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80阅读
  • 51回复

雪月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5-11-26
第十回 戏娇姿众狂鬼欺孤 怜弱质老封君认女 k@r%>Ul@  
&wc% mQV  
    却说这曹义媳妇却紧贴雪姐外间安歇,终比别人留心。睡了一觉醒来,便叫道: d $~q  
“姑娘睡熟了么?”叫了两声不应,想是睡熟,不去惊动。又睡了一回,已交五鼓 _?]E)i'RI  
时分,总不听得房里声响,往门缝里看时,里面灯已灭了,不放心,因起来披了衣 ]:Y@pZ  
服,套上鞋子,推开门摸进房来。口中轻轻叫着:“姑娘”,摸到他床上来,谁知 2flgfB}2k  
黑暗中被木椅绊了一跌,爬起来却摸着雪姐的两只小脚儿悬空挂着,吓了一跳,喊 6 <&jY  
叫起来,惊得两厢众妇女一齐都醒。只听得曹义媳妇口里乱叫:“不不不——好了! uK_Q l\d  
姑,姑姑——娘,娘吊死了!快,快拿灯来。”众媳妇听得姑娘吊死,都害怕,不 "S#}iYp  
敢起来。 <p_r{  
    里面曹义媳妇着急, 磕磕蹦蹦摸到外间, 摸着了门,连忙开了,口里乱喊: ^]iIvIp  
“你们快,快些拿,拿灯来!”那众妇人也有在床上帮着喊的,一片声响。那外边 ]{tnNr>mv  
曹义等惊醒,听得内里吵嚷,急忙起来拿着灯火入内,问道:“你们吵甚么?”众 fSe$w#*I  
妇女在两厢房,见曹义拿灯进来,才敢从被窝里伸出头来。只见他媳妇倚着门框儿 $L~?!u&N  
在那里发抖,口里打达达儿道:“姑,姑娘,吊,吊死,了!”曹义听得着了急, h .A@o#x  
连忙走进房去看时,见雪姐悬梁高吊,口里只叫得:“怎了!怎了!”忙叫他媳妇 )oEHE7y  
进来相帮解救。他媳妇只是抖,不敢进来。曹义着急,只得踏上椅子,拔出身边小 AW;ncx;  
刀,一手抱住雪姐,一手将绦子割断,双手抱将下来放在床上,将项上绦子解下, vlygS(Y_7  
已是直挺挺的浑身冰冷,断气久矣!此时众妇女已走进来,乱穿衣服,慌做一团: n86=1G:%  
也有害怕发抖的,也有怜他落泪的,也有咒骂尤氏的。 ;J]Lzh  
    这回闹得隔壁官店内俱已知道。大家起来,听说已是不能救了。曹二府只是跌 NFAjh?#  
脚叹气,吩咐不许声张。那尤氏听得雪姐死了,甚是爽快,道:“死了一百个,只 ?'jRUfl   
当五十双。买条芦席卷去埋了就是了!何必这般大惊小怪?”此时天将黎明,曹二 u/,ng&!  
府与众亲友商量,就叫曹义同店主人买了一口现成棺木,又与了店主人几两银子叫 Y6R+i0guz  
他扫除房屋,留下曹义叫他收拾盛殓,抬在北门外义冢地上择高阜处埋葬,事毕随 920 o]Dh=t  
后赶来。因留下十多两银子与曹义使用,又留下一付名帖,惟恐地方有生事之人, 4!,`|W1  
即往本县禀究。 YH .+(tNv  
    这店主、街坊知他是个现任分府,且又得了他银子,落得做人情,谁来管他闲 JS:AHJSz  
事?这曹二府已先自起程前进。这曹义就央了店主人家妇女到来与雪姐整理头发, zwEZ?m!  
穿着衣服。原来曹二府买了雪姐,就叫了几个裁缝与他连夜做了几件衣裙,到任时 Y8$,So>~  
好穿,俱交与曹义媳妇,如今都将来与他穿在身上,就将他所有被褥装裹停当。这 UW?(-_8  
些来看的妇女们见雪姐面色如生,都说:“好一个齐整姑娘,可怜如此死了!”多 n(}zq  
有与他陪眼泪的。及装钉好了,曹义又买了些金银纸锞,雇人抬出北关外义冢地上, p!wx10b  
检了个高阜处,与一高冢相近,埋葬停妥。这曹义到做了个送丧之人,陪了许多眼 U~)i&":sN  
泪。事毕已是晌午时分,随谢别了店主人等,飞马去赶前车。这事叙过不表。 0bt"U=x4  
    却说那许俊卿自从打发林媪过江去接女儿,第二日却值殷勇回来看望他母亲。 _^;;vR%   
又等到第三日,还不见回来,想必是金家留住,正想明日打发殷勇过江去接,到第 ];vEj*jCX  
四日却见金振玉一早到来谢寿,即说:“昨日甥女早饭也没吃,只吃了两个点心, sI7<rI.t){  
执意要回来,连外婆也留他不住。因为我有事,不曾亲送他回来。”许俊卿吃惊道: ^Ia:e ?)W  
“他何曾回来?我今朝正要叫勇儿去接,怎么说昨日就回来了?”金振玉失惊道: K KPQ[3g  
“他昨日一早同他干娘回来的,这却奇怪了!”因想道:昨日江上平风静浪谅无他 JDQ7  
虞,却是何缘故?”许俊卿着急道:“事出意外,不宜迟延,我与大舅快些吃了便 eQiK\iDS  
饭,大家沿江分头去找寻,必定有个来踪去迹。”金振玉呆着想道:这沿江一带又  rq[+p  
无亲戚去处,总有相留之处,岂有不先寄个信息回来的?这事看来定然多凶少吉。 gc ce]QS  
许俊卿道:“我只有这个女儿,倘有不测,我这老命也休了!”金振玉道:“姊夫 .L#xX1qr  
且免愁烦,但愿无事。我们吃了饭作速去找寻要紧。” ?3I93Bt7  
    说话之间, 殷勇却从外回来, 与金振玉拜了揖,因说起这事,殷勇跌脚道: `T-lBwH  
“舅舅不知,如今这长江里歹人甚多,倘有不测,如何是好?”许俊卿道:“他们 hj8S".A_  
只是两个空身妇女,难道青天白日怕强盗打却了他不成?”金振玉道:“殷嫂虽可 `;:zZ8*  
保无事,只怕外甥女身上多有不利。”许俊卿听了,一发着急。当下大家同吃了早 ^<}>]F_  
饭,即分路去找寻:殷勇当时却从上水一路找寻去了;这里郎舅,一往下水,一往 RyJN=;5p  
沿江村落、码头去找寻不题。 7Lv5@  
     w^.^XK4v.  
|&>!"27;w  
[\j@_YYd  
lO+<T[  
5>XrNc91  
    且说这阴阳神鬼之道,人所共知。其中幻化莫测之事虽云罕见,亦何地无之? a{lDHk`Wf  
圣人不肯语怪语神,是惟恐世人相惑,然并不曾说个没有,故云:“鬼神之为德,  s*gyk  
其盛矣乎,又云:“敬鬼神而远之”,是明明说有鬼神,不可亵媚。如先贤邵康节 AgsMk  
祭祀不废冥资,程伊川坐卧不对塑像,他如丽娘再世、倩女还魂,田三叟活唐宫人 G"jKYW  
于百年,郑婉娥配生夫妇于隔世:确鉴之事,不可枚举。昔人作无鬼论,却白日与 9l+`O0.@  
鬼坐谈而不知,此乃拗癖迂儒,徒为鬼所笑耳!但鬼之一道,却有差别,不可概论。 f>JuxX\G  
其中因忠义节烈而死者,化而为神;狂蛊横逆而死者,化而为厉;至抱屈含冤无辜 2 [a#wz'  
而死者,往往显形著迹,不可胜数。至于罪恶深重,如忤逆不孝、谋反叛逆、十恶 vV1F|  
不赦之徒,其魂必为鬼拘神责。地狱之设,正为此辈。若寿数已尽、安然而死者, zF%CFqQ  
其魂魄无所拘束,飘飘荡荡犹如梦寐一般,故昔人有云:“黄泉若遇旧相识,只当 9@Yk8  
飘流在异乡”,此言实切至理。凡为人在世,劝大众多结些良缘,多行些好事,切 [o<R#f`  
不可轻易与人为仇;不但生时见面为难,即死后遇着也是个皱眉之事。要晓得,这 %TxFdF{A  
阴间阳世、人鬼相聚总是一般。 R!;tF|]  
    且说这雪姐不合埋于义冢,这所在原都是些无主孤魂,五方杂处,贤愚不等。 ;$l!mv 7  
这雪姐一点贞魂不散,随至其处,却见也是一个村庄一般有许多人家。那房屋也有 TAl py$  
草舍瓦房,参差不等;那男女也有老少强弱,往来不一。看见雪姐到来,俱各欢喜, x0@J~ _0  
聚集拢来,动问来历。内中有那善良男妇,为之感叹;却就有几个狂且不端之徒, J!O5`k*.C  
看见雪姐生得美貌,又且是异乡孤弱,以为可欺,遂把言语勾挑、戏谑。雪姐见此 BusD}9QqB  
光景,忍气吞声,闭门不理。谁知夜间这班恶少敲门打户,也有秽言亵语的,也有 _HX 1E  
恃强逞横的,竟无宁息。雪姐杜门忍气,想道:“我直如此命苦,生前遭此惨毒, wx n D3  
尚作完人,死后又遭此辈欺凌,如何防御?闻得阴司有阎罗管辖,难道这里竟无冥 ."Wdpf`~  
官职掌,听凭这些凶徒欺凌良懦?”正在恐惧之际,忽闻喔喔鸡声,此辈才纷纷散 md:$O C3  
去。 n_\V G[f  
    这日正在愁苦,忽见一位仪容端丽的娘子到来,雪姐甚喜,即请上坐,就下拜, O 4@sN=o  
动问姓氏住居。那娘子笑而不答。雪姐又将自身孤苦,被这些恶少欺凌的事泣涕告 <Z5ak4P  
诉。这娘子道:“你且放心,这紧间壁有一刘封君是个诚厚长者,系众所钦敬之人。 j~,7JJ (y  
前日他往慈云庵听点石禅石讲经,不日就回。待他回来,你可投他告诉,自然保你 OJ8ac6cJ  
安居清静。况你阳寿未终,皆因你前世与那尤氏有夙冤相报,故遭此惨亡。那曹二 "j BrPCB 8  
府前生有欠江七、江五等之债未还,故今生受其局骗。今填还此报,冤结已解。那 WLGk  
江七将你干娘谋害,到头自有报应。日后你父女相逢,福禄未艾。但得终身持诵大 >zcR ?PPs  
悲神咒,便永无灾厄相侵。”雪姐听言,知是菩萨降临,即跪求教诵。这娘子即口 RbB y8ZVM  
授数遍,雪姐已是了然,遂拜倒在地道:“不知娘娘是何仙圣?弟子情愿常侍左右, 7"}<J7"})  
以领慈训。”娘子微笑道:“我住居甚远,你安得相从?将来你与我女儿同堂共室, Y rq-(  
便知端的。”因向袖中取出一粒丸丹道:“这是我在南海求来的。”令雪姐吞下道: -h=K]Y{`  
“此可去你周身痛苦,又可保你房舍不坏。”说毕飘然而去。 O'tVZ!C#J  
    雪姐正欲挽留,只见一道金光,倏然不见,心下又惊又喜:感得菩萨降临,指 JNY;;9o  
点我的言语一一记得,但不知这刘封君却是何人?说他不日就回,谅有下落。且吞 #vk-zx*v7=  
丹之后这周身痛苦忽然而愈,因望空拜谢。从此一意虔诚记诵大悲神咒,便觉暗室 Tac7+=T  
生光。以前那几个恶少,远远看见,似有畏惧之状。雪姐心下甚喜。到夜分时,有 cID{X&or  
那邻近妇女来邀他同去观看道场,享受些馨香斋供,雪姐口中不住持诵神咒,这些 0(A(Vb5J.T  
同行妇女都觉幽暗之中忽生光彩,因问:“雪姑娘所诵是何经典,有些灵骗?”雪 vby[# S|  
姐道:“此是观音菩萨大悲神咒,虔诚叩诵,永无灾厄。”众妇女都要拜求传授。 Hm=!;xAFX  
雪姐道:“这是大善功德。你们若能虔诚拜诵便可出此幽途,超生善果。”因向众 KCR6@{@  
妇女逐句教道,众妇女欢喜无量。自此雪姐却为众所钦敬,且不时受她们的供养, Q[t|+RNKv2  
却也欢喜。 2y/|/IW=  
    这一日正与众妇女一处持诵,忽见众人向西指道:“刘公公回来了。”雪姐抬 L;d(|7BVv  
头一看,见一位老者须发苍白、高巾阔眼,曳杖而来。到得跟前,看见雪姐便问道: {C6,h#|pg  
“这位可是许家雪姑娘么?”雪姐见问倒吃了一惊,应道:“正是。不敢启问公公 O}Y& @V%4k  
可是刘老封君么?”老者笑道:“我与你正是紧邻,且请到寓中叙话。”雪姐就跟 QtM9G@%  
着老者回来,却就在自己隔壁几间房屋,虽不宏壮,却也洁净。家中原有一个老仆 EZICH&_  
伺候。进到中堂,雪姐就下拜道:“幸得依傍公公,望乞垂慈覆庇,庶不致为匪人 tv,Z>&OM  
欺侮。”说着流下泪来。老者连忙扶起,道:“我昨日在慈云庵中遇一仙姥,说起 'aLTiF+  
小姐始末,都已尽知;并说老夫流寓无几,不日有三小儿到来搬取回里,小姐亦可 ,lsoxl  
再生,一同回到寒家;说你与他甥儿有婚姻之好,直待到辛壬相交,才了你终身大 Uu}a! V  
事。这是仙姆之言,日后必有下落。目前嘱我看顾,但你是一个孤孑女子,恐往来 EKr#i}(x<  
多有不便。”雪姐道:“公公若不嫌异乡孤弱,情愿拜为义父,朝夕侍奉。”刘公 I"_``*/1  
公大喜道:“如此甚好!”雪姐就请刘公端坐,从复恭恭敬敬拜了八拜,刘公公受 d^.@~  
了四礼,从此即以父女相称。雪姐亦将前日遇一仙姥到来指示的话说了一遍。刘公 h^`!kp  
道:“如此说,我在慈云庵遇见的就是这位仙姥了。我与汝同回之期不远,且宜静 kpQXnDm 2  
待。” $Qc`4x;N  
    原来阴间与阳世一般亦可雇觅仆婢伺候。当时刘公吩咐老仆,雇一使女服侍小 %~$P.Zh  
姐。这刘公只有三子,并无女儿,今得雪姐为女,亲爱过于所生。雪姐亦尽心孝敬, &E(KOfk#  
甚是相安;只是时时想念生身之父与他干娘,暗自悲泣。因记仙姆之言说与父亲有 \TF='@u.  
重逢之日,又与他外甥有姻缘之分,正不知在于何时?谅仙圣之言决无虚谬,想到 J2ryYdo>  
此处,又不觉暗自欢喜。刘公又常与他说及自己家世并寄寓此间的原委,因此雪姐 ,'KS:`m!  
尽知刘么家中一切备细。无事之时便焚香诵咒,以消晨夕。这邻近人家男妇知刘公 ,?OWwm&J  
认义雪姐做了女儿,都来道喜称贺,免不得也要设杯酬答,总与人世一般,这都不 T@S\:P  
在话下。 G~ldU: ?  
    原来这刘公名芳,字德远,祖贯江西吉安府吉水县人氏,年已望六。妻子叶氏, )}G?^rDH(  
同庚,贤德,生有三子。只因这年同他次子的丈人陆公合伙前往山东贩买茧绸,不 sy ]k  
想到了沂水地方染患时疫而卒。陆公与他备办衣衾棺木,原欲搬移回里,只因那年 5`!Bj0Uf  
江浙一带倭寇作乱,道路难行,因此只得将棺木暂瘗于北门义冢,插留标木为记, zK Y 9 'y  
又恐有人损坏,复于棺上留一砖块,上勒“吉水刘公之柩”,以便识认。原俟置货 k3pY3TA@w+  
回里通知刘家,再同来搬柩。不料其时倭寇猖獗,江浙一带道路梗塞、商旅不通, )1EF7.|  
直挨至次年春问方得回里,随往报知刘家,将所置货物,除去棺衾等费,开单照股 l{2Y[&%  
分晰明白。——原来这刘公未出门之先一年,长子刘云,字宇章,已领乡荐。次年 8iB}gHe9  
进京会试又中了第三十六名进士,分发吏部学习观政,到八月内选授了山西平阳府 0+iaO"%  
曲沃县知县。正逢圣上诞生皇子覃恩,凡内外大小文武官员俱得申请封诰。刘云因 kw M1f=!-  
在京为父母援请了诰命,一面差人责送诰命回家报信,一面即由京领凭赴任。原欲 u> @ Yoyc  
到任后再着人搬接家眷,哪知刘公已殁?虽不能受享于生前,亦得荣被于泉壤,以 in[yrqFb7t  
此地下俱称他为刘老封君。次子刘霖字润苍,是个诚谨之人,只经营生理、照料家 R|,F C'  
务;三子刘电字汉昭,年方十九,生得堂堂一表,胆勇过人,慷慨仗义,即于是年 ,RYahu  
入了武学,轮枪击剑,技艺绝伦:俱在家奉母;惟刘电尚未婚娶。谁知到得次年二 |E7)s;}D  
月间陆公回家报此凶信,刘孺人与两子伤心悲恸。挂孝招魂,是不必说。一面专差 ,iYKtS3  
前往山西送信,一面到本县报明丁艰,请详移咨晋省。 xn`<g|"#  
    这刘电急欲往搬父柩,随与二兄相商措置盘费,仍邀陆公同往山东。不料陆公 _;x7vRWmN  
因途路辛苦,又为倭寇作乱受了惊恐,回家得病,日重一日,至五月中身故,以致 (wtw1E5X  
耽延时日。刘电前已问明陆公,知道瘗棺处所,外有标木,内有泐砖记认,遂不避 #!n"),3  
炎暑,拜辞老母、兄嫂,单身雇船由水路顺流而下,前往山东进发。 E+.%9EKU  
    不止一日,过了鄱阳湖,出湖口,走长江。这日行船到了一个临江大村镇,正 )7j CEA03  
待上岸买些食物,只见那市梢头沙滩上有许多人围绕在那里,又听得哭声如雷。刘 DsY$  
电即叫停舟,上岸看时,只见众人围着一个年老妇人尸首,内有一人号啕痛哭。刘 l^F%fIRp)  
电近前看时,见这人生得七尺以上身材,二十上下年纪,熊腰虎背,燕颔豹头,一 .o2]ndT/J  
貌堂堂。虽然布草衣冠,却是鸡鹤立。刘电详看此人,知是个豪杰,又见他哭得伤 b,U3b})(  
恸,遂上前拱手相问。正是: y1JxAj  
hSZ0 }/  
    天涯一面成知己,岂是悠悠行路心? 1Ftl1uf  
O[3AI^2  
    不知刘生所见这人端的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5-11-27
第十一回 遇萍踪英雄双结义 报凶信郎舅两伤心 l/0"'o_0v#  
0,$eiY)u$  
    却说当日刘电见那恸哭的大汉状貌非常,遂分开众人,问道:“老兄尊姓大名? wJ#fmQXKJ5  
这死者却是何人,如此悲恸?”那人见问,住了哭,看见刘电气宇轩昂、丰神雄伟, @CGci lS=  
便叉手答道:“在下姓殷名勇,家住荻浦。这是我老母,数日前同小妹渡江探亲未 bu[PQsT  
回,及至从亲戚家回来,竟不知去向,因此分头寻找,不意遭此惨变。如今小妹尚 GD*rTtDWn  
无下落,谅来必无生理!”一边说着,又大哭起来。刘电道:“可伤!可伤!这也 h?t#ABsVK  
是大数难逃。如今幸得寻着令堂尊尸,急须买棺盛殓,免得暴露;然后再去找寻令 qKt*<KGeY  
妹下落。”殷勇道:“正是。只因去家尚远,所带盘费不多,只好权为掩盖,到家 sxG8 jD  
备办棺衾前来盛殓。苦不能分身看守。”说毕,流泪不已。刘电道:“且免伤悲, 7LFJi@*8  
此事容易商量,且同到小舟少叙。”因挽了殷勇的手同下船来。 k?bIu  
    殷勇便问:“客长尊姓大名?家乡何处?今欲何往?”刘电道:“小弟姓刘名 B0M(&)!%  
电,字汉昭,祖籍江西吉水人氏。亦与老兄同病相怜,只因上年老父往山东贸易, >fq]c  
病故在沂水地方,今特前往搬取灵柩,所带盘费虽不多,尚可少为分赠,以助棺木 c%+_~iBUN  
之费。老兄幸勿嫌亵。”殷勇道:“且住,在下虽在穷途遭此惨变,去家不远,尚 %Q080Ltet  
可竭力措办,即不能分身看守母尸,尚可雇人自代。客长千里往返,正须多带盘费 ]~@uStHn  
以备不敷,岂可分赠与我?断不敢领。”刘电道:“弟自有处,老兄不必为我过虑。” LL_@nvu}M  
因向包裹里取出白金十五两递与殷勇,道:“因在客途,不过少为相助,幸勿见怪。” 717OzrF}A?  
殷勇见他慷慨仗义出于至诚,料他是个少年豪杰,不是寻常之辈,因不好推却,便 X2mZ~RB(p  
接受道:“萍水相逢,极承高谊,当图后报。今为老母之事,敢不拜谢?”就倒身 GA"vJFQ  
叩拜。刘电即搀住道:“些微小事,何足挂齿?我看老兄堂堂一表,凛凛一躯,必 XEUS)X)  
非风尘久困之辈。不知现今作何事也?”殷勇道:“在下孤穷一身,依傍叔父在京 :BF WX  
口西门桥做些小本经营,不过为糊口之计。倘日后少有生机,定当图报大德!”刘 X7SSTcA   
电道:“小事不劳在意。只是这小本经营岂是吾兄安身之计?”现今江浙两省制宪, ;1k_J~Qei  
为倭寇时常出没海滨肆行屠毒,沿海州郡多被劫掠,已经奏闻,请招募勇壮以备倭 z u1gP/  
患。现今奉旨准行。老兄何不前往投克,借此以图上进之阶?”殷勇道:“在下久 "H{#ib_c_  
有此意,只因老母在堂,不敢远离。如今遭此变故,孑然一身,归去即当禀明叔父 s'@@q  
前往投充。”刘电执着殷勇的手道:“此正壮士立功之秋,不可错过机会。弟今日 1z[blNs&  
欲与老兄结为异姓弟兄,日后甘苦相共,不知老兄意下如何?”殷勇道:“在下寒 L G9#D  
微,怎敢相扳?”刘电道:“我辈结交,岂肯落世情俗套?一言为定,生死不移, @KYmkx W  
何必谦让!”殷勇道:“既蒙不弃,即当从命。”刘电大喜,各叙年庚,刘电却长 N,_ej@L8  
殷勇三月,合当为兄。两人就在船中对天八拜,各矢丹诚:“倘若负心,有如此日!” HI eMV,.QN  
拜毕起来, 殷勇复与刘电拜了四拜。 刘电受了两拜,当下即以兄弟相称,便道: x{*!"a>  
“贤弟,此时天色尚未晌午,可作速上岸备办棺衾之事,倘有不敷,兄当一力完备。” 1I^Sv  
因取一条单被,令殷勇将老母尸首盖住[道]:“愚兄在此看守,今日且不开船, kyo ,yD  
与吾弟相聚一宵,明日早行。”殷勇应诺,即上岸到镇市上来。 N~ozyIP,  
    原来此地是个临江大镇,水陆码头,各色货物俱备。殷勇就尽其所有,买了一 j5)qF1W,  
口漆端正的现成棺木并棉布、衣裙、被褥、首帕等件,又买了一付三牲等物到来, UK<"|2^sT  
交与船家整治,又赁了些芦蓆、桫杆,雇人搭了个小小棚厂以以蔽天日。这些岸上 yW&i Uh=0  
人家都知此事,见这过客如此仗义,也都前来相帮动作。不一时,将棚厂搭就,把 !T~d5^l!  
棺木抬入其中。殷勇即将母尸抱放棺盖之上,又雇了两个老婆子来,将母尸湿衣尽 dL` +^E>  
行更换,整理头发将首帕包好,先将棺内铺垫完好,自将母尸抱入,止不住又放声 eLny-.i ,7  
大哭了一场,然后盖棺钉好。 h.;CL#s  
    这沿江里许却有一座古圆觉寺,旁边空地甚多。这岸边居住的人都道:“这寺 #cG479X"  
傍空地多有棺木寄放。我们同去对住持说声,就好在那里拣个高阜些的所在寄放, t}k'Ba3]:Y  
日后好来搬取。”殷勇道:“多承列位指教。”因即同众人来向往持说明,随即将 J%:/<uCmZ  
棺木抬往,拣了一块高阜之地,下面用砖搁起,然后把棺木安放稳当。回到船上取 O+p-1 C$\  
了三牲酒饭并金银纸锭,到棺前祭奠,又不禁大哭一场。刘电亦同往拜奠毕,焚化 n R\n\   
了冥镪,然后拜谢了众人,即将三牲送与众人拿去。一同归舟,已是傍晚时分。 i=1 }lk q  
    刘电已先叫船家买了些酒肴在船,对殷勇道:“今日本不当劝吾弟饮酒食肉, dF{6>8D=5B  
但大丈夫处世须知反经从权,保重此身,以为日后大用。倘有进步自可光及九泉, ]HyHz9QkL  
不必拘此小节。今日我弟兄幸聚,且共饮此杯少解愁苦。”原来这日殷勇竟不曾吃 m3xz=9Ve  
得午饭,此时事毕方觉腹中饥饿,便道:“兄长之情,生死感激。”当下两人对饮, YKP=0 j3,  
各诉心胸,十分敬爱,直谈到半夜后才各就寝,俱和衣而睡。殷勇因说起:“这江 v]WH8GI  
中近日多有歹人出没,且闻有沿江盗贼之徒暗通倭线,以此来往客商甚是耽险。兄 D3%l4.h  
长本领固然不惧,还须小心提防才是。”刘电口中答应,已觉酒多,便渐渐睡熟。 .=Pm>o/,  
这殷勇因常在江湖上行走,诸事留心,翻来复去,竟不敢睡着。看看挨至东方渐白, NtHbwU,  
正值顺风,船家起来,即欲开船。此时刘电已醒,起来对殷勇道:“愚兄所言之事, /[0F6  
贤弟急须进步,不可失此机会。倘有好音,务寄一信与我,以免天涯悬念。”因各 _~PO  
说明住居。殷勇又嘱道:“哥哥此去,孤身作客,于路千万留心保重!我计算哥哥 NJ<N%hcjK  
往返程途,不过两月,便可搬取伯父灵柩。回来必由水路,弟至期当在仪真口专候 :v_w!+,/  
哥哥。”刘电道:“兄弟不必,你只去干你的正务,倘有意料不及之事,可到吉水 fL2^\dB;  
来相就。不必全此小信有误大事。”因又取了十来两银子与殷勇道:“此可与老母 T ~h.=5  
暂作一砖椁,以免风雨之侵。”殷勇含泪拜受。当下两人洒泪而别。 jccOsG9;_  
     @+E7w6>%  
lCHo+>\Z  
gvlFumg2  
@k9Pz<ub  
s??czM2O  
    且不说刘电挂帆前进,却说殷勇立在沙滩上,直到望不见刘电的船只方才转步。 EBwK 7c  
心中自想:我何幸结识得这个英雄兄长,也不枉为人在世,从此当努力自图以报知 nALnB1  
己。当日就在镇上买了砖瓦石灰,雇匠人做了一个砖屋。又过了一天,次日星飞回 yKlU6t&` G  
来,渡过对江,到荻浦报与许公得知。——原来这许俊卿自从那日三人分头找寻, O:,=xIXR  
只不知殷勇去向。他郎舅两人一连寻了数日,并无一些影响,无可如何。这许俊卿 SBz/VQ  
回到家中,孤单独自,连学也不教了,只是哭不住声,几欲自寻死路。亏得紧邻周 PqI![KxZW  
老人再三相劝道:“这事凶吉未定,还须往各处贴招字寻访,自有下落。若你先自 %UBPoq  
轻生,日后寻了姑娘回来,岂不大误?”许俊卿听了,才息了此念。这金振玉亦恐 TG?fUD V  
姊夫独居怨苦,生出别的事来,因母子相商,将许俊卿接到家中同住。这金婆婆想 sv@}x[L  
他外孙女儿,亦昼夜啼哭不止。却不知殷勇已寻着他母亲尸首的缘故。 wAPO{3  
    这日殷勇急忙赶回荻浦来报信,却见家中大门锁着,即问邻居,方知往金家去 {XyG1  
了,因即渡江往金家来报信。这日郎舅二人正在纳闷,忽见殷勇回来,便问:“可 4{c`g$j>  
有消息?”殷勇便将在某处寻着母尸,又怎的遇着刘兄助棺权厝的事,从头说了一 g4?Q.'dZr  
遍:“……只不知妹子下落,看来定是凶多少吉了。”许俊卿听说,便捶胸大哭道: 2y&_Z^kI?  
“这倒是我父女带累你母亲遭此惨亡了!”金振玉也懊恨不已,里边婆媳俱各悲伤。 )m$1al  
殷勇道:“大家且不必啼哭,我想妹子未必便死。”许公道:“这是何故?”殷勇 _"FbjQ"  
道:“如今只寻着我母亲的尸首,不见妹子踪迹,看来必是被歹人拐骗,将我母亲 O4'kS @  
谋害。这事须在沿江两县递一报呈,求官出差踩缉。总然不济,倘日后事发也有一 ` i^`Q  
个底案,可以报仇。”许公道:“你这话说得极是。”当下就做了两张报呈,即叫 @zq\z$  
殷勇往六合、上元两县投递,却都准了状词出差严缉,才回来说与他郎舅二人知道。 b$$L]$q2  
    当时许公对殷勇说道:“不料你母亲遭此惨变,我女儿又无踪迹,我已是孤苦 s"^YW+HMb  
一身,只有你自小相随,就如亲人一般。不可因你母亲不在了,就不来看觑我。” iJp!ROI  
殷勇见说,甚是伤感,道:“说哪里话?我自小赖你老人家抚养成人,就如父母一 tZ{q\+h  
般,自当终身奉养,岂敢负心?”金振玉就接口道:“我看你人材胆气,必当发达, Y Z2VP  
何不今日竟拜认了父子,也不断了数十年的恩义。”许公道:“我已是孤穷一老, T|iF/p]F  
虽久有此意,只恐他不肯。”殷勇便道:“我只恐你老人家嫌我粗卤,若如此说, 4g^+y.,r_f  
情愿拜在膝下。”许公道:“但只是你父母只生你一人,并无兄弟。你的叔父也只 ' 1]bjW*!  
得一子,又难过继。如今你既肯认我为父,得慰我日前晚景,也就好了,却不必改 A+E@OOw*~  
姓,使你父母泉下不安。”殷勇应诺,当下就请许公上坐,口称父亲,四双八拜。 jc`',o'[+  
许公却立受了。十分欣慰。这时金母婆婆俱在面前,殷勇一一拜过,即改口以外婆、 k(+u"T  
甥舅相称,尽皆欢喜。金婆婆对许俊卿道:“你承继了这个儿子,老来也有了靠傍, ~riw7"  
日后还要享他的厚福哩!”当下殷勇又说起刘电劝他从戎的话,明日即要禀辞前往。 }dl(9H=4  
许公道:“你有此人材、胆量,岂可埋没?将来若博得一官半职,也与先人急气, Gzt5efygKt  
不枉了今日一番父子之情。”当日金振玉就收拾了一桌酒席,一来是贺他父子之喜, -Ma"V  
二来就当与殷勇饯行。此日大家都把愁肠暂放,父子甥舅同席叙话了半夜才睡。 Qrh9JFqdG6  
    次日,殷勇即拜辞了父亲、母舅,又进内拜辞了金母婆媳。他郎舅二人早已设 ]u';zJ.  
凑了十数两银子,与他为衣装之用,当时同送他到江边,搭船往京口去了。这边两 '\Ub*m((1O  
县准了状词,出差严缉,反赔了些差钱酒饭,究竟没有下落,却成了一宗疑案。 x-<dJ}`  
    这许俊卿住在金家不及两月,却值金振玉的堂叔金必显选授了江西南安府大庚 =%L^!//c  
县知县,家中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公子,要去赴任一切无人料理,特来接侄子一家中 luMNi^FQ  
往,并请许姑爷到任所教儿子读书兼理书扎等件。他郎舅二人因失女之后合家愁闷, "#7i-?=  
求签问卜,四路寻访,终无影响,已无计可施。今见叔父来接,郎舅相商,不若趁 "rXGXQu  
此机会,一来好沿途寻访女儿消息,二来免得在家纳闷,因此大家备办起程。金振 pQp}HD!-  
玉将家事托与他内侄朱英管理。许俊卿亦将自己房屋托与紧邻周老人居住管理,将 ; etH)  
可带之物收拾带去,其余粗家夯伙,一概留下。两家相随金必显择日起程,赴大庚 }$7Hf+G  
县上任去了。 toQn]MT  
    且说刘电自与殷勇别后,一路无话,兼程赶赴沂水县来。这时正值七月中元时 #>233<  
候,于路见家家祭扫,不禁触目伤心,垂泪不已。当日就在北关旅店住下,即与店 ;BI{v^()s  
主人说知搬柩情由,烦他预觅了几个村汉,各备鍬锄,到明日往义冢处起柩。正是: |5O%@  
#Q;#A |EZ  
    旅夜悲伤难入梦,异乡飘泊为何人! bi,%QZZ  
zO!`sPP  
    不知明日如何启棺?且听下回分解。 >0512_J+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5-11-28
第十二回 金兰谊拜两姓先茔 儿女情托三桩后事 j%#n}H  
hwSn?bkw  
    且不说刘电这边雇觅人夫起柩之事,且说岑公子与母亲安居蒋宅甚是相得。不 n? e&I>1W  
觉寒暑又更,其时却值七月中元。沂水风俗,到此时家家都要扫松祭祀。岑夫人因 vUk <z*  
与蒋君说知,要往祖茔祭扫。蒋士奇道:“大姊不说,我已早为预备。况我两家坟 0 XxU1w8\V  
茔相去不远,明日中元之节,已吩咐备办两付祭礼,便可一同前往。”岑夫人又梯 3J%(2}{y  
己备了两付祭礼,香烛冥资,俱预为齐备。 Y3KKskhLx  
    先一日,蒋士奇即着家人前往打扫祠堂庄院。到十五日早晨,大家吃过了早饭。 ' P5t tI#|  
蒋老夫人与岑夫人同坐了一辆车子,带着仆妇。蒋大娘子与小相公、苏小姐坐一辆 0wL-Ak#v  
车子,带着丫头。蒋士奇与岑公子俱骑牲口随车而行。原来两家坟茔相去不远,离 O_-Lm4g?4  
村不过十余里之遥,顺路先到了何氏坟茔。岑夫人们下了车子,认得是自己的祖坟, OAx5 LTd  
因对蒋君道:“怎不先到佳塍上去?”蒋士奇道:“这是顺路,总是一般。”岑夫 )P>-~G2P  
人叫公子将自备祭礼摆上,蒋士奇道:“我已备了两付祭礼。既然如此,竟各用一 e$ pXnMx7  
付,彼此都尽了心了。”岑夫人道:“是。”蒋士奇遂指着这何生的新冢道:“这 -(ev68'}W  
里我已着人添过几回土了。”岑夫人止不住流泪道谢,因将祭品列在当中祭台石上, %]U'   
点起香烛。岑公子随着母亲先拜禀过了,蒋老夫人要来行礼,岑夫人再三搀住,只 BSyl!>G6n8  
行了个常礼。蒋士奇夫妇先后展拜,岑夫人母子俱在旁边回拜。然后,小相公表姊 CW+]Jv]"  
弟一同拜毕,焚化纸钱。岑夫人大哭了一场,随将祭过桌席收拾,先抬往庄院里去 cxig<W  
整治。大家一同上车,又往蒋氏坟茔里来,一般祭奠,话休絮烦。 wV{jJyRl  
    祭毕,一同步行往庄院里来。却离坟茔不远,就是一座祠堂,旁边便是庄院。 x1'4njTV$  
四周都是蒋家的田地,每到收割庄稼之时,蒋士奇就在庄院内居住照料。这庄院里 GS@ Zc2JPF  
客厅、书房、内室、花园,俱收拾得甚是幽雅。床帐、厨灶等,无不齐备。当时大 D6vhW:t8?  
家进了庄院,处处游玩。蒋士奇吩咐厨下整理两席。里边,蒋老夫人婆媳、苏小姐, _(J4  
陪岑夫人一席;外边,蒋士奇父子与岑公子一席。又留下一整席作回盘祭祀,其余 3( o~|%  
散与家人、佃户同用。及上下用过午饭收拾完毕,日色渐已过西。此时七月中旬, ,c6c=di  
虽已立秋,尚在伏内。这日天气十分炎热,且喜庄院四围俱有桑榆槐柳,清荫交加。 ur JR[$p  
蒋士奇就要在庄院内住下,因吩咐整理车辆送了内春们、小相公回家,自己留岑公 ZL+46fj  
子同在庄院住下。 ^^kL.C Ym  
    当时吩咐家人烧汤洗澡后,看日色已将西坠。两人又在花园中饮了一大壶凉酒, mExJ--}  
出到庄前,四围闲玩。但见苍烟暮霭,鸦雀投林,牧唱樵歌,相和归去。散步之间, ~vstuRRST  
东方早已涌出一轮皓月,此时微风习习,暑气全消。蒋士奇与岑公子一边闲话,信 *@[N~:z/  
步而行,看见前面不远有一座极茂盛的松林,就缓步到来,不觉已走了三四里路。 eN-lz_..7  
到得林间,就依松靠石坐定。蒋士奇已微有醉意,便觉胸中有一段豪雄之气勃不可 V(<(k,8=  
遏,因对岑公子道:“大丈夫处世,也须要轰轰烈烈做一场事业,庶不虚此一生。 "7_qB8\  
若依靠了先人遗下的这几亩田园老死牗下,岂不是与草木同朽。我虽然中了这个武 8`;3`lZ  
举,年已望四,况如今重文轻武,那九边将帅不知费了多少汗血辛勤,当不得一毫 TCS^nBEE  
闪失便为那科道言官交章论劾,把从前功业一笔都勾,还要回籍听勘,若朝内无援, P g1EE"N@  
便至身家不保。因此,我不思进步,又兼母老子幼,量也干不出什么事业,但不甘 PM!7ci  
作此田舍翁终身耳!贤侄经济学问,将来定要做一番惊天动地之事,不但与先人争 o4g<[X)  
气,在我辈亦有荣施。日后得志,不可遐弃了故人。”岑秀道:“老叔何出此言? HN*w(bROr  
小侄母子若无老叔大人垂庇便要流离道路,莫说小侄母子铭感五中,即两家先人亦 wGC)gW  
感激于地下。只恐小侄菲劣陋质,不能仰副老叔的期望;倘邀福庇,得有寸进,生 2\z"6  
死不敢有忘大德。如今老叔正在强壮之年,叔祖母精神矍铄,小兄弟气宇不凡,老 %&yD^ q_  
叔正可努力前程,岂可作此退闲之想?后年正是会试之期,老叔当图进取,小侄至 KZL5>E  
期当专听佳捷。”蒋士奇道:“贤侄不知,如今分宜父子当国,又兼有鄢、赵辈为 X9nt;A2TU+  
爪牙,是非颠倒,曲直不分,夏、曾、杨、沈之流,徒溅碧血,真堪发竖!必得一 7g5sJj  
盖世伟人方能扫除奸佞,整顿朝纲,与普天下忠良吐此一口怨气!”岑秀道:“物 E/(:\Cm^  
极则反,将来自然有肩当大任的人出来补天浴日。不过在迟早间耳!” /g'F+{v  
    两人说话之间,那一轮明月已飞上碧霄,照得大地如银,流光若水。二人又谈 eUVE8pZl  
论了半晌,只觉得身体有些困倦。朦胧恍惚间,见一老苍头从树林中出来上前道: <;+&`R  
“家主请两位爷叙话。”蒋士奇道:“你家主是谁?住在何处?”老苍头道:“就 Dx/?0F7V  
在前面不远,有要紧事相商,特着老奴奉邀,即请挪步。”蒋士奇亦不复问,就与 b(I-0<  
岑公子不知不觉随着这老苍头信步而往。约莫行了有一二里之遥,看见前面是一个 zdzTJiY2[Z  
大村落,树林中微微有几点灯光射出。进得村来,四下俱有房屋,茅檐草舍尽多。 81O`#DfZ  
那苍头引着二人转了两个弯儿,到了一座庄门,见门外立着一个老者,须发苍白, O[U^{~iM  
幅巾道袍, 手执着一根竹杖, 生得面目清奇。见蒋、岑二人到来,遂迎上前道: CH[U.LJQ-O  
“僻居蜗处有屈高贤降临,真是春生幽谷。”一面说话,就拱揖二人进门。到得草 !K-lO{Z^  
堂,见高烧银烛。施礼坐下,蒋士奇便问:“老丈尊姓高名?住居咫尺,竟有失瞻 ebK/cPa8  
拜。”老者道:“老夫姓刘名芳,字德远,原籍江西吉水县人氏。侨寓此地已有年 r@b M3V_o  
余。今值此良夜,知二位颇饶清兴,且抱负不凡,鄙人闻之,实深钦仰。老夫曾遇 ere h!  
异人,少知玄理,知二位皆梁栋之材,必为廊庙之用。老夫幽独之质,不揣冒昧, eb1WTK@  
敢预托葭莩之好,将来佇着高贤作苍生霖雨,则老朽亦叨光被多多矣!”蒋士奇拱 Rhi`4wo0$  
手道:“末辈不过蓬茅下士,幸忝微名,安望腾达?承老丈过誉,实切惶愧!”老 h]6m+oPW  
者道:“不然,迩年东南半壁遭倭寇蹂躏,人民受其涂毒。将来正待高贤为东南屏 ,"e n7  
障,尊安百万生灵,幸努力前进,勿生退步,老夫当拭目待之。”叔侄二人连称不 '@6O3z_{  
敢。蒋士奇因问:“老丈侨居此地,不知府上还有何人?”刘公道:“家中尚有老 :DG7Z  
妻。长子刘云,忝登两榜,除授晋省曲沃县令。次子刘霖,拙守家园。三子刘电, zI7iZ"2a  
弱冠未婚,颇具胆略。明日见时,尚冀青睐。将来俱在二位高贤樾荫之下,念老朽 .Lm0$o*`  
预期拜托,幸勿遐弃。因明日三小儿到来搬取老夫旋里,南北迢遥,相逢难再,今 d3;Sy`.  
屈高贤降临,尚有三事奉托,未知肯府诺否?”叔侄二人齐声答应道:“承老丈不 X:JU#sI  
弃,凡有见教,敢不竭力奉命?”刘公欠身道:“固知高贤千金一诺,与寻常行路 |.?$:D&6  
之心不啻霄壤。”因拱手道:“老朽寄寓此间,曾螟蛉一女,并将及笄,才德工容, XP(fWRT1  
颇称全备。明日小儿前来搬取老夫,此女亦当同返。但道途差别,不得不预托高贤 -eFq^KP2  
以释疑惑。”因目视岑公子对蒋公道:“百年之好,固已前定,但刻下未敢便言。  zt2#6v  
因将来尚有他待,小女亦不宜顶占此筹,有妨亲疏之道,尚须待字数年,到姻缘会 -Q" N;&'[&  
合之时,还祈台驾作一月老,不但成百年之好,且成一千秋佳话也。再如台驾有一 C%Fc%}[  
令表侄女年亦及笄,与老夫第三子当有夙缘,幸祈勿弃,结此朱陈,则老朽与台翁 o,_R;'\E[a  
又成至戚,更沐荣施。再者,小儿到此尚在迷途,务恳二位同相指示,庶不使他茫 fu{.Ir  
然无措。小女本当明日相见,将来总成姻眷,不妨先叫出来拜识尊颜。”当下吩咐 Mc<O ~  
使女:“请小姐出来!” g @qrVQv  
     `,$PRN"]  
Zce/&  
Z \>mAtm  
>b2wFo/em  
 i)= \-C  
    不一时,只见里面两个使女拥着一位未及笄的女郎蹁跹而出。蒋士奇立起身来 s@(ME1j(U!  
看时,果然好一位小姐,美丽轻盈,容光四射,因说道:“不敢起动,只以常礼相 @:t2mz:^i  
见。”这岑公子却在蒋公后面定睛观看,真是一个绝色佳人,见他轻移莲步走到下 @  \*Zq  
边。刘公道:“且遵命,只行常礼。”那女郎便望上深深福了四福,蒋公叔侄还了 UB w*}p  
礼,便请尊便。那女郎复向岑公子回眸一视,微哂而入。此时蒋士奇与岑秀恍恍惚 R%6KxN)+@  
惚,虽听了刘公这一片言语,究竟茫然无着,因道:“老丈之言自当从命,但恐有 ] QJ7q}  
不到之处,幸勿见罪。”刘公道:“适才都是老朽肺腑之言,且事有定缘,明日即 6L3i   
见。只望台翁重此然诺,勿虚老朽今夕之言!”当下又叫老苍头移开桌席,摆出果 m2[J5n?zLL  
饵数盘、清酒一壶。刘公执杯在手,道:“尘土之物,不敢奉劝。此从净土得来, Gm=e;X;r  
聊敬一樽,庶不虚此良晤!”蒋公与岑公子谦让就坐,刘公亲自各奉一杯,然后自 1V-sibE  
斟一杯相陪。二人饮之,觉芳香清冽,色味俱佳,与家醪迥异。数杯之后,似觉微 <tdsUh:?&  
醺。蒋公遂与岑公子起身谢别。刘公道:“卑栖斗室,亦不敢久屈台光。”因扶杖 Qjmo{'d  
送出门外,即将所执之杖插于门傍,与蒋岑二人道:“此即老朽住处,以杖为记。 A-u!{F  
明日幸祈台驾过此,小儿到来即乞指示。小女千金重托,幸勿相讶。”蒋、岑二人 s\(@f4p  
应诺,遂相揖而别。 xPJ @!ks9  
    转瞬之间,不见老者,房屋村落俱无,惟有几株疏柳,一片荆榛在星光月影之 >^g\s]c[  
下,肌粟寒生,共相惊讶。蒋士奇道:“我们莫非是梦?”岑公子道:“分明与老 +y\o^w4sT  
叔在此,何曾是梦?”蒋公定睛审视,依稀认得此处是丛葬之所,且见冢旁有一枝 h r6?9RJY  
野竹因风飘动,因对岑公子道:“你看这枝野竹岂不是那老者所植之杖?”岑秀道: ei~f1$zc#h  
“果然,大是奇事!难道我们竟在幽室中与鬼坐谈了半夜不成?”蒋公道:“阴阳 B &3sV+  
人鬼,自来有之,原不足为怪。只是这老者如此灵异,所说之事,再三嘱托,必非 UK)wV  
无因。况他分明说是江西籍贯,侨寓在此,必定是客死于此,这是他埋葬之所。又 qKE+,g'  
说他三子刘电明日到来搬他回籍,要我们与他指点处所。这是分分明明的说话,来 #}Bv/`t  
朝必有下落。我们明日必须到此看个动静。方才所饮之酒尚觉芳香满口,难道地下 yZb})4.  
也有此美酝?”岑公子道:“那老者说是从净土得来,必非尘垢之物可知。我们且 R<^E?FI   
回到庄上,再作理会。”因此两人又将此地认了一回。蒋士奇犹恐有错,又扳了一 DmZ_tuVI  
条大柳枝插于地上,然后看着方向取路回庄。 '=d y =  
    此时已是参横月落,夜色沉沉。正走间,只见前面有人声灯火远远而来,却不 yKmHTjX=  
知是何缘故?正是: .SBN^fq  
2 xi@5;!  
    大抵乾坤皆梦幻,莫惊人世隔阴阳。 hiaTJE|J?  
BFn}~\wzK  
    不知那来者又是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uTP4r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5-11-29
第十三回 践冥约三姓喜奇逢 返香魂千秋称异事 ^Ej$o@PH  
! Gob `# r  
    却说蒋公与岑公子见前面有人声灯火吆喝而来,蒋士奇道:“这一定是来寻找 <O Y (y#x  
我们的了。”当下喝问了一声,果见那些灯火队里回应了一声,迎将上来。却是家 |I[/Fl:  
人同佃户等到二更天气不见主人回来,四下找寻不见,因此又叫了两三个佃户,执 oyB gF\  
着灯火棍棒,大家商量只有这北郭是一条野路,常有迷失之人,因此就从这里找来。 "(r%`.l=I  
听得吆喝之声,恰好迎着,因道:“夜静更深,怎么大爷同大相公从这条僻路里走 MaPOmS8?  
来?”蒋公随口答道:“贪看月色,信步到此,正要回来,却好你们寻到。”众人 lJ]]FuA-Q  
道:“这条路荒僻得紧,若遇阴雨时人就不敢行走,往往有见神见鬼,迷失道路的。” `Xz!apA  
蒋公笑道:“这还是人胆小之故。”当下大家一同回庄。约有五七里远近,到得庄 |.,]0CRg  
中,吩咐家人:“取一大壶酒并几碟果品小菜到书房中来!我与大相公再饮一杯, 0^R, d M  
你们也取几壶酒,吃了好睡,不必伺候。”家人取了酒果到书房摆下,然后大家各 E_En"r)y  
去饮酒安歇不题。 m0 As t<u  
    蒋公与岑公子一边饮酒,因说:“那老者形容言语,历历分明,那个女子说是 >xabn*Kq  
他螟蛉义女,意中已深属于你,却又不肯明言,说要待数年之后,嘱我为媒,方成 vo`&  
百年之好。若果与贤侄有姻缘之分,则此女必当再世还魂。现今阴阳相隔,此话实 LXK!4(xaW  
不可解。怎么又知道我有个表侄女与他第三子有姻缘之分?若说是假,言犹在耳; e4YP$}_L  
若说是真,尚无影响。究竟不知是真是幻!”岑公子道:“且莫管是真是幻,我同 Bz/Vzc(  
老叔明日竟到那个所在去探看动静,拚着一日功夫,或者果有其人到来搬柩,亦未 +-^>B%/&Z  
可知。况那老者容貌端方,言词诚实,必非虚幻。旦说他长子刘云现任曲沃知县, }tW-l*\U  
一发凿凿有据,明日一查,便知真假。又说那女郎明日必当相见,这是还魂无疑。 "tz6O0D  
若是果真,倒是一件创古奇事。这老者虽然是鬼,如此灵异,却也不是寻常之鬼了。 AHb_BgOU*  
但所说老叔与小侄日后功名之事,在老叔,固无可限量;至于小侄,却断不敢作此 Bu{Kjv  
妄想。此真所谓听说鬼话耳!”蒋公笑道:“不然,且到明日,若果无影响,只此 <Vhd4c  
一事,尽成梦中幻境。若果有下落,又何尝不可凭信?”两人说话之间,酒已用尽, aCG rS{  
此时夜气清凉,遂备就寝。 >]h{[kU %4  
    这岑公子因暗想:“那所见女郎真是绝色佳人,若果是此佳偶,也不枉为人在 Q0J1"*P0  
世。只可惜是镜花水月,恐终成梦幻。”想了一回,方才睡着。 Id=20og  
    且说这蒋士奇睡去,朦朦胧胧,似梦非梦,见他父亲拄杖而来,吩咐道:“那 DI0& _,  
刘丈与我往来甚厚,对你所言并无虚谬。玉馨得配刘生,可称佳偶,姻缘前定,无 AH,?B*zGj  
可改移,不可当面错过。切记,切记!”说毕扶杖而去。蒋士奇正欲上前拉住父亲 M>k&WtqK  
问话,忽被地下一滑跌了一交。醒来却是一梦,大自惊异。正欲起来说与岑公子得 v=^^Mr"Z^  
知,却见他睡熟,不好惊动,因想:这事果然奇怪,父亲所说,又与刘老所言相符, {:cGt2*~^  
不料阴阳间隔,竟有如此灵异!因想:玉馨侄女,我原有意与岑公子结姻,因为现 Va[&~lA)  
在一处,未便开口,欲待其归时议及。不料他却另有这段姻缘,幸我未曾出口。可 b?k,_; \  
见事皆前定,非人力可为,但不知这刘电是怎样人物?谅明日必有下落。左思右想, BDp(&=ktq  
不能成寐,到了交五鼓时,才沉沉睡去。 y]Q/(O  
    且不说二人安睡,却说那刘封君自送岑、蒋二人去后,回身与雪姐道:“我已 2%l(qf N9  
将汝兄妹两人之事尽托蒋公周旋。他是人中英杰,一诺千金,必不负我所托。况我 .>5E 4^$%  
日前又与他令尊相会,也曾谆托了他,事已万妥。那岑公子汝已见过,才貌双全, &53LJlL Co  
日后功名显达,真堪与你为配。况赤绳系足,总然远隔天涯亦无变易,但迟早自有 9(9\kQj{C  
定数,难以相强。归与汝母言之,静待闺中,不必他议。明日你三兄到来,正是你 ^X?3e1om  
回阳之日。见你三兄,不须回避,将我继汝之事一一与他说知,且有蒋、岑二位的 &p^8zEs  
见,他无不相信。汝今可往己室等候,明日必当先发汝家。”雪姐含泪道:“蒙恩 |`6*~ciUV  
父慈庇,真是白骨再生,只是从此阴阳间隔,不能再侍膝下,心实难舍。”刘公笑 >FM2T<.;  
道:“汝他日恩荣济美之时,夫妻同至墓前浇奠一杯,为父欣慰不浅!”雪姐听说, jpek=4E  
垂泪叩别,尚依依不舍。忽闻鸡鸣喔喔,刘公催促再三,雪姐才含泪而归。从此父 Sr?2~R0&  
女二人已是阴阳相隔。 qTUyax  
    再说蒋士奇与岑公子安睡书房,此时初秋天气,日长夜短,及一觉醒来,天已 qlgo#[i  
大亮。叔侄一同起来,盥洗毕,蒋士奇道:“我昨夜又得一奇梦,正要与你说知, sOUQd-!"  
因见你睡熟不好惊动。”岑公子道:“不知老叔又得何奇梦?”蒋士奇道:“说来 JRYCM}C]  
真是奇怪。”因将先人梦中吩咐的话说了一遍:“……你道奇也不奇?”岑公子道: si=m5$V  
“既叔祖如此显灵,又与刘公所言符合,这件事便真实无疑了。今日小侄与老叔吃 i_<GSUTTr/  
了早饭即往彼处一探动静,不可迟误。”蒋士奇道:“天气炎热,何不先着人往彼 fZka$ 4  
处探看,倘果有消息即回来通报,然后我们再去如何?”岑公子道:“老叔所说虽 o/4U`U)Q0v  
是,若依小侄愚见,还是先去等候为是。若果有斯人到来,便可与他指示,说明原 }=$>w@mJ  
委。一来信我们果有此一段幽显奇逢;二来也见我们这一番真实情意。况午前天气 =QS%D*.|D  
尚不至十分酷热,且好往树林中乘凉歇息。老叔以为何如?”蒋公大喜道:“不差, "|nh=!L  
我们吃过早饭就去,只带一个家人,携一壶好茶解渴,倘有动静便可着他回来叫人 Jk} Dj0o  
助力。”当下吩咐快些收拾早饭,并着预备一桌盛饭,省得临时备办不及。   |Sr  
     89P'WFOFK  
B3Daw/G  
n8Rsle`a  
hVW1l&s  
[/U5M>#n  
    叙话之间,饭已端正。叔侄用毕,随带了一个家人,携了一壶泡茶,缓步从丛 ~ep^S^V+  
葬处去。寻到了昨夜所经之处,果见一枝野竹在上下两冢相傍之间,所插柳枝亦在, :oytJhxU  
审视不差。但看两冢相去不远,却不知哪一冢是刘公之冢。正在议论,见日色甚大, 8*EqG5OP  
此处虽有几株野树,却不能遮阴。蒋公指道:“我们且到那边树林中去暂憩。”二 i}~U/.P   
人因同到林间,席地而坐,吃茶闲话。 F+9(*|x%  
    看看等到巳牌时分,只见远远从南道上来了一行五七人,手中各荷鍬锄等物, (4IH%Ez){  
却从乱葬处而来。原来这丛葬处周围约有三十余亩宽大,其间坟冢累累,高低不一。 T<U_Iq  
却见那一行人正从这去处来。蒋士奇喜道:“这不是来了?”大家站起来观看,只 rXVR X#Lh  
见那些人左盘右旋,周围寻觅。他叔侄二人所憩树林相离不远,看得分明。蒋公对 L4{+@T1A[  
岑公子道:“你看那素衣冠的魁梧少年,一定是刘公之子。”岑公子道:“是他无 w s7LDY&(  
疑。我们须上前相见,与他指引。”遂一同迎将上来。远观未尽,近睹分明:见这 M$2lK^2L  
少年生得面如满月,唇若涂朱,两道修眉若聚山川秀气,一双河目似分秋水澄清, ^zR*s |1Q  
七尺以下身材,二十以来年纪,缟素衣巾,手执杆棒,腰挂七星,声音清越,气宇 1D)=q^\I  
轩昂。蒋士奇暗喜道:“果然好一表人物!”见他率领一行五六人正在那里各处审 <CGJ:% AY  
视,蒋士奇止不住上前拱手道:“尊驾莫非是吉水刘三兄,来此搬取令先尊灵柩的 $;B0x  
么?”那少年也正见二人来得有意,方欲动问,听见叫出自己姓氏来历,倒吃了一  4,?ZNyl  
惊,连忙迎上前来深深打了一恭道:“尊台何以预知晚生姓氏来历?”蒋士奇回了 Kp%:\s,lO  
礼,便道:“此事说来话长,且又奇异,但此处非长谈之所,且请完了正事屈到敝 !MQVtn^C#  
庄慢慢相叙。”刘电看二人时,一个豪雄出众,天表亭亭;一个潇洒不凡,丰姿濯 dIOi P\^  
濯。因又与岑公子对揖毕,便拱手请问:“二位上姓高名?称呼名分?先严之冢, &20}64eW%  
想二位必知所在?”蒋公道:“弟姓蒋名英,字士奇,就在此村居住。”又指岑公 ]Ofs, U^  
子道:“这是世侄,姓岑名秀,字玉峰,祖贯金陵,客游于此。所说令先尊的坟冢, ^F:Bj&0v[  
我两人昨夜方才知道,今日特地到此相候,果见尊驾到来。”刘电惊讶道:“这一 QZv}\C-c  
发奇了,先父寄葬于此,已是两个年头,何以老丈昨夜才知?怎么又知晚生今日到 %3@-. =  
来?更是奇怪,望乞明示。”蒋士奇道:“且慢,我与兄且到那里观看,还有个斟 S pk8u4  
酌之处。”因携着刘电一同到这野竹处来。 Ticx]_+~T  
    蒋公指道:“此处便是,但这两冢相连,却不知哪一处是令先尊之冢?”刘电 tmi)LRF H  
一发不知,因道:“去年老父同舍亲陆公在贵乡作客,老父因病而亡,舍亲即将老 MUSsanCA  
父之柩寄葬于此。后来舍亲回家,又为倭寇所阻,耽迟道途,直到今春才到舍下通 p<3<Zk 7~0  
知。原说外有木标为记,内有砖块泐名。晚生原欲浼舍亲同来,不料舍亲回家不久 Y&H<8ez  
亦得病而亡,因此晚生只得独自前来搬柩。谁知竟寻不着木标形迷?今日得遇老丈、 m'QG{f  
岑兄,实出万幸。但老丈既有所知,还祈老丈与岑兄斟酌的是。”蒋公与岑公子道: .]s? 01Z  
“总在这两冢之间,却如何分别?”岑公子道:“依小侄愚见,只怕昨夜所见女郎, a"X h  
莫非亦是此处!如今不妨将两冢俱发,即有差讹,则此处俱系无主之冢,有何妨碍?” \Oq8kJ=  
蒋公笑道:“此言甚善。”因对刘电道:“此竹与下冢转近,且土色又比上冢更新, \pfa\, rW  
令先尊瘗此不久,谅必就是此冢,且试发不妨。” "+T`{$Z=C  
    刘电又听得岑秀说出甚么所见女郎,真是摸头不着,此时亦无可如何,只得叫 h?p_jI  
这几个雇来的土工一齐动手,先将下冢起发。不到四尺来深,早见棺木,遂将四围 Hp04apM:  
黄土掀开,见棺木尚鲜明完好。刘电四下寻觅,并无泐名砖块,心下怀疑着急,因 6T'UWh0S  
对蒋公道:“从前舍亲原说有标木名砖为记,今既无标木又无名砖,难以凭信,却 fV|uKs(W  
当如何?”蒋士奇未及回答,这些土工内有两个有年纪的道:“这个义冢地内常有 Q}@t'  
他亲人到来启棺,只要认得方向,就没有了记认,便依着方向乱掘起来。上春头也 49Jnp>h  
是一个外路客人到这里来起他叔子的棺材,起了五六冢才得起着。这起动了的,仍 +_7a/3kh  
然与他掩好,做个羹饭,烧些纸锞,就无妨了。”蒋公道:“如此说,且将此棺与 89LD:+p/  
他掩盖,那上面的冢必是无疑了。” G{} 2"/   
    众人正欲掀土掩盖,只听得棺内呻吟之声,叫道:“你们不须掩盖,快些开了 [;z\bV<S  
棺盖放我出来!”众人听见,惊得个个缩头吐舌,满身毛孔都直竖起来。惟岑公子 $t;:"i>  
不禁笑逐颜开,便对蒋公道:“老叔,这是所见女郎无疑了!快些开棺,便见分晓。” G+<XYkz*  
刘电不知其中缘故,只是作声不得。蒋公笑道:“这棺中却是令妹再生,不必惊怪。 t.9s49P  
开了此棺,令先尊之棺自见。”当即吩咐众人:“你们可将这棺木四周轻轻撬开, /2? CB\  
不可大惊小怪。”刘电所说,愈增惊愕。这众人见蒋公说话有因,都怀着个好奇喜 Lk !)G'42  
异的心肠,且要看看这棺里面的光景,都道:“总然是个活鬼,青天白日有许多人 lKsn6c,]  
在这里,怕他做甚么?”遂一齐动手将棺盖起松,掀起盖来,却见里边一个女郎侧 aZb\uMePK  
身而卧,面色如生。转瞬之间,已掉过身来,慢慢坐起。秋波开视,看见蒋公,便 (F&LN!Hn>p  
开口道:“昨宵已拜识尊颜。”又看看刘电道:“这必是刘家三哥了。” "K(cDVQ  
    当时刘电与众人俱大为骇异,惟蒋公与岑公子欢喜无已,因对刘电道:“三兄 IB;yL/T  
不须惊讶,此事一言难尽,少刻便知。”随即吩咐同来家人即速回庄,备两辆太平 _3aE]\O[  
车来应用,又吩咐如此如此,不可有误。家人答应,如飞而去。正是: bh@CtnO  
HF*0  
    莫惊千里成奇遇,须信三生有定缘。 #//xOL3J  
R Th=x.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5-11-30
第十四回 回阳世义妹胜同胞 遇异乡贤东成至戚 7^Jszd:c08  
Nj.(iBmr  
    却说蒋士奇当下吩咐家人:“即速回庄备大平车二辆:一辆内铺垫坐褥、凉席, HHCsWe-  
即着一庄家妇女到来,陪侍小姐;一辆搬刘公灵柩。”家人答应去了。因对众人道: :{LVS nG  
“你们不须惊怪,这再世还魂的事从古甚多,不足为怪。”此时雪姐已慢慢扶出棺 .+ai dWd  
来,先与蒋公道:“此处不敢为礼,且到老叔府上再为叩谢。”又对刘电道:“三 [ #A!B#`  
哥不必惊讶,小妹代兄侍奉父亲,阴间阳世总是一般。父亲盼望三哥,已知今日必 }v0oFY$u`H  
到。再世相逢,亦是定数。这上边就是父亲坟冢,便可速起。其中缘故,三哥只请 C% }FVO\c  
问蒋老叔与岑公子便知。”刘电见事出非常,又茫然不解,只得漫为答应。 <3O>  
    蒋士奇已吩咐土工将上冢起发,不到四尺余深,便见一具漆棺。掀开傍土,果 Iy8Ehwejd  
见头边有一块方砖,刷土看时,上泐“吉水刘公之柩”六字。刘电此时,惊喜交集。 deQ0)A 4g  
喜者,已得父亲棺木;惊者,不知这女郎还魂来历。又见蒋公与岑生十分欣喜,料 )ra_`Qdcf  
其中必有原委,因向雪姐道:“小姐称我为兄,谅必有故。”雪姐道:“小妹在地 <wW#Wnc]  
下,侍奉父亲,一如人世。即三哥家事,我已悉知,岂得无故?”刘电听了,复问 _<6 ^r  
蒋公道:“老丈既知其详,请先言大概。”蒋公道:“不必性急,待到敝庄,慢慢 MCZTeYnx  
再叙。”此时已将棺木起出土来,刘电不禁抚棺大恸,蒋公再三劝止。刘电看棺木 wN>k&J  
时,却还坚固,尚无伤损。此时众人七张八嘴的道:“我们只耳闻说古来有还魂的 "(zvI>A  
事,哪得眼见?不想今日竟眼见这样的奇事,真真是千载难逢!”又说:“这个姑 'n4Ro|kA  
娘,且是生得齐整,日后只怕还要享大福哩!我们听得当初有个甚么杜丽娘还魂的 K.)ionb  
故事,想来也与今日一般。”大家互相谈论不已。刘电又细看这女郎,日中有影, HYcLXhvgu  
毫无所异,且举止幽闲、容质端丽、声音娇朗、语语有源,谅无怪异,只不知是何 A*+pGQ  
来历。 G47(LE"2b  
    当时日色将午颇觉炎热,蒋士奇正欲让雪姐、刘电同往树林中少息,却远远望 &f=O`*I'+!  
见两辆车子如飞而来。蒋士奇对刘电道:“此去小庄不远,屈到那里慢慢再叙。” u+/Uc:XK)  
因向这几个土工道:“你们工钱可到我庄上去取。”刘电道:“他们六人已言定, - -fRhN>  
每人工钱三百,昨已给发过一千,尚该找钱八百。叫他们同我到下处去取便了。” c"O4=[N: ;  
蒋公道:“不必,尊寓谅在北关旅店,想只身到此,未必多带行李,只要说知店主 )/t&a$[  
姓名,即叫小价前往搬取,必无跌失,不必台兄自往。我们便可同往小庄叙话。” z`qb>Y"xf3  
又对众土工道:“这具空棺尚无伤损,你们辛苦一场,即与了你们拿去变价均分, +7Uv|LZ~@  
内中被褥等物一并相送。该找工钱八百,即到我庄上去取。”众人听说甚喜,都道: K'}I?H~P_  
“费得这半日功夫,各人到赚了数百文钱钞,这口棺木极少也卖他五七两银子均分。” ymp ik.'  
俱各欢喜。蒋公吩咐即将刘公灵柩抬在一辆车上,安放停稳,又叫这庄户妇人扶小 Uqz.Q\A  
姐上车,吩咐:“同灵车慢慢而行,不许颠动。”刘电见蒋公为人豪迈、作事敏捷, Y]=k"]:%  
十分钦敬感激,且急欲问知缘故,无暇到寓,因道:“承老丈高谊,敬当从命,但 +*w}H 0Z  
恐灵柩无处安放。”蒋公道:“已有措置,不劳费心。”刘电因说知店家姓名,并 TqL+^:cq  
交出锁房钥匙,道:“此微行李俱在客房,一宿房金,所该无几,并众工人的找钱, DRR)mQBb  
下处俱有,即烦尊价到彼给发他们,众人亦不必同往贵庄了。”蒋士奇道:“甚好。” "/RMIS K[;  
当下这些土工就将原带来的绳索把空棺捆好,四个人抬着,跟随蒋宅家人回到北关 $.kJBRgV*  
搬取刘生行李,找钱去了。 Q!qD3<?5  
    蒋公与岑生相邀刘电一同步行往庄上来。到得庄前,见妇女们已扶雪姐下了车 ~CkOiWC0  
子,同入庄里去了。灵车在庄前停着,蒋士奇吩咐庄户们:“在祠堂东房内设两条 ;h+~xxu=X  
大板凳,将灵柩抬在居中。”又吩咐家人:“叫妇女们先与小姐饮姜汤开胃。”当 T9w=k)  
下刘电先在庄前倒身拜谢,蒋公扶起,与岑公子相让,同进庄来。到了厅上,刘电 F[Mwd &P@  
重复与蒋公、岑生相叙礼毕,因向蒋公道:“晚生到此,实是茫然。若无老丈与岑 ;Go^)bN ;  
兄指引,竟至束手无策。敢问老丈何以预知其详?乞即见教。”蒋士奇笑道:“姻 3PU_STSix  
缘姻缘,事非偶然。此事说来却是一桩创古罕闻的奇事。昨日因中元扫墓,即同岑 "UMaZgI  
贤侄住此纳凉。晚间闲步郊原,贪看月色,到一茂林中少坐。忽见一苍头出来传说: T(*,nJi~9  
‘主人相邀叙话’,我二人却不知不觉随着前往。到了一个所在,村庄屋宇宛然, gA(npsUHI  
见一苍颜老者,年约六旬,状貌清奇,长髯苍白,邀入一室烧灯叙话,也与人世无 _R ii19k  
异。及动问姓氏,云是江西吉水人氏,姓刘名芳,字德远,侨寓于此已有年余,并 eVfD&&@  
道及二位令兄名字。因说尊驾明日到来搬取回里,恐不识认住居,托为指引,并呼 "mJo<i}  
令妹出见,说时过继之女,明日亦当同归,‘恐道路差别,预为相托照料’——此 6)^*DJy  
话听时未解其意,今日想来,正应着令妹回生,幽明异路之说了。并另有商托之事, 0OHXg=  
却一半明白,一半含糊。彼时我二人竟不觉有阴阳之隔!又承留饮美酒,可见地下 oi0O4J%H  
风光,不减人世。及相送出门时,将手中竹杖植于门傍,说以此为记。转眼之间, N#M>2b<A/T  
我二人却在星光月露之下,人迹房屋俱无,恍惚若梦。审视其处,却是丛葬之所, O])vR<[  
那所植之杖,便是那枝野竹。及回到庄来,已是三鼓时分。因此不敢负约,今早即 a)2l9  
到彼处相候,果遇三兄到来,所言一一相符:岂非创古奇闻,一大快事?”刘电听 |8}y?kAC  
说这番情节,神情飞越,大力悲感,道:“老丈为先严所敬仰,不以阴阳之隔,谆 c5f57Z  
谆重托,此亲亲之谊更加百倍。我与岑兄同辈,若不嫌鄙劣,从此敬当以叔侄相称, [PrJf"Z "  
老叔想不见弃。”蒋公道:“只恐不当。” AnsJ3C  
     >]bS"S  
G#^6H]`[J:  
w4&-9[@Y  
Su`] ku'  
-+.-Ab7  
    正叙间,雪姐却从后面梳洗毕,出到厅前来向蒋公拜谢,又谢过岑公子,然后 c:G0=5  
与刘电以兄妹之礼相见毕。蒋士奇正要动问地下缘由,即让坐到刘电下首。雪姐裣 wpPCkfPyL  
衽道:“自分幽埋尘土,不料重睹天光,此皆老叔大人恩及九泉,老父感激不尽, QZ51}i  
从此存殁均当戴德不朽。”蒋士奇道:“此皆令尊公灵显,因以成事,何德之有? FsYsQ_,R3  
请问小姐家居姓氏,当时如何埋玉在此?”雪姐垂泪道:“此事言之伤心。”因将 %v(\;&@  
住居姓氏并如何随父往外家拜寿;如何同干娘回家;如何遭船户用迷药将干娘谋害; !Z6GID})p  
如何勾连媒婆卖至曹府;如何哄骗上船赴任;如何至起岸时吐露真情;如何被恶妇 l%^'K%'b  
得知毒施捶楚;如何至此处旅店中捐躯自尽;又如何至地下为匪鬼欺凌;如何得遇 Iky'x[p,D  
仙姥指点援药,保全身体,并教相投老父——“因蒙父亲不弃,收留为女,朝夕侍 FxC@KZG  
奉,并将家中母亲与二位兄妹一一与我说知。父亲在地下已受了宇章大哥诰命之荣, k[N46=u  
因此众皆钦敬,都称为刘老封君。预知三哥今日到来搬取,恐无处寻觅,故昨宵相 38%]G Q  
邀老叔与岑公子拜托指示。还有拜托之事,老叔尽知,不须再说。”——把这前后 7 #_{UJ%  
缘由,细细说了一遍。大家方知有这许多缘故在内,共相惊叹不已。 ]xA;*b;| h  
    刘电道:“如此说,真是我义妹了。且请问妹子的干娘是何姓氏?”雪姐道: zMKW@  
“姓殷,娘家林氏。”刘电惊喜道:“这干娘的儿子可叫殷勇么?”雪姐惊问道: _UYt  
“正是,三哥如何得知?”刘电道:“这又是一桩奇事。”蒋公道:“却是为何?” %w,  
刘电道:“小侄因搬柩前来,沿江顺而下。这日到了一个临江大镇,遇见一人姓殷 #q%xJ[  
名勇,说他母亲同一小妹探亲不回,分头寻找,却在彼处寻着母尸,号天大恸。那 jmmm0,#D  
日小侄上岸问知缘由,却与妹子所说一般。小侄见他路途莫措,遂分赠棺资,权厝 zy~vw6vu  
江寺。又看他仪表非俗,即与他结为异姓骨肉。如此说,这死者是妹子干娘无疑了!” Igt:M[ /  
雪姐听了,伤心堕泪道:“我干娘果被贼人害了性命,此仇何日得报?家中生父又 ?~$0;5)QC  
不知为我如何痛苦?”想到此处,不禁放声大哭起来。刘电劝道:“这是大数,妹 :^tw!U%y1  
子且免伤悲。即如今日,妹子死而复生已是定数,岂人力可为?明日愚兄顺道送妹 55MrsiW  
子回南,便可与老伯相会。这凶徒既有姓氏来历,便可禀官拿获以报此仇。”蒋公 ^-?5=\`5  
道:“此乃小姐不幸中之大幸,且免伤悲。”雪姐拭泪道:“三哥所遇的殷勇,正 Pz#D9.D0  
是我干娘的亲子,自幼我父亲因无子息,原欲过继他承祧宗祀。只因干娘现在称呼 bh9rsRb}O  
不便,因此未曾举行。小妹自幼与他兄妹相称,为人极孝,最重义气,惯抱不平。 >^}nk04  
父亲见家计淡薄,因叫他在叔父处习学生理,不想又遇见三哥结为兄弟,实是难得。 Tdtn-  
只可怜我干娘,反是我累他死得好苦!”说毕,悲泣不胜。刘电道:“殷家兄弟堂 cx%[hM09  
堂一表,胆勇过人。愚兄再四劝他投充武勇,从戎效力,他已允从,将来必然发达,  +C3IP  
未可限量。” dhl[JC~ _  
    大家叙话之间,家人已将刘生行李搬到,除去找给房钱、工值之外,所余之物, ;{b 1'  
点视不差。刘电道:“却是有劳,再当相谢。”家人又禀道:“如今北关厢都知道 K{[ySB  
有这件奇事,明朝只怕有许多妇女们要来看小姐哩!”蒋公笑道:“这原是一件奇 k>#,1GbNZy  
事,妇女们来看看何妨?” UMUr"-l =  
    此时日已正午,家人禀说饭已完备。蒋公道:“今日已预备粗饭一桌,先与尊 w'ZL'/d  
公权力祭奠,然后同享祭余。”刘电不胜感激,道:“老叔云天高谊,存殁均沾。” 6d"dJV.\  
蒋公道:“小事何烦挂齿。”当即吩咐家人、庄户将祭桌抬往刘公柩前,摆供端正, h;f5@#F  
点上香烛,一同前往祠堂。先是蒋公与岑公子上下肩一同拜奠,刘电兄妹在旁涕泣 gt6*x=RCrQ  
叩谢。然后兄妹拜奠毕,不禁痛哭了一场,焚化冥资。刘电遂与雪姐另拈香一住, PTIC2  
同到蒋公祠堂中来叩拜。蒋公阻之不住,遂陪他兄妹行礼毕,然后一同回庄上来。 |M  `B  
    蒋士奇对刘电道:“令尊棺木虽无伤损,但水陆长途,常须启动,倘于路有失, G{}E~jDi?  
反为不美。依愚见,意在这里用坚固木料做一少薄外椁,则途中便万无一失。”刘 ?*K;+@EH  
电道:“老叔所见极是,只是又要累老叔费心。”蒋公道:“这却不费甚事。”当 VhT4c+Zs  
下雪姐自有妇女接往里边陪侍。这外面客位,安放桌席,让刘电在左,岑秀对面, }di)4=U9  
蒋公主位相陪,家人斟上酒来。刘电举杯谢道:“天涯萍迹,何幸得遇老叔,如此 `XP]y=  
周备?即骨肉至亲,亦不过此。不知他日何以为报?”蒋公道:“论今日之事,果 5Jp@n .  
是一段奇闻、千秋佳话,然将来与二位老贤侄亲亲之谊,正未有艾。今日幸聚,大 4sSQ nK  
事已完,且须宽饮一杯以解道途劳苦。明日屈到舍下安息几时,正好细谈衷曲,且 -F4CHpua  
尚有正事相商。”刘电道:“小侄因搬父柩星夜前来,老母在家日夜悬望,因不敢 y 8];MTl  
久停。今蒙老叔如此恩谊,小侄亦不忍遽别,只是明日先要恳烦老叔宽一作椁材料, _:c8YJEG{  
并恳老叔即雇匠人一做。”蒋士奇道:“此事甚易,材料现有,明日即可动工。老 6%U1%;  
侄总欲急归,亦须屈留十天半月,一来尚有相商事情,二来亦可少尽地主情谊。” V F6OC4 K  
刘电道:“明日自当同小妹登堂拜谢。请问尊府还有甚人?离此多远?”蒋公道: V/"0'H\"1  
“不过十余里地面,舍下还有老母、拙妇,一个小儿尚在幼龄。”又问:“岑公子 C(?>l.QGw  
府居金陵,在城,在乡?几时到此?”岑公子亦将住居并同老母避仇到此缘由,说 6x*ImhQ.J  
了一遍。刘电道:“原来老伯母也在此间,明日一并瞻拜。”大家一边叙话饮酒, <~"qz*_  
彼此情意相投,各带微醺。 W>wE8? _,  
    用饭毕,蒋公即邀到花园内,在一座亭子上纳凉。这亭前山石玲珑,四周丛篁 ws?p2$Cla  
交翠。大家倚阑坐下,家人送茶来吃过。刘电对岑秀道:“弟从江南一路来,闻得 ,8+SQo #3  
人说那侯巡按狼戾自用,声名甚是不好。但明岁乡场兄亦当回南应试。”岑秀道: -("79v>#  
“正是只为此人未去,尚在踌躇未定。”刘电道:“此是进取之阶,岂可错过?总 <| Xf4.  
然此人为仇,他亦不能禁止入场之事。一登黄榜,他其奈我何?”蒋公道:“我也 !Aunwq^  
正如此劝他。”因问刘电道:“老贤侄青春几何?英伟卓立,将来必当大任。”刘 c?jjY4u  
电道:“小侄年才十九,虽侥幸武学,技艺荒疏,正要求老叔指教。”蒋公笑道: IGu*#>h  
“功名之念,颇不置怀,但见猎心喜,闲时不过借此消遣,改日正要看贤侄妙技。” {D`F$=Dlw  
因问:“宇章令兄此时谅已丁艰回里了。”刘电道:“小侄出门时,本地文书已是 Jv7 @[<$  
早发,况得信后即先专差前去,讣闻谅已早到。但知县衙门钱谷交代,恐一时不能 3b%y+?-{\u  
动身,正不知归与未归?”此时三人各叙家常,谈文论武亹亹不倦。岑秀看刘电胸 \%^<Ll  
襟磊落,是个英雄豪侠;刘电见岑秀言论恢宏,是个俊逸儒流;二人交相敬羡。蒋 p(f)u]1`  
公见他们情投意合,气谊甚殷,因道:“我看二位贤侄青年卓荦,一文一武,将来 $lV0TCgba8  
万里云程,不可限量。予何幸得此!你们既如此敬爱,亦不必效世俗常情,只要肝 `' 6]Z*  
胆相照,从此竟结为兄弟何如?”两人一齐起身拱手道:“老叔大人即是主盟,日 0YIvE\-  
后倘有负心,即如此日!”当下叙齿,刘电长岑秀一年,应当为兄。自此二人即以 ,|T   
弟兄相称,倍加敬爱。蒋公大喜,犹如取了得意门生一般,复命取酒在竹亭小酌。 O]lWaiR`  
    此时日已沉西,月光早上。三人畅叙,直到夜凉人静才回房安歇。蒋土奇当下 +2C:]  
吩咐家人,明日一早,如此如此,不可有误。正是: (:E^} &A  
WY<ip<  
    今番幸会,增添无限情怀;他日重逢,做出许多事业。 R,6?1Z:J  
Z$6W)~;,  
    不知蒋公吩咐家人,是何说话?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5-12-01
第十五回 试铁弓叔侄显英雄 解玉环刘苏结秦晋 abI[J]T9G  
V1j&>-]]9*  
    却说蒋士奇叫家人来吩咐道:“你明日五鼓即骑牲口回去,先禀知老太太,随 h2,A cM  
即将轿车备好,着大丫头到来,好陪侍小姐回去。可多取几件衣饰来,与小姐更换。 0&EX -DbV  
并着厨下明日备两桌酒席伺候,再多备一牲口来骑坐。不可有误!”家人答应,自 ,PIdPaV--  
去理会。又吩咐佃户将所存大桐木一株,明早即去叫匠人来解开作椁。因对刘电道: 8vUP{f6{  
“此木性坚质轻,便于道路。但用漆恐不能即干,只可权用桐油灰补,到府后再为 SX F F  
整理。”刘电称谢不尽。此时已觉夜凉露重,家人收拾杯盘,三人就在花园竹月轩 W]y$6P  
安寝。雪姐自有庄妇相陪,在内室安歇。一宿无话。 Kfj*#) SZ  
    次日,叔侄们早起盥洗毕,同出前厅。见两个匠人到来解板,蒋公吩咐:“依 >#8`Zy:/Y  
着棺木式样做一外椁,有二寸净板便好,须留着正头做成抽屉缝道,将棺木推入, i:z A(  
然后合榫。”匠人道:“这不须吩咐,我们知道。”刘电见蒋公如此用心,感激不 ^\wosB3E  
已。 }k ,Si9O  
    当日才吃过早饭,家中已将车马备到。那大丫头碧莲听得说这还魂的事,巴不 QVFa<>8/md  
得要先来看一看,下了车捧着个衣包急急忙忙到后边来,见了雪姐,暗道:好个齐 C( r?1ma  
整姑娘!只说我家苏姑娘齐整,原来还有一般齐整如他的。因对雪姐道:“恭喜姑 QX8N p{g-  
娘!我家老奶奶、大娘娘先叫上福姑娘,说趁上半日早凉,请姑娘就起身。”把带 3|~(9b{+  
来的衣包打开道:“请姑娘拣称体的更换了。”又动手与雪姐将几件首饰插戴好。 b_6j77  
雪姐道:“有劳你。”因问:“你家老奶奶今年多大年纪了?”碧莲道:“我记得 gE%-Pf~  
老奶奶大前年做六十岁,如今想是六十三岁了。还有个大娘,与大爷是同年的,有  9((v.  
三十八九岁了。还有个苏姑娘,是大爷的表侄女,同姑娘倒像姐妹一般的齐整。如 E5Z,4B  
今还有一位岑夫人,是去年来的,说是老奶奶的干女儿。”雪姐笑道:“还有何人?” \-c70v63X  
碧莲道:“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小相公儿。”当下雪姐更换了衣服。当不得这丫头催 ]iYjS  
促得紧, 因谢别了庄户家妇女。 碧莲扶着雪姐,妇女们一同送出厅来。蒋公道: ?%#3p[  
“小姐请上车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回来。”雪姐道:“到了府上,再叩谢老叔。” ]?-8[v~{C  
当时妇女们扶着雪姐,同了头上了车先走。 PqKbG<}Y  
    这里蒋公吩咐管庄家人监看木匠造椁:“后日我们同来观看,该多少工钱就给 J!YB_6b  
发与他,一做完就去叫油漆匠来灰补。”又对匠人道:“只要用心,做得好格外有 g3B%}!|  
酒资相谢。”匠人道:“不消大爷费心,包管如意。” 7n}$|h5D  
    蒋公料理毕,就与刘、岑弟兄一同骑牲口回来。沿路见男妇们往来络绎:有那 IX+!+XC"U  
在车上看过了雪姐就转来的,也有不曾看见跟着往村里来的。原来这件事不但尚义 9u?[{h.`B  
村闹动,即乡关妇女,来看者纷纷不断。只等雪姐车子一到,这些妇女们便揭起车 ~~r7TPq  
帘,拥挤观看。及雪姐下了车,早有内眷出来相接。那些远近妇女们也一齐拥进来 ;UpdkY 1  
观看,如何拦挡得住?都道:“好个标致姑娘。”雪姐到了后堂,先与蒋老夫人拜 Vd;N T$S$  
见过,又拜见了岑夫人、蒋大娘子,又与苏小姐表姊弟见过了礼,同众妇女万福了, K BlJJH`z{  
大家相让坐下。蒋老夫人就问:“姑娘今年十几岁了?”雪姐道:“今年十六岁了。” [(; .D  
此时大家都要问雪姐的始末根由并地下的光景、还魂的情节。雪姐因见人多,只好 pmiC|F83!8  
将大概对答。这时来看的妇女一队去了,一队进来,七张八嘴,问长问短,没一个 ,Vy_%f  
不称赞叹息,都道:“真是一件稀奇罕有的事!”外边蒋公与刘、岑弟兄早已到家。 +FC+nE}O  
刘电重与蒋公叩谢,当下原要进内堂来拜见,因为这些妇女们打搅不了,队进队出, op,mP0b  
几乎把客位都挤满,因此大家只得在前书房暂待。 `L"l{^cH  
    被他们整整聒噪了半日才渐渐散去,已是晌午时分了。蒋士奇因先进内堂来, b|U3\Fmc  
把刘公冥中相托之事并刘公子启柩、雪姐再生几段情节一一禀知老母。老婆婆道: SA.,Q~_T7  
“这是千载奇逢的事,既然是他令尊显灵相托,必然与玉儿是前定姻缘,自当应许, J,^eq@(  
只不知这刘相公人品如何?”蒋士奇道:“一表非凡,如今已与儿叔侄相称,又与 3,{tGNl|  
岑家大侄结为兄弟,便都是子侄辈。少刻进来拜见,大家都不须迥避。”说毕,就 `K \(I#z  
起身出来,雪姐还要拜谢蒋公,老婆婆道:“已经见过,再不消了。” 4).>b3OhX  
    当下蒋士奇才出外面,刘电就要进来拜见,岑公子遂相陪一同进来。到了内堂, ~#jD/  
那时只有苏小姐要避去,原来雪姐有意正要使他俩人一见,就一把拉住道:“这是 =+j>?Yi  
我三哥,姊姊见见不妨。”蒋士奇便对老母道:“这是刘家三公子,与岑家大侄同 c~+;P(>  
辈,都是亲谊,见礼不妨。”老夫人道:“如此说,只行常礼罢。”刘电不肯,叫 )MKzAAt~  
岑公子扶住了,倒身拜了四拜。蒋士奇搀起,因对岑夫人道:“大姊与弟妇竟一同 I4Ys ,n  
见了礼罢!”因此,刘电口称“伯母”、“婶娘”,望上总拜了四拜,岑夫人与蒋 mACj>0Z'  
大娘子俱受了两礼。然后,与苏小姐表姊弟二人深深四揖。行毕礼,刘电对老夫人 Y#_,Ig5.  
道:“再侄兄妹们承老叔大德垂庇,又在府上搅扰,不但举家戴德,即先人亦当于 AlNiqnZ  
地下感激不浅。”老婆婆道:“将来就是亲戚,凡有简慢处不要见怪。”刘电连称 \cdNyVY  
不敢,一面遂告辞出来,老太太见刘电人品轩昂,心下甚喜。 bR@ e6.<i  
     $ +;`[b   
d6-a\]gF  
Z:W6@j-~  
HDZB)'I  
fEE[h uG  
    时已过午,酒席早已齐备。里面内眷们陪雪姐同坐一席。外边让刘电坐了客位, Hj't.lg+j  
岑秀对席,小相公即坐在岑公子肩下,蒋公主位相陪。正是“酒逢知己,话不嫌频”。 A@xa$!4}  
大家直叙到日色将西方才散席,就同到内书房来散坐。刘电见四壁琳琅,图书满架, $Y* d ' >  
果是世家体统。又见架上有良弓数张,内有一张描金细画的铁胎弓,上着虎筋弦, cB#5LXbCE  
未曾解放,刘电道:“这弓自然是老叔长开的了?”蒋士奇恐刘电力不能胜,故意 UW%zR5q  
道:“功夫久荒,难以开动。”刘电因问:“不知有多少力?”蒋公道:“约有八 &%eWCe+ +  
九石力。”刘电终是少年豪气,便道:“老叔既有此弓,岂有不能开动之理?”随 24{Tl q3  
将弓取下道:“小侄八石之弓也曾试过,恐此不止八石。若试不开,老叔莫笑。” LAs#g||M  
蒋公道:“贤侄且试一试。”当下刘电将弓弦兜住,略扯了一扯,然后使出那三尖 |)TI&T;k  
六靠的身法,两臂运力,将弓扯得如满月一般。蒋士奇大喜道:“不知贤侄有如此 IL0e:-@!0  
神力,可敬!可敬!”刘电将弓双手送与蒋公道:“小侄粗疏,还求老叔指教。” !l(D0 C  
蒋士奇接过弓来,道:“贤侄功夫已到,何必过谦?”便也把弓拉了个满,刘电亦 | V: 9 ][\  
深敬服。蒋公对刘电道:“尚有一张硬弓,比此更多几力,已拿去修整,明日取来, !kxJ&VmeF  
再请一试。” Lcz`  
    岑公子接口道:“三哥神力,非老叔则无双矣!”因对蒋公道:“老叔何不把 +;ylld  
这件正事与三哥说明了?”刘电急问:“何事?”蒋公道:“此事本欲烦岑贤侄转 =[:pm)   
致,今既提起,亦不妨面言。方才贤侄进内所见与令妹并肩的系表侄女,本姓苏氏, :6 qt[(<"  
年才十八,自小在老母身边抚养成人,论其德容,与令妹可相伯仲。愚意欲与贤侄 nT%ko7~-  
结朱陈之好,就烦岑家贤侄为媒,贤侄谅不推却。”刘电欠身道:“承老叔大人不 H*P[tyz$  
弃寒微,小侄敢不从命?只是现在多有未便。”蒋公道:“为何?”刘电道:“现 DkSs^ym  
有孝服在身,不忍议及姻事,一也;未禀老母,不敢擅专,二也;身在客途,毫无 %OsxXO?  
聘物,三也。还求老叔见谅。”蒋公道:“贤侄所言虽是,但此时只要一言订定, kZ PL$ \/A  
又不即偕花烛,与孝道何碍?即明日令尊堂知道,谅亦乐从。至于聘物,更为小事。 e0#t  
大丈夫处世,一言九鼎,何必计此?”岑公子便道:“三哥却不知这姻事也是老伯 !.-u'6e  
显灵再三谆恳老叔成全的,只问令妹,便知端的,三哥岂可不遵?”刘电听说,便 V#5$J Xp  
不敢再推,即将腰带所系羊脂玉带环二枚取下一枚,双手奉与蒋公道:“客中并无 4P"bOt5izR  
他物,聊以此环为聘。小侄回家禀过老母,俟服满当来亲迎。”蒋公大喜,接过玉 D/~1?p  
环道:“此即千金之重了。”刘电又向岑秀深深一揖道:“月下冰间,即借重贤弟。” (3lA0e`Y  
岑秀道:“敬当如命。”刘电又问道:“前日老叔所言先严所托,一半明言,一半 7U_ob"`JV  
含隐,不知又是何故?”蒋公笑道:“此事也当说明了,前者令尊所找三事:其一 P1T {5u!T  
是与贤侄指引处所。其二即为贤侄婚姻。这第三事却是说令妹与岑家贤侄亦有姻缘 k|?[EWIi^  
之分,但其中话语含隐,却象个尚须耽待目前不宜预定的意思,正不知是何缘故? h7q{i|5  
但既有定缘,终当成就,况令妹年才十六,即耽待两年,亦不为迟。贤侄回南见了 r^}0 qO,XM  
许丈,当为一言订定,取了庚贴,便无改移了。令堂面前亦当禀明,不必更为他议。” %K|f,w=m  
刘电道:“此一事老叔不言,小侄亦有此意。”因对岑公子道:“愚兄见过许丈, ,4t6Cq!  
那当成全报命。况愚兄服满后必先到贤弟处,那时自当与吾弟完成美事。”蒋公道: z6@8IszU  
“所言极是。你二人却为郎舅,又互作冰人,更加亲热了。”因起身道:“我当进 lL:!d.{  
内与老母说知。”遂一直到内室来。 z8t;jw  
    此时里边席已早散,都在上房叙话。蒋士奇因对老母将结姻之事一一禀知。老 o!+%|V8Y  
夫人道:“方才许姑娘已在这里说起,只是路途遥远我一时如何割舍?须要说过, ZtO$kK%q;  
先当赘在此间,过一两年再作归计。”蒋士奇道:“这事易为商量。”因将玉环一 7d%x7!E   
枚交与老母,道:“这是他的聘物。”又对岑夫人道:“许小姐与大侄的这段姻事 ds!n l1  
刘公子已一力承当,他去见过许丈订定后,即有书来通知,谅无不成之理。”岑夫 oH6zlmqG"  
人道:“此事虽是刘公谆托大弟,终有阴阳之隔,且不知许公允与不允?况如今又 nE8z1hBUq  
有刘老夫人在堂,亦可作主,事难预定,且待三公子书来才得定局。若果是姻缘, =5Db^  
却迟一两年亦有何妨?”蒋公道:“大姊所见极是。”说毕,就出外边来,将老母 #3 E"Ame  
所言与刘电说知。刘电道:“小侄自当禀知老母,谅来无不从命。” j%` C  
    且说这里都知道苏姑娘与刘公子结了姻,这些丫头、仆妇都到上房来,与老太 =Ks&m4  
太们叩过了喜,又来与苏小姐道喜,都说:“这刘公子好个标品,真真是一位出色 E7h@Y~bNhW  
的新郎。”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苏小姐脸上红了白,白了红,十分羞涩;然两小 Nt\07*`qCr  
都已见面,心中却是暗喜。原来雪姐与苏小姐身材不差上下,这更换的衣服都是苏 Iw[zN[oz  
小姐的。那碧莲丫头看着雪姐笑道:“许姑娘同我家姑娘身材齐整都是一般,这衣 )2EvZn  
服鞋脚竟好合穿得的。”雪姐对玉馨道:“这衣饰想都是姐姐的,与小妹身材却是 s +S6'g--  
一般。”苏小姐道:“只是粗衣饰,不中姐姐穿戴。”岑夫人道:“你们两个真像 !2B~.!&   
姐妹,如今又成了至亲。这许姑娘小你两岁,以后竟以妹子相称,却不要客气了。” "<^ Vp-7r  
碧连又指着岑夫人,插嘴对雪姐道:“我们姑娘是他老人家的干闺女,如今你们做 XkW@"pf&Fh  
了姊妹,少不得也是他老人家的干女儿了。”雪姐道:“这个自然。”蒋大娘子笑 ]=|iO~WN  
道:“你这丫头偏会多嘴。”老夫人道:“虽是多嘴,却也有意思。” ?q'r9Ehe  
    时已黄昏,当晚用过晚酒,刘电就在书房后间另设一榻,与岑公子同房。里边 oY@]&A^ah  
雪姐就在老婆婆房中与苏小姐同榻。岑夫人见雪姐娇美温柔,一口一声叫着“娘”, #)6 bfyi-  
心中欢爱不尽。雪姐又与苏小姐取笑道:“你如今是我的姐姐,他日又要改叫嫂嫂 61TL]S8  
了。”苏小姐也笑道:“你如今是我小姑,日后还是我的弟媳妇了。”大家说说笑 %A( hmC  
笑,直到三鼓才睡。正是: v\COl*  
Fd0\T#k  
    乐对新知嫌夜短,细谈往事喜更长。 8 K>Ejr  
gbRdng7(}  
    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5-12-02
第十六回 扣禅关菩提三指觉 施武勇英杰两倾心 @~k5+Z  
MA\m[h]  
    却说次日,蒋士奇又备聚亲酒席内外欢聚了一天。晚间,刘电对蒋公道:“明 \q~w<%9Dq  
日外椁谅可做就,还请老叔岳同往一看。”蒋公道:“明日趁早凉就去,我们就在 +TC1nkX  
庄上多住几天,比家中凉爽。”刘电道:“小侄恐家中老母悬望,归心如箭,能够 Z@3l%p6V  
早起身一天更好。”蒋公道:“二贤侄孝思甚切,我亦不敢久留。只等外椁灰布干 hd B |#t  
燥,即以此为期便了。”是夜一宿无话。 8eluO ?p  
    次日早起,蒋士奇与老母说知,叫家人唤几个裁缝来与刘电兄妹制备衣服行李, u-JpI-8h  
开出一个清单,吩咐家人蒋贵置买赶办。料理已毕,早过早饭,遂同刘、岑两弟兄 IA4N@ijRxh  
骑牲口,带了小使元儿往庄上来。这日匠人正值完工,大家同到祠堂看时,见做得 H4:&%"j7  
甚好,遂叫家人给发匠人工钱,格外给与酒资去讫。恰好油漆匠已来,就吩咐用整 D`[Khsf  
布周围灰布,多用油料,不许草率。仍着家人监管,说毕同到庄院。 ;Hmp f0$  
    蒋士奇见天色正早,因对二人道:“离此不远有一慈云庵,庵中有一位点石禅 |'d>JT:  
师,道高德重,年愈九旬,往往知道过去未来之事。因一句无暇,久不往访。今日 2ZcKK8X;7  
趁此闲暇,同二位贤侄前去一访,消此长日,何如?”二人欢喜道:“如此道德高 d?wc*N3  
僧正当往访!”蒋士奇道:“此去不过十来里远近,一路都有松杉蔽日,尽可缓步, >zAUW[]C:I  
只带小使同去,却不累赘。再封一香金送他,就那里扰了他的素斋,尽此一日之长, x }Ad_#q  
省得回来吃午饭。”弟兄二人齐道:“最好。” pe^u$YE  
    当下叔侄三人带了小子元儿,缓步望慈云庵路上来。此时已是巳牌时分,日色 H$y-8-&)  
虽大,一路却有松竹布翠、古树交阴,不觉炎热。约走了五六里路,见前面却是从 AvfNwE  
远山拖下来的一带高冈,满冈都是合抱不交的大树,冈下一带清流环绕。下得冈来, ZjF 4v  
过了一座小桥,远远见一座翠森森的茂林。蒋士奇指道:“那林间便是慈云庵了。” R=QZgpR  
    大家一路缓步闲谈,觉微风习习,炎气全消。蒋公道:“闻得宋时此地却是一 Pu"P9  
片戎马纷争之地。今际此升平盛世,只见牧唱樵歌。古今虽异,山水依然。倘得于 @emK1iwm  
此优游终老,颇亦不恶。”岑公子道:“圣明在上,老叔正当进取功名,以图报效。 {Tq_7,8  
且俟功成名就,然后归来遂此林泉之乐未迟。”刘电亦道:“老叔岳如此英雄胆略, g| I6'K!<  
自当建立功各,岂可埋没?小侄不才,尚思进步,何况老叔岳建翮已修,一举即可 0zmE>/O+  
云程万里。”蒋公笑道:“我期望二位贤侄,正复如是。”说话之间,不觉已至谷 &^ 1$^=  
口。 jS]ru-5.  
    进得谷来,两下松篁密荫,日色全遮。一带石子砌成的曲径,径侧溪流清澈,  HSjlD{R  
直引到庵门首来,却是一座小小山门,上有“慈云庵”三字匾额。进得山门,便是 0gW"i&7c  
弥勒佛像。转过背面、却是韦驮尊者,穿出来,却是一座小桥,桥下水声漱玉,是 }"nItcp.1  
从前溪转过来的。过得小桥,一条莓苔石径,两下松柏交加。早有一个知客僧出来 8bTn^!1  
相接,见了蒋公道:“老檀越有好些时不到此了。”蒋公道:“正是,只因俗冗, dPW#C5dm  
少来瞻仰。”知客就让三人先到正殿上来。却见上面只供一尊古佛,四下幡盖缤纷, }n]Ng]KM`  
沉檀香霭。礼佛毕,引入内客堂里来。知客便问蒋公:“这二位居士贵姓高名?从 J?*1*h  
哪里来?好像是江南声口。”蒋公道:“正是。”因指刘电、〔岑秀〕道:“这是 2] z 8: a  
江西刘三公子,这是江南岑大公子,都是舍亲,特来随喜的。”知客道:“原来都 .eS<Dbku<  
是远方贵客。”遂送过茶来。岑公子见四壁有五十三参画像,并莲池大师的诗偈。 LGq'WU31:)  
大家看了一回,用过茶,只见一个小侍者来请道:“禅师请三位到方丈叙话。”三 Wvq27YK'  
人就起身,随着侍者到方丈里来。 gI&#o@Pm  
    这点石禅师扶着一根龙头藤杖在门着仁迎。他弟兄二人看这禅师生得骨格清癯, [xbSYu,&  
形容苍古,雪发盈头,霜眉覆目,不须问偈谈禅,已识道高德重。三人进了方丈, ! :Y:pu0  
合掌施礼毕,叙次而坐。侍者送过一道松子茶来用过,禅师微笑道:“今日何幸, .fn \]rUv  
得三位大善知识到来?”蒋公便道:“这是弟子两个舍亲,”——都代通了各籍, 2_)\a(.Qu  
“因慕老禅师道行, 特来参谒, 要求指示迷途。”那禅师闭目凝神了一回,道: WEAT01  
“二位前程远大,分内所有。可喜者,却得同事一方。只是岑居士有小人为祟,尚 b}\N;D.{  
费一番周折,亦不过青蝇之玷,无甚妨碍。”刘电恭身问道:“弟子扶先严灵柩回 =NpYFKmMhV  
里,沿途可有障碍?家兄自山西解任奔丧,目下可否平安到家?求老禅师指示。” j 7fL7:,T  
禅师道:“刘居士纯孝感格,一路自有吉神拥护,不须过虑。令兄归途虽有一大惊 ^/)^7\@  
恐,幸遇救星,亦无妨事。”蒋士奇道:“弟子不思仕进,得傍禅师发明心要,于 26e]`]!SU  
愿足矣。”禅师摇头道:“老檀越根蒂虽深,却非闲散之人,时来相逼,不由自主。” 3("_Z%  
又向蒋公合掌道:“刘封君所托三事老檀越已成其二,这一事虽迟时日,必竟要待 g=39C>  
老檀越完成。不负异途之托,可敬!可敬!”三人闻言,惊讶道:“老禅师竟是活 +$u$<z3Q  
佛了。”禅师笑道:“阴阳一理,不足为怪,此是老僧饶舌耳!”刘、岑二人又问: t|a2;aq_  
“弟子们寿缘、结局如何,尚求指示。”禅师道:“如日之升,不必计此。但存一 LwrUQ)  
好生之心,何愁不享大寿?数年后,三位与老僧尚有一会之缘,彼时自然明白也。” %{ABaeb]  
说毕,垂眉闭目,寂然不言。三人亦不敢再问。 j:5=s%S  
     uZc`jNc\  
Zw*v  
    少刻,知客来说:“聊备粗斋,请到客堂过午。”禅师道:“素面一飧,莫嫌 {p;zuCF1  
简亵,恕老僧不得奉陪。”蒋士奇道:“正要领此清芬,请老禅师自便。”当下就 h(M#f7'~&  
同到客堂,饱飧了一顿素面。知客又引往各处散食游玩,但见:“碧阴径绕苔痕满, twP,cyR  
清韵林和鸟语多。”大家拣一松阴石上清茶闲话。到此境界,真觉五内清凉,尘襟 2C/$Ei^t  
尽涤。直到日色渐西,遂与知客送了香金,同到方丈谢别禅师。这禅师柱杖只送出 bty/  
方丈门首,便道:“不得远送了。”三人合掌作辞。那知客直送出山门而别。 ~v]!+`_J  
    大家于路说,这禅师竟是一尊罗汉临凡,可惜不得常求指示。岑公子道:“说 f}1&HI8r  
我们数年后尚有一会之缘,那时这老禅师却是百岁以外之人了。”蒋公道:“他既 #B:hPZM1  
知过去、未来,必非虚语。”此时趁着晚凉,一路说笑。 3:8{"md@2  
    回到庄来已是月光满野。蒋公吩咐烧汤,沐浴后仍将酒果摆在竹亭看月。酒至  jcI&w#re  
微醺,蒋公问刘电道:“贤侄诸般武艺,谅俱精妙。”刘电道:“虽从师习学,恐 4E+hRKuo,  
只可演样,难以临阵。”蒋公道:“我这里兵器俱有,不知贤侄精于哪一件?”刘 .VkbYK  
电道:“俱曾习过,但短兵相接,莫过于剑;临阵交锋,莫过于枪。其余兵器,总 ,9P:Draxs`  
不外乎此。”蒋公喜道:“真是惯家,必定精专!于此我正欲观贤侄妙技。”刘电 E"L2&.  
道:“正要求老叔岳指点,只是长者面前,不敢放肆。”蒋公道:“这是分内应当 VOr1  
操习之事,何妨一演?”因叫家人将兵器架抬放在箭厅前。 TI !a)X  
    原来蒋公有一口双股剑,却是镔铁炼成,松纹灿烂,光射日月。其余刀槊,俱 @w>zF/  
是平常演习的,件件精工。这刘电原有带来防身的一口宝剑,却是祖上遗留旧物, ms_ VM>l  
真是斫坚截铁,锋利异常,当下一齐取出。此时万里无云,月光如昼,遂一同下竹 +m}Pmi$  
亭到比箭厅来。却是一座小小厂厅,面前一块平地,约有数亩宽阔。这时庄客、佃 "7d-z<^n  
户聚集许多人到来观看。蒋士奇遂将双股剑递与刘电看,道:“此剑如何?”刘电 /?/#B `  
接过,抽出鞘来,寒光凛凛,月下看来,分外精彩,赞道:“真好剑!”蒋公亦将 Fk=}iB#(  
刘电的剑抽出看时,见刃长二尺四寸,按二十四气盘列八卦,背嵌七点金星,上有 %ICglF R  
“古定”二字,光华夺目。蒋公道:“此乃古剑,系干将、莫邪之俦,就请一试。” qBk``!|s]  
刘电再三谦让:“先请老叔岳赐教。”蒋公不肯占先,一定要看刘电剑法。岑公子 T9y;OG  
亦道:“老叔吩咐,兄长不必过谦。” &b C}3D  
    刘电只得告过罪,将衣幅撩起,右手捧剑,放开脚步。先演几个解数,慢慢使 4B O %{  
开身法,把平生剑术施展出来。只见一片寒光罩体,无半点渗漏。蒋士奇看到神妙 mb\t/p  
处,不禁鼓掌大笑道:“真得剑家秘术!”刘电舞罢,因对蒋公道:“还求指教。” [ #]jC[  
蒋公道:“予亦尝留心于此,也曾见过几人剑法,不外婺休一派,总不及贤侄高妙, 4]BJ0+|mT  
我当远退三舍。”刘电道:“老叔岳过于谦抑,还求赐教。” *)%dXVf  
    蒋公因将双股剑掣出鞘来,道:“只恐多时不试,未免荒疏。”因将双剑望空 "t+r+ipf])  
一掷,使身法用双手接个住,展开上三、下四、左五、右六的解数,使得如星飞电 |8;? *s`H  
掣,两道寒光射得众人眼花撩乱。刘电亦看得出神,称赞不迭。蒋士奇击罢笑道: yjv&4pIc1  
“贤侄休笑。”刘电道:“老叔岳神术,小侄万不及一。” kpWzMd &RK  
    当下蒋公对岑公子道:“贤侄亦可试击一番。”刘电道:“原来贤弟亦精于此。” pNSst_!>  
岑秀道:“虽承老叔指教,然班门弄斧,殊觉可丑。”蒋士奇因对刘电道:“岑贤 |thad!?  
侄从前所学却是淅靳一派,近日改学少林,已是精熟。即试一击何妨?”岑秀道: h2AGEg'g2[  
“破绽颇多,未免见笑。”说毕,遂在架上另取一剑撩衣起舞,尽平生所学,进退 TdNsyr}JG  
疾徐,颇得其妙。舞到分际,如一道白虹环绕身体,当时若无蒋、刘在前,却也可 PVZEB  
称独步。岑秀舞罢道:“真是雷门布鼓。”刘电道:“有文字者必有武备,如吾弟 /7.wQeL9  
可称文武全才矣!” M4R%Gr,La  
    蒋公又问刘电道:“贤侄枪法是哪一派传授?”刘电道:“虽说是少林一派, $0S.@wUG  
恐未必得其真秘,老叔岳谅必尽其神妙。”蒋公道:“只恐未必,但所习总是一派, *?EjYI  
如今同贤侄试演几路何如?”刘电道:“实欲请教,恐不敢与老叔丈交手。”蒋公 l4R<`b\Jt  
道:“操演武艺,这有何妨?”因在架上取下两枝铁心攒竹的蛇矛来,将锋刃用毡 .3S\Rrv  
片裹住, 各执一杆在手。 刘电道:“凡疏漏处,求老叔岳不吝教诲。”蒋公道: mE3SiR "  
“彼此较正才是。”当下两人走离有百步远近,使开解数,如两条银龙翻江搅海一 h1G*y  
般。众人不敢相近,都拥到厅上来观看,真如“满空乱舞梨花,遍体纷飞瑞雪”, Zh fD`@>&  
看得众人噤口吞声,觉得害怕起来。当时两下交手有一二十合,蒋公止住道:“已 9qu24zz$P  
尽知贤侄妙艺,不必更试了。”岑公子虽不知其中神妙,然看到此处,想那临阵交 ]ZryY EB  
锋亦不过如此。众人俱伸嘴咂舌道:“我们也曾见过大爷与人比过几回枪,却从没 TXh@  
有今日这般利害!”蒋士奇执着刘电的手道:“贤侄技勇如此,取功名如拾芥矣!” ng&EGM  
又道:“武当一派,称为内家,然终不及少林外家之妙。况张三峰之后,其艺传于 L5k>;|SA  
东南,如今已渐失其秘。”刘电道:“如今婺休中尚有得其真传者。”因向岑秀道: =E~5&W7  
“贤弟想亦善于此。”岑秀摇头道:“从未习学。” qD%&\ZT  
    蒋士奇因见月色倍明,便道:“我们何不较射饮酒,不中者饮一巨觥。”岑秀 OUk5c$M(  
对刘电道:“老叔妙技,弟常得领教,却未见兄长妙手,一发请教。”蒋公因道: /^eemx  
“岑贤侄亦颇善射。”刘电道:“定是神妙了。”此时家人见说,早已将箭靶安放 L.:QI<n  
那把子上,两边挂着两盏小小红灯。搬出几张弓来,轻重不等,随意取用。当下厅 T<?BIQz(}  
上已摆下酒果,三人各取了一张弓、三枝箭。刘电再三不肯占先。蒋士奇因趱步离 AHD%6 \$  
把有六七十步远近,搭箭开弓,扯得如满月一般,喝声“着”,只听呼的一声,正 dKTAc":-}  
中红心,大家齐声喝彩。一边三箭,并无落空。刘电亦射了三箭,俱惯红心,无不 E2kRt'~N  
喝彩。原来岑公子本精骑射,又经蒋公指点,虽不能开张硬弓,却颇精射法,因对 /y|r iW  
刘电道:“小弟竟饮三觥,免得出丑。”刘电道:“何必过谦?”蒋士奇道:“这 \hN2w]e  
礼乐射御原是文人应习之事,射以观德,何必定以贯革力强?岑贤侄弓力稍轻,不 #sZes  
能射远。”因叫家人将箭靶移近二十余步。岑公子说声:“见笑。”搭上箭,扯满  ?~IZ{!  
弓,觑得亲切,呼的一箭,亦中红心。蒋公与刘电齐道声“好”,复发两箭,亦无 |3m%d2V*hF  
虚发。岑公子道:“偶尔中的,真是见笑大方。”刘电道:“贤弟亦精于射矣!” qa6~N3*  
当下又各射了数箭,总不落空,旁边众人都道:“若是这般射法,射到天明也没有 ~55>uw<  
酒吃了。”蒋士奇大笑道:“却说得是!”因吩咐将兵器、弓箭都收拾了,仍取酒 rtm28|0H'  
到竹亭上来共饮。原来叔侄三人酒量俱宏,彼此谈论武艺,讲究兵法,不觉饮到月 ^gG,}GTl  
转亭西,露凉风冷,才回书房安歇。正是: sZc<h]L(g  
_>s.V`N'  
    不辞相对连宵话,因惜将归千里怀。 ZP1EO Z  
#C|iW@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d< y B ~Y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5-12-04
第十七回 洒别泪征途重气谊 叙情肠绣阁惜分离 Z<M?_<3  
:3$$PdZ  
    却说蒋士奇次日起来,同刘、岑二人到祠堂中,看匠人灰布才完,不得干燥, cQOc^W  
未上桐油。叔侄们在庄中无非演武谈文,以消永昼。不觉又过了数日,油气渐干。 M,V~oc5  
蒋士奇因见刘电归心甚急,到二十六日一同归家商议起身之事。蒋士奇计算:必须 "jFRGgd79  
雇两辆大车,一辆装放灵柩,一辆与他兄妹坐;但长途之间,虽然兄妹无嫌,必得 6~#$bp^-  
一妇女相伴才好。刘电意中亦想及此事:虽为兄妹,水陆长途,非一朝半日可到, PRo;NE  
毕竟得一老年妇人作伴才妥。却不知蒋公早已踌躇此事,这日进内与老母相商,蒋 `EjPy>kM  
大娘子道:“不如叫大丫头送去。”老婆婆道:“碧莲粗蠢,途中服侍尽可去得, R,'` A.Kk  
但都是个闺女,终究不便,必得有年纪的陪伴才好。”岑夫人道:“我这老仆妇闲 k;AV  'r  
住在此,不过叫他送了雪姑娘回去,就近先叫他回家倒好。”蒋士奇道:“此论甚 ?'I[[KuG  
好。且到大姊回时,我这里另着人服待。”当下计议已定,出来与刘电说知。刘电 <`~zKFUQ[  
道:“最好,我送了妹子回去,就烦许伯转送这梅嫂回家是极便的了。” 2!Mwui;%  
    此时家中已叫裁工与雪姐做了一套上盖衣裙,又做了两套途中更换布素衣服, Bhy:" r%#  
又与了梅氏一套绸子裙袄,又与刘电做了一套布素衣服并两付被褥。行囊俱已齐备, {|}tp<:2  
车已雇就,择定八月初一日起程。里面内眷俱有梯己送雪姐的衣饰并赏梅氏的物件。 |P_\l,f8`  
岑夫人梯己与了雪姐一枝凤钗、两个金戒指,又吩咐梅氏:“到家时,将我们离家 D t~Jx\\  
后光景备细写一字雇人寄来,免我悬望。”苏小姐亦送了雪姐几样衣饰并鞋脚等件。 "_qH+ =_R  
姐妹们依依不舍,整夜说话,说到分离就哭泣起来,连岑夫人也陪了许多别泪。 k+>-?S,  
    这七月却是个小尽。到了二十八日,刘电自备了两付祭礼前往祠堂,拜祭蒋氏  k%V#{t.  
宗亲并父亲灵柩,将祭物都给了庄户家眷。二十九日早,蒋士奇即吩咐将一辆车子 q.0a0 /R  
打到祠堂,将灵柩装载停当,到初一日黑早从西门外穿到南关,与家眷车取齐起身。 '#REbY5ev  
这日内外俱有饯行酒席,说不尽许多留连惜别的情况。席散后,蒋士奇取出白银三 !E<y:$eH:  
十两送刘电,以为路途费用,格外十两一封,以为奠敬。刘电道:“舟车之费,小 $eUI.j(HU  
侄自备,但长者之赐,实不敢辞。”岑公子亦送奠敬十两,刘电俱拜受了,因向岑 M:6Yy@#T.  
秀道:“贤弟功名大事不可错过。此人明年秋间亦当限满去任,不足介意。愚兄服 ,@1rP55  
满后即到贤弟家中相访。”蒋士奇再三嘱托:“见过许公,即与我一信。”刘电应 <y4hK3wP  
诺。此时诸事齐备,蒋士奇道:“今先着家人送二位贤侄竟到庄上住宿,明日凌晨 ;1x(~pD*o  
即送灵车由西门外转到南关,我在家料理内眷车子起身,在南关取齐,庶不两边耽 -d'swx2aZ!  
误。”刘电道:“老叔丈见得极是,小侄亦是这般想,省得两下照料不便。”此时 xlKg0 &D  
日已过西,刘电先在厅前洒泪叩谢蒋公道:“老叔丈如天恩谊,不知何日得报万一?” k[ZkVwx  
蒋公道:“已成至戚,何必挂齿!”又与岑公子叩谢后,就同到内堂叩辞了内眷出 $R&K-;D/8  
来。蒋士奇遂吩咐家人同骑牲口送二位相公到庄院过宿,预将灵车收拾稳当,只等 gcI?)F   
鸡鸣时就要起程。家人答应,骑牲口跟随刘、岑二位竟投庄上来。 s`dwE*~  
    这夜他弟兄二人竟叙了一夜的话,不曾安寝。到得鸡声再唱,就料理起程。刘 [,TK"  
公子赏了家人、佃户两个封子。将及黎明,秋风瑟瑟,衣袂凉生,弟兄二人同家人 YgR}y+q^6  
各骑牲口,跟着灵车取路往南关来。 d Z P;f^^  
    且说这边蒋士奇家中,将一切行李物件料理周到,都安放在一处,又吩咐蒋贵 fp2uk3Bm[  
先到南关,连夜备连桌便饭伺候。这夜,里边内眷们陪着雪姐叙话。雪姐对蒋老婆 @ayrI]m#>,  
婆道:“可怜再世之人得蒙老婆婆与娘们待如骨肉,此恩此德生死不忘!今日拜别 ]^v*2!_(  
后,不知何日再得会面,想起来怎不伤感?”说着泪如贯珠而下。蒋夫人婆媳都道: nrJW.F]S8[  
“难得你如此多情依恋,定是有缘,自然日后还得聚会。”蒋大娘子道:“雪姑娘 W7?f_E\>W  
日后荣贵了,不要忘记我们,须要当至亲往来才好。”雪姐垂泪道:“婶婶说哪里 /YD2F  
话?这番恩德,生死难忘,总然天南地北,也要到来探望,再不敢上刻忘怀的。” nx|b9W<  
岑夫人见雪姐如此依恋情深,想起膝前并无女儿亲热,也是流泪不止,因想:那刘 /=~o|-n8@  
封君的话若果灵验,得他做了媳妇,也不枉了此番恩义。这雪姐也是一般的心事, v)-:0 f  
见岑夫人如此悲戚,因道:“儿自幼失母,若得在娘身边侍奉,也不枉再世为人。” 'X/(M<c  
岑夫人道:“若得你这样一个媳妇,老身也心满意足,只不知日后缘分如何?即或 z<z\)  
不能遂愿,但得做一亲戚往来也好。”雪姐道:“娘请放心,想地下恩父所言必有 X+;{&Efrl  
应验,总然海角天涯,十年廿载,儿已矢志不移。回去禀知生父,也再无不允之理。” a+#Aitd  
说毕流泪不止。岑夫人听了,道:“但愿如此。”这一夜,大家说一回,哭一回, fkW TO"f-  
竟不曾安歇。 ewD=(yr  
     >UDb:N[  
wjnQK  
\~bx%VWW4  
y %4G[Dz  
qh<h|C]V  
    及听得鸡声再唱,大家又用了些点心。将及黎明,车辆俱已装载停当。雪姐含 RV2s@<0p  
泪一一拜辞,又请蒋公拜谢。梅氏也都磕头谢过了。原来苏小姐同小相公一定要送 B9glPcy}SS  
雪姐到关,因备了一辆轿车儿,姊妹们好同坐。此时因小相公睡熟,不去唤他,只 PqO PRf  
碧莲服侍同去。这时蒋老婆婆同内眷并这些丫头仆妇跟随直送出大门外来。梅氏先 ~rN:4Q]/  
坐上了大车,看雪姐洒泪与苏小姐上了轿车,碧莲相随,跟着大车缓缓出村去了。 `}Of'i   
老婆婆们直到看不见了车辆,方才转身对岑夫人道:“好个有情意的姑娘!又齐整, "zn<\z$l  
又温柔,又伶俐,与我这玉馨儿正是一对。这几日到叫我老人家陪了他们许多眼泪。” >;$C@  
岑夫人道:“古人说人生最苦是离别,真个不差。听他姐妹两个说话,倒叫人心酸。” uX!5G:x]  
蒋大娘子道:“倘若日后再得聚会,真是一场大快乐的事。我看他两姐妹你恩我爱, pQ_EJX)  
一刻不离,就是同胞姐妹也没这般亲热。”岑夫人道:“真是难得,大婶子还不知 !T'`L{Sj  
他们两个已哭了好两夜了,今朝送去,一家还要哭一场才得分手。”蒋老婆婆道: <-]qU}-  
“看来总是前世有缘,日后还得聚会,也不可知。” @U 6jd4?)  
    且不说内眷们一番叙话,却说蒋士奇自料理车辆起身后就骑牲口一路照管,往 MyJ\/`8  
南关来。到了一座大客店门首,蒋贵接着,将车辆打进。原来这关厢妇女们因昨晚 !lnRl8oV  
蒋贵到店备饭传言开去,都知道来的就是这还魂的女子,等得车辆进门,都来观看。 =-m"y~{>3  
左邻右舍闹动了多少妇女,拥挤不开。因看见却是两位姑娘一般齐整,及至开口才 XZ&cTjNB&  
知道这江南语音的就是。不说众妇女问长问短,且说蒋公即着家人至关口探着,灵 itn<c2UyA  
车到来且在路口暂停一时,请二位相公到店用饭。家人去不多时,引着刘、岑弟兄 Py~1xf/  
到店,此时饭已端正,蒋士奇道:“贤侄水陆长途,诸凡谨慎,我不能远送,只此 ]pq(Q:"P,5  
间祖道一杯,以壮行色。”刘电道:“老叔丈无微不照,小侄载德实深,不敢言谢。 5kik+  
当下,蒋公与岑公子各送了三杯酒。须臾,用饭毕,蒋公吩咐先请小姐上车。原来 }B ?_>0  
里边许多妇女们簇拥着观看,姊妹两个连话也不能说一句,惟有含泪相对。苏小姐 Jbn^G7vH<6  
与梅嫂劝雪姐略用了些酒饭,听得外边饭毕来请起身,只得含泪一同出来。苏小姐 ~7w LnB  
拉着雪姐的手道:“妹妹途中保重,到了家,务必寄个信来要紧。”雪姐道:“姐 E(_lm&,4+  
姐不须伤悲,日后再得相会。回家拜上老婆婆并两位娘,说我生死不忘大德。”说 (6i4N2  
着,两个泪落如雨。苏小姐必要看梅嫂与丫头扶雪姐上了大车,又叫丫头搀扶梅嫂 d4)0G-|  
上了车,然后无奈同碧莲上了轿车,一同出店。这些妇女们看车辆出了门,才分头 PbfgWGr  
散去。 4ves|pLET  
    这边蒋公与岑公子同刘电步行出关,家人拉着牲口同行,到得关外,见那灵车 1kD1$5  
已在大路等候。叔侄三人又同行了数箭远近,来到个三岔去处,便须分路。刘电叫 Qwp2h"t`  
住车辆,便在大路旁扑翻身拜谢,请蒋公与岑公子上了牲口,自己才跨上车辕,洒 y'n<oSB}  
泪而别。 =h|7bYLy  
    蒋公看着车已去远,才吩咐蒋贵去算还店费,自与岑公子同着苏小姐轿车回家。 $Rn9*OKr  
这边刘电护送灵车就道,免不得黄昏宿店,鸡唱登程。 :c`djM^ll  
    话分两头。却说那殷勇,自从在金家拜辞继父、金舅,起身回至京口,便要辞 |HPb$#i  
别叔婶前去投充武勇。到得门口,看见婶娘方氏独坐在铺面内,见殷勇回来身上穿 u!b0 <E  
着孝服,吃了一惊,便问:“侄儿为何穿着孝服?”殷勇流泪道:“我母亲不在了。” P%<MQg|k`  
方氏大惊道:“是几时没的?为何竟不通知我们一信?”殷勇便将母亲于某日同雪 CZ(fP86e  
妹渡江,怎么不回家,怎么分头找寻,寻到某处怎么只寻见母亲身尸,雪姐尚无着 Nm3CeU  
落,又怎么买棺权厝某处,后来到金家报信,又怎么拜继了的话,从头说了一遍, ?nf4K/IjZ!  
不禁泪如泉涌。方氏听说,呆了半晌,便哭道:“姆姆年纪比我大得几岁?不想遭 Lx3`.F\mG  
此惨变,可怜!可怜!怪不得你去了这好几日。你叔叔自你去的第二日就生起病来, G\*`%B_ n  
如今卧床不起,望得你好苦。你兄弟才去取药去了,连铺面也没人照管。”殷勇听 49 1 1  
说,急问:“叔叔是何病症?请谁人医治?还不妨事么?”方氏道:“请的是何先 'zYx4&s  
生医治,吃了几天药,总不见转头,因盼望得你紧,不想你又遭此大变。”殷勇道: Iz I hC  
“叔父现有病在身,我母亲亡故的话婶娘切不要提起,且待叔叔病好再说不迟。我  76EMS?e  
且到楼上看看叔父再处。”说毕,进内换了一件青布海青,便上楼来。 mO^vKq4r.  
    原来这殷俭开的是个杂货铺面,年过半百只有一个儿子,名叫殷富,年才十七, i@STo7=  
却是个少年朴实的人,虽读过几年书,不能通达,笔下只会写写帐目,到十五岁上 g:CMIe4  
就辞了学堂,帮着父亲照管店中生理。这外边买卖发货,许多帐目,都是殷勇经手。 uGH>|V9'c  
他两老口又都是老实人,把殷勇待如亲生一般。当下殷勇上楼来看叔父,正值殷俭 6Cd% @Q2cr  
睡醒,翻转身来,见了殷勇便道:“你怎么去了这些时?叫我好生盼望。”殷勇道: W bW@V_rr  
“只为那边有事,因多耽搁了几天,不知叔叔因何得病?”殷俭道:“我不知何故, 1^4z/<ZWm  
胸口胀闷,头目眩晕,吃药也不见效,浑身疼痛,连床也起不来。外边有几处要紧 v9qgfdBS5  
的帐目正等你来好去讨要讨要。”殷勇道:“正是,叔叔且放心,这几处帐目都是 3 0fsVwE2  
容易讨的。待叔叔病好了,侄儿们便好出门。”殷俭又问:“你母亲康健么?”殷 ;gC.fpu  
勇忍泪点头道:“健。”因坐在床边说了一一回话,道:“叔叔且安心调养,诸事 <9]9;   
不要挂怀,侄儿去取药来。”说毕便下楼来,却见婶娘两泪汪汪与兄弟正在厨房说 $rAHtr  
他母亲身故的事。殷富见了殷勇道:“怪不得哥哥去了好些时,可怜姆姆死了我们 Ye'=F  
一些也不知,却又死得苦恼。”方氏听了儿子这话,待要哭出声来,殷勇急止住道: >IL[eiiPG  
“婶婶且莫悲伤,叔叔现在病中,若听见了一定烦恼,倘再加起病来反为不美。婶 r[ UZHX5+S  
娘、兄弟千万不要提起,且待叔叔好了再说未迟。”方氏见侄子如此说,只得忍住 u&q RK>wLa  
不哭道:“像姆姆这样的好人偏死得这等苦恼,叫人想起,怎不伤心?”因将药煎 RTPxAp+\5  
好,殷勇便送上楼来。 S,9}p 1  
    这殷俭见侄子回来,便放了心,吃下药去就安然睡着。自此日渐轻松,母子兄 aBo8?VV]8  
弟俱各放怀,惟殷勇有事在心,这投武勇的话又不敢一时提起。弟兄二人,每日只 +&LzLF.bK  
是小心服侍。过了几天,便可起床行走。这一日,殷勇不在楼上,方氏不合将姆姆 k+X=8()k  
溺水身死缘由一口说出,这殷俭听了号叫一声,忽然晕倒。正是: U.7;:W}c  
IUX~dO  
    乌鸦喜鹊同鸣,吉兆凶音未保。 #q{i<E 07  
6&(gp(F  
    不知殷俭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5-12-04
第十八回 乍施威强徒齐授首 重聚义昆季共衔杯 F5+_p@ !i  
WG !t!1p  
    却说这殷俭是久病才好的人,身体虚弱,听得说嫂子溺水身死,号哭了一声, m}[~A@qD  
不觉晕倒在地。方氏着急,连叫:“殷勇,你快些上来!”这殷勇在楼下听得上面 ? ZHE8  
喊叫,又听楼板上一声震响,吃了一惊,叫:“兄弟管着店面!”连忙跑上楼来, 0uIV6LI  
见叔子跌倒在楼板上,殷勇惊问:“怎么会得跌倒?”方氏哭道:“只为说了你母 ra%R:xX  
亲的话,哭了一声,就晕倒了。” we\b]  
    殷勇着急,连忙将叔子轻轻扶起,口中叫唤,半晌才听得喉咙口哽咽转来,哭 TOco({/_/  
道:“我的可怜的嫂嫂!你辛苦了一生,也不曾安享得一日。我先前原要接他回家, xm}q6>jRV  
他只为有雪姑娘在彼,不舍得抛撇,不想如今遭这样惨变,连雪姑娘也不知死活存 ( }]37  
亡。”说罢又哭。殷勇只得含泪解劝,因慢慢扶着叔子仍然睡下。殷俭又问:“如 .k# N7[q=  
今棺木停放何处?怎么不回家来商量?”殷勇因将遇刘电,结义赠金、买棺权厝在 -W|*fKN`3  
临江寺侧的话,细说了一遍。殷俭道:“难得这个人如此仗义,日后当图报答。” /a@ kS  
殷勇道:“侄儿原不肯受他的,因见他义气深重,出于至诚,因此受了他厚赠。看 y7CWBTH0>  
他却是个豪杰,将来必当发达。今番往山东搬他父亲的灵柩,往返不过月余,仍须 GA.BI"l  
由水路回来。侄儿原欲往仪真口去等候,再会他一会,他又再三阻我,又劝侄儿去 ]22C )<  
投充勇壮,挣个功名,正要与叔父说知。”殷俭道:“论你的替力汉仗,尽可去得, }f0u5:;Zth  
若做得一番事业出来,也与祖宗争气。只是我已衰迈,你兄弟年轻,不能顶立,外 2\5cjdy  
边帐目都是你经手,将来等我略健些,叫兄弟同你出去,把各处帐目清算清算,过  qtzFg#  
后便好叫你兄弟前去取讨。”殷勇道:“叔父所说极是。近日听得沿海地方倭寇又 _jmkl B  
来乘间劫掠,江浙两省制抚操江已经会同奏闻,现今奉旨招募勇壮,民间有材技者 <m0{'xw  
具许投充考试,合用者即注册报部,分派地方防守。有功之日,即行升赏,比兵丁 qg4fR' i  
不同。侄儿侍奉叔父好了,先与兄弟往各处算清了帐目便去,借此图个出身。若得 9U^$.Lb  
见用,分在沿江一带防守,再讨得一个附近地方,便可常通信息。倘或侥幸得个微 T4r5s  
名,也不枉了此生。”方氏听了道:“听说那倭寇利害得紧,这一刀一枪的事也不 ^VI,C|  
要轻看了。侄儿虽然壮健,我两老口终是放心不下,况你爹娘只生得你一个,岂可 {Q~7M$  
冒险做事?不如还是做生意的安稳。”殷勇看见婶娘如此,就不敢再说。殷俭道: {QQl$ys/  
“且待我病好了再做商量。如今这棺木暂寄江边也非常事,择日搬到坟茔,做个佛 {1~T]5  
事,好与他两老口合葬。”殷勇道:“侄儿也是这般主意,且待叔父康健了再理会。” =u|~ <zQw  
    光阴迅速,又过了十来日,殷俭病已痊好。殷勇计算:回家已将一月,若与兄 g}Q x`65:  
弟出门讨帐,往来也得半月,且喜正在沿江一带,去仪真不远,却与刘家兄长归期 MR;X&Up6!  
相近,不若禀知叔父前往,倘得相会,岂不一举两便?算计已定,即将这事禀明叔 !7 _\P7M  
父。殷俭道:“那刘公子的归期却是算不定的。只是同你兄弟出去讨帐,也是一件 6|=j+rScv  
要紧的事,算明白了即便回来,还要到苏州去置货,却不可在外耽搁,免得我悬望。” E*CcV;  
殷勇应诺。次日早起,带了帐目、随身盘费、应用之物,同兄弟禀辞出门。先渡江 |>1hu1  
到青山一带村镇店家来算帐。大概路远的一日只到得一处,路近的一日便可到两三 ]?<n#=eW  
处。凡算清了帐,便与店家三面对明,叫兄弟认识,以便下次到来取讨。内中也有 :1aL ?  
清还的,也有还一半的,也有未还的,各处不等。话休絮烦。 =$^MQ\S0p  
    却说这日到了凉山地方,却是个临江大村镇,交易的店家甚多。他弟兄二人就 f~h~5  
在一个常往来的周家住下。到次日,就近往各店去算帐,当晚回到周家,主人管待 {ERMGd6Jp  
晚酒后,弟兄一处安歇。 :nJgwp()@  
    这晚,殷勇翻来复去再睡不着。到了二更时分,腹中作痛,要出去登厕。原来 /DFV$+9  
这周家后门临着江汉,这些客船到晚都湾在套汊内过夜,这夜也有十来号大船湾住。 CXaWgxlK:a  
殷勇弟兄宿处就在后边,原是走熟的路。这夜月色甚明,殷勇出后门去登了厕,正 ](0mjE04<d  
要转身,只见那边有十数个火把吹风唿哨而来,到一只大船边,霎时间呼号呐喊, mLbN/M  
只听得喝道:“那一个敢出来的,先叫他吃刀!”殷勇知是强盗打劫,因想近日听 "jg@w%~  
说沿江盗贼甚多,却不料竟如此猖獗。倘把他得了手,将来这客船谁敢在这里停泊? :%r S =f  
不坏了这镇上的买卖?又想起母亲、妹子身死不明,正好拿住这厮们出气。主意定 xi~uv?f  
了,急回身到床头边取了一条防身八棱水磨浑铁锏。殷富醒来问道:“哥哥做甚么?” <X7\z  
殷勇道:“兄弟莫响,我去去就来。”说毕要走,殷富一把拉住道:“哥哥,半夜 \Gp*x\<^Z  
三更往哪里去?”殷勇道:“兄弟莫声张,江边有强盗打劫客船,我去救他一救。 Mz]: }qmFA  
若拿住几个强盗,好与你姆姆出气!”殷富道:“强盗人多,哥哥莫要去管别人的 eJCjJ)  
事。”殷勇道:“兄弟你只关了后门等候,不要声响,谅这几个鼠贼也不在我心上。” FyoEQ%.bI  
一边说着,就将衣服拴扎停当,大踏步出后门,竟奔向那火把丛里去。这边殷富无 b,TiMf9},h  
奈,起来穿好衣服,走到后门首一望,见那边一大丛火把,人声喧嚷,唬得站在后 s?Uh|BfB  
门边只是发抖。 M@1r:4CoKH  
     dBV7Te4L  
Do%-B1{ri  
U'UQ|%5f  
Ed0IWPx  
{Y}dv`G#Iu  
    且说殷勇一直抢来大声喝道:“甚么鼠贼,敢在这里行动!”这一声就如雷吼 Q "oI])r  
一般,说时迟,那时快,原来这伙强盗有四五个上船劫夺,着两个在船头接物,七 53HU.  
八个在岸上助威,都是大刀阔斧,兰布缠头,青红涂面。不防殷勇飞身一纵,竟上 nfb]VN~(  
船头,手起一锏早把一个连肩夹脊打下水去,飞起右脚,又是一个倒栽葱落水。岸 F Kc;W  
上那一伙见势头凶狠不敢上前,却要招呼船内的出来,又被殷勇拦舱门截住,喝道: Y**|N8e  
“该死的贼,放下东西,饶你狗命!”这舱内有一个身长力大的少年强盗手执钢刀 hf!|\f  
抢出来抵敌,恰好殷勇左脚飞起将刀踢落,照头一锏盖将下来,那贼一闪,却将左 ;y?);!g  
膀打折,“呵呀”一声倒在舱内。那两个见势头不好正要往后梢逃走,又被殷勇钻 )G^TW'9  
进舱来,将一个照背脊上一锏,口喷鲜血,打倒在舱。那一个从后梢跳上岸来,招 ,cTgR78'  
呼众盗弃了物件,吹灭火把,都逃散了。 =?@Q -(bp  
    殷勇看时,见船内三个人赤条条像馄饨一般捆着,官舱底下一个人躲在被内发 d{+(Lpj^  
抖,舱中箱笼俱已打开,衣服物件抖得纷乱。那个折臂的强盗正待挣起,却被殷勇 Y)HbxFF`/  
一脚踹住,随将那三个捆住的人解放,即将解下的绳子把这两个打倒的强盗捆住。 Ub)I66  
官舱内那客官已是唬得动弹不得, 及看见拿住了强盗, 才渐渐住了抖,开口道: aiftlY  
“多感壮士搭救。”那三个解放的人忙将衣服递与了主人,然后各寻衣服穿上,对 9{eBgdC  
着殷勇磕头道谢。这时梢工、水手才敢钻出头来。殷勇即吩咐:“外面还有两个打 'DAltr<  
下水去的,一发拿住,不要被他逃走了!”这些水手听说,才大了胆,出来看时, h~ha  
正在一个才待爬上岸来,却被水手一起动手将篙钩扎住衣服,拖到船边拿住,那一 q<XcOc5  
个却不知死活去向。这时家人们见岸上强盗抛弃的物件,却上岸去拾回。 z(UX't (q  
    那些邻邦客船初时见强盗打劫,谁敢出头?这时见强盗已散,大家都出来看问, 6SAQDE  
知道拿住了三个强盗,都道:“这位客官真是英雄好汉!不但救了这船客人,连我 qid1b b  
们众船上都得保全,感激不尽。”这时连岸上人家一齐惊起,殷富同了周家店主也 g&8.A(  
都到来,内中就有保正乡地道:“多感这位客人拿住了这三个强盗,替我们除了地 _c,&\ wl$  
方大害。不然,这里被劫了客船,连累我们干系不小。明日送到当官,少不得连那 ~MD><w>  
些逃走的都要招出来,客人还有官赏重谢。”殷勇道:“我也是一时路见不平,谁 vsxvHot=  
想什么酬谢?”众人道:“客官不知,这是官府大张告示:凡有拿获江洋大盗一名, i@sCMCu6  
官给赏银一百两;拿住积贼一名,官给赏银五十两。这是奉上司明文,准开销的。 ci#Zvhtk r  
客人若是不肯受赏,岂不便宜了别人?况与我们地方上除了这个大害,受恩不浅, P W0q71  
我们还要纠公分重谢。”殷勇道:“不必,你们明日解这强盗到官,只说是你们地 h[M6.  
方上拿获的便了。”众人道:“客人莫说笑话。这事谁人不知?况现有强盗对质, fS'k;r*r  
冒功请赏,我们吃罪不起。”只见舱内这位客官出来道:“这是兄台慷慨,却断然 vb80J<4  
使不得。且莫说官长一定要见兄台,就是弟亦不肯放兄去了。”因问:“你们众位 8=zM~v)   
谁是本地方当官的人?”办中保正、乡约、地方、总甲齐应道:“我们就是。”那 s poWdRM2  
客官道:“这三个大盗交付与你们,我着一个家人执我名贴同众位连夜解往本县, yPxG`w'  
好究出他伙党即刻往拿,倘若迟了,恐四下逃散。我同这位客长明早一同到县就是 UC LjR<}  
了。”这时众人才知这船内是个丁艰回籍的官府,都道:“只求老爷留住这位客人, -$MC  
我们连夜就去,明早在县前伺候。” C05{,w?  
    当下这客官取了一个名帖着一个家人同众连夜前往。殷勇又吩咐:“把三个强 <WKz,jh  
盗各加一条绳索绑缚牢固。你们多去几人,各带防身器械,以防路上劫夺。”众人 Y +yvv{01  
道:“客官见得极是。”殷勇又问那折臂的强盗:“你这厮叫甚么名字?”那盗道: "8TMAF|i4  
“小的姓张,排行第三,人都叫我小张三。那一个叫半头牛孙二,这落水的叫水老 Xn'>k[}<k  
鼠毛八。我们都是被人引诱来的,只求老爷们在官府面前开恩超释。”殷勇笑道: t^;Fq{>  
“谅你这班鼠贼,如何敢大胆行劫!”当时岸上已约齐了二三十人,各执器械,同 Hf|:A(vCx  
着家人簇拥着这三个大盗,连夜解往江浦县去。此时殷富已知哥哥被官船留住,便 /omVM u  
放心随众散回安歇。 an~Kc!Oki  
    这客官发付众人已散,随请殷勇同进舱来,倒身叩谢,动问姓名。殷勇见这客 uM#/  
官是江西口音,又是丁艰的官府,且与刘电面貌相似,因一手搀住道:“在下姓殷 #$E vybETx  
名勇,就在这京口居住。今为讨帐到此,适遇强徒,一时相救,不劳致谢。且请问 wwz<c5  
尊驾可是吉水刘宇章,从曲沃丁艰回籍的么?”刘云听得叫出自己的姓名,大惊道: (ym)q#^  
“兄台何以得知小弟姓名来历?”殷勇大笑道:“事非偶然,我此来虽为取讨帐目, Velmq'n  
却原要在沿江等候三哥相会,不想先遇着尊驾。”刘云道:“原来三弟也与兄台相 ?cJ$=  
识。”殷勇道:“不但相识,且承他不弃,结为异姓弟兄,今往山东搬取老伯灵柩, :X#(T- !t  
计算此时必当过此。”刘云道:“不知兄台与三弟在哪里相会?如何结义?请道其 } 8svd#S+  
详。”殷勇遂将几时在某处相逢、结拜的缘由细说了一遍。刘云大喜道:“惺惺惜 `>*P(yIN  
惺惺好汉识好汉。我三弟果有眼力,如今我与你也是生死弟兄,岂可如此称道?” }"T:z{n  
殷勇道:“恐兄长贵介,不屑下交。”刘云道:“贤弟以我为何如人?且莫说与我 1/gh\9h  
三弟结义在前,即今日之事,若非贤弟,几至性命不保。这也是天遣相逢,不然, 464Z0C  
海角天涯,何以偏遇着贤弟搭救?”当下即吩咐家人:“这是四爷,不是外客。” -uh/W=Q1R  
都叫过来重磕了头,即命:“将现成酒菜取来,我与四爷且畅饮一杯。”殷勇道: ^c2 8Q.<w(  
“最好。”这些家人、水手没一个不衷心感激,俱勤谨伺候。 CfVz'  
    殷勇见刘云如此相待,亦甚欢喜,因问:“大兄在任几时闻信?如何此时才到?” u!F3Rh8D  
这里刘云因将交待迟延的缘故说知:“……只不知三弟曾否过去?”殷勇道:“弟 pE=wP/#  
算来,七月初与三哥相会,如今已是月余,只恐已经过去。况现在又有了此事,多 k6dSj>F>  
分不能相会了。”刘云灯下看殷勇相貌堂堂,威风凛凛,心下甚喜,因道:“我看 2#sE\D  
贤弟如此英雄,屈在商贾,岂不可惜?何不图取功名?如今倭寇作乱,江浙两省奉 }n8,Ga%  
旨招募勇壮。以贤弟英雄状貌,若往应募,定当首推。明日我同你去见了这里县尊, ( 2<0kqj%  
不怕他不申文举荐,不但保全了他地方责任,又叫他得了荐贤名望,他也受惠不小。” Rh,*tS  
殷勇道:“前日三哥也是这般劝我,固为叔婶年高,只有一个兄弟年才十六,此番 C$Ldz=d  
与他同出来,交清了帐目,便欲禀辞前去,惟恐叔婶不允,正在踟蹰。”刘云道: IZniRd;  
“大丈夫当显亲扬名,不宜错过机会。”二人饮酒谈心,已觉东方渐白。正是: j=M_>  
 \^w=T*  
    吉凶遭遇皆天定,名利相催岂偶然? !634 8nU:  
I7hPE7V+1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5-12-05
第十九回 廉县令因公留壮士 贤操江为国举英才 5\QNGRu"  
j#!J hi  
    却说刘云见殷勇豪杰气概,心中甚喜,一力劝他图取功名,两人杯酒谈心,情 C: e}}8i  
投意合,正是“欢娱夜短”,不觉鸡声三唱,天渐黎明。刘云即着家人在镇上雇两 ]/d2*#  
乘小轿,好同往县中。殷勇道:“我须去与兄弟说一声再走。”刘云道:“何不就  ) mv}u~  
请到船上来?”殷勇道:“他初次出门,年轻未谙,且叫他在店家暂住。”说毕, 4>5%SzZT\3  
上岸回到周家,见殷富正要到船来接。殷勇道:“兄弟不知,原来这船上的客官却 I [e7Up  
是我结义哥哥刘电的胞兄,他从任上丁艰回家,不想在这里遇着,兄弟且在此暂住 h_CeGl!M}  
两日,我同他到县里走一遭就回来的。”殷富道:“哥哥去去就回,省得父亲在家 1":{$A?OB  
盼望。”这时周店主也来说道:“恭喜殷大哥!干了这桩大事,我们合镇的人无不 _;@kS<\N  
感激,还要公分相谢。”殷勇道:“烦周大哥转致众位不必费心,我不过偶然相救, , g6.d#c  
岂望酬谢?不想如今到绊住了身子,兄弟在此还要打搅一天,明日一并相谢。”周 `9wz:s QtP  
主人道:“正要奉酬,怎说‘打搅’二字?” EG1SIEo  
    当下殷勇别了店主来到船上,轿已雇就。刘云取了一套一衣与殷勇更换,道: MT V'!Zxs  
“贤弟见了县尊,只说我与你是两姨表弟兄就是了。”殷勇笑诺,就一同起身赴县。 ae^xuM?7  
船中留一个家人看守,一个雇牲口跟随同往。行到半路,早见一个公差迎来,到得 (ncfR  
轿前看见刘云模样,便问:“轿中可是刘老爷?”跟随的家人答道:“正是。”那 m83i6"!H  
人连忙走到轿前打一跪,赍帖禀道:“本官差役请老爷到署说话。”刘云伸手道: 2?"9NQvz  
“起来,有劳你远走一程。我们正要去见你老爷。”因吩咐轿夫缓缓而行,便于问 D!-zQ`^  
话。这来役道:“小的已见过老爷,还要去邀那拿盗的客人到县,本官要见面问话, XkNi 'GJf  
并留他暂住,候详明上司,支库银旌赏。”刘云道:“如此说,你不须远去,后面 eHjR/MMr_  
轿内就是拿盗之人。 ” 来役道:“却是造化小的,省走了许多路。”刘云因问: Y<|L|b6  
“你老爷贵姓?是哪里人?这事如何办理?”来役答道:“本官[姓成],是浙江 8ZahpB  
杭州府仁和县人,两榜出身,清廉正直。这地方盗贼,是本官第一严紧的。昨夜五 ^ZV xBQKg  
鼓听得通报,即刻坐堂审了口供,将三个强盗收监,即差四班头役分头去拿伙党, w%$n)7<*  
因差小的来请老爷。”刘云道:“难得你老爷如此用心。”来役道:“不瞒老爷说, f8n'9HOw>  
如今这沿江地方盗贼甚多,邻县也曾有人拿获了贼盗的,及解到衙门,多被官府冒 Kzmgy14o  
了功去,因此人心不服。小的本官却不是那样人,是最秉公的。”一路说着话,已 A/.cNen  
进了县城。 $~j]/U  
    将到衙前,这来役先跑去通禀。进得头门,仪门早开。轿子才进仪门,早听得 9f V57  
里边点响。这成县尊已迎出堂来,两人即便下轿。成公见他二人一般素服,遂一同 ]l\J"*"aB  
打恭让进内衙。刘云先与成公叙过同寅礼,即指着殷勇道:“这是舍表弟,因契阔 AvwX 2?tc  
多年,骤难认知,及叙起方知,不料在此处相逢,又救了弟一场大祸。”成公道: >97V2W  
“昨夜乡地等来报,只说是一位过路客商,不想却是令表弟,一发难得。”随施礼 0h5T&U]${Y  
就坐。成公道:“殷兄才勇过人,自然是武库名贤了。”刘云道:“舍表弟以家计 {!<zk+h$  
之累,随叔贸易,未能进取功名。”成公道:“殷兄豪杰之士,岂可久屈商贾?此 |{Oe&j3|  
时正是用人之际,以如此胆勇,何愁不见功立业?今与弟境内除此大害,自当一边 \`x$@s?  
保举。只恐殷兄不屑小就,但建功立业也须由卑而升。”因对刘云道:“小弟昨夜 j]YS(Y@AY  
接着尊刺,即刻问供,已将同伙招出,尚有逃者十名,内有几名籍隶邻封。据那小 l(*`,-pv:  
张三供招,系是邻境甚么青草蛇江六纠合来的。因连夜备了移文,差役即刻前往知 A+_361KH  
会协同拿捉,限两日内回话。在本境的限今日午堂带到,倘不能齐获,当先将现在 @cRR  
盗犯定拟招解。今欲先具一通禀,声明事主并拿盗之人不能久候缘由,然后由府招 `)~]3zmG  
解上去。此是立结之犯,十天内便可先结。敢屈二位在敝署相叙数天,俟招解转时, %cO^:  
方可尊便。不然上台若要见二位时,弟亦不敢擅主。”刘云道:“老寅翁所见周详, ej,)< *  
敢不从命?舍表弟倘蒙荐举,自当报效。”三人茶罢,就请到书房。早饭毕,彼此 Tbp;xv_qo  
谈论江晋两省的民风土俗。 ;kI)j ?  
    叙话间,见外边传梆来报:“昨夜被打落水身死不知姓名盗犯一名,首现今飘 %K+hG=3O  
起。”成公即细问殷勇昨夜如何拿捉情形,明日好叙亲供附卷。殷勇道:“是夜闻 Qn|8Ic` *  
声往救,见船上、岸上共有十数个强盗明火执仗,因纵身上船,锏打脚踢两盗下水, BQ<\[H;  
当就水中拿住一个,这一个不知死活。只须押着一盗前去看验,他自然认识。”成 ~(^pGL3<  
公道:“是。”即刻委了典史带同捕快,押着小张三前去看验明白回话。 1=5HQ~|[TO  
     bcvm]aPu  
}aVzr}!  
boCi*]  
%qo.n v  
Yb`b /BMR  
    当日将及午时,又拿到逸盗四名:洪三、马大、孛标、刁积四名。少刻,典史 =y@0i l+V  
回来禀明,验得该盗肩脊打折,落水身死。据小张三认识,系是青草蛇江六。当下 o!~XYEXvUa  
成公即刻坐堂审问,四盗招供画一,着牢固监禁,随取具岸邻证见、乡地人等,实 i~v[3e9y7  
系强盗勾结,只等邻封人犯拿到即便招解;又吩咐地方将江六尸首掩埋乱冢,发放 .'H$|"( v  
毕,退堂与刘云叙述。刘云见成公办事英决,甚为钦敬,午饭后即欲告辞回船等候。 Z8ivw\|M8  
成公执意不肯,道:“天各一方,幸得相叙,正要借此领教数天,岂可言别?且有 #W8?E_iu  
事相商往返亦觉不便。”刘云见成公如此用情,因吩咐昨夜来的这个家人回船看守, oGI'a:iff  
并吩咐送食物到店中去与二相公用,家人领命而去。 (=WYi~2v  
    此时,成公即取出禀稿请刘云观看:上面先叙获盗情由,后面极叙殷勇人品胆 "PN4{"`V  
勇,并仰体各宪爱惜人材至意,不敢不叙功保举,并声明事主不能等候,因取亲供 v9 /37AU  
附卷代质,俟拿获邻境逸盗即日招解缘由备细叙述。刘云看罢道:“简切详明,不 Zon7G6s9`  
能增减一字。舍表弟承老寅翁抬爱,倘得进步,不但身受者终身感戴,即弟亦拜惠 q\jq9)  
不浅。”成公道:“这也是因公起见,非弟私意。”是夜宾主三人饮酒谈心,情甚 !@ P{s'<:  
相洽。 ir\)Hz2P  
    次日一早,将各宪禀帖先发。是晚,差往邻封人役俱回,带有回文。成公拆看, `{yI| Wf  
却是:“移覆盗犯江六系是孤身,并无妻小,又无一定住居,现今在逃。其余逸盗 N;}X$b5Y @  
因江六未获,不知姓名住址,无从查拿。俟拿获江六到案,即严刑究出同伙,拿获 EUgKJ=jw  
另解”云云。——原来这江六就是谋害殷勇母亲的混江鳅江七的哥子。他弟兄几个 3a U4Z|f~  
都是盗贼,先防事发株连,故四散分居,踪迹莫定,且又勾连倭寇赵天王,暗吃海 "18cD5-#  
俸,作内地奸细,一发肆恶无忌。却不道天理难容,这江六已先表在殷勇铁锏之下。 gKWUHlQY  
那江二、江四早已去投奔汪直做了头目。他娘已死。这江五、江七知道江六事发, 6mIRa(6V  
恐有连累,带了郎氏,三人扮作洋客,连夜投奔倭首赴天王去了。这是后话慢提。 iE ,"YCK  
当时成公看回文对刘云道:“眼见江六已死,无从追究。”刘云道:“死了江六, iYr*0:M  
却是那几个的造化。”当晚成公吩咐刑书照供叙稿,以上船者为首、在岸者为从, ;T>.  
首盗江六已死勿论。又与刘、殷二人各叙了一纸亲供务卷,连夜备成文案。次日早 gJOD+~  
堂,遴选干役二十名,委典史押解这七名大盗赴应天府来。 )6U^!95  
    原来由县到省水陆只有数十里,半日便到。且不说这边成公款待刘、殷二位, }Q;^C  
且说该典史押解这干盗犯到府,当晚收监。这府尊已见过通禀,备知细底,即于次 2-@z-XKn  
日早堂复审各盗口供,与原详画一,当即备文转解按察司衙门,并一面申报巡道。 na] 9-~4  
    且说这南直操江察院原与总制同驻应天省城,其时因倭寇肆扰太仓、苏、松一 nM H:7[x3  
带地方,制宪请旨,移驻苏城经理,省城只有操江驻节。这操江察院姓程双名宏达, 8:"s3xaO3  
原籍河南,系现任东阁大学士程公子,为官风厉,品望非常。这日看了江浦县的通 .-.b:gdO(  
禀,因想这一人能擒数盗,必有非常技勇,因即令金牌行县饬知:“事主既系丁艰 opon "{  
职官,取有亲供,不必到案。该员表亲殷勇,着即日送辕验看,毋违。” sn yA  
    这日成公接着宪牌,知是大宪美意,不敢怠慢,随着家人送殷勇到省。其时正 *xDV8iu_  
值本府转解到司,遂先在司前听候。这日臬司晚堂审理此案,先叫一干邻证乡地保 /D;cm  
等问过情形,即传殷勇看问。这桌宪见了殷勇一表人材心下甚喜,因问了这获道始 Hh &s.ja  
未情由,笑道:“原来你就是本省人,如何与刘知县又是表亲?”殷勇回说:“原 1b8}TG2  
是两姨弟兄,只因隔了省分,虽知道他在山西做官,却多年不会,一时不能认识, x6 h53R  
及至说起才知。”臬宪道:“这也难得。”因奖赏了几句道:“此番送你到院,必 Ol*|J  
有遭际。”殷勇谢了出来,随带各盗逐一问供,俱与原详无异,发下收监。 [ejl #'*5  
    次日,由司解院。这是钦差衙门,非同小可,三通吹打,放炮开门。官吏人等 5} 1qo7;  
整肃伺候,听得里边排衙点鼓升座,巡捕官传出,先带邻证地保等,问了出来,随 OCI{)r<O2m  
传殷勇进去。程公在座看殷勇时,生得七尺以上身材,二十上下年纪,豹头燕颔, Hu$JCB-%  
一貌堂堂,心中大喜。暗想:若非此人,那得力获数盗?因和颜霁色细细问了一番。 UymhBh  
殷勇声如洪钟,朗朗答应。程公道:“你虽与刘知县是姨表弟兄,但你籍隶丹徒, mcSZ1d~,(  
本院如今保举你做一个把总,俟有功之日再行升赏,你意下如何?”殷勇叩谢道: lK #~lC  
“这是大老爷恩典栽培,怎敢有违?”程公道:“你且在此暂候,待本院移会制宪 *wK7qS~VB2  
公同录用。”殷勇因禀道:“蒙大老爷宏恩,即当在此伺候。只为家中有老年叔婶 C'CdVDm X  
不知此事,求大老爷给假半月,回家禀明,即到辕伺候。”程公道:“这却应当, K9f7,/  
准你半月,不可过限。”又道:“你且等候,本院给你一角牌文带回江浦县,在该 @awN*mO  
县库中取给官赏银三百两,准于公项报销。”殷勇禀道:“已蒙大老爷洪恩超拔, p&ml$N9fd  
不敢再领赏银。乞留县库,另赏有功。”程公道:“这是你分内应得,正好拿去办 /R44x\nhr  
理军装,不必推却。”殷勇叩谢了出来,只听里边雷声一般喝带首盗。小张三,马 BnLWC  
大等逐一推问,悉照原供无异,即日发回臬司,仍饬各县镇密缉盗五名,务获解报, Zu/}TS9bi  
一面关移总制不提。 bLysUj5[5  
    且说这殷勇出来,地邻人等都来道喜。少刻,这些传宣、巡捕、听事,旗牌等 9s-op:5  
官都来认识殷勇,各各道喜,甚是热闹。过了一回,只见内巡捕赍了一角公文出来, # Pulbk8  
交给殷勇带回江浦县当堂开拆。殷勇谢过差官,领了牌文,随同一行地邻人等回江 nL+*-R!R  
浦县来。此时成公的家人早已赶回县衙通报一切。 @xJ qG"  
    次日辰牌时分,殷勇到了县前,人役即忙通报。成公一直接出堂来,十分欢喜, fv !l{  
携手而进。正是: F_!6C-z  
(| Am  
    一朝龙虎风云会,方显英雄志量高。 MC/$:PV  
je.jui"  
    不知殷勇如何回家?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