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46阅读
  • 39回复

[资料]暗算将军/由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6-01-18
L7mz#CMWf  
L|^o7 1t|  
  “他对妳好不好?” C%ytkzG_  
daOS8_py  
  一提到他,灵以蓉的表情就很高兴。“嗯,很好。” /#yA%0=w  
Yg6I&#f7&  
  “呵呵……看来是很好。”老爹坏坏的笑着。 8D2yR#3  
XOxB (0@  
  “讨厌啦,老爹。” [tm[,VfA^  
/=trj5h  
  “知道了,不说了不说了。” fPrb%  
2x6<8J8v*  
  扶着老爹,灵以蓉和父亲进了屋,而他们刚才的对话都被站在门外的桀雪斐听到了,想起两人的对话,桀雪斐不由得笑了,她真的很讨他喜欢,以至于到了望月庭还是不放心她,而“千里迢迢”的来看她,毕竟灵以蓉的家离城有点远。 vi<X3G6Xh  
n+X1AOE[L  
  “以蓉啊!今天妳怎么回来了?” fWd~-U0M^  
IvFR <n  
  “雪斐同意我回来看您啊,而且以后我都可以回来看您。” vlAO z  
Tt{U"EFO  
  “真的?” |sA4:Aq  
l.XknF  
  “嗯,他是好人。” b^uP^](J  
\?bwm&6+r  
  “那也不能逗留太久,要早点回去喔。” *Te4U5F  
4q\.I +r^  
  “我知道,不过没人在您身边照顾您,我很担心嘛!” o7_MMeQ4  
% j[O&[s}  
  “我没事,只要妳好好照顾自己就行了。” L|]w3}ZT@  
P`Hd*xh".j  
  “我会的,不过现在您要听我的,我出去买点东西回来烧拿手的小菜给您尝尝怎样?” )}k?r5g  
lry& )G=5  
  “好啊。”一想到自己宝贝女儿的手艺,灵忡顷就胃口大开。 l $p_])x  
+%Bf y4F6  
  “去哪?” /4"S}P>f  
[#Nx>RY  
  刚走出门的灵以蓉不敢相信从身后传来的声音竟是如此熟悉,怎么会是他?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4na4Jsq{  
rCSG@D.  
  “又不理我?还说不讨厌我?” v/TlXxfil  
2wuW5H8w{  
  “啊!你……”灵以蓉转过身,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X @jYQ.  
QGz3id6  
  “我什么呀!那么惊讶吗?”看到她丰富的表情,桀雪斐就笑个不停,来看看她是对的,可以让他那么快乐。 R6@~   
TNT"2FoBd  
  “笑什么,昨天都不见你笑,我就这么好笑吗?” qkG;YGio  
#5:A?aj  
  “是啊,我特意来就是来笑妳的。” $yqq.#1  
(E(:F[.S  
  “特意?” UKQ&TV}0  
Rj;e82%%N  
  “妳怎么只挑重点听啊?”桀雪斐显得有点不高兴。 x i,wL0{  
%GiO1:t  
  “呵呵……那么想我啊。” wh+ibH}@!  
u Aa>6R  
  “哼!”桀雪斐使了个白眼,臭美! ?=rh=#  
n//a;m  
  “我知道我是在臭美。” WU_Q 7%+QS  
s]OXB {M  
  桀雪斐觉得不可思议。“妳又猜到我在想什么了?” lom4z\6  
/hHD\+0({  
  “呵呵……你的想法很容易猜到。”灵以蓉傻笑。 6O?O6Ub  
v,s]:9f`\>  
  “妳厉害。” rYT3oqpfT  
ky*-_  
  “我不能陪你聊了,我要去城里买些东西回来,给老爹做点有营养的东西。” c~cYNW:  
h><;TAp  
  “小丫头,我特意来看妳,妳就这么招呼我?”桀雪斐有些不悦。 QkA79%;j  
o-R;EbL  
  “人家没时间了嘛,是你说不能在我爹这里过夜,那我当然要抓紧时间嘛!” m39 `f,M  
z6$W@-Vd  
  “傻瓜,我送妳进城,没骑过马吧?我载妳。” 5nQ*%u\$Z  
rXdI`l#  
  “好啊!”骑马肯定是比走路快,灵以蓉没理由拒绝。 @;!s"!~sv  
UB|f{7~&  
  桀雪斐扶她上马。“坐好了。” RBd{1on  
sS7r)HV&GI  
  “嗯!”灵以蓉坐在桀雪斐身后,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靠在他的背上,感觉很温暖,一想到他是特意来看她的,她真的好高兴。 gh>'O/9  
xrd@GTaI  
  很快的,两人到了街上。 t4>%<'>e  
e%. Xya#\  
  “到了,快下来吧!”一到市集,桀雪斐抱灵以蓉下马。 Teq1VK3Hr  
7u8HcHl  
  “谢谢你。” $v|/*1S  
FtBYPSGz  
  “客气什么?”桀雪斐似乎忘了,自己昨天之前还是个冷冰冰的人。 We7~tkl(  
lgR;V]^YX  
  “你不走吗?你说过约了朋友的,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就成了。” zk)9tm;i{  
8<z]rLQw?%  
  “好,那我先走了,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uFd.2,XNP  
6mH0|:CsY  
  “好,你慢走。” <OG rC .k}  
d ]LF5*i  
  跨上马,桀雪斐朝望月庭飞奔而去。那群臭小子也该醒了吧? WBS~e  
m&)5QX  
  不过放灵以蓉一个,他还真是不放心,桀雪斐想着。 w3lR8R]  
bSmF"H0cP  
  从午后开始,望月庭的生意才会兴隆,毕竟做酒家的大清早是没生意的。 !4uTi [e  
#yZZ$XOk  
  “仪聍,他们醒了没?”一进房只询问那帮朋友醒了没,桀雪斐完全没注意到仪聍脸上的表情。 ")|3ZB7>*  
7kU:91zR  
  “他们几个应该醒了吧,”仪聍平淡的说着。“我看到几个姐妹进了他们的厢房。” U#G[#sd> K  
"!<Kmh5  
  “呵呵……精神还不错嘛!” `+$'bNPn&  
<uNBsYMuC  
  桀雪斐的笑容让仪聍看不习惯,才一天不见,这个冷漠的男人就改变了? h8 >7si  
mbv\Gn#>  
  “雪斐。”仪聍很认真的看着桀雪斐,“你不想要我吗?” w_pEup\`  
UevbLt1Y  
  “大白天的想这些?”桀雪斐觉得好笑,以前的仪聍可从来不会说这种话。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6-01-19
十一 'zpj_QM  
Kh%9Oy  
  “有了新人就不要我这个旧人了。”仪聍掩饰不了自己心中的妒意。 %>pglI  
I`FH^=  
  “仪聍,我以为妳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桀雪斐躺在床上,手放在脑后,不疾不徐的说着,他不喜欢这个样子的仪聍。 [UFLL:_sC  
E!jM&\Zj  
  “什么?”仪聍有些惊讶桀雪斐的回答。 uFG]8pj2V1  
tAc[r)xFw  
  “妳应该很了解我的,我不想再多说,去叫他们来这里。”这种无聊的谈话让桀雪斐的脸上渐渐失去笑容,他来这里只是来找那帮兄弟喝酒而已,如果昨晚他可以来的话,那也许今早躺在身边的就是仪聍,而昨晚喝的酒绝对是闷酒。 h7kGs^pP  
;40!2P8t  
  “知道了。”和桀雪斐在一起多年,多少也了解他的性格,桀雪斐向来说一不二,不喜欢别人和他做无谓之争。 Quc9lL  
$xa#+  
  仪聍觉得他们之间隔得好远,就算桀雪斐依旧搂她入梦,她也感觉不到他在她身边。 g\OPidY  
 # G0jMQ  
  “我今晚不待在这儿,叫他们快点来,喝完酒我就走。” A=Q"IdK  
ygW,4Vz7J  
  仪聍无奈的想着,难道只是几句话就让他不高兴到想立刻走人?还是……她不愿再想下去。 n9B1NM5 \  
"<SK=W  
  不一会儿。 {x40W0  
j y R 9a!  
  “大哥!”韶涵的大嗓门在门口响起。  k)o D  
p@!{Sh  
  “精神还不错嘛!”坐起身,桀雪斐故意讽刺道。 H z&a~  
>J,Rx!fq3  
  “大哥精神也不错啊!呵呵。” tjYqdbA)  
91'i7&~xdG  
  “臭小子!”桀雪斐只有和这帮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在一起,才会展露别人看不到的一面。 Yl}'hRp  
Q> OBK&'  
  “大哥,昨晚你怎么没来?我们等了好久,后来……”韶涵搔搔头,不好意思说下去。 w4I&SLm-b  
,hO*W-a% 1  
  “后来怎么着?” Dt#( fuk#  
I-glf?F)  
  “后来……就顺其自然的发生那种事了嘛!”韶涵干笑两声,一语带过,他注意到桀雪斐有异。 UM(`Oh8  
j9sLR  
  “咦?大哥!你今天好像跟平时不同?” uQmtd  
;\],R.!  
  “你的观察倒是挺敏锐的,真难得。”在他面前桀雪斐毫不掩饰,他今天心情是不错。 >U#j\2!Sg  
K-6+fgeB  
  “看来大嫂是个不错的女人。”说完韶涵突然皱起眉头。“不过大嫂是好女人的话,大哥再来望月庭似乎不太合适。” -z?O^:e#x  
F/chE c V  
  “哼!”桀雪斐意味深长的轻哼了声。 &Vi0.o  
O-K!Bv^ Q  
  “这算什么意思?舍不得仪聍姑娘?” hhvP*a_J  
mmn1yX:d  
  “天下有哪个女人会让我桀雪斐舍不得?”可笑,没有任何女人绑得住他桀雪斐的心,仪聍的确是个好女人,但想做他一辈子的女人是不可能的。 WxS=Aip'  
r_Rjjo  
  “那看来大嫂的日子也不好过了。”韶涵感叹的摇头。 t747SZWgB  
/d >fp  
  “这话怎么说?”一听到灵以蓉的日子不好过,桀雪斐就莫名的激动起来。 ;:9 x.IkxC  
<$D)uY K  
  “如果大嫂知道有个仪聍的话,岂不是会伤心死?” &9s6p6 eb  
?>o39|M_w  
  “呵呵,她才不会,她只是个小丫头。”连接个吻都会僵直身子,怎么会懂这些? p[o2F5 T2  
9M7P]$^  
  “小丫头?” !J71[4t  
'RA[_Z  
  “今年应该十八了!”对二十有六的桀雪斐来说,十八岁当然只是个小丫头。 7RLh#D|  
f65Sr"qB3  
  “大哥,你不是生病了吧?就算是逼婚,也不用找那么小的啊。”  ;E&XFTdO  
UE4#j \  
  “哼!也许注定的吧!”桀雪斐不以为意。 ~roHnJ>  
oc(bcU  
  “老实说,当初如果大哥直接娶了仪聍姑娘不就行了?” 8ilbX)O  
Wts{tb  
  “仪聍?我是不会娶她的。”尽管桀雪斐不介意她的出身,也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女人,但直觉认为她不是可以改变他的女人。 0 '7s  
9*;isMkq<  
  “那仪聍姑娘好可怜啊!” gAA %x 7  
1LE^dS^V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那么多同情心了?” xUo)_P\_  
$qlqW y-s  
  “因为……”韶涵腼腆的笑了笑,“我好像爱上一个姑娘了。” =>:% n  
@}&,W N%  
  “臭小子,既然爱上了,还好像什么?”桀雪斐不喜欢不确定的语句,是这样就是这样,哪来的好像、应该的。  '{j\0  
K)9j je  
  “我昨天其实满脑子都是她,我看我是完了。” %2@ Tj}xa  
IL+#ynC  
  “那你昨晚?”臭小子明明刚才说了,昨晚做了顺其自然的事不是吗? P;)2*:--)  
`!UaScM  
  “昨晚只是搂着别的女人睡了一夜,什么也没做,连吻都不想吻,脑子里想的都是她。” k9*J*7l-m  
i:l80 GK  
  桀雪斐取笑,“我看你是真的完了,还不快娶人家进门,再这么下去怎么做男人你都不知道了。” 8pX f T%]  
2;&mkc K'  
  “大哥,说话也太不给面子了,我也想娶啊!但是我不确定彼此的感觉嘛。” i:g{{Uuv  
B<A:_'g  
  “感觉?” S<*';{5~  
.hxin [Y  
  “是啊,大哥对大嫂没那种感觉?” cFw3Iw"JJ  
KLW&bJ$|j  
  “哪种感觉?”桀雪斐故意装傻。 2HSb.&7-G  
?/)lnj)e{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韶涵准备替这个大哥好好上上课。 ~x\Cmu9`  
UDM yyVd  
  “所谓的感觉就是总觉得她是不一样的女人,只要她在身边就会觉得很安心;会因为她小小不一样的举动而感到烦心;会因为她晚出现,无端端瞎操心起来;会因为她和别的男人多说几句话就吃醋;会因为她哭,心就会莫名的痛起来。最重要的就是抱着其他女人的时候会觉得对不起她,会想起她哭泣的脸……”韶涵认真的讲解着。 X% X$Y6  
|/*pT1(&  
  桀雪斐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想起灵以蓉一直浮现在眼前的笑容。 ewym 1}o  
V_f`0\[x  
  “大哥,你有在听吗?”韶涵察觉到桀雪斐心不在焉。 tt{`\1q  
Y"*:&E2)r  
  “啊?”被韶涵一问桀雪斐才回过神来。 />F.Nsujy  
VDpxk$a  
  “大哥,我刚才还少说了一样,一个男人如果爱上一个女人,就会像大哥刚才那样失魂落魄。” Y&GuDLU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6-01-20
十二 5,=B1  
rz%[o,s  
  桀雪斐并没理会他,他不喜欢听到有人形容他为了一个女人变成那副德行,虽然刚才自己是有那么点…… j O5:{%  
^6NABXL  
  “大哥,那么早就来了!”日哗楠出现在房门口。 @2Y]p.$q  
-Fw4;&>  
  “是你们起得晚,都刚睡醒啊!” 96V, [-arf  
5xV/&N  
  “韶涵怎么了?”日哗楠看着一旁发着呆的韶涵。 o;-! ?uJ  
'GO..m"G  
  “犯相思病。” vPq\reKe  
9r*T3=u.S  
  日哗楠了然的轻笑。“呵呵,是为了那姑娘?” k/Ro74f=  
sVnu Sm  
  “哗楠你知道?”桀雪斐有些意外。 p}z0(lQ*~  
,{at?y*  
  “大哥,就是上次我们救起……应该说是韶涵救起的那位姑娘啊!” Az[z} r4  
ZW"J]"A  
  “原来是那个姑娘。”桀雪斐想起战乱时,韶涵不顾生命危险救的女子。 " B1' K8  
y5I7pbe  
  “说人家是无依无靠的可怜女子,所以暂时收留她。” G>j/d7  
1EN5ZN,  
  “看来要收留一辈子了。”桀雪斐坏坏的说着。 shD$,! k  
XH/|jE.9^|  
  日哗楠的表情有些感伤。“看他的样子的确是啊!” Ruf*aF(  
iaMZ37  
  “哗楠,你那是什么表情?” dfNNCPu]+  
CrK}mbe  
  “羡慕啊!大哥成家了,韶涵也快了!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d}Q;CF3 m:  
<5=^s%H  
  “呵呵!那就快找一个呀!” (r.[b  
5*C#~gd& F  
  “没大哥那么好运啊!才几天的工夫就找到一个大嫂,改天带来让我们兄弟瞧瞧!” g{RVxGE7  
R.^ Y'TLyc  
  “哼,望月庭是她可以来的地方吗?”桀雪斐霸道的口气里带有一丝温柔。 x4v@o?zW  
XtCG.3(LY  
  “望月庭当然是不能来的,不过茶楼总行吧?”日哗楠也知道风花雪月的地方不是良家妇女能来的地方。 aGBUFCCa  
3FY87R   
  “想看新娘就自己娶一个!”桀雪斐才不想把灵以蓉带在身边让他们白看。 70 -nAv  
nT :n>ja  
  “大哥真小气。” } `Cc-X7  
3S .2  
  “少扯这些了,其他几个还没醒吗?”他想早点见到灵以蓉,晚回去了可不行。 ASB3|uy_  
_yp<#q]  
  “大哥急着回家?”真是怪了,就算没见过面的大嫂有万般能耐,但一天就让大哥改性,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P8T``M  
MAp#1+k  
  “呵!既然答应你们来喝酒,我当然说话算话。”桀雪斐可不会承认自己归心似箭。 qC-4X"y+  
T)tTzgLD}  
  “可是你爽约在先。” =@&>r5W1  
$GOF'  
  “我现在来了不就行了。”如果不是答应过你们,今天我还不来呢! l\!`ZhM,  
7mn&w$MS4:  
  “其实大哥何必那么客气,不来也不打紧,咱们自己会找节目。” d7uS[tKqg  
#miG"2ea..  
  “是啊,我忘记你们这帮战将多有本事了。”桀雪斐别有深意的讽刺。 0Ag2zx  
n<eK\ w  
  “不过大哥你太恋家的话,仪聍姑娘可是要伤心的。”日哗楠赶紧转移话题。 `:dGPB BO  
5X9*K  
  “那么喜欢仪聍就娶了她呀!” |KSoS#Y  
\~T&C5  
  不知道桀雪斐说此话有何用意,也许只是随口说说。 ?cD_\~  
:Lq=)'d;6  
  “大哥!”日哗楠大声的抗议,谁不知道仪聍是属于大哥一个人的。 (FOJHjtkM  
w6'8L s  
  “呵呵……”桀雪斐不明白为什么仪聍会那么得人心? 9q"G g?  
BsN~Z!kd  
  不多时,剩余的三人相继走进厢房,分别是林沛湖、莒芹、子雅。 IR*:i{  
"_/5{Nc$  
  “都睡醒了?”桀雪斐总算等到他们全到齐了。 U*em)/9  
<0I=XsE1iX  
  “大哥来了,咱们敢不醒吗?”林沛湖喃喃抱怨。 )hai?v~g  
> ak53Ij$  
  “快!坐下来喝酒吧。”桀雪斐立刻招呼他们坐下。 D0&{iZ(  
rXz,<^Hmj  
  “啊?才起来就喝酒?”林沛湖叫嚷着,昨天已经喝得七荤八素了,还没隔几个时辰又要喝,他的脑袋到现在还在嗡嗡作响呢! UmU=3et<Wj  
 N _r*Ig  
  “怎么,不想?”桀雪斐的口气充满胁迫。 #D+Fq^="P  
L +.K}w  
  “哪敢哪敢……”林沛湖听马上识相的讨饶,引来众人的笑声。 b<.+WkO  
x=au.@psBS  
  “仪聍!”桀雪斐看见走进厢房的仪聍。 rX{|]M":T  
<RhKlCP  
  “我拿酒来了。”仪聍柔情似水的说着。 $Jr`4s  
X  ]a>  
  “还是仪聍姑娘善解人意啊!”林沛湖在旁边瞎起哄。 C3b'Q  
%zelpBu+  
  “少说一句你的嘴不会烂掉!”莒芹马上出言阻止。 ( Lu.^  
R|CY4G j  
  “啐,大哥都没说什么了。”林沛湖不以为意的说着,这有什么嘛,大哥和仪聍姑娘本来就是一对嘛! '<0q"juXE  
t>wxK ,  
  而仪聍只是替他们斟上酒,她知道这种场合不需要她的出现,很自动的离开厢房。 Su"_1~/2S  
 y"\,%.  
  “大哥,为什么不让仪聍留下来,她琴弹得很不错啊!”林沛湖觉得大哥今天怪怪的。 _GO+fB/Q1  
HB7(  
  “我今天只是来喝酒的,想听琴声,你就去她房里听吧!”桀雪斐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B=8_M  
9&%#nN4`8  
  “唷,今天大哥醋劲不小嘛!”林沛湖益发觉得不对劲。 sS2_-X[_  
fw' r.  
  “少说话多喝酒,我马上就要走,别浪费时间。”桀雪斐不悦的说,不想再和他们讨论仪聍。 5"JU?e59M  
iJdP>x  
  “马上就走?”沛湖惊讶得大叫。 {odA[H  
<_9!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到他们奇怪的眼神桀雪斐感到不舒服,他要回家很奇怪吗? XLm@etf  
.+yW%~0  
  “对了!大哥,昨天是你的大喜之日耶!”林沛湖又换了个话题。 ~*}$>@f{[X  
#?Mj$ZB  
  “怎么?”桀雪斐不知道这有什么可以说的。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6-01-21
十三 )#F]G$51r  
X0*QV- RN  
  “你不让我们去,让我们在望月庭等着,可是你都没来。”莒芹接着说。 |y20Hi':  
Yl;^ k0ZI  
  “我来了不是坏了你们的好事。”桀雪斐淡笑一声,嘴里却说着刻薄的话。 80M;4nH^5  
FZiW|G  
  莒芹贼贼的笑着。“呵呵……大哥真会说笑。一定是大嫂让大哥动心了吧?” e7u^mJ  
t<:D@J]a  
  “只是个小丫头!”一提起灵以蓉,桀雪斐的脸上难掩笑意。 i54md$Q^  
Jeqxspn T  
  “嘿嘿,大哥表情不一样喔!”林沛湖乘机揶揄他。 ;Hm'6TR!  
0/]_nd  
  “哼!我今天只是来喝酒的。”桀雪斐今天来的目的只是喝酒,其他的随便他们怎么说。 vW.%[]  
m% bE-#  
  “既然大哥不想说,咱们改日再谈。”莒芹自然也知道如何找台阶下。 9G:TW|)L[Q  
)*[ ""&  
  “大哥,最近没什么仗可打,真无聊!”日哗楠向来好战。 Qq0O0U  
4$i}Xk#3  
  “你那么喜欢打仗,看到有人流血吗?”桀雪斐虽然有张冰山般的面孔,但心地却非常善良。 $`Rxn*}V4#  
w 06gY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日子过得有点无聊罢了。”日哗楠当然不希望看到有人流离失所,不过没仗打真的很闷。 D9G0k[D,  
O E]~@eU  
  “我不觉得无聊。”桀雪斐想起灵以蓉,只要有她在身边,往后都不会无聊的。 &#%D.@L  
Zq9>VqGe  
  “大哥不对劲哦,肯定是和那个没见过面的大嫂有关。嘿嘿!”从每次提到“大嫂”时大哥脸上出现的表情来看,这个定论准没错。 zab w!@]  
F1zT )wW  
  “贼笑什么?”桀雪斐搞不懂他们几个在笑什么,殊不知自己想起灵以蓉时的笑容有多温柔迷人。 A3m{jbh  
))8Emk^Q{  
  “没什么,咱们兄弟六人一起干了吧,就当是昨天对大哥的新婚祝福吧!”莒芹率先拿起杯子。 (jD'+ "?  
4f_ZY5=  
  “好、好……”一帮人都应和着,只有韶涵一个人从刚才就一直处在发呆中。 /y+;g{  
gNMKGf\Y  
  “喂,韶涵!”日哗楠推了推他,真是个楞小子,是得相思病了吗? !9ceCnwbNN  
 Xv? S  
  “什么?”韶涵呆滞的看着日哗楠,他推他做什么? )M|O;~q  
e5"-4udCn  
  “干啊!发什么呆啊?”大家都把酒杯拿在手里,他怎么还搞不清楚状况。 &s6(3k  
Yf2+@E  
  “干什么?”韶涵愣愣的问。 4[f7X4d$  
3vGaT4TDx  
  韶涵呆拙的模样引来五人的笑声。 uL2 {v  
Px?At5  
  “大家别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去吧!”桀雪斐笑着,他喜欢发呆就让他继续好了。 u9~V2>r\  
y42T.oK8c  
  “呵呵……”又是一阵笑声,只要这六个人聚在一起,笑声就不绝于耳。 bIl0rx[`  
X1QZEl  
  “时辰差不多了,来,喝了这杯。”桀雪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 -.3k vL  
jJC( (1|  
  “好,咱们干了这杯。”六人一起喝了最后一杯。 ee[NZz  
4u7>NQUDu  
  “昨天很抱歉,今天算是我向大家陪罪了!”喝罢,桀雪斐独自又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好了,我该走了,你们别喝太多,早点回家。” =_3qUcOP  
54%}JA][  
  “回家?”这种话从桀雪斐的嘴里说出来真是太奇怪了。 [hbIv   
"<#:\6aym  
  “是啊,我走了。”桀雪斐起身就要离开。 *6tN o-)^  
lH.2H  
  “大哥,没什么要和仪聍姑娘交代的吗?”林沛湖还是不识趣的问。 2X_ef  
\BL9}5y  
  “交代?”他桀雪斐想做什么还需要和谁交代?桀雪斐好笑的想着。 (&(f`c@I  
7F.,Xvw&@  
  “沛湖的意思是,大哥有什么需要转告仪聍的,我们可以代为转达。”子雅对桀雪斐露出一贯神秘的笑容。 l _:%?4MA  
g=)@yZ3>v  
  “呵,你应该最了解我,我走了。”淡淡朝子雅看了一眼,桀雪斐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y.zW>Mfl  
{S?.bT%&  
  “子雅,大哥有什么想和仪聍姑娘说的吗?”林沛湖好奇不已。 B#=dz,}  
1 Qln|b8<  
  “呵。”子雅笑得让人猜不透。 }Y:V&4DW  
e>0gE`8A  
  “这是什么意思?”韶涵插嘴道。 s@zO`uBc  
F42<9)I  
  “小孩子别管这么多。”日哗楠回应着。 .' }jd#  
3~{I/ft  
  “我是小孩子?” r1}^\C  
V:w%5'^3  
  虽然韶涵的年纪最小,但他不喜欢别人这么称呼他。 VxBBZsZO~  
ka~_iUU4  
  “你就是啊!”日哗楠在一旁强调着,看着韶涵生气的表情,觉得还真是可爱;大家都爱欺负他。 *[{j'7*cc  
iX$G($[l(  
  “你们猜大哥今天是怎么了?总觉得和平时有点不同。” k ucbI_  
wXKtQ#o}  
  林沛湖的话其实大家都认同,他们还真没看过像今天这般开心的桀雪斐,与平时真的是大不相同。 ,U~A=bsa  
2? qC8eC  
  “大哥恐怕找到了可以改变他一生的人。”子雅的话让大家深信不疑,因为子雅的能力不输给桀雪斐,只是子雅向来淡薄名利。 MgeC-XQM  
}9^:(ty2A  
  “难道是大嫂?”林沛湖抢先说道。 9hzu!}~'I  
<f>77vh0  
  “呵呵,你们慢慢喝,我要出去一下。”子雅并没回答林沛湖的问题,径自走出房间,他知道桀雪斐走时回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现在要去执行了。 -HF?1c  
- |p eD L  
  “子雅这个人真是让人摸不透。”莒芹向来自认聪明,但认识子雅之后,也不得不伏首称臣。 .s\lfBo9  
;gL{*gR]S  
  “莒大哥都甘拜下风了,我们更是猜不透了。”林沛湖说话一向都不经大脑。 53hX%{3  
 j=pg5T  
  “那别管他了,咱们喝。”莒芹确定子雅肯定是去做某件事,既然不想让他们知道,也就不必自讨没趣的追问。 ~rb]u Ny-  
-uN{28;@  
  其实子雅并不是离开望月庭,而是去了仪聍的厢房。 .h4NG4FIF  
O*/%z r  
  “仪聍姑娘!”子雅有礼的打招呼。 Z,AY<[/C  
^w%%$9=:r  
  “子雅?”子雅的突然出现让仪聍有些乱了分寸。 F{QOu0$cA4  
lijT L-3  
  “呵呵……是在下!” ZY7-.  
F4-rPv  
  “抱歉,我刚才……” Q_fgpjEh/t  
yc9!JJMkH  
  “没关系。”子雅知道仪聍是因为没对他使用尊称而感到抱歉,但他并不介意人家怎么称呼他。 b@4UR<  
I*o6Bn |D  
  “找我有什么事吗?”仪聍小心翼翼的问,直觉子雅的到来绝对不是好事。 Cb<7?),vK  
4%qmwt*p  
  “我想仪聍姑娘妳应该很聪明,而我说话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5lzbg   
Xu_1r8-|=b  
  “我知道。”仪聍有种不好的预感。 G&wYV[Ln  
vft7-|8T  
  子雅浅笑了一下,但那笑容却让仪聍心里发毛。 w[QC  
%_5?/H@%3z  
  “大哥以后不会来了,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而这间望月庭以后就真正属于妳了。”子雅不疾不徐的说着,口气中却听不出一丝的同情。 E`wq`g`H<  
C6tfFS3bq  
  “什么?”虽然仪聍知道子雅说的都是真的,但她还是不敢相信桀雪斐真的舍弃她了。 QT"o"B  
8tT/w5  
  “不用怀疑自己的耳朵,我不会把话说错,我也不喜欢重复说过的话。” ]vCs9* |B  
,Mn?h\  
  仪聍跪倒在地,霎时泪流满面。“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t)l^$j !h@  
'&iAPc4=  
  对仪聍的哭泣声听而不闻,子雅面无表情的离开。 m/1;os5+8  
qf B!)Y  
  这就是她的命,桀雪斐的心从来就未曾留在她身上,只能怪她自己用错情了。 sFonc  
](sT,'  
  走回兄弟的厢房,子雅拍了拍手。 {t QZqqdn@  
SOo}}a0  
  “怎么了,子雅大哥?”韶涵抬起头询问。 cXG$zwS\  
>.f'_2#Z&  
  “我们以后不用来这里了。”子雅依旧笑着回答。 bO\E)%zp  
DQRr(r~2Kj  
  林沛湖第一个跳了起来。“以后都不来了吗?” ej9|Y5D"S  
2 N$yn  
  “是的!”子雅直截了当的回答。 h<8.0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6-01-22
十四 B18BwY  
#{}?=/nJ~-  
  “为什么啊?”林沛湖立刻嘟起小嘴表示抗议。 w 0_P9g:  
tn5%zJ#+  
  “这是大哥的意思。”子雅知道他这样做,桀雪斐一定不会反对。 \jiE :Qt  
CeYhn\m5K0  
  “那仪聍姑娘怎么办?”林沛湖立刻想到仪聍。 EV?}oh"x  
izl6L  
  “这个不用你操心,走吧!”子雅说话一向没什么感情。 u9!  ?  
*~^63Nx!  
  “好了,找个好地方,咱们继续喝吧!”莒芹知道刚才子雅肯定是去找仪聍解决问题,反正一切都已成定局,何必再问个没完没了的。 1iF=~@Nz_  
q<:8{Y|  
  “好!” ~(R=3  
On*I.~  
  一帮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离开望月庭,留下的只有凄凉的哭声。 Ph=NH8  
+@rFbsyJ.  
  仪聍知道她等的那个人不会再出现,今后只能守着回忆过日子。 ":/c|!  
y[i}iT/~  
  桀雪斐一进桀府就直奔大厅,却不见灵以蓉。 }n&nuaj  
w,IJ44f ^%  
  “爹!娘!” a?W5~?\9  
|4DN2P  
  “儿子回来了?”桀凛天有些意外,这个儿子竟然会准时回家吃饭? H^Pq[3NQ  
[ DpOI  
  这个死老头,人家回来又不是为了你,桀雪斐翻了翻白眼。“以蓉呢?” J4]"@0?6  
euY+jc%  
  “呵呵,在找我儿媳妇啊!刚才春棋去房里找过她,似乎还没回来。” %dw0\:P?Q  
O|m-[]  
  “没回来?”桀雪斐心里一惊,都那么晚了,她答应过不会迟回家的,难不成出事了? ko!]vHB9`  
UM1h[#?&V)  
  一想起那个小迷糊,桀雪斐便立即转身往外走,又骑上马往市郊灵家赶去。 6[Mu3.T  
V#&S&dn  
  小丫头,妳可别给我出事!一路上,桀雪斐的心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9(iu S+BU  
p?<T _9e  
  刚到城门桀雪斐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前方缓缓走来。 KupQtT<  
Cbr>\;sc2Z  
  “丫头?” }Lb[`H,}A  
CoQ<Ky}*  
  桀雪斐奔向那道身影,然后跳下马,站在灵以蓉面前,这突来的举动把她吓得半死,立即尖叫了起来。 ~BD 80s:f  
tU >?j1  
  “妳是不是还想叫救命啊?”桀雪斐抓着灵以蓉的肩膀,调侃她。 :7jDgqn^|i  
3"y,Ut KGa  
  “啊?”灵以蓉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桀雪斐时,便停止尖叫,呆了一下。 -Ay=*c.4  
5x/LHsr=m  
  天色太黑,刚才根本看不清站在前面的人谁,不过身体的感觉骗不了人,桀雪斐的双手一碰到她的肩膀,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而且这种说话口气除了他没有别人。 (n0h#%  
E[kf%\  
  “妳啊来啊去的要到什么时候?”见到他都没其他话要说吗? "ukiuCfVuW  
AaX][2y8  
  “什么啊来啊去啊?是你突然叫我,我被吓到了嘛!” 3Eu;_u_  
aTU[H~dTU  
  他吓她?她都快把他急死了,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她还在外面遛达,桀雪斐真是快气炸了。 -J' 0qN!  
+L U.QI'  
  桀雪斐顿时想起先前韶涵的那番话,越想额头越是冒着冷汗,难道他真的喜欢上灵以蓉了? 0i3Z7l]  
Ny` =]BA  
  “怎么了?”灵以蓉看桀雪斐的脸色,以为自己又惹他不高兴了。 d J.up*aR  
wK!7mZ  
  “怎么会这么晚?”桀雪斐担忧的问,那烦人的问题暂时先不想。 PwnfXsR  
}poLH S/  
  “啊?”这是灵以蓉对于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的第一反应。 pfQ3Y$z  
gI00@p:m  
  “又是啊?”是存心气他吗? Z|xgZG{  
8?ip,Q\  
  灵以蓉低下头,不敢瞧他。“对不起嘛!” Ii!{\p!  
sQ+s3x1y  
  “回府再说吧!”再和她扯下去天都要亮了。 = ?BhtW  
I@IE0+ [n  
  “啊?”灵以蓉不可救药的继续她同样的反应。 K_k'#j~*?  
]z#)XW3#i  
  还没等灵以蓉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桀雪斐抱上了马。 K;w2qc.+  
k_uI&,  
  “抱紧我。”桀雪斐习惯性用命令的口气。 [zXC\)&!  
Qe-Pg^PS]  
  “我已经抱很紧了!”灵以蓉稚气十足的说着。 %NJ0 Y(:9(  
/#SfgcDt  
  “呵呵……”桀雪斐觉得莞尔。 >)='.aR<  
U`8Er48X  
  “笑什么?”为什么老是笑我?灵以蓉觉得好气。 (V&d:tW  
i2(v7Gef  
  “不关妳的事!”桀雪斐就是喜欢逗她生气。 iu*&Jz)D>  
i^iu #WC  
  “可恶!”灵以蓉故意用力抱紧桀雪斐,谁教他又瞧不起她。 &g5PPQ18  
@~|;/OY>"  
  小丫头手上的劲还真大。“喂,抱那么紧想勒死我啊!” umq6X8K  
\ HUDZ2 s  
  “你不是说要我抱紧点吗?”灵以蓉使上浑身力气又用力了一点,反正她知道桀雪斐不舍得向她发火。 &QfEDDJ  
a5 ZXrWv  
  “好妳个小丫头,回家收拾妳!” 4Ps;Cor+  
;4b=/1M'  
  “我不怕你,呵呵。” EU:N9oT  
H6K8.  
  “小丫头!”听到灵以蓉爽朗的笑声,就让桀雪斐感觉很放心。 Gq[5H(0/c  
4Lk<5Ho  
  “对不起,我晚回来了。”灵以蓉把头靠在桀雪斐结实的背上,充满愧疚的说着,她知道桀雪斐是担心她才来接她的。 :!CnGKgt  
*wJz0ex7R/  
  “哼!”桀雪斐只是轻哼了声,脸上却露出温柔的表情。 9vDOSwU*  
Pz D30VA  
  “以蓉!” }|8^+V&  
/7+b.h])^  
  一到家,桀雪斐叫了声她的名字,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呼吸声,没想到她竟然睡着了。 U6H3T0#  
X6w+L?A  
  桀雪斐轻轻的把灵以蓉抱住他腰间的手放在马背上,自己先下马,然后温柔的抱她进府。 c3#eL  
cud9oJ-=;  
  一路上,见到此景的丫鬟们都看傻了眼,因为桀雪斐脸上柔和的笑容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s0x/2z  
&U}8@;  
  “二少爷今天好迷人啊!”丫鬟们交头接耳的说着。 UH\{:@GjNO  
El :% \hGy  
  “少夫人真幸福。” SK 5]7C2  
5tLb o  
  回到房间,桀雪斐把灵以蓉抱放在床上,并替她盖上被子。 EN}XIa>R  
S'NLj(  
  他坐在床边,轻抚着她的脸庞,不自觉的吻了她的唇,透过月光的照射,她的样子依旧让他觉得惹人怜惜。 n4}e!  
@EyB^T/  
  想起昨天自己的行为让她伤心的哭肿了双眼,不免感到自责。 $8AW  
y@1QVt04  
  “好好睡吧!以蓉。”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桀雪斐静静的走出房间。就让她多歇会儿吧,她应该很累了,至于为什么晚回来,明天再问她吧! A|:+c*7]  
z>,M@@  
  一走出房间,桀雪斐就看见娘亲迎面走来。“娘?” 0a8\{(w  
?QJx!'Y,p  
  “呵呵……斐儿,你接以蓉回来了?” hp(MKfhH  
tugIOA  
  “是!” Qu=b-9  
Nh^I{%.x  
  “斐儿,你老实告诉娘,你是真心想娶以蓉的吗?” YQ?hAAJ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6-01-23
十五 VnB"0 "%w  
u"*@k^}(  
  桀雪斐笑而不答。 zCZ]`  
'+6SkZ  
  “以蓉是好女孩,不要欺负她,知道吗?” 5.KhI<[  
W$g<nhLK  
  “娘,是她欺负我才是。”桀雪斐不平的叫屈。 ^Jv$Wx  
Hs}3c R}  
  “以蓉欺负你?瞎说!” p\A!"KC  
9L2]PU v  
  “她可厉害了,我从没见过敢跟我顶嘴的女人……不过她只能算是小丫头而已。” T[M:%vjYF  
PVCFh$pnw  
  “娘很久没看过你笑了。”看着儿子眉飞色舞的神情,她不禁感到欣慰。“斐儿……” :637MD>5lO  
hI$IBf>  
  “娘,不用说了,我知道妳想说什么。”桀雪斐叹了口气,他知道娘亲在担心什么,但那都已经过去了。 +lhjz*0  
VE $Kdo^  
  “娘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不要伤害以蓉就行了。” c!ul9Cw  
<ht^Ck  
  “我不会伤害她的。” S rom@c  
APv& ^\oUH  
  “那就好,很晚了,回房睡吧!” @ [<B:Tqo  
Gxw>.O){  
  “好,娘也早点休息。” [g@ .dr3t  
VcORRUp  
  见娘亲离去后,桀雪斐想了想,又走回房,他悄悄的打开门,不想吵醒灵以蓉,为了让她好好睡,他今晚准备睡在长椅上。 Ya ~lPc  
p&cJo<]=LE  
  桀雪斐躺在长椅上,双手放在脑后,看着屋顶,眼前却浮现灵以蓉的笑脸,笑容不自觉的爬上他的脸,他是真的很久没笑过了,自从那个女人走了之后,他就很少在家人面前展露笑容。 W=?s-*F[~  
n Y=]KU  
  灵以蓉真是个不一样的女子,她很单纯,不知不觉的就会受她吸引。 t 4tXLI;'  
Z|dng6ck  
  桀雪斐也解释不清那种感觉,回想当日大街上的匆匆一瞥,让他印象深刻── Dt p\ T|)  
d)7V:  
  “老板,求求您,帮帮我爹吧!我真的很需要您的药。”灵以蓉不顾周遭停下脚步驻足观看的人群,只是一心想救她的爹。 Q #%C)7)  
? m$7)@p  
  “姑娘妳别这个样子,我要做生意,真的帮不了妳。” K(M@#t1_&  
h*qoe(+ZD  
  灵以蓉知道再求也没用,只得颓然回家。 $^2 j#]uX  
q >9F21W  
  放下马车的帘子,桀雪斐吩咐下属跟踪灵以蓉回家。 ]Qp0|45=  
Zcg=a_  
  “老爹,对不起。”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灵以蓉一阵心痛。都怪自己没用,连买药的钱都没有。 C!SB5G>OH  
O{rgZ/4Au  
  “乖,爹会没事的。” hHoc7  
c*!bT$]~\  
  “老爹……”灵以蓉抱着父亲哭得泪眼模糊。 <s-_ieW'  
f? [y-  
  “姑娘!”突然一道男声响起。 e|AJxn]  
T\8|Q @  
  “你是谁?”灵以蓉看到有陌生人进他们的家,心下一惊。 j3IxcG}f  
J'b *^K  
  “妳不用怕,我只是替我家少爷来找姑娘谈点事,我们出去谈,不要打扰到妳爹。” MY4cMMjp~  
&#w] 2~|  
  “好!”灵以蓉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却不害怕他的邀请。 jL6u#0  
Gvb>M=9  
  “请问你有什么事?” <IC=x(T  
AE={P*g  
  “姑娘,妳想救妳爹吧?我可以帮姑娘,但条件是请妳在下月初嫁给我家少爷。” ( v6tE[4  
EgOAEv  
  “什么?”灵以蓉怀疑她听错了。 9uV/G7Geq  
f{xR s-u]  
  “姑娘不必紧张,我家少爷并没恶意,他会替妳医治你爹,而妳只需要嫁给他就可以了。” y3F13 Z@%  
A"x1MjuqLM  
  “我不懂,你家少爷是谁?为什么要帮我,又为什么要我嫁给他?” }$!bD  
n"vl%!B  
  “姑娘请放心,我家少爷允诺绝不会轻薄姑娘,所以请妳不必多虑。” U^vQr%ha  
kK&tB  
  “你的意思是说,他并不是真的想娶我?” L0uvRge  
c+?L?s`"  
  “姑娘真是聪明,不瞒妳说,我家老爷也身患重病,他老人家急切地想要个儿媳妇,所以我家少爷迫不得已只好找上姑娘妳,妳应该能体会我家少爷现在的心情吧?” %HSS x+2oR  
I8HUH* |)n  
  “原来是这样。”灵以蓉的口气充满同情,她知道对方一定也很着急,这样的要求虽然不近人情,但也情有可原,她可以理解。 ^y'xcq  
dvxD{UH  
  “那姑娘的意思?” Ek _k_!  
C yC<{D+  
  “我……”灵以蓉犹豫不决。 Gcg`Knr  
+<:p`%  
  “姑娘,妳爹的病看来也很重,再拖延下去可不是好事。” #Vul#JHW  
XIBw&mWf  
  “请问你家少爷是?” D:n0d fPU  
M?nnpO  
  “桀雪斐将军。” |0qk  
aY {.  
  “啊!”灵以蓉惊讶不已,怎么会是桀雪斐?全城最令人畏惧的男人。 G3U+BC23E  
F~DG:x~  
  “姑娘?” #!hpe^t  
/f6]XP\'`+  
  “我、我……我答应你家少爷的要求。”灵以蓉不再犹豫,父亲的病不可以再拖延,就算牺牲自己她也甘愿。 KYl^{F  
P0Jd6"sS"  
  “既然姑娘答应了,就请签下这张协定吧,我回府后会禀报我家少爷。” g:6yvEu$ -  
v\k,,sI  
  “协定?”灵以蓉不明白为何要这么做。 'f}S ,i +q  
:I'Ezxv|  
  少爷当然不会无端端的娶个女人进门,娶亲只是个缓兵之计,他不可能找个女人一辈子黏住他,签了协定,到时候就不怕她缠着少爷了。 L_|uB  
|{PJT#W%  
  “是的!我家少爷并不是真的要娶姑娘,所以时候到了,我家少爷会休了姑娘,还妳自由。” V*zz- 2 _i  
)c*k _/ 4  
  “他会休了我?” >I& jurU#  
gXu^"  
  “是的!我家少爷娶妳只是想安慰我家老爷而已。” {@V3?pG?p  
VyWYfPK  
  “我知道了,我签就是了,只要能救我爹,我什么都答应。” *BLe3dok(  
;&Bna#~B  
  “姑娘请放心,只要妳签下协定,我马上会给妳银子,妳可以赶紧去抓药医治妳爹。” L*g. 6+2  
|K L')&"  
  “真的?”灵以蓉喜出望外。 E {tx/$f  
|% z ^N*  
  “是的。” 57wFf-P  
eG5Y+iL-V  
  “那么请你先进屋,我马上就签。” {:Aw_z:'  
O:'?n8rWL  
  进了屋,灵以蓉不再多想,管他什么可怕不可怕的男人,只要能救他和她的爹,她怎样样都无所谓。 b&#DnZcf  
S?ujRp  
  “签好了。” j}1zdA  
80b;I|-T,  
  “好,这是给姑娘的银子,希望老爷子身体早日康复。” <BFQ:  
KWAb-yB  
  “承你贵言,谢谢。”灵以蓉觉得很感动,如果没有这个人出现,她的父亲就命不保夕了。 }En  
X%z }VA  
  “你……在想什么?”灵以蓉走到桀雪斐的身边,靠在他腿上。 BA\/YW @  
OL4z%mDZi  
  被灵以蓉打断了思绪,桀雪斐这才回过神来。  }fp-5  
>>[ G1   
  “妳怎么醒了?”桀雪斐坐起身,捧着灵以蓉的小脸温柔的问着。 2)j0Ai%  
je]}R>[r5  
  “不知道,就这样醒了呀!我记得我还没跟你说我为什么会晚回来。” $y b4xU  
9aJ%`i  
  灵以蓉稚气的话语,让桀雪斐感觉心里有股暖流流过。 sCu+Lg~f  
_@R0x#p5M  
  “那妳为什么晚回来?”桀雪斐抱起灵以蓉,不舍得让她跪着。 "HXYNS>  
TW^/sx  
  双手环着桀雪斐的脖子,灵以蓉面对着他,很认真的说:“我送一位老婆婆回家,但是她家离城门很远,我回来的时候……”说到最后她渐渐垂下头,不好意思继续说。 5 Qoew9rA  
,<:!NF9  
  “怎么了?”存心让他担心吗?桀雪斐猜不到灵以蓉接下去的话。 )Af~B'OUd  
9 fMau  
  “回来的时候已经太晚,天色也渐渐的黑了,所以我迷路了。” W>b(Om_%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6-01-24
十六 ;&K3 [;a  
Pbc`LN /s|  
  “迷路?”桀雪斐先是一惊,然后朗声大笑。“哈哈……妳这丫头实在太逗了。” bq c;.4$  
tfi2y]{A  
  “你不用这么笑吧,我都老实的告诉你了,太过分了。” 0-8ELX[#  
'0\0SL  
  灵以蓉嘟起嘴,用力把双手压在桀雪斐的两边脸颊上,阻止他猖狂的笑声。 \GjXsR*b5  
44/ 0}v]  
  “好,我不笑就是了。”虽然这么说,桀雪斐还是很想笑。 PBP J/puW  
Is,*qrl :  
  “我知道我迷路很可笑,但你也不用这样啊。都是因为答应你要早点回来,结果我想走近路才会迷路,走到城门的时候我真庆幸还可以活着见到你。”灵以蓉嘟着小嘴委屈的说着。 ND99 g  
H 29 _ /  
  “傻瓜,以后不许这样;还有,以后早点出门,回来时才不至于弄到那么晚。” oVj A$|  
mrB hvp""  
  “可是我放心不下我爹,他就一个人,又住在那么远的地方,我真的很担心他嘛!” vXWESy  
V:$ 1o  
  灵以蓉的一片孝心桀雪斐当然知道,“明天还去妳爹那儿吗?” hCx#Heh  
="*C&wB^  
  “不准我去了吗?”灵以蓉担心桀雪斐不让她回家照顾父亲。 @o.i2iG  
 0>J4O:k  
  “要去的话,我陪妳吧,免得妳又迷路。”桀雪斐很喜欢看灵以蓉天真的样子,因为这是别的女人没有的。 O-m}P  
,l"2MXD  
  “真的?”灵以蓉很惊讶他对自己那么好。 5.;$9~d  
S'fq/`2g6  
  “我说的话也需要质疑吗?”如果有人不相信他桀雪斐说的话,他早就一副冷冰冰的不悦表情了,但对灵以蓉他倒是耐心十足。 3mpjSL  
;trR' ~  
  而灵以蓉只是拼命的摇头,她当然是相信他的,只是她想确定一下。 /GNYv*  
9wzYDKN}  
  “摇头是不相信我?”桀雪斐就是爱逗她,瞧她紧张的模样就感到好玩。 N:.bnF(  
_!ed.h.r:  
  “才不是,为什么你老喜欢扭曲我的意思。” xN]bRr  
%k~=iDk@  
  “因为妳总误会我在先啊!”桀雪斐把灵以蓉搂在怀里,温柔的抚着她的小脸。 <Aa%Uwpc  
t?s1@}G^  
  灵以蓉靠在他的胸膛,感觉着他的心跳。“我只是因为太开心,所以想确定一下嘛。” m4EkL  
}} IvZG&  
  “傻瓜,我说的话不需要多一次的确定。” *_ "j"{  
8^O|Aa$IF:  
  “因为你不会骗我,对吧?”灵以蓉搂着他的脖子,撒娇的说着。 P! :D2zSH_  
|Kb-oM&^#  
  “妳真是会歪曲人家的意思。”桀雪斐笑看着她,这丫头还真是会说话。 V0"UFy?i  
_.zW[;84b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灵以蓉坐起身,认真的看着桀雪斐。 a~WtW]  
>}Za)  
  “妳可真是鬼灵精啊!” P_ U[OM\  
@Xts}(L  
  “那我到底该怎么理解才对?” b3N1SC:Wn  
;x^WPY Ej  
  “呵呵……坏丫头!”真是怕了她了,难道要让他说更肉麻的话吗? .0+=#G>  
<q\OREMsq  
  “雪斐。”灵以蓉不自觉的叫着他的名字,“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9BR/zQ2  
4gD;XNrV  
  “当然可以,以后不许改口了,知道吗?” lB)%s~P:s  
I}^Q u0ub  
  “知道了。”灵以蓉真的好开心,原来她以前听到的传闻都是假的,桀雪斐其实是个大好人。 reP)&Fo  
QH5[}zs8  
  “已经很晚了,快去睡吧!” zNo>V8B(  
WU +OS(  
  “我们一起睡。”灵以蓉单纯的说。 'DdR2  
L ]Y6/Q   
  尽管她的话桀雪斐不会误会,但是今晚和昨晚不一样,桀雪斐知道自己的心境不同了,等他确定了对她的感情他们才能发生关系。 b-OniMq~  
fq<JX5DER  
  “不用了,妳自己去睡,听话。”桀雪斐语气坚持,因为他怕自己会把持不住。 jt`\n1q)  
@8eQ|.q]Q  
  “我知道了,那我睡这里,你睡床。” p;Nq(=] \  
g\]~H%2 ,  
  “妳想惹我生气?还是喜欢我凶妳?” 2rxz<ck(  
6aKfcvf &  
  “知道了,那我把被子拿来给你,着凉了可不好。”灵以蓉微笑着把被子拿给他。“那我去睡了。” G|YNShK4=9  
c2gi 3  
  “嗯。”桀雪斐感觉灵以蓉的身上好像有种魔力,让他可以松懈下来,他觉得和她在一起很轻松。 <eZ*LK?  
]T6pH7~  
  漫长的夜,两人的距离虽然被拉开,但心却是紧紧系在一起。 *%Fu/  
\VA*3U^@  
  “雪斐,起来了!”灵以蓉蹲在长椅旁,叫着还在熟睡的桀雪斐。 \EsT1aT  
#=VYq4B=  
  “唔……以蓉……”桀雪斐睡眼惺忪的转醒。 L,[Q{:CS  
8AX_y3$  
  灵以蓉拉住桀雪斐的手,“我把早膳拿来了。” ])o{!}QUl\  
Aj)Q#Fd[  
  “妳这丫头真是黏人精!”那么早就起来,他才刚刚睡着而已,昨夜他一整晚都在想着灵以蓉。“我去梳洗一下,等我。” yQiY:SH  
STp9Gh-  
  “嗯。”灵以蓉乖巧的点着头。 #ES[),+|mB  
fp)SZu_*  
  梳洗完毕后,桀雪斐开始用早膳。“今天还是粥?” h>/teHy /  
@t%da^-HS"  
  “今天不一样喔。” `<YMkp[  
n!4}Hwz!  
  桀雪斐尝了一口,“的确,今天的味道和昨天的不一样。” OLG)D#m(4/  
) gl{ x  
  “因为我手艺好嘛。” Y$OE[nGi%X  
H7uh"/A  
  “我只是说不一样,又没说妳手艺好。” %Ja0:e  
`j {q  
  “都一样啊!”灵以蓉很容易自我满足,不过这也正是桀雪斐喜欢她的地方。 ;Mmu}  
]*MVC/R,  
  两人喝着粥笑看着对方,屋子里洋溢着一种幸福的感觉。 W9} ,f  
z&c}  
  喝完粥后,桀雪斐起身。“我们走吧!” a >-qHX-l  
/kw;q{>?o  
  “去哪儿?” hbr3.<o1lY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6-01-25
十七 Hg+<GML  
Tw~R-SiS`s  
  “去妳爹那儿。”真是迷糊,昨晚不是说好了。 8&QST!JGSX  
'.}}k!#  
  “可是现在去会不会太早,老爹……我是说老爷那里……” qLR;:$]Q&8  
--HDEc|  
  “那个老头妳就不用管他了。”桀雪斐才不管那个装病的父亲是死还是活。 z/Lb1ND8  
z$<=8ox8e  
  “雪斐,你这样可不对喔!老爹他也病了,我只顾着照顾自己的老爹,他怎么办?不管怎样我现在也是他的媳妇啊。” @= <{_p  
sBlq)h;G?6  
  “是儿媳妇。”桀雪斐更正灵以蓉,她只是他一个人的妻子。 ]W3u~T*  
[,bJKz)a  
  “是啦是啦!但我觉得他很可怜,你都不关心他。” w !kk(QMV  
wgDAb#Zuk  
  灵以蓉难道看不出父亲是在装病吗?她认真的模样让桀雪斐觉得她很善良。 EQnU:a  
4o''C |ND  
  “他不需要关心,整个桀府那么多人关心他,我们不用理他。” 7 |Qb}[s  
VuBi_v6  
  桀雪斐用我们称呼着他和灵以蓉,这让灵以蓉甜到心里,开怀的笑了。 oxCfSA  
"MT{t><  
  “笑什么?” B415{  
M7lMOG (\  
  “我喜欢你说‘我们’,这种感觉很好。”灵以蓉紧紧的抱住桀雪斐。 T1b9Zqc)f  
kR-5RaW  
  “妳是我的妻子,我和妳不分开,所以当然是我们。” vi>V6IC4v  
9W7H",wR  
  “不分开?”灵以蓉抬头看着他,其实她一直担心着两人当初的协定,所以听到他说不分开,她真的好开心。 NzRL(A6V  
./ib{ @A.  
  “是啊,不分开。”桀雪斐也紧紧的抱住她。 .'7o,)pJ<  
G*wn[o(^j  
  灵以蓉笑得更甜蜜,因为对桀雪斐的依赖已经日渐浓厚,她真的舍不得离开他。 /1tqTi  
vD}y%}  
  “好了,我们快出门吧。” kV6T#RVob  
>,A:zbs&  
  “好。” ix$?/GlL  
XNf%vC>  
  一到小屋,灵以蓉兴奋得立即跳下马,一看到刚走出来的老爹,立刻激动的叫着:“老爹。” IdUMoLL?  
|k{?\(h;  
  “以蓉?”灵忡顷很惊讶女儿那么早就来了。 U z>5!_  
t IdH?x  
  桀雪斐随后上前施礼。“您好。” ^VR1whCrx  
 L,!Z  
  “你是?” <T[%03  
7=N=J<]pl  
  “女婿是桀雪斐,我想我也应该叫您一声爹。” ]^Z7w`=%5  
 HUr;ysw  
  “没想到你也来了,以蓉还真会麻烦人。” C_dsYuQ5R  
B]ul~FX  
  “没什么,我是担心她……”看了看灵以蓉的神色,桀雪斐没把她迷路的糗事说出来。 NoO>CjeFb  
V2g,JFp&  
  “呵呵……进屋来坐吧!” OMd{rH  
H. uflO  
  进到屋里,灵以蓉扶着父亲坐在床上,而桀雪斐坐在唯一一张椅子上。 #j d?ocoY  
nf,>l0,,'  
  四周的墙壁上都是裂痕,整个小屋也很简陋,桀雪斐不禁用怜惜的眼神看着照顾着父亲的灵以蓉,这个丫头真的恨乖巧,他以后会好好待她的。 ijr*_=  
ETH`.~%  
  “对不起,这里实在太简陋了……”灵忡顷一脸歉然。 ~W5 fJd0  
TUy*wp9  
  “哦,没关系,不打紧的。” L2{tof  
(~}l?k  
  “是啊!爹,他很粗生粗养的。”灵以蓉故意说着,然后对着桀雪斐做鬼脸。 QR4v6*VpD  
BAm{Gb  
  “以蓉,怎么可以这样没大没小的。” $#t&W&  
bZ3CJ f&mE  
  “爹,没关系,我回家会好好调教她的。”桀雪斐坏坏的说。 t$Qav>D  
{a(YV\^y|H  
  灵忡顷自然以为桀雪斐的话是别有用意,欣慰的笑着,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根本还没有肌肤之亲。 4; &(  
{)k}dr  
  “老爹,我知道您喜欢吃鱼,我今天去捉鱼煮给您吃好吗?” &WsDYov?  
SD JAk&Z}R  
  “好啊……不好!”一想到桀雪斐在这里,灵忡顷马上拒绝了女儿的提议。 RCgs3JIE+2  
3!ulBiMh  
  “爹,我倒很想看看她捉鱼的样子,您不用介意,我也想尝尝她的手艺,老是喝粥可不行。”桀雪斐本来就是个不拘礼节的人。 ;xwa,1]  
}GQ8|fg`U  
  “桀将军真是豪爽。”灵忡顷忍不住对他有好感,的确是个汉子。 sStaT R{  
az0( 54M  
  “不用这样称呼我,叫我雪斐就行了。” DQH _@-q  
oQWS$\Rr.  
  “好、好……”有这么个女婿还真不错,和凛天那老家伙说的可大不相同啊! $vlgiJ&f  
yTkYPx  
  “老爹,今天您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为什么不多睡会儿?” ) 8st  
h8u(lIRHQ  
  “病好了,要多活动一下嘛!”生病真是不好过,装病更是不好玩,明明都说没事了,可这个乖女儿还是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Xo9gn  
E)#3*Wlu$  
  “可是您才刚好嘛!” h"#^0$f  
wgkh} b   
  “以蓉,妳就不用担心了。”看着灵忡顷的气色,桀雪斐怎么瞧都不觉得他是个生病的人,就像家里那个老头一样。 DWm$:M4 z  
fCO!M1t  
  灵忡顷看了看桀雪斐,他看得出这个男人很精明,不是所有人都像他的女儿那么容易受骗。 :HMnU37m W  
Vyu0OiGcR  
  其实他也是装病,至于原因,现在还不可以告诉灵以蓉,当然也不能让桀雪斐知道。 6b6}HO  
~bdADVH  
  “老爹,那我们现在去捉鱼,中午做给您吃。” ;rV0  
[ 3]!*Cd  
  “雪斐,我们走吧!”灵以蓉走向桀雪斐,拉着他的手。 '<^%> R2  
K9m L1[B  
  “好,那爹在家好好休息。”桀雪斐的话当然是冲着灵忡顷说的,他怀疑他是在装病。 Y@c! \0e$  
w[^s) 1  
  “我会的。”灵忡顷不露声色的笑着,这个女婿的目光真够凌厉的。 ?dl7!I@<E<  
*[]7l]XK.  
  桀雪斐随灵以蓉出去后,灵忡顷不免有些担心,要是引起他的怀疑,那可是大事不妙,虽然以蓉已经嫁入桀府,但毕竟他们的婚姻是维系在那份协定上,要是他撕毁协定,那岂不是害苦了以蓉。 f wWI2"}  
Zg "g/I.+d  
  来到湖边,灵以蓉将木桶放在一旁,把袖口卷得老高,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6-01-26
十八 2[e^mm&.   
%Tvy|L ,  
  “妳就是这样捉鱼的?” hq[RU&\  
Xj+oV  
  “是啊,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D3i`ehh  
k=o>DaEh(  
  “好啊。”桀雪斐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赤手空拳的要怎么捉鱼。 Jfkdiyy"  
ZO!  
  只见灵以蓉慢慢走到水比较深的地方,弯下身子把手悄悄的放进水里,她静止不动,渐渐的看鱼靠近,然后敏捷的一把抓起一条鱼。把鱼捞出水里,虽然很滑,但灵以蓉的力气却很大,双手紧握住,马上跑到湖边把鱼扔进木桶里。 ;N FTdP  
xq2 ,S  
  “妳真行啊!”桀雪斐还是第一次看人这样捉鱼。 J}035  
$6c8<!B_  
  “我不喜欢用削尖的木棍刺鱼,那样太血腥了!” '5Zt B<  
|$r|DX1[  
  灵以蓉像个孩子般笑着,却给了桀雪斐极大的震撼,他有着战死杀场的觉悟,死在他手下的人多不胜数,有时他都觉得生命是如此廉价的东西;但是刚才听着灵以蓉的话,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触,就像他其实不喜欢杀人,但是最后他还是得为了保卫国家去杀人,引领全军将士剿平侵占国上的敌人。 "G8w}n:y  
p",HF%  
  “雪斐,你在想什么?” MorR&K  
G)b6Rit  
  “没什么。”桀雪斐温柔的看着她,他想的事怎么可以告诉她,她是那么单纯无邪,那么血腥的事不适合让她知道。 Mg.xGST  
00'R1q4  
  “我们一起来捉鱼吧,你不知道可以这样捉鱼吧?” C6=7zYhR  
bZk7)b;1o  
  “妳瞧不起我?” yzt6   
KFBo1^9N  
  “呵呵,我在逗你而已。” #P$=P2o  
)Ac+5bs  
  灵以蓉拉着桀雪斐的手走进湖水里,教他该如何静静的靠近鱼儿,而且告诉他一定要挑大的鱼,因为这样比较容易抓牢。 \k_0wt2x1  
w35r\x +  
  “不要出声,看我的。”桀雪斐身手敏捷的靠近水中的鱼,却一个捞空被鱼儿溜走。 y^_ 'g2H  
!/, 6+2Ru  
  “看吧!不是那么容易的。”灵以蓉得意洋洋的笑着。 }q9;..oL  
x;" !  
  “别得意,我再来。”桀雪斐表现出童真的一面,难得像个顽皮的小孩站在湖里捉鱼。 D ODo !  
(UmoG  
  “又来了一条!” mN3}wJ}J  
{H s" "/sb  
  “不要叫,这次我一定捞得起来。”再捞不到鱼,他的面子可挂不住。 p.i$[6M  
]YkF^Pf!v  
  桀雪斐的手悄悄的靠拢,一把抓住了鱼,但是因为这条鱼实在太大了,不停的挣扎,溅了他们一身的水,桀雪斐不小心手一松,还是让牠给跑了。 C3-l(N1O{  
vq_W zxaG  
  灵以蓉开心的笑着,看着满身湿透的桀雪斐,拉下袖子帮他擦拭着。 R?1;'pvpa[  
@Qd6a:-6  
  “还是我来吧!你虽然是将军,但是这种捉鱼的方式大概不适合你。” T*\'G6e  
W5$jIQ}Bw  
  看桀雪斐默不作声,灵以蓉有些担心,难道他生气了? Qz{:m  
_zJY1cr  
  突然桀雪斐露出贼笑,把手伸进水里,把水往灵以蓉那里泼去。 `"I^nD^t>Y  
Jnb>u*7,  
  “喂!你干什么?”灵以蓉用手挡着。 +aEE(u6%E@  
;?yd;GOt)  
  “哈哈……”桀雪斐只是突然想和灵以蓉戏水。 c+_F nA  
X@\rg}kP  
  “讨厌啦你!”被泼得一身湿的灵以蓉抗议着,反正也湿了,她也顽皮起来一起泼着水。 bEMD2ABm  
}{n[_:[7  
  一时,只听见两人开心的笑声。 Ww{bh -nyq  
`k+ci7;  
  上岸后,灵以蓉甩了甩湿透的头发,别有一番风情。 4QARrG%  
J: vq)G\F  
  “以蓉。”桀雪斐走上前抱住她。 ?41bZ$j  
0`UI^Y~Q  
  灵以蓉静静的靠在他的肩上听他说话。“雪斐,你想说什么?” o-i9 :AHs  
$ /`X7a{  
  “我想,一辈子都这样抱着妳。” rj}O2~W~4  
AjVX  
  灵以蓉笑得好甜,每每被桀雪斐这样抱在怀里,都让她眷恋得想多待一会儿。 ,I6li7V  
`=V p 0tPI  
  “怎么不说话?”桀雪斐还是头一次说这么肉麻的话。 Vy=P*  
U&i#cF   
  “呵呵……”灵以蓉笑而不答,存心急死他。 ;>uB$8<_7  
p5jR;nOZ%l  
  “不答是不是?”桀雪斐狡诈的笑着,突然一把抱起她。“再不说就把妳扔进湖里!” &@,lF{KTL  
0Ix,c(%  
  “不要嘛!”灵以蓉紧张的搂住桀雪斐。 sZ~03QvkT  
Vpp$yM&?  
  “傻瓜,吓妳的。” y9?*H?f,  
0 LXu!iix  
  “我也是装装样子的,哈哈。”灵以蓉俏皮的说着。 :R +BC2x  
k%u fgHl!  
  “知道妳机伶。” -dF (_ %C  
4 ;)t\9cy_  
  “我想一辈子黏住你。”灵以蓉看着桀雪斐,给他肯定的答案。 ^~TE$i<   
 u+z  
  桀雪斐把她放下来,两人手牵着手走到湖边坐下来,灵以蓉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脚踢着水,任由水花溅在身旁的桀雪斐身上,而桀雪斐只是闭上眼随她调皮捣蛋。 @].!}tz  
x./"SQ=R+  
  “妳这个小丫头!”桀雪斐湿着脸看她,猛然伸出手拉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听着我的心跳,我从来不曾这么喜欢一个女人,妳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J{kS4v*J  
Z!fbc#L6  
  “我听到了,我也最爱你。”灵以蓉抬头看着他,笑得十分开怀。 d ( ru5*p  
W >}T$a}\  
  她的笑容好像有感染别人情绪的能力,桀雪斐也笑得开心,他囚禁了自己好久,从那个抛弃他的女人无情的离开以后,他就再也不相信女人、再也不曾如此开怀的笑过,虽然和灵以蓉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短,但他确信他真的喜欢上她了。 ZJhI|wRwD  
@7Ln1v  
  “那要爱一辈子喔。”不管自己是否已经爱上她,他霸道的要她爱他一辈子,因为他不允许再被背叛。 \)aFYDq#\  
~% `hh9]  
  “好。”灵以蓉不敢提起协定的事,因为她害怕。就算现在有桀雪斐的承诺,但她知道哪天他不再需要她了,她还是要乖乖的走人,因为她不想做令他讨厌的事。 mT|r:Yr:  
dEX67rUj;  
  灵以蓉想着想着有点想哭,但是她忍着,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哭了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她要坚强、要振作。 6vU%Y_n=y]  
`:0Auw9h  
  “我们还捉不捉鱼?”桀雪斐笑着问。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6-01-27
十九 W1UqvaR  
5U/C 0{6  
  “一条就够了吧!”灵以蓉笑看着他,她不想再杀生了,刚才那条挺大的,三个人应该够吃了吧? ww~gmz  
LgoUD*MbQ  
  “那还需要别的菜吗?我陪妳去街上买吧!” q|wwfPez7  
A{b?ZT~2]  
  灵以蓉马上摇头。“不要了。” 4zM$I  
}2eP~3  
  “为什么啊?” GCTf/V\#  
C 4 &1M  
  “那个……”灵以蓉吞吞吐吐。 SqhG\qE{Qj  
4{d!}R  
  “又有事瞒着我?” .r/6BDE"  
Y!C=0&p  
  “才没有!我哪里有那么多事瞒你啊,我的脑袋里可藏不住那么多事。” IiG~l+V~  
8-Ik .,}  
  “那倒是。”灵以蓉的确是很单纯的女子,要她说谎根本是作梦,不是她不会,而是她根本就办不到。 $~xY6"_}!!  
iV5x-G`  
  “其实……是因为你。”灵以蓉迟疑的说出。 "V!y"yQ  
~W'>L++  
  “因为我?”桀雪斐觉得很奇怪,又干他什么事了? .Cfi/  
6XPf0Gl  
  “你知道吗,全城的人一谈到你,他们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K@u\^6419  
D^1H(y2zp  
  “我有那么厉害吗?”被灵以蓉说得那么夸张,桀雪斐心里有点不太舒服。 vr#_pu)f4  
#SiOx/  
  “全城的人都说你是很血腥的人,说你如何如何可怕,昨天你送我去街上,我还没买东西,他们就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还说你的坏话。” G?\\k[#,&  
bnS"@^M  
  “那妳怎么说?” |FK ##8  
yEm[C(gZ  
  “我就和他们说你是好人啊。” 8*O]  
H=2sT+Sp  
  “哈哈……妳这丫头真有趣!”桀雪斐大笑。 [T8BQn!  
N_AAhD  
  灵以蓉继续说:“他们不信,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跟他们解释清楚,不过你要原谅我喔!” OMaG*fb=  
mGf@J6wGz  
  “原谅妳什么?” Xi^#F;@sU  
e;Iz K]kP  
  “我说我是你的妻子啊!”灵以蓉像做错事般把头低下,因为她始终觉得自己很卑微,没资格坐在少夫人的位置上。 . fZ*N/  
y'5 y  
  桀雪斐抬起她的头,“傻瓜,妳本来就是我的妻子啊!”他没想到灵以蓉担心的是这个。 @k"Q e&BQ  
=vqy5y  
  “真的?我可以那样说?”灵以蓉稚气的问。 V>8)1)dF  
qIO<\Y l  
  “妳每次都要再确定一次才肯相信我的话?” yMJY6$Ct  
L\:f#b~W  
  “嗯。”灵以蓉任性的点头。 4f}:)M$5  
^kS44pr\Q  
  “那好!妳就是桀雪斐的妻子,知道了吗?” #WOb&h  
^'g1? F$_  
  “知道了。”有了桀雪斐的肯定,灵以蓉撒娇的搂着他。 jY]hMQ/H  
([-xM%BI6  
  “真是傻丫头!” hL\gI(B  
2?]NQE9lA  
  “我们回去吧!老爹还等着我们。” |%F[.9Dp  
giy4<  
  一进屋,灵以蓉跟父亲打了声招呼,就拉着桀雪斐进厨房。 Y4PB&pZ$O2  
ni#!Gxw  
  “我要开始了。”灵以蓉捞出鱼,熟练的杀起鱼来,刮鱼鳞的手法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桀雪斐看得目瞪口呆。 @g*=xwve=~  
%(`4wo},  
  “好了,完成。”一眨眼的工夫,灵以蓉就准备就绪了,桀雪斐这个大将军根本派不上用处。 /8baJ+D"4\  
M>df7.N7%P  
  “你先出去吧,马上就有得吃了。” 5gWn{[[e)y  
dX0A(6  
  “不要,我要看着妳做!” =rS z>l  
elXY*nt8h  
  “想偷师?” YD$fN"}-  
u!mUUFl  
  “臭美!” hT9fqH  
eaCv8zdX  
  “那快出去吧!省得弄得一身油烟味,马上就好了。”灵以蓉眨着大眼睛。 ?8X;F"Ba  
{z> fe }  
  “那我出去,妳要快点喔!”桀雪斐这才离开厨房。 q{~59{Fha  
~SUrbRaY>  
  当桀雪斐走进里屋,看见灵忡顷正在摆桌子,随即走上前。“我来帮您。” z7TMg^9 #  
oP >+2.i  
  “谢谢,让你陪以蓉来还要你帮忙,真是不好意思。” 7pPaHX8  
N!~O~ Eo3  
  “没什么,是我自己想陪她来的,打扰您了。” "ov270:  
Lv&9s  
  “哪里哪里,进门都是客嘛!” y{KYR)   
uH&B=w  
  “爹看起来好像身体很硬朗,当初是得什么病,怎么那么严重,让以蓉每天都担心着您。” j{j5TvsrY  
f^-ot@w  
  灵忡顷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回答:“其实没什么大病,是以蓉爱瞎操心。” Q*Y-@lZ  
Y0Tad?iC  
  “是吗?可是……” {_-T!yb  
\i/HHP[%  
  “其实是老毛病了,只要喝几帖药就行了,只是那段时间连买药的钱都没有,实在……”灵忡顷叹气,装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博取桀雪斐的同情,其实他刚才是故意打断桀雪斐的话,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 {ZrlbDQX  
u.|%@  
  “如果没钱,的确小毛病也不是开玩笑的。”看他不像在说谎,大概真的是以蓉太紧张吧。 |,p"<a!+{w  
WI4<2u;  
  “菜来了。”灵以蓉端着菜,笑嘻嘻的走进里屋。 T/g\v?>  
x6`mv8~9Db  
  “好香啊!我的宝贝女儿的手艺还是没退步。” KMwV;r  
4CF;>b f~  
  “那当然。”灵以蓉把菜放在桌子上,“不过今天委屈你们了,才一道菜而已。” <2U@O` gC  
49; 'K  
  “没关系。”灵忡顷和桀雪斐异口同声道。 w ~*@TG  
}Ja-0v)Wf  
  “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e"04jd/  
cLZ D\1Mt  
  “好。”灵忡顷先夹一口。 *O_fw 0jV  
.RxTz9(  
  桀雪斐也尝了一口,“没想到妳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UXct+l  
u2#q7}  
  “娘不在以后,老爹的胃可是我看着的。”灵以蓉不免骄傲的说着,娘亲自从十五岁时离开他们以后,她就自己学做事了,每次做菜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起娘亲,因为她的一手好手艺都是传自于她的好娘亲。之所以会那么担心父亲,也是因为娘亲就是得了重病才离开他们的,现在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能再失去他了。 H9T~7e+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