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48阅读
  • 39回复

[资料]暗算将军/由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6-02-07
三十 iCx}v[;Ol  
;V@o 2a  
  仔细瞧了瞧,怪不得刚才觉得面善,而且说话又细声细语的,原来就是这个姑娘迷得韶涵姓什么都不知道了。桀雪斐松了一口气,知道刚才误会他们了,但是他马上想起一件事。“韶涵,你怎么可以把这位姑娘带在身边?” MqRpG5 .  
3w6}%=)$8  
  “大哥!她不在我身边,我会担心她!” x%@n$4wk7  
2"~|k_  
  “但是妳把她带在身边,她遇到危险怎么办?” HFlMx  
+s$` kl  
  “我会保护她的!” %0&c0vT  
R%EpF'[~[  
  “交战的时候你还有工夫照顾她?” fY|P+{BO2  
| > t,1T.  
  “我当然会先杀敌,但是如果我出了什么事,玉萌会和我同生共死的。” /\-iV)h1@  
QA"mWw-Ds  
  “你们……”桀雪斐被气到不行,却又反驳不了。 }]BH "  
;D>*Pzj  
  “大哥,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请你原谅我。” 8x/]H(J  
]ur_G`B  
  “随你了。”桀雪斐说完便拂袖离去。 i[V\RKH*F  
gF53[\w^v  
  回到自己的帐棚,桀雪斐也无心思考战略,子雅代替他和其他人交代事情后,大家又都回到自己的帐棚去了。 yNDplm|9*  
IDn$w^"  
  “大哥,心情不好?” Ra)AQ n  
o ~`KOe  
  “没什么。” o>75s#= b=  
E>isl"  
  “你在羡慕韶涵吧?”子雅笑得别有深意。 zT+ "Z(oz,  
*0/%R{+S  
  “哼,把女人带在身边只会让她处境危险。” y\XWg`X y  
sWFw[ Y>  
  子雅笑得奸诈。“大哥真的这么想?” cB_ 3~=fV  
lB(P+yY,/'  
  “你那是什么表情?”桀雪斐有种不好的预感。 2o1 RJk9  
M3YC@(N% k  
  “难道大哥不想见一个人?” ^\FOMGai  
#& &  
  子雅的话让桀雪斐一惊,“你想说什么?别跟我绕弯子了。” nHIW_+<Mf  
gIcm`5+T  
  “大哥,你等等,我去带一个人来见你。”子雅说完,便走出帐棚。 8eZ^)9m  
_.K<#S  
  不一会儿,桀雪斐的帐帘再次被拉开,子雅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个小士兵,不过那个身形却很熟悉。“他……” H<bB@(i  
!i*bb~  
  “在下姓灵。”灵以蓉装出男人的声音。 ]Z#=w  
V [KFZSA  
  “小丫头!”灵以蓉的声音他桀雪斐能听不出来吗?子雅真是反了,都什么时候了,竟然把她也带来了。 z~y=(T  
}Uc)iNU  
  “雪斐!呵呵……”灵以蓉脱下帽子,垂下自己长长的发丝,甩了甩这几天都被绑得死死的头发,看得桀雪斐怦然心动。 Bp>Z?"hTe  
G&2`c\u{  
  “妳怎么……”虽然他很想见她,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实在很担心会给她带来危险。 N& 683z  
n 9X:s?B/  
  “雪斐,我好想你,不要生气嘛!是我求大哥带我来的。”灵以蓉抱着桀雪斐撒娇。 [')C]YQb=  
Y$\c_#/]  
  “大哥?”桀雪斐还挺好奇这个大哥是谁?莫非是…… (l ]_0-Z  
P'<D0   
  “我认了子雅做大哥啊!”灵以蓉开心的说着,如果不是子雅大哥答应她的无理要求,她也不可能跟来。 .;,` bH0  
$s`#&.>c-  
  “子雅,你本事可真大啊!”对灵以蓉他是发不出脾气,只好拿子雅出气。 =Eb4Iyz  
/pYp, ak  
  “小弟只是替大哥着想,现在我已经安全的把以蓉送到,我也该走了,你们现在想做什么都行,我不会让别人来打扰你们的。”子雅临走前仍不忘说着调侃的活。 u1) #^?  
^udl&>  
  “臭小子!”桀雪斐虽然不希望在这里看到灵以蓉,但是他还是很开心,这十几日下来,他的心始终都没离开过灵以蓉一步,朝朝暮暮思念着她,现在人在他身边了,当然很开心。 J e.%-7f  
E:ti]$$  
  “雪斐。你是不是不高兴我来?” JN> h:  
gtRVXgI  
  “妳为什么不在家乖乖的等着?” qx";G  
"w{$d&+?ag  
  “人家好想你,而且人家担心你啊!” q_z;kCHM  
q+{yv  
  “担心我?可是妳在我身边我会更加担心妳的。” : $N43_Wb  
RmJ|g<  
  “放心好了,关外的地理和气候我比谁都熟,子雅大哥说带上我还可以帮忙你们。”灵以蓉自信的说着,虽然战场上危机处处,但能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又有什么可怕。 zQoJ8i>  
BiA^]h/|  
  “小丫头,妳懂什么?”既然她都来了,当然不可能赶她走,只要让她安全的待在军营里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才对。 h<i.Z7F;tj  
([]\7}+8  
  “这几天我都有看到你操军演练,你真的好神气喔!” .jl^"{@6  
CFeAKjG  
  “小丫头!”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她注视着,早知道应该表现得更勇猛一点。不过桀雪斐仔细一想,这几天她都在军营里,那她是住在……看着灵以蓉水汪汪的大眼睛,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问。 Tx/KL%X  
Q]-r'pYr  
  “很晚了,妳先休息吧!” T7Yg^ -"  
cS"PIelR  
  “不要,我们一起睡!”拉着桀雪斐的手,灵以蓉坚持着,已经好多天感觉不到他的温暖了,她好怀念。 HO;,Ya^l  
n\H.NL)  
  “就那么喜欢和我一起睡?”这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难道她不知道男人有时是无法控制自己的。不过想想也好笑,他们都是夫妻了,有什么不可以做的? pJ]i)$M  
&(HIBF'O  
  “我喜欢抱着你睡,感觉很安心。”靠在桀雪斐的臂膀上,灵以蓉红着小脸。 0CRk&_ht  
,\n%e'  
  “那这几天妳都是和谁睡?”桀雪斐还是忍不住酸味十足的问道。 JgY#W1>  
R s)Nz< d  
  “呵呵,雪斐在吃以蓉的醋。” bM"crRG"  
p/k6}Wl  
  真是服了她,每次都不给面子的拆穿他。“到底和谁睡?” E{Ux|r~  
(haYY]W\  
  “我和床睡,子雅大哥和地板睡。”灵以蓉俏皮的回答,一想起这几日委屈子雅大哥睡地上,灵以蓉就觉得很内疚。 %;r0,lN|II  
bH-QF\>  
  “子雅睡地上?”桀雪斐还是头一次知道子雅会对人那么亲切。 V4PV@{G  
]}wo$7pO  
  灵以蓉抱紧桀雪斐,“天有点冷,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这几天子雅大哥……” k_E Jg;(  
(Q_J{[F  
  “没关系,应该多磨练磨练他嘛!”桀雪斐故意坏坏的说。 KI@OEy  
V<:)bG4;d  
  灵以蓉笑了,笑得好甜,只要在他身边她就感到很幸福。 XF6ed  
4x2 ;@Pd  
  “这几天妳要乖乖待在军营里知道吗?”桀雪斐叮咛着。 F> H5 ww9E  
1MPn{#Ff  
  “我知道了,我会乖乖的,你也要小心。” wn&5Ul9Elb  
Cu`uP[# ch  
  想念的人虽然在身边,但是眼前的恶战还是在所难免,为了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几日交战下来,桀雪斐失策的中了敌人的计谋,身负重伤。 ? JliKFD%  
+DR,&;  
  回到军营,桀雪斐执意不许别人告诉灵以蓉他的伤势。 } >z l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6-02-08
三十一 ]hNio6CVm  
xN lxi  
  “雪斐?”一看到桀雪斐进来,灵以蓉就敏锐的感觉到桀雪斐的脸色不对。 ncw)VH;_-  
'" MT$MrT  
  “以蓉。”桀雪斐无力的唤她,腰间的伤口还隐隐作痛。 hIBW$  
p.%lE! v  
  “你受伤了?”走到桀雪斐的身边,灵以蓉出其不意地拉开桀雪斐的上衣,一看到被鲜血染红的白布,当场便无法自制的流下眼泪,扑倒在桀雪斐的怀里。“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在这里你就不会受伤了!” 6'Sq|@VOi  
6}/m~m  
  灵以蓉知道一定是因为她,他才会分神。 h\<;N*Xi  
)4O* D92  
  “别傻了,和妳有什么关系!”桀雪斐咬着唇,伤口又开始泛疼。 >XU93 )CX  
<&87aDYz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很深是不是?”灵以蓉一看到那被包得密实的伤口,心就一阵疼痛。 ?YA5g' l  
:d`8:gv?  
  “已经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桀雪斐还是善意的说着安慰灵以蓉的话,不忍让她伤心。 Ymr\8CG/  
MI<XLn!*  
  “不要骗我,那么深的伤口怎么可能没事?”灵以蓉在桀雪斐的怀里哭得泪眼蒙眬。 9b}AZ]$  
;n-IpR#|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啊……”桀雪斐张开臂膀,想表示自己没事,不过动作太大牵扯到伤口,不禁痛呼一声。 3M&IMf,/@  
G2x5%`   
  “不要动了,你不需要对我掩饰!”灵以蓉拉住桀雪斐的双手,心疼不已。 GAlAFsB  
ly d[GfJ  
  “我不想让妳担心啊,傻丫头。”桀雪斐摸了摸灵以蓉的头,安慰着她。 ^;2dZgJ4^  
>8 V;:(nt  
  “可是你这样我更担心,都是我不好……”灵以蓉趴在桀雪斐的腿上哭得更厉害了。 _c|>m4+X  
l%"eQ   
  “不许再哭了,妳再哭,我的伤口又要裂开了。”桀雪斐打趣的说着,天晓得他再听灵以蓉哭下去,说不定伤口真的又会大出血。 -(>x@];r0  
ZzI^*Nyg  
  灵以蓉抬起头看着他,“那我不哭了,我扶你去休息!” QE!cf@~n"  
C-_u; NEu  
  桀雪斐躺在床上,长叹一口气,他没想到自己会那么失策,害得自己的军队士气被打击不说,还损兵折将。 |=38t8Ge&  
P). @o.xl  
  灵以蓉趁桀雪斐闭上眼休息时,走出帐棚去找子雅谈事情。 rM bb%d:  
SfL,_X]*  
  “以蓉……”桀雪斐说着梦话。 D;d;:WT5  
gXw\_ue<  
  灵以蓉回来后一直坐在床边没离开过,紧握着桀雪斐的手。“我在这……” `kj7I{'l%9  
1m ![;Pg3  
  虽然是说着梦话,但听到灵以蓉的声音后,桀雪斐立即安静下来,继续沉沉的睡去。 Y0eu^p)  
!.w S+  
  “好好睡,一切都交给子雅大哥吧!”灵以蓉自信的微笑着。黑夜中看着桀雪斐沉睡的样子让她有种很幸福的感觉,她不想再让他冒任何危险,他为了她中计受伤,她同样也可以保护他。 9B%"7MVn  
gT+/CVj R  
  桀雪斐的受伤让灵以蓉感到难受和不舍,因为她整颗心都已经属于这个男人,所以看着他流血的伤口,她的心就好像被撕裂一般。她清楚的知道,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她都无法离开他的身边,因为她真的陷进去了,而且执迷不悔、无法自拔,若是离开这个男人的温暖怀抱,她就会变得茫然,不知如何面对一切,所以她不能失去他,绝对不能。 TfxKvol'  
dy0!Zz  
  灵以蓉凭借着从小在关外长大的生活经历,把所有关外的地形和气候变化都告诉子雅,让他可以巧妙的安排进攻阵形,打得对方措手不及,最后全面围剿对方直捣黄龙。 :V"}"{ (6  
S%4hv*_c  
  “以蓉,大哥的伤势怎么样了?”子雅在帐棚外问着灵以蓉。 vxm`[s|QC  
m&x0,8  
  “好多了,这次多亏有子雅大哥!” AV'>  
Qh*|mW  
  “也多亏了妳才能把他们一举歼灭。” \\'!<Bn2d  
fLy s$*^)^  
  “哪里,我相信子雅大哥知道我有用才把我带来的吧?” [A3hrSw  
!g}9xIL  
  灵以蓉灵巧的眼神让子雅更加对她钦佩,其实这个小丫头很聪明伶俐。 Bg#NB  
R{*p \;  
  “我们过几天就要打道回府,回到家可要好好照顾大哥。” #S1)n[  
)\s:.<?EQ  
  “嗯。”灵以蓉满足的笑着,随后走进帐棚。 x-q er-  
 m>a6,#I  
  这几天桀雪斐都是灵以蓉在照顾,虽然身为主将领,但是因为身负重伤,不适合再继续参战,不过桀雪斐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子雅知道他拼死也要上阵杀敌,所以故意下点药让桀雪斐好好的多休息几天。 AU)Qk$c  
"ua/65cq9  
  “以蓉……”桀雪斐虚弱的叫她,“外面的战况如何?”这几天都是昏昏沉沉的,他都不知道已经过多久了。 )%)?M *  
~Ge-7^Fo7  
  “一切安好。”在他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前,灵以蓉不想把已经打胜仗的消息告诉他,因为子雅大哥说过,先不要让他受刺激。 tpA7"JD  
5Ss=z  
  “笑什么?”真是搞不懂她,整天笑呵呵的,有什么事那么值得开心吗? Vk8:;Hj  
.2Gn)dZU  
  “没什么,大夫说你的伤势已经好很多了,只是需要再休息一段时间。” J'Gn M?M  
}JAg<qy}  
  “休息?我睡了多久?我总觉得恍恍惚惚的。” rJ KX4,M  
A&)P_B1|  
  灵以蓉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他,他已经睡了十天,要是他太激动的话,伤口可是会裂开的。 N@Bqe{r6j  
:G$NQ* (z  
  “反正你好好休息就行了。”不善于说谎的灵以蓉只好转移话题。 g6;O)b  
M@ ! {m  
  “妳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虽然还是感觉昏沉沉的,但桀雪斐的脑袋还是很清醒。 z^ KrR  
d=Q0 /sI&  
  “没有啊!”灵以蓉心虚的回答。 p`T7Y\\#!  
6]CY[qEaR$  
  “妳的眼睛在乱眨了。”桀雪斐知道灵以蓉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眨着她的大眼睛。 LmseY(i N  
<x53b/ft  
  “那我告诉你,你不可以激动喔!”灵以蓉事先声明。 gcQ>:m i  
+%UfnbZ  
  看见桀雪斐点头之后,她才小声的说:“其实这场仗已经打赢了。” )CD4k:bm  
RXxi7^ U  
  “什么!”桀雪斐果然激动的坐起身,一时动作太大,伤口隐隐作痛。 Vzn0;  
t~]n"zgovz  
  “雪斐,不要紧吧?” gB|>[6  
\]<e Lw- v  
  桀雪斐不敢相信刚才所听到的,再问一次:“妳刚才说这场仗已经打赢了?” +D+v j|fn  
&=*sN`  
  “是啊!子雅大哥已经歼灭敌军了。” XuoyB{U  
URbHVPCPb  
  “你说子雅那家伙?”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子雅绝非等闲之辈,但是这也太令他意外了。 #kk5{*`  
<*I*#WI&B  
  “我睡了几天?”  @EURp  
37biRXqLH  
  “十天。” 0}YadNb7  
++UxzUd  
  “什么!是不是子雅那家伙下了药?”除了他还有谁手段那么高明,而且懂医药的除了他还有其他人吗? lYS "  
uhv_'Q  
  “只是下了一点点药。”灵以蓉不好意思的说。 R&:Qy7"  
Ji1#>;&  
  “哼,还好意思笑,就知道帮着妳的子雅大哥欺负我。”既然仗都打赢了,他还计较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子雅怎么可以轻易的取胜? G)f!AuN=  
>wFn|7\)s>  
  “你不生气了?” R((KAl]dL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6-02-09
三十二 JfIXv  
(WyNO QO'  
  “我可不想我的伤口再裂开。”桀雪斐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o>=^N  
QxYm3x5  
  “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气。”搂着桀雪斐的脖子,灵以蓉撒起娇来。 o5o myMN  
#n>U7j9`O  
  “好了,别这样,我的伤口又要裂开了。” q<&1,^ A  
<_Yd N)x  
  从帐棚外就可以听到桀雪斐一声接着一声的“哀号”。 .LDZqWr-  
j\ y!  
  翌日,桀雪斐回到桀府后便一直卧床静养,灵以蓉当然在他身边仔细的照顾着,三位长辈都瞧在眼里甜在心头。 _Raf7W  
yQhO-jT  
  “我说忡顷啊!我们不用再瞒下去了吧,瞧他们俩的感情已经很稳定了。” :?xH)J,imk  
$OZ= L  
  “我看现在还不行,等雪斐身体恢复了再说吧!”灵忡顷还是不放心。 WWp MuB_G  
1J[$f>%n]  
  “老爷,你就别急了,我也觉得现在不适合告诉他们,雪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他们现在感情很好,但如果告诉他们实情,我担心雪斐会以为以蓉也在骗他。”桀夫人看着雪斐长大,当初他母亲离开他时,从他知道母亲欺骗他开始,雪斐的转变她都看在眼里,虽然这次雪斐是真的爱上以蓉,但是她还是担心他会连不知情的以蓉都责怪在内。 OJu>#   
_&]7  
  “嫂子说的是,我也担心这一点。” r[(;J0=  
MH#Tp#RG  
  而不知情的灵以蓉和桀雪斐却依旧恩爱缠绵,整天黏在一起。 +ZbNSN=  
rmggP(  
  “雪斐。”灵以蓉端了碗汤进房,就看见桀雪斐在活络筋骨。 a>l,H#w*vW  
A{4,ih"5  
  桀雪斐已经躺了快一个月,再整天睡在床上,他怕到时连走路都需要人扶了。“以蓉,又拿什么好吃的来了?” Zoxblk  
QY4;qA  
  “炖汤,是我亲手做的喔。” D'u7"^=  
$365VTh"  
  “最近辛苦妳了。”桀雪斐抱住刚放下汤的灵以蓉。  '4{=x]K  
L~t< 0\r  
  “没什么,如果不是我跟着去,你就不会受伤了。”一说到这里,灵以蓉的心就好疼,一股内疚立即涌上心头。 % Q6 za'25  
0)Ephsw  
  “不关妳的事,是我不够小心,和妳没关系。别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知道吗?”桀雪斐不准她胡思乱想。 I<940PZ  
o0C&ol_  
  “我知道了,只要你没事就好。”还是靠在他的怀里较温暖。 WSHPh hM  
]j*2PSJG  
  看着桀雪斐和灵以蓉越来越恩爱的样子,桀夫人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们,他们的相遇和婚事其实都是暗中安排好的。 cFL~< [>_  
]P?< 2,  
  还是再等一段日子再说吧! qNEp3WY:  
X$Vi=fvt  
  经过一段时间的静养,桀雪斐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在一个月色特别美的夜晚,回到寝房的桀雪斐轻柔的从后面环抱住灵以蓉,他想要她。 II\&)_S.4  
@]@|H?  
  “雪斐……”灵以蓉感觉到桀雪斐的渴望,一颗心紧张得直颤抖。 0t <nH%N}^  
u!_l/'\  
  桀雪斐轻轻的抱起她,躺在柔软的被褥上,灵以蓉羞红了脸。 \(o"/*  
Swi# ^i  
  他靠近她,“害怕吗?” K1B9t{T  
c0!.ei  
  温柔的声音让灵以蓉放松下来,羞怯的摇着头,因为她也爱这个男人,所以她想把自己完整的给他。 /zn=AAYb  
W :w~ M'o  
  桀雪斐笑了,唇瓣热切的探索她的全部。 }x8!{Y#cF  
jm_-f  
  “你的伤口……”灵以蓉担忧着刚痊愈的桀雪斐。 $ {Z0@G+  
LQ0/oYmNc  
  “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桀雪斐凑近她的耳边温柔的低吟。这个夜是令灵以蓉和桀雪斐都无法忘怀的美好夜晚,在幽静的夜色下,房内时不时传出令人听了为之脸红的微妙喘息声……  Et>#&Nw8  
VK}4 <u  
  桀雪斐终于拥有了灵以蓉,她已经真正成为他桀雪斐的妻子,所以他也开始打算起以后的事,没过多久桀雪斐就被召进皇宫,至此可说是一切顺利。 i,Ct AbMx  
FaHOutP  
  “以蓉。”桀雪斐从皇宫回来,一看到灵以蓉就自然的想搂住她。“我已经对皇上提出辞官的事了。” $H:!3 -/  
( eV,f  
  “你说什么?”灵以蓉万分惊讶,不敢相信桀雪斐刚才说的话。 h nydH-;cz  
5xH=w:  
  “因为有了妳,我不想再拿自己的生命当赌注。”桀雪斐捧着灵以蓉的小脸。 <2U#U;  
'9\cIni0  
  “但是……”灵以蓉没想到桀雪斐会为自己付出那么多。 ^'QO!{7f  
Vh-8pF t  
  “我不想每次打仗都把妳带在身边,也不想哪次我一去就再也回不来。现在不一样了,妳已经是我的女人,我怎么能把妳晾在一边。” [O3:?BNY  
=$OGHc  
  桀雪斐说得坦白,自然让灵以蓉想起桀雪斐大伤初愈,他们结合的那一夜,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她很高兴桀雪斐对她的这番心意,只是她也知道他是个属于战场的男人,将来他会后悔吗? UZ<K'H,q  
Sp>g77@  
  “以蓉,以后每天我们都在一起,虽然我不喜欢做生意,但是我会努力学习。”此刻,桀雪斐像个小孩般单纯。 nI6 gd%C  
`,]Bs*~  
  “雪斐,你不后悔吗?” {KgA V  
-'Z Gc8)  
  “小傻瓜,为妳做的事,我不后悔。从第一次见到妳时,我就爱上妳了,我不后悔撕毁我和妳订的那张协定,也不后悔向皇上辞官,为了妳什么都值得。”桀雪斐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他说的,但是面对着灵以蓉,他的真心话自然的便流露出来。 x)C}  
:9QU\{2  
  “雪斐,我也不后悔认识你、不后悔爱上你。”灵以蓉感动得喜极而泣。 5t:Zp\$+`  
RQ E]=N  
  因为前一阵子在关外的那场战争,波及到生意在关外的灵忡顷,装了那么久的穷人,他实在没办法再掩饰下去了,那边的生意需要他回去处理,可是他既不能故意失踪,又不能告诉女儿其实他并没有破产,只是为了让她可以嫁给桀雪斐而故意流落到江南,不得已才装出生意失败的样子。 }sxs-  
l`\L@~ln  
  “凛天,我真的得回那边去了,可是以蓉这边,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再不回去处理一些善后事宜,他可真的要破产了。 :=Zd)i)3  
21OfTV-+3  
  “忡顷,真是抱歉,如果不是因为雪斐,也不至于……这仗偏偏又在那里打,真是的……”为了娶这个老友的女儿,不只要让老友装破产,还要他隐瞒自己的女儿,现在还不能放他回去打理生意,桀凛天感到万分抱歉。 l]|&j`'O  
_,^f,WO~  
  “我现在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许多的工人还等着吃饭呢!”灵忡顷是关外第一富豪,拥有的农庄不在少数,但经过这次战争,被破坏得很厉害,所以需要他这个主事者回去好好的处理。但是一想起女儿的终生幸福,不禁让他犹豫起来。 nxN("$'cq  
'NWvQR<X  
  “老爷。”从房里走出来,桀夫人知道这事不能再拖了。“虽然我觉得这事不适合现在告诉他们,但是忡顷的生意不能再这样丢在那里不管。” fo}@B &=4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6-02-10
三十三 3_\{[_W  
OS"{"P  
  “可是如果雪斐知道我们骗他,他会不会责怪以蓉?”灵忡顷说出担心的事。 9P7xoXJ@y  
oNuPP5d[]  
  正当灵忡顷提到灵以蓉的名字时,正巧被经过的桀雪斐听到,于是停下脚步,但他不清楚灵忡顷所说的骗是指什么? HQ^9 [HN.  
${hyNt  
  “不说也不行了,我看雪斐很爱以蓉,他应该不会怪罪于她。”娘亲的话让门外的桀雪斐眉头一皱,误以为这事与灵以蓉有关系,难道她骗了他? 44|deE3Z  
L)q`D2|'  
  “万一雪斐又想起他娘亲的事,他认为以蓉也是在欺骗他怎么办?” D899gGe  
-:MmSeG7gO  
  灵忡顷的话让桀雪斐一惊,为什么要提起那个他不想再想起的女人,为什么灵以蓉会和她一样?桀雪斐一时无法厘清自己的思绪,脑海中乱成一团,灵以蓉在骗他吗?他实在无法接受。 *\D}eBd|  
/N>} 4Ay  
  “忡顷,只要我们跟雪斐说,当初是我们安排他们认识的,一切和以蓉没关系不就可以了。” 88+ =F XG  
ytiyF2Kp  
  娘亲的话让桀雪斐顿时怒发冲冠,一股心痛的感觉涌上心头,为什么她要骗他?当初的见面原来只是作戏,桀雪斐没仔细思考就认定灵以蓉从一开始就在欺骗他的感情。 &qKig kLd  
R!6=7  
  他被骗得好惨,他还以为他找到一个值得他信任的妻子,原来他错了,错得太离谱了,他还为她撕了协定、为她辞官……他是天底下最傻的傻子。 gi$XB}L+X  
sJU`u'w  
  失落的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桀雪斐一闭上眼就想起小时侯十岁生辰那天,娘无情的离开、想起娘答应过他会带礼物回来庆祝,但是他怎么等也等不到。 wxdyF&U n  
;gB`YNL  
  桀雪斐回忆起娘亲纯真迷人的笑容就好像灵以蓉那般,那个曾经说要保护他的娘亲抛弃了他,而曾经说真心爱她的妻子,竟然也是从一开始就和大家一起串通起来骗他,他实在无法原谅她! 27#5y_ `  
3)N\'xFh@  
  “雪斐,你怎么了?”灵以蓉站在床边看着桀雪斐一脸阴郁的样子,但桀雪斐却用很不自然的眼神回望她,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T@ YGB]*Y  
K8[DZ)rO;Z  
  桀雪斐突然用力拉过她,两人的脸凑得很近,桀雪斐想看清楚这个骗得他好惨的女人。 5iX! lAFJ  
kxB.,'  
  “雪斐……”灵以蓉还没把话说完,桀雪斐就霸道的强占她的唇。 [ .,>wo~  
7(a2L&k^  
  桀雪斐的心好痛,为什么骗他的居然是她,他不能原谅她。 (R}ii}&  
R W/z1  
  他放任自己的思绪,最后一次的占有她。 } ?@5W,  
g{k1&|  
  “雪斐……”桀雪斐强势的侵入让灵以蓉喘不过气来,她不知道桀雪斐是怎么了,只感觉到一种椎心刺痛的感觉,为什么他会这样对她? Kb ;dKQ  
>TL^>D  
  许久,桀雪斐依依不舍的离开灵以蓉的身子,不带任何留恋的拂袖而去。而留在屋内的灵以蓉静静的痛哭着,这到底是为什么?不知情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d[gl]tj9  
Oft arD  
  桀雪斐不知不觉中来到望月庭,他记得子雅已经和仪聍说过,他不会再来,但是他此刻不知道该去哪里买醉,习惯性的便走入望月庭,这让依旧没有忘却桀雪斐的仪聍又感觉到一丝希望。 J:dof:q  
u+9<&)X0  
  “你怎么了?”看着独自喝着闷酒的桀雪斐,仪聍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H'a4G3  
?kw&=T !  
  她不知该说什么,她从来没看到过如此彷徨的桀雪斐。 ?NNn:tiD  
S*)1|~pRvQ  
  “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很可怜吗?”桀雪斐看着仪聍的眼神一阵心痛,为什么又要让他想起那个丫头哀伤的眼神。 c8 K3.&P6  
0\{BWNK  
  “雪斐,我扶你到床上休息,你别喝了。”仪聍不想桀雪斐伤害自己的身体,虽然子雅说过那番话后他真的再也没来过,但她还是依旧很关心他的消息,自然也知道他才刚重伤初愈。 .] 4W!])9  
g8;D/  
  “也许我是该睡一会儿……”桀雪斐无力的说着,喝酒只会让他越来越心痛。 1-SVCk -  
?gGt2O1J  
  躺在床上的桀雪斐,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不舒服,他的心好乱,真的好乱。 1xyU  
PrQ?PvA<L  
  仪聍坐在床边不知所措,而她的模样在已经喝醉的桀雪斐眼里却勾勒出另一个人的模样。 Yx'res4e  
{Ee>n^1  
  “以蓉、以蓉……”伸出右手,桀雪斐想触碰他所看到的灵以蓉。 pb60R|k  
I0AJY )R  
  仪聍接过他的手安抚着他,“我在这儿。”虽然知道他认错人,她的心也为之痛了一下,但是她终于知道他是在为她的妻子心痛。 HWns.[  
,?UM;^  
  “为什么?为什么妳要骗我?” QR?yG+VU  
Mk<Vydds  
  桀雪斐在说什么?仪聍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 Kr'f-{  
M$4k;  
  她很茫然,他知道桀雪斐爱惨了他的妻子,可是她骗了他什么? Sgim3):Z  
B!{d-gb  
  就在仪聍还在思考的时候,桀雪斐一把抱住她。“以蓉,妳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妳没有骗我、妳没有骗我。”桀雪斐的泪无法控制的落下,像个孩子般哭闹着,最后渐渐的沉入梦中。 ~vLW.:  
u&G.4QQF  
  抚摸着桀雪斐布满泪痕的脸,仪聍的心情好复杂,当他出现的那一刻她的心是无比的雀跃,但见他为另一个女人哭泣的时候,她的心都碎了。 8x`.26p  
Cg*H.f%Mr  
  桀夫人进到儿子房里。 :Hxv6  
Z{?G.L*/  
  “以蓉,瞧见雪斐了吗……咦?妳的脸色很不好,不舒服吗?” -G6U$  
!ct4;.2 D  
  “我没事。”灵以蓉不想让婆婆担心,“娘找雪斐有什么事吗?” I}R0q  
=hl}.p  
  “有件事,我想找你们谈。”想了许久,桀夫人还是决定要告诉他们实情。 Z(Jt~a3o  
Po%(~ )S>  
  “雪斐他不在。”灵以蓉轻描淡写的回答。 4ni3kmvX  
MuSUKBhM  
  桀夫人感到奇怪,自从儿媳妇进门以后,桀雪斐从不会一大清早就不见人影,这绝对有问题。“雪斐那么早上哪儿去?” y.q(vzg\_  
0c#/hFn  
  灵以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也想知道他昨天去了哪里。“娘,您有什么事告诉我,我转告他好了。” @|tL8?  
3F<VH  
  她怎么能先告诉她,一起和他们说就是要预防桀雪斐误会她呀! r#Oo nZ  
PxS8 n?y  
  “娘,妳怎么了?”婆婆的表情很怪异,灵以蓉不禁疑惑,昨天桀雪斐奇怪的行为,今天婆婆的表情都好像有事瞒着她。 6Avw-}.7>  
8Bjib&im  
  “没事,等雪斐回来,你们一起到大厅。”既然儿子不在,桀夫人怕自己不小心露了口风,只好先回避。 wLOB}ZMT  
PU1Qsb5  
  “那我送娘回去吧!” ry`z(f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6-02-11
三十四 Mdl{}P0)  
Ry%Mej: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妳脸色不太好,先去休息吧!” `bZ/haU}A  
DGAX3N;r6{  
  灵以蓉哪有心思休息,但又无处可去,便去看后园的那两只小兔子,看牠们依旧一副很恩爱的样子,她无奈的笑着,心中有种委屈的感觉,总觉得整个家的气氛都怪怪的,这几天长辈们吃饭的时候很少说话,父亲的表情也很奇怪,她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 bpKZ3}U  
Z(Bp 0a  
  于是灵以蓉跑到父亲的房间,看见他正在收拾行装。“老爹,您在干嘛?” ?zQA  
*7h!w!LN~  
  “没什么。”灵忡顷站在床前努力的挡住正在整理的衣物。 hb^7oq"a  
]@0NO;bK>F  
  “老爹,你后面是什么?”灵以蓉走过去,“你要出远门?” >+ 4huRb  
nE^Qy=iE  
  灵忡顷叹了一口气,到底该不该跟女儿说? 0sh/|`\  
9Y<#=C  
  “为什么我觉得你们每个人都好奇怪,你们瞒了我什么?”灵以蓉一头雾水。 4j!]:ra  
;kJu$U  
  “以蓉,妳听爹说!”灵忡顷知道事情摆在眼前,不能再拖了,“其实爹并没有破产,也没有得什么重病。” \Fe_rh  
AC.A'|"]i  
  灵以蓉睁大眼睛盯着父亲看,父亲却避开她的目光,继续说着:“其实爹和雪斐的爹娘是旧识。还记得妳那个斐哥哥吗?那个人就是雪斐。” s6 }X t=j  
|7^^*UzSK:  
  灵以蓉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小时候见过一面,那个有着冷漠眼神的男孩竟然就是桀雪斐? a9~"3y  
nB5Am^bP  
  “雪斐的爹也是装病,你们的相识都是我们一手安排的。” \%,&~4 !  
?kt=z4h9(  
  灵以蓉全身颤抖,她终于明白桀雪斐为什么会那样对她,他一定以为她也在骗他,她的心一阵刺痛,为什么他会不相信她? dm R3Y.\jd  
Z|^MGyn  
  “以蓉,我知道这事是爹不对,但爹也是为了妳着想。”灵忡顷知道这孩子一向有委屈都往肚子里吞。 U($^E}I2(  
rrQ0qg  
  “爹,您是不是要回关外?”灵以蓉平静的问。 Za\RM[Z!I  
&^ceOV0+  
  “是的,那边的生意因为这场战争受到很大的影响,爹必须回去看看。” SbJh(V-pr  
2 _Jb9:/X  
  “爹,我和您一起回去。”灵以蓉的心跌到谷底。她知道她不走的话,等桀雪斐回来也一定会赶她走,不如自己先离开。 ,m"l\jP  
b`?M9f5  
  “妳在说什么傻话?妳担心雪斐会误会妳吗?这解释清楚就可以了。” ;?#i]Bh>S  
l!Nvn$h m  
  “不用了,他不会回来了,他不想再见到我,因为他认定我骗了他。”灵以蓉心灰意冷,任由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老爹,我们一起回去吧!让事情回到最初,这样也许是最好的。”灵以蓉不想面对桀雪斐赶她走的情景,虽然她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离她而去,但当这一天降临的时候,她却是心痛万分,因为她深爱着他。 I(F1S,7  
6S` ,j  
  “妳考虑清楚了?” =rE `ib  
Xb8:*Y1'  
  灵以蓉点着头,眼泪依旧不停的落下,因为她的心好痛。 u/K)y:ZZ  
V9);kD  
  “老爹,您好了叫我一声,我回房收拾一下。”说完灵以蓉便回房收拾。 8P'En+uE1|  
1\7"I-  
  一路上她的步伐变得好沉重,这里曾拥有的一切马上将变成回忆了。 hU)f(L  
/x"pj3  
  一边收拾衣物,一边回想着过去的种种,这几个月来的甜蜜日子让灵以蓉不敢去想它们曾经真实存在过,原来他们都被骗了,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 R?e7#HsJ  
$@f3=NJ4k  
  走出这间房间,灵以蓉才发现她可以带走的东西只是一些随身衣物,原来她拥有的是如此之少。 zinl.8Uk  
,^+#M{Z  
  临走前,灵以蓉去大厅拜别公公和婆婆,感谢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的照顾。 vu>YH)N_h  
I<9n(rA  
  “以蓉,妳这是干什么?”看到灵以蓉要离开,桀夫人不解。 u& AQl.u  
%zRiLcAT  
  “娘,请您把这封信转交给雪斐。”灵以蓉拿出一封信交给婆婆。 kT>r<`rt  
xI-=t ib  
  “以蓉,妳这到底……”桀夫人仍是不明所以。 =}B4I  
<^H1)=tlF  
  “以蓉,妳爹告诉妳了吧?”桀凛天猜想她已经知道真相,不然怎么可能拿着行装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Q0 uP8I}n  
Gvt;Q,hH  
  “是的。”轻描淡写的回答,灵以蓉不愿再多谈。 B9m>H=8a  
%h/#^esi  
  桀夫人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什么挽留这个好儿媳妇。 z'\}/k+  
-hU>1ux&V  
  “以蓉,妳考虑清楚了没有?雪斐那小子知道吗?”桀凛天再问。 mSk :7ozZ  
fN"oa>X  
  “雪斐他应该都知道了,所以我想我该走了。”灵以蓉低下头,生怕自己的泪会不争气的落下。 uVuToMCp  
iq^L~RW5e  
  “这里一直是欢迎妳的,如果你爹那边稳定下来……”桀凛天仍抱着一绵希望,却被她打断了。 ^qus `6  
Ah>krE0t  
  “我想我不会再回这里了。”灵以蓉口气异常坚定。 q\HBAr y  
@"0N@gU  
  桀凛天一时之间不知道还可以说些什么,脸上的表情很凝重。 ^-;Z8M  
4$2T zJE  
  “老爹、娘,这几个月来你们对我的疼爱,以蓉会记在心里,谢谢你们的照顾。”灵以蓉虽然也是被蒙骗的一方,但是她体谅着做长辈们的用心,既然桀雪斐不相信她,她也不想怪罪年事已高的长辈。 5XUI7Q%  
D"f(nVEr  
  看着两老都不再说什么,灵以蓉向他们拜别:“老爹、娘,等一下我就和我爹一起回去,你们不用送了!”当说出这一字一句的时候,灵以蓉才感觉到原来压抑自己的感情这么难、这么痛。 :Qp/3(g e  
PQ1NQy8  
  马车已经在府外准备好了,上了马车,灵以蓉靠在窗边,呆滞的表情让灵忡顷很担心。 *~^^A9C8  
M?u)H&kEl  
  “以蓉,累的话可以闭上眼休息一下。” >@uYleD(  
>WX'oP(<  
  “知道了……”灵以蓉依旧看着窗外,她在等待着一个人,但是随着马车渐渐离去,她期盼的人还是没有出现,泪水再度控制不住的滑落下来。 r |/9Dn%  
%C<eR_  
  灵忡顷知道女儿的心一定很不好受,虽然当初他也觉得不妥,并料想到这样的局面,但他依旧相信桀雪斐是真心爱他女儿的,也许谎言被拆穿是好事,分开可以可以让他们了解对彼此的爱有多深。 owhht98y(  
ZxW V ,s&p  
  灵忡顷和灵以蓉离开后,不知情的桀雪斐还是整日在望月庭买醉,他不知道回去后该怎么面对灵以蓉。他的心好乱,因为他容不得她骗他,但也不舍得赶她走。 OH w6#N$\  
A5b}G  
  躺在床上的桀雪斐迷迷糊糊的沉浸在梦中,那个不需要去面对现实的世界,眼前的画面好像回到了过去,那个才十岁的他,有个整日和他嬉闹的爹,有个慈祥的大娘,还有一个笑起来永远那么美丽的娘亲──雪缦篱。 XN@5TZoaW  
X {$gdz8S9  
  “娘……”小雪斐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撒着娇。 Ud](hp"  
=k'dbcfO$9  
  雪缦篱疼惜的把小雪斐搂得紧紧的,用细嫩的脸庞磨蹭他的小脸;小雪斐笑着抚摸娘亲的脸,感觉好温暖。 <ANKoPNie  
."R 2^`  
  小雪斐最爱的就是每天笑脸迎人的娘亲,因为对小小年纪的他来说,娘亲是唯一一个对他百依百顺的人,他想要什么娘亲都会给他,所以他十岁大了都还整天赖着娘亲要抱着他一起睡。 f.,-KIiF  
f[.]JC+,  
  所有人都知道小雪斐是多么黏他的娘亲,每日午后的桀府后院都会传来母子俩嬉闹的欢笑声,任何人听见都会会心一笑。 4b4nFRnH  
;VvqKyUh7`  
  “我亲爱的、美丽的娘亲……”小雪斐的嘴一向很甜,他抱住母亲又开始撒娇。 {+Eq{8m`  
p=eSHs{>A  
  “什么事啊?我的宝贝儿子?”雪缦篱也很疼爱这个可爱的儿子。 3TO$J  
^O4.$4t|  
  “再过些时候就是我的生辰了?呵呵……” b4i=eI8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6-02-12
三十五 c L*D_)?8  
.LafP}%  
  “雪斐在向娘讨礼物是吗?”雪缦篱知道小雪斐在打什么鬼主意。 ,*0>CBJvv  
iAf, :g  
  小雪斐傻笑着,窝在娘亲的怀里,可是雪缦篱的脸色却显得有些忧伤。 ?TE#4}p|  
yhQo1e>  
  在小雪斐生日的前夕,他经过父亲的寝房,听到里面的声音很嘈杂,有爹的声音、有大娘的声音还有他娘亲的声音……他们在吵什么? @[zPN[z .  
; {I{X}b  
  当时并不算很富裕的桀府留不住想过更优渥生活的雪缦篱,她想带着小雪斐一起离开,却遭到桀凛天的反对。 2)[81a  
EW2e k^  
  在门外偷听的小雪斐虽然搞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吵什么,可是他隐约的听到有人要离开这个家。 uT;Qo{G^  
%K ]u"  
  小雪斐受不了大人益发激烈的争吵,冲进了房间。 0dIJgKanGP  
?FMHK\  
  房内三个人,看着小小的雪斐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脸色都变得尴尬。 7qzI]  
Mw+]*  
  “雪斐?”雪缦篱蹲下身子,温柔的摸了摸儿子的脸。 'M G)noN5  
k ( R  
  而小雪斐只是愣愣的看着母亲,虽然刚才的话他还不清楚,但他知道娘亲可能会离开这个家,她不要他了吗? Re.fS6y$>  
w@oq.K  
  “妳想走的话,请便!但是雪斐不能让妳带走。”桀凛天气得大叫。 (T`x-wTl  
OO\UF6MCU  
  小雪斐傻傻的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娘亲,她为什么要离开这个家? 67f#Z&r2k  
i;Gl-b\_h  
  “雪斐……”雪缦篱紧紧抱着雪斐痛哭,许久之后,放开小雪斐独自冲出去。 V_Y SYG9f  
"rkP@ja9n  
  小雪斐本能的追出去,因为他知道他快失去他的娘亲了;可是他却被父亲紧紧的抓住,只能痛哭失声。 pGUrYik4  
+d Ig&}Tr  
  睡梦中的桀雪斐默默的流着泪,那是他不堪回忆的过去,那个他曾经深爱过的娘亲就这样离开了。 /R@eOl}D  
mI9~\k&9  
  回忆再次渐渐呈现,寒冷的冬季,在娘亲已经离开的十岁生辰,大病了一场的小雪斐呆呆的坐在大门外等着娘亲的出现。幼小的他始终在等待娘亲回来。桀凛天又气又心疼,拉着小雪斐进屋,可是他不要,因为他相信他的娘亲不会不要他。桀凛天只好作罢。可是小雪斐再怎么等,那个想见的人都没出现。 lP\7=9rh^x  
iO>2#p8$NR  
  在漫长的等待和期盼中他渐渐长大,脾气也变得越来越糟,也许是潜意识里生气父亲赶走母亲,所以从不给父亲好脸色;虽然他知道他娘当初想带他走,可是他无法原谅她抛弃他父亲只是为了钱财,于是他再也不相信女人。 I?EtU/AD  
-}AAA*P  
  桀雪斐闭着眼深锁着眉头,眼前的画面不知道怎么突然变得很蒙眬…… >WVos 4  
p2cwW/^V  
  一个嘟着嘴的小女孩和当时已经十二岁的他相视,他不理那个女孩子,那个小女孩却绕着他转。弄得他很心烦,气得瞪她,那个小女孩也狠狠的瞪着他,对他贼笑一声,用力一脚踩在他的脚上,“妳干什么?” hilgl<UF  
Lh`B5  
  “你终于说话了?呵呵……”小女孩得意的笑着。 'LC-/_g  
kn 5X:@{  
  躺在床上的桀雪斐嘴角也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AUtUp kOo  
NP#6'eH\  
  此时,一种刺痛的感觉折磨着他脆弱的心,灵以蓉的脸忽然浮现。她在哭,哭得好厉害,乱了他的所有思绪,桀雪斐想上前抱住她,可是距离好远,他走不过去,怎么也抱不到以蓉,他该怎么办?他的梦被种种的回忆片段给打乱了,就算是在梦中也无法逃脱思念以蓉的痛苦,瞬间画面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敲击,灵以蓉就这么在他眼前破碎,让他整个人蓦然惊醒。 #lDW?  
7B@ 1[  
  “雪斐,你不能再这么喝下去,已经好几日,你该回家去了。”看着一起身便要喝酒的桀雪斐,仪聍担忧着。 Abc%VRsT  
Kt5k_9  
  “我不想回去。”他连睡着都逃不过那丫头的迷惑,只好继续买醉。 : *8t,f~s^  
BVzMgn;  
  仪聍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好几天前她就听说那个丫头已经随他的父亲回到关外,也许是私心作祟她并没有告诉桀雪斐,但看到桀雪斐这个样子,她觉得不告诉他好像很残忍,如果他知道那个女人已经走了,他会不会再也不来了? {\vcwMUzZ  
=p2: qSV  
  “酒没了,再去拿酒来。”桀雪斐没看到仪聍的异状,只顾着喝他的酒。 hka%!W5  
shEAr*u  
  “雪斐,我有话跟你说。”仪聍还是决定要把事情告诉他,她看得出他有多爱那女人,就算她现在不说将来他也是不会再回来的,感情真的是不能勉强的。 &fsk ESV0  
EnmMFxu<  
  “妳想说什么?”桀雪斐僵硬的傻笑着,他哪有工夫听无关紧要的事情。 \6bvk _  
h6bvUI+|h  
  “灵以蓉已经回关外了。” -x:7K\=$SX  
v;-0^s/P  
  仪聍的这句话让桀雪斐顿时瞪大眼睛,他抓紧她双肩。“妳说什么?以蓉那丫头回关外?谁告诉妳的?” X}5"ZLa7l  
`c|H^*RC  
  桀雪斐用力之大,让仪聍被他抓得很疼,可她的心更疼。“你来的第二天,她就走了。” /VP #J<6L  
j|qdf3^f  
  桀雪斐乱了,为什么他还没说要她走,她就自己走了?他狠狠的大拍桌子,立刻夺门而出,他要问清楚一切,为什么连爹娘都没阻止那个丫头,他不信那个丫头就这样走了。 'PW/0k  
%U .x9UL  
  “娘!”一进门桀雪斐就大叫着。 h+cOOm-)  
jxq89x  
  “雪斐?”桀夫人等了几天,这个孩子总算是回来了。 =NPo<^Lae  
o_ixdnc  
  此时的桀雪斐已经完全清醒,所关心的只有灵以蓉。“娘,快告诉我,以蓉真的走了吗?” wc}4:~  
TF,([p*  
  “现在知道关心人家了吗?已经走好多天了,以蓉有封信要交给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你为什么不相信以蓉?” irGgo-x  
v%E!  
  桀夫人实在想不透儿子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又为什么不相信媳妇同样也是不知情的。 y,$zSPJCi  
+J2;6t  
  “你们一起串通好,这一切都是骗局不是吗?妳和以蓉父亲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桀雪斐气愤的大喊。 * o#P)H  
!mu1e=bY>  
  “雪斐,那天你都听到什么?”桀夫人紧张的问,这个傻儿子一定是误会了。 Tu}?Q. pKo  
~cb7]^#u1l  
  “我听到你们说,只要你们跟我说当初是你们安排我们认识的,一切和以蓉没关系不就可以了。难道这不正说明以蓉也知情吗?现在她知晓我已经知道她骗了我,所以走了是吗?”桀雪斐咬紧唇。 >\ x!a:}  
+$ 0wBU  
  桀夫人惊讶得无言以对,她就知道其中一定有误会,那些话对不了解所有状况的桀雪斐来说,自然会认定以蓉也是知情的。都怪她当初说的时候没考虑到那么多,可她又怎么知道那些话会被雪斐听到。 fO t?2Bh  
_o'a|=Osx>  
  “你误会以蓉了,以蓉根本不知情。” sMgRpem;  
7\[)5j  
  “哼,那妳为什么要特意说和以蓉没关系?根本是有心骗我。”桀雪斐不相信她的解释,他恨欺骗他的人,但他的心还是疼痛着,因为他还爱着她。 ti!kJ"q  
){*9$486  
  “雪斐,你真的误会以蓉了,我们担心早告诉你们,你会误会以蓉,所以才和忡顷商量怎么和你说,可你怎么就是偏偏给误会了……”桀夫人越说越无力,想起灵以蓉走时的忧伤表情,真的觉得很对不起那丫头。 lC@wCgc  
7()5\ae@q'  
  “到底怎么回事?谁可以把这一切的来龙去脉说给我听。”看着娘亲的样子实在不像在说假话。 =R*IOJ  
8S5Q{[!  
  “还记得你小时候见过的小蓉吗?那个当年才四岁的小女孩。” JsEnhE}]  
OW#G{#.6R  
  桀雪斐回忆着,他不明白娘为什么这么问他。“小蓉?那个在关外见过的小女孩……”一说到这里,他愣住了,难道她就是灵以蓉?桀雪斐的惊讶溢于言表。 {REGoe=W%  
L uW""P/  
  “想起来了吗?那时你没看到小蓉的父亲,其实他就是以蓉的父亲──灵忡顷,我们两家是世交,可是因为忡顷长年住在关外,我们的往来很少,那时候你还小,你娘走后你总是郁郁寡欢,我们才想带你去关外,只是正巧那时忡顷不在,而以蓉那时才四岁,我记得你从来都没笑过,可是以蓉却让你笑了出来,那时你娘走了两年了,娘很担心你,可是那个小女孩却让你笑得如此灿烂,所以娘一直把她放在心里。 !#W3Q  
5Zmc3&vRl  
  当她长大成人的时候,我才和你爹说要安排你们在一起,可是我担心你有所抗拒,才和以蓉的父亲事先商量。原来忡顷其实也有这想法,因为他告诉我,以蓉虽然那时候还小,但是一直希望再见到那个总是板着脸的斐哥哥。” Ocn@JOg  
O@w_"TJP/z  
  听到这里,桀雪斐笑得苦涩,怪不得他总是从灵以蓉身上感受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回忆着当初那个小女孩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和他说话,他却没有理那个小女孩,可是那个小女孩却出其不意的学起他的模样,然后还问他:“你的脸怎么老是这样的?”把他给逗笑了。 wD W/?lT&  
-KfMK N~  
  桀雪斐真的料想不到会是这样,他的心越来越乱。“娘,以蓉的信在哪里?” OYb:);o,iE  
]86*k %A  
  桀夫人从抽屉里拿出那封信交给他。“你真是浑小子,竟然和以蓉签那种协定。” P :%b[7  
4]-7S l,  
  “娘,妳怎么偷看以蓉给我的信。” IYH4@v/#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6-02-13
三十六 lZD"7om  
X@@7Qk  
  “谁偷看你的信?是那张协定不小心掉出来我才看到的。” w;V+)r?w  
a |0f B4G  
  桀雪斐一时语塞,可是那张协定不是撕了吗?难道以蓉没有撕吗? p(S {k]ZL@  
^h"F\vIpV  
  “信的内容我并没有看,你自己好好看看,然后快把以蓉给我接回来,那么好的姑娘你不要,抢的人可是有很多。” 1_G5uHO  
bDM;7fFp$  
  “以蓉是我一个人的。”桀雪斐任性的说着,随后打开信。 V?o%0V  
s. jcD  
  雪斐: ,S\AUUt%  
"IKbb7x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这一切伤害了你,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也许我说我并不知情你不会相信,所以我不想多解释什么,那份协定我并没有撕毁,所以它还是有效的,就像上面说的一样,也许现在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E`=c]!  
<J .-fZS%  
  保重勿念  T6N~L~J  
Z }s56{!.  
  以蓉字 8bI;xjK^Q  
v JPX`T|  
  看完信,桀雪斐的脸微微抽搐,真是个任性的丫头,说走就走,如果他不相信她,他就不会那么痛苦也不会天天买醉,说什么像协定上的那样,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他可没有批准,谁准她就这样离开的? [[gfR'79{  
ST7Xgma-  
  “信上怎么说?”桀夫人担心地问。 3P[u>xE  
Od@<L  
  “娘,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现在马上去关外把那个小丫头给带回来。”桀雪斐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那个笨丫头,他才不会放任她被别的男人抢走,“对了!娘,以后偷看我的信找个好点儿的借口,呵呵……我走了!” }$T!qMst{  
h`HdM58CQ  
  “臭小子!”桀夫人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能看到他的笑容她也就感到满足了,希望他回来的时候真的可以把以蓉也带回来。“路上要小心啊!要不要收拾点行装?” RS`~i8e'  
qn4jy6  
  “不用了,我现在就走。娘,妳不是说那丫头有很多男人抢吗?她是我桀雪斐的妻子,我才不会把她让给任何人。”桀雪斐自信的说着,既然是误会一场,从此之后他要紧紧的把她绑在身边。 r$Z_Kwe.|&  
*Tt*\ O  
  自信满满的桀雪斐踏上再次远赴关外的路。 8C{mV^cn~  
/@<Pn&Rq  
  经过十几日舟车劳顿的灵忡顷和灵以蓉总算是回到了关外──真正属于他们的家。 Bw31h3yB  
7|IOn5  
  才进门,灵忡顷的属下就纷纷赶来。 IcM99'P(  
c/Fy1Lv\  
  “大当家的,现在咱们的农场受到的打击很严重啊!” 6>rgoT)6~  
_MF:?p,l  
  “好好,我知道,我会想办法的,但是你们请稍等一下,大小姐需要休息,你们在前厅等我吧!”灵忡顷看着站在一边一直在发着呆的女儿,心里很是担心。 +Bg$]~ T  
%w+"MkH _  
  扶着神情恍惚的灵以蓉回房,灵忡顷吩咐下人准备点补品给她,然后才去前厅处理事情。 ]>j>bHG  
R,+Pcn$ws  
  回到自己久违的家,灵以蓉躺在床上苦笑,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又回到了原点,可是她的心每每想到那个人便是一阵接着一阵的疼痛,她知道她忘不了那个人。 ivgV5 )".  
_*K=Z,a;\  
  “小姐,炖品拿来了。” ?* {Vn5aX{  
8I>'x f  
  “放在那里吧!”灵以蓉根本没有胃口,她无力的闭上眼,希望睡着了就可以忘记一切,时间就这样匆匆的流逝,从大白天一直到晚上,灵以蓉的恶梦还是没有结束,越是想放下却越放不下。 ZwFVtR  
J< vVsz+7:  
  “以蓉……”走进灵以蓉的房间,灵忡顷轻声的叫唤着她,看着桌上已经放凉的补品,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孩子已经长大了。现在这段时间还是让她好好的静养,也许不去打扰她,她自然会渐渐好起来。 /8O;Q~a  
">M:6\B  
  可在家待了三天,整日趟在床上的灵以蓉却变得益发憔悴,这让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灵忡顷痛心到了极点。可是不管他怎么劝,灵以蓉依旧打不起精神来,他知道这个傻女儿是爱得太深了。 Fzk%eHG=  
K}( @Ek  
  尽管这几日都在处理生意上的事,灵忡顷却时刻挂心着女儿,然而今天当他回府的时候却惊讶的看到一个他期盼中早该出现的人──桀雪斐。 XR+  
P{2j31u`  
  桀雪斐虽然晚了五天才知道他们离开的事,但是他还是快马加鞭的赶过来,只比他们迟了三天,如果不是马儿受不了,也许他可以更快赶到。 E]0Qz? W  
FVWHiwRU,  
  “爹!”看到灵忡顷回来,桀雪斐有礼的打着招呼。 ;v5Jps2^]  
3Qd%`k  
  “你总算来了。”灵忡顷虽然等待着他的到来,口气却十分不悦,毕竟他的女儿是因为他才变得如此憔悴。 Mo]  
toel!+  
  “爹,以蓉在哪里?” |H;+9(  
8b< 'jft  
  虽然这样问很没有礼貌,但是看来在这个小子的心里,以蓉还是最重要的,灵忡顷也就不和他计较了,“以蓉在房里……” G.>Ul)O:a  
;-8]  
  还没等他说完,桀雪斐转身就往里面冲了进去。 YFeL#)5y  
EKNmXt1 lE  
  “臭小子,那么急干嘛?都不知道是哪间房就……”灵忡顷自言自语着,脸上总算是有了笑容,他知道这下女儿总算可以恢复笑容了。 -V=,x3Zew  
NGmXF_kqN  
  找遍所有房间,桀雪斐几乎快绝望了,为什么每个房间都没人?这时,有间打开门的房间吸引了他,他走进那间房间,虽然仍是没人,但是他感觉这问是以蓉的房间,他甚至感觉到灵以蓉呼吸过的气息。 `: 9n ]xP  
lhB;jE  
  “雪斐……” 6<No_x |_  
3q.HZfN~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桀雪斐一时愣在原地,他慢慢的转过身,那个令他日思夜想的小丫头就在他眼前,可是他所看到的灵以蓉却是那么憔悴,最令他难受的是,她的眼神变得好凌厉、好陌生,好似在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V9wU1.  
3mT6HGSKR  
  “你怎么会来?我已经把那份协定放在信里了。”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出现,灵以蓉的内心雀跃着,但当她想起他不相信她时,心一凉,又不想见到他。 d+%Rg\ v  
_dwJ;j`2  
  “以蓉,别说气话了,是我不对,在还没清楚整件事前误会妳,请原谅我。” >"pHk@AWK  
\04 (V'`U  
  这可是这辈子桀雪斐唯一一次开口请求别人的原谅。 SVqKG+{My  
I$JyAj  
  虽然他是真心诚意的在道歉,可听在灵以蓉的耳里却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原谅的,因为她受的痛比他还要深。“没什么可原谅的,是你选择不信我,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y{J7^o(_~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6-02-14
三十七 4;*o}E  
?0Qm  
  灵以蓉的话让桀雪斐顿时脑中乱成一片,他不敢相信他的以蓉竟然会这样和他说话,那股冷冰冰的感觉好陌生。 X0=#e54  
k+au42:r  
  “我只是不知道事情的全部才误会妳的,为什么不能原谅我一回,我也是受蒙骗的一方,难道就不能谅解我一次?以蓉,我不是故意要误会妳的,请妳原谅我。”软的不行,桀雪斐索性上前一把抱住灵以蓉,但抱在怀里的人儿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这让桀雪斐的心更加凄凉。 Wx;`=9  
-[cl]H)V  
  “以蓉,请妳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只要妳肯原谅我,我什么都愿意做。”软硬兼施都没有用,只好用别的法子。 V9:h4]  
p?OwcMT]M  
  “你什么都不用做,我不想见你。” Xp <RG p7E  
OczVObbS  
  这句话,对桀雪斐犹如青天霹雳,而灵以蓉趁他惊讶之余挣脱他的怀抱,就算这次原谅他,难保不会有下次,她不要一个动不动就怀疑她的夫婿,她的心受不了再次的重创。 AY['!&T  
pX ]K-  
  桀雪斐不知所措,呆呆的站立在原处。为什么他的以蓉可以漠不关心他的存在,可以这样轻松的说出那样的话?他的自信彻底被击垮。 ;wCp j9hir  
;3NA,JA#Y  
  回到前厅,灵忡顷急切的问:“雪斐,怎么样?” hH8:7i  
~0r:Wcj x  
  “爹,看来以蓉不想原谅我。”本来信心十足的他,被灵以蓉的冷漠无情给摧毁信心。 9r!psRA:`)  
Jw?J(ig^  
  “呵呵,知道以蓉的厉害了吧。” }N!I|<"/  
l -us j%\  
  “爹,你就那么忍心笑话我吗?” $-'p6^5  
9`eu&n@Z  
  “那你又知不知道,当以蓉知道你不相信她时,她有多难过,你没看到她现在憔悴的样子吗?你知道这大半个月来,以蓉只吃了多少东西?” nw|ls2   
H<bYm]a%  
  灵忡顷一番话让桀雪斐再次好好的反省自己,既然爱上了灵以蓉,他就该有这样的觉悟,为了她,他可以做出任何的牺牲。 %DH2]B? 0  
BWRM gN'.  
  “我知道是我不对,但你们为什么要瞒我们到现在?” 'vbrzI5m  
IY$v%%2WZ  
  “还不是顾及你对你亲娘的看法。” _[J @w.l(  
TU-aL  
  “如果我真的会把以蓉和那个女人相提并论,我就不会爱上她了,就因为从第一眼开始我便认定她是不同的女人,所以我才会爱上她。为什么你们要顾虑那么多?现在造成这样的局面我是有责任,但是如果不是我爱以蓉,我也不至于天天去买醉,就是因为太爱她,害怕有人告诉我她真的骗了我,我才不敢去面对,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吗?”桀雪斐一口气说完他没和灵以蓉说的话。 & B CA  
)iKV"jsC  
  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会爱一个女人到如此地步,他竟然会害怕失去一个女人而做出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 O6 :GE'S  
-g5o+RT@  
  “雪斐,都怪我们这些做长辈的顾虑太多了,要是当初听你爹的早点告诉你们,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Wx({N'h$  
L-,C5^  
  “那你们又为什么不说?” mne?r3d  
0!5w0^1  
  “我和你娘,担心你们感情还不稳定,最重要的就是担心你会误会以蓉也知情,其实这大半年来,以蓉都不知道我并没有破产,在没遇到你之前,我才知道我的女儿有多孝顺,不管我装出一副没钱的样子,或是装出身患重病的样子,以蓉自始至终都一样在照顾我,她真是个好女孩。” A?;KfVq  
#[ TOe  
  桀雪斐当然知道灵以蓉有多好,那个小丫头就算有再多苦还是只会往肚子里吞,他都知道。 L >HyBB  
<"HbX  
  “可是现在以蓉真的生气了,我从没见过她生气可以气这么久,而且非常的严重。” i286`SLU  
kr{eC/Q"  
  “爹,我到底该怎么做,以前如果以蓉生气了,你都怎么哄她的?” s!eB8lkcT  
A{,ZfX;SPO  
  “以蓉从来不生气。” 8AQ@?\Rc"2  
4y|%Oj  
  桀雪斐的脸色因为这句话变得更加难看,“从来都不生气”那就是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可以哄她,也就是说要哄到她肯原谅他根本不可能。 /@`kM'1:  
5*P+c(=  
  桀雪斐的样子,灵忡顷看了实在想笑,这个小子是真的爱惨了他的女儿,不过现在不是耍他的时候,等他们和好了,再教训这小子吧! ^p}|""\j  
>u R0 Xs;V  
  “爹,如果男人惹女人生气,是不是该罚自己淋场雨,然后发烧烧个半死,这样就能感动到她?” {.mP e|  
<g3)!VR^q  
  桀雪斐想了半天后想到这个主意,不过却让灵忡顷差点控制不住笑出来,没想到那么聪明的女婿竟然在面对男女之事时这么笨拙。 vnr{Ekg  
M%(^GdI#Vf  
  “关外很少会下雨。” D`NPU  
e%_J O7  
  这样的回答对桀雪斐又是当头一棒,他好不容易想出的主意又派不上用场了,可灵忡顷是希望以此打消桀雪斐的想法而已,淋雨可不是好玩的事。 Us2IeR  
z5p5=KOb  
  看着桀雪斐一脸愁容,灵忡顷劝他暂时让以蓉冷静一下,等她心情好了再请求她的谅解,并告诫他别去做傻事。 < Dt/JA(p  
ezb*tN!  
  既然灵以蓉不肯原谅他,桀雪斐只好暂时先住下,按照灵忡顷的作法,等她心情好起来,再求得她的原谅。 iNr&;  
g/frg(KF  
  不过一连几日下来,桀雪斐的忍耐已到了极限。每次和灵以蓉在同一桌子上吃饭,她总是一句话也不和他说,这让他的心一次次受到打击。 Tm$8\c4V:*  
O0;mXH  
  灵忡顷也没想到女儿会气那么久,这样下去的确不是长久之计,可是找灵以蓉谈,她依旧不答不问,实在想不到法子可以让以蓉原谅他。 D<:zw/IRE  
:wEy""*N0  
  既然两人没什么进展,他只好先给桀雪斐一点事做,反正农场上有一堆事,他就派给他去做。 8Q"1I7U  
\ .+:yV<$  
  不过桀雪斐倒是做得很出色,只是日子也不能就这样一天天的拖下去。 :Rnwyj])  
[@B!N+P5;  
  桀雪斐来到灵家也大半月了,农场的事渐渐上了轨道,可是灵以蓉还是没原谅他,灵忡顷无计可施,而桀雪斐也是一筹莫展,该做的他都做了,为什么以蓉就是当作看不到。  p: eaZ  
pp{GaCi  
  桀雪斐在心里恳求着上天下一场雨,让以蓉可以被他的真情打动而原谅他。 \:'6_K  
'z)cieFKP  
  也许诚心许愿上天真的会圆了他的心愿,不久一场雨就这么骤然降临,桀雪斐兴奋的难以言表,他站在灵以蓉的房间门外,任由雨水打湿自己,他相信一定可以感动她,但是站了一个下午,桀雪斐铁打的身体都快支撑不住了,灵以蓉还是不肯出来见他。 C7}iwklcsa  
e eyZ $n  
  看在眼里的灵忡顷不能再让桀雪斐干这傻事了,再淋下去身体真的会垮掉,但是无论怎么劝,他还是不肯走,灵忡顷只好进女儿的房间劝她,希望她看在桀雪斐一片痴心的份上原谅他。 "GJ.`Hj  
-rHqU|  
  “以蓉,雪斐都淋了一天的雨了,妳就原谅他吧!” I).eQ8:  
9'|_1Q.b^  
  灵以蓉坐在桌边望着窗外,面带忧郁。 hVJ}EF 0  
1p<*11  
  灵忡顷猜得到她在担心那个傻小子,可是她就是不说话。“难道妳忍心看他这样淋出病来吗?” (tiE%nF+  
YjPj#57+  
  灵以蓉看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雨势,好像老爹的话她根本无心在听。 -"x@V7X  
0E@*&Ru  
  “既然那么关心雪斐就不要让他再做傻事了,难道妳忘记他的伤才刚好吗?”看来这句话很有效,灵以蓉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J"XZnb)E=  
f*Os~@K  
  “难道妳想他大伤初愈又再病倒吗?” iV!V!0- @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6-02-15
三十八 Ya\:C]   
r D <T  
  灵忡顷未说完,灵以蓉已经拿起伞,推开门走了出去。 V':A!  
l VD{Y`)  
  真是的,怎么都那么急性子!灵忡顷在心里抱怨着,不过看着灵以蓉为淋雨的桀雪斐撑起伞,他感到欣慰,看来是没事了。 ](R /4  
t^MTR6y+8  
  “以蓉……”看着为自己撑起伞的灵以蓉,桀雪斐的心好像得到重生一样。 9>- 6Y  
zMpvS rc  
  “你的伤才好,不能再淋雨了。” 'vt Jl  
$ s1/Rmw  
  虽然是冷冰冰的一句话,但足以让桀雪斐高兴得忘记自己姓什么,“以蓉,妳原谅我了?” o8:9Y js  
C[Q4OAFG  
  “先进屋来吧!”灵以蓉没回答,把伞交给桀雪斐,自己先回房。  y"Fu=  
Z;+;_Cw  
  “以蓉……”这算什么,桀雪斐不知道灵以蓉在想什么。 ~3Qa-s;g  
iV@\v0k  
  灵忡顷看了也傻眼,这个女儿到底要折磨雪斐到什么时候? ?a, `{1m0\  
wB[ JFy"E  
  “老爹,你快去找人来帮他擦拭一下,他的伤才刚好。” \`/ P*  
9(a*0H  
  这时桀雪斐站在一边,突然晕了过去,倒在地上,这让灵以蓉瞬间不知如何应对,紧张得立刻蹲在他的身边喊他,可是桀雪斐却没有任何反应。“爹,快去请大夫,快叫人来把雪斐扶上床啊!” puF*WxU)  
c-?0~A  
  “好、好。”灵忡顷临走前瞄了桀雪斐一眼,臭小子竟然来这招,不过看来是挺奏效的。 w*4sT+ P  
?=Mg"QU  
  灵忡顷过了一会儿请了位大夫去女儿的房间为桀雪斐诊治,事先台词都被安排好的大夫当然把桀雪斐的病情夸大又夸大,灵以蓉听了后不知所措的抚着桀雪斐的脸;而桀雪斐打从心里感谢他的好岳父,可以和他心灵相通,帮他一个大忙。 k/%n7 ;1  
}{)>aJ  
  “你这个坏家伙,谁让你去淋雨的。你千万不能有事,知道吗?”灵以蓉责怪的语气中不失温柔的关心,装晕的桀雪斐自然喜孜孜的听着。 6y)NH 8l7  
2z0 27P-Q  
  既然装晕倒就得装得象样点,接下来的几天桀雪斐都装出昏昏沉沉的样子,时不时的拉着灵以蓉的手说着一些甜蜜的话,让灵以蓉的心渐渐软化下来。 ygfUy  
0P_3%   
  不过好景不常,他装晕的事被灵以蓉知道后,气得又不理他了。 &)v}oHy,m  
5|0}   
  “以蓉,妳听我解释。” K]c\3[vR  
{~cM 6W]f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竟然骗我?” zW9/[Db  
u%sfHGrH  
  “是我不好,但是我不这么做的话,妳会原谅我吗?我真的愿意为了妳淋一辈子的雨。”桀雪斐真挚的说着,让方才还很激动的灵以蓉冷静下来。 =M9;`EmC  
F[KM0t!  
  他拉起灵以蓉的手,“为了妳我什么事都愿意做。”接着从衣衫里拿出一张纸。“这是我当初和妳签的协定,现在不需要了,永远都不需要了。”桀雪斐在灵以蓉的面前把纸撕得粉碎。 *I.eCMDa  
'U-8w@\Z  
  灵以蓉湿润着双眼看着他。 XtqhK"f%  
-S#jOr  
  “我是大傻瓜,我不该让我的以蓉伤心,不该不相信妳,这一切都是我不对,请妳原谅我好吗?”看着就要哭出来的灵以蓉,桀雪斐万般的不舍,紧紧的搂着她,如果她想哭,那他的胸膛就为她敞开着。 W ", yq|  
-@ra~li,yQ  
  “你真是傻瓜……”灵以蓉哽咽的说,这些日子所压抑的情绪也一并宣泄了出来。 ra2{8 x  
e ^,IZ{  
  “我只做灵以蓉的傻瓜……” 8]oolA:^4s  
!Z 0U_*&  
  桀雪斐的话终于让灵以蓉笑了。“雪斐,其实我有话和你说……”当桀雪斐从后面搂着她,她害羞的开口。 e^3D`GA  
8h }a:/  
  “什么事?”站在灵以蓉的身后,桀雪斐没能看到灵以蓉脸红的样子。 :9ia|lN  
/<n7 iIK)  
  “难道你没感觉到吗?”灵以蓉柔和的问。 ui,!_O .c  
Y:O|6%00Y  
  “感觉到什么?”桀雪斐不知道灵以蓉指的是什么。 Qt {){uE  
kN1R8|pv  
  灵以蓉的手抚上桀雪斐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然后羞涩的看了他一眼。 LKcp.i  
qGH[kd  
  桀雪斐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妳……” >SvS(N{  
bws}'#-*  
  他激动得不知道如何开口询问,而灵以蓉只是淡淡的笑着,笑得好满足、好幸福;桀雪斐搂着她,温柔的抚着她的小腹,他感觉到了,一个新生命正孕育在他妻子的身体里。 l3^'bp6HQ  
{`*Fu/Upb  
  此刻气氛变得好温馨,没想到追回了妻子还多了一个小生命。“以蓉,这个孩子是什么时候怀上的?”桀雪斐兴奋的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做了父亲,可是灵以蓉却故意嘟起小嘴看着他。“就在那个晚上,那个你决定不要我的晚上。” O>vCi&  
Iy;"ht6  
  老天,他的以蓉才刚原谅他,他还真是笨,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我……我……”桀雪斐生平头一次感到如此惊慌失措,看着灵以蓉生气的小脸,他就不断的责怪自己。 F/LMk8RgR  
IaO R%B g  
  灵以蓉却看得很过瘾,谁让他当初没弄清楚就不相信她,这只是小小的惩罚。 w 2U302TZ  
(@!K tW  
  “以蓉,是我不好,不过这不也正好给我们带来了新生命吗?我答应妳我会一辈子对妳好,也会对我们的孩子好。” #6D>e~>n  
dy5}Jn%L  
  被桀雪斐紧紧抱着的灵以蓉靠在他的肩上,会心的笑了。她知道他还是原来的他,那个一直都爱着她的桀雪斐,也许因为幸福的突然降临,因为失而复得的感动,灵以蓉还是哭了,但这次她是幸福的哭了,虽然眼泪滑过脸庞,但她知道从此以后她的眼泪不会再因为悲伤而掉落,她将来的人生都依附在这个深爱她的男人身上,而他不会再让她哭泣。 X2% (=B  
8{i}^.p  
  “以蓉,妳能原谅我真是太好了,我真的好担心妳会气我一辈子。”知道自己已经当了父亲之后,桀雪斐更是激动的说着。 zG9D Ph  
1%N*GJlwJ  
  “傻瓜,我干嘛要气你一辈子啊!”其实知道自己有身孕后,灵以蓉便已原谅他了。 &V <f;PF(I  
\6?a  
  而看着笑容依旧的灵以蓉,桀雪斐也体会到失而复得的感觉,原来重新拥有的感觉会让人更加的呵护珍惜。 _[Imwu}  
JVy|SA&R  
  “雪斐,你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我当然会原谅你,不过你不可以再不相信我了,我从爹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你亲娘的事,我知道对你伤害很大,但是我希望你知道,灵以蓉不是为了钱而爱桀雪斐,灵以蓉只是爱桀雪斐这个人,她不会不要他的,知道吗?” 0`c{9gY.  
/ugyUpyg  
  桀雪斐被灵以蓉的话感动,“我知道,我一直知道,是我自己太冲动才会回忆起那个女人,其实我从来都没把妳和那个女人做比较,因为妳是我爱的灵以蓉,这个世上唯一爱的女人。” 1a{3k#}  
P1LOj  
  顿了顿,他又说:“以蓉,妳知道吗?上次在许愿树的时候我许了一个愿。” -GPBX?  
%[*-aA  
  “什么愿?” :;e OhZ=_  
2PSExK57  
  “我希望我们子孙满堂啊!”桀雪斐悄悄的靠近灵以蓉耳边说着,显然他的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 nzaDO-2!  
*$0*5d7  
  灵以蓉看着他也幸福的笑着,“我许下的愿望是我们永远不分开。” QO;Dyef7b  
> .NLmzUX  
  “其实我们从来都没分开过,不是吗?” _(J#RH  
i;{lY1  
  两人深情的看着对方,他们知道虽然经过了这场波折,但他们的心一直是维系在一起的。 z0LspRaz  
j"6|$Ze8  
  “对了,以蓉,妳还记得小时候那个斐哥哥吗?” v|~=rvXFC  
O^CBa$  
  “就是那个老爱板着这样一张脸的斐哥哥是吗?”灵以蓉再次模仿着桀雪斐最经典的表情。 ,gNZHKNq  
D+;4|7s+  
  “妳这个丫头!”桀雪斐摸了摸灵以蓉的头。“真是让我爱惨了。” e eN`T&cI  
5P<1I7d  
  “少来了。” `f}ZAX  
W:n\,P  
  “不管怎样,不管过去发生什么事,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我就好快乐。”桀雪斐温柔的搂着她,他是真的好爱这个丫头,一辈子都不要再和她分开了。 n5xG4.#G  
24InwR|^  
  “我们会一辈子都在一起,既然协定撕毁了,我会一直黏着你。”看着满脸温柔的桀雪斐,灵以蓉同样回报可人的笑颜。 X+emJ&Z$@  
cv_O2Q4,@  
  “呵呵……那往后,我就好好学做生意,妳就在家带孩子……我们要生几个?”桀雪斐搂着灵以蓉开始构想美好的将来。 /e*<-a  
|("5 :m  
  而灵以蓉只是用笑容回应,因为她知道她是他唯一的新嫁娘,而他们的未来会因为有彼此的存在而永远幸福。 }Ty_ } 6a5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离线washington

发帖
18222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6-02-16
三十九 BXK::M+  
Neo^C_[vN  
  后记 {r].SrW9s9  
s7.p$r  
  突然想起要写小说,于是怀着十足的信心坐在电脑前,开始了人生中第一篇言情小说,其实我很懒,所以写得很慢,好听的理由是慢慢的酝酿,但直接一点的说,就是我是不折不扣的懒人。不过很走运的是,这篇《暗算将军》初投稿就过了,其实写的时候心情很愉快,发现很多情节都是写了之后才慢慢有了雏形,故事被慢慢的丰富起来,一环扣一环的,也许是写的时候心情很放松,也没有任何压力加上独有的自信,总觉得一定会过吧! sMz^!RX@  
q?imE~&U  
  不过尽管有自信的支持,内心还是会不停的产生矛盾,在等通知的时候心情还是好忐忑,当过了一个月还未收到通知时,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的发了邮件去问,原来稿子早在半个月前就过稿了,那时的心情直到现在都还记得,这对我来说真的是意外的惊喜,兴奋的不停抱着妈妈欢笑,爸爸也没想到我会成功,当然他也很开心,说来这算是略带幸运就过的第一篇稿子吧! e~+(7_2  
=y< ">-  
  相信万事都是靠自己的辛勤努力才能得来的,我希望将来我有机会出更多的书,现在的我在改变自己的文风,因为渐渐明白创作的真谛是什么,就算是为了过稿而写的,至少那是种对自我的约束,先想好题材,打好框架,就像画画一般,如果没有考虑好就随意上色,只会把原本打好的铅笔草稿给破坏。 _ yfdj[Ot`  
yWj9EHQU[  
  说了那么多,最重要的是希望接下来即将展开的故事可以深深的吸引你的目光,至少让你在紧绷的情绪下会心一笑。 u5Qp/ag?N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