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77阅读
  • 39回复

[资料]暗算将军/由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6-01-18
'_f]qNy  
!rK,_wH  
  “他对妳好不好?” [VD)DO5  
]vFtByqn  
  一提到他,灵以蓉的表情就很高兴。“嗯,很好。” w7(jSPB  
8hKyp5(%l  
  “呵呵……看来是很好。”老爹坏坏的笑着。 Q>G lA  
:~% zX*   
  “讨厌啦,老爹。” "F$0NYb]I  
}gfs  
  “知道了,不说了不说了。” y{`aM(&  
Ep@NT+VnI  
  扶着老爹,灵以蓉和父亲进了屋,而他们刚才的对话都被站在门外的桀雪斐听到了,想起两人的对话,桀雪斐不由得笑了,她真的很讨他喜欢,以至于到了望月庭还是不放心她,而“千里迢迢”的来看她,毕竟灵以蓉的家离城有点远。 ] VN4;R  
:=0XT`iY  
  “以蓉啊!今天妳怎么回来了?” N1O& fMz  
\n @S.Y?P  
  “雪斐同意我回来看您啊,而且以后我都可以回来看您。” +!(W>4F  
R|Oy/RGY$  
  “真的?” ,_66U;T  
3:$hC8  
  “嗯,他是好人。” WgdL^PN(h  
s,TKC67.%+  
  “那也不能逗留太久,要早点回去喔。” -OpI,qyS  
/)SwQgK#  
  “我知道,不过没人在您身边照顾您,我很担心嘛!” ;$@7iL  
/-<S FT`  
  “我没事,只要妳好好照顾自己就行了。” xA]CtB*o7  
aQwcPy|1R  
  “我会的,不过现在您要听我的,我出去买点东西回来烧拿手的小菜给您尝尝怎样?” 9_[TYzpB!  
0P sp/H%  
  “好啊。”一想到自己宝贝女儿的手艺,灵忡顷就胃口大开。 |{+D65R  
(Mhj-0xf$  
  “去哪?” AZz }  
qCOv4b`  
  刚走出门的灵以蓉不敢相信从身后传来的声音竟是如此熟悉,怎么会是他?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yZ)GP!cM4c  
v>YdPQky  
  “又不理我?还说不讨厌我?” db$Th=s[  
I=6\z^:  
  “啊!你……”灵以蓉转过身,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G&W%CHB  
S`gUSYS"w  
  “我什么呀!那么惊讶吗?”看到她丰富的表情,桀雪斐就笑个不停,来看看她是对的,可以让他那么快乐。 ?F]Yebp^  
H((! BRl  
  “笑什么,昨天都不见你笑,我就这么好笑吗?” 3kFSu  
3"=% [  
  “是啊,我特意来就是来笑妳的。” Nw ;BhBt  
f1MKYM%^x  
  “特意?” ^$qr6+  
MGpP'G:v  
  “妳怎么只挑重点听啊?”桀雪斐显得有点不高兴。 Eukj2 a  
!f5I.r~  
  “呵呵……那么想我啊。” bOR1V\Jr$q  
5J!ncLNm{  
  “哼!”桀雪斐使了个白眼,臭美! ?kBi9^)N4  
Ay?;0w0  
  “我知道我是在臭美。” Pl|e?Np  
*>otz5]  
  桀雪斐觉得不可思议。“妳又猜到我在想什么了?” H JFt{tq2  
<b0;Nf   
  “呵呵……你的想法很容易猜到。”灵以蓉傻笑。 <~:Lp:6 J  
21Z}Zj  
  “妳厉害。” >kK;IF9h  
8 VMe#41  
  “我不能陪你聊了,我要去城里买些东西回来,给老爹做点有营养的东西。” n6T@A;_g  
"F/%{0d  
  “小丫头,我特意来看妳,妳就这么招呼我?”桀雪斐有些不悦。 Kj| l]'  
&S/@i|_  
  “人家没时间了嘛,是你说不能在我爹这里过夜,那我当然要抓紧时间嘛!” yu ~Rk  
Jw;Tq"&  
  “傻瓜,我送妳进城,没骑过马吧?我载妳。” XxXMtiZ6  
i7N|p9O.  
  “好啊!”骑马肯定是比走路快,灵以蓉没理由拒绝。 Pe-1o#7~W  
H Pvs~`>V  
  桀雪斐扶她上马。“坐好了。” h3.6<vM  
BAy]&q|.  
  “嗯!”灵以蓉坐在桀雪斐身后,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靠在他的背上,感觉很温暖,一想到他是特意来看她的,她真的好高兴。 N\f={O8E  
\R}`S`fIw`  
  很快的,两人到了街上。 S8S<>W  
Y +[Z,   
  “到了,快下来吧!”一到市集,桀雪斐抱灵以蓉下马。 83|7#L  
f(}AdW}?  
  “谢谢你。” 4|EV`t}EV  
<)J83D0$E  
  “客气什么?”桀雪斐似乎忘了,自己昨天之前还是个冷冰冰的人。 ZtFOIb*  
Z^'i16  
  “你不走吗?你说过约了朋友的,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就成了。” &YU; K&  
{[<o)k.A  
  “好,那我先走了,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_~=qByD   
6 G^x%s  
  “好,你慢走。” eL vbPE_  
C,;hNg[  
  跨上马,桀雪斐朝望月庭飞奔而去。那群臭小子也该醒了吧? 5)T=^"IHXi  
J0 [^hH  
  不过放灵以蓉一个,他还真是不放心,桀雪斐想着。 "&_$%#HUv  
hPb erc2  
  从午后开始,望月庭的生意才会兴隆,毕竟做酒家的大清早是没生意的。 *2? -6  
Q^B !^_M  
  “仪聍,他们醒了没?”一进房只询问那帮朋友醒了没,桀雪斐完全没注意到仪聍脸上的表情。 pPa3byWf  
+(pFU\&U3H  
  “他们几个应该醒了吧,”仪聍平淡的说着。“我看到几个姐妹进了他们的厢房。” %VSjMZ  
TA~FP#.  
  “呵呵……精神还不错嘛!” m,qMRcDF  
L+]|-L`S  
  桀雪斐的笑容让仪聍看不习惯,才一天不见,这个冷漠的男人就改变了? Tg-HR8}X  
"+BNas^rF  
  “雪斐。”仪聍很认真的看着桀雪斐,“你不想要我吗?” @XSxoUF\  
L(ni6-  
  “大白天的想这些?”桀雪斐觉得好笑,以前的仪聍可从来不会说这种话。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6-01-19
十一 /<s'@!W  
^10*s,(uS?  
  “有了新人就不要我这个旧人了。”仪聍掩饰不了自己心中的妒意。 beEdH>  
' wvZnb  
  “仪聍,我以为妳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桀雪斐躺在床上,手放在脑后,不疾不徐的说着,他不喜欢这个样子的仪聍。 k4'rDJfB  
k]l M%  
  “什么?”仪聍有些惊讶桀雪斐的回答。 "639oB  
HtgVD~[]  
  “妳应该很了解我的,我不想再多说,去叫他们来这里。”这种无聊的谈话让桀雪斐的脸上渐渐失去笑容,他来这里只是来找那帮兄弟喝酒而已,如果昨晚他可以来的话,那也许今早躺在身边的就是仪聍,而昨晚喝的酒绝对是闷酒。 ,6~c0]/  
n9<QSX&~<  
  “知道了。”和桀雪斐在一起多年,多少也了解他的性格,桀雪斐向来说一不二,不喜欢别人和他做无谓之争。 8E H# IiP  
,}2M'DSWa  
  仪聍觉得他们之间隔得好远,就算桀雪斐依旧搂她入梦,她也感觉不到他在她身边。 n7i;^=9 mM  
3kx/Q#  
  “我今晚不待在这儿,叫他们快点来,喝完酒我就走。” ><}FyK4C  
;:,hdFap  
  仪聍无奈的想着,难道只是几句话就让他不高兴到想立刻走人?还是……她不愿再想下去。 >&6pBtC_  
-CtLL _I  
  不一会儿。 Q]]}8l2  
]Q1?Ox:'  
  “大哥!”韶涵的大嗓门在门口响起。 y|X</3w  
NwPGH= V  
  “精神还不错嘛!”坐起身,桀雪斐故意讽刺道。 tgmG#b*  
<[iw1>  
  “大哥精神也不错啊!呵呵。” y[QQopy4:  
3B*b d  
  “臭小子!”桀雪斐只有和这帮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在一起,才会展露别人看不到的一面。 R#"LP7\  
kHWW\?O  
  “大哥,昨晚你怎么没来?我们等了好久,后来……”韶涵搔搔头,不好意思说下去。 IKz3IR eu  
5{zmuv:  
  “后来怎么着?” kA.U2  
{+3 `{34e  
  “后来……就顺其自然的发生那种事了嘛!”韶涵干笑两声,一语带过,他注意到桀雪斐有异。 o){\qhLp  
?Tlt(%f  
  “咦?大哥!你今天好像跟平时不同?” &v/>P1Z G  
8Q(A1U  
  “你的观察倒是挺敏锐的,真难得。”在他面前桀雪斐毫不掩饰,他今天心情是不错。 w+Y_TJ%  
O& 1z-  
  “看来大嫂是个不错的女人。”说完韶涵突然皱起眉头。“不过大嫂是好女人的话,大哥再来望月庭似乎不太合适。” G2dPm}sZG  
v)aV(Oa  
  “哼!”桀雪斐意味深长的轻哼了声。 rX22%~1  
S[CWrPaDQ  
  “这算什么意思?舍不得仪聍姑娘?” MfraTUxIo/  
*7qa]i^]  
  “天下有哪个女人会让我桀雪斐舍不得?”可笑,没有任何女人绑得住他桀雪斐的心,仪聍的确是个好女人,但想做他一辈子的女人是不可能的。 cGW L'r)P  
/Wy9 ".  
  “那看来大嫂的日子也不好过了。”韶涵感叹的摇头。 hflDVGBW  
B^1Io9  
  “这话怎么说?”一听到灵以蓉的日子不好过,桀雪斐就莫名的激动起来。 ~ K|o@LK  
P^*gk P  
  “如果大嫂知道有个仪聍的话,岂不是会伤心死?” oDas~0<oh  
)O%lh 8fI  
  “呵呵,她才不会,她只是个小丫头。”连接个吻都会僵直身子,怎么会懂这些? Vt4}!b(O  
1y"37;x  
  “小丫头?” qryt1~Dq  
/l$noaskX  
  “今年应该十八了!”对二十有六的桀雪斐来说,十八岁当然只是个小丫头。 TQ2Tt "  
T?ZMmUE  
  “大哥,你不是生病了吧?就算是逼婚,也不用找那么小的啊。” rh l5r"%  
6J*`<k/ S  
  “哼!也许注定的吧!”桀雪斐不以为意。 kt#W~n  
"/fs%F  
  “老实说,当初如果大哥直接娶了仪聍姑娘不就行了?” U08?*{  
jPNfLwVkl:  
  “仪聍?我是不会娶她的。”尽管桀雪斐不介意她的出身,也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女人,但直觉认为她不是可以改变他的女人。 E$Pjp oQTf  
y32++b!  
  “那仪聍姑娘好可怜啊!” 36x:(-GFq  
8J3@VD.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那么多同情心了?” ).}k6v[4)  
x, Vh  
  “因为……”韶涵腼腆的笑了笑,“我好像爱上一个姑娘了。” L)/6kt=  
gj[ >p=Wn  
  “臭小子,既然爱上了,还好像什么?”桀雪斐不喜欢不确定的语句,是这样就是这样,哪来的好像、应该的。 emv;m/&8  
TRgY:R_  
  “我昨天其实满脑子都是她,我看我是完了。” 0\5M^:8i3  
e> ar  
  “那你昨晚?”臭小子明明刚才说了,昨晚做了顺其自然的事不是吗? |yLk5e~@-  
s,84*6u  
  “昨晚只是搂着别的女人睡了一夜,什么也没做,连吻都不想吻,脑子里想的都是她。” >P(eW7RL  
{n\6BTs  
  桀雪斐取笑,“我看你是真的完了,还不快娶人家进门,再这么下去怎么做男人你都不知道了。” n-d:O\]  
#7+]%;h  
  “大哥,说话也太不给面子了,我也想娶啊!但是我不确定彼此的感觉嘛。” |Hfl&3  
bTiBmS  
  “感觉?” z<i,D08|d  
12-EDg/1  
  “是啊,大哥对大嫂没那种感觉?” d+e0;!s~O  
+<{m45  
  “哪种感觉?”桀雪斐故意装傻。 D7gHE  
v^TkDf(Oz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韶涵准备替这个大哥好好上上课。 8i[LR#D)  
C`EY5"N r  
  “所谓的感觉就是总觉得她是不一样的女人,只要她在身边就会觉得很安心;会因为她小小不一样的举动而感到烦心;会因为她晚出现,无端端瞎操心起来;会因为她和别的男人多说几句话就吃醋;会因为她哭,心就会莫名的痛起来。最重要的就是抱着其他女人的时候会觉得对不起她,会想起她哭泣的脸……”韶涵认真的讲解着。 3.FR C  
sZwZWD'  
  桀雪斐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想起灵以蓉一直浮现在眼前的笑容。 #<]Iz'\`  
3a9u"8lG  
  “大哥,你有在听吗?”韶涵察觉到桀雪斐心不在焉。 t2U$m'(A&  
!]G jIT]Oh  
  “啊?”被韶涵一问桀雪斐才回过神来。 5c)wZ  
A>5S]  
  “大哥,我刚才还少说了一样,一个男人如果爱上一个女人,就会像大哥刚才那样失魂落魄。” eZ[#+0J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6-01-20
十二 6u;(R0n  
ibw;BU  
  桀雪斐并没理会他,他不喜欢听到有人形容他为了一个女人变成那副德行,虽然刚才自己是有那么点…… W7"sWaOhW  
a-y5\x  
  “大哥,那么早就来了!”日哗楠出现在房门口。 .5xM7,  
3>6o=7/PU  
  “是你们起得晚,都刚睡醒啊!” 8^lXM-G-  
MR}\fw$(.  
  “韶涵怎么了?”日哗楠看着一旁发着呆的韶涵。 xph60T  
NmQ]qv  
  “犯相思病。” VxCH}&!  
YblRwic  
  日哗楠了然的轻笑。“呵呵,是为了那姑娘?” Pc3u`QL?  
[ACYd/  
  “哗楠你知道?”桀雪斐有些意外。 MwuH.# Ez  
gs!{'=4wT  
  “大哥,就是上次我们救起……应该说是韶涵救起的那位姑娘啊!” X)yTx8v4  
^|8cS0dK]Q  
  “原来是那个姑娘。”桀雪斐想起战乱时,韶涵不顾生命危险救的女子。 v!x=fjr<  
g]3-:&F{c  
  “说人家是无依无靠的可怜女子,所以暂时收留她。” wo?C 7,-x  
.d.7D ]Yn  
  “看来要收留一辈子了。”桀雪斐坏坏的说着。 ~)()PO  
BURiLEYZl  
  日哗楠的表情有些感伤。“看他的样子的确是啊!” LxMOs Nv  
654PW9{(  
  “哗楠,你那是什么表情?” slw^BK3t  
kV-a'"W5  
  “羡慕啊!大哥成家了,韶涵也快了!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zm.jNn  
I8?egDkk  
  “呵呵!那就快找一个呀!” RU[{!E  
:qw:)i  
  “没大哥那么好运啊!才几天的工夫就找到一个大嫂,改天带来让我们兄弟瞧瞧!” DlTV1X-^1  
(S1$g ~t;  
  “哼,望月庭是她可以来的地方吗?”桀雪斐霸道的口气里带有一丝温柔。 &`t-[5O\  
d.2   
  “望月庭当然是不能来的,不过茶楼总行吧?”日哗楠也知道风花雪月的地方不是良家妇女能来的地方。 &UQKZ.  
80l(,0`,  
  “想看新娘就自己娶一个!”桀雪斐才不想把灵以蓉带在身边让他们白看。 Z37Z  
I`DdhMi7  
  “大哥真小气。” |I85]'K9a  
]+d.X]   
  “少扯这些了,其他几个还没醒吗?”他想早点见到灵以蓉,晚回去了可不行。 YC*S;q  
v<3i~a  
  “大哥急着回家?”真是怪了,就算没见过面的大嫂有万般能耐,但一天就让大哥改性,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zF\k*B  
H }</a%y  
  “呵!既然答应你们来喝酒,我当然说话算话。”桀雪斐可不会承认自己归心似箭。 5I t+ S+a  
b~%(5r.  
  “可是你爽约在先。” ? vk;b!  
y`7BR?l  
  “我现在来了不就行了。”如果不是答应过你们,今天我还不来呢! N3 07lGb  
b P4R  
  “其实大哥何必那么客气,不来也不打紧,咱们自己会找节目。” 7rbl+:y2  
0 x4p!5  
  “是啊,我忘记你们这帮战将多有本事了。”桀雪斐别有深意的讽刺。 soRt<83  
PmZ-H>  
  “不过大哥你太恋家的话,仪聍姑娘可是要伤心的。”日哗楠赶紧转移话题。 lfba   
9lbe[w @  
  “那么喜欢仪聍就娶了她呀!” f s_6`Xt  
=|_:H$94  
  不知道桀雪斐说此话有何用意,也许只是随口说说。 X!#rw= Q  
;n1< 1M>!  
  “大哥!”日哗楠大声的抗议,谁不知道仪聍是属于大哥一个人的。 u~[=5r  
y8~/EyY|^  
  “呵呵……”桀雪斐不明白为什么仪聍会那么得人心? b{X,0a{*  
s1"dd7&g'  
  不多时,剩余的三人相继走进厢房,分别是林沛湖、莒芹、子雅。 S8_>Lw  
lPBWpHX  
  “都睡醒了?”桀雪斐总算等到他们全到齐了。 A ,$CYLj+  
dm(Xy'*iQ  
  “大哥来了,咱们敢不醒吗?”林沛湖喃喃抱怨。 n mN3Z_  
^VOA69n>$  
  “快!坐下来喝酒吧。”桀雪斐立刻招呼他们坐下。 mr[+\ 5  
'mm~+hp  
  “啊?才起来就喝酒?”林沛湖叫嚷着,昨天已经喝得七荤八素了,还没隔几个时辰又要喝,他的脑袋到现在还在嗡嗡作响呢! /$=<RUE  
,\'E<O2T  
  “怎么,不想?”桀雪斐的口气充满胁迫。 yP*oRV%uX  
!JnxNIr&i|  
  “哪敢哪敢……”林沛湖听马上识相的讨饶,引来众人的笑声。 @s8wYcW  
w|( ix;pK  
  “仪聍!”桀雪斐看见走进厢房的仪聍。 <I.{meDg  
oRQ( l I>  
  “我拿酒来了。”仪聍柔情似水的说着。 WlRaD%Q  
wY_! s Qo  
  “还是仪聍姑娘善解人意啊!”林沛湖在旁边瞎起哄。 RxXiSc`^z  
t2#zQ[~X!  
  “少说一句你的嘴不会烂掉!”莒芹马上出言阻止。 q\T}jF\t  
k=JT%  
  “啐,大哥都没说什么了。”林沛湖不以为意的说着,这有什么嘛,大哥和仪聍姑娘本来就是一对嘛! p="K4E8~H  
\|q.M0  
  而仪聍只是替他们斟上酒,她知道这种场合不需要她的出现,很自动的离开厢房。 32ae? d  
7+^4v(s  
  “大哥,为什么不让仪聍留下来,她琴弹得很不错啊!”林沛湖觉得大哥今天怪怪的。 hr] :bR  
3e.v'ccK&  
  “我今天只是来喝酒的,想听琴声,你就去她房里听吧!”桀雪斐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j{!&4M  
* QF3l0&  
  “唷,今天大哥醋劲不小嘛!”林沛湖益发觉得不对劲。 QJ ueU%|  
 8IH&=3  
  “少说话多喝酒,我马上就要走,别浪费时间。”桀雪斐不悦的说,不想再和他们讨论仪聍。 }`$:3mb&f  
qqSk*oH~  
  “马上就走?”沛湖惊讶得大叫。 $qy%Q]  
f6^H Q1SSt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到他们奇怪的眼神桀雪斐感到不舒服,他要回家很奇怪吗? Revc :m1o  
,S:LhgSP  
  “对了!大哥,昨天是你的大喜之日耶!”林沛湖又换了个话题。 P$N\o@  
7z)Hq./3@  
  “怎么?”桀雪斐不知道这有什么可以说的。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6-01-21
十三 )sLXtV)nm6  
I(va;hG<o  
  “你不让我们去,让我们在望月庭等着,可是你都没来。”莒芹接着说。 l~ZIv   
?dY|,_O  
  “我来了不是坏了你们的好事。”桀雪斐淡笑一声,嘴里却说着刻薄的话。 nE=,=K~  
jn+BH3e  
  莒芹贼贼的笑着。“呵呵……大哥真会说笑。一定是大嫂让大哥动心了吧?” #9(L/)^  
Q[MWzsx  
  “只是个小丫头!”一提起灵以蓉,桀雪斐的脸上难掩笑意。 H1-eMDe  
:EV*8{:aLU  
  “嘿嘿,大哥表情不一样喔!”林沛湖乘机揶揄他。 R?iC"s!  
?g9oiOhnG  
  “哼!我今天只是来喝酒的。”桀雪斐今天来的目的只是喝酒,其他的随便他们怎么说。 Hv-f :P O  
2:G/Oj h&]  
  “既然大哥不想说,咱们改日再谈。”莒芹自然也知道如何找台阶下。 3|PV.  
IlZ$Jd  
  “大哥,最近没什么仗可打,真无聊!”日哗楠向来好战。 MH/bJtNq  
!M}ZK(  
  “你那么喜欢打仗,看到有人流血吗?”桀雪斐虽然有张冰山般的面孔,但心地却非常善良。 |eK^Yhym  
\S>GtlQbn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日子过得有点无聊罢了。”日哗楠当然不希望看到有人流离失所,不过没仗打真的很闷。 W8M(@* T  
uG(XbDZZ1W  
  “我不觉得无聊。”桀雪斐想起灵以蓉,只要有她在身边,往后都不会无聊的。 X?Or.  
fYlqaO4[  
  “大哥不对劲哦,肯定是和那个没见过面的大嫂有关。嘿嘿!”从每次提到“大嫂”时大哥脸上出现的表情来看,这个定论准没错。 9r ](/"=f  
]PB95%  
  “贼笑什么?”桀雪斐搞不懂他们几个在笑什么,殊不知自己想起灵以蓉时的笑容有多温柔迷人。 S";}gw?r6  
XII',&  
  “没什么,咱们兄弟六人一起干了吧,就当是昨天对大哥的新婚祝福吧!”莒芹率先拿起杯子。 xu@xP5GB^  
[buLo*C4:  
  “好、好……”一帮人都应和着,只有韶涵一个人从刚才就一直处在发呆中。 ~DS.b-E  
&,* ILz  
  “喂,韶涵!”日哗楠推了推他,真是个楞小子,是得相思病了吗? &g]s@S|%  
-op)X>  
  “什么?”韶涵呆滞的看着日哗楠,他推他做什么? 9U3.=J  
kIRjoKf<F  
  “干啊!发什么呆啊?”大家都把酒杯拿在手里,他怎么还搞不清楚状况。 n*Hx"2XF  
n^nQrRIp  
  “干什么?”韶涵愣愣的问。 O%<+&Q7  
'1d0 *5+6k  
  韶涵呆拙的模样引来五人的笑声。 ZIc-^&`r=  
\?^ EFA+;  
  “大家别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去吧!”桀雪斐笑着,他喜欢发呆就让他继续好了。 r)<n)eXeD  
`2'*E\   
  “呵呵……”又是一阵笑声,只要这六个人聚在一起,笑声就不绝于耳。 ; d}  
{dV!sQD  
  “时辰差不多了,来,喝了这杯。”桀雪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 ' @j8tK  
m*TJ@gI*t  
  “好,咱们干了这杯。”六人一起喝了最后一杯。 f.u[!T  
w1|YR  
  “昨天很抱歉,今天算是我向大家陪罪了!”喝罢,桀雪斐独自又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好了,我该走了,你们别喝太多,早点回家。” 6 {tW$q  
c)fTI,.$  
  “回家?”这种话从桀雪斐的嘴里说出来真是太奇怪了。 \[w82%U  
6uf+,F  
  “是啊,我走了。”桀雪斐起身就要离开。 4W9#z~'  
dkC[Jt  
  “大哥,没什么要和仪聍姑娘交代的吗?”林沛湖还是不识趣的问。 UNJ]$x0  
5Y 4W:S  
  “交代?”他桀雪斐想做什么还需要和谁交代?桀雪斐好笑的想着。 HPAd@5d(  
UB]} j^  
  “沛湖的意思是,大哥有什么需要转告仪聍的,我们可以代为转达。”子雅对桀雪斐露出一贯神秘的笑容。 C:g2E[#  
n *%<!\gJ  
  “呵,你应该最了解我,我走了。”淡淡朝子雅看了一眼,桀雪斐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J[;c}  
db:b%1hk:  
  “子雅,大哥有什么想和仪聍姑娘说的吗?”林沛湖好奇不已。 &@c=$+#C  
g1JD8~a  
  “呵。”子雅笑得让人猜不透。 {7[^L1  
E:T<mI?d  
  “这是什么意思?”韶涵插嘴道。 G$}\~dD  
@D^y<7(  
  “小孩子别管这么多。”日哗楠回应着。 *?Nrx=O*  
LdwWB `L  
  “我是小孩子?” ,7KP  
i'OFun+-,  
  虽然韶涵的年纪最小,但他不喜欢别人这么称呼他。 G d~ v _  
.7&V@A7  
  “你就是啊!”日哗楠在一旁强调着,看着韶涵生气的表情,觉得还真是可爱;大家都爱欺负他。 $`j%z@[g  
,ZGU\t  
  “你们猜大哥今天是怎么了?总觉得和平时有点不同。” (#kKL??W  
>?<S(  
  林沛湖的话其实大家都认同,他们还真没看过像今天这般开心的桀雪斐,与平时真的是大不相同。 Qy ghNImp  
*b'4>U  
  “大哥恐怕找到了可以改变他一生的人。”子雅的话让大家深信不疑,因为子雅的能力不输给桀雪斐,只是子雅向来淡薄名利。 T;G<62`.h  
@R-11wP)M  
  “难道是大嫂?”林沛湖抢先说道。 q{&\nCy  
{,i-V57-h  
  “呵呵,你们慢慢喝,我要出去一下。”子雅并没回答林沛湖的问题,径自走出房间,他知道桀雪斐走时回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现在要去执行了。 Th$Z9+()  
9Vqy<7i1  
  “子雅这个人真是让人摸不透。”莒芹向来自认聪明,但认识子雅之后,也不得不伏首称臣。 3rB0H   
_crhBp5@T3  
  “莒大哥都甘拜下风了,我们更是猜不透了。”林沛湖说话一向都不经大脑。 ^t5My[R  
fE+zA)KX  
  “那别管他了,咱们喝。”莒芹确定子雅肯定是去做某件事,既然不想让他们知道,也就不必自讨没趣的追问。 /W$i8g  
b/'c h  
  其实子雅并不是离开望月庭,而是去了仪聍的厢房。 3&+dyhL'w  
2+gbMd4n  
  “仪聍姑娘!”子雅有礼的打招呼。 PC_!  
NUFz'MPv  
  “子雅?”子雅的突然出现让仪聍有些乱了分寸。 zuvPV{ X  
ENTcTrTn  
  “呵呵……是在下!” E3uu vQ#|  
54_}9_g  
  “抱歉,我刚才……” P<]U  
b'z $S+  
  “没关系。”子雅知道仪聍是因为没对他使用尊称而感到抱歉,但他并不介意人家怎么称呼他。 n`5Nf  
L=<xTbY  
  “找我有什么事吗?”仪聍小心翼翼的问,直觉子雅的到来绝对不是好事。 7'wpPXdY1  
i;HXz`vT7  
  “我想仪聍姑娘妳应该很聪明,而我说话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D5 -G?%$"  
"|6(.S+o  
  “我知道。”仪聍有种不好的预感。 0+0 Y$;<  
+^:uPW^U  
  子雅浅笑了一下,但那笑容却让仪聍心里发毛。 jhT/}"v  
<a CzB7x  
  “大哥以后不会来了,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而这间望月庭以后就真正属于妳了。”子雅不疾不徐的说着,口气中却听不出一丝的同情。 B_!S\?}$  
0l(G7Ju  
  “什么?”虽然仪聍知道子雅说的都是真的,但她还是不敢相信桀雪斐真的舍弃她了。 p=Q o92 NH  
yX\~ {%  
  “不用怀疑自己的耳朵,我不会把话说错,我也不喜欢重复说过的话。” Nrp1`qY  
_`]YWvh  
  仪聍跪倒在地,霎时泪流满面。“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F >R5 D  
!.5,RIf  
  对仪聍的哭泣声听而不闻,子雅面无表情的离开。 L(qQ,1VY  
z 7g=L@   
  这就是她的命,桀雪斐的心从来就未曾留在她身上,只能怪她自己用错情了。 aaM76;  
\_J;i[  
  走回兄弟的厢房,子雅拍了拍手。 ~y.t amNW  
\DC0`  
  “怎么了,子雅大哥?”韶涵抬起头询问。 EYD24  
JRYCM}C]  
  “我们以后不用来这里了。”子雅依旧笑着回答。 D@ 4sq^|2  
,?/AIL]_  
  林沛湖第一个跳了起来。“以后都不来了吗?” 6s(.u l  
O~DdMW  
  “是的!”子雅直截了当的回答。 ZZ2vdy38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6-01-22
十四 AmBLZ<f;  
>:f&@vwm  
  “为什么啊?”林沛湖立刻嘟起小嘴表示抗议。 7SjWofv  
}Z8DVTpX}  
  “这是大哥的意思。”子雅知道他这样做,桀雪斐一定不会反对。 D@o8Gerq~  
e\' =#Hw  
  “那仪聍姑娘怎么办?”林沛湖立刻想到仪聍。 pEX|zee  
?qR11A};tG  
  “这个不用你操心,走吧!”子雅说话一向没什么感情。 DE" Y(;S  
z 3N'Xk  
  “好了,找个好地方,咱们继续喝吧!”莒芹知道刚才子雅肯定是去找仪聍解决问题,反正一切都已成定局,何必再问个没完没了的。 raCgctYVq  
bW^JR,  
  “好!” Lf+"Gp  
Hp5.jor(k  
  一帮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离开望月庭,留下的只有凄凉的哭声。 ]-cSTtO  
58P[EMhL  
  仪聍知道她等的那个人不会再出现,今后只能守着回忆过日子。 ?OS0.  
8QMib3p  
  桀雪斐一进桀府就直奔大厅,却不见灵以蓉。 _!,Ees=b  
[iZH[7&j  
  “爹!娘!” `]^W#6l  
[!4xInS  
  “儿子回来了?”桀凛天有些意外,这个儿子竟然会准时回家吃饭? b.v +5=)B  
CAC%lp  
  这个死老头,人家回来又不是为了你,桀雪斐翻了翻白眼。“以蓉呢?” Qrt\bz h/}  
Z|Oq7wzEH  
  “呵呵,在找我儿媳妇啊!刚才春棋去房里找过她,似乎还没回来。” -fk;Qq3O  
IycZ\^5*-  
  “没回来?”桀雪斐心里一惊,都那么晚了,她答应过不会迟回家的,难不成出事了? `DF49YP"~  
#i@f%Bq-  
  一想起那个小迷糊,桀雪斐便立即转身往外走,又骑上马往市郊灵家赶去。 P0}{xq'k9v  
uL^; i""  
  小丫头,妳可别给我出事!一路上,桀雪斐的心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g~y0,0'j1\  
*uyP+f2O  
  刚到城门桀雪斐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前方缓缓走来。 nU>P%|loXx  
+<1 |apS1  
  “丫头?” v@Uk% O/  
YbP @  
  桀雪斐奔向那道身影,然后跳下马,站在灵以蓉面前,这突来的举动把她吓得半死,立即尖叫了起来。 fY00  
dun`/QKV  
  “妳是不是还想叫救命啊?”桀雪斐抓着灵以蓉的肩膀,调侃她。 ;TJpD0  
b{<?E };%  
  “啊?”灵以蓉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桀雪斐时,便停止尖叫,呆了一下。 3jAr"xc  
r? /Uu &  
  天色太黑,刚才根本看不清站在前面的人谁,不过身体的感觉骗不了人,桀雪斐的双手一碰到她的肩膀,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而且这种说话口气除了他没有别人。 [#Qf#T%5h  
 WwB_L.{  
  “妳啊来啊去的要到什么时候?”见到他都没其他话要说吗? _Q1p_sdg  
4  eLZ  
  “什么啊来啊去啊?是你突然叫我,我被吓到了嘛!” d3c.lD)L9  
_|u}^MLO  
  他吓她?她都快把他急死了,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她还在外面遛达,桀雪斐真是快气炸了。 VFf;|PHS  
$0 .6No_|  
  桀雪斐顿时想起先前韶涵的那番话,越想额头越是冒着冷汗,难道他真的喜欢上灵以蓉了? p/ (Z2N"  
Md~SzrU  
  “怎么了?”灵以蓉看桀雪斐的脸色,以为自己又惹他不高兴了。 |Lg2;P7\  
UWO3sZpU  
  “怎么会这么晚?”桀雪斐担忧的问,那烦人的问题暂时先不想。 @K!JE w\  
}kt%dDU  
  “啊?”这是灵以蓉对于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的第一反应。 \bT0\ (Js\  
i ZPNss  
  “又是啊?”是存心气他吗? ftMlm_u  
rD21:1s  
  灵以蓉低下头,不敢瞧他。“对不起嘛!” VDOC>  
Hd;NvNS  
  “回府再说吧!”再和她扯下去天都要亮了。 * G*VY#L  
0TV16 --  
  “啊?”灵以蓉不可救药的继续她同样的反应。 Yur}<>`(  
?$;&DoE  
  还没等灵以蓉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桀雪斐抱上了马。 S9[Up}`  
Yx. t+a-  
  “抱紧我。”桀雪斐习惯性用命令的口气。 2"xhFxoD7  
=5pwNi_S  
  “我已经抱很紧了!”灵以蓉稚气十足的说着。 mp]UUpt  
ol4!#4Y&{  
  “呵呵……”桀雪斐觉得莞尔。 n-lDE}K9%B  
}JWk?  
  “笑什么?”为什么老是笑我?灵以蓉觉得好气。 X=OJgyO/  
U5wO;MA  
  “不关妳的事!”桀雪斐就是喜欢逗她生气。 A,qWg0A]nt  
J5Tl62}  
  “可恶!”灵以蓉故意用力抱紧桀雪斐,谁教他又瞧不起她。 tXTa>Q  
Gu:aSb  
  小丫头手上的劲还真大。“喂,抱那么紧想勒死我啊!” Z;W`deA  
g4I&3 M  
  “你不是说要我抱紧点吗?”灵以蓉使上浑身力气又用力了一点,反正她知道桀雪斐不舍得向她发火。 8lt P)K4  
"S^;X @#v  
  “好妳个小丫头,回家收拾妳!” |jaUVE_2[  
yGH'|`  
  “我不怕你,呵呵。” @iy ^a  
av gGz8  
  “小丫头!”听到灵以蓉爽朗的笑声,就让桀雪斐感觉很放心。 -d %bc?  
L,waQk / @  
  “对不起,我晚回来了。”灵以蓉把头靠在桀雪斐结实的背上,充满愧疚的说着,她知道桀雪斐是担心她才来接她的。 #TZYe4#f  
2y ~]Uo  
  “哼!”桀雪斐只是轻哼了声,脸上却露出温柔的表情。 B:qZh$YN  
 Cj_cu  
  “以蓉!” L:XnW 1(Or  
XlV#)JX  
  一到家,桀雪斐叫了声她的名字,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呼吸声,没想到她竟然睡着了。 Fv.}w_  
k_ UY^vz.  
  桀雪斐轻轻的把灵以蓉抱住他腰间的手放在马背上,自己先下马,然后温柔的抱她进府。 mHM38T9C%  
Nv,1F  
  一路上,见到此景的丫鬟们都看傻了眼,因为桀雪斐脸上柔和的笑容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FIL?nkYEO  
i ?&t@"'  
  “二少爷今天好迷人啊!”丫鬟们交头接耳的说着。 W/!M eTU&E  
"O{j}QwY  
  “少夫人真幸福。” p)6!GdT  
\WS2g"(  
  回到房间,桀雪斐把灵以蓉抱放在床上,并替她盖上被子。 mJ+M|#Ox  
f3yH4r?;w  
  他坐在床边,轻抚着她的脸庞,不自觉的吻了她的唇,透过月光的照射,她的样子依旧让他觉得惹人怜惜。 {6 #Qm7s-  
5)5$h]Nz>  
  想起昨天自己的行为让她伤心的哭肿了双眼,不免感到自责。 6|mHu2qXm  
! k[JP+;  
  “好好睡吧!以蓉。”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桀雪斐静静的走出房间。就让她多歇会儿吧,她应该很累了,至于为什么晚回来,明天再问她吧! rp '^]Zx  
3'Hz,qP  
  一走出房间,桀雪斐就看见娘亲迎面走来。“娘?” f\rE{%  
]K3bDU~  
  “呵呵……斐儿,你接以蓉回来了?” o!ZG@k?#  
=it@U/  
  “是!” uts>4r>+  
j74hWz+p4  
  “斐儿,你老实告诉娘,你是真心想娶以蓉的吗?” ' tHa5`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6-01-23
十五 Ds] .Ae  
qX5]\nX&G  
  桀雪斐笑而不答。 (Ajhf}zJ  
hTAc}'^$  
  “以蓉是好女孩,不要欺负她,知道吗?” =S^vIo)  
`T2DGv  
  “娘,是她欺负我才是。”桀雪斐不平的叫屈。 5*"WS $  
yK2>ou  
  “以蓉欺负你?瞎说!” G#^6H]`[J:  
\?k"AtL  
  “她可厉害了,我从没见过敢跟我顶嘴的女人……不过她只能算是小丫头而已。” Fo| rRI2  
^d/,9L\U  
  “娘很久没看过你笑了。”看着儿子眉飞色舞的神情,她不禁感到欣慰。“斐儿……” PxZMH=  
|-k~Fa  
  “娘,不用说了,我知道妳想说什么。”桀雪斐叹了口气,他知道娘亲在担心什么,但那都已经过去了。 ns[Q %_  
u9%)_Q!14  
  “娘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不要伤害以蓉就行了。” ~'l.g^p bv  
 P7GF"/  
  “我不会伤害她的。” jreY'y:  
 ? h$>7|  
  “那就好,很晚了,回房睡吧!” ,&sBa{0  
^zv28Wq>  
  “好,娘也早点休息。” |/g\N, ]  
d;ElqRC&  
  见娘亲离去后,桀雪斐想了想,又走回房,他悄悄的打开门,不想吵醒灵以蓉,为了让她好好睡,他今晚准备睡在长椅上。 ]7ROCJ;  
z@$7T: H>  
  桀雪斐躺在长椅上,双手放在脑后,看着屋顶,眼前却浮现灵以蓉的笑脸,笑容不自觉的爬上他的脸,他是真的很久没笑过了,自从那个女人走了之后,他就很少在家人面前展露笑容。 }@}jwi)l  
[X=-x=S,  
  灵以蓉真是个不一样的女子,她很单纯,不知不觉的就会受她吸引。 JMpjiB,A}  
B+wSLi(  
  桀雪斐也解释不清那种感觉,回想当日大街上的匆匆一瞥,让他印象深刻── X26gl 'U  
d90B15]gv  
  “老板,求求您,帮帮我爹吧!我真的很需要您的药。”灵以蓉不顾周遭停下脚步驻足观看的人群,只是一心想救她的爹。 cn XIE{9M  
:;t*:iG  
  “姑娘妳别这个样子,我要做生意,真的帮不了妳。” 6n]fr9f  
2i;G3"\  
  灵以蓉知道再求也没用,只得颓然回家。 UB }n=  
BoE;,s>]NW  
  放下马车的帘子,桀雪斐吩咐下属跟踪灵以蓉回家。 o?$kcI4  
y! he<4  
  “老爹,对不起。”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灵以蓉一阵心痛。都怪自己没用,连买药的钱都没有。 sVtx h]  
^j&'2n@ 9a  
  “乖,爹会没事的。” l^aG"")TH.  
,FR FH8p  
  “老爹……”灵以蓉抱着父亲哭得泪眼模糊。 tYV%izE  
+~, qb1aZ  
  “姑娘!”突然一道男声响起。 \2cbZQx  
+N0V8T%~z.  
  “你是谁?”灵以蓉看到有陌生人进他们的家,心下一惊。 fdr.'aMf%  
I!bzvPJ]xc  
  “妳不用怕,我只是替我家少爷来找姑娘谈点事,我们出去谈,不要打扰到妳爹。” rg U$&O  
.v [8ie  
  “好!”灵以蓉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却不害怕他的邀请。 *,1^{mb  
*=}$@O S  
  “请问你有什么事?” /Kb7#uq  
~Bn#A kL  
  “姑娘,妳想救妳爹吧?我可以帮姑娘,但条件是请妳在下月初嫁给我家少爷。” '#[U7(lIQ  
iyrUY  
  “什么?”灵以蓉怀疑她听错了。 wcP0PfY  
 IPa08/  
  “姑娘不必紧张,我家少爷并没恶意,他会替妳医治你爹,而妳只需要嫁给他就可以了。” I>bLgt]u3  
's@v'u3  
  “我不懂,你家少爷是谁?为什么要帮我,又为什么要我嫁给他?” >#*]/t  
xO9,,w47  
  “姑娘请放心,我家少爷允诺绝不会轻薄姑娘,所以请妳不必多虑。” WTA0S}pT  
)K -@{v^|  
  “你的意思是说,他并不是真的想娶我?” ?T7`E q  
Cj"k Fq4  
  “姑娘真是聪明,不瞒妳说,我家老爷也身患重病,他老人家急切地想要个儿媳妇,所以我家少爷迫不得已只好找上姑娘妳,妳应该能体会我家少爷现在的心情吧?” VeA;zq  
<#7}'@  
  “原来是这样。”灵以蓉的口气充满同情,她知道对方一定也很着急,这样的要求虽然不近人情,但也情有可原,她可以理解。 16keCG\  
W+H 27qsv  
  “那姑娘的意思?” R{8nR0 0|1  
:?@d\c '  
  “我……”灵以蓉犹豫不决。 >`5iq.v  
,BW ^j.7  
  “姑娘,妳爹的病看来也很重,再拖延下去可不是好事。” -R~;E[ {%  
O5Yk=-_m  
  “请问你家少爷是?” ?tqTG2!(  
.A\9|sRZ5  
  “桀雪斐将军。” nt "VH5  
T>vHZZiO  
  “啊!”灵以蓉惊讶不已,怎么会是桀雪斐?全城最令人畏惧的男人。 (d4zNYK  
78dmXOZ'_h  
  “姑娘?” ',m,wp`  
=Q3Go8b4HJ  
  “我、我……我答应你家少爷的要求。”灵以蓉不再犹豫,父亲的病不可以再拖延,就算牺牲自己她也甘愿。 F_YZV)q!W  
"/ @ ;6   
  “既然姑娘答应了,就请签下这张协定吧,我回府后会禀报我家少爷。” bTHJbpt*-  
,Z MYCl]  
  “协定?”灵以蓉不明白为何要这么做。 Ij#%Qu  
?;^_%XSQ*  
  少爷当然不会无端端的娶个女人进门,娶亲只是个缓兵之计,他不可能找个女人一辈子黏住他,签了协定,到时候就不怕她缠着少爷了。 (">!vz  
CHBCi) '6h  
  “是的!我家少爷并不是真的要娶姑娘,所以时候到了,我家少爷会休了姑娘,还妳自由。” = @ph  
|? r,W ~9`  
  “他会休了我?” ;t*45  
^pZ(^  
  “是的!我家少爷娶妳只是想安慰我家老爷而已。” {!6!z,  
~?[@KK  
  “我知道了,我签就是了,只要能救我爹,我什么都答应。” f9OVylm  
N}.h_~6  
  “姑娘请放心,只要妳签下协定,我马上会给妳银子,妳可以赶紧去抓药医治妳爹。” \N/T^,  
Q.vtU%T  
  “真的?”灵以蓉喜出望外。 Lo9+#ITyx  
kj+AsQC ,  
  “是的。” a-8~f8na{(  
N[r@Y{  
  “那么请你先进屋,我马上就签。” ilpg()  
.L6t3/^  
  进了屋,灵以蓉不再多想,管他什么可怕不可怕的男人,只要能救他和她的爹,她怎样样都无所谓。 rA{h/T"  
zz02F+H$Y  
  “签好了。” M(oW;^B  
*7!}[ v_  
  “好,这是给姑娘的银子,希望老爷子身体早日康复。” 7"8HlOHA  
w8> T ~Mv  
  “承你贵言,谢谢。”灵以蓉觉得很感动,如果没有这个人出现,她的父亲就命不保夕了。 |,}QhR  
94K ;=5h  
  “你……在想什么?”灵以蓉走到桀雪斐的身边,靠在他腿上。 BAzqdG  
m=y6E, _  
  被灵以蓉打断了思绪,桀雪斐这才回过神来。 ]JhtO{  
=}Cb?C[;  
  “妳怎么醒了?”桀雪斐坐起身,捧着灵以蓉的小脸温柔的问着。 -Mv`|odY/  
5Impv3qaZ  
  “不知道,就这样醒了呀!我记得我还没跟你说我为什么会晚回来。” wef QmRK  
h~nl  
  灵以蓉稚气的话语,让桀雪斐感觉心里有股暖流流过。 jo"[$%0`  
,ciNoP*-~%  
  “那妳为什么晚回来?”桀雪斐抱起灵以蓉,不舍得让她跪着。 Nf$Y-v?i  
Ar>Om!]=v  
  双手环着桀雪斐的脖子,灵以蓉面对着他,很认真的说:“我送一位老婆婆回家,但是她家离城门很远,我回来的时候……”说到最后她渐渐垂下头,不好意思继续说。 C~6aX/:  
J7mT&U&Ru  
  “怎么了?”存心让他担心吗?桀雪斐猜不到灵以蓉接下去的话。 T@k&YJ  
a}e7Q<cGj  
  “回来的时候已经太晚,天色也渐渐的黑了,所以我迷路了。” BPi>SI0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6-01-24
十六 eG=Hyc  
r[ni{ &  
  “迷路?”桀雪斐先是一惊,然后朗声大笑。“哈哈……妳这丫头实在太逗了。” 6F !B;D-Q  
q|r^)0W  
  “你不用这么笑吧,我都老实的告诉你了,太过分了。” 1u>[0<U~E  
/M2U7^9``"  
  灵以蓉嘟起嘴,用力把双手压在桀雪斐的两边脸颊上,阻止他猖狂的笑声。 >q&X#E<w  
=JaxT90x  
  “好,我不笑就是了。”虽然这么说,桀雪斐还是很想笑。 1lYQR`Uh  
GYrUB59  
  “我知道我迷路很可笑,但你也不用这样啊。都是因为答应你要早点回来,结果我想走近路才会迷路,走到城门的时候我真庆幸还可以活着见到你。”灵以蓉嘟着小嘴委屈的说着。 ^|%N _ s  
MKh}2B#S  
  “傻瓜,以后不许这样;还有,以后早点出门,回来时才不至于弄到那么晚。” To;r#h  
$VeQvm*  
  “可是我放心不下我爹,他就一个人,又住在那么远的地方,我真的很担心他嘛!” ]YUst]gu3  
qSQsY:]j0  
  灵以蓉的一片孝心桀雪斐当然知道,“明天还去妳爹那儿吗?” rk `]]  
SA.,Q~_T7  
  “不准我去了吗?”灵以蓉担心桀雪斐不让她回家照顾父亲。 } "AGX  
J/^|Y6  
  “要去的话,我陪妳吧,免得妳又迷路。”桀雪斐很喜欢看灵以蓉天真的样子,因为这是别的女人没有的。 ){XG%nC  
R?$ Nl  
  “真的?”灵以蓉很惊讶他对自己那么好。 xYCX}bksh  
 R)?zL;,x  
  “我说的话也需要质疑吗?”如果有人不相信他桀雪斐说的话,他早就一副冷冰冰的不悦表情了,但对灵以蓉他倒是耐心十足。 +\a`:QET  
zp2IpYQ,3  
  而灵以蓉只是拼命的摇头,她当然是相信他的,只是她想确定一下。 pA*cF!tq 7  
wPDA_ns~  
  “摇头是不相信我?”桀雪斐就是爱逗她,瞧她紧张的模样就感到好玩。 ~h] <E  
j5ZeYcQ-  
  “才不是,为什么你老喜欢扭曲我的意思。” 3u7N/OQ(  
^0 R.U+?+  
  “因为妳总误会我在先啊!”桀雪斐把灵以蓉搂在怀里,温柔的抚着她的小脸。 Cs7YD~,  
~k?7XF I  
  灵以蓉靠在他的胸膛,感觉着他的心跳。“我只是因为太开心,所以想确定一下嘛。” xSZgQF~  
Z9mY*}:U~  
  “傻瓜,我说的话不需要多一次的确定。” bsy\L|wd  
3JM0 m (  
  “因为你不会骗我,对吧?”灵以蓉搂着他的脖子,撒娇的说着。 Fg<$;p  
kx0(v1y3gT  
  “妳真是会歪曲人家的意思。”桀雪斐笑看着她,这丫头还真是会说话。 V:HxRMF2X  
5r)ndW,aN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灵以蓉坐起身,认真的看着桀雪斐。 |j:"n3~6  
ZYRZ$87jZ  
  “妳可真是鬼灵精啊!” 24{Tl q3  
gR5 EK$  
  “那我到底该怎么理解才对?” "Y'MuV'x  
7{z\^R^O  
  “呵呵……坏丫头!”真是怕了她了,难道要让他说更肉麻的话吗? }yzCq+  
n2V $dF4m  
  “雪斐。”灵以蓉不自觉的叫着他的名字,“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9 _oAs"w  
<*Gd0 v%  
  “当然可以,以后不许改口了,知道吗?” 8w$q4fg0  
x~JOg57up  
  “知道了。”灵以蓉真的好开心,原来她以前听到的传闻都是假的,桀雪斐其实是个大好人。 hCb2<_3CR  
|=:<[FU  
  “已经很晚了,快去睡吧!” &3OV|ly]  
6 ZAZJn|  
  “我们一起睡。”灵以蓉单纯的说。 F'-XAI <3  
kS?CKd9by  
  尽管她的话桀雪斐不会误会,但是今晚和昨晚不一样,桀雪斐知道自己的心境不同了,等他确定了对她的感情他们才能发生关系。 0 6M?ecN  
MMUlA$*t  
  “不用了,妳自己去睡,听话。”桀雪斐语气坚持,因为他怕自己会把持不住。 T:Ovh.$  
rlA/eQrS  
  “我知道了,那我睡这里,你睡床。” l^OflZC~  
wpN3-D  
  “妳想惹我生气?还是喜欢我凶妳?” o5 fV,BJZO  
VOZxLyj^9  
  “知道了,那我把被子拿来给你,着凉了可不好。”灵以蓉微笑着把被子拿给他。“那我去睡了。” -` ViuDX=  
q,@# cQBV  
  “嗯。”桀雪斐感觉灵以蓉的身上好像有种魔力,让他可以松懈下来,他觉得和她在一起很轻松。 8]^|&"i.\d  
XZARy:+bc  
  漫长的夜,两人的距离虽然被拉开,但心却是紧紧系在一起。 mI,lW|/l,  
6CHb\k  
  “雪斐,起来了!”灵以蓉蹲在长椅旁,叫着还在熟睡的桀雪斐。 v:4j 3J$z  
|Qcz5M90e  
  “唔……以蓉……”桀雪斐睡眼惺忪的转醒。 OJa(Gds  
63l& ihj  
  灵以蓉拉住桀雪斐的手,“我把早膳拿来了。” a r8iuwfZ  
k/{WlLN  
  “妳这丫头真是黏人精!”那么早就起来,他才刚刚睡着而已,昨夜他一整晚都在想着灵以蓉。“我去梳洗一下,等我。” [(x<2MTj  
qI7KWUR  
  “嗯。”灵以蓉乖巧的点着头。 L>IP!.J]?  
9Zl4NV&B  
  梳洗完毕后,桀雪斐开始用早膳。“今天还是粥?” 9*I[q[>9  
V.`hk^V,  
  “今天不一样喔。” !b!An; ',  
4 `l$0m@>  
  桀雪斐尝了一口,“的确,今天的味道和昨天的不一样。” XO?WxL9k]  
oNXYBeu+  
  “因为我手艺好嘛。” a++gwl  
2vUcSKG7  
  “我只是说不一样,又没说妳手艺好。” g;R  
A Ef@o+A  
  “都一样啊!”灵以蓉很容易自我满足,不过这也正是桀雪斐喜欢她的地方。 \l[AD-CZPh  
}]=A:*jD  
  两人喝着粥笑看着对方,屋子里洋溢着一种幸福的感觉。 =AHV{V~  
Jju?v2y`  
  喝完粥后,桀雪斐起身。“我们走吧!” DEv,!8  
*EtC4sP  
  “去哪儿?” qSVg.<+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6-01-25
十七 R<HZC;x  
{/xs9.8:JX  
  “去妳爹那儿。”真是迷糊,昨晚不是说好了。 %e7(HfW-U  
EN)A"  
  “可是现在去会不会太早,老爹……我是说老爷那里……” >`<2}Me6  
z34>,0  
  “那个老头妳就不用管他了。”桀雪斐才不管那个装病的父亲是死还是活。 ?YO =J  
.IH@_iX  
  “雪斐,你这样可不对喔!老爹他也病了,我只顾着照顾自己的老爹,他怎么办?不管怎样我现在也是他的媳妇啊。” afY_9g!\  
M ?Ndy*]  
  “是儿媳妇。”桀雪斐更正灵以蓉,她只是他一个人的妻子。 X>Al:?`}N  
OXHvT/L`  
  “是啦是啦!但我觉得他很可怜,你都不关心他。” 7\A4vUI3  
g(/{.%\k  
  灵以蓉难道看不出父亲是在装病吗?她认真的模样让桀雪斐觉得她很善良。 z[fB!O  
_%Bz,C8  
  “他不需要关心,整个桀府那么多人关心他,我们不用理他。” 7^$)VBQ/  
Z!6UW:&~7  
  桀雪斐用我们称呼着他和灵以蓉,这让灵以蓉甜到心里,开怀的笑了。 #)s!}X^  
h7]EB!D\A  
  “笑什么?” fE]XWA4U  
> Lft9e   
  “我喜欢你说‘我们’,这种感觉很好。”灵以蓉紧紧的抱住桀雪斐。 UAn&\8g_  
l{Dct\ #s  
  “妳是我的妻子,我和妳不分开,所以当然是我们。” A A^{B  
J(DN !  
  “不分开?”灵以蓉抬头看着他,其实她一直担心着两人当初的协定,所以听到他说不分开,她真的好开心。 1W7% 1FA  
^8.]d~j  
  “是啊,不分开。”桀雪斐也紧紧的抱住她。 X}+>!%W!}  
BNL;Biy t7  
  灵以蓉笑得更甜蜜,因为对桀雪斐的依赖已经日渐浓厚,她真的舍不得离开他。 6Vz9?puD  
 5~>z h  
  “好了,我们快出门吧。” >U[j]V]  
5fd]v<  
  “好。” G$F<$  
/}b03  
  一到小屋,灵以蓉兴奋得立即跳下马,一看到刚走出来的老爹,立刻激动的叫着:“老爹。” 5YeM%%-S  
\ `~Ly-  
  “以蓉?”灵忡顷很惊讶女儿那么早就来了。 `T@i.'X  
y\4L{GlBM  
  桀雪斐随后上前施礼。“您好。” g:g\>@Umo  
hZ?Rof  
  “你是?” vOn`/5-  
[\^ n=  
  “女婿是桀雪斐,我想我也应该叫您一声爹。” Sj%u)#Ub  
|XaIx#n  
  “没想到你也来了,以蓉还真会麻烦人。” ;,hwZZA  
{ }:#G  
  “没什么,我是担心她……”看了看灵以蓉的神色,桀雪斐没把她迷路的糗事说出来。 dH;8mb|#'  
qEyyT[:  
  “呵呵……进屋来坐吧!” *^\Ef4Lh  
-Fi`Z$  
  进到屋里,灵以蓉扶着父亲坐在床上,而桀雪斐坐在唯一一张椅子上。 o$wEEz*4  
,dv+p&Tz2  
  四周的墙壁上都是裂痕,整个小屋也很简陋,桀雪斐不禁用怜惜的眼神看着照顾着父亲的灵以蓉,这个丫头真的恨乖巧,他以后会好好待她的。 loEPr5 bL  
rExnxQ<e  
  “对不起,这里实在太简陋了……”灵忡顷一脸歉然。 |e=,oV"  
oxr#7Ei0d  
  “哦,没关系,不打紧的。” ,t3wp#E2#  
]{!U@b  
  “是啊!爹,他很粗生粗养的。”灵以蓉故意说着,然后对着桀雪斐做鬼脸。 ,y1PbA0m  
uyO/55;HO  
  “以蓉,怎么可以这样没大没小的。” *jLJcb*.Ap  
!6n_}I-W  
  “爹,没关系,我回家会好好调教她的。”桀雪斐坏坏的说。 ]-PH^H  
VA WF3  
  灵忡顷自然以为桀雪斐的话是别有用意,欣慰的笑着,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根本还没有肌肤之亲。 5"^en# ?9  
{,3>"  
  “老爹,我知道您喜欢吃鱼,我今天去捉鱼煮给您吃好吗?” |s'Po^Sy  
RLw;(*(g  
  “好啊……不好!”一想到桀雪斐在这里,灵忡顷马上拒绝了女儿的提议。 cJN7bA {  
WfWN(:dF  
  “爹,我倒很想看看她捉鱼的样子,您不用介意,我也想尝尝她的手艺,老是喝粥可不行。”桀雪斐本来就是个不拘礼节的人。 >xF/Pl  
x97 j  
  “桀将军真是豪爽。”灵忡顷忍不住对他有好感,的确是个汉子。 :,Pn3xl  
"ul {d(K3  
  “不用这样称呼我,叫我雪斐就行了。” q0$ !y!~  
BB~OqZIP  
  “好、好……”有这么个女婿还真不错,和凛天那老家伙说的可大不相同啊! F'B8v 3  
^@qvl%j  
  “老爹,今天您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为什么不多睡会儿?” UEozAY  
tQ H+)*  
  “病好了,要多活动一下嘛!”生病真是不好过,装病更是不好玩,明明都说没事了,可这个乖女儿还是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gs ^%z  
YhY:~  
  “可是您才刚好嘛!” 6$ Gep  
{'AWZ(  
  “以蓉,妳就不用担心了。”看着灵忡顷的气色,桀雪斐怎么瞧都不觉得他是个生病的人,就像家里那个老头一样。 gt/zpiKmV  
TARXx>  
  灵忡顷看了看桀雪斐,他看得出这个男人很精明,不是所有人都像他的女儿那么容易受骗。 /l{ &iLz[  
-kS~xVS|  
  其实他也是装病,至于原因,现在还不可以告诉灵以蓉,当然也不能让桀雪斐知道。 NO] 3*  
Q`#4W3-,  
  “老爹,那我们现在去捉鱼,中午做给您吃。” {u[V{XIUh  
)s9',4$eK<  
  “雪斐,我们走吧!”灵以蓉走向桀雪斐,拉着他的手。 LwuF0\  
r$wZt  
  “好,那爹在家好好休息。”桀雪斐的话当然是冲着灵忡顷说的,他怀疑他是在装病。 %m{U& -(l@  
% 0:p)Z0  
  “我会的。”灵忡顷不露声色的笑着,这个女婿的目光真够凌厉的。 +$z]w(lbT  
u~ F ;x Q  
  桀雪斐随灵以蓉出去后,灵忡顷不免有些担心,要是引起他的怀疑,那可是大事不妙,虽然以蓉已经嫁入桀府,但毕竟他们的婚姻是维系在那份协定上,要是他撕毁协定,那岂不是害苦了以蓉。 2O""4_G  
$G?(OWI}l`  
  来到湖边,灵以蓉将木桶放在一旁,把袖口卷得老高,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6-01-26
十八 6x (L&>F  
3_j C sX  
  “妳就是这样捉鱼的?” h3;o!FF  
&Lt$a_y>  
  “是啊,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K9qEi{[  
MkNURy>n&  
  “好啊。”桀雪斐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赤手空拳的要怎么捉鱼。 0-~6} r$  
~q T1<k  
  只见灵以蓉慢慢走到水比较深的地方,弯下身子把手悄悄的放进水里,她静止不动,渐渐的看鱼靠近,然后敏捷的一把抓起一条鱼。把鱼捞出水里,虽然很滑,但灵以蓉的力气却很大,双手紧握住,马上跑到湖边把鱼扔进木桶里。 ;{q) |GRF  
4Z~Dxo  
  “妳真行啊!”桀雪斐还是第一次看人这样捉鱼。 *n_4Rr  
})SdaZ  
  “我不喜欢用削尖的木棍刺鱼,那样太血腥了!” _";pk  _  
*+Q*&-$  
  灵以蓉像个孩子般笑着,却给了桀雪斐极大的震撼,他有着战死杀场的觉悟,死在他手下的人多不胜数,有时他都觉得生命是如此廉价的东西;但是刚才听着灵以蓉的话,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触,就像他其实不喜欢杀人,但是最后他还是得为了保卫国家去杀人,引领全军将士剿平侵占国上的敌人。 r+p jv_R  
aW$nNUVD  
  “雪斐,你在想什么?” Nb/%>3O@  
lIP<`6=4  
  “没什么。”桀雪斐温柔的看着她,他想的事怎么可以告诉她,她是那么单纯无邪,那么血腥的事不适合让她知道。 X-F HJ4  
gwNkjI= ,  
  “我们一起来捉鱼吧,你不知道可以这样捉鱼吧?” 6~>k]G  
EA.U>5Fq  
  “妳瞧不起我?” +F|[9o z  
qv6]YPP  
  “呵呵,我在逗你而已。” EcU9Tm`h  
#7{a~-S  
  灵以蓉拉着桀雪斐的手走进湖水里,教他该如何静静的靠近鱼儿,而且告诉他一定要挑大的鱼,因为这样比较容易抓牢。 ;6?K&}J)-  
&PbH!]yd  
  “不要出声,看我的。”桀雪斐身手敏捷的靠近水中的鱼,却一个捞空被鱼儿溜走。 52oR^ |  
d97wiE/i<  
  “看吧!不是那么容易的。”灵以蓉得意洋洋的笑着。 T+I|2HYqOj  
G*ecM`Bl  
  “别得意,我再来。”桀雪斐表现出童真的一面,难得像个顽皮的小孩站在湖里捉鱼。 }_K7}] 1  
z`lDD  
  “又来了一条!” h60*=+vdJ  
&;|/I`+  
  “不要叫,这次我一定捞得起来。”再捞不到鱼,他的面子可挂不住。 7?xTJN)G  
N[:;f^bH49  
  桀雪斐的手悄悄的靠拢,一把抓住了鱼,但是因为这条鱼实在太大了,不停的挣扎,溅了他们一身的水,桀雪斐不小心手一松,还是让牠给跑了。 [@(M%  
&@NTedg!  
  灵以蓉开心的笑着,看着满身湿透的桀雪斐,拉下袖子帮他擦拭着。 Z\c^CN  
DO6Tz -%o  
  “还是我来吧!你虽然是将军,但是这种捉鱼的方式大概不适合你。” ]$Ud`<Xnx  
cl2+,!:  
  看桀雪斐默不作声,灵以蓉有些担心,难道他生气了? U -h'a: K  
NCu:E{([  
  突然桀雪斐露出贼笑,把手伸进水里,把水往灵以蓉那里泼去。 27"M]17)  
'!V5 #J  
  “喂!你干什么?”灵以蓉用手挡着。 =cP7"\  
RJ63"F $  
  “哈哈……”桀雪斐只是突然想和灵以蓉戏水。 |to|kU  
Fx]}<IudA^  
  “讨厌啦你!”被泼得一身湿的灵以蓉抗议着,反正也湿了,她也顽皮起来一起泼着水。 W&'[Xj  
m,1Hlp  
  一时,只听见两人开心的笑声。 O dWZYWj  
J.;{`U=:  
  上岸后,灵以蓉甩了甩湿透的头发,别有一番风情。 6&qT1nF1  
3Y6W)$ Q  
  “以蓉。”桀雪斐走上前抱住她。 Aav|N3  
-Nu Rf#  
  灵以蓉静静的靠在他的肩上听他说话。“雪斐,你想说什么?” 3g''j7  
[L4s.l_#  
  “我想,一辈子都这样抱着妳。” F `cuV  
<+iL@'SgF  
  灵以蓉笑得好甜,每每被桀雪斐这样抱在怀里,都让她眷恋得想多待一会儿。 ,Q>Rt V  
@ UgZZ  
  “怎么不说话?”桀雪斐还是头一次说这么肉麻的话。 X4z6#S58  
,-[e{=Cz  
  “呵呵……”灵以蓉笑而不答,存心急死他。 "B 9aJo  
P*M$^p  
  “不答是不是?”桀雪斐狡诈的笑着,突然一把抱起她。“再不说就把妳扔进湖里!” Vu u2SS  
6,D)o/_  
  “不要嘛!”灵以蓉紧张的搂住桀雪斐。 ELlTR/NW  
H /kSFf{  
  “傻瓜,吓妳的。” mM&*_#( 6  
Q|^TR__  
  “我也是装装样子的,哈哈。”灵以蓉俏皮的说着。 i&r56m<  
N@M(Iw  
  “知道妳机伶。” {[~ !6&2(k  
k)W8%=R  
  “我想一辈子黏住你。”灵以蓉看着桀雪斐,给他肯定的答案。 Gy9+-7"V  
oYNP,8r^  
  桀雪斐把她放下来,两人手牵着手走到湖边坐下来,灵以蓉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脚踢着水,任由水花溅在身旁的桀雪斐身上,而桀雪斐只是闭上眼随她调皮捣蛋。 4@PH5z  
2f1WT g)  
  “妳这个小丫头!”桀雪斐湿着脸看她,猛然伸出手拉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听着我的心跳,我从来不曾这么喜欢一个女人,妳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Hu|;cbK  
c%_I|h<?iT  
  “我听到了,我也最爱你。”灵以蓉抬头看着他,笑得十分开怀。 >%k:+ +b{  
m,KG}KX  
  她的笑容好像有感染别人情绪的能力,桀雪斐也笑得开心,他囚禁了自己好久,从那个抛弃他的女人无情的离开以后,他就再也不相信女人、再也不曾如此开怀的笑过,虽然和灵以蓉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短,但他确信他真的喜欢上她了。 U_ELeW5@  
Fd!Np7xw  
  “那要爱一辈子喔。”不管自己是否已经爱上她,他霸道的要她爱他一辈子,因为他不允许再被背叛。 ?:DeOBAb  
4yy9m8/  
  “好。”灵以蓉不敢提起协定的事,因为她害怕。就算现在有桀雪斐的承诺,但她知道哪天他不再需要她了,她还是要乖乖的走人,因为她不想做令他讨厌的事。 O7DaVlln  
$)or{Z$&  
  灵以蓉想着想着有点想哭,但是她忍着,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哭了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她要坚强、要振作。 fX:=_c   
`J l/@bE=  
  “我们还捉不捉鱼?”桀雪斐笑着问。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6-01-27
十九 =VPJ m\*V  
[7*$Sd  
  “一条就够了吧!”灵以蓉笑看着他,她不想再杀生了,刚才那条挺大的,三个人应该够吃了吧? fx `oe  
qp)a`'Pq  
  “那还需要别的菜吗?我陪妳去街上买吧!” q;0QI{:5v  
NP_b~e6O=  
  灵以蓉马上摇头。“不要了。” X5`#da  
A tU!8Z  
  “为什么啊?” 4LfD{-_uW  
@! gJOy  
  “那个……”灵以蓉吞吞吐吐。 j~)GZV  
Z"T#"FDIr  
  “又有事瞒着我?” W8$ky[2R  
W@vt6v  
  “才没有!我哪里有那么多事瞒你啊,我的脑袋里可藏不住那么多事。” 3($cBC  
sUCI+)cM3  
  “那倒是。”灵以蓉的确是很单纯的女子,要她说谎根本是作梦,不是她不会,而是她根本就办不到。  rk F>c  
vDeb?n  
  “其实……是因为你。”灵以蓉迟疑的说出。 '^npZa'%sW  
nQtp4  
  “因为我?”桀雪斐觉得很奇怪,又干他什么事了? P[G.LO  
Bh#?:h&f  
  “你知道吗,全城的人一谈到你,他们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c|3v!  
s2X<b `  
  “我有那么厉害吗?”被灵以蓉说得那么夸张,桀雪斐心里有点不太舒服。 YaT6vSz  
LK}*k/eG  
  “全城的人都说你是很血腥的人,说你如何如何可怕,昨天你送我去街上,我还没买东西,他们就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还说你的坏话。” SmUj8?6"  
i!i=6m.q7  
  “那妳怎么说?” 3Ow bU  
BA6(Owb  
  “我就和他们说你是好人啊。” c\le8C3  
tNG[|Bi#  
  “哈哈……妳这丫头真有趣!”桀雪斐大笑。 %z6_,|%  
Z.b?Jzj  
  灵以蓉继续说:“他们不信,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跟他们解释清楚,不过你要原谅我喔!” QIfP%,LT  
7AF6aog  
  “原谅妳什么?” ,<$rSvMfg  
LfJMSscfv  
  “我说我是你的妻子啊!”灵以蓉像做错事般把头低下,因为她始终觉得自己很卑微,没资格坐在少夫人的位置上。 $wbIe"|  
Ya-GDB;L  
  桀雪斐抬起她的头,“傻瓜,妳本来就是我的妻子啊!”他没想到灵以蓉担心的是这个。 24sQon  
~qX wQ@  
  “真的?我可以那样说?”灵以蓉稚气的问。 DiZ;FHnaG?  
KuEM~Q=  
  “妳每次都要再确定一次才肯相信我的话?” o{ccO29H/  
V343 IT\  
  “嗯。”灵以蓉任性的点头。 Vg mYm~y'  
k9c`[M  
  “那好!妳就是桀雪斐的妻子,知道了吗?” s&DAO r!i  
8P2_/)|  
  “知道了。”有了桀雪斐的肯定,灵以蓉撒娇的搂着他。 2}5@: cwR+  
qc6d,z/  
  “真是傻丫头!” K!gocNOf  
_No<fz8  
  “我们回去吧!老爹还等着我们。” N\x<'P4q  
05;J7T<  
  一进屋,灵以蓉跟父亲打了声招呼,就拉着桀雪斐进厨房。 *0%G`Q  
$`Aps7A  
  “我要开始了。”灵以蓉捞出鱼,熟练的杀起鱼来,刮鱼鳞的手法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桀雪斐看得目瞪口呆。 f15n ~d  
t x#(K#/  
  “好了,完成。”一眨眼的工夫,灵以蓉就准备就绪了,桀雪斐这个大将军根本派不上用处。 X?q,m4+  
m}?(c)ST  
  “你先出去吧,马上就有得吃了。” SpiI9)gp  
) v^;"q"  
  “不要,我要看着妳做!” $M 1/74  
'CSIC8M<j  
  “想偷师?” 4#^?-6  
>u:t2DxE  
  “臭美!” VaIFE~>E&  
l12_&o"C~  
  “那快出去吧!省得弄得一身油烟味,马上就好了。”灵以蓉眨着大眼睛。 _ xAL0 (  
8d90B9  
  “那我出去,妳要快点喔!”桀雪斐这才离开厨房。 r pv`%  
!f\q0Gnl  
  当桀雪斐走进里屋,看见灵忡顷正在摆桌子,随即走上前。“我来帮您。” !ys82  
K8sgeX|  
  “谢谢,让你陪以蓉来还要你帮忙,真是不好意思。” dE<}X7J%  
Hm>M}MF3  
  “没什么,是我自己想陪她来的,打扰您了。” E8[{U8)[;5  
NQ7 j{dJ?  
  “哪里哪里,进门都是客嘛!” r:[N#*kK  
Kd 2?9gaw  
  “爹看起来好像身体很硬朗,当初是得什么病,怎么那么严重,让以蓉每天都担心着您。” I\NiA>c  
R5`"~qP-  
  灵忡顷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回答:“其实没什么大病,是以蓉爱瞎操心。” sE*A,z?  
@(XX68  
  “是吗?可是……” 9N(<OY+Dgm  
,E]u[7A  
  “其实是老毛病了,只要喝几帖药就行了,只是那段时间连买药的钱都没有,实在……”灵忡顷叹气,装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博取桀雪斐的同情,其实他刚才是故意打断桀雪斐的话,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 vkmTd4g  
&(!Sy?tNe  
  “如果没钱,的确小毛病也不是开玩笑的。”看他不像在说谎,大概真的是以蓉太紧张吧。 ;EP]A3  
L|G!of[8n  
  “菜来了。”灵以蓉端着菜,笑嘻嘻的走进里屋。 :<d\//5<9  
:u#Ls,OZz  
  “好香啊!我的宝贝女儿的手艺还是没退步。” s}A)sBsaP3  
9z 5K  -s  
  “那当然。”灵以蓉把菜放在桌子上,“不过今天委屈你们了,才一道菜而已。” 35Nwx<  
PEZElB ;  
  “没关系。”灵忡顷和桀雪斐异口同声道。 0"o<( 1  
+FQ:Q+  
  “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rv,PWjZ  
EVNTn`J_  
  “好。”灵忡顷先夹一口。 0NfO|l7P  
, 9|%  
  桀雪斐也尝了一口,“没想到妳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IWjt &>  
bQXxb(^  
  “娘不在以后,老爹的胃可是我看着的。”灵以蓉不免骄傲的说着,娘亲自从十五岁时离开他们以后,她就自己学做事了,每次做菜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起娘亲,因为她的一手好手艺都是传自于她的好娘亲。之所以会那么担心父亲,也是因为娘亲就是得了重病才离开他们的,现在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能再失去他了。 3 %DA{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