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98阅读
  • 51回复

雪月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5-12-06
第二十回 殷壮士立功辞叔婶 程察院破格重英雄 "ScY'<  
+RD{<~i  
    却说成公接进殷勇,到书房与刘云相见。殷勇遂拜谢成公举荐,成公道:“以 2aW"t.[j  
兄的本领,谁不青眼?昨日家人回来,知大宪深加奖赏。将来万里云程从此发轫, pkEqd"G  
但愿得与兄共事一方,弟亦叨庇不浅。”因着家人取出元宝八锭,对殷勇道:“此 Y,C3E>}Dq  
三百金是官项。这百金是弟少申薄敬,望乞笑纳。”殷勇道:“大宪虽然要践前言, A!j6JY.w  
实非治晚本意,恳将此项留赏有功。这盛情亦断不敢领。”成公笑道:“这是官给 1]vrpJw  
开报之项,并非私物,若殷兄不受,难道叫弟干没入己不成?殷兄竟不须推让。这 vo_m$/O  
百金原不足言酬,不过少表微意,若是见却,弟反增惭愧了。”刘云见他二人彼此 f._FwD  
推让,因对殷通道:“闻吾弟领有宪檄,若果系官给,成寅翁亦决不肯存留,吾弟 hC[MYAaF  
竟从直收下。”因对成公道:“老寅翁的盛情,舍表弟自然断不敢领的了。”殷勇 (bk~,n_  
因在怀中取出察院公文递与成公观看。成公道:“弟已早知,不必再看,明日即当 tU02t#8  
照牌申覆。”殷勇见如此说,只得将银收下,成公不由分说,将自己的两锭一并交 .FS`Fh;  
与刘云家人收去。殷勇见情不可却,只得拜领。成公大喜道:“兄台既有限期,不 ` gIlS^Q  
敢久留。今日草酌,尽此一日之欢,又当送行。明日起程回府,数日后再图相聚。” jFBLElE  
当日三人谈心畅饮,情意交孚。成公道:“我三人籍隶三省,又都连界。你二位虽 V#:`:-$$+  
是至亲却多年不会,一朝相聚,缘分不小。将来或得与二位同事一方,亦不可定。 Z }(,OZh  
今日我三人当效桃园故事结一患难之交,以为如何?”刘云道:“弟实有此意,恐 X p4x:N  
老寅翁有所不屑,今既承不弃,实获我心。”因各叙年齿。成公三十有八,大刘云 (,~gY=E+  
四岁,做了长兄,殷勇不必说是三弟了。成公道:“我们结义,赤心如一,不必效 WyH2` xxX  
世俗的献祝,明晨对天八拜,倘有负心,神人共殛。”刘、殷二人大喜,道:“兄 ]YcM45xg  
长所极是。”当日共饮至二更后方散。 <`8l8cL  
    次日凌晨起来,盥洗毕,在庭前设案,焚起一炉沉檀,三人对天结拜毕,就如 ~3bn?'`  
亲弟兄一般,再无半点客套。殷勇对成公道:“弟有一事,今当禀知大哥。”成公 _:4n&1{.E  
道:“贤弟有何事故?”殷勇遂将母、妹被溺情由说知:“现今小妹尚无下落,已 _+ z5~6>  
在六合、上元两县具呈恳缉,至今并无踪迹,务恳大哥于拿获盗贼之中留心查问, ,#Y>nP0  
倘得凶徒下落,死生衔感不尽。”成公道:“原来吾弟有这件伤心之事,只是当时 @ %LrpD  
不知船户姓名,若是遭风被溺,令妹岂有竟无下落之理?其中必有缘故。愚兄当随 %<cfjo  
时察访,倘有消息,即当通知。” wGfU@!m  
    当日早饭后,殷勇即拜别起身。成公道:“我却不留贤弟,你须速去速来,不 RL =  
要过限,有负上台好意,我留住二弟在此候你到来,送你见了上台,有了着落地方, q$>/~aVM  
好叫他放心回去。”刘云见说,也就不忍言别,因对殷勇道:“吾弟速回,倘得早 g8<Ja(J  
到几天更好。”殷勇道:“上台虽准假半月,我计程不出十天便可到此。但有一小 m0XdIC]s  
事,尚须兄长为我措办。”成公道:“何事?”殷勇道:“明日去见大院,不便如 =&kd|o/i  
此装束,必得制几件合式的衣服。”小弟家间一时不能措办,须得兄长这里与我一 eiiI Wr_7  
做。成公笑对刘云道:“早是我两个已计算及此,如今现叫裁工制作,五七日内便 OPYl#3I  
好齐全。贤弟只顾放心,来时包管合式。”殷勇道:“二位兄长真是无微不照。” ;QRnZqSv  
当时家人过来回说:“牲口都已齐备了。”刘云即叫家人将行李取出,殷勇对成公 XN*?<s3  
道:“兄长与我留下一半,打换碎银,以便将来衙门一切使用,弟只带一半便了。” W .B>"u  
当下别了成、刘二兄,家人跟随上马。 dBB;dN  
    不及一个时辰,到了凉山周店,与兄弟殷富说了备细,大家欢喜,就要作辞店 %lr<;   
主起身回家。这周店主还要邀镇上人家酬谢饯行,殷勇道:“极承盛情,我已心领。 500qg({2]  
如今系是官身,立有期限,不敢迟误。将来我兄弟到府时,诸凡仰仗照管,就感激 ,>DaS(  
不尽了。”店主道:“这个不消吩咐,明朝老兄若恭喜到这里来做官,我们俱叨庇 :4{;^|RgU  
不浅。”当下弟兄收拾行李,店主人必要留住午饭并管待成公家人。殷勇赏了他一 *kI1NchF  
两银子,又雇了一人,拉着这匹空马,跟送家丁回县不提。 \"E-z.wW=  
    他弟兄二人辞谢了周店主,叫了一个便船,迅速赶行。至次日午前,已到京口。 HMUn+kk+  
回家同拜见了叔婶。此时殷俭亦已强壮,看见他弟兄回来,两老口欢喜道:“你们 }v'jFIkhI  
怎么就去了这好几日?”殷勇即将前事一一禀说。”殷俭大喜道:“我们这里前日 P|"U  
也听得传言有这件事,却说是个过路客人拿住了强盗解官请赏,原来就是你!你从 0]dL;~0y.  
前原说要去投充勇壮立取功名,如今却不用投充,已遂了你的志愿。将来若再有个 @"*8nV#  
升迁,也与你父母争气不小。”殷勇在行囊内取出四个元宝交与叔婶收用,又将帐 +L4_]  
目一一指对清楚。殷俭道:“你如今在本省做了官,又与那县里大爷结拜了弟兄, * i[^-  
你兄弟出去再没有人敢欺侮他了。但是这宗银子你还要到衙门去使用,还得做几件 v)(tB7&`=  
本等服色,如何不带了去反留在家里搁着?如今你也正婚取的时候,我虽一向留心, F`9;s@V*  
总不曾寻着一个门当户对的。这番你去,有了地方便寄信回来。我一面与你打听一 h(hb?f@1:  
头好亲事,好送到任上去与你完姻。”殷勇道:“衙门使用,侄儿自有。衣冠等件, iYj+NL  
已承两位义兄与我制办。婚姻事叔叔且慢料理。不必性急。还不知将来是何光景, F kas*79  
且待侄儿有了地方再作理会。只是此时不能耽待,明日就要拜别起身。母亲棺木暂 Dqu1!f  
厝江寺,不能前去祭奠,虽然没有风雨浸淋,还得叔叔或兄弟常去照料照料。”殷 `zAo IQ  
俭道:“这个不须你记念,你去后我就亲自去代你祷告祷告,也叫你母亲在地下欢 >4=sEj  
喜。”当时亲丁四口欢天喜地叙了半日的话,吃了半夜的酒,才各安歇。 68R[Lc9q5  
     YS k,kU  
Q$G!-y+"i  
(F~i  
GUE 3|  
#g\O*oYaw  
    次日早晨,一家儿起来收拾,吃了早饭,殷勇拜别叔婶就要起身。方式千叮万 TB\#frG  
嘱:“侄儿有了地方,即速寄个信来,免得我两老口悬念。”殷勇应诺。当下雇人 s"?Z jV)`  
挑了行李,殷富随送到大码头,雇了一个便船。殷勇又吩咐了兄弟些家常要紧的话, [KMW *pA7  
分手而别。 |N/Grk4  
    不说殷富回家。且说殷勇开船,却值风色不顺,又是上水,当晚歇了青山。次 i#]}k  
日傍晚,才到浦江口,上岸投了客店过宿。次早,雇牲口驮了行李,取路投江浦县 sh;DCd  
来。 d1CQ;,Df<  
    这日到得县中,已是傍午时候。值堂吏往宅门传报,里边开了暖阁请进,却是 TL u+5f  
成公的堂侄成友德迎到书房中,因说:“家叔奉委,与六合县会同踏勘地界去了。 RZMR2fP%  
刘二叔亦于昨晚回舟照料,说今日午间必到。家叔吩咐小侄说,殷叔到来,诸凡俱 a+mrsyM  
已齐备,已派定家人成信跟随上省,待殷叔恭喜了地方,才着他回来报信,不必等 j_3`J8WwF  
待家叔回来。殷叔今日见过刘二叔,明日便好上省。”殷勇道:“最好,只是要你 %6.WGuO  
叔父过于费心了。”成友德道:“冠服等件,俱已制就。”因叫家人搬出,“请试 8IkmFXj  
一试身材,不知可合式么?”当下殷勇看见各色冠服袍带俱系新制,身材亦甚合式, s*Nb=v.e9  
心下甚喜,因说:“不知用了多少价值?老侄谅必知道,就与我在存银内扣除。” $cW t^B'  
成友德笑道:“家叔说过,殷叔所存银两俱换成一两一绽的,并有些碎银,好另外 )@ofczl6  
使用,到时一并交付。这袍服家叔没有开帐,只说到日后再说。”当时即将银两一 +_L]d6  
并交明,殷勇却不好再说扣除的话了,遂将物件逐一收拾停当。 -u(,*9]cJ*  
    到了午饭后刘云才到,见了殷勇道:“贤弟果然来得恁快。”殷勇道:“幸喜 |{Ex)hkw  
叔婶无恙,因得早来。”刘云道:“昨天大哥已说过不必等候,贤弟明日就到省。 0zA;%oP  
待你有了着落地方,我也就好放心起身了。”当日成友德备了一桌齐整酒席,晚间 kc0MQ TJU  
与殷叔钱行, 弟兄叔侄同饮至二更后才罢。 刘云仍与殷勇在书房安歇。刘云道: zt: !hM/Vt  
“兄弟初入官场,诸凡须要谨慎,此去若分防在个要紧去处,须昼夜提防,不可不 Cyd/HTNh<  
懈。那倭奴肆横已极,官兵多有畏怯。且闻内地有奸细暗通线索,此事深为可虑。 >STthPO  
兄弟到那里,当审时度势,千万不可恃勇轻率。亲随伴当也要察他邪正,恩威并用 {o5|(^l  
才是。武官虽无牧民之责,但朝廷设兵原以卫民,贤弟须要文武和衷,戢兵保民为 A|8"}Hm  
要。”殷勇一一领诺。刘云又道:“此去分发地方,尚不知繁简远近。一应用度, gLX<> |)*  
不比州县官有人公应,必须自己部署。若是得功保题,还要一切使用。我已留下几 %PYO9:n  
两银子在成大哥处,要时只顾到这里来取,倘或不敷,成大哥自能设凑。”殷勇道: %3a-@!|1<  
“哥哥也太为兄弟用心了。前程之事,正如黑漆,不知将来是何光景,只据这个微 !d N[9}  
未前程,要得多少用度?况兄弟又无家小,一人一口,有这二百金亦尽可过日。兄 XYo,5-  
长亦有限的宦囊,我曾听三哥说,家中伯母已逾六旬,又无多余的田产,尽数带回 v1:.t  
以供甘旨才是。况如今兄长回去又非往时可比,外边应酬须增数倍,正恐用度不给, BmX'%5ho  
何必为弟踌躇到此?”刘云道:“兄弟所言虽是,但愚兄素常省俭,不滥交接。此 EwPrh  
番回去,除开吊行殡,事毕即闭门谢客,甘旨之供,尽足有余。若说这点宦囊,若 Ixxs(  
无贤弟,莫说罄尽无存,连性命亦难存保。今日我与你既成骨肉弟兄,也不说这样 8oX1 F(R  
报德不报德的话,但也要叫为兄的心上过得去才好。况我所分无多,只有三百金存 c-$rB_t+  
此,以备日后升迁之用。倘有不敷,成大哥自能凑办。他日兄弟有余,为兄的多用 QEJu.o  
你些也何妨。”殷勇听了,也不敢再辞,因道:“三哥此时谅已过去了,兄长回去 oywiX@]~7  
代弟与伯母请安,并与三哥说知不能等候的缘故。” `:C1Wo^<  
    二人叙话直到五鼓,略睡了片时,已是黎明。殷勇才待起身,成友德已推门进 I$"Z\c8;  
来,道:“二位老叔,昨夜说到几时才睡?我如今来催殷叔起身了。”殷勇笑道: Be{@ L  
“昨夜睡时已交五鼓了。”当时二人一齐起来。盥洗后早饭已齐,饭毕,成友德道: !8p>4|VM  
“牲口船只俱已备齐,成信跟随三叔到省伺候,恭喜得了地方着他即速回来通报, 0/~p1SSun  
好送刘叔起身。”殷勇道:“承贤叔侄十分相爱,我也不敢套谢。令叔回来时,与 m& AbH&;  
我致意不及面辞了。”成友德又道:“刘二叔有三百金在此,殷叔带去不带去?” N_D=j 6B  
殷勇道:“存留在此,要用时来取。”当下辞谢了成友德,又与刘云拜别,只为义 djf8FNnn  
重情深,不禁英雄泪落。当下俱从宅门送出大堂,看着殷勇上了马,家人成信牵马 Q]/g=Nn ^~  
搭上行李,跟随去了。 Pd:tRY+t/  
    按下刘、成叔侄这边。且说殷勇这日傍晚,赶进了省城,成信即引到成公素常 ld~*w  
所寓的公馆住下。次日一早,换了冠服,备了手本履历,选往两司付总衙门禀到, uN9.U  _  
后即赴察院。此时二鼓已过,殷勇到巡捕厅来与值日巡捕官施礼毕,即烦传禀。原 am WIA`n=  
来程公早已吩咐该巡捕,如殷勇到时,不拘早晚随时传禀,因此那官儿不敢迟慢, %}~Ncn_r  
即刻传梆通报。少刻,里面吩咐出来,院爷着他进见。殷勇即进了宅门,与堂官施 {,m W7  
礼毕,跟随缓步进来。过了一带穿堂,就是二堂,左侧东角门内便是书厅。那堂官 UG9 Ha  
领殷勇进了东角门,早见程公在书厅门口站立,见了殷勇,满面堆下笑来,殷勇趋 <[GkhPfZ  
进厅门即行参叩,程公受了两叩后即用手扶起,道:“这是私见,不必如此。限你 ',p`B-dw  
半个月,为何十天就到?”殷勇禀道:“大老爷格外鸿恩,敢不仰体?因家中叔婶 poYO  
无恙,禀过后即来复命。”程公道:“前日江浦县申文到来,说三百两官银已全给 ~sSlfQWMzy  
你了么?”殷勇道:“这是大老爷恩施,本县已照数全给,格外又送了百金盘费。” 8`*Wl;9u  
程公笑道:“他是个清廉县令,竟有百金赠你,也算破格。但是他地方有此江洋大 wTGH5}QZ+  
盗拿获不着,参罚也就不小了。前日我将你移会了制宪,回文转来,要讨你去差遣 wvum7K{tI  
委用。你随处俱可立功,明日我与你一角公文,内中另有书函荐你。你去投见,必 %:2<'s2Si  
有重用。但你初历仕途,诸凡必须谨慎,不可自恃勇力,临事急躁,须知彼知己, 00 Qn1  
计出万全。这制宪性情最急,御下最严,应对之间须要检点,作事须要三思,切记 ?r"'JO.w  
不可任性。”殷勇叩谢道:“大老爷天高地厚之恩,训诲之言,当铭心版。”程公 y -j3d)T  
吩咐堂官陪他酒饭,又道:“今日有了公文你即速前往,不必再来禀辞。”这是程 M8 oCh  
公格外的恩宠。这堂官见上面如此看待,也就与殷勇诸事周旋,陪待酒饭后,代禀 I^>m-M.  
谢了。 3T)GUzt`  
    殷勇即辞谢堂官出来,到了官厅内。这些辕门上的官儿也都分外恭敬。不及一 6(1xU\x  
个时辰,里面值堂官赍着一角公文出来,外火票一张,交与殷勇道:“大老爷吩咐, sU>!sxW  
叫你即日起身。这火票是恐你于路迟谈,因给你在本汛支应塘马二匹,逐汛更替, Z Z1s}TG  
计四日可到苏城,叫你不必再禀辞了。”殷勇接了文票,不敢迟延,即谢别了众官 C:C9swik"5  
回到寓所,一面着成信赍了火票到坐汛守府处挂号,支领营马,一面收拾行李,俟 mi~ BdBv  
马匹一到,即刻起身,无分星夜,兼程而进。正是: $"Oy }  
rN|c0N  
    欲将忠义酬恩宪,宁忍蒸黎遭逆倭。 nLq7J:  
Y_`D5c:  
    不知殷勇如何去见总制?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5-12-07
第二十一回  识英雄海疆当险要  遇弟妹湖畔诉衷情 rz }l<t~H  
L%K_.!d^  
    却说殷勇感程公知遇之恩,不敢迟延,昼夜兼程,逐塘更换马匹,有了操江火 Ac!&j=ZE  
票,并无阻滞,第三日傍晚即到了苏省,就在制宪衙门左近觅一寓所住下,整顿冠 UiK+c30FU  
服。此时因未曾受职,只以武士装束。收拾一切停当,只等次日投文参见。 a0?iR5\  
    且说这总制黄公讳炯,表字宪南,北直顺天府人氏。为人端直,不喜阿谀,只 6t_ 3%{  
是性情刚愎、御下极严,未免多招尤怨。由都御史总制江南,与操江程公寅好甚笃, )l!J$X+R  
惟兄侯巡按行止乖张大不快意,几番欲动弹章,却是程公再三劝阻,说他恃有内援, >J^7}J  
况限满即去且不必与他计较,因此黄总制只得忍耐。那侯子杰也知道黄公气色不足 < v|%K.yd  
于己,遂托故往庐凤、淮扬一带巡视去了。后因倭奴作乱,黄、程两公商议连名具 '[>\N4WD  
疏,请将总制移驻苏城弹压,并请招募民间勇壮,计功升赏等情奏闻。奉旨交阁部 V*6l6-y~Ih  
会议,后蒙议覆,大概云:倭寇连年肆扰各处,沿海地方不能宁谧,必得非常之人 FX%t  
歼除此寇。恐民间有智勇足备者,僻居草野,不能上达,实为可惜。自古立贤无方, `+roQX.p  
可否着山东、江、浙、闽、粤沿海各省督抚、操江衙门,准其招募勇壮,另立一营 Wu4ot0SZ  
交与各该督抚总操管理,果有英材,计功优叙。并请颁给总督、总制衙门空头扎付 K'x4l,rq  
各五十道,自守备以下等弁,许便宜补用:凡巡抚操江衙门招募者,仍移送总督、 4avc=Y5  
总制衙门验实给扎,分发委用;如无督制兼理者,许该巡抚、操江按名造册,报部 }g>kpa0c  
给扎委用,俱不得滥行填补。倘有冒功徇私等弊察出,将各该管官照彻庇律革职。 L=RGL+f1 _  
如此则抱负者不致沉埋,滥冒者亦可杜绝,庶真才迭出,积寇歼除,伏乞圣恩俯准 wX0l?xdI  
云云。奉旨依议。这却大半是内阁程公之力。凡沿海各省督抚制操衙门俱照例遵行, I^G^J M!  
内中虽也遴选了几个真实本领的人,却也便宜了许多纨绔子弟。这操江是分节巡狩 Uyk,.*8"  
衙门,因许一例招募,凡有投充之人,验看的实,填了姓名、籍贯、年貌清册,仍 uv]{1S{tb  
移会制宪复验,然后给扎分发委用。这殷勇是程公心上最得意的人,原要自己委用, 3vW4<:Lgy  
不意黄总制为倭奴猖獗巴不得要招几个胆勇出众的人,以收指臂之效。今看见程公 ?djQZ *  
移文书扎上说得殷勇胆量十分出众,如何不喜?因必欲向程公讨来亲验委用。程公 cb$-6ZE/  
亦为么事起见不好推辞,只得将殷勇送去,又吩咐他许多要话,还恐制台不肯重委, )Gk`[*q ;  
又写一封切实书函保举。你想一个白身人得大宪垂青,又兼自己本领出众,那怕不 eQDX:b  
成就了功业?这闲话慢表。 HM9fjl[  
    且说殷勇到了次日早晨,整顿衣冠,赍了察院公文,竟到辕门上来。此时尚未 ~AB*]Us  
二鼓,见有许多文武官员伺候禀见。殷勇寻着了巡捕官,施礼叙了来历。那巡捕见 z@ 35NZn  
是操江衙门到来投文的,不敢轻慢,道:“兄台且在这里少坐,待各官禀见后,与  |a^U]  
你投文。这忙乱之际,恐有差误。”殷勇道谢了,就在巡捕厅内坐候。 @~td`Z?1 y  
    少刻,只听三通鼓乐已毕,放炮开门。大小文武官员照例禀见。先是司道大员 :iWS\G^ U  
到后堂会话出来。然后府厅州县副参游守等官禀见。此时因倭寇肆扰军务倥偬,也 Cizvw'XDV  
有传进说话的,也有不见的,纷纷不一。直到已牌以后,各官才散。殷勇即将公文 k*rZ*sSp  
烦巡捕官递进。未及片时,只听得里面吩咐值堂官:“着来差进见!”殷勇即跟着 Xl7aGlH  
内巡捕打从角门进去。对得二堂,只见上面虎皮交椅上坐着黄总制,生得面如满月, wm{3&m  
一部长髯,猩袍玉带,甚是威严。殷勇上前参叩毕,起来躬身站在一旁。黄总制见 X[s8X!#  
了殷勇这表人物先自欢喜,且又有程公保举之书,已有心重用,因问了一遍当日获 Yb i%od&  
盗的情节。殷勇不慌不忙,朗朗的对答。原来制宪自招募以来投充者不少,大约其 P7ph}mB  
中有一半是情分荐举的,不过射得几枝箭,使得几路刀棍,不是人材不限便是膂力 N"/-0(9[  
平常,并无出色人物。今日见了殷勇真才实学,如何不喜?暗想,若非此人,如何 ZvYLL{>}w  
能力敌众盗?胆量勇力,不问可知,因道:“这里现今沿海一带地方倭寇出没无常, Z3k(P  
肆行劫掠。本院招募日久,并无一个捍御之材。如今都宪举荐你有十分本领,现在 M :3u@06a  
有一个最紧要的去处委你去把守,你敢去么?”殷勇跪禀道:“大老爷不弃鄙劣施 ZcuA6#3B  
恩委用,愿图竭力报效,岂敢有违钧旨?”黄总制大喜道:“有材技者,必有胆量。” *lef=:&,,  
随令值堂官吏取一道空头扎付当案填了殷勇姓名、 籍贯、 年貌,给与殷勇,道: 2+Px'U\  
“本院如今且填你做一个把总,却委你去署留河守备的事,这是太仓、崇明等处最 1 T130L  
要紧的海口,那倭寇时常出没的去处,你须用心守。若有功劳,即行升赏。”又拿 v(OBXa9  
库内取出一副盔甲赏他。殷勇一并叩谢了。才侧身出来,未及数步,黄总制又叫上 rbT)=-(  
去吩咐道:“那个海口非同小可,从前往往失事。你去须要不分昼夜上紧提防。你 >:=|L%]s;\  
本管游击驻扎太仓,也是个要地。恐仓卒有事一时救应不及,我与你令箭一枝,倘 t>B^q3\q?  
有紧急,一面飞报本院,一面许你在本营各汛调兵接应。倘有疏虞,不但你自身军 d2X[(3  
法不贷,且辜负都宪与本字重委之意。你须刻刻在心,勉图上进。我看你汉仗膂力 ~f|Z%&l|  
胆勇俱有,但你初登仕版,这弓马武艺未必精熟。若只恃勇力,便非为将之道。你 HxK$4I`  
须上紧演习武艺、讲究战阵,不可一刻苟安!”殷勇叩谢道:“大老爷恩训,当刻 4eVI},  
刻在心。”黄公随取给令箭一枝,着即刻起身赴留河防守,替回那防地备别有差委: QD{:vG g  
“待平静之日,再去见你本游击不迟。”殷勇领了令箭即叩辞出来。所赐盔甲已有 c*\<,n_  
人搬送寓所,因复到巡捕厅来辞谢。这些辕门上都守、千把等官都来道喜。不一时, oFg5aey4  
值堂官赍出一张委牌带封套交与殷勇,系委署留河守备印务,着即刻起身无误。众 (J:dK=O@Z  
官道:“这是大老爷格外的恩典,老寅兄不要轻看了。”殷勇谢别众官回到寓所, Uv?'m&_  
当下就有同寅官荐来伺候的人,殷勇俱各留下,见上台如此垂青,又闻留河地方紧 :jNYP{Br  
要,不敢少怠,当即吩咐成信道:“我这边的事你已尽知,可即日回县报与两位老 o 5Zyh26  
爷知道,我也不及写书。”因取了四锭小银与他作盘费,成信当下叩谢去了。殷勇 mVf.sA8  
就着从人收拾衣甲头盔行李,有了制宪令箭便即日驰汛前往留河署事不提。 sWxK~Yg  
     {g=b]yg\o  
 q6)N*?  
%F3}/2  
It\BbG=  
bXm :]?  
    且说成公自公出回署,知殷勇已经上省,因与刘云道:“三弟此去,不日即有 yI *M[0  
好音到来。”至第二日,却得了总制要去的信息,又闻给塘马星夜前往,二人计议: /o'oF  
此必因倭寇紧急之故,到时即有差委,只不知是何去处,算来总不出十天即有定局。 yCZ2^P!a  
原来成信也是星夜赶回,到第九日午后已回到县,进书房来禀了前后的话。二人大 EF0Pt  
喜,刘云又赏了他二两银子,因与成公道:“三弟蒙两位上台刮目,将来未可限量。 / O|Td'Z  
只不知那留河地方如何?”成公道:“若说那留河地方却是一个最险要的去处,从 s0_-1VU  
前胡只有一把总防守,后来因两番失事,才改了守备,添兵弹压。以三弟的本领镇 Mb2:'u [  
守,定当从此立功显达。”刘云道:“若论他的胆勇,实人所不及,所虑者是少年 ~.\73_M=A  
恃勇,急躁从事。兄长须随时打听,频寄音书,免弟挂念。弟明日就拜辞起身。” uzzWZ9Tv  
成公道:“贤弟为先人大事,已经耽搁有日,愚兄亦不敢再留。明日早饭后即送贤 Z`SWZ<  
弟起身。三弟那边我自理会,倘有要事当专差相闻。”当晚,弟兄二人直叙饮到更 Ti9:'I  
余,一同安寝。成公又吩咐家人连夜备席。 1{\,5U&  
    次日凌晨,起来盥洗后即摆上席来,成公叔侄各敬了刘云三杯。又共饮过数巡, & 8:iB {n  
刘云道:“此番别过兄长,后会未知何日,彼此须常通信息,以慰相思。”成公道: SS45<!i y  
“这不消说。若有要务,便当专差,寻常信息只用官封递到吉水县署转寄与贤弟, Vbqm]2o&  
但髯贤弟在本县关会他一声。”当下匆匆席毕。刘云已封了四两银子赏了书房伺候 K9z_=c+  
的家人,格外二两赏了厨役。成公却命侄子赍出二十四两一封奠仪来,道:“我也 b#\ k Z/W  
不送贤弟的程仪,这是代我与老伯灵前一觞之敬。”刘云不敢推辞,叩谢领了。外 ][$$  =  
边职事人役俱已吩咐齐备,成公必要亲送到船,刘云阻辞不住,别了友德,一同上 t"74HZO >  
轿起身。已牌时已到凉山,成公到船上又坐谈了一回,道:“贤弟途中保重,到家 K v>#  
后即与我一音。”刘云应诺,只为情深,不禁洒泪分手。 1nM?>j%k  
    刘云随送成公上了轿,看着导从去远才转身进舱,就吩咐鸣金开船,一路无话。 g8@i_  
不止一日,到了九江府,进得鄱是湖口。这日适遇大风骤起,白浪掀天,大小客船 Rn ^N+3o'M  
何止数十号,都收在套汊内避风。这风自辰牌时候发起,直到未未申初才渐渐矬下 ) W7H{#  
来,已是开船不得。 E*]L]vR  
    原来这日刘电的灵柩船亦在其内,你道为何如此凑巧?原来刘电自八月初一日 4SO{cs t  
在尚义村起程,中秋前两日到扬州,雇了一只大船,中舱安放灵柩,后面官舱留与 SaScP  
雪姐、梅嫂,刘电自在前舱安歇。因要送雪姐回家,故不走仪真,意出荻浦。这日 iTyApLV  
来到,把船泊在码头,刘电上岸来访问到许公家里,见大门上锁,因问看间壁周老 Yf9L~K  
人。这老者把许俊卿如何没了姑娘几次要寻短见,后来他舅子如何接了他回去同住, D~,R @7  
不多几时因他舅子的叔父选了江西大庚县的知县,举家同到任上去了的话,与刘电 gr7_oJ:R  
说了一遍。刘电听了,暗想:如此不凑巧!今既不得相分许么,也就不提送雪姐回 '{~ ej:  
家的事,遂别了周老人回舟,一一与雪姐说知。雪姐闻言,十分伤感,因道:“父 $+j )  
亲与母舅都挈家而去,无处可住,从前恩父原与我说,当同三哥回家,今日果然验。” t/ w>t! q  
刘电道:“如今妹子且安心同我回去,到家后即当专人送书往大庚县去通知许伯, |{(ynZ]R  
便可相会。只是从此回家路途尚远,还得梅嫂作伴同去才好,且到岑贤弟家再作计 pmZr<xs   
较。”梅氏道:“我到家与老头儿说一声,自然要送姑娘同去的。”刘电道:“甚 ] GJskBm  
好。”当下就叫开船,放到观音门来,访问到岑公子家。到得门前,见大门上封皮 |e!Sm{#!  
封锁吃了一惊,往问邻居说:“自岑公子与老夫人去后不多时,被侯巡按说他祖父 P;h/)-q8  
做官时有欠他官银八百两未珲,把他老家人岑忠逐出,将房屋官封变卖,到如今虽 cdk;HK_Ve.  
没人敢买,已是无人居住了。”又问岑忠下落,这邻人说:“他搬了家什箱笼出来, {jbOcx$t  
气出一场大病,亏得他兄弟来,搬他回湖州碧浪湖村家里养病去了。”刘电听了这 4W6gKY  
个信息,见两处俱无着落,心下好生动气,待要寄信往山东这途路中又无可托之人, e_7a9:2e  
看这邻居又是个少年人,难以相托,若不寄信又恐蒋公与岑弟悬望。左右思维,固 0jG8Gmh!  
想那个周老人是许公重托他的,却是个至诚长者,不若托他寄信,谅无差误。主意 F{v>   
定了,即辞别邻居回到船中,把这事说与梅嫂、雪姐得知。梅氏听了十分气苦,因 V9bn  
想:如今在途路之中,若回湖州路途又远,况这雪姑娘是老夫人再三托我陪伴的, b8@?fC+tm  
岂有半途抛撇之理?因道:“三相公也不用心焦,如今只要寄封信到山东去免得那 V(wm?Cc]  
里记挂。我情愿陪伴姑娘到吉水。待日后姑娘恭喜了,我再陪送姑娘回来,岂不是 &Zy%Zz  
好?”刘电听说大喜,道:“梅嫂说得极是。”当下即在舟中将两家情事备细写了 nOTe 3?i>  
一封书,封固停当,叫把船仍放顺荻浦来。幸喜相去只有二十来里江面,一时便到。 Fa0Fl}L  
刘电遂称了二两银子和书函包好,一直竟到周老人家里来。周老人一见便问:“客 SDu%rr7sQ  
人为何去而复返?”刘电道:“为有一件要紧事特地来拜烦。”因将书函取出道: %6Y\4Fe  
“这是一封紧要书信,外有盘费银二两,烦老丈觅一的当妥人寄往山东沂水县地方, 7Vo[zo  
封面上居址姓氏逐一写明,寄收到日再谢酒二两。那边与贵邻居许公有些瓜葛,因 \SooIEl@  
知许公与老丈又是紧邻至好,故敢奉托,千万不要迟误,日后小生还要到来奉谢。” H<Zs2DP`  
周老人道:“一封空信,有了这些盘费何愁不得寄到?只是老汉与许先生相好多年, rT'<6]`  
并不知他山东有甚么亲友。”刘电道:“只烦老丈把书函寄到,日后自然知道。” pAH 9  
周老人看了信面写得分明,因道:“刘客人放心,这封书包与你寄到。若有回书, (RLJ_M|;/b  
我存在这里候你就是了。”刘电打恭称谢,又再三叮嘱而别。彼此才放下了这条心。 7WN$ rl5/  
回到舟中与雪姐说知,当即开船前进,于路无话。这一日恰恰船到湖口,遇了风暴, \\,z[C  
也在套汊内避风。 Q)Zk UmW  
    及至风定,已是申牌时公,秋江易晚,不及开船。刘电吃毕饭上岸来闲步,见 6882:,q  
前面一只大船,桅上扯着“曲沃县正堂”的旗号,心中惊喜道:“莫不是哥哥也在 !;YQQ<D  
此?”因走到船边。却值老家人刘用走出舱来,一见刘电即叫道:“那不是三相公 JTg0T+  
来了!”刘云听得,急走出舱来。兄弟突然见面,悲喜交集。这刘电遂进舱来拜见 DqHVc)9  
了哥哥。刘云即问:“父亲棺木何在?如何此时才到这里?”刘电惊问道:“哥哥 E$[\Fk}S  
如何晓得我搬柩的事?”刘云道:“我本不知,因遇了殷家兄弟方才知道。”刘电 |8"~ou:.  
惊喜道:“可是殷勇兄弟么?”刘云道:“正是他。”刘电急问:“哥哥在何处与 R6Cm:4m}I  
他相会?”刘云道:“说来话长,且拜了父亲灵柩,慢慢再说。”刘电道:“船上 ~]/X,Cf  
还有一个义妹在那里,却就是殷勇兄弟的义妹。”刘云道:“这又奇了,殷家兄弟 C)z[Blt  
说他只有一个义妹, 已经同他母亲不在了, 如何还有他妹子在这里?”刘电道: 2a=WT`xf ?  
“这话说来一发长了,哥哥且过船拜了父亲灵柩,我们兄妹三人见面再叙。”此时 B@zJ\Ir[  
他弟兄两个心下都摸不着头脑。 kw-/h+lG  
    原来两船相离不远,刘电引哥子到了船中,刘云见了父亲灵柩,想起自己做了 BXfaqYb;Q  
官父亲不曾安享一日,不禁一阵伤心,扑翻身放声大恸。刘电、雪姐又一齐哭将起 0X0D8H(7Q  
来。邻邦船上尽都吃惊,问起缘由,才知道是个丁艰的官长在这里刚遇着了他父亲 =O;SXzgE  
的灵柩,因此伤恸,当时刘电劝住哥哥,暂且收泪与妹子相见。正是: vfv5ex(  
/J+)P<_A  
    泪从心窍流将出,喜自眉梢引上来。 Dgm%Ng  
1Q J$yr  
    不知他兄妹如何相叙,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5-12-08
第二十二回  识小妹征桌解离愁  得娇女慈帏添喜色  {7X#4o0  
8.?E[~  
    却说刘电劝住哥哥,拭泪同到后舱,却见雪姐一身孝服,哭泣未止,见刘云进  ]>Si0%  
来已知是做官的长兄,口称“哥哥”倒身下拜。刘云以小妹相见,只回了两礼,一 &[@\f^~  
同坐下。 梅氏过来叩头, 刘云抬身道:“你是客边,莫行此礼。”便问雪姐道: ? _ <[T  
“闻妹子与殷家伯母在江中遇害,怎的又与我兄弟相分?”雪姐未及回答,刘电接 |d7$*7TvV  
着说道:“哥哥不知,说来却是一段创古奇文。”因将雪姐怎生遇骗,卖入曹家; cDV ^8 R  
又怎生遭妒妇凌虐,得保全了身体;怎生到沂水客店中自尽,埋在义冢;片生在地 #c Kqnk  
下遇了仙姥指引,拜认了父亲;父亲又片生显灵邀蒋、岑二位嘱托,引弟先发出妹 Ya Y8 `M{  
子的棺木,当下还魂转来,便指相起出父亲灵柩;又蒙蒋公十分仗义,与兄弟结了 .FP$ IWt/1  
婚姻;又与岑公子结为兄弟;蒙岑伯母命梅嫂子陪妹子前来,于八月初一在沂水起  6sxz_f  
身,原要送妹子与梅娜子回家,不料许伯又同亲戚挈家往大庚县上任去了;岑贤弟 rVryt<2:@r  
家又被侯巡按将房屋封锁,岑掌家又病回湖州,进退两难,承梅嫂子情愿陪伴妹子, 4%ZM:/  
因此就一同回家;不料在这里遇着哥哥……:还有许多细底,一时也说不尽。刘云 -|_ir-j  
从头听了一遍,点头吐舌道:“果然有这等奇事!若不是亲身经历,傍人说来也难 vzR=>0#  
相信。只是殷母遇害,如今既知强徒姓氏,又有根究之处,为兄自有道理,必要拿 -G`.y?  
此凶徒与你兄妹报仇泄恨。那蒋公与岑公子既成至戚,且容图后报。”因对雪姐道: +"!aM?o  
“若论殷家兄弟与我八拜之交,你便是我义妹;若论拜继父亲,就如亲妹子了。” f(:1yl\a  
雪姐道:“小妹在地下,若不是父亲庇护必被众鬼欺凌。父亲因预知三哥到来搬柩, f&I7,"v  
恐无处打寻,因显灵邀蒋家叔父与岑公子到来托他指引。彼时父亲已令小妹先拜见 dHII.=lT  
过他二位,次日三哥果然到来,小妹幸得再生。回想前事,就如做梦一般。” =ApY9`  
    刘电即问道:“正不知哥哥如何又与殷家兄弟结拜?”刘云道:“这事说来虽 ,2zKQ2z  
不似你们的奇异,却也是天假奇缘。我在任得了父亲的凶信,因为交代的事耽搁了 fusPMf *[  
三个多月才得起身,七月下旬坐船到了江南凉山地方停泊,不料夜间被江洋大盗十 Zi1YZxF`Y  
数人明火执仗上船行劫,将家人捆缚,行李尽行搜出。我那时也只想留得性命便是 ^[TOZXL`:  
万幸,不料忽然来了一个少年壮士一上船就打翻了两个强人下水,又在舱里活捉了 :SeLkQC  
两个将我救了。不但保全性命,连行李一些也不失脱。我还未曾动问他的姓名,他 I,9~*^$  
却见我与兄弟面貌、声音相像,又见我穿着孝服,一回就叫出我的姓氏,我倒吃了 i*b4uHna  
一惊。问起始末,才晓得兄弟与他结拜在先,说你助他银两,劝他投充勇壮立取功 P^n{Y~P=Q  
名。他原要在仪真口等你,不料生出这件事来,谁知他却为此事得了功名了。”刘 &a~L_`\'  
电同雪姐一齐问道:“怎么就得了功名?”刘云因将那官司如何严禁盗贼,如何悬 $o{F  
赏缉拿;成公如何荐举,操江如何恩待;给赏了官银三百两,成公又有己赠;又如 deHY8x5uI  
何三人效桃园结义;后来制宪黄公要讨他往苏省委用,当下给了把总扎付并与他令 _D!M nTK  
箭,委署留河守府,许他得调兵马,十分恩宠,从八月下旬就到任去了,[一一叙 +5N^TnBtBL  
说一遍]。(据文意补)刘电听了,不禁眉花眼笑,道:“兄弟当日一见了他就知 (\[jf39e  
他不是久居人下的人,因此与他结为异姓骨肉,但不料他骤然就做了官。”雪姐道: 61t-  
“只可怜我干娘为我身亡,不得享他一日之福。”说着,又哽哽咽咽哭泣起来。 &~D.")Dz  
    刘云劝道:“这也是他老人家的大数难免,即如妹子死而复生,亦是定数。日 4 G68WBT  
后只要拿着这个凶徒,听首沥血,祭奠灵前。如今妹子回去,我就当差人去报知许 z; z'`A  
伯,接他到家与你父女重逢,省得两下伤心牵挂。况你再世重生也是古今罕有的事, cJp1 <R  
将来必有后福;终身之事,兄当为你择一佳偶,必不误你。”刘电接口道:“哥哥 .ubbNp_LU  
却还不和其中委曲:父亲冥间嘱托蒋公三事,一件是托蒋公指引埋棺处所,第二件 2/<WWfX'  
是为他表侄女与兄弟婚姻之事,这第三件就是嘱托妹子终身之事,说将来与岑家兄 Fn0LE~O}-8  
弟有姻缘之分,却又不叫当时订定,必要等待数年仍须蒋公完成此事。此番回来原 {m*J95[   
要见了许伯主将这姻事订定,不料又不得相分,到家后请了许伯来便可一言而定。” KVe'2Q<  
刘云道:“那岑公子冕门旧族,正是偶配。况且阴阳两途先已见面,这姻缘非寻常 @^jLYu|W  
可比,我若在彼就当同蒋公为媒一言订定,何必更待他时?”刘电道:“兄弟也是 03jBN2[!  
这般主意,倒是岑家伯母说妹子现有生父,如今又有我们母亲在堂,大家不便专主。 ?)<XuMh  
况如今又在客边,果是姻缘就耽待两年也不为迟。”刘云听了此话,因问雪姐道: h>Pg:*N,(  
“岑夫人待妹子如何?”雪姐道:“就是亲娘也没这般怜爱,临行啼啼哭哭,还与 p&M'DMj+  
了妹子许多东西。”刘云道:“如此说是极相爱的了,这件事就当反经从权。况这 VMXXBa&  
重生再世实是世上罕有的事,许伯得知,已喜出望外,岂有不乐从之理!又何必拘 7rg[5hP T  
拘于此?”刘电道:“这是父亲冥中如此嘱托,谅必有因。如今妹子年才十六,即 ^)pY2t<^  
迟等两三年亦无不可。”刘云道:“这也罢了,只是他明岁必须进取功名才好。” uy{KV"%"^g  
刘电道:“兄弟也再三劝他,他只为那侯巡按与他作对不敢回家。如今房屋又被他 k:xV[9ev:  
封锁,亦无家可归,倒是一件难事。前日兄弟访问明白,因写了一封备细的书,留 (~oPr+d  
下二两盘费,交与许伯的紧邻周老人,托他雇要人寄往山东。信面注明,到日另给 `h'^S,'*  
酒资二两。这封书不知何日才到?”刘云道:“有这重酬,那怕没人寄去?只是他 +!(hd  
那里得了此信却又增一段愁肠。”因想:父亲所说迟待的话未必不为有此顿挫。这 Ow I?(ruL'  
是刘云意中所想,却不知雪姐心中已深信了恩父的言语并岑母的怜爱,就迟几年谅 d~8Q)"6 [  
无更变,因此倒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Fi#t88+1  
     ^o 5q- ;a  
U:>O6"  
,wV2ZEW}e  
%%_90t  
i ]_fhC  
    他兄妹三人直说到上灯时分,向灵前炷了香烛。此时,两只大船已并在一处。 HDaec`j  
刘云道:“明早就在这镇市上买了祭品先与父亲会奠,叫两只船邦着同行。我是惊 ;A C] *  
怕的人,如今却放心了。”刘电道:“哥哥遇殷家兄弟相救,兄弟却早知道。”刘 ug{F?LW[  
云道:“这是何说?”刘电又将遇点石禅师的话细述了一遍。刘云道:“如此说, NubD2  
这禅师竟是个知过去未来的罗汉了。”说话间,晚酒已备,弟兄二人就同过这边船 zb4g\H 0  
上来,另送了几样酒肴到这边与小姐。他弟兄又叙话到半夜,方才各自安歇。次日 f]lDJ?+ M  
早起,就在镇上买了那鸡鸭鱼肉、果品蔬菜、香烛纸锞等,准备在船中祭奠。从此 w7C=R8^  
兄妹三人常在一船叙说那历过情节,颇不寂寞。 YU`{  
    不止一日,到了吉水,停船在城外码头。他弟兄已先在船中商定,将灵柩暂停 $CmTsnR1#y  
城外普化寺傍院。面前搭盖三间大厂棚,中间安放灵柩,后间安顿女眷,外间接待 I?"5i8E  
亲朋,旁边左右另盖两小厂,一处做厨房,一处留待来使,就借傍院做帐房,并安 a|NU)mgEI  
放什物。当日刘电先上岸到普化寺与长老说知,然后进城到家中拜见老母、兄嫂, gUp0RPs  
把客途经历之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大家听了又悲又历史意义,又甚惊怪。当下刘 ~}w 8UO  
母就要同了媳妇们到船上去哭奠,并就好看看这个还魂的女儿。刘电道:“母亲与 vvxj{fxb)  
嫂嫂们理应前去,但这码头上船只拥挤、行人杂乱,况船中又甚窄狭,一无备办, lQ"i]};<D  
且待搭起了棚厂再请母亲同嫂嫂们往船上起棺, 一同送到厂中祭奠。 ”刘母道: tpONSRY  
“既如此,你们快些去料理棚厂要紧,且先家祭过了,再商量开吊的事。明日先把 0(x@ NGb>{  
你妹子接了回来,省得他在船上不便。” *J5RueUG  
    刘电领命,即同了二哥刘霖分头办理,雇了人夫工匠,赁了桫木竹竿,将自己 @n* D>g  
铺中大布抬了十多筒,到寺里去搭盖棚厂。傍晚,弟兄同出城到船上。刘霖先拜了 Pl& `&N;  
灵柩,大哭了一场,然后与兄妹见过,因说:“这棚厂连夜搭盖,明日还得一天工 \}QuNwc   
夫才竣,后日早辰便好起棺上去。”刘电对雪姐道:“明日母亲就要接你先回。” 9'#.>Q>0=j  
雪姐道:“小妹也正要拜见母亲,这里且留梅嫂子在此照管。”刘霜道:“有必, dFP-(dX#  
妹子只将东西收拾收拾,明日一总与你搬回家去就是了。”当晚,刘云派一个家人 *- IlF]  
跟随刘电往寺中歇宿,监督工匠,照管什物,刘霖仍回家中料理一切应办物件,自 (\mulj  
己同两个家人在船守灵。 %%+mWz a  
    且说刘霖回家对母亲说知,明日棚厂便可盖完,后日一早同母亲大嫂们去起棺, iFnOl*TC  
到厂合家祭奠,又道:“这个妹子生处好个模样,见了我十分亲热,真个像亲妹子 K9C@dvFH  
一般。明日母亲见了必定喜欢。”大娘子道:“这还魂的事人再不信,如今却真有 <ELziE~>V  
这般奇事。 正不知在棺内如何过得这许多日子? 难道不气闷的么?”二娘子道: 9Eq^B9(  
“想必死了,这棺材就如房屋一般,那灵魂也好走进走出,谅来是不气闷的。不恁 BGB,Gb  
地, 公公怎得邀了生人去说话? ”两妯娌你一句,我一句,胡猜乱讲。刘母道: l9_m>X~   
“你们且莫乱猜,明日接了他回来,正好慢慢地问他。”当晚过了一宿。 .HyjL5r-  
    次日一早,刘母起来,一面打发家人前往普化寺催促搭盖棚厂,一面叫刘桂去 AU0$A403  
雇两顶轿子:“接了你妹子与那梅嫂子回来,再到寺中去料理。”刘霖领命,顺路 nA>*IU[  
雇了大小两顶轿子。到得船上,雪姐早已收拾停当,将要紧之物随身带在轿内,其 ]9fS@SHdx  
余交给梅妇携带,与大哥说了一声,随即上轿。刘霖一路照管着回来。 \$'R+k-57;  
    且说刘母打发刘霖去后,就同了两个媳妇都出中堂探望。好大一会,轿子抬到 -48`#"xy  
大门内下轿,婆们都迎将出来,看见雪姐生得十分秀美,一身孝服,梅氏跟着进来。 >Dxe>Q'df  
到了堂前,刘霖一一指与雪姐道:“这们就是母亲,这是你大嫂,这是你二嫂。” {y1q7Z.M  
雪姐叫梅嫂将一把椅子移在当中, 请母亲坐了拜见, 刘母见了便十分怜爱,道: +N7"EROc  
“途路辛苦,只行常礼罢。”雪姐当下端端正正拜到四拜,刘母叫两个媳妇搀起, ]W;:|/,c  
然后与两位嫂子拜见。这刘大娘子却只有一个三四周岁的孩子,叫做端儿,生得粉 cv]BV>=E  
装玉琢一般,因叫过来与姑娘磕头。那孩儿真个就趴在地下磕头,喜得雪姐连忙抱 \sITwPA[z  
起来。那孩儿把两只小手儿抱紧了雪姨的颈项不放。刘母见了,也不禁笑将起来。 e1UITjy  
大娘子过来拉他的手,只是不放。雪姐道:“这个小侄儿乖得紧,怎么竟不怕生?” c]NN'9G!{  
大娘子道:“却也作怪,别人要抱,他还哭着不叫抱哩!”当下梅氏也与老夫人并 ? |VysJ  
两位少夫人磕头,大家都搀扶免礼。雪姐抱着端儿,随老母大家同到上房里来坐下。 `tVy_/3(9  
    雪姐看刘母虽年及六旬却神清体健,鬓发才白得几根。这刘大娘子是个五短身 2*'ciH37  
材,银盘白面,生得秀雅端庄。这刘二娘子却是长挑身材,瓜子脸儿,生得温柔婉 vyU!+mlc  
丽。当下刘母就问雪姐:“你三哥与蒋公的表侄女结姻,不知那个姑娘生得如何?” >];"N{ A  
雪姐道:“才德工容,无一不备。”二娘子便道:“比小姑姑何如?”雪姐笑道: S^j,f'2  
“胜我十倍还不止。”刘母听了,便也欢喜。原来刘母只生了他弟兄三个却没有女 88o:NJ}_  
儿,今见了雪姐就如亲生女儿一般,问长问短,大约也三日三夜也讲说不完。晚间 XeU<^ [  
母女就同床安歇,雪姐也就如亲娘一般孝敬。姑嫂们又彼此十分敬爱,连这小端哥 W4vBf^eC  
儿见了雪姐就扑着要抱,急忙骗不下来。看来却与在蒋家情义一般。 l%<c6;  
    且说他弟兄料理棚厂,果是人多手众,到第二日傍晚已搭盖齐全。上面俱用双 +^gO/ 0  
屋大布三檐起脊,地下通铺垫苇席毡条,总然下雨亦不能渗漏。次日凌晨,刘老夫 P` ]ps?l  
人婆媳同雪姐都披麻重孝坐轿到船上来哭拜起棺,只留一老家人在船照料。弟兄三 6[+j'pW?  
人斩衰执杖号哭扶柩往普化寺来。到了棚厂,将灵柩在正中安放停安,遮护孝堂, b9#m m  
摆设供桌,一切齐备。内眷们都在后面守灵。当下刘云才得与母亲拜见,母子夫妻 SwJHgZ&  
悲喜交集。当日已准备猪羊祭品,焚香点烛合家恸哭祭奠毕,就都在厂中伴灵。刘 kyu2)L2u  
云因家中无人,支派二弟同一小厮回家照料,并令往船上将所有物件查点搬送回家: X98#QR#m  
“船家雇值照票找给清楚,那官船上因在凉山耽搁日多,额外给他几两银子盘费。” 9u?Eb~#$  
刘霖领诺去了。 ^glX1 )  
    当日又叫了两个漆匠来,将外椁通身只用漆擦,三两日内便可干燥。择定十月 o>.AdZby  
十三日开吊,十五日吊止,就在本寺大殿上起建道场三昼夜,这同城文武官员以及 hN[X 1*  
亲戚邻朋吊奠者络绎,俱拜浼至亲好友支持管待酒席三天。止弗后,即择于十七日 !X%S)VSMU  
出殡于祖茔。合家眷属直到送殡后才转回家,普化寺中送了一分重香金酬谢。回家 SE6>vKR/.  
后又设席酬谢帮忙亲友。前后整整忙了半月有余方才完事。 |!{ z? i  
    这一日,刘云在书房中修了两封书,一致成公,一致殷弟,将来封在一外,托 =s`XZkh  
本县用官封由递江浦转寄留河。书中细叙弟兄途中相分并殷母被害、义妹还魂许多 uCY(:;[<  
情节,以及强徒姓氏,恳其关拿严究。又作一扎,专有效期往大庚县与许公报信, K#_~ !C4L  
并接他来家会。 i58ZV`Rk`  
    自此,雪姐安居刘府,母女兄妹姑嫂们雍雍睦睦,一团和气,只日逐盼望父亲 ^L>MZA ?  
到来聚会。正是: O"_erH\nk  
YQN]x}:E+4  
    历险尽寺才信命,受恩深处便为家。 !Z<mrr;T@  
EIq{C-(  
    不知许公可能接来相会?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5-12-09
第二十三回  华秋英急智刺淫倭  何仙姊幻形救淑女 ~qxc!k!w4  
'1*MiFxKq  
    且不说雪姐安居吉水,却说这倭寇的根由起于嘉请二十五年。只因彼时倭人将 Kep?=9r4+  
洋货到江浙沿海地方互易多被奸商邀赊,奸商又被诸贵官家鲸吞,成千累万不偿价 umYdr'p!v  
值,以致群倭盘踞近地岛屿不散。诸贵官又声言倭寇侵窥内地,嗾官兵进剿,因此 ,'}ZcN2)  
激变妖倭,分头肆扰。始则劫夺客商,邀截海道;继而攻城破邑,杀掠乡村。且有 sh RvwE[  
内地凶徒、匪类、逸犯、逃兵勾连响应,遂至猖獗。连年以来,沿海生民受其涂毒。 6 9Cxh  
及浙抚茹环同都指挥使吴璜获斩通倭奸细九十余人,督兵进剿,屡立战功。这诸贵 spf}{o  
家因不能获利嗾言官论茹环玩寇殃民,逮问煅炼,暴卒狱中,吴璜亦下狱论死。自 VmW_,  
此,倭寇益无忌惮,闽、浙、江、淮等处,出没不定,杀掠焚劫,异常惨毒。又兼 CfAqMH*ip  
同时有海盗徐海、汪直聚众至数万寇扰江浙,与倭首赵天王相力狼狈、官军屡战不 &sW/r::,  
克。 pD]Ry" ZG  
    这赵天王更为桀骜,其妻赤凤儿使两口苗刀有万夫莫敌之勇,却是美而悍妒, 5W'T7asOh  
因此赵天王十分畏爱。其时被江五、江七怂恿,卒领倭寇数千突入崇明,攻破城池, }/=VnCfU  
大肆屠戮。知县激发一澄率领民兵巷战而死,把总在逃被杀。彼时常镇参将李更长 ]-O:|q>]  
驻兵杨舍,崇明是他统辖地方,闻报率领官兵一千,会同太仓专管游击袁潮合兵前 `=FfzL  
来救应崇明已是无及。两人倭势方张不敢进逼,因商量分兵守住孔道,待他自出, ^Zg"`&E  
截其归路。 xFgY#F  
    原来这崇明失守正是殷勇到任前一日之事。那阮守备闻知攻破崇明,离汛咫尺, - wCfwC  
正在坐立不安、手足无措,忽报殷勇到来接印,正中心怀,便匆匆交代而去。殷勇 fm Fh.m.+N  
接印后恐倭奴乘势来侵,即传令产调集附近汛兵二百五十名,交本营把总董槐守住 p%ek)tT  
留河要道。自己率领本营兵三百余名星往孟河地方据险设仗,邀集倭奴归路,又与 ncjtv"2R  
留河首尾相顾。 <xv@us7  
    且说这倭奴攻破崇明大肆杀掠,巨商富室,罄掳一空。妇女三十以上无姿色者 mO%F {'  
杀戮无存,少艾者驱使作役,青天白日,群聚踝淫,少不如意,挥刃溅血,群妇股 v!~tX*q  
裂受污,天日为惨。这赵天王杀掠满意,幸得赤凤儿妒非常,不敢瓷其淫虐,却听 xw2dNJL  
了就地滚江五的指挥,带了倭兵三千出据圌山,欲窥太仓。尚有倭奴千余盘踞城内, Z/G`8|A  
为犄角之势。 W!jg  
    却说这崇明城内有个黎富户家,夫妇二人同逾花甲,并无子息。只有一名义女 oU`{6 ~;  
名叫秋英,本姓华氏,原是书香旧族,父亲华宣是个寒士,因拖欠官银追比不过, ~8 S2BV3@  
无奈将他卖身抵偿。到黎家时年方十二,黎老夫妇因无子女,见他是个旧家儿女, sD=iHO Am  
又且生得秀美聪明,就把他作女儿看待。后来华宣死了,也亏黎老与他买棺殡葬。 l1UN.l'p  
秋英到十八岁上更出落得十分标致。黎老夫妇原要与他招赘一个养老女婿倚靠,不 uRnSwJ"hE  
料其年因倭寇屡来攻打城池两老口相继忧怖而死,都是秋英一力殡葬。这华秋英不 -F&*>?I  
但人物秀丽,抑且心性聪明,遇事见机,极有胆智。其时也被倭奴掳在群妇队里, -_T@kg[0zB  
身边地紧紧藏着一口小利刃,防倭奴来犯已拚一死,只因妇女众多,一时犯他不着。 =*=qleC3  
    一日早辰,有数十倭奴聚集在一大宅院内着众妇女与他造饭,其余各嬲一个当 ]}A3Pm- t*  
众宣淫。内有一个身长力大的倭奴来犯秋英。这秋英却是天生的灵巧,在倭奴中数 7!jb ID~  
日已习知倭奴的言语,见这倭奴来犯,便给他道:“白日里当着众人面前不好看相, rFU|oDF  
不如同到屋后无人处好。”那倭奴大喜,即跟着往里边来,却是一座楼屋。秋英指 1jkMje  
着道:“楼上去好。”一面说,就上扶梯,这倭奴也随了上来。秋英到得楼上,原 ar[*!:!  
主意拼命刺这倭奴,不意看见楼板上放着一个压衣石鼓约莫也有数十斤重,秋英心 '/ v@q]!  
生一计,道:“你且关了门,把这石鼓靠住,省得人来打搅。”这倭奴点头,就将 3 F ke#t  
手中两口苗刀递与秋英拿着,弯倒腰双后来掇那石鼓。秋英见他抱起石鼓时,即将 mH\eJ  
一把苗刀从他小肚子底下用力刺进软腹,刃利直进刀把。这倭奴痛绝倒地,意不曾 di5>aAJ)D  
出声。 g&oAa;~o  
    秋英见倭奴已死,想道:“少刻必有倭奴进来,难免一死。”人急计生,却打 EBl?oN7E  
从楼窗走出。见左右人家墙垣楼屋处处接连,因料这倭奴昨日从东而来今日必不再 q }'ww  
往东去,我若走得出东门便有生路,因打从屋瓦上逐家盘递,望东而走。到了房屋 h]{V/  
不连之处便下来。从坍处一步步找路而去。如此上上落落约莫也走了有四五里的光 q<Sb>M/\,  
景,望见离东门不远,只听得后面哭声夸大天,回头一望见西头烟火冲天而起。原 ;if PqL kO  
来这些任奴饱饭后探听得有官兵到来,却将这些妇女关闭在屋放火焚烧且去。可怜 q4y sTm  
这些妇女既遭淫污,又活活烧死,惨不可言。秋英已料倭奴西走,急忙打从人家楼 F>lM[Lu#  
上下来,竟出东门。却见一路尸横遍野,血腥触鼻,他也顾不得害怕,心慌意急, VYw<8AEFY  
又不知路径,只望着东走。足足一口气走了有二三十里,已过晌午,望后面并无响 "UUoT  
动,四下时亦无人迹,把心略略一放,却半步也走不动了。看脚下鞋已绽裂,两弯 R q .2  
莲瓣如何受得此苦!又见前面是一道小河阻住,斜侧里虽有一条路径,却不知是往 '-V[t yE  
何处去的,欲要挨上前去却无半点气力,又兼腹中饥饿难当,没处去讨饭吃,想起 { 4B7a6  
来终不免一死。 9=9R"X>L  
     %iD'2e:  
.] BJM?9  
3t$)saQR  
XkuZ2(  
m'ykDK\B  
    正在着急,只听得西北上炮火连天,喊声动地。秋英想道:倭寇里并无火器, .+Fh,bNYK  
想必是官兵剿杀,若是官兵得胜便有生路。正在踟蹰,听得喊杀之声愈近,打一望 $r87]y!  
时,已见有兵马到来,心下惊慌却没个躲避去处。只见那侧路傍一箭之地有个荷池 Gw)>i45 :  
水已干涸,却是一池污泥,还有些枯烂荷叶在上,池侧边地有一株老树半边树身横 !*@sX7H  
倒在地上。一时无奈,只得拼命走入污池内,那傍岸处不过深得尺余,挣远几步便 l4+Bs!i`  
陷到脐上。回头看时,杀声已到。原来却是一队官兵被倭奴杀得毛盔弃甲,又追赶 p\ }Ep  
得骒,俱往前奔命。到得河边见没有桥梁都往河里乱跳,大约逃得过岸的甚少,淹 Lm{qFu  
死的甚多。后面大队倭奴赶来,何异屠羊杀豕,奔不到河边的都被斫杀,血腥四溅。 \_w>I_=F  
这时秋英也顾不得性命,将身子都蹲倒在污池内,把一片烂荷呆遮住了头脸,幸喜 7B)m/%>3s  
又有那横倒的树枝挡住。偷眼看那些倭奴呼啸成群,因赶得热流汗都开怀脱臂,也 wJ%;\06  
有坐地歇力的,也有跳跃嬉笑的,拉屎撒尿,混闹了有个把进辰,呼啸一声,仍复 [(rT,31cW  
回原路去了。 cTJi8f=g  
    秋英见倭贼虽去,自身却陷在污泥内,莫说拔步不起,即上身也伸不直来,天 _1,hO?TK  
色又将傍晚,想道:“死在这个泥池内却强如被倭奴斫杀,只是浑身泥污,做鬼也 ;=p3L<~c`K  
不得爽利。”抬头看时,这横倒的树枝却离身咫尺,忽然想起用手在污泥内将一条 CkV5PU  
系佞的长汗巾解下来,拿着了一头把污泥用手勒去,再把这头用力甩上树枝,然后 \%|Xf[AX  
两只手拉住汗巾两头一步步用力挣将上来。幸喜脚带系紧,不曾掉下鞋脚。及挣得 B[I9<4}  
到池上已是气力全无,坐在地下半晌,看浑身都是污泥糊住,肚中饥火焚烧,不觉 ZfH +Iqd  
一个头晕就倒在地下。昏昏沉沉似梦非梦,只听得耳边有人唤道:“你这个女子好 B>W8pZu-J  
大胆,这黑夜间敢睡在这死人堆里。”秋英微微睁眼,隐隐见一个人立在身边,听 %@Z;;5L  
得是老年妇人声气,因问道:“你是那里来的?”这老母道:“我也是与你一般逃 #R{>@]x`  
难的。”秋英道:“原来你也是逃难的,我却是饿倒在这里动弹不得,只好听死的 G0{Z@CvO'  
了。”这老母道:“我逃难时幸亏身边带得有些干粮在这时你挣扎起来吃些。我扶 \c -m\|  
了你同挨到前面去寻个安身的所在,这里如何过得夜?”一边说,一边递了一个饼 :Ln)j%&  
饵与秋英。秋英接了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了,不知姆姆姓甚?府上在城在乡? &{V|%u}v  
如何这时候恰恰也逃到这里来?”老母笑道:“我姓何,在城外居住,亏得我日间 Hu"$ )V  
逃在个山阿里倭寇找寻不着,夜晚才敢出来。”秋英一边吃着饼,一面叫道:“何 x/DV>Nfn  
姆姆,求你扶我一扶起来。”这老母就捏住秋英两只手腕接将起来,笑道“怪道你 ,^([aK  
这般重,原来身上倒加添了一半泥巴。”说得秋英也笑将起来——此时虽然坐起身 6TW<,SM  
来,还是浑身打颤,幸亏得吃了这个饼饵才把饥火按住。老母道:“你身上的污泥, =Fz mifTc  
我与你扳个树枝儿刮落了才好。”秋英道:“我两腿上都是污泥如何走得动?幸亏 7KlL%\  
脚带缠得紧,不曾掉了鞋,不然怎了?”这时略有一点微微月色,这老母扳了一条 1|p\rHGd  
树枝与秋英上上下下刮去了一层污泥,道:“这沾在衣上的且由他,待干燥了再处。 pss')YP.  
我和你且挨到前面去安住了身再作道理。”秋英道:“多谢姆姆,只是我们往那里 !"hlG^*9  
走?”老母道:“这条小路我还有些认得,你只跟我来,包管不错。” T7qp ({v?Q  
    秋英就一手搭在老母肩上慢慢跟着从小路里行来。在微月光中看这何姆姆虽有 0]ai*\,W7~  
六十年纪,却肌肤细腻,步履强健,因说道:“幸亏得遇了你老人家救了我的性命, /?>W\bP<  
真是重生父母,我已无家可归,情愿拜你老人家做了娘,待奉你老人家终身如何?” V%*91t_  
老母道:“你这个姑娘心肠好,日后还要享大福哩!只是我家乡远,带你不去。” 9G1ZW=83  
秋英道:“你老人家方才说就住在城外,总外远几十里我也愿意跟了你老人家去。” ocS}4.a@  
老母说:“好妹子,我实对你说,我娘家姓宣,夫家姓何,原是山东人,我有个女 16ip:/5  
儿许在这里金陵岑家,我原是到这里来探亲,不想遇了倭寇杀来大家分头逃散,如 bdBLfWe  
今这亲戚一家儿也不知逃往何方,我如今只得仍回山东去了。我女儿叫做小梅姐, qnU`Q{  
你日后若会着他就知道我家老家了。”秋英道:“你老人家要回去山东,我也情愿 ~'Korxa  
跟去。况这个小梅姐姐我又不曾见面认识,日后叫我往那里去会他?”老母笑道: %y+v0.aWH+  
“你也虑得是,只如你今日遇着我,却也是有缘,日后安知不遇着我女儿?你只记 LoO"d'{  
着我的话,包管日后会得着。”两个一边说话,一边脚下轻轻松松也不知走了有多 I9sQPa  
少路。 \| 'Yuh  
    此时已是半夜时分,行走中间见路傍有一座大树林,老母道:“我们也走得乏 d*LW32B@  
倦了,且到这林子里略坐坐再走。”秋英道:“甚好。”当时一同到林子里席地而 3]pHc)p!.  
坐。老母道:“你走了这半夜,肚里可饥么?”秋英道:“我吃了你老人家的饼饵, U,Fyi6{~  
只恐姆姆反受饥了。”老母道:“不妨,我曾吃了几丸辟谷丹,每服一丸就机耐两 f'TEua_`  
天不饥,如今还剩了两丸,与你分吃了罢!”因向怀中摸出一个小小袋儿,袋内取 rl]K :8*  
出两粒鸡头子大的丸药,馨香扑鼻,自吃了一粒,将一粒纳入秋英口内,不觉一口 5<YL^m{/L  
咽下,又将这小袋儿递与秋英,道:“这里面便是修合的丸方,你好好藏着,日后 w"C,oo3  
也好济人。”秋英此时吞下丸丹便觉五内清凉,精神顿长,四肢间好像添了许多气 h J0U-m  
力一般。因道:“姆姆这药竟如仙丹一般,只恐我日后修合不来。”老母道:“这 @w`wJ*I4,  
个丸方说是留侯张良传下救人饥荒的,只要照方修合却也不难。”秋英遂将袋儿贴 x0WinLQ  
肉藏好。老母道:“我们去了罢。”当秋英已觉行步轻疾,便随着老母前进。 *0to,$ n  
    走不到一里多路,不妨芦苇中伸出两把铙钩来抖他两个钩倒,听得喝道:“你 {ywwJ  
们这黑夜里奔走,不是拐逃,定是奸细!”老母道:“我们是逃难的妇女。”那两 \~"Ub"~I  
个道:“我们不要管他是拐逃、是奸细,既拿住了,只把他送到老爷船上去听凭发 %l!?d`?  
落。”当下不由分说,押着他两个走了有一里来路,到了个河湾里,见有一只大哨 kuD$]A Q`&  
船,里面还点着灯火。听见岸上有人行走,舱里就钻出十数个大汉来,手里各执短 _huJ*W7lR  
刀,喝问:“是谁?”岸上的答道:“我们捉得两个黑夜行走的妇女来禀爷。”只 $jg[6`L$  
听里面有人吩咐:“叫带他上来!”正是:才离虎穴,又入龙潭。 EGUlLqP6e  
    究竟不知这船里是何等样人?华秋英吉凶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5-12-10
第二十四回  说兵机无心得佳偶  设险伏有志建奇功 }aWy#Oe  
(Yewd/T  
    且说这秋英被铙钩拖翻大吃一惊,恐是遇着短路劫贼,后来听得说送到老爷那 PVb[E03  
里去发落,想必是个守夜的巡兵,及到了船边见舱里走出十数个贯甲持戈的兵来, zQ,rw[C"W  
知是官船,便放心不惧。 R`(2Fy%0\k  
    原来这船却是殷勇的哨船。这地名叫做孟河港,却是崇明、太仓两处出入海口 kY)Vr3uGA  
的要道。殷勇却只管辖得三百六十名官兵,虽有总制令箭可调汛兵,因知袁游击已 /2p*uv }IP  
与李更良合后会剿,无兵可调。自揣众寡不敌,因想参游两营之兵合计三千有余, $cSUB  
会剿倭奴谅可必胜,倭奴一败必从此出口,正好截杀,因此把这三百名兵分为十队, JX&U?Z  
据险埋伏在芦苇丛莽之中。口内各衔哨子为号,准备黑夜厮杀,每一队用鸟铳十杆、  W9?* ~!  
钧镰枪十杆、大砍刀十柄,一声炮响,四下接应。又恐有奸细出没沿路,另派巡兵 h`6 (Oo|  
伏于大小要道,昼夜哨探防守,自己亦不卸甲。 <1*kXTN(  
    这夜巡兵把两个妇女带进舱来,殷勇看时,一个年老妇人,一个青年女子,因 hNXZL>6  
问道:“你们为何黑夜行走?”只见那老妇答道:“我们是逃避倭寇的,日间不敢 y7+@ v'  
行走。”殷勇道:“如今倭寇四散屯扎,你们待逃往那里去?”老妇道:“老身自 TyV~2pc N  
有亲戚相投,只是这个女子是在路上遇着的,他已无家可奔。如今遇着老爷,便是 !Q"L)%)'A  
他终身造化,只求将他收下,保全他一条性命,老身也省得路上累赘。”殷勇看那 i1x4$}  
女子虽然蓬首垢衣,地掩不住他那容光秀丽,因想若不收留恐遭贼害,便道:“你 V(Pw|u" e  
何不用他在此,等平静了差人送你们回家如何?”老妇人道:“我自有安身处所, rL\}>VC)  
不消老爷费心,只要将他收下,我便放心了。”因对秋英道:“你安心在此,只不 S8qg"YR  
要忘记我的言语。”说毕转身便走。秋英却待要拉住他时,早已走出舱外,殷勇即 +8ib928E  
吩咐巡兵将他送出大路。 pGU .+[|(  
    这巡兵才答应了出来,已不见了那老母的踪迹。众人吃惊道:“分明才走出舱, fqbWD)L]  
怎么就不见了?奇怪!奇怪!”因回禀了本官,殷勇便问秋英道:“这个老人家, 7Z +Fjy-B  
你在何处遇着的?可晓得他居住姓氏么?”秋英道:“曾问过他,他说娘家姓宣, BbFLT@W4  
夫家姓何,原是山东人,到这里来探望亲戚,说他有个女儿许在这里金陵岑家,想 D:K"J><@  
必就是他亲戚了。”殷勇又问:“你是从那里逃来的?”秋英却将崇明如何失守, Q<szH1-  
合城如何被害,今早如何刺杀倭奴逃走,如何见官兵败绩躲入荷池,又如何上岸、 d/+s-g p  
饿倒,遇着这姆姆救他同来的情节,细细说了一遍,殷勇听了惊讶道:“看你不出, <tO@dI$~>  
竟有如此胆量!但崇明到此有百十余里,你如何走得半夜便能到此?如此看来,这 VqD_FS;E  
老母决非凡人了。既说有这金陵岑姓,且慢慢妨查。”因道:“你且坐下说这倭中 V3|" v4  
情状如何?”秋英也不推辞,就在傍坐下,因说:“这倭奴狡猾凶残,大约攻破城 Mu.oqT  
池先肆掳掠。那年老者,不分男女,杀戮无存。把那些少壮男人驱在一处,遇着官 tmeg=U7  
兵到来先驱使冲阵,倭奴却伏在背后,有回顾者即行砍杀。官兵不分青白,枪铳矢 n(n7"+B  
石齐发,杀的却是些无辜百姓,还刈了头去冒功请赏。这些倭奴却四分五落避开, @P=n{-pIW  
待官兵锐气已过,他却四下呼啸合围拢来,官军十场九败。因此,这些倭奴藐视官 %u Dd#+{  
军,全无畏惧。但其性最贪,又无纪律,往往伙内分财不均便自相残杀。老爷用兵 nXh<+7  
当以智取,不可力敌。”这一席话说得殷勇满心敬服,道:“你有如此才智,胜过 6fT^t!<i  
男儿十倍。但此处正当要害,早晚恐有厮杀,不便留你,你且吃些饮食,到五更送 Bf,}mCq  
你到留河署中暂住,平静后再作计较。”当下给与了些干粮,在后梢舱少歇。到五 m&Y?]nbq  
鼓时,即着两个老诚伴当由水路护送回署。这秋英见殷勇是个年少英雄,心下也十 \&s$?r  
分有意。这话暂且不提。 CSE!Abg  
    且说那李参将与袁游击两个不敢进逼倭寇,推说在要道把守截他归路,其实是 qo}u(p Oj|  
心寒胆怯畏惧交锋。谁知却被赵天王使混江鳅江七暗约城内倭奴从半夜两下劫营, (FNX>2Mv  
杀得官兵大败。次日,二将聚集败兵喘息未定,又被倭奴四下合围拢来,刀飞血溅, 1?#Wg>7'  
又大败了一阵。袁游击舍命力敌。李更良却身带重伤而逃,却被赤凤儿同江七紧紧 C~VyM1inD  
追来。正在危机,只听焕声震天,一彪官军从斜侧里云飞电掣而来。原来却是黄总 d`4@aoM  
制得了飞报,有效期中军副总镇陈奇文率领精兵三千前来救应,正遇赤凤儿追赶李 DM@&=c  
更良到来,遂截住大杀一阵。这赤凤儿与江七只带得五七百倭兵,不防这在到来一 #2*2xt  
冲,杀得星散云落;却得赵天王同就地滚江五夫妻率领大队到来接应,又混战了一 ?*8HZ1m#  
阵。江五、江七见官兵势大,招呼赵天王夺路往庙湾而走。陈奇文听得东南角上杀 XK5qE"  
声震天,知是袁潮被困,即分兵一半着中军守备金尚忠追赶赵天王,自率官兵前来 Vhs:X~=qL  
救应。 $v6dB {%Qu  
     O>Nop5#o  
0=8.8LnN(  
'7W?VipU  
CD^_>sya  
F#iLMO&Q  
    却说这袁潮见孛更良带伤而逃,支持不住,也要逃脱,不料被倭寇四下围住不 {:Z#8dGe  
能脱身。正在十分危急,幸得陈副总救兵到来,军势复振,内外夹攻,倭寇抵敌不 G+'MTC_  
住,又见赵天王大队已走,没了领头其势已孤,呼啸一声齐奔孟河而逃。陈副总同 ;myu8B7&  
袁游击率兵随后赶来。这千余倭寇除被官兵砍杀了三分之一,所剩七百余人一来赶 @'R4zJ&+S  
得心慌,二来没了江五弟兄的引导,只顾往前乱奔,恰恰往孟河港这条路上奔来, *-_` xe  
已是起更时分,却被殷勇伏兵等个正着。这边官兵赶到,黄昏时候,见道路丛杂, $hndb+6q  
又无星月,对面看不见人影,陈副总恐黑夜难以攻击,又恐倭寇有埋伏接应,因下 RJF1~9  
令且拣平旷处扎住营寨。 ;?zb (2  
    这群倭见后面没了追兵,遂放心连放奔逃。却又见四下里芦苇丛杂,道路签署 z56W5g2  
曲,正不知那一条是出路。正在黑摸,只听得芦苇中一声炮响,十队伏后鸟铳齐发, ]jY->NsA]  
从四下里打来。倭奴无路抽,自相践踏。又见四下里芦苇一时烧着,烟火冲天。那 <0R?#^XBZB  
火光中抛勇左手执一条铁锏,右手执一口钢刀,奋勇当先,率领这十队伏兵,长枪 %I6iXq#  
大刀着地卷来,杀得倭奴四下乱窜。带落河内并烟火中烧死者不知其数,七百余倭 s`H}NjWx  
寇竟不曾逃了一个。及至陈副总见火光触天、杀声动地,知是厮杀,急与袁游击引 $stJ+uh  
兵到时,倭寇已是杀尽。殷勇即参见了陈副总、袁游击。陈奇文便问:“你如何恰 9O@ eJ$  
好在此等着?”抛勇即将调兵埋伏情节一一禀知。陈副总大喜道:“虽老诚夙将, _Y}(v( (;  
用兵不过如此。明日回禀制宪当得首功!”当时下令即在此间安营造饭,因与殷勇 9{xP~0g  
讨论剿倭的要着,殷勇就将华秋英所说之言一一对答。陈奇文鼓掌大笑道:“深合 H$;K(,'  
机宜,真是至当不易之论。”这时袁游击在座,脸上十分削色。 *9?-JBT&F  
    再说金守备追赶赵天王到得海口,有兵接应下船扬帆遁去,只得星夜领兵回来 BNu zlR  
缴命。天明时,各营兵已齐集。陈奇文计点本镇人马,陈亡七名、带伤二十六名, $*L@y m  
计得倭首二百七十四级;参、游两营兵丁陈亡四百三十八名,带伤者甚众,只得倭 .2[>SI  
首一百十二级;惟殷力求备所领官兵不曾伤了一个,却得倭首四百五十七级,火烧 jYO@ %bQ  
水淹者不计在其内。当下叙功造册先行飞报制宪;仍令金守备、袁游击率所部人马 =p N?h<dc  
各回本营;惟李更良受伤深重已抬回汛地,即着该营守备领本部人马回杨舍,严防 VKS:d!}3E  
倭寇复出,整治军需,听候调遣;又移会太仓知州安云从,请他会同殷守备往崇明 Tf21K9+`L  
一带地方招抚难民,酌量详请赈济;又再三嘱托抛勇严防倭寇突入海口。殷勇见陈 ;!Ojb  
奇文办理周详,相待甚厚,因密将收留华秋英在署之事细底禀知。陈奇文道:“有 pvDr&n9  
如此奇女子? 又是奇遇! 正堪与奇男子作偶,但不知有多大年纪了?”殷勇道: 4+$<G/K  
“看来也不过二十来岁。”陈奇文道:“此事我当密禀制宪,必有佳音。”当下料 Gyjx:EM  
理完毕,带了亲随星夜回辕缴令。 2^ ^;Q:  
    却说黄总制初闻失了崇明,急得三尸暴跳,因飞檄饬调参、游两营悉兵进剿。 L}XERO TR  
幸他两个先已起兵,尚可塞责。后又闻被倭寇劫营,连败二阵,恼怒已极,因即令 \#LKsQa  
中军陈副总领兵三千星往救应;尚恐不济,正欲再调吴淞总镇之兵,却又接飞报, C;dA?Es>R  
已得胜了一惭。因此中上。及到此次飞报,方知大胜,只可恨倭首遁去,留此后患。 _N/]&|.. !  
正要亲往崇明招抚,又接到中军申报:已移会太仓知州会同殷守备前往招抚,心下 /rv XCA)j  
甚喜中军办理周到,因又檄委分巡副使前往总理,查勘难民,酌量赈济。及中军回 y*uL,WH  
来缴令细问情形,方知崇明初失,参、游两营之兵不敢进攻却只在要道把守,以致 fi bR:8  
倭寇在城屯聚,人民受其屠戮,又不能严紧提防,致被劫营连败二阵,若非大军救 gvcT_'  
应几至全军不保;又知殷勇接印后调度有方,据险设伏,以本兵三百不损一人截斩 jBE= Ij  
倭寇四百余级,其功不小。即日飞檄将袁游击掣回巡捕营听候发落;即委殷勇署理 PMrvUM62  
太仓游击印务仍兼摄留河守备事,赐精甲一副、良马一匹;李更良俟伤好再论,杨 lT(MywNsg  
舍系总辖要地,檄委都使同知耿自新前往署理参将印务,又委荻江县县丞龙为霖往 _Y~+ #Vc  
署崇明县印。一面犒赏有功将士;一面备细奏闻,自陈失守崇明之咎。此本上去, XS1>ti|<  
后来发内阁会同吏、兵二部议覆:总制黄炯将功折罪,仍留原任;中军副将陈奇文 Uq[NO JC  
军功加一级,候升,参将李更良已经身故勿论;游击袁潮降三级调用;守备殷勇莅 /gPn2e;  
任伊始即建大功,实属可嘉,可否实授太仓城守游击,以励战士;崇明县知县汤一 ,!Q2^R   
澄杀贼捐躯,所有赠曲恭候钦定,仍难荫一子;该县难民速即招抚,照例查造清册 8wwD\1pLS  
赈济;其余有功战士及阵亡者照例分别赏恤,云云。奉旨:汤一澄追赠太仆寺卿, +MXI;k_  
仍荫一子县丞,余依议。这京报发到各省,谁不知道? kcI3pmgj  
    且说殷勇初意原不过指望实授了这个守备,谁知又奉委署了太仓游击,并得了 @'s^  
精甲良马,喜出望外,只不知华秋英之事陈副总曾否禀知,此时因公务匆匆只得放 'eZ UNX  
下,遂会同太仓知州安云从往崇明招抚难民查造清册,足足忙了半月才得竣事,将 |Xlpgdiu  
文册中总理副使转评、赈济不表。回到留河守署,雇觅两个老年仆妇安顿了华秋英; O=?WI  
将本营事务暂交把总董槐管理,授与方略,凡有军情飞速通报;又于五里设立汛兵 <,$(,RX  
四名,专管飞报紧急军务,部署毕,星夜上省叩谢制宪,此时是游击将军,沿途有 ]h3<r8D_#  
塘马伺候,三日夜即赶至吴淞。不照常例,随传梆禀见,即刻传进,此番不在二堂, rJ|Q%utYz  
却在东书房便服传见。殷勇进来,见总制笑容可掬,即上前参见毕,复又叩谢。黄 (&HAjB  
公道: “恭喜你得了大功, 我已将你保奏,不日旨意下来必有好音。”殷勇道: 4+2XPaI m  
“这是大老爷的格外宏恩,卑职还未有涓埃之报。”黄公道:“如今海贼勾连倭寇 5{/CqUIl  
肆扰江浙,东南一带不能安枕。你所辖的地方最关紧要,责任不小,须昼夜提防, k.=67L  
不可一胜便生骄情。”殷勇道:“卑职当凛遵钧旨。”原来殷勇那日送秋英回署, {T|sU\|Q  
此事传得合营皆知。袁游击因忌殷勇得了头功,署了他的游击,在省扬言殷守备掠 3&i8C,u]/O  
取民间女子在署,却不知这事已经陈副总备细禀知。当下黄公问道:“我记得填你 [XFZ2'OO  
的扎付是十九岁了,你署中可有家眷?”殷勇道:“卑职还不曾婚娶,只有嫡亲叔 lSP{9L6  
婶并一恩父,因军务匆匆也不曾接到。”黄公道:“你此时也正当婚娶,不可再耽  /bA\O   
搁了。”殷勇见总制说话有因,因跪禀道:“卑职有一事禀知。”黄公笑道:“你 Z5~dU{XsT  
不必说,我早已知道是为那收留在署的女子,这事有忌你之人满营传说,前日陈中 (\FjbY9&  
军回我,方知原要。说他能刺倭逃脱,却是个奇烈女子,况又孤子无倚,这是天作 ZTd_EY0q  
之合。本院与你作伐成就了这亲事如何?”殷勇叩谢道:“这又是大老爷的恩典。” DMcvu*A  
黄公道:“你地方紧要,即日到太仓去任事,不必回留河,我自有道理。”殷勇当 nL^6{I~  
下即叩辞了出来,谢别了堂官,又往拜谢陈副总并辕门巡捕等官,星夜回太仓部署 2EE/xnwX  
军务。 nq/xD;q  
    到第二日,知州安云从来拜道:“恭喜总爷!弟奉制府檄委代作冰人,当着拙 7M;Y#=sR  
荆亲往留河伴送尊夫人到来与总爷完姻。 只候择定吉期, 方可前往。”殷勇道: ,7%(Jj$ ^  
“虽是大人恩典,有烦太已是不当,至烦劳太太如何使得?”安知州道:“这是大 +#B%YK|LR  
老爷的台旨,岂敢怠慢?”殷勇遂查看通书,择定腊月初四日。安知州茶罢辞去。 b/5~VY*T  
各自料理,至期一切完备。 \uPT-M*  
    原来留河离太仓只一站程途。先一日,安夫人已将新人迎至公馆。初四日子时 4@W.{|2~  
拜堂,这日同城文武各官都送贺礼,各官夫人都来看新人道喜。这华夫人并无一毫 oz0-'_  
儿女情态,知署中无人,合卺后即陪待各官夫人,井井有条。内外筵席,大吹大擂, 6x7=0}'  
兵丁们俱有犒赏。午后有总宪差官送花红羊酒彩缎到来,并带有陈副总的礼物,殷 8]L.E  
勇一并拜领,款待差官,直闹热到傍晚各官方散。差官送在公馆安歇,然后各官夫 RAxz+1JT  
人起身。当夜洞房恩受不必尽言。次日,又盛席特请制宪差官,只邀知州相陪,起 LKZI@i)  
身进送了二十四两程仪、一对锦缎,并修禀叩谢制宪、副总。次日江浦成公差家人 X3nhqQTZ  
送礼并赍刘云所存之项到来,以备费用。殷勇一一领收,留家人在署厚待了两日, h"ylpv+  
修书二封:一封致谢成公,一封托致刘氏兄弟,厚赏家人而去,都不在言表。 l'T0<  
    原来华氏夫人自到留河署中即将老母所授丸方取出观看,却并不是什么丸方, =fG8YZ(  
上面都是行兵布阵之法,后面还有三十六路梨花枪法。细细详看,心领神会,且自 ]ECZU   
服了丸丹之后两条玉腕似有神力,私自演习颇得其妙。已知所遇老母不是凡人,朝 vw] D{OBv*  
夕望空焚香顶礼。自成亲之后凡遇出兵,即戎装贯甲临陈督战,所定计策无不奇中, V C'-h~  
且又能知书达理,一应文檄俱出其手。殷勇屡立大功全得华氏夫人之力,后来晋封 ioa_AG6B  
一品夫人,只是寻访娘家夫人,只记得有一个堂房姑娘嫁在浙江也不知音信,因此 i^cM@?  
只在内室供奉何仙姥牌位终身焚顶,又常嘱殷郎访问金陵岑姓。这都是后话不提。 ?CW^*So  
    当时殷游击原要接取继父、叔婶到来,只因地当险要恐老人家到来及受惊恐, M3;v3 }z<-  
因此只频寄音书安慰,差遣不断,又托叔父将母棺迁至北固山祖坟权厝;后来接到 U>B5LU9&  
朱英的回信方知继父往大庚县去的缘故;当时又具禀叩谢操江都院程公。正是: vD)A)  
G_,t\  
    天涯有意酬知己,云水无心得好逑。 %X9:R'~sP  
'[=yfh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5-12-11
第二十五回  喜聚首最苦别离多  望音书偏叹鳞鸿杳 LVJI_O{fH  
Zv11uH-C  
    笔只一支,事宜分叙。如今且将殷勇这边情节暂停。却说岑公子母子二人安居 <!-sZ_qq  
蒋宅,时光迅速,不觉已是三个年头。自去年八月初刘公子兄妹起身之后,时时盼 NK|?y  
望南边信息,不觉挨过残冬又是清明时候,音耗俱无。蒋士奇道:“那刘公子必非 )X4K2~k*  
爽信之人,或者这音书浮沉道路也未可定。”后来适遇南边到来一起客人,问起江 i)#:qAtP*  
南消息,那伙客人说:“这候巡按已被黄总制纠参,早离任去了。”这话只因侯巡 P oEqurH0  
按与黄公不合托巡视为名往庐凤远避,又因他行事乖张,口碑藉藉,故此道路就有 9qS"uj  
这个讹传。岑公子听了这个传闻就信以为真,因与母亲相商,要回家赴考。岑夫人 1-.~7yC  
一来牵挂着雪姐,回去好就近打听,二来过了三个年头并无信息,不知家中是何光 k+1|I)z  
景,况梅氏回去亦无音信到来更是放心不下,因此亦想回去;况且又是儿子的功名 PqM1a oyX  
大事,归念更切,因即对蒋老婆婆母子说知其意。蒋公道:“若说大侄要回去乡试, eW|^tH  
这是一桩正事,我都不好拦阻。但是江南尚无的信到来,又兼倭寇作乱,失了崇明, WOh|U4vt  
军兴旁午,恐道路难行。不若再待些时,或者刘公子有的信到来亦未可知,再打听 9uWY@zu  
倭寇平静,道路通达,到夏间起身亦不为迟。”因此,岑夫人母子又复中止。 +>4;Zd!@d  
    及到了五月初总无音耗,且闻倭寇已经平静,岑夫人恐再耽延天气炎热,路上 xp Og8u5  
难走,为此决意要行。蒋老夫人婆媳又道:“不如只叫大相公回去应考,待恭喜了, "Y\_TtY  
那时送你回去未迟。”岑夫人道:“婶婶与大娘子这般骨肉相待,我也不忍言去。 9:M` j  
只是叫孩子自去,家中无人照料,我也不得放心。刘公子去时我再三吩咐老梅,叫 *M"}z  
他专脚寄个信来,不知何故也竟没有信来?家中虽没有什么东西,只丢下个老家人, 1@-Ns  
也不知如今作何光景?想那个侯巡按,已过了两年,谅不到得再寻事端,不如且回 {lc\,F*$  
家去。倘有意外之事,我娘儿两个再转来,婶婶们谅不多我。”蒋公道:“这件事 Uw7h=UQh  
总是我当日见得不到,刘公子起身时,我大该专差一个人同到江南,有了着落好叫 |mw.qI|  
他回来报信。那时却料不到此,如今悔之无及。大姊必要回去,我这里专人送去, aq@8"b(.  
倘有意料不及的事,仍可转来。不过多费了一番途路辛苦,盘缠一切总不要大姊费 4?q <e*W  
心。”岑夫人因对岑秀道:“你叔叔所说甚是,竟定了主意,不必游移。”因对蒋 /n{omx  
公道:“我母子在这里搅扰了三年,一家子待得如至亲骨肉一般,谢也谢不得许多。 tne ST.  
你侄儿倘有出头日子,慢慢报答你们的大德。”蒋公哈哈大笑道:“大姊怎么又说 Q/(K$6]j  
起这客气的话来?只恐将来我们还要倚赖大侄哩!”当下商量已定,取通书来择了 0zlb0[  
五月十一日起身。婆媳母子彼此依依不舍,就如雪姐起身时一般,日夜相叙,泪眼 =hC,@R>;  
不干。大家千叮万嘱:“务必再来。”蒋老婆婆又道:“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你 t{^*6XOcJ  
此番去后,不知还得再见你么?”岑夫人听了心酸道:“你老人家精神强健,寿数 GP!?^r:en  
正长,还要受诰命享大福,莫说这话。”嘴里虽如此安慰,由不得心上悲酸,泪珠 u]<,,  
儿满襟乱滚。玉馨小姐在傍道:“我待送了娘去再同了娘来,何如?”岑夫人道: -Br Mp%C  
“呆姐姐,这是好近的路,说得恁般容易?将来等到你的喜期我若得来更好,倘或 *xx'@e|<;  
不能,我在家里等你,你们顺道到我那里来,我再接了雪姑娘来,大家相聚几时, $? m9")  
这倒是算得定的。”蒋大娘子道:“听得大姆姆家里到江西只得一水之地,明朝竟 @oNH@a j%  
请大姆姆与玉姐做送亲去倒好。”岑夫人道:“这到使得,只不知那刘亲母做人如 ZOft.P O  
何?”大家说了一回,悲切一回。那个小学生听得说岑公子要走,他拉住了啼啼哭 NO~*T?&  
哭道:“我不放姆姆、哥哥去。”蒋大娘子骗他道:“大姆姆是骗你的,看你留他 NE"@Bk cm  
不留。”小学生听说就笑了道:“我怎么不留?我正要大哥哥教我做文章做官哩!” V[{6e  
大家听说倒都笑了。 AuUd e$l_  
    却说岑夫人母子又自备了两付祭礼,往两家坟上奠辞过了。蒋公已雇下了一辆 1q~+E\x  
大车到台庄,只讲定了二两五钱银子连酒钱在内。到了台庄再雇船前进,派定老家 ji1viv  
人蒋贵夫妇两口相送。岑夫人道:“我娘儿两个路上好走,不必人送,省得要人远 $u7; TW6QD  
远的往返。”蒋公道:“着他两口子送去,一来好路上服侍,二来好着他同到许公 qgE 73.!`6  
那里讨个的实信息, 三来等他回时便知道你们的下落, 省得悬望。”岑夫人道: [E+$?a=  
“大弟既如此费心,只叫蒋贵同了去就是了。我路上有你侄儿,不用人服侍,省得 %FXfqF9  
他转来带着个婆子不快当。”蒋公道:“也罢,听大姊说,我只雇一个牲口,叫蒋 `VKf3&|<A  
贵同去就是了。”当下计较定了,却将行李预先收拾齐备。里边玉馨小姐连日连夜 Vm(1G8 a  
与岑夫人赶做鞋脚之类。岑夫人给了玉姐几件钗环首饰做个纪念。蒋老婆婆梯己与 } b=}uiR#  
了岑夫人一对金凤钗,说:“将来好与你媳妇戴。”蒋大娘子送了四匹大茧绸,好 3l3+A+ n  
些零碎东西。岑夫人一一都拜谢收了,留下一个项圈,上面一把小金锁镌着“长命  EI_  
富贵”四个字,与小学生戴。蒋大娘子叫儿子来磕头谢了,戴在项上,甚是欢喜。 ?t+5s]  
    起身前一日,就在内堂摆酒饯行。岑公子道:“在此三年,叔祖母与叔婶待如 X66VU  
骨肉,生死不忘,不是一时口上谢得尽的。这小兄弟聪颖过人,必成大器,须要请 {}QB|IH`  
个高明的师傅教导,切不可随着乡塾,耽误了他。老叔大人明岁春初务必往都中一 zoDH` h_  
行,小侄当静候捷音,千万不要错过。”蒋公笑道:“且到临期再作理会。我昨日 Ndo a4L)$  
已写下了两封书:一封与许公的,贤侄回家后就可前去相会许丈,他见了贤侄定当 &z]K\-xp  
乐从,这封书就是红叶了;一封与刘公子的,贤侄觅便寄去,不必专差。但是这没 ]$p{I)d&  
有回音的缘故贤侄须查个明白。我看刘贤侄决不是轻诺寡信的人,其中必有缘故。” A].>.AI  
岑公子应诺。当下一家们饮酒叙话,直至交三更才罢。蒋公取了两封书,格外一封 t6BHGX{o  
二十四两银子与岑公子,道:“这来回盘费我已交与蒋贵,贤侄路上一些莫管。这 ^m/14MN|  
几两银子不过少助贤侄夜窗灯火之用。今秋我这里专望好音,明春进京会试,又好 <xJ/y|{  
便道到来相会。”岑公子道:“只恐不能仰副老叔的期望。”岑夫人便道:“大兄 |0{u->+ )  
弟这就太多情了,娘儿两个在这里三年扰得不够?还要格外费心,叫人心上也过不 N~pIC2Woo  
去。”蒋公未及回答,蒋大娘子道:“这是他与侄儿做灯火费的,大姆姆不要管他。” fag^7rz  
岑公子见义不可却,便道:“长者赐,不敢辞。”即拜谢收了。岑公子又给了元儿 #JA}3]  
二两银子,众家人媳妇、丫头们共赏了五两,各人都叩谢了。这夜只蒋老夫人和衣 7:h!Wj -a]  
睡了一睡,其余众人都没有睡觉。相叙到五更时分,又摆上起身的饭来,各人敬了 =A[5= k>  
岑夫人母子一杯。正是:衔杯和泪饮,夜短情愈长。 X`zC ^z}  
     O>DNC-m)i{  
)JgC$ <  
@YL}km&Fw  
k 'zat3#f  
Lx+`<<_dJ  
    少刻东方渐白,车辆行李都已齐备。岑夫人母子一一拜别了,洒泪起身。蒋大 Di.;<v#FL  
娘子与苏小姐一定要送出南关,惟蒋老夫人只送出大门口,着丫头们扶岑夫人上了 /yK"t< p  
大车。蒋大娘子与苏小姐已上了轿车,岑夫人在车上再三请婶婶进去,然后开车。 uC[d%v`  
蒋士奇与岑公子都上了牲口,蒋贵骑骡在车前引路,一同往南关来。到了三岔大路, ,>w}xWSYpG  
岑夫人叫停住了车,岑公子下牲口来阻住了叔婶的车马,又在路傍叩谢。蒋大娘子 -mC:r&Y>[  
叫将轿车打在大车旁边,道:“不得远送,姆姆前途保重!”岑夫人在车上探出身 -fQX4'3R  
来又与他娘儿两个流泪谢别,并嘱咐蒋大娘子:“与我拜上婶婶,叫他老人家宽心, /Mx.:.A&$  
再图后会。”岑公子又在车前拜谢了蒋大婶子,谢别了玉妹,看着轿车回了辕,请 c+wuC,  
蒋公上马。蒋公道:“贤侄前途小心保重,到家见过许丈,打听了刘公子的信息, l_ZO^E~D_  
即着蒋贵回来,免我悬望。”岑公子应诺,才洒泪登车而去。 Xn PJC'  
    蒋士奇见车去得远了才同着轿车回家。到得门口,见老婆婆还在门首与邻居的 T\)dt?Tv#\  
两个老婆子说话,看见儿媳们回来,才一同进内。老婆婆道:“你们倒送得快,这 V/@[%w=  
咱就回来了。”蒋大娘子道:“他叫拜上你老人家放宽心,再图后会。”玉馨小姐 ?OdV1xB  
还是眼泪汪汪的。老婆婆道:“你日后倒还是相会得着的,我们是算不定了!”家 #"=%b e3  
中这些丫头、仆妇没一个不说岑夫人好的:“在咱这里三个年头,重话儿也没见他 c ,Qw;  
老人家说一句,倒不知给咱们说了多少好话,解了多少是非。”一家子自岑夫人去 _bN))9 3  
了甚觉冷清,直待过了几日才把这心肠渐渐放下。那日幸亏起身得早,小学生还未 [X0k{FR  
睡醒,及起来知道他大姆姆同他哥走了,整整的哭吵了一日。这也是前生的缘分, V Z4nAG  
不然如何一家子都这般情深意重,难舍难分? Zq2H9^![y~  
    如今且不说这边分别的话,却说这不通音信的缘由。原来刘电所托寄的这书信 !VJT"Ds_  
盘缠,周老人正要觅妥当人寄去,不料自己忽生起病来,日重一日,竟至不起。他 l:kE^=6  
儿子又在外边与人做伙计,及到家时周老人已在垂危之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 XH_qA[=c]  
儿子并不晓得有人寄书信的事,及至忙忙乱乱料理丧事毕后,这事信盘缠已不知落 B=nx8s  
于何人之手,竟没有踪迹了,以致两下音信不通。这也是有个定数在内,并非刘电 5Dh&ez`oR'  
与周老人的误事。 7C 6BZ$(  
    再说这岑忠自从岑夫人母子起身后不及三个月,被按院行牌着落江阴县查追岑 39^uLob  
家家产。原来岑公当日两袖清风并无余蓄,只有祖遗薄田数十亩并这所住宅。江阴 @eD2<e  
县明知寻衅,只将住宅着经纪估值了五百两银子申报,侯巡按饬令勒限官卖,要抵 3_['[}  
偿他代还的官项。这县官知是按院作对,平地风波,没奈何照牌行事,只得着岑忠 SX94,5 _Q  
将箱笼家什尽行搬出,即时封锁,着落经纪速卖。这侯巡按愤犹未息,要将岑公子 VHkrPJ[  
仰学除名,幸亏徐老师暗令三学联名公保他,据情申详:“该生告游学在先,且并 BwA~*5TFu  
无丝毫过犯,乞恩免革。”侯巡按看来难违公论,才得了局。 (4gQe6tA  
    这岑忠被逐出来,十分恼恨,无奈将箱笼等物暂寄邻家。适值他兄弟岑义到来 H%jIjf  
探望,岑忠就雇了一只大船将一应物件尽行搬到湖州碧浪湖村兄弟家去居住。原要 + opN\`  
自己往山东报信,不料气出一场病来。这有年纪的人受了惊恐,着了气恼,一病年 M- A}(r +J  
余不得痊好。几次要雇人寄信,又值倭寇作乱的时节苏、松、嘉、湖等处戒严,行 1#u w^{n  
旅都不敢来往。他兄弟、弟媳都是本分乡农,胆子最小,惟恐倭寇杀来,日夜怀着 e8v=n@0  
鬼胎。后来听得倭寇退去,岑忠也略可起床行动,因对他兄弟道:“主母同小主人 _XPc0r:?>  
一去两年,杳无音信,他们也不知家中遭此变故。我又病到如今不能前去;虽则我 e:<> Yq+  
此时略可动弹,终是出不得远路。我们三辈子受他的恩养,到此时连信也不通知他 ^Du_e(TiyK  
们一个,明朝岂不叫他母子们抱怨?如今我与你料理家中的事务,你代我往山东去 w0iE x1i  
探望一回。”岑义道:“哥哥说得极是。端正起来,明后日就起身。况且如今五月 &PX'=UT  
气又不用带铺盖累赘,只消一床夹被、随身衣服,打个包裹就好去了。只是要打凑 syF/jWM5  
几两盘费。”岑忠道:“这个不用你说,只是你不惯出门的人路上须要诸事小心!” eR CGr?e4  
原来这岑义夫妻两口只有一个六岁的小儿子,倒有一个十五岁的闺女,取名端姐。  DWI!\lK  
岑忠当日跟岑公做官的时节积攒了几两银子,都把与兄弟买了几亩水田自己耕种, 2rxdRg'YLQ  
又置了几间小小瓦房与他讨了亲事。两口儿倒也勤俭度日,服侍岑忠就如父母一般, [f'7/w+  
十分恭敬。今日叫他往山东去,便一口应承,并无难色。岑忠当下在箱内取出五两 '@$?A>.cj  
银子与兄弟做盘缠,又开了一个路程单并山东沂水县尚义村的住址,因道:“我也 4o%hH  
不写甚书,你到那里将家中的事细细说知,或者在何舅爷那里再住几时,或者竟回 }>grGr%oR  
到这里来暂住。隔了省分也不怕他寻事,且计算他不久也就限满,那留任不留任还 2^|*M@3r  
不可知;若是这对头去了,大相公还好回来应考。总听他老人家的定夺便了!” $PNR?  
    岑义一一应诺。到次日,别了兄长,拿把雨伞,背了包裹,计水路搭船,旱路 ,;UVQwY  
雇短盘牲口而去。总因事有前定,若使当日岑忠不病,倭寇不乱,周老人不死,山 Fz-Bd*uS  
东得了信息,岑夫人回与不回尚在未定;谁各这边病的病,死的死,山东又没个人 :+; U W \  
来,以致岑夫人母子回来,又生出许多情节。正是: e%SQ~n=H 9  
7vubkj&  
    当知饮啄皆天定,须信穷通是命该。 n3 -5`Jti  
8m\* ~IX=  
    毕竟不知岑义如何往山东报信,且听下回分解。 -|YG**i/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5-12-12
第二十六回  报远信巧遇远归人  觅幽栖专拜幽居叟 ;"Qq/ knVL  
EiC["M'}  
    且不说这岑义前往山东。却说岑夫人母子自从尚义村起身免不得车行陆路,船 ,B/TqPP  
走水程,五鼓起身,黄昏投宿。幸喜五月天气,还不十分炎热。这蒋贵又一路谨慎, EB+4]MsD  
并不要岑公子费心。这日将到扬州地面,却要换船前进。蒋贵道:“小的上岸先走 N/{=j  
一步,到码头左近寻个洁静些的客店,等船只一到好卸行李,省得到了那里慌慌促 t9W*N\  
促寻不出好店来。”岑公子道:“甚好。”这蒋贵果然上岸,先到码头左近看了一 Vz,"vBds  
座客店,讲定饭食不论上下,一日每位一钱,连房金在内;要雇船只,大小俱有, ~ebm,3?  
只要客人看中意了,讲定价钱,写票承揽,不要客人的运钱。这日岑夫人的船到得 NTM.Vj -_h  
已是日西时分,随停在客店门首埠头,卸了行李进店。当晚蒋贵将前船价值开发清 l(tMo7iPa  
楚。是夜无话。 K&vqk/JW1  
    次日早起,店主人领了岑公子到河下看船,正值一只大车排子船载了一船客人 L)Ru]X`  
到码头上来卸载。先是一个船头上的客人驮着包裹雨伞一脚跨上岸来,正与岑公子 *[['X%f  
打了一个照面,吃了一惊,道:“这不是大相公么?”岑公子见是岑义,连忙问道: zINziAp{  
“你往哪里去?”岑义道:“我正要到山东见大相公,不想在这里遇着,不知太太 UDz#?ZWnd  
可同来么?”岑公子道:“现在店中,我正要看个坐船。你哥子怎么不来?”岑义 S>pbplE  
道:“一言难尽,这里不便说话,且到店中见了太太再说。”岑公子见他有个不悦 -q.tU*xf'  
之色,正不知是何缘故。当下且不看船,就一同回到店中。 Y&Sk/8  
    且喜岑夫人住在尽后一层,无闲杂人往来。岑义进内叩见了岑夫人,岑夫人惊 zMkjdjb  
问道:“你为甚到这里?”岑义道:“小的哥子叫我到山东与太太报信,幸喜在这 JEK 6Ms;)A  
里遇见了,若是错过,岂不空跑一回?”岑夫人道:“你且说家中如何光景?你哥  G.3 qg%  
子怎么不来?你嫂子几时到家?怎么隔了三个年头竟没有一个信来与我?”岑义道: 5 JE8/CbH  
“我嫂子并不曾回家。”因将家中的事从头至尾细说了一遍。岑公子终是个有胆识 @aU%1h5W;l  
的人,道:“怪道总无音信,原来有这许多变故。”岑夫人听了,知道无家可归, }[P1Va[!  
便半晌说不出话来,只道:“怎了?怎了?”蒋贵在旁道:“太太不用愁烦,俺爷 w(O/mUDX  
原吩咐过小的,仍送太太转去便了。”岑公子笑道:“你爷固是美意,但我们既已 @ !0@f'}e  
到此,断无转去之理。”因问岑义道:“你方才所说,你家里房屋还可暂住得么?” D9 ~jMcX  
岑义道:“小的哥子是这等说,太太或是在舅爷那里多住几时,或是接到小的家里 !|hxr#q=4  
暂住都可。如今太太若是在舅爷处,回不回还在两可,既已到了这里,自然请到小 4.|-?qG  
的家里去的是。就是房子窄小,恐天气炎热,太太嫌不便,那里前后左右都是王乡 40}qf}8n t  
绅家的赁房,闲着的甚多,大相公去看中意的赁他一间暂时居住也可。况听得说那 LB}y,-vX>  
个对头不久也要离任,大相公还好去进大场。小的家里到南省一水之地,来往也容 EsR_J/:Qe  
易。”岑公子道:“你这话甚是。”岑夫人道:“既如此,主意定了,不必再议。” A<ca9g3  
因对蒋贵道:“烦你就去雇一只船,我们早早起身,不要在这热闹处耽搁,恐惹事 l \~w(8g<A  
端。”岑公子道:“母亲所见极是。”因吩咐蒋贵:“你去雇船要与船家说明,我 a4HUP*  
们要打从荻浦出口,到了荻浦还要暂停半日,或者竟与他讲到湖州,或者只讲到京 A:$Qt%c  
口,再换船亦可。”蒋贵应诺,就同店主人去了。 2pR+2p`  
    这里岑公子又问了岑义许多细底,方知刘公子到家时房屋已经封锁,谅无人可 S<do.{|p[  
托只得同了梅嫂儿回去,或者竟还住在许家亦不可知。只是许家如何也没有一个信 V$U#'G>m  
来,真是令人不解。岑夫人道:“正是呢,那刘公子岂有不托许家寄信的理?总然 9FB k|g"U)  
那许老者不十分关切,难道雪姐同梅氏也都不关切么?”岑公子道:“正是,其中 N %;bV@A9  
必有缘故。明日到了许公家里便知分晓。”这岑义听了他母子们说的话,一些头由 B=vBJC)  
也不知,因问道:“是哪个刘公子?哪个许家?如何我嫂子住在他家里?”岑公子 w|t}.u  
道:“这事你如何知道?”因将大概与他说了一遍,岑义才晓得何舅爷已故,却住 _bsAF^ ;  
在蒋家,嫂子在上年秋间同许小姐回来的缘故,因道:“如此说,我嫂子一定在许 z^,P2kqK_  
家住下,只是荻浦离家又近,一水之地,难道打听不出我们搬回湖州去的信息?怎 <>shx;g^C  
么过了年竟没有个信寄回来?” /ka "YU  
    说话之间,蒋贵已回,说:“就雇了方才岑义哥搭的这个车排子船,共是四个 /Z1>3=G by  
舱口,桅篷舵橹俱全。梢舱里是船家家眷住的,官舱内太太住了,大相公住了中舱, /St d6B*  
我们在头舱内尽够住了。店主人与他讲明四两五钱银子包送到湖州,一日两餐小菜 H=@S+4_bK  
便饭,每人给他三分半银子,若要荤菜,自己买了让他做造不算柴火钱,已与他说 -&0HAtc  
过要走荻浦停住半天。”岑公子道:“这也算便宜的了,叫他就写了船契来,看他 K {__rO  
要先付多少船钱就称给他,就搬行李下船,到船上吃饭也罢。”蒋贵出去对店主人 _<7e5VR  
说了。那店主人道:“我这里粗饭早已齐备,请太太同大相公吃了饭下船,省得他 ,H:{twc   
船上又另做饭。”岑公子听见便道:“就在这里扰了饭也罢。”当下就跟同船户写 ?vocI  
了契,注明船价银四两五钱,先付银二两,到日找足,开船日格外神福银三钱,饭 Fy-|E>@]D  
钱照例。岑公子都依了。蒋贵就先称给二两银子去了。店主人随吩咐端饭到上房去, |c3Yh,Sv  
甚是丰洁。岑义同蒋贵在外边另是一桌,他们先吃完饭,就同本店小伙计搬行李下 iVqa0Gl+}  
船,收拾停当,才请岑夫人上船。岑公子见这店家饭食丰洁,竟算了两日的饭钱与 1)N{!w`  
他,店主人甚是欢喜,还送了一罐十香小菜到船上来,给了那小伙计五十文钱。 :c^9\8S  
    当时别了店主就解缆开船。岑公子对蒋贵道:“这船甚是宽绰,你们两人在外 Bq)aA)gF  
舱也尽够住了,只是又要多劳你走几天路。”蒋贵道:“大相公说哪里话?俺爷起 q*B(ZG  
身时再三吩咐,一定要送太太到了家,还要讨了许老爷的回书,打听了刘姑爷到这 5gnmRd  
里的消息,才好回去报知。”岑公子道:“不妨,小的单身独自出路惯的。十分暑 :?.RZKXQF  
热,午前就歇了店,到五更头起来赶早凉走路才爽利哩!”主仆们一路说长说短颇 $JTQA  
不寂寞。那船家姓葛,夫妻两口,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娘,一个十六七岁的妹子 u{_jweZ  
生得甚是姣好,时常推开后舱门与岑夫人端茶送水,说说笑笑,甚是相合。 ^XIVWf#`H  
     ?pAO?5Z:}  
y[W<vb+F  
:RH0.5)  
"0nT:!BZ  
Gl1Qbd0  
    不只一日,到了荻浦,已是未牌时候。在码头上停住了船,岑公子同了蒋贵上 5i+0GN3nd  
岸,访问到许俊卿家来,看见大门锁住。这周家原是紧邻,周老人在日,门前开个 O:=%{/6&D  
小杂货铺,自周老人死后,铺面也收了。他儿子在外经营,家中只有婆媳两个,一 uN:|4/;{&  
个五六岁的小儿子,闲常门也不开,岑公子不便惊动,正在踟蹰,只见斜对门一个 +h64idM{U  
老者约有六十多年纪,拄着根拐杖,问道:“这位相公是从哪里来?要寻哪个的?” V~Zi #o  
岑公子连忙上前作揖道:“小生才从山东回来,要与这里许俊卿老丈送信的,正不 Xq3n7d.  
知他往那里去了,请问老丈高姓?谅必得知?这老者道:“老汉姓余,与许俊卿是 wq|~[+y  
对门邻舍。他家自上年没了他姑娘,险些儿要自己寻死。他舅子金振玉因怕他短见, uCA! L)$  
请了他到家里去同住。后来他舅子的叔子选了江西大庚县的知县,合家儿都同到任 ]dXHjOpA  
上去了。记得去年秋间有一个江西的刘相公也从山东到这里来访他,不得相会,留 aZ$$a+  
下一封书二两盘缠托让周老兄寄往山东,不料这周老兄过不得几日就病死了,这封 GCxtWFXH  
书也不知寄去没有寄去,老汉却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山东并没有亲戚朋友,这是谁 Cdjh/+!f  
人托相公寄来的信?”岑公子听了,明知刘电会不着许丈又知雪姐的母舅家无人, #4(/#K 1j  
见我家又被封锁,自然同了雪妹与梅嫂儿一齐回江西去了,但其中情节与傍人说之 (wmMHo|  
无益,且恐反惹啰唆,因只答道:“承老丈指教,这也是朋友托寄的信,既然不在 w=I' CMRt  
只好再来相访了。”当即一揖而别,心中十分怏怅,遂同蒋贵回船来,一一与母亲 $'3`$   
说知。岑夫人道:“怪不得杳无音信,原来有这许多缘故。”岑公子道:“如今对 *F+t`<2  
头还在,万一知道我们回来的信息又生事端,不如早到了湖州再作道理。”当下就 #Ag-?k  
开船过了扬子江,到得京口天色已晚,停泊过夜。 3vPb}  
    次日五更开船。这内河里好日夜兼行,不消三日夜已到了碧浪湖村。这岑义家 R6~x!  
离太湖有一里多路,他后门离湖汊只有一箭之地。岑义叫他把船从大宽转摇入湖汊 G?!b00H  
里来,在自己后门口湾住,上岸来打后门。他妻子听得出来开了门,问道:“你怎 Mk"+*G  
么就回来了?”岑义道:“太太同大相公到了。”一面说一面到前面来报与哥子, zu'Uau  
岑忠倒吃了一惊,问道:“你们怎么恰恰儿就遇得着?”岑义遂将扬州遇着的话说 GVk&n"9kp  
了。 岑忠道: “这也难得,若错过了,岂不空走一遭?”当时也不及细说,叫: tAFKq>\  
“兄弟,你把房子快些收拾出来。”原来他这房子是里外两进:外边另是一座小小 1>P[3Y@}  
门楼,门内一个院子,外边三间瓦房,夹了一间,堆放了家伙什物,两间做个客座; -SZXUN  
进里又是一个院子,三间瓦房,一间堆放着粮食等物,两间做了上房。每边有两间 #\s*>Z  
厢房,左边一间做了厨房,空着一间供了祖先,右边两间岑忠住着。如今岑忠叫把 0WT]fY?IS  
上房腾了出来与岑夫人母子居住。岑义夫妻儿女移在右边西厢房内,岑忠移在左边 *69{#qN  
供家庙的房内安铺。 N(i%Oxp1  
    当下岑义在家搬移,岑忠同一个做短工的到船上叩见了夫人、公子,就叫短工 eu=G[>  
帮着蒋贵搬取行李到家,因不见自己妻子在船,便问:“他如何不服侍太太回来?” vTnrSNdSE  
岑夫人道:“说来话长,且到了家慢慢的说。”当下岑义媳妇与女儿到船上来,接 }YV,uJH[  
了岑夫人上岸。 Zl,c+/  
    岑夫人四下看时,山明水秀,十分清雅。左边一带都是王进士家的高楼大厦, -dRnozs6W  
后边一带风火墙垣包住,当中一座后墙门。侧边另是一带青墙,也有一座小小后门, Mn)>G36(  
离岑义家后门约有两箭多地。堤边一带都是垂柳。岑夫人进了后门,就是个小小园 J A=9EnTU  
子,种了些蔬菜。侧边一个小角门,进来就是上屋,虽然不大,却也洁净。岑夫人 <5 Ye')+  
到了上房,他弟兄两个同媳妇重复参见了。岑夫人看见岑义的这双儿女道:“好个 7m4gGkX#r  
女孩子,倒生得端正,日后是有福气的。这个孩儿也甚清秀,尽好读得书,只是这 rNi]|)-ET  
房间窄小,天气暑热,我住在这里恐你们不便。”岑忠道:“我兄弟、弟媳在这右 `6R.*hq  
边厢房住下,老奴前面也好安歇。太太若恐暑热不便,这里王进士家多的是赁房, WfdM~k\  
明日大相公去看一间合式的,暂时赁住也可。”当下岑忠叫兄弟宰鸡做饭,岑公子 _v[yY3=3  
一面叫蒋贵算清了船钱,打发船家去讫,一面母子们检点行李,只好同在一房。还 T z`O+fx &  
有家下搬来的一切箱笼物件,都堆在上房中间,已是没了空处。 3PBGIo  
    当日吃毕饭,天色已晚。主仆们在院子里纳凉,大家才叙起这别后的缘由,通 . `ND  
前彻后,一问一答,足足说了半夜的话。岑忠才晓得妻子不回,往江西去的缘故。 [9lfR5=Xw[  
岑夫人道:“那刘公子服满后就要往山东去迎亲,那时他必然带你妻子同来。若到 @:ojt$  
江南再找寻我们不着,到了山东必然知道。他娶亲回来必定要到我们这里来探望, G9|w o)N  
那时才得顺便送你妻子回来。你若十分不放心,改一日与你几两盘缠到吉水县去接 cU[^[;4J<  
了他回来也可,又好寄这封蒋家的信给他,也是一举两得。”岑忠道:“既是那许 d OYEl<!J  
姑娘拜继了太太,就是自家姑娘一般,他在那里陪伴也可。蒋老爷这封书既不是紧 ih[!v"bv  
要的事,且再觅便寄去,不用多费这盘缠。如今所望的,只要这对头走了,大相公 }NgevsV>;  
就好回去进场。”因说起多亏了徐师爷约会三学相公联名具保,一力申辩,才保全 ,jc')#]9B  
了大相公的功名。母子听说,都十分感激。当夜直说到月落参横,夜深凉透,才各 ^lP;JT?  
安歇。岑忠这夜陪蒋贵在外边堂屋内打铺睡觉。 P~^VLnw  
    次日,岑夫人母子相商,先须打发蒋贵起身,免得山东记念。因将许丈同他妻 L}hc|(:  
舅于上半年即挈家往山东大庚县亲戚任所,刘三兄到来不遇,托紧邻周老人寄书, ZFFKv  
又值周老人病故将书遗失,并自己遭衅暂在湖州碧浪湖村老仆家暂住,雪姐与仆妇 kD\7wz,ui  
俱同往吉水的缘由,逐一备细写了一封书函,封了五两盘费、二两劳使,当日与蒋 %/}46z9\  
贵道:“劳你千里往返本当留你安息几天,一来因恐你大爷悬望,二来这里房间窄 ^|UD&6 dx  
狭,天气炎热,就是我们也还要另寻房屋。你回去多多拜上老太太、大爷、大奶奶, XP^[,)E  
我们这里凡有事故定当专人通报。这是一封备细书函并五两盘费,格外二两与你买 :6jh*,OHZl  
双鞋袜,只是莫嫌待慢。”蒋贵道:“小的看这里房间,太太与大相公原只好暂住, $ww0$  
须另寻一所住房才好。这路上往返盘费大爷都交付与我,吩咐不要大相公费钱,连 zuS4N?t`p  
赏也是不敢领的。”岑公子道:“你爷虽如此说,这来的盘费已都是你爷的了,劳 'fPDODE  
你一路辛苦,岂有叫你空手回去的理?我书上也并不曾提起给你盘费的话,你也不 r3 dGXiu  
必在大爷面前说起。”蒋贵道:“这个小的一发不敢,就是领了大相公的赏,小的 7Y5.GW\^  
也一定要对大爷说的。”岑公子道:“有贤主必有贤使,实是难得。但你若必不肯 LfN,aW  
收,倒象是嫌轻了。”蒋贵见如此说只得叩头谢了。当晚岑公子叫岑忠收拾了几样 T+oOlug  
荤素嘎饭,就叫他兄弟两人陪他多饮几杯,只当送行。蒋贵又进来与岑夫人叩头谢 qkqtPbQ 7  
了。岑夫人又吩咐:“回去多拜上你老奶奶、大爷、大奶奶、姑娘,说我致谢不尽, #8~ygEa}  
若有便人务必寄个信来。”蒋贵应诺出来,与他两弟兄谈说那许姑娘还魂故事,吃 /pV N1Yt  
了更把多天的酒,次日五更趁早凉起身,回山东去了。 H23 O]r  
    且说岑夫人因天气暑热,与岑忠商量,必得另寻一所房屋才好。岑忠道:“这 W;l0GxOxQ  
里王进士家赁房甚多,只有他东边一所房子最好。前年也是个相公赁住,后来搬去 W-gu*iZ6&  
了,他却不肯赁与平常人家居住,到如今还空着在那里。这村中有个老道学先生叫 7!h> < sx  
做严润苍,是王进士最敬重的,就是大相公避仇的事他也都是知道的。明日大相公 K#AexA  
去拜他一拜,烦他同去看看王家这间房子,若中意了,只烦严先生说一声,王进士 \v5;t9uBZ  
无有不依的。”岑公子道:“这却甚好。”到次日一早,写了一个晚生名帖,就叫 vp.?$(L^@/  
岑忠领了前去拜望。正是: 0Ci/-3HV!  
&KAe+~aPm  
    只因欲觅幽栖地,必定先寻处士家。 &JqaIJh   
"O<ETHd0  
    究竟不知如何相见?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5-12-13
第二十七回  老道学论交成水乳  小仙娃识相别贤愚 pMfb(D"  
R)NSJ-A!2  
    却说这严先生讳为霖,字润苍,别号碧湖居士,是个隐居高士。壮年举过岁贡, ,#Z%0NLe  
如今年近古稀却精神矍铄,又夫妇齐眉,足迹不履城市几二十余年。为人端方正直、 nCQtn%j't  
平坦简易、乡中凡有争竞,只须严先生一言,两边无不悦服,以此人人敬重。村中 EI_-5TtRD  
与王进士最为莫逆,因重具文章品行。两老夫妻只有一个公子,单讳个毅字,也是 8~Cmn%  
饱学秀才,却在府城里邹太仆家设帐。娘子卓氏亦甚贤孝,跟前有个七岁孩儿,老 +ktv : d  
夫妻爱如珍宝。家中教诲几个蒙童,就带着这孙儿在学读书,说这小孩子家却是个 $hm[x$$  
完璞,可以造就得的,且又好借此消遣。这早见岑忠到来,便问:“岑哥一早到来, /EjXyrn2  
有何事故?”岑忠道:“我家大相公同老太太昨日从山东来到这里,在我那边权住, C3'xU`=7  
因敬仰老相公的德望,专诚过来奉拜,先着我来通禀,有名帖在此。”严先生道: p_I^7 $  
“你家房间窄小,如何住得下?你大相公来了不曾?”岑忠道:“已在门首。”严 sJLOz>  
先生道:“你与我请他进来。”岑忠出来说了,岑公子便叫他先自回去。 y'm!h?8  
    这严先生即整衣迎将出来,见岑公子如亭亭玉树,洒洒丰仪,暗道:果然是旧 @ eJ8wf]  
家人物。遂让进草堂。岑公子正欲叩拜,严先生拉住道:“老朽不能回礼,竟是常 bL xZ 5C7t  
礼好。”岑公子遵命,长揖就坐,因拱手道:“久仰老先生盛得,只为道里迢遥, 4|K\pCw  
不得一聆清诲。今日得亲道范,实慰渴怀。”严先生道:“仆已老朽无闻,久疏世 a qEZhMy  
事。足下真是少年可畏。日前尊纪说及岑兄同令堂老夫人避仇东省,不知从几时起 \Wfw\x0.  
身回来的?”岑公子道:“晚生奉家慈在山东舍亲处,不觉一住交三个年头,竟不 ol"|?*3q  
知家中变故。五月中旬从东省起身,幸喜在扬州遇着他们来报信,因此不往金陵, \I!mzo  
就一直到此。”严先生道:“小人与君子之仇,自古有之,不足为怪。想此人也卸 :$"{-n  
事不远,今当乡试之年,正是足下扬眉吐气之日,亦不必因此过虑。只是现今他家 C{bxPILw  
房屋窄小,值此三伏炎天,虽是暂居,亦觉不便。”岑公子道:“正是,虽只有家 ,LA'^I?  
母一人,天气炎暑,甚是不便。闻得这里王乡宦家赁房颇多,正欲暂赁一所居住, {}$rN@OM$  
也不用多余房屋,只可以住得下的便好。”严先生道:“他家房舍甚多,所在亦颇  [^ }$u[  
幽静,只是不甚高大,我知他左侧有一所房子,紧傍他的大宅。从前也有一位吾辈 {Z/iYHv~#c  
中朋友赁住,上科高发了,城中傅御史家请他去与子侄们看文章,因往来不便就搬 1T#-1n%[k(  
往城里去住了。这一所房屋,我从前却曾见过来:前面一座墙门,进内一个大院子, P1OYS\  
三间堂屋,尽可会客;东边两间书房,对面有两株垂丝海棠;后面三间上房;左右 OD}Uc+;K  
四间厢房;后边另有一个空园,几间下房。后门外临着湖港,沿堤都栽桃柳,与王 "zw{m+7f,  
宅后门相并,晚间纳凉是最幽静的。”岑公子道:“如此甚好,只不知一年要多少 alRz@N  
赁价?”严先生笑道:“这乡间房屋比不得城市中的价值,一年多不过五六两银子。 yuq o ^i  
那王公也极重斯文,若说是岑兄去住,或者竟不取值也不可知。”岑公子道:“这 "&qAV'U  
个如何使得?只要借重老先生一言,就感激不尽了。”严先生道:“请用过茶,不 qz)KCEs  
妨就同去一看。”岑公子道:“只是劳动起居。”原来这严先生素常不轻易出门, %IIFLlD  
且懒于交接,今知岑公子是廉史之后,又见他举止端重、器宇不凡,心下十分敬爱, kTzO4s?  
且又为他避难异乡,故并不推却,用过了茶就一同出门。 h*hkl#  
    这村中也有二百余家人家,不是务农的,就是出外经营的,所住房屋倒有一半 [tC=P&<  
是王家的。这严先生与岑公子行不多路,正遇着王进士家管房的家人,因叫住道: =RM]/O9  
“管家来得正好,我们正要寻你。”那管家便站在一旁,问道:“老相公有甚事吩 Xe\v6gbD  
咐?”严先生道:“这位是江南的岑相公,要在这里寻间房子暂住,正来寻你同去 r0pwKRE~t  
看看那东首的这间房子。”那管家道:“如此小的就同去。”遂一直领来。 /* "pylm  
    原来这所房子却在王宅左边,一条大夹墙过道进去,另是一座墙门。开了锁进 m !i`|]m  
去,前后一看,与严先生所说一般,果然雅致。岑公子道:“这房间尽够住了。” i;juwc^n}  
看毕,一同出来,这管家仍锁上门,对严先生道:“这位相公既然中意,就烦老相 /fAAQ7  
公去见主人说一声,再无不成的。这所房子住了就要发科发甲,只要这位相公格外 XBO( *6"E  
赏个看家酒礼。”严先生道:“这不消你说,我们这回就同去见见你爷,烦你先去 n.C5w8f  
通报一声。”那管家答应,便急急去了。岑公子道:“只是不曾备帖未免不恭。” uv^x  
严先生道:“我与你道意就是了。况已到他门首,大家会一会,省了明日又走一回。 mm.%Dcn  
    当下两人缓步而来。到得门首,只见王进士早迎将出来,笑道:“老先生肯同 ()F {kM8  
来,一定是佳士光临。”一边说着话,一眼就看见岑公子品貌非常,暗暗喝采,遂 s f->8  
拱揖进门,让到厅堂。严先生便道:“这位是金陵岑玉峰兄,适才到舍,说及老先 `|nCnT'  
生的德望,原要明日具柬来奉拜的,倒是弟说不必拘此,因此就相同过来。”王进 (V]3w  
士道:“极承先施。”当下岑公子以晚辈礼与王进士见过了,严先生亦与主人长揖, #Lp}j?Y  
因让岑公子坐了首位,严先生对面。用过了一道茶,彼此叙了些仰慕寒温,严先生 p\lR1  
遂将岑公子的来意代说了一遍。王进士满口应承道:“岑兄是名门世胄,不过暂屈 H@?} !@  
一时,将来不可限量。只是枳棘非鸾凤可栖,若不嫌蜗陋,竟请搬移过去就是了。” ]0ErT9  
因对严先生道:“老先生切莫提起‘赁’之一字。”岑公子道:“既承慨允,岂有 xL"J?Gy  
不奉值之理?”王进士笑道:“玉峰兄岂以我为市井人乎?”岑公子就不好再说。 m[v0mXE  
彼此又叙了些时事,王进士就叫取过通书一看,笑道:“明日就是个移居吉辰,正 ~&D =;M/  
好迁移,不必再拣日了。”岑公子谢过,遂同严先生起身告辞。王进士对严先生道: s_NY#MPz[  
“今日不便相留,好待岑兄回去料理料理。倘有欠缺的东西,不妨开个单子过来, Tty'ysH  
有的只顾取用。”严先生道:“这却更好,省得岑兄一时难以置办。”大家说着话 piM4grg \  
已到大门,岑公子又打恭致谢而别。 ' 9f0UtT|[  
     CHKhJ v3+4  
@h|qL-:!vG  
HZ'rM5Kq  
[Kc?<3W  
VrRF2(Kn?  
    王进士回来就着家人送钥匙到岑公子那边去,以便搬移物件。岑公子于路对严 [voZ=+/  
先生道:“承王公一团美意,只是不言赁值,反觉不安。”严先生道:“他也不在 f>6{tI 5X  
乎此。若再言及,反是我们小看他了。况他也不是那鄙吝之人,明日且搬了过去, By@65KmR"  
慢慢的尽情便了。”岑公子道:“只是深费清心,容日叩谢。”当下与严先生分路 -crMO57/  
而回。到家即将拜严先生,同看房屋,会王进士的话,一一与母亲说知。岑夫人甚 H_f8/H  
是感激,道:“既承他好意,且搬了过去再慢慢商量谢他。”母子正在说话,岑义 8B-PsS|'  
进来回道:“那边王管家送钥匙过来。”岑忠道:“这是他家管房租的总管,倒不 ;5;>f)diS  
好轻他。大相公酌量赏他个礼儿,日后恐还有用他处。”岑公子道:“竟送他一两 #Ev}Gf+5Q  
银子罢了。”当下就封了交与岑忠给他,那管家禀谢,欢喜去了。 5-0&`,  
    岑忠即叫兄弟另觅了两个短工,将一切床桌、厨、柜、箱笼、器皿、什物…… lE%KzX?&  
俱从后门搬去,甚是近便;自己先到那边去开了前后墙门,扫除洁净,各处房间俱 \c{sG\ >  
烧些芸香苍术以辟潮气。岑公子也过去料理收拾,先将家庙供在内室当中,然后将 #X``^  
床铺、桌椅、箱笼次序安排停当。幸喜当日岑忠将家中一应物件尽行搬出,除了打 !S7?:MJ?p\  
造灶火之外,其余一应家什俱各完全,不须另置。天气正长,料理到晚,俱已齐备。 &xUCXj2-z  
    次日黎明,岑义妻女送岑夫人步行从前门过去。当日买了一付三牲果品之类, >(YH@Z&;  
烧过神纸,供献祖先。这日王进士、严先生都来回拜道喜,两家又各送了一付水礼。 6W]C`  
岑公子不好推辞,都写帖领谢了。母子商量:现今天气暑热,待秋凉些,治一席请 FW3E UC)P  
他两位过来坐坐罢。 [z_z tK1  
    过了一日,王进士先具柬相邀在花园赏荷。这日只请严先生相陪,宾主们清淡 .k up[d(  
雅酌。坐中王进士欲试岑公子的才学,略加问难,谁知岑公子如悬河到峡,反亹亹 z -]ND  
逼人,王进士愈加敬爱,三人整整盘桓了一天,至晚方散。从此成了莫逆,彼此时 r0\C2g_X  
常往来,不在话下。 #>z!ns  
    如今却要提起这何氏小梅,自从那年在山东被何成骗卖与王进士家,随到湖州。 Y$ KR\ m  
及到了家,这王进士的夫人华氏与女儿月娥见了小梅十分喜欢。王夫人便道:“看 P|;v>  
这女子却不像个小家儿女。”王进士道:“他原是个旧家,只为没了父母,遭他一 +5:9?&lH  
个族中的无赖骗卖出来的,叫女儿当另眼相看。”原来这月娥小姐年方十四,生得 1 a%1C`d  
比花能解语,似玉更生香,与小梅不相上下,且又知书达理。当下看了小梅举止不 m9ky?A,  
常,回到房中便细细问他的家世,小梅一一诉说。月娥知是个宦家子女,且又端重 C&.Q|S2_  
秀丽,因走来与母亲说道:“这小梅说起来不是小家儿女,他曾祖、祖父俱出过仕, YizwKcuZ  
父亲也在黉门。只为父亲病故,遭他族里一个无赖叔祖骗卖出来。孩儿不忍将他作 O7f"8|=HX  
下人看待,因禀过母亲,只叫他与孩儿做个闺中女伴,不知母亲意下如何?”王夫 xv_Z$&9e>l  
人道:“我也看他不是个小家模样,又生得秀美,你既有此心,待我慢慢与父亲说。” lh;;%@1DM  
月娥道:“母亲若肯作主,父亲也是肯的,不发就请父亲来说过了,省得明日另改 KtaoU2s  
口。”王夫人笑道:“直这般性急。”因叫丫头去请老爷,王公进来,夫人就把女 E&\ 0+-Dw  
儿的话说了。王公道:“我早知他是个宦门女子,原许过他另眼相看,不知女儿心 *;~i\M9_  
上如何,如今女儿既有这番好意,何必做甚么女伴?不如竟做了姐妹的好。”月娥 U;FJSy  
道:“孩儿实有此意,如今爹爹、母亲应允了,待孩儿与他说知,叫他明日先拜过 Z4D[nPm$  
爹娘,才好与孩儿姐妹相称,今日也不便造次。”王公笑道:“女儿说得甚是有理。” r|Q/:UV?w  
王夫人道:“明日还须备两桌素供,斋斋佛、祭祭家庙才是。”王公道:“这个自 mIv}%hD  
然。”当下月娥欢欢喜喜回房,一一与小梅说知。小梅垂泪道:“小姐如此见爱, x,TnYqT^  
老爷、夫人又如此垂慈,真是粉身莫报。”月娥道:“你小我一岁,明日拜过爹娘, NF'<8{~  
你就是我的妹子了。”当夜一宿无话。 [R<>3}50Y  
    次日早起,月娥取出一套自己的上盖衣裙与小梅打扮。王夫人又叫丫头送了几 $.zd,}l@L  
样钗环首饰来。月娥与他穿戴端正,果真是粉装玉琢分外生妍。当日佛堂、家庙俱  vPAL,  
焚香点烛,摆列素供。月娥先引小梅参了佛,拜了家庙。小梅请爹娘上坐受拜,王 "iUh.c=0F,  
公就与夫人在上面,东西相向,受小梅端端正正拜了四拜,王夫人就扶了起来。然 9U Hh#  
后,两姊妹交拜过,又一同拜了父母。这些家人、仆妇、丫头们都来与主人磕头, {u4AOM=)  
又与两位姑娘道喜。 RDEK=^J  
    自此以后,两姐妹便如同胞一般。小梅也绝无一点矜骄之色,就是仆妇、小厮、 %,e,KcP'  
丫头有了罪过老夫妻动怒时,只消二小姐到跟前三言二语便说得两老口反怒为笑, ')/w+|F  
因此这些丫头仆妇没一个不奉承他。每日只在房中与月娥做些针黹,闷时两姐妹往 F{c8{?:  
园中游玩,有时母女们出后门来观玩湖中景致。小梅又天生成的一双慧眼识别贤愚, yPg0 :o-  
家中人有不驯良的,有忠诚可托的,在继父母面前说知,屡试无差。这些家人、佃 <4~SFTWY  
户不知原委,只说是主人的见识远大。尝对月娥说:“父亲、母亲面带孤煞,子息 rY8(`a  
上甚是艰难。父亲的前程也不过六品,只是要及早退步才好。”后来王公知道,起 A (p^Q  
初也只说是偶然料着,及后来屡试屡验以为神奇,又知他原是仙人遗荫,因此十分 % 4t?X  
爱惜。月娥也尝私问:“看我的终身如何?”小梅道:“姐姐略有些小坎坷,喜得 AK%&Kq&PaY  
后福甚大,凤冠霞帔直要穿到老了。”月娥笑道:“你看自己如何?”小梅笑道: o|c&$)m  
“只怕与姐姐一般也不可知。”月娥道:“我若果有好处,决不叫你相离。”小梅 Z_<NUPE  
道:“姐姐虽是美意,惟恐人事不齐,只好听之于天。”因此他两姐妹十分亲爱, Ux{QYjF E  
坐卧不离。 20}]b* C}  
    这月娥自小梅进门后,凡来议亲的,东说不成,西说不就,不觉又过了四个年 q$IU!I4  
头,可见姻缘俱有定数。正是: xlgT1b:6  
VeQ [A?pER  
    有分天涯情可合,无缘朝夕会难偕。 CPP9=CoR37  
}:0HM8B7!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Ox'K C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5-12-14
第二十八回  去炎威故里访亲知  纳清原异乡逢骨肉 }$s#H{T!  
B *p`e1  
    且说这月娥与小梅不啻同胞姐妹。自从岑夫人搬来这日就听得王公对夫人说: \7rFfN3  
“我们东边房子如今又搬来一个江南秀才来住了,年少多才,又好个品貌,只有母 xDU>y  
子二人。说起来倒是个名门旧族,他祖父曾做过九江太守,他父亲也是个一榜。间 S`g:z b_  
壁岑义弟兄是他祖父的老管家。如今因避当道仇家搬到这里来暂住,倒是严先生来 eD5:0;X2  
说的。”王夫人道:“严先生肯与他来说,一定是个好秀才子。这村里都是些务农 /){F0Zjjt  
人家,搬个斯文人来住也好。”当时小梅在旁听说了,因想起:当日父亲曾对我说, &XG k  
我姑娘嫁在江南岑家,他公公做过九江太守,却不知这家姓甚么?因此就留心打听。 ?}f+PP,  
过了一日,听得王夫人要请新搬来的岑秀才赏荷花,小梅听得暗喜道:“果然姓岑! WY=RJe2  
却是姑娘的儿子无疑了,且待他来时看他是个怎样的人物。又想:那严先生从不轻 ,p(4OZz5,  
与人往来,如今肯与他们相交,必定是个高尚的人了。” kBPFk t2  
    及到请岑公子这日,小梅留心窥看:却只有二十以来年纪,丰神俊雅,气宇不 ++KY+j.^  
凡,虎步龙行,必然显达;且见他印堂上黄光紫气交聚,发迹也就不远。心头暗喜, #vO3*-hs  
已是念念不忘,因想:必得见了姑娘方好相认,且不可造次说破。又过了一日,听 =q|fe%#  
得王公与夫人商量:“要请岑夫人来坐坐,将来你们母女们也好往来。”小梅听了 PMZdz>>T  
正中心怀。不想王夫人道:“这两日天气暑热得紧,等凉快些请罢。”因此将这事 [ hj|8)  
暂且放下。 \Y9=d E}  
    且说岑公子自搬到此间,又雇了一个老妈子做饭,岑忠仍在这边料理,岑义的 |iM*}Ix-  
女儿端姐又常在这边陪伴岑夫人习学针黹。岑公子旦夕无非吟哦诵读以消长日,到 Q\=u2}/z0  
日落时或在后门外散步柳塘,或到严先生家闲谈古今。 bf;IJ|v^  
    一日早辰方盥洗毕,王进士着家人来相请说话,岑公子即便服而往。进得门来, ^|sxbP  
王进士笑迎道:“今日得了一个的信,特与岑兄道喜。那侯巡按已是内转离任去了, u|:VQzPd-  
岑兄可放心料理科举之事。”岑公子道:“不知老先生此信从何得来?”王进士道: "   c  
“咋日有友人从南畿到来,是亲知灼见的。并说近日海寇汪直、徐海勾连倭奴从江 WI~%n  
淮、台宁沿海地方分道入寇,势甚猖獗。苏、松、嘉、湖处处戒严,诏用监察御史 v4.V%tg!  
吴宗宪巡抚浙直,又命工部尚书赵文华巡视江淮,各处招募武勇甚紧。”岑公子因 ky%%H;  
说起当日与蒋、刘聚会缘由,他二位武勇绝伦,皆可称当世英杰,只可惜蒋公懒于 '[E_7$d  
仕进,刘兄丁艰在籍,王进士道:“果是英雄,必不终于埋没。”谈论移时,王进 # 0 (\s@r.  
士就留住用过了早饭,因说道:“岑兄可与令堂老夫人先说一声,改一日贱内要奉 5b'S~Qj#r$  
请过来看荷花,千万不要见却。”岑公子道:“老母已说过,只为天气炎暑,还不 VLN3x.BY  
曾过来奉拜太太,待少凉些,一定要过来拜见。”说毕就起身告辞回来,即与母亲 3lN+fQ>)S  
说知,打点上南直销假。 a)Ek~{9  
    岑夫人道:“你如今去考,却在哪里住好?”岑公子道:“母亲放心,此番去 z:5ROlk0  
不是徐老师那边,便在姑母那里居住。”岑夫人道:“你可带两匹茧绸去送与姑娘, G\ZRNb  
再送徐老师那边两匹,不过略表表意儿。”当下母子商定,择于六月二十四日起身。 L0  2~FT  
先往辞别了王进士、严先生,他两家俱治酒饯行。王进士又送了四两程仪,岑公子 <# r.}T.l  
璧谢不依,只得领谢了。此时岑忠身体已健,定要跟随前去。岑夫人道:“也得个 bvS\P!m\c  
老成人同去甚好。”岑忠又吩咐岑义常过这边来照料。因此主仆二人打点行李,至 qq3Qd,$Z  
期拜辞母亲,坐船前往。且按下不提。 v[DbhIXU  
    却说岑夫人自到此间,颇觉幽闲清静。这日天气甚热,到下午后开出后门来纳 DcR}pQ(e  
凉,观看湖中芰荷。正观玩间,只听那边王进士家后门开响,里面先打出一个丫头 oBNX8%5w  
来,看见了岑夫人即转身到门口说了一声,大约是说间壁岑太太也在这里乘凉。只 Ds%&Mi  
听得里边笑语之声,却是王夫人同着两个女儿出来。这边岑夫人就迎将过来,却是 ey\m)6A$  
初见,不曾认识,因问那丫头道:“这位可就是王太太么?”丫头道:“正是。” )b&-3$?  
王夫人便笑道:“原来岑太太也在这里乘凉。”彼此万福了。岑夫人见两个美貌女 )XP#W|;  
子,年纪不相上下,一般打扮,因问王夫人道:“这两位可就是小姐么?”王夫人 G` ,u40a  
道:“正是小女。”岑夫人道:“好两位姑娘。”当下都与岑夫人万福了。王夫人 dh^+l;!L  
道:“妾身原要敬请太太到舍下少叙,只为天气炎热,待到秋凉些相请。不想今日 FUaI2  
倒先得相会,且请到舍下拜茶。”岑夫人也道:“老身到这里,小儿屡屡在府上叨 j2|XD Of  
扰,又承王大人的厚贶,早要过来奉拜太太,也为暑热,恐惊动不便。今朝却是幸 q0&Wk"X%rr  
会!”王夫人定要请岑夫人到家,因道:“小园就在后面,池内莲花颇盛,请太太 UL+E,=  
到里边少坐待茶。”岑夫人道:“又不曾专诚来拜得太太,不好轻自到府吵扰。” d7* CwY9"  
王夫人道:“太太说那里话?这边是个湖套内,并无往来之人。今日见过便好时常 K"L_`.&Q  
往来,太太也免得寂寞。”一面就相让进门。 =L"^.c@  
     n$4|P O$X  
94Ud@F9d5  
>&WhQhZ3kg  
'e@=^FC  
zN~6HZ_:^  
    岑夫人见里边又是一带花墙,侧首一重小墙门,进去便是花园,四下树木垂阴、 $bsH$N#6T  
山石叠翠,有几处亭树楼台。转过一个山洞,却是一座水亭,四周都有一箭宽的地 qAY%nA>jO  
面,从湖中放进来的活水,里面荷花正盛。亭面前培出一条柳堤,当中一座小小石 MYLsHIPC  
桥。大家让岑夫人一同到亭子上来,岑夫人与他母女们重见过了礼,便都倚栏而坐。 hBU\'.x  
王夫人即吩咐丫头取茶。此时小梅注意看岑夫人举止有大家风范,听说话带些山东 h 8e757z  
语音,面貌又与父亲相像,知是姑娘无疑,便觉盈盈欲泪,因王夫人在前,一时不 1.<q3q  
便开口动问。只见王夫人道:“前日听得家相公说府上的仇家已去,大相公此番乡 [U@; \V$  
试必然高发的了。”岑夫人道:“小儿年轻,只恐才学疏浅,幸得在这里,正好请 $Xm6N@  
王大人朝夕指教。”王夫人道:“这是太太过谦,家相公曾对妾身说,大相公是才 (Rt7%{*  
貌兼全的,不知曾对了亲么?岑夫人道:“小儿自十六岁进了学就有几处说亲的, css64WX^0c  
都求卜不起。后来为了这个对头就远离乡井,不觉又过了三个年头,因此还蹉跎不 3(TsgP >`  
就。”王夫人道:“太太今年高寿?跟前可有姑娘?”岑夫人道:“老身今年四十 F}Vr:~  
六岁,只有这个小儿。”因问:“王太太贵庚?有几位相公?”王夫人道:“妾身 cw iX8e"3  
今年四十四岁。只为命薄,有一个小子招不住,到五岁上出花儿没了,如今跟前只 A}eOFu`  
算有这两个小女。”岑夫人道:“好两位姑娘,真似如花似玉。”王夫人道:“不 {<<U^<6}  
瞒太太,”因指着小梅道:“这个小女是螟蛉的。他原籍山东,祖父做过江西刑厅, l\i)$=d&g  
父亲是个秀才,因父母俱亡,被难到此,家相公就承继做了女儿。他两姊妹到情投 |ZmUNiAa  
意合,一步也离不开。”岑夫人听了此言口里答应:“这也难得”。心里却想起: W)bLSL]`E  
在蒋家时,曾说我侄女叫做小梅,卖在一个浙江的新进士家,今又说他是山东人, $&n=$C&x  
祖父曾做江西刑厅,莫非正是小梅?因急问小梅道:“小姐的本姓姓甚?是山东那 "]} bFO7C  
一府县人?”小梅见问,止不住泪如雨落,哽咽答道:“本姓何,是衮州府沂水县 R\!2l |_  
人。”岑夫人惊问:“你家在城在乡?”小梅道:“在乡。”岑夫人大惊道:“你 VY7[)  
莫不是北门外尚义村何式玉的女儿小梅么?”小梅大哭道:“你果然是我的亲姑姑 -cAo@}v  
了!”说罢,哭拜在地。岑夫人此时也顾不得王夫人,便过来一把拉起,口叫“亲 #A JDWelD  
儿”,抱头大哭。 \wz6~5R  
    当时王夫人见他姑侄相认,十分惊异,感叹道:“这真是天假相逢!”又想: 5H<m$K4z  
幸喜我不曾将他轻待了。因见他姑姑侄女伤悲不止,上前劝道:“这是太太姑侄相 3w*R&  
逢一桩天大的喜事,且免伤悲。”岑夫人收泪道:“老身泪出痛肠,多有得罪。” V(I8=rVH  
小梅起来,重又拜见姑母。岑夫人对王夫人道:“老身今日不诚,明日还要专诚拜 b|:YIXml  
谢。”王夫人道:“岂敢,明日也要与太太道喜。前者实是不知,还要太太涵容。” W aRw05r  
岑夫人道:“太太说哪里话?他若不是在太太这里承太太的抚养、小姐的见爱,莫 z43M] P<  
说今日不能相见,还不知流落到怎样了!” 6<QQ@5_  
    这里两位夫人说话之间, 这些丫头、 仆妇早将此事报知主人。王公听了道: f}P3O3Yv&  
“有这等巧合之事!”甚是惊叹不已。因吩咐丫头请岑太太到内堂相见。丫头们到 ;N0XFjdR  
花园传命,岑夫人道:“老身急欲亲自拜谢你老爷,只是今日随身便服,不敢请见。 !_)[/q"  
明日一早再专诚过来拜谢罢。”王夫人笑道:“太太不是这等说,令侄女与小女自 <0!):zraS  
姊妹,妾身本不敢高扳,如今与太太是亲家了。今日家相公请见过,以后便好作亲 }o`76rDN  
戚往来,就不用避嫌了。”一边说着,就邀岑夫人出了花园。又转过一个院子,另 g}c~:p  
是一重墙门,进来便是五间大楼房。到正中这间,王夫人逊岑夫人上坐。 |yPu!pfl  
    少刻,王进士衣冠进来,岑夫人即起身道:“今日愧不专诚,大人休怪。侄女 DN6Mo<H  
蒙大人恩抚,小儿又屡次叨扰并承厚赐,老身感戴不尽。”说着就拜下去,王公连 G 01ON0  
称不敢,也跪下回拜。岑夫人四拜起来,道:“侄女若不是在大人这里,蒙恩以骨 iWR)ke  
肉相看,如何得有此日?老身与他父亲是同胞姊弟,前年到山东避祸,不想他父亲 #<xm.  
已是去世,遭族叔将家产败落尽后将他卖身,不想倒是他的造化。不但老身终身感 %"-5 <6d  
激,就是亡弟九泉之下也当衔感不尽。”王公道:“日前虽与令公郎相聚数次,却 2`-Bs  
并不曾提起太太家中之事,因此不知。如今令侄女已拜继与我,明日叫小女也拜继 pK4)yu+  
与太太便成了真亲家,却好作亲戚往来。”岑夫人道:“只恐仰扳不起。”王夫人 oL<St$1  
便道:“以后彼此再莫说客话了。”王公道:“今日天已傍晚,可留住太太不必回 t$ *0{w E  
去,一来姑侄们正好叙叙话,二来明日就叫女儿拜继了太太,省得改日又是一番举 [00m/fT6  
动。那边叫丫头过去说一声,不必等候,若是无人,就叫丫头在那边陪老妈子过宿, 9!tW.pK5  
与太太锁好了上房门就是了。我在外边去料理明日之事。”又吩咐丫头、仆妇们收 We z 5N  
拾酒碟在上房款待。说毕,王公便往外边去了。岑夫人因对王夫人道:“老身今日 r%N)bNk~  
且过去料理料理,明日自当一早过来。”王夫人笑道:“我晓得姆姆要回去备办与 ;=UsAB]  
干女儿的东西可是么?如今日子正长,何必在此一时。”当下即取了一把大锁交与 KY N0  
一个老管家婆,叫过去与太太锁好了上房就在那边陪老妈子过夜,明早回来。那仆 4Z,!zFS$`  
妇应着去了。 E+JqWR5  
    这里丫头们摆上酒碟,王夫人逊岑夫人坐了客位,自己对面,姐妹两个在上横 (!N|Kl  
头并排坐了。王夫人亲奉了一杯道:“今日草草杯盘,姆姆不要见怪。”岑夫人道: E\,-XH  
“一来便要叨扰。”当下王夫人母女殷勤相劝,十分亲热。饮酒中间姑侄二人叙起 9p2&) kb6  
家常,未免悲喜交集。小梅道:“前日听得姑姑搬到这里说是江南姓岑,祖公曾做 \)?HJ  
九江太守,侄女就猜是姑姑,只是不曾见面,不好说得。今日见了姑姑带些山东语 R[x_j  
音,又与父亲面貌相似,不想果是姑姑!”王夫人道:“既如此,何不早与我说知?” @wNG{Stj  
月娥道:“妹妹到与我说过,只为总要请姆姆过来赏荷花,待到见面时问了的确再 FSW_<%  
拜认,不想今日无意中先拜认了。”母女四人说说笑笑,直饮到二更时分。酒罢后, uH- l%17  
夜气清凉,两姐妹就请岑夫人在自己房里安歇,王夫人也一同送到女儿房里来。又 ywm8N%]v  
坐了一回,夜已深了,王夫人道了“安置”,自回房安歇。 ']z{{UNUN  
    他姊妹原有两张床,因让岑夫人独自睡了一张床,他两姐妹却一床同睡。岑夫 /saIs%(fU  
人见他两姐妹十分亲热,心中甚是欢喜。因想起:当日雪姐曾对我说,那刘老封君 %wvdn  
有言说他的婚姻“不宜预占,有妨亲疏”这句话,莫非侄女与儿子也有姻缘之分? 9_rYBX  
想他孤孑一身,若得在我身旁做了媳妇,倒省得日后两处挂念。雪姐日后果是姻缘, k,E{C{^M  
他两个都一般儿温柔和婉,就在一处,也是过得来的。思前想后了一回,也就睡熟 &Gn 2tr  
去了。正是: goRL1L,5  
t#/YN.@r  
    功名禄籍生前定,婚媾红丝暗里牵。 }6}l7x  
R'`qKc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5-12-15
第二十九回  俏娇娃拜继老夫人  贤能妇管教呆公子 [Vt\$  
jZ; =so  
    却说岑夫人次日黑早先自起来。小梅道:“姑姑还好再睡睡,起得太早了。” >F&47Yn  
岑夫人道:“今日他两公婆要将小姐承继与我必要见礼,我穿着这夏布裙衫如何使 Om {'1  
得?须得回去换了衣服来才好,为此起得早些免得惊动他们。”此时月娥已醒,便 jlg(drTo  
道:“不用去取。我有一套新做的纱衣服,叫裁缝略做得长了些,只怕倒穿得着, v74&BL]a  
待我取出来试试看。”一面就起来穿衣。岑夫人道:“你新做的衣服不要穿污了你 $ o#V#  
的。”月娥道:“不妨,若穿得着只顾穿。”一面说话,一面缠足,下来穿了裙衫, MR.'t9m2L  
开箱取出那一套新衣服来:却是一件佛青府纱披风、一件松花色府纱衬衫、一条水 |)/aGZ+  
合色府纱裙子。月娥抖开披在岑夫人身上,穿了一穿却甚相称。岑夫人道:“不要 Fh9h,' V"  
污了你的。”月娥笑道:“只顾穿,污了也不值多少。”正说时,王夫人叫丫头又 kX2rp?{  
送了一套衣服过来,说:“是与岑太太穿的。”岑夫人道:“多谢你太太费心!” L4y4RG/SJ:  
月娥道:“你放下就是了。”月娥看了看,却是一件玄青纱披风、绿纱衬衫、天兰 3n}?bY8@5_  
纱裙,又一件天青亮纱披风,因对岑夫人道:“这衣服虽都还是新的,但只穿我这 l3F6AlPql  
套未上身的好。”当下叫丫头取了脸水来。大家梳头、洗脸方毕,王夫人笑进来道: V-L"gnd&2  
“姆姆起得恁早?”岑夫人道:“天气暑热倒是早些起来清爽,又要亲母费心送衣 ,0HRAmG  
服来。”月娥道:“岑太太一早起来要回去换衣服,我说前日新做的这套衣服略做 Cg?&wj<  
长了些,拿出来试穿了穿,倒正合式。”王夫人道:“是呀,若姆姆穿得着就送与 Y+u_IJ  
姆姆穿了,也是女孩儿的孝敬。”岑夫人道:“我还没有在姑娘面上尽一点情哩!” dD|OSB7 I7  
王夫人道:“姆姆只顾穿就是了。”说笑了一回,丫头请吃早点心。王夫人就叫端 usK*s$ns  
到这里来吃,却是四盘:蒸糕、粉团、卷酥、果馅,四盏雀舌芽茶。 yt=3sq  
    母女们正用过点心,外边王公叫管家进来问:“太太们若用过点心,趁早凉请 dq&yf7  
到厅上见礼。”当下两姊妹打扮得花娇柳媚一同出到厅堂,见银台烧烛、宝鼎焚香、 Raxrb=7  
堂悬红彩、地衬氍毹。王公冠带整齐。岑夫人先与王公夫妇道谢见礼毕,两夫妇就 (-xS?8x$  
请岑夫人上坐叫月娥拜继。岑夫人在上面立受了两礼即来扶起,王夫人拦住一定叫 cc&axc7I  
行了个全礼。岑夫人又与他两夫妇谢过,道:“一时备不及礼,只好改日补送罢。” e8]\U/  
王夫人道:“姆姆不要费心,他还不曾有甚么孝敬着哩!”当下小梅又与继父拜喜, ,:`4%  
又拜了姑姑,然后两姐妹交拜。礼毕,王公对夫人道:“房中暑热,竟不如请亲母 Zh*u(rO  
到花园竹厅内坐,那边又凉快又好赏荷花。”王夫人就让岑夫人大家一同到花园中 X 9%'|(tL  
来。 z=_Ef3`M  
    早饭后四处游玩,但见蝉鸣高树,鱼戏清涟,鸟语林端,花香几席。母女四人 TsUOpEuX  
赏玩了一回,日色渐高,便一同到荷亭上来倚栏而坐。岑夫人因说起雪姐还魂的这 -0eq_+oQ  
桩事来。王夫人道:“只说这还魂的事是戏文里做出来的,那里晓得真果有这般的 ,\d6VBP&  
奇事。”两小姐听岑夫人说出雪姐许多好处,恨不得即见一面才好。午间就在竹厅 [;.`,/  
上设席,这厅周围俱是丛篁,挂起四面吊窗,照映得人衣皆碧。母女们殷勤劝酒, #4h+j%y[H  
欢叙了一日。 席罢后已是日西, 岑夫人要辞了回家,王夫人母女坚执不放,道: \#x}q'BC4  
“姆姆过去,独自一个也觉冷静。如今大相公不在,只要把前门关了,从后门往来 DrvtH+e  
甚便,这里并没有闲杂歹人,姆姆放心,常住在这边也不妨。”岑夫人道:“承亲 :Ze+%d=  
母不弃,只要不把我当客待才好。”王夫人道:“是呀,姆姆也莫怪简慢。”因此 $ 'QdFkOr  
岑夫人就住下了。从此以后,母女们无日不相往来,大约岑夫人在这边住的日子居 cf[vf!vi  
多,此话暂歇。 m<3v)R[>  
    且说岑公子主仆二人到了南直,先寻了一个寓所住下,及到自家门口见房屋仍 }w!ps{*  
然封锁。那领佑人家见了岑公子都欢喜道:“公子去了许久,如今回来正好进乡场, 9Nl* 4  
今科必然高发。”岑公子道谢,遂入家拜望,内中有一个老者道:“如今老太太可 (4)3W^/kk?  
康健么?”岑公子道:“多谢垂问,托福安康。”老者道:“上年有一个过路的江 >1XL;)IL>  
西相公到这里来访问,见房屋封锁,他愤愤而去。这房屋本县大爷奉上司所委没奈 U5wTGv4S|  
何到来封锁,后来催卖了几回也没人敢买。那侯巡按离任时也不暇提起这事。大相 >\-3P $  
公何不去见见本县大爷,开了锁,仍旧搬回来住何妨?”岑公子道:“承老丈关切, B$EK_@M  
但既经封锁,此人还在县里,也不便擅专,只好从缓商酌。”又一个道:“公子今 (HaU,vP  
科高发了,他双手送还也嫌他迟了。”岑公子道:“承高邻们关爱。”当下谢别了 GHqBnE{B  
邻里,一竟进城来拜徐老师,一来拜准,二来销假。 oO}>i0ax*  
     CrT2#h 1#  
_-YL!oP  
X=-gAutfE=  
g!~-^_F  
~ 4p]E'b  
    到得衙署,门斗即忙通报,徐老师听得岑公子到来,三步做两步迎接出来,拉 cQUH%7m  
着手道:“贤契一别三年,老夫时常记念。如今令堂可曾同来么?”一面问话,已 troy^H  
到书房。岑公子谢毕坐下,因说:“自同家母到东省,不料母舅已故,家业荡然, inq4CGY  
因在一蒋舍亲家住下,不觉三个年头,竟不知南边信息。夏初同老母回来在扬州遇 L`VQ{|&3V  
见了老仆的兄弟前来报信,才知道这边的情节。那时侯公未去,只得同老母又往湖 STF}~`b:3  
州暂住。如今得了侯公去信,才敢回来销假。”老师道:“乡场在即,我甚是盼望。 *M\i4FO8  
你来得正好,竟在我这里住罢。”岑公子道:“承老师见爱,但恐这边朋友往来, DoPF/m}  
未免不便,门生且在郑表弟家暂住。”徐老师道:“他家住也好,只是这个呆子自 i!+3uHWu`)  
你去后一发呆得不像样了。吃了酒,当众大骂侯巡按,劝也劝他不住。你来了,他 =A&*SE o5  
倒还肯听你的话。如今你且在此少住几天,正要与你叙叙契阔。”因问:“你行李 |>fS"u  
在那里?我叫人去取。”岑公子道:“无多行李,叫老仆在城外暂住,待门生自去 U:p"IY#%  
取来。”徐老师道:“不必,只要说明寓处,叫人去取来就是了。”遂叫了一个门 !!X9mI|2|  
斗,说明寓处,前去搬取。他师生两人在衙斋便饭,叙说三年之事,一时也难以尽 wgP3&4cSUc  
言。午后门斗搬了行李到来,岑忠与徐师爷磕了头,就叫在后边吃饭。晚间,师生 $ttr_4=  
饮酒谈心,直到夜深方睡。次日,岑公子取了两匹茧绸送了老师,因禀过要往各朋 'ZgW~G]S  
友处拜望。 YAG3PWmD  
    且说这郑璞与岑公子是亲姑表兄弟,家道却称小康,为人朴实,言语憨拙无文, dAt[i \S  
又带几分呆气,作文鲁钝。多亏岑公子指点,十六岁上同进了学,因此最敬重岑公 l0 _O<  
子。这些学中朋友见他憨拙,凡事哄骗他,他却信以为真。如道考前朋友们把一个 >f/g:[  
从不出的题目骗他道:“打听得学台今年要出这个题目,你可留心。”他便信以为 A/aQpEb%  
实,把这个题目日日磨拟了一篇文章,要岑公子删改好了,牢牢记诵。谁知进场去 y0]O 6.{  
恰恰出了这个题目,他反取在五名前头,甚是感激。这些朋友都以为奇事,因取了 g-36Q~`9v  
他一个诨名叫做“靠天田”。惟有岑公子不但不戏谑他,反敬爱他,事事与他周旋。 (B5G?cB9  
自从岑秀到山东去了,他弄得手足无措,终日在家里纳闷,嘴里不住的骂侯子杰害 ?fG Y,<c  
了他。郑婆婆只有这一个儿子,十分宠爱,却与岑公子同年,只小月份,上年已与 %"D-1&%zY  
他完了姻,他娘子和氏甚是贤能,两口儿也十分恩爱。他娘子初时见他的憨样劝过 J c*A\-qC.  
几回,见劝不转也便随他,后来见惯了就不以为怪。往往有那好顽的朋友到家,故 B4%W,F:@  
意挑逗他,说得高兴连闺房亵事都说将出来。他娘子私下埋怨他道:“他也呆得不 ebf0;1!  
像样了,这是什么话,也对着朋友们说?”他笑道:“精扯谈!夫妻、朋友都在五 7C=t19&R'  
伦里的,夫妻的事又是当官的,谁人没有?说说怕怎的?”他娘子气得慌,瞅了他 HA| YLj?|g  
两眼,他只是憨笑而已。后来他娘子见有朋友来便留心观听,见那志诚厚道、斯文 [E+#+-n7  
端正的便许他往来,那游戏三昧、轻佻薄劣的便不许他往来。这呆公子却也好,听 '6WaG hvO  
了娘子的话,凡是轻薄的到来,便口也不开,茶也不留。那朋友见他有些古怪,偏 ^8-CUH\  
要再三盘诘他是甚么缘故,问得他着了急,他便直说将出来:“我娘子说你轻薄, qdWsP9}q  
叫我不要与你往来。”因此有几个轻佻的朋友自觉无趣,倒渐渐的疏远去了。凡是 jNBvy1  
斯文端正的到来,和氏娘子便叫他留茶留饭,谈诗论文,十分亲热,因此倒长了许 : A9G>qg  
多学问。这日正在门口闲站,看见岑公子到来,喜极了,他却不迎上前来,反急转 <?zn k8|  
身往家里飞跑,大叫:“母亲,岑哥哥来了,快些叫媳妇打扮了出来拜见!”一面 tj7{[3~-[  
叫着,一面复翻身跑将出来,正迎着岑公子进门笑道:“贤弟见了我为何反跑了进 !} ~K'1"  
来?”郑璞笑得话也说不出一句,直至笑定了,才道:“我的哥哥,我如今娶了弟 y{{7)G  
媳妇了。 方才看见了你, 连忙通知他,叫他好打扮了出来拜你。”岑公子笑道: ZoFQJJK56B  
“原来兄弟恭喜了,愚兄失礼,还不曾吃你的喜酒。” {-FS+D`  
    说话时,郑婆婆已同着媳妇出来,岑公子先拜见了姑娘,这郑璞却笑个不住, 8+gti*C?\  
自己且不与哥子见礼,只叫娘子与大伯磕头,口里还咽哝道:“叫你装扮装扮,怎 Cq-d,  
的就这般出来了?”和氏娘子也不理他,端端正正朝上拜了四拜,岑公子还了礼。 z?a<&`W  
郑璞才与表兄拜毕,一同到内室来坐下。 @ P[o  
    郑婆婆道:“你兄弟自你去了,竟象发狂的一般,走投无路。去年与他完娶了, c^N'g!on  
幸亏媳妇贤能,他才略改了些。因想念你半夜里常发起梦颠来,惊得人了不得。如 ,&wTUS\  
今你母亲住在哪里?身子可康健?”岑公子因将别来之事一一说知,喜得个郑璞只 lq4vX^S  
是手舞足蹈,说:“何不同舅母搬到这里来住?”又道:“哥哥不要住在学里,那 l7rGz2:?  
个老人家有些古板,拘束得慌,快些搬到这里来,我叫你弟媳妇好生做茶做饭请你。” b4_"dg~gK  
郑婆婆道:“你看他还是这样发呆。”岑公子道:“兄弟本质如此,一些无假,其 Dxc`K?M   
实可敬。”当下郑璞叫娘子快些做起早饭来。岑公子道:“我已在老师那边吃了。 $ Cr? }'a  
今日还要往各处去拜望拜望,明日到这里来吃饭罢。”郑璞道:“如此说,哥哥去  b;!oPT  
走一转,到这里来吃午饭。”岑公子道:“今日老师已是费心端正,约定去吃午饭, ~lx5RTkp  
不好辞得。明日一准过来。”郑璞道:“你不要哄我,明日若不来,我自己到学里 YoD1\a|  
去请你,把行李都搬了来,在这里住好。”郑婆婆也道:“侄儿在学里住,岂不叫 NQq$0<7.=W  
人笑话我们?”岑公子道:“侄儿原要搬来,只为老师再三留住,不好遽然辞他。 7O{c>@\  
今日回去禀知,明日一定搬来。”说毕,就起身出来。郑璞又再三叮嘱,岑公子就 1btQ[a6j  
诺,遂往各处去走了一转。午间回学,将姑母相留之事说知,徐老师道:“这是亲 D0,U2d  
亲之谊,搬去也好,幸喜不远,好常到这里来走走。”岑公子道:“门生自当常来 uArs[e|f  
领教。”当午设席相待,师生们直叙谈到晚,过了一宿。 %"V Y)  
    次日一早,岑秀方才起来,郑璞已到学里,便跑进书房来逼着岑公子起身。及 A1x?_S"a  
老师出来,他只作一个揖,话也不说一句,只瞪着眼呆看岑公子。徐老师见他这个 ]N!382  
光景,笑道:“你想是一早来请他?且在我这里吃了早饭同去便了。”郑璞听了这 k !Nl#.j  
句话,才笑了一声道:“老师说得是。”当下岑公子收拾行李,叫岑忠觅人挑着先 W-zD1q~0?  
走一步。他师生三人同吃了早饭,又坐了一回。郑璞几次丢眉挤眼,催着叫走,徐 6=a($s!   
老师笑对岑秀道:“他这个样子,只恐你不去,不要急坏了他,我们改日再叙罢。” 3OTq  
岑秀只得就告辞了,与郑璞一路回来,于路道:“兄弟为何如此性急?”郑璞道: G m40u/  
“我若不发急,他还不放你哩!” r!+-"hS!  
    两兄弟说着话,已是到家,此时尚在三伏之日,天气正热。他书房是个泥地, C=2"*>lTn  
南边地方未免有些潮湿。郑璞却自己早起生了一大盆木炭,放了一把苍术、芸香在 xq1 =O  
内,关上了门。那木炭渐渐旺将起来,烘得里面如火坑一般价热,满屋都是烟气闷 (5S(CYls  
住。他回来一开门,烟气外冲,岑秀吃了一惊,看里边时却是一大盆炭火已待烧还。 }ybveZxv5A  
岑秀道:“这是为何?”郑璞连忙谣头道:“不要响,是我早上起来瞒着他们生了 {2?o:  
这盆炭火把地烘烘燥,哥哥在里住不受潮湿气。”岑秀笑道:“兄弟也太过虑了。” V~p/P  
因即叫岑忠同他小厮容儿快将火盆扛出,将窗门大开放出烟火之气。郑璞一直拉岑 m3zmyw}  
秀到上房明间内来坐下。 r(9#kLXg  
    此时他婆媳正在厨房收拾午间肴饭,郑璞自己去取茶来吃。岑秀道:“兄弟近 P9(]9np,,  
日文思如何?”郑璞笑道:“不瞒哥哥说,比从前熟滑了好些。”岑秀道:“这是 {.=4;   
用了苦功文思日进,所以下笔敏捷了。”郑璞笑道:“哥哥猜得也着,却是亏了你 EXt?xiha?  
弟媳妇的教导。”岑秀惊问道:“原来弟媳妇是个才女?”郑璞摇头道:“甚么才 <\i}zoPO  
女?他又一字不识,全不在行。偏要我一日做一篇文章,又不会出题,拿了一本书 Aj| Gqw>  
指着那一句就要做那一篇,还恐我骗了他,在题目文章上都记了记号,说遇了通人 <zmtVE*>g  
还要对问。及做完了又要朗朗念与他听,若做不完就不许我进房睡觉,比宗师还利 1Q$ePo   
害。”岑秀笑道:“原来如此。”他弟兄在上房说话,不料大娘子有心,在窗外听 0I|IL]JL  
了个明白,转身来告与婆婆。郑婆婆笑道:“这是他第一个心上敬爱的人,又是骨 'g3!SdaLF  
肉至亲,比不得外人,随他说罢了。”当时同着媳妇走来。岑秀与姑娘作了揖,大 !8cS1(a  
娘子也万福过,就进里间去了。岑秀道:“兄弟可把近日窗稿与我一看。”这话才 %Se@8d8  
说罢,大娘子在里边听见,想道:正不知他平日做的是些甚么,好与不好又没处去 -\Y"MwIED  
问。今听见岑公子要看他的文章,连忙捧了一大卷出来,放在桌上道:“正要请伯 f-w-K)y$ht  
伯看看,不知做的是些甚么?”岑公子随手取了一篇看时,题目是:《柴也愚,参 RmR-uQU-c  
也鲁,由也谚》。通篇看了,虽是平铺直叙,文理却还清通。又看了一篇,是经题: :h4Nfz(  
《女曰鸡鸣》,也颇平顺。因道:“兄弟近日文章果然比前清通了许多,若再加琢 OKXELP  
磨,便可驰骋文场了。”郑婆婆也喜道:“如今得侄儿在这里指教他就好了。”大 j %3wD2 l  
娘子听得说他文章比前更好了,方知平日不是哄骗他,心下也十分欢喜。郑璞见表 E41ay:duAl  
兄称赞他文章比前好了,就拍着大娘子的肩头道:“你平日不信,今日何如?”大 1N3qMm^  
娘子见他又发起呆来,就转身往厨房去了。郑璞当下立逼着表兄与他改了这两篇文 v` G[6Z  
章。 kuQ+MQHs  
    已是晌午时候,婆媳两个在厨房收拾端正,叫容儿就端在上房吃饭。岑秀道: I<&(Dg|XQ  
“我同兄弟在外边去吃,这里好让姑姑、弟妇在此。”郑璞道:“没得说,大家一 o&PPW~D+h@  
同吃吃就是了。那里三桌两席?”岑秀道:“姑姑却不妨,弟妇如何好同桌?”郑 s2N~p^  
璞道:“这样说,且待我们吃过了他再吃罢。”岑秀道:“在此日子正长,却不是 TM?RH{(r  
常便。”两个正在分说,郑婆婆走来道:“侄儿就在这里吃,我们还未吃哩!”岑 l^WPv/}?  
秀见姑娘说了,只得坐下,容儿斟上酒来。郑璞酒量原好,又见了岑公子,心下十 ybNy"2Wk  
分欢喜,一面说笑,只顾大杯价吃起来。岑秀道:“我们且吃了饭,到晚间月明下 Kz`g Q|S  
和弟畅饮何如?此时恐怕有朋友来会,吃得脸红红的不好看相。”郑璞道:“哥哥 ZY Ci&l  
说得是。”因此两弟兄吃完饭就到外边书房里来。岑公子取出两匹茧绸递与表弟道: tXWh q  
“这是你舅母在山东带来的,这紫色的姑姑们好做两件衫子,这本色的兄弟好做衬 zP(UaSXz/  
衣。”郑璞笑道:“舅母老远带来,一定是要收的。”就捧了进来道:“这是舅母 1m5 =Nu  
送的。”交与母亲收了。 .e,(}_[[<  
    岑公子自搬到此,每日有朋友来回看,也有请接风的,到忙了十来日才得清静。 ;<9dND  
看看场期不远,大家打点精神赴试。正是: T,sArKBI  
E`DsRR <  
    只缘才品超群出,应有逢迎倾盖来。 (eOzntp8  
h]DS$WZ  
    不知他两表兄弟如何进场?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