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3阅读
  • 2回复

就余家大墩恢复历史域名一事写给黄梅县委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江洲渔翁
 
发帖
30
真实姓名
余昌米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07-11
wRL=9/5(8  
给黄梅县委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CUgXpU*  
马艳舟书记:你好!我打扰你了。我曾经自我介绍过我是一名50年来自黄梅县的老兵,曾参予解放与保卫海南岛战役,56年集体转业来西安。我现在人在西安。是你曾经好心地答应将关注我们的诉求,但是我们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之前,我们是不敢去打搅你的,因为我们知道你日理万机,工作特忙。本来,不想再打搅你,但又不得不打搅你。特别是最近抗洪、抗涝、抗灾、防灾之际,一个县的一把手的担子可想而知。但是事情已经到了是不打扰你不可的地步。因此只好请你原谅!你曾经好心地答应将关注我们的诉求,但是我们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之前,我们还是不敢去打搅你的,因为我们知道今年长江大讯,防汛抗灾乃压倒一切的重中之重,黄梅县的长江大堤虽有抗洪固若金汤之说,但是此时此地我相信你们还正在江防大堤上上操心着。总之,我江洲渔翁给你增添麻烦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请你原谅。在此,我也请你代为问候乡亲们辛劳之意,祝全县抗洪抗灾早日胜利。 F gM<2$h  
       我是在农历端午节之后到的黄梅县的,当天是县政府法制办曾主任接待我们。曾主任其后又叫来了民政局的车辆把我们接到了县民政局,由县民政局的一位第二次地名普查办副主任与省上来的一位同志向我们介绍情况。他们告诉我:余家大墩名称已经确定不再更改,但是可以作为历史域名可以保留。小池镇已经按照程序报到县上。我问这是谁的决定?余家大墩的村民为什么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再按国家的有关法规予以纠正,回答说按程序办,就是所谓的“走程序”。我心想,这事还不好办,村民早就等着这一天呢。但是,与我预料的相反,我与小池镇的第二次普查办的戴主任通过几次电话把国务院关于关于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的文件读给他听中央文件上明明写着要对不规范地名进行标准化处理”。所谓的桥下村,是既无标准化的历史,又无现代化的规范,有什么理由保留呢?他们搞搞第二次地名普查,难道就没有学习中央的有关文件吗?余家大墩既是封廓洲24大姓开拓者之一,其村名又有近600余年的历史,按照常理,恢复历史域名并做标准化处理这是非常清楚的事。可是我们小池镇普查办的一小撮当权者,他们不是不懂,而是有法不依,知法犯法。他们搞第二次地名普查,难道就没有学习中央的有关文件吗?最后,这位戴主任总算是同意按国务院文件精神,给余家大墩恢复历史域名开了绿灯。 pmd=3,D'u  
       非常奇怪的是,“余家大墩”是我们余姓祖宗给我们后人留下的历史域名,本应由我们村民自己决定,上报到镇政府,再由镇政府上报到县政府批准即可,我们为什么需要别的姓氏同意?这真是只有小池镇才有的怪事。怪事一件又一件,几次叫人把小池镇已经同意余家大墩可以改换历史域名一事告诉村支书(余贵茂)叫村支书到镇上去领表,走程序。可是让我们想象不到的事发生了。我们找不到村支书。甚至村支书连人也见不上,打电话呼他,要么不接,要么说他在开会或者在九江看病。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村支书与村民不是走在一个道上的人。表是由支部委员领回来了,接下来就要开村民会,还要盖章。这些大事都需要村支书亲手去办的事,而村支书说他“害怕”,他不敢搞,甚至见不到人。真是怪事,真是岂有此理!我们余家大墩恢复历史域名是名正言顺的大事,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他“害怕谁呢?老夫调查的结果,上次未经村民知道的报上去的材料就是由他与镇政府的ychangl、yangxm(原分路镇退休书记)、还有什么片区书记什么的以村民的名义偷偷地上报的。我不知道他们谁是首恶,如果他们不耍阴谋、按照中央和湖北省的有关法律、法规办事,我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儿,只能感谢。我对作恶者,说实话我也不肖去批他。我虽然不了解他们,但是我发现这是一群坏人,既不执行中央和省上的法律法规,有法不依,而且还会搞阴谋诡计。我只能说,这个帮派不是好人!就拿“桥下村”村支书余贵茂来说吧,此人从小就顽劣成性,在外面跟着黑社会打打杀杀,因为盗窃,曾经受过刑事处罚,所以他是有前科的;后来跟着廖美华当保镖,开赌场、嫖妓,什么坏事他干不出手?此人虽出身于农村流氓,但是他很有心计,凡是对他有用之人,他会千方百计的去巴结;用过了他会毫不的确犹豫地甩掉。他哥去年因抢夺人妻被撤销村支书。 其实他哥好多坏事都是他出的点子。他手下曾经招收几个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孩子,把他们作为其黑社会的团伙成员,这其实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教唆犯吗!余氏家族修谱,因为他什么都不懂,但总发起人为了培养他,还是叫他当督修的助手,但是他一步一步地把整个修谱大权全部篡夺在手,使《江北余家大墩的戊子谱》变成一个烂谱。不仅如此,都昌余氏总族谱他也千方百计地总想往里面钻,还想在余姓历史上出人头地、流芳百世。为此他从江北余家大墩谱款中私自拿出4000元人民币买下4个版面,叫余杰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给了余杰多少钱,我们则一无所知),写了一篇名字叫做“杨泗墩余氏宗祠颂”,东抄西拼,牛头不对马尾。这是一篇想为余贵茂与余杰树碑立传的文章。名字为什么叫做“杨泗墩余氏宗祠”,我们是不得而知。在这篇所谓的文章中,余杰与余贵茂两人本想给后人一个误导,但是他的“文章”不争气,东抄一句,西扯一句,叫人读起来不知为何物(写文章的人,人丢完了不说,还把江北余家大墩的人也全都丢完了)。余杰已经死了,“杨泗墩余氏宗祠”那篇洋洋数千字的谁也看不懂的“文章还在那里放着,只好给余家大墩的后人留下一个丢人的笑话在哪里,待后人评说。在此同时,余贵茂还经常拉些人去都昌,干什么呢?他要把别人写的“江北余家大墩介绍”一文除掉,但是他又遭到都昌谱局的否定,因而他只好在“江北余家大墩介绍”一文的撰写者之中,要加上他的名字,而且要把他的名字放在前面。 (#FWA<o  
        余贵茂他说他害怕为余家大墩恢复历史域名,怕谁呢?谁不知道余家大墩之名,而且这个名称几乎叫了近600年;他想要“漂泊”他自己,正经事你做了,村民才对你有一个正确的评价,才能漂泊得干净、实在;否则,靠作悪、靠耍滑头、考为非作歹能行吗?现在不是解放前的社会,余家大墩有学问的人不是一个两个的,你认为他们识不破你的真面目吗?你敢“焚书坑儒”吗?所以我认为你余贵茂要想漂泊自己,你还是要走正道! \D(6t!Ox  
       至于杨昌朗们,我认为他是一个坏人,他是个什么人他自己也知道,我们在07年为余家大墩恢复域名,就坏在他的阴谋诡计之中。也怪我自己在外几十年,不了解家乡的情况,不加考虑地找错了人。我们也确实小看他了。因为我离家数十年,小池镇政府我没有一个熟人,说不上话。恰好我外甥说杨昌朗是他儿子的同学,而我小时候与杨昌朗的父亲又  是最要好的同学之一,而且杨昌朗的母亲也是我们余家的姑婆。有这么些关系,所以我相信我们能够谈得来。但是,我还是不清楚,余家大墩在哪一点上得罪了他。 yS0YWqv]6@  
       那是2007年的事,我决定先去见见这个杨昌朗。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出乎人们的意料的。当然,杨昌朗事先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一见面就说:“你们这是在搞宗族主义”。当时一下子还真把我搞蒙了,这是杨昌朗说的话吗?因为是在别人家里,所以我只好回说:文化大革命都已经废除了几十年,你怎么还在给人乱扣政治帽子。不过,听其言、观其行,我也得出此人的政治水平不怎么样,余家大墩要想恢复历史域名只能另辟蹊径了。 V.5gxr3QqW  
       其后,余家大墩的几个老人,直接找到当时小池镇的镇委书记吴光雄。在杨昌朗没有作弄之前,吴光雄是这样答复我们的,他说:这是小事,我叫中桥(余贵茂的亲兄,时任村支书)马上办(原话如此)。我们与吴光雄书记谈话时,杨昌朗就在不远的地方窥视窥听。不过几天,杨昌朗与小池镇的一个搞民政助理的以国家公务员名义来到余家大墩,信口造谣,说什么改村名不是容易的事,要经过省级和中央的批准,还要修改地图,你们村民也要花钱重新换户口本、换身份证;学生上学也要另外花钱。这些谣言,不能不起一点作用,因为他们说是代表政府来的,而他们的身份又是政府的公务员,他们的谣言是起作用的。我们余家大墩的老人们第二次去找吴光雄时,我们没有料到吴的态度会是180度地的大转弯,他的头一句话,是与杨昌朗那天与我说的一模一样,说“你们这是在搞宗族主义”嘛,又说:‘’你们再不要找什么人了,这件事我不同意,谁也办不成”。是的,这件事,他不作为,或者作为,他可以不顾他的作为符合不符合党的规矩,他可以利用这个特权。我们现在说,余家大墩要求恢复历史域名已近10年,到现在还没有搞成功,其罪在杨昌朗。这样地说,并不为过。你不要狡辩。你以为你叫了几个人在网上跟我“辩论”、叫嚣、谩骂、恫吓,我老汉就怕你了?你那叫什么辩论喔,几个纯粹是你找的黑社会流氓,他们哪叫辩论呢?从吴光雄的出尔反尔,我们余家难道都是傻瓜吗?老百姓可就是真难,真是没有办法!说得重一点,你杨昌朗是在利用权势打压余家大墩。在这近十年内,余家大墩老百姓虽然做过种种努力,余家大墩的历史域名还总是被压制着,余家大墩这个有着几百年的历史的域名,距离老百姓则愈来愈远。这都是你杨昌朗的高招! ;n_|t/=  
       最近,小池镇内几个黑恶势力为压制余家大墩恢复历史域名,还耍了一招诡计,就像07年那样,编造谣言说:"现在村子要合并了"。其后面的一句没说出来,村民也能听懂,就是现在没有恢复的必要,村子要合并了,余家大墩历史域名即使恢复了,也没有用;待第二次普查一绝束,你“桥下村”,还不是‘桥下村’?这就是小池镇一小撮黑恶势力的“高明”之处。 |k$^RU<OF  
        马艳舟书记,请原谅我老汉的啰嗦,我还要在这一封信中告诉一件我所知道的一件“小事”。前几年在黄梅县的一次两会上,据说是有几个政协委员有一个关于为余家大墩恢复域名的提案,当时的一把手余建堂有一个非常“精辟”的名言、名句。他在大会公开说:我们“既要尊重历史,也要尊重现实”,意思是桥下村你也得尊重,是不能更改的。我认为他的话、他的思想是有问题的。“尊重现实”,他的意思是现在的规矩是改动不得的,不管对与不对,都不能更改。他的意思是历史的东西又有什么值得我们去尊重呢?我认为,这句话是反动的,是与习近平的尊重历史唱反调的,是需要我们去批判的。虽然他已经待在他应该待的地方,但是他的流毒在黄梅县还有市场的。 - &u]B$  
       小池镇镇政府中一小撮势力,他们自认为他们很有“势力”,他们可以一手遮天,其实他们是在犯法!在中央的关于地名法规中,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湖北省《湖北省地名管理办法》之中,都有明确的规定,其中我只记住最重要的两条。第一条是地名更换必须大多数村民同意;第二条是派生地名不能代替主地名。这两条就够了,还需要什么呢?小池镇的黑恶势力的先生们,你们看过这两个文件吗。你们不是说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是光普查,不改原有的地名吗,可是《国务院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的通知》,中央文件上明明写着要“对不规范地名进行标准化处理”,这句话难道小池镇就可以不执行吗?渔翁认为,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就是要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要求,树立正确的文化理念,有效保护地名文化遗产,不要制造矛盾,为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彰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进中华文化的认同,促进社会主义文化、为建设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共同努力。这才是真正的内涵。其实,习近平说过三句话,第一句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第二句是“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第三句话才是“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只有和谐社会,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能实现伟大的中国梦!渔翁希望小池镇也能排除干扰,和谐幸福! m  "'  
    余家大墩历史域名的恢复,希望马书记在百忙中继续关注。 ZXV_Dc   
祝你工作顺利、家庭幸福! nmI os]B  
江洲渔翁2016-07-08 to9~l"n.s  
zT$-%  
&1nZ%J9  
NsbC0xLd  
kdmmfw  
!u)>XS^E  
FCr^D$_w  
wP|Amn+;  
`/e EdqT  
离线余策忠

发帖
3571
真实姓名
余策忠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08-09
  
良公三十七代孙,大冶宫台山镐公后裔,:1良→2升→3侃→4晏→5爱→6懃→7籍→8珍→9程→10仲举→11四十一→12元章→13国华→14百三→15铎宗→16德五→17高二→18胜七→19辛四→20秀三→21志仁→22伯良→23镐→24应安→25兴正→26文魁→27希卿→28孔徒→29道扬→30世遗→31作贡→32师汉→33隆棻→34正楷→35延壬→36锦香→37策忠。字派:文希孔道,世作师隆,正(名)延锦策,昌盛显荣,敦原济美,万纪咸亨,
离线罗田余斌
发帖
2642
真实姓名
余斌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1-05
  
良善开科地,登本世源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