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98阅读
  • 6回复

湖北黄陂余氏宗一、宗二、宗三、宗四、宗五公资料(誊录原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余修啸
 
发帖
295
真实姓名
余行健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9
— 本帖被 余良彪 设置为精华(2017-01-31) —
Z|dZc wo  
.Awq(  
yuX 0Y{:I  
溯源考 M0 8Y  
导河自积石而溯其源,曰星宿海;导江自岷山而溯其源,曰犛牛河。人之有祖也,溯其源亦犹是也。顾江河者,陵谷变迁,沧桑移易,其流长,其尾竟,不能不加考察。我族,传十余世,其中世派之纷杂,先代之播徙,疑窦甚多,缺遗时见,安得不旁参而博稽乎考其源。 ?3N86Qj  
考先世自元末明初由江西南昌府迁居黄陂县之西南,礼教乡马家湖北岸数里许,遂家焉。始祖余达,垛人,荆州右卫赤军当差。有子五:宗一、宗二、宗三、宗四、宗五。五股分派,五宗以下,虽有世次可纪,而系属无考。其中,有数代疑似不能不却以待考。或曰:由南康府迁居麻城,转迁黄陂,此一说也亦待考。 [?*^&[  
附说 d*HAKXd&:j  
德湘 "(qO}&b>  
且予家向有族谱,因祖垛人,荆州右卫赤军,差务重大,苦乐不均,至中、西二分,人丁孤弱,以穷卖鬻,是以窃谱潜逃,此失谱之由也。至雍正年间,见子孙繁衍,恐失宗派,撮其大要,候予兄弟齐聚时再为编订,此尚林公墨谱之序也。其谱曰:始祖余达公,二世祖宗一、宗二、宗三、宗四、宗五云云。 B#yyO>0k]  
予兄弟叔侄,陂邑礼教乡人也。予祖余达,垛人,荆州右卫赤军。接年差务,原系五股,迨后人分星散止,存两分半当差。下分人户众多,兼以殷实,出备运费不难。予上分人户寡少,始派七股当差,尚在艰难之处。至雍正年间,流离失所者有之,伶仃孤苦者有之,予父伯叔辈,止派五股当差,其艰难又倍于前矣。予兄弟叔侄,贸易西蜀,四年上分人户贫寡,逐年疲惫难堪。予兄弟叔侄十余人,好作商议,情愿各捐纹银一两,以三年为宿,每年存积,付为首者生放掌管。兴利在川者,切勿怠荒其事,躣躣以成其美。荣归者,仍必出银凑成,庶事有终始。积一成十,积十成百,积至多金,置买田庄,以作上分军费,此予上分之福也。予兄弟之愿,稍可慰矣。此乾隆四年尚林公等所执捐银合同之说也。 ):@B1 yR  
乾隆十二年正月十八日,余达上分叔侄兄弟,在蜀贸易,体贴家中,垛人荆州右卫赤军,每年运费之苦,遂以同心协力,齐聚本利银二百七十两,因每年有说无过,恐有侵蚀,罔费前功,好作商议,本年十二月初十日,本利俱到,眼同共存,如有银不齐者,同众公罚。恐口无凭,立字为据,此我祖尚林公乾隆十三年收银合同之说也。 XQA2uR4h  
予族系出豫章南昌府南昌县瓦屑墩筷子街。先朝初,四海鼎沸,迁居糜定。吾始祖宗四公,字皓堂者,兄弟五人,长宗一,次宗二,次宗三,公,弟宗五,友爱情深,不忍分离,于前明洪武二年,岁次巳酉,奉命迁楚,卜吉于陂邑之南,礼教乡马家湖上,奠厥小居。宗一公居余家巷东,称为东分,宗二公居余家巷西,称为西分,宗三公世居余家巷,称为上分,吾始祖宗四公,居老屋湾,称为下分,宗五公未考所居,父老传为中分五分。公顶余达户口,充任荆州右卫赤军。迨军务重大,输将维艰,中、西二分,人丁弱,家计寒,窃谱潜逃。人因此而流散,谱亦因此而失亡。惟上、下、东三分,聚族于斯,世守祖宗茔墓,分济漕务巨差,此光绪三年下分宝臣谱稿序之说也。 P$bo8*  
按尚林公墨谱稿云:始祖余达,二世祖宗一、宗二、宗三、宗四、宗五,三世祖桭公,一并二十八公,四世祖学义,二十六公,五世仅应观一公。世次相承,未云某公为某公之子,此必当时有疑,不能确指。或曰:二世祖五人,何至三世祖有二十八人之多,不知五宗各有子,准以人各六子,则二十八公亦不为多。至四世二十六人,此中或有传,或无传,亦可与二十八祖相接续。至五世应观仅一人,或系当时军务繁重,人各逃散,我分仅应观公一人以承似续欤? C1J'. !  
至五宗为五分之说,不知起于何时?尚林公谱稿亦未载。阅乾隆四年合同,以五股当差,只存两分半当差之说中,云下分人口众多,予上分人户寡少意者。谱序中,中、西二分人窃谱潜逃,仅存东分、上分、下分。惟我上分与下分,而东分人丁寡少,家亦贫寒,难以独任一股,曾出田一石余(另有东分出田合同),付于上下执掌以当差。所谓半股者,即东分半股欤?此五股当差之说,所自来也。 Jj!T7f*-GX  
至若始祖余达,尚林公谱稿明云始祖余达,二世祖宗一、宗二、宗三、宗四、宗五。据宝臣公始祖宗四公,字皓堂者,兄弟五人,长宗一,次宗二,次宗三,公,弟宗五,洪武二年迁楚五分,公顶余达户口,垛人,荆州右卫赤军。则又以余达为当差名字,以宗四为始祖。细思之,谚云:三丁抽一,五丁抽二。岂有五人尽皆抽丁迁地之理?又岂有五人尽顶军役之理?即五人当差,亦必各有户口名字,岂必同顶余达一名之理?余达为迁籍始祖,以其名注在军籍,准以古人粮户,以己名字当差之例,其为人名无疑。彼宝臣公以兄弟五人,共顶余达户口,垛人荆州右卫赤军,而以宗四公为始祖之说,不足为信也。再阅我分尚林公捐银合同,一则曰予祖余达,垛人荆州右卫赤军,再则曰余达上分叔侄兄弟,在蜀贸易。则余达为始祖更无疑矣!我分尚林公谱稿,在雍正时,去古未远,当必有所证据。 n;U|7it7  
自始祖余达,至二世五公,及三世四世五世,世次相承,不专指某公为某公之子,不敢强作解释,以误后人,盖慎之也。而宝臣公,生于道光时,不但去古时已远,即去尚林公已一、二百年,竟抹去始祖余达,以宗三为始祖,不知何所见而云?然据云出于七世祖先昇公,念皇经追荐旧本所载,然追荐只一家之私荐,非合族之公,岂可据以为合族之信史也。 2eNm2;  
即至五宗之下,牴牾尤多。尚林公谱稿,东公柬公厚公皆在三世,学义、学贤、学敏、学圣、学盛、成龙、学诗、中富、中道、中华、先明、先知、裔昌、祚昌、世昌数公皆在四世。而宝臣公谱稿,宗四以下,以文鑑为二世,厚公为三世,东公柬公为四世,但柬公编入存疑,学贤、学圣、学义(看不清,疑似)、学盛、裔昌、祚昌、成龙、学敏亦在六世存疑中,中富、中道、中华在五世,先明、先知在七世,且士瑚、士琏、士琇、士琮、士琼,明明为我分九世祖的派,彼谱皆在六世存疑中。 dCHU* 7DS  
种种不合,不能揆一,不能强之从我,亦不必曲以从彼。我上分本当以余达为始祖,宗三为二世祖,众人恐下分以宗四问始祖,我上分以余达为始祖,将来军差余达之名,惟我上分独当,下分有推诿之意噫!以恐受军籍之害,故没夫祖名,罪不堪诛。今以宗三为一世祖,仍奉余达为始祖,祀其木主于祖堂,以尽其心,而各行其是而已。虽曰勉狥众人之请,而予心究戚戚未安也。 t~Uqsa>n@'  
誌疑 Hi ?],5,/  
我上分宗三,与下分宗四,兄宗一、宗二、弟宗五,皆系分支之祖,至三世二十八公,四世二十六公,共顶余达户口以当军差,后因漕务重大,人各离散,中、西二分窃谱潜逃,窃者何人?逃于何时?又于何地?谱稿何以均未确指? ?-(E$ll  
下分由宗四以下,传至德字派,得十四世;我上分宗三以下,传至德字派,得十七世。此必有一误,不能指其谁是谁非。但由洪武至光绪,御今之岁,约有五百年之远,准以三十年为一世之例,则我上分十七世之传,尚不大讹。 s,0,w--=  
桭公一并二十八公,必系五宗数公之子,学义二十六公,必系桭公二十八公之子。尚林公稿未云某公之子,此必当时有疑似不能分析。窃思尚林公生于雍正时,去古未远,已留缺陷,湘等(疑似前文说的德湘)生数百年后,又安能确指乎?然究不能不恨于我尚林公也。 h8nJ$jg  
阅谬 Vk[m$  
士瑚公为登魁数公之父,士琏公为登容公之父,士琇公为克顺数公之父,士琼公为尔先公之父,士琮公为有容公之父,我上分明明世系可纪,不知彼分何以载入存疑中?存疑者,无所考稽之道也。我分除士琼公传至卜昌绝,士琮公传至之梁迁蜀外,人丁繁衍,世相祭祀,尚得无所考稽乎?其谬自不待辩。 xez~Yw2  
旁征 C 2FewsRz  
戊寅年,四川叙州府宜宾县余郁盛,以癸酉拔贡,丙子举人,应戊寅会试,旋里,道经鄂垣,应制军李公瀚章西席之聘,忆及本籍系湖北黄陂县南乡马家湖人,偶与江夏训导余开峄叙,云先世有墓在马隍庙、大头庙之前,有先人诗二首以誌之,约同开峄来陂省墓。阅中式朱卷履历云:始祖宗武,原籍湖北黄州府麻城县,二世道正由麻城迁汉阳府黄陂县,三世克昌,妣氏高。按下分谱中,九世祖克昌以下世系,与彼履历悉符,克昌以上不明所出。据郁盛之卷宗,武至郁盛仅八世,据下分之谱,由克昌九世传至郁盛有十四世,此必蜀迁时遗数代,而下分十四代之谱较确尔。惟是彼以数千里之远,得知为克昌之后,得知冢墓所在,得知始祖宗武,其为我族无疑。但武与五音同字讹,或系前人口传之讹,不足为异。下分克昌不注所出,想必是宗五之后也。 u9QvcD^'z  
开峄者,天门人,嘉庆戊午举人,任江夏训导,与郁盛叙云,亦系黄陂马家湖籍。阅其朱卷云,始祖讳贤我,上分尚林公谱稿,贤公在三世二十八公之列,而下分贤公系中智公次子,在六世中。再阅贤公以下之世系,皆得自开峄抄稿所来,据尚林公之谱,由贤公至开峄仅八世,此中必有遗失,据下分之谱,则在十三世。虽世代不同,其为贤公之后则一矣。 (Z;-u+ }.  
孝感县余联沅、联潢等,与予族向无往来。阅其朱卷,始祖宗五,字世昌,知宛平县事,升顺天府尹,公兄弟十人,宗一公驻籍南康,公驻籍麻城,元末避难,迁居孝邑,以下世系与我族不尽相符,惟宗五明明为我谱中所有,据郁盛卷,始祖宗武,二世道正,据伊卷,始祖宗五,二世亦有道震一名。武与五音同,正与震音亦同,我分尚林公稿,三世桭公,考《集韵》,桭,之刃切,音震,则正、震、桭或系一公之名,音同字别,必当时逃军,各名其祖未可知。要之为宗五之后无疑也。 RL SP?o2J  
按:代远年湮,诚难稽考,加之逃军者多,安能秩然釐定乎?想当时,军役繁重,人以脱去其籍为幸。观宜宾之郁盛,曰民籍,天门之开峄,曰民籍。明明是我族中,一迁即改军为民,必系逃军。可知由是以推孝感之余联沅,亦曰民籍,安知非逃军而迁乎?今不少联宗合族者,一言军籍,彼则去之,惟恐不速。尝闻之父老云,长轩岭余氏,本系我族,彼因军逃迁蓦籍,不认我族,有执简以争者,彼一夜即火燔其祖祠,此虽得之传闻,然亦非无因之谈。当时军役之害,为何如乎?郁盛始祖曰原籍麻城,联沅始祖曰驻籍麻城,则我族南康迁居麻城,转迁黄陂之说,不尽子虚。或曰:郁盛、联沅者,皆以宗五为始祖,则宝臣公宗四为始祖之言可征也。不知余达军籍也,彼皆逃去军籍,安得复以余达为始祖乎?考之军户绪秀三、殷节皆系彼族始祖,则我族余达始祖,益信而可征,用以质之来者。 b7p&EK"Hm  
世派纪 M8oI8\6[  
我族命名,向无定派,尊卑昭穆,难保不无混淆,古人闻凤趋避,履石痛心,名讳所在,綦严矣哉!合族人丁日繁,名字益多,命以字派,庶尊卑自辨,昭穆有分,传之久远,得知世序所在。纪世派,何其敬慎谨审,始终不懈之意,犹公志也。至若谱也者,上治祖祢,旁治兄弟,下治子孙,则在后之刃,体祖宗之心,以振绵绵之绪,联予姓之欢,以笃亲亲之恩,有以阐扬先德,光大门庭。由是继继绳绳,绵延久远,我公陟降在天之灵,当默契而心喜之。而湘等任斯役者,亦与有荣施焉,可不勉乎哉! ^w/_hY!4/  
命名字派:道德仁义  永大良传  克守法则  家声远扬 ],YIEOx6  
(vMC.y5  
光绪二十六年岁次庚子清和目之吉日 20h|e+3  
十七世孙德湘楚三氏敬沐书
存大体统  扶正纲常  行仁讲义  家国永昌
离线余策忠

发帖
3558
真实姓名
余策忠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12-30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良公三十七代孙,大冶宫台山镐公后裔,:1良→2升→3侃→4晏→5爱→6懃→7籍→8珍→9程→10仲举→11四十一→12元章→13国华→14百三→15铎宗→16德五→17高二→18胜七→19辛四→20秀三→21志仁→22伯良→23镐→24应安→25兴正→26文魁→27希卿→28孔徒→29道扬→30世遗→31作贡→32师汉→33隆棻→34正楷→35延壬→36锦香→37策忠。字派:文希孔道,世作师隆,正(名)延锦策,昌盛显荣,敦原济美,万纪咸亨,
离线结构主义
发帖
13
真实姓名
余军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6-12-30
离线dragon111
发帖
1026
真实姓名
余俊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1-01
离线余常伟
发帖
13
真实姓名
余常伟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1-19
离线余光平
发帖
86
真实姓名
余光平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4-08
  
弘扬传统文化,光大余氏家族
离线余辉555
发帖
2
真实姓名
余辉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6-28
我余家岗的,请问孝感祝站余氏现与黄陂马家湖宗一至宗四公后代宗亲、四川郁盛公后人认亲没有?黄陂礼教乡(经查为黄陂南部)马家湖是否为现天河机场旁马家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