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15阅读
  • 39回复

[资料]暗算将军/由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01-08
ljJi|+^$  
`Fn6*_n  
相关信息 _pM~v>~*+  
出版社 飞象 T+9#&  
出版日期 2005-06-10  | D?lF  
"HuV'  
  桀家老爷病重在床,发出病危通知,限二公子桀雪斐即日成婚,否则死不瞑目…… '}`|QJ  
   将军府张贴征妻启事,一级贫民灵以蓉幸运中选,两人在黄金十二时辰内完成终身大事,她承诺化解他的“婚姻危机”──扮演新嫁娘,制造神仙眷侣的假象,他答应解决她的“金钱问题”──包下医药费,保证她老父药到病除,就在双方签订契约、开演冒牌鸳鸯的戏码时,却有人偷偷加一个但书:动心有理,毁约无罪…… x<0-'EF/S  
   一切都是假的,只是她骗婚的把戏?恨啊!如今假拜堂真洞房的计谋被揭露,她竟然溜之大吉。还连未出世的儿子都并挟带私逃。可恶!他要警告逃妻:有“种”别跑……
[ 此帖被washington在2016-02-16 10:12重新编辑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01-08
79d< ,q;uR  
_)a!g-Do7  
  一阵锣鼓宣天,桀家终于迎入一位新嫁娘──灵以蓉。 E6+ 6  
LNOz.2fr>  
  传言桀家二公子桀雪斐是个眼神凌厉、生性冷淡的人,但因家财万贯所以江南城里还是有许多姑娘愿意嫁入桀府,不过桀雪斐却从没打算娶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为妻,或者说他根本不把女人放在眼里。 +qee8QH  
)|`w;F>  
  在那个快病死的老爹威逼下,为了完成老头的心愿,桀雪斐才不得已答应娶妻,而恰巧的是,当日在他回府之际在大街上看到灵以蓉被药铺老板赶出铺子的情形十分可怜,详查后得知灵家的境况,故他派人和灵以蓉达成协定之后,决定娶她为妻。反正对他来说只要一个新嫁娘就可以,行个仪式就不用再被烦了。 * %w8bB  
 ^9 Pae)  
  而灵以蓉之所以答应嫁入桀家,全因父亲有病在身急需银子医病,而未曾谋面的桀雪斐允诺娶她之后会为她父亲医病。所以就算灵以蓉对于桀雪斐的风评有所耳闻,也顾不了那么多,为救年迈的父亲,只好委屈自己嫁入桀府,对于今后如何与这位如冰山般的夫婿相处,灵以蓉打着是走一步算一步的算盘,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aJSBG|IC  
OG{vap)  
  “新人,上殿──”媒婆在大殿上朗声大喊。 |$sMzPCxOk  
taqmtXU=(  
  身着盛装的两位新人缓步来到大殿上,看到那个满脸喜悦的父亲,桀雪斐一肚子火,这么好的气色哪里像快死的人? ZFa<{J<2  
w5R?9"d@  
  “一拜天地!” i5G"@4(  
n|Smy\0  
  容不得桀雪斐多想什么,拜堂仪式已经开始。 MaQ`7U5 |e  
, \ 6*fXc  
  “二拜高堂!” /By`FW Y  
]<B@g($  
  桀雪斐有点面部抽筋,越看父亲心里越不爽! Y,;$RV@g  
xHo iu$i6  
  “乖!乖!”桀凛天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总算娶个俏媳妇进门,不禁得意自己装死的计画成功,虽然他看得出他那宝贝儿子脸上的表情分明是想宰了他,但他就是爱看儿子的这种表情。 ?.%'[n>P  
Pm* N!:u  
  “夫妻交拜!” &!E+l<.RF  
'@epiF&  
  总算要结束了,桀雪斐已经迫不及待要摆脱这种令人讨厌的气氛! bQ3EBJT{P  
BcfW94  
  一举一动都按照媒婆指示的新嫁娘──灵以蓉,突然感到紧张起来,难道自己就要这样成为别人的妻子了?她突然有点后悔,但想起自己病入膏肓的父亲,她只能咬紧牙关忍着,反正她始终是要嫁人的。 ?Bdhn{_  
d3nMeAI AO  
  “送入洞房!” xn fMx$fD  
>;$C@  
  灵以蓉最不想听到的话还是响起,她的心跳开始变得错乱无序,在众人的起哄下,桀雪斐牵着红绸另一端的灵以蓉进入洞房。 Cj,Yy  
F1Jd-3ei  
  新房中已有丫头站在床边,准备完成最后仪式,桀雪斐已经快忍无可忍了,怎么回到新房还有这么多仪式。 H n^)Xw  
c\J?J>xz  
  “请姑爷掀起新嫁娘的盖头。” G2 E4  
0E<xzYo  
  桀雪斐虽然开始急躁起来,但他冷若冰霜的表情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pkKcTY1Fx  
J-k/#A4o  
  “请喝交杯酒。” okkMx"  
}ZKG-~  
  桀雪斐真的快被搞疯了,到底有完没完?“快喝吧!” ; "K"S[  
<C<z#M'`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包括灵以蓉都怔了一下。 *w`_(X f  
x+8%4]u`  
  莫非他已经很心急了?灵以蓉被桀雪斐吓得胡乱联想起来,而她只要一紧张,动作马上就会变得僵硬。 hlBMRx49  
)8`i%2i=  
  “喝个酒还磨磨蹭蹭的。”不耐烦的桀雪斐索性一手握住灵以蓉的手,另一手勾住被他固定住的手喝起所谓的交杯酒。 D]twid~OS  
~t<uX "K  
  一直低着头的灵以蓉终于抬头看着这位野蛮的夫婿,就算再怎么急也不需要这样吧?他不知道他的力道太大,已经弄疼了她的手吗? n?QglN  
,n`S ,  
  “肯抬起头了吗?还不喝?” J&bMox  
2Z?l,M~  
  桀雪斐口气一向冷冰冰的,自己不觉得不对劲,但对灵以蓉来说,听起来却像是严厉的责备。 lYey7tl{  
],{M``]q  
  “喝就喝嘛!”灵以蓉赌气的一口气喝下酒,她真的很不服气,为什么自己要受这样的冤枉气,有钱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ff=RKKnN  
J(A+mYr{:  
  一个小丫头还敢顶嘴?桀雪斐倒是被突然出声的灵以蓉吓愣住,仔细瞧了瞧这位已经算是他妻子的小娘子。 RRzLQ7J  
OAEa+V  
  说实话,薄薄的嘴唇淡淡粉红,配上如玉般剔透的肌肤,桀雪斐还有那么点对这个小丫头的相貌心动,他轻轻用食指抬起灵以蓉的脸,想看看那双被掩盖的眼睛,因为他站立的角度再加上她始终不肯抬起的头,让他无法看清她整张脸。随着被手慢慢抬起,映入眼帘的果然是双水汪汪的大眼,很衬她!桀雪斐不自觉的想着。 4VkJtu5  
p%/lP{  
  随后桀雪斐收回手,再漂亮的女子他也见过,虽然她的外貌的确出色,但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也没打算真的要她,成亲不过是完成那个该死的老头的要求罢了!他可不想自找麻烦,如果真要了她,不是一辈子都黏着他了?他可不会那么傻。 FY]Et= p  
[.;8GMW  
  没有女人可以捆绑他一生,他是属于战场的男人,他的灵魂、躯体都是自由的;女人不过是为了钱跟他在一起的,所以他才不会傻傻的被女人束缚住。 a!PN`N28  
xI~c~KC  
  “你们统统可以退下了。” Nh6!h%  
kO,vHg$  
  随着桀雪斐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v]-:5g'|  
SdJkno  
  因为桀雪斐的靠近,坐在床上的灵以蓉身子不禁往后挪了一下。 Aj@t*3  
4J2C# Cs  
  “妳在怕什么?”这个小丫头可能害怕得忘记当初协定的某些要求,所以他想小小的惩罚一下她,他是不会轻易放过一个敢跟他顶嘴的女人。 A)D1 #,0  
-2*Pm1\Z  
  “什么?我怕什么?”灵以蓉口不对心的说着,眼睛根本不敢看向桀雪斐。 EB[B0e 7}  
L2^M#G@t  
  桀雪斐单腿压在床板上,灵以蓉往后一仰,重心不稳的跌躺在床上,正好被扣在桀雪斐的势力范围内,灵以蓉偏过头,仍旧不看桀雪斐。 I]Jz[{~1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6-01-09
3"2 8=)o  
0qXkWGB  
  “我很丑吗?那么不想看到我?”桀雪斐故意把脸贴近她。 0 S3~IeJ  
. e2qa  
  此举吓得灵以蓉赶紧扭头转向另一边,却和桀雪斐迎上的脸撞个正着,她紧张得不停眨着她的大眼睛,感觉一颗心快跳到喉咙口了。 /p~Wk4'  
}a@ZFk_>  
  这副情景桀雪斐看在心里真的觉得好玩极了,这还是头一次有女人让他觉得有趣。 R4,j  
\RZFq<6>  
  虽然刚才灵以蓉的顶嘴只是替自己感到委屈,但在桀雪斐的认定里却算是不敬,所以他才想捉弄她当作是处罚,不过既然目的已经达成,他也不会玩得太过火。 bL 5z%bV  
]B0 >r^  
  “知道怕了?要做我的女人,绝对不可以和我顶嘴,记住。”桀雪斐迅速的起身,而灵以蓉马上缩着身体躲在床的一角。 .EVy?-   
a_I!2w<I  
  “妳忘了我不会碰妳吗?难道协定里的内容妳忘记了?” gs 8w/  
X`]-) (U X  
  灵以蓉这才想起桀雪斐答应过不会碰她,那她刚才在穷紧张什么? UT [7 J  
"$+naY{w  
  “那你刚才……”灵以蓉瞧着桀雪斐的笑脸,这才发现自己被这个坏蛋夫婿整了。 riZFcVsB  
8jqt=}b  
  “只是小小的教训,从今后妳就是这个家的二少夫人了,虽然我不会碰妳,但我绝对不会容忍一个女人跟我顶嘴,所以记住了,不准再有下次!” T_Z@uZom.  
aU^>kRGc  
  桀雪斐不带一点留恋的离开这个令他快窒息的房间,虽然刚才捉弄灵以蓉时有那么点乐趣,但一想起整个家的气氛就让他受不了的想快速离开。 %T'?7^\>  
*N>Qj-KAM_  
  灵以蓉傻傻的看着夺门而出的夫婿,深深的叹了口气,拍了拍胸口。幸好贞节保住了!但在庆幸的同时想起桀雪斐刚才捉弄她的情形,还有他临走时说的那些话,让她不禁有点生气,难道穷人就要受这样的凌辱吗?她什么时候和他顶嘴了?刚才那样也算是顶嘴?想着想着,她自觉委屈的靠在角落抱膝痛哭起来。 3M%EK2,  
3M@>kIT8  
  桀雪斐一出房门,刚想从后门溜走就被守在那里的桀凛天逮个正着。 ItRGq  
xS(sRx+A  
  “儿子啊?那么快就洞房结束了?”桀凛天调侃着,他知道这个不肖子肯定还没碰过新娘就想溜了。 S1B/ClKWq  
[qXpi'q[  
  他这个做爹的会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吗?平时一提到成亲就反感的儿子这次会那么爽快娶个媳妇进门,绝对不会单单是因为他快病死了,为表孝顺就真娶个老婆回来,一定另有阴谋,果然被他猜对了。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想扔下新婚的妻子离开的儿子,非逼他乖乖就范才行,最起码要生米煮成熟饭他才放心。 [yyV`&  
k|_2aQ02  
  死老头!桀雪斐在心里咒骂着,表面上却一言不发,只是侧着头看向父亲。 O)Qz$  
@5wg'mM  
  “我已经快不行了,难道在我死之前都不能给我抱个孙子吗?”桀凛天用着可怜兮兮的声音说着,还故意咳几声博取同情。 [Mz;:/  
p]&Q`oh  
  又来了!还给我装,快不行的是我吧?桀雪斐在心里抱怨着,真是气死他了,当初他是真的相信父亲快病死了才答应他娶个老婆完成他的心愿,这下可真是着了他的道了。 9/Dt:R3QU  
K<6x4ha  
  “我出来透透气。”桀雪斐随口说了一个借口。 %8CT -mQ  
' P`p.5nH  
  “那新娘子怎么办?”桀凛天斜睨他一眼。 (1AA;)`Kp  
f:[d]J|  
  “她说肚子饿了,我顺便出来帮她拿点东西。”桀雪斐急中生智,找了个比较象话的理由。 7t-*L}~WA  
o7Cnyy#:  
  “那你现在气也透了,快去拿东西给新娘子吃吧!刚娶进门就这样,真是不象话!娘子娶进门是用来疼的。” * >GIk`!wM  
GP{$v:RG  
  他绷着一张已经快气绿的脸,选择保持沉默,免得再被这个老东西嘲讽。 'R4>CZ%jV  
="3a%\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快去拿点吃的东西啊!新娘子饿太久会晕的。” .9T.3yQ  
!Oeq G  
  晕?他才快被气晕了!桀雪斐无奈的想着。不但要做自己心不甘情不愿的事,还要帮那个小丫头拿东西吃,他有点后悔刚才编了这个理由。 84iJ[Fq{  
i4hJE  
  “知道了。”桀雪斐哀叹着,随即转身离开。 doLkrEm&  
:JR<SFjm  
  桀凛天看着离去的儿子,得意的笑了,这个儿子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真当他是病猫了。嘿嘿!这个儿媳妇可是他中意的,说什么都要他束手就擒。 =:4?>2)  
f4 Q( 1(C  
  喀的一声,门再次被打开,惊动了泪流满面的灵以蓉。 Wk}D]o0^@  
_jmkl B  
  “谁?”灵以蓉有点害怕的询问,迅速的擦拭自己满脸的泪水。 Xem5@ (u  
cOb4c*  
  桀雪斐并没有理会她,只是无奈的把端进来的食物放在桌子上。 jo_ sAb  
]*;F. pZ  
  “肚子饿的话,就过来吃吧!”桀雪斐口气变了,刚刚被父亲气得他都没了平时说话时冷冷的感觉。 ,J(lJ,c  
%{C)1*M7  
  灵以蓉挽起床帘,看到桀雪斐躺在长椅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J`oTes,  
6sB$<#  
  “你怎么了?”灵以蓉走到桀雪斐身边,看着他,关心的问着。 GGnp Pp  
$<w)j!  
  “不关妳的事,肚子饿了就吃,吃饱了就去睡,不要理我!”桀雪斐又不自觉地用将军般的口气说着,他真的没力气再去想别的事了,本来现在他应该在“望月庭”歇息的,偏偏他还要再回到这间令他作呕的房间。 (lWq[0^N  
)2.)3w1_4  
  灵以蓉算是领教过这位夫婿大人了,不敢再多说什么,免得又被他说成对他不敬了。 5w<A;f  
D>kD1B1  
  老实说,一天下来,她真的是饿得不得了,看到满桌的小菜和小点心,让她食欲大增。 7"Mk+'  
I1=(. *B}  
  她坐在桌边,细嚼慢咽的吃着,眼睛却紧紧盯着躺在长椅上用右手臂遮住脸的桀雪斐,感觉他好像很难过似的。 l-O$m  
ejePDgi_[  
  灵以蓉不是会记仇的人,所以虽然刚才这个人让她觉得好委屈,哭得眼睛都肿起来了,她还是忍不住关心他。 $yb@ Hhx>  
1{PG>W  
  “你的肚子肯定也饿了吧?我帮你留了一些。”灵以蓉蹲在桀雪斐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会让桀雪斐生气。 {^ec(EsO#  
?vtX"Fdz  
  桀雪斐并没理会她,他还在气头上。 ig#r4nQ=  
#%,RJMv  
  过了一会儿,灵以蓉感觉天色渐渐暗下来,空气也开始变冷,于是从床上拿来被子为桀雪斐盖上。 S;\R!%t_  
vp)Vb^K>  
  “天气变冷了,你这样会着凉的,还是睡在床上吧!” 2a=sm1?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6-01-10
P ]N [y  
78n=nHS  
  桀雪斐还是不理她,灵以蓉就这样坐在地上趴睡在桀雪斐的身边。 @e~]t}fH  
2J;`m_oP  
  可能是太累了,很快灵以蓉就睡着了;桀雪斐睁开眼睛看着她熟睡的小脸,不禁心生怜爱。 Qx|H1_6  
]*"s\ix  
  她为什么要那么关心他?难道这样她还不满足,想做真正的少夫人?这是他对女人一向有的偏见,不过看着灵以蓉那么纯真的睡脸和刚才不停眨着的大眼睛,桀雪斐笑了,他不动声色的起身,温柔的抱起灵以蓉把她放到床上,替她盖上被子。 4Wel[]  
>.9eBz@  
  “傻瓜!”桀雪斐轻斥,不过这丫头好像有种很特别的气息吸引着他,而且看着她的睡脸不知为何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O??vm?eo  
60B-ay0e$b  
  “这样你会着凉的!”灵以蓉说着梦话,一个转身,手正巧触碰到桀雪斐的右手,让桀雪斐感到很温暖。 -f>'RI95>  
+$pJ5+v  
  桀雪斐轻轻抚着灵以蓉的小脸,感觉她的肌肤光滑柔嫩,也许这个小丫头的心地是真的很善良,他突然觉得她是如此的单纯可人。 0-xCp ~vE  
Npa-$N&P{S  
  灵以蓉缓缓的睁开眼睛,当看清是桀雪斐时,她差点没叫出声来。 Fk$@Yy+}e  
;D&wh  
  “你、你……”灵以蓉坐起身,结巴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rk|a'&  
^V,@=QL3U  
  “我怎么了?”桀雪斐又想笑了,她怎么这么可爱。 `R ]&F$i(E  
C$0 ITw  
  “我怎么会睡在床上?”灵以蓉傻气的问着。 B)(w%\M4^  
*,_2hvlz  
  “因为我想要妳。”桀雪斐暧昧的说着,吓坏了灵以蓉。 qRWJ-T:!F  
jAsh   
  “你想反悔吗?”灵以蓉紧张的问。 Iht mD@H}  
f[w jur  
  “妳就那么讨厌我吗?”桀雪斐说话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已经迷住了灵以蓉。 d7n4zx1Hh  
Al;%u0]5  
  “你笑起来好漂亮。”灵以蓉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完全没听见刚才桀雪斐问她的话。 96([V|5K  
U- UV<}  
  “哼!”她真是少根筋,难道不怕这样的话会真的让他把持不住?“妳现在才发现吗?” N4JqW  
Y|qixpP  
  “谁教你总是绷着一张脸。” ,mBKya)  
j7HlvoZV  
  灵以蓉学着桀雪斐的冰块脸,却让桀雪斐大笑起来。 E<G@LT  
V-U  ^O45  
  “呵呵……妳这个小丫头!” ].T;x|  
l )V43  
  “我学得不像吗?”灵以蓉以为被耻笑,难过的反问。 @' :um  
Kf<_A{s  
  “我绷着脸的样子就是这样吗?”想起灵以蓉学他的夸张表情,桀雪斐就想笑。 *G|]5  
b:I5poI3  
  “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不知道像不像?不过……” #T`+~tW'|  
gcF><i6  
  “不过什么?” n K=V`  
\zyGJyy.  
  “不过你就算绷着脸还是很漂亮!”灵以蓉又学了一次桀雪斐的样子。 +[+ Jd)Z  
Jsl,r+'H  
  被女人夸俊俏,桀雪斐早已麻木,但是被这个小丫头夸奖的感觉却不一样,他感觉不到她是在恭维她,只感觉到单纯诚恳的赞美。 \Qn8"I83AV  
`Ii>w b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的脸又没有你的漂亮。”从第一次看到桀雪斐时,灵以蓉就深信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看到过最漂亮的人。 PZs  
Jc+U$h4  
  “妳的眼睛怎么回事?”桀雪斐发现灵以蓉的眼睛怪怪的,怎么会那么肿? 4}CRM# W2  
}fA3{ Ro  
  “没什么?”灵以蓉低下头,不让桀雪斐看到。 _YY)-H  
z7CYYU?  
  桀雪斐再次抬起灵以蓉的脸,看着那明显哭肿的眼睛,想起是刚才他的责备让灵以蓉痛哭不已的,一种不舍的感觉突然浮上心头,他放任自己的思绪,渐渐靠近灵以蓉。 T&c[m!}X|t  
z/TRqD  
  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灵以蓉除了眨她的大眼睛外,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看着桀雪斐渐渐逼近,她的身体已经僵硬得像是不属于她的,当桀雪斐的唇轻轻的压在她的唇上,她忍不住想,这就是所谓的亲吻吗? u0x\5!?2  
]/a?:24[  
  灵以蓉不再眨她的大眼,闭上眼任凭桀雪斐索取,当桀雪斐撬开她的贝齿时,灵以蓉惊讶不已,难道……难道……然而她的大脑已经没办法思考任何事情了,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她这才明白原来真正的亲吻是这种感觉,而因为身体太过僵硬,她完全无法反应。 snK/,lm.  
d BJM?/  
  直到灵以蓉被吻得透不过气了,桀雪斐才轻轻的放开她的唇;灵以蓉乘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等她透过气来,看着桀雪斐时又继续眨着她的大眼睛,脸也渐渐的泛红。 ~"LOw_BRh  
*z(.D\{%  
  想起刚才……灵以蓉有种羞愧的感觉,虽然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丈夫了,可是她就是觉得好奇怪。 63at lq  
$bN%x/  
  “我的脸真的那么令妳讨厌?”桀雪斐不悦的皱眉。 &<L+;k~P%  
>WDb89kC=  
  “其实你的脸好温柔。”灵以蓉猛的一抬头看着桀雪斐,很认真的说着。从刚才她就想这么说,特别是吻她时,她觉得他身上有种温暖的感觉。 zaX30e:R  
y%iN9 -t  
  “呵呵……妳说我的脸温柔?”桀雪斐直觉好笑,从来没有人夸他的脸温柔。或者说没人敢用这个词形容他的脸,这个小丫头真的很特别。 t[7YMk  
6i,d|  
  “呵呵……如果你笑得再‘真’一点,就更温柔了。”灵以蓉没分寸的说着,一脸天真的傻笑。 ,??xW{* |  
_~fO8_vr  
  “妳这个小丫头!”桀雪斐不知道怎样跟她发脾气,她说话也太直接了吧?他刚才笑得很假吗?也罢,不跟她计较。 c-n'F+fZ  
aG?'F`UQ  
  一阵倦意袭来,桀雪斐懒得和她多说,躺在床的里侧,把手放在脑后,像是要睡了。 v$owG-_><  
J wRdr8q  
  灵以蓉想,既然他想睡了,那她就不能打扰他。 N`Zm[Sv7  
tv,^ Q}  
  看到灵以蓉起身走到长椅边,桀雪斐不自觉的生气起来。“妳干什么?” a`~$6 "v  
nx $?wxIm  
  “我来这边睡啊。” >Cb% `pe  
v)%EG  
  “为什么不睡在我旁边?”要是让女人睡在长椅上,那他还算是男人吗? YV. *8'*  
o7DDL{iR/  
  “那个……”这个男人说话也太直接了吧,不是说不会碰她的吗? AH`tkPd  
"y_$!KY%  
  “哼!妳担心什么呀,我说话算话。”看她的脸色,桀雪斐就猜出灵以蓉在担心什么。 nUd(@@%m  
T{?!sB3  
  “不用了,我睡这里比较不会打扰你。” B<8Z?:3YS  
XImb"7|  
  打扰?这个丫头在想什么? t)$>++i  
F =d L#@^  
  “睡那里会着凉的。”虽然桀雪斐的口气并没柔和多少,但和刚才严厉的口吻比起来算是温柔多了。 W!GgtQw{F  
E hd*  
  “你真的好温柔喔!” $~zqt%}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1-11
Np=*B_ @8  
.&[nS<~`  
  灵以蓉忍不住脱口而出,却让桀雪斐哭笑不得,为什么她说的话总不按牌理出牌。 QUe.vb^O  
|fJ,+)_(  
  “过来睡吧!别瞎扯了。”他已经很累了,既然她不让人讨厌,一起睡也就没什么问题。 kO5KZ;+N-  
T0SD|'  
  “真的可以吗?”灵以蓉不放心的问。  dxU[>m;  
=DqGm]tA  
  “妳烦不烦啊?这么怕我碰妳吗?我想对妳怎么样的话,妳现在还能站在那里和我说话吗?”桀雪斐淡淡的说着,不过心里已经有点火了,难道他就那么差吗? 0)84Z.k  
-7yX>Hjl  
  “我不怕你对我怎样,只是我和你一起睡,吵到你怎么办?”灵以蓉知道自己睡觉时爱乱踢被子,要是和他一起睡,踢到他,那他还不……她不敢再往下想了。 rDSt ~ l  
N1SRnJu<f  
  “没关系,快过来睡吧!妳睡里面。”桀雪斐这才明白,原来这小丫头只是怕吵到他。 ]:f1r8<3p  
WH/a#F  
  “好!”反正他都说没关系了,毕竟还是睡床舒服,不过到时候如果出了什么“人命”,他可别怪她。 fpqKa r  
vu1:8j  
  乖乖的睡在里面,闭上眼,灵以蓉习惯性的笑着。这让桀雪斐觉得很奇怪,连睡个觉都要保持笑容? +[>m`XTq  
Ltu;sw  
  桀雪斐借着照进屋内的微弱月光看着灵以蓉,觉得她长得好可爱,跟其他女人很不同。 *l5/q\D  
H*!E*_  
  “我的脸没你的好看,而且你不是累了吗?”虽然闭着眼睛,但灵以蓉因为桀雪斐的视线身体又变得僵硬起来,她知道他在看她。 b2ZKhS8  
V+DN<F-  
  “闭着眼也看得见?” 7RDfhKdb  
AYfW}V"  
  “因为你一看我,我的身体就会变得僵硬。” I& DEF*  
fp^{612O?  
  桀雪斐被灵以蓉稚气的回答逗得又想大笑,不过他忍住,悄悄的碰了下她的手。哈哈……还真的很僵硬。 ~4fUaMT  
|qm_ESzl  
  “不要碰我啦,会变得更僵的。” ( f]@lNmx  
p+7G  
  “哈哈……妳这个小丫头真逗!”桀雪斐实在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Ms=5*_J2Jk  
z`}z7e'>  
  听到他肆无忌惮的大笑,突然让灵以蓉有种放松下来的感觉,她往笑个不停的桀雪斐看去。“原来你会笑啊?” Ko|m<;LX  
[I?[N.v  
  桀雪斐闻言,表情一僵,这个丫头嘴巴倒挺厉害的。 =Vm3f^  
[_eT{v2B4  
  看着桀雪斐笑声停住,灵以蓉有种很得意的感觉。哼!谁让你笑我的? s#'Vasu  
&zd@cr1  
  桀雪斐突然侧过头看着她,并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得灵以蓉直发毛。 A;5_/ 2  
fN@ZJ~F%j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吗?我知道刚才是我不对,可是你笑得也太、太……” YcV^Fqi!  
6`iYIXnz  
  灵以蓉不敢把“过分”这两个字说出来,毕竟他的冷漠她可是领教过的。 /F9Dg<#a  
Z*f%R\u  
  “太过分是吧?笑妳不一定是笑话妳,只是觉得妳很逗而已。”桀雪斐的眼神变得温柔,紧紧盯着灵以蓉的眼睛。 ]T|$nwQ  
uF|_6~g  
  “那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0SWqC@AR%  
H[nBNz)C  
  灵以蓉认真的口气还有那纯真的眼神再次让桀雪斐想笑,世上还有这等可人的小丫头。“不用道歉!睡吧,我不笑妳就是了。” 2[3t7C  
LFxk.-{=  
  “好。”灵以蓉开心的说着,“不过你不可以看着我喔?行吗?”她小声的说着后半句,因为她实在适应不了被他看着睡觉。 ?)(/SZC0  
{*hvzS{1d  
  “好,反正妳又不是很好看。” Z:AB (c  
XgnNYy6W  
  真是奇怪的丫头。 iJoYxx  
d*6/1vyjT  
  “是啊,你那么好看的人,应该去看跟你相配的人才对!” Qt>kythi  
[!3cWJCt  
  “好看的人有时不如不好看的人。” os;9 4yd )  
ft@#[Bkx  
  桀雪斐的话让灵以蓉不解,但她只是看着他,他那张有点惆怅的脸让灵以蓉想问些什么又不敢问。 Wql=PqF  
p(4B"[!S  
  “那妳可不可以也不要看着我,我也不习惯被人家看着睡觉。”桀雪斐虽然看着上面,但眼角的余光还是感觉到这个小丫头在看着自己。 6q0)/|,@  
?uP5("c  
  “呵呵……好,大家都看上面好了。”灵以蓉傻气的回答。 Lew 2Z  
G2>s#Y5(,  
  都看上面?难道睁着眼睡觉吗?呵呵……也罢,看在她可爱的份上,不和她辩了。 /6 x[C  
0NvicZ7VR  
  “赶快睡吧!”灵以蓉闭上眼,仍旧挂着笑脸。 o6 :]Hvqjr  
j4#S/:Q<7  
  桀雪斐忍不住又笑了。 `n`HwDo;i  
Z?."cuTt  
  灵以蓉突然笑道:“你睡觉也那么爱笑吗?” /jn0Xh  
ZBc8 ^QZ  
  灵以蓉的话,让桀雪斐十分惊奇,这个丫头能感应到他的变化? 9f3rMPVh(  
|k/;1.b!9(  
  桀雪斐叹了一口气,也许心灵纯净的人真的不一样吧。再和她说下去就天亮了,还是睡吧,明天一大早肯定又有一堆事等着他去做,那些礼仪上的事应该是没完没了的。 H:`H4 S}  
xZ`h8  
  不过明晚他就可以自由了,不会再被困在这间屋子里了吧?桀雪斐看了看身边笑得很甜的小丫头,就算再待一晚也应该没关系吧。 e+wINW  
z /f0 .RJ  
  天还未亮的时候,灵以蓉已经悄悄的起身替众人做早膳。 9PJnKzQ4  
|pR'#M4j4A  
  “少夫人?妳这是在干嘛呀?”一大早在厨房就看到昨天刚新婚的少夫人正在做着早膳,把管厨房的春棋还有其他丫鬟们都给吓坏了。 |5\: E}1  
\d QRQL{LL  
  “我在做早膳呀!”灵以蓉倒不以为然,需要那么大惊小怪吗? 5[H1nC @C  
jgT *=/GH2  
  “少夫人,妳回房休息吧!这里我们来就行了。”少夫人的行为要是让老爷知道了,那她们还怎么活呀?堂堂桀府少夫人竟然替丫鬟们做活?太不象话了。 0#/Pc`z C  
Fj1'z5$  
  被春棋抢过手上的厨具,灵以蓉突然笑了出来。“妳们不用那么紧张嘛,我来做也没关系啊!” qz|xow/ns@  
CV *  
  丫鬟们个个都紧张的担心着,可她倒一副轻松自在样,存心想急死她们啊? c.h_&~0qf  
^tl&FWF  
  “少夫人,妳可是少夫人啊!这活怎么可以让妳来做呀!求求妳放过我们,让我们来做吧!”春棋为难的哀求着,她可不想惹出什么事来。 <`*v/D7\02  
wm/>_  
  “可是我想亲手做,要不这样,我做好就说是妳们做的,怎样?” "'mr0G9X  
UQ)7uYQ5  
  看来是说不通了,春棋有点茫然,这位少夫人真是太随和了。 px.]m-  
Y([vma>U]  
  见春棋不说话,灵以蓉当她是应允了,拿过被春棋抢过去的厨具,继续做着她的早膳。 9:jZ3U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6-01-12
+%7yJmMw  
bVQLj}%   
  一帮丫鬟都不知道要怎么帮这位像小孩子般的少夫人,站在一旁紧蹙着眉头看着,老天保佑不要出什么大事才好。 AZ(["kh[  
0F8y8s  
  看着“以蓉招牌粥”就快好了,灵以蓉得意的笑着。想着等一下拿给桀雪斐喝,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y(1mzb  
;2(8&.  
  “少夫人,还是我来帮妳吧!”春棋不想袖手旁观。 [w' Y3U\ i  
yw `w6Z3K  
  “不用了,呵呵……”灵以蓉傻笑着,“对了,妳叫什么名字?” rV*9=  
A:Pp;9wl  
  “我?”春棋觉得很意外,感觉这个少夫人好像真的很好相处。 OZ##x  
'b(V8x  
  “不能告诉我吗?”灵以蓉嘟起小嘴,有点失望。 :+u K1N  
=XAFW  
  “不是、不是!”春棋急忙摇头。 iH&BhbRu_  
1 UyQ``v/  
  “呵呵,妳真可爱……”灵以蓉觉得她好可爱,只是问个名字也这么紧张。 @20~R/vh  
Tw)"#Y!T  
  “我……”春棋看着她的笑容,觉得好亲切,一时又忘记说自己的名字。 1Vden.H*CI  
xUG:x4Gz+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她有些不解。 E\%'/3o  
0H V-e  
  “因为少夫人笑起来的样子很亲切。”春棋不自觉的老实说出。 3x 9O(;k  
\bh3&Z'.  
  “呵呵,我本来就很亲切啊!对了,妳的名字真的不可以告诉我吗?我叫灵以蓉……妳叫我以蓉就可以。”既然她不想回答,那她就先自我介绍,而且她不习惯人家叫她少夫人,感觉怪怪的。  X7sWu{n  
b; SFnZa8  
  “不是不是,我叫春棋。”春棋急忙解释。 r*/Pyh  
=JyYU*G4  
  “呵呵……很好听的名字。”灵以蓉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QB@qzgEJ!,  
Qd!;CoOmZs  
  “少夫人的名字才好听。”春棋从没见过称赞她名字的主子,她真的好特别。 dqUhp_f2qK  
P>pkLP} Vo  
  “怎么还是叫少夫人啊?”灵以蓉有点失望。 Z mi<Z  
IH~H6US  
  “啊?那个……春棋不能直呼少夫人的名字。”春棋为难的说着。 JEHV \ =  
-S,dG|  
  “为什么?叫以蓉不行吗?我不会生气呀!”灵以蓉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叫她少夫人来拉开她们的距离。 4tuEC-oh  
~IqT >  
  “如果直呼少夫人的名字,被二少爷知道了会生气的。”春棋说出原因。 V3+%KkN  
$I/p6  
  “哦,那就叫少夫人吧!”他的脾气她可是领教过了,她可没胆招惹;不过想起昨晚那个温柔的他,总觉得他不板着脸应该是个很温和的人。 A^Zs?<C-  
={Hbx> p  
  “少夫人,粥快好了,妳在想什么?” |eqDT,4  
l rzW H0Q  
  “啊,对了,粥快好了,谢谢妳呀!春棋。”灵以蓉赶紧把锅子端下来。 ?1uAY.~ZZB  
=-qsz^^a-  
  打开锅盖,一阵阵的香味扑鼻而来,灵以蓉快速的切了点葱花撒在粥上。 Os{qpR^<I:  
1RA$hW@}  
  “嗯,完成了。春棋,把粥盛在碗里,因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吃?” Q8?D}h  
BA,6f?ktXS  
  不过灵以蓉猜想这个家除了她那个“坏夫婿”,其他应该就只有一个老爷和一个夫人吧? ?(yFwR,(  
#J724`  
  “知道了,我们会端去的。”春棋知道少夫人特意先盛了一碗放在旁边,那一定是给二少爷的。 ggc?J<Dv  
U!?gdX  
  见她那么高兴的样子,春棋很怀疑平时冷冰冰的二少爷会对她很好?不过她那么爱笑又那么平易近人,应该也会讨二少爷喜欢吧,至少她就很喜欢。 `1bX.7K43  
p^igscPF6  
  “呵呵。”灵以蓉又傻傻的笑着。 =vr Y{5!>  
YWRE&MQ_  
  灵以蓉端着粥,走了一半回头对春棋说:“对了,我会说这是妳们做的。”因为突然想起自己不能做早膳,要说是她们做的,不然会给她们找麻烦的。 R+{^@M&  
\D,M2vC~G  
  “少夫人……”春棋想说点什么,但又没说。 TBZ-17+  
8 7RHA $?  
  “嗯?”灵以蓉侧着头听着。 !0Idp%  
*(k%MTG  
  “没什么,妳去吧!”灵以蓉可爱的样子让春棋很想笑,她刚才想说,二少爷的胃口可不是谁都服侍得来的,他不可能吃不出这是不是她做的?不过这个少夫人真的很特别,二少爷应该不会生她气的,如果真的怪罪她们,她也只好认了。 R N@^j  
`gt:gx>a  
  “春棋姐,这个少夫人好像很好相处。”一群丫鬟全围了过来。 AH^e]<2-  
^ Hg/P8q  
  “嗯,好了,快端早膳去吧。” w$j{Hp6m  
l$a?A[M$  
  “知道了,春棋姐。” Izn T|l^  
Nxk(mec"  
  春棋算是这群丫鬟的领班,从小就在桀府长大,原本脾气很冲,爱替丫鬟们打抱不平,但是好人未必有好报,所以后来选择做个听话的丫鬟就好。 BT,b-= ;J-  
L',mKOej  
  一进房,灵以蓉像做贼似的,小心翼翼的把粥放在桌上,又心满意足的朝着热腾腾的粥傻笑,却被桀雪斐的声音一惊,马上站起身挺直腰杆。 R=]d%L8  
T{+Z(L  
  “以蓉,刚才去哪儿了?”怎么一醒来就不见她人,他着急的到处找,刚回房就看到一副做贼样的灵以蓉,真是个不听话的小丫头。 R?o$Y6}5  
1KM`i  
  “你知道我的名字?”灵以蓉回过头来惊讶的看着桀雪斐。 %h?x!,q Y  
8>,jpAN}r  
  桀雪斐真是服了她,叫她的名字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吗? wiz$fj  
"@?? Fw!  
  都是他的妻子了,能不知道她的名字吗?真是个好笑的丫头。 :2 *g~6  
D9 g#F f6  
  “呵呵,我以为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她傻笑的解释。 vEJWFoeEFm  
jYk&/@`Ly  
  “别傻笑了,我知道妳刚才的反应是什么意思。我只是问妳到哪里去了?”虽然只是经过一晚,但是桀雪斐已经很了解她的个性,她不用解释他也猜得到她那种夸张的反应是因为想到什么。 ~E17L]ete  
H?yK~bGQ  
  “替你……”对了,不能说是自己做的,灵以蓉提醒自己。“去替你拿早膳。”她机伶的说着。 >g1~CEMN#  
Ag-(5:  
  拿早膳也需要满面笑容吗?桀雪斐用狐疑的眼神看着灵以蓉。 kMIcK4.MH  
Snj'y,p[  
  灵以蓉被看得极不舒服,突然豁出去的抬头看着他;这下换桀雪斐被吓了一跳,好个小丫头,越来越大胆了。 j*|VctM  
k$n|*kCh  
  “不要老嘟着嘴,想知道顶撞我的下场吗?” xB@ T|EP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6-01-13
{0Yf]FQb-a  
36&e.3/#  
  “哼!”灵以蓉哼了一声,做个可爱的表情,转身不理他。  c(f  
R6<X%*&%  
  “小丫头,竟然不理我?”当然桀雪斐只是虚张声势,看在她那么可爱的份上,也就放她一马。 x}wG:K  
kf\PioD8  
  突地,扑鼻而来的一阵香味吸引了他,桌子恰巧对着门口,他向前走了几步,坐在桌边。“好香的粥!”美味的东西总能吸引桀雪斐。 S1T"Z{$  
(R,#a *CV  
  “嗯!一定很好吃,吃吧!”灵以蓉催促着他。 % "i(K@  
w?PkO p  
  “春棋那丫头什么时候手艺又进步了?”桀雪斐早猜到是这个机伶鬼做的,却故意这么说。 %@J.{@>  
wQl ,  
  “吃吃看吧,感觉一定很不错,不吃怎么知道她们没进步?”不管他称赞的是谁,总之说粥好吃就是承认她的手艺。 4}baSV  
ea2ayT  
  尝了一口,真的美味极了,桀雪斐从来不知道一碗简单的粥也可以做得这番美味。 dh iuI|?@  
qOtgve`jX  
  “很好吃吧?以蓉招牌粥可不是浪得虚名的。”灵以蓉得意忘形,自然而然的说漏了嘴。  skViMo  
HyZqUb Ha  
  “以蓉招牌粥?”桀雪斐故意问着,忍不着想逗逗她。 ,/F~ Y&1I  
N +_t-5  
  “是啊,这个名字好听吗?是我自创的!”正说得起劲的灵以蓉总算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收住嘴,低着头不敢看桀雪斐,这下完蛋了。 WO>nIo5Y  
`kXs;T6&  
  “低着头干嘛?这个名字满不错的。”桀雪斐就是想看她出糗的样子。 Ioa$51&  
)F]]m#`  
  “真的?”灵以蓉眼睛一亮,盯着桀雪斐看。 Iit; F  
M%P:n/j  
  “不用那么激动吧?”他的自制力可是有限度的,如果再被她这样看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持得住。 kJT)r6  
-k"/X8  
  “你干嘛不看我?”发现桀雪斐躲开自己的目光,灵以蓉感到有点难过。 bdE[;+58  
q9s=~d7  
  “连吃东西也要看着妳吗?”桀雪斐哪是不敢看她,只是看着她,他怕吃的食物就要对调一下了。 }b.%Im<3R  
B:'US&6Lf'  
  看着桀雪斐的脸就在离自己那么近的距离,灵以蓉眨着眼睛,身体又僵掉了。 gc$l^`+M  
DN:EB @  
  桀雪斐知道她的老毛病又犯了,一把抱过她,让她在自己的怀中放轻松点。“妳就不能自然点吗?我的视线就那么让妳不自然吗?”还真有点伤他的自尊,哪个女人看到他不是巴上来献媚,谁会像她这般动不动身体就变得硬邦邦? U # qK.  
l,5+@i`5i  
  “我自己控制不住嘛。”灵以蓉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被他一看身体就不听话,好像被点了穴,连动一下都好难。 6.yu-xm  
X 0+vXz{~g  
  “那妳还要我看着妳?我不看妳可是为妳着想!”桀雪斐坏坏的说。 8'y$M] e9n  
aV0"~5  
  “可是你不看我,我觉得很难过。”灵以蓉的表情很失落。 C\hM =%  
_+3::j~;m  
  “为什么?”桀雪斐认真的问。 J] r^W)O  
;<4a*;IO  
  “不知道,总之你不看我,我就觉得难过。” HjwE+:w  
D)}v@je"yP  
  老实回答的灵以蓉让桀雪斐很动心,“那我看着妳,妳的身体就不准变僵,怎样?”他看着灵以蓉的眼眸变得温柔。 *=xr-!MEk  
8l">cVo]T  
  灵以蓉双手扶在桀雪斐的胸口,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其实她也不想那么紧张,唉,只能怪自己太没用了。 ,wPr"U+7  
d<x7{?~.DK  
  “那我适应一下吧!”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灵以蓉坐起身,看着桀雪斐,脸又红了,因为她想起了昨晚。 pI<f) r  
8*a&Jl  
  看着她温柔的目光,桀雪斐自制力已到达极限,没等灵以蓉适应,他的唇就已经覆在她的唇上,这次虽然灵以蓉还是不知道怎么呼吸,但他却吻得很温柔,不疾不徐的让她有机会呼吸新鲜空气,紧闭着眼的灵以蓉觉得桀雪斐真的好温柔…… )@bQu~Y  
b>JDH1)  
  “咳……咳……” VY\&8n}e(  
wj0\$NQ=x  
  两人吻得正忘我,灵以蓉却因为听到夸张的咳嗽声,马上起身,看到门口站着一位老人,应该就是桀家老爷子吧? @;RXLq/8  
 kPLxEwl  
  桀雪斐看到父亲可是一脸的不高兴,他还是一直握着站起身的灵以蓉的小手。 Y/zj[>  
hx]?&zT@  
  一大清早就那么恩爱,做父亲的虽然看着高兴,但是敞开着门就这样岂不是太大胆了,看着儿子不太高兴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刚才打断了他们,真是不好意思。 #'9HU2  
ExL0?FemWV  
  “老爷早!”灵以蓉大声的打招呼,其实已经紧张得喊错了。 z/@slT  
Gm^U;u}=f  
  “呵呵,儿媳妇真可爱啊!应该叫爹才是啊,叫什么老爷啊?”一看这小丫头就让桀凛天喜欢得很,这个傻儿子倒还挺有眼光的。 e)? .r9pA;  
2*l/3VW  
  “爹,怎么那么早就来了?”桀雪斐阻止欲开口回答的灵以蓉,冷冰冰的问着,眼神却似乎在说──“又来巡查了,这也太早了吧!” sW'AjI  
^Hnb }L  
  “儿子好像不欢迎嘛?”他才不管儿子高兴不高兴,照样进房坐了下来。 S\YTX%Xm}  
n,V[eW#m'L  
  “就算不欢迎你也会进来啊!” \378rQU  
jk; clwyz/  
  这个臭小子在儿媳妇面前也不给他点面子,桀凛天脸部微微抽动。 \ =?a/  
| C;=-|  
  “爹,您吃过早膳了吗?我去给您拿。”灵以蓉看到这两父子相处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真的没见过那么好玩的父子。 j\[dx^\=  
:[p}  
  “不用了,媳妇,我刚吃过,今天早上的粥味道可真好。”同样胃口挑剔的桀凛天,不用猜也知道粥是谁做的,因为春棋并没有相瞒。“呵呵……媳妇的手艺不错喔!” &&5aM  
.Yamc#A-  
  灵以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反正东西是她做的,也没啥好否认的,何况说谎实在不符合她的性格,虽然她觉得有点对不起春棋,明明答应过不说的。 YU'k#\gi*  
PF0_8,@U  
  “没关系的!是妳做的就是妳做的,春棋已经告诉我了,她还称赞妳手艺不错,她的手艺不如妳呢!”看到灵以蓉一副愧疚的样子,桀凛天体谅的安慰着。 x f'V{9*  
x o;QCOH  
  “真的吗?”听到公公这么说,灵以蓉总算放下心来,她可不希望连累春棋她们。 "6A ` q\  
^ "E^zHM(  
  “呵呵……爹说话从来不骗人的。” ]dVGUG8  
|*Yr<zt  
  “那您不会怪春棋她们吧?春棋不让我做,是我自己坚持要做的。”灵以蓉还是想听到确切的答案,要不真让春棋她们受罚就不好了。 ,O5NLg-  
>tS'Q`R  
  “不会不会,能吃到那么好的手艺,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怪她们。”桀凛天感觉这个媳妇是个会体谅人的孩子,连对丫鬟都那么为她们着想,不错不错。 uh_RGM&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6-01-14
2 E= L8<  
*WZA9G#V5  
-------------------------------------------------------------------------------- iDD$pd,e\  
MfkZ  
)}v l\7=  
  他们两个聊得高兴,却把桀雪斐晾在一边不搭理,只见桀雪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原本和以蓉做着促进夫妻感情的事,他倒好,偏偏这个时候出来搅局,还在他面前和他娘子聊得那么开怀,死老头! q(}bfIf  
D{!IW!w  
  “儿子,你脸色好像不太好。”桀凛天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问着。“呵呵,和你媳妇儿聊得可真高兴啊!” /O9EQPm(  
Uz7<PLxd  
  有他在!他脸色能好吗?桀雪斐巴不得这个老家伙马上离开,离得越远越好,一看到他和灵以蓉谈得那么投机他就火大。 u4j5w  
O84i;S+-p  
  “二少爷!”和正在生病的父亲怎么可以这么说话,灵以蓉出言阻止桀雪斐别再那么无礼的和父亲说话。 ;fJ.8C  
?0SEMmp`H  
  她的那句“二少爷”,让桀雪斐和桀凛天同时看向她。 JLYi]nZ  
=vPj%oLp'a  
  真是服了她了,都是他娘子了,竟然叫他二少爷。桀雪斐无奈的想着,不过这丫头真不是普通的可爱。 >eaaaq9B-  
t:S+%u U  
  桀凛天倒是有些惊讶,这丫头是不是有点笨?刚才叫他老爷,现在又叫自己的相公二少爷?太荒唐了!不过看着灵以蓉一脸认真的表情,他就姑且当她可能一时还没适应,看得出来这丫头还是不错的,只是有那么点迟钝而已。 iCoX& "lb  
F@t3!bj9  
  “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灵以蓉被这么看着,连刚才想继续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zA 3_Lx!  
?[AD=rUC  
  “呵呵,不好意思,吓到妳了。”桀凛天打破僵局,自己的样子可能有点可怕,万一吓到媳妇可不好,他还等着抱孙子呢! KXy6Eno  
h\o.&6sd  
  “没有。”灵以蓉被公公这么一说反而觉得不好意思,怎么能让老人家反过来道歉。 +2{Lh7Ks  
A&VG~r$  
  “妳好看,才看妳啊!”桀雪斐看着灵以蓉,说着平时绝对不会从他口中出现的话。 C]6O!Pb0  
^[[P*NX3  
  这么轻佻的话怎么会是儿子说的?桀凛天真是不敢相信,但一瞧见这个傻儿子看着灵以蓉的眼神,不禁笑了,看来是找到治他的人了。 )5, v!X)  
P:c w|Q  
  嘟起小嘴表示抗议,灵以蓉不理这个大坏蛋。没礼貌的家伙! /uflpV|  
M`_0C38  
  “呵呵……我就喜欢妳这个样子。”反正桀雪斐也不指望这个老头自动离开,他那么爱看戏就唱给他看算了。 .-zom~N-?  
@7 }W=HB  
  “讨厌!”灵以蓉投给桀雪斐迷人的笑容,他真的是个很俊美的人,笑起来的样子很吸引人。 i b m4fa  
iZ%yd-  
  “老爹,您身体不好,出来这么久了不打紧吗?”不自觉就用称呼自己老爹的口气叫唤着桀凛天,灵以蓉早没了刚才的紧张,全因她天生不怕生,任何人都喜欢亲近她。 t^HRgY'NjM  
c> af  
  “老爹?”桀雪斐对这个称呼觉得挺新鲜的,难道灵以蓉就是这么叫自己的爹? l%ZhA=TKQ  
>7r!~+B"9'  
  “不可以这么叫吗?我在家就是这么叫我老爹的。”灵以蓉傻里傻气的回答。 BHw, 4#F1;  
G j1_!.T  
  “可以啊,这样叫……” bfO=;S]b!  
'!$%> ||S  
  说到这儿桀凛天和灵以蓉异口同声道:“亲切。” 80;(Gt@<"  
qCO/?kW  
  “呵呵……”两人的笑声彻底把一旁就快火山爆发的桀雪斐给淹没了,他再次被这对活宝给冷落了。 l+R+&b^  
j)GtEP<n#  
  “咳咳……”无奈只好装刚才老爹破坏他们的咳嗽声,提醒他们他还在。 ~= -RK$=  
Ydy9  
  “二少爷,你怎么了?” Yir [!{  
SC])?h-Fw  
  桀雪斐真是快被灵以蓉气死,都说了别那么叫……不对,刚才他什么都没说。唉,被他们给气昏头了。 <kd1Nrr!p  
Mzw X>3x  
  “什么二少爷,应该叫相公!”没等儿子出声,桀凛天便开口指正。 f &wb  
M b1s F  
  “相、相……公……”灵以蓉结巴了半天才断断续续的把“相公”完整的说出来。 ^vO+(p  
{_Rr 6  
  她的反应让桀雪斐不自觉的又想笑了,叫他相公好像是怪了点。其实他只希望她叫他名字就好,但是要他怎么在父亲面前教她?这个臭老爹也真是的,好端端的干嘛教以蓉叫他相公。 2!J&+r  
O7<]U_"I  
  “儿媳妇可真逗,叫相公就这么难吗?” JYd 'Jp8bP  
1Z~)RJ<D  
  “不习惯嘛!”灵以蓉不好意思的回答,羞愧的低下头。 G) 7;;  
af+IP_6 .  
  “爹,你身体不好,快回房休息吧!”气死了,都没他插嘴的份,既然他是“生病”的老人,那他这个做儿子的似乎应该适时的“多关心”一下他,桀雪斐得意的想着。 CS-uNG6  
:Q_<Z@2Y{  
  “儿子你还真是关心老子啊!”桀凛天的表情和儿子几乎是一样的,就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mB9r3[  
!M]\I&  
  “儿子不关心老子是会遭天打雷劈的。”桀雪斐讽刺的说。 H4!+q:<  
pBP.x#|  
  “呵呵……是啊,不然被雷劈了,爹可帮不上你。”桀凛天反唇相稽。 VA%Un,5h  
[kgdv6E  
  “爹,话说太狠也是会被雷劈的,你这身子骨可受不了,何况你有病在身,命不久矣,还是回房休息吧!” U"4?9. k  
tD Cw-  
  “命不久矣?”桀凛天被气得面露青筋。行,算你狠!臭小子,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X5*C+ I=2  
@E53JKYhY  
  “老爹,您没事吧?”看着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的公公,灵以蓉忍不住担心。 J%]D%2vnk`  
XO F1c3'H  
  “媳妇,我吹了点凉风身体是有点不舒服,妳扶我回房吧!”桀凛天故意说。 C6& ( c  
9F+P@Kp  
  “好啊!”没等桀雪斐出言阻止,灵以蓉已经答应下来。 PtKTm\,JL0  
nJVp.*S  
  这个老家伙,竟然来这招!看着父亲得意的表情,桀雪斐真想掐死他。 *e<_; Kr?  
Z! YpklZ?~  
  桀凛天站起身,灵以蓉立刻站在他身边扶着他,他回头趁灵以蓉没注意时对着桀雪斐做一个吐舌的鬼脸,表示他赢了这回。 #,P(isEZ"  
{U P_i2`.  
  这可把桀雪斐气得跳了起来。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不正经,别以为你赢了,下次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QX/]gX  
j@V $Mbv  
  他竟然故意把灵以蓉叫去,存心和他作对嘛!都怪以蓉心太好,才会着了这老家伙的道,等她回来必须给她好好上上课。看着扶父亲离开的灵以蓉,桀雪斐心里想着。 ,@,LD  u  
=yo=q)W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灵以蓉回来,桀雪斐开始急了。 NywB 3  
-.^@9 a>  
  谁知,因为灵以蓉太讨人喜欢,连婆婆也喜欢她,所以一直和她闲聊,以至让她忘了还有个人在房里等她。 sn2r >m3  
e OO!jrT:  
  “老爹,您身体不好,还是快去休息吧。”灵以蓉担心着生重病的公公。 7 3H@kf  
?z*W8b]'  
  “和媳妇多聊会儿,我的身体才会好,休息不就是又去睡吗?岂不是浪费?”桀凛天逗趣的调侃着,他又不是真的有病,整天睡觉岂不是要睡傻了。 0j-F6a*p'1  
}W Bm%f  
\, X?K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6-01-15
E+gUzz5  
|<E%hf  
  “身体要紧啊!以蓉以后每天都可以和老爹聊啊!”灵以蓉像哄小孩子般哄着这个任性的公公。 z;-2xD0&U[  
 H='`#l1  
  “以蓉真乖,老爷,你就听以蓉的,去休息吧!”桀夫人不免也帮一片好心的灵以蓉说两句,毕竟这丫头不知道他只是在装病。 JI.ad_IR  
P",53R+"  
  “嗯!夫人说得对。”灵以蓉赶紧搭话。 <#:"vnm$j  
Ucv-}oa-?  
  “傻丫头,是叫娘!”桀夫人真是服了这个可爱又傻气的媳妇。 {4UlJ,Z.n  
+\SbrB P  
  “呵呵……以蓉下次不会叫错了。” o1 QK@@}  
|{<g-)  
  “真是个傻丫头!”握着灵以蓉的手,轻轻的拍了下,桀夫人好喜欢这个媳妇。 (F +if  
7JQ5OC3  
  “哦!对了,二……”她突然想到那个坏夫婿还在等着她,但一想起应该叫他相公,灵以蓉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该怎么称呼他了。 xzbyar<  
mTwz&N\  
  “媳妇是想到我那傻儿子了,是不是?”桀凛天笑问。 QS4sSua  
! k)}p_e  
  “没有。”灵以蓉不好意思承认。 tO~DA>R  
>eQ;\j  
  “快回房去吧!反正妳和咱俩算是完成最后的仪式了,都聊这么久了,回房告诉他不用来敬茶了。”桀凛天知道如果再让那个不肖子来敬茶,一定非要了他的老命,比起面对那张臭脸,多看看以蓉才让人舒心。 BG_m}3j  
H0Qpc<Z4/  
  “知道了,老爹也要注意休息喔!对了,老爹,不如晚上我来掌厨吧?”既然早膳可以让她来做,不如晚膳也让她来做。 t_6sDr'.  
3Wxl7"!x m  
  不过灵以蓉的想法还是被桀凛天给打回票。 ftq&<8  
VFz (U)._  
  “这可不行,一个家得有规矩,媳妇妳还是好好照顾我那呆儿子就行了。” YbB8D-  
uz-O%R-  
  “其实……他不傻也不呆,虽然有点任性,但是老爹也很任性……不过这才像父子。”灵以蓉笑容可人的说着,说的话没大没小,却让人听得无法反驳。 d7 |3A  
XIQfgrGZ  
  “还是媳妇说话有见地。”姑且不论灵以蓉的直肠子,她说的也不无道理;桀凛天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个儿媳妇。 )Pr*\<Cld  
Th"0Cc)  
  “是以蓉多嘴了,老爹快去休息吧,等一下我来陪夫……哦,是娘。”灵以蓉体贴的说。 #s"|8#  
p~X=<JM  
  灵以蓉离开后,桀家夫妇满心欢喜有这么个好媳妇。 !%v=9muay  
ux8:   
  “老爷,这个儿媳妇还真不错。”桀夫人称赞着灵以蓉。 9lT6fW`v1Q  
&s]wf  
  “是呀,忡顷那家伙真好运,有这么个好女儿。” c(]NpH in  
6b-j  
  “对了,老爷快进去休息吧!不然儿媳妇要担心了。”桀夫人故意逗逗他。 (x.O]8GKP  
?q&*|-%)_d  
  “妳啊!”桀凛天尴尬的笑着。 jKOjw#N  
g;bfi{8s_  
  “呵呵……谁教你装病扮可怜?” (GLd" Zq  
&E@8 z&  
  “不这样妳能有这么好的儿媳妇?” YlI/~J  
b?6-lYE>L  
  “那倒是,不过你要装病装到什么时候,看来以蓉真的没看出来你只是装病。”一看灵以蓉,桀夫人就觉得那孩子很单纯。 Hw 7   
[ML%u$-  
  “等抱到孙子就好了。”桀凛天早就计画好了。 KI* erK [d  
6Vr:?TI7  
  “你这老头子!” ^T(v4'7  
PubO|Mf  
  “怎么?妳不想吗?呵呵……” u\)2/~<]  
pn5A6 #  
  一回房,关上房门,灵以蓉好奇的往里面探头看看,桀雪斐正安静的躺在床上。难道他生气了? )MV`(/BC*  
|z]O@@j$  
  “舍得回来了?”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4Df 'd  
L\`uD  
  “不是……” ;X9nYH  
!_ng_,J  
  “那就是还不想回来?” YhZmyYamE  
Q&X#( 3&'  
  “你怎么老爱曲解别人的意思啊?” c(R=f +  
_UqE -+&  
  “明明是妳自己回答的。” zo^34wW^  
=u.jZ*u]WT  
  “不跟你辩了!” l0&Y",vy  
O #  
  见灵以蓉转身去收拾桌子上的碗筷,桀雪斐从身后环抱住她。 q"uP%TN  
9wB}EDZ  
  “怎么了?”灵以蓉感觉到桀雪斐的体温有点不同。 9_07?`Jr  
O6Gg?j  
  “就那么讨厌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这样抱着她,虽然他还不想要她,但感觉这东西骗不了人,这丫头是挺讨他喜欢的。 ' >F_y t9  
ju@5D h  
  “才没有。”回过头来,睁大眼睛看着桀雪斐,灵以蓉辩驳着,她从来都没说过讨厌他。 G#~6a%VW  
*Y2d!9F}Sa  
  “那怎么一进屋看都不看我就走?” u/D=&"tL  
U 9?!|h;7  
  “是你在生我的气嘛。” >F zu]G4]  
aF:_1. LC  
  “那是应该的!谁教妳没得到我的同意就送那老头回房。” c}II"P  
g4WN+y`  
  “老爹在生病,你不能这样对他呀。” KZ/U2.{O<  
gG0P &9xz  
  “哼!病死才好。”桀雪斐一想起那装病的父亲就一肚子火。 4oT1<n`r+  
h V@C|*A  
  “你没得救了!” TQDb\d8,f  
,Ju f  
  “哼,妳爹有得救就可以了。”桀雪斐真是搞不懂自己怎么会和这小丫头斗嘴,自己肯定是出问题了。 [uP_F,Y/  
{s!DRc]ln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看我爹?”灵以蓉一想起还在生病的老爹就觉得心疼,偏偏她现在又无法在他身边照顾他。 e`ti*1]q  
7?<.L  
  “妳有时间的话,就可以回去,不过不能在外过夜就是了。”虽然桀雪斐不讨厌她,也不介意和她共处一室,但基本的规矩她还是得配合他,至于她的行动他是不会多加干涉的。 ~*RG|4#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4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6-01-17
h/xV;oj  
p`T,VU&.  
  “真的吗?那我今天……”她不在老爹身边一个晚上就已经够内疚了,再不回去看看,怎么放心得下。 ^w+)A;?W  
Z O\x|E!b  
  “今天如果没什么事,妳可以回去,要不要我送妳回去?”刚说完,桀雪斐自己也很诧异,他竟然说要送她回家?真是奇怪。 rlP?Uh  
o@ W:PmKW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谢谢你。”灵以蓉开心的笑了,得到他的应允她就很满足了。 rJUXIV>z  
]JvZ{fA%*  
  而她的笑容看在桀雪斐眼里又是一阵心波荡漾,她真的很吸引他。不过小丫头就是小丫头,吻过不代表就一定要得到她。 m(p0)X),_i  
>%i]p  
  “那妳自己小心点,我有事要出门,晚上会回来。” vd#BT$d?  
m`6=6(_p  
  “知道了。”灵以蓉开心的笑着,感觉好像真的是他的妻子,虽然她很清楚自己对他来说只是过客。 ^+rI=c 0  
B(,j*,f  
  看着灵以蓉,桀雪斐紧紧抱着她,感觉抱着她就会觉得很温暖;而灵以蓉也任由他这样抱着,时间好像停止一般,有股暖流在他们心间流过。 iPdR;O'  
m e2$ R>@  
  桀雪斐缓缓的放开灵以蓉,轻轻的抚着她的脸,摩挲她的唇,给她一个淡淡的吻。 k`NXYf:  
|SuN3B4e  
  “好了,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如果妳爹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知道吗?”桀雪斐放开灵以蓉的唇,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hFMT@Gy  
1ZO/R%[  
  不知道为什么,他温柔的话让灵以蓉打从心底感激他,虽然昨晚的他让她很伤心,还欺负她,但是现在感觉不同了,他真的是个好人。 +Sak_*fq  
l!j,9wz7  
  “嗯。”灵以蓉只知道乖乖的点头,光是看着桀雪斐就觉得很幸福了。 G#j~8`3X  
*+_+Z DU  
  “下次我再抱着妳,不许妳的身体再那么硬邦邦了。” ]nq/y AF%  
N 5.kDT  
  “好啊!不过你也不要板着一张脸。” wK0],,RN,h  
Sl'{rol'  
  桀雪斐皱眉,难道他在她心里一点威信都没有?“妳知道我不喜欢人家顶嘴。” |)S*RQb\  
CZf38$6X  
  “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对我生气。” {W HK|l   
[s{[ .0P]+  
  “妳这小丫头真是厉害啊!” J57; X=M  
hRMya#%-  
  “如果我真的顶嘴,你一定会惩罚我的,我可是领教过了。只是我觉得你是讲理的人,何况我那么可爱,你才不会生我的气。” 57=d;Yg e  
lfre-pS+  
  “这就是理由?” d4*SfzB  
GZ,MC?W  
  “理由是你舍不得看到我哭。” ,[zSz8R  
",D!8>=s  
  “哼,小丫头,我要走了,别黏着我了。” E+qLj|IU  
gac31,gH  
  “是你黏着我。”灵以蓉指了指抱在她腰间的双臂。 1F,U^O  
&uRT/+18W3  
  “我走了!”放开手,桀雪斐真的要出去透透气了,昨天就已经跟人家约好了。 >IrQhSF  
>y#MEN>?  
  “那慢走喔。” Xydx87L/-e  
Y QC.jnb2  
  “妳这丫头!”只要对着灵以蓉便笑容满面对桀雪斐来说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r'Fq =z  
>ph=?M KD  
  目送着桀雪斐离开,灵以蓉立即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看望老爹,希望他一切安好。 j7g>r/1eE  
 ) 4t%?wT  
  骑上马,桀雪斐来到事前与兄弟们约好的酒楼──望月庭,一进望月庭,桀雪斐直接上二楼的厢房,他桀雪斐的专属厢房。 DS4y@,/)'  
GK6~~ga=  
  “雪斐?”虽然知道他昨日成婚,但他事前说好晚上会来却没有来,不免让仪聍有点失望也有点担心。 #$U/*~m $  
(ruMOKW  
  “仪聍,他们人呢?”桀雪斐心里关心的就只有朋友。 'O2/PU2_  
jc !V|w^  
  “他们等不到你,喝多了都睡着了,现在正在其他厢房休息。” @x[A ^  
r1=j$G  
  “呵呵……昨晚一定累着妳了吧!” sS4V(:3s  
zR/mz)6_  
  “哪有,只是有点担心你,你昨晚怎么没有来?” <7L-25 =  
F|oyrG  
  “哼!我也想来。” ip*^eS^  
,K PrUM}  
  “怎么了?” N6A|  
wCj)@3F  
  “没什么,反正现在来了就成了,不过要等他们醒还有段时间。” qIh9? |`U  
lJx5scN [  
  “雪斐,你有其他事?” O+=}x]q*y  
'tX}6wurf  
  “呵呵……反正坐在这儿也没事做,我想出去走走。” 7>AM zNj  
X[SIk%{D  
  “我陪你一起。” AWA J*6Z  
SN[ar&I  
  “不用了。” as!P`*@  
. K_Jg$3  
  说完,桀雪斐匆匆的离开望月庭,留下失落的仪聍,他不知道她一直在等他吗?仪聍觉得很伤心,虽然她的身分并不高贵,但是她是真的爱着他,可他是不是永远都不会爱她? 64^l/D(  
VZ7E#z+nM#  
  想到刚才桀雪斐脸上的笑容,仪聍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那笑容不是因为她而浮现的,以往的桀雪斐不会那样笑;又或者说,想从桀雪斐脸上看到笑容根本是不可能。 ]O0u.=1k  
>4Qj+ou  
  仪聍真的好想看看桀雪斐那位新嫁娘,难道她会比自己更爱他吗? "#h/sAIs  
R_vK^Da  
  一推开门,一脸幸福洋溢的灵以蓉却因为没瞧见父亲而担心起来。 $F]*B `  
&M=15 uCK  
  “老爹怎么不在啊?不好好歇着又跑到哪里去了?”灵以蓉放下带回家的一些药材,准备出门找人。 wp@6RJ  
$-(lp0\*  
  “以蓉?”一见到女儿,灵忡顷就万分激动,虽然才一天没见,但是从小到大,这个宝贝女儿从来没离开过他。 "i!W(}x+  
s1X?]A  
  “老爹!”灵以蓉一把抱住老爹,真是想死她了,老爹也真是的,身体都还没好又不好好休息。 tNAmA  
ayN[y  
  “傻丫头哭什么?” :GM3n$  
LE g#W  
  “人家看不到你,很担心嘛。” hE +M|#o  
3WPZZN<K9  
  “小傻瓜,爹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会走丢了不成?” t~Q j$:\  
m=60a@o]  
  “可是您身体还没好啊!” ((6?b5[  
]<u%jTQREd  
  “这些天休吃了点药已经好很多了。” 4XSq\.@G  
.+~9 vH  
  “真的吗?” yjM!M|  
a4",BDx  
  “是啊!不过倒是委屈女儿妳了,让妳嫁给……” y4Nam87;/?  
cK'}+  
  “不要这么说嘛,您的身体要紧。” >vNE3S_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