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38阅读
  • 51回复

雪月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5-12-16
第三十回  真铁口五星断休咎  程操江一语解纷争 =)Q0=!%-  
hPHrq{YZ  
    却说岑公子搬在姑娘家居住,他表弟夫妻两口十分恭敬。过了十余日,早又是 eZWR)+aq  
中元佳节,这日是报恩寺的兰盆胜会,弟兄要同去游玩。一早起来盥洗,吃了点心 8/y~3~A{D  
就同出门。到得寺中,大殿上建水陆道场,香气纷坛,游人如海。弟兄们四下观玩 z4nVsgQ$  
了一回已是早饭时候,就同到一个洁净面馆内吃了面,出来复去塔上游了一回,无 "p\XaClpz  
非一片繁华热闹。岑秀道:“我们到个清静些的所在去坐坐,避过了午间烈日回去, (8r?'H8ZO  
不要在这里挨挤,甚觉无趣。”郑璞道:“前日有人说水月庵里来了个江西的星相  \~  
先生,如神仙一般的准。我自哥哥来了,不曾去得。今日我们同去试他一试,看他 pAmTwe  
如何?”岑秀道:“甚好。” !wrl.A/P  
    两人一经行来,也有一里多路,却是个僻静去处。来到庵前,见庵门外有个招 .^kTb2$X  
帖上写着:“江西真铁口星相无差”。进得庵门,果然好座幽闲静室,正中供着一 103Ik6.o  
尊弥勒古佛,背后是韦驮尊者。第二层便是正殿,上供一尊如来佛祖。东边一座小 Y2$ % %@  
门,进来另是三间小殿,供着普门大士。侧首朝东三间客座,门上贴着“真铁口寓 $4M3j%S  
此”的条子。 #e0+;kBh  
    弟兄两个缓步进来,只见这个先生六十上下年纪,须发斑白,骨格清癯,坐在 bVrvb`0  
一把交椅上打盹。听得脚步之声,睁眼见有客来,便起身拱手道:“二位何来?” Yk5kC 0B  
郑璞道:“特来寻你看看星相,你且看我两个今科中不中?”岑秀忙接口道:“闻 _Dv^~e1c  
得先生星相如神,特来请教。”这先生道:“且请坐,待献过茶再讲。”因叫童儿 (!b: gG  
不应,这先生寻到后边来,原来在厨房里睡觉,因叫醒来道:“外边有客,还不起 LWI~m2  
来烹茶!”那童子才呵呵欠欠的起来灌水生火。这先生出来道:“今日是报恩寺的 >$y >  
大会,这里住持都去赴会去了。因此无人,实是有罪。”岑公子道:“我们也从会 my1kF%?  
上到来,请问先生星相二事,何者为先?”先生道:“二者原可并参,如今先看了 i.sq^]j  
尊相,再看五星,必有相合。”因请岑公子对着亮光端坐。这先生存神注目细看了 I*}#nY0+  
一回,道:“尊相也不须细讲:三台高耸,五岳丰隆,眉秀春山,目澄秋水,鼻直 U[b;#Y1X  
口方,神清气旺,是生成大贵之相;所欠发脊不齐,早年恐其失怙,库仓略陷,青 T3./V0]\I  
春微有坎坷,却都逢凶化吉,无妨于事。一交眉运,官禄荣升,前程远大,寿缘可 ^Pd3 7&B4V  
至期颐,子息尽皆玉树,富贵二字已是分定目下。印堂黄明光润,恭喜也不远了。 $-Pqs ^g  
再请把八字一推。”岑公子即写出自己八字,那先生仔细推详了一回,道:“却又 Hpi%9SAM  
作怪,论功名应从科甲得来,但这官禄宫中又变出稀奇品格,偏不由科甲出身。但 xs'kO=  
文昌高映,奎壁相缠,总不由正途却胜于科甲,论爵位当居极品;又喜武曲临宫, 0UGiPH,()  
官职必兼文武,却是一位大人。失敬!失敬!”岑公子道:“岂敢过望!”因为有 x(9; !4O>  
雪姐这桩心事,又问:“婚姻不知几时可就?”这先生又推算了一算道:“红鸾发 N )zPxQ  
动,天喜照临,婚姻不远,九、十月间必然见喜,但这贵造中尊夫人却不止一位。 "H>r-cyh  
据理算来,当有三位,却又都是贤能内助,都可同偕到老,真是难得!只是命中有 q.=^i z&m  
小耗作祟,常为小人所忌,总无妨大局,不足介意。在下是依理直谈,不是虚誉, EKZA5J7kn  
日后应验,当领重酬。”岑公子道:“再烦与舍亲相一相。”这时郑璞听他两个说 "\}b!gl$8  
话呆呆坐定不动,及说与他看相,才道:“别的都不管他,你只相我今科中与不中?” s(teQ\  
这先生笑了一笑,请他坐正定睛细看了一回,道:“这位却也是个贵相:双眉耸秀, 'e F%  
少年可取功名;两目定光,到老总无厄险;虽带几分拙直,却存一片慈祥:寿过古 e,(a6X  
稀,子有三四。再请写出八字一推。”郑璞笑道:“我却忘记了,你只算我是五月 58::h. :  
十五日丑时生的就是了。”先生笑道:“贵庚几何?”岑公子道:“与我是同年的。” e4DMO*6  
这先生推算了一回道:“这贵造也应少年克父,最喜金水相生,当得一贤内助,终 \9`#]#1bx5  
身受益不浅。论功名,今年正值文昌相照,这举人是稳稳的了,但只可一榜出仕, nn+_TMu  
亦不过六七品之间。却喜贵星坐落命宫,一生多得贵人扶持,到老风光并无坷坎。 1& ^?U{  
可喜!可喜!”郑璞听得欢喜,把手在桌上一拍,道:“我若中了,谢你五两银子。” p*20-!{A  
先生道:“五两也不多,中了不要翻悔。”郑璞道:“我从来不说谎,中了包管送 M{mSd2  
来。今日却不曾带得,莫怪!莫怪!”岑公子道:“今日却是偶然到此,不曾多备, [eUftr9&0  
先生莫嫌轻亵。”因取了一两银子送与先生道:“改日再得请教。”先生道:“明 r^,<(pbd  
日高发了,还要领重酬哩!”又留吃了一道茶。岑公子起身告辞,这先生直送出山 fw6UhG  
门而别。 L2Pujk  
     &`0/CV  
^j-3av=  
34\(7JO  
}iuWAFZbGS  
>p"c>V& 8  
    此时已是未末申初时候,两弟兄取路回来。郑璞道:“这个相面先生说得倒也 DP|D\+YyYA  
不错,只是说哥哥不从正途出身,这是胡说了。”岑秀道:“星相之言,未可全信, Sn|BlXrey  
且自由他罢了。”两人于路说话,回到家时腹中已饿。郑璞即叫:“娘子快些收拾 0"pAN[=K@  
饭吃。”大娘子道:“已端正现成的。”郑婆婆道:“你两弟兄在那里吃的早饭?” ]7Tkkw$  
郑璞就将游玩看相的事与母亲说了一遍,道:“我今科中了,应许他五两银子。只 iKX-myCz  
是他说哥哥不从科甲出身,真是放屁胡说了。”当即摆上饭来,两弟兄用毕。郑璞 S[PE$tYT#t  
又对娘说:“这相士说哥哥日后官居极品,又有三个嫂嫂同偕到老。”郑婆婆道: Oo5w?+t  
“但愿你哥哥做了大官,你便有倚傍了。”岑秀道:“星相的话那里当得真的?” YIoQL}pX  
这边姑侄弟兄们闲话。且表过不提。 A9I{2qW9+Z  
    却说这年南直正考官钦点了翰林院侍读学士汪耀辰,副考官是礼科掌印给事中 g7}Gip}.>  
顾其章,都已进了贡院。至八月初,这通省秀才聚集省会,把各处寓所都住满了。 QLXN*c  
到了初七日,这监临就是操江程公,副监场是布政司参政陆文山,按察副使高兆麟 h].<t&  
率同内外帘官入闱,甚是热闹。初八日五鼓,众秀才按册点名进院。却好郑璞正与 S{]x  
岑秀联着号房,喜得他心痒难爬。等得题目到手,谁不用心作文?这郑璞起了正稿  a][f  
就拿来叫岑秀删改。岑秀就先与他改好,叫他用心誊正,然后自己誊毕,果然字字 K~AR*1??[  
珠玑,行行锦绣。二人早早交了卷子,头牌放出。三场考毕,也是郑璞的造化,总 kW *f.!  
与岑秀同号不离,回家欢天喜地对他母亲、娘子说道:“我今科一定中了!恰恰三 9f2UgNqe9  
场总与哥哥在一处,他与我把文章都改得好了,不怕他不中。”郑婆婆道:“或者 uehDIl0\[b  
是你的造化也不可知,不然怎么三场恰恰都在一处?只是你果然中了,怎样报答他?” ba[1wFmcL  
郑璞道:“他是个不望报的,只愿与他一同中了就好同他进京会试。若我中他不中, EH256f(&  
我也会不成试了。”且不说他母子们闲话。 XZ sz/#  
    却说这岑秀的卷子正落在江浦县成公的房里。见了这本卷子,成公大加称赏, hp#W 9@NR  
以为合场无出其右,因特特把这卷子亲自荐到大主考面前,道:“帘官选得一卷奇 Lv| q  
文,真是连城之璧,请大人垂鉴。”这汪公接来细细观看,看到中间,连称:“可 :cF[(i/k4  
惜!可惜!”成公问道:“却是为何?”汪公指着道:“这一句竟重犯了圣讳,如 :9QZPsL  
何使得?”下半卷就不看了。成公道:“这是他疏忽,却与正文无碍,还求大人通 NT e5  
篇一看。”汪公只得通卷看完,道:“好一卷文章!但犯了圣讳,只好有屈他了。” Kx;eaz:gx  
成公见汪公有些执意,又把卷子送到副主考顾公这边来,道:“有一卷奇文请教大 c'%-jG)\  
人,不知可抡元否?”顾公笑道:“想经你的采择,定然不差。”因接过来,才看 RS)tO0  
到起股,便称赞道:“果是奇才。”及看到这一句,道:“可惜误犯了圣讳,却还 rH_\ d?b  
有可恕。”及通卷看完,赞不绝口道:“这卷文章虽有些微瑕,即不拟元,亦当置 %?}33yV  
之三、四之间。”成公道:“大人不取便罢,若取了必得拟元,置之三、四,倒反 7 n8"/0kc:  
屈了他了。”顾公道:“汪公可曾见来?”成公因将汪公为此执意不取的话对顾公 j[`j9mM8  
说了。顾公道:“待我去与他相商。”成公道:“人才难得,岂可轻弃?还求大人 */sS`/Lx  
一力成全。 iW$_zgN  
    当下顾公拿着这本卷子来见汪公道:“这本卷子成县令荐将上来,论文章实可 5eLtCsHz  
抡元,但中间有这犯讳字样,或置之五名之内也可。若因此而弃,实为可惜!”汪 h}[-'>{  
公道:“这犯圣讳是一件大不敬之事,如何使得?只恨他自己忽略,也怪不得人了。” ASKf '\,dV  
顾公道:“此卷通篇堂皇正大,置之榜首,谁曰不宜?虽有此误,却与文章无碍。 {&cJDqz5=  
若必见弃,恐人才难得,况得此奇才,岂可当面错过?”汪公道:“这事弟实不敢 0pK=o"^?@  
专主。若老道长必欲中他,万一触怒圣心,弟却担当不起。”顾公道:“弟也是为 (]Z_UTT  
人才起见,并非私意。若果有不虞之事,弟当独任其咎。”这时大监临程公到来, KxI&G%z  
见两主考各执一见,因道:“二位大人且不须争执,待弟看一看这文章果是如何?” +M./@U*g  
顾公因将这卷子递与程公道:“都台巨眼,必有定论。”原来程公是鼎甲出身,高 Nu0C;B66  
才博学,将这五经文字通卷细看,只顾点头称赞道:“是仙才。”及看完了,道: >Y&N8PHD  
“二公不须争执,弟倒有个愚见,不知可否?”二公同问:“都台高见若何?”程 HpR]q05d  
公道:“此卷中又使不得,不中也使不得。依弟愚见,不若将此卷联名具奏此中情 _geWE0 E  
节进呈御览,中与不中,一听圣裁何如?”汪、顾二公齐称甚善。当下即将此卷另 @(l^]9(V\  
外封置。及拟取足额,看那十名前的卷子俱不如此卷之美。 (w&F/ynO:  
    到放榜之日,榜后另签一条,标着:“天字第三十三号生员岑秀,五经文字俱 $r@ =*(  
佳,惟卷中误犯圣讳不便中式,特将此卷进呈、恭候御览钦夺”。这榜文一出,万 IOTR/anu  
人拥看。这日他表弟兄两个也在看榜,却拥挤不上,耳边只听得看过的人说:“这 Gn&-X]Rrl  
倒是件从来没有的事,一个秀才的卷子竟得进呈御览!”岑公子正待动问,却撞见 R,)}>X|<  
个同学的朋友道:“岑兄恭喜,你的卷子犯了圣讳,主考不敢中式,竟进呈御览了。” kR]!Vr*yh  
岑公子却一时想不起这犯讳的字样,心上游移道:“若进呈了御览,不知将来如何 )Y]{HQd  
发落?因想起真铁口所说不由科甲出身的缘故,或者这里边倒有个好意。此时郑璞 7Q7-vx  
却挨进去观看,见自己高高中了第二十四名,喜得没法,也不往后看去,竟挤了出 )foq),2  
来,寻着岑公子道:“兄弟中了二十四名,怎么反不见哥哥的名字在前头?”岑公 RaWG w  
子道:“你且再去看那榜末贴出的就是我了。”郑璞果然复翻身挨进去看,那榜末 zUkN 0  
另签出的这一条上写着如此如此,郑璞哈哈大笑道:“好灵验的算命先生,果然有 D\@m6=L  
这等的奇事!”因挨出来道:“哥哥,我们回去。你的卷子进了御览,只怕比这中 {%VV\qaC  
了的还强十倍哩!那真铁口真是神仙,断得一些不差。” %]gn?`O  
    当下一同回到家中,见大门上插着一面红旗,许多报子在厅上吵闹,见他弟兄 X=6y_^  
回来,便问:“哪一位是新贵人?”岑公子道:“这位就是。”大家一齐磕头道: HxB m~Lcqy  
“老爷高中巍科,要求重重的赏赐。”郑璞却白瞪了眼说不出一句话来。岑公子道: ?\U!huu  
“众位且请少坐。”因拉了郑璞进来,对姑姑道:“这报喜的人酌量赏他多少?” :^'O}2NP  
郑婆婆道:“悉凭侄儿怎样处分。”岑秀道:“少了拿不出手,先与他八两银子, 1AHx"e,;L  
格外二两代饭,看他如何再处。”郑婆婆道:“侄儿说得是。”因取了一个银包出 pilh@#_h  
来。岑秀秤了大小两封,将封套装好拿出来,道:“本当留众位吃钟酒,因一时措 maSgRf[g  
办不及,折送二金,这是菲仪八两,幸勿嫌轻。”这些报子七张八嘴那里肯依?道: u-DK_^v4M  
“府上是个大家,这点东西如何拿得出手?”随岑公子分说,那里肯听?后来直添 O\OE0[[  
到了十六两,才作谢散了。 80ZnM%/}  
    郑璞道:“那算命先生果然算得不差,这五两银子一定要送他的。”郑婆婆道: ;?IT)sNY  
“却有屈了你哥哥。”郑璞道:“娘还不知哥哥的文章做得甚好,只为误犯了圣讳, PDw{R]V+  
主考不敢中,竟进呈到皇帝面前去了,还要听候旨意,只怕明朝比中举还高得多哩! ZTf_#eS$  
那相士说哥哥不由科甲出身,当初我甚恼他,不想如何果然应验。将来哥哥只怕竟 !Q[}s #g  
做了官也不可知。 ” 郑婆婆道:“原来如此。如今侄儿该怎样料理?”岑秀道: |(%AM*n  
“这事也不用料理,只可静听旨意罢了。将来或者侥幸得邀圣恩,许我与举人一同 ;qVG \wQq  
会试也不可知。”当下且与表弟料理做衣巾、参主考、谢房师、会同年、领鹿鸣宴、 4^MSX+zt  
祭祖、拜客、请酒,整整忙了半个多月才得完结。岑公子就要告辞回家,一家儿再 0i _  
四苦留。岑秀道:“一者恐老母家中记念,二者旨意下来还得两月,在这里等候反 ylT6h_z1[Y  
恐多事。昨日我已托了徐老师,他说一有的音,专差报我。兄弟也与我留心打听, ]zy~@,\  
倘有好音,少不得还要到这里来料理。” #%:`p9p.S  
    郑璞苦留不住,因与母亲、娘子相商:“哥哥一定要回去,我们如何谢他?” V^9$t/c &  
大娘子道:“若说谢他甚么,他是断断不收的。不如买两套好缎子的裙袄料,再买 Xs{:[vRW  
两件缎袍料、两件绫衬袍料,只说是母亲送他娘儿两个的,他便不好不收。格外再 ; ,Of\Efc|  
送一个盘缠,或者肯收也不可知。”郑婆婆道:“你说得真有理。”郑璞道:“这 Qx6,>'Qk'  
盘缠到他起身时我暗地放在他包裹里,不叫他知道,待我送他上了船再与他说,怕 ~zXG<}n  
他不收?”郑婆婆道:“这倒是你的见识。”郑璞有了主意,即日自己同了容儿去 reqfgNg  
买办了回来,也共用了三十多两银子,又格外封了二十四两银子盘缠。先一日摆酒 =|qt!gY)Y  
饯行,郑婆婆就将这缎子裁料交与岑秀道:“这是送你母亲的两套裙袄与你的两套 P/C+L[X=  
袍料。回去上覆你母亲,务必请他到这里来盘桓几时。”岑公子因是姑娘送的,不 St~SiTJU  
敢推辞,只得拜谢收了,因道:“侄儿在这里搅吵日久,还要姑姑费心。”大娘子 UpszCY4  
道:“伯伯到家拜上姆姆,务必请他老人家来,待我们孝敬他几时。”岑公子道: {!{7zM%u0C  
“回去自当禀知。”此时郑璞听着他们说话,只呆呆坐着,两眼红红的,只要掉下 *a4b`HRT  
泪来。岑秀道:“兄弟不须伤别。倘若我侥幸有个好音,明年就好同你进京会试。” J6["j   
郑璞也不声不响,只是点头而已。当晚娘儿们说着话,直吃了半夜酒才歇。 +&N&D"9A  
    次日,一早起来打叠行李,郑璞悄悄把这盘缠装入包袱内,连岑忠也不知道。 pTX'5   
又因岑忠帮了多日的忙,给了他三两银子,岑忠里外磕头谢了。当下大娘子已将早 o27`g\gDR,  
饭收拾停当,一面两弟兄吃饭,一面叫容儿去雇了两顶轿子,又与岑忠雇了一个驴 _}D?+x,C8  
儿。此时饭已用毕,把包袱放在轿内,行李雇人挑着,岑公子拜辞起身。婆媳两人 S 2 h  
一同送到大门口,看他两兄弟上了轿才转身。正是: K':pU1  
f vM3.P  
    已看黄榜将名播,又见红鸾照命来。 q8bS@\i  
lFV|GJ  
    不知他两表弟兄如何分手?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5-12-17
第三十一回  爱才华觌面许东床  感恩义真心虚左席 'kPShZS$b  
+.5 /4?  
    却说郑璞直送表兄到水西门外,看雇了一只小小座船,把行李包袱都搬到船上。 KE6[u*\  
郑璞两泪交流道:“哥哥几时再来?”岑公子见了,心上也十分不舍,道:“兄弟 1\TXb!OtL  
不须烦恼。你只与我在徐老师那边打听,倘有信息,即专差人来通知,我即到来相 Y FL9Q<  
会。”郑璞道:“我早晚只在学中打听,一有信息,我便亲自来报你。只是哥哥与 !g-|@W  
舅娘还是搬到这里来住的好。”岑秀道:“当回去与母亲商量。”当下就要开船, lED-Jo2  
只得分手。郑璞上了岸才说道:“包袱内有个东西,哥哥打开看看,不要丢掉了。” DG}} S 5  
岑公子再要问时,郑璞已匆匆上轿去了。 [#S}L(  
    岑公子这边亦已开船,因见表弟说话有因,随叫岑忠把包袱打开看一看:不知 J*?BwmD'8  
是甚么东西在内?及打开看时却是一个银包,约莫有二十多两。岑忠道:“怪道早 a<9cj@h  
辰大相公在这里边与太太说话的时节,老奴从外面进来见郑大相公在房里摸索,原 @|kBc.(]  
来是暗放在里边的。”岑公子道:“他惟恐送我不收故意如此,且到再来时回他的 V9 qZa  
情罢。” %%J)@k^vH  
    主仆两人只一日来到京口。换了小船日夜兼行,不及三日已到家中。拜过了老 h&Thq52R  
母,因说起考场之事,岑夫人道:“这里已传言得都知道了。间壁王亲家说,这是 (bEX"U-  
从来未有的事,将来只怕倒有好处也不可知。”岑秀因问:“为何母亲称起他亲家 jIY    
来?”岑夫人道:“你却不知有这样奇巧的事!原来你何家表妹当日却正卖在他家。” 5f+ziiZ  
因将相会、认亲、拜继之事从头说了一遍,道:“他母女们十分亲热。你表妹自到 k2>gnk0  
他家,他女儿问起他的缘由,知是官宦人家,当时就与他父母说知,王公就承继他 :,.g_@wvG  
做了女儿。他两个成了姐妹,十分亲爱,王夫人也把他当亲女儿一般看待,你表妹 u3{gX{so  
今年已十七岁了,比王小姐小一岁,两个一般生得标致,如今时常往来不断。”岑 p%304oP6  
公子听了大喜道:“原来有这等合巧的事!若不是搬到此间,如何得遇?真果是天 yjvH)t/!.  
假相逢。如今既成了亲戚,明日去拜王公便当行叔侄之礼才是。”岑夫人道:“承 ?{#P.2  
他十分关切,你明日请见他夫人,竟称他婶母。他女儿既拜继了我,也是妹子,都 <[xxCW(2  
好见面的了。”岑公子又将姑母送物致意并要请母亲去的话,说了一遍。岑夫人道: JGIN<J85e  
“承他好意,且再商量。如今你姑姑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可康健么?”岑公子道: D_O%[u}  
“姑姑甚是强健,见了儿去十分欢喜。表弟上年已完了姻,倒好个贤能娘子,家中 [8Ub#<]]  
全仗他主持,表弟也亏得他长了许多学问。”岑夫人笑道:“这是怎么说?”岑公 I Jq$GR  
子因将每日要他做一篇文章,又不许他与轻薄人往来〔的话叙说一遍〕,道:“今 i1vBg}WHN  
科恰恰三场都与儿同在一号,与他删改删改,他倒得中了二十四名举人。姑娘与他 oX3Q9)  
夫妻感激不尽,回来时一家苦苦相留不放。表弟私下又包了二十四两银子暗放在包 d7Q. 'cyQ  
袱内不叫我知道,直到上了船才与我说知,实难为他这一番亲亲之意。”岑夫人道: M P0ww$(  
“他如今谅来不大呆了。”岑公子笑道:“亏得弟妇管束,比前略好了些。”岑夫 ]3 0 7 .  
人听了这话,心下未免辛酸,道:“你姑姑有了这个贤能媳妇,儿子又中了举,他 /8W}o/,s5  
却正好享福了。只是你如今也正当婚娶之时,虽有雪姐这段姻缘,但如今天涯海角, y0(k7D|\  
不知何日才得成就?这是预定不来的,况且那刘老封君原说他不宜预占,有妨亲疏, 6"_FjS3Sl  
须待数年之后方得成就,这话必定有困。如今我身旁无人,你出了门,早晚独手独 P?TFX.p7  
脚,走前走后,甚是不便。这亲事也再迟不去了。我如今已有个主意在此,你明日 2^qY, dL  
见过了表妹再作商量。”岑公子见母亲如此说,也就不再言。 /ebYk-c  
    母子们说话时,天色已晚。吃毕晚饭,在家堂前点了香烛,又说了一回在省城 *y N,e.t  
的话。岑公子候母亲睡了才回书房安歇。因想:母亲方才所说,必有心在表妹身上, Wigm`A=,r  
但雪姐这段姻缘如何抛撇得下?又想起真铁口之言,却果有应验,但不知这表妹德 M(/%w"R  
容如何?明日且见了再作道理。一宿无话。 X\YeO> C  
    次日早起盥洗毕,整理衣巾,先到严先生家来。严先生一见便道:“昨晚已知 ew"[]eZ:ut  
岑兄回来,我正要过去道喜,反承先施。”岑公子拜揖就坐,因说起科场之事道: ^&Qaf:M  
“晚生一时疏忽,误犯了圣讳。后来打听房师是江浦县成公,把卷子特荐上去,两 r4_ c~\jH  
主考各执一见,主意不决。却是操江程公的主裁,竟把卷子进呈御览,不知将来作 [%bshaY:  
何发落?想圣度汪洋,未必以此为罪。”严先生道:“这却是件稀少之事,皇上必 I-+D+DhRx  
不肯因微瑕而弃大才,算来在闰十月半边便有分晓。”又道:“如今令堂又得认了 I,q3J1K  
令表妹,王公的令爱又拜继了令堂,却成了亲戚了。”岑公子道:“昨日家母说及, =1LrU$\  
实承王公盛德不浅”严先生道:“谅岑兄还不曾到那边去,我且不留坐,待见过了 3<?(1kSo>>  
王公,我们明日再慢慢相叙。” h.G/HHz  
     ,zz+s[ZH7O  
e3\*Np!rTQ  
FL"7u2rh,  
@aWvN;v  
m ['UV2  
    岑公子因即辞了严先生,就到王进士家来。王公已先知道,却在门首等候,见 4D0=3Vy  
了岑公子便道:“恭喜岑兄回来了。”岑公子道:“昨日家母已与小侄说知,老叔 j;WZ[g#t  
不当如此相称了。昨因小侄到家已晚,不便过来。舍表妹极承恩抚,况已拜在膝下, ]+u`E  
就是至亲一般。如何使得客套?”王公笑道:“只是未免有僭。”当时一同到了厅 C2OBgM+  
堂,岑公子即以子侄礼拜见,道:“今日拜过,名分就定了。”王公谦让不过,即 !~#zH0#  
受了半礼。岑公子因请拜见婶母,王公先令老家人进去传说。略坐了一回,里边丫 }ADdKK-  
头出来相请,王公就引着岑公子进来。到了后堂,见王夫人站在右边下首,两位小 IP<]a5  
姐随在背后。岑公子道:“小侄初次拜见,还请婶母上坐。”王夫人笑道:“岂敢, <yt|!p-tS  
大相公只是常礼罢。”王公道:“既成亲戚,不必客套,竟转这边受了半礼罢。” '\g-z  
岑公子再拜后,王公即来扶起,然后两姐妹就在下边平拜见了。岑公子见两小姐一 yq7gBkS  
般如花似玉,因问:“不知那一位是表妹?”王夫人指着下首的道:“这个就是。” uE'O}Y95  
岑公子道:“表妹得婶母抚育成人,存殁均感不尽。”王夫人道:“只是从前不知, gc6Zy|^V4`  
多有得罪处。”因留岑公子坐下吃茶。王夫人仍走过右边,与两个女儿一带坐下。 d YliC  
岑公子只得告坐在左边下首,正与小梅对面。王公倒只好北面相陪。因叙起科场之 iwVsq_[]L  
事,王公道:“贤侄此番竟得名闻天下,胜如中式。大约闰十月内就有好音。”岑 UTS.o#d  
公子道:“正不知圣意如何?”王公道:“当今求贤若渴,必不肯因小误而弃大才。 4.e0k<]N`  
我算定八九是准与举人一同会试。贤侄正可因此成名。” UC@Jsj~f  
    叙话移时,丫头们送过了两道茶,岑公子起身告辞出来,王夫人道:“我已吩 /T<))@$  
咐厨房收拾,留大相公用了早饭去。”王公道:“甚好。”因此同到书房。王公因 uGpLh0  
说:“贤侄的功名是在掌握之中的了,但如今正当婚取之时,此事也再蹉跎不得。”  B9dc *  
岑公子道:“从前也有几家说过,都不相合。后因同老母前往山东,这三年之内也 >rXDLj-e  
无暇及此事。”王公道:“以贤侄的才品,必要德容俱备的才好相配,但往他处相 @E4ya$A)F  
求,一时也难于成就。将来功名到手,虽不愁无贵戚相扳,但非亲知灼见,终不放 i&q_h>ZT g  
心。如今令堂身边又无人侍奉,断不可再迟。你表妹既拜继与我,我就可以为他主 ; xL8W  
持。况且他年已及笄,德容俱备,与其另为择婿,不如亲上加亲。贤侄回去即与令 >)HKruSW.  
堂说知,谅令堂亦必乐从,况且又可诸事从省,又可指日完娶,令堂身旁有了侍奉 Q!r&vQ/g  
之人,贤侄出门也得放心。岂不是十全其美?”岑公子道:“承老叔至戚相关,回 XB@i{/6K  
去即当禀知老母。”当下吃毕早饭就告辞回来,将相见情节及王公的说话,一一禀 _ nz^+  
知母亲。 X"mPRnE330  
    岑夫人道:“我久有此心,倒承王亲家先为道及。如今你已见过表妹,谅已放 .:4*HB  
心,但王夫人面前我并未提起,如今却是他的女儿,我明日还须过去当面求亲才是 c6=XJvz  
道理。再他的姑娘前日拜继与我,还不曾有一一些礼物送他,明日将你买来这四匹 k]P'D .  
色绫拣两匹鲜明些的,再配上姑姑送我的那天青缎袄、玉兰缎裙送了他姑娘也罢。” t$p%UyVE  
岑公子道:“只恐太轻了些。”岑夫人道:“他们倒不在乎此,只要礼到就是了。 M0e&GR8<z>  
再这婚姻大事虽是当面允许,爱亲结亲,毕竟要请两位月老主持。如今只有严老先 Sht3\cJ8  
生年高有德,夫妇齐眉,竟请他两老为媒甚好。他家老太太、大娘子我明日还要请 e(OKE7  
他过来坐坐。”岑公子道:“母亲所见极是。”当下母子商量已定。次日早饭后, .%\||1F<  
岑夫人将这四匹绫缎用毡包包好叫老妈子从后门送去:“先通知一声,我随后就过 f,3K;S-he:  
去。” ,twm)%caU  
    且说王公昨日自岑公子转身后, 随将这觌面许亲之事与夫人说知。 夫人道: 1%N[DA^<\  
“我已有此心,他们姑娘侄女做了婆媳更加亲热,又省得我们另外择婿,这是两全 aR%E"P-6l  
其美的事。”这老夫妻说话时,他两姐妹却都在面前。在小梅原是意中之事,也不 Pbakw81!~  
足为喜。月娥听了这话,顿觉面容惨戚。小梅会意,略坐了一回就拉了月娥一同回 cGv`%  
到自己房里来,道:“姐姐不须忧戚,你我情同骨肉,你的心事,我岂不知?当日 9S<at MB  
姐姐曾说要与我同堂一室不忍相离,我就说恐人事不齐,今日不想先有此举。但我 PsyXt5Dk  
非无心之人,姐姐的恩义生死不敢想忘。只要姐姐耐心,三年之内小妹必然与你遂 K&TO8   
此初愿。总然小妹先过门去,必当将此情告知姑姑母子,小妹当虚正席以待,必不 !ZzDSQ ;  
教姐姐有离群之怨。我看郎君印堂紫气交腾、黄光明润,功名未有限量,也非小妹 SuFGIb7E  
一人可以专房,只怕还不止你我二人,总在三年内必有应效。不知姐姐能耐心否?” P|QM0GI  
月娥听说至此,不觉转愁为喜,道:“妹妹果然算计得定,莫说三年,即十年亦当 tM3Q;8gB!  
相待。但只恐父母另有他议,却当如何?”小梅道:“这件事不是小妹夸口,实是 't3&,:Y  
算得稳,拿得定。如今姐姐面上气色未开,喜期尚早。三年之约,实可践言。姐姐 c)4L3W-x=  
不必过虑。”月娥道:“只恐妹妹到那时不能践言。”小梅对天盟誓道:“我负今 bkFO4OZd  
日之言,当遭神诛鬼殛。”月娥连忙与小梅掩口道:“妹妹何必立此大誓!今日之 W<>R;~)  
言我当刻骨铭心,只是如今忽然分拆怎不动情。”小梅笑道:“如今相离,不过咫 %#TAz7  
尺,朝夕仍可见面,只怕不久还有远别。”月娥惊问道:“妹妹何故说此?”小梅 lUd4`r"  
道:“我昨日见父亲面色,官禄驲马已动,不久定有喜报。母亲与姐姐必有远行。” YmD~&J  
月娥道:“父亲即去做官,我与母亲不去如何?”小梅道:“恐事有定数,不能不 9<.8mW^68  
去,姐姐亦不必以此为虑。凡事只恐情意不坚,便有更变;如你我生死一心,虽隔 bnN&E?{hF1  
千里亦与在目前一般,终当会合。何必伤情?”月娥见小梅说得如此真切才把愁肠 yq!peFu  
放下,一心宁耐。 5Rp mR  
    次早见老妈子送礼过来说:“太太随后就到。”他母女们都欢欢喜喜迎将出来。 dj}|EW4  
小梅悄悄的取笑月娥道:“这是我姑姑来与你下定了。”月娥啐了一声。大家接着 W$W w/mcl+  
岑夫人,王夫人先道:“女孩儿还不曾孝敬得干娘,倒反要干娘费心。”岑夫人道: jv6>7@<G  
“这是小儿从南省带回来的菲薄之物,不要见笑。”一面说话,就同到上房来。月 DyA1zwp}  
娥又过来拜谢了。王夫人道:“昨日大相公回去必定与姆姆说知了?”岑夫人道: I3}]MAE  
“正是,小儿极承亲家与婶婶的过爱。”因指小梅道:“他如今却是婶婶的女儿, MXjN ./  
比不得在何氏门中,老身应当过来亲自相求。”王夫人笑道:“我们是爱亲结亲, @;KvUR/+FE  
一概客套俱要去掉。如今大相公也正当婚娶之时,姆姆身边又无人侍奉,不如与他 |cC&,8O:{  
们早毕了姻,也完了我们一桩心事。只是匆促之间妆奁未曾置备,只好过后慢慢补 #\O'*mz  
送。”岑夫人道:“老身那边礼数也恐一时不周,还要婶婶原谅。今承面允,就要 &qIdT;^=I  
拜烦严老相公为媒,择日便好行茶礼过来。”王夫人道:“这月老是少不得的,得 LvZ',u}  
请他夫妇两位老人家为媒甚好。”当日母女们叙话,留过了午饭才回。正是: SMfa(+VI  
t~44ub6GN`  
    功名未称云霄志,婚嫁先完儿女情。 Kltqe5  
S_RP& +!7  
    不知岑公子如何成亲?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5-12-18
  第三十二回  亲上亲才郎求月老  喜中喜表妹作新人 EdS7m,d  
uE,j$d  
    却说岑夫人这日午后从王家回来,与公子说道:“承王夫人美意,倒催我们早 /7yd&6`I  
些择日。你明日就可去拜请严老先生为媒,再说我要请他老太太、大娘子过来坐坐, $O^U"  
看他肯来不肯来?”岑公子应诺。次日上晨,整顿巾服就到严先生家来。岑公子未 I8{ohFFo  
及开口,严先生笑道:“岑兄今日早来,一定是要我做个现成的月老,可是么?” /7p1y v  
岑公子笑道:“老先生何以预知?”严先生道:“昨日王公在这里说及,我道这是 u13v@<HGc  
一件极美的事,正当玉成。况此举算来其便宜有五:第一,彼此亲知的见,不须打 I=}pT50~9  
听;第二,姑侄做了婆媳,不比生人,分外亲热;第三,相爱结亲,一切礼文俱可 _Q6` Wp6m  
从省;第四,一边省得另为择婿,一边省得另为求婚;第五,姑娘、侄女省得日后 ]sG^a7Z.X  
两地挂怀。岂不是五便?玉峰只须择吉过礼,仆自当效此执柯之劳。”岑公子道: 8u4FagQ,  
“既承老先生慨允,还要奉屈一叙。”严先生道:“这可不必从俗,竟到过礼这日,  a5@XD_b  
早辰在岑兄那边,午间在王公这边,岂不一举两便?”岑公子道:“家母还要请老 `g!NFp9q  
太太、少夫人过去一叙,不知可肯赐光,特着晚生来拜达。”严先生道:“老妻也 BNpc-O~  
说要过去拜识令堂,不如到了吉期过去道喜吃喜酒罢。”岑公子道:“到那日另当 6;{E-y  
敬请。”严先生因取过通书一看,道:“这月二十八日是个天喜月德,正好过礼。 Kb,#Ot  
闰十月初三日却是不将吉日,合卺最好。竟定了,不必改移。”岑公子道:“只恐 ?Y | *EH  
时日太促料理不及。”严先生道:“尚隔着十一二天,也不为急促了。况诸事从简, C8bv%9  
有甚么料理不来?明日我过去先与王公说知,总是两边一概从省,竟不必游移了。” Fl;!'1  
    又坐谈了一回,岑公子告辞回来,与母亲说知。岑夫人道:“他老人家虽如此 Th(F^W9  
说,我们还该请一请的为是。明日你备一付全帖请严先生,再备两副我的帖子请他 jYi{[* *  
婆媳,也尽了我们的礼数了。”母子相商已定,次日即叫岑忠送帖过去,严先生看 ? (f44Zgm  
了道:“我已与你大相公当面说过,何必又多此礼?”岑忠道:“这是家太太的主 !j|93*  
意,说本要先过来奉拜这里老太太,又恐反为惊动。明日这桩喜事,那边并无一位 aj:B+}1  
内客,还要敬烦老相公同太太作双寿星,因此先请过去叙叙,以后便常好相见。若 Q< q&a8~  
老太太不允,家太太说还要亲自过来拜请。”严先生道:“既是你家太太这番盛意, ~$8t/c  
只须内边一席,叫他婆媳过去领情,我只到过礼这日去叨扰,明日不必多费。我也 gqje]Zc<  
不写辞贴,就将原帖拜上你相公,说我心领就是了,不必再劳你往返。”岑忠知严 `N_elf://n  
先生是说一不二的,也不再言,因只将两个岑夫人的柬帖留下。回来说知,岑夫人 Zz<k^  
道:“他老人家既如此说,就不须再请,后日只打轿去请他婆媳两位就是了。”因 {8)Pke  
叫岑忠明日定下厨子,买办食物,诸凡必须丰盛。 >+iJ(jqq  
    当日岑夫人亲自过去面请王夫人母女。王夫人道:“女儿本该过去奉陪严太太, (yjx+K_[  
因房里无人,叫他同妹子在家里罢。我去相扰就是了。”因说:“那严太太做人最 ~=$0=)c  
要好。虽然是七十岁的人,却康健得紧,眼也不花,耳也不聋,就只掉了几个牙齿。 [$PW {d8|  
今年新年里在这里会过,直到如今了。他家大娘子见我们也亲热得紧,生得好个模 EW$.,%b1  
样。跟前有个六七岁的学生,甚是聪明乖巧,如今跟着他爷爷在学里读书,从不见 #b u]@/  
他到外边来顽耍。”大家坐话许久,岑夫人才辞了回来。 }XOTK^YA  
    这日,岑义夫妻都过来帮忙料理。早饭后先请了王夫人过来,然后打轿去请严 @fI1|v=eF  
太太婆媳到来,都迎接到上房,一同见过了礼,坐下吃茶。岑夫人见严太太鹤发童 p`+=) n  
颜,精神康健,大娘子肌理丰匀,态度闲雅。茶罢后,岑夫人道:“早该去拜见老 ",v!geMvu  
太太,只为小儿未回,家中无人,不曾去得。今朝有屈光降,简慢处还要老太太涵 qS9z0HLE  
容。”严太太道:“说哪里话?老身也因上了年纪不大出门,王太太那边新年里拜 -:V0pb  
年去了一次,也直到如今,心里也正要想会会。昨日承太太这里相邀,只是反来叨 :Z R5<Y>  
扰不当。如今大相公在家,何不请来见见。”岑夫人道:“小儿自当进来叩见。” xbNL <3"a  
少刻,岑公子整衣进来,一一拜见过,即往书房去了。严太太道:“好一位才貌兼 {3qlx1w  
全的郎君,正好配那位齐整小姐。”因对王夫人道:“恭喜你得这一位佳婿,也不 oU/{<gs  
枉了拜继一场。你们两亲家母也是天缘福凑,难得遇合在一处的,如今又是亲上加 .H}#,pQ}l  
亲,真是天大喜事。前日老身听见了,欢喜不尽,这样合巧的姻缘实是难得!”两  s-Qq#T  
夫人齐道:“这都是邀老太太的福庇。”岑夫人因问:“大娘娘为甚么不同了小相 589P$2e1X  
公来?”严大娘子道:“小孩子顽劣得紧,因在书房里,不叫他知道。”岑夫人道: ,0aRHy_^  
“这也难得,多有六七岁的小学生一刻也还离不得娘哩!”大家说说笑笑,叙到晌 P\%aJ'f~  
午时候。 5z Pn-1uW  
     n9Ktn}  
cG!dMab(  
<+: PTG/('  
|9]_<X[ic  
%jxeh.B3B  
    岑义媳妇来请上席,岑夫人就相邀同往外边客位里来。严太太见桌面朝南,系 nc;iJ/\4  
着红锦桌围,因道:“这样坐法到觉不安,不如把桌面东西相向,我们四面坐开倒 ))E| SAr  
好。”岑夫人道:“只恐不恭。”严太太道:“从此以后再休客套。”因叫岑义媳 bkiMF$K,K  
妇与老妈子将桌面掉转,去了锦围。岑夫人道:“恭敬不如从命。”因举杯先逊严 %:\GYs(Y  
太太坐了首席,王夫人对面。严大娘子因婆婆在坐,与岑夫人上下横坐了。岑夫人 9 !V,++j  
亲递过了三巡酒,岑义媳妇与老妈子往来斟酒上菜。王夫人就叫跟来的丫头相帮端 >w#&fd  
盘,岑夫人道:“不好劳客。”王夫人道:“一家人,使唤何妨?姆姆这边无人, Nzl`mx16  
且叫他在这里伺候几时。”岑夫人道:“改日谢他也罢。”这日大家说笑饮酒,也 PKYm{wO-  
直到日西时方才散席。又留到上房来吃茶,严太太道:“我们出月初三日还要过来 \{ff7_mLo  
吃喜酒, 不知择在甚么时辰拜堂? ”岑夫人道:“却还不曾定得。”严太太道: a 9Kws[  
“自然用上六时辰好,寅卯不通光,觉得太早,倒用辰时也罢。”岑夫人道:“老 W.?EjEx  
太太是福人,说的辰时就好。这里又无别客,到那日一早打轿过去,务请老太太、 1!A 'mkk8  
大娘娘早些光降。”严太太道:“我们一定早来。”因对王夫人道:“这日还得太 c<5(c%a  
太做个女送亲,况且岑夫人这里又无别客,你们两亲家甚是亲热,我们又得欢叙一 JO&+W^$uY}  
天。”王夫人道:“老太太在这里,我一定要来奉陪的。”严太太道:“这还是我 ,W5!=\Gg(  
来奉陪太太。”说毕就拜谢了起身。大家都送出门首上轿,叫岑忠扶轿送去。不一 eRB K= X  
回,轿子转来,大娘子也辞谢回家。 @%rj1Gn  
    岑夫人送了严大娘子,又留王夫人到房中吃茶。王夫人因问:“明日新房做在 |]tsf /SA  
哪里?”岑夫人道:“厢房内又觉不便。这三间上房颇宽大,中间仍做了内坐,只 Vl0Y'@{  
好腾出西边这间来做了新房。”王夫人道:“甚好,早晚服侍姆姆也近便些。”两 d?>pcT)G_  
亲家又叙了一回话,王夫人方告谢回家。那边也有丫头、仆妇来接,王夫人就将跟 n /Dk~Q)  
来的这丫头留在这边伺候帮忙。岑夫人再三致谢,直送出后门外,看王夫人进了门 Df=zrs["  
才转身回来,对公子说道:“他们今日都欢喜得紧,你丈母明日还要亲送过门。吉 (Q ~<>  
期不远,诸事须预为料理,也要整整齐齐成个局面。虽然说诸事从省,也不可十分 7g&<ZZo  
草率惹人笑话。这凤冠钗钏、珠环首饰有你祖母并我的两副在此,只消拣一副拿去 j#JE4(&  
收拾收拾就好,不必更置,只须买几匹绫缎就是了。”因叫岑忠弟兄:“明日把西 fDIKR[B  
上房收拾出来,将应办之事开出单子,逐一赶早备办,省得临时局促。” vqnFyd   
    且说这边王进士夫妻相商:日期逼近,妆奁之类一时置办不及,且将与月儿预 WnZn$N.  
置的嫁妆什物拨紧要的且拿来用了,过日再与月儿补做。又叫裁缝制了几套时新裙 h`:f  
袄,一件大红妆花圆领,叫银匠打了一条银带、一付镀金头面首饰,又与岑公子备 n.\|NR'v  
了一套回盘巾服靴履并文房四宝之类。各色齐备。 _wMYA8n  
    到二十八日,岑夫人这边过礼是:凤冠一顶、金钗一对、珠花一对、金钏一双、 -w#Hy>E  
珠环一对、玉簪二枝、金缎二端、色缎二端、色绫四端、色绸四端、折席四十两。 4M4oI .  
严先生兰伞四轿为大媒,又请严太太往王宅与新人上头插戴。这日两边都盛设喜筵 h+rrmC  
厚待,不在言表。 MSMgaw?  
    到了闰十月初二日,王宅就搬送妆奁过来。初三日吉期已择定辰时花烛。两边 ?\l@k(w4[x  
都有鼓吹旗伞职事人役:一乘彩舆;大媒送亲,另是两顶四轿;伴娘仆妇,两顶小 {J}Zv5  
轿。此时小梅打扮得珠围翠绕如仙子一般,红巾遮盖,伴娘们扶上彩舆。王夫人大 j/FFxlFNL  
红补服,珠冠金带,上了大轿。鼓吹放炮,起身迎喜神,方先从西村大宽转往东村 Xiyh3/%yy  
行来,早惊动合村男妇都来观看,十分热闹。这边岑夫人也是天兰补服,凤冠金带。 Iaq7<$XU  
严太太婆媳都是大红吉服。彩舆到门,抬进中堂,烦严太太启围,岑夫人接宝,伴 BJM_kKH  
娘们搀扶新人出轿,把彩舆打出院中。然后,送亲大轿进来,严太太婆媳同岑夫人 PTu~PVbp4  
接出轿来。岑夫人与严大娘子请王夫人先到上房去坐。严先生两老夫妻在外厅上首 "Q:m0P xb  
东西相向,傧相赞礼,请新郎出堂。岑公子儒巾公服,挂红簪花,拜过天地,行交 -Mb`I >=  
拜礼毕,牵巾进来。严太太与新人挑去了红巾,坐床撒帐,吃过交杯盏,然后一同 ('/5#^%R  
都请到外厅见礼。两新人在下边并立氍毹,先拜谢了严老夫妇两位大媒,又拜了王 l65-8  
夫人,再与严大娘子平见了礼,然后拜过老母。礼毕,大家族拥新人归房。岑公子 :T5p6:  
就在外边陪待大媒。这些职事人役,拜堂后岑忠都给与花红酒礼打发去了。这边王 xU/Eu;m  
宅跟轿的家人,都是岑忠弟兄接待。里面这些来看拜堂的仆妇、丫头,有岑义媳妇 #/'5N|?  
在厢房款待。 7bioLE  
    这日适值严大相公从城里回来,随即过来道喜。岑公子即留住不放,请严老先 vS %r_gf(  
生都同去了公服坐席。外边一席,主客三位。内边一席却是严太太、王夫人上坐, w~>V2u_-  
岑夫人主位相陪。严大娘子同小学生陪新娘子在房内,另是一席。这日喜筵直饮到 'M2Jw8i  
申牌时分。外席已罢,严先生不肯坐轿,父子先告辞起身。里面席毕,都在新房吃 w~sr2;rp<  
茶叙话。岑夫人已将严太太留住,过了三朝回去,并面请王夫人、严大娘子:“三 W@jBX{k  
朝务必要屈过来再叙一天,明日就送帖过去。”严太太道:“你们两亲家母又不是 4Y8/>uL  
初见面的,我们也正要时常往来,何必具帖,多一番客套?”王夫人道:“正是呢, GGsDR%U  
我们一定过来。”严太太道:“大小姐难得相见,明日也请过来,我们会会。”王 }6MHIr=o  
夫人道:“一定叫他来陪老太太。”当下王夫人先告辞起身。严大娘子因家中无人, NL%5'8F>,  
也就作辞,一同起身。这些丫头、仆妇也有跟轿去的,也有从后门去的。严太太却 < TJzp  
陪着新人在房,只岑夫人直送到厅外,看着王夫人、严大娘子都上了轿,才转身回 A46z2  
到新房里来。 F3j#NCuO=z  
    严太太道:“做客容易做主难,今日也够太太张急了。如今有了这位大娘子, MBZ/Pzl~  
以后正好安享哩!不瞒太太说,我家这个媳妇当家把计,甚是贤能。自从有了他进 4 0as7.q  
门,一点事也不用我操心。”岑夫人道:“好一位大娘子,也是你老人家的福气, Pyfj[m4+}  
正好安享哩!”叙话移时,不觉已是上灯时候,就在新房内摆上酒碟,又让严太太 RE~9L5i5  
吃了几钟酒。严太太就起身道:“我们酒已有了,过那边去坐罢。让他两个新人也 |"t)#BUtL  
好同饮一杯,早些安歇。”岑夫人一面叫请大相公进房,就同着严太太过这边自己 s @AGU/v  
房里来。外面岑忠弟兄两个收拾照料,一切停妥。所雇厨司、帮工,都一一开发, G3[X.%g`  
欢喜而去。岑义媳妇与丫头、老妈子收拾厨下,候上房睡了,俱在厢房安歇。 q oA?  
    这晚岑公子先到东上房与严太太、母亲道了“安置”,才过新房来,小梅一见, 0ZRIi70u  
即站起身来。岑公子遂将房门掩上,见桌上摆着酒碟,因满斟一杯递与小梅,小梅 9i^dQV.U=  
双手接过,随与岑公子回斟了一杯。夫妻并肩坐下,灯前细看芳容,真是千娇百媚。 vJ&g3ky  
小梅也并无一点小家羞涩,因道:“小妹幼失恬恃,即遭挫折。不想得遇王小姐十 h?D>Dfeg%  
分怜爱,又蒙继父母垂慈,待如亲女,此恩此德,生死难忘!如今得遇亲姑,又成 ZcQ@%XY3~  
连理,都是王小姐的大德。当初与他结拜时,情同骨肉,有誓在先:情愿死生相守, flXDGoW  
不愿相离。今日不想小妹先占洞房,情实不忍。不知哥哥何以教我?”岑公子道: qOD:+b  
“感恩戴德,是妹妹的好心,当图后报。至于生死不愿相离的话,只可夫妻私语, '[zy%<2sL  
即父母面前亦难言及。况他是大家小姐,分又居长,总有私下盟言,于情理大不相 =}xH6^It  
合。岂宜齿及,生此妄想?妹妹却教我何以为计?”小梅笑道:“我已知哥哥此时 ^)i1b:4  
实无筹画,但日后倘有天缘会合,那时你莫非推脱不成?”岑公子笑道:“这是必 cms9]  
不可定之事,即或有之,其权又在贤妹,非我可为之主也。只恐那时贤妹又不似今 m |%ly  
夕之言了。”小梅正色道:“小妹曾誓天日,生死不移。哥哥岂以我为世欲儿女虚 A{,ZfX;SPO  
言,不足信耶?”岑公子见表妹如此认真肃然起敬,道:“却不知贤妹竟是个女中 \ N;%  
道学,今已深悉贤妹心迹。但为兄也有一桩不敢言的心事,今见贤妹如此重义,却 .^aqzA=]  
不得不说了。 ” 小梅笑道:“哥哥不必言,小妹已预知久矣!”岑公子惊问道: O=2SDuBZ  
“贤妹预知何事?”小梅道:“可是杜丽娘一辈?我筹之已熟,他二位一是小妹的 [8$K i$;  
恩姊,一是哥哥的义妹,况又相会在前,日后会合小妹当退让三舍。”岑公子听了, 6Qh@lro;y  
不禁眉飞目舞道:“小生今日得贤妹做了娘子已是三生有幸,若再兼二美,恐无此 j,@@[{tu  
福分消受。”小梅道:“得陇望蜀,男子常情,只要那时不使我作秋风团扇之感, %TUvH>;0  
就是万幸了。”岑公子急得发誓道:“我岑秀若有负心,神天不佑。”小梅急为掩 :plN<8  
口道:“只要情坚,何须立誓?但今日欲与哥哥仍以兄妹相处,同床各枕,待有了 s:ZYiZ-  
他二位,再尽夫妻之道何如?”岑公子笑道:“这却实难从命。”因即欲拥抱上床, K{ED mC  
小梅笑道:“谅必不依,又何必如此性急?”岑公子搂住粉颈道:“我的娘子,求 ^g SZzJ5  
你不要再作难了!”当下共饮过三杯,即宽衣解带,互抱上床。这夜你恩我爱,似 cXod43  
蜜如糖,难以尽述。正是: %WF]mF T_  
FD al;T  
    交颈鸳鸯眠正稳,莫教鸡唱五更来。 _#K?yP?  
6WX?Xc]$3  
    不知此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8<Pi}RH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6-01-08
第三十三回  王进士挈家为县令  岑秀才奉旨作中书 :edy(vC<  
3MDs?qx>s  
    却说次日,岑公子夫妻早起才盥洗毕,王夫人那边已着丫头送盒酒点心过来。 ;R$2+9  
岑夫人叫岑义媳妇留住款待。岑公子因与母亲商量:“今日去谢严先生并回拜他公 s(r4m/  
子,明日三朝,竟请丈人与严公父子同叙一叙,不知可否?”岑夫人道:“这个何 w: mm@8N  
妨?你就进去面请一请。丈母、严大娘子那边也请一声,说我昨日已当面请过,不 +,j6dYub  
具帖了。”当下岑公子因备一副门下子婿的请帖,一副晚生、一副同学弟的帖子, ?]o(cz  
先着岑忠送去。随后岑公子先到严先生家叩谢回拜,又当面请过,遂作辞到王宅来。 O0 $V+fE  
比时是新姑爷,不比往常,家人们一见即往里通报。王公笑迎出来。岑公子行翁婿 TKgN31`  
礼拜见毕,随邀到后堂拜谢了丈母,因说:“明日母亲请岳母与大妹早些过去叙叙。” ]Qa|9G,b  
王夫人道:“昨日姆姆已张急了一日,明日又要作主人,太繁劳了。”岑公子道: e8#83|h  
“喜的都不是生客,就有不到处也都是包涵的。”王夫人道:“明日不用再邀,我 R=&-nC5e  
们早饭后即过去就是了。”王公笑道:“若是从俗,明日该我这里设席相请才是。 >u(^v@Ejf  
如今贤婿那边既已准备,我这里只好改日再请罢。”王夫人也笑道:“只是太脱俗 {i?G:K  
了些。”当下吃过了一道茶,岑公子就告辞回来,料理明日席面之事,诸色齐备。 EPH" 5$8  
    次日早饭后,先打轿去请了王夫人、小姐过来。岑夫人与新娘子出来迎接,到 _cWuRvY  
新房里见了严太太,大家一同见礼坐下。一面又叫岑忠打轿去接严大娘子与小学生 #)xlBq4cZ  
同来,不一时也到。接进房来,严大娘子道:“今日又来吵扰。”岑夫人道:“说 JZ`h+fAt  
哪里话?只是简亵,不要见怪。”当下大家见过礼,又叫小学生逐位磕头。岑夫人 3 mAizq3  
自己去攒了一大盘点心果子与小学生吃茶,这小学生与岑夫人深深的又作了一揖, =KOi#;1  
喜得岑夫人了不得,道:“好一个知礼的小学生,明日一定要强爷胜祖。” VED~v#.c  
    大家吃茶叙话移时,岑义媳妇来与岑夫人说:“家庙的供献都已端正了。”岑 TBPu&+3  
夫人就叫两新人焚香点烛先参了灶,然后拜祖先毕,又要请严太太、王夫人见礼。 %?].( Lc  
严太太道:“前日已见过礼,今日不敢再劳。”岑夫人道:“还该叫他们拜谢才是。” jXf@JxQ  
严太太与王夫人再三阻住,岑夫人道:“既如此,你们竟朝上总拜四拜就是了。” f?/OV*  
两新人遵命下拜,岑夫人叫岑义媳妇与自己将二位搀住,不叫回礼。然后,与严大 I ]o|mjvs  
娘子、月娥小姐一同平拜了,又与母亲拜毕,岑公子即出外边叫岑忠邀客。 JjI1^FRd  
    王进士只带了一个小厮缓步过来,严先生父子随后已到,大家施礼坐定。茶罢 AP>n-Z|  
后,里边老妈子捧出红毡来道:“新人出来拜见。”严先生正欲相阻,岑义媳妇与 Dom]w.W5  
丫头已扶新人出堂,将红氍铺好。王进士对严先生道:“省得他们两番起拜,不若 `-U?{U}H  
我们竟同见了礼罢!”严先生道:“我却不敢当。”当下两新人并立红氍端端正正 }XUI1H]jk  
拜到两拜,王进士就搀了起来,然后与严公子只行了常礼,新人退入后堂。 *[ 0,QEy  
    这里正在坐谈,只听得外边一片锣声响亮。正不知何故?只见一个老家人进来 ,f)+|?wz  
禀王公道:“老爷已选授了山东登州府宁海县,报子报来,在那边讨赏。”王公道: $; _{|{Yj  
“你且去管待他酒饭,待我回来打发。”老家人答应去了。大家都与王公道喜。王 /160pl 4  
公道:“出作外官,实非所愿。况且后嗣未续,家下无人,走前失后,也是一桩不 e 5(|9*t  
惬之事。我意欲告病不赴如何?”严公子道:“这却使不得。前日晚生看京报,内 1=>b\"P#E  
有江南道御史条陈:凡新选官员有嫌道远缺疲,托故不赴,着该地方官严查的确, F!I9)PSj  
果有丁艰疾病事故,由该县具结申府,逐递加结,转申司道督扶,七品以上奏闻, kyYU 1gfh  
七品以下咨部另选;如有托故规避,除将该员革职外,再行议处,地方官循私贿结, 51AA,"2[_  
察出降三级调用。因此近日功令甚严,老先生如何推脱得?就是本县官也不敢担当。” mxc^IRj  
严先生道:“家中之事,现有令坦尽可相托,不足为虑。况山东道路不远,何必推 bg|=)sw4  
辞?”王公道:“幸而有此,果不能辞,只得将家事托小婿管理。多则两年,少则 ;O .;i,#Z  
一载,即当告归。”说话之间席已齐备,就请严公首坐。严公道:“今日老先生是 * ^\u%Ir"  
初次,虽系旧好,却是新亲,我如何僭坐?”王公道:“叨在至爱,老先生不要过 "Z a}p|Ct  
让,还是照常的好。”因此依序坐下。饮酒间,谈及山东地方民情土俗不知如何, ^0"[l {  
岑公子道:“小婿在沂水三年,那边风欲颇称淳朴,但登州系沿海地方,恐与沂水 |uln<nM9  
不同。”严公子道:“敝居亭曾任青州太守,说起那边风欲也还朴实,只是有些粗 ~YrO>H` B  
蛮之气。登、青两府连界,想风土亦当相似。”王公道:“此去登州也有二千余里, 2t"&>1  
不知凭限紧缓如何?”严公道:“只怕此时文凭已到省院了。”王公因有报子在家, ju?D=n@i  
只吃过四道菜,上了点心,先辞了起身。岑公子送出门外,转来奉敬严公父子,席 $fl+l5?9  
终方散。 *3]_Huw<  
     Cmj+>$')0  
`4kVe= {  
xfK@tLEZ-1  
~ NZC0&  
92XG|CWX  
    里边王夫人也因丫头报知,先要起身,岑夫人再三留住,终了席母女辞谢回家, W:8pmI  
因前厅有报喜之人,遂从后墙门回去。岑夫人与新妇一同送出,到了后园子里,月 &oxHVZJ  
娥悄悄执了小梅的手道:“妹妹说的话果然应了。明日千万过来,我有话说。”小 4^T_" W}  
梅点头答应,已送出门外,直看他母女进了门才转身回来,严太太道:“明日王公 zl<D"eP  
去做了官,他家中无人,只好托大相公与他照管了。”岑夫人道:“前日与亲家母 nK}-^Ur  
说起家常,才知道他族中竟无亲人,亲家母的娘家也是江南人,他父亲在这里做官 4~Y?*|G]m  
时对下的亲,后来告病回去就没了。又无兄弟,闻说他父亲承继了个侄子,也只生 q4v:s   
得个女儿,因遭倭寇作乱之后,道路隔绝,竟有十余年不通音信。如今虽然家道殷 G[6i\Et   
实,尚无子息,说起来就眼泪汪汪,也是个暗苦。”严太太道:“正是呢,若说他 U1(cBY  
夫妻的为人是极好的,或者得子迟些也未可知。论王太太只有四十三四岁,人又健 nM ?Nf}  
旺,也还好生长哩!”岑夫人道:“他说生这个姑娘后又生过两胎,都不能保留。” #kh:GAp]  
严太太道:“这有子无子,命中生就,强不来的。如今做了官,还该劝他娶个妾才 lHDZfwJ&C1  
好。”岑夫人道:“亲家母曾劝过他,倒是亲家不肯,耽搁下了。”大家叙话良久, cTS.yN({G  
日已平西。严太太婆媳都要告辞回家,岑夫人还要留住,严太太道:“客去主安, !>D[Y  
老身也搅扰了三日了,主人也好歇息歇息。老身改日再来。”此时外边轿已伺候, 1G"ohosmF  
岑夫人又装了一大盒点心茶果与小学生放在轿内。婆媳再三作谢起身,岑夫人与新 /]'&cD 1  
娘子一同出厅相送。 WeaT42*Q{  
    岑夫人自有了这个媳妇早晚侍奉,料理家事井井有条,一切不须自己费心。婆 axph]o@ y@  
媳、夫妻十分亲爱是不必说。梅娘子又常在老母面前说王小姐母女许多恩义,岑夫 fdX|t "oz  
人也万分感激。及说到王小姐情愿誓不相离的话,岑夫人虽然心爱,只为这话是说 M1Ff ,]w  
不出口的,且还有一个雪姐挂在心中,因道:“这姻缘都是前生分定,不是人力勉 @@U  
强得的,将来只可听天由命。”梅娘子道:“姑姑说得极是。大约人心不合,便是 4]tg!ks  
无缘;人心既合,这姻缘就有分了。” %n9ukc~$p  
    且不说这边婆媳叙话,却说王进士与夫人相商,意欲告病不出。夫人道:“既 }"WovU{*s  
选着了,好歹去做一两年,也是出了仕。别人求之不得,好端端的告甚么病?”王 \8<[P(!3  
公道:“既去做官,你母女们必须同去,家中何人照管?”夫人道:“现放着有女 ]!^wB 3j  
婿可托。”王公道:“我也是这般说,但恐不日旨意下来,若许他一体会试,他也 Hpz1Iy @  
就要出门了。”夫人道:“女婿总不在家,可托亲家母与梅女儿照管,只怕还胜如 ;Dp*.YJ  
男人。”王公笑道:“若是这样,竟请他们搬了过来也罢。”夫人道:“待我明日 XaE*$:   
与亲家母商量,谅他们也不好推却。” /%7&De6Xg  
    谁知到第三日,上司已行文到县,县尊持帖着吏房来催促领凭。王公只得先去 TUwX4X6m  
拜了本县,定于本月初十日赴省院领凭,恳其起文书,由府申司呈院。这领凭之事, j$ lf>.[I  
经由衙门俱有规礼,此番王公赴省,往返也花费了二百余金。回到家中,已是闰十 d)Z&_v<|  
月下旬。因是没海地方,凭限紧急,因与岑公子部署起身之事。此时两亲家母早已 8* #$ 3e  
商量明白,将岑夫人那边箱笼细软已搬过这边西院安放,惟家庙并家什等物仍着岑 %-K5sIz  
忠在那边居住看守。岑夫人意欲就在这边西院住下,王夫人道:“西院邻着花园未 M?}:N_9<J  
免空阔,又照管不着,这边只好暂住几天。我们起了身,姆姆就好在上房东外间做 +U_1B%e(%  
房,里间我们安放箱笼在内。这西上房西间原是他姊妹住的,他小夫妻好在里边做 kRX?o'U~C  
房,内外都好照料。”商量已定。 ceCO*m~  
    自从王公从省领凭回来,这些城乡亲友都来送礼恭贺,家中设席,翁婿二人应 m9:ah<  
酬接待,忙乱了几天。祭祖后,择定十一月初三日起程。雇下两号大船,由水路至 s>L.V2!$0  
台庄起陆。所有一应田租簿籍、内外锁钥,俱交岑公子点收,格外交出三百两银子, ?0* [ L  
以备不时紧用。各处所收房租,尽够逐日零星之费。家中留下老家人王朴夫妇一房 <anKw|  
人口并一个小丫头,自己只带了王诚、王谨两房家人,一个大丫头、一个小厮赴任。 #*_!Xc9f  
村中只严公内外设席饯行,外席是王公翁婿,内席是王夫人母女、岑夫人婆媳。 `}=R  
    起程前一日,岑公子梯已饯行,合家团聚,难免有许多惜别之情。岑公子原要 ;;+AdN5  
送出京口,王公道:“家务也是要紧的,不必远送。贤婿若有佳音,倘要远出,务 nD*iSb*  
须斟酌周到,勿使我有内顾之忧。”岑公子道:“岳父只顾放心,小婿即有远行, k"i3$^v8  
家母与媳妇自能主持,不必岳父母远虑。”王公不觉伤感道:“我若无贤婿可托, J Ah!#S(  
也断断不肯去做这官了。”翁婿二人饮酒叙话直到二更时候才罢,就同在书房安歇。 ?(=|!`IoO  
里边两亲家母也叙话到更余方寝。惟他姐妹二人依依不舍,月娥小姐不知掉了多少 ^vd$j-kjTP  
泪珠,小梅娘子虽有定见,到此际也不禁感情泪落,因再三慰劝月娥道:“父亲上 ^;PjO|mD Z  
任喜事,姐姐不要如此悲戚。言犹在耳,只要保重身体为要。还有一句要紧说话, :.g/=Q(T~  
姐姐切记在心:两年之内即劝父亲告休力要;倘有意外之事,务劝他两大人不须忧 3\m !  
恐,凶中自能化吉。姐姐只安心宁耐。切记!切记!”月娥见妹子话多应验,敢不 `"CA$Se8  
深信?惟垂泪点首而已。这夜也就不曾安寝。 c9Et Uv~  
    家人们已将一应行李搬起上船。次早,王公知有许多送行的亲友邻里在码头上, )I*(yUj  
内眷们起身不便,因命岑公子拨一只坐船,由湖汊转到后墙门外,照管家眷上船, L<=Dl  
仍到湖口取齐,自己从码头下船。诸亲友邻里俱设酒盒公饯,王公立领三杯,拜辞 1A'eH:$  
上船,鸣金而去。岑公子家眷船只已先往湖口等候,又叫了一只小船同行。不一日 kP$ E+L  
官船已到。两船相并,铺好跳板,打了扶手,王夫人、小姐带了大丫头同过官船。 # &)H&H}  
老家人王诚夫妇也在官船伺候,那边船上是王谨夫妇看守箱箧等物。王夫人过船来, rfVQX<95=/  
因与岑公子道:“贤婿回去拜上姆姆,家中事务,一应重托。”王公道:“倘有紧 xP~GpVhLF  
要之事,便可专差寄信。”岑公子道:“岳父母请放心,小婿必不有负重托。”当 .S|T{DMQ[  
下即拜辞,过了小舟,大家不禁落了几点别泪。 _ZavY<6  
    看着两船鸣金扬帆,岑公子只得回舟,仍从后墙门到家。因将家中各处器具什 yB7si(,1>  
物逐一杆点,细细造了一簿清册,存贮仓中粮食,严查出入,逐日一应进出用度俱 jkuNafp}  
条条登记。且大娘子尽知细底,管理精明,也不须岑公子费心。这日母子夫妻在房 jS/$ o?  
中闲叙。大娘子道:“事有定数,明年秋冬间务必专差人去劝继父告休回来才好。” kS7T'[d  
岑公子道:“这却为何?”大娘子道:“父亲到五九之交恐有大厄,母亲也要受些 JeCEj=_Z  
挫折,不如早些告归的好。虽然命不由人,也须尽了人事。”岑公子道:“你直相 MN)<Tr2f  
得如此精妙,果然有些仙气。”岑夫人道:“他说的话却多应验。前日你岳父未报  L_Ai/'  
到时,他曾说不出一月必有远行官禄之事,如今果然应验了。”岑公子笑道:“你 E0h!%/+-L  
看我将来如何?”大娘子道:“你这顶纱帽此时虽然不大,却也体面,行期也在目 ! O>mu6:Rf  
前不远了。”岑公子笑道:“果然应验,当拜你为师,习学相法。” s`2o\]  
    大家正在说笑,只见岑忠进来报道:“郑老爷来了!”岑公子一时不省,急问 !14z4]b  
道:“那个郑老爷?”岑忠道:“就是郑大相公。”岑公子笑道:“原来是郑家表 EKf4f^<  
弟来了。 ” 急迎出来,早听得郑公子一路喊着进来了,见了岑公子只叫了一声: H#y"3E<s  
“哥哥。”看见岑夫人站在上房门首,即跑将进来,一把拉岑夫人坐在椅上扑地就 e{,/  
拜,拜罢起来叫道:“我的姆姆,甥儿哪一日不想你老人家!我娘、我媳妇都叫拜 EoeEg,'~F  
上,还叫我带了两匹绸子来送你老人家,说务必要请你老人家去住几时。”岑夫人 @U JmbD{  
道:“多谢你母亲,他如今康健么?”郑公子道:“同你老人家一般健。”岑夫人 wlM ?gQXU[  
道:“恭喜你如今是贵人了。”郑公子道:“姆姆又当面笑我了。甚么贵人?这个 u0b-JJ7)BQ  
举人谁不知道是哥哥作成的。”说话时,一眼看见了大娘子,便问道:“里边这个 )fc"])&8  
齐整娘子是谁?”岑夫人笑道:“你还不知,这是你哥哥新娶的嫂嫂,你们都还没 )%w8>1 }c  
有见礼哩!”郑公子大喜道:“原来哥哥也娶了这样一个齐整嫂嫂,请出来待我一 <|Eby!KXR  
同拜见了罢!”当下郑公子一定要让哥嫂两个在上,大家平拜见了起来。岑公子因 P3ev 4DL  
问:“兄弟此来,必有事故?”郑公子瞪着眼道:“怎么哥哥这里还不知道?你的 pjs9b%.  
卷子呈了皇上,皇上看了大加称赏,说这是无心错误,既不曾中式,钦赐你做了内 ~7 L)n  
阁制诰中书。前月底有文书到学里,催你即速起身领咨进京,你道好不好?那真铁 VO;UV$$  
口的话如今都应验了。”岑公子听了这话,也觉笑逐颜开。正是: Vkvb=  
eFj6p<  
    虽无姓氏登金榜,却也声名满帝都。 ULNAH`{D  
a:-)+sgHw  
    不知岑公子如何起身?且听下回分解。 1~R$$P11[9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6-01-09
第三十四回  报喜信呆叔认重亲  问病源慈帏失二竖 qtzRCA!9(Z  
 T-8J   
    却说岑公子听了表弟的话,因问:“徐老师那边可知道兄弟来么?”郑公子道: @ajM^L!O  
“怎么不知?这日我正在学里打听,得了这信我就说要亲自来报你。老师见说,就 m6U8)!)T  
叫一个门斗同我第二日就起身来了,如今现在船里;还有老师一封书。”因在鞭筒 gX*K&*q   
内摸将出来。岑公子拆开观看,却与表弟听说一般:催促赴院领咨,进京受职的话。 IVteF*8hU  
因对娘子道:“你竟是神仙了。”郑公子不知其中原委,因笑道:“哥哥离不得神 0w3b~RJ  
仙,就同了嫂嫂一齐进京也好。”岑公子笑道:“不是这等说。兄弟不知,你嫂嫂 F5IZ"Itu(  
看得好相,方才正在这里说我要得官远出,不想贤弟就来到了,因此说他是神仙。” (C\r&N  
郑璞道:“妙极!妙极!嫂嫂且与我相一相,日后也有个官做么?”大娘子笑道: i4VK{G~g"  
“叔叔不要信他,我也是一时猜着,哪里会看相?”岑夫人道:“你就与他看一看, k<O y%+C  
日后官禄如何?”大娘子道:“叔叔只是禀性诚厚,一生常得贵人扶助,纱帽是有 ucM.Ro=@  
得戴的,只是不十分显达。倒是晚年要享侄儿们的大福了。”郑公子笑道:“真相 P'F~\**5  
看得着,正与真铁口所说一般。”因大娘子深深的谢了一揖。 `x*/UCy\  
    这里说话,岑忠已叫人到码头,同门斗将行李取来,船价已是开发去了。岑夫 Z:TFOnJ  
人因吩咐厨下快些收拾便饭,因对郑公子道:“前日又要姑姑费心,送我许多东西, @x*.5:[  
你又暗地里送盘缠,太费心了。”郑公子道:“这是我恐怕哥哥不肯收,因此私下 mfz"M)1p1  
放在包袱里的。”坐话了一回,忽然又想起道:“还有一桩喜事告与哥哥,昨日在 lqauk)(A0  
老师那里,看见报上你的那对头内转了太仆寺少卿,大约嫌衙门冷淡,不知怎样弄 0:jsV|5B8  
手脚,又外调了山东登莱兵备道。你如今进京省得与他会面。”岑公子听了失惊道: { qjUI  
“如今岳父偏偏又在他的属于,这厮无恶不作,却是怎好?”郑公子即问缘由,岑 r}Ltv?4  
公子一一与他说知细底。郑璞笑得只是打跌道:“原来有这等奇遇,嫂嫂是亲上做 BDWim`DK"  
亲,姆姆真真是两重大喜。”因对岑公子道:“如今你丈人虽做他的属员,只要不 IvY,9D  
坏事,怕他怎么?” iK$Vd+Lgc  
    说话之间,已是晌午,这同来的门斗是有岑忠在外管待。里边添了两样嘎饭, MzBfHt'Rk  
岑夫人就叫端在上房同吃,因对大娘子道:“这是我自小抱大来的小叔儿,同桌不 9}K(Q=  
妨。”大娘子也识得郑璞是个诚朴的人,因就坐在岑夫人肩下,他两弟兄却南北相 pq/ FLYiv  
向,同吃毕饭。郑公子便往东西两边上房看了一个遍,因道:“他家这个房子造得 "NX m\`8  
甚好, 前后有山有水, 又幽静又雅致,怪不得姆姆不肯回去住了。”岑公子道: Oo3qiw  
“后边还有一个花园,我与兄弟去看看。”因一同转过西院到花园里来。此时是仲 ziB]S@U  
冬时候,草枯叶落,未免冷淡,又开出后门观看,见道场山一带山紫潭清,枫红柏 U~){$kpI#  
赤,颇悦心目。郑公子道:“果然好个去处,我明朝也搬到这里来住罢!”岑公子 )kY _"= d  
道:“论住家此间甚好,不比南都一片繁华热闹。” .' N O~  
    两弟兄看了一回,仍到后边。郑璞道:“哥哥须上紧料理行装,我们明后日就 -RqAT1  
好动身,老师在那里盼望得紧,我也要回去打点打点,好与哥哥一同进京去会试。 IIt^e#s&  
前日京报下来,我已与哥哥打发去了。”岑公子道:“兄弟与我用了几两银子?” I}W-5%  
郑公子道:“几两银子,说他怎的?”岑公子因对母亲道:“这是皇上特恩,不敢 ]{6yS9_tuI  
迟延,须要及早起身。到省还要赴院拜谢领咨,房师成公蒙他一力举荐,此去又是 d|?(c~  
便道,正好去拜谢他,算来也得半个多月的耽搁。再此番经过山东还要绕道去望望 |tJ%:`DGw  
蒋叔,不知他曾进京会试不曾?约计到得都中也是腊尽春初的时候了。”大娘子道: w~KBk)!*  
“蒋伯伯那边必定是要去的。我自小承他老奶奶与大姆姆十分爱惜,父亲自病起到 wJR i;fvi  
临终,全亏蒋伯父请医制药,备办棺椁,朝夕照料,许多恩义。明日去与他说知, BCZnF /Zo  
也叫他们欢喜。那苏家姐姐也与我最好,还要捎点土宜东西送送才好。”岑夫人道: 'yRv~BA  
“这是应该的。我母子在那里住了三年,说起你来大家无不感叹,那时只为你蒋伯 'p+QFT>Ca  
远出,以致被那族恶谋骗,如今看来倒反是他的作成了。只是你蒋伯谢也谢他不尽, \1'R}B@;  
只好略尽一点心罢了。”大娘子道:“我看那蒋伯伯也是个富贵双全的相貌,他是 ^F9zS `Yz2  
施恩不望报的人,我们只好尽个敬心。”岑公子道:“虽然如此说,也要成个局面, zb,`K*Z{  
不致轻亵才好。”岑夫人道:“这却赁你斟酌。家中事务我与媳妇料理,不须你挂 7B"aFnK;[J  
心,再通个信与你岳父母才好。”岑公子道:“这件事已上了省报,天下皆知,不 7O :Gi*MA  
消报信。”这边母子说话,这郑公子却拿着一本通书在那里翻着,笑道:“这十一 aKcV39brr  
月十一日却是个天恩上吉日,正好起身。”大家商议已定,却叫岑忠把郑公子行李 ` XY[ HK  
搬在大厅后内书房里安顿。晚间弟兄们又吃酒叙谈,一宿已过。 -2 ?fg   
     r?*?iw2g  
:=@[FXD4  
7[\B{N9&W  
AJ /_l;  
P\R3/g  
    次日,设了一席款待表弟,却好严先生到来,因是他大相公在城中见报,特着 G2rvi=8=  
人回来通知,因此过来道喜。岑公子就留住,引表弟到外书房相见,因对严先生道: 3,GSBiK3}  
“这个表弟却是个真诚朴实之人,并无一点繁文虚理。”严公道:“坦易直率,却 J[9jNCq|  
是本来面目,其实可敬。”因问:“岑兄几时荣行?”岑公子道:“却也不敢迟延, '  _N >  
已择定十一日起身。”严公道:“昨日小儿字中说,此缺是个清华而兼显要的缺, %o5GD  
日与阁臣相处, 制书诰敕俱出其手。 若非圣恩特放,是最难得的。”岑公子道: Y*4\K%e(  
“只恐才学疏浅不称其职。 ” 严公道:“以兄之高才博学,何必过谦?”因问: Xc'yz 2B  
“郑兄进京会试,正好作伴同行?”郑璞笑道:“不过到京走走,担个会试的虚名, Q5baY\"9^  
却也不作指望的了。”严公道:“功名之事,岂能递科?”三人叙话良久,严公欲 F)!B%4  
去,岑公子挽留道:“今日聊备一杯与表弟接风山,难得老先生到此,正好同领教  gryC#  
益。”严公道:“只是叨扰不当。”大家又叙了一回都中之事,已是晌午。席已端 q>f1V3  
正,就在书房摆桌,再三让严公坐了首席,郑公子对面,岑公子主位相陪。郑璞一 (?;Fnq  
连吃了十数杯后,却手舞足蹈高谈阔论起来,将岑公子替他删改文字的话都一齐说 ]FL=E3U  
将出来,岑公子也遮掩不住。严公见他一片天真烂漫,并无一点渣滓,心下倒十分 now\-XrS  
欢喜敬爱,因此三人传杯递盏直饮到黄昏方散。郑公子吃得畅快,进来对岑夫人道: NffZttN  
“这个老人家不像徐老师古板,叫人同席酒也吃不下。今日与这个老者吃了许多酒, )S]4 Kt_  
倒还不曾醉。”岑夫人道:“酒逢知已,自然吃不醉了。”大娘子见他有些蹭蹬, 6p|*H?|It  
因叫丫头烹了一壶好浓茶,与他吃了几杯,就去书房安歇。 E2+x?Sc+  
    次日岑公子起来就料理行装,因与母亲商量:“此番必须多带盘费,恐到都中 -L<''2t  
制办冠带、袍服,以及衙门用度,人路生疏一时无处挪借。”岑夫人道:“家中用 <7Igd6u  
度尽够,不须你记念。我箱里还有那二百多两银子,你都带了去;再恐不敷,把丈 =<~/U?  
人交与你的银子再带一半去,谅也够用了。”岑公子道:“有三百金,谅已足用。 0>PO4WFVJ  
昨日听严公说,这倒是个清华显要的缺,若非圣恩特点,却不是容易得的。”岑夫 yj]\%3o<Z7  
人道:“这内阁是日近天颜的去处,你须事事谨慎第一,不可恃才傲物,惹怨招尤, b.jxkx\nt  
出言吐语都要观前察后。虽不是外边有司官,有地方刑名之责,也要事事在民情上 Oh9jr"Gm=  
留心体贴。在大人面前说话切不可僭越,待下人务须恩宽才好,莫使小人嫌怨。” $~,]F  
岑公子一一领命。 ]1]  
    这日又是严公饯行,并请郑公子两弟兄同去扰了。家间行李俱已齐备。因为这 "HR &Rf k  
边老家人王朴走过北京几回,诸事熟谙,就着他同往、王朴也情愿相随。雇就了一 whP>'9t.w  
只船,至期一早,两表弟兄拜别了老母,婆媳两个欢欢喜喜送他往后墙门外下船起 z$p +l]  
身。家中婆媳督率岑忠并这边小家人、仆妇管理家务。凡一切帐目出入俱是大娘子 a(Z" }m  
经手,条分理晰,毫忽不差。佃户、家人少有欺诈,当面一言道破,无不惊服,故 `Pl=%DR  
此,这些下人也再不敢作一点弊端;且又体谅人情,勤劳必赏,凡有些微好处,总 IG +nrTY0  
不叫他埋没,必要奖励他一番,因此众人无不争先效力。那东院房屋因有家庙并什 2%vwC]A  
物器具在内,晚间仍着岑忠过去住宿,逢时遇节,两边作享。这话表过不提。 5+%BZ  
    却说两表弟兄带同王朴、门斗,不日到了南直,一径往郑家来。进得门,见小 Kq!n `@  
厮容儿慌慌张张的道:“好了,大爷回来了!老奶奶这两日病得重了,大娘娘请医 3wR5:O$H  
调治不好,着急得紧。”郑公子听说,吓了一跳,也不顾岑公子,飞跑进内房来。 9,,v 0tE  
见老婆婆在床上呻吟谵语,郑璞叫道:“我的亲娘,我回来了!你老人家怎的就病 U_I'Nz!^ t  
起来?”说着就流下泪来。郑婆婆睁眼看见了儿子,便轻轻说了一声:“你回来了 Q6vkqu5!=  
么?我不知怎样昏昏沉沉,眼前像有许多人缠住我不散。”此时岑公子已进房来, 9'4cqR  
老婆婆觉得心下明白,耳边只听得几个人说:“我们只索去休。”两眼也觉亮了好 ?^@;8m  
些,说道:“这不是岑家侄儿么?”岑公子道:“正是侄儿来看你老人家,如今身 8ztY_"]3p  
上觉得怎样?”郑婆婆道:“你们弟兄来时我就觉得明白了许多,眼面前人也不见 o!j? )0d  
了。”说话时,大娘子拿药进房来,与岑公子万福了,看见老婆婆明明白白说话, DuCq16'0T  
便道:“母亲病了十来日,总不能安睡一刻,口里只发谵语,问时也听不出话来,   5)mn  
倒像吃惊的一般,今日说话却竟明白了。”因送药过来,老婆婆摇头道:“这药灌 A.(Z0,S-i  
得苦,我如今觉得清白了许多,眼面前也没人缠扰了,这药且不吃罢!”郑璞因问: "y#$| TMB  
“吃的是那一个医生的药?他说是甚么症?”大娘子道:“起先吃的是大街上胡先 @ 2Z{en?  
生的药,吃了三服不见应效,后来另请了鼓楼前的陶太医来看,他说是邪热交作, "V}WV!w  
心神不宁。”又换了方子吃了几服,也不见应效。正要打发人去请你回来,即好你 YZMSiDv[e  
同大伯伯也到了。”岑公子道:“既不应效,还须另请高医。”老婆婆道:“我如 u5;;s@{Ye4  
今见了你们似觉好了些,肚里有些饥,倒想些粥吃。”大娘子喜道:“母亲几日不 =h0vdi%{  
想东西吃,今日知道肚里饥想要吃粥,却是好了。想必大伯伯是个福星照临,邪气 ckGmwYP9  
都退避了。”岑公子道:“但愿姑姑好了,我们弟兄就在这里陪伴。”当下大娘子 % IHIXncv[  
就往厨下煮粥去了。老婆婆对公子道:“多亏了你媳妇日夜服侍,也累他多日不曾 +F-EgF+J  
安睡了。”少刻容儿端茶到房里来吃了,郑璞看见母亲说好些了,心头才略放下。 ;$W HTO(  
两兄弟都坐在床边,又说了好一回话。老婆婆觉困乏得紧,渐渐就睡熟去了。  =*&[K^  
    岑公子悄悄道:“兄弟,我们在外边坐等,他老人家好安睡一回。”郑公子点 pZ& ,YX  
头,将帐子放下,轻轻同出外间,低低叙话,不一回,大娘子盛了一碗粥糜、一碟 H/c (m|KK  
乳饼出来,郑璞摇头道:“且慢,娘已睡熟了。”大娘子道:“真奇怪,他老人家 );$99t  
一连十来天不曾安睡,口里只是含糊谵语,怎么如今就睡熟了?”因轻轻走到床边, fSkDD>&  
听得气息停匀沉沉睡熟,复出房来,因道:“伯伯谅不曾吃午饭,我去收拾去。” D|N4X`T`  
岑公子当下出来,取了二两银子与门斗,叫他先去回复师爷:“说我明早去拜。” qt@L&v}~j  
门斗叩谢,答应去了。岑公子就在书房叫王朴收拾行李,因与郑公子道:“姑姑病 %rzPh<>e  
体,大约是点邪热,如今一退便无事了。”郑公子点头道:“是。” a`xq h2P  
    却说这老婆婆一觉直困到他弟兄吃过了午饭才醒,只叫肚饥要粥吃。大娘子连 +P/kfY"  
忙取来,一口气就吃了一碗,还要讨添。大娘子恐怕不宜多吃,不敢再添。岑公子 o/5-T4  
道:“不妨,胃口是人之根本,有病之人胃口一开,断无不好之理。”因又取了一 YOCEEh?  
碗,也吃完了。此时精神顿觉清爽,只要他两弟兄在面前说话,郑璞见母亲如此, 91-bz^=xO  
心下才得欢喜。 郑婆婆一把拉住岑公子的手道: “你母亲康健么?”岑公子道: Lvk}%,S8t  
“母亲叫上福姑姑,如今托庇甚是清健。”郑璞道:“哥哥如今娶了一个齐整嫂嫂 N& _~y|  
了。”老婆婆笑道:“怎么这亲事成得恁快?”岑公子因将母亲得认表妹、王公许 QX,$JM3  
亲之事,从头说了一遍。老婆婆心下欢喜得紧,越觉清爽,便要坐起来说话。岑公 KK|w30\f  
子道:“姑姑且慢起来,天气冷,穿衣服恐怕受寒。”因此不曾起来,又问:“你 sXLW';Fz  
们吃饭未曾?”岑公子道:“已吃过了。”老婆婆道:“你如今是做官的人了,你 Dy08.Sss  
母亲有了媳妇服侍你在外也放心,只是要照管那边的家务,不得请到我这里来了。” <JPN< Kv  
说了一回话,老婆婆觉得身子乏倦,因道:“待我再睡一回,你们且去料理料理事 D]]e6gF$e  
务。”两弟兄答应了出来。郑公子道:“谢天谢地,但是我实不放心,不得同哥哥 aIgexi,  
进京了。”岑公子道:“总还有十来天耽搁,且再商量。”当晚两弟兄就在上房同 n"iS[uj,  
吃了一回酒,郑璞就在娘房内陪伴,岑公子往书房安歇。这夜郑婆婆也安睡了一夜, Om.%K>V  
半夜里还吃了一顿粥。 |s3;`Nxu7  
    次早岑公子进来问知姑姑夜来安睡,甚是欢喜,也便放心。吃过了点心,带了 Zk`y"[J  
王朴即往儒学中来。徐老师一见甚喜,道:“我也算你日内该到。不料你竟蒙特恩 {Q>OZm\+  
授了这个美缺,甚可喜!”岑公子道:“托老师福庇,只恐门生不能胜任。”徐老 OROvy  
师道:“论贤契的本领,实不愧此职。但事不宜迟,我已与你备端正了呈送文书, TG;[,oa  
只要填了日期即可到院投递领咨。”岑公子道:“今日不知就可去禀见么?”徐老 W,EIBgR(R5  
师道:“此时还未二鼓,正好禀见。”当下就留吃了便饭。徐公道:“你的文卷进 f I=G>[  
呈,原是院台的主意。他后来送了主考起身便到学来传你,你又去了。此番禀见, 0)SRLHTY%  
须谢他的美意。你如今不便步行,竟坐了我的轿去罢。”岑公子道:“只坐一乘小 <=p>0L  
轿去才是。”当时即叫王朴去雇了一乘小轿,携带文书,辞了老师,同王朴竟上院 @*|VWHR  
来。正是: }?,YE5~  
! DOyOTR&3  
    未从金阙瞻仙杖,先向铃辕谒宪台。 FA*$ dwp  
(*$F7oO<  
    不知岑生如何进谒?且听下回分解。 xH\\#4/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6-01-10
三十五回  试奇文才子吐心胸  论往事英雄增气色 5"&{Egc_  
,~,{$\p   
    却说岑生坐轿,王朴跟随,一直往院宪衙门来。到得辕门,此时各官禀见才散, 6S2v3  
遂一直径往巡捕厅来。岑生尚是青衣儒服,巡捕官一见便问:“相公何来?”岑生 cp7Rpqg  
即命王朴将儒学公文并自己手本递与巡捕,道:“相烦传禀。”巡捕官接过手本看 g :me:M  
时,上写“沐恩生员岑秀谨禀”,这巡捕便问:“尊驾莫非是奉旨特授内阁的岑爷 6(`Bl$M9  
么?”岑生道:“正是。”这巡捕重复打恭道:“院宪前日就吩咐,打听岑爷一到 9cu0$P`}5  
即便通报。如今各官禀事才散,请岑爷少坐。”一面看茶,一面随往里传禀。 72gQ<Si  
    少顷,巡捕官飞跑出来道:“请!”只听里边传点吆堂,闪开仪门,岑生就步 |uT&`0T'e`  
行进来。只见甬道两边官吏整肃,程公已迎出暖阁来。岑生连忙从侧道趋进,到了 ^ $M@yWX6  
月台,深深向上打了一恭。程公回礼毕,即上前一步,拉着岑生的手上暖阁来。岑 AHq;6cG  
生再三谦退,程公执意不从,道:“应当如此。”因一直拉进麒麟门来,竟到东首 !%' 1 x2?  
书厅上。岑生即请程公台坐庭参,程公笑道:“虽是年兄过谦,但内阁体制从无此 sp4J%2b  
礼。”岑生相让不过,因道:“大人若不嫌鄙陋,收作门墙桃李何如?”程公笑道: 3PB#m.N<  
“只恐不当。”岑生当即以师生礼叩见,程公因受了半礼,相让坐下。程公道。” E|ce[|2  
自两典试去后即欲请来一会,闻知又往浙省。彼时看贤契的文章以为是老儒夙达, ,f`435R  
谁知贤契竟是个青年俊逸,实是可喜可贺!今所授之职,出自皇上特恩。贤契也不 }`g:) g J  
宜耽搁,我这里即备咨文,三两日内便可荣发了。”岑生道:“蒙老师格外提挈, Ri]7=.QI`  
五中衔感。前者因恐涉私,故不敢来叩谢;且不知圣意如何,只得敬候。今蒙皇上 L8K= Q  
天恩,不以为罪,反授斯职,实惭蚊负,还求老师垂慈指示。”程公道:“以贤契 n}9vAvC  
之才品,无所不可,只是纶扉禁地举动俱要留心,惟恐至驾蓦然到彼,举止失措, < aeBhg%  
未免获罪。我已禀过老父,诸事自当照应。”岑生又出位拜谢道:“若得老太师垂 xW@y=l Cu  
青,门生在都就不至孤立无倚了。”程公因问:“府上还有何人?如何又寓浙地?” juQ&v>9W)  
岑生因将奉母避仇之事备述了一遍。程公道:“闻他封锁一故宦房屋,原来就是贤 q$)$?"  
契。那人在这里举动乖张,总宪屡欲纠参,老夫恐投鼠忌器,几番劝止。他也自知 4]L5%=atn  
与众不合,未及限满即干办内转,如今又出作山东巡道,实是个大不安分之人,贤 yuyI)ebC  
契此番倒可与他不相值了。”岑生道:“门生原无介意,只恐他还不肯释然。”程 `Y Hn L4  
公道:“他封锁贤契房屋无凭无据,平空起衅,实是可笑。及他去时,也不暇顾此。 &PY~m<F  
我这里即当行文该具退还,令堂仍可搬回故里了。”岑生道:“虽蒙老师盛德,但 ZJL8"(/R  
恐他尚未释怀,若闻此屋退还,未免与门生更增嫌隙。况此数椽之屋亦无甚紧要, MNC=r?  
且须从缓行之。”程公道:“这是贤契深谋远虑,足见宽宏之量。”因说起:“江 VO"/cG;]*  
浦成令是你的房师,这卷子是他一力举荐的。当时两主试几乎争执起来,老夫因从 ,W8E U  
中解纷,也是贤契的一番际遇。前月我已将他题升了太仓知州,部覆未下,尚不曾 CdEQiu  
离任。他是个有才干的好官,贤契可曾谢过他么?”岑生道:“门生此番正要去拜 0Cg}yyOz  
谢。”程公道:“那两位典试贤契到都也当去谢他一谢,那顾公是个极有担当的人。” 8A jQPDn+  
    岑生一一领命。正欲告辞,程公道:“已近晌午,在这里便饭,明日再当奉饯。” aZ,j1j0p  
岑生道:“如此门生今日竟在这里领了午饭,明日还要料理料理行装,后日即可禀 -k?K|w*X  
辞起身,不敢再烦老师费心了。”程公道:“也罢!但只是今日还有一事要相烦贤 WK.K-bd  
契,不知可否?”岑生道:“老师所命,敢不敬遵?”程公道:“只为总宪六旬大 1 )H;}%[  
寿,我已制就锦屏一架。欲作一四六寿文,已将与他交情始末、宦途政绩叙一节略 ,_UTeW6M  
在此,烦贤契勿吝珠玉。”岑生明知此是程公有意相试,量这篇四六亦有何难?因 _7;D0l  
答道:“只是班门弄斧了。”当下程公即相邀到内书房来,着一小僮伺候磨墨,道: cR=o!2O  
“老夫暂且失陪,好让贤契构思。”岑生道:“老师请尊便。”当时将所有黄公出 3 TRG] 5  
身、历宦、德政、升迁,以及相交寅好节略看了一遍,见乌皮几上笔精墨良,即取 NFPWh3),f  
过一枝犀管、一幅花笺,略一构思,落笔如扫。不及半个时辰,文已做就,复看一 J(SGaHm@  
遍,略删改数字。及程公进来,见岑生翻背了手观看壁间诗画,只道未曾完稿。岑 AwZz}J+  
生看见程公进来,便道:“门生已草就一稿,还求老师笔削。”程公惊讶道:“如 !="8ok+  
何这般敏捷!”岑生即将草稿递与,程公接来一看,未知文意精工,先见龙蛇飞舞, HBZ6Pj  
及从头看去,果是句句珠玑、行行锦绣。读完赞叹道:“贤契的是仙才,非烟火人 U\!9dhx  
间笔墨,不但品格高古,抑且字匀清新。只是行色匆匆,不得借重大笔了。”程公 o' v!83$L  
心下大喜,因命取酒在迎和阁上先奉三杯,以当润笔。  d^zuo  
     LDYa{w-t  
eKo=g|D  
3(nnN[?N,5  
u^#e7u  
Hl'AnxE  
    当即邀岑生从书房后间进来,又是一个花园。仲冬天气,树木虽然凋谢,山石 ~*UY[!+4^=  
依旧玲珑。转过一个山洞就是迎和阁。数竿修竹扶疏,几树腊梅香馥。上了数层石 7s!rer>  
级,揭起暖帘进来,里边摆列几件周鼎商彝,四壁有许多名人诗画,中间烧一炉兽 wu &lG!#  
炭,气暖如春。一面设席上来,师生坐定,只令一小僮行酒。程公道:“老夫在此 :XPat9 3w  
为官数载,只有两桩大快人心之事:今日得遇贤契,是一大快也!前者招募武勇, MpvGF7H  
得一少年英雄, 屡建奇功, 亦一快事。”岑生道:“不知此人是谁?”程公道: [KbLEMrPba  
“这人却是个布衣,年纪与贤契一般,姓殷名勇,曾在江游救一客官,力擒数盗。 jUR* |  
也是江浦成令举荐上来,制宪黄公再三要去,授与把总,不及数,剿倭立功,已奉 4e; le&  
旨实授太仓游击将军。此人与贤契都在青年,一文一武,将来正不可限量。他前日 >c5   
因公到此,只可惜贤契来迟了数天,不得与他相会。”岑生忽然想起刘电当日所说 -;qK_x  
结义之友正叫殷勇,又是雪姐的义兄,莫非正是此人?因道:“这一位殷兄,门生 ~ Hj c?*  
虽未识面,却早知其人。”因说起在山东得遇刘电,〔知其〕结交殷勇一段缘由: X`eX+9  
“……但后来他获盗得功,门生却不知道。”程公听了道:“这江西武生刘电,他 \X]I: 0^j  
乃兄可是原任曲沃县刘云么?”岑生道:“正是他。”程公道:“我记得当日江浦 Jk{v (W#  
县原详上说殷勇与刘云系姨表弟兄, 如何不认得刘电, 反结拜起来?”岑生道: X"HVK+  
“老师如何得知刘云?”程公道:“这殷勇获盗相救之人正是那刘电的胞兄、曲沃 0}9jl  
知县刘云。”岑生惊喜道:“如何便是他?”程公道:“那刘知县在任闻讣,丁艰 V%zo[A  
回吉水原籍路过江浦凉山,夜间遇盗,却得殷勇相救。当日原说是姨表弟兄,如此 f&$$*a  
看来,必是刘云当日感其相救之情,因他是个白身,恐见官不便,故认为姨表无疑 $lUz!m jG  
了。”岑生大喜道:“天涯海角,有如此凑巧之事!当时刘电萍水中结识殷勇,不 ^j1G08W  
想后来救了他令兄,真是难得。当日刘盟兄与他结义,便知他是个豪杰,真可谓识 4'N 4,3d$  
人矣!”因又极表刘电与蒋公二人的英雄出色,武勇绝伦。程公不胜慨叹道:“何 w@,v$4Oi  
地无才?只恨不能尽识。将来贤契当与这两个留意,不可使英雄埋没牖下。”岑生 DJ!pZUO{  
道:“门生职微言轻,还求老师留神嘘植。” y%<CkgZS  
    师生二人谈今论古,情甚相洽,直饮至金乌西坠才罢。岑生告辞起身,复至书 $JiypX^DOP  
房,程公取出一封家报,道:“所有咨文,我明日就差人送往儒学。这是一封家书, Iq 0ew  
到京时烦贤契送到家君处,定有照应。”岑生收好,当下叩谢道:“门生就此禀辞, c Ze59  
不敢再来惊动了。”程公道:“以心相照,不必拘此。”当下直送出大堂来。岑生 -TS,~`O  
叫将轿打出仪门,程公笑道:“贤契不知内阁与翰院的体制,不拘品极俱在此升轿 !t\sg  
的。”岑生再三谦让不过只得遵命,打恭上轿,从仪门而出。 z";(0%  
    次日程公已差官将咨文送往儒学,格外有赆仪四十两。及岑生到学禀辞老师, ln8es{q  
知程公如此用情,即具禀着王朴前往禀谢。一面遂买备了许多应用缎匹绸绫之类, ]'$:Y   
这是本地出产,比都门价省,一面收拾行装。程公又差官前来送行,本县官新自到 {7;QZk(  
来送赆命驾。岑生随往拜谢后,不便迟延,即择于二十二日长行。郑公子因母亲初 zQ<;3+*  
愈不能回往,又送了一封厚赆。岑生推辞不脱,只得收下。郑公子又给了王朴二两 KWAd~8,mk  
银子。此时郑婆婆虽未全愈,已觉精神渐复,只是还不能行动。岑生起身先一日, [Q J  
郑大娘子亲自精精致致办了一席酒与岑公子饯行,就在上房明间围炉坐席,容儿伺 c~;VvYu  
候,两表弟兄直饮到更余方散。 E)f9`][  
    次日黎明,郑大娘子即起来端正杯盘,王朴已将轿扛俱料理齐备。郑公子又敬 }#%Y eCA?  
了表兄三杯酒,不觉掉下泪来。岑生道:“贤弟不须伤别,待姑姑身体康健,你赶 _~ei1 G.R  
腊月进都也不为迟。”郑公子道:“总然母亲病好,我也不放心出门了。”岑生因 K[0z$T\  
到内房拜别了姑母,老婆婆含泪道:“倒儿到京,须要常常寄个信来。免得我们记 |UMm>.\'  
念。”岑公子道:“姑姑放心,侄儿有家书回来,必先到这里请安。”说毕出来, 1E&S{.  
与表弟、弟妇作辞,又赏了容儿一件绸袍料、二两银子。王朴也到里面叩头谢了, M|%bxG^l  
押扛先行。两弟兄一同上轿,到了郭外五里塘,岑公子下轿阻住道:“贤弟不必远 Fb%?qaLmCv  
送,腊尽正初我在京等你。这里诸友,俱为我道谢,匆匆不及遍辞。”郑公子点头 !o_eK\p  
洒泪而别。 Um4zI>  
    不表郑生回家,却说岑生取路投江浦县来。冬寒日短,到得县城已是日西下了。 K)J_q3qo  
客店原来这成公立下法度,凡有官商行旅下店,都要问明姓氏来历,打报条到县, -;_"Y]#  
以备查考。这店家见岑生光景不同,问了王朴来由,不敢怠慢,即往禀报。这时成 E#(e2Z=  
公正在书房与幕友相商交代之事,见了报单,知是自己举荐的门生,心下大喜,立 |f$+|9Q?  
刻着家人前往相请,务必将行李搬进衙来。 X(BxC<!D.  
    却说岑生原要次早禀见,正待解装歇息,不料家人持帖来请,岑生道:“只恐 V||b%Cb1g  
此时进谒不恭。”家人道:“家爷在衙立候岑父,说岑爷若不去,家爷即亲自到来 )HE{`yiLL  
相请。”岑生见来意谆切,因道:“既如此,你请先回,我随后就到。”这家人又 |VaJ70\o  
与王朴说知,将行李仍复上扛抬进衙来。岑生仍坐小轿。进得县门,见仪门大开, F%p DF\  
成公已打点出堂相迎,一见岑生如亭亭玉树喜动颜色,也不教打恭,一把手拉进暖 O0'|\:my  
阁,直到书房里来。岑生口称“恩师”即倒身下拜。成公拉住道:“前者虽有此一 en{p<]H  
荐,然未成就。今日是皇上的特恩,何敢居功?”岑生道:“门生若非老师何以得 tx[;& ;  
此?今老师如此说,竟是见弃门生了。”成公听说,因仍以师生礼相见坐下。岑生 ,2Ed^!`  
道:“本当即来叩谢老师,一者未知圣意,二者又恐涉于私谒,且为家间无人恐老 `UzH *w@e  
母倚望,因此匆匆回寓。不料今蒙圣恩不加谴责反锡恩荣,只恐绠短汲深,不能胜 rLD1Cpeb,w  
任,还求老师指示周行。”成公笑道!”以贤契的才华,正堪当此,何必过谦?前 ~a7@O^q 4  
日在省与徐老师相会,问及贤契,方知寓浙情由。后来部咨一到,我计算贤契不日 i/8OC  
定然到此。”因问:“几时见的院台?”岑生道:“十八日往见,蒙院宪十分见爱, GmUm?A@B  
次日即发咨文催促起程。当日又蒙留饭,坐间说起老师许多德政,因太仓系沿海要 -yIx:*KI  
地,借重老师干才经理,并说殷将军也是老师荐拔,今得同事一方,崇明一带可以 lYm00v6y  
高枕无忧。”成公道:“虽蒙两宪提拔,其实不胜繁剧。可惜贤契到省迟了数日, ncR]@8  
不得相会殷君。前日他因公事来见院台,就匆匆回太仓去了。”说话之间就摆上酒 +=kz".$  
碟来,成公道:“草酌三杯,莫道简亵。”一面吩咐家人管待王朴酒饭。饮酒中间, ph7]*W-  
成公因说起场闱之事:“见了贤契的卷子真是金声玉振,当时荐了上去,不想汪公 5q}7#{A  
十分执意,几与顾公争竟起来,亏得院台一语解围,又显扬了贤契的名望。但到京 @ql S #(  
时还当一例往谢,不可分别彼此。”岑生道:“谨当遵命。”当晚师生叙饮至夜深, SGLU7*sfd  
即在书房安歇。岑生道:“今日见过老师,明日即禀辞起程。”成公道:“贤契荣 03dmHg.E!E  
发本不当迟,但既到此,明日还屈留一天,后日即当送行。”岑生见成公情意周致, "|d# +C  
不敢再辞,一宿无话。 G57c 8}\4  
    次日岑生取出两端金缎、两端湖绉,送成公收了。早饭后,成公说起殷勇获盗 tk!5"`9N  
得功之事,岑生道:“昨日院台亦曾进起,这刘公的胞弟刘电却与殷将军结义在先, 5b;~&N4~  
后来他往山东搬柩,因与门生相遇,也曾结为兄弟,其英雄气概亦不在殷将军之下, YU/?AQg  
老师可惜不曾相遇。”因又叙说在蒋公家一段情事。成公叹道:“天下英雄不少, s%^@@Dk  
奇奇怪怪之事亦何处无之,总因人见闻不广便以为怪。贤契既深知其人,官场中不 $+$4W\-=X  
可不留心荐引。”岑生道:“门生虽刻刻在心,只是位卑言轻无处着力。此番进京, *auT_*  
顺道山东,正要去见蒋公,若尚未进京,当一力劝驾。”师生畅叙,话长日短,又 |G_,1$  
是晌午时候,摆上席来。成公因命侄子友德出来相见,一同陪饮。岑生因问:“师 -kHJH><j  
母如何不接到任所来?”成公道:“因小儿完姻,一同回家去了。况如今调了太仓, }B_?7+  
是个海疆紧要去处,倭奴出没不常,也不敢接家眷到来。且待倭寇平静,再作道理。” Ve${g`7&  
当下师生们畅饮淡心,十分相洽。 vxOnv8(  
    晚间席散,成公取出一封赆仪道:“聊作贤契途次一尖。”岑生道:“长者赐, ({@" {  
本不敢辞,但老师两袖清风,何忍又分请俸?”成公道:“休得见笑,不过表意而 lJN#_V0qW  
已。”因问:“贤契此番长行,还是由水由陆?”岑生道:“水路虽然安逸,一者 !.^x^OK%y  
恐怕冻河耽搁时日,二来要往会蒋公,起落不便,因欲从此由水路到台庄登陆。” B~k{f}  
成公道:“与我所见一般,我昨日已吩咐家人在江口雇下船只,所费无多,直送贤 E2dS@!]V  
契到台庄起岸,甚为省便。”岑生道:“要老师如此用情,实是过意不去。”成公 TCzlu#w  
笑道:“虽是穷官,尚不在此。”当夜一宿无话。 w5s&Ws  
    次日凌晨起来,成公早已治杯相送。岑生立领三杯,用毕饭即起身拜别。成公 7Dl^5q.|  
还要亲送至江岸,岑生再三阴步,因命侄子友德乘骑代送至江岸下船而别。正是: ;,TT!vea  
]5`A8-Q@  
    宦途迎送皆常习,客里情怀有浅深。 Gb Mu;CA  
aG@GJ@w  
    不知岑生此去又有何事故?且听下回分解。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6-01-11
第三十六回  探亲知真心劝豪杰  谒相国要语授英才 6S K;1Bp-{  
"&Q sv-9t  
    却说岑公子主仆自江浦下船,一路无话,直至台庄登陆,雇了一辆大车竟投沂 z }3` 9  
水县尚义村来。此时正是腊月初旬,雨雪载道,路上好生难走。这日到得村中,已 pTB1I3=.u  
是傍晚时候。至蒋府门首,门庭如故,寒暑倏更。岑生下车整衣进得门来,见那老 &3Y"Zd!  
家人在门房内向火,一见岑生便道:“岑相公来了!”即连忙往里通报,岑生也随 ZAJ~Tbm[f  
后进来。到得厅堂,蒋公笑迎出来道:“贤侄为何冲寒而至?”岑生一揖后即道: ZcHd.1fXh  
“且见过叔祖母,慢慢告禀。”因即同到上房来。此时老太太与大娘子都出房来, -%Jm-^F I  
岑生一一拜见过,并叙述老母记念请安。蒋公即道:“我这里自从蒋贵回来,见了 ZC&~InN  
你的书扎才知那侯巡按未曾离任,又将房屋封锁,贤侄母子避居湖村,知房室又小, $cGV)[KWp@  
正值三伏炎天如何住得?我们甚是记念。且贤倒又失此一科,愈令人恼闷。后来打 i,/Q.XL  
听这对头已去,料想贤侄必然进场,及看题名录又不见贤侄的名字,究竟赴考不曾?” Wp=:|J   
岑生见说,笑道:“原来老叔这里不知。”蒋公道:“僻居乡间,又不看邸报,外 cs)z!  
省之事如何得知?”岑生因将别后赴考、遇亲之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喜得蒋公掀 "cX*GTNi8  
髯鼓掌,哈哈大笑,道:“奇事,奇事!不意半年之间竟有这许多事故,你如何不 CFx$r_!~  
早寄一个喜信来?也叫我们早些欢喜。今日若非贤侄到此,还如梦梦。” 6\?< :Qto  
    当下说话时,蒋贵已将车上行李搬进书房,车辆牲口安顿后槽。蒋老太太婆媳 E 14Dq#L  
听了,俱各欢喜不尽。大娘子道:“大相公完了姻又做了官,真是重重喜庆。”蒋 [Dq!t1  
老婆婆道:“这做官做吏是他读书人的本等,不足为奇。这得遇表妹,又成了亲事, qKg*/)sD(  
真是意想不到的喜事。也难为你那岳父母一片好心,买来肯当女儿看待。想你母亲 ]e+88eQ  
也不知怎样欢喜了!”大娘子道:“梅姑娘算来今年也是十八岁,自然长得一发标 ? 2#MU  
致了。”岑生道:“他再三叫在婆婆、姆姆面前上福请安,提起这里从前恩义,便 <n)J~B^  
常常落泪。”老婆婆道:“也难得他不忘旧好。”大娘子又问:“如今刘三相公与 d@a FW  
雪姑娘那边不知可有信么?”岑生道:“只因这几个月事务多端,小侄在家时无多, %MQU&H9[  
况江西道路迢隔又无便人,连老叔的这封信也不能寄去。小侄回去时即先到许老伯 lTe7n'y^^  
那边打听,问着一个邻居老者,方知刘三哥上年也到过那里,曾留下一封书托紧邻 6zmt^U   
周老人寄来,不料这周老人随即病故,这封书也就遗失,不知下落,因此南北信息 pO^PkX  
不通。”说话时,小相公从学里回来,见了岑生打恭跪拜,因问:“哥哥为甚不同 <G9HVMiP  
了我姆姆来?”岑生扶起道:“小弟弟越发知礼了。”因道:“你姆姆记念得你紧, :U6"HP+?g-  
叫我带了两个绫子来与你做衣服穿。”小相公道:“我也记念姆姆,只是没东西送 /C[Q?  
他。”大娘子笑道:“姆姆也不稀罕你送东西。”岑生因问:“苏家妹妹如何不见?” (#&-ld6  
大娘子笑道:“他在房里听你说话哩!”因即叫出来与岑公子见了礼,因问干娘康 ){nOM$W  
健,岑生道:“母亲甚健,时常记念贤妹,叫我问好。” dwpE(G y6c  
    这时蒋公已吩咐收拾便饭,就在上房明间坐下。王朴也进来磕了头,这边蒋贵、 8.!+Hm4  
元儿等都来与岑公子磕头请安毕。蒋公因天气寒冷,先叫元儿斟上酒来,蒋公父子 T,oZaJ<  
相陪,老婆婆与大娘子俱在旁边坐着说话。蒋公道:“贤侄虽不曾中式,如今却胜 WM;5/;bB  
如中式多矣!只是在京作官又要与那对头相遇。”岑生道:“老叔不知,这人又出 DbSR(:  
来做了登莱巡道,偏偏丈人又在他属下,恐知情迁怒,真是一桩可虑之事。今晚小 ]8htL#C  
侄修下一封书,托老叔宽便寄去更好,不然专差前去亦可,只不知此去登州宁海有 "L;@qCfhO  
多少路程?”蒋公道:“此去登州约有一千余里,这书却不难寄去,我与本省提塘 TNckyP75u  
最相好,托他从塘报上打去,数日便可到了。”岑生道:“这却甚好。”饮酒之间, c&P/v#U_  
岑生因问:“不知老叔几时进京?”蒋公道:“且不必言,待贤侄荣升大位,我再  4Y}Nu  
出去未迟。”岑生道:“老叔何出此言?小侄此来实是要请老叔一同进都。”蒋公 !*L)v  
笑道:“尚有两个多月,再作商量。”岑生因说起:“见操江程公时,小侄曾备说 FNuE-_  
老叔的英雄,程公十分赞叹,再三叮嘱小侄劝驾。”因又将刘云江岸遇盗却得殷勇 Bm,Vu 1]t  
相救一段原由说来,大家十分欢喜道:“天南地北,偏有这般凑巧的事。”蒋公道: :H3/+/x  
“刘贤侄眼力果然不错,当日与他萍水相逢便成结义,却如何想到日后就救了他哥 tm5)x^7  
子;这殷兄也不想就因此得了功名:可见凡事皆有定数。当日点石禅师曾说他‘令 m N}szW,  
兄有难,得遇救星’,如今这话已是应了。”岑生道:“老叔既信服禅师,独不记 t!3N|`x  
得与老叔说的言语?”蒋公道:“且自由他。”岑生道:“老叔若真正不行,不是 wxo  
小侄狂言,到都适遇机会,决不使老叔英雄埋没。”蒋公道:“贤侄勿存此念,我 A)sYde(  
其实无意于此。且等你兄弟大来,你照管成全他罢!”岑生说来说去,蒋公只不点 %|(c?`2|  
头,岑生因对老婆婆道:“你老人家若劝一劝,老叔无不遵依。此番若会试不上, Xh;.T=/E|  
侄孙以后就不再相劝了。”老婆婆道:“他太约是因为我有了年纪,你兄弟又小, ux&"TkEp  
家中没人料理,因此无心去会试。如今大相公这等苦劝,同去走一道也罢。”蒋公 k <oB9J  
笑道:“总然要去,不但家事要料理料理,且还要在本县起文,到院领咨,耽搁时 j?.F-ar  
日。贤侄却不能久待,且请先发,我到正月望后起身亦不为迟。”当下蒋公叫取大 ;l@94)@0  
杯对饮,直到起更后才散。 n1f8jS+'}  
     TjW!-s?S  
KYFKH+d>m  
b;i*}4h!  
<y6`8J7:  
GBz? $]6  
    回书房,岑生就于灯下写了一封书,封好才睡。次日一早起来,取出送蒋公的 }QE.|.fA1  
两匹贡缎、两匹绉紬,老婆婆、大婶子俱是一套缎子裙袄,小相公是两匹色绫,苏 }9OMXLbRv  
小姐是大红绘绸袄料一端、水绿裙绫一匹,亲自抱了进来,道:“这是母亲送的。” MWwqon|  
此时老婆婆尚未起来,蒋公夫妇道:“如何又要贤母子费心!”岑生道:“不过千 dv. 77q  
里鹅毛之意,值得甚么?”蒋大娘子笑道:“姆姆送的,谅来都是要收的了。”因 :$I "n\  
叫丫头都搬进房去。岑生道:“小侄今日就先起身,明年正月当在都门专候。”蒋 %@QxU-k_  
公笑道:“直如此紧急,我已吩咐车上包他几天草料,贤侄总不能久停也当屈留三 Q]5_s{kiz  
日。”岑生道:“老叔吩咐,敢不从命?只因岁内为日无几,且雨雪泥泞,只好破 HnPy";{  
站而走,须赶封篆前到得都门才好。”蒋公道:“既如此,只留今日罢了。”岑生 86LE )z  
不敢再辞。当日叔侄谈说往事,如同昨日。午间设席相待,正是欢娱日短,不觉又 )Q9Qo)D T  
过了一天。晚间蒋公送了二十两赆仪,岑生推脱不得只得拜领,又赏了王朴二两银 P,zQl;  
子。 f5M;q;  
    次日一早,行李俱已装好,岑生将书交与蒋公,又再三相订:“正月下旬在都 H9'psv  
准候。”蒋公点头笑应,又将大杯劝了岑生几杯,以解早寒,因道:“都门寒冷更 RIUJX{?  
甚,且内阁值班俱在五鼓以前,贤侄切须保重身体为要。”岑生领命,当下一一拜 Y|wjt\M  
别。蒋公一直送出村口,看岑生上车而去。这边蒋公将所留之书即日加封,着蒋贵 9fs-|E[5  
送与提塘转寄宁海不提。 vw:GNpg'R6  
    却说岑生主仆二人一路逢村过镇,人烟辐辏。正是:荷担携筐人络绎,想因都 |.m)UFV  
为过年忙。只为道路难行,直至腊月二十日才进都门。暂在客店卸了行李,打发了 ~4=*kJ#7  
车脚,就命王朴打听阁部程公的寓处,却在东华门外居住。因备下手本,将操江府 H#V&5|K%  
报并咨文安放一处。 <B0 f  
    次日一早,整顿衣巾,留王朴守寓,雇了一辆轿车,径投程公寓所来。到得相 4P1}XYD-2  
府门首,见有许多官吏伺候禀见。岑生下得车来,就有值班人役过来查问。岑生道: 8aWEl%  
“有江南少老爷那边府报,要禀见相公当面投递的。”因将手本交与班役。这班役 7>j~;p{  
听说是少老爷处来的,即便传禀进去。原来程公朝罢才回,在书房少歇,禀见官吏 m!%aB{e  
尚未传见。掌家先将岑生手本传进,程公接来一看,上写:“新授中书载晚学生岑 LQ# E+id&  
秀谨禀”。程公微笑道:“是他来了。”因问:“是冠带来的,是巾服来的?”掌 be,Rj,-  
家道:“是巾服来的。”程公道:“请他进来。”掌家传出:“有请!” h<Aq|*  
    岑生即随着进来,看见里边堂宇巍峨。转过东侧门,便是书厅。岑生见程相国 :u14_^  
在里面站起身来,体貌魁梧,须髯苍白、年及古稀,精神矍铄,真是当朝宰辅、内 &<PIm  
阁儒臣。岑生上前参见,程公举手着左右扶起命坐。岑生告坐,在下首用过茶。岑 ;Bs~E  
生将府报双手送上,道:“这是老师那边赍来的安禀。”程公接过,拆开看毕放在 7Y5r3a}%  
几上,道:“小儿前已有书到来,道及年兄大才,今在内阁办事,正好借重匡襄。” 3p%e_?  
岑生打一恭道:“载晚诸凡不谙,正要求老太师垂慈教导。”程公道:“咨文可曾 M/N8bIC! Q  
投递?”岑生道:“已带在此,尚未投递。”程公对掌家道:“你取我一个名帖, >y3FU1w5d  
把咨文送到吏部常爷处,就烦知会礼部,以便明早随班谢恩。”家人答应去了。程 scg&"s  
公道:“年兄来得恰好,明日正是新春,又值封印,皇上御文华殿受朝,你正好同 L'+bVP{L  
选补官员列名谢恩。不知你冠带可曾端正?”岑生道:“载晚昨日才到,一切未曾 'RjEdLrI  
制备。”程公道:“不难,这冠带、袍靴俱有现成制卖的。价值虽贵,物料精工, wWl ?c  
只要拣身材相称的购买,甚是容易。”因对掌家道:“岑爷初到京中道路生疏,你 \e86'&  
着班役去取套顶好的青袍银带、冠帽朝靴来试穿一穿,相称的买一套就是了。”因 2S8;=x}/  
对岑生道:“且请少坐,就在此便饭。”程公步出外常,吩咐传外边官吏进来,一 7y Cf3  
一会话毕,随进书房来坐下。因道:“明日五鼓前,同选补各官在朝房演礼,若只 gC$_yd6m L  
在午门谢恩便无事了。但你是特授人员,恐皇上一时要召见,须随着礼部仪制官从 qJG;`Ugl:  
容朝拜。倘有所问,奏对须要详明。我看年兄器宇深沉,谅无差错。只是天威咫尺, GvtK=A$b  
初次朝见,未免耽心。” 0[UI'2  
    说话时,外面已取了几套冠带袍服进来,岑生试了一套合式的,道:“不知该 :?~)P!/xl5  
多少价值?明日好取来还他。”掌家道:“叫他外边开价值进来,谅也不敢多开。” tD`^qMua  
将不用的仍退了出去。程公因问:“如今寓所在何处?”岑生道:“暂住客店,相 <e#v9=}DI  
离甚远,正要寻一个寓所。”程公道:“内阁办事,不便离远,须在左近才好。” kYCm5g3u  
因问家人,“附近可有房屋?”家人禀道:“这左侧却有一所现成房屋,原是御史 Zbl*U(KU?  
金爷住的,如今金爷放了外任搬去不久,房间甚是雅致。岑爷若要赁住,倒是极便 [ -Z 6QzT  
的。”程公道:“你少刻就领岑爷去看一看,若合式就赁下了,早晚相见到也近便。 pqvl,G5  
要用家什,这里暂取去使用,慢慢再置。”当下就留岑生便饭,座间又教导了许多 o;9H~E  
礼数,因道:“年兄才学虽富,但这制诰体格必须经练,阁中现有成卷可以查看, ?st}rJ_  
庶一时应诏,不致仓卒。”岑生道:“自当谨遵掺习。”当即用毕饭,又坐话移时。 B\|^$z2  
程公见岑生应对如流,且从容闲雅,心内甚喜。当下岑生告辞起身,就有两个长班 o{2B^@+Vb  
伺候,将所制冠带靴袍包袱停当,安放在车。程公道:“明日五鼓前须在朝房伺候, H11@ DQ6  
不可迟误。”又送了几步,因着家人就同去观看房屋。 g]b%<DJ  
    这家人就一同出来,岑生道:“着实有烦,容当后谢。”这家人道:“岑爷是 aXbj pb+  
少老爷那边来的,不比别位,理当伺候。”一面说话,已到了这赁房门首。却离相 %CrpUx  
府不过数武,临街一座墙门,里边倒坐二间,中间一个院子,左边两间厢房,正面 f*[Uq0?  
客位三间;后边又是一个院子,正屋三间,左右厢房各二间;后边还有一个空院, )5U7w  
几间下房,足够居住。说定了每年房金十六两,四季交付。岑生就着一个长班在这 4V5h1/JPm  
里管理裱糊搪粉。当下谢别了家人,一个长班跟着,坐车回到店中,料理齐备,早 U#n1N7P|$F  
早安歇。 ,fD#)_\g2  
    到四鼓,即起来盥洗,整肃冠带,长班跟随到便门外下车,径往朝房中来。此 l>jNBxB|/A  
时选补各官将次到齐,一同演礼,伺候谢恩。原来那吏部接着咨文,又是内阁相托, p6W|4_a?  
不敢迟延,即发与文选司官知会礼部。这岑秀是特授人员,因列在本日谢恩各官联 ?=0BU}  
名单之首,虽是遵循成例,若非相国吹嘘,那吏、礼二部投咨引见未免要费许多周 QL`Hb p  
折。正是: /K\]zPq  
~X!Z+Vg  
    不因黄卷经三试,安得青云到九重? X_aC$_b  
Wmc@: (n  
    不知岑生如何引见?且听下回分解。 /odDJxJ k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6-01-12
第三十七回  试金殿犀管落珠玑  扰海疆倭寇为狼狈 l45/$G7  
>O'\ jp}$l  
    却说岑生次日四鼓即起来盥洗,整冠束带,长班跟随,一直至东便门下车叔行, $)lkiA&;  
从端门至午门外,见朝房里有许多补选官员在内。长班至谢恩班内演礼伺候。 ?]Yic]$n  
    这日系辰时立春,已时封印,皇上平明御文华殿受朝。王公大臣文武各官依例 ysaRH3M  
朝贺毕,吏部尚书将本日选补谢恩文武各官职名清单跪陈御览。皇上看第一名即是 "4b{YWv  
特授内阁制诰中书岑秀职名,因顾阁臣道:“新进小臣,不知他才品,可带领到谨 '}cSBbl&/n  
身殿引见!”皇上还宫,各官朝散。这些内阁官员也有替岑秀耽扰的,也有替岑秀 `zoHgn7B9q  
欢喜的,议论不一。当时诸阁臣将岑秀传入内阁中来,岑生一一从容参见。首辅高 f]*;O+8$LN  
公因问:“年兄青春几何?”岑秀欠身道:“二十岁了。”高公道:“有诸内必形 `8ob Xb  
诸外,外貌如此雍和,内才必定渊博。但皇上顾问,必须从容奏对,不可急促。倘 UV(`.  
有一时不能应旨之处,不妨直奏容退后进呈。”岑生道:“谨遵台旨。”这是高公 Pk&=\i<  
见岑生年幼,惟恐皇上有面试之处上一时不能应旨,因此预先教导,却是一番美意, P%B|HnG^  
殊不知岑秀天性敏捷,倚马万言,全不以廷试为难。 sct 3|H#  
    不及一时,内监传旨出来:宣阁臣带领中书岑秀引见。当下岑秀随着阁臣到内 <|'ETqP<+  
庭来,但见重重宫阙巍峨,处处天香缭绕,四阁臣先进谨身殿覆旨,内监传旨宣岑 dM,{:eID  
秀到玉阶俯伏陈奏:“小臣岑秀,现年二十岁,系南直应天府府学生员,本科文卷 eHHU2^I,  
字样误犯,蒙圣恩不加谴责,恩授内阁制诰中书,恭谢天恩,”三呼朝拜已毕。皇 sEa|2$  
上在御座见岑秀美如冠玉、气度从容,圣心光自欢喜,因顾阁臣道:“看他外貌安 /p{$HkVw  
和,胸中必有学问。今元朔在即,试他一道郊天表章,问他能否?”内阁传旨下来, ;C5 J ^xHI  
岑秀奏道:“乞赐纸笔,愿草呈圣览。”皇上见他并不推辞天颜甚至,即命内监取 p=dM2>  
短桌一张放在阶前,赐他席地而坐。当下内监取过松烟、端砚、玉管、金笺,一时 ^4 ~ V/  
齐备。此时四阁臣都力他担心,但见岑秀不慌不忙,一面磨墨一面构思,拈笔在手, Nk$OTDwP  
洒洒而下。不及半时,已草成一道四六表章,奏请录正呈览。皇上见他挥毫敏捷已 hR~~k~84  
暗暗称奇,但不知文意如何?传旨不必誊正,即命内监将草稿取上御案观览,但见 ??? ;H  
字字龙蛇,行行珠玉,铿锵金石之音,正大堂皇之体。览毕,递与阁臣道:“难得! .L))EB  
难得!即着照此誊用。”四阁臣得览一遍,一同俯伏奏道:“恭贺皇上得此英才。” E@92hB4D"  
奉旨:仍着阁臣随事指教。即命内监将所用文房四宝尽行赏给,岑秀又谢了恩,随 0XUWK@)P  
着阁臣出来, 都与岑秀道喜说: “不但圣心甚喜,我等也得藉匡襄。”岑秀道, VVDd39q  
“金伏诸位老太师教诲。”当下一同出了午门,各归府第。 s2t9+ZA+s  
    岑秀却随了程公回寓,将所该冠带银两并先付两季房金尽交掌家还给,以便择 )H| cri~D  
日搬移。岑秀重又拜谢程公的提携嘘植。程公道:“不知年兄有如此捷才,可敬, 9U]j@*QN  
可敬!但此番廷试后,将来应诏之事不少,当分外留心。”当即留住早饭,后着长 dBNx2T}_0  
班领往内阁衙门大小各官寓所拜谒,又往谢吏、礼二部,并拜谢汪、顾二公。从此 r<c&;*  
岑秀在内阁办事。凡有诰敕,俱是岑秀提笔,无不称旨。同僚各官见岑秀才高学广, PWk\#dJN&  
且和蔼春风,因此莫不敬报。一时名重,求诗文者络绎不绝,虽然举手之劳,却也 $8WWN} OC  
应酬繁冗。这且表过不提。 ]-;MY@  
    却说此时正当倭寇作乱之际,海贼汪直、徐海勾连倭首赵天王分道劫掠。沿海 83J6 3Xa  
台、宁、嘉、湖、苏、松等处同时告警。总制黄公飞檄各讯严谨堤防,调吴淞总兵 G=]ox*BY  
官王嘉桢、游击殷勇、署参将耿自新、守备董槐督兵分驻海口要道,昼夜严防;又 #Vu;R5GZ}  
调副总兵陈奇文领精骑三千,四路救应。那汪直羽党毛海峰贼众数千,结连赵天王 *?\u5O(  
倭寇万余,分道劫掠海盐、平湖等处。毛海峰聚众盘林,分为三屯。赵天王聚众洲 :dpwr9)  
山,分作四屯:赵天王自居前屯,赤凤儿居后屯,就地滚江五与郎赛花居左屯,混 N:+)6a  
江鳅江七居右屯。诸屯相离一二十里,与毛海峰为犄角之势。浙抚胡宗宪飞檄饬令 _m[DieR  
镇守平湖都指挥使任彦督本部兵进剿。 awwSgy  
    任彦即令指挥同知汪龙、都佥邹吉率步后一千殿后,自同千户林中玉率马兵五 KbtV>  
百、步兵三千在前。一声号炮,马兵五百各执长枪,步兵随后,直冲前屯。赵天王 {x.0Yh7  
见兵马冲来,胡哨一声,倭兵分两下散去。官军并力前进,正待分兵追袭,只听倭 eF22 ~P  
屯螺壳之声竞起。后屯赤凤儿率倭婆三百、倭寇千余,喊声动地,蜂拥杀来。赤凤 G:":CX"O(  
儿金冠雉尾、锁甲雕鞍,使两口雪亮苗刀,跨一骑火炭劣马,飞奔杀来。任彦急挺 BZ?Ck[E]Z  
长枪敌住,未及十余合,抵挡不住,拍马往斜刺里就走。马兵无主,不战自乱。千 eZa*WI=  
户林中玉见赤凤儿追赶任彦甚紧,即拍坐下马,拈弓搭箭,觑得亲切,一箭射去, \Y)HSJR;e  
喝声“着”!赤凤儿听得背后弓弦响急扭回头看时,躲闪不及,正中左臂,几乎堕 $v;WmYTJ  
马;即兜马翻身,右手暗发一金镖打来,光华到处正中林中玉的肩窝,翻身落马, Ay?<~)H  
幸得左哨把总何英并力救去。又听两势下喊声大起,却是赵天王领倭兵从两下合围 !cyrt<  
拢来,把官兵围得铁桶相似。 " ]S  
     u<edO+  
B0@ Tz39=  
P.]h`4  
b84l`J  
)~U1sW&t  
    正在十分危急,幸得后军汪龙、邹吉兵到,杀入重围与任彦、何英并力杀出, f$lb.fy5  
林中玉带伤而走。正在浑战,又听螺声四起、喊杀连天,江五、江七领左右两屯倭 }A3/(  
兵蜂拥杀至,复将官军围住,邹吉正遇郎赛花拍青骢马、挥日月刀杀来。邹吉欺他 dtTn]}J  
是个少妇,舞刀相迎。交马数合,郎赛花卖个破绽,让邹吉一刀砍入怀来,他将身 o 4F'z  
闪过,把左手的刀逼住邹吉,右手的刀早飞起,当头落下,“铮”的一声连肩带头 X$kLBG_  
破于马下。官兵大败,自相践踏。汪龙、任彦、何英不敢恋战,并力突围而走。倭 ^>|ZN2  
奴随后赶来,势甚危急。 s$fM,l:!  
    忽听东北上炮连天、喊声动地,一彪人马如飞云掣电而来,却是嘉镇总兵褚飞 ?b_E\8'q]  
熊闻平湖大战,率精兵三千来救应。官军见有了救兵锐气复振,三将复翻身并力杀 w:zo \  
回。褚飞熊拍马舞刀当先杀敌,正遇混江鳅江七使镔铁棍敌住,未及十合,江七抵 t jM9EP  
架不住拍回马就走。诸飞熊随后赶来,不防郎赛花瞧见,急取弹弓,一铁弹飞来正 Jxl'!8t  
中褚飞熊金盔,打去了半边凤翅,吃了一惊,勒马不赶。 sm18u-  
    这一场大战,倭奴被马军枪挑、铳打、冲踏、死者甚众,不敢迎敌,又听胡哨 8YZ9  
之声,回下散去。时天色已晚,官兵亦不敢进逼,鸣金收军。计点将士:邹吉阵亡, qz- tXc ,  
林中玉带伤,步兵折去三百余人,带伤者甚众;计斩倭首一百八十余级。褚飞熊与 I{w(`[Nxw*  
诸将计议道:“倭奴狡猾,今小负即散,必有暗算,不可不防。”传令各营饱餐战 -f?  
饭,拨鸟铳手四百名、弓弩手一千二百名伏于营侧;把人马分为八队,四下埋伏; NEIF1( :  
营中虚设灯火,仍传更点,只听中军号炮一起,鸟铳,弓弩齐发,四下杀出断他归 MMO/vJC  
路。众将遵令,各自准备。 3w>1R>7  
    却说倭奴四散归屯,江五来与赵天王计议道:“今日他若无这支兵救应,直叫 djoP`r  
他片甲不留。料他见我们四散而走,今夜必无准备。我们一面速去关会毛海峰,叫 Jj0:p"  
他连夜进兵截杀,我们半夜里前去劫营,包管大获全胜。得胜后乘势袭取平湖、海 *6][[)(  
盐、进攻嘉、湖,叫他四下救应不迭。”赵天王大喜,当令倭奴饱食严装,准备劫 YIIc@ )  
寨;却派赤凤儿领一支兵在后,恐有不虞,以便救应。到了三更时分,衔枚直进。 )Pc>+} D  
到得营前,见营中旌旗不整、灯火明灭,以为中计,一声胡哨,杀入营来。谁知并 GpO*As_2  
无一人,却是个空寨。赵天王道:“莫非连夜都逃去了?”江五道:“必有诡计, @KHY8y7  
可传令后军速退。”正说间,忽听中军一个人炮飞起,各处灯球火把齐起。霎时间 &v;o }Q}E{  
火光烛天,喊声动地,马步官军四下杀来,鸟铳如星,弩箭如雨,大刀阔斧着地卷 sO(4F8cpU  
来,杀得倭奴叫苦不迭。江五夫妻同江七招呼赵天王率领倭奴突出火林,往盘林奔 je3Qq1  
走。官兵随后赶杀,幸得赤凤儿这支兵来救应,倭奴且战且走。 PRFl%M.H`  
    到得天色渐明,倭奴正在困竭,忽听前面喊声大起,赵天王道:“倘是官兵, Di}M\!-[  
我等休矣!”江五道:“必是毛海峰的兵到了。”正说时,果见前面一片皂旗盖地 @de0)AJG6  
而来,却是毛海峰率马步贼兵二千余人杀到,见赵天王被官兵追至,放过赵天王, ]%FP*YU4O  
当先抵敌。这边倭兵又乘势杀回。官兵追杀了一夜,人马困乏,见倭奴已有救应, HD2C^V2@M  
就按住不追。褚飞熊令弓弩手当先射住阵脚,倭寇亦不敢前逼。毛海峰与赵天王众 V8&'dhuG  
人商议:“此番不利,今日且暂屯在此,暗传号令,待晚间悄悄退回盘林,袭出捍 @ uN+]e+3  
海,再图后举。”计议已定,屯中依然传更喝号,挨至三更时分,尽行遁去,仍从 /"m#mh L  
捍海出口,分屯附近岛屿。此后常从各处海口左出右入,不时骚扰。次日官兵见倭 #w\x-i|  
奴连夜遁去,因收兵各回汛地。邹吉阵亡,申院题补。  "^BA5  
    话分两头,却说刘云自从丁艰回来,治表之后,一面发书托本县邮寄江浦成公, zSk`Ou8M  
并致殷弟;一面即专差持书往大庚县去接许公。谁知金必显又以不胜繁剧调了抚州 kTT%< e  
府崇仁县简缺,已挈眷而去。专差回来告知,雪姐十分惆怅。大家劝慰道:“既有 @OUBo;/  
所在, 便可差人去接。 ”因此挨过残冬。到得次年春间,接着江浦成公回书云: 3vAP&i'I  
“得信后,即关移邻境严缉凶徒,并无踪迹。惟殷三弟得了大功,已实授太仓游击, t]]Ig  
有书请安。”弟兄看了,十分欢喜。刘电向雪姐道:“你殷家哥哥剿倭有功,如今 IuAu_`,Ndi  
已做了游击将军,又娶了一位有才智的嫂嫂,你道好么?”雪姐听了,又喜又悲, 7 H:y=?X6  
喜的是义兄显达,悲的是干母惨亡,凶徒无获。刘云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2$!,$J-<Y  
岂有杀人强盗没个报应之理?”其时正要差人往崇仁去接许公,不料这刘老太太生 o~"Y_dLsW  
起病来,日甚一日,弟兄甚是着急。雪姐与两个嫂子日夜服侍,雪姐衣不解带了两 L,nb<  
个来月。延医服药,直到秋初才渐渐好来,况是有年纪的人,病久了一时不能平复, ?K2}<H-  
慢慢将养了两三个月才渐渐康健。刘云又经写书托本县邮寄崇仁去接许公,亦无回 :& :P4Y1 E  
信。 9rT^rTV  
    不觉又过了残冬,复交新岁。二月初间,刘云观看邸报,见上面有:“南直应 )X|)X,~+-  
天府学生员岑秀奉旨特授内阁制诰中书”一条,因与刘电观看,道:“这岑秀莫不 ^E8qI8s  
就是你山东结义的这位么?”刘电道:“却又奇怪,若说应天府学生员岑秀,便是 9\WtcLx  
他无疑,如何不由正途,却又特授了中书?报上又没有题出如何实授的缘故,却令 W SxoGly  
人不解。”刘云道:“应天府学生员岑秀,谅没有两个,必是他无疑。这特授中书 8M,@Mb n  
的缘故也容易打听。”刘电又与雪姐说知,心下十分暗喜,及到三月内,又见邸报 Tsb}\  
上成公升了太仓直隶州知州,弟兄心下大喜道:“这不是他弟兄们到同事一方了, <\Y(+?+uZ  
直是难得!”到得五月中,弟兄服满,就在本县报了起复文书。刘去因与兄弟商议 IZLCwaW  
道:“待等省院咨文下来,兄弟就好与我相同进京。一来路上免得我独自耽心;二 *!BQ1 ] G  
来好顺道探访岑、许两家消息,又好到省觅便寄书与许丈;再此番兄弟便好往山东 ps,Kj3^T<  
完娶了亲事。待我得了缺,看地方远近再接取家眷。却不是一举数便?”刘电道: 6 ]<yR> '  
“哥哥所见极是。如今且先同哥哥进京,待得了缺,兄弟再往山东就亲。”刘老婆 |r;>2b/ x  
婆道:“你们自然先到山东,你哥哥与你料理完了姻事,然后你哥哥先进京去候补。 tlvZy+Blv  
你等满了月再进京不迟。”雪姐道:“两位哥哥去时,我还有些自做的东西寄与岑 T9r6,yY  
家姆姆并蒋老婆婆、大婶婶、苏家妹妹的,须与我带去。”刘电笑道:“这送岑家 gPd ,  
姆姆的东西是贤妹切已的,为兄自当与你致到。”雪姐也笑道:“苏家妹妹的东西 gy|o#&e]%  
是哥哥切己的,一发该致到的了!”老婆婆也笑道:“这都是你们切已的事,不消 , v=pp;  
说得,只是我这个女婿怎得入赘来才好?”刘电道:“岑家兄弟若在京做了官,还 H`q[!5~8  
要告假才得回来。如今倒还有一件事甚为不便。”大家问道:“何事?”刘电道: -'*<;]P+.  
“这梅嫂子前者送了妹子到来,如今若待送他回去,路上又恐不便;若不送去,恐 %S$$*|_G  
他两老口儿两下牵肠挂肚,却不是一桩难事?”梅嫂听了笑道:“不用三相公费心, zE/\2F$  
我在这里,老太太、两位娘娘、姑娘待我如同亲戚,在家在此总是一般。我情愿服 ja&m-CFK  
侍姑娘在一处,明日待姑娘完姻时,一同回去不迟。若三相公见了我家老头儿,叫 hv\Dz*XTs0  
他不用挂心。”刘大娘子笑道:“梅嫂子说得且是宽心,不用我们替他干着急。” @>V;guJC%  
说着,大家都笑了。当下商量已定,只等咨文下来。二面整顿行装以及行盘过礼、 WY!4^<|w"  
头面首饰、绸缎绫罗等件,逐一制办齐备。 $60`Hh 4/  
    到得六月中旬,咨文到县。本县又请酒送行,亲朋相饯,都不在言表。择定七 $gD8[NAIx=  
月初二日起程。至期拜别老母、眷属,带了两个家人,刘霖送到江岸下船而别。两 7Zd g314  
弟兄不日到了洪都省会。此时已知道岑秀做中书的原委,因又置办了些土宜要用之 ,$> l[G;Bm  
物,即找寻不出抚州寄信的便人,因写下一封书托交藩司吏科,觅便寄崇仁县金公 7*K UM6z  
衙署。省中事毕,即开船出鄱阳湖口,走长江顺流而下。正是: %N fpEo  
V@#oQi*  
    原从锦绣丛中去,岂料兵戈队里来! N\g=9o|Q  
g}D)MlXRq  
    不知刘云弟兄又遇着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rBTg"^jsw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6-01-13
第三十八回  重义气千里冒凶锋  救急难一身冲险隘 h _c11#  
w &^Dbme  
    却说刘云弟兄二人这日到了南畿,停船在龙江口。刘电即着家人雇了一乘小轿, *q1sM#;5  
一直往岑公子家来。到得门首,见门上虽无官府封条却仍然关锁。因访问邻居,都 A@EUH  
道:“如今岑公子与老太太寓居在湖州碧浪湖村,他如今已奉职特授了内阁制诰中 J@9E20$  
书,冬间部文下来催他进京做官去了。他老太太没有同去,还在碧浪湖居住。闻得 Gm LKg >%  
他入赘在一个乡宦人家,因此不搬回来。如今这里房子县里已奉文退还,不是官封 9k!#5_ M  
的了。”刘电又问:“这入赘的话,查是真公?”这邻居道:“听得他这里的朋友 }Pe0zx.Ge  
人人传说,自然是真的了。”刘电又问:“不知此去碧浪湖有多少路程?”邻人道: p1L8g[\  
“近得紧,进了京口,从内河坐船不过三天两夜就到了。” @bj3 N  
    刘电问了备细,谢别了邻人,仍坐轿回船,于路思道:“这入赘之说若果是真, ?_9A`LC*  
却置雪妹于何地?”这事必得亲往碧浪湖去走一遭才知细底。算计已定,回到船中 6WQT,@ ?  
一一与兄长说知,道:“此去碧浪湖不过三天路程,弟当亲自一往,哥哥竟先往台 )Fh+6  
庄。弟去了回来,就顺道再往许丈家一访,星夜赶赴台庄,算来总不出半月之外。 JgJ4RmH-  
哥哥到了台庄,也不过等待我五六天便到。”刘云道:“是便是,只是我受过前番 uz6S7I  
惊恐,实怕独行。你须速去速回不可耽搁。我从荻浦一一带沿河等你,到处码头贴 b*w@kLLN  
下招知,省你查问。倘或赶不及,总在台庄码头左右寓所等你。”刘电应诺,当下 Ah5`Cnv  
只收拾了一个小小被囊并送岑母的物件,一包另碎盘缠,随身箭衣鸾带,挂了那口 zl?Gd4  
防身宝剑,却要另雇一只小船前往。看这沿岸一带停泊的大小船只颇多,问时都怕 ENZjRf4  
下河——倭寇作乱,不敢前去。内中有一只小船,钻出一条大汉来看了刘电,问道: #`Af  
“客人要往那里去?”刘电道:“往湖州碧浪湖村去。”那汉道:“如此,坐我这 hn`yc7<}(u  
小船去罢!”刘电道:“我有紧要事,须星夜前进,这小船甚好。”因说定船钱, PHAM(iC&D  
随辞了兄长,叫家人将被囊取过,催令开船。这边刘云先往台庄不提。 i C)+5L#'  
    且说刘电所雇这个船户姓文名进,年方二十有二,生得身长力大,铁面剑眉, "cZ){w  
细腰阔膀,原是京口人氏。与人赌力,双手曾举起舂米的大石臼。与殷勇家前街后 $RA+StF!]  
巷,只隔里许,常相认识。后来闻殷勇发迹,几次要去相投,图个出身,只为母亲 F! [Gj%~I  
年迈不能放心只得宁耐,日逐驾这只小舟营生,供养老母。曾有海线奸徒来勾引他 wii.0~p  
入伙,他立志不从。今日见刘电雇他的船只,看他状貌非常,心中暗想:“这客人 3V]08  
倒像是个好汉,不知他胆量如何?”因一面摇着橹一面说道:“客人往碧浪湖去, )43z(:<  
如今那里听得正是倭寇作乱的时节,来往客船都不敢乱走。客人必要前去,倘若遇 9aYVbq""  
着倭寇如何了得?”刘电道:“你若如此胆怯,就不该雇船与我了。”文进寻思道: ~wu\j][2  
我去试他,他反来试我了。因道:“我却不妨,这只小船又无货物,随处可避,只 KuF>2KX~Y  
恐客人耽心。”刘电笑道:“我随身也只有一口利剑并无别物,不必你心焦,只顾 6%V#_]  
放心前去。那倭奴料没有三头六臂,倘若遇着了时,却是他晦气,好叫他饱我的利 ^[EXTBk@:  
剑。”文进道:“那倭奴来时成千累百,客人总有本事,只怕单拳不敌四手。”刘 Hiih$O+  
电道:“即有千百倭奴也不在我心上,你请放心莫怕。”文进道:“原来客人有如 \r}*<CRr6  
此本事,倒是小人失敬了。”因说起:“我邻里有个殷勇,因为拿了一起大盗,救 7T?7KS  
了一个过路的官员,因此就得了把总。后来又剿倭有功,如今现做了太仓游击将军, Ay\!ohIS3  
我几番要去投他图个出身,因为有老母在家不敢远出。”刘电听了大喜道:“你原 qzu%Pp6If  
来与殷将军相识,你却不知我与殷将军是结义弟兄。他所救的那官员就是我的胞兄, ACxjY2  
方才那大船内的便是,因从山西任上丁艰回家,在这里凉山地方遇盗得他相救。如 ^7% KS  
今我因有事在身,不得前去会他。你若有志上进,我写一封书与你去投他,再无不 zbL6TP@=  
重用你的。只不知你可有些本事?”文进道:“船傍这根竹篙便是小人的家伙。相 s*DDO67\W  
公若有用我外,也可助得一臂之力。”刘电笑道:“这根竹篙能有多重?如何算得 H A(e  
家伙?”文进道:“相公请举一举,轻重如何?”刘电因取在手中掂了一掂,道: ctL@&~*nY  
“去得,去得!”原来是个铁心攒竹的篙子,道:“你有这般勇力,岂可埋没在这 b!ZXQn3X<  
篙工队里?我此番原是往碧浪湖探望亲戚,随即就要转来。你何不禀知你母亲相同 *Ki ],>_~  
我去?与你做个朋友,包管你有个出身。只不知你家中还有何人?”文进道:“家 #s1O(rLRl  
中还有一个叔伯哥子同居,也是与人驾船度日,只可自图衣食,不能顾我。”刘电 PqIGc  
道:“既有这个哥子同住便好相托,至于你母亲的用度都是我与你安顿。不知你意 tgDmHxB]0  
下如何?”原来文进心中只存念着一个殷勇,又不知刘电本领性情如何,一时不敢 l0g#&V--  
承应。因答道:“承相公一番好意,且待回来与老母商量。”刘电笑道:“我知道 Y*O7lZuF%  
你心事,只恐我萍水相逢心口不应,不敢倚托。这也难怪你,且到回来时再处。万 +}>whyX1  
一你母亲不愿你同去,我留下一封书与你去投殷将军。他那里正是用人之际,也可 Wk'KN o  
图得事业。”文进见刘电说着他心事,因道:“只恐老母不依,小人并无别意。” [L|H1ll  
    说话间,风水顺利,已过金山。此时因倭寇作乱沿江都有汛兵防守,过往船只 ,JN2q]QPP  
到了京口盘诘甚严。刘电小舟进得下河,只听得上来船只与两岸行人纷纷传说:倭 26yv w  
寇又进海口,沿途杀掠,已过嘉、松来了,官兵打了几仗不能取胜,如今分道截劫 EJ.oq*W!*J  
客船,下水船都去不得了。刘电听了,心中埋怨岑秀:进京时如何不奉了老母同去, 4v33{sp  
嘉、湖地界相连,岂不受倭寇的惊恐?心头着急,促令文进不分昼夜兼程而进。到 ?FVX &{{V  
得震泽地方,只见民船拥塞而上,号哭之声不绝。刘电喝问,都说:“倭寇正在九 Qg"hN  
里塘截杀,客船不要前去。”刘电惟恐岑家遭难心火如焚,自己帮着鼓掉,如飞直 "XT7;!  
进。只听前面喊杀号哭之声震天动地。原来这倭寇数千乘夜突入鹤颈塘,袭攻海盐 z8_m<uewz  
城不克,便分为数支沿河杀掠而来。所过村镇,焚烧劫杀,惨恶异常。驻防官兵有 6!dbJ5x1  
相拒青却寡不敌众,胆怯者望风而逃,以致倭寇流更甚:分屯沿海白沙湾、柳坞等 gF-<%<RV  
处,出没自由,来往民船尽遭劫掠。只恐官军截断归路,却不敢轻过对岸,以此湖 (MhC83|?  
郡一带不遭其毒,己是惶惶震动。这日正值一队倭奴约有数百,邀截河道,抢夺船 E .^5N~.  
只,把上下客船二百余号赶入九里塘来,惟空载小船多得逃脱,凡有载大船便逐船 rE0?R( _  
杀掠。这时正值刘电小舟飞到,见前面船林立,喊哭震天。刘电道:“见死不救, b~DtaGh  
义勇安在?”回顾文进道:“小舟不堪施展,你若有胆量,跟我上大船杀贼!”文 lOIBX@K E  
进答应一声,把小舟直钻入船林里来。刘电瞥见一号大船桅杆上有“太仓州正堂” *Q2;bmIc  
旗号,大惊道:“莫非正是哥哥结义的成公?却如何在此?”因掣剑在手,涌身一 .d< +-w2Mu  
跃,便从后梢上了这大船。探身入来,只见梢舱里男妇数人抱头大恸,只叫“饶命。” JFaxxW  
刘电道:“我非贼寇,不得惊慌。”因见前舱有六七个倭奴正在抢夺行李,刘电大 }.Eq_wP<  
喝一声,剑起头落,连剁两倭。众倭出其不意,一拥出舱。刘电复刺倒两倭,其余 qGMM3a)Q  
奔出船头,又被文进在船顶上用攒竹铁篙戳下水去。各船上倭奴看见大噪起来,霎 '^'4C'J  
时聚集,四面来攻。刘电舞动宝剑如一道练光罩体,只因船头窄小,不能踊跃。倭 r`u}n  
奴稍近前的,便剁下水去。文进在船顶上轮起丈八长篙左旋右转,倭奴不敢前逼。 Rs B o\#`  
    正在相持之际,只听东北角上炮火连天,倭奴忽相惊顾。原来却是驻扎乍浦海 Wm:3_C +j  
防兵备道雷信与海盐城守都司万士雄督官兵千余水陆并进。这万士雄却是一员勇将, %Hv$PsSJ  
倭奴两番攻打海盐都被他杀退。其时因兵率不多只好保守城池,不敢远战。却是雷 3iYz<M  
兵备见倭奴肆毒切齿痛恨,因尽率本标防兵五百名,飞檄知会万都司合兵进剿,已 $Br^c< y  
杀退两处倭奴,又从这里杀来。其时群倭正聚攻刘电,忽见官兵杀到,胡哨一声, 2?t(%uf]  
都弃船登岸前来迎敌。这边官兵火铳在前,弓弩继后,倭奴抵挡不住,夺路向白沙 ^\N2 Iu>6  
湾一带,招呼各屯,仍从鹤颈塘遁去。官兵奋勇赶杀了一程,因无后继之兵,且海 bO2$0!=I  
盐、乍浦俱系要地,因此不敢穷追,仍收兵各归本处防守。 8|d[45*q  
     +i)1 jX<  
CLYcg$V  
CI  @I  
u#P7~9ZG-  
!PQRlgcG  
    彼时刘电见官兵得胜,因恐若事,便不向前。但见这些客船上,也有被劫一空 V*TG%V -  
的,也有被杀害的,也有妇女被淫污的,也有畏惧投水自尽的。倭奴虽去,尚听号 K)14v;@  
哭之声不绝。刘电正要动问本船客人姓名,只见船头里钻出四五个人来,却是家人、 u)V*o  
水手。舱中走出一个少年,向船头倒身便拜。刘电急忙扶起,因问:“足下贵姓?” z~BB|-kp1  
这少年道:“小弟姓成,家君现任太仓,因同老母、贱内、兄弟由浙江前往任所, d!d 3r W;A  
谁想在此遇着倭寇。自分丧身,不料得遇恩人相救,真同再造!”刘电听了,哈哈 EK'&S=]  
大笑道:“真是有缘!”因先令家人、水手将四个倭尸撺入水内,把血迹拭除干净, c,qCZ-.Sg  
却得了数口精炼苗刀,都交与文进。因向舱中对成公子道:“我姓刘名电。家兄刘 $SXxAS1  
云原任山西曲沃知县,丁艰回来曾在令尊原任江浦地方被盗,得遇现任太仓游府殷  =s]{  
将军相救。家兄在令尊署中住有月余,因与殷将军三人结为兄弟。今因服满同家兄 48Lmy<}*  
进都候补,我因绕道到此探亲,不想得遇足下,岂非有缘?”成公子道:“如此说, KaE;4gwM  
是叔父行了。”复又下拜,道:“请问叔父如今往那里去探亲?”刘电道:“就在 xg^^@o  
碧浪湖,离此不远。”因道:“公子到署,为我愚弟兄致意令尊,并殷将军:说他 QeJ.o.m{  
令妹现在我家,不必挂念,日后再图相会。”因顾文进道:“你若要往太仓,岂非 s|j<b#<xQ  
顺便?”成公子因问:“这位壮士尊姓高名?”刘电道:“这就是我所坐船主,姓 ho]!G498  
文名进,胆勇过人,与殷军却是邻里。他将来正要去投他图个出身,公子去时可先 a5}44/%  
为他道及。”成公子道:“极承壮士相救,正要图报,岂敢有忘大德。” *pTO|x{  
    说话时,成夫人领着媳妇并一小公子同出外舱来,道:“多感恩叔相救,欲屈 5hJYy`h~  
驾同这位壮士前往任所不知可否?”说着即叩拜下去,大娘子与小相公俱在后拜谢。 5%QC ][,  
刘电即忙还拜,道:“却是老嫂,如何敢当!”成夫人道:“若非恩叔相救,一家 }fJ:wku  
性命已是呼吸不保,如今只算是再生了。”拜罢起来,刘电道:“家兄原要往太仓 {PODisl>\D  
一望大兄,因领有咨文不便耽搁,今先往台庄相等。我因探亲到此,已订定往返日 .cg=  
期,即要赶到台庄,为此星夜攒行不能耽搁。将来俟家兄起补,若得江南之缺,便 9W{,=.%MX$  
相会有期了。”说毕,就要相辞过船。成公子知挽留不住,因道:“叔父大恩,途 ,>D ja59  
路之中小侄竟不能尽一点敬意,只好容图后报。”成夫人也道:“我们母子一毫莫 GwcI0~5  
报,实是惭愧无地。”刘电道:“后日正长,尊嫂休如此说。”因向成夫人一揖, }1 $hxfb  
即过船而去。成公子还要谢文进时,舟如箭而发。成公子只说得一声:“叔父过得 *D2Nm9sl  
便务乞到太仓与家君一叙。”刘电答应声中,船已去得远了。这边成夫人母子婆媳 F9-[%l  
并家人、水手感激不尽,整顿船只,前往太仓不表。 xOythvO  
    且说刘电小舟甚速,又值顺风,当晚即到了湖村,泊住了船。原来此地接连嘉 !DPF7x(-{  
郡,惟恐倭寇来犯新设把总一员,防兵四十名守御,夜间沿堤俱有哨兵巡警。见刘 gyev5txn  
电小船停泊,便来查问。刘电因向他说明,这汛兵知是岑中书亲戚,说声“请便”, aE)by-'  
转身去了。此时文进已拜服刘电英雄本领,因将行李收拾道:“我与相公负去。”  @pFj9[N  
刘电道:“甚好。”当下已是黄昏时候,遂一同上岸。向村人问岑家住处,村人指 %d2!\x%bG  
引道:“投东去那一带高大房屋就是。”刘电道谢,即与文进投东村里来。将及里 8 lT{1ro  
许,望见一带高楼大厦。到得门首,见大门紧闭,即便叩门。里面问:“是谁人?” :TalW~r|  
刘电道:“江西刘电特来探望。”又问:“探望谁人?”答道:“是岑老夫人。” l \OLyQ  
少顷,却是岑忠携灯来开了门,却不认得刘电,又问:“相公是从那里到来?”刘 x;s0j"`Jb  
电道:“我姓刘,从江西到此,岑太太可在这里?”岑忠道:“正是这里。”口中 _}xd}QW  
答应,心里却一时记忆不起,道:“且请在客位少坐,我进去禀知。”及走了几步, 4<dcB@v  
忽然记起,复身转来,道:“相公莫不是在山东与我家大相公结拜的刘三相公么?” GzXUU@p  
刘电笑道:“正是。”岑忠道:“老奴一时记不起来,竟请相公到书房里少坐,我 ,2Q o7(A  
去禀知老太太出来相见,却是难得到此。”因问文进:“这位可是相公同来的么?” ('wY9kvL&  
刘电道:“这是船上驾长,送我来的。”岑忠道:“厢房内有灯,大哥请在里边歇 Ya>oCr}K  
息,我就出来陪你。”刘电因命文进将行李也放在厢房,待吃了饭回船去照管,文 G!K]W:m  
进应诺。 b Q]/?cCYV  
    当下岑忠执灯引刘电到书房内坐下,即往里传禀。刘电看见屋宇华丽,因想道: B6wRg8  
“才做中书不久却就住这般的华屋?或者就是他入赘的岳家也不可知。”正在寻思, R {-5Etv  
只见岑忠出来道:“老太太请三相公到后堂相见。”有一个小丫头打着个灯笼领刘 \Gc+WpS(  
电进厅后内座里来。但见院宇深沉,房栊窈窕,虽不是王候甲弟,却也是富贵门楣。 3-&QRR#p  
刘电随灯缓步进来。正是: )b:7-}d  
bFW=ylF9  
    冒危不失交朋义,赴难常存报国心。 1&- </G#  
` eXaT8  
    不知岑夫人相见有何话说?且听下回分解。 \Rp-;.I@6  
W`u[h0\c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6-01-14
第三十九回  叙旧事岑母动慈怀  结新知刘生显神勇 n#:N;T;\a  
+8#_59;x  
    却说刘电到得内堂,见岑夫人已在立待,因即上前叩见。岑夫人连声请起,因 mCWhUBghR  
还了半礼,道:“三相公途路辛苦!”因问:“府上令堂、老太太并尊嫂们,谅都 X5]TY]  
纳福!”刘电道:“家母、家嫂、雪妹都嘱请老伯母的安。只不知伯母几时搬居在 I"t(%2*q  
此?小侄一来请安,二来正要问问别后的原委。”岑夫人道:“一言难尽。”当即 * FeQ*`r  
吩咐岑忠先叫厨房收拾便饭。因说:“自从前年三相公起身后,愚母子候到第二年 0vGyI>  
夏间总不得信息,又闻得对头已去,五月间就辞了蒋公起身回来。到了扬州,恰好 PU {uE[  
遇着家中报信的人,才知对头未走,家中房屋又被封锁,途路中进退两难。因为老 J R PSvP\  
仆住在此间,只得到这里暂住。你兄弟也曾到许家探问,才知三相公有书交与他邻 tehUD&  
居周老人托寄。谁知这周老人死了,这封书竟不曾寄到。后来因赁这王乡宦的房子, E4D (,s  
不想我内侄女当时遭族恶之害,却正在此间。这王公是两榜出身,极重义气,夫人 fj 4^VXD  
又甚贤德,极承他夫妇将内侄女认为义女,待如亲生。后来老身会面叙说起来幸得 c-5jYwV  
姑侄相认,又承王亲家不弃,就将他许了你兄弟。旧年冬间,催逼着完了姻了。” .yVnw^gu  
刘电初时以为岑生别娶却是负盟,及听到骨肉相逢,因亲作亲,甚是难得,又想到 pIVq("&  
父亲显灵原说雪妹“不宜预占,有妨亲疏”,正是为此,便道:“天涯海角,骨肉 8Z:Ezg3^  
相逢,是一件天大喜事!又以内侄女做了媳妇,亲上加亲,极是难得。明日还要请 /S/aUvN  
见。”岑夫人道:“这是弟媳,理当拜见。” ZT9IMihV  
    说话之间,饭已端正。岑夫人就令:“搬在这里,三相公竟请自用。”因叫了 MOyT< $  
头用大杯斟酒,道:“仓卒便饭,不要见怪。”刘电道:“老伯母莫说客话,请尊 Q)+Y}  
便。待小侄自用。”岑夫人道:“老身在这里陪着,正好说话。”因说起:“前年 |>@ -grs  
起身时,你蒋叔有与你并许公的两封书,因无便人不曾寄去,还在这里存着,明日 08O7F  
取来交还。”刘电道:“天各一方,若无的便,寄信实难。”一面说话,一面自斟 PC[cHgSYU  
自饮。吃过一二十杯酒,用完饭,收拾过了,因问:“兄弟进京后可曾有信回来? |&Au6 3  
如今王公却在那里居住?”岑夫人道:“去年冬间王公选了山东宁海县知县,十一 8i[".9}G\  
月初挈家上任去了。他两夫妻也只有一位小姐,又无亲族,因此把家事尽托付与你 Zo'/^S  
兄弟料理。谁知王亲家起身后,你兄弟又得了官进京去了。如今只有我婆媳两个督 Y+!Ouc!$  
率家人在这里照管。幸亏你弟妇贤能,不消我费心。前月你兄弟寄了一封家书回来, +{5JDyh0  
说引见时皇上试了他一道郊天表章,甚是合式,又蒙内阁程公十分关切,老身倒也 lTx Y6vi  
放心。只是如今倭寇作乱,这里地方日夜担心得紧,不知将来怎样?”因问:“雪 |P^]@om  
姑娘在府上可好?梅氏近日可健?”刘电道:“小侄自同雪妹到了江南,谁知许丈 <I>%m,  
同他亲戚往江西任上去了,因留下一封书信、二两盘缠托他紧邻周老人寄去。谁料 v9Z lNA7m!  
这周老人死了,竟不曾寄去。及到伯母府上,又见房屋被官封锁,因此只得同了雪 skk-.9  
妹、梅嫂回家。自到家中,母亲十分怜爱,一房同住,片刻不离,家嫂与侄儿女们 v+xgxQGYH  
没一个不欢喜敬爱。老母去岁得病,全亏雪妹衣不解带的服侍,真是难得。后来专 % j[O&[s}  
差人到南安府去接许丈,谁知他亲戚又调任了抚州,至今父女未曾会面。雪妹心中 '(3Nopl  
常挂念的便是许丈与老伯母两位。小侄来时千叮万嘱与伯母请安,还有自己制作送 H y.3ccZ0  
伯母的东西带在此。”岑夫人听说,不觉两眼酸酸欲泪,道:“我也是一般记念他, E&iWtwkz  
只为路远迢迢不能通信。从前原有相订的言事,不料如今又有更张,只恐将来不能 &{%S0\K Y  
如愿。”刘电道:“伯母竟请放心,雪妹却一心宁耐、矢志不移,谅许丈也无不乐 j^aQ>(t(9  
从。只要伯母作主,弟妇无言,为官作宦的人三妻二妾也是常事。就是梅嫂在舍下 _Y ><ih  
也十分相得。 他是深知原委的, 说明日等待姑娘恭喜才一同回来。”岑夫人道: Ghq'k:K,  
“这也难得。如今你这个弟妇是最贤德的,他常常对我说,你兄弟是不止一妻相守 MR)KLM0  
的,倒只恐雪姑娘知道,心中不喜。”刘电道:“这一发不然。当日父亲之灵原与 )(ZPSg$/F  
雪妹说过,雪妹已自知‘不宜预占’,现已应验,岂有不悦之理?”岑夫人听了, *Xt c`XH  
转愁为喜道:“若果如此,倒是老身的造化的。”刘电又问道:“伯母方才所说, 3~3(G[w  
弟妇如何便知兄弟不止一妻相守的?”岑夫人笑道:“他也不过是预料的话。”因 7E75s)KH  
问:“三相公几时往山东完娶?”刘电因将此番服同兄长进京,并到这里的原故说 -IsdU7}  
了一遍。岑夫人欢喜道:“三相公不远千里而来,老身感激无地。今去完姻,老身 b;;Kxi:7$}  
还有些微物带去。若日后搬亲回来,务必要到这里住些时,切不可径自回去了。” aU8Ti8A>  
刘电道:“小侄一定要同来请安的。”因说:“今日见过伯母,明早就要禀辞起身。” bOIM0<(h  
岑夫人道:“三相公千里迢迢到此,总有事也须屈留三天。”刘电道:“已与家兄 J8?6G&0H  
订定日期,况到了山东还要耽搁,领有咨文是不便久迟的。”岑夫人道:“既如此, (tLQX~Ur  
只留明日一天也罢。”因吩咐岑忠道:“将三相公行李搬在内书房,途路辛苦,请 o9d$ 4s@/  
早些安歇,明日再叙罢。”说罢回房。 2(J tD  
     R eu J=|F  
cB=u;$k@*  
[IA==B7  
iPpJ`i#@+  
&bu`\|V  
    此时文进已是岑忠相陪酒饭后,回船安歇去了。当下岑忠掌灯送刘电到内书房 FuBRb(I  
来,道:“明日再与三相公磕头,老婆子在三相公府上,不知可安好么?”刘电道: !W^II>Y  
“原来你就是老掌家,梅嫂在那里甚是相得,如今与姑娘们都是同桌吃饭的,身体 <{kj}nxz  
也甚康健。来时叫我致意你,不须挂念他,说日后要与姑娘一同回来的。”岑忠道: 2Y{9Df  
“承老太太、娘娘们的抬举,只恐在那里搅吵。”刘电道:“只是怠慢也。”岑忠 St<\qC  
将被褥铺好,随即出来。这边刘电安歇不提。 :+n7oOV  
    原来岑夫人与刘电在内堂说话,大娘子都已听得,又在暗中看见刘电气概不凡, {S c1!2q  
及岑夫人进来,因说:“这刘公子将来必然贵显。目前喜气重重,不出一年定食天 BScysoeD  
禄,只不知何故面上带着一股杀气未退,明日母亲问他路上可有着气的事么?”岑 cuHs`{u@P  
夫人笑道:“明日待我问他,试你的眼力。”一宿无话。 GlaWBF#  
    次日刘电起来盥洗毕,取出雪姐送的东西,却是一个小小绸袱,用针线缝好的, OLv(  
上面小小一条红签写着:“千娘安启”四个小字,格外有四匹细葛是刘电送岑夫人 `XTu$+  
的,都叫小丫头送了进去。岑夫人当下将袱拆绸开,里面却两双月兰缎子挑线的膝 W}KtB1J  
衭、两双石青素缎鞋,一封不缄口的书函,上面叙说拜别后记念情节,后面有矢前 ]NN9FM.2b/  
言终身不易的话。岑夫人一面看,不觉两眼澄澄泪落。看毕递与大娘子道:“怎叫 JVU:`BH  
人不想念?”大娘子看毕,道:“原来这位姊姊也是能书识字的,明日母亲写回书 u3Ua>A-  
与他,就把女儿的心迹与他说明,使他放心勿虑。”岑夫人道:“你就与我代写罢。” 8I3"68c_a  
    当时岑夫人出到书房,就将蒋公从前所寄之收交给道:“三相公起得恁早,如 '3 5w(  
何又要你费心?”刘电道:“这是那边土产,不过千里鹅毛之意。”因将书拆开看 @;!s"!~sv  
了, 上面也是叙别后记念, 如何并无回音的话,就念与岑夫人听了。岑夫人道: .n'z\] -/Q  
“雪姑娘与我的书就与三相公所说一般,明日老身与他一封回书,叫他只顾放心。 g-q~0  
这段不得已先娶的情节,谅三相公自能转言。”因道:“你弟妇要出来拜见。”刘 gpB3\  
电道:“不须劳步,竟到里面见罢!只是不知,不曾备得礼来。”岑夫人道:“不 xj~5/)XX|X  
消。”因领刘电到上房来,这边大娘子正待出来,看见老母同刘公子进来便退进里 {W*_^>;K  
边,在下首站立。个头在地下铺了拜毡,大娘子口称“三伯”,端端正正朝上四拜。 GAG=4 g  
刘电还礼毕,道:“不曾备得贺礼,只好改日补送。”大娘子道了谢,因问了老太  mkH {%7n  
太并两嫂嫂、雪姐姐的安,说了“请坐”,才退入内间去了。 a![x^@nF  
    刘电道:“恭喜伯母,果然好一位贤能弟妇。”说着,就要出来。岑夫人就留 =fk+"!-i%"  
住坐下,因叫丫头取茶点心来吃,因问:“昨日三相公在路可曾着甚么气来?”刘 P%HvL4R  
电见问,却一时不解其故,因说:“昨日中途正遇一队倭奴劫掠客船,内有一船却 `>M;f%s  
是结义弟兄的家眷,恰恰小侄遇着,因忿怒砍杀数贼,随有官军到来将倭奴杀退, o)w8 ]H /  
幸得保全;其余客船遭劫杀的甚多。只有此事,别无着气,不知伯母如何问及?” ]7H ?  
岑夫人却笑而不言,当下吃过了茶。刘电因说起:“我雇来的那个船家却是一个好 S@Rw+#QE  
男子, 杀倭寇时甚亏他出力相助。 今在湖口守船,须邀他来吃饭。”岑夫人道: dV{N,;z  
“不须三相公费心,我已着小家人前去邀他,就同他把船移到后墙门来,省得远去 VUfV=&D-*g  
照料。”因说:“这里后门外便是湖汊,没人往来的,上船最便。还有一个花园, C^uH]WO  
如今早桂盛开。老身只收拾两三样嘎饭,在晚香亭上赏桂,只是没人相陪。”因带 CTu#KJ?j  
了小丫头同刘电到花园里来观看。未到园亭,已闻得桂香扑鼻。进得园来,岑夫人 w#v8a$tT  
即着老园公开了后门:“看三相公的船来了,叫他就停泊在门首,酒饭送到船上, LQVa,'  
请他甚是近便。”因就请刘电在花厅上吃早饭,叫小家人伺候。吩咐毕,岑夫人回 (eS/Q%ZGK  
进上房,对大娘子道:“你的想法实是不差,昨日他果然就杀了数贼。只是日间之 [t55Kz*cD  
事,如何到晚还有杀气?”大娘子道:“凡是杀戮大事,须过一昼夜气色才转。方 ]PVPt,c  
才称赞那个船家,不知他相貌贵贱邪正何如?”岑夫人道:“待明日送他出后门时, W69 -,w/  
自然看见他了。” l!f/0Rx5  
    这日婆媳两个商量写了一封家书,并将送蒋宅的东西收拾停安。岑夫人还要与 "?_adot5v  
雪姐回书,大娘子道:“写书容易,但他此时到山东完姻后又要进京,想来总未得 b_Ns Ch3@  
回家,带去也是无益,不如订他转来时到这里带去的为安。他若肯应许了,是决不 LXj2gsURu%  
爽信的。”岑夫人道:“你见得极是。” v :]y#y  
    当午,设席在晚香亭上。岑夫人叫丫头送了三杯酒,看上了两道菜,道:“三 zsA6(? )u  
相公请自在饮几杯,老身暂且不陪。”刘电道:“伯母请便,小侄必不作客。”岑 BZEY^G  
夫人又吩咐小家人殷勤伺候,才转身回房。一面又搬送酒肴到船上,请文进畅饮。  Z_F:H@-&  
且说刘电见岑夫人以至亲相待,心中欢喜,对着桂花开怀畅饮了一回,因问:“船 '#$% f  
上可曾吃饭?”小家人道:“已送上船去款待了。”刘电此时已觉有几分酒意,因 B)/X:[  
索饭用毕,又在四下游玩了一回,因踱出后门来观看,正见文进在那里舞倭刀顽耍, QKc3Q5)@j  
因问道:“吃酒不曾?”文进收住手道:“承这里老太太所赐酒饭十分丰盛,因此 qqT6C%Q`kG  
吃得醉了。”刘电道:“今晚再过一宵,明早一准起身。”因说:“我看你方才所 cKh{ s  
舞刀法尚欠传授,只好舞弄顽耍,却上阵交锋不得。若遇识者,岂不见笑?”因乘 ()JM161  
着酒兴撩衣束带,接过双刀,摆开脚步,使动身法,舞得那两口苗刀如两条雪练盘 + htTrHjt  
旋,看得文进眼花撩乱。此时岑夫人却闪在门口观看,因叫小王媳妇悄悄的请了大 %lbSV}V)  
娘娘来看。 699z@>$}  
    且说刘电舞了一回刀,对文进道:“这双刀系对面交锋短兵相接所用,若马上 pM@|P,w {  
交锋必用长枪、大刀为主,其余兵器俱不出此两般用法。你既能使那竹篙,便可习 Ra'0 ^4t  
学长枪。你取那篙来,我使一路枪你看。”文进欣然到船取了那竹篙到来。刘电接 bESmKe(  
在手中,虽不叫重,亦颇称手,因把来当作长枪,便一个身法,就地一转,打了个 %.r{+m  
大蟒翻身,然后使开身分舞出那三十六路梨花枪法,真是“寒风飒飒从天降,冷气 IPbdX@FeV  
纷纷卷地来”。使到了精奥处,把篙一搅,打起一个花头有车轮大小。谁知这铁心 Hig=PG5I  
炼得不精,刘电使得力大了,只听豁喇一声,那篙头折断了二尺有余。刘电收住手 q+x4Od3  
笑道:“倘在阵上,岂不误事?这终是炼铁不精,以致断折。”文进拜服在地道: P~#!-9?  
“倘得随鞭执镫,愿拜为师。”刘电扶起道:“以你的膂力,尽可习学。”文进道: r4gkSwy  
“小人时常使耍,以为十分合式,谁知禁不起相公的神力!”刘电道:“你还不曾 8q)2 )p  
见山东一位蒋老爷,他使的铁枪还重十多觔,使起来真是神出鬼没。我此番正要到 9K#.0  
那里去,你若肯同往,何愁武艺不精?”文进道:“小人情愿相随,只恐老母不从, <!y_L5S|   
也是无奈。且待明日到家与老母相商,若得应允,便可服侍相公同往。”正是: &m'O :ZS2  
^[&*B#(  
    壮怀已有从君志,孝念还当顺母心。 V *S|Qy!p  
LFen!FnM  
    毕竟不知文进后来果否相从?且听下回分解。 ?xN8 HG4  
r>z8DX@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