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32阅读
  • 0回复

[文献典籍]《瑞州三贤堂记》【宋】文天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余季乐
 

发帖
1775
真实姓名
余钜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9-09-16
         瑞有三贤祠堂。三贤,余襄公、苏文定公、杨文节公。祠堂旧在水南阛阓,景定庚午毁于兵。前守严陵方君逢辰,迁之稍西,垂成而去。某为君代,相遇于上饶。君语及斯堂曰:“瑞人之敬三贤也如生,三年无所于祠,意闵闵焉,予是以亟新之也。然涂塈未毕,像设未备,子其成之,成则为之记。” %H- [u}s  
       某至郡,既敬奉君之教,遂率诸生行释菜礼。而君书三至,谂记之成,某不得辞。 n/s!S &  
       夫瑞为郡,号江西道院。然在汴京盛时为远小,故余、苏二公皆以谪至,淳熙间,郡去今行在所为近。而杨公江西人,虽自蓬监出守,殊不薄淮阳也,地一而时不同,又守郡者与他谪异。然瑞人矜而相语,概曰:“吾郡以三贤重。余公坐党范文正;苏公坐救其兄东坡先生,后又以执政坐元祐党;杨公坐争张魏公配享事。使此三贤者皆无所坐,安得辱临吾土!” 3WJ> T1we  
        噫,甚矣,瑞人之好是懿德也!然三贤所养,犹有可得而窃窥者乎?范公忤吕丞相而去也,未几复用,前日寅縁被斥者以次召还。襄公自瑞徙泰,乃独请岭南便郡以归,愈去愈远,岂非所谓同其退不同其进者耶?苏公世味素薄,其记东轩,谓颜氏箪瓢之乐,不可庶几,而日与郡家收锱铢之利,曾不以为屈辱。异时再谪、三徙之馀,退老颍滨,杜门却扫,不怨不尤,使人之意也消。若杨公则肆意吟哦,笔墨淋漓,在郡自为一集,与畴昔道山群贤文字之乐,无以异也。若三贤者,岂以摈斥疏远累其心哉! MPO!qSS]  
        夫摈弃疏远不以累其心者,其流或至于翛然远举,超世遗俗,而三贤又不然。余公用于庆历,苏公用于元祐,蹇蹇匪躬,皆在困踬流落之后。杨公当权奸用事,屡召不起,报国丹心,竟以忧死,凛然古人尸谏之风。呜呼,此其所以为三贤欤!由前言之,吾知在瑞之时,乐天安土;由后言之,吾知在瑞之时,乃心罔不在王室。呜呼,此其所以为三贤欤! xP'IyABx  
        诗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太史公曰:“虽为之执鞭,所欣慕焉。”瑞人之敬三贤也,又于此思之,当有以称方君所为欲记斯堂之意。某与先正,无能为役。 g_] u<8&  
【本文是文天祥担任瑞州(今江西省高安市,原名筠州,宝庆元年避理宗赵昀讳改瑞州)郡守时,为“三贤堂”落成而写的记文。三贤,分别指余靖、苏辙和杨万里。 )+ Wr- Yay  
5vY h~|  
【译文(纯手工翻译,没有参考任何译文,因此错漏在所难免,请指教)】 yQhrPw> m  
       瑞州【今江西高安】有个“三贤堂”。三贤是余襄公【余靖】、苏文定公【苏辙】、杨文节公【杨万里】。祠堂以前是在水南街市的,景定年间毁于战事。前郡守方严陵先生恰逢其时,将它迁到稍西的地方,差不多完成就卸任(瑞州郡守)了,我接任先生(瑞州郡守)的职务,(上任)途中在上饶相遇。先生在说到这个祠堂时说:“瑞州人对三贤的敬仰就象他们还在生一样,(如果)三年没有见到祠堂,就会很忧愁,所以我急忙新建它,但墙壁未涂抹、塑像设施未齐备,请先生将它完成,完成后就写篇文章记述它。” !j4C:L3F  
        我来到瑞州,既然奉了方先生的教诲,就带领各位学生行祭孔典礼。而且方先生来信三次,我想这篇记述文章,我是必须写的了。 ~>D;2 S(a  
        瑞州这个郡,号称“江西道院”,但在汴京很兴盛的时期【指北宋时期】算是偏远地区,所以余、苏两位前辈都是被贬到这里的。淳熙年间,瑞州才离现在的“行在所”【皇帝巡游的地方,指临安】近了,而且杨公是江西人,虽然是从秘阁出守瑞州的,但并没有轻视瑞州郡守这个职位【出自汲黯《卧理淮阳》典故】。地方虽然一样,但时势不同,当郡守和其他贬谪【余靖监酒税、苏辙监盐酒税】又不一样。但是瑞州人骄傲地互相传颂,都在说:“我们瑞州以三贤为重。余公是因为和范文正【范仲淹】同党;苏公因为救他的兄长苏东坡先生,后来又被当政者说他是“元祐党”;杨公是因为为张魏公【张浚】争取配享高宗庙。如果三贤都没有这些原因,怎么会屈尊到我们这里来呢?” (eJr-xZ/  
        啊,很明显,瑞州人敬仰的是这种美德!然而三贤的修养,还有其他可探讨的吗?范公违逆吕丞相被贬,没有多久就复用,之前因为这事而被贬的都逐渐召回(京城),襄公从瑞州改任到泰州,后来请求到近家乡的地方【即英州,现英德,离韶关较近而离汴京更远】任职,离(京城)越来越远,这不是同他【指范仲淹】一起被贬但没有同他一起升官吗?苏公一向看淡人情世故,他的文章《东轩记》说:“安贫乐道的乐趣【典出《颜回箪瓢》,不是想有就有的。”天天向郡里的商人收税,也不觉得是屈辱。后来再被贬谪,三次改任之后,告老退回颖水边,闭门谢客,没有怨天尤人,“使人之意”【为当官而走关系的念头】也消失了。杨公则是吟诗作对、泼墨挥毫,在郡里的创作都可编成一个文集了,与昔日文人圈的众多贤人朋友文字往来,和(以前)没有一点异样。这三个贤人,怎么会将被贬谪这样的事放在心上呢。 N>Y`>5  
        那些被朝廷弃用远谪而不放在心上的人,一般会逃离官场,超凡脱俗,但三贤又不一样,余公在“庆历新政”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苏公在元祐年间发挥很大的作用,为国家忠直敢言,都是在遭遇挫折被冷落之后(做到的);杨公在奸臣当道时,屡次拒绝复出当官,报国丹心,都想以死相报了,凛然有古人“尸谏”【即“死谏”】的遗风。啊,这就是他们之所以成为三贤的原因了。从前面的事,我看出(他们)在瑞州的时候,乐观并且安于现状,从后面的事,我看出(他们)在瑞州的时候,实际上是心系君王国家的。啊,这就是他们能成为三贤的原因了。 /Fh"Gl^  
       有首诗说“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太史公【司马迁】说:“就算是为他们执鞭拉马,也是(我)很愿意做的事情。”(这是)瑞州人对三贤的敬佩。又从这里想到,应该很符合方先生想作祠堂记的意思了。我和先正,连给他们奔走都没资格。 [ZURs3q  
【】里为注释。()里为译者为文句通顺加入的词语。 Q|gun}  
*8/Q_w  
'A !Dg  
)dF(5,y)  
gKb4n Nt  
---------------------------------------------------------------------------------------------------------------------------------------------------------------------------------------------
          世居广东恩平,派字“……国守世传 隆英表章 中和礼乐 绪振名扬 昌祺滋大 显耀荣祥……”,本人乐字辈,忠襄公余靖三十五代裔孙。
---------------------------------------------------------------------------------------------------------------------------------------------------------------------------------------------
本人发表的所有跟网站及其他组织管理无关的内容均属个人观点,与网站立场无关。若侵权或令您不安,请联系本人修改或删除。
||邮箱:yjs@imyu.cn | QQ:180078337 | 微信:WorldYU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各类余氏QQ群、微信群||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