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6阅读
  • 0回复

再说总路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thinfo
 

发帖
10069
真实姓名
余钰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8
五六十年前,不怪人家瞧不起总路咀,而且总路咀太不经人瞧,一条半老街还是民国十几年的作品,土木结构,半条街到正街中间是一条200米长的死水港,其实是巴溪的故道。老人们说是光绪尾子,大水太大,冲开老河提,形成一条新河往平头山那边弯走了。老河道成了死水港,所有的垃圾都往死水港里灌,港不长鱼,而人倒淹死不少。 lxR]Bh+  
港中间有座简易的双石条桥,三个桥墩,据光绪八年黄冈县志及黄州府志上写明:“董卢坳桥光绪四年众姓捐资修”。而总路咀是原称“董卢坳”演译过来的,在县志上第一次提及总路咀的名字不过百余年,那就不像上巴河、但店、贺坳、牛车河的名字,早出现在县志上一千余年。 sM9utR  
这座桥是巴溪上的第四桥,是山里人到山外的必经之路。路是人踩出来的,原来的水位上,故路也上。如在永宁乡,自罗田黄土岗,项家河、茅田、七道河、三里畈、李婆墩、贾庙、牛车河,这样顺着走的。 Jgq#m~M6  
水往下退,路便下移,乃至后来,七道河、三里畈、但店、溢流河、夏铺河、锥子河、总路咀、标云岗,形成直线通道。 ))7CqN  
m,rkKhXP  
在巴溪上的三座桥也是随水位下降的年代加修。 gL7rX aj  
第一座麟凤桥,先叫瑞雪桥,是明朝巨贾汪伯麟修了广嗣庵的同时修的,两个墩,梭子型,1970年后被大队拆了。 y7Hoy.(  
第二座巴溪桥是在宋坳村王下湾门前畈中,是贾庙、马鞍山到宋坳的大路,也是明朝修的,比麟凤桥相隔百余年。传说是王下湾有个举人发迹了,编戏曲发财不少,个人捐资修,县志上说是众姓修。1938年桥被大水完全冲跨,徐会之烈士个人捐款,由徐命之督重修。桥本无名,后来的人把它叫中梭子桥。 12tAx3p  
第三座桥在宋坳村的华阳港,规模与上两桥一致,很坚固,是江姓先祖江可立倡修,名叫华阳港桥。 c+##!_[9  
所以董卢坳桥是巴溪第四桥。巴溪,起源于鹅公堡南边,沿石壁山,经石头咀,邱家咀、猪婆咀、龟山咀、曹家咀、施家咀、段家咀、总路咀、象皮咀,在鲶鱼山交汇牛车河。这就是明朝万历二十五年穆家田进士穆天颜,为还和乡同乡会作的引中,所写的“我家住巴溪边”,指穆家田在巴溪流边,没有提及董卢坳,当时应是还没有人在此居住,也没有董卢坳这个地名。它的名称出现在县志上时间跟宋坳差不多,没有形成经商立市的地理和经济环境。 "9NWsy}<c  
1984年总路咀公社社志上说,总路咀最老的住户据传言是姓董和姓卢两家栽缝,董家有5口人,以缝纫为生,我想既然知道姓氏职业,人口数目,那这个传言就不是很远久的历史,况且卢氏在明清是还和乡的明宗望族,现在卫生院后面,是卢氏的祖茔,坟被建房屋挖后知道不是平常人家,都是带有殉葬品的,而且是很名贵的瓷器,不过人不是住总路咀,而且住卢家塆,卢家塝、袁家塆。这两家裁缝是居住在现在杜士林住的,那一块地方。董姓在团风县存在不多见,但店的董家边,河铺的董家湾,宋坳的董家坳、董家垅、宋董坳,都不见姓董的公民。时至民国,来往行人逐多起来了,沿着旧河道不会被水淹的港边拨石岸、建街房,虽然土木结构,但有粗梁大柱,鼓皮隔扇,这是民国的建筑风格,包括林逸圣将军家的“一枝堂”,也是如此,不过稍带洋的味道。按照逸圣将军的意愿,办起了国民小学,结束了穆家田这块地方的私塾教育。 b4(,ls  
o"p['m*g  
总路咀老河道边,慢慢地余姓、汪姓、林姓、舒姓有经商能力的人家,大兴土木,办起了商业。兴旺近300年的夕阳冲纺绸进了街,余氏大族的商店,染铺、屠宰、药铺、炒户都进了街。长林岗的舒大湾也有5-6家生意挤进总路咀。进货一般先以上巴河为主了,到后来才发展到武汉进货。 :8A@4vMS)?  
因为战争频紫,过兵多,做生意的少,谈不上兴旺,所以不及宋坳街100余家,临近各湾子都是生意人租住。县政府、国军、区政府、乡政府,常有人住在宋坳,所以比总路咀热闹多了。 sy(.p^Z  
总路咀确实冷清,历史巨片《大转折》有一段特写“鄂东总路咀镇”,刘伯承、邓小平、李先念、陈锡联、秦基伟、谢富治、陈再道、郑位三等高级领导人都站在总路咀老街中心,街上冷清无人,只有余泽三的铺里探出一个脑袋,还戴了一副墨镜,望了几下,缩回去了。 E!=Iz5  
Qs<L$"L1  
1945年抗战结束,国民党武汉海陆空三军交通总指挥中将林逸圣,兼任湖北省财政厅长时,为了发展黄冈经济,会同徐会之,林渊泉等,接受方本仁的建议,赶修318国道,接通罗田、英山、麻城、安徽。调集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国民党97军军长朱怀冰,因军队被我党摧垮,败后回黄冈任县长,长居宋坳,所谓剿匪,实对付我党武装,他哪里知道建设黄冈。逸圣将军为了不影响老家百姓,调来山西部队,押解日本投降兵做公路,从标云岗往总路咀、但店进罗田三里畈修。 G#1W":|`  
首先是标云岗至总路咀肖家墩12华里路程,因为林圣假借要回乡看看,让他们加快速度。日本兵不会肩挑,只会头顶和背驮,当个俘虏便是乖乖儿,很听话,不听话的,山西兵便狠狠地打。吃饭时又分两个等级,一等是投降时自觉交出武器,让他吃饱;二等是投降将武器损坏或抛入水中无法捞起的,只让他少吃,给他半盒饭菜,吃个半饱。这些山西兵有时也做点把,好笑的是他们喜欢挑一头重一头轻的拗肩担子,因为他们老家七沟八梁适应拗肩担。公路不算很宽,跟现在的组组通差不多,跟老路就宽多了。 Ieh<|O,-C  
 $3cZS  
公路修好后,解放战争暴发,国民党的军车是走过一些时,当时地方政府以骑马、坐滑竿或轿子为主。朱怀冰到宋坳是抬子抬的,地方官员像组长林鹿芹骑的小白马,邵鹏程、邵继武、王克夷、王东峰都是骑马。交通运输还是以人挑车推为主,县政府也没有汽车。总路咀茶铺村原县车队江少华师傅有一台蒸汽机车,司机很伤心,一身灰一身黑,车头长,烧的煤或栗炭,載重量两吨左右,要不断地往炉子中添煤,以火大,水滚,车速才能快,驾驶台里,夏天热得要死,十冬月也冒汗,上坡另一个拿根三角木在后面塞胎上,一天能到罗田算是不错。这总算黄冈县的第一台汽车,也算是总路咀的第一台汽车。 Dnd  
D&OskM60  
内战一打响,总路咀的人跑反都跑不赢,哪有心思做生意,因此关门的多。仅茅云山国共打了三仗,我方黄序周、漆少川分别与邓兴打了一仗,邓败逃;与刘楚杰打一仗,刘楚杰败逃;第三仗是跟广西佬打的,因兵力悬殊,我方未胜而撤退。在街上是小争斗搞了一回,几乎天天有枪响。联保处本应驻宋坳,一是朱怀斌、邵继武久在那里,只好在总路咀,主任是范亭玉,三里畈人(解放后在三里畈镇压)带着樊咀巴等一杆反共分子,在街上为非作歹,奸人妻女,解放后在总路咀镇压。 Bc'Mj=>;  
1949年后,沙河图一仗结束,我们这里基本解放了,总路咀归第六区,后改宋坳区,区政府先设在余庵易家湾,后迁宋坳,本地和南下来了不少干部,凡识几个字的人,只要个人清白,便可以参加土改。总路咀街一部分归冷水井乡,一部分归锥子河乡,后来又归总路咀乡,一个乡很小,只有现在三、四个村大小,每个乡是一个乡长,一个农会主席,一个武装委员,一个秘书,一个妇联主席。村也不大,两三个湾子,选一个村长,一个生产委员,一个民兵班长,一个妇联委员。但老百姓都怕干部,干部也非常不认亲疏,动不动就用绳子捆人,有的还殴打,好像成分好的也是这样,因为我们这个地方属白区,不比杜皮马鞍山属红区,所以有些同志态度差些,包括后来银行同志收贷时也打人骂人。 'oUTY *  
宋坳区十八个乡,后来合成十六个乡,各乡在各乡的范围丈量土地,划成分,分配土地,分地主的浮财和田地山林。1950年后开始斗地主,枪毙有血債的坏人,也有无血债的也枪毙。巩固各级政权,组建人民商业,股金社、供销社,倒也是热火朝天。不管哪个会,地主、富农、伪犯要用绳子捆一大片,还要对他们拳打脚踢,此时火红是宋坳。 I [n|#N  
1955年底宋坳区政府开始往总路咀撤迁,随之南迁的粮店、卫生院、供销社、银行、税务、邮电、食品、法庭、一龙带九蛟,全部在总路咀圈地划房,动工兴建,边建边工作。那时人少,一个卫生院15——16人,一个区政府也只有十几个人,宋家坳开始降温,总路咀开始升温。总路咀处在318国道中,国道穿街而过,它的周围有贾庙区、淋山河区、方高坪区、回龙山区、上巴河区、但店区六个区把它围在中央。真是得天独厚的交通环境,和县东北中心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它能有大发展的优势和前提。 ` ^;J<l  
1956年这一年是黄冈县惊天动地的一年,更是总路咀惊天动地的一年,有三大建设至今少有。 .S]*A b  
第一件大事,黄冈专署,冲着夕阳冲的丝绸风全国和港澳,且历史悠久,将蚕种场落户总路咀,地级企业落籍乡镇是其它乡镇是没有的事。地区蚕场建在穆家田后山上,分总场,机务队,场直各机关都在这里办公,下设四个种桑养蚕队,水塔为一队,夕阳冲为二队,茅云山为三队,南湖为四队,正式职工1000多名,正养蚕时临时工近2000人,有时更多。在总路咀面积分布七个村,黄州南湖在外,桑园1万亩以上,每年养三季,桑叶的产量很高,蚕种销全国,是国家外贸和农业部重点项目之一。因此,他们待遇相当高,奖金也很高,兴旺了近40多年,后来体制一改,领导一换,人为地把场办垮了。 #JN4K>_4  
第二件大事是黄冈第三中学,校址余氏桐堂,这个祠堂是咸丰年间重修的,而且坚持办学,自私塾起,到国民小学乃至建黄冈三中,1970年后升为高中,在校学生由400人逐渐增加到后来近2000学生。老三届的教师是来自各省各县的,多数是一些旧知识分子,国民党的师长、团长、法官执教。教学质量较高,学生来自全县,学生都转为商品粮。1960年黄冈三中被评为全省的红旗学校,校长汪觉慧出席全国英会,并见到毛主席、刘主席、朱总司令、周总理。谈祖应老师受命编了一首“战鼓如雷冲九宵,出了个黄冈三中红旗学校……”的歌全省传唱。汪觉慧校长,又为黄冈地区教育界三大红旗手之一(汪觉慧、王骥、汪志超)。这又是其它乡镇没有的事,唯有总路咀镇独具的,学校现归团风二中。 ;/)$Cm&e  
\$gA2r  
第三件大事是黄冈县人民政府和农畜科冲着盛誉鄂东、皖南、豫南神树铺汪家湾余氏老三房十七代兽医的威名,将黄冈县兽医理论提高和技术培训班,黄冈县兽医药制药厂,黄冈县良畜繁殖饲养基地落籍茅云山,余大湾,圈地建场,三大畜牧主架统统地投资总路咀,其它乡镇望尘莫及。总路的兽医有门派,有著作、有家传,体系大,安徽、河南余氏兽医几百人。明末余氏兽医鼻祖,籍总路咀东港,即现在的上葫芦湾,先为人医,后见农家耕种的当家汉——牛病无医,白白死去,故改攻兽医行业,代代相传。一部分人到安徽和河南,不仅治牛、治猪,还是攻治骡马驴一类牲畜,很有建树。沿袭到余土秋的儿子这一代是整整十七代,所以黄冈县政府将这为发展黄冈畜牧的三大举措放在总路咀是情有可缘。培训班主要是对在职的提高,每年2次培训班,每批20——30人,年年如此。制药厂,生产近20种畜药,供牛、猪、鸡用,在厂职工三十余人,生产药物分别送至全县各兽医网点。黄冈县所有由上级拔放和国家推荐的良畜品种,先进技术,技术改进,都先放在总路咀,成功后再推向全县各地。如黄牛、水牛、鸡、鸭、鹅、鹑,还在马庙卢家润涧,朝天寺、宋坳广祠庵、袁家岗设饲养分场,都是商品粮职工。 |<uBJ-5  
!=u=P9I  
总路咀镇还有一个省级企业,就是茧站。省外贸要从英山、罗田、麻城,安徽金寨等地将新收蚕茧拖向武汉,但新蚕茧要用火烤,将茧内蚕蛹烤死,烘干,保证蚕茧质量不变。将茧站投放在总路咀,后来茧站归县外贸,但仍保持烤茧业务,上世纪80年代后倒闭,结束了三十余年的烤茧历史。 .eyJ<b9  
1958年,牛车河水库合龙蓄水,断了宋坳很大成分的商路,使宋坳又一次大降温。318公路的扩宽,总贾公路的开通,使总路咀第二次升温。这个七区中心的总路咀,从此再度升温。交通优于其它乡镇,人车物流增加频率很快,致使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还没有影响总路咀的发展。并且在总路咀的锥子河村(原来的光明六大队)出现一个特大奇闻,这个大队三年自然灾害中没有饿饭,没有因营养问题造成妇女的子宫脱垂,没有因营养不良而患肿肝病和因饥饿而死亡的病类。一个大队48个单身汉都配上了媳妇,至今七旬以上亲见历此情的人,还念念不忘大队书记陈荣华。陈荣华当年也是因为“不识时务,顶风办事”。而停职批判,险些开除党籍。 (B03f$8}*_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黄冈县政府的很多会议喜欢在总路咀召开。这时参加全国群英会的,黄冈县只有几个人,而总路咀却占了两位,三中的汪觉慧,宋坳的倪素珍,这是一般的先进模范所得不到的殊荣。那时的模范有真实的模范事迹,而且人人拥护。很多科局级工会会议,各单位技术职称考核,学生中考、高考、考兵都在总路咀设考场。一年到头,会议不断,几十年都如此。如1977年的“4·16风灾”是全县中学生运动会在总路组召开,同期进行的还有全县外贸会、茶叶会。 tqjjn5!  
总路咀的商业,以供销合作社为核心,老一代的几位核心人物,主任杨孝生,经济师孙茂鸿,采购员徐素金,业务顾问刘品三,都是些非常人物,人民的供销,人民商业,在他们的经纪下生根开花,结果丰硕。他们这一帮人,决计力强,决策正确,目光远大,将全区供销业务,从房产,基本建设、门市、住房、仓库等建设,从零开始,占了总路咀的主要商业市场和主要街道。随着318国道改到那里他们建设到那里。1984年后,供销系统全方位改体,其它乡镇退休人员无工资可发,而总路咀退休人员不愁工资,按原标准和后来的政策,不断提高并保障。他们年年春冬两季,有时夏秋也进行产品交流大会,交流会很具特色,总要想办法弄一些紧俏商品、新近商品进行交流,还要请剧团唱戏。当年文化生活极不发达,一个月オー场电影,还有七八个劳力抬放影机械。而看戏不花钱,唱半月至一月,日夜不停。那街上,戏场上日夜不断人。买东西,卖东西,吃东西总是人挤人湧,川流不息。交流会越开越火,一年比一年成功,拉动了总咀商贸的前进车轮。 ;jBS:k?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总路咀的社队企业,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将一个20几人的锅厂,改成机械厂,后来又改为纺织机械。工人来自全县,最后发展300多エ人,五个大车间,后又分一个修理厂近80人,连车间近50人,先挂牌总路咀公社,后来改成黄冈纺织机械厂。名气就更火了,工人收入也很可观,党、团组织、工会妇联,干部齐全。当年技师王玉珍,是工会主席在山东带回来的老婆,对机械专业较熟悉,在全县机械专业会上,大谈经验和学术心得,听众满场,鼓掌如雷。 e7plL^^`  
一个手工业联社,将公社的木工家具厂,缝纫厂、鞭炮厂、钟表修理厂、伞厂、皮匠店、理发店、车辆修理店、建筑队,搬运站,分开核算,统一管理。其中特别是伞厂,仅次于机械厂,工人由十几个人起家,先做油布雨伞,竹骨的,后改黑布伞,铝合金属骨架,后又改花布伞,最后做不绣钢折叠伞,远销港澳,跻身上海百货公司,武汉黄石畅销不缺。以其防风力,耐用力,透水小而获得省优产品。那个一字不识的余莲生起家办厂,后来又是个一字不识的易正东,都是女同志,发展伞厂,功不可没,被黄冈县社队企业局定为模范企业。这么多来自全县也有外县的几千工人,他们干劲冲天,常常加班加点,把总路咀弄成不夜城。每逢节假日都有口号,什么“大战红五月”,“过革命化春节”,“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X周年”等等,以加班加点的劳动,党团员带头干,真正是热火朝天,一派繁华的气象,老百姓认为是干社会主义的气势。工人们待遇跟蚕场一样,超过了文教卫生。那些能说会道的煤婆们,把这些单位吹上了天,使街上的单身汉一天少一天,他们优厚的侍遇,可观的工资,抬高总路咀的物价,带动了商业的发展,拉起了蔬菜种植专业户的发展业。 m[BpV.s  
花开有日,好景不长,如此兴旺的总路咀各行各业,在桌上谈的一片籍的杯光声中,集体敌不住个体,国营敌不住私营,盲目地,无形地关闭了。一些假企业家,提包公司,骗起国家贷款,结果有贷无还。有的冒充港台关系,海外关系,骗吃喝,骗财物。也有些本份人,本想兴业发家,结果被人作弄,弄巧反拙。如当年瓦土库村,我的熟友熊维发万元户的改事,不知是老王书记编的,还是别人编的,“瓦土库有个熊维发,养了200多绍兴鸭,来人参观把鸭杀,杀到腊月二+八,蛋没蛋,鸭没鸭,别人大办年,维发无聊法,再借贷款无抵压……”维发如果250多只鸭不杀鸭待客,不接张三参观学习,李四参观学习,绍兴鹅产蛋率高,每只鸭每年可产蛋260——270个,一年可产蛋65000多个,蛋卖四角一个,谷价8分一斤,每只每天只给二两谷,其余放野食,双抢、套种根本不加料,每年足足可以争挣到两万多元,可是,熊维发却做垮了。 Hoi~(Vc.  
近十年来总路咀的工业失败,而商业起来了,种养业更大发展,四十年来,保住了三中现在叫团风二中,;保住了锥子河中学和总路咀的百年小学。街道三条,横跨几公里,鲜鱼市场全县为最;蔬菜市场,全县第二。鲜鱼每天交易以吨数计,收鱼收到鄂城、江夏、新洲、洪湖、汉川等县,外运有山东、山西、安徽、河南、英山、罗田、麻城。只是小打油的本县养殖户,远远达不到总路咀鲜鱼市场的吞吐量。蔬菜专业户,当季菜和反季菜,也走英山、罗田、红安、麻城,黄州和团风县常挂户收购。禽蛋场,生猪、黄牛,几乎村村有。三条街的离业,有个体和几个民营大公司,联营的大商场,如黄商、华联、利万家、并且伸到各村网点。大型餐饮20余家,大小旅社20余家,住街人ロ过万,由但店、贾庙、杜皮、淋山河,上巴河、回龙、路口,马庙客籍总路咀有几百户,交通如网,先是片片通,后到村村通,近五年是组组通。国道高速,地线公路穿街而过,新近一条旅游公路,北上牛东河,连结山区旅游线。还有一座三级医院的分院,一类大学的分校,美丽新村,郭东影视城,小汉口式的商业街,置放在总路咀到白坳之间,120个亿的合同于今年五月五日在县党校签字。估计五年的努力,将总路咀镇翻个新花样,到那时让人好看的东西会更多,域内徐会之故居,黄浦军校一期纪念馆的落成,足可值得一看。 o'8%5 M@  
现在的总路咀,早已不要媒婆们乱吹了,人们都在脚踏实地努力奋斗。街上不是像淋山河有早集那样,而是全日集、不夜城,平时人挤人湧,逢年过节,时常车堵十里,人停近万,三条街靠警察指挥。鱼车、猪车、货车、菜车就夜进街卸货。如此兴旺,如此繁荣,来之不易。上巴河是历史的繁荣一是水运,总路咀现在的繁荣是陆路交通的地理环境和六镇中心位置,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关系。老一代的梦想正在一一步实现,梦很长,路还远。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欢迎共享你手中的家族资料,多多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方便更多兄弟姊妹寻根!    微信公众号 imyu_cn
新浪微博@余钰 | 腾讯微博@余钰 | 我的QQ:1656852 | 我的字辈信息(湖北黄冈):之志从道钟维嘉士 | 湖北黄冈地区余氏族谱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