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79阅读
  • 39回复

[资料]暗算将军/由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6-01-28
二十 Ch]d\GM  
0si1:+t-[+  
  “妳娘?”桀雪斐其实对灵以蓉的事所知甚少。 loIb}8  
X$5  
  “以蓉她娘三年前生了场重病,就这样走了。”灵忡顷一提到深爱的妻子就感到一阵心痛,不自觉的长叹一声。 t.8r~2(?  
o6vnl  
  “老爹!”灵以蓉不想父亲再想起伤心事。 vS\2zwb}  
srf}+>u&  
  “呵呵……我没事,没事!” ??"_o3  
?z1v_Jh  
  这情景让桀雪斐又想起那个女人,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羡慕着灵以蓉有这样的母亲,就算离开了他们,他们还是依旧那么牵挂她,爱戴着她。 4Et(3[P71  
*|=D 0  
  “菜都凉了,快吃吧!好女婿,你可要多吃点。” c6[m'cy  
`&A`&-nc=  
  “是,岳父大人。” =CFjG)L  
-Hm"Dx  
  “大人?呵呵……不敢当啊!” s#5#WNzP  
?xwi2<zz  
  三人在欢声笑语中度过了短暂的几个时辰,灵以蓉见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嘱咐父亲要早点休息,她明天还会来照顾他。 cWnEp';.  
v3[ZPc;;  
  “以蓉就拜托你了,雪斐。”灵忡顷今天第一次开口叫桀雪斐的名字。 }qGd*k0F0  
?pQ0* O0  
  “我知道。”桀雪斐简短的回答,眼神却非常有自信。 `}ZtK574  
5l,Lp'k  
  “老爹再见。”灵以蓉坐在马背上抱住桀雪斐,做最后的道别,每次离开老爹,她都有万般的不舍。 Z>/ *q2  
bO('y@)X  
  桀雪斐快马加鞭的往城门赶去,已经两天都待在外面,如果只是他自己倒无所谓,但他不想让父亲和娘误会以蓉。  '"hSX=  
-) +B!"1  
  一进城门,进入熙熙攘攘的街道,桀雪斐渐渐放慢马儿的速度。 &tiJ=;R1  
Da)_OJYE  
  “你是怕撞到他们吧?” rodqa  
#\K"FE0PGz  
  “就妳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难道灵以蓉都猜得到吗?桀雪斐浅笑着。 ao|n<*}  
M[Nv>  
  快到桀府的时候,桀雪斐拉紧缰绳,让马儿停下,自己先一跃而下,然后牵住灵以蓉的手把她抱下马。 3 4&xh1=3  
P|C5k5  
  “二少爷,您回来了,老爷和夫人在大厅等着。”管家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cL~YQJYp  
gFT lP  
  “走吧,以蓉。”桀雪斐带着灵以蓉走了进去。 @2 *Q*  
6]kBG?m0  
  “爹、娘。”桀雪斐拉着灵以蓉的手就这样走进大厅。 ;gD\JA  
C H 29kQ  
  “你们回来了。我们等得好辛苦啊!”桀凛天一看到此番情景还不乐翻了,看来这个不肖子的心已经被灵以蓉收服了。 TjYHoL5  
WKlyOK=}  
  “都怪我不好,硬是要拉雪斐去。”灵以蓉歉然的开口。 C49\'1\6  
A@)Q-V8*9s  
  “关妳什么事,是我自己想去的。” qpYgTn8l7  
zdrP56rzZ  
  “没关系,快坐下来,春棋快上菜。”桀夫人赶忙吩咐下去。 D!,5j_,j%  
B+Qf? 1f  
  两人坐了下来,灵以蓉却被两位长辈奇怪的眼神看得很不自在。 0q"4\#4l  
)v_Wn[Y.H  
  “你们看够没有啊,这是在吃饭还是在吃人啊。”桀雪斐有些不悦。 (1D1;J4g  
hE(R[hc  
  “哈哈,儿子吃醋啦!”桀凛天取笑儿子。 ;9z|rWsF  
gaz7u8$A=  
  桀雪斐又翻了父亲一个大白眼,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这对父子像是上辈子有仇似的。 <CuUwv 'A  
}BC%(ZH6  
  “雪斐。”灵以蓉小声的叫他,因为她实在看不得他对自己的父亲这样无礼。 x,mt}>  
$3"hOEN@5`  
  “现在有媳妇帮我治你了!哈哈……”桀凛天老大不正经的笑着,一点都没有做长辈的样子。 `\VtTS  
T9$~tv,5F  
  “好了,老爷,你这样笑会吓到以蓉的。”桀夫人提醒着。 ]8%E'd  
<6-73LsHcP  
  “娘,一家人应该这样才好啊!”灵以蓉简单的一席话,却让这三人同时看向她。“我说错什么吗?” %pjY^tM/  
G.O;[(3ab  
  “当然没有,以蓉说得对。”桀凛天笑着说。 >k\p%{P  
u= dj3q  
  “我真的没说错?”灵以蓉转过头看着桀雪斐,希望得到他的肯定。 {9;-5@b  
,)U%6=o#}  
  桀雪斐捏了捏她尖俏的小鼻子,“当然没错。” ?`Mk$Y%my  
r/':^Ex  
  灵以蓉莫名的感动,在公公和婆婆的面前就这样投入桀雪斐的怀抱。 /EQ^-4yr  
Hsov0  
  “现在年轻人还真……”桀凛天不由得感叹,却被桀雪斐恶狠狠的目光制止,没再说下去。“这是造了什么孽,真是不肖子啊!”他故意哭闹着。 {Z!t:'x8  
.!2 u#A  
  “老爹,从今以后,您有以蓉孝顺您,不肖子就别理他,咱们不要他了。”灵以蓉说着说着故意瞟了桀雪斐一眼,谁让他不孝的。 |yj0Rv  
"~Kph0-  
  “以蓉真是个好姑娘。”桀夫人感到很欣慰,儿子找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女子。 LZ(K{+U/  
jQfnc:'  
  “我知道娘也很好,老爹一定也很喜欢娘吧?” {?cF2K#  
*u[@C  
  灵以蓉的话让其他三人同时愣了下,如果有人敢在桀雪斐面前说这种话,那个人肯定要遭殃了。 !bX   
`0 W+(9}  
  但是桀雪斐的脸色却出奇的平静,只要是灵以蓉说的话他都不会生气,对于那个为了钱财逃家的女人,他已经不在意了。 ogdgLTi  
)s ?Hkn  
  “怎么了?今天娘和老爹的表情还真丰富。” h0-CTPQ7A  
)kE1g&  
  “是啊,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怪怪的。”桀雪斐故意说着。 HQc^ybX5  
GOX2'N\h^  
  “臭小子,就知道诋毁我们。”桀凛天不悦的抗议。 b5l;bXp]  
]J.|XRp/  
  “呵呵,老爹真可爱。” G4J)o?:m@  
fD2 )/5j1  
  灵以蓉没头没脑的话总会让旁人听了想笑,春棋和一群丫头都努力的忍住笑。 \W"p<oo|H  
#?7g_  
  “我还是头一次被人夸可爱。”桀凛天呵呵笑。 FA}y"I'W  
C(2kx4n  
  “我是不是不该这么说?” VUZeC,FfO  
:}-izd)/j  
  “不,老了还被夸可爱,是种幸福。” m |Sf'5fK  
A[m<xtm5K  
  “老爹是很可爱嘛……娘也很可爱。” ijKQ`}JA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6-01-29
二十一 ^AUQsRA7PZ  
ZPY84)A_}  
  “哈哈,以蓉真是嘴甜。”三人笑成一团,却把桀雪斐晾在一边,差点气死他了。 .q$/#hN:e  
c<qJs-C4;  
  “雪斐。”灵以蓉突然看着他,“你最最最……可爱了,哈哈!” RjX#pb  
{{_,YO^w  
  灵以蓉大笑着,桀雪斐也跟着无奈的笑,真是个傻丫头。 rhvsd2 zi  
!b+Kasss9  
  “看到你们那么恩爱,我就放心了。”桀凛天认真的说着。 89)rss  
rB:W\5~7  
  “少来了。”桀雪斐不以为然。 5 !G}*u.  
fgP_NYfOj  
  “臭小子,人家难得认真一回。”桀凛天的脸色差到极点。  `' 5(4j  
n=n!Hn  
  “不用生气,您老人家身体重要,哈哈!”桀雪斐突然捉弄起父亲,谁教他装病骗他,绝不能轻易原谅。 g&H6~ +\  
]n0kO&  
  “死小子,哪天让以蓉好好收拾你。”桀凛天像个孩子般和桀雪斐斗气,心想有了灵以蓉就是最有力的法宝。 c-!rJHL`  
Z16G  
  “娘,这两天我都回家照顾我爹,没顾及到你们的感受,真是对不起。我想在我老爹身体还没完全复元前,我会经常这样,请你们原谅我。”灵以蓉非常内疚。 .HF+JHIUu  
wP- pFc  
  桀夫人刚想说什么就被桀凛天打断,“没关系,妳去照顾妳爹,老爹不介意,妳婆婆也不会有意见。等妳爹好点了,再照顾我们两个老的。” W)ihk\E  
ifl`QZp_  
  “谢谢爹、谢谢娘。”灵以蓉开心的笑了,至少心理上她觉得舒服了点。 I?LJXo\O  
e`zx#v  
  “要不要把妳爹接来家里住?”桀雪斐突然插话。免得每天跑来跑去的,累着她,他可是会心疼的。 8+K=3=05#U  
@zo}#.g  
  “真的吗?”灵以蓉激动不已,但一想起那份协定,她又退缩了;如果将来她被扫地出门,那岂不是给爹难堪。 4g<F."  
n[DQ5l  
  “这是什么表情啊!”看着灵以蓉变化多端的表情,桀雪斐觉得奇怪。 /tIR}qK  
R}~p1=D  
  “没什么,这样不太好,爹和娘……” 9iMQq40  
- 0t  
  灵以蓉想拿公公婆婆当借口,没想到他们两位老人家,却在一旁猛点头。不会吧,他们也太热情了! = mn jIp  
P\ yt!S2  
  “就这样了,明天我把妳爹接来,这样我爹娘也可以多个伴。” `I$qMw,@  
,5\:\e0H  
  “那好吧!”知道拗不过桀雪斐,灵以蓉索性也不争辩了,如果真的有一天会被扫地出门,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syh0E= If_  
gb:Cc,F,%  
  吃完饭后,两人依旧感情好的手牵手一起回房。 P's<M  
]CC= \ <  
  一进屋,灵以蓉就拉住桀雪斐的手,“今天换我睡长椅吧!” jZv8X 5i  
*7*g! km  
  “今天我们一起睡。” 0jq&i#yNB  
tb=L+WAIw  
  “真的?”灵以蓉兴奋的看着他。 t3s}U@(C  
;q^YDZ'  
  “难道妳不怕我说这话有别的意思?” z`2d(KE?  
5(|ud)v  
  “没关系。”灵以蓉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担心过那种事,虽然想起来还是会让她紧张害怕,但是她早就对自己说过,桀雪斐是恩人,所以无论他对她做什么,她都会欣然接受。 SYwNx">Bq  
<am7t[G."  
  “傻丫头,别乱想,我才不想要妳。” iy"K g]  
PsnU5f)`  
  “呵呵!”灵以蓉傻笑着。 Hv\*F51p=  
#O+]ydvT  
  “笑得那么开心干嘛?” w"iZn  
MA# !<b('  
  “没什么,因为我的身体没硬邦邦,所以我知道你刚才那番话不是认真的。” 3y B6]U  
F)ld@Ydk=  
  “是吗?那要不要我多用心点说啊!” L)Ar{*xC  
i=H>D  
  “你好坏,讨厌。” B%:9P  
z<vO#  
  别过头,灵以蓉转身朝床走去,桀雪斐却从后面抱起她,跳上床拉下帘子。 `CEj 4  
d J%Rk#?;A  
  只听见灵以蓉和桀雪斐的笑声充满整个房间,两人还拿着枕头互打,像是一对孩子。 'tu@`7*  
o%WjJ~!zL  
  “以蓉。”打累的两人躺在床上,桀雪斐搂着灵蓉问着:“我们明天去打猎吧!” t.E4Tqzc>  
@ 2!C^}d3F  
  最近朝廷一切顺顺利利,没有任何战乱,趁着这段时间,桀雪斐想和灵以蓉多建立一些感情基础。 JYwyR++uo  
,{?q^"  
  他现在不是不想要她,只是他喜欢这种单纯的关系,以往他对女人只是一种需要,但是对待灵以蓉他不想这样,而且和她在一起很舒服、很自在,他暂时不想改变。 {J~(#i k   
9W*.lf  
  “打猎?可是我不会啊。” GR,J0LT   
_N98vf0o  
  “今天妳教我捉鱼,明天我教妳打猎,这样不好吗?我们明天先去接妳爹来,午后再去打猎。” D9~}5  
Q:mZ" i5  
  “好,不过我爹来住,是不是会添麻烦?” H)E^!eo  
b$Ln} <  
  “没关系,反正家里的丫鬟太闲,正好让她们有事做。” Rn-G @}f  
W`rMtzL5  
  灵以蓉笑了,原来桀雪斐也会开玩笑。 -W c~B3E|  
gsPl _  
  “那好,明天我们去打猎,不过我笨手笨脚的,妨碍了你我不管喔。” l-Nly>~  
QI}E4-s8  
  “早知道妳有多笨了。” iv&v8;B  
wJ+Aw  
  “哼,不知道今天谁连一条鱼都捉不到啊?” H1EDMhn/  
;gg\;i}^  
  “妳还真是不服输。”桀雪斐一个转身往灵以蓉的腰间搔痒。 l^MzN  
Kf tgOG f  
  “哈哈……这是特权,过期作废。”灵以蓉笑着大叫。 %UUH"  
)SryDRT  
  “好个过期作废,什么时候过期啊?” ~Tbj=f  
niB `2 J  
  “等你不要我的时候。”灵以蓉有点忧伤,而她的话让桀雪斐停下动作。 U9b?i$  
RKPO#qju\F  
  “我不会不要妳的。”桀雪斐搂紧她的腰,不想让再胡思乱想。 P.gb 1$7<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6-01-30
二十二 #@Jq~$N|  
 f.)O2=  
  “可是我好怕,我一直在忍,但是我掩饰不了,我忘不了那份协定,我知道等老爹病好了,你就不会要我了。”灵以蓉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却引来桀雪斐一阵大笑,那份协定老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 3^yK!-Wp(  
;aVZ"~a+\  
  “忘记那份协定,我们把它撕了吧,原来刚才妳一直在担心这个。”不管怎样,桀雪斐不想让她担心。 ;!Fn1|)  
wC'Szni  
  如果她真的为财而来,他以后大可以光明正大的休了她,但是他现在很需要她,所以那份协定已经不重要了,他要撕毁它,让她放心。 #O&8A  
A@u@ift  
  “我真的好担心,我知道你不想我缠着你,但是我爱上你了,我好怕离开你。”灵以蓉抱着桀雪斐的颈子,紧张的说着。 T u'{&  
K)P%;X  
  桀雪斐自然听得欢喜,但是她只穿着单薄的里衣和他贴得那么近,是在考验他吗? |[y6Ua0  
6H|S;K+  
  桀雪斐努力的保持理智,缓缓的拉下灵以蓉不肯松开的手。“妳这样会勒死我的……” ;wD)hNLAvR  
\j.:3X r  
  灵以蓉急忙松开手。“对不起。” Q=:|R3U/  
J-4:H gx  
  “傻瓜,这些话妳早该跟我说。” -%dCw6aX+  
bu"!jHPB  
  “我害怕嘛!我答应你,就算以后你不要我的话,我也不会缠着你的。” sT' 5%4  
:a)u&g@G  
  灵以蓉希望桀雪斐放心,也请他相信自己,但这句话却让桀雪斐很恼火,为什么他会不要她?为什么她要乖乖的走开? -D$8  
6i~WcAs  
  “不许再说这种傻话。” d;}nh2*  
"!%l/_p?  
  灵以蓉感动得快哭了,不自觉地更加紧紧的抱住桀雪斐,可这样一来,桀雪斐的自制力又快崩溃了。 4Ic*9t3  
ByNn  
  “对了!”灵以蓉突然又放开桀雪斐,“明天去打猎岂不是要杀生?” )ea>%  
"Nbq#w\  
  “打猎难不成是放生?” }"%?et(  
x vl#w  
  “我们可不可以不要杀牠们?”灵以蓉不想看可怜的小动物被活生生杀死。 aPfO$b:  
J0\Fhe0'  
  “猎到的猎物当然是带回来煮上桌啊!”桀雪斐故意说着残忍的话,想瞧瞧灵以蓉的反应。 JG!mc7  
)72+\C[*~r  
  “那我不要去了,乖乖待在家里好不好?” F2dHH^  
<fjX[l<Uz  
  “不行。”灵以蓉嘟起嘴,抗议着。 _AYK435>N  
'&R2U_  
  “都答应我了,还要反悔?” "f2$w  
Rz:]\jcIT/  
  “那好吧!不过我们不可以杀幼小的动物。” oUr66a/[U  
nFe<w  
  “知道了。” J#(LlCs?@c  
aCj&O:]=  
  “那好,睡吧!很晚了。”灵以蓉谈好条件,搂着桀雪斐闭上眼睡了。 pRpBhm;iJ  
gPO}d  
  总算让桀雪斐松了一口气,她如若再一步步逼近,他真的会受不了诱惑的。 f~R(D0@  
yx[/|nZDC4  
  他侧过头看着灵以蓉,忍不住笑了,看着她熟睡的小脸,真的是挺诱人的。 \*?~Yj #  
O0v}43J [  
  黑夜过去又是一天的开始,桀雪斐起得比灵以蓉早,前几天都是她为他拿来早膳,这次要换他给她一个惊喜。 _TZRVa_  
4+8@`f>s  
  闻到一股香味,睡梦中的灵以蓉不自觉的醒来。 O^ yG?b  
gM:".Ee  
  “好香啊!”灵以蓉起身循着香味走到了桌边,“是谁拿来的?难道是雪斐?” x%B/  
ww1[rCh\+  
  灵以蓉自言自语,不管那么多了,她把粥拿过来喝了一口。“哇!真的好美味,一点都不比我的粥差,难道是他做的?怎么可能。” (tW`=]z-<  
C0Z=~Q%  
  “为什么不可能是我做的?”桀雪斐突然出声吓唬灵以蓉。 >9J:Uo1z  
mX|ojZ  
  “干嘛老是吓我啊?还喜欢偷听人家讲话。”灵以蓉差点没呛到。 \l3h0R  
#.[k=dj   
  “谁教妳瞧不起我?” E4xa[iZ  
 8dyg1F  
  “真的是你做的?” 2GStN74Xr  
5E_YEBO/  
  桀雪斐没有回答,得意的笑着,只见灵以蓉用狐疑的眼神看着他,让桀雪斐忍不住想大笑。 Vs{|xG7W D  
w:l V"]1  
  “行了,别这样看着我,这是娘亲手做的。” W'u>#  
]L}dzA?:  
  “娘?”灵以蓉惊讶极了,她怎么好意思让婆婆为她做早膳。 LvYB7<zk>  
OJy#w{4  
  “是我把娘叫起来给妳做的。” Alw3\_X  
5( HG|  
  “以后不许了!” < F+l  
,f;}|d:r  
  “是,以后不许了。”桀雪斐知道灵以蓉孝顺,应和着她。 PQ$%H>{  
\%N!5>cZ{  
  “今天你怎么那么早就醒了?” Opc ZU{4 b  
?8Z0Gqt74  
  被灵以蓉这么一问,桀雪斐还真是有苦难言,昨夜一晚他都没睡好过,满脑子想着她,还要拼命压制自己的冲动,好不容易才熬到天亮。 |\IN.W[EL  
|G,tlchprs  
  “我睡不着。” -$jEfi4I  
(ehK?6[  
  “是我吵到你了、踢到你了?还是……”灵以蓉开始猜想。 S=<}:#;u0  
36%nB*  
  “不是,别乱想。吃完早膳,咱们去接妳爹。”桀雪斐可不想再谈这个问题,他现在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种事,他要暂时做吃素的和尚。 OK6] e3UO  
'0uh D.|G  
  “这粥好吃吧?娘可是难得下厨的。” a{J,~2>  
pT1[<X!<s  
  “嗯……味道很好!不过以后我来做。” GbA.UM ~  
!\#_Jw%y  
  “其实春棋的手艺也不错,妳不用那么劳累。” 3 M10fI?  
uV hCxUMQ  
  “但我希望亲手做给你吃啊,我的味道和别人做的不一样。” "ZHtR/;  
C#=bW'C  
  灵以蓉的味道当然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桀雪斐有点好笑的想着。 $7Mtt.d6  
X0+fsf<H}  
  吃完早膳,灵以蓉梳洗了一下便和桀雪斐带上家仆匆匆的出门。 cQZ652F9  
M_D6i%b^  
  “老爹!”灵以蓉灵巧的跳下马,还没进屋就兴奋的叫着。 _NdLcpBT?  
dTD5(}+J  
  怎么一天比一天早?屋里的灵忡顷没病也要给女儿吓出病了。“以蓉,怎么那么早啊?” I Ru$oF}  
12r` )  
  “我来接你一起到桀府去住啊!”灵以蓉走进屋,开心的拉着父亲。 @]3*B %t  
Rc7.M"wzjX  
  “什么?”灵忡顷惊讶不已,不会吧?“去哪住?” /lUk5g^j  
Cs;<'[_?YO  
  刚走进屋的桀雪斐接过灵以蓉的话,“是我提议让爹搬到桀府去的,毕竟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以蓉很不放心。” r?XDvU  
4] M =q{  
  “是啊!公公婆婆他们也都很欢迎你去。” /TG| B Eb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6-01-31
二十三 :m)?+  
I2Rp=L:z5  
  “呵呵……”灵忡顷尴尬的笑着,他真是要被桀凛天那老头给气死,竟然答应这两个孩子无理的要求。 bm?TMhC  
rJwJ5U  
  “收拾一下吧,老爹。这样以后我可以照顾你,也可以顾及到公公婆婆他们。”灵以蓉真心的说着。 LPF?\mf ^4  
dZ Z/(oE>  
  灵忡顷知道拗不过女儿,只好收拾了一下东西,坐上桀府家仆驾的马车,无奈的跟随他们回桀府。 |.5d^z  
/<~IKVz\&  
  到了桀府,时间将近中午,灵忡顷一下马车,表情就难为起来。 lf 3W:0 K  
*"wsMO  
  “哎呀!是灵老爷子呀。”桀凛天一看到灵忡顷就装出一副热络的样子。 q4{ 6@q  
u7K0m! jW  
  “呵呵……是桀老爷吧!”灵忡顷几乎想掐死自己,竟然要称呼桀凛天“老爷”,真是委屈到极点。算了,为了女儿的婚姻美满他忍了。 :%R3( &  
mAz':R[  
  “快进来坐吧!”桀凛天得意的笑着,商场上老是输他,这次总算让他风光一回。 {{j?3O//  
k/Z}nz   
  笑死你吧,死老桀!灵忡顷的面色很难看。 4Y[tx]<  
46Vx)xX  
  “我们别进去了。”拉住正想走进府的灵以蓉,桀雪斐轻声的说着。“有下人帮妳爹,我们去打猎,走吧!” 30bScW<08  
eX;C.[&7;8  
  马夫从马车上取下打猎的工具给桀雪斐,桀雪斐把灵以蓉抱上马,并把弓箭给她,让她背上,然后跳上马,两人朝城郊奔去。 vau0Jn%=ck  
%iMRJ}8(7  
  “野外的空气果然很好!”灵以蓉一看到自然的风光就觉得很舒服,她自小在关外长大,虽然那里的气候条件不如江南,但她还是很怀念在关外生活的时光。 :.u[^_   
] A.:8;  
  “是啊!多出来走走,打猎绝对是种好方式。”桀雪斐把马绑在树林外的一棵树上,牵着灵以蓉的手往树林里走去。 v uP.V#  
t>]wWYy  
  树林深处的中间有片绿地,吸引了灵以蓉,站在其中可以感受到阳光的照射,再加上四周的树木林荫,感觉真的像回到关外一样。 '8O(J7J  
JYQ.Y!X1O  
  “在这里真舒服。” }M9R5!=q  
rkp 1tv  
  “看不出来妳还是个野孩子。” a,B2;4"  
.Pp;%  
  “呵呵……我还真是个野孩子。”灵以蓉俏皮的回答,从小在关外长大,想不野也没办法,老爹总说她有一张江南姑娘的脸蛋,脾气却像关外的女子。 buIy+  
x~7_`=}rO  
  “嘘,听见没有?”反应灵敏的桀雪斐对于树林中的细微声音非常敏感。 Dy>U=(S  
#3:;&@#  
  “听到了。”灵以蓉小声的说着,她听到树丛中某种动物正在穿梭的声音,但是那声音很不一样。 (qE*z  
)^&,[Q=i  
  桀雪斐凭借耳力确定动物所在位置,搭上弓箭准备射击,却被灵以蓉突然伸出手阻止。 `jR= X  
xUYUOyV  
  “不要!” w < p  
{z?e<  
  因为灵以蓉的突然阻止,桀雪斐一不小心把箭射偏了。 kUAjQ>  
/N+*=LIK I  
  “怎么了?”桀雪斐一头雾水,她该不是起了怜悯之心吧? hA6!F#1  
LBT{I)-K  
  灵以蓉没有回答,径自走向桀雪斐刚才准备射击的地方。 "ZF:}y  
*A.E?9pL\  
  “以蓉,妳想干什么?”桀雪斐跑上前拉住她,在还没确定那是什么动物之前,这样过去太危险了。 5$0@f`sj  
=FQ]eb*  
  “没事的。”灵以蓉自信的说着,她拉着桀雪斐的手一起走过去。 &NiDv   
pfsRV]  
  桀雪斐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1c_qNI;:p  
sr,8zKM)  
  “哈哈……我猜的没错。”灵以蓉走到树丛中跳进去,然后大笑起来;桀雪斐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你看你看,牠受伤了!”灵以蓉大叫着,蹲下去把一只小兔子抱起来。牠似乎受到惊吓,没有反抗,安静的被灵以蓉抱在怀里,眼神中流露着感激。 *+TIF"|1  
6-C9[[g<  
  “呵呵……这下倒好,打猎真的变成救生了。”看来今天别打猎了,桀雪斐喃喃抱怨,但看到灵以蓉无限满足的神情,也没办法多说什么。 44_7gOZ  
[|<2BQX  
  “还好刚才你没有射中牠,不然牠就没命了,我们快回去吧。” cd,)GF  
R /J@XP  
  桀雪斐无奈,只好由着她了。 Ig*68M<  
%:rct  
  正当他们要走的时候,桀雪斐却感觉到身后有股异样的感觉,“以蓉!”桀雪斐敏捷的抱过灵以蓉往旁边躲,一枝箭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 t.'|[pOV  
Sb@:ercC,  
  “怎么回事,刚才那是箭吗?”灵以蓉难以置信会有人向他们射箭。 nl v8HC  
y U"pU>fV@  
  桀雪斐也怀疑是谁那么大胆敢向他们射箭?那枝箭让他觉得眼熟,好像就是刚才他射偏的那枝箭,突然听到后面有人穿梭的声音,桀雪斐一个转身。“谁?”他难以控制愤怒的情绪,因为那枝箭差点伤害到灵以蓉。 >^mNIfdE^=  
<HReh>)[  
  这时,一个人从林中走出来。 P3[!-sv  
TRB)cJZ?  
  “子雅!”桀雪斐没想到来者竟然是他,愣了一下。  ;'^5$q  
UkO L7M  
  “大哥,怎么会是你?”子雅也很惊讶,缓缓走了过去,手里拎着一只兔子。 >Ln/)j  
wHGiN9A+  
  “你刚才为什么要往这里射箭?”桀雪斐板着脸孔问道。 }N^A (`L  
i|- 6  
  “刚才我看到这个小家伙,好像和同伴走散了,所以我就去抱牠,没想到突然有枝箭射过来,所以我挡下那枝箭救了牠,我之所以把箭回射过来只是想……” m7GM1[?r  
byT@O:fL  
  “教训一下那个人是吗?”桀雪斐接着说。 l ~b  
8ZnHp~  
  “我没想到有人射完箭还会站在原地,也没想到会是大哥你呀!”子雅淡雅的笑着,一切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B9i`)0  
HVG:q#=C  
  “笑什么?大男人来这里不是打猎而是救生,真无聊!”桀雪斐没好气的说,如果对方不是子雅,他一定会大发雷霆的,不过既然是子雅,这口气只好吞下。 q'% cVM  
EN\ uX!  
  “大哥也一样啊,真没想到大哥也会救生。”他老早就看到一直站在桀雪斐身边的灵以蓉,她手上抱的那只小兔子明显是受了伤。 xGBp+j1H  
:krdG%r  
  灵以蓉觉得这个人很亲切,礼貌的对他微笑,这让一旁的桀雪斐差点醋劲大发。 Dau'VtzN  
y wf@G; fK  
  “行了,他叫子雅,是我的副将领。” ML= :&M!ao  
~UhTy~jya  
  “子雅?”灵以蓉直觉这个名字很好听,很配他的人。 J<'7z%2w  
c&rS7%  
  “在下就是子雅,请问姑娘……”没等桀雪斐开口介绍,子雅就主动询问,他早看出来这位小姑娘是谁?只是他故意用“姑娘”称呼她。 [$bK%W{f  
#@cOyxUt  
  “我叫灵以蓉。”灵以蓉开心的说着,主动询问:“我可以看看你的兔子吗?看来牠受到惊吓了。”就在这时,她怀里的兔子好像挣扎起来。 9jC>OZ0s  
t;?TXAA  
  “难道他们是一对?”子雅感觉到了什么。 06dk K )`  
aUBGp: (  
  “好像是耶!”灵以蓉也感觉到了。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6-02-01
二十四 `VT0wAe2;  
6zQ {Y"0  
  子雅拎着兔子的耳朵,把牠举起来让灵以蓉仔细的看着,灵以蓉怀抱里的兔子果真变得激动起来。 +[ _)i9a  
:<%q9)aPf`  
  “呵呵,他们真的是一对耶!” @:@0}]%z9  
j.$#10*:  
  “嗯,应该没错,妳那只好像受伤了,给我看看,我带了些伤药。” MN2#  
C #ng`7 q  
  灵以蓉惊讶的看着他,他真的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特别是他的笑容。 SN|EWe^  
^~0Mw;n&  
  “跟我来,我把药放在马上了。” AJSe +1  
J&S$F:HM  
  于是桀雪斐一言不发的被灵以蓉拖过去,看着他们俩为受伤的兔子包扎伤口,还有说有笑,赌气的让自己不要太冲动。突然他又想起上次韶涵的那番话,他好像又陷得更深了。 l]inG^s  
n[lf==R  
  “好了,小东西,子雅大哥帮你包扎好了,你很快就会好的。”灵以蓉放开那只受伤的小兔子,另一只小兔子马上凑过来关心牠的小伙伴。 Z+)R%Z'aL  
<splLZW3k  
  “你怎么知道牠们是一对?”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灵以蓉傻气的问。 y562g`"U  
t Krr5SRb  
  “呵呵,一看就知道啊,以蓉。”子雅别有用意的故意瞟桀雪斐一眼,瞧他那生气的模样真是太有趣了。 Q\&FuU  
|`_qmk[:R  
  子雅这一声“以蓉”,着实让桀雪斐这座火山一触即发,才刚见面有必要叫得那么亲热吗? P66{l^  
T`7;Rl'Q  
  “以蓉,既然帮牠们包扎好了,我们就走吧!”桀雪斐的忍耐到了极限。 {j@ S<PD  
Nl3 x BM%  
  “啊?”灵以蓉还不想走。 5!u.w  
V{@ xhW0  
  拉起她的手,桀雪斐硬扯着她要离开,但子雅却很不识趣的拉住灵以蓉的另一只手。 S6CM/  
3|zqEGT*  
  “以蓉,牠才刚包扎好,但牠需要每天换药才行,不如妳把牠们带回家养,等牠们好了再放生怎样?”子雅温和的说着。 <"w;:Zs  
MMCac6;Aea  
  桀雪斐手一伸想要拍掉他的手,不过子雅闪得快,急忙把手抽回来才幸免于难。 4cJ7W_ >i6  
%!%G\nv  
  “大哥,不用那么紧张嘛!”子雅得意的说着,“小兔子的伤势我来处理比较好,但照顾起来还是以蓉姑娘比较细心,所以以后我每天到大哥府上替牠换药如何?” SrGX4  
r.1/ * i  
  “好啊好啊!”灵以蓉一个劲儿的猛点头,却发现桀雪斐脸色十分难看。“雪斐,你不喜欢吗?小兔子很可怜的。”她用盈满泪光的眼睛看着他。 dXr=&@ 1  
3^p<Wx  
  桀雪斐一时又失去主张,看着子雅得意的神情,只能无奈的答应灵以蓉的要求。  L~F"  
bb<qnB  
  “以蓉,回去后要好好照顾牠们喔。”子雅摸了摸灵以蓉的头。 A2Je*Gz  
V6)e Jy  
  “以蓉,我们走吧!”桀雪斐可不想再看到他们有更亲密的举动。 EL_rh TWw  
)vH6N_  
  “大哥,仪聍那边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看桀雪斐拉着灵以蓉转身就走,子雅站在原地故意说着。 Xg>nb1e  
ByR%2_6&  
  “仪聍?”灵以蓉看着桀雪斐,满脸疑惑。 '1?b?nVo  
qaK9E@l  
  “我们走吧!”桀雪斐才不想回答。臭小子,给我记着,下次找你算帐!桀雪斐在心底暗骂子雅。 7TCY$RcF,I  
}?zy*yL  
  “请子雅大哥回府吃饭吧?”灵以蓉走到一半,向桀雪斐提议。 "F nH>g-  
XJ &'4h  
  “才不要,他又不是没东西吃。” "`l8*]z  
@w?y;W!a>  
  灵以蓉不知道为什么桀雪斐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既然他不高兴,只好作罢了,不过明天子雅大哥还是会来的。 v?\Z4Z|f  
%d3KE|&u  
  走出树林,桀雪斐把马牵过来,先把灵以蓉抱上马后一跃而上,打道回府。 E@uxEF  
c-?2>%;(V  
  到了桀府后,桀雪斐小心翼翼的抱下灵以蓉。 ,lsoxl  
{y>o6OTITR  
  两人走进府里,来到大厅,正巧两位老爹都在。 n91@{U)QJ3  
 ~[wh  
  “以蓉回来了。”灵忡顷和桀凛天异口同声,真没想到他们会那么早回来,刚才他俩攀谈了一会儿,聊了很多的往事,看来又要演戏了,不能让他们知道其实他们两家人早就认识了。 0r|mg::'  
$%%K9Y  
  “老爹,你看。”灵以蓉举起兔子给两人看。 U`-]U2 "  
KK|AXoBf  
  “是两只小兔子啊,怎么一只受伤了?”桀凛天走近观看。 {)c2#h  
vp#AD9h1  
  “是雪斐和我救了牠的,另外一只是子雅大哥托我照顾的。” |d@%Vb_  
$}*bZ~  
  “子雅?”桀凛天没听说子雅也和他们一起去。 {[<o)k.A  
%O=U|tuc$  
  “老爹也认识子雅大哥吗?他长得好美而且还懂医术,是他替这小家伙包扎伤口的。”灵以蓉自顾自的说着。 6 G^x%s  
CXe2G5  
  桀雪斐越听脸色越难看。“以蓉,还是回房吧,这两个小家伙也累了……对了,春棋!” GW29Rj1  
6<uJ}3  
  “二少爷。”春棋应声上前。 M<AjtDF%  
(.CEEWj%{  
  “快去找点这两只小家伙可以吃的东西,牠们应该也饿了,待会儿直接送到我房里。” o~aK[   
pG|+\k/B  
  “是。”春棋领命而去。 Dc2U+U(J  
<$V!y dO  
  “谢谢你,雪斐。”看到桀雪斐如此认真,灵以蓉心存感激。 ++m^z` D  
qgk-[zW#  
  “没关系,等牠们好了,我们再放了牠们。” Gy3t   
#cF ?a5  
  “好!”不管怎样先把伤养好,不过想到要放了牠们,灵以蓉又有点不舍,因为她好喜欢牠们。 d*===~  
kvoEnwBe_  
  待桀雪斐和灵以蓉离开,灵忡顷忍不住数落着桀凛天:“你那儿子好像真的很不喜欢你。”从头到尾都没看桀凛天一眼。 m`Dn R`+  
@9}SHS  
  “不用故意刺激我,的确是以蓉这丫头好啊。”桀凛天叹了口气。 BGSqfr1F  
X"z!52*3]  
  “也不用叹气嘛!等他们稳定下来,雪斐不再介意那件事,一切都会好的。”灵忡顷安慰着老友。 4[$D3,A  
hV6=-QL*B  
  “看他对以蓉的样子让我感到很欣慰,其实我们现在就可以告诉他们啊!” #FHyP1uyc  
?g5u#Q> !  
  “你认为短短的三天以蓉就能绑住你儿子的心吗?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现在告诉他,我看雪斐一定会恼羞成怒的,一定要等到他真正爱上以蓉时才可以说。”灵忡顷虽然才见过桀雪斐没几次,但从桀雪斐的眼神中他看得出,他绝不是会轻易为女人改变的男人,何况他曾经被深爱着的亲娘抛弃过。 "V:24\vO  
oiS>:de%tc  
  “也对,等到咱们抱孙子的时候,应该差不多了吧!哈哈……” #0+`dI_5/  
L-LN+6r (#  
  “也许吧!” xz+Y1fYT  
[3s p  
  回到房里,灵以蓉只知道逗两只小兔子。 xb!h?F&  
%`%xD>![  
  “牠们真的好可爱啊!” sW~Z?PFP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6-02-02
二十五 w(U-6uA  
?wt%e;  
  “只知道关心牠们!”桀雪斐有些不悦。 Eq c&iS~  
j9)P3=s  
  灵以蓉笑了笑,“呵呵,雪斐吃醋了?” dP63bV  
j oDY   
  “哼!”桀雪斐不承认也不否认。 p vone,y2  
L c4\i  
  “雪斐,子雅大哥是怎样的人?” XTboFrf  
PNy)TqdRS  
  “深藏不露的人。” @o4+MQFn  
Y]>!uwn  
  “那他很厉害吧!” Vo1,{"k  
?E>(zV1D/  
  “怎么那么关心他?” c#)!-5E~H  
g3V bP  
  “老实告诉你,我看到他的时候,感觉就像……”灵以蓉凑近桀雪斐的耳朵小声的说:“感觉就像姐姐一样!呵呵……” `j#zwgUs  
3-=f@uH!  
  “姐姐?哈哈……”桀雪斐大笑起来,真是有意思,不过子雅如果是女人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GYO<N7  
R/WbcQ)  
  “你笑得好夸张喔,如果你的身形不是那么魁梧,也像姐姐一样。”灵以蓉故意说着。 1RgERj  
'Ul^V  
  “妳真是没大没小,竟然说我像女人。”桀雪斐从后面抱住灵以蓉,发动搔痒攻势。 +Ym#!"  
+&4@HHU{G  
  “哈哈……我开玩笑的嘛!” E^B3MyS^^  
Zm vtUma  
  晚膳的时候,桌上的三个老人聊得特别起劲,灵以蓉觉得奇怪。 z+c'-!e/  
+I@2,T(eG  
  “老爹,你们好像聊得很投机。” |!J_3*6$>*  
)>]SJQ!k  
  “呵呵……是啊!”灵忡顷和桀凛天异口同声地回答,他们几十年的朋友做下来,想掩饰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NM1TFs2Y*  
O>ZJOKe  
  “也许老爹和我爹有共同话题吧!”桀雪斐放下疑心,以为他们只是年纪相当,有话题可以聊。 K=2j}IPe  
j MA%`*r  
  “对了,雪斐,明天你要上朝是吗?听说皇上知道你大婚,有所奖赏。” ~0n9In%  
Xgm9>/y  
  娘亲这随口一提,却让桀雪斐很不高兴,他根本就不喜欢上朝看到那些文武百官,如果不是当今圣上英明,他才不会帮他保护江山。 +<I1@C  
-.WVuc`  
  “听说可以带以蓉去喔。” %jM|*^\%  
iVu+ct-iv  
  “可以带我去?”灵以蓉一听便兴奋起来,用一双天真的眼睛直盯着桀雪斐。 ]:E]5&VwV}  
lIFU7g  
  “不行,不能带妳去。”桀雪斐不看她,免得又被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说服。 _gGy(`  
L wu;y@[  
  “那算了。”灵以蓉的口气很惋惜。 ?hu 9c  
>dl!Ep  
  桀夫人笑了笑,“既然雪斐不方便带妳去,那妳就在家陪娘吧!” y {]%,  
Sv@p!-m  
  “知道了,娘,我还可以陪两位老爹。” '5U$`Xe1  
]P$DAi   
  “明天我上朝,可能要去一会儿,妳要乖喔。”桀雪斐叮咛灵以蓉。 {7>CA'>  
:V~*vLvR  
  “我会的,你也要小心点。” mv*T=N8fC  
2HGD{;6>v{  
  灵以蓉的每一句话都让桀雪斐暖到心里,看着她纯真的笑容就让他感到很放心,但这次上朝他却有种不好的预感,每次上朝往往是和打仗的事有关,虽然最近天下太平,但他仍是感到很不安,总觉得有事会发生。 M"5!s,  
.D,?u"fk|  
  吃完饭后,回到房中,灵以蓉看着躺在床上若有所思的桀雪斐,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有什么心事吗?” dT]L-uRZgy  
V9zywM  
  “没什么。” TZh\#dp4l  
e(}oq"'z  
  “一定有事。”灵以蓉看得出来他有心事。 uX[O,l^}  
DUZQO{V  
  “如果我不在妳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桀雪斐拉住灵以蓉的手深情的说着,如果要打仗的话,他就不能陪在她身边了。 6RH/V:YY  
*I=_*LoG2  
  “我会的,但是我不想和你分开。” >P(eW7RL  
_~ v-:w  
  灵以蓉的回答让桀雪斐又不自觉的笑了,曾经他觉得就算死在战场上也没什么可惜,但现在他有了值得活下去的理由,所以他开始抗拒着打仗。 p[u4,  
#7+]%;h  
  “我们不会分开的,不是说好了嘛!”桀雪斐摩挲着她的小手,此时无声胜有声。 |Hfl&3  
5E`JD  
  第二天一大早,雪斐就起身准备上朝。 5*Btb#:  
a5)JkC  
  灵以蓉感觉到他起来,立即睁开眼从后面环抱住他。“我等你回来!” =-5[Hn%  
dWUUxKC  
  桀雪斐握住她的手,轻轻拿开,转过头。“我会的,我知道家里有个傻丫头在等着我。”捏下了灵以蓉的鼻子,他没有回头的走出房间。 iu|v9+  
O J>iq@ >  
  看着桀雪斐离开,灵以蓉有种很悲伤的感觉,好像他们会永远分开一样,虽然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灵以蓉觉得和桀雪斐那份浑然天成的感情就好像经历了好多个春夏秋冬,也让她渐渐的依赖这份感情。 ]'UgZsJ  
CIy^`2wq  
  桀雪斐走后,灵以蓉在家照顾着三位老人,中午还亲自下厨为他们做好吃的;回到房后,就和两只小兔子玩。 JhH`uA&  
0ERsMnU'  
  “以蓉!” XR+rT  
qsTq*G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灵以蓉转过身,看见是子雅。 H(?e&Qkg  
=uS8>.Qj  
  “子雅大哥,你来了。”灵以蓉礼貌的回应。 u>1v~3,r#  
r!>es;R8  
  “是啊,雪斐不在吗?”子雅明知今天桀雪斐上朝还故意这么问。 MV7}  
!Mm+bWn=mB  
  “他要上朝。子雅大哥不用去吗?” YN$ndqOP  
;))[P_$zB  
  “呵呵,我这种人怎么会被召见。”他只是副将领,就算战绩卓越他也不需要上朝领功,再说他根本不在乎那些,只是敬佩桀雪斐的英雄气概,才跟随他、助他一臂之力。 3Y.d&Nz  
n]kQtjJ  
  “子雅大哥说笑了,我觉得子雅大哥是很了不起的人。” ?trt4Tbe/  
hCOy\[2$  
  “我来替小兔子换药吧!”子雅笑了笑,转移话题。 K_w0+oY a  
2=UTH% 1D  
  “好啊,昨天牠很乖喔。”灵以蓉抱起受伤的那只小兔子。 ~]t2?SqNm  
l.W1$g  
  子雅细心查看,“多休息几天就好了,瞧,另外这只小家伙很关心牠喔。” J;]@?(  
z(#hL-{c  
  “是啊!昨天牠们紧紧的靠在一起。” +Q#Qu0_   
O)Dw<j)  
  “就像雪斐和妳一样。” Gv3Fg[MA@c  
0BD((oNg  
  灵以蓉脸红了起来,“子雅大哥,你笑我。” %Z0S"B 3  
Z-!T(:E]  
  “我才没有,呵呵……” Wy )g449  
HE'8  
  两人笑语不断的聊着,不时和两只小兔子玩闹,还给他们取了名字──小雅、蓉儿。 0VPa;{i/  
iKY&gnu"  
  “很晚了,我该走了。”子雅起身告辞。 hNy S  
9n'p7(s%  
  “不如在这里吃顿便饭,我的手艺很不错喔。” =qRVKz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6-02-03
二十六 LG51e7_gFi  
a!wPBJJ  
  “是吗?”子雅倒是很想尝尝她的手艺,打从第一眼看到灵以蓉,他就喜欢上她,因为她长得好像他妹妹。 /n(0nU[  
$g 5pKk  
  “子雅大哥还是留下来吧!” )V~<8/)  
/C_O/N  
  正当子雅想说“好”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有股压力,立刻站起身回过头。“大哥,你回来了。” {h|3P/?7  
rDm>Rm=  
  “看到了我,当然是回来了。”桀雪斐没好气的说。 (47jop0RDQ  
t[)z/[ m  
  “以蓉,看来大哥不是很欢迎我,我看我还是走吧。” r3p fG  
C Hyb{:<  
  “不要嘛!”灵以蓉急切的一把拉住子雅的手。 -wvJZ  
f^m8 4o'  
  桀雪斐脸色越来越难看,子雅很识趣的准备离开。“以蓉,明天我还会来的,今天太晚了,我还是走了,大哥不送送我吗?” R"=G?d)  
0^:O:X  
  桀雪斐沉着脸,先走出去,到了房外,他不客气的对子雅说:“可以的话,把药留下,明天不用来了。” %J2u+K  
`')3}  
  “不行,我一天带一帖药,刚刚好。” CbI[K|  
DoNbCVZ  
  “那你明天把药带齐,后天就不用来了。”桀雪斐任性的说着,他剩下的时间不多,在这些天里,灵以蓉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他不准有人来破坏。 f!0*^d  
%R-"5?eTtu  
  “可是和以蓉聊天好开心。”子雅故意找借口。 \h,S1KmIBD  
Ca0~K42~  
  “你们都聊了什么?” zdlysr#  
5<0&y3  
  “我跟以蓉说了仪聍而已。”子雅暧昧的凑近桀雪斐的耳边说着。 )+'FTz` c  
swss#?.se  
  桀雪斐想起刚才灵以蓉无视于他,当着他的面拉住子雅,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随后听到子雅的大笑声,他知道自己又被摆了一道。 ~Gx"gK0  
D/[(}o(  
  “以蓉是个好姑娘,不要辜负人家,仪聍那边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我把望月庭给她,告诉她你不会再去了,但是眼前看来又是一场硬仗,我会通知兄弟们,大哥就好好陪大嫂吧。”子雅说完就径自离开。 fG_.&!P  
v0W w~4|],  
  “哼,臭小子!”桀雪斐看着离去的子雅低声咒骂。 >.'rN>B+  
=SMI,p&  
  回到房却看不到灵以蓉,桀雪斐立刻跑去大厅。“爹,看到以蓉了吗?” m][i-|@M  
:`U@b 6  
  “哦!以蓉去了厨房……” k+nfW]UNF  
<Sn;k[M}d  
  没等桀凛天说完,桀雪斐就冲到厨房。 &-e@Et`Pg  
-% ,3qhsd  
  “二少爷!”春棋没想到会在厨房见到二少爷。 3<"!h1x5  
^T< HD  
  “雪斐!”正在炒着菜的灵以蓉回过头看向他。 YLU.]UC  
v~AD7k2{8  
  “妳怎么又下厨了,春棋的手艺不好吗?” ]dd TH l  
+zINnX  
  “我想亲手做给你吃啊!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你,我好想你。” r=Od%  
X ApSKJ  
  “妳的菜要焦了!”灵以蓉突然的表白,让桀雪斐的脸微微发烫,故意转移话题。 W;^6=(&xn  
aFd87'^  
  “哎呀,我的菜!”灵以蓉马上转身去抢救自己的菜,但回过头桀雪斐却不见了。 IiZXIG4H  
x%OJ3Qjj=  
  “春棋,二少爷呢?” w(UZmZb}  
4{#0ci{  
  “二少爷走了。”春棋笑了笑,她还是头一次看到二少爷脸红害羞的样子,真是稀奇。 uV\~2#o$_  
^s6C']q *O  
  “才刚来就走了?要是快点做好就好了,春棋,过来帮我一下。”灵以蓉觉得莫名其妙。 h f9yK6  
HFTDea+#  
  “是。”春棋立刻走上前。 q($fl7}Y  
v m)'C C  
  在厨房里忙完后,灵以蓉先来到大厅,然后丫头们把菜陆续端上来。 E?3$ *t  
>"z&KZKI  
  “以蓉的手艺真是不错,什么菜都有。”桀凛天笑着点头。 lg!{?xM  
9Ucn 6[W  
  桀夫人看向儿子,“今天上朝没什么事吧?” $@blP<I  
Jy X7I,0  
  桀雪斐没有回答,只是当众宣布:“明天起我会带以蓉游江南,大概要十天。” Svmyg]  
F%Lniv/N  
  “雪斐……” .6[xX?i^T  
.BXZ\r`  
  不只三位长辈瞠目结舌,连灵以蓉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桀雪斐只是冲着灵以蓉笑着。  y'Xg"  
# 3uXgZi  
  “我想带妳欣赏一下江南美景,赏脸吗?” FgRlxz  
hti)<#f  
  “我愿意!”饭桌上,灵以蓉毫不吝啬的给桀雪斐一个拥抱,看得三位长辈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J`uV $l:  
@1gX>!  
  灵以蓉作梦都想不到,原来嫁给桀雪斐会这么幸福,她真不敢相信桀雪斐刚才的提议,但是事实由不得她不信,她真的感到很幸福。 5)2lZ(5.A#  
((N<2G)  
  第二天,他们便动身出发,搭船前往苏杭。 g[0b>r7   
&{]zL  
  在摇摆的船上,灵以蓉显得很不舒服。 [ma'11?G  
!1$Q Nxgi  
  “以蓉,妳是不是晕船?” "SJp9s3  
.<%2ON_  
  “我不太习惯坐船,以前每次坐船都是这样。” UKX9C"-5v  
_ 3@[S F  
  “早知道就不带妳走水路了。”搂着灵以蓉,桀雪斐心疼不已。 X!H[/b:1O  
, e^&,5b  
  “没关系,反正上了岸就好了,走水路比较近嘛!” ycD.X"  
V2B@Lq"9`  
  “可是妳看起来真的很不舒服。”桀雪斐看着脸色发白的灵以蓉,心里有些内疚,平时红通通的小脸现在都没了血色。 .@KI,_X6,  
l=&\luNz  
  “没事,让我躺一会就好。” dBm!`;r4  
k0bDEz.X  
  灵以蓉靠在他的肩上,不一会便沉沉的睡去。 ;9;jUQ]MyG  
h$)4%Fy  
  看着熟睡的灵以蓉,桀雪斐长叹一口气,这次游江南回来,他就要赶赴沙场,多久才能回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趁现在还有点时间,他想多陪陪她,以前不想待在家里回忆过去,但现在有了灵以蓉之后,他开始舍不得离开。 AhU   
S0WKEv@Hn  
  抱着灵以蓉,桀雪斐想起过去,想起曾经抛弃他的那个女人──雪缦篱,他的亲生母亲。当初娘亲会离开他们父子是因为她爱上别的男人,因为钱爱上了别的男人,所以他恨那个女人,也恨天下所有的女人,在他眼里,他认为女人只是爱钱而已。 vAqVs5 j  
YSr u5Q  
  当年,他才刚满十岁,每天傻傻的等在门口,因为他娘答应过他会回来庆祝他满十周岁,但他一直等,却没等到他娘回来,小小年纪的他,不许有人说他娘的坏话。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知道了他娘真正离开的原因,所以他开始恨起她,从此之后他不准别人叫他大少爷,因为他是小妾生的,所以只能叫他二少爷。虽然只是赌气的话,但从此真的没人敢再叫他大少爷;桀夫人虽然不是他的亲娘,但是两人相处得很不错,也因为她没有子嗣,所以他一直把她当亲娘一样看待,至少这个娘不会为了钱而遗弃他。 H'?dsc  
9uW\~DwsZ%  
  “雪斐,你在想什么?”灵以蓉睁开眼,轻声的问。  lx&;?QQ  
en-HX3'  
  “没事,妳好点了没?马上就要到杭州了。” !@9G9<NK  
*#7]PA Qw  
  “睡了之后有好一点了,虽然头还有点晕。” /7hC /!@  
(X~JTH:e/  
  从灵以蓉的脸色看得出她的确还是不舒服。 +AYB0`X)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6-02-04
二十七 "YVr/u  
I/u>Gt  
  桀雪斐心疼的搂着她,“马上就到岸了,再睡一会儿吧!” ,o}CBB! k  
V7B%o:FZo  
  有她在身边,桀雪斐觉得很安心,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第一次顶嘴开始,她就吸引了他。他忘不了那个晚上,她充满真诚的眼神吸引着他,没有一丝贪念,纯真清澈得让他为之心动。 {7` 1m!R  
E:[!)UG|y  
  不知道可不可以为了妳忘记那个女人? 4L r,}t A  
*z]P|_:&G  
  桀雪斐和灵以蓉走了后,桀府只剩下三位老人家,变得十分冷清。 M >i *e  
K3&k+~$  
  “凛天啊!不知道他们到了杭州没?以蓉那孩子会晕船,但她执意不让我告诉雪斐。”灵忡顷担心着。 m-q O yt  
uuy0fQQ8ti  
  “她真是个好孩子,希望他们回来时可以让我抱孙子。”桀凛天心里仍是这么希望。 /FcwsD\=$  
p\xsW "=8q  
  “呵呵……”两人对望一眼都笑了起来。 utw@5  
oc&yz>%q  
  “真希望一切顺利,不过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联手演这场戏,不知道他们会怎样?”灵忡顷忧虑的说着,“雪斐从小受他娘的刺激,我担心他不能接受。以蓉并不知道我是在装病,也不知道我破产是骗她的。” uvGFo)9q3  
oJEjg>%n  
  灵忡顷其实会落魄不堪,完全是因为老友希望两人能成为亲家,所以他才会答应桀凛天的要求,先假装破产,再装出奄奄一息的样子;而桀凛天也装病逼迫桀雪斐成亲。 9Z_98 Rh  
KcX] g*wy  
  那天桀雪斐之所以会看到灵以蓉,完全是因为桀凛天吩咐下属跟在桀雪斐的身边,故意往那条街走。也许是老天帮忙,桀雪斐真的巧合看到那一幕,甚至还派人去找灵以蓉,虽然这件事他们有事先安排,但最后还是要看桀雪斐有没有起怜悯之心!如果桀雪斐无动于衷,他们这出戏也演不下去,既然他们能在一起,就说明桀雪斐和灵以蓉是有缘分的。 pjX')i<  
@l:\Ka~TS  
  不过以桀雪斐的性格,若让他知道真相,他还会继续对灵以蓉那么好吗?两位做父亲的都有些担心。 uiIY,FL$  
^ cn)eA  
  “你们别太担心了,我觉得雪斐这孩子是真的喜欢以蓉,而且他们去江南十天,感情一定会增进的。”桀夫人安慰着这两位多虑的父亲。 Y.qlY3iBp  
UJ_E&7,L  
  “嫂子还真是乐观啊,要是你们雪斐不要以蓉,那吃亏的可是我们以蓉。” e}?#vTRI}  
g_}r)CgG|  
  “别这么说嘛!忡顷,我知道你为了我们家付出很多。” tnz BNW8  
K3&v6 #]  
  “知道就好,以蓉那个傻丫头,如果知道我骗她,可能会一辈子都不理我。”灵忡顷苦笑着。 mCe,(/>l+  
Ob?>zsx  
  “呵呵,这种事只有我儿子才做得出来。”桀凛天自嘲了一番。 ox] LlRK  
qi}HJkOq  
  “你们就别操心了,年轻人的事就随他们去吧!如果他们真的相爱,就会一辈子在一起的。” 7qV_QZ!.  
z9U<Z^4z+  
  虽然桀夫人这么说,但是灵忡顷还是烦恼不已。 4~hd{8  
Bjq1za  
  “到了,以蓉醒醒!”桀雪斐柔声叫着灵以蓉。 L TZ3r/  
*BH*   
  灵以蓉悠悠转醒。“到了……” u\ro9l  
uf]S PG#/D  
  桀雪斐扶着灵以蓉上岸后,灵以蓉实在忍不住,蹲在一旁就是一阵呕吐。 FM;NA{  
fb-Lp#!T39  
  桀雪斐先找一家客栈住下来,让灵以蓉歇息一下,看着她因为晕船而难受的样子,着实心疼不已。 (rqc_ZU5  
!q\MXS($#u  
  睡了好几个时辰,灵以蓉伸一个超级大懒腰。“总算是活过来了。” =LXjq~p  
yY[9\!  
  “妳活过来了,我可是要死了。” Az7 ] qb  
!"2S'oQKS  
  “啊?”灵以蓉大感惊讶,这声音从哪里来的,一看,原来桀雪斐趴在床边。 l+#J oc<8  
NbC2N)L4  
  “你怎么不睡在床上?” k#bG&BF  
RL:B.Lv/W  
  “看妳睡得那么香,我不想打扰妳。” XUzOt_L5<  
Y0.'u{J*  
  “大傻瓜!我现在复活了,把床让给你睡吧。”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天,她该起来活络一下筋骨了。 q\}+]|nGs  
^P^%Q)QXl  
  “那么有活力的话,我们去夜市吧!” u1L^INo/  
Nwz?*~1  
  “好,我们这就去。”跳下床,灵以蓉马上拉着桀雪斐就走。 ^APtV6g  
![^pAEgx  
  走在人来人往的夜市街道上,灵以蓉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而桀雪斐只是跟在后头。 80*hi)ux[  
I_<XL<  
  “雪斐,这个好可爱啊!是吗?”灵以蓉每拿起一样东西就问桀雪斐。 v.Ba  
KGy 3#r;Q  
  “喜欢就买下来吧!” ^3$l!>me  
G]'ah1W  
  “不用了,我们去看那个……”灵以蓉拉着桀雪斐的手到处穿梭。 l_^OdQ9D  
!mNst$-H4  
  两人渐渐的走到离人群渐远的桥上,一起站在桥的中间看着波动的水面上映照着明亮的月亮,美不胜收。 \O|SPhaIf  
\*$^}8  
  “人月两团圆,这里好美。”灵以蓉把手放在桥上看着水面,自言自语着。 A0{xt*g   
AwJg/VBo)  
  “是很美。”如果可以每天都享受着这样的美景那该多好,可惜再过一阵子他看到的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6qZQ20h  
BVal U  
  看见桀雪斐略带忧伤的表情,灵以蓉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搂着他的手臂。“是不是有什么事?不要瞒我。” 6C$+D  
O!Ue0\1Kj0  
  “没事。” B+FTkJ0t+G  
Xp;'Wa"@  
  “一定有事,我要你告诉我。”灵以蓉认真的看着他,她感觉到他有事在瞒她。 ,>6mc=p  
, -])[u  
  桀雪斐只是自然的抱着她,温柔的说:“我们出游的这几天别的都不谈好吗?我只想和妳好好的游玩。我答应妳,我会告诉妳发生什么事。” MDpx@.A,  
2V @ pt  
  “那好吧,在我们回家之前你一定要告诉我。” Y Odwd}M  
l%cE o`U  
  “嗯。”桀雪斐微笑的看着灵以蓉,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气息。 O ~bzTn  
s4\_%je<v  
  因为灵以蓉怕坐船,桀雪斐不想再让她受折磨,所以几天下来一直待在杭州,反正只要和她在一起,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QK/~lN  
r5aOQ  
  虽然每晚搂着灵以蓉进入梦乡,但桀雪斐没有其他想法,因为搂着她就很满足了,等他打完这场仗回来,他准备让她真正成为他的妻子,然后他要卸下将军之职,他要守着她一辈子。但这些打算现在还不能告诉她,等他平平安安的从战场回来,他要亲口向灵以蓉承诺他这一生都要爱她、守护她。 ?Q%X,!~ \:  
P<A_7Ho  
  “再过两天我们是不是就要回去了?”躺在床上,灵以蓉兴奋的数着手指。 0B?t:XU,  
H!yqIh  
  “要回去了,妳很开心吗?” 14 Toi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6-02-05
二十八 `FmRoMW9+  
EB8<!c ?  
  “没有,不过明天你就要告诉我实话了。”灵以蓉笑得像个孩子。 Fr1OzS^&(  
|],ocAN{  
  “真拿妳没办法。” I1!m;5-c9k  
A'T: \Wl  
  “说过的话不能耍赖喔。”搂着桀雪斐的脖子,灵以蓉向他撒娇。 #80M+m  
Y$ '6p."=  
  “知道了,真烦,快睡吧!”桀雪斐努力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转过身不理她。 X5c)T}pyv  
&9\8IR>  
  但是灵以蓉却“引火自焚”,竟然搔起桀雪斐的腰间。 5DnX8t+d  
n_Bi HMIU'  
  没一会儿,两人又在床上打闹起来。 < <]uniZ\  
sL\W6ej  
  玩累了,桀雪斐深情的看着灵以蓉,坏坏的说:“妳的身体变硬啰!” |7%#z~rT  
(V9 ;  
  “讨……”还没等“厌”字说出,灵以蓉的唇已经被桀雪斐霸占。 sG8G}f  
sglH=0MP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桀雪斐有点无法自制,他情难自禁的吻着灵以蓉的脖颈,感觉到灵以蓉颤抖了一下,桀雪斐立刻打住,他知道自己需要忍耐,这场仗他还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着回来,他不可以害了灵以蓉。 oUx%ra{  
z#^;'nnw  
  翻下身,桀雪斐看着灵以蓉,抚着她的脸,灵以蓉涨红小脸不敢正视他。桀雪斐知道她不介意他碰她,但他要对她负责,所以现在他还不能要她。这一夜,对两个人来说非常的难熬。 y-N]{!  
@7K(_Wd  
  在杭州的最后一天,两人话很少,走在大街上,谁都高兴不起来。 qyP={E9A  
yM Xf&$C  
  “我们去看祈愿树吧!我听说杭州有一棵这样的树,我们去那里许愿。” .3&( Y  
zl( o/n  
  “妳相信这些?”桀雪斐话一出口就后悔自己不该这么说,因为灵以蓉闪耀着纯真的眼眸瞬间失去光彩,他立刻改口:“好,我们走吧!” [S1 b\f#  
)K$YL='kX  
  来到祈愿树前,看着承载着很多祝福的老树,灵以蓉闭上眼睛许下一个小小的心愿。 S~)`{ \  
5:jme$BI  
  看着灵以蓉那么天真的样子,桀雪斐笑着摇摇头。 }dpTR9j=  
yvj/u c  
  “你不许愿吗?” M:GpyE%  
]t~.?)Ad+2  
  “许愿就会实现的话,大家只要许愿就好。” w(&EZDe  
=~hb&  
  “许愿是种祝福,一种慰籍的方式,当人感到无助的时候,想着自己还有愿望没实现,就会坚持勇敢的走下去。”灵以蓉单纯的说出心里的想法。 Au'y(KB  
kZz'&xdv'.  
  “真是傻瓜!”桀雪斐一向不相信这些。 'c7nh{F  
ZX:rqc  
  “我知道老天会保佑真心许愿的人实现愿望。” wli cuY?  
"sN%S's  
  此刻的灵以蓉在桀雪斐的眼里,很美丽、很动人。 ;Sivu-%  
=-si| 1Z  
  桀雪斐抬眼,又看了看那棵大概有几百年树龄的大树。 {cs>Sy 4  
UT\4Xk<  
  “雪斐,我们走吧!明天就要回去了,还要整理行装呢!” UDG1F_&h  
^{uHph9ny  
  “好。” `q36`Wn  
Y1h)aQ5{  
  离开的时候,桀雪斐趁灵以蓉不注意时回头再看一眼那棵祈愿树,在心里许下一个愿望。 (u&x.J  
dx@dnWRT,  
  回到客栈,整理着行装,灵以蓉不知道今晚桀雪斐要告诉她的是什么事,瞧他的神情不时流露出忧伤,灵以蓉隐约感觉到一定是什么很重要的事。 c]{}|2u  
%C/p+Tg  
  “我跟店家说了,等一下准备点酒菜,咱们一醉方休好吗?”灵以蓉坐在桌边对桀雪斐说。 66& uK|  
9I/l+IS"X  
  桀雪斐坐了下来,“好啊!不过明天还要赶船,妳的身体可以吗?” zb{79Os[B  
iHhdoY[]  
  “可以,只是小喝几杯不打紧的。” MAYb.>X#>  
)IcSdS0@M  
  “那好,妳只能喝几杯而已。” {A==av  
$\ZWQct  
  “知道了,不过……”灵以蓉停顿了一下,“雪斐,你该告诉我实情了。” ke2dQ^kc4  
ZY8.p  
  “妳记性倒好。” $B?8\>_?  
F_0D)H)N@  
  “别打马虎眼,说话算话。” &-FG}|*4M  
gdD|'h  
  “知道了。” #Pk{emYW  
Tv'1IE  
  桀雪斐看着灵以蓉,满腹的话却不知从何开口。 k(tB+k!vH\  
v -)<nox  
  “客官,你们的酒菜来了。”店家敲门进来,打断两人。 s \3]0n9  
(W"0c?i|]  
  灵以蓉有礼的说:“谢谢你了,店家。” Bk.`G)t  
tIBEja^l  
  “你们慢慢用。” kz#x6NXj  
RKs_k`N0  
  “今天的菜好像很丰富。”桀雪斐惊讶的看着满桌的菜。 P!~&Ei  
R&R{I/;i*.  
  “呵呵……好像是太多了点,有点浪费,不过我们统统吃光就行了。”灵以蓉的笑容中掺杂着一丝不自在。 9c@\-Z'  
[Hp"a^~r|  
  “以蓉,其实……明天回府后我就要回军营了,而且再过些日子,我将出兵关外。”桀雪斐平静的说着,喝了一口闷酒。 B,dKpz;kFg  
*[_>d.i  
  灵以蓉看着桀雪斐,也跟着一语不发,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出兵也就是要去打仗,她很担心,但是又不能阻止他。 0Sz iTM  
v2Bks 2  
  “我都说了,妳怎么这副表情?”桀雪斐为了缓和气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a{6rQ  
(v^L2Po  
  灵以蓉听了靠在他的怀里,“你知不知道,每次你不开心的时候都笑得好假。” 65Ysg}x  
VWG#v #o  
  桀雪斐惊讶灵以蓉的话语,这丫头还真是了解他,可她的口气和平常不一样,那个傻里傻气总是笑呵呵的灵以蓉和现在不一样,他感到一阵忧伤。 y2^r.6"O  
d;(L@9HHD  
  “答应我,你一定要回来。”搂着他的脖子,灵以蓉压抑着自己不要哭出来。 HH2*12e  
o'%F*>#v  
  “我答应妳。”握紧她的小手,桀雪斐承诺着。 0:h;ots'  
~5`rv1$  
  听着桀雪斐的心跳,灵以蓉知道他说的话一定会实现,但她还是很担心他。 +sE81B  
j"_V+)SD  
  坐起身,灵以蓉看着桀雪斐,缓缓的主动吻上桀雪斐的唇,眼泪不听话的落了下来。“我不想哭的,但是我还是很怕,所以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一定要活着回来。” =:6Y<ftC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13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6-02-06
二十九 u`.3\Geh  
{Rdh4ZKh  
  “知道了,我一定会完好无缺的回来。”桀雪斐温柔的拭去流淌在灵以蓉脸上的泪痕,感到莫名心疼。 ]v/pMg#-  
o!ZG@k?#  
  这一晚是既漫长又无奈,灵以蓉靠在桀雪斐的肩膀上,两人一语不发的静静度过。 Dpwqg3,  
D66NF;7q  
  天方亮,桀雪斐与灵以蓉搭最早的船回家,一路上灵以蓉仍是饱受折磨。 J>k 6`gw  
yoJ.[M4q  
  一回到桀府,灵以蓉就被桀雪斐抱进房。 +Z2XP76(4A  
3^nH>f-Y  
  看着灵以蓉沉沉的睡去,桀雪斐趁空去见母亲,在走之前他有点事想拜托她。 p}h.2)PO  
ypG*41  
  “娘,我不在的时候替我好好照顾以蓉。” 5qW>#pTFVV  
Q2- lHn^L:  
  “你要小心,毕竟你已经成家了,为了以蓉你可是更要珍惜生命啊!” `MuX/ [q  
;J,(YNI 1  
  桀雪斐浅浅的笑着,“我知道了,娘。现在以蓉睡着,我不想吵醒她,等她醒来,替我转告她,我先去军营了,我一定会打胜仗回来,做到答应她的事。” aF^N  Ye  
ftxL-7y%  
  “娘知道了。” N:| :L:<1  
~hvj3zC5xz  
  交代过后,桀雪斐又回房,他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灵以蓉,轻抚着她细嫩的小脸,他从没这么疼惜过一个人,灵以蓉是唯一一个。他知道她不是为了钱才爱他,也不会离开他,从她身上,桀雪斐感觉到的只有安心──安心的把感情都交付予她。 "?3=FBp&  
y5j:+2|I  
  当夜,桀雪斐就前往已经整装待发的军营。 lz0-5z+\  
oWY3dc  
  “大哥?”莒芹也早早来到军营,只是他听子雅提起大哥正在游江南,所以没想到会看到他。 ]"T157F  
QIkFX.^  
  “看到我有那么惊讶吗?” 6Mc&=}bV  
c_qox  
  “我以为大哥明天才会过来。” *m "@*O'  
0i[t[_sce  
  “其他人呢?” ,eebO~7vB  
%zc.b  
  “韶涵说明天来,和心上人正依依不舍;哗楠已经来了,正在编排军营人员,子雅……” e{2Za   
1\-lAk!   
  “子雅怎么了?”怎么说到子雅就停住了。 M9Z9s11{H  
T/L\|_:'  
  “他说他会晚点来,至于是哪天我就不确定了。” jN+2+P%OL  
uvD*]zX  
  桀雪斐猜不透那个神秘兮兮的老友又在变什么把戏,不过他知道子雅是值得信任的人,在起兵出发的时候他一定会归队的。 6nk.q|n:g  
]O M?e  
  待在军营里的夜晚还真是难熬,习惯拥着灵以蓉入怀才能安心睡去的桀雪斐辗转反侧,最后只好走出帐棚看着天上的明月。不知道她正在做什么?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Gk{'Nx"  
ZGWZ2>k  
  其实桀雪斐走时,灵以蓉就醒了,没有他在身边的时候,她也同样看着天上的明月,祈祷着他可以平安归来。 $t$YdleIH  
z}m)u  
  几天后,桀雪斐整顿着全军营的所有士兵将领,提升气势,这场仗他们势在必得。 0?nm`9v6  
,d34v*U  
  “大哥,今天好神气啊!”刚回军营报到的韶涵调侃起桀雪斐。  /P/S0  
{ +%S{=j  
  “再神气也没你神气啊!不再如胶似漆了?”说好第二天就回营的韶涵竟然磨蹭到最后一天才回来。 YrR}55V,  
N(]>(S o  
  “大哥笑话我!”韶涵的小脸红了起来。 a"{tqNc  
:_tsS)Q2m  
  “还知道害羞,明天我们就要出兵了,清醒一下,满脑子姑娘可不行!”不过桀雪斐自己也是满脑子灵以蓉,这几个晚上都没睡好,快折磨死他了。 Gt[!q\^?  
S >uzW #  
  “大哥,我会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的,这场仗我们赢定了。对了,子雅大哥怎么还没来,其他人都到了?” L '342(  
l.lXto.6)  
  “他不是我们之中最神秘的吗?他会来的,只是可能晚点。” ,~gY'Ql  
8\`]T%h  
  其实这几日子雅并没有去哪里,而是去桀府把两只可爱的小兔子转交给灵以蓉,受伤的“蓉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Ej ip%m  
fnG&29x  
  “子雅大哥,你是不是也要上战场?”灵以蓉对子雅有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所以她也很关心他。 D!ToCVos  
4WG~7eIgy  
  “是啊!放心,我会保护好大哥的。” I&U?8  
:[ m;#b  
  “你也要保护自己啊!我觉得你好像我的哥哥,我知道雪斐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因为他答应过我。”灵以蓉脸上不自觉流露出甜美的笑容。 4P( Y34j  
!Low%rP  
  “真的觉得我像哥哥?”其实子雅从一开始就觉得她像他记忆中隐约出现过的那个女子。 obKWnet  
_fx0-S*$  
  “是的。” 23 j{bK  
V9[-# Ti  
  “那我就认妳做妹妹吧!” M\O6~UFq!  
jY>|>]4X  
  “好啊。”灵以蓉开心的答应,“大哥!我以后就这么叫你了。” v,t;!u,40  
3GVE/GtU  
  第二天桀雪斐一声令下,准备出发,而子雅也在此时出现。 rN6 @=uB  
I)$`@.  
  “大哥!我没迟到吧?” Ao%E]M  
Xh==F:  
  “你只是晚来了点,算不上迟到。”桀雪斐笑了笑。 1g`$[wp|  
\ B 0xL,o<  
  “子雅大哥,快上马啊!”韶涵在后面大叫着,对他来说打仗好像是很开心的事。 4)Y=)#=  
7V?]Qif~  
  “来了!”子雅潇洒的一跃而上,带领士兵们整装出发。  !pl<  
ch,<4E/c[R  
  一路上,全军士气高昂,经过十数日的赶路,总算来到关外附近驻扎屯军,桀雪斐知道再继续前进,他们就要面对一场恶战。 7 }(LO^,A  
OM{-^  
  桀雪斐为了部署作战计画,依次去了其他几人的帐棚,却没想到── >[,Rt"[V  
F%bv vw*(  
  “韶涵?”桀雪斐惊讶的叫着,因为他看见眼前两个男人相拥在一起的画面。什么时候韶涵有这种嗜好了? i;*c|ma1>  
YTQ|Hg6jO  
  “大哥!”韶涵惊吓得和对方立刻分开。 u!oHP  
`x~k}  
  “你是谁?”桀雪斐冲着刚才和韶涵抱在一起的小士兵厉声问道。 i|Lir{vW  
PDREwBX  
  “我叫玉萌。”那士兵被吓得声音发颤。 TmH#  
 h#^IT  
  “你怎么半男不女的?” j1v fp"J1  
|bi"J;y  
  听着对方犹如女人的声音,让桀雪斐一身鸡皮疙瘩,而一旁的韶涵却大笑起来,知道大哥误会了。 ``1#^ `  
|LcN_ ,}6  
  “笑什么?你对得起那位姑娘吗?你怎么会喜欢……”桀雪斐被气到不行。 "h_n/}r=  
Vhz?9i6|g^  
  “哈哈……大哥,她是女子,难道你认不出她吗?上次我救的就是她啊!”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