹曰:「煙花費拿來。」竹出金與老妓,老妓笑而納之,曰:「桂姑娘性燥,若是過於戲謔,恐得罪了老爺,先為告過。」柳曰:「這卻放心。」雪香笑曰:「聲價便自不同。」老妓命小廝導入延秋館去。 \sEH)$R'  
@=6*]:p2.  
$2>"2*,04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02-08
第八段     梅如玉降心桂蕊 桂月香留意梅君 h:4F?'W  
1.z]/cx<y  
II{"6YI>  
d5qGTT ~a  
  四人同到館中,祇見假山重疊,太湖玲瓏,茶䕷滿架,海棠垂絲。雪香曰:「又是夢耶?」小廝呼曰:「有四位老爺來看桂姑娘。」說畢即去。少焉一小鬟出,年約十三四,豐致嫣然,迎曰:「相公請到館裏坐,姑娘就出來相陪。」四人坐定,見上橫一匾,云「小山招隱」,中掛一幅折桂圖,畫上題四語云: 0;2ApYks  
  攀桂仰天高,幽香動玉宇。 RBV*e9P%  
  風前墜一枝,有誰憐折取。 Y(h (Z  
  旁有款云「月香主人寫意」。兩邊蠟粉對聯云: u^+ (5|  
  有根堪託月 無命但隨風 e)A{ {wD/  
  旁亦落「月香」二字。雪香曰:「未睹玉貌已見仙才,早令人魄飛一半。」竹曰:「特恐貌不敵才。」松曰:「何才之有?題畫詩剛剛做了三句。」柳曰:「怎麼祇三句?」松曰:「首句是浣花老人所作,非三句而何?」雪香曰:「借句衍詩,這原無礙。」 ,<<HkEMS  
  祇見湘簾啟處,小鬟擁桂蕊出:梳蟬翼鬢,著杏黃衫,六幅湘波,雙鉤微露,四人一見魂銷,不覺俱立起身來,凝眸無語。好一會柳謂雪香曰:「較夢中人何如?」雪香曰:「一樣。」松曰:「久聞芳名,時深仰慕。今得一見果然名下無虛。」桂曰:「蒲柳之姿,深沉苦海,每對雅人,自慚形穢。」雪香曰:「月香姊何不坐?」桂見雪香絕世豐神,私忖曰:「吾閱人多矣,如此郎君得未曾有。」乃曰:「諸君未坐,賤妾焉敢就坐。」松笑曰:「一睹仙葩竟連坐與未坐都忘記了。」於是一齊坐定。桂蕊詳問姓字。柳手指而告之,且曰:「我去年曾睹芳容一次。」桂曰:「忘懷了。」小鬟捧茶出,雪香問:「叫甚麼名字?」桂曰:「此女名菊婢,今年十三歲了。」竹曰:「也還雅致。」雪香曰:「主人雅,婢子如何不雅。」松曰:「雅便雅,祇是這朵花又不知被何人揉碎。」桂正色曰:「妾有冒昧之言,望君等垂聽:自來煙花巷裏率多淫褻之詞,妾不幸隨此情獄,以致涇渭難分。但和璧三獻,猶是未雕之璞,一切淫褻語非所敢聞,願君等見憐。」雪香曰:「一遇仙子自覺俗念頓消,何敢以淫褻語瀆卿清聽。」松笑曰:「雪香何前踞而後恭也。」雪香曰:「今非昔比。」竹曰:「曲江所云‘桃紅李白君都棄,專要降心看海棠’,此語誠然。不獨雪香降心我亦降心矣!」桂問此二句何為而作柳告以故。桂視雪香曰:「梅君眼孔甚高,如妾陋質那堪入目,乃桃李難逢一顧,而賤妾獨蒙垂青,真是有幸有不幸。」雪香曰:「未與卿逢,夢魂來告,今日一見恍若三坐。」桂問:「夢中詩句尚記得否?」雪香遂念了一遍。桂曰:「感君多情,先徵幻夢。不揣固陋,欲作鸚鵡學語,未知可否?」雪香曰:「謹請教。」桂亦口佔二絕云: f}{Oj-:"CC  
  未遇慈航普渡仙,杜鵑啼徹五更天。 SAGECK[Ix  
  誰知司馬情如海,夢裏曾經撫素弦。 (Q ~<>  
  每思燒燭照紅妝,恨積還慵到砌旁。 hwdZP=X  
  今日多情花下立,海棠遺愛比甘棠。 -H AUKY@;5  
  松曰:「如此才貌雙絕,我亦降心相從矣!」 Xw{Qktn  
  雪香曰:「此詩不似題畫詩做了三句。」松大笑。柳曰:「以我昔日所聞,與去年所見,月香姊從未如此多情。不料一見雪香,便至降心乃爾。」松曰:「我有四句俚語,作一小讚。」乃云: aO>Nev  
  降心偏對降心客,俊眼恰逢俊眼人。 [^GXHE=  
  一樣多情一樣美,暗中格是有前因。 NA9N#;  
  雪香喜曰:「誠如兄言。」桂曰:「松君豪邁不羈,的是偉才。」竹曰:「月香姊八個字的月旦,道盡翠濤生平。請將我三人一一評之。」桂曰:「竹君溫恭和藹,柳君意態風流……」松曰:「待我評雪香是個多情才子,月香姊是個絕世佳人,這叫作才子佳人信有之。」竹、柳大笑。桂面色微紅,低頭不語。雪香斜視月香,謂松曰:「翠濤總多嘴。」松曰:「我本多嘴,沒有等月香姊評你一句。若是月香評你一句,則一經品題便作佳士,今後成不得佳士了。月香姊你再評他一評,也還不遲。」合坐大笑。桂亦嫣然。 a}#Jcy!e  
  少時菊婢捧酒出。酒過數巡,柳曰:「啞酒喫得無味,待我行一酒令。」松曰:「且慢,都斟起來,滿飲三杯然後起令。」雪香曰:「阻他的令,先罰一杯。」松曰:「該罰。」遂酌巨觥欲飲。竹曰:「你是個酒中餓鬼好便宜。這一杯偏恕過你,不讓你喫。」遂都斟齊,連飲三巡。杯到桂蕊,桂曰:「這急三槍來不得了。」松催起板來。桂曰:「讓一杯。」松曰:「不能。古人有言‘八年教讓以來,而酒不與焉’。」竹曰:「是哪部書上的?」松曰:「想當然耳。」合座大笑。松曰:「祇管閑話,桂姊的酒還不喫?」桂立起持酒,向雪香云:「梅君借一杯。」雪香欲接松隔住,云:「雪香前日在桃李筵上,千不喫,萬不喫,今日偏要替人喫好不怕羞,這借是不能借的。」竹曰:「月香姊就喫這一杯。」桂曰:「松君好狠。」遂舉杯欲飲。雪香曰:「酒冷了,換一杯喫。」柳曰:「雪香真是情深如海」。松曰:「雪香越俎代庖,該罰一杯。」雪香曰:「為庖人受罰醉也甘心。」遂酌酒,謂桂曰:「月香姊飲乾,我的罰酒也喫乾。」遂同一飲而盡。松曰:「合巹杯無比爽快。」雪香及桂蕊皆有赧色。」竹曰:「曲江好起令了。」柳曰:「我以風花雪月四字起令。認定一字,拈古詩一句,又要依次而行。如認定風字,開首說者詩中風字第一,第二說者詩中風字第二,如此可類推。」松曰:「如說風,詩中也不許犯花雪月三字。」雪香曰:「這個自然。」松曰:「還有句話,不論詩詞歌賦。」竹曰:「這卻不能。」桂曰:「讓他些罷。」雪香曰:「起令是曲江以後順行,第二該我。」桂曰:「梅君下面是我。」松大笑曰:「雪香僥幸。」桂色發赤曰:「我是無心語錯。」竹曰:「我上面是月香姊。」松復笑。竹曰:「你不須笑,你還在我下面。」梅、柳亦大笑。桂曰:「不要攪場,又阻了令。」柳曰:「我說起‘風吹柳花滿店香’。」松曰:「開口便錯了犯花字,該罰。」柳曰:「換一句‘風流三接令公香’。」雪香曰:「風流之風算不得風雨之風,也該罰。」柳曰:「再換一句。」松曰:「喫了罰酒再換。以後說錯了的都要先喫罰酒,然後換詩,不得任意更換總不罰酒。」柳曰:「我姑受罰以警眾。」遂酌酒一飲而盡,乃曰:「風飄萬點正愁人。」雪香曰:「春風無那瀟湘意。」桂曰:「日暖風恬種藥時。」竹曰:「無那春風欲送行。」松曰:「縱然一夜風吹去。」 (<:mCPk(~  
  柳曰:「待我再從花字說起。」松曰:「且慢,風字還有第六、第七未說,難得這個尾子你便喫了他不成。若是說五言到也恰好,你又說的七言,這兩句定要說完。」柳曰:「畫圖省識春風面。」梅曰:「石鯨鱗甲動秋風。」松曰:「都說春風切於今光景,雪香偏說秋風,該罰一杯。」雪香曰:「我說秋風該罰,你的‘縱然一夜風吹去’非秋風而何?」松曰:「此是渾說,風何以知是秋風?」雪香曰:「下句‘蘆花淺水’不是秋景?」松語塞。竹曰:「切景不切景這卻不必罰酒,如說雪字怎能切於今暮春?」柳曰:「嶰谷之言是也,翠濤、雪香俱不受罰。」雪香曰:「月香姊請說花字。」桂曰:「花枝欲動春風寒。」柳曰:「月香犯風字罰一杯。」桂曰:「換一句。」柳曰:「先罰後換,有令在先。」桂飲一杯,曰:「花壓欄干春晝長。」竹曰:「桃花細逐楊花落。」松曰:「重花字罰灑。」竹曰:「不犯別字,祇重本字,如何罰酒?」松曰:「你的花字在第二,第六又有花字佔了別人地位,如何不該罰?」柳、梅俱齊聲曰:「該罰。」竹飲一杯。松曰:「換來。」竹曰:「飛花送酒舞前檐。」松曰:「宜春花滿不飛香。」柳曰:「問柳尋花到野亭。」梅曰:「長樂鐘聲花外盡。」桂曰:「陶然共醉菊花杯。」竹曰:「已映洲前蘆荻花。」 3"XS#~l%  
  松曰:「該我超雪字令。」雪香曰:「詩來。」松曰:「雪晴雲散北風寒。」柳曰:「你慣捉人的錯,也該你錯一回,犯風字,罰酒。」松曰:「我有半天沒有喫酒,就喫一杯罷。」飲畢,柳曰:「換來。」松曰:「雪滿山中高士臥。」顧柳曰:「又該你來。」柳曰:「白雪紛紛何所似?」松曰:「罰酒。」柳曰:「不錯如何罰酒?」松曰:「我先說不論詩詞歌賦尚且不能,你這一句詩乎?詞乎?歌乎?賦乎?出於何典?」柳曰:「出於謝太傅。」松曰:「此是謝太傅問兄子胡兒語非詩也,該罰不該罰?」桂曰:「柳君這一杯是要喫的。」柳飲畢,曰:「不是月香姊勸,這酒斷乎不喫。」松曰:「換來。」柳曰:「我先的一句算是有雪無詩,就說個‘有雪無詩俗了人’罷!」雪香曰:「這到換得恰切。」柳曰:「無多嘴,該的你了。」雪香曰:「長安雪後見歸鴻。」桂曰:「一溪殘雪掩柴扉。」竹曰:「楊花千里雪中行。」松曰:「犯花字,罰酒。」竹飲畢,換句云:「北人南去雪紛紛。」松曰:「清冷應連有雪山。」柳曰:「晚來風起花如雪。」竹曰:「犯風花二字,該罰兩杯。」柳曰:「罰酒總祇一杯。」松曰:「曲江你開口說風,犯花字,換一句又把風流之風算風字,已該罰酒二杯,倒饒了你一杯。這一回兩杯是要罰的。」桂曰:「也饒他一杯罷。」松曰:「看月香姊分上恕你。」柳飲畢,換云:「窗含西嶺千秋雪。」松謂雪香曰:「該你起月字令。」雪香曰:「月明纔上柳梢頭。」松曰:「雪香也錯了一回,此係曲詞,該罰酒。」雪香飲畢,換曰:「月隱高城鐘漏稀。」桂曰:「二月黃鵬飛上林。」松曰:「月字假借,該罰酒。」雪香曰:「這卻去得。」柳曰:「雪香你先說我的風流之風,算不得風雨之風,難道月香姊的二月之月,偏算得日月之月,真是阿其所好。」松、竹大笑。雪香曰:「我替他說一句‘明月自來還自去’。」松曰:「越俎代庖也要受罰。」雪香及桂各飲一杯。松曰:「月香姊換一句來。」桂曰:「梅君已說過。」竹曰:「那算不得。」桂乃換句云:「江月何年初照人。」竹曰:「中天月色好誰看。」松曰:「今夜月明人盡望。」雪香曰:「翠濤月字該在第四,怎也說到第三去了,該罰一杯。」松曰:「我正要喫酒。」飲畢,換云:「夜鐘殘月雁歸聲。」柳曰:「煙籠寒水月籠沙。」雪香曰:「竹影當窗亂月明。」桂曰:「想得故園今夜月。」松曰:「令畢了,大家喫個收令杯。」各飲畢,雪香曰:「已對傾國,還宜更賞名花。我們移箋到太湖石邊,海棠花下,重新暢飲。竹曰:「也要謝謝海棠,以毋忘好夢。」松曰:「雪香今日興致,較桃、李筵上,何啻霄壤。」遂撤筵向海棠花下而去。 f<T"# G$5  
     R6KS&Ge_  
   xep!.k x  
   'n)]"G|  
?+WSYg0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