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21阅读
  • 39回复

[资料]暗算将军/由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6-01-18
&n0Ag]$P  
40dwp*/!  
  “他对妳好不好?” NZFUCD)  
<yvo<R^30  
  一提到他,灵以蓉的表情就很高兴。“嗯,很好。” dP]Z:  
`1y@c"t  
  “呵呵……看来是很好。”老爹坏坏的笑着。 &lxMVynL  
%L-{4Z!"sI  
  “讨厌啦,老爹。” V=Bmpg  
m&s;zQ  
  “知道了,不说了不说了。” =~dsIG  
i}))6   
  扶着老爹,灵以蓉和父亲进了屋,而他们刚才的对话都被站在门外的桀雪斐听到了,想起两人的对话,桀雪斐不由得笑了,她真的很讨他喜欢,以至于到了望月庭还是不放心她,而“千里迢迢”的来看她,毕竟灵以蓉的家离城有点远。 ~AF' 6"A  
g_"B:DR  
  “以蓉啊!今天妳怎么回来了?” \T;(k?28HN  
h;J%Z!Rjw  
  “雪斐同意我回来看您啊,而且以后我都可以回来看您。” x0q `Uc  
h{e?Fl  
  “真的?” ^:o^g'Yab  
3x E^EXV  
  “嗯,他是好人。” =b#,OXQ  
S(hT3MAW  
  “那也不能逗留太久,要早点回去喔。” 3>buZ6vh  
8DZ OPA  
  “我知道,不过没人在您身边照顾您,我很担心嘛!” 2"L a}Vx2  
oD~q/04!  
  “我没事,只要妳好好照顾自己就行了。” cg'z:_l  
#kPsg9Y  
  “我会的,不过现在您要听我的,我出去买点东西回来烧拿手的小菜给您尝尝怎样?” 8VR! Y0`e  
SbN.z  
  “好啊。”一想到自己宝贝女儿的手艺,灵忡顷就胃口大开。 '"fZGz?  
7) 37AKw  
  “去哪?” fVx_]5jM  
]Wdnr1d~8  
  刚走出门的灵以蓉不敢相信从身后传来的声音竟是如此熟悉,怎么会是他?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VAet!H+]  
v JPX`T|  
  “又不理我?还说不讨厌我?” UcxMA%Pw7$  
i $W E1-  
  “啊!你……”灵以蓉转过身,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p6^    
:MbD=sX  
  “我什么呀!那么惊讶吗?”看到她丰富的表情,桀雪斐就笑个不停,来看看她是对的,可以让他那么快乐。 =as\Tp#d  
.?CumaU  
  “笑什么,昨天都不见你笑,我就这么好笑吗?” jtF et{  
ZFsJeF'"  
  “是啊,我特意来就是来笑妳的。” r=3knCEWK  
c#6g[TE@  
  “特意?” #+- /0{HT  
%;E/{gO  
  “妳怎么只挑重点听啊?”桀雪斐显得有点不高兴。 rR4_=S<Mi:  
swBgV,;   
  “呵呵……那么想我啊。” [4NJ]r M%  
)uvs%hK  
  “哼!”桀雪斐使了个白眼,臭美! nyyKA_#:5  
-}u=tiNG  
  “我知道我是在臭美。” ~=$0=)c  
KIyhvY~  
  桀雪斐觉得不可思议。“妳又猜到我在想什么了?” =<,>dBs}\  
>K|<hzZ  
  “呵呵……你的想法很容易猜到。”灵以蓉傻笑。 +JyD W%a:L  
LS"_-4I}  
  “妳厉害。” UyFvj4SU  
Quq X4  
  “我不能陪你聊了,我要去城里买些东西回来,给老爹做点有营养的东西。” ]QJ N` ;b0  
RJ+["[k  
  “小丫头,我特意来看妳,妳就这么招呼我?”桀雪斐有些不悦。 FJ+n- \  
nB9(y4  
  “人家没时间了嘛,是你说不能在我爹这里过夜,那我当然要抓紧时间嘛!” 2[X\*"MQ2  
:>*0./hG  
  “傻瓜,我送妳进城,没骑过马吧?我载妳。” G0lg5iA<fC  
k9!eu j&  
  “好啊!”骑马肯定是比走路快,灵以蓉没理由拒绝。 c@x6<S%*  
,*Z/3at}5M  
  桀雪斐扶她上马。“坐好了。” nq:'jdY5|  
_xGC0f (  
  “嗯!”灵以蓉坐在桀雪斐身后,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靠在他的背上,感觉很温暖,一想到他是特意来看她的,她真的好高兴。 Ee^>Q*wahw  
QG 1vP.K  
  很快的,两人到了街上。 9-E dT4=r,  
I[P_j`aE  
  “到了,快下来吧!”一到市集,桀雪斐抱灵以蓉下马。 T=VBKaSbU  
F_~A8y  
  “谢谢你。” $8>II0C.  
^a=V.  
  “客气什么?”桀雪斐似乎忘了,自己昨天之前还是个冷冰冰的人。 =J'&.@Dwz  
p$a+?5'Q  
  “你不走吗?你说过约了朋友的,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就成了。” m.c2y6<=  
sq+cF/jo6  
  “好,那我先走了,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7e6; |?  
QaSRD/,M  
  “好,你慢走。” (~]0)J  
1!A 'mkk8  
  跨上马,桀雪斐朝望月庭飞奔而去。那群臭小子也该醒了吧? 8 G:f[\^  
M6z$*? <  
  不过放灵以蓉一个,他还真是不放心,桀雪斐想着。 ,W5!=\Gg(  
$Sc;  
  从午后开始,望月庭的生意才会兴隆,毕竟做酒家的大清早是没生意的。 iB3C.wd-  
7nk3^$|  
  “仪聍,他们醒了没?”一进房只询问那帮朋友醒了没,桀雪斐完全没注意到仪聍脸上的表情。 tS6r4d%~=  
ANXN.V  
  “他们几个应该醒了吧,”仪聍平淡的说着。“我看到几个姐妹进了他们的厢房。” ki9vJ<  
9H,Ec,.  
  “呵呵……精神还不错嘛!” HD9+4~8  
k{B;J\`E;  
  桀雪斐的笑容让仪聍看不习惯,才一天不见,这个冷漠的男人就改变了? oM)4""|  
</7_T<He.  
  “雪斐。”仪聍很认真的看着桀雪斐,“你不想要我吗?” CXfPC[o  
CPS1b  
  “大白天的想这些?”桀雪斐觉得好笑,以前的仪聍可从来不会说这种话。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6-01-19
十一 1 i # .h$  
I[u%k ir  
  “有了新人就不要我这个旧人了。”仪聍掩饰不了自己心中的妒意。 z&x ^ Dl  
 vV5dW  
  “仪聍,我以为妳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桀雪斐躺在床上,手放在脑后,不疾不徐的说着,他不喜欢这个样子的仪聍。 AP1Eiv<Hub  
wrtJ8O(  
  “什么?”仪聍有些惊讶桀雪斐的回答。 k9]M=eO  
)1E[CIaXK  
  “妳应该很了解我的,我不想再多说,去叫他们来这里。”这种无聊的谈话让桀雪斐的脸上渐渐失去笑容,他来这里只是来找那帮兄弟喝酒而已,如果昨晚他可以来的话,那也许今早躺在身边的就是仪聍,而昨晚喝的酒绝对是闷酒。 8:D|[u;iG  
"xr=:[n[  
  “知道了。”和桀雪斐在一起多年,多少也了解他的性格,桀雪斐向来说一不二,不喜欢别人和他做无谓之争。 W##~gqZ/  
xJNV^u  
  仪聍觉得他们之间隔得好远,就算桀雪斐依旧搂她入梦,她也感觉不到他在她身边。 m-wK8]t9  
F<YXkG4 pO  
  “我今晚不待在这儿,叫他们快点来,喝完酒我就走。” JNx;/6'd,  
; `Vbl_"L  
  仪聍无奈的想着,难道只是几句话就让他不高兴到想立刻走人?还是……她不愿再想下去。 C?h}n4\B^?  
NN"!kuM  
  不一会儿。 NU/:jr.W#  
1 [D,Mu%E  
  “大哥!”韶涵的大嗓门在门口响起。 =1e>$E#  
T$vDw|KSVP  
  “精神还不错嘛!”坐起身,桀雪斐故意讽刺道。 hY[Vs5v  
45H(.}&f  
  “大哥精神也不错啊!呵呵。” f'Cx %  
qG?svt  
  “臭小子!”桀雪斐只有和这帮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在一起,才会展露别人看不到的一面。 Z(0sMOaX  
.QVZ!  
  “大哥,昨晚你怎么没来?我们等了好久,后来……”韶涵搔搔头,不好意思说下去。 dw"{inMf  
A$ Tp0v`t  
  “后来怎么着?” XMpa87\  
hw9qnSeRy  
  “后来……就顺其自然的发生那种事了嘛!”韶涵干笑两声,一语带过,他注意到桀雪斐有异。 |9'`;4W  
I6-.;)McO  
  “咦?大哥!你今天好像跟平时不同?” ? dh  
H ]z83:Z  
  “你的观察倒是挺敏锐的,真难得。”在他面前桀雪斐毫不掩饰,他今天心情是不错。 (Cb;=:3G  
6UKZ0~R  
  “看来大嫂是个不错的女人。”说完韶涵突然皱起眉头。“不过大嫂是好女人的话,大哥再来望月庭似乎不太合适。” Ozg,6&3ji  
;pj,U!{%s\  
  “哼!”桀雪斐意味深长的轻哼了声。 V :/v r  
{n&GZG"f  
  “这算什么意思?舍不得仪聍姑娘?” _0BQnzC=  
n0G@BE1Y=  
  “天下有哪个女人会让我桀雪斐舍不得?”可笑,没有任何女人绑得住他桀雪斐的心,仪聍的确是个好女人,但想做他一辈子的女人是不可能的。 AQ0zsy  
'MW O3  
  “那看来大嫂的日子也不好过了。”韶涵感叹的摇头。 ?*[35XUd  
aL&9.L|1 g  
  “这话怎么说?”一听到灵以蓉的日子不好过,桀雪斐就莫名的激动起来。 i)Q d>(v  
Ab:ah 7!  
  “如果大嫂知道有个仪聍的话,岂不是会伤心死?” D~|q^Ms,%  
#l.s> B4  
  “呵呵,她才不会,她只是个小丫头。”连接个吻都会僵直身子,怎么会懂这些? TDWD8??e  
tK'9%yA\  
  “小丫头?” v |pHbX  
qzLD  
  “今年应该十八了!”对二十有六的桀雪斐来说,十八岁当然只是个小丫头。 8= 82x  
RQ#9[6w!v  
  “大哥,你不是生病了吧?就算是逼婚,也不用找那么小的啊。” [[Nn~7  
XXD4T9Wy  
  “哼!也许注定的吧!”桀雪斐不以为意。 O>" |5 wj  
7$*x&We  
  “老实说,当初如果大哥直接娶了仪聍姑娘不就行了?” { / ,?3  
yEkwdx5!(  
  “仪聍?我是不会娶她的。”尽管桀雪斐不介意她的出身,也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女人,但直觉认为她不是可以改变他的女人。 "cvhx/\1#  
~*e@^Nv)v  
  “那仪聍姑娘好可怜啊!” :4r*Jju<V  
FB %-$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那么多同情心了?” ^z51f>C  
Rr}m(e=  
  “因为……”韶涵腼腆的笑了笑,“我好像爱上一个姑娘了。” wJ"]H!r0  
S)/548=`  
  “臭小子,既然爱上了,还好像什么?”桀雪斐不喜欢不确定的语句,是这样就是这样,哪来的好像、应该的。 wvxsn!Ao&=  
2e03m62*  
  “我昨天其实满脑子都是她,我看我是完了。” $15H_X*!  
`j!_tE`  
  “那你昨晚?”臭小子明明刚才说了,昨晚做了顺其自然的事不是吗? FSAX , Y  
>(wQx05^D  
  “昨晚只是搂着别的女人睡了一夜,什么也没做,连吻都不想吻,脑子里想的都是她。” HtiIg a 7  
u[Si=)`VPk  
  桀雪斐取笑,“我看你是真的完了,还不快娶人家进门,再这么下去怎么做男人你都不知道了。” O9/)_:Wdh  
a$Y{ut0t(  
  “大哥,说话也太不给面子了,我也想娶啊!但是我不确定彼此的感觉嘛。” VPuR4 p.  
@6tczU}ak  
  “感觉?” 8h@L_*Kr  
Fj~suZ`  
  “是啊,大哥对大嫂没那种感觉?” eS@j? Y0y  
ud5}jyJ  
  “哪种感觉?”桀雪斐故意装傻。 6JZ>&HA  
jGz~}&B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韶涵准备替这个大哥好好上上课。 v5a\}S<(  
$ eI cCLF  
  “所谓的感觉就是总觉得她是不一样的女人,只要她在身边就会觉得很安心;会因为她小小不一样的举动而感到烦心;会因为她晚出现,无端端瞎操心起来;会因为她和别的男人多说几句话就吃醋;会因为她哭,心就会莫名的痛起来。最重要的就是抱着其他女人的时候会觉得对不起她,会想起她哭泣的脸……”韶涵认真的讲解着。 Ds"%=  
Pv2uZH(  
  桀雪斐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想起灵以蓉一直浮现在眼前的笑容。 <bhGpLh-E  
PUO7Z2  
  “大哥,你有在听吗?”韶涵察觉到桀雪斐心不在焉。 {'+{ASpO!  
[7 PC\  
  “啊?”被韶涵一问桀雪斐才回过神来。 H0OO +MCe  
{Lv"wec*x  
  “大哥,我刚才还少说了一样,一个男人如果爱上一个女人,就会像大哥刚才那样失魂落魄。” Q'=7#_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6-01-20
十二 92XG|CWX  
]8f$&gw&A  
  桀雪斐并没理会他,他不喜欢听到有人形容他为了一个女人变成那副德行,虽然刚才自己是有那么点…… Qo\?(E M  
B$ jX%e{:S  
  “大哥,那么早就来了!”日哗楠出现在房门口。 L)c]i'WZ  
sQ.t3a3m  
  “是你们起得晚,都刚睡醒啊!” iJ`zWpj+{Q  
=RAojoN  
  “韶涵怎么了?”日哗楠看着一旁发着呆的韶涵。 >.I9S{7  
Z;,G:@,  
  “犯相思病。” ns *:mGh  
T "hjL  
  日哗楠了然的轻笑。“呵呵,是为了那姑娘?” %-$BtR2@o  
0kNKt(_  
  “哗楠你知道?”桀雪斐有些意外。 ^,mN-.W  
;6D3>Lm  
  “大哥,就是上次我们救起……应该说是韶涵救起的那位姑娘啊!” IW&*3I<K  
)[J!{$&y  
  “原来是那个姑娘。”桀雪斐想起战乱时,韶涵不顾生命危险救的女子。 |LZ{kD|  
k{#k:  
  “说人家是无依无靠的可怜女子,所以暂时收留她。” %L- qAI&V  
yP# Y:s  
  “看来要收留一辈子了。”桀雪斐坏坏的说着。 WwTl|wgvyI  
;@ixrj0u  
  日哗楠的表情有些感伤。“看他的样子的确是啊!” 1ow,'FztPt  
1G12FV>M  
  “哗楠,你那是什么表情?” h_P  
W&cs&>F#  
  “羡慕啊!大哥成家了,韶涵也快了!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r*mSnPz\q  
Q.jThP`p  
  “呵呵!那就快找一个呀!” p`\>GWuT!  
sqV~ Dw  
  “没大哥那么好运啊!才几天的工夫就找到一个大嫂,改天带来让我们兄弟瞧瞧!” GB}=  
fdwP@6eh  
  “哼,望月庭是她可以来的地方吗?”桀雪斐霸道的口气里带有一丝温柔。 ]=i('|YG  
:Ru8Nm  
  “望月庭当然是不能来的,不过茶楼总行吧?”日哗楠也知道风花雪月的地方不是良家妇女能来的地方。 2&]LZ:(  
c[ 0`8s!  
  “想看新娘就自己娶一个!”桀雪斐才不想把灵以蓉带在身边让他们白看。 -D=Sj@G  
X;)/<:mX  
  “大哥真小气。” ;A7JX:*?y=  
BU??}{  
  “少扯这些了,其他几个还没醒吗?”他想早点见到灵以蓉,晚回去了可不行。 M_ %-A  
L{8_6s(:  
  “大哥急着回家?”真是怪了,就算没见过面的大嫂有万般能耐,但一天就让大哥改性,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C]5 kQ1Og  
GVnDN~[  
  “呵!既然答应你们来喝酒,我当然说话算话。”桀雪斐可不会承认自己归心似箭。 T pF [-fO  
{E Ay~lo  
  “可是你爽约在先。” n Ab~  
lY tt|J  
  “我现在来了不就行了。”如果不是答应过你们,今天我还不来呢! jC>ZMy8U)4  
6L8nw+mEK  
  “其实大哥何必那么客气,不来也不打紧,咱们自己会找节目。” 9abUh3  
*bFWNJ}`q  
  “是啊,我忘记你们这帮战将多有本事了。”桀雪斐别有深意的讽刺。 P I"KY@>H  
1<m`38'  
  “不过大哥你太恋家的话,仪聍姑娘可是要伤心的。”日哗楠赶紧转移话题。 [G8EX3  
BmpAH}%T  
  “那么喜欢仪聍就娶了她呀!” rAP="H<  
A"pQOtrm\k  
  不知道桀雪斐说此话有何用意,也许只是随口说说。 M`al~9  
rM.Pc?Z  
  “大哥!”日哗楠大声的抗议,谁不知道仪聍是属于大哥一个人的。 Mm*V;ADF  
PcA^ jBgGl  
  “呵呵……”桀雪斐不明白为什么仪聍会那么得人心? U[3w9  
r4[=pfe25  
  不多时,剩余的三人相继走进厢房,分别是林沛湖、莒芹、子雅。 [r>hK ZU2  
;DX{+Z[  
  “都睡醒了?”桀雪斐总算等到他们全到齐了。 }` `oojz  
#q34>}O< O  
  “大哥来了,咱们敢不醒吗?”林沛湖喃喃抱怨。 gjT`<CW  
j }^?Snq  
  “快!坐下来喝酒吧。”桀雪斐立刻招呼他们坐下。 ~U?vB((j!  
kgmb<4p  
  “啊?才起来就喝酒?”林沛湖叫嚷着,昨天已经喝得七荤八素了,还没隔几个时辰又要喝,他的脑袋到现在还在嗡嗡作响呢! H~*[v"  
e''Wm.>g(+  
  “怎么,不想?”桀雪斐的口气充满胁迫。 8|Y^z_C  
A><%"9pZ  
  “哪敢哪敢……”林沛湖听马上识相的讨饶,引来众人的笑声。 pcl _$2_  
bU,& |K/  
  “仪聍!”桀雪斐看见走进厢房的仪聍。 zj)[Sn tn?  
E0PBdiD6hs  
  “我拿酒来了。”仪聍柔情似水的说着。 RPWYm  
g/J!U8W"  
  “还是仪聍姑娘善解人意啊!”林沛湖在旁边瞎起哄。 >A/=eW/q  
oX~CTunP  
  “少说一句你的嘴不会烂掉!”莒芹马上出言阻止。 hd;I x%tq>  
aw1J#5j`n  
  “啐,大哥都没说什么了。”林沛湖不以为意的说着,这有什么嘛,大哥和仪聍姑娘本来就是一对嘛! ;g jp&g9Q  
-d'|X`^nE  
  而仪聍只是替他们斟上酒,她知道这种场合不需要她的出现,很自动的离开厢房。 bU`yymf{L  
}yDq\5s Q[  
  “大哥,为什么不让仪聍留下来,她琴弹得很不错啊!”林沛湖觉得大哥今天怪怪的。 1e&b;l'*=  
*1S.9L  
  “我今天只是来喝酒的,想听琴声,你就去她房里听吧!”桀雪斐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  
$F`<&o  
  “唷,今天大哥醋劲不小嘛!”林沛湖益发觉得不对劲。 ""v`0OP&J  
+=*m! 7Mr  
  “少说话多喝酒,我马上就要走,别浪费时间。”桀雪斐不悦的说,不想再和他们讨论仪聍。 #u<o EDQ  
ZP6 3Alt  
  “马上就走?”沛湖惊讶得大叫。 RFn0P)9&  
DD@)z0W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到他们奇怪的眼神桀雪斐感到不舒服,他要回家很奇怪吗? L8bI0a]r"*  
a@fE46o6<  
  “对了!大哥,昨天是你的大喜之日耶!”林沛湖又换了个话题。 HDF!`  
QP6z?j.  
  “怎么?”桀雪斐不知道这有什么可以说的。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6-01-21
十三 ~ hm`uP  
<SQ(~xYi  
  “你不让我们去,让我们在望月庭等着,可是你都没来。”莒芹接着说。 (C`@a/q  
R 3G@ G  
  “我来了不是坏了你们的好事。”桀雪斐淡笑一声,嘴里却说着刻薄的话。 6ZksqdP8  
_BwKY#09Zp  
  莒芹贼贼的笑着。“呵呵……大哥真会说笑。一定是大嫂让大哥动心了吧?” M8_R  
g8v[)o(qd  
  “只是个小丫头!”一提起灵以蓉,桀雪斐的脸上难掩笑意。 ZR6&AiL(Bj  
My],6va^  
  “嘿嘿,大哥表情不一样喔!”林沛湖乘机揶揄他。 $i -zMa  
qNy-o\;XN  
  “哼!我今天只是来喝酒的。”桀雪斐今天来的目的只是喝酒,其他的随便他们怎么说。 fmBkB8  
v,8Si'"i+  
  “既然大哥不想说,咱们改日再谈。”莒芹自然也知道如何找台阶下。 4^0\dq  
r}Ltv?4  
  “大哥,最近没什么仗可打,真无聊!”日哗楠向来好战。 k>7gy?Y!K<  
!IfI-Q  
  “你那么喜欢打仗,看到有人流血吗?”桀雪斐虽然有张冰山般的面孔,但心地却非常善良。 p7%0hLW  
ykErt%k<n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日子过得有点无聊罢了。”日哗楠当然不希望看到有人流离失所,不过没仗打真的很闷。 d A_S"Zc  
<>&e/  
  “我不觉得无聊。”桀雪斐想起灵以蓉,只要有她在身边,往后都不会无聊的。 `Yo -5h  
qH {8n`  
  “大哥不对劲哦,肯定是和那个没见过面的大嫂有关。嘿嘿!”从每次提到“大嫂”时大哥脸上出现的表情来看,这个定论准没错。 $Z(g=nS>  
WO+?gu  
  “贼笑什么?”桀雪斐搞不懂他们几个在笑什么,殊不知自己想起灵以蓉时的笑容有多温柔迷人。 s:m<(8WRw  
&"H<+>`  
  “没什么,咱们兄弟六人一起干了吧,就当是昨天对大哥的新婚祝福吧!”莒芹率先拿起杯子。 :9rhv{6Wp  
xO9]yULgu  
  “好、好……”一帮人都应和着,只有韶涵一个人从刚才就一直处在发呆中。 ga1gd~a  
oQjB&0k4  
  “喂,韶涵!”日哗楠推了推他,真是个楞小子,是得相思病了吗? i6ypx  
>=W#z  
  “什么?”韶涵呆滞的看着日哗楠,他推他做什么? 6.7 Kp  
5 /jY=/0.a  
  “干啊!发什么呆啊?”大家都把酒杯拿在手里,他怎么还搞不清楚状况。 2&K|~~  
B:#0B[  
  “干什么?”韶涵愣愣的问。 ZjW| qb  
$v@$oPmMj  
  韶涵呆拙的模样引来五人的笑声。 M|=$~@9#X  
} U1shG[  
  “大家别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去吧!”桀雪斐笑着,他喜欢发呆就让他继续好了。 vGp@YABM  
baGI(Dk  
  “呵呵……”又是一阵笑声,只要这六个人聚在一起,笑声就不绝于耳。 >g=:01z9  
||NCVGJG  
  “时辰差不多了,来,喝了这杯。”桀雪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 $% t  
$ E6uA}s  
  “好,咱们干了这杯。”六人一起喝了最后一杯。 6!N&,I  
7 5u*ZMK  
  “昨天很抱歉,今天算是我向大家陪罪了!”喝罢,桀雪斐独自又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好了,我该走了,你们别喝太多,早点回家。” `,O^=HBM  
*V/SI E*8  
  “回家?”这种话从桀雪斐的嘴里说出来真是太奇怪了。 T&%>/7I>  
lk}x;4]Z  
  “是啊,我走了。”桀雪斐起身就要离开。 c{[d@jt O  
mU*GcWbc+  
  “大哥,没什么要和仪聍姑娘交代的吗?”林沛湖还是不识趣的问。 A2B&X}K|U  
zFOX%q  
  “交代?”他桀雪斐想做什么还需要和谁交代?桀雪斐好笑的想着。 Jg7IGU(dct  
}UX>O  
  “沛湖的意思是,大哥有什么需要转告仪聍的,我们可以代为转达。”子雅对桀雪斐露出一贯神秘的笑容。 $+$+;1[  
aY6]NpT  
  “呵,你应该最了解我,我走了。”淡淡朝子雅看了一眼,桀雪斐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RKRk,jRL  
SkVW8n*s  
  “子雅,大哥有什么想和仪聍姑娘说的吗?”林沛湖好奇不已。 `TBau:ElI  
[$ vAjP  
  “呵。”子雅笑得让人猜不透。 Vd1.g{yPV  
%lF}!  
  “这是什么意思?”韶涵插嘴道。 R/VrBiw  
S:"R/EE(  
  “小孩子别管这么多。”日哗楠回应着。 -!zyit5B  
|E/U(VS3l~  
  “我是小孩子?” f-!t31?XK  
fS2 ^$"B|  
  虽然韶涵的年纪最小,但他不喜欢别人这么称呼他。 l'h[wwEXm{  
-UgD  
  “你就是啊!”日哗楠在一旁强调着,看着韶涵生气的表情,觉得还真是可爱;大家都爱欺负他。 n- cEa/g  
{UX[SAQ  
  “你们猜大哥今天是怎么了?总觉得和平时有点不同。” !M]_CPh]  
ti`R  
  林沛湖的话其实大家都认同,他们还真没看过像今天这般开心的桀雪斐,与平时真的是大不相同。 aO@zeKg  
_tE$a3`  
  “大哥恐怕找到了可以改变他一生的人。”子雅的话让大家深信不疑,因为子雅的能力不输给桀雪斐,只是子雅向来淡薄名利。 VHsNz WI  
<_""4  
  “难道是大嫂?”林沛湖抢先说道。 }}~ ^!  
BU:s&+LYUv  
  “呵呵,你们慢慢喝,我要出去一下。”子雅并没回答林沛湖的问题,径自走出房间,他知道桀雪斐走时回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现在要去执行了。 [ sz#*IJ  
!l6B_[!@  
  “子雅这个人真是让人摸不透。”莒芹向来自认聪明,但认识子雅之后,也不得不伏首称臣。 dJNYuTZ'  
8Yq6I>@!  
  “莒大哥都甘拜下风了,我们更是猜不透了。”林沛湖说话一向都不经大脑。 (2qo9j"j/Y  
V i#(x9.  
  “那别管他了,咱们喝。”莒芹确定子雅肯定是去做某件事,既然不想让他们知道,也就不必自讨没趣的追问。 eW >k'ez  
SH}O?d\Q:  
  其实子雅并不是离开望月庭,而是去了仪聍的厢房。 T\c dtjk  
jliKMd<?  
  “仪聍姑娘!”子雅有礼的打招呼。 ?SQT;C3j(  
%Y!lEzB5  
  “子雅?”子雅的突然出现让仪聍有些乱了分寸。 9vVYZ}HC  
Y%Saz+  
  “呵呵……是在下!” RX#:27:  
?n[+0a:8E  
  “抱歉,我刚才……” ])vM# f  
,uK }$l  
  “没关系。”子雅知道仪聍是因为没对他使用尊称而感到抱歉,但他并不介意人家怎么称呼他。 HZ )z^K?1  
(gQP_Oa(  
  “找我有什么事吗?”仪聍小心翼翼的问,直觉子雅的到来绝对不是好事。 _ VKBzOH  
3:C)1q  
  “我想仪聍姑娘妳应该很聪明,而我说话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 6'Rc#\P  
*:bexDH  
  “我知道。”仪聍有种不好的预感。 Q2/65$ nW  
=Ox}WrU~  
  子雅浅笑了一下,但那笑容却让仪聍心里发毛。 ]?pQu'-(  
RN[I%^$"  
  “大哥以后不会来了,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而这间望月庭以后就真正属于妳了。”子雅不疾不徐的说着,口气中却听不出一丝的同情。 0^lWy+  
]K"&Vd  
  “什么?”虽然仪聍知道子雅说的都是真的,但她还是不敢相信桀雪斐真的舍弃她了。 flsejj$  
vrkY7L3\  
  “不用怀疑自己的耳朵,我不会把话说错,我也不喜欢重复说过的话。” vADiW~^Q^  
,/42^|=Z6O  
  仪聍跪倒在地,霎时泪流满面。“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9CikLX)7  
=Zd(<&B K  
  对仪聍的哭泣声听而不闻,子雅面无表情的离开。 3/G^V'Yu  
| f#wbw  
  这就是她的命,桀雪斐的心从来就未曾留在她身上,只能怪她自己用错情了。 VYvfx  
Dk1& <} I  
  走回兄弟的厢房,子雅拍了拍手。 LPk@t^[  
+pofN-*%  
  “怎么了,子雅大哥?”韶涵抬起头询问。 R@e'=z[%1  
86&M Zdv6  
  “我们以后不用来这里了。”子雅依旧笑着回答。 *TOdIq&z  
A(Ct^/x-  
  林沛湖第一个跳了起来。“以后都不来了吗?” #qRoTtMq 7  
$<*) 5|6  
  “是的!”子雅直截了当的回答。 c!w[)>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6-01-22
十四 MjQ>& fUK  
F&p42!"  
  “为什么啊?”林沛湖立刻嘟起小嘴表示抗议。 "}0QxogYE  
7ko}X,aC  
  “这是大哥的意思。”子雅知道他这样做,桀雪斐一定不会反对。  R'_F9\  
btC<>(kl&  
  “那仪聍姑娘怎么办?”林沛湖立刻想到仪聍。 e9k$5ps  
+q432ZG  
  “这个不用你操心,走吧!”子雅说话一向没什么感情。 2+YM .Zl  
mL s>RR#b  
  “好了,找个好地方,咱们继续喝吧!”莒芹知道刚才子雅肯定是去找仪聍解决问题,反正一切都已成定局,何必再问个没完没了的。 "SwM%j  
IqjH  
  “好!” 'miY"L:| O  
VTJ,;p_UH  
  一帮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离开望月庭,留下的只有凄凉的哭声。 tcS7 @^'  
C Ejf&n  
  仪聍知道她等的那个人不会再出现,今后只能守着回忆过日子。 WAt| J2  
}vLK-V v  
  桀雪斐一进桀府就直奔大厅,却不见灵以蓉。 gM<*(=x'  
_g(4-\  
  “爹!娘!” Z+< zKn}  
]oN:MS4r  
  “儿子回来了?”桀凛天有些意外,这个儿子竟然会准时回家吃饭? +a%Vp!y  
wj fk >  
  这个死老头,人家回来又不是为了你,桀雪斐翻了翻白眼。“以蓉呢?” Mt@P}4   
[Yx)`e  
  “呵呵,在找我儿媳妇啊!刚才春棋去房里找过她,似乎还没回来。” lF]cUp#<  
-jc8ku3*  
  “没回来?”桀雪斐心里一惊,都那么晚了,她答应过不会迟回家的,难不成出事了? En:.U9?X  
, Vz 1l_7  
  一想起那个小迷糊,桀雪斐便立即转身往外走,又骑上马往市郊灵家赶去。 ?Z-(SC  
PI>PEge!&  
  小丫头,妳可别给我出事!一路上,桀雪斐的心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v,Lv4)  
k9j_#\E[  
  刚到城门桀雪斐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前方缓缓走来。 _{CMWo"l  
pKDP1S# <  
  “丫头?” +jzwi3B`  
0r?975@A  
  桀雪斐奔向那道身影,然后跳下马,站在灵以蓉面前,这突来的举动把她吓得半死,立即尖叫了起来。 #<ppiu$  
d-e6hI4b  
  “妳是不是还想叫救命啊?”桀雪斐抓着灵以蓉的肩膀,调侃她。 VO#x+u]/  
x*}41;j}C  
  “啊?”灵以蓉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桀雪斐时,便停止尖叫,呆了一下。 P2y`d9,Q  
<sU?q<MC  
  天色太黑,刚才根本看不清站在前面的人谁,不过身体的感觉骗不了人,桀雪斐的双手一碰到她的肩膀,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而且这种说话口气除了他没有别人。 rGa@!^hk  
zN3[W`q+m  
  “妳啊来啊去的要到什么时候?”见到他都没其他话要说吗? QoLp$1O (y  
`!Z0; qk  
  “什么啊来啊去啊?是你突然叫我,我被吓到了嘛!” f-.dL  
=,B Dd$e  
  他吓她?她都快把他急死了,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她还在外面遛达,桀雪斐真是快气炸了。 U F&B7r  
9xN`  
  桀雪斐顿时想起先前韶涵的那番话,越想额头越是冒着冷汗,难道他真的喜欢上灵以蓉了? yMz dM&a!*  
.MS41 E!  
  “怎么了?”灵以蓉看桀雪斐的脸色,以为自己又惹他不高兴了。 C"0vMUZ  
1d!TU=*  
  “怎么会这么晚?”桀雪斐担忧的问,那烦人的问题暂时先不想。 P& h]uNu  
s~m]>^?8MR  
  “啊?”这是灵以蓉对于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的第一反应。 zJ_y"bt  
qFI19`?8E  
  “又是啊?”是存心气他吗? - LB}=  
Hzz v 6k  
  灵以蓉低下头,不敢瞧他。“对不起嘛!” OuK RaZ  
\Yn0|j>  
  “回府再说吧!”再和她扯下去天都要亮了。 li{!Jp5]1b  
0{I-x^FI  
  “啊?”灵以蓉不可救药的继续她同样的反应。 G:@1.H`  
{;6a_L@q;|  
  还没等灵以蓉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桀雪斐抱上了马。 @1' Y/dCyD  
>YsM'.EFD  
  “抱紧我。”桀雪斐习惯性用命令的口气。 =+I-9=  
x9S9%JG :  
  “我已经抱很紧了!”灵以蓉稚气十足的说着。 F%af05L[  
8V9OMOt!  
  “呵呵……”桀雪斐觉得莞尔。 qDz[=6BF  
'Ffvd{+:8  
  “笑什么?”为什么老是笑我?灵以蓉觉得好气。 }9#GJ:x`  
}J92TV  
  “不关妳的事!”桀雪斐就是喜欢逗她生气。 I,,SR"  
Zy:q)'D=  
  “可恶!”灵以蓉故意用力抱紧桀雪斐,谁教他又瞧不起她。 k]RQ 7e  
g}a+%Obb  
  小丫头手上的劲还真大。“喂,抱那么紧想勒死我啊!” 2~r2ErtS  
dWwb}r(ky  
  “你不是说要我抱紧点吗?”灵以蓉使上浑身力气又用力了一点,反正她知道桀雪斐不舍得向她发火。 \X]I: 0^j  
{%, 4P_m  
  “好妳个小丫头,回家收拾妳!” 37M,Os1(  
b1."mT!p  
  “我不怕你,呵呵。” a,fcR<  
vP%:\u:{  
  “小丫头!”听到灵以蓉爽朗的笑声,就让桀雪斐感觉很放心。 yv)-QIC3  
`bd9N !K  
  “对不起,我晚回来了。”灵以蓉把头靠在桀雪斐结实的背上,充满愧疚的说着,她知道桀雪斐是担心她才来接她的。 aHNn!9#1  
iU# "G" &  
  “哼!”桀雪斐只是轻哼了声,脸上却露出温柔的表情。 * C*aH6*  
z|$9%uz"  
  “以蓉!” +IlQZwm~  
^RYq !l$  
  一到家,桀雪斐叫了声她的名字,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呼吸声,没想到她竟然睡着了。 y43ha  
+M<W8KF  
  桀雪斐轻轻的把灵以蓉抱住他腰间的手放在马背上,自己先下马,然后温柔的抱她进府。 1pjx8*!B  
F_4Et  
  一路上,见到此景的丫鬟们都看傻了眼,因为桀雪斐脸上柔和的笑容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6?[SlPPE1  
cvhwd\  
  “二少爷今天好迷人啊!”丫鬟们交头接耳的说着。 {7;QZk(  
uZ'Z-!=CL  
  “少夫人真幸福。” %~8f0B|im  
{9.UeVz  
  回到房间,桀雪斐把灵以蓉抱放在床上,并替她盖上被子。 >]C/ Q6  
[{Q$$aV1  
  他坐在床边,轻抚着她的脸庞,不自觉的吻了她的唇,透过月光的照射,她的样子依旧让他觉得惹人怜惜。 /c 7z[|  
KG9-ac  
  想起昨天自己的行为让她伤心的哭肿了双眼,不免感到自责。 zwJ&K;"y(  
bHE.EBZ  
  “好好睡吧!以蓉。”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桀雪斐静静的走出房间。就让她多歇会儿吧,她应该很累了,至于为什么晚回来,明天再问她吧! {z0iWY2Xw  
tp7$t#  
  一走出房间,桀雪斐就看见娘亲迎面走来。“娘?” j;_  
~s HdOMw  
  “呵呵……斐儿,你接以蓉回来了?” R)Mkt8v  
wMCg`rk  
  “是!” T\p>wiY2|F  
 N{g7  
  “斐儿,你老实告诉娘,你是真心想娶以蓉的吗?” "2C}Pr ,p8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6-01-23
十五 '2 Y8  
-*Tf.c  
  桀雪斐笑而不答。 \GQRpJ#h1  
%?, 7!|Ls  
  “以蓉是好女孩,不要欺负她,知道吗?” FPkk\[EU  
xQU//kNL  
  “娘,是她欺负我才是。”桀雪斐不平的叫屈。 4H;7GNu  
GM9[ 0+u;  
  “以蓉欺负你?瞎说!” Qxa Me8 (  
K$D+TI)  
  “她可厉害了,我从没见过敢跟我顶嘴的女人……不过她只能算是小丫头而已。” B* 3_m _a  
/Us+>vg!  
  “娘很久没看过你笑了。”看着儿子眉飞色舞的神情,她不禁感到欣慰。“斐儿……” pp*MHM)x|q  
+|+fDQI  
  “娘,不用说了,我知道妳想说什么。”桀雪斐叹了口气,他知道娘亲在担心什么,但那都已经过去了。 Ssa/;O2  
436SIh  
  “娘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不要伤害以蓉就行了。” ;4oKF7]   
ZhoB/TgdL  
  “我不会伤害她的。” !-gOqo  
L w/ZKXDU2  
  “那就好,很晚了,回房睡吧!” *_yp]z"  
 qZP>h4  
  “好,娘也早点休息。” T k>N4yq  
-T-h~5   
  见娘亲离去后,桀雪斐想了想,又走回房,他悄悄的打开门,不想吵醒灵以蓉,为了让她好好睡,他今晚准备睡在长椅上。 ]"M4fA  
b9([)8  
  桀雪斐躺在长椅上,双手放在脑后,看着屋顶,眼前却浮现灵以蓉的笑脸,笑容不自觉的爬上他的脸,他是真的很久没笑过了,自从那个女人走了之后,他就很少在家人面前展露笑容。 ?H3xE=<X  
O.*,e  
  灵以蓉真是个不一样的女子,她很单纯,不知不觉的就会受她吸引。 >9|/sH@W  
hHdH#-O:4"  
  桀雪斐也解释不清那种感觉,回想当日大街上的匆匆一瞥,让他印象深刻── 6<R!`N 6  
_CBG?  
  “老板,求求您,帮帮我爹吧!我真的很需要您的药。”灵以蓉不顾周遭停下脚步驻足观看的人群,只是一心想救她的爹。 V,fSn:8%M  
(2Z-NVU#  
  “姑娘妳别这个样子,我要做生意,真的帮不了妳。” !v;N@C3C  
EaaQC]/OX5  
  灵以蓉知道再求也没用,只得颓然回家。 mD<- <]SYp  
B;x5os  
  放下马车的帘子,桀雪斐吩咐下属跟踪灵以蓉回家。 {txW>rZX  
/bdL.Y#V  
  “老爹,对不起。”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灵以蓉一阵心痛。都怪自己没用,连买药的钱都没有。 qa-%j+  
"+XF'ZO  
  “乖,爹会没事的。” h ?_@nQ!  
b.q/? Yx  
  “老爹……”灵以蓉抱着父亲哭得泪眼模糊。 }0[<xo>K  
.unlr_eA  
  “姑娘!”突然一道男声响起。 d(j g "@  
CD. XZA[  
  “你是谁?”灵以蓉看到有陌生人进他们的家,心下一惊。 tI  
&?I3xzvK  
  “妳不用怕,我只是替我家少爷来找姑娘谈点事,我们出去谈,不要打扰到妳爹。” +3pfBE|  
U9Lo0K  
  “好!”灵以蓉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却不害怕他的邀请。 6a6N$v"  
tTe:Oq  
  “请问你有什么事?” o&E2ds3  
}/z\%Y  
  “姑娘,妳想救妳爹吧?我可以帮姑娘,但条件是请妳在下月初嫁给我家少爷。” aEqDxr6  
qn@:A2e d  
  “什么?”灵以蓉怀疑她听错了。 J;7O`5J  
B>M@'  
  “姑娘不必紧张,我家少爷并没恶意,他会替妳医治你爹,而妳只需要嫁给他就可以了。” ix]t>2r  
9I;d>%  
  “我不懂,你家少爷是谁?为什么要帮我,又为什么要我嫁给他?” =k\V~8XZ  
#Jo#[-r  
  “姑娘请放心,我家少爷允诺绝不会轻薄姑娘,所以请妳不必多虑。” ;|.^_Xs  
.K=r.tf~  
  “你的意思是说,他并不是真的想娶我?” &Hb;; Ic(  
p(jY2&g  
  “姑娘真是聪明,不瞒妳说,我家老爷也身患重病,他老人家急切地想要个儿媳妇,所以我家少爷迫不得已只好找上姑娘妳,妳应该能体会我家少爷现在的心情吧?” >Mu I-^ 3  
$pKlF0 .  
  “原来是这样。”灵以蓉的口气充满同情,她知道对方一定也很着急,这样的要求虽然不近人情,但也情有可原,她可以理解。 5r&bk`  
X#ZQpo'h  
  “那姑娘的意思?” <y S|\Z|  
9{GEq@`7  
  “我……”灵以蓉犹豫不决。 g@O H,h/  
45,):U5  
  “姑娘,妳爹的病看来也很重,再拖延下去可不是好事。”  :I{9k~  
wVq9t|V  
  “请问你家少爷是?” LEOri=?RF  
pdR\Ne0P*  
  “桀雪斐将军。” 9) ,|h  
$[Z~BfSQ  
  “啊!”灵以蓉惊讶不已,怎么会是桀雪斐?全城最令人畏惧的男人。 * 30K}&T  
("t'XKP&N  
  “姑娘?” ~qeFSU(  
}' AY#g  
  “我、我……我答应你家少爷的要求。”灵以蓉不再犹豫,父亲的病不可以再拖延,就算牺牲自己她也甘愿。 v>} +->f  
yKV{V?h?  
  “既然姑娘答应了,就请签下这张协定吧,我回府后会禀报我家少爷。” M@A3+ v%K  
:G1ddb&0+  
  “协定?”灵以蓉不明白为何要这么做。 6L<:>55  
Yr9'2.%Q  
  少爷当然不会无端端的娶个女人进门,娶亲只是个缓兵之计,他不可能找个女人一辈子黏住他,签了协定,到时候就不怕她缠着少爷了。 <&5z0rDKWw  
}%< ?]  
  “是的!我家少爷并不是真的要娶姑娘,所以时候到了,我家少爷会休了姑娘,还妳自由。” mrTf[ "K  
t>bzo6cj  
  “他会休了我?” f1'ByV'2  
t^#1=nK  
  “是的!我家少爷娶妳只是想安慰我家老爷而已。” Qf:e;1F!  
rJ /HIda  
  “我知道了,我签就是了,只要能救我爹,我什么都答应。” e1[ReZW  
$HwF:L)*  
  “姑娘请放心,只要妳签下协定,我马上会给妳银子,妳可以赶紧去抓药医治妳爹。” \BBs;z[/  
9>{ml&$  
  “真的?”灵以蓉喜出望外。 Vu_oxL}  
:V$\y up  
  “是的。” ]@y%j'e  
B0 A`@9  
  “那么请你先进屋,我马上就签。” D]>Z5nr |  
AJ}m2EH  
  进了屋,灵以蓉不再多想,管他什么可怕不可怕的男人,只要能救他和她的爹,她怎样样都无所谓。 DO{otn 9<  
z{ M2tLNb  
  “签好了。” wA 7\K~fHV  
}pf|GdL  
  “好,这是给姑娘的银子,希望老爷子身体早日康复。” tw.GBR  
XC;Icr)  
  “承你贵言,谢谢。”灵以蓉觉得很感动,如果没有这个人出现,她的父亲就命不保夕了。 +a N8l1  
T_D] rMl  
  “你……在想什么?”灵以蓉走到桀雪斐的身边,靠在他腿上。 z#o''  
b=/'c Q  
  被灵以蓉打断了思绪,桀雪斐这才回过神来。 ]'(D*4  
%k1Pyv;]  
  “妳怎么醒了?”桀雪斐坐起身,捧着灵以蓉的小脸温柔的问着。 n^T,R  
:h{uZ,#Gi  
  “不知道,就这样醒了呀!我记得我还没跟你说我为什么会晚回来。” hL&$` Q  
/kbU<  
  灵以蓉稚气的话语,让桀雪斐感觉心里有股暖流流过。 |58HPW9  
ZZY#.  
  “那妳为什么晚回来?”桀雪斐抱起灵以蓉,不舍得让她跪着。 7n7Xyb  
vK',!1]y  
  双手环着桀雪斐的脖子,灵以蓉面对着他,很认真的说:“我送一位老婆婆回家,但是她家离城门很远,我回来的时候……”说到最后她渐渐垂下头,不好意思继续说。 u]yy%@U1  
r48|C{je-  
  “怎么了?”存心让他担心吗?桀雪斐猜不到灵以蓉接下去的话。 F Z"n6hWA  
p<5]QV7st  
  “回来的时候已经太晚,天色也渐渐的黑了,所以我迷路了。” ;s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6-01-24
十六 USyOHHPW@  
?hnxc0 ~P  
  “迷路?”桀雪斐先是一惊,然后朗声大笑。“哈哈……妳这丫头实在太逗了。” 8iUj9r_  
QL`Hb p  
  “你不用这么笑吧,我都老实的告诉你了,太过分了。” T43Jgk,  
_mc-CZ  
  灵以蓉嘟起嘴,用力把双手压在桀雪斐的两边脸颊上,阻止他猖狂的笑声。 yr/G1?k%ML  
T:I34E[  
  “好,我不笑就是了。”虽然这么说,桀雪斐还是很想笑。 a(uZ}yS$  
/]oQqZHv  
  “我知道我迷路很可笑,但你也不用这样啊。都是因为答应你要早点回来,结果我想走近路才会迷路,走到城门的时候我真庆幸还可以活着见到你。”灵以蓉嘟着小嘴委屈的说着。 Z C<+BKS  
 />6ECT  
  “傻瓜,以后不许这样;还有,以后早点出门,回来时才不至于弄到那么晚。” l dqU#{  
h aApw(.%  
  “可是我放心不下我爹,他就一个人,又住在那么远的地方,我真的很担心他嘛!” aCI3Tx&2qT  
4M|u T 9-  
  灵以蓉的一片孝心桀雪斐当然知道,“明天还去妳爹那儿吗?” ^:]$m;v]  
@(~:JP?KNC  
  “不准我去了吗?”灵以蓉担心桀雪斐不让她回家照顾父亲。 ^w.hI5ua)  
/v8Q17O?e  
  “要去的话,我陪妳吧,免得妳又迷路。”桀雪斐很喜欢看灵以蓉天真的样子,因为这是别的女人没有的。 XiE`_%NW  
lmvp,BzC  
  “真的?”灵以蓉很惊讶他对自己那么好。 Ey&H?OFiP  
z8Q!~NN-K  
  “我说的话也需要质疑吗?”如果有人不相信他桀雪斐说的话,他早就一副冷冰冰的不悦表情了,但对灵以蓉他倒是耐心十足。 |*&l?S  
Da=EAG-{7  
  而灵以蓉只是拼命的摇头,她当然是相信他的,只是她想确定一下。 jEc_!Q  
OxlA)$.hpu  
  “摇头是不相信我?”桀雪斐就是爱逗她,瞧她紧张的模样就感到好玩。 fqNh\~kja  
<I+kB^Er  
  “才不是,为什么你老喜欢扭曲我的意思。” tpfgUZ{  
,OE&e* 1  
  “因为妳总误会我在先啊!”桀雪斐把灵以蓉搂在怀里,温柔的抚着她的小脸。 $)lkiA&;  
MZgaQUg  
  灵以蓉靠在他的胸膛,感觉着他的心跳。“我只是因为太开心,所以想确定一下嘛。” +a,SP   
Z+xkN  
  “傻瓜,我说的话不需要多一次的确定。” s_^`t+5  
v.ZUYa|  
  “因为你不会骗我,对吧?”灵以蓉搂着他的脖子,撒娇的说着。 JMAdsg/  
4 95Y<x}=  
  “妳真是会歪曲人家的意思。”桀雪斐笑看着她,这丫头还真是会说话。 m{oe|UVcmr  
tk0m[HN@eV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灵以蓉坐起身,认真的看着桀雪斐。 =nHkFi@D=t  
xTk6q*NvT^  
  “妳可真是鬼灵精啊!” 51% Rk,/o  
Bd*Ok]  
  “那我到底该怎么理解才对?” {OQ)Np!  
mE+=H]`.p  
  “呵呵……坏丫头!”真是怕了她了,难道要让他说更肉麻的话吗? i'ZnU55=  
GB*^?Ii  
  “雪斐。”灵以蓉不自觉的叫着他的名字,“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4{$ L]toP  
rB =c  
  “当然可以,以后不许改口了,知道吗?” gue~aqtJ  
NE?tfj  
  “知道了。”灵以蓉真的好开心,原来她以前听到的传闻都是假的,桀雪斐其实是个大好人。 =nUzBL%~  
9t{Iv({6p  
  “已经很晚了,快去睡吧!” kO' NT:  
ka| 8 _C^z  
  “我们一起睡。”灵以蓉单纯的说。 l#!6 tw+e?  
MI|anM  
  尽管她的话桀雪斐不会误会,但是今晚和昨晚不一样,桀雪斐知道自己的心境不同了,等他确定了对她的感情他们才能发生关系。 (z.eXoP@>  
_Xzl=j9[  
  “不用了,妳自己去睡,听话。”桀雪斐语气坚持,因为他怕自己会把持不住。 'MY0v_  
F%^)oQT+c  
  “我知道了,那我睡这里,你睡床。” b[os0D95  
K4K]oT  
  “妳想惹我生气?还是喜欢我凶妳?” ]mT2a8`c.r  
#b wGDF  
  “知道了,那我把被子拿来给你,着凉了可不好。”灵以蓉微笑着把被子拿给他。“那我去睡了。” j06qr\Es  
i"d&U7Q  
  “嗯。”桀雪斐感觉灵以蓉的身上好像有种魔力,让他可以松懈下来,他觉得和她在一起很轻松。 otbr8&?-  
foUB/&Ee  
  漫长的夜,两人的距离虽然被拉开,但心却是紧紧系在一起。 G*_qqb{B  
udXzsY9Ng  
  “雪斐,起来了!”灵以蓉蹲在长椅旁,叫着还在熟睡的桀雪斐。 0' oXA'L-J  
3H0B+F2XQ  
  “唔……以蓉……”桀雪斐睡眼惺忪的转醒。 jJ-C\ v  
.izq}q*P   
  灵以蓉拉住桀雪斐的手,“我把早膳拿来了。” {?5iK1|}K  
{x.0Yh7  
  “妳这丫头真是黏人精!”那么早就起来,他才刚刚睡着而已,昨夜他一整晚都在想着灵以蓉。“我去梳洗一下,等我。” uT4|43< G  
Q`<{cFsU  
  “嗯。”灵以蓉乖巧的点着头。 AtG~!)hG  
05 q760I+  
  梳洗完毕后,桀雪斐开始用早膳。“今天还是粥?” FfJp::|ddr  
x|rc[e%k  
  “今天不一样喔。” SH?McBxS  
el9P@r0  
  桀雪斐尝了一口,“的确,今天的味道和昨天的不一样。” f*o  
FCE y1^u  
  “因为我手艺好嘛。” eY<<Hld  
#t ;`  
  “我只是说不一样,又没说妳手艺好。” &,&+p0CSI!  
 /qLO/Mim  
  “都一样啊!”灵以蓉很容易自我满足,不过这也正是桀雪斐喜欢她的地方。 (D>_O$o  
?ko#N?hgI  
  两人喝着粥笑看着对方,屋子里洋溢着一种幸福的感觉。 C~En0G1  
# -'A =j  
  喝完粥后,桀雪斐起身。“我们走吧!” xFu ,e  
yY$^ R|t  
  “去哪儿?” u&~Xgq5[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6-01-25
十七 F#RNm5  
ocMTTVo  
  “去妳爹那儿。”真是迷糊,昨晚不是说好了。 Ex|Z@~T12  
[e@m -/B  
  “可是现在去会不会太早,老爹……我是说老爷那里……” 2_o\Wor#  
hNkv lk'Ui  
  “那个老头妳就不用管他了。”桀雪斐才不管那个装病的父亲是死还是活。 #902x*Z'c"  
gi5X ,:[  
  “雪斐,你这样可不对喔!老爹他也病了,我只顾着照顾自己的老爹,他怎么办?不管怎样我现在也是他的媳妇啊。” 5rCJIl.  
@icw:68  
  “是儿媳妇。”桀雪斐更正灵以蓉,她只是他一个人的妻子。 P0OMu/  
~=[5X,Ta  
  “是啦是啦!但我觉得他很可怜,你都不关心他。” $XMpC{  
O#O"]A  
  灵以蓉难道看不出父亲是在装病吗?她认真的模样让桀雪斐觉得她很善良。 ,2 W=/,5A  
]SPuNBsy)  
  “他不需要关心,整个桀府那么多人关心他,我们不用理他。” JXq!v:w6  
2cIKph  
  桀雪斐用我们称呼着他和灵以蓉,这让灵以蓉甜到心里,开怀的笑了。 /EP zT7  
~I;x_0iY4  
  “笑什么?” dW!El^w}  
Y`eF9Im,  
  “我喜欢你说‘我们’,这种感觉很好。”灵以蓉紧紧的抱住桀雪斐。 5Ww,vSCV)  
4^:dmeMZ`  
  “妳是我的妻子,我和妳不分开,所以当然是我们。” LiQH!yHW  
sn^ 3xAF  
  “不分开?”灵以蓉抬头看着他,其实她一直担心着两人当初的协定,所以听到他说不分开,她真的好开心。 Hmhsb2`\  
6 ]<yR> '  
  “是啊,不分开。”桀雪斐也紧紧的抱住她。 ebCS4&c  
$qZ6i  
  灵以蓉笑得更甜蜜,因为对桀雪斐的依赖已经日渐浓厚,她真的舍不得离开他。 \?8q&o1=]  
,`a8@  
  “好了,我们快出门吧。” [GI2%uA0  
ubVZEsoW?  
  “好。” %i?v)EW  
H}CmSo8&  
  一到小屋,灵以蓉兴奋得立即跳下马,一看到刚走出来的老爹,立刻激动的叫着:“老爹。” Vu E$-)&)  
DpT$19Q+  
  “以蓉?”灵忡顷很惊讶女儿那么早就来了。 L*vKIP<EMM  
S3E5^n\\  
  桀雪斐随后上前施礼。“您好。” jh`[ Y7RJO  
oVPr`]  
  “你是?” %d(= >  
5r~jo7  
  “女婿是桀雪斐,我想我也应该叫您一声爹。” ,$> l[G;Bm  
,p#B5Dif/  
  “没想到你也来了,以蓉还真会麻烦人。” ?Y,^Moc:  
PDuBf&/e  
  “没什么,我是担心她……”看了看灵以蓉的神色,桀雪斐没把她迷路的糗事说出来。 ; /K6U  
^?+[yvq  
  “呵呵……进屋来坐吧!” iv *$!\Cd  
fe/;U=te  
  进到屋里,灵以蓉扶着父亲坐在床上,而桀雪斐坐在唯一一张椅子上。 >^jBE''  
+Pl)E5W!=`  
  四周的墙壁上都是裂痕,整个小屋也很简陋,桀雪斐不禁用怜惜的眼神看着照顾着父亲的灵以蓉,这个丫头真的恨乖巧,他以后会好好待她的。 r89AX{:  
yk8b>.Y\A  
  “对不起,这里实在太简陋了……”灵忡顷一脸歉然。 VEh9N  
Kz42AC  
  “哦,没关系,不打紧的。” Z>`\$1CI  
R0INpF';  
  “是啊!爹,他很粗生粗养的。”灵以蓉故意说着,然后对着桀雪斐做鬼脸。 <u\Hy0g  
0E26J@jcZ7  
  “以蓉,怎么可以这样没大没小的。” F)cCaE;  
#tKks:eL  
  “爹,没关系,我回家会好好调教她的。”桀雪斐坏坏的说。 W\Pd:t  
 _:\rB  
  灵忡顷自然以为桀雪斐的话是别有用意,欣慰的笑着,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根本还没有肌肤之亲。 4e>f}u 5  
N_:!uR  
  “老爹,我知道您喜欢吃鱼,我今天去捉鱼煮给您吃好吗?” )Mq4p'*A[  
*RJD^hu  
  “好啊……不好!”一想到桀雪斐在这里,灵忡顷马上拒绝了女儿的提议。 [D|Uwq  
I7XM2xM  
  “爹,我倒很想看看她捉鱼的样子,您不用介意,我也想尝尝她的手艺,老是喝粥可不行。”桀雪斐本来就是个不拘礼节的人。 ,uO?f1  
] C_$zbmi  
  “桀将军真是豪爽。”灵忡顷忍不住对他有好感,的确是个汉子。 z[+pN:47  
pKL^ <'w0  
  “不用这样称呼我,叫我雪斐就行了。” t7 $2/C  
qg-?Z,EB  
  “好、好……”有这么个女婿还真不错,和凛天那老家伙说的可大不相同啊! k*xgF[T 8  
s5ddGiZnBT  
  “老爹,今天您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为什么不多睡会儿?” <}$o=>'  
RE(R5n28,  
  “病好了,要多活动一下嘛!”生病真是不好过,装病更是不好玩,明明都说没事了,可这个乖女儿还是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Wo@0yF@  
$Aw"?&d"  
  “可是您才刚好嘛!” B'OUT2cgB  
z  %Ty;  
  “以蓉,妳就不用担心了。”看着灵忡顷的气色,桀雪斐怎么瞧都不觉得他是个生病的人,就像家里那个老头一样。 YL_M=h>P  
1]Q;fe  
  灵忡顷看了看桀雪斐,他看得出这个男人很精明,不是所有人都像他的女儿那么容易受骗。 ~:`5Y"Av:  
(}Q(Ux@X  
  其实他也是装病,至于原因,现在还不可以告诉灵以蓉,当然也不能让桀雪斐知道。 2/XrorV  
0d>|2QV   
  “老爹,那我们现在去捉鱼,中午做给您吃。” p{@jM  
.-Z=Aa>  
  “雪斐,我们走吧!”灵以蓉走向桀雪斐,拉着他的手。 m|uVmg!*  
qdPmTaak  
  “好,那爹在家好好休息。”桀雪斐的话当然是冲着灵忡顷说的,他怀疑他是在装病。 M7fPaJKL  
D!DL6l`  
  “我会的。”灵忡顷不露声色的笑着,这个女婿的目光真够凌厉的。 Sa-" G`  
G|I}x/X"Q7  
  桀雪斐随灵以蓉出去后,灵忡顷不免有些担心,要是引起他的怀疑,那可是大事不妙,虽然以蓉已经嫁入桀府,但毕竟他们的婚姻是维系在那份协定上,要是他撕毁协定,那岂不是害苦了以蓉。 !y862oKD  
_=9m [  
  来到湖边,灵以蓉将木桶放在一旁,把袖口卷得老高,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6-01-26
十八  3p"VmO  
G6w&C^J*8>  
  “妳就是这样捉鱼的?” `$ZX]6G  
2qo=ud  
  “是啊,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V%8?f,  
0vuL(W8)  
  “好啊。”桀雪斐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赤手空拳的要怎么捉鱼。 fuSfBtLPR#  
$3<,"&;Ecs  
  只见灵以蓉慢慢走到水比较深的地方,弯下身子把手悄悄的放进水里,她静止不动,渐渐的看鱼靠近,然后敏捷的一把抓起一条鱼。把鱼捞出水里,虽然很滑,但灵以蓉的力气却很大,双手紧握住,马上跑到湖边把鱼扔进木桶里。 }P(RGKQ Z"  
6(awO2{BP  
  “妳真行啊!”桀雪斐还是第一次看人这样捉鱼。 sqTBlP  
^kZfE"iE2  
  “我不喜欢用削尖的木棍刺鱼,那样太血腥了!” 5`qt82Qm  
v|5:;,I  
  灵以蓉像个孩子般笑着,却给了桀雪斐极大的震撼,他有着战死杀场的觉悟,死在他手下的人多不胜数,有时他都觉得生命是如此廉价的东西;但是刚才听着灵以蓉的话,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触,就像他其实不喜欢杀人,但是最后他还是得为了保卫国家去杀人,引领全军将士剿平侵占国上的敌人。 }e3M5LI1L  
p:M#F:  
  “雪斐,你在想什么?” u2HkAPhD  
}*Qd]\fy  
  “没什么。”桀雪斐温柔的看着她,他想的事怎么可以告诉她,她是那么单纯无邪,那么血腥的事不适合让她知道。 BqZ^I eC$  
q0WW^jwQ  
  “我们一起来捉鱼吧,你不知道可以这样捉鱼吧?” ~\dpD  
4,9AoK)yp  
  “妳瞧不起我?” 80$P35Q"  
;TSnIC)c  
  “呵呵,我在逗你而已。” v ;MI*!E  
nWFp$tJ/R  
  灵以蓉拉着桀雪斐的手走进湖水里,教他该如何静静的靠近鱼儿,而且告诉他一定要挑大的鱼,因为这样比较容易抓牢。 ""pJO 6bI  
Dj!J 4uD  
  “不要出声,看我的。”桀雪斐身手敏捷的靠近水中的鱼,却一个捞空被鱼儿溜走。 xmiF!R  
PI?-gc?[  
  “看吧!不是那么容易的。”灵以蓉得意洋洋的笑着。 ny=CtU!z  
^1Yx'ua'  
  “别得意,我再来。”桀雪斐表现出童真的一面,难得像个顽皮的小孩站在湖里捉鱼。 <c\aZ9+V  
Cog:6Gnw  
  “又来了一条!” /S;?M\  
[]Fy[G.)H  
  “不要叫,这次我一定捞得起来。”再捞不到鱼,他的面子可挂不住。 z[k2&=c  
MUo?ajbqOd  
  桀雪斐的手悄悄的靠拢,一把抓住了鱼,但是因为这条鱼实在太大了,不停的挣扎,溅了他们一身的水,桀雪斐不小心手一松,还是让牠给跑了。 ]MHQ "E?  
V|D;7  
  灵以蓉开心的笑着,看着满身湿透的桀雪斐,拉下袖子帮他擦拭着。 I)x:NF6JO  
0L1P'*LRU  
  “还是我来吧!你虽然是将军,但是这种捉鱼的方式大概不适合你。” =j{jylC  
&SM$oy#?  
  看桀雪斐默不作声,灵以蓉有些担心,难道他生气了? GW#kaqC1  
*N r|G61  
  突然桀雪斐露出贼笑,把手伸进水里,把水往灵以蓉那里泼去。 -],?kP  
"T u[n\8  
  “喂!你干什么?”灵以蓉用手挡着。 TY\"@(Q|G  
fsc~$^.~\  
  “哈哈……”桀雪斐只是突然想和灵以蓉戏水。 ([CnYv  
VUC <0WV  
  “讨厌啦你!”被泼得一身湿的灵以蓉抗议着,反正也湿了,她也顽皮起来一起泼着水。 zRy5,,i5=[  
(' Ko#3b  
  一时,只听见两人开心的笑声。 l$-=Pqb  
E/~"j  
  上岸后,灵以蓉甩了甩湿透的头发,别有一番风情。 YPha9M$AgU  
L_THU4^j  
  “以蓉。”桀雪斐走上前抱住她。 ^>N8*=y  
J[ e}  
  灵以蓉静静的靠在他的肩上听他说话。“雪斐,你想说什么?” EzR%w*F>Q  
3(1 ]FKZtt  
  “我想,一辈子都这样抱着妳。” 3)}(M  
X:>$ 8^gS  
  灵以蓉笑得好甜,每每被桀雪斐这样抱在怀里,都让她眷恋得想多待一会儿。 N#4N?BBP"  
TjxA#D)   
  “怎么不说话?”桀雪斐还是头一次说这么肉麻的话。 X P;Bhz3j  
xr[Vp  
  “呵呵……”灵以蓉笑而不答,存心急死他。 D//=m=  
$SY]fNJQ  
  “不答是不是?”桀雪斐狡诈的笑着,突然一把抱起她。“再不说就把妳扔进湖里!” @?k J).  
I G ~`i I  
  “不要嘛!”灵以蓉紧张的搂住桀雪斐。 g>JLDQdc  
I\O\,yPhhP  
  “傻瓜,吓妳的。” KngTc(^_D  
1\*\?\T>_  
  “我也是装装样子的,哈哈。”灵以蓉俏皮的说着。 K.<.cJE  
BS Iy+  
  “知道妳机伶。” Y}#h5\  
3vcO!6Z5  
  “我想一辈子黏住你。”灵以蓉看着桀雪斐,给他肯定的答案。 fP.F`V_Y  
EEGy!bff  
  桀雪斐把她放下来,两人手牵着手走到湖边坐下来,灵以蓉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脚踢着水,任由水花溅在身旁的桀雪斐身上,而桀雪斐只是闭上眼随她调皮捣蛋。 os/vtyP:a  
lo[.&GD  
  “妳这个小丫头!”桀雪斐湿着脸看她,猛然伸出手拉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听着我的心跳,我从来不曾这么喜欢一个女人,妳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hiQha5  
daYx76yP_?  
  “我听到了,我也最爱你。”灵以蓉抬头看着他,笑得十分开怀。 kkQVNphc  
_ ]Z s,Hy  
  她的笑容好像有感染别人情绪的能力,桀雪斐也笑得开心,他囚禁了自己好久,从那个抛弃他的女人无情的离开以后,他就再也不相信女人、再也不曾如此开怀的笑过,虽然和灵以蓉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短,但他确信他真的喜欢上她了。 ~/P&Tub^  
3nhXZOO1  
  “那要爱一辈子喔。”不管自己是否已经爱上她,他霸道的要她爱他一辈子,因为他不允许再被背叛。 LS917ci-  
lw< c2 C  
  “好。”灵以蓉不敢提起协定的事,因为她害怕。就算现在有桀雪斐的承诺,但她知道哪天他不再需要她了,她还是要乖乖的走人,因为她不想做令他讨厌的事。 uLWh |   
~NpA".PB  
  灵以蓉想着想着有点想哭,但是她忍着,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哭了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她要坚强、要振作。 5 4L\Jx  
MM x9(`t*.  
  “我们还捉不捉鱼?”桀雪斐笑着问。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6-01-27
十九 ]bgY6@M  
n~Szf  
  “一条就够了吧!”灵以蓉笑看着他,她不想再杀生了,刚才那条挺大的,三个人应该够吃了吧? ?z"KnR+?Q  
98*x 'Wp  
  “那还需要别的菜吗?我陪妳去街上买吧!” C(,=[Fi-  
nC~fvyd<P  
  灵以蓉马上摇头。“不要了。” @*_ZoO7{  
f N0bIE Y  
  “为什么啊?” KJ pj  
}<.7xz|V  
  “那个……”灵以蓉吞吞吐吐。 KCl &H  
7F=2t_2O  
  “又有事瞒着我?” [ k!-;mi   
k& WS$R?u  
  “才没有!我哪里有那么多事瞒你啊,我的脑袋里可藏不住那么多事。” di"C]" ;  
A Z4|&iT  
  “那倒是。”灵以蓉的确是很单纯的女子,要她说谎根本是作梦,不是她不会,而是她根本就办不到。 //#xK D  
zkjPLeX  
  “其实……是因为你。”灵以蓉迟疑的说出。 qWRNHUd  
ATYQ6E[{MV  
  “因为我?”桀雪斐觉得很奇怪,又干他什么事了? -V;0_Nx7p  
3<zTkI  
  “你知道吗,全城的人一谈到你,他们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h9Tf@]W   
m]-v IUpb  
  “我有那么厉害吗?”被灵以蓉说得那么夸张,桀雪斐心里有点不太舒服。 YL9t3 ]  
e&H<lT  
  “全城的人都说你是很血腥的人,说你如何如何可怕,昨天你送我去街上,我还没买东西,他们就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还说你的坏话。” ZB^4(F')H  
7ck0S+N'b  
  “那妳怎么说?” ?;KJ (@Va  
SE}RP3dF!  
  “我就和他们说你是好人啊。” &CeF^   
bb :|1D  
  “哈哈……妳这丫头真有趣!”桀雪斐大笑。 |&RX>UW$W  
VJtTbt;>  
  灵以蓉继续说:“他们不信,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跟他们解释清楚,不过你要原谅我喔!” Odjd`DD1  
3$yL+%i  
  “原谅妳什么?” Ns= b&Uyc  
CWsv#XOg]  
  “我说我是你的妻子啊!”灵以蓉像做错事般把头低下,因为她始终觉得自己很卑微,没资格坐在少夫人的位置上。 fQ4$@  
o`! :Q!+  
  桀雪斐抬起她的头,“傻瓜,妳本来就是我的妻子啊!”他没想到灵以蓉担心的是这个。 S*s9 ?  
xTm&`Xo  
  “真的?我可以那样说?”灵以蓉稚气的问。 x^BBK'  
6d8  
  “妳每次都要再确定一次才肯相信我的话?” uESHTX/[  
1|CO>)*D  
  “嗯。”灵以蓉任性的点头。 '|.u*M,b  
a<Ta*:R$0  
  “那好!妳就是桀雪斐的妻子,知道了吗?” VrDvd  
V%+KJ}S!Z  
  “知道了。”有了桀雪斐的肯定,灵以蓉撒娇的搂着他。 UJQ!~g.y]  
X(/W|RY{@  
  “真是傻丫头!” CFVe0!\  
*V>Iv/(  
  “我们回去吧!老爹还等着我们。” ^b'|`R+~}  
{!@Pho)Q  
  一进屋,灵以蓉跟父亲打了声招呼,就拉着桀雪斐进厨房。 XTyJ*`>  
1$]4g/":o  
  “我要开始了。”灵以蓉捞出鱼,熟练的杀起鱼来,刮鱼鳞的手法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桀雪斐看得目瞪口呆。 <E[X-S%&  
B/hL  
  “好了,完成。”一眨眼的工夫,灵以蓉就准备就绪了,桀雪斐这个大将军根本派不上用处。 \} [{q  
+s?0yH-%p  
  “你先出去吧,马上就有得吃了。” GPP{"6q5'  
"]*16t%Z%x  
  “不要,我要看着妳做!” n27df9L  
\;w$"@9  
  “想偷师?” c;\}R#  
]-  
  “臭美!” li>`9qCmI  
L,I5/K6  
  “那快出去吧!省得弄得一身油烟味,马上就好了。”灵以蓉眨着大眼睛。 zE"ME*ou  
{Mt4QA5iZ  
  “那我出去,妳要快点喔!”桀雪斐这才离开厨房。 klC;fm2C  
2UYtFWB9o  
  当桀雪斐走进里屋,看见灵忡顷正在摆桌子,随即走上前。“我来帮您。” HC,YmO:df"  
%1ofu,%  
  “谢谢,让你陪以蓉来还要你帮忙,真是不好意思。” 8[LwG&  
kYBTmz} z  
  “没什么,是我自己想陪她来的,打扰您了。” a5WVDh, cR  
5;{d*L  
  “哪里哪里,进门都是客嘛!” xdp!'1n."g  
Z@&_ T3M  
  “爹看起来好像身体很硬朗,当初是得什么病,怎么那么严重,让以蓉每天都担心着您。” kH d_q.  
q,V JpqQ  
  灵忡顷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回答:“其实没什么大病,是以蓉爱瞎操心。” J}EQ_FC"$  
0vmMNF  
  “是吗?可是……” 15VOQE5Fl`  
|4YDvDEJi  
  “其实是老毛病了,只要喝几帖药就行了,只是那段时间连买药的钱都没有,实在……”灵忡顷叹气,装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博取桀雪斐的同情,其实他刚才是故意打断桀雪斐的话,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 oaHg6PT!  
i]Lt8DiRq  
  “如果没钱,的确小毛病也不是开玩笑的。”看他不像在说谎,大概真的是以蓉太紧张吧。 [5:,+i  
(;$ J5  
  “菜来了。”灵以蓉端着菜,笑嘻嘻的走进里屋。 qo}-m7  
<^U B@'lCm  
  “好香啊!我的宝贝女儿的手艺还是没退步。” D7X-|`kH  
QBR9BR  
  “那当然。”灵以蓉把菜放在桌子上,“不过今天委屈你们了,才一道菜而已。” ?Gp~i]  
(gNI6;P;}  
  “没关系。”灵忡顷和桀雪斐异口同声道。 x&l?Cfvv=  
9$~D4T  
  “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r4J4|&ym  
BR*" "/3`  
  “好。”灵忡顷先夹一口。 ~i))Zc3,g\  
wKk  
  桀雪斐也尝了一口,“没想到妳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r)+dK }xl  
ffE%{B?  
  “娘不在以后,老爹的胃可是我看着的。”灵以蓉不免骄傲的说着,娘亲自从十五岁时离开他们以后,她就自己学做事了,每次做菜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起娘亲,因为她的一手好手艺都是传自于她的好娘亲。之所以会那么担心父亲,也是因为娘亲就是得了重病才离开他们的,现在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能再失去他了。 0&5}[9?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