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94阅读
  • 51回复

雪月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5-12-16
第三十回  真铁口五星断休咎  程操江一语解纷争 Ga?UHw~  
t3 K>\ :  
    却说岑公子搬在姑娘家居住,他表弟夫妻两口十分恭敬。过了十余日,早又是  ?DJuQFv  
中元佳节,这日是报恩寺的兰盆胜会,弟兄要同去游玩。一早起来盥洗,吃了点心 T3 =)F%  
就同出门。到得寺中,大殿上建水陆道场,香气纷坛,游人如海。弟兄们四下观玩 oC5gME"2  
了一回已是早饭时候,就同到一个洁净面馆内吃了面,出来复去塔上游了一回,无 4&#vU(-H  
非一片繁华热闹。岑秀道:“我们到个清静些的所在去坐坐,避过了午间烈日回去, %w;1*~bH  
不要在这里挨挤,甚觉无趣。”郑璞道:“前日有人说水月庵里来了个江西的星相 {'cs![U  
先生,如神仙一般的准。我自哥哥来了,不曾去得。今日我们同去试他一试,看他 Cf8R2(-4  
如何?”岑秀道:“甚好。” U^WQWa  
    两人一经行来,也有一里多路,却是个僻静去处。来到庵前,见庵门外有个招 Av\ 0GqF  
帖上写着:“江西真铁口星相无差”。进得庵门,果然好座幽闲静室,正中供着一 2gNBPd)I  
尊弥勒古佛,背后是韦驮尊者。第二层便是正殿,上供一尊如来佛祖。东边一座小 h3vm< R;  
门,进来另是三间小殿,供着普门大士。侧首朝东三间客座,门上贴着“真铁口寓 fuwpp  
此”的条子。 lyc{Z%!3  
    弟兄两个缓步进来,只见这个先生六十上下年纪,须发斑白,骨格清癯,坐在 B7QtB3bn  
一把交椅上打盹。听得脚步之声,睁眼见有客来,便起身拱手道:“二位何来?” UHDI9>G~,  
郑璞道:“特来寻你看看星相,你且看我两个今科中不中?”岑秀忙接口道:“闻 >"My\o  
得先生星相如神,特来请教。”这先生道:“且请坐,待献过茶再讲。”因叫童儿 .6A:t? .  
不应,这先生寻到后边来,原来在厨房里睡觉,因叫醒来道:“外边有客,还不起 ')cgx9   
来烹茶!”那童子才呵呵欠欠的起来灌水生火。这先生出来道:“今日是报恩寺的 hd BC ^n  
大会,这里住持都去赴会去了。因此无人,实是有罪。”岑公子道:“我们也从会  ;I@L  
上到来,请问先生星相二事,何者为先?”先生道:“二者原可并参,如今先看了 3 pH` ]m2  
尊相,再看五星,必有相合。”因请岑公子对着亮光端坐。这先生存神注目细看了 kweTK]mT  
一回,道:“尊相也不须细讲:三台高耸,五岳丰隆,眉秀春山,目澄秋水,鼻直 ='>UKy[=  
口方,神清气旺,是生成大贵之相;所欠发脊不齐,早年恐其失怙,库仓略陷,青 `0D1Nh"%k  
春微有坎坷,却都逢凶化吉,无妨于事。一交眉运,官禄荣升,前程远大,寿缘可 RY< b]|  
至期颐,子息尽皆玉树,富贵二字已是分定目下。印堂黄明光润,恭喜也不远了。 KK$A 4`YoR  
再请把八字一推。”岑公子即写出自己八字,那先生仔细推详了一回,道:“却又 d2sq]Q  
作怪,论功名应从科甲得来,但这官禄宫中又变出稀奇品格,偏不由科甲出身。但 / u6$M/Cf>  
文昌高映,奎壁相缠,总不由正途却胜于科甲,论爵位当居极品;又喜武曲临宫, ulJYJ+CC!  
官职必兼文武,却是一位大人。失敬!失敬!”岑公子道:“岂敢过望!”因为有 'U$VO q?!  
雪姐这桩心事,又问:“婚姻不知几时可就?”这先生又推算了一算道:“红鸾发 !5!$h` g  
动,天喜照临,婚姻不远,九、十月间必然见喜,但这贵造中尊夫人却不止一位。 6*33k'=;F  
据理算来,当有三位,却又都是贤能内助,都可同偕到老,真是难得!只是命中有 wN hR(M7  
小耗作祟,常为小人所忌,总无妨大局,不足介意。在下是依理直谈,不是虚誉, E wsq0D  
日后应验,当领重酬。”岑公子道:“再烦与舍亲相一相。”这时郑璞听他两个说 w[oQ}5?9'  
话呆呆坐定不动,及说与他看相,才道:“别的都不管他,你只相我今科中与不中?” 3H}~eEg,  
这先生笑了一笑,请他坐正定睛细看了一回,道:“这位却也是个贵相:双眉耸秀, ' raB  
少年可取功名;两目定光,到老总无厄险;虽带几分拙直,却存一片慈祥:寿过古 {.3  
稀,子有三四。再请写出八字一推。”郑璞笑道:“我却忘记了,你只算我是五月 yg+IkQDf4U  
十五日丑时生的就是了。”先生笑道:“贵庚几何?”岑公子道:“与我是同年的。” l4mUx`!  
这先生推算了一回道:“这贵造也应少年克父,最喜金水相生,当得一贤内助,终 XYb^C s;  
身受益不浅。论功名,今年正值文昌相照,这举人是稳稳的了,但只可一榜出仕, 0i5y(m&7  
亦不过六七品之间。却喜贵星坐落命宫,一生多得贵人扶持,到老风光并无坷坎。 .:{h{@a  
可喜!可喜!”郑璞听得欢喜,把手在桌上一拍,道:“我若中了,谢你五两银子。” }W:*aU  
先生道:“五两也不多,中了不要翻悔。”郑璞道:“我从来不说谎,中了包管送 Em e'Gk  
来。今日却不曾带得,莫怪!莫怪!”岑公子道:“今日却是偶然到此,不曾多备, dB@Wn!Y  
先生莫嫌轻亵。”因取了一两银子送与先生道:“改日再得请教。”先生道:“明 &|v{#,ymeb  
日高发了,还要领重酬哩!”又留吃了一道茶。岑公子起身告辞,这先生直送出山 v#  
门而别。 94\t1fE  
     >*IN  
oK2pM18  
#Z\ O}<  
Gih[i\%Q  
fj>C@p  
    此时已是未末申初时候,两弟兄取路回来。郑璞道:“这个相面先生说得倒也 W2Luz;(U  
不错,只是说哥哥不从正途出身,这是胡说了。”岑秀道:“星相之言,未可全信, ,FZT~?  
且自由他罢了。”两人于路说话,回到家时腹中已饿。郑璞即叫:“娘子快些收拾 !@A#=(4R4  
饭吃。”大娘子道:“已端正现成的。”郑婆婆道:“你两弟兄在那里吃的早饭?” BxK^?b[E8  
郑璞就将游玩看相的事与母亲说了一遍,道:“我今科中了,应许他五两银子。只 2[fN\e{  
是他说哥哥不从科甲出身,真是放屁胡说了。”当即摆上饭来,两弟兄用毕。郑璞 in`aGFQO  
又对娘说:“这相士说哥哥日后官居极品,又有三个嫂嫂同偕到老。”郑婆婆道: l7{oi!   
“但愿你哥哥做了大官,你便有倚傍了。”岑秀道:“星相的话那里当得真的?” oh"O07  
这边姑侄弟兄们闲话。且表过不提。 yme^b ;a  
    却说这年南直正考官钦点了翰林院侍读学士汪耀辰,副考官是礼科掌印给事中 o9xlu.QL{c  
顾其章,都已进了贡院。至八月初,这通省秀才聚集省会,把各处寓所都住满了。 N]KxAttt  
到了初七日,这监临就是操江程公,副监场是布政司参政陆文山,按察副使高兆麟 =+ t^f  
率同内外帘官入闱,甚是热闹。初八日五鼓,众秀才按册点名进院。却好郑璞正与 DjSbyXvrg  
岑秀联着号房,喜得他心痒难爬。等得题目到手,谁不用心作文?这郑璞起了正稿 ^"J8r W6[  
就拿来叫岑秀删改。岑秀就先与他改好,叫他用心誊正,然后自己誊毕,果然字字 &ZL3{M  
珠玑,行行锦绣。二人早早交了卷子,头牌放出。三场考毕,也是郑璞的造化,总 Z!U)I-x&  
与岑秀同号不离,回家欢天喜地对他母亲、娘子说道:“我今科一定中了!恰恰三 H<^/Ati,|  
场总与哥哥在一处,他与我把文章都改得好了,不怕他不中。”郑婆婆道:“或者 %rxO_  
是你的造化也不可知,不然怎么三场恰恰都在一处?只是你果然中了,怎样报答他?” /c,(8{(O  
郑璞道:“他是个不望报的,只愿与他一同中了就好同他进京会试。若我中他不中, 95z]9UL  
我也会不成试了。”且不说他母子们闲话。 g>J<%z, }2  
    却说这岑秀的卷子正落在江浦县成公的房里。见了这本卷子,成公大加称赏, A$w4PVS  
以为合场无出其右,因特特把这卷子亲自荐到大主考面前,道:“帘官选得一卷奇 (x3.poSt  
文,真是连城之璧,请大人垂鉴。”这汪公接来细细观看,看到中间,连称:“可 %Jrt4sg[j-  
惜!可惜!”成公问道:“却是为何?”汪公指着道:“这一句竟重犯了圣讳,如 gwWN%Z"  
何使得?”下半卷就不看了。成公道:“这是他疏忽,却与正文无碍,还求大人通 T"0,r $3:  
篇一看。”汪公只得通卷看完,道:“好一卷文章!但犯了圣讳,只好有屈他了。” :G<E^<M\)^  
成公见汪公有些执意,又把卷子送到副主考顾公这边来,道:“有一卷奇文请教大 xQ'2BAEa  
人,不知可抡元否?”顾公笑道:“想经你的采择,定然不差。”因接过来,才看 ty DM'|p  
到起股,便称赞道:“果是奇才。”及看到这一句,道:“可惜误犯了圣讳,却还 ~wVd$%7`  
有可恕。”及通卷看完,赞不绝口道:“这卷文章虽有些微瑕,即不拟元,亦当置 ]7Z{ 8)T  
之三、四之间。”成公道:“大人不取便罢,若取了必得拟元,置之三、四,倒反 .n=Z:*JqQ  
屈了他了。”顾公道:“汪公可曾见来?”成公因将汪公为此执意不取的话对顾公 2mq$H_  
说了。顾公道:“待我去与他相商。”成公道:“人才难得,岂可轻弃?还求大人 g%k`  
一力成全。 _aPh(qprc  
    当下顾公拿着这本卷子来见汪公道:“这本卷子成县令荐将上来,论文章实可 +B|7p9qy  
抡元,但中间有这犯讳字样,或置之五名之内也可。若因此而弃,实为可惜!”汪  LZ~"VV^  
公道:“这犯圣讳是一件大不敬之事,如何使得?只恨他自己忽略,也怪不得人了。” Yif*"oO  
顾公道:“此卷通篇堂皇正大,置之榜首,谁曰不宜?虽有此误,却与文章无碍。 u z\0cX_  
若必见弃,恐人才难得,况得此奇才,岂可当面错过?”汪公道:“这事弟实不敢 >\A8#@1  
专主。若老道长必欲中他,万一触怒圣心,弟却担当不起。”顾公道:“弟也是为 W2wpcc  
人才起见,并非私意。若果有不虞之事,弟当独任其咎。”这时大监临程公到来, %|XE#hw  
见两主考各执一见,因道:“二位大人且不须争执,待弟看一看这文章果是如何?” *9gD*AnM,  
顾公因将这卷子递与程公道:“都台巨眼,必有定论。”原来程公是鼎甲出身,高 Q1tpCT  
才博学,将这五经文字通卷细看,只顾点头称赞道:“是仙才。”及看完了,道: LP`CS849z2  
“二公不须争执,弟倒有个愚见,不知可否?”二公同问:“都台高见若何?”程 MTmO>V&O  
公道:“此卷中又使不得,不中也使不得。依弟愚见,不若将此卷联名具奏此中情 AQ@v>wr}  
节进呈御览,中与不中,一听圣裁何如?”汪、顾二公齐称甚善。当下即将此卷另 H`D f  
外封置。及拟取足额,看那十名前的卷子俱不如此卷之美。 lO&cCV;  
    到放榜之日,榜后另签一条,标着:“天字第三十三号生员岑秀,五经文字俱 !Mil?^  
佳,惟卷中误犯圣讳不便中式,特将此卷进呈、恭候御览钦夺”。这榜文一出,万 l4Y1(  
人拥看。这日他表弟兄两个也在看榜,却拥挤不上,耳边只听得看过的人说:“这 ] ?9t-  
倒是件从来没有的事,一个秀才的卷子竟得进呈御览!”岑公子正待动问,却撞见 PAr|1i)mB  
个同学的朋友道:“岑兄恭喜,你的卷子犯了圣讳,主考不敢中式,竟进呈御览了。” oX#9RW/ >I  
岑公子却一时想不起这犯讳的字样,心上游移道:“若进呈了御览,不知将来如何 bt0djJRw  
发落?因想起真铁口所说不由科甲出身的缘故,或者这里边倒有个好意。此时郑璞 }]tFz}E\  
却挨进去观看,见自己高高中了第二十四名,喜得没法,也不往后看去,竟挤了出 vP-3j  
来,寻着岑公子道:“兄弟中了二十四名,怎么反不见哥哥的名字在前头?”岑公 yi sF5`+  
子道:“你且再去看那榜末贴出的就是我了。”郑璞果然复翻身挨进去看,那榜末 44Q6vb?  
另签出的这一条上写着如此如此,郑璞哈哈大笑道:“好灵验的算命先生,果然有 R5m`;hF  
这等的奇事!”因挨出来道:“哥哥,我们回去。你的卷子进了御览,只怕比这中 ERUs0na]  
了的还强十倍哩!那真铁口真是神仙,断得一些不差。” t-.2 +6"\  
    当下一同回到家中,见大门上插着一面红旗,许多报子在厅上吵闹,见他弟兄 n@G:e-m{A  
回来,便问:“哪一位是新贵人?”岑公子道:“这位就是。”大家一齐磕头道: d[s;a.  
“老爷高中巍科,要求重重的赏赐。”郑璞却白瞪了眼说不出一句话来。岑公子道: gp#bQ  
“众位且请少坐。”因拉了郑璞进来,对姑姑道:“这报喜的人酌量赏他多少?” )z ?&" I  
郑婆婆道:“悉凭侄儿怎样处分。”岑秀道:“少了拿不出手,先与他八两银子, u7WTSL%  
格外二两代饭,看他如何再处。”郑婆婆道:“侄儿说得是。”因取了一个银包出 ?c=R"Yg$  
来。岑秀秤了大小两封,将封套装好拿出来,道:“本当留众位吃钟酒,因一时措 ^H\-3/si*  
办不及,折送二金,这是菲仪八两,幸勿嫌轻。”这些报子七张八嘴那里肯依?道: xnhDW7m  
“府上是个大家,这点东西如何拿得出手?”随岑公子分说,那里肯听?后来直添 ok\/5oz  
到了十六两,才作谢散了。 cO=UswIkwO  
    郑璞道:“那算命先生果然算得不差,这五两银子一定要送他的。”郑婆婆道: ;FgEE%  
“却有屈了你哥哥。”郑璞道:“娘还不知哥哥的文章做得甚好,只为误犯了圣讳, Y%?!AmER  
主考不敢中,竟进呈到皇帝面前去了,还要听候旨意,只怕明朝比中举还高得多哩! c;~Llj P  
那相士说哥哥不由科甲出身,当初我甚恼他,不想如何果然应验。将来哥哥只怕竟 Y'a(J7  
做了官也不可知。 ” 郑婆婆道:“原来如此。如今侄儿该怎样料理?”岑秀道: 2|NyAtPb5  
“这事也不用料理,只可静听旨意罢了。将来或者侥幸得邀圣恩,许我与举人一同 zUgkY`]:BJ  
会试也不可知。”当下且与表弟料理做衣巾、参主考、谢房师、会同年、领鹿鸣宴、 S+xGHi)  
祭祖、拜客、请酒,整整忙了半个多月才得完结。岑公子就要告辞回家,一家儿再 ~t3?er& R  
四苦留。岑秀道:“一者恐老母家中记念,二者旨意下来还得两月,在这里等候反 Q)X\VQcgj  
恐多事。昨日我已托了徐老师,他说一有的音,专差报我。兄弟也与我留心打听, .7Bav5 ;  
倘有好音,少不得还要到这里来料理。” u}0t`w:  
    郑璞苦留不住,因与母亲、娘子相商:“哥哥一定要回去,我们如何谢他?” mM~Q!`Nf.  
大娘子道:“若说谢他甚么,他是断断不收的。不如买两套好缎子的裙袄料,再买 j+v)I=  
两件缎袍料、两件绫衬袍料,只说是母亲送他娘儿两个的,他便不好不收。格外再 wIPDeC4  
送一个盘缠,或者肯收也不可知。”郑婆婆道:“你说得真有理。”郑璞道:“这 Cq'r 'cBZ  
盘缠到他起身时我暗地放在他包裹里,不叫他知道,待我送他上了船再与他说,怕 Z%{2/mQ  
他不收?”郑婆婆道:“这倒是你的见识。”郑璞有了主意,即日自己同了容儿去 LPClE5  
买办了回来,也共用了三十多两银子,又格外封了二十四两银子盘缠。先一日摆酒 XPSWAp)  
饯行,郑婆婆就将这缎子裁料交与岑秀道:“这是送你母亲的两套裙袄与你的两套 Ex{]<6UAu  
袍料。回去上覆你母亲,务必请他到这里来盘桓几时。”岑公子因是姑娘送的,不 8dNJZoV  
敢推辞,只得拜谢收了,因道:“侄儿在这里搅吵日久,还要姑姑费心。”大娘子 /T0|<r!c  
道:“伯伯到家拜上姆姆,务必请他老人家来,待我们孝敬他几时。”岑公子道: wiZK-#\x  
“回去自当禀知。”此时郑璞听着他们说话,只呆呆坐着,两眼红红的,只要掉下 Cs<d\"+  
泪来。岑秀道:“兄弟不须伤别。倘若我侥幸有个好音,明年就好同你进京会试。” rd6?;K0  
郑璞也不声不响,只是点头而已。当晚娘儿们说着话,直吃了半夜酒才歇。 *5 5yF `  
    次日,一早起来打叠行李,郑璞悄悄把这盘缠装入包袱内,连岑忠也不知道。 n-uoY<;hp  
又因岑忠帮了多日的忙,给了他三两银子,岑忠里外磕头谢了。当下大娘子已将早 dQt]r  
饭收拾停当,一面两弟兄吃饭,一面叫容儿去雇了两顶轿子,又与岑忠雇了一个驴 \G2&   
儿。此时饭已用毕,把包袱放在轿内,行李雇人挑着,岑公子拜辞起身。婆媳两人 yi PMJ  
一同送到大门口,看他两兄弟上了轿才转身。正是: g,*LP  
J sde+G,N  
    已看黄榜将名播,又见红鸾照命来。 A%(t'z  
kbu.KU+  
    不知他两表弟兄如何分手?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5-12-17
第三十一回  爱才华觌面许东床  感恩义真心虚左席 2Q)pT$  
:u|F>e  
    却说郑璞直送表兄到水西门外,看雇了一只小小座船,把行李包袱都搬到船上。 lin  
郑璞两泪交流道:“哥哥几时再来?”岑公子见了,心上也十分不舍,道:“兄弟 eb7~\|9l1i  
不须烦恼。你只与我在徐老师那边打听,倘有信息,即专差人来通知,我即到来相 YLid2aF  
会。”郑璞道:“我早晚只在学中打听,一有信息,我便亲自来报你。只是哥哥与 yD( v_J*  
舅娘还是搬到这里来住的好。”岑秀道:“当回去与母亲商量。”当下就要开船, &I?d(Z=:\  
只得分手。郑璞上了岸才说道:“包袱内有个东西,哥哥打开看看,不要丢掉了。” v:u=.by99  
岑公子再要问时,郑璞已匆匆上轿去了。 fC!+"g55  
    岑公子这边亦已开船,因见表弟说话有因,随叫岑忠把包袱打开看一看:不知 Lb%:u5X\D@  
是甚么东西在内?及打开看时却是一个银包,约莫有二十多两。岑忠道:“怪道早 Wf5ohXm>  
辰大相公在这里边与太太说话的时节,老奴从外面进来见郑大相公在房里摸索,原 |-.r9;-b  
来是暗放在里边的。”岑公子道:“他惟恐送我不收故意如此,且到再来时回他的 yfCdK-9+B  
情罢。” sU 5/c|&  
    主仆两人只一日来到京口。换了小船日夜兼行,不及三日已到家中。拜过了老 @"gWv s  
母,因说起考场之事,岑夫人道:“这里已传言得都知道了。间壁王亲家说,这是 N)b.$aC  
从来未有的事,将来只怕倒有好处也不可知。”岑秀因问:“为何母亲称起他亲家 qL?`l;+  
来?”岑夫人道:“你却不知有这样奇巧的事!原来你何家表妹当日却正卖在他家。” ` $N()P  
因将相会、认亲、拜继之事从头说了一遍,道:“他母女们十分亲热。你表妹自到 :kz"W ya.  
他家,他女儿问起他的缘由,知是官宦人家,当时就与他父母说知,王公就承继他 ;H;c Sn5uL  
做了女儿。他两个成了姐妹,十分亲爱,王夫人也把他当亲女儿一般看待,你表妹 5U!yc7eBI/  
今年已十七岁了,比王小姐小一岁,两个一般生得标致,如今时常往来不断。”岑 MJDW-KL-  
公子听了大喜道:“原来有这等合巧的事!若不是搬到此间,如何得遇?真果是天 e*?@6E  
假相逢。如今既成了亲戚,明日去拜王公便当行叔侄之礼才是。”岑夫人道:“承 \lBY4j+;  
他十分关切,你明日请见他夫人,竟称他婶母。他女儿既拜继了我,也是妹子,都 |JVp(Kx  
好见面的了。”岑公子又将姑母送物致意并要请母亲去的话,说了一遍。岑夫人道: T}r}uw`  
“承他好意,且再商量。如今你姑姑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可康健么?”岑公子道: >tQ$V<YB  
“姑姑甚是强健,见了儿去十分欢喜。表弟上年已完了姻,倒好个贤能娘子,家中 x4^* YZc$,  
全仗他主持,表弟也亏得他长了许多学问。”岑夫人笑道:“这是怎么说?”岑公 8Luw< Q  
子因将每日要他做一篇文章,又不许他与轻薄人往来〔的话叙说一遍〕,道:“今 DC+l3N  
科恰恰三场都与儿同在一号,与他删改删改,他倒得中了二十四名举人。姑娘与他 6u [ B}%l  
夫妻感激不尽,回来时一家苦苦相留不放。表弟私下又包了二十四两银子暗放在包 \?~cJMN  
袱内不叫我知道,直到上了船才与我说知,实难为他这一番亲亲之意。”岑夫人道: nk.j7tu  
“他如今谅来不大呆了。”岑公子笑道:“亏得弟妇管束,比前略好了些。”岑夫 c$b~? Mx  
人听了这话,心下未免辛酸,道:“你姑姑有了这个贤能媳妇,儿子又中了举,他 |"i"8~/@<  
却正好享福了。只是你如今也正当婚娶之时,虽有雪姐这段姻缘,但如今天涯海角, qc"PTv0q  
不知何日才得成就?这是预定不来的,况且那刘老封君原说他不宜预占,有妨亲疏, DSL3+%KF#  
须待数年之后方得成就,这话必定有困。如今我身旁无人,你出了门,早晚独手独 NuR3]Ja\0  
脚,走前走后,甚是不便。这亲事也再迟不去了。我如今已有个主意在此,你明日 VYnB&3 %DF  
见过了表妹再作商量。”岑公子见母亲如此说,也就不再言。 8f>v[SQ"  
    母子们说话时,天色已晚。吃毕晚饭,在家堂前点了香烛,又说了一回在省城 t@!A1Vr@  
的话。岑公子候母亲睡了才回书房安歇。因想:母亲方才所说,必有心在表妹身上, ]-jaIvM  
但雪姐这段姻缘如何抛撇得下?又想起真铁口之言,却果有应验,但不知这表妹德 O)c3Lm-w  
容如何?明日且见了再作道理。一宿无话。 0s6eF+bs  
    次日早起盥洗毕,整理衣巾,先到严先生家来。严先生一见便道:“昨晚已知 c 6/lfgN  
岑兄回来,我正要过去道喜,反承先施。”岑公子拜揖就坐,因说起科场之事道: EUS^Gtc  
“晚生一时疏忽,误犯了圣讳。后来打听房师是江浦县成公,把卷子特荐上去,两 xLw[ aYy4  
主考各执一见,主意不决。却是操江程公的主裁,竟把卷子进呈御览,不知将来作 ^ ?T,>ZI  
何发落?想圣度汪洋,未必以此为罪。”严先生道:“这却是件稀少之事,皇上必 +Q!Kj7EU/  
不肯因微瑕而弃大才,算来在闰十月半边便有分晓。”又道:“如今令堂又得认了 2hT H  
令表妹,王公的令爱又拜继了令堂,却成了亲戚了。”岑公子道:“昨日家母说及, %xt\|Lt  
实承王公盛德不浅”严先生道:“谅岑兄还不曾到那边去,我且不留坐,待见过了 R= *vPS  
王公,我们明日再慢慢相叙。” F6)/Iiv  
     o^~KAB7  
n7K\\|X  
o9uir"=  
iu 6NIy7D  
DQOEntw  
    岑公子因即辞了严先生,就到王进士家来。王公已先知道,却在门首等候,见 nJ-U*yz  
了岑公子便道:“恭喜岑兄回来了。”岑公子道:“昨日家母已与小侄说知,老叔 +sc--e?  
不当如此相称了。昨因小侄到家已晚,不便过来。舍表妹极承恩抚,况已拜在膝下, y=)xo7 (  
就是至亲一般。如何使得客套?”王公笑道:“只是未免有僭。”当时一同到了厅 dNL<O   
堂,岑公子即以子侄礼拜见,道:“今日拜过,名分就定了。”王公谦让不过,即 {yPiBu  
受了半礼。岑公子因请拜见婶母,王公先令老家人进去传说。略坐了一回,里边丫 XOe8(cXa9  
头出来相请,王公就引着岑公子进来。到了后堂,见王夫人站在右边下首,两位小 J}9 I5O  
姐随在背后。岑公子道:“小侄初次拜见,还请婶母上坐。”王夫人笑道:“岂敢,  6tPgFa#N  
大相公只是常礼罢。”王公道:“既成亲戚,不必客套,竟转这边受了半礼罢。” FG^ Jh5  
岑公子再拜后,王公即来扶起,然后两姐妹就在下边平拜见了。岑公子见两小姐一 w$X"E*~>8  
般如花似玉,因问:“不知那一位是表妹?”王夫人指着下首的道:“这个就是。” m5wfQ_}}ss  
岑公子道:“表妹得婶母抚育成人,存殁均感不尽。”王夫人道:“只是从前不知, qT<OiIMj^  
多有得罪处。”因留岑公子坐下吃茶。王夫人仍走过右边,与两个女儿一带坐下。 =bx;TV  
岑公子只得告坐在左边下首,正与小梅对面。王公倒只好北面相陪。因叙起科场之 %4=r .9  
事,王公道:“贤侄此番竟得名闻天下,胜如中式。大约闰十月内就有好音。”岑 ]O^C'GzZ  
公子道:“正不知圣意如何?”王公道:“当今求贤若渴,必不肯因小误而弃大才。 iI]E%H}  
我算定八九是准与举人一同会试。贤侄正可因此成名。” :L6,=#  
    叙话移时,丫头们送过了两道茶,岑公子起身告辞出来,王夫人道:“我已吩 O0~Qh0~l  
咐厨房收拾,留大相公用了早饭去。”王公道:“甚好。”因此同到书房。王公因 w(EUe4 w{  
说:“贤侄的功名是在掌握之中的了,但如今正当婚取之时,此事也再蹉跎不得。” "?f_U/+D<  
岑公子道:“从前也有几家说过,都不相合。后因同老母前往山东,这三年之内也 $;Nw_S@  
无暇及此事。”王公道:“以贤侄的才品,必要德容俱备的才好相配,但往他处相 G>?'b  
求,一时也难于成就。将来功名到手,虽不愁无贵戚相扳,但非亲知灼见,终不放 k>W}9^ cK  
心。如今令堂身边又无人侍奉,断不可再迟。你表妹既拜继与我,我就可以为他主 &$<7]a\dM  
持。况且他年已及笄,德容俱备,与其另为择婿,不如亲上加亲。贤侄回去即与令 -l i71.M  
堂说知,谅令堂亦必乐从,况且又可诸事从省,又可指日完娶,令堂身旁有了侍奉 68YJ@(iS  
之人,贤侄出门也得放心。岂不是十全其美?”岑公子道:“承老叔至戚相关,回 <h[l)-86  
去即当禀知老母。”当下吃毕早饭就告辞回来,将相见情节及王公的说话,一一禀 ]YqeI*BX  
知母亲。 9G)q U  
    岑夫人道:“我久有此心,倒承王亲家先为道及。如今你已见过表妹,谅已放 wD'LX  
心,但王夫人面前我并未提起,如今却是他的女儿,我明日还须过去当面求亲才是 J;S@Q/s  
道理。再他的姑娘前日拜继与我,还不曾有一一些礼物送他,明日将你买来这四匹 F 6 xQ`T|  
色绫拣两匹鲜明些的,再配上姑姑送我的那天青缎袄、玉兰缎裙送了他姑娘也罢。” ua -cX3E  
岑公子道:“只恐太轻了些。”岑夫人道:“他们倒不在乎此,只要礼到就是了。 ,&\uuD&.@  
再这婚姻大事虽是当面允许,爱亲结亲,毕竟要请两位月老主持。如今只有严老先 4oF8F)ASj  
生年高有德,夫妇齐眉,竟请他两老为媒甚好。他家老太太、大娘子我明日还要请 >HUU`= SC  
他过来坐坐。”岑公子道:“母亲所见极是。”当下母子商量已定。次日早饭后, XF{ g~M  
岑夫人将这四匹绫缎用毡包包好叫老妈子从后门送去:“先通知一声,我随后就过 &i8AB{OU  
去。” 1nb]~{l  
    且说王公昨日自岑公子转身后, 随将这觌面许亲之事与夫人说知。 夫人道: G};os+FxF  
“我已有此心,他们姑娘侄女做了婆媳更加亲热,又省得我们另外择婿,这是两全 tCAh?nR  
其美的事。”这老夫妻说话时,他两姐妹却都在面前。在小梅原是意中之事,也不 `LU[+F8<  
足为喜。月娥听了这话,顿觉面容惨戚。小梅会意,略坐了一回就拉了月娥一同回 +;uP) "Q/L  
到自己房里来,道:“姐姐不须忧戚,你我情同骨肉,你的心事,我岂不知?当日 u;f${Wn'3  
姐姐曾说要与我同堂一室不忍相离,我就说恐人事不齐,今日不想先有此举。但我 \ng!qN  
非无心之人,姐姐的恩义生死不敢想忘。只要姐姐耐心,三年之内小妹必然与你遂 i\~@2  
此初愿。总然小妹先过门去,必当将此情告知姑姑母子,小妹当虚正席以待,必不 in}d(%3h  
教姐姐有离群之怨。我看郎君印堂紫气交腾、黄光明润,功名未有限量,也非小妹 )W,tL*9[  
一人可以专房,只怕还不止你我二人,总在三年内必有应效。不知姐姐能耐心否?” {&u`d.Lk2p  
月娥听说至此,不觉转愁为喜,道:“妹妹果然算计得定,莫说三年,即十年亦当 ?aMd#.&  
相待。但只恐父母另有他议,却当如何?”小梅道:“这件事不是小妹夸口,实是 w?JRY  
算得稳,拿得定。如今姐姐面上气色未开,喜期尚早。三年之约,实可践言。姐姐 AQ<2 "s  
不必过虑。”月娥道:“只恐妹妹到那时不能践言。”小梅对天盟誓道:“我负今 a +lTAe  
日之言,当遭神诛鬼殛。”月娥连忙与小梅掩口道:“妹妹何必立此大誓!今日之 ?ISv|QpC  
言我当刻骨铭心,只是如今忽然分拆怎不动情。”小梅笑道:“如今相离,不过咫 ];U}'&  
尺,朝夕仍可见面,只怕不久还有远别。”月娥惊问道:“妹妹何故说此?”小梅 r4wnfy  
道:“我昨日见父亲面色,官禄驲马已动,不久定有喜报。母亲与姐姐必有远行。” ,].S~6IM  
月娥道:“父亲即去做官,我与母亲不去如何?”小梅道:“恐事有定数,不能不 lV )SOs$  
去,姐姐亦不必以此为虑。凡事只恐情意不坚,便有更变;如你我生死一心,虽隔 a"|\n_  
千里亦与在目前一般,终当会合。何必伤情?”月娥见小梅说得如此真切才把愁肠 eH y.<VX  
放下,一心宁耐。 ( O>oN~  
    次早见老妈子送礼过来说:“太太随后就到。”他母女们都欢欢喜喜迎将出来。 T2$V5RyX  
小梅悄悄的取笑月娥道:“这是我姑姑来与你下定了。”月娥啐了一声。大家接着 rLm:qu(F1  
岑夫人,王夫人先道:“女孩儿还不曾孝敬得干娘,倒反要干娘费心。”岑夫人道: K)`\u7Bu  
“这是小儿从南省带回来的菲薄之物,不要见笑。”一面说话,就同到上房来。月 AjQ^ {P  
娥又过来拜谢了。王夫人道:“昨日大相公回去必定与姆姆说知了?”岑夫人道: .+H8c.  
“正是,小儿极承亲家与婶婶的过爱。”因指小梅道:“他如今却是婶婶的女儿,  pPm9v_G  
比不得在何氏门中,老身应当过来亲自相求。”王夫人笑道:“我们是爱亲结亲, N b(f  
一概客套俱要去掉。如今大相公也正当婚娶之时,姆姆身边又无人侍奉,不如与他 C"/]X  
们早毕了姻,也完了我们一桩心事。只是匆促之间妆奁未曾置备,只好过后慢慢补 sHe:h XG'  
送。”岑夫人道:“老身那边礼数也恐一时不周,还要婶婶原谅。今承面允,就要 TUZ-4{kV"  
拜烦严老相公为媒,择日便好行茶礼过来。”王夫人道:“这月老是少不得的,得 7(~^6Ql!  
请他夫妇两位老人家为媒甚好。”当日母女们叙话,留过了午饭才回。正是: itD1r?O{pV  
 fUb5KCZ  
    功名未称云霄志,婚嫁先完儿女情。 &J"a`l2  
F6Q#{Ufq  
    不知岑公子如何成亲?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5-12-18
  第三十二回  亲上亲才郎求月老  喜中喜表妹作新人 7gJ`G@y  
;)o%2#I  
    却说岑夫人这日午后从王家回来,与公子说道:“承王夫人美意,倒催我们早 ; xs?^N|  
些择日。你明日就可去拜请严老先生为媒,再说我要请他老太太、大娘子过来坐坐, G*n5`N@>7  
看他肯来不肯来?”岑公子应诺。次日上晨,整顿巾服就到严先生家来。岑公子未 N>@AsI  
及开口,严先生笑道:“岑兄今日早来,一定是要我做个现成的月老,可是么?” 3}XUYF;  
岑公子笑道:“老先生何以预知?”严先生道:“昨日王公在这里说及,我道这是 L(}T-.,Slr  
一件极美的事,正当玉成。况此举算来其便宜有五:第一,彼此亲知的见,不须打 u9'4q<>&  
听;第二,姑侄做了婆媳,不比生人,分外亲热;第三,相爱结亲,一切礼文俱可 "jb?P$  
从省;第四,一边省得另为择婿,一边省得另为求婚;第五,姑娘、侄女省得日后 G8eAj%88  
两地挂怀。岂不是五便?玉峰只须择吉过礼,仆自当效此执柯之劳。”岑公子道: "l2_7ZXsPT  
“既承老先生慨允,还要奉屈一叙。”严先生道:“这可不必从俗,竟到过礼这日, I6h{S}2  
早辰在岑兄那边,午间在王公这边,岂不一举两便?”岑公子道:“家母还要请老 y}nM'$p  
太太、少夫人过去一叙,不知可肯赐光,特着晚生来拜达。”严先生道:“老妻也 lg;`ItX]  
说要过去拜识令堂,不如到了吉期过去道喜吃喜酒罢。”岑公子道:“到那日另当 b]Oc6zR,,~  
敬请。”严先生因取过通书一看,道:“这月二十八日是个天喜月德,正好过礼。 nakhepLN  
闰十月初三日却是不将吉日,合卺最好。竟定了,不必改移。”岑公子道:“只恐 /QD}_lh;,  
时日太促料理不及。”严先生道:“尚隔着十一二天,也不为急促了。况诸事从简, pG:FDlR~  
有甚么料理不来?明日我过去先与王公说知,总是两边一概从省,竟不必游移了。” akrEZ7A  
    又坐谈了一回,岑公子告辞回来,与母亲说知。岑夫人道:“他老人家虽如此 a~:'OW:Q  
说,我们还该请一请的为是。明日你备一付全帖请严先生,再备两副我的帖子请他 - "h {B  
婆媳,也尽了我们的礼数了。”母子相商已定,次日即叫岑忠送帖过去,严先生看 \b{=&B[Q$'  
了道:“我已与你大相公当面说过,何必又多此礼?”岑忠道:“这是家太太的主 *^}(LoPZ  
意,说本要先过来奉拜这里老太太,又恐反为惊动。明日这桩喜事,那边并无一位 P9SyQbcK  
内客,还要敬烦老相公同太太作双寿星,因此先请过去叙叙,以后便常好相见。若 3l-8TR  
老太太不允,家太太说还要亲自过来拜请。”严先生道:“既是你家太太这番盛意, )8!""n~  
只须内边一席,叫他婆媳过去领情,我只到过礼这日去叨扰,明日不必多费。我也 6:fe.0H 9  
不写辞贴,就将原帖拜上你相公,说我心领就是了,不必再劳你往返。”岑忠知严 x&@. [FJhO  
先生是说一不二的,也不再言,因只将两个岑夫人的柬帖留下。回来说知,岑夫人  MX2]Q  
道:“他老人家既如此说,就不须再请,后日只打轿去请他婆媳两位就是了。”因 @.0>gmY;:  
叫岑忠明日定下厨子,买办食物,诸凡必须丰盛。 >'ev_eAk  
    当日岑夫人亲自过去面请王夫人母女。王夫人道:“女儿本该过去奉陪严太太, >9dzl#  
因房里无人,叫他同妹子在家里罢。我去相扰就是了。”因说:“那严太太做人最 IUf&*'_  
要好。虽然是七十岁的人,却康健得紧,眼也不花,耳也不聋,就只掉了几个牙齿。 8u8-:c%{  
今年新年里在这里会过,直到如今了。他家大娘子见我们也亲热得紧,生得好个模 #q LsAw--Q  
样。跟前有个六七岁的学生,甚是聪明乖巧,如今跟着他爷爷在学里读书,从不见 Xwp6]lx  
他到外边来顽耍。”大家坐话许久,岑夫人才辞了回来。 ^>wlj  
    这日,岑义夫妻都过来帮忙料理。早饭后先请了王夫人过来,然后打轿去请严 *I:a \o~$[  
太太婆媳到来,都迎接到上房,一同见过了礼,坐下吃茶。岑夫人见严太太鹤发童 IM$ d~C  
颜,精神康健,大娘子肌理丰匀,态度闲雅。茶罢后,岑夫人道:“早该去拜见老 (gRTSd T ?  
太太,只为小儿未回,家中无人,不曾去得。今朝有屈光降,简慢处还要老太太涵 99\lZ{f(  
容。”严太太道:“说哪里话?老身也因上了年纪不大出门,王太太那边新年里拜 Q@"}v_r4  
年去了一次,也直到如今,心里也正要想会会。昨日承太太这里相邀,只是反来叨 <*I*#WI&B  
扰不当。如今大相公在家,何不请来见见。”岑夫人道:“小儿自当进来叩见。” f9OY> |a9  
少刻,岑公子整衣进来,一一拜见过,即往书房去了。严太太道:“好一位才貌兼 g##<d(e!}  
全的郎君,正好配那位齐整小姐。”因对王夫人道:“恭喜你得这一位佳婿,也不 tSY4'  
枉了拜继一场。你们两亲家母也是天缘福凑,难得遇合在一处的,如今又是亲上加 W9{;HGWS  
亲,真是天大喜事。前日老身听见了,欢喜不尽,这样合巧的姻缘实是难得!”两 BpGyjo J2  
夫人齐道:“这都是邀老太太的福庇。”岑夫人因问:“大娘娘为甚么不同了小相 /cVZ/"  
公来?”严大娘子道:“小孩子顽劣得紧,因在书房里,不叫他知道。”岑夫人道: 8M,z#DF  
“这也难得,多有六七岁的小学生一刻也还离不得娘哩!”大家说说笑笑,叙到晌 3[?;s}61  
午时候。 G8MLg#  
     d DAl n+  
K(?p]wh  
4af^SZ )l  
%WX^']p  
0xaK"\Q   
    岑义媳妇来请上席,岑夫人就相邀同往外边客位里来。严太太见桌面朝南,系 QNxxW2+  
着红锦桌围,因道:“这样坐法到觉不安,不如把桌面东西相向,我们四面坐开倒 Blj<|\ igc  
好。”岑夫人道:“只恐不恭。”严太太道:“从此以后再休客套。”因叫岑义媳 %c8@  
妇与老妈子将桌面掉转,去了锦围。岑夫人道:“恭敬不如从命。”因举杯先逊严 >&^jKfY  
太太坐了首席,王夫人对面。严大娘子因婆婆在坐,与岑夫人上下横坐了。岑夫人 iO2jT+i  
亲递过了三巡酒,岑义媳妇与老妈子往来斟酒上菜。王夫人就叫跟来的丫头相帮端 .1_kRy2*.  
盘,岑夫人道:“不好劳客。”王夫人道:“一家人,使唤何妨?姆姆这边无人, !0F+qzGG7  
且叫他在这里伺候几时。”岑夫人道:“改日谢他也罢。”这日大家说笑饮酒,也 2gR*]?C*  
直到日西时方才散席。又留到上房来吃茶,严太太道:“我们出月初三日还要过来 !Lw]aHb  
吃喜酒, 不知择在甚么时辰拜堂? ”岑夫人道:“却还不曾定得。”严太太道: U3Z-1G~*r  
“自然用上六时辰好,寅卯不通光,觉得太早,倒用辰时也罢。”岑夫人道:“老 J_.cC  
太太是福人,说的辰时就好。这里又无别客,到那日一早打轿过去,务请老太太、  K[LuvS  
大娘娘早些光降。”严太太道:“我们一定早来。”因对王夫人道:“这日还得太 S(?A3 H  
太做个女送亲,况且岑夫人这里又无别客,你们两亲家甚是亲热,我们又得欢叙一 XmwAYf  
天。”王夫人道:“老太太在这里,我一定要来奉陪的。”严太太道:“这还是我 W)/^*, Q7  
来奉陪太太。”说毕就拜谢了起身。大家都送出门首上轿,叫岑忠扶轿送去。不一 )<:TpMdUk  
回,轿子转来,大娘子也辞谢回家。 X3X_=qzc  
    岑夫人送了严大娘子,又留王夫人到房中吃茶。王夫人因问:“明日新房做在 g}xL7bTlI>  
哪里?”岑夫人道:“厢房内又觉不便。这三间上房颇宽大,中间仍做了内坐,只 E,}{iqAb  
好腾出西边这间来做了新房。”王夫人道:“甚好,早晚服侍姆姆也近便些。”两 &uK(. @  
亲家又叙了一回话,王夫人方告谢回家。那边也有丫头、仆妇来接,王夫人就将跟 ]?tRO  
来的这丫头留在这边伺候帮忙。岑夫人再三致谢,直送出后门外,看王夫人进了门 uL`#@nI  
才转身回来,对公子说道:“他们今日都欢喜得紧,你丈母明日还要亲送过门。吉 NP T-d  
期不远,诸事须预为料理,也要整整齐齐成个局面。虽然说诸事从省,也不可十分 7g\v (P  
草率惹人笑话。这凤冠钗钏、珠环首饰有你祖母并我的两副在此,只消拣一副拿去 Hd~g\  
收拾收拾就好,不必更置,只须买几匹绫缎就是了。”因叫岑忠弟兄:“明日把西 Z/q6Q#  
上房收拾出来,将应办之事开出单子,逐一赶早备办,省得临时局促。” w+)${|N?  
    且说这边王进士夫妻相商:日期逼近,妆奁之类一时置办不及,且将与月儿预 p1UloG\  
置的嫁妆什物拨紧要的且拿来用了,过日再与月儿补做。又叫裁缝制了几套时新裙 \IL)~5d  
袄,一件大红妆花圆领,叫银匠打了一条银带、一付镀金头面首饰,又与岑公子备 0F)v9EK(W4  
了一套回盘巾服靴履并文房四宝之类。各色齐备。 &PC6C<<f  
    到二十八日,岑夫人这边过礼是:凤冠一顶、金钗一对、珠花一对、金钏一双、 ta?NO{*  
珠环一对、玉簪二枝、金缎二端、色缎二端、色绫四端、色绸四端、折席四十两。 1]/;qNEv  
严先生兰伞四轿为大媒,又请严太太往王宅与新人上头插戴。这日两边都盛设喜筵 0d+n[Go+S  
厚待,不在言表。 ZiZ@3O6  
    到了闰十月初二日,王宅就搬送妆奁过来。初三日吉期已择定辰时花烛。两边 P;.roD9  
都有鼓吹旗伞职事人役:一乘彩舆;大媒送亲,另是两顶四轿;伴娘仆妇,两顶小 HrE,K\^  
轿。此时小梅打扮得珠围翠绕如仙子一般,红巾遮盖,伴娘们扶上彩舆。王夫人大 Stw g[K0<  
红补服,珠冠金带,上了大轿。鼓吹放炮,起身迎喜神,方先从西村大宽转往东村 )y8Myb}  
行来,早惊动合村男妇都来观看,十分热闹。这边岑夫人也是天兰补服,凤冠金带。 &jY| :Fe  
严太太婆媳都是大红吉服。彩舆到门,抬进中堂,烦严太太启围,岑夫人接宝,伴 ]2l}[ w71|  
娘们搀扶新人出轿,把彩舆打出院中。然后,送亲大轿进来,严太太婆媳同岑夫人 cz,CL/rno  
接出轿来。岑夫人与严大娘子请王夫人先到上房去坐。严先生两老夫妻在外厅上首 *lA+ -gkK*  
东西相向,傧相赞礼,请新郎出堂。岑公子儒巾公服,挂红簪花,拜过天地,行交 r'yNc&~  
拜礼毕,牵巾进来。严太太与新人挑去了红巾,坐床撒帐,吃过交杯盏,然后一同 ~}j+~  
都请到外厅见礼。两新人在下边并立氍毹,先拜谢了严老夫妇两位大媒,又拜了王 *]HnFP  
夫人,再与严大娘子平见了礼,然后拜过老母。礼毕,大家族拥新人归房。岑公子 J)n_u),  
就在外边陪待大媒。这些职事人役,拜堂后岑忠都给与花红酒礼打发去了。这边王 MZ$uWm`/  
宅跟轿的家人,都是岑忠弟兄接待。里面这些来看拜堂的仆妇、丫头,有岑义媳妇 ?[Y(JO#  
在厢房款待。 mTI`^e  
    这日适值严大相公从城里回来,随即过来道喜。岑公子即留住不放,请严老先 ` 'Qb?F6  
生都同去了公服坐席。外边一席,主客三位。内边一席却是严太太、王夫人上坐, qMJJBl  
岑夫人主位相陪。严大娘子同小学生陪新娘子在房内,另是一席。这日喜筵直饮到 %BGg?&  
申牌时分。外席已罢,严先生不肯坐轿,父子先告辞起身。里面席毕,都在新房吃 TsTc3  
茶叙话。岑夫人已将严太太留住,过了三朝回去,并面请王夫人、严大娘子:“三 kMQ /9~  
朝务必要屈过来再叙一天,明日就送帖过去。”严太太道:“你们两亲家母又不是 n"EKVw7Y  
初见面的,我们也正要时常往来,何必具帖,多一番客套?”王夫人道:“正是呢, @gI1:-chB  
我们一定过来。”严太太道:“大小姐难得相见,明日也请过来,我们会会。”王 VPUVPq~&  
夫人道:“一定叫他来陪老太太。”当下王夫人先告辞起身。严大娘子因家中无人, Y9+_MxC"  
也就作辞,一同起身。这些丫头、仆妇也有跟轿去的,也有从后门去的。严太太却 ,;)ZF  
陪着新人在房,只岑夫人直送到厅外,看着王夫人、严大娘子都上了轿,才转身回 `AJ[g>py^|  
到新房里来。 COrk (V  
    严太太道:“做客容易做主难,今日也够太太张急了。如今有了这位大娘子, )pnyVTKt  
以后正好安享哩!不瞒太太说,我家这个媳妇当家把计,甚是贤能。自从有了他进 HgI!q<)  
门,一点事也不用我操心。”岑夫人道:“好一位大娘子,也是你老人家的福气, v9*m0|T0M  
正好安享哩!”叙话移时,不觉已是上灯时候,就在新房内摆上酒碟,又让严太太 -N *L1Zj  
吃了几钟酒。严太太就起身道:“我们酒已有了,过那边去坐罢。让他两个新人也 2G8pDvBr  
好同饮一杯,早些安歇。”岑夫人一面叫请大相公进房,就同着严太太过这边自己 B5e9'X^ [  
房里来。外面岑忠弟兄两个收拾照料,一切停妥。所雇厨司、帮工,都一一开发, f)I5=Ijy(  
欢喜而去。岑义媳妇与丫头、老妈子收拾厨下,候上房睡了,俱在厢房安歇。 k[=qx{Osx%  
    这晚岑公子先到东上房与严太太、母亲道了“安置”,才过新房来,小梅一见, ?ukw6T  
即站起身来。岑公子遂将房门掩上,见桌上摆着酒碟,因满斟一杯递与小梅,小梅 UD I{4+z  
双手接过,随与岑公子回斟了一杯。夫妻并肩坐下,灯前细看芳容,真是千娇百媚。 _1" ecaA  
小梅也并无一点小家羞涩,因道:“小妹幼失恬恃,即遭挫折。不想得遇王小姐十 6W1GvM\e  
分怜爱,又蒙继父母垂慈,待如亲女,此恩此德,生死难忘!如今得遇亲姑,又成 F^ q{[Z  
连理,都是王小姐的大德。当初与他结拜时,情同骨肉,有誓在先:情愿死生相守, WP<L9A  
不愿相离。今日不想小妹先占洞房,情实不忍。不知哥哥何以教我?”岑公子道: V"Q\7,_k.  
“感恩戴德,是妹妹的好心,当图后报。至于生死不愿相离的话,只可夫妻私语, #UGSn:D<i  
即父母面前亦难言及。况他是大家小姐,分又居长,总有私下盟言,于情理大不相 ||+~8z#+,  
合。岂宜齿及,生此妄想?妹妹却教我何以为计?”小梅笑道:“我已知哥哥此时 -CPtYG[s  
实无筹画,但日后倘有天缘会合,那时你莫非推脱不成?”岑公子笑道:“这是必 _i_='dsyW/  
不可定之事,即或有之,其权又在贤妹,非我可为之主也。只恐那时贤妹又不似今 oR#W@OK@is  
夕之言了。”小梅正色道:“小妹曾誓天日,生死不移。哥哥岂以我为世欲儿女虚  : (UK'i  
言,不足信耶?”岑公子见表妹如此认真肃然起敬,道:“却不知贤妹竟是个女中 |5u~L#P  
道学,今已深悉贤妹心迹。但为兄也有一桩不敢言的心事,今见贤妹如此重义,却 zPnb_[YF  
不得不说了。 ” 小梅笑道:“哥哥不必言,小妹已预知久矣!”岑公子惊问道: XFWpHe_ L  
“贤妹预知何事?”小梅道:“可是杜丽娘一辈?我筹之已熟,他二位一是小妹的 ;6/WjUDw<|  
恩姊,一是哥哥的义妹,况又相会在前,日后会合小妹当退让三舍。”岑公子听了, "t^v;?4  
不禁眉飞目舞道:“小生今日得贤妹做了娘子已是三生有幸,若再兼二美,恐无此 >'4A[$$4mM  
福分消受。”小梅道:“得陇望蜀,男子常情,只要那时不使我作秋风团扇之感, MZGhN brd  
就是万幸了。”岑公子急得发誓道:“我岑秀若有负心,神天不佑。”小梅急为掩 oz&`3`  
口道:“只要情坚,何须立誓?但今日欲与哥哥仍以兄妹相处,同床各枕,待有了 D;+/ bll7  
他二位,再尽夫妻之道何如?”岑公子笑道:“这却实难从命。”因即欲拥抱上床, 1gHe$ dzXk  
小梅笑道:“谅必不依,又何必如此性急?”岑公子搂住粉颈道:“我的娘子,求 dgP e H8_  
你不要再作难了!”当下共饮过三杯,即宽衣解带,互抱上床。这夜你恩我爱,似 )=f}vHg$  
蜜如糖,难以尽述。正是: eKr>>4,-P  
0$|VkMq(  
    交颈鸳鸯眠正稳,莫教鸡唱五更来。 [h-6;.e  
!IOmJpl'  
    不知此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oI -Fr0!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6-01-08
第三十三回  王进士挈家为县令  岑秀才奉旨作中书 -Dxhq& }Y  
6mpg&'>  
    却说次日,岑公子夫妻早起才盥洗毕,王夫人那边已着丫头送盒酒点心过来。 k3>ur>aW  
岑夫人叫岑义媳妇留住款待。岑公子因与母亲商量:“今日去谢严先生并回拜他公 seuN,jpt  
子,明日三朝,竟请丈人与严公父子同叙一叙,不知可否?”岑夫人道:“这个何 MzR1<W{ O  
妨?你就进去面请一请。丈母、严大娘子那边也请一声,说我昨日已当面请过,不 S"P9Nf?9  
具帖了。”当下岑公子因备一副门下子婿的请帖,一副晚生、一副同学弟的帖子, Ns.3s7&  
先着岑忠送去。随后岑公子先到严先生家叩谢回拜,又当面请过,遂作辞到王宅来。 ).NcLJw_  
比时是新姑爷,不比往常,家人们一见即往里通报。王公笑迎出来。岑公子行翁婿 IjG5X[@  
礼拜见毕,随邀到后堂拜谢了丈母,因说:“明日母亲请岳母与大妹早些过去叙叙。” 1@A7h$1P  
王夫人道:“昨日姆姆已张急了一日,明日又要作主人,太繁劳了。”岑公子道: 9v~1We;{$  
“喜的都不是生客,就有不到处也都是包涵的。”王夫人道:“明日不用再邀,我 B-!guf rnY  
们早饭后即过去就是了。”王公笑道:“若是从俗,明日该我这里设席相请才是。 );=Q] >  
如今贤婿那边既已准备,我这里只好改日再请罢。”王夫人也笑道:“只是太脱俗 d$}&nV/A)  
了些。”当下吃过了一道茶,岑公子就告辞回来,料理明日席面之事,诸色齐备。 6;gLwOeOHY  
    次日早饭后,先打轿去请了王夫人、小姐过来。岑夫人与新娘子出来迎接,到 rS4%$p"  
新房里见了严太太,大家一同见礼坐下。一面又叫岑忠打轿去接严大娘子与小学生 dq(E&`SzK  
同来,不一时也到。接进房来,严大娘子道:“今日又来吵扰。”岑夫人道:“说 _lX8K:C(  
哪里话?只是简亵,不要见怪。”当下大家见过礼,又叫小学生逐位磕头。岑夫人 $Asr`Q1i   
自己去攒了一大盘点心果子与小学生吃茶,这小学生与岑夫人深深的又作了一揖, :IZ"D40m"  
喜得岑夫人了不得,道:“好一个知礼的小学生,明日一定要强爷胜祖。” v+6e;xl8  
    大家吃茶叙话移时,岑义媳妇来与岑夫人说:“家庙的供献都已端正了。”岑 vFhz!P~  
夫人就叫两新人焚香点烛先参了灶,然后拜祖先毕,又要请严太太、王夫人见礼。 .<YcSG  
严太太道:“前日已见过礼,今日不敢再劳。”岑夫人道:“还该叫他们拜谢才是。” z7T0u.4Ss  
严太太与王夫人再三阻住,岑夫人道:“既如此,你们竟朝上总拜四拜就是了。” SSA W52xC  
两新人遵命下拜,岑夫人叫岑义媳妇与自己将二位搀住,不叫回礼。然后,与严大 j-b*C2l  
娘子、月娥小姐一同平拜了,又与母亲拜毕,岑公子即出外边叫岑忠邀客。 D4u% 6R|F  
    王进士只带了一个小厮缓步过来,严先生父子随后已到,大家施礼坐定。茶罢 )"<8K}%!  
后,里边老妈子捧出红毡来道:“新人出来拜见。”严先生正欲相阻,岑义媳妇与 c j$6  
丫头已扶新人出堂,将红氍铺好。王进士对严先生道:“省得他们两番起拜,不若 X$n(-65  
我们竟同见了礼罢!”严先生道:“我却不敢当。”当下两新人并立红氍端端正正 hpbf&S4  
拜到两拜,王进士就搀了起来,然后与严公子只行了常礼,新人退入后堂。 @C8DZ5)  
    这里正在坐谈,只听得外边一片锣声响亮。正不知何故?只见一个老家人进来 X@A1#z+s0]  
禀王公道:“老爷已选授了山东登州府宁海县,报子报来,在那边讨赏。”王公道: ;3'NMk  
“你且去管待他酒饭,待我回来打发。”老家人答应去了。大家都与王公道喜。王 rJyCw+N0  
公道:“出作外官,实非所愿。况且后嗣未续,家下无人,走前失后,也是一桩不 sy* y\5yJ  
惬之事。我意欲告病不赴如何?”严公子道:“这却使不得。前日晚生看京报,内 "8f?h%t  
有江南道御史条陈:凡新选官员有嫌道远缺疲,托故不赴,着该地方官严查的确, zk_Eb?mhwV  
果有丁艰疾病事故,由该县具结申府,逐递加结,转申司道督扶,七品以上奏闻, >zvY\{WY  
七品以下咨部另选;如有托故规避,除将该员革职外,再行议处,地方官循私贿结, ZM#=`k9  
察出降三级调用。因此近日功令甚严,老先生如何推脱得?就是本县官也不敢担当。” 1MsWnSvzf  
严先生道:“家中之事,现有令坦尽可相托,不足为虑。况山东道路不远,何必推 Cr/`keR  
辞?”王公道:“幸而有此,果不能辞,只得将家事托小婿管理。多则两年,少则 ,1{Ep`  
一载,即当告归。”说话之间席已齐备,就请严公首坐。严公道:“今日老先生是 qF)< H  
初次,虽系旧好,却是新亲,我如何僭坐?”王公道:“叨在至爱,老先生不要过 \[2lvft!  
让,还是照常的好。”因此依序坐下。饮酒间,谈及山东地方民情土俗不知如何, $WQq? 1.9  
岑公子道:“小婿在沂水三年,那边风欲颇称淳朴,但登州系沿海地方,恐与沂水 w*j$uW6{  
不同。”严公子道:“敝居亭曾任青州太守,说起那边风欲也还朴实,只是有些粗 +~Cy$M CX  
蛮之气。登、青两府连界,想风土亦当相似。”王公道:“此去登州也有二千余里, ["<nq`~  
不知凭限紧缓如何?”严公道:“只怕此时文凭已到省院了。”王公因有报子在家, Z~G my7h(  
只吃过四道菜,上了点心,先辞了起身。岑公子送出门外,转来奉敬严公父子,席 dHnR_.  
终方散。 D,l,`jv*  
     RNVbcd  
2],_^XBvB  
v <\A%  
.N4  
kpwt]]e*  
    里边王夫人也因丫头报知,先要起身,岑夫人再三留住,终了席母女辞谢回家, (%CZ*L[9Z  
因前厅有报喜之人,遂从后墙门回去。岑夫人与新妇一同送出,到了后园子里,月 ~Vh(6q.oT  
娥悄悄执了小梅的手道:“妹妹说的话果然应了。明日千万过来,我有话说。”小 JG`Q;K  
梅点头答应,已送出门外,直看他母女进了门才转身回来,严太太道:“明日王公 dhg~$CVO  
去做了官,他家中无人,只好托大相公与他照管了。”岑夫人道:“前日与亲家母 hD,:w%M  
说起家常,才知道他族中竟无亲人,亲家母的娘家也是江南人,他父亲在这里做官 W/z7"#  
时对下的亲,后来告病回去就没了。又无兄弟,闻说他父亲承继了个侄子,也只生 j hYToMq  
得个女儿,因遭倭寇作乱之后,道路隔绝,竟有十余年不通音信。如今虽然家道殷 ^2d!*W|  
实,尚无子息,说起来就眼泪汪汪,也是个暗苦。”严太太道:“正是呢,若说他 {l_{T4xToB  
夫妻的为人是极好的,或者得子迟些也未可知。论王太太只有四十三四岁,人又健 )%rg?lI  
旺,也还好生长哩!”岑夫人道:“他说生这个姑娘后又生过两胎,都不能保留。” yx V:!gl  
严太太道:“这有子无子,命中生就,强不来的。如今做了官,还该劝他娶个妾才 2Q;9G6p  
好。”岑夫人道:“亲家母曾劝过他,倒是亲家不肯,耽搁下了。”大家叙话良久, =PGs{?+&O  
日已平西。严太太婆媳都要告辞回家,岑夫人还要留住,严太太道:“客去主安, = k\J<  
老身也搅扰了三日了,主人也好歇息歇息。老身改日再来。”此时外边轿已伺候, e<r,&U$  
岑夫人又装了一大盒点心茶果与小学生放在轿内。婆媳再三作谢起身,岑夫人与新 LdJYE;k Ju  
娘子一同出厅相送。 #c2ymQm  
    岑夫人自有了这个媳妇早晚侍奉,料理家事井井有条,一切不须自己费心。婆 5atYOep  
媳、夫妻十分亲爱是不必说。梅娘子又常在老母面前说王小姐母女许多恩义,岑夫 <I;2{*QI2  
人也万分感激。及说到王小姐情愿誓不相离的话,岑夫人虽然心爱,只为这话是说 X]'7Ov  
不出口的,且还有一个雪姐挂在心中,因道:“这姻缘都是前生分定,不是人力勉 yxc=Z0~1  
强得的,将来只可听天由命。”梅娘子道:“姑姑说得极是。大约人心不合,便是 |n] d34E  
无缘;人心既合,这姻缘就有分了。” h*<P$t  
    且不说这边婆媳叙话,却说王进士与夫人相商,意欲告病不出。夫人道:“既 1u9LdkhnY  
选着了,好歹去做一两年,也是出了仕。别人求之不得,好端端的告甚么病?”王 \~_9G{2?  
公道:“既去做官,你母女们必须同去,家中何人照管?”夫人道:“现放着有女 j ku}QM^  
婿可托。”王公道:“我也是这般说,但恐不日旨意下来,若许他一体会试,他也 O7$hYk  
就要出门了。”夫人道:“女婿总不在家,可托亲家母与梅女儿照管,只怕还胜如 GHeVp/u  
男人。”王公笑道:“若是这样,竟请他们搬了过来也罢。”夫人道:“待我明日 McQe1  
与亲家母商量,谅他们也不好推却。” z21|Dhiw&  
    谁知到第三日,上司已行文到县,县尊持帖着吏房来催促领凭。王公只得先去 Gnq?"</  
拜了本县,定于本月初十日赴省院领凭,恳其起文书,由府申司呈院。这领凭之事, h9G RI  
经由衙门俱有规礼,此番王公赴省,往返也花费了二百余金。回到家中,已是闰十 ='Y!+  
月下旬。因是没海地方,凭限紧急,因与岑公子部署起身之事。此时两亲家母早已 }%_ b$  
商量明白,将岑夫人那边箱笼细软已搬过这边西院安放,惟家庙并家什等物仍着岑 ;E3>ay6m8  
忠在那边居住看守。岑夫人意欲就在这边西院住下,王夫人道:“西院邻着花园未 iiS-9>]/  
免空阔,又照管不着,这边只好暂住几天。我们起了身,姆姆就好在上房东外间做 O Hb[qX\  
房,里间我们安放箱笼在内。这西上房西间原是他姊妹住的,他小夫妻好在里边做 6/r)y+H  
房,内外都好照料。”商量已定。 #><.oreXq  
    自从王公从省领凭回来,这些城乡亲友都来送礼恭贺,家中设席,翁婿二人应 $JJrSwR<h  
酬接待,忙乱了几天。祭祖后,择定十一月初三日起程。雇下两号大船,由水路至 rV R1wsaL  
台庄起陆。所有一应田租簿籍、内外锁钥,俱交岑公子点收,格外交出三百两银子, Xm%D><CC8"  
以备不时紧用。各处所收房租,尽够逐日零星之费。家中留下老家人王朴夫妇一房 =j5MFX.-o  
人口并一个小丫头,自己只带了王诚、王谨两房家人,一个大丫头、一个小厮赴任。 !sDh4jQ`  
村中只严公内外设席饯行,外席是王公翁婿,内席是王夫人母女、岑夫人婆媳。 3nT^?;-  
    起程前一日,岑公子梯已饯行,合家团聚,难免有许多惜别之情。岑公子原要 Mn9dqq~a  
送出京口,王公道:“家务也是要紧的,不必远送。贤婿若有佳音,倘要远出,务 'oF%,4 !Y  
须斟酌周到,勿使我有内顾之忧。”岑公子道:“岳父只顾放心,小婿即有远行, 4]h =yc R  
家母与媳妇自能主持,不必岳父母远虑。”王公不觉伤感道:“我若无贤婿可托, Y' %^NP}o  
也断断不肯去做这官了。”翁婿二人饮酒叙话直到二更时候才罢,就同在书房安歇。 Sx?ua<`:d  
里边两亲家母也叙话到更余方寝。惟他姐妹二人依依不舍,月娥小姐不知掉了多少 i'9vL:3  
泪珠,小梅娘子虽有定见,到此际也不禁感情泪落,因再三慰劝月娥道:“父亲上 e6d<dXx  
任喜事,姐姐不要如此悲戚。言犹在耳,只要保重身体为要。还有一句要紧说话, 5\e9@1Rc  
姐姐切记在心:两年之内即劝父亲告休力要;倘有意外之事,务劝他两大人不须忧 pov)Z):}G<  
恐,凶中自能化吉。姐姐只安心宁耐。切记!切记!”月娥见妹子话多应验,敢不 =zKhz8B(  
深信?惟垂泪点首而已。这夜也就不曾安寝。 [uI|DUlI6o  
    家人们已将一应行李搬起上船。次早,王公知有许多送行的亲友邻里在码头上, EUN81F?  
内眷们起身不便,因命岑公子拨一只坐船,由湖汊转到后墙门外,照管家眷上船, .y@oz7T5  
仍到湖口取齐,自己从码头下船。诸亲友邻里俱设酒盒公饯,王公立领三杯,拜辞 4KH45|; 3  
上船,鸣金而去。岑公子家眷船只已先往湖口等候,又叫了一只小船同行。不一日 :k.NbN$i\  
官船已到。两船相并,铺好跳板,打了扶手,王夫人、小姐带了大丫头同过官船。 B:!W$ <  
老家人王诚夫妇也在官船伺候,那边船上是王谨夫妇看守箱箧等物。王夫人过船来, ,:Lb7bFv>  
因与岑公子道:“贤婿回去拜上姆姆,家中事务,一应重托。”王公道:“倘有紧 `kU/NKq  
要之事,便可专差寄信。”岑公子道:“岳父母请放心,小婿必不有负重托。”当 }b0; 0j  
下即拜辞,过了小舟,大家不禁落了几点别泪。 $.GOZqMs  
    看着两船鸣金扬帆,岑公子只得回舟,仍从后墙门到家。因将家中各处器具什 6'RrQc=q  
物逐一杆点,细细造了一簿清册,存贮仓中粮食,严查出入,逐日一应进出用度俱 !Wy[).ZAf  
条条登记。且大娘子尽知细底,管理精明,也不须岑公子费心。这日母子夫妻在房 x"CZ]p&m  
中闲叙。大娘子道:“事有定数,明年秋冬间务必专差人去劝继父告休回来才好。” W{rt8^1  
岑公子道:“这却为何?”大娘子道:“父亲到五九之交恐有大厄,母亲也要受些 5&e<#"  
挫折,不如早些告归的好。虽然命不由人,也须尽了人事。”岑公子道:“你直相 /^ " 83?_  
得如此精妙,果然有些仙气。”岑夫人道:“他说的话却多应验。前日你岳父未报 fof2 xcH!  
到时,他曾说不出一月必有远行官禄之事,如今果然应验了。”岑公子笑道:“你 BvU"4d;x  
看我将来如何?”大娘子道:“你这顶纱帽此时虽然不大,却也体面,行期也在目 ?QA\G6i4  
前不远了。”岑公子笑道:“果然应验,当拜你为师,习学相法。” UHGcnz<  
    大家正在说笑,只见岑忠进来报道:“郑老爷来了!”岑公子一时不省,急问 +3,|"g::  
道:“那个郑老爷?”岑忠道:“就是郑大相公。”岑公子笑道:“原来是郑家表 iQ^: ])m>  
弟来了。 ” 急迎出来,早听得郑公子一路喊着进来了,见了岑公子只叫了一声: ;T ZGC).6  
“哥哥。”看见岑夫人站在上房门首,即跑将进来,一把拉岑夫人坐在椅上扑地就 J?P]EQU  
拜,拜罢起来叫道:“我的姆姆,甥儿哪一日不想你老人家!我娘、我媳妇都叫拜 {TZE/A3D,  
上,还叫我带了两匹绸子来送你老人家,说务必要请你老人家去住几时。”岑夫人 Jm![W8L  
道:“多谢你母亲,他如今康健么?”郑公子道:“同你老人家一般健。”岑夫人 s!h5hwBY  
道:“恭喜你如今是贵人了。”郑公子道:“姆姆又当面笑我了。甚么贵人?这个 Pi%tsKk%  
举人谁不知道是哥哥作成的。”说话时,一眼看见了大娘子,便问道:“里边这个 5c~'!:7  
齐整娘子是谁?”岑夫人笑道:“你还不知,这是你哥哥新娶的嫂嫂,你们都还没 UQdyv(jXq  
有见礼哩!”郑公子大喜道:“原来哥哥也娶了这样一个齐整嫂嫂,请出来待我一 sVD([`Nmc  
同拜见了罢!”当下郑公子一定要让哥嫂两个在上,大家平拜见了起来。岑公子因 L3>4t: 8  
问:“兄弟此来,必有事故?”郑公子瞪着眼道:“怎么哥哥这里还不知道?你的 wJr/FE 7c  
卷子呈了皇上,皇上看了大加称赏,说这是无心错误,既不曾中式,钦赐你做了内 QJ6f EV$~  
阁制诰中书。前月底有文书到学里,催你即速起身领咨进京,你道好不好?那真铁 \J\vp0[nO}  
口的话如今都应验了。”岑公子听了这话,也觉笑逐颜开。正是: Yr Preuh  
>2*6qx>V  
    虽无姓氏登金榜,却也声名满帝都。 =r=^bNO  
9QO!vx  
    不知岑公子如何起身?且听下回分解。 E$oA+n~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6-01-09
第三十四回  报喜信呆叔认重亲  问病源慈帏失二竖 K4~dEZ   
/*[a>B4-q  
    却说岑公子听了表弟的话,因问:“徐老师那边可知道兄弟来么?”郑公子道: p47~vgJN  
“怎么不知?这日我正在学里打听,得了这信我就说要亲自来报你。老师见说,就 HtMlSgx,8>  
叫一个门斗同我第二日就起身来了,如今现在船里;还有老师一封书。”因在鞭筒 0KEytm]  
内摸将出来。岑公子拆开观看,却与表弟听说一般:催促赴院领咨,进京受职的话。 "5{\0CfS  
因对娘子道:“你竟是神仙了。”郑公子不知其中原委,因笑道:“哥哥离不得神 sH6srwI  
仙,就同了嫂嫂一齐进京也好。”岑公子笑道:“不是这等说。兄弟不知,你嫂嫂 zm"&8/l  
看得好相,方才正在这里说我要得官远出,不想贤弟就来到了,因此说他是神仙。” T Li0*)}  
郑璞道:“妙极!妙极!嫂嫂且与我相一相,日后也有个官做么?”大娘子笑道: OG0ro(|dI  
“叔叔不要信他,我也是一时猜着,哪里会看相?”岑夫人道:“你就与他看一看, NeUpl./b  
日后官禄如何?”大娘子道:“叔叔只是禀性诚厚,一生常得贵人扶助,纱帽是有 #kk_iS>8  
得戴的,只是不十分显达。倒是晚年要享侄儿们的大福了。”郑公子笑道:“真相 BB=%tz`B  
看得着,正与真铁口所说一般。”因大娘子深深的谢了一揖。 (~,Q-w"  
    这里说话,岑忠已叫人到码头,同门斗将行李取来,船价已是开发去了。岑夫 b[VP"KZ?  
人因吩咐厨下快些收拾便饭,因对郑公子道:“前日又要姑姑费心,送我许多东西, mp%i(Y"vp  
你又暗地里送盘缠,太费心了。”郑公子道:“这是我恐怕哥哥不肯收,因此私下 Of SYOL7o  
放在包袱里的。”坐话了一回,忽然又想起道:“还有一桩喜事告与哥哥,昨日在 +^{yJp.H#  
老师那里,看见报上你的那对头内转了太仆寺少卿,大约嫌衙门冷淡,不知怎样弄 xW#r)aN]p  
手脚,又外调了山东登莱兵备道。你如今进京省得与他会面。”岑公子听了失惊道: =k2In_  
“如今岳父偏偏又在他的属于,这厮无恶不作,却是怎好?”郑公子即问缘由,岑 /q ;MihK  
公子一一与他说知细底。郑璞笑得只是打跌道:“原来有这等奇遇,嫂嫂是亲上做 -y1%c^36_J  
亲,姆姆真真是两重大喜。”因对岑公子道:“如今你丈人虽做他的属员,只要不 82WXgB>  
坏事,怕他怎么?” )@DH&  
    说话之间,已是晌午,这同来的门斗是有岑忠在外管待。里边添了两样嘎饭, 4\H:^U&  
岑夫人就叫端在上房同吃,因对大娘子道:“这是我自小抱大来的小叔儿,同桌不 5M4mFC6  
妨。”大娘子也识得郑璞是个诚朴的人,因就坐在岑夫人肩下,他两弟兄却南北相 cobq+Iyu  
向,同吃毕饭。郑公子便往东西两边上房看了一个遍,因道:“他家这个房子造得 /~)vma1<  
甚好, 前后有山有水, 又幽静又雅致,怪不得姆姆不肯回去住了。”岑公子道: o_ka'|  
“后边还有一个花园,我与兄弟去看看。”因一同转过西院到花园里来。此时是仲 ~9c?g(0  
冬时候,草枯叶落,未免冷淡,又开出后门观看,见道场山一带山紫潭清,枫红柏 ~Fp,nE-B  
赤,颇悦心目。郑公子道:“果然好个去处,我明朝也搬到这里来住罢!”岑公子 '0)a|1,  
道:“论住家此间甚好,不比南都一片繁华热闹。” 'X&sH/>r  
    两弟兄看了一回,仍到后边。郑璞道:“哥哥须上紧料理行装,我们明后日就 R&}"En`$s  
好动身,老师在那里盼望得紧,我也要回去打点打点,好与哥哥一同进京去会试。 8q9HQ4dsL  
前日京报下来,我已与哥哥打发去了。”岑公子道:“兄弟与我用了几两银子?” bH4'j/3  
郑公子道:“几两银子,说他怎的?”岑公子因对母亲道:“这是皇上特恩,不敢 So>P)d$8+  
迟延,须要及早起身。到省还要赴院拜谢领咨,房师成公蒙他一力举荐,此去又是 M- inlZNR  
便道,正好去拜谢他,算来也得半个多月的耽搁。再此番经过山东还要绕道去望望 j8Nl'"  
蒋叔,不知他曾进京会试不曾?约计到得都中也是腊尽春初的时候了。”大娘子道: I*,!zym  
“蒋伯伯那边必定是要去的。我自小承他老奶奶与大姆姆十分爱惜,父亲自病起到 ,3 !D(&  
临终,全亏蒋伯父请医制药,备办棺椁,朝夕照料,许多恩义。明日去与他说知, h7],/? s  
也叫他们欢喜。那苏家姐姐也与我最好,还要捎点土宜东西送送才好。”岑夫人道: 9 \2<#,R1q  
“这是应该的。我母子在那里住了三年,说起你来大家无不感叹,那时只为你蒋伯 q?R)9E$h  
远出,以致被那族恶谋骗,如今看来倒反是他的作成了。只是你蒋伯谢也谢他不尽, 7'c ;$~  
只好略尽一点心罢了。”大娘子道:“我看那蒋伯伯也是个富贵双全的相貌,他是 jkTh)Bm|'  
施恩不望报的人,我们只好尽个敬心。”岑公子道:“虽然如此说,也要成个局面, {}sF ?wZf  
不致轻亵才好。”岑夫人道:“这却赁你斟酌。家中事务我与媳妇料理,不须你挂 (D.B'V#>  
心,再通个信与你岳父母才好。”岑公子道:“这件事已上了省报,天下皆知,不 cuw 7P  
消报信。”这边母子说话,这郑公子却拿着一本通书在那里翻着,笑道:“这十一 G!u+~{g  
月十一日却是个天恩上吉日,正好起身。”大家商议已定,却叫岑忠把郑公子行李 y6hb-: #1  
搬在大厅后内书房里安顿。晚间弟兄们又吃酒叙谈,一宿已过。 % tE#%;Z  
     +F4SU(T  
pQNTN.L9NZ  
{g]Mx|5Q  
#oD;?Mi  
OsV'&@+G>  
    次日,设了一席款待表弟,却好严先生到来,因是他大相公在城中见报,特着 K"jS,a?s 6  
人回来通知,因此过来道喜。岑公子就留住,引表弟到外书房相见,因对严先生道: uK=)65]  
“这个表弟却是个真诚朴实之人,并无一点繁文虚理。”严公道:“坦易直率,却 'Pe;Tp>`  
是本来面目,其实可敬。”因问:“岑兄几时荣行?”岑公子道:“却也不敢迟延, ~3)d?{5  
已择定十一日起身。”严公道:“昨日小儿字中说,此缺是个清华而兼显要的缺, 8@/MrEOW#  
日与阁臣相处, 制书诰敕俱出其手。 若非圣恩特放,是最难得的。”岑公子道: qERJEyU?  
“只恐才学疏浅不称其职。 ” 严公道:“以兄之高才博学,何必过谦?”因问: ~~@dbB  
“郑兄进京会试,正好作伴同行?”郑璞笑道:“不过到京走走,担个会试的虚名, 1je/l9L  
却也不作指望的了。”严公道:“功名之事,岂能递科?”三人叙话良久,严公欲 l[u17,]S  
去,岑公子挽留道:“今日聊备一杯与表弟接风山,难得老先生到此,正好同领教 my/KsB  
益。”严公道:“只是叨扰不当。”大家又叙了一回都中之事,已是晌午。席已端 Kz z/]  
正,就在书房摆桌,再三让严公坐了首席,郑公子对面,岑公子主位相陪。郑璞一 w`D$W&3>  
连吃了十数杯后,却手舞足蹈高谈阔论起来,将岑公子替他删改文字的话都一齐说 mU  
将出来,岑公子也遮掩不住。严公见他一片天真烂漫,并无一点渣滓,心下倒十分 9HPmJ`b  
欢喜敬爱,因此三人传杯递盏直饮到黄昏方散。郑公子吃得畅快,进来对岑夫人道: Q`NdsS2  
“这个老人家不像徐老师古板,叫人同席酒也吃不下。今日与这个老者吃了许多酒, B/qN1D]U.  
倒还不曾醉。”岑夫人道:“酒逢知已,自然吃不醉了。”大娘子见他有些蹭蹬, /er{sKVX<  
因叫丫头烹了一壶好浓茶,与他吃了几杯,就去书房安歇。 Y2'HP)tfIw  
    次日岑公子起来就料理行装,因与母亲商量:“此番必须多带盘费,恐到都中 o2bmsnXQ  
制办冠带、袍服,以及衙门用度,人路生疏一时无处挪借。”岑夫人道:“家中用 t^>P,%$  
度尽够,不须你记念。我箱里还有那二百多两银子,你都带了去;再恐不敷,把丈 $cuBd  
人交与你的银子再带一半去,谅也够用了。”岑公子道:“有三百金,谅已足用。 8''1H<f  
昨日听严公说,这倒是个清华显要的缺,若非圣恩特点,却不是容易得的。”岑夫 N+5f.c+S-  
人道:“这内阁是日近天颜的去处,你须事事谨慎第一,不可恃才傲物,惹怨招尤, j jv'"K2  
出言吐语都要观前察后。虽不是外边有司官,有地方刑名之责,也要事事在民情上 wt'"<UN  
留心体贴。在大人面前说话切不可僭越,待下人务须恩宽才好,莫使小人嫌怨。” ?v F8 y;Jh  
岑公子一一领命。 Zw/??Tq b  
    这日又是严公饯行,并请郑公子两弟兄同去扰了。家间行李俱已齐备。因为这 Hb^ovc0   
边老家人王朴走过北京几回,诸事熟谙,就着他同往、王朴也情愿相随。雇就了一 Dl}va  
只船,至期一早,两表弟兄拜别了老母,婆媳两个欢欢喜喜送他往后墙门外下船起 n{c-3w.uD  
身。家中婆媳督率岑忠并这边小家人、仆妇管理家务。凡一切帐目出入俱是大娘子 EixAmG  
经手,条分理晰,毫忽不差。佃户、家人少有欺诈,当面一言道破,无不惊服,故 ~$ 4!C'0  
此,这些下人也再不敢作一点弊端;且又体谅人情,勤劳必赏,凡有些微好处,总 Y2y = P  
不叫他埋没,必要奖励他一番,因此众人无不争先效力。那东院房屋因有家庙并什 +0n,>eDjg^  
物器具在内,晚间仍着岑忠过去住宿,逢时遇节,两边作享。这话表过不提。 .?-]+ -J?`  
    却说两表弟兄带同王朴、门斗,不日到了南直,一径往郑家来。进得门,见小 >W@3_{0  
厮容儿慌慌张张的道:“好了,大爷回来了!老奶奶这两日病得重了,大娘娘请医 |t h"ET  
调治不好,着急得紧。”郑公子听说,吓了一跳,也不顾岑公子,飞跑进内房来。 UG<`m]  
见老婆婆在床上呻吟谵语,郑璞叫道:“我的亲娘,我回来了!你老人家怎的就病 i$W=5B>SO  
起来?”说着就流下泪来。郑婆婆睁眼看见了儿子,便轻轻说了一声:“你回来了 # ^oF^!  
么?我不知怎样昏昏沉沉,眼前像有许多人缠住我不散。”此时岑公子已进房来, t.E3Fh!o  
老婆婆觉得心下明白,耳边只听得几个人说:“我们只索去休。”两眼也觉亮了好 PofHe  
些,说道:“这不是岑家侄儿么?”岑公子道:“正是侄儿来看你老人家,如今身 8^Ov.$rP  
上觉得怎样?”郑婆婆道:“你们弟兄来时我就觉得明白了许多,眼面前人也不见 #)xg$9LQb  
了。”说话时,大娘子拿药进房来,与岑公子万福了,看见老婆婆明明白白说话, CF`fn6  
便道:“母亲病了十来日,总不能安睡一刻,口里只发谵语,问时也听不出话来, oEWx9c{~$  
倒像吃惊的一般,今日说话却竟明白了。”因送药过来,老婆婆摇头道:“这药灌 %-4e8d74/  
得苦,我如今觉得清白了许多,眼面前也没人缠扰了,这药且不吃罢!”郑璞因问: V#TA%>  
“吃的是那一个医生的药?他说是甚么症?”大娘子道:“起先吃的是大街上胡先 ^3`98y.Q  
生的药,吃了三服不见应效,后来另请了鼓楼前的陶太医来看,他说是邪热交作, q<JI!n1O  
心神不宁。”又换了方子吃了几服,也不见应效。正要打发人去请你回来,即好你 (oJ#`k:&n  
同大伯伯也到了。”岑公子道:“既不应效,还须另请高医。”老婆婆道:“我如 y+ :<  
今见了你们似觉好了些,肚里有些饥,倒想些粥吃。”大娘子喜道:“母亲几日不 3\@6i'  
想东西吃,今日知道肚里饥想要吃粥,却是好了。想必大伯伯是个福星照临,邪气 *pWswcV/  
都退避了。”岑公子道:“但愿姑姑好了,我们弟兄就在这里陪伴。”当下大娘子 h'jnc.  
就往厨下煮粥去了。老婆婆对公子道:“多亏了你媳妇日夜服侍,也累他多日不曾 7v:;`6Jb  
安睡了。”少刻容儿端茶到房里来吃了,郑璞看见母亲说好些了,心头才略放下。 @rdC/=Y[  
两兄弟都坐在床边,又说了好一回话。老婆婆觉困乏得紧,渐渐就睡熟去了。 ?:2Xh/8-  
    岑公子悄悄道:“兄弟,我们在外边坐等,他老人家好安睡一回。”郑公子点 )Qc$UI8L  
头,将帐子放下,轻轻同出外间,低低叙话,不一回,大娘子盛了一碗粥糜、一碟 /IC' R"V a  
乳饼出来,郑璞摇头道:“且慢,娘已睡熟了。”大娘子道:“真奇怪,他老人家 x\%eg w  
一连十来天不曾安睡,口里只是含糊谵语,怎么如今就睡熟了?”因轻轻走到床边, I%p#E#[G  
听得气息停匀沉沉睡熟,复出房来,因道:“伯伯谅不曾吃午饭,我去收拾去。” p{rS -`I  
岑公子当下出来,取了二两银子与门斗,叫他先去回复师爷:“说我明早去拜。” 9zJ`;1  
门斗叩谢,答应去了。岑公子就在书房叫王朴收拾行李,因与郑公子道:“姑姑病 D@^ZpN8r  
体,大约是点邪热,如今一退便无事了。”郑公子点头道:“是。” ~-5@- V  
    却说这老婆婆一觉直困到他弟兄吃过了午饭才醒,只叫肚饥要粥吃。大娘子连 sg{D ?zl  
忙取来,一口气就吃了一碗,还要讨添。大娘子恐怕不宜多吃,不敢再添。岑公子 IY6_JGe_w  
道:“不妨,胃口是人之根本,有病之人胃口一开,断无不好之理。”因又取了一 .vS6_  
碗,也吃完了。此时精神顿觉清爽,只要他两弟兄在面前说话,郑璞见母亲如此, }b+QYSt  
心下才得欢喜。 郑婆婆一把拉住岑公子的手道: “你母亲康健么?”岑公子道: qzA]2'~Q  
“母亲叫上福姑姑,如今托庇甚是清健。”郑璞道:“哥哥如今娶了一个齐整嫂嫂 ~r^5-\[hZ  
了。”老婆婆笑道:“怎么这亲事成得恁快?”岑公子因将母亲得认表妹、王公许 !ml_S)  
亲之事,从头说了一遍。老婆婆心下欢喜得紧,越觉清爽,便要坐起来说话。岑公 C NfJ:e2  
子道:“姑姑且慢起来,天气冷,穿衣服恐怕受寒。”因此不曾起来,又问:“你 K[uY+!'1  
们吃饭未曾?”岑公子道:“已吃过了。”老婆婆道:“你如今是做官的人了,你 =6cyE  
母亲有了媳妇服侍你在外也放心,只是要照管那边的家务,不得请到我这里来了。” #puQi  
说了一回话,老婆婆觉得身子乏倦,因道:“待我再睡一回,你们且去料理料理事 Dv<wge`  
务。”两弟兄答应了出来。郑公子道:“谢天谢地,但是我实不放心,不得同哥哥 Hm>-LOCcl  
进京了。”岑公子道:“总还有十来天耽搁,且再商量。”当晚两弟兄就在上房同 9%sFJ  
吃了一回酒,郑璞就在娘房内陪伴,岑公子往书房安歇。这夜郑婆婆也安睡了一夜, d$w(-tV42  
半夜里还吃了一顿粥。 >Iuzk1'S  
    次早岑公子进来问知姑姑夜来安睡,甚是欢喜,也便放心。吃过了点心,带了 oB p3JX9_f  
王朴即往儒学中来。徐老师一见甚喜,道:“我也算你日内该到。不料你竟蒙特恩 eTT) P  
授了这个美缺,甚可喜!”岑公子道:“托老师福庇,只恐门生不能胜任。”徐老 sef]>q  
师道:“论贤契的本领,实不愧此职。但事不宜迟,我已与你备端正了呈送文书, a7#?h%wf  
只要填了日期即可到院投递领咨。”岑公子道:“今日不知就可去禀见么?”徐老 ]A^4}CK^<  
师道:“此时还未二鼓,正好禀见。”当下就留吃了便饭。徐公道:“你的文卷进 nS9wb1Zl  
呈,原是院台的主意。他后来送了主考起身便到学来传你,你又去了。此番禀见, S6g<M5^R  
须谢他的美意。你如今不便步行,竟坐了我的轿去罢。”岑公子道:“只坐一乘小 3\:y8|  
轿去才是。”当时即叫王朴去雇了一乘小轿,携带文书,辞了老师,同王朴竟上院 t2BL( yB  
来。正是: BV#78,8(  
:GpDg  
    未从金阙瞻仙杖,先向铃辕谒宪台。 O3DmNq$dz  
'52~$z#m  
    不知岑生如何进谒?且听下回分解。 ;q N+^;,2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6-01-10
三十五回  试奇文才子吐心胸  论往事英雄增气色 lt ^GvWg  
d*jMZ%@uS  
    却说岑生坐轿,王朴跟随,一直往院宪衙门来。到得辕门,此时各官禀见才散, n&"B0ycF  
遂一直径往巡捕厅来。岑生尚是青衣儒服,巡捕官一见便问:“相公何来?”岑生 t; 4]cg:_  
即命王朴将儒学公文并自己手本递与巡捕,道:“相烦传禀。”巡捕官接过手本看 g+pml*LJ  
时,上写“沐恩生员岑秀谨禀”,这巡捕便问:“尊驾莫非是奉旨特授内阁的岑爷 EB2w0a5  
么?”岑生道:“正是。”这巡捕重复打恭道:“院宪前日就吩咐,打听岑爷一到 ` :o4'CG  
即便通报。如今各官禀事才散,请岑爷少坐。”一面看茶,一面随往里传禀。 d@5[B0eH  
    少顷,巡捕官飞跑出来道:“请!”只听里边传点吆堂,闪开仪门,岑生就步 c_vqL$Dl  
行进来。只见甬道两边官吏整肃,程公已迎出暖阁来。岑生连忙从侧道趋进,到了 a1_GIM0  
月台,深深向上打了一恭。程公回礼毕,即上前一步,拉着岑生的手上暖阁来。岑 0w&27wW  
生再三谦退,程公执意不从,道:“应当如此。”因一直拉进麒麟门来,竟到东首 NbgK@eV}+{  
书厅上。岑生即请程公台坐庭参,程公笑道:“虽是年兄过谦,但内阁体制从无此 k <=//r  
礼。”岑生相让不过,因道:“大人若不嫌鄙陋,收作门墙桃李何如?”程公笑道: M>~Drul  
“只恐不当。”岑生当即以师生礼叩见,程公因受了半礼,相让坐下。程公道。” u%}nw :>  
自两典试去后即欲请来一会,闻知又往浙省。彼时看贤契的文章以为是老儒夙达, L ^q""[  
谁知贤契竟是个青年俊逸,实是可喜可贺!今所授之职,出自皇上特恩。贤契也不 oB}BU`-l  
宜耽搁,我这里即备咨文,三两日内便可荣发了。”岑生道:“蒙老师格外提挈, XGYbnZ~   
五中衔感。前者因恐涉私,故不敢来叩谢;且不知圣意如何,只得敬候。今蒙皇上 K"|l@Q[  
天恩,不以为罪,反授斯职,实惭蚊负,还求老师垂慈指示。”程公道:“以贤契 l3Xfc2~ 2  
之才品,无所不可,只是纶扉禁地举动俱要留心,惟恐至驾蓦然到彼,举止失措, $Q&lSVQ  
未免获罪。我已禀过老父,诸事自当照应。”岑生又出位拜谢道:“若得老太师垂 zBCtd1Xrni  
青,门生在都就不至孤立无倚了。”程公因问:“府上还有何人?如何又寓浙地?” !\-{D$E?H  
岑生因将奉母避仇之事备述了一遍。程公道:“闻他封锁一故宦房屋,原来就是贤 =m!-m\B/  
契。那人在这里举动乖张,总宪屡欲纠参,老夫恐投鼠忌器,几番劝止。他也自知 p)jk>j B  
与众不合,未及限满即干办内转,如今又出作山东巡道,实是个大不安分之人,贤 6@Y_*4$|  
契此番倒可与他不相值了。”岑生道:“门生原无介意,只恐他还不肯释然。”程 <->{  
公道:“他封锁贤契房屋无凭无据,平空起衅,实是可笑。及他去时,也不暇顾此。 }QN1|mP2  
我这里即当行文该具退还,令堂仍可搬回故里了。”岑生道:“虽蒙老师盛德,但 m.JBOq=  
恐他尚未释怀,若闻此屋退还,未免与门生更增嫌隙。况此数椽之屋亦无甚紧要, }HL]yDO  
且须从缓行之。”程公道:“这是贤契深谋远虑,足见宽宏之量。”因说起:“江 @*F"Q1 wI  
浦成令是你的房师,这卷子是他一力举荐的。当时两主试几乎争执起来,老夫因从 +y,T4^{  
中解纷,也是贤契的一番际遇。前月我已将他题升了太仓知州,部覆未下,尚不曾 k=2Lo  
离任。他是个有才干的好官,贤契可曾谢过他么?”岑生道:“门生此番正要去拜 I\hh8abAp  
谢。”程公道:“那两位典试贤契到都也当去谢他一谢,那顾公是个极有担当的人。” =Xm@YVf&ZD  
    岑生一一领命。正欲告辞,程公道:“已近晌午,在这里便饭,明日再当奉饯。” U -Y03  
岑生道:“如此门生今日竟在这里领了午饭,明日还要料理料理行装,后日即可禀 Q*~LCtrI  
辞起身,不敢再烦老师费心了。”程公道:“也罢!但只是今日还有一事要相烦贤 r`%+M7  
契,不知可否?”岑生道:“老师所命,敢不敬遵?”程公道:“只为总宪六旬大 whonDG4WP  
寿,我已制就锦屏一架。欲作一四六寿文,已将与他交情始末、宦途政绩叙一节略 wpN k+;  
在此,烦贤契勿吝珠玉。”岑生明知此是程公有意相试,量这篇四六亦有何难?因 i.=w]S j  
答道:“只是班门弄斧了。”当下程公即相邀到内书房来,着一小僮伺候磨墨,道: \|]Z8t7  
“老夫暂且失陪,好让贤契构思。”岑生道:“老师请尊便。”当时将所有黄公出 hdnTXs@z  
身、历宦、德政、升迁,以及相交寅好节略看了一遍,见乌皮几上笔精墨良,即取 ^Y u6w\QM  
过一枝犀管、一幅花笺,略一构思,落笔如扫。不及半个时辰,文已做就,复看一 zUkN 0  
遍,略删改数字。及程公进来,见岑生翻背了手观看壁间诗画,只道未曾完稿。岑 i<H wTmm$  
生看见程公进来,便道:“门生已草就一稿,还求老师笔削。”程公惊讶道:“如 j [rB"N`0  
何这般敏捷!”岑生即将草稿递与,程公接来一看,未知文意精工,先见龙蛇飞舞, $we]91(: :  
及从头看去,果是句句珠玑、行行锦绣。读完赞叹道:“贤契的是仙才,非烟火人 Y 2Q=rj  
间笔墨,不但品格高古,抑且字匀清新。只是行色匆匆,不得借重大笔了。”程公 YAL=!~6  
心下大喜,因命取酒在迎和阁上先奉三杯,以当润笔。 'S<%Xm  
     @)>D))+  
C{Asp  
P F`rWw  
0IT@V5Gdj  
m-V02's  
    当即邀岑生从书房后间进来,又是一个花园。仲冬天气,树木虽然凋谢,山石 H]31l~@]  
依旧玲珑。转过一个山洞就是迎和阁。数竿修竹扶疏,几树腊梅香馥。上了数层石 C:\(~D *GS  
级,揭起暖帘进来,里边摆列几件周鼎商彝,四壁有许多名人诗画,中间烧一炉兽 W7UtA.2LT  
炭,气暖如春。一面设席上来,师生坐定,只令一小僮行酒。程公道:“老夫在此 Pg^h,2h  
为官数载,只有两桩大快人心之事:今日得遇贤契,是一大快也!前者招募武勇, 6 ,N6jaW  
得一少年英雄, 屡建奇功, 亦一快事。”岑生道:“不知此人是谁?”程公道: qw:9zYG}qW  
“这人却是个布衣,年纪与贤契一般,姓殷名勇,曾在江游救一客官,力擒数盗。 ,OBQv.D3>a  
也是江浦成令举荐上来,制宪黄公再三要去,授与把总,不及数,剿倭立功,已奉 0_V*B[V  
旨实授太仓游击将军。此人与贤契都在青年,一文一武,将来正不可限量。他前日 7ti<  
因公到此,只可惜贤契来迟了数天,不得与他相会。”岑生忽然想起刘电当日所说 :xN8R^(  
结义之友正叫殷勇,又是雪姐的义兄,莫非正是此人?因道:“这一位殷兄,门生 ]g7HEB.Y  
虽未识面,却早知其人。”因说起在山东得遇刘电,〔知其〕结交殷勇一段缘由: G$S1#F -  
“……但后来他获盗得功,门生却不知道。”程公听了道:“这江西武生刘电,他 +H?<}N*T  
乃兄可是原任曲沃县刘云么?”岑生道:“正是他。”程公道:“我记得当日江浦 )Xq@v']%~9  
县原详上说殷勇与刘云系姨表弟兄, 如何不认得刘电, 反结拜起来?”岑生道: rL.<Z@ -  
“老师如何得知刘云?”程公道:“这殷勇获盗相救之人正是那刘电的胞兄、曲沃 DN4fP-m-  
知县刘云。”岑生惊喜道:“如何便是他?”程公道:“那刘知县在任闻讣,丁艰 L$oia)%t-  
回吉水原籍路过江浦凉山,夜间遇盗,却得殷勇相救。当日原说是姨表弟兄,如此 ,\\%EZ%a  
看来,必是刘云当日感其相救之情,因他是个白身,恐见官不便,故认为姨表无疑 bLU^1S8Z  
了。”岑生大喜道:“天涯海角,有如此凑巧之事!当时刘电萍水中结识殷勇,不 Q1O_CC}  
想后来救了他令兄,真是难得。当日刘盟兄与他结义,便知他是个豪杰,真可谓识 4Vb}i[</  
人矣!”因又极表刘电与蒋公二人的英雄出色,武勇绝伦。程公不胜慨叹道:“何 a=:{{\1o  
地无才?只恨不能尽识。将来贤契当与这两个留意,不可使英雄埋没牖下。”岑生 =x='<{jtgW  
道:“门生职微言轻,还求老师留神嘘植。” /]MB6E7&  
    师生二人谈今论古,情甚相洽,直饮至金乌西坠才罢。岑生告辞起身,复至书 xT=kxyu  
房,程公取出一封家报,道:“所有咨文,我明日就差人送往儒学。这是一封家书, Kt4\&l-De  
到京时烦贤契送到家君处,定有照应。”岑生收好,当下叩谢道:“门生就此禀辞, "$E!_  
不敢再来惊动了。”程公道:“以心相照,不必拘此。”当下直送出大堂来。岑生 (E1>}  
叫将轿打出仪门,程公笑道:“贤契不知内阁与翰院的体制,不拘品极俱在此升轿 -SY:qG3?  
的。”岑生再三谦让不过只得遵命,打恭上轿,从仪门而出。 @x F8' [<  
    次日程公已差官将咨文送往儒学,格外有赆仪四十两。及岑生到学禀辞老师, &?g!}Ky \  
知程公如此用情,即具禀着王朴前往禀谢。一面遂买备了许多应用缎匹绸绫之类, bSmaE7  
这是本地出产,比都门价省,一面收拾行装。程公又差官前来送行,本县官新自到 ?ZV0   
来送赆命驾。岑生随往拜谢后,不便迟延,即择于二十二日长行。郑公子因母亲初 P"~T*Qq-R  
愈不能回往,又送了一封厚赆。岑生推辞不脱,只得收下。郑公子又给了王朴二两 >~>[}d;glw  
银子。此时郑婆婆虽未全愈,已觉精神渐复,只是还不能行动。岑生起身先一日, 3M*[a~  
郑大娘子亲自精精致致办了一席酒与岑公子饯行,就在上房明间围炉坐席,容儿伺 /)4r2x  
候,两表弟兄直饮到更余方散。 r3vj o(  
    次日黎明,郑大娘子即起来端正杯盘,王朴已将轿扛俱料理齐备。郑公子又敬 \^LR5S&  
了表兄三杯酒,不觉掉下泪来。岑生道:“贤弟不须伤别,待姑姑身体康健,你赶 to=##&ld<  
腊月进都也不为迟。”郑公子道:“总然母亲病好,我也不放心出门了。”岑生因  m:Abq`C  
到内房拜别了姑母,老婆婆含泪道:“倒儿到京,须要常常寄个信来。免得我们记 L1i> %5:g  
念。”岑公子道:“姑姑放心,侄儿有家书回来,必先到这里请安。”说毕出来, b] V=wZ o  
与表弟、弟妇作辞,又赏了容儿一件绸袍料、二两银子。王朴也到里面叩头谢了, 0in6 z  
押扛先行。两弟兄一同上轿,到了郭外五里塘,岑公子下轿阻住道:“贤弟不必远 DmsloPB?_  
送,腊尽正初我在京等你。这里诸友,俱为我道谢,匆匆不及遍辞。”郑公子点头 6:pN?|=6X  
洒泪而别。 x;Q2/YZ#  
    不表郑生回家,却说岑生取路投江浦县来。冬寒日短,到得县城已是日西下了。 </QSMs  
客店原来这成公立下法度,凡有官商行旅下店,都要问明姓氏来历,打报条到县, 5{> cfN\q  
以备查考。这店家见岑生光景不同,问了王朴来由,不敢怠慢,即往禀报。这时成 va0 a4s1O  
公正在书房与幕友相商交代之事,见了报单,知是自己举荐的门生,心下大喜,立 kL-+V)Kl  
刻着家人前往相请,务必将行李搬进衙来。 Dz?F,g_  
    却说岑生原要次早禀见,正待解装歇息,不料家人持帖来请,岑生道:“只恐 &zZSWNW  
此时进谒不恭。”家人道:“家爷在衙立候岑父,说岑爷若不去,家爷即亲自到来 O/Fzw^  
相请。”岑生见来意谆切,因道:“既如此,你请先回,我随后就到。”这家人又 Cc^t&Eg  
与王朴说知,将行李仍复上扛抬进衙来。岑生仍坐小轿。进得县门,见仪门大开, @g{=f55  
成公已打点出堂相迎,一见岑生如亭亭玉树喜动颜色,也不教打恭,一把手拉进暖 6gp3n;D  
阁,直到书房里来。岑生口称“恩师”即倒身下拜。成公拉住道:“前者虽有此一 r+) A)a,  
荐,然未成就。今日是皇上的特恩,何敢居功?”岑生道:“门生若非老师何以得 W1Ht8uYG3  
此?今老师如此说,竟是见弃门生了。”成公听说,因仍以师生礼相见坐下。岑生 %[RLc[pB  
道:“本当即来叩谢老师,一者未知圣意,二者又恐涉于私谒,且为家间无人恐老 o-/Xa[yC  
母倚望,因此匆匆回寓。不料今蒙圣恩不加谴责反锡恩荣,只恐绠短汲深,不能胜 voCQ_~*)9  
任,还求老师指示周行。”成公笑道!”以贤契的才华,正堪当此,何必过谦?前 -cEjB%Neo  
日在省与徐老师相会,问及贤契,方知寓浙情由。后来部咨一到,我计算贤契不日 7zT]\AnO  
定然到此。”因问:“几时见的院台?”岑生道:“十八日往见,蒙院宪十分见爱, C4]vq+  
次日即发咨文催促起程。当日又蒙留饭,坐间说起老师许多德政,因太仓系沿海要 j[v<xo  
地,借重老师干才经理,并说殷将军也是老师荐拔,今得同事一方,崇明一带可以 1nye.i~  
高枕无忧。”成公道:“虽蒙两宪提拔,其实不胜繁剧。可惜贤契到省迟了数日, }1f@>'o  
不得相会殷君。前日他因公事来见院台,就匆匆回太仓去了。”说话之间就摆上酒 zB kS1qMn  
碟来,成公道:“草酌三杯,莫道简亵。”一面吩咐家人管待王朴酒饭。饮酒中间, `9}\kn-</8  
成公因说起场闱之事:“见了贤契的卷子真是金声玉振,当时荐了上去,不想汪公 vtM!?#  
十分执意,几与顾公争竟起来,亏得院台一语解围,又显扬了贤契的名望。但到京 {1,]8!HBJ  
时还当一例往谢,不可分别彼此。”岑生道:“谨当遵命。”当晚师生叙饮至夜深, f|G,pDL x  
即在书房安歇。岑生道:“今日见过老师,明日即禀辞起程。”成公道:“贤契荣 9Ps[i)-  
发本不当迟,但既到此,明日还屈留一天,后日即当送行。”岑生见成公情意周致, V9 qZa  
不敢再辞,一宿无话。 AY{#!RtV  
    次日岑生取出两端金缎、两端湖绉,送成公收了。早饭后,成公说起殷勇获盗 wc z|Zy  
得功之事,岑生道:“昨日院台亦曾进起,这刘公的胞弟刘电却与殷将军结义在先, 0].x8{~o  
后来他往山东搬柩,因与门生相遇,也曾结为兄弟,其英雄气概亦不在殷将军之下, jtqH3xfy  
老师可惜不曾相遇。”因又叙说在蒋公家一段情事。成公叹道:“天下英雄不少, 4R_Vi[i  
奇奇怪怪之事亦何处无之,总因人见闻不广便以为怪。贤契既深知其人,官场中不 R Wa4O#  
可不留心荐引。”岑生道:“门生虽刻刻在心,只是位卑言轻无处着力。此番进京, c&zZsJ"~  
顺道山东,正要去见蒋公,若尚未进京,当一力劝驾。”师生畅叙,话长日短,又 m9*Lo[EXO  
是晌午时候,摆上席来。成公因命侄子友德出来相见,一同陪饮。岑生因问:“师 W#cr9"'Ta  
母如何不接到任所来?”成公道:“因小儿完姻,一同回家去了。况如今调了太仓, |_l\.  
是个海疆紧要去处,倭奴出没不常,也不敢接家眷到来。且待倭寇平静,再作道理。” ld1t1'I'  
当下师生们畅饮淡心,十分相洽。  9H*$3  
    晚间席散,成公取出一封赆仪道:“聊作贤契途次一尖。”岑生道:“长者赐, `gqBJi  
本不敢辞,但老师两袖清风,何忍又分请俸?”成公道:“休得见笑,不过表意而 / /qTMxn  
已。”因问:“贤契此番长行,还是由水由陆?”岑生道:“水路虽然安逸,一者 wd*i~A3+?  
恐怕冻河耽搁时日,二来要往会蒋公,起落不便,因欲从此由水路到台庄登陆。” p<'mc|hGq  
成公道:“与我所见一般,我昨日已吩咐家人在江口雇下船只,所费无多,直送贤 -9-%_=6  
契到台庄起岸,甚为省便。”岑生道:“要老师如此用情,实是过意不去。”成公 a%ec: %  
笑道:“虽是穷官,尚不在此。”当夜一宿无话。 ]9zc[_ !  
    次日凌晨起来,成公早已治杯相送。岑生立领三杯,用毕饭即起身拜别。成公 ]|Vm!Q  
还要亲送至江岸,岑生再三阴步,因命侄子友德乘骑代送至江岸下船而别。正是: plfz)x3  
~ D3'-,n[  
    宦途迎送皆常习,客里情怀有浅深。 j?w7X?1(  
f+<-Jc  
    不知岑生此去又有何事故?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6-01-11
第三十六回  探亲知真心劝豪杰  谒相国要语授英才 k7'B5zVd  
}L'BzSU@G  
    却说岑公子主仆自江浦下船,一路无话,直至台庄登陆,雇了一辆大车竟投沂 ,Tvfn`;(  
水县尚义村来。此时正是腊月初旬,雨雪载道,路上好生难走。这日到得村中,已 ;G |5kvE>  
是傍晚时候。至蒋府门首,门庭如故,寒暑倏更。岑生下车整衣进得门来,见那老 h mC. 5mY  
家人在门房内向火,一见岑生便道:“岑相公来了!”即连忙往里通报,岑生也随 I.As{0cc  
后进来。到得厅堂,蒋公笑迎出来道:“贤侄为何冲寒而至?”岑生一揖后即道: oM ey^]!  
“且见过叔祖母,慢慢告禀。”因即同到上房来。此时老太太与大娘子都出房来, +OEqDXR+_  
岑生一一拜见过,并叙述老母记念请安。蒋公即道:“我这里自从蒋贵回来,见了 -(~OzRfYi  
你的书扎才知那侯巡按未曾离任,又将房屋封锁,贤侄母子避居湖村,知房室又小, LeP;HP|  
正值三伏炎天如何住得?我们甚是记念。且贤倒又失此一科,愈令人恼闷。后来打 I j w{g%  
听这对头已去,料想贤侄必然进场,及看题名录又不见贤侄的名字,究竟赴考不曾?” oeKVcVP|'&  
岑生见说,笑道:“原来老叔这里不知。”蒋公道:“僻居乡间,又不看邸报,外 NB^+Hcb$  
省之事如何得知?”岑生因将别后赴考、遇亲之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喜得蒋公掀 9\ulS2d  
髯鼓掌,哈哈大笑,道:“奇事,奇事!不意半年之间竟有这许多事故,你如何不 4roqD;5|~|  
早寄一个喜信来?也叫我们早些欢喜。今日若非贤侄到此,还如梦梦。” V] 0T P#  
    当下说话时,蒋贵已将车上行李搬进书房,车辆牲口安顿后槽。蒋老太太婆媳 ;O~k{5.iS  
听了,俱各欢喜不尽。大娘子道:“大相公完了姻又做了官,真是重重喜庆。”蒋 uA[c$tBe  
老婆婆道:“这做官做吏是他读书人的本等,不足为奇。这得遇表妹,又成了亲事, rbl7-xhC7  
真是意想不到的喜事。也难为你那岳父母一片好心,买来肯当女儿看待。想你母亲 QAzwNXE+  
也不知怎样欢喜了!”大娘子道:“梅姑娘算来今年也是十八岁,自然长得一发标 =p2: qSV  
致了。”岑生道:“他再三叫在婆婆、姆姆面前上福请安,提起这里从前恩义,便 N4l}5(e  
常常落泪。”老婆婆道:“也难得他不忘旧好。”大娘子又问:“如今刘三相公与 u'T?e+=  
雪姑娘那边不知可有信么?”岑生道:“只因这几个月事务多端,小侄在家时无多, $DdC|gMK  
况江西道路迢隔又无便人,连老叔的这封信也不能寄去。小侄回去时即先到许老伯 j\HZ5  
那边打听,问着一个邻居老者,方知刘三哥上年也到过那里,曾留下一封书托紧邻 biZ=TI2P,L  
周老人寄来,不料这周老人随即病故,这封书也就遗失,不知下落,因此南北信息 *zMt/d*<&  
不通。”说话时,小相公从学里回来,见了岑生打恭跪拜,因问:“哥哥为甚不同 E:-~SH}  
了我姆姆来?”岑生扶起道:“小弟弟越发知礼了。”因道:“你姆姆记念得你紧, U5OFw+J  
叫我带了两个绫子来与你做衣服穿。”小相公道:“我也记念姆姆,只是没东西送 Q`{Vs:8X  
他。”大娘子笑道:“姆姆也不稀罕你送东西。”岑生因问:“苏家妹妹如何不见?” XfflD9M  
大娘子笑道:“他在房里听你说话哩!”因即叫出来与岑公子见了礼,因问干娘康 66sgs16k  
健,岑生道:“母亲甚健,时常记念贤妹,叫我问好。” j+S&5C/{  
    这时蒋公已吩咐收拾便饭,就在上房明间坐下。王朴也进来磕了头,这边蒋贵、 hN*v|LFf1  
元儿等都来与岑公子磕头请安毕。蒋公因天气寒冷,先叫元儿斟上酒来,蒋公父子 Z0O0Q=e\Y  
相陪,老婆婆与大娘子俱在旁边坐着说话。蒋公道:“贤侄虽不曾中式,如今却胜 #;lEx'lKN  
如中式多矣!只是在京作官又要与那对头相遇。”岑生道:“老叔不知,这人又出 r+6 DlT a  
来做了登莱巡道,偏偏丈人又在他属下,恐知情迁怒,真是一桩可虑之事。今晚小 [#SO}'1n  
侄修下一封书,托老叔宽便寄去更好,不然专差前去亦可,只不知此去登州宁海有 iAPGP -<6  
多少路程?”蒋公道:“此去登州约有一千余里,这书却不难寄去,我与本省提塘 U[q39FR  
最相好,托他从塘报上打去,数日便可到了。”岑生道:“这却甚好。”饮酒之间, !:uh? RW  
岑生因问:“不知老叔几时进京?”蒋公道:“且不必言,待贤侄荣升大位,我再 @kba^z  
出去未迟。”岑生道:“老叔何出此言?小侄此来实是要请老叔一同进都。”蒋公 |OZ>5  
笑道:“尚有两个多月,再作商量。”岑生因说起:“见操江程公时,小侄曾备说 ]*{tno  
老叔的英雄,程公十分赞叹,再三叮嘱小侄劝驾。”因又将刘云江岸遇盗却得殷勇 xp\6,Jyh  
相救一段原由说来,大家十分欢喜道:“天南地北,偏有这般凑巧的事。”蒋公道: _o>?\:A  
“刘贤侄眼力果然不错,当日与他萍水相逢便成结义,却如何想到日后就救了他哥 M,DwBEF?  
子;这殷兄也不想就因此得了功名:可见凡事皆有定数。当日点石禅师曾说他‘令 v)v`896S`  
兄有难,得遇救星’,如今这话已是应了。”岑生道:“老叔既信服禅师,独不记 z?C& ,mv  
得与老叔说的言语?”蒋公道:“且自由他。”岑生道:“老叔若真正不行,不是 Iv>4o~t  
小侄狂言,到都适遇机会,决不使老叔英雄埋没。”蒋公道:“贤侄勿存此念,我 h`V#)Q  
其实无意于此。且等你兄弟大来,你照管成全他罢!”岑生说来说去,蒋公只不点 aQL$?,  
头,岑生因对老婆婆道:“你老人家若劝一劝,老叔无不遵依。此番若会试不上, ]E}eM@xdD  
侄孙以后就不再相劝了。”老婆婆道:“他太约是因为我有了年纪,你兄弟又小, "D7wtpJ  
家中没人料理,因此无心去会试。如今大相公这等苦劝,同去走一道也罢。”蒋公 C=<PYkt,L  
笑道:“总然要去,不但家事要料理料理,且还要在本县起文,到院领咨,耽搁时 9; `E,w  
日。贤侄却不能久待,且请先发,我到正月望后起身亦不为迟。”当下蒋公叫取大 Vl%UT@D|  
杯对饮,直到起更后才散。 ZXC_kmBN/  
     lkJ"f{4f  
aI_[h v  
_f"KB=A_x  
$;Z0CG  
7ygz52  
    回书房,岑生就于灯下写了一封书,封好才睡。次日一早起来,取出送蒋公的 v^aI+p6  
两匹贡缎、两匹绉紬,老婆婆、大婶子俱是一套缎子裙袄,小相公是两匹色绫,苏 M[P1hFuna  
小姐是大红绘绸袄料一端、水绿裙绫一匹,亲自抱了进来,道:“这是母亲送的。” }U?:al/m  
此时老婆婆尚未起来,蒋公夫妇道:“如何又要贤母子费心!”岑生道:“不过千 EAHdt=8W{  
里鹅毛之意,值得甚么?”蒋大娘子笑道:“姆姆送的,谅来都是要收的了。”因 $."F z x  
叫丫头都搬进房去。岑生道:“小侄今日就先起身,明年正月当在都门专候。”蒋 iFZ.a.NDc  
公笑道:“直如此紧急,我已吩咐车上包他几天草料,贤侄总不能久停也当屈留三 PKd'lo  
日。”岑生道:“老叔吩咐,敢不从命?只因岁内为日无几,且雨雪泥泞,只好破 &Lbwx&!0b  
站而走,须赶封篆前到得都门才好。”蒋公道:“既如此,只留今日罢了。”岑生 x:h)\%Dg<  
不敢再辞。当日叔侄谈说往事,如同昨日。午间设席相待,正是欢娱日短,不觉又 BB_(!omq[  
过了一天。晚间蒋公送了二十两赆仪,岑生推脱不得只得拜领,又赏了王朴二两银 p#3G=FV  
子。 0QxBC7` qp  
    次日一早,行李俱已装好,岑生将书交与蒋公,又再三相订:“正月下旬在都 .F[5{XV  
准候。”蒋公点头笑应,又将大杯劝了岑生几杯,以解早寒,因道:“都门寒冷更 1]vDM&9  
甚,且内阁值班俱在五鼓以前,贤侄切须保重身体为要。”岑生领命,当下一一拜 VuN#j<H  
别。蒋公一直送出村口,看岑生上车而去。这边蒋公将所留之书即日加封,着蒋贵 dP>FXgY  
送与提塘转寄宁海不提。 =EU;%f  
    却说岑生主仆二人一路逢村过镇,人烟辐辏。正是:荷担携筐人络绎,想因都 uc|ej9N  
为过年忙。只为道路难行,直至腊月二十日才进都门。暂在客店卸了行李,打发了 iOL/u)   
车脚,就命王朴打听阁部程公的寓处,却在东华门外居住。因备下手本,将操江府 mZuLwd$0  
报并咨文安放一处。 BQ70<m2D$  
    次日一早,整顿衣巾,留王朴守寓,雇了一辆轿车,径投程公寓所来。到得相 U3UA  
府门首,见有许多官吏伺候禀见。岑生下得车来,就有值班人役过来查问。岑生道: \=xS?(v!  
“有江南少老爷那边府报,要禀见相公当面投递的。”因将手本交与班役。这班役 =A$d)&  
听说是少老爷处来的,即便传禀进去。原来程公朝罢才回,在书房少歇,禀见官吏 0<fQjXn  
尚未传见。掌家先将岑生手本传进,程公接来一看,上写:“新授中书载晚学生岑 TgJ6O,0  
秀谨禀”。程公微笑道:“是他来了。”因问:“是冠带来的,是巾服来的?”掌 %mzDmrzq  
家道:“是巾服来的。”程公道:“请他进来。”掌家传出:“有请!” hFhC&2HN  
    岑生即随着进来,看见里边堂宇巍峨。转过东侧门,便是书厅。岑生见程相国 +~M.Vs X  
在里面站起身来,体貌魁梧,须髯苍白、年及古稀,精神矍铄,真是当朝宰辅、内 K2V?[O#  
阁儒臣。岑生上前参见,程公举手着左右扶起命坐。岑生告坐,在下首用过茶。岑 d(| 4 +^>  
生将府报双手送上,道:“这是老师那边赍来的安禀。”程公接过,拆开看毕放在 9C5F#(uY  
几上,道:“小儿前已有书到来,道及年兄大才,今在内阁办事,正好借重匡襄。” (dV7N  
岑生打一恭道:“载晚诸凡不谙,正要求老太师垂慈教导。”程公道:“咨文可曾 eQqCRXx  
投递?”岑生道:“已带在此,尚未投递。”程公对掌家道:“你取我一个名帖, LVL#qNIu  
把咨文送到吏部常爷处,就烦知会礼部,以便明早随班谢恩。”家人答应去了。程 e >7Ka\  
公道:“年兄来得恰好,明日正是新春,又值封印,皇上御文华殿受朝,你正好同 vgr 5j  
选补官员列名谢恩。不知你冠带可曾端正?”岑生道:“载晚昨日才到,一切未曾 p\]rxtm  
制备。”程公道:“不难,这冠带、袍靴俱有现成制卖的。价值虽贵,物料精工, ^j?"0|  
只要拣身材相称的购买,甚是容易。”因对掌家道:“岑爷初到京中道路生疏,你 \T;(k?28HN  
着班役去取套顶好的青袍银带、冠帽朝靴来试穿一穿,相称的买一套就是了。”因 s 8lfW6  
对岑生道:“且请少坐,就在此便饭。”程公步出外常,吩咐传外边官吏进来,一 e~$aJO@B.R  
一会话毕,随进书房来坐下。因道:“明日五鼓前,同选补各官在朝房演礼,若只 R=L-Ulhk  
在午门谢恩便无事了。但你是特授人员,恐皇上一时要召见,须随着礼部仪制官从 v <E#`4{  
容朝拜。倘有所问,奏对须要详明。我看年兄器宇深沉,谅无差错。只是天威咫尺, 1K{hj%  
初次朝见,未免耽心。” 7u[$  
    说话时,外面已取了几套冠带袍服进来,岑生试了一套合式的,道:“不知该 a |0f B4G  
多少价值?明日好取来还他。”掌家道:“叫他外边开价值进来,谅也不敢多开。” #:} mi;{  
将不用的仍退了出去。程公因问:“如今寓所在何处?”岑生道:“暂住客店,相 txe mu *  
离甚远,正要寻一个寓所。”程公道:“内阁办事,不便离远,须在左近才好。” Pxe7 \e  
因问家人,“附近可有房屋?”家人禀道:“这左侧却有一所现成房屋,原是御史 p$@l,4@{  
金爷住的,如今金爷放了外任搬去不久,房间甚是雅致。岑爷若要赁住,倒是极便 RWINdJZ  
的。”程公道:“你少刻就领岑爷去看一看,若合式就赁下了,早晚相见到也近便。 n3JSEu;J  
要用家什,这里暂取去使用,慢慢再置。”当下就留岑生便饭,座间又教导了许多 f&L8<AS Fo  
礼数,因道:“年兄才学虽富,但这制诰体格必须经练,阁中现有成卷可以查看, DYaOlT(rE  
庶一时应诏,不致仓卒。”岑生道:“自当谨遵掺习。”当即用毕饭,又坐话移时。 xm bFJUMH  
程公见岑生应对如流,且从容闲雅,心内甚喜。当下岑生告辞起身,就有两个长班 P_N i 5s)  
伺候,将所制冠带靴袍包袱停当,安放在车。程公道:“明日五鼓前须在朝房伺候, b 3i34,  
不可迟误。”又送了几步,因着家人就同去观看房屋。 P* .0kR1n  
    这家人就一同出来,岑生道:“着实有烦,容当后谢。”这家人道:“岑爷是 !<W^Fh  
少老爷那边来的,不比别位,理当伺候。”一面说话,已到了这赁房门首。却离相 U t'r^  
府不过数武,临街一座墙门,里边倒坐二间,中间一个院子,左边两间厢房,正面 X;%*+xQ^  
客位三间;后边又是一个院子,正屋三间,左右厢房各二间;后边还有一个空院, F=l.2t*9  
几间下房,足够居住。说定了每年房金十六两,四季交付。岑生就着一个长班在这  3JcI}w  
里管理裱糊搪粉。当下谢别了家人,一个长班跟着,坐车回到店中,料理齐备,早 5KvqZ1L  
早安歇。 StWF66u34&  
    到四鼓,即起来盥洗,整肃冠带,长班跟随到便门外下车,径往朝房中来。此 DA -W =Cc  
时选补各官将次到齐,一同演礼,伺候谢恩。原来那吏部接着咨文,又是内阁相托, x.-d>8-!]c  
不敢迟延,即发与文选司官知会礼部。这岑秀是特授人员,因列在本日谢恩各官联 VG+WVk  
名单之首,虽是遵循成例,若非相国吹嘘,那吏、礼二部投咨引见未免要费许多周 *zR   
折。正是: kW=GFj)L  
:W\xZ  
    不因黄卷经三试,安得青云到九重? YIQm;E EG  
e `!PQMLU  
    不知岑生如何引见?且听下回分解。 CfguL@tR.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6-01-12
第三十七回  试金殿犀管落珠玑  扰海疆倭寇为狼狈 GI%9Tif  
 #]J"j]L  
    却说岑生次日四鼓即起来盥洗,整冠束带,长班跟随,一直至东便门下车叔行,  #zg"E<  
从端门至午门外,见朝房里有许多补选官员在内。长班至谢恩班内演礼伺候。 =QhK|C!$A  
    这日系辰时立春,已时封印,皇上平明御文华殿受朝。王公大臣文武各官依例 i}v3MO\X  
朝贺毕,吏部尚书将本日选补谢恩文武各官职名清单跪陈御览。皇上看第一名即是 '6GW.;  
特授内阁制诰中书岑秀职名,因顾阁臣道:“新进小臣,不知他才品,可带领到谨 !mK}Rim~  
身殿引见!”皇上还宫,各官朝散。这些内阁官员也有替岑秀耽扰的,也有替岑秀 41I2t(H @z  
欢喜的,议论不一。当时诸阁臣将岑秀传入内阁中来,岑生一一从容参见。首辅高 ~;0W +  
公因问:“年兄青春几何?”岑秀欠身道:“二十岁了。”高公道:“有诸内必形 $j/#IzD1D  
诸外,外貌如此雍和,内才必定渊博。但皇上顾问,必须从容奏对,不可急促。倘 4VHX4A}CgA  
有一时不能应旨之处,不妨直奏容退后进呈。”岑生道:“谨遵台旨。”这是高公 4{LKT^(!f  
见岑生年幼,惟恐皇上有面试之处上一时不能应旨,因此预先教导,却是一番美意, >Y;[+#H[  
殊不知岑秀天性敏捷,倚马万言,全不以廷试为难。 "B*UZ.cC  
    不及一时,内监传旨出来:宣阁臣带领中书岑秀引见。当下岑秀随着阁臣到内 I?CfdI  
庭来,但见重重宫阙巍峨,处处天香缭绕,四阁臣先进谨身殿覆旨,内监传旨宣岑 CykvTV Q  
秀到玉阶俯伏陈奏:“小臣岑秀,现年二十岁,系南直应天府府学生员,本科文卷 ?F9c6$|  
字样误犯,蒙圣恩不加谴责,恩授内阁制诰中书,恭谢天恩,”三呼朝拜已毕。皇 'v_k #%  
上在御座见岑秀美如冠玉、气度从容,圣心光自欢喜,因顾阁臣道:“看他外貌安 hh<ryuZ  
和,胸中必有学问。今元朔在即,试他一道郊天表章,问他能否?”内阁传旨下来, imZ"4HnPP  
岑秀奏道:“乞赐纸笔,愿草呈圣览。”皇上见他并不推辞天颜甚至,即命内监取 M6z$*? <  
短桌一张放在阶前,赐他席地而坐。当下内监取过松烟、端砚、玉管、金笺,一时    
齐备。此时四阁臣都力他担心,但见岑秀不慌不忙,一面磨墨一面构思,拈笔在手, GLa_[9 "  
洒洒而下。不及半时,已草成一道四六表章,奏请录正呈览。皇上见他挥毫敏捷已 >o! 5)\F  
暗暗称奇,但不知文意如何?传旨不必誊正,即命内监将草稿取上御案观览,但见 0l~z0pvT  
字字龙蛇,行行珠玉,铿锵金石之音,正大堂皇之体。览毕,递与阁臣道:“难得! W>m #Mz  
难得!即着照此誊用。”四阁臣得览一遍,一同俯伏奏道:“恭贺皇上得此英才。” sH\ h{^  
奉旨:仍着阁臣随事指教。即命内监将所用文房四宝尽行赏给,岑秀又谢了恩,随 uU#e54^  
着阁臣出来, 都与岑秀道喜说: “不但圣心甚喜,我等也得藉匡襄。”岑秀道, 1iIag}?p  
“金伏诸位老太师教诲。”当下一同出了午门,各归府第。 n<66 7 <  
    岑秀却随了程公回寓,将所该冠带银两并先付两季房金尽交掌家还给,以便择 ]>k>Z#8E*  
日搬移。岑秀重又拜谢程公的提携嘘植。程公道:“不知年兄有如此捷才,可敬, c;1Xu1  
可敬!但此番廷试后,将来应诏之事不少,当分外留心。”当即留住早饭,后着长 jbK<"T5  
班领往内阁衙门大小各官寓所拜谒,又往谢吏、礼二部,并拜谢汪、顾二公。从此 WnZn$N.  
岑秀在内阁办事。凡有诰敕,俱是岑秀提笔,无不称旨。同僚各官见岑秀才高学广, q%xq\L.  
且和蔼春风,因此莫不敬报。一时名重,求诗文者络绎不绝,虽然举手之劳,却也 4ZN&Yf`  
应酬繁冗。这且表过不提。 ^~:&/0  
    却说此时正当倭寇作乱之际,海贼汪直、徐海勾连倭首赵天王分道劫掠。沿海 Lj(y>{y  
台、宁、嘉、湖、苏、松等处同时告警。总制黄公飞檄各讯严谨堤防,调吴淞总兵 hXE_OXZ  
官王嘉桢、游击殷勇、署参将耿自新、守备董槐督兵分驻海口要道,昼夜严防;又 ~>]/1JFz  
调副总兵陈奇文领精骑三千,四路救应。那汪直羽党毛海峰贼众数千,结连赵天王 `vijd(a?v  
倭寇万余,分道劫掠海盐、平湖等处。毛海峰聚众盘林,分为三屯。赵天王聚众洲 %O<  qw  
山,分作四屯:赵天王自居前屯,赤凤儿居后屯,就地滚江五与郎赛花居左屯,混 ny. YkN2  
江鳅江七居右屯。诸屯相离一二十里,与毛海峰为犄角之势。浙抚胡宗宪飞檄饬令 Z\`i~  
镇守平湖都指挥使任彦督本部兵进剿。 z}" Xt=G?  
    任彦即令指挥同知汪龙、都佥邹吉率步后一千殿后,自同千户林中玉率马兵五 "2}E ARa  
百、步兵三千在前。一声号炮,马兵五百各执长枪,步兵随后,直冲前屯。赵天王 .[ Z<r>  
见兵马冲来,胡哨一声,倭兵分两下散去。官军并力前进,正待分兵追袭,只听倭 vsjl8L  
屯螺壳之声竞起。后屯赤凤儿率倭婆三百、倭寇千余,喊声动地,蜂拥杀来。赤凤 .,C8ASfh  
儿金冠雉尾、锁甲雕鞍,使两口雪亮苗刀,跨一骑火炭劣马,飞奔杀来。任彦急挺 DQ{Yr>J  
长枪敌住,未及十余合,抵挡不住,拍马往斜刺里就走。马兵无主,不战自乱。千 +H[G D!  
户林中玉见赤凤儿追赶任彦甚紧,即拍坐下马,拈弓搭箭,觑得亲切,一箭射去, J?\z{ ;qa  
喝声“着”!赤凤儿听得背后弓弦响急扭回头看时,躲闪不及,正中左臂,几乎堕 <lHelX=/  
马;即兜马翻身,右手暗发一金镖打来,光华到处正中林中玉的肩窝,翻身落马, Is~bA_- ;  
幸得左哨把总何英并力救去。又听两势下喊声大起,却是赵天王领倭兵从两下合围 A&#P=m j  
拢来,把官兵围得铁桶相似。 o<f[K}t9  
     CybHr#LBc  
vS %r_gf(  
V2kNJwwk  
(NUwkAO M}  
l=%v  
    正在十分危急,幸得后军汪龙、邹吉兵到,杀入重围与任彦、何英并力杀出, D 4^2F(YRX  
林中玉带伤而走。正在浑战,又听螺声四起、喊杀连天,江五、江七领左右两屯倭 e>1z1Q;_uv  
兵蜂拥杀至,复将官军围住,邹吉正遇郎赛花拍青骢马、挥日月刀杀来。邹吉欺他 7:t+  
是个少妇,舞刀相迎。交马数合,郎赛花卖个破绽,让邹吉一刀砍入怀来,他将身 oVyOiWo\Z  
闪过,把左手的刀逼住邹吉,右手的刀早飞起,当头落下,“铮”的一声连肩带头 3G|n`dj  
破于马下。官兵大败,自相践踏。汪龙、任彦、何英不敢恋战,并力突围而走。倭 8?AFvua}r  
奴随后赶来,势甚危急。 (<!Yw|~  
    忽听东北上炮连天、喊声动地,一彪人马如飞云掣电而来,却是嘉镇总兵褚飞 /ghXI"ChI  
熊闻平湖大战,率精兵三千来救应。官军见有了救兵锐气复振,三将复翻身并力杀 6'+;5M!  
回。褚飞熊拍马舞刀当先杀敌,正遇混江鳅江七使镔铁棍敌住,未及十合,江七抵 KneCMFy  
架不住拍回马就走。诸飞熊随后赶来,不防郎赛花瞧见,急取弹弓,一铁弹飞来正 Bg.~#H  
中褚飞熊金盔,打去了半边凤翅,吃了一惊,勒马不赶。 i}d^a28  
    这一场大战,倭奴被马军枪挑、铳打、冲踏、死者甚众,不敢迎敌,又听胡哨 AXbDCDA  
之声,回下散去。时天色已晚,官兵亦不敢进逼,鸣金收军。计点将士:邹吉阵亡, K ?R* )_  
林中玉带伤,步兵折去三百余人,带伤者甚众;计斩倭首一百八十余级。褚飞熊与 w +pK=R  
诸将计议道:“倭奴狡猾,今小负即散,必有暗算,不可不防。”传令各营饱餐战 .X2fu/}  
饭,拨鸟铳手四百名、弓弩手一千二百名伏于营侧;把人马分为八队,四下埋伏; g3fxf(iY(  
营中虚设灯火,仍传更点,只听中军号炮一起,鸟铳,弓弩齐发,四下杀出断他归 n:TWZ.9  
路。众将遵令,各自准备。 2cnyq$4k  
    却说倭奴四散归屯,江五来与赵天王计议道:“今日他若无这支兵救应,直叫 %I`%N2ss  
他片甲不留。料他见我们四散而走,今夜必无准备。我们一面速去关会毛海峰,叫 5LYzX+a)  
他连夜进兵截杀,我们半夜里前去劫营,包管大获全胜。得胜后乘势袭取平湖、海 X5Fi , /H  
盐、进攻嘉、湖,叫他四下救应不迭。”赵天王大喜,当令倭奴饱食严装,准备劫 X<8   
寨;却派赤凤儿领一支兵在后,恐有不虞,以便救应。到了三更时分,衔枚直进。 qOD:+b  
到得营前,见营中旌旗不整、灯火明灭,以为中计,一声胡哨,杀入营来。谁知并 N ,0&xg3  
无一人,却是个空寨。赵天王道:“莫非连夜都逃去了?”江五道:“必有诡计, ~6!TMVr  
可传令后军速退。”正说间,忽听中军一个人炮飞起,各处灯球火把齐起。霎时间 rsPo~nA  
火光烛天,喊声动地,马步官军四下杀来,鸟铳如星,弩箭如雨,大刀阔斧着地卷 uk<JV*R=  
来,杀得倭奴叫苦不迭。江五夫妻同江七招呼赵天王率领倭奴突出火林,往盘林奔 dOx0'q"Z  
走。官兵随后赶杀,幸得赤凤儿这支兵来救应,倭奴且战且走。 N[j*Q 8X_  
    到得天色渐明,倭奴正在困竭,忽听前面喊声大起,赵天王道:“倘是官兵, E(/M?>t-  
我等休矣!”江五道:“必是毛海峰的兵到了。”正说时,果见前面一片皂旗盖地 N2/t  
而来,却是毛海峰率马步贼兵二千余人杀到,见赵天王被官兵追至,放过赵天王, C[IY9s:Pf  
当先抵敌。这边倭兵又乘势杀回。官兵追杀了一夜,人马困乏,见倭奴已有救应, 86HK4sES  
就按住不追。褚飞熊令弓弩手当先射住阵脚,倭寇亦不敢前逼。毛海峰与赵天王众 jGaI6G'N  
人商议:“此番不利,今日且暂屯在此,暗传号令,待晚间悄悄退回盘林,袭出捍 " _{o}8L  
海,再图后举。”计议已定,屯中依然传更喝号,挨至三更时分,尽行遁去,仍从 L^><APlX  
捍海出口,分屯附近岛屿。此后常从各处海口左出右入,不时骚扰。次日官兵见倭 vWpoaz/w  
奴连夜遁去,因收兵各回汛地。邹吉阵亡,申院题补。 P|' eM%  
    话分两头,却说刘云自从丁艰回来,治表之后,一面发书托本县邮寄江浦成公, Z(c3GmY  
并致殷弟;一面即专差持书往大庚县去接许公。谁知金必显又以不胜繁剧调了抚州 HY!R|  
府崇仁县简缺,已挈眷而去。专差回来告知,雪姐十分惆怅。大家劝慰道:“既有 'nRoa7v(  
所在, 便可差人去接。 ”因此挨过残冬。到得次年春间,接着江浦成公回书云: 7U647G(Sg  
“得信后,即关移邻境严缉凶徒,并无踪迹。惟殷三弟得了大功,已实授太仓游击, nr]:Y3KyxX  
有书请安。”弟兄看了,十分欢喜。刘电向雪姐道:“你殷家哥哥剿倭有功,如今 A@<a')#>)  
已做了游击将军,又娶了一位有才智的嫂嫂,你道好么?”雪姐听了,又喜又悲,  35%\"Y?  
喜的是义兄显达,悲的是干母惨亡,凶徒无获。刘云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b4&l=^:e=  
岂有杀人强盗没个报应之理?”其时正要差人往崇仁去接许公,不料这刘老太太生 1ixBwnp?  
起病来,日甚一日,弟兄甚是着急。雪姐与两个嫂子日夜服侍,雪姐衣不解带了两 hof>:Rk  
个来月。延医服药,直到秋初才渐渐好来,况是有年纪的人,病久了一时不能平复, 2wu\.{6Zp  
慢慢将养了两三个月才渐渐康健。刘云又经写书托本县邮寄崇仁去接许公,亦无回 $_3 )m  
信。 %}JSR y  
    不觉又过了残冬,复交新岁。二月初间,刘云观看邸报,见上面有:“南直应 6VS_L@  
天府学生员岑秀奉旨特授内阁制诰中书”一条,因与刘电观看,道:“这岑秀莫不 &O#1*y Z  
就是你山东结义的这位么?”刘电道:“却又奇怪,若说应天府学生员岑秀,便是 ?o`:V|<v  
他无疑,如何不由正途,却又特授了中书?报上又没有题出如何实授的缘故,却令 d^v.tYM$N  
人不解。”刘云道:“应天府学生员岑秀,谅没有两个,必是他无疑。这特授中书 \KS.A 4  
的缘故也容易打听。”刘电又与雪姐说知,心下十分暗喜,及到三月内,又见邸报 d(@ ov^e-  
上成公升了太仓直隶州知州,弟兄心下大喜道:“这不是他弟兄们到同事一方了, Zz]/4 4t  
直是难得!”到得五月中,弟兄服满,就在本县报了起复文书。刘去因与兄弟商议 WS?Y8~+{5  
道:“待等省院咨文下来,兄弟就好与我相同进京。一来路上免得我独自耽心;二 %$Xt1ub6(  
来好顺道探访岑、许两家消息,又好到省觅便寄书与许丈;再此番兄弟便好往山东 l<ZHS'-;8  
完娶了亲事。待我得了缺,看地方远近再接取家眷。却不是一举数便?”刘电道: u6IM~kk>5  
“哥哥所见极是。如今且先同哥哥进京,待得了缺,兄弟再往山东就亲。”刘老婆 5~(nHCf>  
婆道:“你们自然先到山东,你哥哥与你料理完了姻事,然后你哥哥先进京去候补。 5LU7}v~/  
你等满了月再进京不迟。”雪姐道:“两位哥哥去时,我还有些自做的东西寄与岑 f 9IqcCSW  
家姆姆并蒋老婆婆、大婶婶、苏家妹妹的,须与我带去。”刘电笑道:“这送岑家 t#-4edB,  
姆姆的东西是贤妹切已的,为兄自当与你致到。”雪姐也笑道:“苏家妹妹的东西 kKDf%=  
是哥哥切己的,一发该致到的了!”老婆婆也笑道:“这都是你们切已的事,不消 vAOThj)  
说得,只是我这个女婿怎得入赘来才好?”刘电道:“岑家兄弟若在京做了官,还 %/_E8GE  
要告假才得回来。如今倒还有一件事甚为不便。”大家问道:“何事?”刘电道: 5F]2.<i  
“这梅嫂子前者送了妹子到来,如今若待送他回去,路上又恐不便;若不送去,恐 'S9jMyZrZ  
他两老口儿两下牵肠挂肚,却不是一桩难事?”梅嫂听了笑道:“不用三相公费心, i7&ay\+@  
我在这里,老太太、两位娘娘、姑娘待我如同亲戚,在家在此总是一般。我情愿服 meGL T/   
侍姑娘在一处,明日待姑娘完姻时,一同回去不迟。若三相公见了我家老头儿,叫 :xY9eq=  
他不用挂心。”刘大娘子笑道:“梅嫂子说得且是宽心,不用我们替他干着急。” E=]|v+#~  
说着,大家都笑了。当下商量已定,只等咨文下来。二面整顿行装以及行盘过礼、 bYr*rEcA  
头面首饰、绸缎绫罗等件,逐一制办齐备。 dk0} q6~  
    到得六月中旬,咨文到县。本县又请酒送行,亲朋相饯,都不在言表。择定七 `Q[NrOqe"  
月初二日起程。至期拜别老母、眷属,带了两个家人,刘霖送到江岸下船而别。两 o'8nQ Tao  
弟兄不日到了洪都省会。此时已知道岑秀做中书的原委,因又置办了些土宜要用之 WpRM|"CF  
物,即找寻不出抚州寄信的便人,因写下一封书托交藩司吏科,觅便寄崇仁县金公 #T@k(Bz{L  
衙署。省中事毕,即开船出鄱阳湖口,走长江顺流而下。正是: d24_,o\_  
z;ku*IV  
    原从锦绣丛中去,岂料兵戈队里来! >#Xz~xI/I  
&`m$Zzl;  
    不知刘云弟兄又遇着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 (B|g&A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6-01-13
第三十八回  重义气千里冒凶锋  救急难一身冲险隘 /PSXuVtu5  
e^@ZN9qQ  
    却说刘云弟兄二人这日到了南畿,停船在龙江口。刘电即着家人雇了一乘小轿, <f:(nGj  
一直往岑公子家来。到得门首,见门上虽无官府封条却仍然关锁。因访问邻居,都 <%w TI<m,-  
道:“如今岑公子与老太太寓居在湖州碧浪湖村,他如今已奉职特授了内阁制诰中 F ]D^e{y  
书,冬间部文下来催他进京做官去了。他老太太没有同去,还在碧浪湖居住。闻得 Z3wdk6%:}  
他入赘在一个乡宦人家,因此不搬回来。如今这里房子县里已奉文退还,不是官封 hB>FJZQ_  
的了。”刘电又问:“这入赘的话,查是真公?”这邻居道:“听得他这里的朋友 :ba4E[@  
人人传说,自然是真的了。”刘电又问:“不知此去碧浪湖有多少路程?”邻人道: !p36OEx  
“近得紧,进了京口,从内河坐船不过三天两夜就到了。” 9zBt a  
    刘电问了备细,谢别了邻人,仍坐轿回船,于路思道:“这入赘之说若果是真, IY}GU 2#  
却置雪妹于何地?”这事必得亲往碧浪湖去走一遭才知细底。算计已定,回到船中 ^6CPC@B1  
一一与兄长说知,道:“此去碧浪湖不过三天路程,弟当亲自一往,哥哥竟先往台 xTZJ5iZ17  
庄。弟去了回来,就顺道再往许丈家一访,星夜赶赴台庄,算来总不出半月之外。 m Le 70U  
哥哥到了台庄,也不过等待我五六天便到。”刘云道:“是便是,只是我受过前番 7:C2xC  
惊恐,实怕独行。你须速去速回不可耽搁。我从荻浦一一带沿河等你,到处码头贴 yyjgPbLN=  
下招知,省你查问。倘或赶不及,总在台庄码头左右寓所等你。”刘电应诺,当下 qd [Z\B  
只收拾了一个小小被囊并送岑母的物件,一包另碎盘缠,随身箭衣鸾带,挂了那口 O#b%&s"o  
防身宝剑,却要另雇一只小船前往。看这沿岸一带停泊的大小船只颇多,问时都怕 ^@xn3zJ  
下河——倭寇作乱,不敢前去。内中有一只小船,钻出一条大汉来看了刘电,问道: 4VfZw\^  
“客人要往那里去?”刘电道:“往湖州碧浪湖村去。”那汉道:“如此,坐我这 [NIaWI,>  
小船去罢!”刘电道:“我有紧要事,须星夜前进,这小船甚好。”因说定船钱, $|bdeQPr\  
随辞了兄长,叫家人将被囊取过,催令开船。这边刘云先往台庄不提。 '?MT " G  
    且说刘电所雇这个船户姓文名进,年方二十有二,生得身长力大,铁面剑眉, 8xN+LL'T{  
细腰阔膀,原是京口人氏。与人赌力,双手曾举起舂米的大石臼。与殷勇家前街后 "8sB,$  
巷,只隔里许,常相认识。后来闻殷勇发迹,几次要去相投,图个出身,只为母亲 &Y3 r'"  
年迈不能放心只得宁耐,日逐驾这只小舟营生,供养老母。曾有海线奸徒来勾引他 h"$)[k~  
入伙,他立志不从。今日见刘电雇他的船只,看他状貌非常,心中暗想:“这客人 KI Xp+Z  
倒像是个好汉,不知他胆量如何?”因一面摇着橹一面说道:“客人往碧浪湖去, {j[a'Gb  
如今那里听得正是倭寇作乱的时节,来往客船都不敢乱走。客人必要前去,倘若遇 MnTJFo"  
着倭寇如何了得?”刘电道:“你若如此胆怯,就不该雇船与我了。”文进寻思道: OF/hD2V  
我去试他,他反来试我了。因道:“我却不妨,这只小船又无货物,随处可避,只 EGVS8YP>h  
恐客人耽心。”刘电笑道:“我随身也只有一口利剑并无别物,不必你心焦,只顾 _ %G;^ b  
放心前去。那倭奴料没有三头六臂,倘若遇着了时,却是他晦气,好叫他饱我的利 gg/2R?O]  
剑。”文进道:“那倭奴来时成千累百,客人总有本事,只怕单拳不敌四手。”刘 ZCuoYE$g  
电道:“即有千百倭奴也不在我心上,你请放心莫怕。”文进道:“原来客人有如 Xk!wT2;  
此本事,倒是小人失敬了。”因说起:“我邻里有个殷勇,因为拿了一起大盗,救 @,9YF }  
了一个过路的官员,因此就得了把总。后来又剿倭有功,如今现做了太仓游击将军, $+PyW( r  
我几番要去投他图个出身,因为有老母在家不敢远出。”刘电听了大喜道:“你原 &;~?\>?I  
来与殷将军相识,你却不知我与殷将军是结义弟兄。他所救的那官员就是我的胞兄, xkU8(=  
方才那大船内的便是,因从山西任上丁艰回家,在这里凉山地方遇盗得他相救。如 G&@d J &B  
今我因有事在身,不得前去会他。你若有志上进,我写一封书与你去投他,再无不 `6lOqH  
重用你的。只不知你可有些本事?”文进道:“船傍这根竹篙便是小人的家伙。相 REYvFx?i  
公若有用我外,也可助得一臂之力。”刘电笑道:“这根竹篙能有多重?如何算得 W$2 \GPJt  
家伙?”文进道:“相公请举一举,轻重如何?”刘电因取在手中掂了一掂,道: dQZdL4  
“去得,去得!”原来是个铁心攒竹的篙子,道:“你有这般勇力,岂可埋没在这 6i~|<vcSP  
篙工队里?我此番原是往碧浪湖探望亲戚,随即就要转来。你何不禀知你母亲相同 /*{'p!?  
我去?与你做个朋友,包管你有个出身。只不知你家中还有何人?”文进道:“家  nOd;Zw  
中还有一个叔伯哥子同居,也是与人驾船度日,只可自图衣食,不能顾我。”刘电 W_E^+Wl@  
道:“既有这个哥子同住便好相托,至于你母亲的用度都是我与你安顿。不知你意 jT$J~M pHh  
下如何?”原来文进心中只存念着一个殷勇,又不知刘电本领性情如何,一时不敢 aT Izf qCM  
承应。因答道:“承相公一番好意,且待回来与老母商量。”刘电笑道:“我知道 G.<0^q,  
你心事,只恐我萍水相逢心口不应,不敢倚托。这也难怪你,且到回来时再处。万 5o 5DG  
一你母亲不愿你同去,我留下一封书与你去投殷将军。他那里正是用人之际,也可 s<#BxN  
图得事业。”文进见刘电说着他心事,因道:“只恐老母不依,小人并无别意。” eL"'-d+]  
    说话间,风水顺利,已过金山。此时因倭寇作乱沿江都有汛兵防守,过往船只 w=(dJ(7gu  
到了京口盘诘甚严。刘电小舟进得下河,只听得上来船只与两岸行人纷纷传说:倭 FIfLDT+Wh  
寇又进海口,沿途杀掠,已过嘉、松来了,官兵打了几仗不能取胜,如今分道截劫 wAW{{ p  
客船,下水船都去不得了。刘电听了,心中埋怨岑秀:进京时如何不奉了老母同去, :oW 16m1`  
嘉、湖地界相连,岂不受倭寇的惊恐?心头着急,促令文进不分昼夜兼程而进。到 0S>L0qp  
得震泽地方,只见民船拥塞而上,号哭之声不绝。刘电喝问,都说:“倭寇正在九 x<rS2d-Y  
里塘截杀,客船不要前去。”刘电惟恐岑家遭难心火如焚,自己帮着鼓掉,如飞直 M,kO7g  
进。只听前面喊杀号哭之声震天动地。原来这倭寇数千乘夜突入鹤颈塘,袭攻海盐 @x!+_z  
城不克,便分为数支沿河杀掠而来。所过村镇,焚烧劫杀,惨恶异常。驻防官兵有 #rr!A pJ  
相拒青却寡不敌众,胆怯者望风而逃,以致倭寇流更甚:分屯沿海白沙湾、柳坞等 A X1!<K  
处,出没自由,来往民船尽遭劫掠。只恐官军截断归路,却不敢轻过对岸,以此湖 /5L\:eX%  
郡一带不遭其毒,己是惶惶震动。这日正值一队倭奴约有数百,邀截河道,抢夺船 oq$#wiV"Q  
只,把上下客船二百余号赶入九里塘来,惟空载小船多得逃脱,凡有载大船便逐船 p-EU"O  
杀掠。这时正值刘电小舟飞到,见前面船林立,喊哭震天。刘电道:“见死不救, X?< L<:.  
义勇安在?”回顾文进道:“小舟不堪施展,你若有胆量,跟我上大船杀贼!”文 {}Is&^3Z  
进答应一声,把小舟直钻入船林里来。刘电瞥见一号大船桅杆上有“太仓州正堂” iZeq l1O  
旗号,大惊道:“莫非正是哥哥结义的成公?却如何在此?”因掣剑在手,涌身一 #Mk: 4  
跃,便从后梢上了这大船。探身入来,只见梢舱里男妇数人抱头大恸,只叫“饶命。” {R@V  
刘电道:“我非贼寇,不得惊慌。”因见前舱有六七个倭奴正在抢夺行李,刘电大 h ka_Fo  
喝一声,剑起头落,连剁两倭。众倭出其不意,一拥出舱。刘电复刺倒两倭,其余 zEW+1-=)+7  
奔出船头,又被文进在船顶上用攒竹铁篙戳下水去。各船上倭奴看见大噪起来,霎 eU%49 A  
时聚集,四面来攻。刘电舞动宝剑如一道练光罩体,只因船头窄小,不能踊跃。倭 xLoQ0rt 6  
奴稍近前的,便剁下水去。文进在船顶上轮起丈八长篙左旋右转,倭奴不敢前逼。 ;n(f?RO3X  
    正在相持之际,只听东北角上炮火连天,倭奴忽相惊顾。原来却是驻扎乍浦海 (=7"zE Cq#  
防兵备道雷信与海盐城守都司万士雄督官兵千余水陆并进。这万士雄却是一员勇将, BkXv4|UE  
倭奴两番攻打海盐都被他杀退。其时因兵率不多只好保守城池,不敢远战。却是雷 X13+n2^8]  
兵备见倭奴肆毒切齿痛恨,因尽率本标防兵五百名,飞檄知会万都司合兵进剿,已 #  `E  
杀退两处倭奴,又从这里杀来。其时群倭正聚攻刘电,忽见官兵杀到,胡哨一声, Wu$ryX  
都弃船登岸前来迎敌。这边官兵火铳在前,弓弩继后,倭奴抵挡不住,夺路向白沙  mU4(MjP?  
湾一带,招呼各屯,仍从鹤颈塘遁去。官兵奋勇赶杀了一程,因无后继之兵,且海 |"LHo  H  
盐、乍浦俱系要地,因此不敢穷追,仍收兵各归本处防守。 8+w*,Ry`  
     h!SsIy(  
k ?KJ8  
w3q'n%  
O#;sY`fy_M  
bDl#806PL  
    彼时刘电见官兵得胜,因恐若事,便不向前。但见这些客船上,也有被劫一空 zx<PX  
的,也有被杀害的,也有妇女被淫污的,也有畏惧投水自尽的。倭奴虽去,尚听号 >?K=l]!(*  
哭之声不绝。刘电正要动问本船客人姓名,只见船头里钻出四五个人来,却是家人、 67&IaDts  
水手。舱中走出一个少年,向船头倒身便拜。刘电急忙扶起,因问:“足下贵姓?” {+#{Cha  
这少年道:“小弟姓成,家君现任太仓,因同老母、贱内、兄弟由浙江前往任所, _Jg#T~  
谁想在此遇着倭寇。自分丧身,不料得遇恩人相救,真同再造!”刘电听了,哈哈 l=9D!6 4  
大笑道:“真是有缘!”因先令家人、水手将四个倭尸撺入水内,把血迹拭除干净, t)8c rX}P  
却得了数口精炼苗刀,都交与文进。因向舱中对成公子道:“我姓刘名电。家兄刘 5YPIv-  
云原任山西曲沃知县,丁艰回来曾在令尊原任江浦地方被盗,得遇现任太仓游府殷 {=I,+[(  
将军相救。家兄在令尊署中住有月余,因与殷将军三人结为兄弟。今因服满同家兄 .Sw4{m[g  
进都候补,我因绕道到此探亲,不想得遇足下,岂非有缘?”成公子道:“如此说, _kOuD}_|  
是叔父行了。”复又下拜,道:“请问叔父如今往那里去探亲?”刘电道:“就在 P'_ aNU  
碧浪湖,离此不远。”因道:“公子到署,为我愚弟兄致意令尊,并殷将军:说他 ,aWfGh#$  
令妹现在我家,不必挂念,日后再图相会。”因顾文进道:“你若要往太仓,岂非 jaux:fU  
顺便?”成公子因问:“这位壮士尊姓高名?”刘电道:“这就是我所坐船主,姓 /_bM~g  
文名进,胆勇过人,与殷军却是邻里。他将来正要去投他图个出身,公子去时可先 !C0= h  
为他道及。”成公子道:“极承壮士相救,正要图报,岂敢有忘大德。” {gi"ktgk  
    说话时,成夫人领着媳妇并一小公子同出外舱来,道:“多感恩叔相救,欲屈 p-/x Md  
驾同这位壮士前往任所不知可否?”说着即叩拜下去,大娘子与小相公俱在后拜谢。 YGn:_9  
刘电即忙还拜,道:“却是老嫂,如何敢当!”成夫人道:“若非恩叔相救,一家 bU,& |K/  
性命已是呼吸不保,如今只算是再生了。”拜罢起来,刘电道:“家兄原要往太仓 Y{'G2)e  
一望大兄,因领有咨文不便耽搁,今先往台庄相等。我因探亲到此,已订定往返日 0?sp  
期,即要赶到台庄,为此星夜攒行不能耽搁。将来俟家兄起补,若得江南之缺,便 q.t5L=l^ r  
相会有期了。”说毕,就要相辞过船。成公子知挽留不住,因道:“叔父大恩,途 T_dd7Ym'8  
路之中小侄竟不能尽一点敬意,只好容图后报。”成夫人也道:“我们母子一毫莫 ;a`X|N9  
报,实是惭愧无地。”刘电道:“后日正长,尊嫂休如此说。”因向成夫人一揖, G;;~xfE'  
即过船而去。成公子还要谢文进时,舟如箭而发。成公子只说得一声:“叔父过得 M}Mzm2d#`  
便务乞到太仓与家君一叙。”刘电答应声中,船已去得远了。这边成夫人母子婆媳 p/~kw:I  
并家人、水手感激不尽,整顿船只,前往太仓不表。 z%tu6_4j  
    且说刘电小舟甚速,又值顺风,当晚即到了湖村,泊住了船。原来此地接连嘉 ':]a.yA\1  
郡,惟恐倭寇来犯新设把总一员,防兵四十名守御,夜间沿堤俱有哨兵巡警。见刘 l$_rA~Mo  
电小船停泊,便来查问。刘电因向他说明,这汛兵知是岑中书亲戚,说声“请便”, \'Kj.EO{?$  
转身去了。此时文进已拜服刘电英雄本领,因将行李收拾道:“我与相公负去。” ]},Q`n>$  
刘电道:“甚好。”当下已是黄昏时候,遂一同上岸。向村人问岑家住处,村人指 1'm`SRX#e  
引道:“投东去那一带高大房屋就是。”刘电道谢,即与文进投东村里来。将及里 G:C6`uiy`  
许,望见一带高楼大厦。到得门首,见大门紧闭,即便叩门。里面问:“是谁人?” P9mxY*K)%5  
刘电道:“江西刘电特来探望。”又问:“探望谁人?”答道:“是岑老夫人。” `NWgETf^#  
少顷,却是岑忠携灯来开了门,却不认得刘电,又问:“相公是从那里到来?”刘 dMs39j  
电道:“我姓刘,从江西到此,岑太太可在这里?”岑忠道:“正是这里。”口中 yK%GsCJd:  
答应,心里却一时记忆不起,道:“且请在客位少坐,我进去禀知。”及走了几步, ;4/dk_~p]  
忽然记起,复身转来,道:“相公莫不是在山东与我家大相公结拜的刘三相公么?” `J=1&ae{  
刘电笑道:“正是。”岑忠道:“老奴一时记不起来,竟请相公到书房里少坐,我 .?i-rTF:  
去禀知老太太出来相见,却是难得到此。”因问文进:“这位可是相公同来的么?” |YE,) kiF  
刘电道:“这是船上驾长,送我来的。”岑忠道:“厢房内有灯,大哥请在里边歇 e'~-`Z9-)  
息,我就出来陪你。”刘电因命文进将行李也放在厢房,待吃了饭回船去照管,文 e~+(7_2  
进应诺。 MvFM ,  
    当下岑忠执灯引刘电到书房内坐下,即往里传禀。刘电看见屋宇华丽,因想道: .q0218l:dF  
“才做中书不久却就住这般的华屋?或者就是他入赘的岳家也不可知。”正在寻思, Yv)Bj  
只见岑忠出来道:“老太太请三相公到后堂相见。”有一个小丫头打着个灯笼领刘 6( >3P  
电进厅后内座里来。但见院宇深沉,房栊窈窕,虽不是王候甲弟,却也是富贵门楣。 ~O \}/I28  
刘电随灯缓步进来。正是: KwS`3 6:  
z1F9$ ^  
    冒危不失交朋义,赴难常存报国心。 b7bSTFZxC  
/9pbnzn  
    不知岑夫人相见有何话说?且听下回分解。 gwiR/(1  
ugI#ZFjJWE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6-01-14
第三十九回  叙旧事岑母动慈怀  结新知刘生显神勇 @?/\c:cp  
;eh/_hPM  
    却说刘电到得内堂,见岑夫人已在立待,因即上前叩见。岑夫人连声请起,因 v= 8VvT 8  
还了半礼,道:“三相公途路辛苦!”因问:“府上令堂、老太太并尊嫂们,谅都 kp; &cQu!  
纳福!”刘电道:“家母、家嫂、雪妹都嘱请老伯母的安。只不知伯母几时搬居在 `:gYXeR  
此?小侄一来请安,二来正要问问别后的原委。”岑夫人道:“一言难尽。”当即 22'vm~2E  
吩咐岑忠先叫厨房收拾便饭。因说:“自从前年三相公起身后,愚母子候到第二年 zQt1;bo  
夏间总不得信息,又闻得对头已去,五月间就辞了蒋公起身回来。到了扬州,恰好 ]6q*)q:`  
遇着家中报信的人,才知对头未走,家中房屋又被封锁,途路中进退两难。因为老 Wy!uRzbBv  
仆住在此间,只得到这里暂住。你兄弟也曾到许家探问,才知三相公有书交与他邻 eA1'qww"'  
居周老人托寄。谁知这周老人死了,这封书竟不曾寄到。后来因赁这王乡宦的房子, ML"_CQlE7  
不想我内侄女当时遭族恶之害,却正在此间。这王公是两榜出身,极重义气,夫人 $vz_%Y  
又甚贤德,极承他夫妇将内侄女认为义女,待如亲生。后来老身会面叙说起来幸得 1xq3RD  
姑侄相认,又承王亲家不弃,就将他许了你兄弟。旧年冬间,催逼着完了姻了。” suzFcLxo  
刘电初时以为岑生别娶却是负盟,及听到骨肉相逢,因亲作亲,甚是难得,又想到 B>ms`|q=l  
父亲显灵原说雪妹“不宜预占,有妨亲疏”,正是为此,便道:“天涯海角,骨肉 A9NOeE  
相逢,是一件天大喜事!又以内侄女做了媳妇,亲上加亲,极是难得。明日还要请 yBpW#1=  
见。”岑夫人道:“这是弟媳,理当拜见。” o=mq$Z:}  
    说话之间,饭已端正。岑夫人就令:“搬在这里,三相公竟请自用。”因叫了 pgLzFY['  
头用大杯斟酒,道:“仓卒便饭,不要见怪。”刘电道:“老伯母莫说客话,请尊 g:~?U*f-  
便。待小侄自用。”岑夫人道:“老身在这里陪着,正好说话。”因说起:“前年 D@sx`H(  
起身时,你蒋叔有与你并许公的两封书,因无便人不曾寄去,还在这里存着,明日 A .jp<>  
取来交还。”刘电道:“天各一方,若无的便,寄信实难。”一面说话,一面自斟 0^)8*O9$  
自饮。吃过一二十杯酒,用完饭,收拾过了,因问:“兄弟进京后可曾有信回来? QU,TAO  
如今王公却在那里居住?”岑夫人道:“去年冬间王公选了山东宁海县知县,十一 BhE~k?$9  
月初挈家上任去了。他两夫妻也只有一位小姐,又无亲族,因此把家事尽托付与你 (-Ct!aW|  
兄弟料理。谁知王亲家起身后,你兄弟又得了官进京去了。如今只有我婆媳两个督 +'&_V011<  
率家人在这里照管。幸亏你弟妇贤能,不消我费心。前月你兄弟寄了一封家书回来, LN3dp?;_{  
说引见时皇上试了他一道郊天表章,甚是合式,又蒙内阁程公十分关切,老身倒也 a_iQlsU  
放心。只是如今倭寇作乱,这里地方日夜担心得紧,不知将来怎样?”因问:“雪 y[5P<:&s  
姑娘在府上可好?梅氏近日可健?”刘电道:“小侄自同雪妹到了江南,谁知许丈 Ho._&az9cT  
同他亲戚往江西任上去了,因留下一封书信、二两盘缠托他紧邻周老人寄去。谁料 1 l*(8!_  
这周老人死了,竟不曾寄去。及到伯母府上,又见房屋被官封锁,因此只得同了雪 `"b7y(M  
妹、梅嫂回家。自到家中,母亲十分怜爱,一房同住,片刻不离,家嫂与侄儿女们 8EEQV}4  
没一个不欢喜敬爱。老母去岁得病,全亏雪妹衣不解带的服侍,真是难得。后来专 <H@!Xw;  
差人到南安府去接许丈,谁知他亲戚又调任了抚州,至今父女未曾会面。雪妹心中 Afhx`J1KO  
常挂念的便是许丈与老伯母两位。小侄来时千叮万嘱与伯母请安,还有自己制作送 [Q_| 6Di  
伯母的东西带在此。”岑夫人听说,不觉两眼酸酸欲泪,道:“我也是一般记念他, FH(+7Lz4;  
只为路远迢迢不能通信。从前原有相订的言事,不料如今又有更张,只恐将来不能 -mo ' $1  
如愿。”刘电道:“伯母竟请放心,雪妹却一心宁耐、矢志不移,谅许丈也无不乐 ]JuB6o_L  
从。只要伯母作主,弟妇无言,为官作宦的人三妻二妾也是常事。就是梅嫂在舍下 _!1c.[ \T  
也十分相得。 他是深知原委的, 说明日等待姑娘恭喜才一同回来。”岑夫人道: *X5LyO3-gP  
“这也难得。如今你这个弟妇是最贤德的,他常常对我说,你兄弟是不止一妻相守 .sMi"gg  
的,倒只恐雪姑娘知道,心中不喜。”刘电道:“这一发不然。当日父亲之灵原与 @cNI|T  
雪妹说过,雪妹已自知‘不宜预占’,现已应验,岂有不悦之理?”岑夫人听了, r${a S@F  
转愁为喜道:“若果如此,倒是老身的造化的。”刘电又问道:“伯母方才所说, )~kb 7rfl  
弟妇如何便知兄弟不止一妻相守的?”岑夫人笑道:“他也不过是预料的话。”因 ?c*d z{  
问:“三相公几时往山东完娶?”刘电因将此番服同兄长进京,并到这里的原故说  _>l,%n  
了一遍。岑夫人欢喜道:“三相公不远千里而来,老身感激无地。今去完姻,老身 DJ.Ct4  
还有些微物带去。若日后搬亲回来,务必要到这里住些时,切不可径自回去了。” %/y/,yd  
刘电道:“小侄一定要同来请安的。”因说:“今日见过伯母,明早就要禀辞起身。” X}Lp!.i9o  
岑夫人道:“三相公千里迢迢到此,总有事也须屈留三天。”刘电道:“已与家兄 %rsW:nl  
订定日期,况到了山东还要耽搁,领有咨文是不便久迟的。”岑夫人道:“既如此, cX2b:  
只留明日一天也罢。”因吩咐岑忠道:“将三相公行李搬在内书房,途路辛苦,请 z')'8155  
早些安歇,明日再叙罢。”说罢回房。 ve$P=ZuM  
     YpiSH(70`  
@x)z" )>  
-QRKDp  
z2-=fIr.h  
4/HyO\?z5  
    此时文进已是岑忠相陪酒饭后,回船安歇去了。当下岑忠掌灯送刘电到内书房 pp/Cn4"w  
来,道:“明日再与三相公磕头,老婆子在三相公府上,不知可安好么?”刘电道:  :;rd!)5  
“原来你就是老掌家,梅嫂在那里甚是相得,如今与姑娘们都是同桌吃饭的,身体 pvkru-i]  
也甚康健。来时叫我致意你,不须挂念他,说日后要与姑娘一同回来的。”岑忠道: kznmA`#jn  
“承老太太、娘娘们的抬举,只恐在那里搅吵。”刘电道:“只是怠慢也。”岑忠 %Gh!h4Pv  
将被褥铺好,随即出来。这边刘电安歇不提。 2:Zb'Mj  
    原来岑夫人与刘电在内堂说话,大娘子都已听得,又在暗中看见刘电气概不凡, i9 8T+{4  
及岑夫人进来,因说:“这刘公子将来必然贵显。目前喜气重重,不出一年定食天 9|jk=`4UK  
禄,只不知何故面上带着一股杀气未退,明日母亲问他路上可有着气的事么?”岑 MdV-;uf  
夫人笑道:“明日待我问他,试你的眼力。”一宿无话。 T:p,!?kc7  
    次日刘电起来盥洗毕,取出雪姐送的东西,却是一个小小绸袱,用针线缝好的, }D02*s  
上面小小一条红签写着:“千娘安启”四个小字,格外有四匹细葛是刘电送岑夫人 _?$P?  
的,都叫小丫头送了进去。岑夫人当下将袱拆绸开,里面却两双月兰缎子挑线的膝 HMDQEd;  
衭、两双石青素缎鞋,一封不缄口的书函,上面叙说拜别后记念情节,后面有矢前 '!Gnr[aR  
言终身不易的话。岑夫人一面看,不觉两眼澄澄泪落。看毕递与大娘子道:“怎叫 Ewg5s?2|  
人不想念?”大娘子看毕,道:“原来这位姊姊也是能书识字的,明日母亲写回书 I[b@U<\  
与他,就把女儿的心迹与他说明,使他放心勿虑。”岑夫人道:“你就与我代写罢。” sR%,l  
    当时岑夫人出到书房,就将蒋公从前所寄之收交给道:“三相公起得恁早,如 ~i&Lc7Xl  
何又要你费心?”刘电道:“这是那边土产,不过千里鹅毛之意。”因将书拆开看 v&CKtk!3{  
了, 上面也是叙别后记念, 如何并无回音的话,就念与岑夫人听了。岑夫人道: ]sz3:p=5  
“雪姑娘与我的书就与三相公所说一般,明日老身与他一封回书,叫他只顾放心。 gd9ZlHo'Id  
这段不得已先娶的情节,谅三相公自能转言。”因道:“你弟妇要出来拜见。”刘 ~g2ColFhu  
电道:“不须劳步,竟到里面见罢!只是不知,不曾备得礼来。”岑夫人道:“不 8xUmg&  
消。”因领刘电到上房来,这边大娘子正待出来,看见老母同刘公子进来便退进里 B\bIMjXV  
边,在下首站立。个头在地下铺了拜毡,大娘子口称“三伯”,端端正正朝上四拜。 "z^Ysvw&~  
刘电还礼毕,道:“不曾备得贺礼,只好改日补送。”大娘子道了谢,因问了老太 N|q:wyS|  
太并两嫂嫂、雪姐姐的安,说了“请坐”,才退入内间去了。 [ sz#*IJ  
    刘电道:“恭喜伯母,果然好一位贤能弟妇。”说着,就要出来。岑夫人就留 "_'9KBd!  
住坐下,因叫丫头取茶点心来吃,因问:“昨日三相公在路可曾着甚么气来?”刘 pSq\3Hp]Q  
电见问,却一时不解其故,因说:“昨日中途正遇一队倭奴劫掠客船,内有一船却 oL }FD !}  
是结义弟兄的家眷,恰恰小侄遇着,因忿怒砍杀数贼,随有官军到来将倭奴杀退, C?x  
幸得保全;其余客船遭劫杀的甚多。只有此事,别无着气,不知伯母如何问及?” d G:=tf&1R  
岑夫人却笑而不言,当下吃过了茶。刘电因说起:“我雇来的那个船家却是一个好 p3^7Hr  
男子, 杀倭寇时甚亏他出力相助。 今在湖口守船,须邀他来吃饭。”岑夫人道: AH#e>kU^  
“不须三相公费心,我已着小家人前去邀他,就同他把船移到后墙门来,省得远去  'Z&A5\~  
照料。”因说:“这里后门外便是湖汊,没人往来的,上船最便。还有一个花园, TS1 k'<c?  
如今早桂盛开。老身只收拾两三样嘎饭,在晚香亭上赏桂,只是没人相陪。”因带 J\ 3~  
了小丫头同刘电到花园里来观看。未到园亭,已闻得桂香扑鼻。进得园来,岑夫人 8"S0E(,mu  
即着老园公开了后门:“看三相公的船来了,叫他就停泊在门首,酒饭送到船上, :z^c<KFX  
请他甚是近便。”因就请刘电在花厅上吃早饭,叫小家人伺候。吩咐毕,岑夫人回 e+&/ Tq'2  
进上房,对大娘子道:“你的想法实是不差,昨日他果然就杀了数贼。只是日间之 rVZk G,Q  
事,如何到晚还有杀气?”大娘子道:“凡是杀戮大事,须过一昼夜气色才转。方 1vQ*Br  
才称赞那个船家,不知他相貌贵贱邪正何如?”岑夫人道:“待明日送他出后门时, ^F_c'  
自然看见他了。” 0(HUy`]>  
    这日婆媳两个商量写了一封家书,并将送蒋宅的东西收拾停安。岑夫人还要与 @ 2Z{en?  
雪姐回书,大娘子道:“写书容易,但他此时到山东完姻后又要进京,想来总未得 42~tdD  
回家,带去也是无益,不如订他转来时到这里带去的为安。他若肯应许了,是决不 :[kfWai#(  
爽信的。”岑夫人道:“你见得极是。” gNUYHNzDM(  
    当午,设席在晚香亭上。岑夫人叫丫头送了三杯酒,看上了两道菜,道:“三 ' Dcj\=8  
相公请自在饮几杯,老身暂且不陪。”刘电道:“伯母请便,小侄必不作客。”岑 z36wWdRa6  
夫人又吩咐小家人殷勤伺候,才转身回房。一面又搬送酒肴到船上,请文进畅饮。 xt_:R~/[  
且说刘电见岑夫人以至亲相待,心中欢喜,对着桂花开怀畅饮了一回,因问:“船 sYjhQN=Y*  
上可曾吃饭?”小家人道:“已送上船去款待了。”刘电此时已觉有几分酒意,因 gk6UV2nE?  
索饭用毕,又在四下游玩了一回,因踱出后门来观看,正见文进在那里舞倭刀顽耍, !$A/.;0$  
因问道:“吃酒不曾?”文进收住手道:“承这里老太太所赐酒饭十分丰盛,因此 3w</B- |nQ  
吃得醉了。”刘电道:“今晚再过一宵,明早一准起身。”因说:“我看你方才所 Pg%9hejf3  
舞刀法尚欠传授,只好舞弄顽耍,却上阵交锋不得。若遇识者,岂不见笑?”因乘 8.i4QaU  
着酒兴撩衣束带,接过双刀,摆开脚步,使动身法,舞得那两口苗刀如两条雪练盘 $-iEcxsi  
旋,看得文进眼花撩乱。此时岑夫人却闪在门口观看,因叫小王媳妇悄悄的请了大 wDJ`#"5p{  
娘娘来看。 ;mkkaW,D*  
    且说刘电舞了一回刀,对文进道:“这双刀系对面交锋短兵相接所用,若马上 &{}Mds  
交锋必用长枪、大刀为主,其余兵器俱不出此两般用法。你既能使那竹篙,便可习 |9CikLX)7  
学长枪。你取那篙来,我使一路枪你看。”文进欣然到船取了那竹篙到来。刘电接 ~b f\fPm  
在手中,虽不叫重,亦颇称手,因把来当作长枪,便一个身法,就地一转,打了个 fz&B$1;8  
大蟒翻身,然后使开身分舞出那三十六路梨花枪法,真是“寒风飒飒从天降,冷气 |Splbs k  
纷纷卷地来”。使到了精奥处,把篙一搅,打起一个花头有车轮大小。谁知这铁心 aeqz~z2~8s  
炼得不精,刘电使得力大了,只听豁喇一声,那篙头折断了二尺有余。刘电收住手 u v%Q5O4  
笑道:“倘在阵上,岂不误事?这终是炼铁不精,以致断折。”文进拜服在地道: TP }a9-9?  
“倘得随鞭执镫,愿拜为师。”刘电扶起道:“以你的膂力,尽可习学。”文进道: >{#JIG.  
“小人时常使耍,以为十分合式,谁知禁不起相公的神力!”刘电道:“你还不曾 O zAIz+`  
见山东一位蒋老爷,他使的铁枪还重十多觔,使起来真是神出鬼没。我此番正要到 N?GTfN  
那里去,你若肯同往,何愁武艺不精?”文进道:“小人情愿相随,只恐老母不从, | dQ>)_  
也是无奈。且待明日到家与老母相商,若得应允,便可服侍相公同往。”正是: O\}C`CiC  
SmXJQ@jN  
    壮怀已有从君志,孝念还当顺母心。 p.8bX  
hY}Q|-|  
    毕竟不知文进后来果否相从?且听下回分解。 j26i+Z  
'}agi.z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