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19阅读
  • 39回复

[资料]暗算将军/由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6-01-18
2hY"bpGW   
EpK7VW  
  “他对妳好不好?” kW& zkE{  
'![VA8  
  一提到他,灵以蓉的表情就很高兴。“嗯,很好。” P_(< ?0l  
j#${L6  
  “呵呵……看来是很好。”老爹坏坏的笑着。 ~e=KBYDBu  
:KsBJ>2ck  
  “讨厌啦,老爹。” Hzc^fC  
X($@E!|  
  “知道了,不说了不说了。” Xj21:IMR  
SZD@<3Nb  
  扶着老爹,灵以蓉和父亲进了屋,而他们刚才的对话都被站在门外的桀雪斐听到了,想起两人的对话,桀雪斐不由得笑了,她真的很讨他喜欢,以至于到了望月庭还是不放心她,而“千里迢迢”的来看她,毕竟灵以蓉的家离城有点远。 6-uB[$ko  
3UQ~U 8  
  “以蓉啊!今天妳怎么回来了?” qW:\6aEG  
~b.e9FhdA  
  “雪斐同意我回来看您啊,而且以后我都可以回来看您。” A&6qt  
:Pf2oQ  
  “真的?” D27MT/=7  
A(Ss:7({  
  “嗯,他是好人。” ZNEWUt{+;^  
igD,|YSK`z  
  “那也不能逗留太久,要早点回去喔。” `bdCom  
pUz;e#J|  
  “我知道,不过没人在您身边照顾您,我很担心嘛!” .ZB(!v/2  
9"=1 O  
  “我没事,只要妳好好照顾自己就行了。” {*Ag[HS0u  
h&t/ L  
  “我会的,不过现在您要听我的,我出去买点东西回来烧拿手的小菜给您尝尝怎样?” >tmv3_<=  
Xjy5Yj  
  “好啊。”一想到自己宝贝女儿的手艺,灵忡顷就胃口大开。 p;y\%i_  
Y<]A 5cm  
  “去哪?” ?;bsg 9  
# :)yh]MP  
  刚走出门的灵以蓉不敢相信从身后传来的声音竟是如此熟悉,怎么会是他?不可能,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2Hp<(  
[b?[LK}.  
  “又不理我?还说不讨厌我?” RHIGNzSz  
p4sU:  
  “啊!你……”灵以蓉转过身,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f Ui2[y  
T{B\1|2w  
  “我什么呀!那么惊讶吗?”看到她丰富的表情,桀雪斐就笑个不停,来看看她是对的,可以让他那么快乐。 ^>/] Qi  
96 P3B}Dk  
  “笑什么,昨天都不见你笑,我就这么好笑吗?” "Wz74ble  
>X0c:p Pu  
  “是啊,我特意来就是来笑妳的。” e_z"<yq  
eHQ3K#M#  
  “特意?” tW7*(D  
XkJzt  
  “妳怎么只挑重点听啊?”桀雪斐显得有点不高兴。 %}%vey  
R0v5mD$:G  
  “呵呵……那么想我啊。” !Xbr7:UPN1  
p6yC1\U!o  
  “哼!”桀雪斐使了个白眼,臭美! 8W]6/st?]  
aIv>X@U}  
  “我知道我是在臭美。” :t6 w+h  
k[]B P4  
  桀雪斐觉得不可思议。“妳又猜到我在想什么了?” wuCiO;w  
EELS-qA  
  “呵呵……你的想法很容易猜到。”灵以蓉傻笑。 ufE;rcYE  
#~l(t_m{  
  “妳厉害。” DPCB=2E  
ZbVo<p5* ]  
  “我不能陪你聊了,我要去城里买些东西回来,给老爹做点有营养的东西。” ctI=|K  
t}FwS6u  
  “小丫头,我特意来看妳,妳就这么招呼我?”桀雪斐有些不悦。 7]\_7L|>]  
HNXMM  
  “人家没时间了嘛,是你说不能在我爹这里过夜,那我当然要抓紧时间嘛!” "}|&eBH^<  
;\mTm;]G  
  “傻瓜,我送妳进城,没骑过马吧?我载妳。” c.?+rcnq  
TGuvyY  
  “好啊!”骑马肯定是比走路快,灵以蓉没理由拒绝。 vVfIe5+OP  
R![)B97^  
  桀雪斐扶她上马。“坐好了。”  gU%R9  
;Y"*Z2U  
  “嗯!”灵以蓉坐在桀雪斐身后,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靠在他的背上,感觉很温暖,一想到他是特意来看她的,她真的好高兴。 99mo]1_  
)9mUE*[  
  很快的,两人到了街上。 e)x;3r"j  
TPeBb8v 8D  
  “到了,快下来吧!”一到市集,桀雪斐抱灵以蓉下马。 t<Z)D0.  
95G*i;E  
  “谢谢你。” @e/40l|X  
Z`l97$\  
  “客气什么?”桀雪斐似乎忘了,自己昨天之前还是个冷冰冰的人。 gJy Ft8Z<  
 pPm9v_G  
  “你不走吗?你说过约了朋友的,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就成了。” F6T@YSP  
aW3yl}`{  
  “好,那我先走了,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sHe:h XG'  
C%v@ u$N  
  “好,你慢走。” w"-bO ~5h  
}tx~y-QQ  
  跨上马,桀雪斐朝望月庭飞奔而去。那群臭小子也该醒了吧? c.&vWmLSGE  
G~4^`[elB  
  不过放灵以蓉一个,他还真是不放心,桀雪斐想着。 wqE ]o= k  
|nD2k,S<?  
  从午后开始,望月庭的生意才会兴隆,毕竟做酒家的大清早是没生意的。 {_[l,tdZ  
G|^gaj'9  
  “仪聍,他们醒了没?”一进房只询问那帮朋友醒了没,桀雪斐完全没注意到仪聍脸上的表情。 o@pM??&x  
'!f5|l9SC  
  “他们几个应该醒了吧,”仪聍平淡的说着。“我看到几个姐妹进了他们的厢房。” BO h  
G3OQbqn  
  “呵呵……精神还不错嘛!” }h]:I'R!  
c9ZoO;  
  桀雪斐的笑容让仪聍看不习惯,才一天不见,这个冷漠的男人就改变了? O;zW'*c+  
# K-Q/*  
  “雪斐。”仪聍很认真的看着桀雪斐,“你不想要我吗?” bEE:6)]G  
Rza \n8  
  “大白天的想这些?”桀雪斐觉得好笑,以前的仪聍可从来不会说这种话。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6-01-19
十一 VOp8 ,!  
RR*z3i`PP  
  “有了新人就不要我这个旧人了。”仪聍掩饰不了自己心中的妒意。 FwmE1,  
8&3+=<U  
  “仪聍,我以为妳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桀雪斐躺在床上,手放在脑后,不疾不徐的说着,他不喜欢这个样子的仪聍。 M5[AA/@  
'!b1~+PV  
  “什么?”仪聍有些惊讶桀雪斐的回答。 gM^ Hs7o,  
O{%yO=`r  
  “妳应该很了解我的,我不想再多说,去叫他们来这里。”这种无聊的谈话让桀雪斐的脸上渐渐失去笑容,他来这里只是来找那帮兄弟喝酒而已,如果昨晚他可以来的话,那也许今早躺在身边的就是仪聍,而昨晚喝的酒绝对是闷酒。 >E^sZmY[f-  
d3St Z~&r!  
  “知道了。”和桀雪斐在一起多年,多少也了解他的性格,桀雪斐向来说一不二,不喜欢别人和他做无谓之争。 iT227v!s  
|D~mLs;&  
  仪聍觉得他们之间隔得好远,就算桀雪斐依旧搂她入梦,她也感觉不到他在她身边。 ;wK;  
?<)4_  
  “我今晚不待在这儿,叫他们快点来,喝完酒我就走。” >Q3_-yY+  
C# zYZ JZ  
  仪聍无奈的想着,难道只是几句话就让他不高兴到想立刻走人?还是……她不愿再想下去。 =r|e]4  
n8 UG{. =  
  不一会儿。 F $/7X~*  
IA%|OVAfF  
  “大哥!”韶涵的大嗓门在门口响起。 o75l&`  
Qz4eQlWhp  
  “精神还不错嘛!”坐起身,桀雪斐故意讽刺道。 ~|G`f\Ln"  
iCJXV'  
  “大哥精神也不错啊!呵呵。” 2 g~W})e  
O1@3V/.Wu  
  “臭小子!”桀雪斐只有和这帮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在一起,才会展露别人看不到的一面。 U'^ G-@  
x:i,l:x  
  “大哥,昨晚你怎么没来?我们等了好久,后来……”韶涵搔搔头,不好意思说下去。 7yJE+o'  
PbY.8d%2/k  
  “后来怎么着?” 3sRI 7g  
NG RXNh+  
  “后来……就顺其自然的发生那种事了嘛!”韶涵干笑两声,一语带过,他注意到桀雪斐有异。 9. ,IqnP  
{d0 rUHP  
  “咦?大哥!你今天好像跟平时不同?” pV!WZ Ufg  
_KBa`lhE  
  “你的观察倒是挺敏锐的,真难得。”在他面前桀雪斐毫不掩饰,他今天心情是不错。 [r9HYju =  
U'Y,T$Q  
  “看来大嫂是个不错的女人。”说完韶涵突然皱起眉头。“不过大嫂是好女人的话,大哥再来望月庭似乎不太合适。” 3{Zd<JYg4-  
ta'wX   
  “哼!”桀雪斐意味深长的轻哼了声。 Pmd5P:n*,  
K `A8N  
  “这算什么意思?舍不得仪聍姑娘?” eax"AmO  
nU isC5HW  
  “天下有哪个女人会让我桀雪斐舍不得?”可笑,没有任何女人绑得住他桀雪斐的心,仪聍的确是个好女人,但想做他一辈子的女人是不可能的。 uH[:R vC0  
=1<v1s|)q  
  “那看来大嫂的日子也不好过了。”韶涵感叹的摇头。 ^`Hb7A(  
&y(%d 7@/  
  “这话怎么说?”一听到灵以蓉的日子不好过,桀雪斐就莫名的激动起来。 j0s$}FPUI  
[^^Pl:+  
  “如果大嫂知道有个仪聍的话,岂不是会伤心死?” .J O1kt  
j4+Px%sW  
  “呵呵,她才不会,她只是个小丫头。”连接个吻都会僵直身子,怎么会懂这些? aT(_c/t.  
cD}]4  
  “小丫头?” (QJe-)0_y  
8.Y|I5l7G  
  “今年应该十八了!”对二十有六的桀雪斐来说,十八岁当然只是个小丫头。 =4a:)g'  
qul#)HI  
  “大哥,你不是生病了吧?就算是逼婚,也不用找那么小的啊。” yXJ25Axb  
7"!b5(4=  
  “哼!也许注定的吧!”桀雪斐不以为意。 .d]/:T -0  
i6'=]f'{  
  “老实说,当初如果大哥直接娶了仪聍姑娘不就行了?” SK}sf9gTv  
>1j#XA8  
  “仪聍?我是不会娶她的。”尽管桀雪斐不介意她的出身,也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女人,但直觉认为她不是可以改变他的女人。 T+Z[&|  
Nny*C`uDF  
  “那仪聍姑娘好可怜啊!” jIs>>  
[MIgQ.n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那么多同情心了?” kLgkUck8]  
Qder8I  
  “因为……”韶涵腼腆的笑了笑,“我好像爱上一个姑娘了。” T_*inPf  
qx#M6\L!  
  “臭小子,既然爱上了,还好像什么?”桀雪斐不喜欢不确定的语句,是这样就是这样,哪来的好像、应该的。 UNDl&C2vz  
|3~m8v2-  
  “我昨天其实满脑子都是她,我看我是完了。” WK$\#>T  
E_~e/y"-  
  “那你昨晚?”臭小子明明刚才说了,昨晚做了顺其自然的事不是吗? +.~K=.O)  
|fKT@2(  
  “昨晚只是搂着别的女人睡了一夜,什么也没做,连吻都不想吻,脑子里想的都是她。” <n,QSy#  
|= cc>]  
  桀雪斐取笑,“我看你是真的完了,还不快娶人家进门,再这么下去怎么做男人你都不知道了。” hdWVvN  
3|!3R'g/ >  
  “大哥,说话也太不给面子了,我也想娶啊!但是我不确定彼此的感觉嘛。” TrzAgNt  
;o'r@4^&$R  
  “感觉?” n%29WF6Zf  
OnE%D|Tq=  
  “是啊,大哥对大嫂没那种感觉?” Z" ;q w  
C`t @tgT  
  “哪种感觉?”桀雪斐故意装傻。 Kw`CN  
zsJ# CDm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韶涵准备替这个大哥好好上上课。 mF\!~ag|  
q5R| ^uf  
  “所谓的感觉就是总觉得她是不一样的女人,只要她在身边就会觉得很安心;会因为她小小不一样的举动而感到烦心;会因为她晚出现,无端端瞎操心起来;会因为她和别的男人多说几句话就吃醋;会因为她哭,心就会莫名的痛起来。最重要的就是抱着其他女人的时候会觉得对不起她,会想起她哭泣的脸……”韶涵认真的讲解着。 uem-fTG  
(P)G|2=  
  桀雪斐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想起灵以蓉一直浮现在眼前的笑容。 sW[-qPK<  
]O x5F@  
  “大哥,你有在听吗?”韶涵察觉到桀雪斐心不在焉。 gF)9a_R%p  
&|hK79D  
  “啊?”被韶涵一问桀雪斐才回过神来。 gYKz,$  
?"B] "%M&  
  “大哥,我刚才还少说了一样,一个男人如果爱上一个女人,就会像大哥刚才那样失魂落魄。” tdy2ZPVtT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6-01-20
十二 21TR_0g&<  
cWW?@ _  
  桀雪斐并没理会他,他不喜欢听到有人形容他为了一个女人变成那副德行,虽然刚才自己是有那么点…… `cp\UH@  
+/[M Ex=   
  “大哥,那么早就来了!”日哗楠出现在房门口。 9gg{i6  
{KgA V  
  “是你们起得晚,都刚睡醒啊!” *I 1H  
brA#p>4]Wf  
  “韶涵怎么了?”日哗楠看着一旁发着呆的韶涵。 EL~$7 J  
8xB-cE  
  “犯相思病。” btg= # u  
-o+t&m  
  日哗楠了然的轻笑。“呵呵,是为了那姑娘?” 7Q/H+)  
$MasYi  
  “哗楠你知道?”桀雪斐有些意外。 Vc'p+e|(  
36'J9h\  
  “大哥,就是上次我们救起……应该说是韶涵救起的那位姑娘啊!” &>B|?d  
=uwG.,lC  
  “原来是那个姑娘。”桀雪斐想起战乱时,韶涵不顾生命危险救的女子。 :\#]uDT2=  
Q[O U`   
  “说人家是无依无靠的可怜女子,所以暂时收留她。” !as<UH"\  
s.dn~|a  
  “看来要收留一辈子了。”桀雪斐坏坏的说着。 tT#Q`cB  
$kz5)vj "  
  日哗楠的表情有些感伤。“看他的样子的确是啊!” ;^8^L'7cr  
^{K8uN7  
  “哗楠,你那是什么表情?” "AK3t' jF*  
nm-Y?!J  
  “羡慕啊!大哥成家了,韶涵也快了!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h._iO)I^  
dSZ#,Ea"  
  “呵呵!那就快找一个呀!” TMCA?r%Y\  
eBIR *TZ):  
  “没大哥那么好运啊!才几天的工夫就找到一个大嫂,改天带来让我们兄弟瞧瞧!” H;|:r[d!  
~"2@A F  
  “哼,望月庭是她可以来的地方吗?”桀雪斐霸道的口气里带有一丝温柔。 \nAHpF  
T) tZU?  
  “望月庭当然是不能来的,不过茶楼总行吧?”日哗楠也知道风花雪月的地方不是良家妇女能来的地方。 9me}&Fdr  
omv6_DdZ  
  “想看新娘就自己娶一个!”桀雪斐才不想把灵以蓉带在身边让他们白看。 7}'A)C>J;  
XnE %$NJ  
  “大哥真小气。” Cgz&@@j,]  
q}<.x8\  
  “少扯这些了,其他几个还没醒吗?”他想早点见到灵以蓉,晚回去了可不行。 y Y>-MoF/t  
/[a|DUoHO  
  “大哥急着回家?”真是怪了,就算没见过面的大嫂有万般能耐,但一天就让大哥改性,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RVc)") hQj  
 bt;lq!g  
  “呵!既然答应你们来喝酒,我当然说话算话。”桀雪斐可不会承认自己归心似箭。 '.pgXsC:=?  
c8T/4hU MN  
  “可是你爽约在先。” mIvnz{_d  
^;+[8:Kb  
  “我现在来了不就行了。”如果不是答应过你们,今天我还不来呢! T<P0T<  
eQ;Q4  
  “其实大哥何必那么客气,不来也不打紧,咱们自己会找节目。” w^Ag]HZN  
FY4T(4#  
  “是啊,我忘记你们这帮战将多有本事了。”桀雪斐别有深意的讽刺。 {$33B'wk  
gCJIIzl%Bh  
  “不过大哥你太恋家的话,仪聍姑娘可是要伤心的。”日哗楠赶紧转移话题。 ue\t,*KYd  
,Eu?JH&}u  
  “那么喜欢仪聍就娶了她呀!” <Ef[c@3  
5v _P Oq  
  不知道桀雪斐说此话有何用意,也许只是随口说说。 vHKlLl>*2  
(z7+|JE.  
  “大哥!”日哗楠大声的抗议,谁不知道仪聍是属于大哥一个人的。 RHY4P4B<v>  
8y2+&#$  
  “呵呵……”桀雪斐不明白为什么仪聍会那么得人心? K7)kS  
t67Cv/r~  
  不多时,剩余的三人相继走进厢房,分别是林沛湖、莒芹、子雅。 % ZU/x d  
B 9dt=j3j2  
  “都睡醒了?”桀雪斐总算等到他们全到齐了。 !0VfbY9C  
k"UO c=   
  “大哥来了,咱们敢不醒吗?”林沛湖喃喃抱怨。 (?)7)5H  
l~:v (R5  
  “快!坐下来喝酒吧。”桀雪斐立刻招呼他们坐下。 W[bmzvJ_X  
+YY8h>hj  
  “啊?才起来就喝酒?”林沛湖叫嚷着,昨天已经喝得七荤八素了,还没隔几个时辰又要喝,他的脑袋到现在还在嗡嗡作响呢! f'(l&/4z{  
FyL_xu\e  
  “怎么,不想?”桀雪斐的口气充满胁迫。 SjEAuRDvUz  
?dZt[vAMn  
  “哪敢哪敢……”林沛湖听马上识相的讨饶,引来众人的笑声。 I,6/21kO  
}A$WO {2  
  “仪聍!”桀雪斐看见走进厢房的仪聍。 eEc4bVQa  
:bU(S<%M  
  “我拿酒来了。”仪聍柔情似水的说着。 =(AtfW^H  
d4[(8} x$/  
  “还是仪聍姑娘善解人意啊!”林沛湖在旁边瞎起哄。 D8K-K]W@  
`XTh1Z\  
  “少说一句你的嘴不会烂掉!”莒芹马上出言阻止。 ;|%dY{L-  
I&9S;I$  
  “啐,大哥都没说什么了。”林沛湖不以为意的说着,这有什么嘛,大哥和仪聍姑娘本来就是一对嘛! .ujT!{>v/  
xynw8;Y ,  
  而仪聍只是替他们斟上酒,她知道这种场合不需要她的出现,很自动的离开厢房。 D*5hrkV9  
V=I"-k}RL  
  “大哥,为什么不让仪聍留下来,她琴弹得很不错啊!”林沛湖觉得大哥今天怪怪的。 lv0nEj8F  
0Q,g7K<d  
  “我今天只是来喝酒的,想听琴声,你就去她房里听吧!”桀雪斐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1sE?YJP-  
pA.J@,>`}  
  “唷,今天大哥醋劲不小嘛!”林沛湖益发觉得不对劲。 K/m3  
WPZ?*Sx  
  “少说话多喝酒,我马上就要走,别浪费时间。”桀雪斐不悦的说,不想再和他们讨论仪聍。 b[z]CP  
vVGDDDz/  
  “马上就走?”沛湖惊讶得大叫。 .CP& bJP%  
q2HYiH^L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到他们奇怪的眼神桀雪斐感到不舒服,他要回家很奇怪吗? 1CLL%\V  
GfC5z n>  
  “对了!大哥,昨天是你的大喜之日耶!”林沛湖又换了个话题。 V59(Z  
irjP>3_e  
  “怎么?”桀雪斐不知道这有什么可以说的。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6-01-21
十三 CF&6J$ZBgJ  
EN;}$jZ>47  
  “你不让我们去,让我们在望月庭等着,可是你都没来。”莒芹接着说。 tD(7^GuR  
,2j&ko1  
  “我来了不是坏了你们的好事。”桀雪斐淡笑一声,嘴里却说着刻薄的话。 iOR_[y,  
Pz>s6 [ob  
  莒芹贼贼的笑着。“呵呵……大哥真会说笑。一定是大嫂让大哥动心了吧?” A<5ZF27  
0Fk5kGD,&K  
  “只是个小丫头!”一提起灵以蓉,桀雪斐的脸上难掩笑意。 J)`-+}7$v  
iz8Bf;  
  “嘿嘿,大哥表情不一样喔!”林沛湖乘机揶揄他。 r30 <(nF  
?Lyxw]  
  “哼!我今天只是来喝酒的。”桀雪斐今天来的目的只是喝酒,其他的随便他们怎么说。 ^c&L,!_)H  
kdl:Wt*4o  
  “既然大哥不想说,咱们改日再谈。”莒芹自然也知道如何找台阶下。 ,6om\9.E@  
1(|'WyD  
  “大哥,最近没什么仗可打,真无聊!”日哗楠向来好战。 8C67{^`::  
x "^Xj]-  
  “你那么喜欢打仗,看到有人流血吗?”桀雪斐虽然有张冰山般的面孔,但心地却非常善良。 sB c (gr  
E#u l IgD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日子过得有点无聊罢了。”日哗楠当然不希望看到有人流离失所,不过没仗打真的很闷。 ]y,==1To  
0IfKJ*]M  
  “我不觉得无聊。”桀雪斐想起灵以蓉,只要有她在身边,往后都不会无聊的。 1$%V{4bJ  
il \$@Bn  
  “大哥不对劲哦,肯定是和那个没见过面的大嫂有关。嘿嘿!”从每次提到“大嫂”时大哥脸上出现的表情来看,这个定论准没错。 `g6h9GC6  
]- 4QNc=  
  “贼笑什么?”桀雪斐搞不懂他们几个在笑什么,殊不知自己想起灵以蓉时的笑容有多温柔迷人。 HH@qz2w  
I~9hx*!%%  
  “没什么,咱们兄弟六人一起干了吧,就当是昨天对大哥的新婚祝福吧!”莒芹率先拿起杯子。 r@o6voX  
N?m0US u*  
  “好、好……”一帮人都应和着,只有韶涵一个人从刚才就一直处在发呆中。 yj$TPe_BW  
~6 I)|^Z  
  “喂,韶涵!”日哗楠推了推他,真是个楞小子,是得相思病了吗? KHDZ  
D5an\gE  
  “什么?”韶涵呆滞的看着日哗楠,他推他做什么?  pAu72O?  
d3]hyTqbtm  
  “干啊!发什么呆啊?”大家都把酒杯拿在手里,他怎么还搞不清楚状况。 IB|]fzy  
L<(VG{)Z  
  “干什么?”韶涵愣愣的问。 S)%_weLW7  
,2WH/"  
  韶涵呆拙的模样引来五人的笑声。 LD+f'^>>Z  
L2U x9_S  
  “大家别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去吧!”桀雪斐笑着,他喜欢发呆就让他继续好了。 ]+IVSxa!u  
WzG07 2w  
  “呵呵……”又是一阵笑声,只要这六个人聚在一起,笑声就不绝于耳。 v,\93mNp[  
>PH< N  
  “时辰差不多了,来,喝了这杯。”桀雪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 [5LMt*Y  
HtS#_y%(  
  “好,咱们干了这杯。”六人一起喝了最后一杯。 fcn_<Yh0W  
OT"lP(,  
  “昨天很抱歉,今天算是我向大家陪罪了!”喝罢,桀雪斐独自又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好了,我该走了,你们别喝太多,早点回家。” 6p e4Ni7I2  
g9! d pP  
  “回家?”这种话从桀雪斐的嘴里说出来真是太奇怪了。 1Q3%!~<\s  
D}3cW2!9  
  “是啊,我走了。”桀雪斐起身就要离开。 e /ppZ>  
7zi^{]  
  “大哥,没什么要和仪聍姑娘交代的吗?”林沛湖还是不识趣的问。 1yY'hb,0  
J,&`iL-  
  “交代?”他桀雪斐想做什么还需要和谁交代?桀雪斐好笑的想着。 CgPZvB[  
>?uH#%C5  
  “沛湖的意思是,大哥有什么需要转告仪聍的,我们可以代为转达。”子雅对桀雪斐露出一贯神秘的笑容。 ."#jN><t  
u=UM^C!  
  “呵,你应该最了解我,我走了。”淡淡朝子雅看了一眼,桀雪斐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0bQiUcg/  
d4eCBqx  
  “子雅,大哥有什么想和仪聍姑娘说的吗?”林沛湖好奇不已。 6V?&hq&t  
`; %aQR  
  “呵。”子雅笑得让人猜不透。 snNg:rT L  
qNVw+U;2P  
  “这是什么意思?”韶涵插嘴道。 <aD+Ki6  
<Y6>L};  
  “小孩子别管这么多。”日哗楠回应着。 t!N >0]:mo  
C`K/ai{4  
  “我是小孩子?” 5=e@yIr'#  
c-{]H8$v  
  虽然韶涵的年纪最小,但他不喜欢别人这么称呼他。 R lu;l  
3dfSu'  
  “你就是啊!”日哗楠在一旁强调着,看着韶涵生气的表情,觉得还真是可爱;大家都爱欺负他。 Vj1AW<  
; 1WclQ!(  
  “你们猜大哥今天是怎么了?总觉得和平时有点不同。” | e+m!G1G  
drH!?0Dpg  
  林沛湖的话其实大家都认同,他们还真没看过像今天这般开心的桀雪斐,与平时真的是大不相同。 E:7vm@+  
Lbd_L  
  “大哥恐怕找到了可以改变他一生的人。”子雅的话让大家深信不疑,因为子雅的能力不输给桀雪斐,只是子雅向来淡薄名利。 3#dUQ1qo6  
KExfa4W 3{  
  “难道是大嫂?”林沛湖抢先说道。 CvlAn7r,@  
e;Q~P]x  
  “呵呵,你们慢慢喝,我要出去一下。”子雅并没回答林沛湖的问题,径自走出房间,他知道桀雪斐走时回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现在要去执行了。 * _U z**M  
+STT(bMn  
  “子雅这个人真是让人摸不透。”莒芹向来自认聪明,但认识子雅之后,也不得不伏首称臣。 lAV6z%MmM  
Eo)n( Z9  
  “莒大哥都甘拜下风了,我们更是猜不透了。”林沛湖说话一向都不经大脑。 r!#NFek}  
*_3+ DF  
  “那别管他了,咱们喝。”莒芹确定子雅肯定是去做某件事,既然不想让他们知道,也就不必自讨没趣的追问。 8xZN4ck_@  
7YkxIzE  
  其实子雅并不是离开望月庭,而是去了仪聍的厢房。 CXb)k.L   
eICk}gfun  
  “仪聍姑娘!”子雅有礼的打招呼。 d@8=%x:  
Rq%g5lK  
  “子雅?”子雅的突然出现让仪聍有些乱了分寸。 Tar tV3;`  
,Drd s"H  
  “呵呵……是在下!” S0eD 2  
*lRP ZN  
  “抱歉,我刚才……” ]#]|]>& <  
;|Id g"2  
  “没关系。”子雅知道仪聍是因为没对他使用尊称而感到抱歉,但他并不介意人家怎么称呼他。 e0Cr>I5/e  
V1 T?T9m  
  “找我有什么事吗?”仪聍小心翼翼的问,直觉子雅的到来绝对不是好事。 Im7<\ b@  
mYLqT$t.+  
  “我想仪聍姑娘妳应该很聪明,而我说话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9gP-//L@  
Zzy!D  
  “我知道。”仪聍有种不好的预感。 DUBEh@  
\XDc{c]  
  子雅浅笑了一下,但那笑容却让仪聍心里发毛。 b| e7mis@  
]J<2a`IK!  
  “大哥以后不会来了,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而这间望月庭以后就真正属于妳了。”子雅不疾不徐的说着,口气中却听不出一丝的同情。 ~!PAs_O  
rL{3O4O  
  “什么?”虽然仪聍知道子雅说的都是真的,但她还是不敢相信桀雪斐真的舍弃她了。 5m.{ayE  
hW^*b:v{  
  “不用怀疑自己的耳朵,我不会把话说错,我也不喜欢重复说过的话。” 3YKJN4  
J AQ y  
  仪聍跪倒在地,霎时泪流满面。“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H^VNw1.   
J1s~w`,  
  对仪聍的哭泣声听而不闻,子雅面无表情的离开。 K9HXy*y49  
5r)]o'? s  
  这就是她的命,桀雪斐的心从来就未曾留在她身上,只能怪她自己用错情了。 BN~gk~t_  
h]jy):9L  
  走回兄弟的厢房,子雅拍了拍手。 M-V{(  
.z, ot|  
  “怎么了,子雅大哥?”韶涵抬起头询问。 6FkBb !ASk  
d:#z{V_  
  “我们以后不用来这里了。”子雅依旧笑着回答。 $kBcnk  
9v/=o`J#  
  林沛湖第一个跳了起来。“以后都不来了吗?” j&[u$P*K  
6mqp`x`  
  “是的!”子雅直截了当的回答。 U6.hH%\}@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6-01-22
十四 >LEp EMJ\  
Yp9%u9tNq  
  “为什么啊?”林沛湖立刻嘟起小嘴表示抗议。 ,V=]QHcg  
T:EUI]  
  “这是大哥的意思。”子雅知道他这样做,桀雪斐一定不会反对。 (W $>!1~  
ST^{?Q  
  “那仪聍姑娘怎么办?”林沛湖立刻想到仪聍。 _f~m&="T!  
Z }Z]["q  
  “这个不用你操心,走吧!”子雅说话一向没什么感情。 _a~-B@2g  
%R [X_n=  
  “好了,找个好地方,咱们继续喝吧!”莒芹知道刚才子雅肯定是去找仪聍解决问题,反正一切都已成定局,何必再问个没完没了的。 H0.,h;  
j L[ hB  
  “好!” .5~W3v <  
k5@_8Rc  
  一帮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离开望月庭,留下的只有凄凉的哭声。 > HL8hN'q'  
}<wj~f([  
  仪聍知道她等的那个人不会再出现,今后只能守着回忆过日子。  5m+:GiI  
^}8_tZs8\  
  桀雪斐一进桀府就直奔大厅,却不见灵以蓉。 xuelo0h,  
xDr *|d  
  “爹!娘!” N=+Up\h  
8'cDK[L  
  “儿子回来了?”桀凛天有些意外,这个儿子竟然会准时回家吃饭? sU}e78mh  
{jq-dL  
  这个死老头,人家回来又不是为了你,桀雪斐翻了翻白眼。“以蓉呢?” UmJg-~  
qy]-YJZ  
  “呵呵,在找我儿媳妇啊!刚才春棋去房里找过她,似乎还没回来。” Ylf4q/-  
Ob6vg^#  
  “没回来?”桀雪斐心里一惊,都那么晚了,她答应过不会迟回家的,难不成出事了? p%s D>1k  
A=$oYBB  
  一想起那个小迷糊,桀雪斐便立即转身往外走,又骑上马往市郊灵家赶去。 Trrh`@R  
,<1*  
  小丫头,妳可别给我出事!一路上,桀雪斐的心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wN 2l-  
~-5@- V  
  刚到城门桀雪斐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前方缓缓走来。 |Vi&f5p,@  
~lqGnNhh 7  
  “丫头?” *Ca)RgM  
RR!!hY3 K  
  桀雪斐奔向那道身影,然后跳下马,站在灵以蓉面前,这突来的举动把她吓得半死,立即尖叫了起来。 b/B`&CIA0"  
t {SMSp  
  “妳是不是还想叫救命啊?”桀雪斐抓着灵以蓉的肩膀,调侃她。 aLKMDiT  
@sw9A93A  
  “啊?”灵以蓉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桀雪斐时,便停止尖叫,呆了一下。 I %|@3=Yc  
Mv.Ciyc  
  天色太黑,刚才根本看不清站在前面的人谁,不过身体的感觉骗不了人,桀雪斐的双手一碰到她的肩膀,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而且这种说话口气除了他没有别人。 t]s94 R q  
.iFViVZC  
  “妳啊来啊去的要到什么时候?”见到他都没其他话要说吗? 1\/{#c  
IroPx#s:i  
  “什么啊来啊去啊?是你突然叫我,我被吓到了嘛!” 09'oz*v{#  
t8P PE  
  他吓她?她都快把他急死了,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她还在外面遛达,桀雪斐真是快气炸了。 A|L'ih/  
^`XCT  
  桀雪斐顿时想起先前韶涵的那番话,越想额头越是冒着冷汗,难道他真的喜欢上灵以蓉了? MjD75hIZ  
<%P2qgz5  
  “怎么了?”灵以蓉看桀雪斐的脸色,以为自己又惹他不高兴了。 :J/M,3  
i+{yMol1  
  “怎么会这么晚?”桀雪斐担忧的问,那烦人的问题暂时先不想。 [7FItlF%I  
Xx:F)A8O  
  “啊?”这是灵以蓉对于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的第一反应。  -!W<DJ*  
^V$Ajt  
  “又是啊?”是存心气他吗? b)(?qfXWP  
UfS%71l.$  
  灵以蓉低下头,不敢瞧他。“对不起嘛!” M|:UwqV>  
\L"kV!>  
  “回府再说吧!”再和她扯下去天都要亮了。 EY tQw(!Q  
fZoHf\B]{  
  “啊?”灵以蓉不可救药的继续她同样的反应。 R#I0|;q4|p  
>7QvK3S4%  
  还没等灵以蓉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桀雪斐抱上了马。 $}!p+$  
hhCrUn"  
  “抱紧我。”桀雪斐习惯性用命令的口气。 1H6<[iHW  
L^@'q6*}  
  “我已经抱很紧了!”灵以蓉稚气十足的说着。 Xg|B \ \  
8 OY3A  
  “呵呵……”桀雪斐觉得莞尔。 Uc7mOa}4  
CR8/Ke  
  “笑什么?”为什么老是笑我?灵以蓉觉得好气。 K&POyOvT  
'Y*E<6:  
  “不关妳的事!”桀雪斐就是喜欢逗她生气。 )2Wi `ZT  
6g|*`x{  
  “可恶!”灵以蓉故意用力抱紧桀雪斐,谁教他又瞧不起她。 5]NqRI^0  
RX>xB  
  小丫头手上的劲还真大。“喂,抱那么紧想勒死我啊!” *C5R}9O5  
]QpWih00V  
  “你不是说要我抱紧点吗?”灵以蓉使上浑身力气又用力了一点,反正她知道桀雪斐不舍得向她发火。 T?x[C4wf+  
QWD'!)Zb  
  “好妳个小丫头,回家收拾妳!” 2nSSF x r  
X $ s:>[H  
  “我不怕你,呵呵。” RloK,bg  
WU71/PYm`  
  “小丫头!”听到灵以蓉爽朗的笑声,就让桀雪斐感觉很放心。 dwDcR,z?a  
LUM@#3&  
  “对不起,我晚回来了。”灵以蓉把头靠在桀雪斐结实的背上,充满愧疚的说着,她知道桀雪斐是担心她才来接她的。 \=:~ki=@B  
18+)`M-5o  
  “哼!”桀雪斐只是轻哼了声,脸上却露出温柔的表情。 p i %< Sy  
="Ho%*@6  
  “以蓉!” OSs&r$  
DJ'zz&K  
  一到家,桀雪斐叫了声她的名字,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呼吸声,没想到她竟然睡着了。 w>pq+og&  
^E;kgED5  
  桀雪斐轻轻的把灵以蓉抱住他腰间的手放在马背上,自己先下马,然后温柔的抱她进府。 nV"~-On  
2;k*@k-t  
  一路上,见到此景的丫鬟们都看傻了眼,因为桀雪斐脸上柔和的笑容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zBCtd1Xrni  
2<i!{;u$qL  
  “二少爷今天好迷人啊!”丫鬟们交头接耳的说着。 #*D)Q/k  
b+%f+zz*h  
  “少夫人真幸福。” i5en*)O8  
HU1h8E$-  
  回到房间,桀雪斐把灵以蓉抱放在床上,并替她盖上被子。 A^nvp!_  
uX"H4l O~  
  他坐在床边,轻抚着她的脸庞,不自觉的吻了她的唇,透过月光的照射,她的样子依旧让他觉得惹人怜惜。 aFc1|.Nm  
f& 0M*o,)  
  想起昨天自己的行为让她伤心的哭肿了双眼,不免感到自责。 Q;MT"=RW  
MtM%{=&_  
  “好好睡吧!以蓉。”轻轻的吻了下她的额头,桀雪斐静静的走出房间。就让她多歇会儿吧,她应该很累了,至于为什么晚回来,明天再问她吧! ~"dA~[r L  
kSC}aN'  
  一走出房间,桀雪斐就看见娘亲迎面走来。“娘?” J5*tJoCYS  
ktI/3Mb@  
  “呵呵……斐儿,你接以蓉回来了?” ?/TSi0R  
]DZE%  
  “是!” "+\lws  
4VHqBQ4  
  “斐儿,你老实告诉娘,你是真心想娶以蓉的吗?” N;Dni#tQ`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6-01-23
十五 d.b?! kn  
->Q`'@'|P  
  桀雪斐笑而不答。 w64.R4e  
^#}dPGm  
  “以蓉是好女孩,不要欺负她,知道吗?” :Pj W:]  
Fl8w7LcF7  
  “娘,是她欺负我才是。”桀雪斐不平的叫屈。 bd@*vu}?}  
5`1(}  
  “以蓉欺负你?瞎说!” iBGSBSeL&  
~$?y1Yv  
  “她可厉害了,我从没见过敢跟我顶嘴的女人……不过她只能算是小丫头而已。” L5V'Sr  
niBjq#bJi  
  “娘很久没看过你笑了。”看着儿子眉飞色舞的神情,她不禁感到欣慰。“斐儿……” z 1#0  
U Qi^udGFD  
  “娘,不用说了,我知道妳想说什么。”桀雪斐叹了口气,他知道娘亲在担心什么,但那都已经过去了。 z:i X]df  
$R$c1C'oX  
  “娘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不要伤害以蓉就行了。” `Z7ITvF>  
QV H'06 "{  
  “我不会伤害她的。” !Ub?eJp  
pnA]@FW  
  “那就好,很晚了,回房睡吧!” &CmkNm_B  
.z>." `  
  “好,娘也早点休息。” c_qy)N  
W!B4< 'Fjc  
  见娘亲离去后,桀雪斐想了想,又走回房,他悄悄的打开门,不想吵醒灵以蓉,为了让她好好睡,他今晚准备睡在长椅上。 ;rL$z;}8  
s%|J(0  
  桀雪斐躺在长椅上,双手放在脑后,看着屋顶,眼前却浮现灵以蓉的笑脸,笑容不自觉的爬上他的脸,他是真的很久没笑过了,自从那个女人走了之后,他就很少在家人面前展露笑容。 {!h[@f4  
Lp=B? H  
  灵以蓉真是个不一样的女子,她很单纯,不知不觉的就会受她吸引。 (eP)>G]  
*TkABUL  
  桀雪斐也解释不清那种感觉,回想当日大街上的匆匆一瞥,让他印象深刻── O"Q=66.CR  
'4rgIs3=x"  
  “老板,求求您,帮帮我爹吧!我真的很需要您的药。”灵以蓉不顾周遭停下脚步驻足观看的人群,只是一心想救她的爹。 *QX$Mo^E  
|8B[yr.b  
  “姑娘妳别这个样子,我要做生意,真的帮不了妳。” waC%o%fD  
zri<'W  
  灵以蓉知道再求也没用,只得颓然回家。 <AVpFy  
hi37p1t   
  放下马车的帘子,桀雪斐吩咐下属跟踪灵以蓉回家。 NE(6`Wq`  
W nVX)o  
  “老爹,对不起。”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灵以蓉一阵心痛。都怪自己没用,连买药的钱都没有。 ><$hFrR!  
S9mj/GpL3  
  “乖,爹会没事的。” p=eSHs{>A  
7j{SCE;  
  “老爹……”灵以蓉抱着父亲哭得泪眼模糊。 2,'m]`;GNr  
DTPYCG&%  
  “姑娘!”突然一道男声响起。 5&\Q0SX(~  
s -~Tf|  
  “你是谁?”灵以蓉看到有陌生人进他们的家,心下一惊。 2r^|  
.;8T*  
  “妳不用怕,我只是替我家少爷来找姑娘谈点事,我们出去谈,不要打扰到妳爹。” s_}T -%\  
`j{q$Y=AG  
  “好!”灵以蓉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却不害怕他的邀请。 :_E q(r  
#K:|@d  
  “请问你有什么事?” teh$W<C  
72@lDY4cE  
  “姑娘,妳想救妳爹吧?我可以帮姑娘,但条件是请妳在下月初嫁给我家少爷。” JQ|qg\[  
PAG.],"D  
  “什么?”灵以蓉怀疑她听错了。 h_Ky2IB$  
~3k& =3d]  
  “姑娘不必紧张,我家少爷并没恶意,他会替妳医治你爹,而妳只需要嫁给他就可以了。” @\-i3EhR  
BcJ]bIbKb  
  “我不懂,你家少爷是谁?为什么要帮我,又为什么要我嫁给他?” NOOP_:(7H  
\EH:FM}l,  
  “姑娘请放心,我家少爷允诺绝不会轻薄姑娘,所以请妳不必多虑。” Q;O\tl  
z-G|EAON"/  
  “你的意思是说,他并不是真的想娶我?” Oq{&hH/'}  
/'1UfjW>  
  “姑娘真是聪明,不瞒妳说,我家老爷也身患重病,他老人家急切地想要个儿媳妇,所以我家少爷迫不得已只好找上姑娘妳,妳应该能体会我家少爷现在的心情吧?” /LhAQpUQT5  
!m pRLBH  
  “原来是这样。”灵以蓉的口气充满同情,她知道对方一定也很着急,这样的要求虽然不近人情,但也情有可原,她可以理解。 mKZ?H$E%%  
(|ga#%iI  
  “那姑娘的意思?” =0,")aa!  
 ceVej'  
  “我……”灵以蓉犹豫不决。 VbBZ\`b  
a+\ Gz  
  “姑娘,妳爹的病看来也很重,再拖延下去可不是好事。” %PlPXoG=  
)}G HG#D{  
  “请问你家少爷是?” @gxO%@@  
C?hw$^w7T  
  “桀雪斐将军。” 9^ mrsj  
5,?9#n\E,  
  “啊!”灵以蓉惊讶不已,怎么会是桀雪斐?全城最令人畏惧的男人。 ?J<4IvL/  
T+2?u.{I  
  “姑娘?” $>#PhOC  
Rmd;u g9  
  “我、我……我答应你家少爷的要求。”灵以蓉不再犹豫,父亲的病不可以再拖延,就算牺牲自己她也甘愿。 [ ra [~  
'l<kY\I!%  
  “既然姑娘答应了,就请签下这张协定吧,我回府后会禀报我家少爷。” 2@A7i<p  
tM !1oWH  
  “协定?”灵以蓉不明白为何要这么做。 &Cdd  
L18Olu  
  少爷当然不会无端端的娶个女人进门,娶亲只是个缓兵之计,他不可能找个女人一辈子黏住他,签了协定,到时候就不怕她缠着少爷了。 >5XE*9  
[?]s((A~B  
  “是的!我家少爷并不是真的要娶姑娘,所以时候到了,我家少爷会休了姑娘,还妳自由。” Ue~M .LZb  
QBDi;Xzb+  
  “他会休了我?” XG_ lyx%:E  
l}K {=%U>7  
  “是的!我家少爷娶妳只是想安慰我家老爷而已。” jt=mK ,%  
g]N!_Ib/!  
  “我知道了,我签就是了,只要能救我爹,我什么都答应。” I Bo)fE\O  
Fr`"XH  
  “姑娘请放心,只要妳签下协定,我马上会给妳银子,妳可以赶紧去抓药医治妳爹。” < HlS0J9  
W|XW2`3p  
  “真的?”灵以蓉喜出望外。 j> Ce06G  
.dM4B'OA?  
  “是的。” X0G6W p  
f0Wbc\L[  
  “那么请你先进屋,我马上就签。” )DG>omCY  
zvEofK  
  进了屋,灵以蓉不再多想,管他什么可怕不可怕的男人,只要能救他和她的爹,她怎样样都无所谓。 3:]c>GPQ  
Ez)hArxns  
  “签好了。” |d)*,O4s  
UURYK~$K:  
  “好,这是给姑娘的银子,希望老爷子身体早日康复。” +Y! P VMF  
 eQU~A9  
  “承你贵言,谢谢。”灵以蓉觉得很感动,如果没有这个人出现,她的父亲就命不保夕了。 =1r!'<"h  
Wl0p-h  
  “你……在想什么?”灵以蓉走到桀雪斐的身边,靠在他腿上。 7e:eL5f>~  
~%L=<TBAc  
  被灵以蓉打断了思绪,桀雪斐这才回过神来。  ]&OI.p  
op($+Q  
  “妳怎么醒了?”桀雪斐坐起身,捧着灵以蓉的小脸温柔的问着。 -/:!AxIH  
JS/~6'uB  
  “不知道,就这样醒了呀!我记得我还没跟你说我为什么会晚回来。” a'g&1N0Rc  
9fWR8iV  
  灵以蓉稚气的话语,让桀雪斐感觉心里有股暖流流过。 "T h;YJu  
bc NyB$S  
  “那妳为什么晚回来?”桀雪斐抱起灵以蓉,不舍得让她跪着。 Sy]W4%  
zo("v*d*q  
  双手环着桀雪斐的脖子,灵以蓉面对着他,很认真的说:“我送一位老婆婆回家,但是她家离城门很远,我回来的时候……”说到最后她渐渐垂下头,不好意思继续说。 4sX? O4p  
ic3Szd^4  
  “怎么了?”存心让他担心吗?桀雪斐猜不到灵以蓉接下去的话。 MxUQF?@6  
{?++T 0  
  “回来的时候已经太晚,天色也渐渐的黑了,所以我迷路了。” @3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6-01-24
十六 4)?s?+  
oaG;i51!  
  “迷路?”桀雪斐先是一惊,然后朗声大笑。“哈哈……妳这丫头实在太逗了。” KzQuLD(e  
m-]F]c=)w<  
  “你不用这么笑吧,我都老实的告诉你了,太过分了。” Z-3("%_$/  
2M)E1q|a  
  灵以蓉嘟起嘴,用力把双手压在桀雪斐的两边脸颊上,阻止他猖狂的笑声。 D;z!C ys  
j Q8 T  
  “好,我不笑就是了。”虽然这么说,桀雪斐还是很想笑。 l;@bs  
nRT ]oAi  
  “我知道我迷路很可笑,但你也不用这样啊。都是因为答应你要早点回来,结果我想走近路才会迷路,走到城门的时候我真庆幸还可以活着见到你。”灵以蓉嘟着小嘴委屈的说着。 >CwI(vXn  
/1uGsE+[  
  “傻瓜,以后不许这样;还有,以后早点出门,回来时才不至于弄到那么晚。” N8=-=]0G  
vsQvJDna~  
  “可是我放心不下我爹,他就一个人,又住在那么远的地方,我真的很担心他嘛!” XqwP<5Z  
2=%]Ax"R  
  灵以蓉的一片孝心桀雪斐当然知道,“明天还去妳爹那儿吗?” 3C'6i  
@x;(yqOb  
  “不准我去了吗?”灵以蓉担心桀雪斐不让她回家照顾父亲。 WGyPyG#Fl  
%|>D{q6C  
  “要去的话,我陪妳吧,免得妳又迷路。”桀雪斐很喜欢看灵以蓉天真的样子,因为这是别的女人没有的。 ~k}O"{ y  
Pv3G?u=4  
  “真的?”灵以蓉很惊讶他对自己那么好。 |sP0z !)b  
pK"Z9y&  
  “我说的话也需要质疑吗?”如果有人不相信他桀雪斐说的话,他早就一副冷冰冰的不悦表情了,但对灵以蓉他倒是耐心十足。 u]ps-R_$G  
<E^;RG  
  而灵以蓉只是拼命的摇头,她当然是相信他的,只是她想确定一下。 NX:\iJD)1U  
V-X Ty iv  
  “摇头是不相信我?”桀雪斐就是爱逗她,瞧她紧张的模样就感到好玩。 ~lqNWL^l  
,\d03wha  
  “才不是,为什么你老喜欢扭曲我的意思。” dP]Z:  
|It{L0=U  
  “因为妳总误会我在先啊!”桀雪斐把灵以蓉搂在怀里,温柔的抚着她的小脸。 6{fo.M?  
%z"$?Iv  
  灵以蓉靠在他的胸膛,感觉着他的心跳。“我只是因为太开心,所以想确定一下嘛。” wGHVq fm5  
ICTjUQP  
  “傻瓜,我说的话不需要多一次的确定。” SF[Z]|0gs  
mxwG~a'_  
  “因为你不会骗我,对吧?”灵以蓉搂着他的脖子,撒娇的说着。 LM!@LQAMY  
2W63/kRbU  
  “妳真是会歪曲人家的意思。”桀雪斐笑看着她,这丫头还真是会说话。 * a VT  
$ Vsf? ID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灵以蓉坐起身,认真的看着桀雪斐。 .gw6W0\F  
],f%: ?%50  
  “妳可真是鬼灵精啊!” _RG2I)P  
DbH'Qs?z  
  “那我到底该怎么理解才对?” Rnk&:c  
DV jsz  
  “呵呵……坏丫头!”真是怕了她了,难道要让他说更肉麻的话吗? @z7$1pl}  
]gB:ht  
  “雪斐。”灵以蓉不自觉的叫着他的名字,“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E#mpj~{-  
@y{ f>nm  
  “当然可以,以后不许改口了,知道吗?” X16r$~Pb  
*K2fp=Ns  
  “知道了。”灵以蓉真的好开心,原来她以前听到的传闻都是假的,桀雪斐其实是个大好人。 2)47$eu  
5R/k8UZ  
  “已经很晚了,快去睡吧!” co [  
!0!r}#P  
  “我们一起睡。”灵以蓉单纯的说。 Q _ M:v  
SWPb=[WEz  
  尽管她的话桀雪斐不会误会,但是今晚和昨晚不一样,桀雪斐知道自己的心境不同了,等他确定了对她的感情他们才能发生关系。 `=JGlN7  
CGY,I UG  
  “不用了,妳自己去睡,听话。”桀雪斐语气坚持,因为他怕自己会把持不住。 z)0%gd|  
<Z^qBM  
  “我知道了,那我睡这里,你睡床。”  &j_:VP  
*, RxOz2=  
  “妳想惹我生气?还是喜欢我凶妳?” ps=+wg?]  
*N|s+  
  “知道了,那我把被子拿来给你,着凉了可不好。”灵以蓉微笑着把被子拿给他。“那我去睡了。” _$Hx:^p:  
G,J~Ed  
  “嗯。”桀雪斐感觉灵以蓉的身上好像有种魔力,让他可以松懈下来,他觉得和她在一起很轻松。 SdTJ?P+m  
Z$? Ql@M  
  漫长的夜,两人的距离虽然被拉开,但心却是紧紧系在一起。 wf<=r W'  
$EB&]t+  
  “雪斐,起来了!”灵以蓉蹲在长椅旁,叫着还在熟睡的桀雪斐。 TU-4+o%;  
d;3/Vr$t=  
  “唔……以蓉……”桀雪斐睡眼惺忪的转醒。 #,0PLU3%  
^ lrq`1k  
  灵以蓉拉住桀雪斐的手,“我把早膳拿来了。” Zj@k3y  
o~Jce$ X  
  “妳这丫头真是黏人精!”那么早就起来,他才刚刚睡着而已,昨夜他一整晚都在想着灵以蓉。“我去梳洗一下,等我。” Y nD_:ZK  
vpt*?eR  
  “嗯。”灵以蓉乖巧的点着头。 QCm93YZs6E  
eo#2n8I>=1  
  梳洗完毕后,桀雪斐开始用早膳。“今天还是粥?” `;`fA|F^  
/JqNiqvh  
  “今天不一样喔。” b41f7t=  
'NAC4to;;  
  桀雪斐尝了一口,“的确,今天的味道和昨天的不一样。” eZ G#op  
/cX%XZg  
  “因为我手艺好嘛。” 2EC<8}CG  
18WJ*q7:  
  “我只是说不一样,又没说妳手艺好。” *[+{KJ  
ld[BiP`B2V  
  “都一样啊!”灵以蓉很容易自我满足,不过这也正是桀雪斐喜欢她的地方。 K6 c[W%Va  
~Z}DN*S  
  两人喝着粥笑看着对方,屋子里洋溢着一种幸福的感觉。 br')%f}m  
#ds@!u+&  
  喝完粥后,桀雪斐起身。“我们走吧!” .xe+cK  
#@<L$"L  
  “去哪儿?” YXDuhrs}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6-01-25
十七 }!@X(S!do  
}7Y @u@R  
  “去妳爹那儿。”真是迷糊,昨晚不是说好了。 7G9o%!D5  
Dp" xO<PE2  
  “可是现在去会不会太早,老爹……我是说老爷那里……” j#JE4(&  
R|O."&CAB  
  “那个老头妳就不用管他了。”桀雪斐才不管那个装病的父亲是死还是活。 /J` ZO$  
sFWH*k dP?  
  “雪斐,你这样可不对喔!老爹他也病了,我只顾着照顾自己的老爹,他怎么办?不管怎样我现在也是他的媳妇啊。” yM-3nwk  
? IHa>f:  
  “是儿媳妇。”桀雪斐更正灵以蓉,她只是他一个人的妻子。 +rA:/!b)Y  
vx&jI$t8  
  “是啦是啦!但我觉得他很可怜,你都不关心他。” x\m?*5p  
z]J pvw`p  
  灵以蓉难道看不出父亲是在装病吗?她认真的模样让桀雪斐觉得她很善良。 - #ta/*TT:  
3;h%mk KQ+  
  “他不需要关心,整个桀府那么多人关心他,我们不用理他。” 9z:P#=Q:  
Yzr|Z7r q}  
  桀雪斐用我们称呼着他和灵以蓉,这让灵以蓉甜到心里,开怀的笑了。 tyH*epa nw  
5F8sigr/h  
  “笑什么?” llf|d'5Nl  
>taC_f06  
  “我喜欢你说‘我们’,这种感觉很好。”灵以蓉紧紧的抱住桀雪斐。 YGBVGpE9  
r@_`ob RW;  
  “妳是我的妻子,我和妳不分开,所以当然是我们。” {L[n\h.4.  
H7 acT  
  “不分开?”灵以蓉抬头看着他,其实她一直担心着两人当初的协定,所以听到他说不分开,她真的好开心。 {/]Ks8`Dm  
9W ng(ef6G  
  “是啊,不分开。”桀雪斐也紧紧的抱住她。 C' C'@?]  
4C2JyP3  
  灵以蓉笑得更甜蜜,因为对桀雪斐的依赖已经日渐浓厚,她真的舍不得离开他。 hPt(7E2ke~  
xe[Cuy$P  
  “好了,我们快出门吧。” X"<t3l(+  
:i+Tf~k{  
  “好。” x7 jE Ns )  
1I^[_ /_\y  
  一到小屋,灵以蓉兴奋得立即跳下马,一看到刚走出来的老爹,立刻激动的叫着:“老爹。” Mp9wYM*  
Q1?  !,a  
  “以蓉?”灵忡顷很惊讶女儿那么早就来了。 < I[ Vv'x  
Ha{#  
  桀雪斐随后上前施礼。“您好。” JJ_77i  
6'+;5M!  
  “你是?” 5{ ?J5  
d'Cn] <  
  “女婿是桀雪斐,我想我也应该叫您一声爹。”  {*!L[)  
"N'|N.,  
  “没想到你也来了,以蓉还真会麻烦人。” M1UabqQ  
X*4iNyIs_  
  “没什么,我是担心她……”看了看灵以蓉的神色,桀雪斐没把她迷路的糗事说出来。 mI$<+S1!  
U"SH fI:  
  “呵呵……进屋来坐吧!” qwf97pg$  
By&ibN),  
  进到屋里,灵以蓉扶着父亲坐在床上,而桀雪斐坐在唯一一张椅子上。 Qp?+G~*  
G\PFh&  
  四周的墙壁上都是裂痕,整个小屋也很简陋,桀雪斐不禁用怜惜的眼神看着照顾着父亲的灵以蓉,这个丫头真的恨乖巧,他以后会好好待她的。 )%(V.?eW  
$xK*TJ(k  
  “对不起,这里实在太简陋了……”灵忡顷一脸歉然。 Z'cL"n\9R]  
0Q)m>oL.  
  “哦,没关系,不打紧的。” XnNU-UCX  
Pgo^$xn'6  
  “是啊!爹,他很粗生粗养的。”灵以蓉故意说着,然后对着桀雪斐做鬼脸。 rL3 f%L  
9LK<u$C  
  “以蓉,怎么可以这样没大没小的。” l/:23\  
, HHCgN  
  “爹,没关系,我回家会好好调教她的。”桀雪斐坏坏的说。 'pQ\BH  
iciw 54;4  
  灵忡顷自然以为桀雪斐的话是别有用意,欣慰的笑着,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根本还没有肌肤之亲。 R!2oj_  
oasEG6OI8  
  “老爹,我知道您喜欢吃鱼,我今天去捉鱼煮给您吃好吗?” /@qnEP%  
<]e0TU?bk  
  “好啊……不好!”一想到桀雪斐在这里,灵忡顷马上拒绝了女儿的提议。 "Di8MMGOY  
p;0p!~F=49  
  “爹,我倒很想看看她捉鱼的样子,您不用介意,我也想尝尝她的手艺,老是喝粥可不行。”桀雪斐本来就是个不拘礼节的人。 rU!QXg]uD  
j0`)mR}  
  “桀将军真是豪爽。”灵忡顷忍不住对他有好感,的确是个汉子。 :tf'Gw6v  
f1w_Cl  
  “不用这样称呼我,叫我雪斐就行了。” >r\q6f#J4  
Z^!% b  
  “好、好……”有这么个女婿还真不错,和凛天那老家伙说的可大不相同啊! $1 t IC_  
Q+/P>5O/  
  “老爹,今天您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为什么不多睡会儿?” fz?woVn  
P RNq8nmxC  
  “病好了,要多活动一下嘛!”生病真是不好过,装病更是不好玩,明明都说没事了,可这个乖女儿还是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Ed{sC[j=  
):nC%0V  
  “可是您才刚好嘛!” la4%Vqwgu  
(H:A|Lw  
  “以蓉,妳就不用担心了。”看着灵忡顷的气色,桀雪斐怎么瞧都不觉得他是个生病的人,就像家里那个老头一样。 {yEL$8MC  
F[F  NtZ  
  灵忡顷看了看桀雪斐,他看得出这个男人很精明,不是所有人都像他的女儿那么容易受骗。 O0bOv S  
r?pFc3 ~N  
  其实他也是装病,至于原因,现在还不可以告诉灵以蓉,当然也不能让桀雪斐知道。 vAOThj)  
KmqgP`Cu  
  “老爹,那我们现在去捉鱼,中午做给您吃。” "=$uv  
P#rS.CIh  
  “雪斐,我们走吧!”灵以蓉走向桀雪斐,拉着他的手。 :1v.Jk  
J M;WCV%NM  
  “好,那爹在家好好休息。”桀雪斐的话当然是冲着灵忡顷说的,他怀疑他是在装病。 EQ>@K-R  
FJn.V1  
  “我会的。”灵忡顷不露声色的笑着,这个女婿的目光真够凌厉的。 /-+hMYe  
JoD@e[(  
  桀雪斐随灵以蓉出去后,灵忡顷不免有些担心,要是引起他的怀疑,那可是大事不妙,虽然以蓉已经嫁入桀府,但毕竟他们的婚姻是维系在那份协定上,要是他撕毁协定,那岂不是害苦了以蓉。 "]\3t;IT  
'%YE#1*gH  
  来到湖边,灵以蓉将木桶放在一旁,把袖口卷得老高,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6-01-26
十八 <bhGpLh-E  
HN367j2e  
  “妳就是这样捉鱼的?” 5SUO`4L  
e?;c9]XO,o  
  “是啊,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 TDk[,4  
'C7R* P  
  “好啊。”桀雪斐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赤手空拳的要怎么捉鱼。 .?APDr"QQH  
U:7w8$_  
  只见灵以蓉慢慢走到水比较深的地方,弯下身子把手悄悄的放进水里,她静止不动,渐渐的看鱼靠近,然后敏捷的一把抓起一条鱼。把鱼捞出水里,虽然很滑,但灵以蓉的力气却很大,双手紧握住,马上跑到湖边把鱼扔进木桶里。 tkptm%I _  
>2K'!@ ~'  
  “妳真行啊!”桀雪斐还是第一次看人这样捉鱼。 *b{Hj'HaH  
w D6QN  
  “我不喜欢用削尖的木棍刺鱼,那样太血腥了!” qgWsf-di=  
]d|M@v~c4  
  灵以蓉像个孩子般笑着,却给了桀雪斐极大的震撼,他有着战死杀场的觉悟,死在他手下的人多不胜数,有时他都觉得生命是如此廉价的东西;但是刚才听着灵以蓉的话,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触,就像他其实不喜欢杀人,但是最后他还是得为了保卫国家去杀人,引领全军将士剿平侵占国上的敌人。  )iPU   
sG|,#XQ  
  “雪斐,你在想什么?” _Mh..#)`[  
6k1_dRu  
  “没什么。”桀雪斐温柔的看着她,他想的事怎么可以告诉她,她是那么单纯无邪,那么血腥的事不适合让她知道。 c 8|&Q  
oJ 0 #U  
  “我们一起来捉鱼吧,你不知道可以这样捉鱼吧?” g6q67m<h  
U\tujK1  
  “妳瞧不起我?” %>k$'UWzK  
[NIaWI,>  
  “呵呵,我在逗你而已。” $y+Bril5W  
$^j#z^7  
  灵以蓉拉着桀雪斐的手走进湖水里,教他该如何静静的靠近鱼儿,而且告诉他一定要挑大的鱼,因为这样比较容易抓牢。 aJ^RY5  
W 2.Ap  
  “不要出声,看我的。”桀雪斐身手敏捷的靠近水中的鱼,却一个捞空被鱼儿溜走。 f*46,` x  
2U.'5uA"L  
  “看吧!不是那么容易的。”灵以蓉得意洋洋的笑着。 &\ $~  
i# bcjH  
  “别得意,我再来。”桀雪斐表现出童真的一面,难得像个顽皮的小孩站在湖里捉鱼。 F4DJML-(  
Qv6-,6<  
  “又来了一条!” -% \LW1  
dkg| kw'  
  “不要叫,这次我一定捞得起来。”再捞不到鱼,他的面子可挂不住。 L7[f-cK2:  
Nw{Cu+AwG  
  桀雪斐的手悄悄的靠拢,一把抓住了鱼,但是因为这条鱼实在太大了,不停的挣扎,溅了他们一身的水,桀雪斐不小心手一松,还是让牠给跑了。 1Tr%lO5?6  
%=$Knc_!T^  
  灵以蓉开心的笑着,看着满身湿透的桀雪斐,拉下袖子帮他擦拭着。 1 e]D=2y  
*;xGH  
  “还是我来吧!你虽然是将军,但是这种捉鱼的方式大概不适合你。” VN (*m(b  
u! &T}i:  
  看桀雪斐默不作声,灵以蓉有些担心,难道他生气了? q |FOU  
TET=>6  
  突然桀雪斐露出贼笑,把手伸进水里,把水往灵以蓉那里泼去。 ;6D3>Lm  
Y]KHCY  
  “喂!你干什么?”灵以蓉用手挡着。 )[J!{$&y  
|;xEK nF  
  “哈哈……”桀雪斐只是突然想和灵以蓉戏水。 7gN;9pc$  
97\K] Tr  
  “讨厌啦你!”被泼得一身湿的灵以蓉抗议着,反正也湿了,她也顽皮起来一起泼着水。 dWiNe!oY2  
qQ^CSn98J  
  一时,只听见两人开心的笑声。 !ITM:%  
beikzuC  
  上岸后,灵以蓉甩了甩湿透的头发,别有一番风情。 OAs>F"  
;}f {o^]'  
  “以蓉。”桀雪斐走上前抱住她。 /~WBqcl  
#W/Ch"Kv  
  灵以蓉静静的靠在他的肩上听他说话。“雪斐,你想说什么?” 'L7u`  
N$t<&5 +  
  “我想,一辈子都这样抱着妳。” *fj]L?,  
,g0t&jITo  
  灵以蓉笑得好甜,每每被桀雪斐这样抱在怀里,都让她眷恋得想多待一会儿。 xz.M'az\  
Rmn{Vui9\  
  “怎么不说话?”桀雪斐还是头一次说这么肉麻的话。 1t^9.!$@y  
z8{-I@+`  
  “呵呵……”灵以蓉笑而不答,存心急死他。 xJ. kd Tr  
M | "'`zc  
  “不答是不是?”桀雪斐狡诈的笑着,突然一把抱起她。“再不说就把妳扔进湖里!” s>L.V2!$0  
Q{950$ )L  
  “不要嘛!”灵以蓉紧张的搂住桀雪斐。 "zd_eC5  
1@KiP`DA  
  “傻瓜,吓妳的。” 8/dMvAB1So  
*qO) MpG{  
  “我也是装装样子的,哈哈。”灵以蓉俏皮的说着。 .UL 2(0  
5>f"  
  “知道妳机伶。” >t cEx(  
X|hYZR  
  “我想一辈子黏住你。”灵以蓉看着桀雪斐,给他肯定的答案。 O pu*i  
QZvQ8  
  桀雪斐把她放下来,两人手牵着手走到湖边坐下来,灵以蓉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脚踢着水,任由水花溅在身旁的桀雪斐身上,而桀雪斐只是闭上眼随她调皮捣蛋。 a8T9=KY^  
$jh$nMx)!  
  “妳这个小丫头!”桀雪斐湿着脸看她,猛然伸出手拉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听着我的心跳,我从来不曾这么喜欢一个女人,妳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QYo04`Rl  
#w|v.35%?  
  “我听到了,我也最爱你。”灵以蓉抬头看着他,笑得十分开怀。 &mtt,]6C_  
cy@R i#  
  她的笑容好像有感染别人情绪的能力,桀雪斐也笑得开心,他囚禁了自己好久,从那个抛弃他的女人无情的离开以后,他就再也不相信女人、再也不曾如此开怀的笑过,虽然和灵以蓉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短,但他确信他真的喜欢上她了。 bj@sci(1?  
XcT!4xG0  
  “那要爱一辈子喔。”不管自己是否已经爱上她,他霸道的要她爱他一辈子,因为他不允许再被背叛。 n[e C  
]wDqdD y7S  
  “好。”灵以蓉不敢提起协定的事,因为她害怕。就算现在有桀雪斐的承诺,但她知道哪天他不再需要她了,她还是要乖乖的走人,因为她不想做令他讨厌的事。 L&s~j/ pR  
zqt<[=O  
  灵以蓉想着想着有点想哭,但是她忍着,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哭了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她要坚强、要振作。 ]\K?%z  
JdI*@b2k[  
  “我们还捉不捉鱼?”桀雪斐笑着问。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6-01-27
十九 qI*1+R}  
{NgY8w QB  
  “一条就够了吧!”灵以蓉笑看着他,她不想再杀生了,刚才那条挺大的,三个人应该够吃了吧? {eN{Zh5"  
N<"6=z@w+  
  “那还需要别的菜吗?我陪妳去街上买吧!” vJAAAS  
QD;f~fZ  
  灵以蓉马上摇头。“不要了。” OQL09u  
m!#)JFe67  
  “为什么啊?” ^`jZKh8)h  
EOBs}M;  
  “那个……”灵以蓉吞吞吐吐。 ib(>vp$V  
^nHB1"OCV  
  “又有事瞒着我?”  Y8)E]D  
May&@x/oMS  
  “才没有!我哪里有那么多事瞒你啊,我的脑袋里可藏不住那么多事。” gw_|C|!P  
K*_-5e  
  “那倒是。”灵以蓉的确是很单纯的女子,要她说谎根本是作梦,不是她不会,而是她根本就办不到。 $bk>kbl P  
[M4xZHd#o  
  “其实……是因为你。”灵以蓉迟疑的说出。 ei@3,{~5  
Tw x{' S  
  “因为我?”桀雪斐觉得很奇怪,又干他什么事了? %*jGim~s  
")ED)&e  
  “你知道吗,全城的人一谈到你,他们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6.'$EtH  
hJ[UB  
  “我有那么厉害吗?”被灵以蓉说得那么夸张,桀雪斐心里有点不太舒服。 .S_QQM}Q  
jNc<~{/  
  “全城的人都说你是很血腥的人,说你如何如何可怕,昨天你送我去街上,我还没买东西,他们就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还说你的坏话。” /DO'IHC.o  
!8$RBD %  
  “那妳怎么说?” ~E*d G  
<LA^%2jT  
  “我就和他们说你是好人啊。” C5n?0I9  
.ECHxDp  
  “哈哈……妳这丫头真有趣!”桀雪斐大笑。 WC-_+9)2&  
yJD >ny  
  灵以蓉继续说:“他们不信,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跟他们解释清楚,不过你要原谅我喔!” \ 4gXY$`@  
Q!$IQJ]|Y  
  “原谅妳什么?” }1>atgq]w  
jo0Pd_W8&  
  “我说我是你的妻子啊!”灵以蓉像做错事般把头低下,因为她始终觉得自己很卑微,没资格坐在少夫人的位置上。 }vD;DSz:  
sVoR?peQ  
  桀雪斐抬起她的头,“傻瓜,妳本来就是我的妻子啊!”他没想到灵以蓉担心的是这个。 @+t (xCv  
1M/$< kQ-N  
  “真的?我可以那样说?”灵以蓉稚气的问。 QE*%HR'  
FSe5k5  
  “妳每次都要再确定一次才肯相信我的话?” :^5>wDu{  
X= SG  
  “嗯。”灵以蓉任性的点头。 K1<k+t/V  
[@x  
  “那好!妳就是桀雪斐的妻子,知道了吗?” g~eJ YS,  
^tQPJ  
  “知道了。”有了桀雪斐的肯定,灵以蓉撒娇的搂着他。 lO%MyP  
!l sy&6  
  “真是傻丫头!” B:R7[G;1  
bc0)'a\  
  “我们回去吧!老爹还等着我们。” wB1-|= K1  
_x,-d|9b d  
  一进屋,灵以蓉跟父亲打了声招呼,就拉着桀雪斐进厨房。 DO1N`7@o  
)kY _"= d  
  “我要开始了。”灵以蓉捞出鱼,熟练的杀起鱼来,刮鱼鳞的手法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桀雪斐看得目瞪口呆。 yZ(Nv $[5  
<cfH '~  
  “好了,完成。”一眨眼的工夫,灵以蓉就准备就绪了,桀雪斐这个大将军根本派不上用处。 U37?P7i's  
~ ew**@N  
  “你先出去吧,马上就有得吃了。” =&b$W/l)0  
 nIDsCu=A  
  “不要,我要看着妳做!” pfQZ|*>lkb  
5a|m}2IX  
  “想偷师?” y* Q-4_%,  
;U3Vows  
  “臭美!” afq +;Sh  
v+o3r]Y6  
  “那快出去吧!省得弄得一身油烟味,马上就好了。”灵以蓉眨着大眼睛。 1RHH<c%2n  
iqP0=(^m  
  “那我出去,妳要快点喔!”桀雪斐这才离开厨房。 4yy yXj  
v>l?d27R  
  当桀雪斐走进里屋,看见灵忡顷正在摆桌子,随即走上前。“我来帮您。” qILr+zH  
bN)?szh&Y  
  “谢谢,让你陪以蓉来还要你帮忙,真是不好意思。” I+SL0  
czzV2P/t}  
  “没什么,是我自己想陪她来的,打扰您了。” o2L/8q.  
a Sj$62G"  
  “哪里哪里,进门都是客嘛!” rRMC< .=  
4):\,>%pK  
  “爹看起来好像身体很硬朗,当初是得什么病,怎么那么严重,让以蓉每天都担心着您。” \"5\hX~dS  
i22R3&C  
  灵忡顷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回答:“其实没什么大病,是以蓉爱瞎操心。” Y*4\K%e(  
Hd4&"oeY  
  “是吗?可是……” R\6#J0&Y-  
!k Hpw2  
  “其实是老毛病了,只要喝几帖药就行了,只是那段时间连买药的钱都没有,实在……”灵忡顷叹气,装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博取桀雪斐的同情,其实他刚才是故意打断桀雪斐的话,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 yG{'hx6H  
,\xeNUZd  
  “如果没钱,的确小毛病也不是开玩笑的。”看他不像在说谎,大概真的是以蓉太紧张吧。 !ku5P+y$  
BRhAL1  
  “菜来了。”灵以蓉端着菜,笑嘻嘻的走进里屋。 -NGY+1  
ROw9l!YF  
  “好香啊!我的宝贝女儿的手艺还是没退步。” $k5mI1~  
O4H %x  
  “那当然。”灵以蓉把菜放在桌子上,“不过今天委屈你们了,才一道菜而已。” C QO gR GW  
LU "e9  
  “没关系。”灵忡顷和桀雪斐异口同声道。 ^ ]Mlkd:  
&Uqm3z?v  
  “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ALyWGuX  
G[V?# 7.  
  “好。”灵忡顷先夹一口。 V0p@wG3  
1KxtHLLU  
  桀雪斐也尝了一口,“没想到妳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nM Huv  
kl[bDb1p  
  “娘不在以后,老爹的胃可是我看着的。”灵以蓉不免骄傲的说着,娘亲自从十五岁时离开他们以后,她就自己学做事了,每次做菜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起娘亲,因为她的一手好手艺都是传自于她的好娘亲。之所以会那么担心父亲,也是因为娘亲就是得了重病才离开他们的,现在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能再失去他了。 cd}TDd(H%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