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56阅读
  • 51回复

雪月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e;iT\=.(  
CTb%(<r  
雪月梅 R_C)  
-RwE%  cr  
作者:陈朗 K?;DMUSY\  
校点:胡绍棠 ah"o~Cbj  
ES[G  
VbYdZCC  
校点说明 Py< }S-:  
+ZYn? #IQ  
    《雪月梅》,又名《孝义雪月梅》、《儿女浓情传》。作者陈朗,字晓山(一 ]n~V!hl?A  
说字苍明,号晓山),别号镜湖逸叟,浙江平湖人。他为本书所作自序写于清乾隆 DIvHvFss  
四十年(公元1775年),则书亦即成于此时。序中说他其时已“年过杖乡”,可知 _@g;8CA  
他盖生于康熙五十四、五年之前,此书乃是他六十岁前后才完成的作品。 'S~5"6r  
    《雪月梅》 较早版本有聚锦堂刊本、 德华堂刊本,后于光绪二十七年(公元 8Y3I0S  
1901年)又有上海申报馆石印本(即题为《第一奇书》·《儿女浓情传》者,实仿 2%> FR4a  
聚锦堂本刊印)。此次整理校点,系据德华堂刊本,参以聚锦堂本进行的。 |'.  
fX)# =c|5  
akT6^cP^  
?s _5&j7  
p^_yU_  
Bw{I;rW{2  
  自序 l0hlM#  
Fr$5RAyg  
    昔太史公游历名山大川,而胸次眼界豁开异境。《史记》一篇,疏荡洒落,足 IyPnp&_  
以凌轹百代。乃知古人文章,皆从阅历中出。予也,自渐孤陋,见闻不广。及长, FtC^5{V+V  
北历燕、齐,南涉闽、粤,游历所经,悉入编记,觉与未出井闬时,少有差别。今 9v!1V,`j"  
已年过杖乡,精力渐减,犹幸麓中敝裘可以御寒,囤中脱粟可以疗饥。日常无事, c#tjp(-  
曳杖山乡,与村童圃臾,或垂钓溪边,或清谈树下,午间归来,麦饭菜羹,与山妻 Hi`//y*92H  
稚子欣然一饱,便觉愈于食禄千种者矣!惟念立言居不朽之一,生平才识短浅,未 6Yxh9*N~]  
得窥古人堂奥,然秋虫春鸟亦各应时而鸣,予虽不克如名贤著述,亦乌能尸居澄观 qd)/9*|Jl  
噤不发一语乎?因欲手辑一书,作劝惩之道。以故风窗雨夕,与古人数辈作缘,心 $!yW_HTx  
有所得,拈笔记之,陆续成篇,虽非角胜争奇,亦自是一丘一壑。龙门之笔,邈乎 T<p !5`B1  
尚矣!兹不过与稗官野史,聊供把玩。良友过读,复为校正,付之剞劂,以公同好。 I3mGo  
既云自娱,亦可以娱人云尔。 bc) ~k:  
    乾隆乙未仲春花朝,镜湖逸叟自序于古钧阳之松月山房。 HO%wHiv1X  
)Es"LP]  
\":m!K;Z  
xs:n\N  
$.v5~UGb{\  
  《雪月梅》读法 HcV"X,7S  
`zt_7MD  
    太史公云:《诗》三百,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作也。经传且然,何况稗官野史? 01. &> Duw  
作此书者,想其胸中别有许多经济,勃不可遏,定要发泄出来。 [j:[  
    凡小说,俱有习套。是书却脱尽小说习套,又文雅,又雄浑,不可不知。 w7n373y%  
    凡作书者,必有缘故。《雪月梅》却无缘故,细细看去,是他心闲无事,适遇 fn/7wO$!  
笔精墨良,信手拈出古人一二事,缀成一部奇书,故绝无关系语。 6Ik,zQL  
    《雪月梅》是有缘故者:见人不信神佛,便说许多报应;见人不信鬼怪,便说 *$M'`vj:  
许多奇异。真是一片救世婆心,不可不知。 Bfv.$u00p  
    此书看他写豪杰,是豪杰身份;写道学,是道学身份;写儒生,是儒生身份; bxXiQa  
写强盗,是强盗身份:各极其妙。作书者胸中苟无成竹,顺笔写去,必无好文字出 ! qJI'+_  
来。是书不知经几筹画而后成。读者走马看花读去,便是罪过。 Z#Lx_*p]Q  
    作书者胸中要有成竹。 若必要打算筹画而后成, 苦莫甚焉,又何乐乎为书? "6I[4U"@  
《雪月梅》却是顺笔写去,而中间结构处,人自不可及。 H|+tC=]4IZ  
    不通世务人,做不得书。此书看他于大头段、不关目处,纯是阅历中得来,真 '>^Xqn  
是第一通人! 5L &:_iQZy  
    是书随便送一礼、设一席,家常事务细微处,无不周到,纯是细心。粗浮人何 #^\}xn" [  
处着想? fm6]CU1^  
    《雪月梅》有大学问:诸子百家、九流三教,无不供其驱使。 y<uE-4  
    《雪月梅》写诸女子,无不各极其妙:雪姐纯是温柔,月娥便有大家风味,小 WnO DDr  
梅纯是一派仙气,华秋英英雄,苏玉馨娇媚。有许多写法,不知何处得来? Lo5Jb6nm  
    岑秀是第一人物,文武全才,智勇兼备,如桂林一枝、荆山片玉,又朴实,又 w8U2y/:>  
阔大,又忠厚,又儒雅。精灵细腻,真是绝世无双。 |@OJ~5H/{  
    蒋士奇是第一人物,武勇绝伦,自不必说;亲情友谊,寻不出一点破绽。 Mi_[9ku>%  
    刘电是第一人物,纯是一片真心待人,又有大家气象,子美诗:“将军不好武”, ngtuYASc  
便是他一幅好画象。 GZ; Z  
    殷勇便是中上人物,作者亦是极力写出。不知何故?看来总不如刘蒋诸公。 s0x@ u  
    华秋英是第一人物,历观诸书,有能诗赋者,有能武艺者,有绝色者,有胆智 p\4h$."  
者,而华秋英则容貌、才华、胆量、武勇无不臻于绝顶,当是古今第一女子。 ^hGZVGSv  
    有说《雪月梅》好者,有说《雪月梅》不好者,都不足与论。究竟他不知怎的 2=/-d$  
是好、怎的是歹,不过在门外说瞎话耳! A=l?IC@O  
    有一等真正天资高、学问足而评此书之好歹者,有两种亦不必与论。何也?一 j+ T\c2d  
是目空四海,他说好歹,是偏执己见、睥睨不屑之意;一是漫然阅过,却摸不着当 `;8u9Ff  
时作者苦心。此两种人都不可令读《雪月梅》。 _{@}Fd?o  
    有一种假道学村究,谓用精神于无用之地,何必作此等闲书?试看其制艺诗赋 7H@Cy}a  
有不及《雪月梅》万分之一者,真可付之一噱。 (/UMi,Ho  
    《雪月梅》有实事在内,细细读去,则知不是荒唐。 _-2n3py  
    《雪月梅》文法是别开生面,别有蹊径。间有与前人同者,如造化生物,偶尔 ~\(>m=|C:H  
相似,不得为《雪月梅》病。 $ }bC$?^  
    《雪月梅》有庄生之逸放、史迁之郁结、《离骚》之忧愤、《大玄》之奇诡, *y@]zNPD  
真是第一奇文。 { J%$.D(/  
    乾隆乙未仲春上浣,月岩氏谨识于许昌之松风草堂。 t`D@bzLC%  
+u.L6GcB  
{1c eF  
14zzWzKx  
.? / J  
      引子 ,)G,[ih  
NM]/OKs'H  
  诗曰: U$}]zaB  
  纷纷明季乱离过,正见天心洽太和。 YuZnuI@m9  
  盛世雍熙崇礼乐,万方字谧戢干戈。 _wMz+<7bY  
  妇勤纺绩桑麻遍,男习诗书孝友多。 /dAIg1ra  
  野老清闲无个事,拈毫编出太平歌。 AbB%osz}Ed  
  词曰: g#e"BBm=A  
  世事浑如棋局,此中黑白纷争。只需一着错经营,便觉满盘输尽。祸福惟人自  h /on  
召,祸淫福寿分明。劝君切莫使欺心,暗有鬼神鉴证。  hHdC/mR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6-01-26 11:26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11-16
第一回 岑秀才奉母避冤仇 何公子遇仙偕伉俪 ovJwo r  
gI<e=|J6w  
    却说为人在世,荷天地之覆载,食君国之水土,赖父母之养育,受师父之教诲, }4G/x;D  
所以这天、地、君、亲、师的大恩,自当焚顶朝夕,必须刻刻存心,思所报答。凡 NQb!?w  
为臣尽忠,为子尽孝,恤孤怜寡,济困扶危,一切善言善行,皆可少报天、地、君、 *\W *,D.I  
亲师的大德,庶几不愧此生,若见义不为,悠悠忽忽,随波逐流,混俗和光,岂不 VI:EjZ/|a  
将此生虚度?况现在的富贵利达,皆是祖父的遗泽。若自身再加培植,则子孙之流 @C\>P49  
泽更远;若妄作非为,损人利己,不但上剥祖父之元气,下削子孙之荫庇,则自身 (<.uvq61  
之灾祸亦所难保。故太上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佛经云:“要知前世因, aWtyY[=  
今生受者是;要知后世因,今生作者是。”此乃必然之理。即圣贤的经传,亦无非 DA0{s  
教人以教、悌、忠、信之事,然此中愚夫愚妇,难以介究。惟有因果之说,言者津 &n5Lc`  
津,听者有味,无论贤、愚、贵、贱,妇人、女子俱能通晓,可以感发善心,戒除 _A8x{[$  
恶念。今有一段奇文,于中千奇百怪,到头天理昭彰,报应丝毫不爽,一一说来, FIB 9W@oao  
可以少助劝人为善之道,又见得天地之大,无奇不有;况情真事实,非此荒唐。请 z[7j`J|Kk  
静听始末:不但可以清闲排闷,且于身心大有裨益,即作一因果观之,亦无不可。 sj)$o94=  
    却说这段故事出在明朝嘉靖年间。有一秀士姓岑名秀,字玉峰,祖贯金陵建康 s|Hrb_[;l  
人氏。祖父岑源道官至九江太守。父亲岑如嵩中过一榜,因病早亡。寡母何氏,抚 XO*|P\#^  
育成人。这岑公子年方弱冠,生得天姿俊雅、禀性温良,事母至孝,且笃行好学, >x(3p@6p  
十六岁上即游泮水,甚慰母心,更喜驰马试剑,熟习韬略。尝自谓曰:“大丈夫当 <NV[8B#k]  
文武兼备,岂可只效寻章摘句而已!”因此论文之暇便以击剑骑射为乐。家中薄有 J2X;=X5  
田产,只老仆岑忠夫妇二人,相依度日。 p 8,wr )  
    祖父任九江太守时,一清如水,宦橐萧条。彼时有一所属县令候子杰,因贪赃 "bI'XaSv  
枉法、诬良为盗招解到府,被岑公审出实情,据实将该县详参。不料这候子杰恃有 Q\WH2CK  
内援,且与上台有情,反揭岑公得赃枉断。上司欲从中袒护,又恐难违公论,只得 S;pKL,d>r  
将那人重罪减轻,含糊结案。岑公见仕途危险,且禀性不合时宜,遂告病致仕。因 HF(pC7/a:  
此,候子杰记仇甚深,及岑公致仕后又夤缘权要,不及二年,行取进京,历迁部郎, 7iI6._"!w  
数年之间出为江南巡按。因忆旧仇,于未到任之先即暗差心腹来察探岑家动情,及 Qyh_o  
闻岑公已故、公子早亡,只有公孙在庠,孤儿寡妇,视同几肉,计图泄恨。及到任 Mg7nv\6  
后,屡在各官面前诬说岑公当日勒他代赔官项银八百两,现有借券未偿,指望属官 Ym]Dlz,o  
希其旨意起衅中伤。各官中有知其底里者,惟含糊答应而已。内有一府学教授徐元 Rt%3\?rf  
启,是岑秀的老师,平素最是相得,闻知此事即暗地通信与岑生,令其早为防备莫 eD#R4  
至临时失措,并教他告游学远出以避其锋。 h 8ND=(  
    这岑公子亦常听母亲说及此事,不料如今正在他治下,又有代偿官项之言,势 2V-zmyJs5  
必借此起祸。孤儿寡妇,何以支持、因与母亲商量:不如依老师之言,暂离乡井远 _Di";fe?  
避凶锋,此为上策。思量惟有母舅何式玉家居山东沂水县之尚义村,可以往就,欲 YhZmyYamE  
奉母亲一同前往。岑夫人道:“自你父亲去世,你还幼小无知,你母舅又多年不通 GJ3@".+6  
音信,近日不知作何光景,倘若事出意外,他乡外省何处存身?”岑秀道:“母亲 +im>|  
不须远虑,儿已计及:即母舅处或有他故,囊中尚可支持,暂为赁寓他方,亦无不 XEB1%. p  
可。况这巡按官限期一满就要离任,待他去后,便可回乡。母亲但请放心。”老仆 v{T%`WuPRf  
岑忠亦道:“大相公所说甚是,况他是一个炎炎赫赫的巡按,要来寻起我们的事来, T"tR*2HwSd  
如何了得?太老爷在日,执法无私,不徇情面,相交甚少。虽有几个同年故旧,已 y-/,,,r  
冷淡多年,不相关切。倘有不虞之事,谁来照应?还是避他的为妙。”岑夫人道: ; { MK  
“既如此,便依你们前往。自从你外祖父母去世,我也时常记念你母舅,几番要打 \d&/,?,Ey  
发你前去探望,因你年幼;今趁此前往,得与你母舅一会,也慰了我夙愿。” @'ln)RT,  
    当下商量停妥,即递了一张告游学的呈子。一面将家中一切托与岑忠照管。母 YO3$I!(  
子收细软,带了老仆妇梅氏,即日雇就船只。岑秀只有一个亲姑娘,嫁与本地郑巡 &M5_G$5n  
厅为妻,姑夫已故,单生一子,名叫郑璞,已入黉门,为人朴实,却有些憨耍,惟 2 ~zo)G0  
与岑秀两表弟兄最相友爱。当日晚间,前往一别,次日五鼓即开船前往山东进发。 2|8&=K /  
    且说这岑秀的母舅何式玉,也是世家旧族。父亲由两榜做了一任刑厅,在江西 BUozpqN}  
任上,遂与岑家联姻:后来致仕回家,不幸与夫人相继去世。家业虽然不大,尚可 ?D^l&`S  
温饱度日。这何式玉为人潇洒,疏放不羁,且生平好奇,素有胆气。年已二十有七, x7s75  
名列黉官,因连丁两艰,尚未婚取。每念胞姐远嫁金陵,姐夫已故,几欲往探,因 "ct_EPr`  
家下无人,迁延不果。又见仕途倾险遂无进取之念,寻常惟民几个好友往还,无非 !50Fue^JM  
以诗酒琴剑为乐。 HDyus5g  
     29?{QJb  
sskwJu1  
V `V Z[  
#Al.Itj  
iN0gvjZ  
    这一日,从平日最相知的通家世弟兄蒋士奇家赴席回来,时已薄暮。到得书斋, Z 55iq  
已觉微醉,呼小僮烹茶来吃了一杯,随宽衣解带欲就安寝。忽觉背后似有行动之声, aJlSIw*Q,  
即回头看时,却见一素袂女郎在后,手掠鬓鸦,嫣然微笑。何生蓦然看见,大吃一 i|PQNhUe  
惊,及细看时,生得美丽动人,光艳夺目。何生素有胆识,自思此女非狐即鬼,因 elCDPZTf  
定一定神,问道:“你是精是鬼?请实说无妨。”女郎笑道:“请问郎君,妾如是 \D(6t!Ox  
鬼,郎君可畏惧否?”何生道:“人鬼虽殊,其情则一。倘情有所钟,生死以之, @0A7d $J(  
何惧之有?且请问小娘子姓名来历。”女郎笑道:“妾实告君,我非狐鬼,乃谪仙 cmF&1o3_  
也。只因有过,暂谪尘凡,与郎君有夙世之缘,故不避嫌疑俯就;若不见弃,且与 0FmYM@Wc  
郎君有益。”何生大喜道:“小娘子真神仙中人,今自屈来此,只恐我无福消受。 S 4uX utd  
总然是鬼,亦当相恋,何况仙乎!”当时情兴勃然,随携手并肩,与之宽衣,只觉 gV@FT|j!i  
肌香肤滑,情荡神迷,互抱上床,极尽缱绻。何生从未入此温柔乡,而今真个销魂 =.`(KXT  
矣!因搂颈问其住居眷属。女郎道:“仙凡交接,大凡要有夙缘方能会合,若使无 t}L kl(  
缘,断难相强。至于住居虽有,君亦难到,问欲何为?”何生道:“闻得亦有狐属 #M kXio; h  
之类假托仙名与人为祟者,是何缘故?”女郎道:“凡属精灵变幻惑人,亦常有之 ROcI.tL  
事,不足为怪,大抵缘至而合,缘尽而散。即或其人有夭折伤亡之处,原是其人命 [7x,&  
尽禄绝,并非若辈之祟;再或其人凶狂淫乱,故使若辈促其丧亡。如武三思辈,亦 r'bctFsD  
是数所使然。倘有人无故伤残若辈,自然也有报复之道;否则与人交接,有益于人 |,YyuCQcL[  
处甚多。若其人根基本来深固,福禄绵厚,则若辈更可益以厚福;若其福德浅薄, *=G~26*!V  
即与之因缘会合,亦不能强而益之。”何生道:“据仙姊说来,与小生固属有缘, K;uOtbdOK  
但恐我无福以当。将来究竟何以结局?”女郎沉吟未答,似有欷歔叹息之意,良久 wl^7.IR  
乃言:“郎君此时,情意虽好,其中修短有数,不能预定。所虑郎君福禄浅薄,恐 -'!K("  
有中变,然此时尚早,不必过计。”何生亦不复问。两个枕上欢娱,绸缪备至。 / 5\gP//9K  
    初则宵来昼去,继而终日不离。僮仆辈亦无嫌避,皆以仙娘称之。后来,朋友 d*B^pDf  
辈知道,凡请见者,惊心夺目,无不以为神仙中人,亦有固请一见而终不与见者, nt:d,H<p  
何生亦不能强。惟世交蒋士奇到来,便十分敬重,教何生款待尽礼,常说他是端人 E2nsBP=5C  
正士,后来功名富贵未可限量。至于操作井臼、女红中馈之事,无不尽美。真同伉 k|r|*|8  
俪,恩爱异常。两月之间,腹已有好,年余即产一女。何生甚喜,遂无他娶之念。 n7p,{KSQ  
仙姊亦云:“郎君若能矢志不移,尚当为郎图一后嗣。”何生亦喜而唯唯。 XIRvIwO  
    大凡人生在世,富贵穷通、寿夭鳏孤,俱有定数,非人可能逆料。假若何生矢 +\s&v!  
志不移,与这仙姊始终偕好,生子续嗣,岂不完美、总因少年情性,初时得此丽人, ~&%&Z  
便如获至宝;迨后习以为常,便觉司空见惯;又兼有三朋四友口舌呶呶——有的道: qu+Zl1~$]  
“你是个名门旧属,岂可不选门当户对正经婚娶,乃与一妖异为偶,岂不被人笑话?” a[hQ<@1O  
有的说:“他虽然美好,终不知他来历,日后恐难保始终。”有的说:“总然与你 bVW2Tjc:  
生育子女,到头来,人知道是妖异所生,谁肯与你联姻婚配?”——似此众口呶呶、 4u+4LB*  
言三语四,把一个何生弄得没了主意。这日因与心腹世交蒋士奇商及此事,要他定 qN@0k>11?  
个主见。这蒋士奇是个豪迈之士,见他问及,便道:“情之所钟,固不能忘。但夫 1# ;`1i  
妇为人伦之始,原不可苛如,今当正娶一房为嫡。他果是仙流,必不见妬,如此则 2Wp)CI<\D  
情义两尽。”何生听了,只是点头,自此遂有另娶之念。这仙姊亦早知其意,只做 CaqqH`/E4  
不知,听其动作而已。 P-)`FB  
    却说何生有一族叔何成,年将望六,一生不务正业,惟以嫖赌为事,以致家业 O~&j}WN  
荡然,目前又无儿女,只夫妻两口度日。何生的父亲在日,亦常常周济与他,无如 =At)?A9[  
到手即空,难填欲壑。及到何生手里,虽不能如光人看顾,斗米束薪,亦屡屡照拂。 53O}`xX!6  
自何生有了仙姊,他从不能一见,心中愧恨。如今知道何生有人劝他婚娶,这日走 FN"Ye*d  
来,说起:城中黄员外家有一女儿,生得如花似玉,年才二九,女工针黹无一不精, [VY265)g  
又是独养女儿,妆奁甚是丰厚;这头亲事,我知详细,不可错过。何生因知他是个 ,FWsgqL{l  
荒唐的人,难以凭信,因随口应道:“承叔父好意,但婚姻大事,尚容打听明白, Z:.*fs5  
再烦叔父为媒。”当日就留何成酒饭而去。 O1Nya\^g<I  
    次日,何生因往相好处探访这头婚事,果与何成所说不差,因思:若即请他作 _`+2e-  
媒,恐又生出别故,不若竟烦蒋兄为媒,万无一失。当时主意已定,即央请蒋士奇 /TY=ig1z  
作伐。那黄员外与蒋土奇又是相好,知何生是世族人家,且人物风雅,便已应许。 E{]PfUfFY  
选日行聘、择吉婚娶,诸事已备。 7.bPPr&  
    直到行聘前一日,何生归家,对着仙姊欲言不语,自觉抱渐;欲待不说,事已 &;[e  
成就;欲待说出,又恐见怪。正是: DeTLh($\  
R<;;Ph  
    只因自不坚情意,莫怪人多说是非。 _FkIg>s  
lPw`KW  
    究竟不知何生如何说出来?仙姊果否允从?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11-17
第二回 拆姻缘仙姊失仙踪 病膏肓家人弄家鬼 #)7`}7N  
z_xy*Iif  
    却说何生将复娶的事婉曲告诉仙姊,备言不得已的缘故。仙姊笑道:“这事我 @4*eH\3  
已尽知。从前原曾说过,‘数皆天定,不可预期’。今郎既已另娶,正宜燕尔新婚。 N<<wg{QO  
我若在此, 恐新人疑忌, 难以相安。”因将怀中女儿乳哺一饱,递与何生,道: E.m2- P;4  
“这是你一点骨血,转嘱新人善为抚育,便如妾在一般。”言毕,抽身便走。何生 ]]r ;}$  
一把拉住道:“仙姊意欲何往?”仙姊道:“‘缘至而聚,缘尽而散’。我早已言 wG s'qL"z  
过,何必再问!”遂绝据而去。转瞬间,形迹已杳。 fS'` 9  
    何生怀抱此女,若失魂魄,半晌方能移步。回到房中,看见遗簪剩珥,芳腻犹 mIrN~)C4\  
存,倍增惨切。但事已至此,悔亦无及。因着家僮即雇觅乳母,抚育此女。况明日 @+Nf@LJ  
又是行聘吉期,诸事匆冗。幸有蒋生常在这边,事事照料。这何成因为不要他做媒, Z{ 9Io/  
心中大不快活,因想日常还要仰赖些柴米度日,不敢使气,只得前来帮忙。 G|t0no\f  
    到了次日,行聘过去,那边也有回盘礼数,不必细说。择定第三日迎娶,到第 b o_`P3  
二日,女家即发妆奁过门。到了迎娶这日,自有许多亲友邻里到来贺喜。午间亲迎 Uhn3usK  
花轿到门,拜堂合卺已毕,款待亲邻。席散之后,回房细看新人,虽不及仙姊的容 S$40nM  
光美丽,亦有几分姿色动人。一宵佳景不表。 gg#lI|  
    这黄小姐亦知有奇遇之事,因向何生问其始末。何生一一细述:“……如今现 <7L-25 =  
生一女,已有三周,取名小梅。”随呼奶娘抱来观看,却生得粉妆玉琢,酷肖其母。 ;K4uu<e \  
黄氏虽抚养了一回,心中暗想:这终究是个怪种,大来谅无好处。随递与奶娘,略 7;r3Bxa Q  
不经意。 Xw|-v$'y  
    这何生自娶黄氏之后,看其形容动止不及仙姊远甚,又见他不亲爱小梅,未免 #P!M"_z  
心中郁郁;且常常思想仙姊的风流蕴藉、动止随心,便象出神的一般。黄昏初时不 g2u\gR5  
大理会,后来见他光景,知他想念仙姊,因将言语盘诘,何生未免把衷曲吐露。黄 qIh9? |`U  
氏大不快意,道:“你既如此贪恋妖妇,又何必另娶我来?不如找寻着他,同他一 lJx5scN [  
处去了的好。”何生虽不回言,心中更觉不悦。这黄氏每日“妖精长”、“妖精短” oMoco tQ;$  
的聒噪,小梅抱在面前也全不采觑。 dqFp"Xe"%  
    一日晚间,夫妻两个正在房中絮聒,黄氏道:“我从不曾听见有仙人肯与凡人 LE?sAN  
成亲的。他不过是个妖孽,你却念念不忘。幸亏他去得早,若在身边,只怕连性命 s'Qmr s a  
也要送在他手里了。如今留下这个妖种,恐怕大来还是个祸根哩!”何生尚未回答, I\IDt~  
只听得黄氏“哎呀”一声,几乎跌倒在地,端的是被人脸上打了一掌。分明听得有 )lJi7 ^,  
人说道:“我奉娘娘法旨在此察听,你这贱婢甚是不贤!我娘娘与你并无嫌隙,你 j'lC]}kH  
何故屡屡恶言伤犯?小姐虽非你养,也是何郎一点骨血,你视同膜外,全无一些恩 [ /<kPi  
义,情实可恶。以后好好照管我小姐便罢,倘生歹心,教你性命不保!”黄氏明明 64^l/D(  
听得对面说话,眼中却不见形影。何生亦大骇异,正欲动问,已觉杳然。黄氏脸上 }FX:sa?5  
被这一掌打得红肿了半边,吓得魂魄俱失。半晌不能言语。何生过意不去,将她搂 ]O0u.=1k  
在怀中,再三抚慰。自此以后,黄氏再不敢提起“妖精”两字,女儿虽不十分看顾, Z!4B=?(  
亦不敢以阴毒相加。 _T;Kn'Gz(&  
    茬苒流光,不觉又过了数载。谁知何生命中无子,黄氏也竟无喜信。小梅已是 U}l=1B  
九岁,聪慧过人,四五岁上,父亲教他读书写字,过目了然。女工针黹之类,一看 hI*6f3Vn(n  
即会,有如夙习。何生珍爱,过于掌珠。更有一桩奇异:凡与何生往来亲友,一见 wBEBj7(y  
面就知他的贤愚贵贱、寿夭穷通,屡屡向父亲指说某人可以亲近、某人只宜疏远。 ZbH_h]1$D  
且常愁父亲寿数不永,并乏后嗣,母亲又不得见面,时时暗中零涕不已。 {&FOa'bP  
    却说人生修短,自有定数。这何生到了三十六岁上,忽然抱病,日渐沉重。延 \#gguq?[  
医服药,总不见效。这小梅天性孝顺,十来岁的女儿竟与大人无异,见父亲病重, WISK-z  
日夜服侍,衣不解带。黄员外夫妇也来看望,朋友中惟蒋士奇无日不至,请来各处 ;U?323Z  
名医调治,吃下药去,如石投水,毫无功效。淹缠枕席,两月有余,惟小梅日夜饮 OSwum!hzN  
泣,不离左右。何生恹恹一息,自知病入膏肓,谅难医治,思想:此身不曾做得一 V@`%k]k  
些事业,又与仙姊半途分拆,未能接续宗嗣;只有胞姊一人,又远绝音耗,族中又 /@",5U#  
无可托之人,黄氏少年无出,谅不能守,女儿伶仃孤苦,依傍无人。想到此处,肝 {G=|fgz  
肠寸断,一手捏住小梅,哽咽不能出声,半晌说得一句:“苦了我儿了!”长叹一 .nei9Y*  
声,便淹然而逝。小梅哭得昏晕在地,黄氏也号哭了一场,便收泪料理衣衾等事。 5#dJga/88  
    此时何成因见侄子病重,也日日在此相帮照料。幸喜棺木是蒋士奇早已为他备 ah#jvp  
就,不致临时慌促。这何成早有凯觎之心,今见侄子已死,黄氏年少,家中无主, 2F/oWt|w?  
他就乔当家起来,事事专主而行。黄员外夫妇自女婿病时常来看望,后来见病势沉 6h1pPx7zU  
重,黄媪就在此住下,帮女儿照管。今见女婿已死,家中无人,又见这何成事事专 N({-&A.N  
主,素知他是个无行之人,谅来没有出豁,暗与女儿商量:“你青春年少,又无子 03!#99  
息,守亦无益,不如早为之计。”黄氏亦早怀别抱琵琶的念头,听了母亲的说话, ;6`7 \  
恨不得即时改嫁,只为生人耳目难掩,且挨过断七再作理会,因暗得细软之物陆续 6df`]s c  
运回。小梅总然眼见,亦不敢作声。这何成已看在眼里,肚内寻思:我的老婆儿又 9 $zx<O  
是个病废之人,不能前来照管,倘黄家母女将财物细软席卷去了,我又无稽查,岂 +l<;?yk:;  
不成了“糟鼻子不吃酒”——枉担着虚名了!此时正在热丧,难以开口,又不能捉 vh^?M#\  
他破绽。只得隐忍不言。 4K >z?jd  
    挨到首七,就便开吊。素常往来的亲朋邻里都来吊唁,少不得做些佛事,并款 `|4k>5k  
待亲邻。过了三七,就择日出殡,葬在祖茔,诸事草草完结。惟小梅日夜哭泣,甚 0_-P~^A  
是狼狈。孑然孤弱,痛痒谁关? ^t,haO4  
    时光迅速,已至断七。这日黄员外备了桌席到来烧纸,何成就将他留下。坐谈 @%r "7%tq>  
间,何成就开口道:“我侄儿不幸身亡,又无子息,侄妇正在青春,相守亦非常计。 0R}hAK+| 4  
如今遗下这个女儿,到大来虽是别家之人,也还要与他留个地步。不知亲家意下如 SME]C') 7  
何?”黄员外未及回答,这黄媪早从里边出来,说道:“亲家说得甚是有理。我女 }Ggn2 X  
儿年少,又不曾生育,总要守节,亦无倚靠的人。方才你老人家所说,要与你孙女 4G RHvA.  
留个地步,倒象我们有甚么欺心的意思。但是我家陪嫁妆奁,仍当取去,其余是何 C#RueDa.  
家的物件,一些不动。你老人家点收明白,好与你孙女作地步。你两老口,也好相 etk|%%J  
依过日,岂不两便?”何成道:“这话虽如此说,但里边的箱笼物件,不是我老拙 VYrs4IFT$  
多心,需要检点个明白。是你们陪嫁之物,听凭取去。其余丝毫不得拿动,俱要留 .L ^F4  
与这侄孙女过活的。”黄媪笑道:“说得极是,如今就请进去检点检点,大家释疑。” wL&[Vi_j{  
    当下何成进去点看,也知细软早已运去,却没有对证稽查,难以争执。看来不 >8injW3 52  
过剩得些寻常首饰、散碎银两并衣穿等件。看罢只说得一声:“我家侄儿难道只留 ?q"9ZYX<  
下这点东西不成?”黄氏便接声道:“你侄儿本无遗积,自从病起至今,这请医服 mMad1qCi7  
药、衣衾棺槨、开表发殡、待人请客,也不知用去了多少银钱!这都是你老人家亲 J(`(PYo\i  
眼看见,难道是假的?”黄媪又接口道:“你老人家不信,连我女儿的箱子都打开 AHTQF#U^  
来看一看,省得疑心!”何成明知看亦无益,便随口道:“这也不必。”此时在何 +p &$`(  
成的意思,不若教他今日就搬了出去,省得另日又多一番周折。这黄员外亦有此意, EP]OJ$6I  
却一时不好出口。倒是黄媪说道:“今日既已说明,省得你另日又要过目,不如就 F$>^pw  
搬了出去,倒觉两便。”何成听说,正中心怀,便道:“亲母说得甚是爽利,倒是 -$5nqaK?  
这般的好!”当下就吩咐黄宅带来的家人将应搬之物,尽行搬去。 WG.J-2#3  
    晚间,叫了两乘小轿到来。黄氏不免向灵前号哭了几声,又在头上拔下两根簪 *L~88-V^  
子递与小梅,做个纪念。此时小梅如天打雷惊一般,哑口无言,只是悲泣。黄氏遂 ^N_?&pgy  
拜辞何成,同黄媪上轿去了。黄员外亦作别归家。这黄氏后来再酸了个浮浪子弟, 7*&$-Hv  
把妆奁所有,弄得罄尽,呕气而亡。自不必说。 -^%YrWgd?  
    却说这何成自黄氏搬去,就如拔了眼中钉,甚是快活。次日就把他病老婆搬来 2XN];,{  
同住,将房中所有尽行搜括在身边,把些言语哄骗小梅。这小梅虽然年幼,心中却 >X"V  
十分明白,但事势如此,亦无可如何,常对镜看见自己目前气色不利,暗自悲泣而 {tlt5p!4  
已。 5#SD$^  
    这何成手头有了些东西,旧时毛病复发,不是去续旧娼,便是去寻熟赌。你想, dfmxz7V  
这有限的东西如何禁得他挥洒?及银钱用尽,便将首饰衣服变卖。后来连家伙什物 T!T6M6?  
也渐渐变卖尽了,就思量要变卖地土。原来何氏所遗地土下及两顷,先将契券质银 u5, \Kz  
嫖赌,后来就找卖与人。本来值十两一亩的地,不过卖得个六折。银钱到手,仍在 bk**% ]  
赌场、妓馆中撒漫而去。 /5ngPHy&  
    日往月来,不觉又是三个年头,将家中所有弄了个罄尽。此时小梅年已十三, hcvWf\4'#q  
看见这般光景,虽在何成面前劝过多次,犹如耳边风,全不理帐。又不及半年,把 fa7I6 i  
房屋也变卖了,另租了一间小屋,搬去居住。这病老婆又死了,买棺盛殓之外,一 }1ABrbc  
无所有。再过两个月,看看弄得衣食不周,就思量到小梅身上来了。正是: VP|ga }(  
<r_L-  
    饱暖不禁淫念起,饥寒便觉盗心萌。 $9pFRQC'q  
N=e-"8  
    不知何成如何结果?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11-18
第三回 小女郎生骗别家乡 老杀才冥报填沟壑 -DDH)VO  
tj 6 #lM9  
    却说这小梅见何成这般光景,忍气吞声,苦楚万状。何成见小梅哭泣,自己觉 }{;m:Iia_  
得渐愧,因思:不如把与人家做了养媳,离了眼睛,到也清静。又想:富户人家是 F VW&&ft  
不要养媳的,若把与穷人小家,又无些指望,不若卖与大户人家做了婢妾,倒还有 5Z{i't0CQ  
些道路。主意已定,就托人打听。 1~\YJEsb}d  
    适逢其会,有一个浙江王孝廉进京会试,中了进士回来,打从山东经过,因家 Yt79W  
中有个女儿,留心要买一个伶俐丫鬟服侍。这沂水县知县是他举人同年至交,因便 -Z )j"J  
道来拜,就留在宾馆中住下。因主人有了买丫头的口风,他跟随的家人都已知道。 ;]AJ_h(<`  
这王进士意中以为山东地方虽有卖的丫头,但恐没有清秀人物,欲往苏、杨州去买, .$nQD.X  
以此不十分在意。这日往县中赴席回馆,天已傍晚。他老家人禀说:“有个姓何的, rH@ {[~p  
他有个侄孙女, 因不能度日, 情愿将他出卖,说道人物生得甚好。”王进士道: N|t!G^rP  
“明日且叫他来,我看一看再说。”家人答应,就与何成说知。 aMa ICM  
    这何成于路就想了个诡计,到家哄骗小梅,说道:“过两日就是清明节了,你 (i..7B:  
该收拾收拾,到你父亲坟上烧张纸,也是你一点孝心。明日又是观音庵妇女们胜会, c5 ^CWk K  
我与你顺便同去随喜随喜, 那里都有素斋款待的, 你早些起来梳洗。”小梅道: G_ -8*.  
“爹爹坟上理应去烧纸,观音会上我是不去的。”何成道:“你不知这观音庵菩萨 >O;V[H2[  
最灵,又且好个去处!烧香的妇女们不知有多少,哪一个不去?祈祷真真有求必应! rp&XzMwC4  
你也去祈祷祈祷,自身消灾延寿也好。”小梅只是不应,一宿无话。 M*gbA5  
    当晚,何成已想到:这妮子一去,必然相中,拼着出脱一乘轿钱,抬了他去, :<P3fW  
省得叫他走路作难。算计定了,次日一早就去叫了一乘小轿到来,逼着小梅梳洗, cj\?vX\V  
又叫他穿件青布衣服,罩了旧孝衫。只说先到坟上烧纸,骗得小梅上轿。这轿夫已 2,6~;R  
是何成与他说明白的,一直竟抬到宾馆前歇下。何成便去与那老家人说知,进去通 ~p`[z~|  
报。 .L~ NX/V  
    正值王进士在厅前闲步,见说是领了头来相看的,就吩咐:“着他进来。”家 <@$+uZt+  
人传出,这何成就叫小梅出轿。小梅看时,并不是什么观音庵,倒像个大户人家的 0RjFa;j  
宅第,又见何成与那管家模样的人在那里鬼头贼脑的说话,心中早已知道不好,便 QUm[7<"  
对何成道:“这是甚么去处?叫我到来作甚么?”何成此际谅难再瞒,只得实说道: vQGv4  
“这是王老爷的客馆。他家有个小姐,要你去做个陪伴的人,一生吃着不尽,省得 IEd?-L  
在家忍饥受饿。不是我忍心相弃,实是过活不来,恐怕苦坏了你,故此寻这个好去 $ce*W 9`  
处安顿你,是我一片好心。”一面说着,一面就拉他进去。这小梅到此,竟气得面 8_ascvs5  
色蜡黄,牙缝里半个字也迸不出来。 (74y2U6  
    到得厅前,王进士一见,心中甚喜,遂吩咐家人:“问他要多少身份?”何成 -E3cS  
就对他老家人道:“我也是名器人家,只因穷苦难度,不得已将他出卖。只要老爷 X$@qs9?)^  
另眼抬举,就是他的造化,小老也得放心。烦你老人家在老爷面前帮衬帮衬。若得 +]z Rn  
五十两银子,也就够我的结果了。”老家人替他回了这话,王进士笑道:“这十来 v`jHd*&6)  
岁的女子哪里就值这许多银子?念他是个穷苦之人,给他二十两银子,多了不要。” RLL%l  
这何成又再三诉苦求添,方应许了三十两银子。原来何成已预先约下官媒,写就了 2/tx5Nc  
身契,当时只填了银数,押了花押,人价两相交割。此时小梅知是骗他出来卖身, ]4V1]  
已经成交,又恼又苦,放声大哭,昏晕在地。那何成已是得了银子,开发媒人、轿 frDMFEXXP  
夫,一直去了。 3N+B|WrM  
    王进士见小梅哭倒在地,即叫老家人王朴慢慢扶他起来。王朴道:“你如今落 OHj>ufwVq  
了好处,不要啼哭了。我家老爷、夫人、小姐做人都是最好的。你到府中决不难为 ; S$  
你,包管受用不尽,省得跟着他忍饥受饿的过日子。”王进士也见他不像个小家模 GHn0(o&K  
样,因问道:“你家中还有何人?祖父在日,作何生理?”小梅见问,带哭说道: )m8Gbkj<  
“我的祖父也是作官的,父亲是个秀才。”遂将家事一一诉说了一遍。王进士道: L>E;cDB  
“据你说来,也是个旧家子女,我自然另眼看待你。你那叔祖既是个无行之人,跟 ;/wH/!b  
着他终无好处。幸喜卖在我家,倘把你卖到个不尴尬的去处,又当如何?你从此放 [N~-9  
心,再不要啼哭了。”小梅听了这番言语,又看见王进士面貌是个仁厚的人,才住 eFf9T@  
了哭声。王进士又吩咐老家人与他做些衣服添换。不日,辞了沂水县令,就安顿小 }aa]1X(u  
梅坐在行李车上,起身回家。 HA}q.L]#  
    原来这王进士讳翼,表字云翔,祖贯浙江湖州府德清县人。家在碧浪湖村居住, 9{S$%D  
离府不远,是个极清幽的去处。夫人华氏原是江南旧家,因父亲任湖郡别驾时,与 Rc D5X{qS#  
王家对下这门亲事。夫妻同庚,四十只生一女,小字月娥,年方十四,生得姿容秀 qQo*:3/];  
媚,聪慧过人,夫妻甚是钟爱。家中虽非巨富,却也丰实有余。此番中了进士回来, GvA4.s,  
却是富贵两全的了。这且按下。 :l Z\=2D  
    却说何成得了这宗身价,回到家中,觉得孤栖冷落,不免再到赌场中热闹热闹, hA&m G33  
谁知赌运不好,又输去了几两,心中懊恨。这日还家已是一更时分,开锁进门,到 %^"i\- *|S  
得里边,上床就睡。转侧间,见一青衣人手持铁索喝道:“娘娘叫拿你去回话!” />PH{ l  
不由分说,锁住项颈牵了就走。脚不点地,来到一个去处。但见松杉交翠,水绕山 a'my0m  
环,当中一条石子嵌成的道路。过了一座白石小桥,望见一所巍峨甲第高耸云表。 q\fai^_  
到得门首,只见一个长髯使者喝叫:“带住!”即转身进去通报。不一时,只听得 0'`#I  
里面有人传呼着:“将何成带进!”这何成心惊胆颤,不知是何所在,被几个青衣 w"E.Va  
人揪到丹墀下跪着,偷眼望见殿上挂着一颗斗大明珠,光耀如昼。有十数个侍女, f\vg<lca  
宫妆打扮,簇拥着当中一位金冠霞帔的女仙,不知是何山圣。只听得那女仙喝道: X}j_k=,C  
“你这厮一生贪花爱赌,作孽多端,鬼蜮居心,全无人气!你那兄嫂、侄儿待你的 bl`vT3  
情意不薄,你怎么趁你侄子一死,骨肉未寒,就逼侄妇改嫁?将他所遗产业资财花 G' a{;3  
费罄尽,又将他伶仃孤女骗卖与人为婢。似你这等人面兽心,说来令人发指!我已 "yc_*R(pU  
深知,不必更问!”喝令青衣人:“将这厮捆翻,先打一百背花!”下面一声答应, ()I';o  
将何成衣服剥去,绑缚手脚。两个青衣人各执一条虎筋鞭,从背上对打将下来,痛 12MWO_'g8  
彻心骨。何成已知这女仙就是小梅的母亲,无可强辩,只是喊叫:“娘娘饶了狗命。” r.T!R6v}  
直打至三十鞭,上面喝叫:“放起!”女仙道:“鞭背不足以蔽辜,可与我将这厮 W<AxctId  
叉落油锅里去!”须臾,见阶下油鼎沸腾,四个青衣人各执着托天叉,将他叉起, 1\'zq;I~  
往油锅里一丢。这何成大叫一声,忽然惊觉,正是三更时分,便觉浑身发烧,脊背 `Z 3p( G  
上红肿起来,疼痛异常,叫号之声不绝。 0A}'@N@G)  
    及至天明,原来背脊上生出一个大背疽来,又无人看觑。左邻有个莫老者听得 2tq~NA\#t  
叫号,过意不去,走来看视,见他合卧在床,背上赤肿如盘,料是背疽,因说道: + ~6Nq(kV  
“你怎么就生出这个大毒来?须请个医生来看治才好。”何成自知性命难保,亦不 #fy#G}c  
回答,将手在头边摸出那包赌剩的身价来,尚有二十来两,递与这莫老,只说得一 ^X&n-ui   
声:“求你替我买口棺材埋葬了,便感恩不尽!”莫老人接了银包,明晓得是卖小 ,}("es\b  
梅的身价,估量买棺盛殓以及埋葬尚还有余,不若请个医生来与他看治看治。倘苦 | JmEI9n2  
医得好时,也是一桩好事,便道:“你且放心,我先去与你请个医生来治一治。倘 3$.R=MQ7  
有不测,这棺衾殡葬的事,都是我与你料理便了。”何成点了点头。 n/ \{}9   
    这莫老人果然去请了个外科先生,跟着一个背药箱的到来,一看便道:“这是 `}b#O}z)^  
个背疽,须先用围药把四周围住使毒气不致散漫,内用攻托之药调治,但急切不能 UStNUNCq  
见效。”莫老道:“就烦先生一治,该多少药资,即当奉上。”这先生应允,便开 ; TaR1e0  
了药箱,取出围药道:“须用鸡子清调和,敷在四周。”又撮了一服煎药交与莫老 =")}wl=s  
[道]:“如法煎服,我明日再来看视。”说毕作辞而去,莫老先送了他二百文开 YCJ6an  
箱钱。遂与他如法调治,先将围药敷好,又煎药与他吃了,这何成只是哀呼狂喊不 `[hc{ynO|  
止。到晚来与他带上门,回家去叫了个小厮过来,在外面打个地铺,与他看门。 fj2pD Cic  
    谁知这何成已是命断禄绝,号叫到半夜里,已鸣呼哀哉了。那小厮睡到天亮起 k[TVu5R  
来,不听声响,走进里边一看,却见直挺挺死在床上了,慌忙跑回去通知了莫老人。 ~SI`%^L  
幸亏这莫老人是个忠厚长者,知他亲族无人,因会同街坊邻佑,一力与他买棺盛殓, )7$1Da|.  
抬在义冢地上埋了;还谢了医生五钱银子。所余下多,又与他做了个羹饭,买些纸 C`G+b{o  
锞烧了,就请同事邻佑吃了一钟方散。此事若遇了个没良心的人,就将银子藏下, 2C6o?*RjyY  
弄条草席卷去埋了也是有的。这就是恋赌念嫖不成材的结果。此话叙过不提。  lu_kir~  
    如今且说这岑公子自那日奉了母亲,水陆行程,将及半月有余。这日到了沂水 r\PO?1  
县地方,就问到尚义村来。正是: 1Yk!R9.  
whW% c8  
    那堪狭路逢仇敌,难得他乡遇故知。 gLss2i.r  
9 df GV!Z  
    不知岑夫人母子到来作何着落?且听下回分解。 8b[<:{[YB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11-19
第四回 失胞亲访旧遇贤东 重世谊留宾报故友 r#WAS2.TP  
?a` $Y>?h  
    却说这尚义村共有二三百户人家。凡有名目者,一问便知。岑公子车辆到了村 .l~g`._  
口,便下车来向一老年人揖问道:“这村中何宅在哪里居住?乞为指示。”那老者 pn4~?Aua0/  
道:“这村中有两三家姓何的,不知你问的是哪一家?”岑公子道:“是何式玉家。” Zywx.@!  
旁边有一少年冷笑了一声,道:“这何式玉家已断根了,你问他怎的?”岑秀听得,  0@dN$e  
吃了一惊,正要动问这少年是何缘故,这老者便道:“你这相公声音好像江南人, Bwg\_:vq  
这何式玉想是令亲了?”岑秀道:“正是家母舅,但不知如今怎样光景?”老者叹 3&z.m/  
口气道: “你令母舅去世了好几年, 如今家中没有人了!”岑秀听得,惊问道: mFXkrvOf,  
“如今他住宅在哪里?”老者道:“他宅子久已属别人了。”这何氏夫人在车中分 <m3or  
明听得此话,不觉泪落如雨。岑秀又问道:“但不知这里还有他家亲族么?”老者 eX@7f!uz  
道:“他家别无亲戚,只有一个族中叔子,去年也死了。你要知他家的细底,只有 'o*:~n  
前面那高大墙门有旗竿的蒋宅,是与你令亲最相知的,只去问他家,就知始末。” ]O;Hlty(g  
    岑秀谢过老者,即向车边来禀知母亲。岑夫人带泪道:“我已听得了,如今在 f @cs<x  
这途路中,又无个栖身之处。我却知道你外祖父在日与这本村中蒋公是垂发相交, 7(<49bb.V  
自幼同进学,后来都出去做官。他公子与你母舅又是同窗弟兄。我们小时节,都是 v`hv5wQ  
通家往来的。他公子的面貌,我还记得。方才那老人家所说蒋姓,莫非就是他家? co3H=#2a  
你可再去问声,他家可是做过淮安二府的么?”岑秀复去问那老者,果然就是这蒋 t%z7#}9$  
家。岑夫人道:“既是他家,如今我们在这客途,进退两难,不如竟去投他,或者 %Z{J=  
有个栖身之处,再作商量。” ]bnxOk  
    岑秀遵命,就随车辆步行进得村来。到了蒋家门首停住车辆,岑秀整整衣冠走 S ,(@Q~  
进墙门。只见一个老儿在门凳上打盹。岑秀上前拍了他一下,这老儿醒来,看着道: M.8!BB7\8e  
“你这小相公是哪里来的?”岑公子道:“从江南来的,你家少爷可在家么?”那 ; %Da {  
老儿道:“我家只有一个大爷,没甚么少爷。”岑秀笑道:“就是大爷,可在家么?” &V:dcJ^Q  
老儿道:“我家大爷今早约了一班朋友去打猎去了,不知到多咱才回来。你问他怎 eLYFd,?9  
么?”岑秀听说,心中想道:如此不凑巧!又问道:“你大爷既不在,家中还有何 0&\Aw'21  
人?”老儿道:“还有个老奶奶、大娘子在家。”岑秀道:“可有小相公么?”老 uJOW%|ZN`  
儿道:“有个小相公,在学堂里读书。”又问:“有几岁了?”老儿道:“有八九 Flxo%g};  
岁了。” zcKC5vqb  
    岑秀听了,到车边一一说与母亲知道。岑夫人道:“他家老奶奶,我自小相随 IBkH+j  
大的,做人极是要好。你竟去叫他通报:我们姓岑,从江南来探亲的,就是了。” Q) BoWd  
岑公子依命,去与那老儿说知,那老儿见有女眷在车中,就依言往里去通报。 (eG]Cp@  
    不一时,看见里面走出一个仆妇同一个大丫头来,问道:“老奶奶问说:‘可 /v)!m&6]>  
是这里何式玉大爷的姊姊么?’”岑公子道:“正是。”那丫头即转身进去。没多 Usf"K*A  
时,只见里面走出一位六十上下的老婆婆来,一手扶着丫头,背后一位中年妇人、 <6b\i5j  
一个十六七岁的齐整女子跟着出来,口中只叫:“有请。”岑公子即到门外,同梅 g1 Wtu*K3  
妪搀扶母亲下车。 FQ|LA[~  
    进得门来,这老婆婆已迎到仪门口了。岑夫人一见,认得正是蒋家婶子,多年 AYPf)K;%  
不见,鬓发斑白。岑夫人道:“婶婶可还认得我么?”老婆婆道:“哟啰,怎么不 (J^Lqh_  
认得?我记得送你出门时,你只得二十来岁,你如今已是半老的人了。”一面说着 QSn;a 4f  
话,就拉了岑夫人的手,同到厅上。岑夫人问道:“这两位想就是大娘子母女了。” <i:*p1#Bm  
老婆婆道:“这个是媳妇。这个是老身内侄的女儿,因他十来岁上没了父母,就在 ;"d,~nLn  
我身边过活的。”岑夫人道:“原来是苏家的姑娘。”因指着岑秀道:“这是你老 =2.tu*!C  
人家的侄孙儿了。”老婆婆道:“好个小相公。”当下岑夫人就请老婆婆坐了拜见。 _XH4;uGg  
老婆婆道:“哟啰,我又弯不倒腰,不能回礼,只行常礼罢。”岑夫人不肯,一定 38V $<w  
要磕下头去,老婆婆叫媳妇搀住,只受了两礼。然后与大娘子平磕了头,随叫岑公 $l#v/(uFa  
子过来拜见,因自己将老婆婆搀住,叫岑公子叩了四叩,起来又与蒋大婶叩见,蒋 e+NWmu{<_  
大娘子要还礼,岑夫人一把搀住,也受了两礼。老婆婆叫内侄孙女与岑夫人磕头, +\+Uz!YS  
岑夫人也还了两礼,又与岑公子平见了礼。然后,梅妪与仆妇、丫头们彼此叩见过 ]WTf< W<  
了。婆媳二人让岑夫人坐下。岑公子侍立母侧。蒋婆婆道:“小相公,你且去把车 ~RcNZ\2y  
上行李检点明白,叫小厮元儿先搬卸在东厢房内。”又吩咐老家人:“叫车夫在耳 Xwn3+tSIa  
房里歇息,管待酒饭,牲口牵在后槽喂养,明日打发他起身。”一面吩咐丫头看茶, 5(423"(y  
端正便饭,就请岑夫人到里边上房相叙。 l`DtiJ?$$0  
     +)zDA:2Wa"  
l^ARW E  
V'j@K!)~xR  
tfA}`*$s  
iV!@bC,  
    岑夫人看见老婆婆还是当年一般亲热,心中才得放怀,遂一同到内室来坐下。 U(*yL-  
老婆婆便道:“你多年没有音信,老身时常记念。自你父母亡后,你兄弟虽娶过两 _*E!gPO  
个弟妇,只生得一个女儿,又不在了。不想他少年夭折,说来真是可伤。你可惜来 :Q7mV%%  
迟了几年,不得相见了!”岑夫人满眼垂泪道:“总因天南地北,不幸良人早逝, g5Td("& n  
遗此一子,年纪幼小,不能前来探望,以致多年不通音信。不料我兄弟遭此不幸, JJnYOau  
不知何故,竟致家产尽绝?”说到此处,泪落如雨。老婆婆道:“你且免愁烦。但 Lgi[u"Du  
是你母子此番到来,一定别有事故?”岑夫人就将避仇原委说了一遍:“……如今 v>m n/a  
身在客途,进退两难,因想这咱只有婶婶与母亲一般,自小相随的,故一竟到来, o6L9UdT   
看望婶婶,又好问兄弟家中的事故。”老婆婆道:“说来话长,且慢慢的讲。” xf,5R9g/  
    此时日已西坠,只见一个小学生从外边进来,蒋大娘子道:“这是小儿放学回 ;*cLG#&'M  
来。”叫过来与岑大姆磕头。岑夫人看这小学生生得十分清秀,因问:“你今年几 R;}22s  
岁了?”答道:“我今年九岁了,是属龙的。”岑夫人笑道:“好个伶俐的学生, l{WjDed  
我明日送你两件东西顽耍。”这边丫头已端上饭来,蒋大娘子就叫儿子:“去外边 !|G(Yg7C  
请你岑家大哥进来一同吃饭。”这小学生往外就跑,不一刻,早把岑公子拉到后边。 8;\sU?  
蒋婆婆对岑夫人道:“今日你大兄弟不在,慌促中便饭,不要见怪。”岑夫人道: f-RK,#^?,  
“婶婶说哪里话,只是倒来搅扰。”婆媳二人就陪他母子用过了饭,一同坐下叙谈。 DPDe>3Mi[  
    此时正是上灯时候,只见外边报着:“大爷回来了。”岑夫人正站起身来,只 6j9)/H P  
听得外边一直大笑进来,道:“何家大姐姐想是从云端里送将下来了!”及一见面, rjWLMbd.<  
彼此俱惊容颜非昔。蒋士奇已长了长须,若不说明,一时尚难识认——原来蒋士奇  -7]Xjb5  
与何家姊弟自小至长通家往来,时时见面的,如今隔了二十多年,自然面颜非昔。 =H5\$&xj4.  
当时一一见了礼。蒋士奇道:“大姊同令郎不远千里而来,定有事故!”岑夫人就 y6HuN  
将避仇探亲的原委又备细说了一遍,因道:“若不是有老婶婶贤母子,这里真是举 *e"a0  
目无亲了。”蒋士奇道:“大姊放心,这是梦想不到你们来的!我母亲时常记念你, Bn wzcl  
只因我家下无人,不能远出探望。可惜何家兄弟壮年夭折,实出意外。其中情节甚 ]5CNk+`'  
多,一言难尽。料得途路辛苦,且歇息几天,慢慢再说。”又看着岑秀道:“我看 =J'P.  
世侄青年俊秀,便历练长途,将来定能克绍书香。”岑夫人道:“他今年十六岁, c-]fKj7  
已经进过学了。”蒋士奇道:“可喜!可喜!将来云程万里,正未可量。”岑夫人 G$WOzY(  
道:“他年幼无知,还要尊长教诲才是,不要如此说。”蒋士奇道:“这也是实话。 sRRI3y@  
我这东边书房颇觉清静,大姊是知道的。如今里边又添盖了三间,若不嫌简亵,大 %e%7oqR?  
姊与贤侄就可在内居住,里边书籍颇多,又不妨大侄的诵读。后边侧门贴近这上房, Fz"ff4Bx [  
清茶淡饭,俱可在此同餐。若大姊嫌不便,就着丫头送过去用亦可。” ;Rnhe_A.  
    原来蒋士奇也有个胞姊,比岑夫人小一岁,若在时已有四十二岁了。幼时与岑 00<{:  
夫人同学针黹,如亲姊妹一般,极相亲爱。自岑夫人出嫁后,不及一年,得病而死。 vOT*iax0  
岑夫人却是知道的。 如今这老婆婆见了岑夫人如见女儿一般, 十分亲热,便道: FmT `Oa>  
“你大姊且在我房里安歇几时,我要与他叙叙旧话。小相公在东书房恐怕冷静,可 [thboP.?  
叫元儿在那里伺候,要茶要水,俱可到里边来取。 bXvbddu)}  
    蒋士奇听母亲说了,当时就叫小厮家人将行李俱搬在东书房后间,又叫小厮丫 :~-i&KNk  
头们在那里安排床帐。收拾被铺完备,遂叫元儿打着灯笼先同岑公子过书房来观看, ?`i|" y #  
果然见里边图书满架,庭前花木扶疏。后面隔着一个大园子另是三间住屋,甚是清 enPYj.*/0  
雅,床帐桌椅件件齐备,侧边有一小门,即通着上房院子。岑秀感激不尽道:“途 I1v@\Rb  
路难人蒙老叔大人骨肉之爱,不知将来何以为报!”蒋士奇道:“我与你母舅三世 ZR2\ dH*  
通家,情同至戚,今日到来,实是难得,以后再莫说这客话。贤侄可安心在此读书, 9QZ}Hn`p  
等仇人离任,便可回乡,以图青紫。”坐谈之间,岑秀又问起母舅家的事故。蒋士 z(jU|va{_1  
奇遂将何生遇仙姊起,及生小梅,又另娶黄氏,以至病亡,遭何成败坏缘由,细细 2-p8rGI_F  
说了一遍:“……后来因我有事往省城去了。月余回来,谁知他竟将你表妹骗出去 7Zhli Y1  
卖与了个浙江过路的新科进士,闻说姓王,得了他三十两银子回来,次日就生了个 K@I+]5E%?  
大背疽,叫号了一日一夜,被毒气攻心死了,也算是日前的报应!”岑秀听了始末 rHH#@ Zx  
甚是伤惨,又问:“我这表妹,叔爷自然是见过的,不知有几岁了?”蒋士奇道: ,oy4V^B&  
“你表妹虽只得十一二岁,聪慧过人,能识人贤愚贵贱,且生得十分秀丽,可惜如 LX&=uv%-^  
今不知下落!” 3/]f4D{MMY  
    说话之间, 蒋老夫人婆媳同了岑夫人从后边转到书房中来观看。 岑夫人道: ~cWLu5  
“我记得从前没有这三间内室的。”蒋士奇道:“正是。皆因上房边邻着空园不大 `qQQQ.K7)z  
谨慎,因此添盖了这三间。”岑夫人见房中事事齐备,感谢不尽。又坐谈了半晌, Nc^b8& 2J  
蒋士奇道:“贤母子途路辛苦,请早些安息。”吩咐元儿在书房小心伺候,又吩咐 m78MWz]Yo  
丫头掌灯,叫大娘子送岑夫人到老母房中去了——这老婆婆原与内侄孙女同房,有 g#bfY=C  
两张床铺,如今岑夫人来了,却好一房居住。 smQpIB;  
    蒋士奇前后照料已毕,然后自己回房歇息。次日清晨起来,便问岑公子所雇车 Z6 |'k:R8  
价。岑公子正要自己给发,蒋士奇道:“不必如此计较,我如数给发他去便了。” 8=_| qy}l/  
当日内外设席与他母子接风洗尘都不必细说。岑夫人夜来已听蒋婆婆细说何家始末 {w1h<;MH  
根由,甚是伤感不已。自此,岑夫人母子在蒋家居住,如同至亲一般,并无半点客 HC`3AQ12!&  
气相待。岑公子朝夕诵读,甚是适意。这小学生却与岑公子有缘,偏要在书房里与 SG o:FG  
岑公子同睡,岑公子早晚教他读书写字,甚是聪明,自放学回来便在书房一刻不离。 )'CEWc%  
蒋大娘子亦甚欢喜。里面苏小姐因自小没了母亲,又拜岑夫人做了干娘,十分亲爱。 _Cs}&Bic_  
    原来这蒋士奇,父亲做过一任淮安司马,虽是书香世家,他却中了武举,生得 L=FvLii.  
八尺五六身材,熊腰虎背,阔面长须,河目海口,两臂有千钧之力,精通武艺,晓 )eMh,r  
畅兵机。只为老母年高、家务难卸,因此不思进取,日逐飞苍走黄、驰射击剑为乐。 .)zISa*Xy  
接待亲朋,极重肝胆义气。后来知岑公子也能骑射击剑,气味相投,常常讲究些兵 nHrCSfK  
机战策,叔侄十分敬爱。这正是: V5 r7eC  
3fTI&2:  
    此日习成文武艺,他年货与帝王家。 {[ *_HAy7  
k)Wz b  
    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11-20
第五回 携娇娃外室庆生辰 遇奸徒长江遭陷害 Ir5WN_EaS  
H6 &7\Wbk  
    话分两头,不提岑公子母子安居蒋家。且说江南六合县荻浦地方是个临江去处。 EVt? C+  
有一老秀士姓许名绣,字俊卿,原是书香旧家,妻房金氏已经病故,年已五十有六, p@YB?#Im  
并无子嗣,只生一女。因生他前一夜夫妻梦见下了一庭香雪,因此取名“雪姐”, M2@b1;  
年方十五,生得轻盈窈窕,美慧异常。父亲开馆训蒙,他也自小随学,一经诵读, gRJfX %*F  
过目不忘。许俊卿因中年丧偶,家业淡薄,也就不思再娶,只望招个女婿养老终身。 Xz 4 x  
原有个老家人殷勤,却是祖父手里的人,到俊卿时已是三辈,帮家料理,历练老成, `Y=WMNy  
因此当做亲人看待,已经病故。留下老妇林氏,就是女儿乳母,自金氏亡后,就像 \dQx+f&t  
母女一般相伴过日。他有一子名叫殷勇,自小膂力过人,且生得魁梧,状貌刚猛非 2`GE  
常,却是欺强扶弱、惯抱不平。俊卿因自己无子,原有意要承继他为子,也曾在他 &!aAO(g  
母子面前说过,却因林媪现在称呼不便,是以蹉跎未就。雪姐自小就与他兄妹相称。 Hn>B!Bm*  
及到了十四五岁上,俊卿一来为家计淡薄,二来看他不象个念书本的样子,惟恐他 9% l%  
在家惹事,因他有个胞叔殷俭向在京口开张杂货生意,因此就叫跟他叔子在外边学 "S 3wk=?4  
习生理,将来好为度日之计。这殷勇虽然猛烈异常,却天性至孝,一年也五七次回 ` PYJ^I0  
家,带些东西来看望母亲、雪妹。 22f`LoM  
    这许俊卿岳家就在观音门外居住,只隔二十来里江面,若遇顺风,片时可到。 x\Z'2?u}  
岳父金公已故,只有岳母并妻舅金振玉夫妻两口。这金振玉也是旧族人家。他有一 O(+phRwJ  
堂叔金琏,是个一榜知县,却在城里居住。金振玉家只靠几亩祖父留下的田产过日。 2(/g}  
    其时是岳母的七十整寿,许俊卿备了几样寿礼,预先一日留下林嫂看家,他同 ?(R]9.5S  
了女儿雇船渡江来与岳母拜寿。船到了岸,俊卿携了寿礼同女儿缓步行来,不上半 P3oI2\)*i  
里路就到了金家。 z Toq^T  
    金振玉正在门首,看见姐夫同甥女到来心中甚喜,遂迎上前来,一同到家,直 O)"gS!,  
进内室。这金婆婆见了女婿同着外孙女来与他拜寿,欢喜之至。父女先见过了常礼, Pcw6!xH  
然后把寿礼呈上。金振玉道:“姊夫来了就是,何必又费礼物!”俊卿道:“岳母 R%'^gFk 8  
古稀大寿,不过聊表孝敬之意,自己至亲,谅不嫌亵。”当下收过了礼,就摆上现 lg b?)=  
成酒肴款待。俊卿就借花献佛,满斟一杯,请岳母上坐,先磕头暖寿。金婆婆不肯 ph-ATJ"  
坐,一手接了酒杯,雪姐在旁边搀扶住了,金振玉陪着姊夫叩了四叩起来,郎舅们 ruazOmnn~  
又见过了礼。然后,雪姐与外祖母叩了寿,又与母舅、舅母叩过方才就坐。这金大 th&[Nt7  
娘子见过礼,就往里面料理会了。 <E0UK^-}  
    这里至亲相聚,饮酒中间不过叙些家常事物。金振玉道:“明日未免有些亲友 S*,rGCt'T  
邻里来拜寿,姊夫正好与我陪待陪待。”当下郎舅二人先吃了饭,就同到外面来商 E{n:J3_X^d  
办明日之事。这里边金大娘子就出来陪雪姐吃饭,对雪姐笑道:“外甥女几时不见, 3dDX8M?  
竟长成了好象个美人儿,明朝须要选个才貌双全的郎君才配得过。”把个雪姐羞的 V3ndV-uQE  
要不得。老婆婆道:“正是呢!须要寻个书香旧族,有才有貌,又要有品行的才好。 chEn|>~  
我这个外孙女儿是不肯轻许人的。”大家说说笑笑,容易到晚。又吃过了晚酒,俊 sIv)'  
卿就在外边套间安歇,雪姐与外祖母同睡。一宿无话。 5~yNqC  
    次日,大家一早起来,就有厨司进门。盥洗毕,堂前烧香点烛,家中先拜了寿, Z,X'-7YkU  
就料理待客酒席。当日也有好些拜寿的亲友邻里,俊卿一一代为收发礼帖,接送陪 _qWliw:0#  
待。整整忙了一日,直到起更时才得散席。里边也有几位拜寿的女眷们,见了雪姐 OD=!&LM  
无不称赞,也到晚间才散。他叔子金琏因不在家,差老家人送了一分大干礼来,也 rbZ[!LA  
留他酒饭赏使,早打发去了。又过了一宵,次日俊卿因家中无人,用过早饭就进来 m%#`y\]I  
与女儿说:“外婆、舅母谅来不肯放你就回去的,你且在这里住下,我先回去,过 iK_c.b  
几日再来领你。”老婆婆还要留女婿再住一天,俊卿道:“家中只有那老妈子在家, P6U%=xaC  
诸事不便;况且教了这几个学生,不便长放馆的。”当下作辞起身。金振玉也款留 %zo= K}u  
不住,就送到江边。适遇便船,俊卿作辞上船,正值顺风,不及半时,已到家了。 qS8B##x+=  
    转眼间不觉又过了十余日。这日,许俊卿记挂女儿,因自己有事,不得过江, q'(z #h,cv  
打发林嫂去接女儿回来。这林妈妈是时常往来的,就搭着便船前往金家,金家婆媳 cBEHH4U  
又留住了两天。这日金振玉原要自己送甥女过江,适因他叔子打发家人来请去说话, @"1}16b#f  
他一者原叫家中再留甥女住几天,二者知林嫂是时常往来的,因此不以为事。谁想 k:P$LzIB  
金振玉去了,雪姐恐父亲独自在家挂念,连早饭也等不得吃,只吃了几个点心,同 K}2Npo FS  
林妈一定要拜辞起身回家。 婆媳再留他不住, 只得一同送出门外来。老婆婆道: 3'@&c?F ye  
“若没有便船,就可转来。”雪姐与林嫂一边答应,已是去了。婆媳两个着他转了 `Qq/ F]  
弯才转身,心中甚是怏怏不舍。 ^;64!BaK  
    这雪姐与林妈,千不合万不合要回来,也是冤家相遇,数莫能逃; k -]xSKG  
    却说这江边有一船户姓江名涛,排行第七,绰号混江鳅,生得黑瘦长身,两臂 X{s/``n  
有数百觔膂力,又且伶牙俐齿专会骗人。现在弟兄五个。江大、江三已死。那江二 V-:`+&S{^  
绰号分水牛,更是凶勇;江四叫做穿山甲;江五绰号就地滚,娶妻郎氏赛花,与江 OAY8,C=M  
七和娘一同居住,这郎赛花原是枪棒教师的女儿,颇有几分姿色,且有一身出色的 sb`&bA;i  
武艺;那江六叫做青草蛇:俱非良善之辈,常与盗贼合伙,且暗吃海俸,作倭寇线 (K<Z=a  
索,原是中洋村人。这对江仪真口有个财主,姓曹名壮,字伟如,年方四十,家私 IU7$%6<Y  
巨富,是个二府前程。娶妻尤氏,悍妒非常,成亲二十年来并不曾生育,又不许男 =DGn,i9  
人娶妾,略有看得过的婢女亦不许容留近身。这曹伟如亦无如奈何;其时因选了直 q-A`/9  
隶广平府同知,原不要带家眷赴任,以便署中娶妾。这尤氏却比他更滑,早已猜着 (~q#\  
他心事,偏要一同赴任。曹伟如曾暗托一个表兄龚监生在外边相看人家女子,冀图 sN6 0o 7.  
带往任所,又恐不合己意,必要亲自过目。因此,常有媒婆载着人家女子到龚家来 nQ:ml  
相看,也曾坐过这江七的船只,故江七知道曹家娶妾之事;无如看过几个,总不合 &*jxI[  
式。 o1fyNzq<  
    这日适值林嫂同着雪姐到江头搭船,江七一眼觑定雪姐好个标致人物,因想: )z ?&" I  
曹二府若看见这个女子,再无相不中的。心中计较,便迎上前来道:“妈妈是要雇 H#1*'e>  
船的么?”这林妈看这船户似觉有些面善,好像是熟识的,因答道:“正是,要到 g|GvJ)VX  
荻浦去的。”江七道:“恰好我的船正要到获浦去,载客是顺便的。请先上船,我 07T;IV3#C5  
到市上去买壶茶就来开船。”林妈看见船中无人,又是个便船,心下甚喜,便道: Gw\G+T?M-  
“你要多少船钱?”江七道:“这是顺便的船,不拘你老人家给几十文钱就是了, 0ez i?Um  
时常往来,再不计较。”林妈道:“如此甚好,竟与你五十文钱就是了,但不许再 :)J~FVLy  
搭别人。你去买了茶就来开船。”江七口中答应,就往船中取了一把瓦茶壶,又往 sw qky5_K  
舱板下摸了一个包儿,上岸去了。 C1P t3  
    原来这金家住居离江头不远,只转一个湾,却是个小去处,不比得大码头人多 JmJ,~_  
眼众,况且天色甚早,岸边并无一人。当时林妈同雪姐先下了船,坐不多时,见船 P2:Q+j:PX  
家一手提着茶壶,一手拿着一个荷叶包儿托着十几个热馒头下船来,道:“老妈妈 8H`l"  
与这位小姐起身得早,到荻浦有二十来里路,恐一时风水不便到得迟了,因买几个 0?L$)T-B  
馒头来,肚里饥了,好当点心。”林妈道:“这倒算得是,我们若吃了,还你钱就 ? A#z~;X@  
是了。”江七道:“妈妈莫说还钱,这两个点心我还请得起。这壶茶是现泡的松萝 &E '>+6  
茶,舱板上有茶钟,可趁热吃一杯。”一边说话,一边解缆,慢慢的把船荡开,两 &J@ZF<Ib  
眼睃着舱中问道:“你老人家尊姓?我一时却忘记了,好像时常在这里往来的。” kV%y%l(6  
林妈道:“便是我姓殷,这个是荻浦许相公的姑娘,这里金家是他娘舅,因来与外 Ds5&5&af  
祖母拜寿,住了好几天,今朝才回去的。”江七随口答道:“原来是许相公的姑娘, NPq2C8:  
这里金相公我都熟识,时常坐我的船往来的。”一面说话,这林妈见馒头尚是热的, x6P^IkL:  
且早起所吃点心不多,见有热茶,就取茶钟筛了一钟与雪姐道:“你趁热,点心再 D^4V"rq  
吃两个,省得停会肚饥,冷了不好吃。”雪姐道:“干娘也吃两个,一般还他钱就 hTqJDP"&F  
是了。”当下不合两人各吃了三个馒头、两钟热茶,不及片时,便都头旋眼眩,齐 ~Y$1OA8  
齐倒在舱里。 _;+&'=6.[  
    这江七瞧见倒了,便把船头掉转,一直往上流头摇了去。原来江七看见他两个 $MR4jnTT  
来雇船时就起不良,他船中藏有迷人之药,方才进舱取茶壶时,就将此药拿去暗放 ?M);wBe(  
入茶壶内。将他两个放翻,就要摇回家去,因此用力往上流头摇到黄天荡里来,却 Z~ (QV0}  
是个茫茫荡荡、四周望不见崖岸的去处。心下想道:这注买卖是他自己寻上门的, <cS1}"  
若留了这老婆人便有妨碍,不若结果了他,这小女子不怕他不跟我上路。算计已定, {chl+au*l  
遂进舱来,将林媪轻轻提起,四顾无人,往江心里一抛,“扑通”一声,已无影响, pq4frq  
便将船一直摇往中洋村家里来,已离荻浦有百十里远近。正是: !,]_tw>R  
oY &r76  
    阳间失却娇娃伴,地下新添冤鬼魂。 0-7xcF@s  
YOqBIbp~&)  
    但人心虽如此险恶,天理未必相容。毕竟不知雪姐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PXWBc\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11-21
第六回 毒中毒强盗弄机关 诈里诈浪妇排圈套 v-&@c  
^2LqKo\T  
    却说那雪姐昏晕了两三个时辰,渐渐苏醒,开眼看时,不见干母,身知却倒在 !m?W+ z~J  
舱内,大吃一惊,挣起身来,见船尚在江心摇着,急问道:“我的干娘往哪里去了?” j1K?QH=e#{  
江七且不答应,把船摇到幽僻去处,停住橹道:“你还说你干娘?险些儿大家的性 v2}>/b)  
命都出脱了,你还不知!”雪姐急问道:“为着何来?”江七道:“方才起了大风 !L@^Zgs|@?  
暴,你那干娘扶住船舷咳嗽,不想一个失手,已翻落江里去了!风狂浪大,连我的 s` o _ER  
性命也难保,哪里还捞救得他来?如今把船直打到这里,离荻浦已远,今朝谅不能 leO..M  
到,幸亏离我家不远,今日且摇到我家里去暂过一夜,明日送你回家便了。”雪姐 ! f*t9 I9Q  
听说吓得目瞪口呆,半晌作声不得,眼泪如线条一般挂下。心中思想:方才吃了两 0uS6F8x@  
个馒头如何便昏睡倒了?我曾看见书上有蒙汗药迷人之事,必定是了。我看这船家 :DR}lOi`  
一定是个凶徒,明明把我干娘谋害了。如今我是个孤身女子,况在这叫天不应的所 d9yfSZ  
在,与他争执,不但枉然,还恐也遭他毒手。我如今拚着一死,看他如何做作?因 H<bB@(i  
叫道:“驾长哥,如今天色尚早,若从下水放船,还好到得荻浦。你送我到家,自 */E5<DO  
然重重谢你。”江七道:“这船被大风暴打过黄天荡来,不翻船便是天大的造化, ecG,[1];  
这里离荻浦已有百十多里,今日哪里还到得?日头已是平西,不到一二十里路,就 j1U,X  
要晚了,那时弄得前不巴村、后不着店,倘发起风暴来,越发不好了。这里离我家 1Xj>kE:  
不远,前面就是,我家还有老娘、嫂子在家,你放心!暂过一夜,明日一早送你回 9et%Hn.K'  
家就是了。”雪姐听得,暗忖道:谅来强他不过,他既是这等说,且到他家看是如 bw& U[|A0%  
何光景?因说道:“只是打搅你家不便。”江七道:“怠慢莫怪。”一面说话,一 o+j~~P  
面加力摇船。 %SHgXd#X  
    约有十多里的光景,看看到了一个小村落,天已傍晚。这江七把船湾在个小港 oFC]L1HN&  
汊幽僻去处,说道:“你略坐坐,我到家里叫我老娘来接你。”说着竟是去了。这 &}q;,"  
雪姐坐在船中如同天打雷惊一般,想起今早外婆再三留住,原不该执意回来,就是 yy(.|  
要回,也该等我舅舅同来才是,如何这般托大?可怜我干娘,不知如何丧命?父亲 u4QBD5T"  
在家不知如何盼望?我此身,看来是多凶少吉。想到此处,不觉放声大哭,且腹中 fUV;3du  
饥饿,竟昏晕在船。 L+N;mI8  
    却说这江七,因常干此不良之事,故在这冷僻去处居住。家中还有个娘和第五 sOb=+u$$9  
哥子就地滚江澜夫妇两口同住。那江二、江四、江六,又各自住开。这就地滚的妻 Zv^n  
子郎赛花却有一身好本事,惯使连珠铁弹弓,百发百中,又使得好双刀,舞弄起来 Kk|4  
数十人近他不得,专会帮着汉子做这没本钱的生意,又生得一张好嘴,骗人家妇女 JGG(mrvR  
们的财物如探囊取物;却有一样好处,虽然作恶,却立誓不害妇女,不犯淫戒,管 V8}jFib  
得汉子颇紧。 [/GCy0jk  
    这江七一到家里,便将这谋骗的勾当一一与他娘并哥嫂说明。大家商量,须要  kAnK1W>  
如此如此,方出脱得干净。计议已定,这江澜便同他老婆一直来到船边。看见雪姐 >bbvQb +j  
哭倒在舱,郎氏即便下舱扶他起来,道:“许姑娘不要哭了,你不曾翻船,逃得性 P]<15l  
命便是天大造化。我家小叔拼命送你到这里,如今使脱了力,困在床上动弹不得。 h )h%y)1  
你快些同到我家,吃些东西,谅来肚里也饥饿了。”江澜也道:“姑娘到我家中权 9T%b#~?3P  
过一夜,明早就送你回家,再不要啼哭了。”这雪姐看见有个女人同来,且听得他 `*y%[J,I#  
们一口一声说“明早送回家去”,心下少安,只得勉强起身开口道:“只是打搅你 .$a|&P=S  
们不当。”郎氏道:“说哪里话?这大江中起了风暴常常打坏船只,死的人也不少, -%TwtO<$']  
像姑娘在难中逃得性命,后来还要享大福哩!”口中说着,便搀扶了雪姐上岸,细 6\USeZh  
看时,果然好个模样,因搀扶着慢慢行来。 F&HvSt}l5  
    不及里许,便看见一带草房,此时已是黄昏时候。到得草房,见一个老婆子立 ]L?WC  
在门口,道:“好个有福的姑娘,今日受了惊了。”雪姐进得门来,只得与他婆媳 Up*6K=Tny  
万福,道:“倒来打觉。”那老婆子道:“这大江中遭风失浪是常有的事。我的儿 tD])&0"(  
子想是靠姑娘的福,不曾翻船只,算是姑娘救了我儿子的一般,只可惜了那位老妈 -l{ wB"  
妈了!”因道:“只是这荒村中没有什么东西敬客,只好将就用些家常茶饭充饥, sNJ?Z"5k1h  
姑娘不要见怪。”一边说着话,不多时,点上灯,见郎氏从内取出几碟蔬菜、一壶 (ewcj\l4*  
酒摆在桌上,请雪姐吃。雪姐见他婆媳两个如此相待,且腹中甚是饥饿,只得坐下, ? \NT'CG  
欲待吃时,又想起吃馒头的光景,不敢就吃。这老婆子看见了,就自己也斟了一钟, ;sd] IZ$#  
道:“这是村中淡酒,虽不中吃,姑娘少饮一杯儿何妨?”说着,自己先吃请了。 S]biN]+7s  
雪姐看见,方才吃了一杯。那郎氏又端出一瓦盆热饭来,雪姐道:“酒是不能吃竟, U+g<lgH1J  
扰饭罢。”郎氏就盛过一碗饭来与雪姐,道:“姑娘想必肚里饥了。”雪姐接过来, @KC;"u'C  
只吃了一碗,就不用了。老婆子就叫媳妇收过家什道:“谅来姑娘吃不惯这粗饭。” X7& ^"|:  
雪姐道:“好吃。”当下老婆子就扯了雪姐到他卧房里来,只听得隔壁呻吟之声不 G=%SMl>[  
绝。老婆子道:“我儿子因是使伤了力,在那里叫唤哩!”少刻见郎氏拿进一壶茶 5 MD=o7O^  
来,婆媳两个又问了雪姐些来去根由的话,已是起更时分。郎氏道:“姑娘今日辛 "FT(U{^7d  
苦,早些睡罢!”叫声“安置”,就出去了。 '+ cPx\4  
    这婆子就关上了门,叫雪姐安寝。雪姐只得在婆子床上和衣而睡,心中想起他 .[KXO0Ui6u  
干娘,暗暗哭泣不止,哪里睡得着?将到了五更时分,倒反睡熟去了。及至醒来, p/k6}Wl  
日已大高,连忙起来。想起夜间,并无一些动静,心中半信半疑:莫不果是遭了风 h^}r$k_n  
暴?看他们却不像有甚么歹意,……又见他婆媳进来叫洗面梳头:“……请吃过早 3bi,9 >%  
饭,好送姑娘回家。”雪姐此时才觉有些放怀,只是想起干娘心头便如小鹿儿乱撞。 [0(+E2/:2  
当下草草梳洗毕,见郎氏端出饭来,到放心吃了一餐。这老婆子道:“我见姑娘独 #0WGSIht<  
自一个不放心,就叫我媳妇送你回家。他顺便去探望一个亲戚,却是一举两便。” O{^ET:K@  
雪姐听说甚喜,反谢了又谢。 <QUjhWxDb  
    这郎氏就扶了雪姐出门,叫他汉子一同到江边来下船,那老婆子送了几步就转 g9A8b(>F&@  
去了。郎氏道:“我家小叔昨日使伤了力,这时节还爬不起来哩!”雪姐道:“直 WRa4g  
是有累他了。”说话时,已到了湾船处所。郎氏扶雪姐下舱坐定,见江五就解缆把 =RA8^wI  
船开出江来从下流头放去,心中甚喜。行了有二三十里光景,望见一个村落。江五 /IO<TF(X  
把船往这村落里摇来,到了个幽僻去处把船系住,便对雪姐道:“我有个姨娘在这 4Y2!q$}I+  
村里住,顺便来望他一望。他前日有信,说要我送他到仪真去望亲戚,不知他去不 &y} ]^wB  
去?若是去时,倒是顺路,又好作伴。”一面说着,就上岸去了。郎氏道:“快去 8mmHefZ}2!  
望他一望,只说我陪姑娘在这里不得同去,转来时去望他。他若要往仪真,就催他 2Hp<(  
快些下船,好赶早些到。”江五一边答应,就大踏步去了。 $Lc-}m9n  
    雪姐虽听见他们的说话,却见这湾船之处冷僻无人,望那村落人家尚远,心下 % k}+t3aF  
狐疑,便问郎氏道:“你们亲眷离这里有多少路?”郎氏指着道:“就在望得见的 ;&~9k?v7L  
这村里住,多不过二三里路就来的。”两个说着话,约莫等了有个把时辰,远远望 -n#fj;.2_  
见江五同了一个妇人到来。将近时,看那妇人还过三十以上、四十以下年纪,且是 .EXxNB]%Y&  
生得娇模娇样。 *m.4)2u=  
    你道这妇人是何等样人?当时有几个风月子弟造一个小曲儿,单说他的伎俩道: D]B;5f  
6SVh6o@]  
    年还未老,带着多船俏。少年风月不饶人,金莲夜夜颠而倒。使机谋,人莫料; %o4HCzId<  
弄口舌,如簧巧。能为撮合山,惯作马泊六。腰边有货不愁贫,甜酸滋味都尝到。 q A?j-H  
p&<X&D   
    原来这妇人姓孙,绰号叫蜜罐儿,少年时也算得一个出色的粉头,到了三十以 B}A7Usm  
外就做了卖花婆,专一在大户人家走动,骗得妇女们个个欢喜,做媒做保,大注赚 *[?DnF+  
钱。与那些风月子弟牵线,“带马着紧时”还与他应急。他与江五弟兄原有相交, l<l6Ey(  
凡弄来不明不白的财物,大半花在她身上。这仪真曹二府、龚监生俱是他走熟的门 u4kg#+H  
户,少年时都是有首尾的。因此,江五勾他来同干这桩买卖,已是串通明白,假认 3B<$6  
他做姨娘。下得船来,先与郎氏假叙了几句寒温道:“怎么不上来走走?”郎氏道: 54Baz  
“我们原要送了这姑娘回家,转来再到姨娘家的。”孙氏便向雪姐道:“方才我外 'wd-!aZAd  
甥说起姑娘遭风的话,幸喜保全性命,只可惜了你那干娘。”雪姐听了,又流下泪 l)glT]G3+  
来。孙氏道:“姑娘不要伤悲,方才我外甥说起你娘舅全家,与我的亲戚家也是干 F#X&Tb{  
亲戚,时常往来的。这里到仪真不远,我们到了那里,不妨烦我亲戚就近仍送你到 [2UjY^\;T  
母舅家去, 也脱了我外甥的干系; 再叫你母舅送你回家去也是一般。”雪姐道: [];*9vxW  
“我父亲在家悬望,今朝一定要赶回家,何必再到母舅家去?”一面说话,船已早 DIH|6R  
开。 ?El8:zt?|  
    将到未牌时候,已至仪真,进了口子。这船湾湾曲曲,摇到一个冷静汊子里来, ]fxYS m  
不知是何去处?正是: @8\7H'K"\  
b}&2j3-n,  
    才逢肆恶行凶辈,又遇怀奸蓄诈人。 #_(t46  
rjaG{ i  
    毕竟不知雪姐如何结局?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11-22
第七回 施巧计蠢金夫着魔 设暗局俏佳人受骗 I]Wb\&$  
,i*^fpF`F"  
    却说江五把船湾湾曲曲摇到冷静去处有一家临水后门,孙氏叫把船湾定,说道: [rPW@|^5  
“不知我亲家在家不在家?你们略等一等,恐怕他还要接你们上去会会哩!”郎氏 A7|"0*62  
道:“我们是不好上去的,姨娘进去与我们说声问候。若是留姨娘住下,我们就好 zG& N5t96X  
开船,等回来时再接你罢!”孙氏道:“莫说这话,况且许姑娘说起来都是有亲道 u3k+Xg:  
的,难得到了这里,岂有不会一会就肯放你们去的?”一边说话,就推开后门进去 o Y.JK  
了。 jH:*x$@ =  
    原来这家就是龚监生家后门,是孙氏走熟的路,他家男女大小都是认识的。有 n$=n:$`q  
个大丫头巧儿见了孙氏,便笑嬉嬉道:“你来得正好,那曹二府正在前头骂你哩! \h0e09& I  
他说这几日就要起身,你不与他上紧寻个好女子,猴急得紧,你先去应应他的急罢!” igo7F@_,  
孙氏笑道:“怪浪货!不要油嘴,明日我与你寻一个大家伙的,包管你受用不尽。” XSD7~X/:  
两个正在斗嘴,见龚大娘子出来,看见孙氏便道:“孙嫂儿,今日想是又寻了个人 Em?skUnG,  
来了?”孙氏道:“正是。今朝与他寻了个上得画儿的人来,只是价儿大,不知成 xGH%4J\  
不成?”龚大娘子道:“他今日到这里来坐了好些时了,你快去见他去!”孙氏道: m[7a~-3:J  
“我为他这事来回走了个不耐烦,今朝却来得凑巧,想必有些成意了。”一边说着, Gm%[@7-  
就往前边书房里来。 :G`_IB\  
    原来这日曹伟如正来与龚监生商量娶妾赴任之事,欲邀龚监生同往任所。龚监 WGO=@jkf  
生辞以“家务所绊,不能偕往”。正在商议,看见孙氏到来,曹伟如道:“好人儿, hb_Ia]b  
只顾自己松爽受用,全不管人着急,四五天不见个影儿,我如今起身不远,你到底 0s8S`hCn>  
寻的人怎么了?”孙氏笑道:“这番不用着急,包管你今朝一箭就上垛。只是你有 vS X 6~m  
了新的,就要忘记了旧的了。”龚临生笑道:“照你这说,有了人,连你也带了去 LJiMtqg  
罢!”孙氏瞅了一眼,笑道:“老嚼蛆,不要油嘴,且说正话。如今这个女子,是 N( /PJJ~  
他寡居的晚娘要将他出脱,想赚一注大银子。这好的美貌是不必说,只是有些执性。 +Q'/c0o  
如今骗他出来,只说是探望亲戚,并不敢提起卖他的话,恐他寻死觅活弄出事来。 h)YqC$A-s  
如今只要骗他上来,相中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立张卖身文契,叫他娘打个花 hwO]{)%  
押便两下撒开,却迟缓不得。那时节,只要你安顿得好,尽着你受用,只不要惹老 EJ86k>]  
尤的醋罐子甩出来就造化了。”曹伟如未及回答,龚监生接口道:“媒婆口,婊子 )JZfC&,  
嘴,说便说得好听,只怕你那两片子翻腾鼓捣,不大老实,须见了面才信得过。” myXp]=Sb?  
孙氏又瞅了他一眼,道:“呆花子,老娘的话不信还信谁的?”曹伟如笑道:“如 KJ~f ~2;  
今在哪里?”孙氏道:“他娘儿两个现在船中,如今只要先骗他女儿上来。他有个  m>a6,#I  
嫡亲娘舅,住在观音门外,叫做甚么金振玉,只说你这里与金家也是亲戚,才好骗 AU)Qk$c  
他上来。须先与龚大娘说明缘由,管待着他。待你看中了,便须如此如此,将他灌 "ua/65cq9  
醉,随即与他娘讲定身价。买倒割绝后,我与他娘开船去了,便是你家的人,怕他 7 +?  
飞上天去?”龚监生道:“且看了人再作商量。”当时就往里边来,与他娘子说明 lOYwYMi  
缘故,吩咐巧儿到船上去请姑娘上来。 b8T'DY;~  
    去了一回,巧儿转来说道:“他只催着要开船,不肯上来。”孙氏听了,便同 %vyjn&13  
巧儿一同再到船上,对雪姐说道:“这是你母舅家亲戚,做人最好,方才说起你, 4B!]%Mw;c  
他家大娘子一定要会会,日后也好往来。况且天色尚早,会一会也不多耽搁的。” .(nq"&u-*  
郎氏道:“姨娘领了上去会一会,就下来开船。”孙氏道:“只怕还要请你上去哩!” T? _$  
郎氏道:“我是不好上去的。”孙氏说着话,就同巧儿扶了雪姐上坡。 0t6s20*q  
    进了后门,早有龚监生娘子接着道:“果然好一位姑娘,一定是有福气的。” _sJp"4?  
一面就领进一座门来。雪姐看时,却是一个花园,里边花木扶疏,亭台幽静,打从 Oa CkU  
一座小楼经过,微听得上面似有人言语,却打从楼后转出园来,又是一个院落,几 Cf2rRH  
间书室。再进了一重门,就是内室。当下龚娘子就让雪姐到上房明间内来。雪姐看 6D/5vM1  
见是个体面人家,也就放心。当时与龚大娘子见过了礼,丫头就送上茶来吃了。雪 jFbz:aUF  
姐一心只想回家,也不暇问长问短,就要作辞起身。袭娘子道:“你金家母舅与我 (E\7Ui0 Q  
们这里是至好的亲家。今日姑娘是难得到来的,若空去了,明日见你母舅,一定要 A!W(>  
说我们的不是。”孙氏接口道:“况且天已过午,早间吃了饭,这回也肚饥了,就 [;h@ q}  
在这里吃了便饭起身也不迟。明日见了你母舅,面上也好看,若真正赶不及,姑娘 h8 $lDFo  
就在这里住下,明日烦这里就近送你到母舅家也是。”一般说话时,龚娘子就吩咐 HwiG~'Ah9  
丫头快些收拾便饭。雪姐看见如此相待,又听说是母舅的亲家,正好告诉他这遭风 bTb|@  
的情节,况腹内又饥,便道:“只是搅扰不当。”龚娘子道:“将来正要往来,姑 m!tB;:6  
娘莫怪简慢。” [yW0U:m  
     jL<:N 8  
;xS@-</:  
iP]KV.e'/C  
{p[{5k 0  
b"Hc==`  
    叙话之间,雪姐正待将前后情节告诉出来,也是事不当败,却见巧儿进来对龚 <+Eu.K&  
大娘子道:“相公请娘子说话。”龚娘子对孙氏道:“与我暂陪一陪,我去去就来。” uDD{O~wF,  
说着就去了。这里孙氏陪着雪姐,说了些龚大娘子做人最要好、最亲热的闲话。不 3bYP i^  
多一时,龚娘子进来。此时龚监生已将曹二府十分相中,便叫如何相待的情由说知 /cHUqn30a  
了。只见巧儿来说道:“饭已待熟,恐姑娘们肚饥,先请吃起酒来罢!”龚娘子道: ycq+C8J+Ep  
“也好,竟搬到这里来吃罢。”当下让雪姐坐了客位,孙氏对面,大娘子主位相陪。 2dsXG$-W2  
巧儿、仆妇端上酒菜来,大娘子道:“匆匆便饭,待慢莫怪。”雪姐道:“甚是搅 A)#w~X4  
扰,只恐船上久等不便。”大娘子道:“请他们不肯来,已另送饭到船上去了。” lY&Sx{-  
当下就亲递过一杯酒来。雪姐起身接过,也就回奉了一杯,然后坐下饮酒。凡是两 2FN E ;y(  
边开口说话,都是孙氏接口支吾开了,只是殷勤劝酒。大娘子与孙氏也陪着饮了两 IyEfisOK?  
杯。原来这酒叫做千日醉,到口香甜,入腹易醉。雪姐不知,只道是好意,又当不 cA+T-A]  
过两人再三相劝,已是饮了四五杯。大娘子嫌酒冷,随叫换上热酒来。当不过孙氏 t7yvd7  
又强劝了两杯,便有些头重脚轻。大娘子见雪姐已醉,便道:“寡酒不好再劝。” m70AWG  
叫丫头盛饭来吃。雪姐此时已觉支持不住,勉强吃不到几口饭就放下碗,连身子倒 XTA:Y7"O  
在椅上, 早已动弹不得了。 孙氏与大娘子丢个眼色,一同搀他进房里来。说道: y<*\D_J  
“姑娘想是空心酒,容易醉,且在我床上略睡一睡就醒了。”当下将他搀在床上。 =jA.INin4  
雪姐已是昏沉沉的睡去了。 vXZP>  
    原来这孙氏与龚、曹两人预先定计,叫二人先藏在花园楼上,这楼四面都有纱 !]9qQ7+R%  
窗,故领雪姐从楼下周转一遭,已被他二人看了个仔细。这曹伟如见雪姐果然美貌 t8;nP[`  
异常,满心欢喜,只不知要多少身价。因孙氏说是瞒着他卖身的,故不来冲破。及 7Bd=K=3u  
雪姐进去后,他两个也就从侧门转到前边书房去了。 biForT_no  
    却说这孙氏见雪姐睡倒,就急急往前书房来,对曹伟如说道:“看得如何?” |+JC'b?,  
曹伟如道:“人物去得,不知他娘要多少身价?”孙氏道:“他娘原要把她骗到苏 zz<o4b R  
州去卖与大财主,口里要想卖五百两银子哩!我再三劝他说:‘你往苏州去,人生 H|MAbx 7  
路不熟,那个去处,且莫说房钱、饭钱、盘费是贵的,还有哪一种托空驾桥讹人局 u?>8`]r  
骗、扎火囤强占夺的人,见你是个外来寡妇,只怕连你拐骗了去还不知道哩!不如 t8.3  
在这里,我与你寻一个好主儿出脱了,又省了盘费,岂不便宜?’如今事不宜迟, 5{vuN)K3  
你既看中了,还他个数目,让我好去对他娘说,省得这女子醒来又多费一番口舌!” H!l 9a  
曹伟如已是心里爱极,又见他说得爽利,一口就还了二百五十两银子。孙氏摇头道: ),^pi?  
“这一半的数, 难与他开口。 ”龚监生道:“据你说,该与他多少?”孙氏道: wyLyPJv  
“至少得与他四百两银子才妥。”曹伟如道:“你想要在这里面分他一半的意思了?” JC;&]S.  
孙氏道:“一分行货一分钱,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子,到苏州去,遇着个心爱的大老 wyXQP+9G  
官,怕不卖他千两银子?”曹伟如道:“不要浪嘴,银子是现成的,只要你说妥了, Q X-n l~  
当时成交,我还要谢你个不亦乐乎!” i83[':  
    这孙氏笑着就往船里来,与江五夫妇说明:订定了二百五十两银子,若多做出  WjCxTBI  
来是我的媒钱。”江五道:“我们只得三百两,其余做出来的,都算你的谢礼也罢。” D /GE-lq  
孙氏道:“我也不知费了多少口舌,才骗得他吃酒、吃饭,如今已醉倒了。趁此时 Hmt2~>FI[  
成交了,大家就好撒开。只是你们得了三百两,太吃亏了我。”江五笑道:“我权 0H]{,mVs  
做了你半日外甥,难道你还不便宜?”孙氏笑着,复回来与曹伟如道:“他娘执意 M +r!63T  
要五百两,我再三讲到四百两上,是断不肯少的了。你若应允,可即兑起银子来, ^W,5A;*3  
立刻同到船中去写契成交,一割两断岂不剪截?”曹伟如道:“恐怕他家还有人出 9S*"={}%  
来说话,又恐他妇道家过后懊悔起来便怎么?”孙氏啐了一声道:“他家并没有一 ,7]hjf_h  
个人,只有这个晚娘,同他素不相合,决意骗他出脱了,还要去另寻头路哩!成交 yJq<&g  
后面也不敢再见的了,还有甚么懊悔?就是我也要离了他的眼睛。我再教你个法儿, 'Oue 1[  
这里断留他住不得,如今成交了,趁他未醒,窝他到你自己船里,且慢回去,可能 >u&D@7~c  
他安插在个僻静处,不叫他见人,到你起程时带了他走岂不全美?免得他在这里醒 -3{Q`@F  
来吃惊吃怪,连累龚娘子淘气。”这一席话说得曹伟如满心奇痒,笑道:“我的乖 $[>{s9E  
乖,看你不出,倒有这许多贼智。”孙氏笑道:“听了老娘,万无一失,你放快些, >G6kF!V  
不要耽搁了!”曹伟如即唤跟来的老家人曹旺,道:“你速往自己银号内取兑端正 8z`ZHn3=  
的银子四百两,另封二十两,即速取来应用。”老家人答应去了。——原来这龚、 ET}Z>vU}+  
曹两家,相去不过二里多地,后门俱通水路,故可朝夕往来。凡有商谋,俱在龚家 2;v:Z^&  
落脚。 h#YO;m2wd  
    当下曹伟如挽龚监生带了纸笔,同孙氏俱到船上来。这郎氏知是到来成交,假 *u+DAg'&  
作愁泣之状,问道:“不知哪一位是曹老爷?”孙氏指道:“此位就是。如今话已 s@Q7F{z  
讲明了,须要你立个卖女文契。”郎氏对曹伟如道:“妾身因孤贫难度,不得已将 #L.,aTA<  
女儿出卖,虽不是亲生,也是我抚养了一场,只要老爷另眼相看,便是他造化了。 f-M:ap(O  
我一个女流,又不识字,悉凭老爷怎样立个文契就是了。”龚监生道:“如此说, jRg/N_2'2  
我与你代写一契,你亲手画了约也是一般。”郎氏应允。龚监生就问郎氏姓名,孙 u[**,.Ecg  
氏代答道:“他是许门张氏,六合县人,是个寡居,家中并无亲族。女儿是前娘生 @aQ:3/  
的,叫做“雪姐”,今年十五岁了。”龚监生听着,就顷刻写成了一张文契,念与 z I2DQ] 9  
郎氏听了一遍。郎氏道:“有累官人,写得甚好。”孙氏道:“他也是一位财主官 (2eS:1+'8  
人,不要你一个钱谢礼,你亲手画了花押就是了。”郎氏假作羞涩道:“我不会拿 cD]H~D}M  
笔,一发请官人代画了罢!”龚监生道:“这却使不得,你只在名氏下画上一画, |yz[mP*;o  
直上一直就是了。”郎氏只得依着画了个十字。孙氏是媒人,也在名氏下画了个十 .tKBmq0xo"  
字,将契与曹伟如收了。恰好老家人已将银子取到,当面一封一封交付清白,共是 7 q!==P=  
八大封。曹传如道:“这银子天平都是兑准足的,不消看得。格外二十两一封,是 ~ Rk.x +  
谢媒人的。”孙氏又对郎氏道:“这船驾掌难为他送你来,你也要谢他两数银子。 ;Q,t65+Am  
今日天色尚早,我就送你回家去,省得你独自一个在船上不放心。”郎氏道:“多 g_{N^wS  
谢你费心,到家还要另谢你。”孙氏笑对曹伟如道:“这样成交连中人的酒水不曾 [/q Bvuun  
费你老人家一文,也太便宜了。我方才听说的话须要趁早安顿,不要等他醒来,吃 q\?p' i  
惊打怪,连累他大娘子淘气。”曹伟如点着头就与龚监生转身去了。 Z6${nUX  
    这孙氏便催江五开船,重到孙氏住处,把银子分了两大封与他。还与他送到家 h-1?c\Qq:  
里。江五趁此,两个还叙了一叙旧,才转来与老婆载了这三百两银子回家。此事且 ~5&4s  
按下不表。 KL=<s#  
    却说曹伟如转身与龚监生商量道:“这女子醒来知他晚娘把他卖了,定然要哭 ;B=aK"\  
吵起来,岂不带累嫂子淘气,多有不便,当如何计较?”这龚监生不慌不忙说出这 *[]E 5U  
个计较来。正是: mtv8Bm=<  
cFL~< [>_  
    欲为惜玉怜香事,须避争风吃醋人。 O_:l;D#i  
"bo0O7InOV  
    不知雪姐如何中计?且听下回分解。 8 t5kou]h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11-23
第八回 许雪姐侥幸全弱质 曹伟如得意逞豪华 T zL|{9  
V?XQjH1X  
    却说这龚监生对曹伟如道:“那女子醒来时,吵闹却还是小事,万一你令正晓 N~/ 'EaO  
得了,说这件事都是我挑唆你做的,吵到我这里来,到是一桩大费气的事。方才蜜 vyZ&%?{*R  
罐所说的话甚是有理。不若趁他未醒,将他移往东庄上去安顿了。那去处且是僻静, =p+n(C/  
叫那老管家婆媳妇,如此如此、鲜衣美食哄骗他,一个小女子有什么见识?待他到 N sdpE?V  
欢喜的时节,慢慢把真话与他说了,只要你温存婉款,晚间用些柔软功夫,一上手 ]FCP|Jz  
便停妥了。况你后日起程时,跟随人等有几号大船,将他安放在家人媳妇船上。到 Om*QN]lGq  
起岸时,也带在家人媳妇车上。在路上觑便时慢慢与令正婉曲说明,他见事已成就, =\6)B{#T  
在途路中也便不好发作。你不过在两下里受些委曲,也说不得了。若如今就带了他 ox&5} &\  
回家去,令正决有一场大吵闹,这女子也不即乐从,徒然费气。况上任吉期,吵吵 7$<pdayd  
闹闹,未免不雅。你道如何?”曹伟如道:“此着甚好。我这曹旺是最得力知心腹 _s;y0$O  
的,他儿子、媳妇都要跟我到任上去的。如今且叫曹旺将他送到东庄上去暂住两日。 Fu.aV876\f  
那里却无人搅扰,只有他婆媳并一个小孩居住着看守。待我起身的那日,着他儿媳 o'lG9ePM|  
同他从小船送到大船上来。如今断不可与贱内知道,且到路上看景生情,再作道理。” b!g)/%C  
龚监生道:“这算计是极妥当的了。”当时就叫过老家人来吩咐了许多哄骗他的话。 7eq.UyUxs  
他自己的一只小坐船原在后门停泊,把被褥凉席安放停当。 _`Kh8G {e  
    此时雪姐正在龚娘子房里沉沉睡熟,龚监生吩咐家中仆妇丫头轻轻将他抱到船  UDpI @  
上,用被褥衬盖好了。老家人慢慢的开船,摇往东庄去了。曹伟如亦再三作谢,正 tSDp>0yZ3  
要托故往东庄上来,却见家中一个小厮跑来,说奶奶立等说话。曹伟如不敢停留, jP @t!=  
只得作辞回家去了。 K3UG6S\B  
    且说这雪姐一来是嫩花嫩蕊,二来是受怕耽惊,又兼昨日一夜未曾安睡,今朝 H+2J.&Ch  
被孙氏强灌了那几盅酒,以致醉得人事不知。原来这东庄相去不过三四里水路,不 I0jEhg%JZ  
及一时,这船早摇到东庄门口。看雪姐时正昏睡不醒,那老人家先上来,与他老婆 CX'E+  
儿、媳妇备细说明白了,只怕主儿今晚还要到这里来过夜,因叫他婆媳两个先到书 sBu"$ "]  
房将铺盖整理停当,然后同到船上,仍将雪姐轻轻抬了进来。这里面书房原是曹伟 f}'gg  
如往来居住的,每日打扫洁净,床帐被褥件件现成,遂将雪姐安放睡下。老家人叫 9iy|=  
先泡一壶浓茶,待他醒来好吃。这老婆子笑对他媳妇说道:“可惜这样一个花朵般 bX(*f>G'  
的女儿,今夜怎了?”他媳妇道:“这也是他命犯所遭。” R,bcE4WR"  
    却说雪姐一觉直睡到交二更时分才醒转来,尚是头旋目眩,睁眼看见房中点着 \(FDR  
灯火,自身睡在床上,一时又挣扎不起来。只见一个有年纪的妇人在灯下补缀,因 _[o^23Hj  
问道:“这是哪里?我为何睡在此间?你是何人?”老婆子道:“姑娘且放心安睡, 8k^y.B  
因你放在龚大娘子房里不便,故送你到这里来的。”当下他媳妇就送进一杯热茶来 z xUj1  
抚雪姐吃了。雪姐道:“我怎么竟醉得如此昏沉?真真误事不浅!”又问:“那孙 2\B9o `Y  
妈妈在哪里?”老婆子随口答应道:“他早已睡去了。”雪姐此时恍恍惚惚,如同 'F"Y?y:!  
做梦一般,心中还道:是在龚家?却又不见他家娘子并那丫头、仆妇。问了几次, k7|z$=zY  
他婆媳只是含糊答应,只推夜深了,请安睡,明日再说。劝他宽衣,只是不肯,仍 ) Zb`~w  
复和衣睡下。老婆子与他放下帐子,叫声“安置”,同他媳妇拿了灯火出来,将门 k'ZUBTRq!  
带上去了。 c/=y*2,zo  
    雪姐此际虽然疑疑惑惑,却看见都是些老实妇女相伴,并无男人形迹,心下少 v;fJM5PA  
安。想道:我吃得几杯酒怎么就如此不省人事?难道又是吃馒头的样子?因思身上 }{&l n  
无事,又想他家是体面人家,谅无歹意。左思右想了一回,觉得头目眩晕,身子十 "WYA  
分疲乏,便朦朦的又睡去了。直到次日早晨醒来,他媳妇早送进洗脸水并一付齐整 koOyZ>  
的梳妆放在桌上。雪姐慌忙起来,一面梳洗,就问:“孙妈妈为何不来?那个船累 U r^YG4(  
他等了一夜,烦你们领我去辞了大娘就好开船。”只见那老婆子领个小孩子,笑着 5B%w]n  
进来道:“姑娘不必性急,那孙妈子同你娘有要紧的事,一时等你不醒,他们昨日 aZ$/<|y~:_  
就开船去了,说这里是至亲,与自己家里一般,叫你暂住一日,明日他们就转来接 Z%#^xCz;w>  
你回去。他们去时还说,若等不来,请姑娘在这里住两日,就叫我们这里着人送你 K!p,x;YX  
回家也是一般,叫你不要心焦。”雪姐听说,吃一大惊,呆了半晌道:“我并没有 5Dd:r{{ Q  
什么娘同来,只有个船家嫂子送我回家。路上顺便搭了这个孙妈来,是船家的姨娘, \%TyrY+`K  
说到这里来望亲戚,怎么他们竟去了?岂不奇怪!我今朝一定要回家的,岂肯住在 'C^;OjAg  
这里?”那老婆子见雪姐的话语不对,知道是被人拐骗出来的,也就含糊答应道: RYy,wVh}  
“我说的是龚大娘,因姑娘睡着不好惊动,那孙妈有要紧事因先打发她走了,好留 0[Eb .2I  
姑娘再住两日。如今他们已是去了,这里一时没有人送你,且宽心住两日。他们不 y}"7e)|t%  
来,我叫我家老头儿送你回家也可,且不要心焦。”雪姐道:“你家大娘娘怎么也 zK;XF N#U^  
不见来?”老婆子道:“我家大娘娘这两日要起身,忙得紧,没功夫到这里来,只 \TbVS8e^  
叫我们在这里伺候,你不见他去罢。”雪姐又问道:“你方才分明说什么‘同你娘 s([dGD$i  
有要紧事’这是怎么说?”老婆子道:“我说的正是龚大娘,他有要紧事顾不得来。 ,wj"! o#  
那孙妈也有要紧事,只得先去了,并无别故。”这雪姐问来问去,总不得个明白。 Ak BMwV  
因看见只有他婆媳两个伺候,并无男人往来,想道:或者那孙妈子有要紧事,坐了 1vevEa$  
他的船去了,转来再到这里送我回去也未可知。思想了一回,他媳妇又送进茶、点 p Pro }@@  
心来,少刻又是早饭,收拾得甚是清洁。 a2@c%i  
     8?FueAM'  
'Prxocxq  
fPa9ofU/kr  
?uLeFD  
=3xE:  
    吃过了饭,老婆子领随四处观玩,见房屋甚是幽雅,也有花园亭榭、曲径迴廊, n||A" @b\  
花木阴森,假山重叠,却并无人居住,心下展转狐疑:莫非这是他家别院?或者他 ]$-cMX  
大娘子懒得接待,或因内房不便故送我到这里来暂住,也是好意,不然为何如此十 >c8GW >\N  
分好待?只是他家既有甚要事,何不即叫人送我回家,岂不两便?如今我已在外三 Fe&qwq"  
日,父亲在家不知如何悬望?我干娘又不知死活如何?想到此处不由的心中发急, CJknJn3m&  
眼中落泪。他婆媳两个只是好言劝慰。 .lG5=Th!  
    不觉一住三日,此时雪姐已将拜寿遭风情由头说出。她婆媳暗地咂舌,与他叫 =1;=  
苦,方知是被人拐骗来的,一发不敢吐露实情,只是含糊到底。 *!e(A ]&  
    这一日,雪姐一早起来,问他婆媳道:“那船既不来,你大娘又有事,你原说 U_yE& 6 T  
叫你老人家送我回去,如何只管捱着?我住在这里如坐针毡,一刻也是难过。今日 DrW#v-d  
一定要烦你老人家送我回去的。”说话间,只见一个老头儿进来道:“恭喜姑娘! !7B\Xl'S  
今日叫我媳妇送你上大船上起身了。”雪姐只道是送他回家,又听说叫他媳妇送去, 1m<RwI3s  
心中甚喜。原来这媳妇是曹旺的儿子曹义的老婆,是要同他汉子跟随主人上任去的, !v#xb3"/  
行李物件早已收拾搬上船了。看见他阿公来接,随请雪姐一同下船。 T0HuqJty  
    雪姐辞了老婆子,又托他上覆龚大娘子不及当面拜辞道谢,老婆子笑着答应了。 R_P}~l  
他媳妇领了他儿子保儿,扶雪姐一同出门来,下了一只小船。老头儿把船摇出港汊 `\>.h  
到了大河,约有十余里光景,到了个大船边停住。老头儿叫他媳妇道:“你扶姑娘 KP;(Q+qTx  
上了大船好走,这小船不大稳当。”说话时,那大船里也走出两个妇人来,一同搀 -a Gcf]6  
扶着雪姐上了大船。到得船内,见有两三个妇人、丫鬟在内,还有两个五六岁的小 o;"OSp  
孩子。雪姐对他媳妇道:“我回去何必要坐这样的大船?”那些妇女也都是老家人 gQSNU_o Z  
予先关会的,见雪姐上船来,都道:“果然好一位姑娘。”因说:“我们这船还有 R)?{]]v  
事情要往别处转一转,才得送你回家哩!”雪姐道:“呵呀!我是要立刻回家的, $$i. O}  
你们要往哪里去?如何随得你们?”媳妇们道:“不远,总是顺路,请姑娘放心! ~ jU/<~s  
不过是一二日就好到家了。”雪姐再问时,总是含糊答应,一面送茶来吃了,就端 ]e:/"   
出早饭来让雪姐在官舱自用。吃饭之间,船上鸣金开船,雪姐此时满腹疑心,却是 )O+}T5c=  
身不由主。 2A`A\19t  
    原来这曹二府自买了雪姐,巴不得就要到东庄上来取乐一番。不料这尤氏知道 B0$:b !  
他有娶妾之意,防范甚严,哪里肯放他在外边歇宿?又兼两三日内就要起程赴任, [L`ZE*z  
亲友送行饯别,忙不开交,因此倒保全了雪姐无事。这日起程共有数号坐船,好不 3<=,1 cU  
热闹!码头上诸亲友送行祖饯的,纷纷不一,把曹二府灌得大醉才放开船。这家人 uZa9zs=} c  
媳妇的船直在后面尾着官船同走,雪姐毫不知觉。这曹二府的意中,原欲于路觑尤 ,h|qi[7  
氏喜欢的时节取便把这件事说知,求他应允。不料尤氏如今要装出做夫人的身段来, 86@c't@  
一发厉颜厉色,呼大喝小。曹伟如哪里还敢开口? (F7(^.MG  
    这雪姐在船上被这班丫头、媳妇窝盘住了,也有推说风水不便的,也有说船大 %;#^l+UB  
难行的,七张八嘴,只是奉承雪姐。雪姐亦无可如何。幸喜船上有了雪姐,这些家 z;@*r}H  
人小厮一个不许上船,都是些妇女作伴。雪姐昏昏闷闷不觉过了几日,每日只听鸣 HR}bbsqxVf  
金开船,此时已疑到有几分不尴尬,欲待变脸发作,又想在这船中有何益处?且见 !ct4;.2 D  
他们个个殷勤伺候,及再四盘问,无非说不过迟早些总要送姑娘回家的话。雪姐真 tDUwy^j  
是无可奈何,似此早捱过了十来日。 DK}"b}Fvq  
    这日却到了台庄地方,便要弃船登陆。雇齐车辆轿马,各船上就要搬动行李。 Jec'`,Y  
雪姐的船去官船不过一箭之遥,看见有人下船搬动物件,且见这些妇女们丢眉挤眼, D+>1]ij  
雪姐十分忍耐不过,道:“你们这些人到底是甚么缘故哄骗我到这里来?说明白了, p'om-  
送我回去便罢,不然就同你们拼命也说不得了!”那些妇女都不作声,又恐雪姐吵 D$x_o!JT  
嚷起来被官船上知道,甚是着急;又想到了这里要起船坐车,哪里再支吾得去?那 % $DI^yS  
曹义媳妇道: “姑娘且不必焦躁, 待我们到晚来慢慢说与你听。”雪姐发急道: ,tg0L$qC  
“有话便快些说来,何用到晚!”正是: +="e]Yh;  
x>Jr_A(  
    人情变幻真难测,祸福须臾那得知? `kJ^zw+  
;y2/-tL?  
    毕竟不知这媳妇说出甚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r|qp3x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11-25
第九回 无情棒妒妇肆凶威 送命绦娇姿瘗荒冢 o| #Qu8Lk  
.w0s%T,8}^  
    却说雪姐当下逼着这媳妇要他说个明白,媳妇道:“这时人多忙乱,哪得功夫? \3pc"^W  
多的日子过了,那在这半日!”雪姐再四问他,总是不说。只见众妇女忙忙乱乱收 k +H3Bq  
拾物件,几个人三番五次下船搬取上岸。雪姐看这光景,十分诧异,心如火发,哪 e> (<eu~P  
里等得到晚?三催四促,要这媳妇说话。这曹义媳妇恐怕日里人多,说出缘由,吵 @U3Vc|  
嚷起来大为不便,却迟迟延延挨到了黄昏时候。端上晚酒来,雪姐着恼,用手一推, 9Hc$G{[a  
几乎把盘碗倾泼,因道:“谁耐烦吃酒!你快些说,端的是何缘故?”这媳妇一面 G|( ]bvJ?  
陪笑斟酒劝着雪姐,口中欲说不说,半吞不吐。雪姐喝道:“你快些说来,不然就 uoXAQ6k  
先与你拼了这命!”这媳妇自忖这件事终不然瞒得过世,少不得明朝要知道的,不 ~fT_8z  
若与他明白了。他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子,只要待得他好,有甚么不从?因不合将 IiZ&Pr  
孙媒婆说与我家老爷做小夫人的话,一五一十告诉出来,又道:“我家老爷现任知 hWT[L.>k  
府,此番上任去,你就是二夫人了。如今老爷身边还没有公子,倘若你日后生了公 [fKUyIY_  
子,这凤冠霞帔怕不是你的?呼奴使婢,受用不尽,我们哪一个不是伺候你的?” 3Bx:Ntx<  
这雪姐不听便罢,听了时,一句话也说不出,道:“原来如此!”气塞胸膛,一交 ^=^z1M 2P  
跌翻在船舱里,半晌才还过气来,放声大哭。几番要跳入河心,被众妇女再四劝住。 \#>T~.Y7K  
此时已是定更时分。 TcGoSj<Z  
    却说这官船上尤氏听得有女子哭声,便叫随身的丫头查问。这些丫头知道此事, -dO'~all  
都与他捏把冷汗。此时曹伟如却在亲友船上说话,听得哭声,十分着急。这尤氏看 wM _ 6{  
见这般情形,一发动疑,便叫那曹义过来问道:“这是哪里的女子啼哭?你快去查 ]O:N-Y  
来。”曹义答道:“想是别家船上吵闹。”尤氏道:“胡说!这声音分明像我们船 Kwhdu<6  
上,你快去与我查来,若有欺瞒,叫你这奴才先死!”这曹义吓得不敢作声,退出 {NCF6M k  
船头,要过船来报与主人知道,谁知曹伟如早已听见,吓得没了主意。有几个同上 D*vm cSf  
任的亲友也无法可处。又听得尤氏打发丫头出来,叫曹义媳妇过船来说话。一霎时, v@G4G*x\  
满船碌乱起来。 Xy#V Q{!  
    少刻,曹义媳妇到来,尤氏便大声喝问道:“你船上甚么女子在哪里啼哭?快 7unA"9=[4V  
对我说!”这媳妇哪里敢隐瞒,只得将始末缘由从直说出。尤氏听了,登时把那一 s!h5hwBY  
张搽脂抹粉的娇容变作夜叉模样,道:“罢了,罢了!这天杀的瞒我做得好事,你  b~!om  
们竟敢通同作弊!”说着,把曹义媳妇脸上一个大巴掌几乎跌倒,道:“你这贱人! ct\<;I(H  
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汉子还敢说是别家船上吵闹,叫他明朝不要慌!”喝叫丫头、 7Jc<.Z"/Gd  
仆妇:“快去与我揪那小贱人过来!”曹伟如在隔船听见,只叫得苦。 ZW2s[p r  
    这曹义媳妇挨了这一掌,见势头不好,转身就走出舱来,从小船渡过自家船上, (o{)>D  
见雪姐正在那里跌交打滚的哭。这媳妇上前扶起道:“不要哭了,累我吃了一掌好 R_~F6O^EO  
的。如今大奶奶叫你过船去说话哩!”这雪姐哪里理他?只是哭个不住。这些妇女 b__n~\q_  
都来劝道:“丑媳妇少不得要见公婆面,你去见了大奶奶,将你的苦楚细细告诉他 <6gU2@1  
一遍。我家老爷是怕奶奶的,或者大奶奶听了,竟肯送你回去也未可知。”雪姐听 Y~<rQ  
了这话才住了哭,想道:如今已落了他们的圈套,或者苦求得他送我回去也不可定, vs* _;vx  
不然,挤着一死罢了!当时只得勉强拭泪,随着那媳妇从跳板上盘过官船上来,头 #IcT @(  
发已是散乱了。到得官舱,灯下看那个妇人搽着一脸脂粉,坐在官舱当中好像夜叉 e /ppZ>  
罗刹一般。两边站着三四个蠢大丫头,手里都拿着棍棒。雪姐又不晓得这磕头的礼 :zS>^RE  
数,且鬅头散发,涕泪交流。未及开口,这尤氏却早看见是个齐整女子,心中一发 mDe+ M {/  
大怒,便喝道:“我这上任的官船,谁许你在此撒泼?且问你与那杀才偷过几次了?” N:sECGS,  
这雪姐不知头脑,便道:“都是你们局骗我来,还问我做甚么?”这尤氏听了大怒 Cvu8X&y  
道:“这小贱人好生无礼!谁局骗你来?敢在我面前顶嘴!”喝令丫头们:“与我 1V?Sj  
着实打这小贱人!”这几个蠢丫头是伺候惯的,吩咐叫打,不敢不从,便一齐上来, hZF&PV5H  
把雪姐揪翻,浑身乱打。这尤氏还怕打得不着实,自己夺了一根短棒,在雪姐身上 u=UM^C!  
打了有十几下。可怜这雪姐娇姿嫩质,怎当得起这无情毒棒?况且是气寒胸膛,早 PQI,vr'R  
已不能动弹了。这尤氏看见不响动了方才住手,还咬着牙齿恨恨的叫丫头:“与我 !Z2n;.w  
把那天杀的叫来!” =}o>_+"  
    这曹伟如在隔船听见,哪里敢出口气儿?只好暗地跌脚替雪姐叫苦。后来听见 ZV^J5wYE  
打得不像样了,只得叫他内侄过船来解劝。他内侄过来,也遭尤氏大骂了一顿,道: 4< >:]  
“小畜生!连你也瞒得我幕不通风。”他内侄道:“其实连我也不知,今晚吵起来 5j 01Mx A  
方才知道。如今是姑爹的上任喜事,况且这里也是邻近境界,如此吵闹,邻船听见 8~+Msn:  
也不雅相。”又看这雪姐倒在舱中不动,便道:“倘或这女子死了,又是一桩不吉 EwZt/r  
利的事。姑娘既不容他,明日打发他去了,也算行了一件好事,何必自己如此动气? htlWC>*  
气坏了身子倒了当不得。”尤氏听了这话,方才叫丫头:“与我把这小贱人快拉出 x7>sy,c  
去!”这三四个丫头并曹义媳妇方敢来搀扶雪姐,见雪姐喉咙内哽哽咽咽了两声, ~C+T|  
吐出一口痰沫,才苏醒过来。尤氏道:“这小贱人倒会装死。”拿起棍子,还想要 u]-$]zIH  
打他几下,幸被他内侄劝住。这三四个妇女早把雪姐扛出舱来,同曹义帮着抱落小 -#h \8Xl  
船。送过原船上来,已是恹恹一息。将他睡下用被盖好,又冲了一碗姜汤来慢慢灌 |RdSrVB  
下,渐渐听得声息,喉咙内哽咽不已。妇女们又劝了一回,此时已是二更将尽,大 mvnK)R_  
家各自安歇,明日一早还要上车。当夜,这曹二府也不敢过船,就在这亲友船上歇 .(krB% N  
了。尤氏被内侄再三相劝,方才安息。 yq2Bz7P  
     HHdc[pJ0D  
YWTo]DJV  
RD~QNj9,T  
c45Mv_  
DK:d'zb  
    却说这雪姐到了半夜浑身疼痛难禁,转侧不得。睁眼看时,只见一盏残灯半明 ofS9h*wrJ  
半灭,妇女们都酣酣睡熟,邻舟亦悄寂无声,心中思想:父母生我,爱如珍宝,谁 .2OP>:9F  
知我今日受此惨毒?我干娘也是为我被这奸贼子害死无疑,此种冤仇,何日得报? [4 "%NY  
可怜父亲与外婆家哪里知道我遭此陷害,此时不知如何找寻?想到伤心,连哭也哭 2Ask]  
不出来。哽哽咽咽了一会,又想:这恶妇断不饶我,若不被他打死,必有他变。他 bSBI[S  
费了一大宗银子,岂肯白白干休?倘要将我转卖到个不尴不尬的去处,或是将我配 Yr!<O&=  
与下人,那时就求死不得了。不如趁早寻个自尽,倒不辱没了父母的身体。主意定 -,3Ka:  
了,不如投水的乾净!正欲转动,只听得曹义媳妇醒了,叫道:“姑娘你还没睡着 dorZ O2Uc  
么?可要茶水吃么?”雪姐道:“难为你挂心,我不要甚么汤水,只是浑身疼痛动 $nBzYRc"3  
弹不得,烦你扶我便一便才好。”这媳妇起来服侍雪姐便了,又与他浑身轻轻抚摩 $yHlkd`Y  
了一回。此时,也有两个媳妇醒来,大家唧唧哝哝的又劝解了一番,已是四更时候。 %v4/.4sR,;  
再过一回,听得隔船渐渐有人说话,到得打过五更,大家都已醒来,只听曹义在隔 C$b$)uI;  
船说道:“大家早些起来,梳洗梳洗,今日有一百二十里大路才到宿头,须要早些 #xNLr   
起身!”众妇女听说,就都起来,叫后面梢婆烧水,大家净面梳头、收拾被铺。惟 '@3hU|jO!  
雪姐不能动弹,亏曹义媳妇与他把头发挽好,衣裳原未曾脱,同一个媳妇轻轻抱他 %J!+f-:=  
在一个褥子上卧下。 ;X[mfg\  
    这里大家收拾停当,东方渐白,就有家人们来搬取铺盖上岸装车,人声嘈杂, ]rO`e N[~U  
乱了一回。原来曹二府与尤氏都坐的是四人大轿,家丁引马先发。这尤氏起身时, ~+d?d6*c  
还吩咐叫把雪姐撇下,不许带去。又是他内侄解劝说:“到了衙门打发他未迟,如 @C{IgV  
今已是打得半死的人,丢在这里如何使得!”尤氏虽然依允,还是恨恨未消。这里 p:U9#(v)  
家人们车辆、牲口随后进发。雪姐亏这些媳妇们和褥子抱他在车后靠着,与他铺垫 4SIi<cS0  
好了。曹义媳妇是主人暗着曹义吩咐,叫他一路小心服侍。可怜雪姐从未坐过这车 9kss) xy  
辆,又兼天气炎热,一路上颠得头晕眼花,浑身痛不可忍。这一日只吃了两口粥汤。 -L>xVF-|:1  
    到晚住了沂州地方,看了两座大客车。这晚曹伟如还不敢与尤氏见面,恐怕他 awLN>KI]</  
吵嚷起来失了官体。这雪姐是媳妇们抱他下车,进了店房睡下,上是呻吟不已,连 J4 [7*v  
话也没力气说了。曹义媳妇再三劝他,只吃了一碗稀粥。这曹二府暗令曹义赎了一 cr Hd$~q,  
剂止痛活血的药,交与他媳妇煎好,用甜酒调和与他吃。这雪姐想道:这莫非是那 1%~yb Q  
恶妇害我的毒药,吃了倒好。竟侧起头来,一饮而尽。众妇女们又安慰了他一回, |"h# Q[3  
各人才睡。这雪姐吃下药去不见动静,想道:我又不想活了,吃这药做甚么?当夜, &KinCh7l L  
因曹义媳妇在房同睡,不得其便。 rg Gm[SL*<  
    次日清晨,又起身前进。这日住了沂水县地方。哪知雪姐早已怀着自尽的念头? n8W+q~sW%  
是晚到了店内,勉强吃了两杯酒、一碗稀饭。媳妇们都在跟前未睡:有的劝他道: 0($@9k4!/  
“姑娘既到了这里也由不得自己的性儿。明日到了衙门,与大奶奶陪个小心,奉承 8 MUY  
得他喜欢, 他也不好再难为你了。 这叫做在他矮檐下,怎敢不低头?”有的道: P-B3<~*i!  
“我家老爷做人是好的,只要他疼你,你就受些儿委屈气也罢了。”有的道:“总 2|="!c8K  
然到明朝大奶奶十分不肯容留,少不得老爷要寻个好处安顿你。你有这样人才,怕 cvoE4&m!  
你不得好处哩!”曹义媳妇道:“明朝等他们劝得大奶奶依了,姑娘只要小心些, u\L=nCtLby  
诸事顺从着他,他也不好难为你。但愿你与老爷生得一个公子,那时谁不奉承你? X@ zw;Se  
莫说穿不尽吃不尽的受用,这风冠霞帔还是你穿十八的了。”七张八咀,劝了个不 *=sMJY9#jE  
已。雪姐强笑道:“难得你们好意,这般看顾我,日后当图报答。昨日我吃了药, (-<s[VnXP  
今日身子觉得好些,你们大家连日幸苦,都请早些安歇了罢。”众妇女见他如此说, qjcPJ  
便都放心,各自安歇去了。 ifXGH>C  
    原来这客店上房却是里外两间,那曹义媳妇就在外间歇了,雪姐亦假作安睡。 8gHOs#\  
挨到三更时分,见桌上一点残灯,光小如豆,雪姐挨着疼痛轻轻起来,把灯剔了一 t'e\Z2  
剔,听众人时俱酣酣睡熟。他悲悲切切哽咽了一会,将一方乌绫首帕,把青丝包住, :~{Nf-y0`1  
裤带、裙腰、衣衫钮扣一拴束停当。原来他进房时早已留心,看那住房屋梁亦不甚 3FgTM(  
高,就解下身上一条丝绦,接了一条汗巾,轻轻端过一张木椅,挨着疼痛勉强挣上 UOa n  
椅子,将绦儿丢过梁去,两头接好,打了一个牛膝箍儿,安放好了,呜呜咽咽叫声: UGP,/[XI  
“我的亲娘,孩儿来与你作伴儿了!”又叫声:“我的爹爹,孩儿今日长别你了!” 045_0+r"@  
又叫:“我的干娘,想你阴灵不远,仍好与你做一处了。”当下遂用手分开圈儿, &7r73~TXm  
将头套入,把身子往半边一侧,早离了木椅,两脚登空。可怜一个俊俏佳人,顷刻 ;~GBD]  
魂归地下。正是: y& (pt!I  
X<Ag['r  
    鬼即是人人即鬼,阴阳人鬼本无殊。 ft1V1 c  
9)>+r6t  
    不知雪姐可能救得?且听下回分解。 ]c M8TT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