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802阅读
  • 95回复

(余秋里)部长与国家(奠基者)/何建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0节:部长与国家(40) thG;~ W  
>YP6/w,e  
wdS4iQD  
  "辛苦啊!辛苦!"余秋里一次次地喃喃着,脸上开始凝重起来。 w`_cmI  
MmUtBT  
  "晚上让同志们多吃点热乎的东西!"余秋里对随行的干部连声叮咛后,又高声地问工人们:"同志们,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eG?O7z&  
/{Ff)<Q.Z  
  工人们一下愣了:什么日子?好像离新年还有几天嘛!是啊,12月26号,啥日子? c@H_f  
*sNZ.Y:.  
  "对,今天是12月26日。是我们的毛主席的66岁大寿日子!"部长说。 /^_~NF#  
D7q%rO|F'  
  井台顿时欢腾起来,嘻嘻哈哈地你一言我一语地:那今晚我们吃面条!庆祝毛主席生日! 1, 5"sQ$  
]2O52r  
  余秋里笑了,大声说道:"对,我们吃热面条!吃长寿面,一是祝毛主席健康长寿,二是为我们在松辽大地上找到大油田!" %eJolztKZ  
<1")JDW  
  这一晚上,凡是余秋里过去的那些井台,全都吃上了热腾腾的面条,有的井台还弄了些酒。大伙儿吃得非常开心。 0\fV'JDOR  
B~S"1EE[  
  土坯房内,与寒气逼人的外面截然相反,里面热气腾腾--而热气来自二三十名男男女女的年轻人的情绪与干劲。他们都是地质技术人员,中间有早一两年前就到这儿的"老松辽",也有刚刚从西安等地质调查队过来的新同志。一块由七八米长、一两米宽的木板钉成的"办公桌"四周,围聚着这群热血青年,他们指指点点着铺在"办公桌"上的那张地质图,在热烈地讨论着,争执着。那是一张张被喜悦兴奋着的脸,那是一串串被曙光映红的脸。 )qXl8HI  
\:>GF-Z(  
  这时,石油部的几位大专家相继进来,他们是翁文波、童宪章、张文昭、姜辅志、邓礼让等人。 Ns?qLSN  
n-X;JYQW  
  "继良,听说上次你乘飞机上天,人家驾驶员就是不让你上啊!"精瘦的翁文波笑咪咪地拍拍胖子杨继良,打趣地问:"你是吃什么山珍海味,长这么胖嘛?" Rb!|2h)  
&f12Q&jY7  
  杨继良不好意思地:"翁先生,我、我喝白开水也长膘呀!" B[XVTok  
1Z9_sd~/6  
  翁文波随手拿着桌上的放大镜,朝杨继良的胃部照了照,然后一本正经地:"那就是你的体内Machine太好了!" <cC0l-=  
b*C\0D  
  "哈哈哈……"屋内顿时响起一片欢笑。 k^A17Nf`2  
%N((p[\H  
  "余部长来啦!"小屋子顿时欢笑声戛然而止。原先七拐八扭待着的青年人们立即挺直腰板,全体站立起来。 zJ-_{GiM*L  
3&H#LGoV$  
  "哎坐坐坐--"余秋里脱下大衣,摘下帽子,一屁股坐在胖子杨继良的身边。那只空袖子正好碰在杨继良的右手,这让青年技术员有些敬畏:独臂将军,果然是啊! >%qk2h>  
D,cGW,2Nv  
  杨继良瞅着那只空袖子出神。 8sMDe'  
=E{e|(1+u  
  "哎,年轻人,你来谈谈对松辽的看法?听说你还是松基三号井的设计者之一呢!怎么样,对松辽找油的信心如何?"余秋里发现了身边的杨继良。 #jY\l&E  
8:W," "  
  "噢。"杨继良一惊,立即站起身,大声道,"我太有信心了!从现有掌握的地质资料看,松辽一定是个大油田!"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1节:部长与国家(41) $-HP5Kj(k-  
.9":Ljs(L  
{2|[7oNT6  
  余秋里笑笑,又转头问其他人:"你们觉得怎么样呢?" pN\YAc*@:  
B8XW+U  
  "肯定是个大油田!余部长。"一个快嘴的女青年说:"一亿吨储量保证没问题!" v|\<N!g  
+[LG>  
  "不止不止,一亿吨储量肯定不止。我看至少有20亿吨!" _J|TCm  
QNH-b9u>8  
  "20亿呀?"余秋里张大嘴盯着说"20亿"的那位眉清目秀的小伙子。 %kS4v,I  
)K=%s%3h<  
  小伙子一般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朝自己的部长肯定地:"对,我看20吨亿储量没有问题!" JbV\eE#KrC  
74[wZDW|(  
  20吨亿储量是个什么概念?就是20个当时全国最大的克拉玛依油田,就是世界级特大油田。 xj6@85^  
i~};5j(  
  小伙子的回答惹得满堂大笑。余秋里也笑得合不拢嘴,他打量了一下小伙子:"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多大了?" nC:>1 kt  
l**gM  
  "嘻嘻,余部长,我叫王玉俊,北京石油地质学校。刚毕业,今年20岁。" }9Th`   
cO8':P5Q  
  "好么,玉俊同志,如果这儿真是你说的那么多储量,我就封你为石油部总地质师嘞!"余秋里的话再次引得满堂大笑。 >yZe1CP  
|S0w>VH>  
  小伙子这回脸红了。其实,一年多后,通过进一步的勘探调查,松辽的储油量远远超过了20亿吨这个数量。当然,余秋里在获得如此巨大的一个已经控制的世界级特大油田的储量后,并没有兑现给王玉俊小伙子提拔为"石油部总地质师"的承诺。但可以看出,余秋里开始对松辽地底下的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样,他一直是慎之又慎。 ;\N )RZ  
9\QeH'A  
  自从松基三井号出油后,地质部在扶余3号井也打出了油,而此时石油部上下也都沉浸在"松辽大发现"的喜悦之中,尤其是那些参与现场勘探和地质调查的技术人员们更是一口肯定松辽会是个大油田了。然后此刻只有一个人的头脑异常清醒,他就是部长余秋里。 &["s/!O1R  
ax.;IU  
  "同志们,这些天来,我跟大家一样,心情是很高兴的,看到松基三井出了油,谁不高兴?要说高兴我是最高兴的一个。但我又是一个最高兴不起来的人!为什么?"土坯房子里,正当前线将士和技术人员都在为眼前的光明前景喝彩时,部长余秋里竟然抬出了这样一个硕大的问题。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连翁文波这样的大地质学家都屏住了呼吸。 P{bRRn4Z  
p#\JKx  
  "是啊,为什么呢?"余秋里抬起右胳膊,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额头,神情凝重而又严肃地扫了一遍屋子里的所有技术人员。突然他的右臂从空中猛地落下:"因为在大家一片喝彩声中,我要提个反面的意见,这个意见就是过去石油勘探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一口井出油并不等于是一个构造出油!几个构造有油并不等于连片有油!一时高产并不等于是能够长期高产!" KQf=t0Z=Ce  
s%& /Zt  
  哇,多么精彩的经典话语!多么深刻的睿智哲理! EJCf[#Sf  
O(R1D/A[  
  "一口井出油并不等于是一个构造出油!几个构造有油并不等于连片有油!一时高产并不等于是能够长期高产!"这短短三句话,比起大地质学家们的鸿论巨著,比起世界石油勘探学的教科书,它也许太短太短,但在我与所有而今仍然活着的地质学家和石油专家们的交流中深切感受到,他们中没有一个敢否定余秋里这三句话的意义。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2节:部长与国家(42) up@I,9C/  
8|"26UwD/  
n9%&HDl4  
  难道不是吗?这三句话中所包含的地质学和石油勘探学的深刻性、辩证性,还有什么更经典的话可以概括和取代的呢? 1_jd1 UT  
HM]mOmL90N  
  没有! nOCCOTf  
m]?C @ina  
  同样,这三句话中还深刻阐明了人与自然之间相互认识与理解的哲学关系,而且它还揭示了科学与自然之间的均衡性和不均衡性的统一问题,以及它们之间必须共同遵循的基本规律。 61@;3yV  
m ]h<y  
  10年前,我在采访黄汲清和翁文波这样的大地质学家时,这些大师们就出口诵颂过余秋里的这三句话,并称其为"大哲学家的科学语言"、"石油学的战略与战术的经典思想"。 +F4SU(T  
ng{ "W|  
  10年后的今天,我在走进运用卫星等高尖端技术进行地球勘探的石油科学研究机构时,年轻一代的石油专家们仍能熟诵将军的这三句话,并作为"找油哲学经典"或"座右铭"信条,压在自己办公室的玻璃板下。 iLbf:DXK(  
vTl7x  
  在40年前的那个冰天雪地的土坯房子里,这三句话是将军从心底迸发出的,因此落地有声,振聋发馈。这源于他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和从事军队政治工作多年的高级领导者,在来到石油战线后所经历的那些包括川中会战在内的失败教训和对克拉玛依、玉门、柴达木等油田成功开发的全部认识及不断总结的结果。 TPF5?  
Xl %ax!/  
  "同志们,你们的热情,你们的干劲,你们现在所向我报告的每一个新情况,都让人激动、高兴,但我请大家冷静和清醒地想一想:这松辽到底是个大油田还是小油田?是个活油田还是死油田?是好油田还是坏油田?"余秋里说到这儿又把话顿住,然后目光从翁文波开始,一直转到那个开口说"20亿吨储量"的小伙子身上。那目光是急切的、期待的,更是犀利的。 W7` fI*lc  
PB(q9gf"1}  
  没有一个人敢回答得了将军部长的话。也没有一个能回答得了将军部长的话。 pQNTN.L9NZ  
ED;rp 9(  
  余秋里收回犀利的目光,投出温和诚恳的目光:"所以,同志们务必保持清醒的头脑,继续做更加深入、更加细致的工作!" _/5#A+ ?  
y2o~~te  
  土坯子小屋里静得出奇,那些平时高谈阔论、信口开河、慷慨激昂的技术人员们像换了个人似的,一个个低着头,似乎不知如何是好。 |[W7&@hF  
*DcB?8%  
  "其实,当时我们听完余部长的话后,每个人的心头,都像被警钟狠狠地敲打了一下。大家顿时清醒起来,而且这样的清醒让我们保持了一辈子。中国石油工业的50年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发展,应该说,余秋里同志这三句话中所包含的精神遗产是实在太丰富了!它让我们学会了科学辩证法,学会了处理人与自然、人与科学、科学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也更学会了怎么做学问和做人的道理。"当年亲耳聆听余秋里讲话的现今大多是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们,如此感慨地向我表达这样的心声。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3节:部长与国家(43) w(oi6kg  
$]<wQH/?_  
{fI"p;|  
  翁文波为首的技术人员们在余秋里那番话后,没能回答出来,是因为他们陷入了技术程序上的难题之中:要搞清地下的储量,纸上谈兵解决不了问题,只有靠打深井,而且要打得准确。可是打一口深井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因为打井过程中都要取岩芯和试油,同时每口井都需要几百万元的费用,这都是余秋里部长不那么愿意做的。显然,将军愿用最少的代价、最短的时间获得地下的真实情况。可这是技术人员又无法解决的事,但松辽找油战役打响之前这些问题又必须解决。 B2^*Sr[  
`LOW)|6r`  
  精道地质和物探的翁文波苦思冥想,仍然不得要领。 %PlA9@:IZ  
_J X>#h  
  李德生才思敏捷,但就是不愿多说--他的心里多少留着川中会战时因为多说话而受到批判的阴影。 O^~Z-; FA  
2_Gb K-  
  张文昭此刻正在盯着前期布置的60几口井的勘探任务已经够忙乎的了。 dqgH"g  
*6aIDFNl  
  办法总是有的。办法需要靠打破思想束缚,其实解放思想的行动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有过无数次成功经历。只是不同时期叫法不同,余秋里执帅石油工业时,他管解放思想叫做"开动脑筋,多想点名堂"。 awl3|k/  
85_Qb2<'r  
  脑筋动到了家,名堂就自然而然出来了。 'Bwv-J  
e0ULr!p  
  余秋里自26日来到松辽后,白天一个一个的跑机台,晚上又整宿整宿的找人谈话,倾听技术人员的意见,与他们一起研究分析。"他简直就是一台机器,你不让他停下来就永远会转下去。"现今也已变成"老爷子"的王玉俊谈起当年的余秋里时如此说。 2C AR2V|  
LDY3Ya`6m  
  专家们谁也解决不了的问题,最后还是由将军解决了。 %j/}e>$"Nk  
`hf`lq^  
  "时间紧,布井又那么多,靠常规等一口口井取芯打完再试油,那么我们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至少一两年以后吧?"余秋里把技术员召到自己的"部长临时办公室"--那是当时大同镇最"豪华"的地方,镇政府后面的一排"干打垒"--墙是土块打的、屋顶是高梁秆或用麦秸杆铺垫再压上厚厚一层土的那种只比人高出半个头的土建筑。 PY MofQaZ  
_P9*78  
  屋子里烟雾迷漫,技术人员们整整齐齐地围坐在几张长条木椅上,面对着坐在木椅上的将军。只见他盘着双腿,抽着烟,态度似乎比平时亲和与恳切得多。 ?k^~qlye  
uK=)65]  
  "按照世界上找油的基本规律看,一个大油田从发现到搞清它的储量至少得三五年。这也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才能做得到的。"翁文波回应部长的话。 ML.|\:r*  
\DcO .`L  
  "是么,三五年我们哪受得了?毛主席受不了嘛!"余秋里"噌"地从炕上跳下来,把手中的烟蒂往脚底下一碾,然后在烟雾腾腾的低矮的小坯房里来回走动起来。 qH(HcsgD  
_t>[gB,  
  技术人员们的目光随着部长的身影移动。那些年轻一点的同志则把眼睛停在那只空袖子上,内心泛起几丝敬意和畏惧。 tz9"#=}0  
 joBS{]  
  空袖子甩着甩着,在那幅墙头挂着的松辽石油地质勘探图前缓缓停下……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4节:部长与国家(44) ,AH2/^:%c  
>en\:pJn)'  
s6k(K>Pl  
  呵,密密麻麻、横七竖八的线条和曲曲弯弯、形状各异、颜色别样的地图!将军部长的眉睫紧锁:这家伙跟打仗的军事地图真不一样啊!军事地图多好--敌我双方,清晰明了。进攻箭头、阵地区位,指挥棒所指之处,便能听得千军万马马蹄的隆隆作响声。这家伙地质图真是复杂,密密麻麻的像理不清的乱丝,叠叠重重的像翻不完的奇书。布下的几十口勘探井,在庞大的图纸上显得孤孤单单的,如同撒在一张大贴饼上的几粒芝麻粒…… [)?yH3  
7c!#e=W@B  
  "星星点点,点点星星喔!"空袖子甩了一个180度。"同志们,你们都是专家,我们能不能采取些打破常规的勘探方法,争取更快的时间完成勘探任务,摸清这个'敌人'的底细?" XEBj=5sG  
M'VJE|+t  
  技术人员们面面相觑,还像前一晚上一样,不能也不敢回答如此的问题。 DWS#q|j`"  
Xp9] 9H.  
  不过这回有人把皮球踢回了余秋里:"比如呢?" C]&/k_k  
z.^_;Vql_  
  "比如我们能不能将所有布下的勘探井分为三类:一类井只管往下打,不取芯,把电测、综合录井的资料搞好,争取最快时间掌握控制含油层就行;二类井则在油层部位全部取芯,以掌握油层特征,为计算储量取得可靠资料和数据;第三类井是在构造的边缘打深井,以便通过分组试油等措施,确定油水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最后再把这三类井所取得的各种资料合在一起,相互验证,这样是不是也可以达到你们地质勘探教科书上的技术要求,从而获得了解这一地区的油层和圈定含油面积之目的了?你们说说,这样做行不行?是不是可以同样达到我们想达到的目的?"余秋里这回说完,没有用他那双锐利的目光射向现场的人,只是顺手操起烟盒,然后划燃一根火柴,悠悠闲闲地点着烟卷,深吸一口,又吐出一缕烟雾,像是在自问。 85USMPF  
|rI;OvZ\  
  "我看可以!"突然响起一个年轻而响亮的声音。 urg^>n4V]  
aeDhC#h  
  余秋里的眼睛一亮。他在寻找是谁的声音,但没有找到。大概这个声音自知在这种场合有些底气不足。 vX_;Y#uD  
cRE6/qrXGg  
  "翁文波同志,你说呢?"余秋里把皮球踢到技术权威那边去了。 (+SL1O P  
BO2s(8  
  "No,verygood!"翁氏冒出一串将军部长听不懂的话。 r>gf&/Pl  
;I*N%a TK  
  余秋里的目光直逼翁氏:"嗯?你是说我的意见不行?" 0mNL!"  
@Z5,j)  
  翁氏急了,站起身来:"不,余部长。我、我是说你的意见不仅可以,而且非常好!" PQUJUs  
4";NT;_q5  
  "真是这样?英文也这样说?" UOyM=#ipY  
-EP(/CS!  
  "是的。" -f*5lkO  
[+L!c}#  
  "噢--你的英文太流利了。不过,还是让我吓了一跳。"将军长喘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然后转向其他技术人员:"你们是什么意见?" 86>@.:d  
fmD~f  
  此刻的"干打垒"里,气氛一改沉默,顿时活跃异常。 y t7>,  
z<%dWz  
  "好!我看余部长的意见完全可以!"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5节:部长与国家(45) -q8l"i>h=  
`q`ah_  
K{,'%|  
  "是嘛,我们的勘探目的就是为了查清油田的情况,这样干省时省钱又能达到目的!从松辽整体的勘探看,也是符合技术要求的!" W.%p{wB |  
s>W :vV@  
  "行,我看行。" XpYd|BvW  
<Mu T7x-  
  余秋里"嘿嘿嘿"地笑个不停,他将一包"中华烟"甩给那些抽烟的人,不会抽烟的人他也硬塞一根,口中道,"抽一口,抽一口!"然后说:"我是外行,你们回去好好再研究研究。张院长,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他在张俊面前停下,又把目光转向屋子里的人:"好,今晚我们就说到这儿。现在散会!" gW<4E=fl  
!p76I=H%  
  翁文波等专家们带来全新的问题,颇为兴奋地边议论着边出了门。石油部科学研究院院长张俊是最后一个离开余秋里屋子的,他似乎还有什么问题想问问部长,但见余秋里已经转过身去,眼睛又盯在地图上,便打消了念头。 ex^9 l b  
|UB)q5I  
  第二天,余秋里又是一整天的往野外跑,转机台,找人谈话,在那个冰天雪地里与工人和技术员们滚打在一起。 N|%r5%  
oW(EV4J"  
  "余部长!余部长!"余秋里刚刚从井台回到大同镇那个"豪华"招待所,胖子杨继良和张文昭兴冲冲地揭帘而进。他们一边吹着寒气,一边迅速解开手中的一张图纸,异常兴奋地说:"快来看看地质部长春物探大队的同志刚刚送来的大庆长垣地震构造图!你看你看--"杨继良口快地指着那张1/100000比例的地震图纸,将手指滑向北边的那片广阔的地区:"这儿,这儿的地震显示,还有三个大约有一百至数百平方公里面积的大地域我们还没有布过一个钻孔,而地震资料显示那儿的储油构造比我们原先估计的南边这一带要丰厚得多……" ,N;2"$+E  
$|@pY| f  
  余秋里两眼看着图纸上那片叠叠重重的波纹形曲线--那波纹形曲线组成的图案好怪喔,余秋里看着看着,用手一指:"这玩艺跟王八盖子一样嘛!" zg'.fUZ  
 ZpMv16  
  杨继良和张文昭笑了:可不,那地震图上显示的大庆长垣构造可不跟甲鱼的背盖儿一个形状嘛!"余部长真会形容!"两位年轻技术专家看着将军的那只空袖子并不生畏了,而且多数时候还特随和与其亲近,仿佛身边的将军是个农民大哥。 @eDs)mY  
%YbL%i|U  
  "你们的意思是北边还有更大的储油区域?"余秋里的右手掌压在"王八盖儿"的北边那一片,眼里闪闪发光地询问。 IG7,-3  
p1hF.  
  张文昭连连点头:"没错。地震资料显示储油构造,是目前我们侦察地下情况最先进的技术手段。你看,图上现在除了南部构造这一块外,我们通过这图可以清晰地看出北部杏树岗、萨尔图和喇嘛甸这三个高点,它们不但重磁力、电法显示的轮廓和高点吻合,而且这些构造的范围和高点的位置也清清楚楚。" ^vTx%F  
'p78^4'PL  
  余秋里听完两位年轻专家对地震资料图的一番解释后,几乎将整个身子全都卧在一米多长的图纸上,嘴里还喃喃地不停叨唠着:"真得好好谢谢地质部,谢谢地质部的同志们哪!"那一刻,余秋里的心潮澎湃,后来在将军自己的回忆录里我看到他用了八个字:"兴奋不已,彻夜难眠。"我知道像铁铮铮的将军这样身经百战的人,一生中很少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自己某一刻心情的。但此刻将军用了。这与大庆油田即将被发现这一伟大时刻有关。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6节:部长与国家(46) ;(jL`L F  
Om;aE1sW  
X y`2ux+>/  
  我们知道,人们现在通常把松基三井出油当作一个标志。其实大庆油田的发现有过几个重要历史阶段,最早的贡献,应该是李四光、黄汲清、谢家荣、翁文波等提出的陆相生油理论,并由黄汲清、翁文波他们几个正式圈定松辽找油的地质构造图;其次是松基三井出油。而紧接着就是关于大庆油田是个大油田还是小油田?是个好油田还是差油田?是死油田还是活油田等这些决定大庆油田前景的关键性时刻。毫无疑问,中国石油工业史和许多当事人都证明,余秋里在这一关键时刻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有人形容余秋里在这一时刻对大庆油田所作的贡献,如同毛泽东当年在"遵义会议"上的贡献一样。而我看完众多原始记录资料、走访石油战线的不少老同志后,所得出的印象也是如此。 q`.=/O'  
KeB??1S  
  卧在那张地震图上的余秋里不能不激动!他是国家的一个部长,他又是军事家,当他看到松辽大地下隐藏的石油资源不仅证实了他们原先的估计,而且比他们原先估计的要大出不知多少倍时,他能不激动吗?那是真正可以把一直戴在我们中国人民头上的那顶"贫油"帽子扔进太平洋的天大喜事呀!而且余秋里还比别人特别多了一份高兴--他看到地震图上所显示的那个萨尔图构造正好有条滨洲铁路横穿其中。一旦萨尔图构造富油层成立,那对开发和外运石油起多么好的作用啊!别人不知道,他余秋里知道:周总理为了把几千里之外的玉门、克拉玛依和柴达木的原油运往内地和沿海,不知花了多少心思,而且成本吓人!如果地处东北部的大庆油田是个大油田,这对国家建设该是多么大的一个福音嘛!不等于好像在建设工地旁有个大油库一样,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去放阀门便是了! 4)>UTMF  
_ker,;{9C  
  这一夜,余秋里没有睡,"大中华"抽掉了两包。而在这烟雾腾腾的"干打垒"里,他已经为未来的大油田孕育了一个伟大决策……一清早,余秋里就让秘书把张俊和李德生叫到自己的房间。 ~kj96w4eAR  
p~Cz6n  
  "北边的构造显示告诉我们,那儿值得去大干一番。因此我考虑咱们把原来的勘探作战方案作些调整,在北边三个构造的高点上各定一口井,立即着手进行'火力侦察',彻底把这王八盖子底上的储油情况弄它个明白!你们看怎么样?"余秋里今天说话时,像扫机枪似的,用的也都是一串串军事术语。 B2*7H  
wc~s:  
  "我看行!这个设想可以用绝妙来形容!"一向用词严慎的张俊这回说话也带着夸张语。  (:o:_U  
[b&V^41W  
  "你呢?李德生!"余秋里喜欢这位曾经批评过的年轻人。 p|NY.N  
;MK|l,aIQ  
  李德生不知什么时候也学起了将军那套喜欢用手指在图纸上指指点点的习惯,只见他在三个构造高点画了一个三角形后响亮地回答道:"余部长,这回我一百个赞成你!"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7节:部长与国家(47) UjLq[,_!  
Mk=*2=d  
'Z=_zG/RX  
  余秋里的右巴掌一下重重地落在年轻人的肩上,不无信任地:"谢谢。"又说:"既然这样,我把这三个井的设计任务交给你了,得用最快的速度搞出来!一会儿就去!张院长你看可以吗?" r$-P  
p&u\gSo  
  张俊:"可以。" w ^^l,  
3TLym&  
  "是!部长你放心!"李德生领着任务刚要出门,又被余秋里叫住。 akPd#mf  
{Rb;1 eYj  
  "你叫邓礼让一起去,井位一旦定下,就让他立即调钻机去开工!"将军以军事作战的方式命令道。 R,["w9 8a  
~3%\8,0  
  "是!"李德生脆响一声,还真有几分军人的样儿。 6d6Dk>(V  
ZXkrFA |  
  漫漫风雪里,李德生和邓礼让带着一个测量小组,驶车从大同镇出发,一直向北边大草原穿越。那一望无边的雪地里,他们连口冰水都顾不得往嘴里塞。第一口萨尔图高台子上的探井很快确定,当时定名为萨一井,后重新排序叫"萨66井"--现在史书上的叫法都为"萨66井"。该井定在萨尔图镇以南、大架子屯北一公里左右的草原上。李德生刚把井位确定,邓礼让就调来32149钻井队。而李德生则带着测量小组,继续沿着冰天雪地向北前进,目标是安达县义和乡大同屯南1?5公里的杏树岗构造高点,又在这儿确定了第二口--杏66井位。随即他们又继续向边,到达喇嘛甸构造高点的那处距卅嘛甸镇红星猪场北一公里半左右的地方定下"喇72井"。邓礼让紧接着又先后调度两次钻井队奔赴后面两个井位…… Gc*=n*@^K  
a&2x;diF  
  这是一场真正军事行动式的"火力侦察",更是石油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因为最早的松辽普查勘探工作一直是在原长垣构造的南部地区的葡萄花高台子上,松基三井就是在这个构造上。按照一般的勘探程序,一个地区打出见油井后,都是采用十字剖面布井办法,以2公里左右的井距依次向左右展开勘探,以其方法一面扩大侦察地下储油面积,一面探明油水边界在何处。现在余秋里完全打破了常规,他让李德生、邓礼让定下的三口井,从松基三井所在的大同镇一下甩到"王八盖子"构造的北边150多里外的萨尔图和喇嘛甸子那儿去了。在石油史上是没有的,这也只有像余秋里这样敢作敢为、气吞山河的军事战略家才能想得出的决策。 GA` bWl  
?u;m ],w!  
  关于李德生和邓礼让定井位和调度钻机上马,我在上面说得很简单,其实这三口井尤其是后来搬迁、施工等都比较复杂艰苦,正如杨继良回忆的那样:"当时钻机的搬家安装,除了缺少大型运输和起重设备外,许多器材设备也比较困难。其中安装较迟的一些井,为了开钻配泥用的水都成问题。一般在探井旁边要另外钻一口水井。有的探井为抓紧开钻,就用人拉、车推到附近的水泡子中运来冰块,等融化后再配泥浆,或是组织机关和后勤人员一起动手,用扁担挑,用脸盆端。这样,硬是要配出几十立方米泥浆来保证开钻……"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8节:部长与国家(48) i `p1e5$  
/*BK6hc  
Vr"'O6  
  杨继良是地质工程师,他描述的仅仅是配泥浆这样的技术困难,事实上当时开钻打井遇到的问题何止这些?冰天雪地里,光是晚上睡觉的问题都没法解决,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井位都是在荒无人烟的草原上。吃饭更是个大问题。 t6`(9o@}  
vXwMo4F*  
  "你们机关的统统下到一线去!你们现在吃什么、睡什么,钻井队也要吃什么,睡什么!"余秋里走出他的"豪华"住所,一个草帘子一个草帘的揭着,让住在老百姓牛棚马厩里的"石油部松辽石油勘探局"的机关干部们全部上前线支援钻井队。 7fzH(H  
AS:k&t  
  其实那时前线哪有什么机关?不就是一条硬炕,一床棉被,另一条木长凳,和几幅图纸! |+JO]J#bc  
oOLA&N-A~  
  那会儿的干部和群众的觉悟与思想境界,真的让我们现在的干部和机关人员感到汗颜。那会儿人们不讲价钱,更不讲你我,能为国家早日找出大油田,就是让他们去死,他们照样义无反顾。 OC-d5P  
^_ V0irv  
  这是余秋里带出来的队伍--一支不穿军装但保持军队作风和传统的钢铁队伍。这支队伍的作风和传统一直保持到今天…… bG*l_  
d(d3@b4Ta  
  中国石油史上著名的余秋里"三点定乾坤"故事就是上面叙述的事。之后,在三口井分别获得了高产油。第一口"萨66号"井,于1960年2月20日开钻,很快见了油层,3月13日完井,初试日产量达148吨。如此高产量油井,如此厚的油层,如此好打的油井,在中国石油勘探史上也是第一次。出油那天,工人们简直发狂了,他们说自己真的掉进油海了!喜讯传到石油部时,六铺炕的那栋石油大楼响起震到的欢呼声,人们都在感叹着:"没想到!没想到!"似乎说一百个、一千个"没想到"还不过瘾。是啊,太大的惊喜之后,除了用"没想到"三个字外,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形容词呢? GUM-|[~  
e]ST0J"  
  继"萨66井"踩到富油区后,在杏树岗构造上的"杏66井"也于1960年4月19日喷油,日产27吨。最北边的喇嘛甸子构造上的那口"喇72井"更是让余秋里和石油部上上下下美滋滋了好几天,因为那口井日喷油高达174吨! 'rFLG+W  
v0(}"0  
  至此,那个"王八盖子"一样的大庆长垣构造正式被确认是富油区,而且是个世界级的大富油区。 yw%E S  
",[/pb  
  这是一个让余秋里激动不已的大"金娃娃"! U HTxNK@}  
2XV|(  
  这是一个让全中国人民激动不已的大"金娃娃!"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在线washington
发帖
182097
真实姓名
余翔东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2010-02-05
第49节:部长与国家(49) Uvi@HB HJ  
Ln+ k_  
cFJZ|Ld  
  第五章 rTJU)4I^h  
'Cz]p~oF  
  突然主席台上有人大声叫道:"余秋里同志……" ^ yF Wvfh4  
L8zMzm=-  
  余秋里一震:是毛泽东的声音! DAtAc(05)  
,m7Z w_.  
  那些准备退场的人也跟着站住了。 /J c^XWf  
$gk=~p|  
  "你那里有没有一点好消息呀?"毛泽东的问题终于提出了。 @^-f +o  
{\VsM#K6  
  余秋里这回心里很爽,声音也变得很敞:"主席,好消息还是有一点的!" h]|2b0  
UN^M.lqZX  
  "噢?怎么样啊?" +:c}LCI9<  
MC B2  
  "从松辽勘探的情况看,这回大油田我们是拿到手了!"余秋里的话让会场气氛活跃。 v] Xy^7?  
$SniQ  
  "嘿,是真的吗?有大油田?"毛泽东欠欠身子,兴奋中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 GIR12%-EO  
LA6Ik_-F  
  "主席,不光是大油田,可能还是世界级的特大油田嘞!"余秋里今天的底气很足,因为他刚才从长途电话里已经得到松辽那边的确切情况,特别是葡7井出高产油喜讯来得及时,而且好戏还在后面呢! ~+RrL,t#  
Hb^ovc0   
  "好哇!这是个值得注意的好消息!"毛泽东这回从椅子里站起身,满脸笑容。一天的会议,余秋里最后的非正式汇报是毛泽东今天最高兴的事。 91T[@p  
w#bdb;  
  新年伊始,石油部高兴的事接二连三,有点顾不暇接。 '$ G%HUn  
N a.e1A&?j  
  继葡7井1月7号喷出高产油后,葡20井、葡11井、葡4井等共有六口井相继喷油,且都是稳定在日产10吨-24吨的高产井,基本都大于松基三井油量。此外,还有正在钻探之中的7口井也相继钻到了油层。而仅这13口井所控制的油田面积就在200公里左右,粗略估计,地质储油量达到一亿吨以上,相当于克拉玛依规模。 3A\Hiy!{F  
Nk F2'Z{$+  
  "老康,你把技术人员召到你身边,你们一起好好研究讨论一下,看看松辽那边的情况到底优点是哪些,问题是哪些,然后你回北京,我们要商量后面的大事了!"余秋里在上海的会刚开完,就令正在哈尔滨的康世恩迅速准备大战前的技术准备。 ,p..h+l  
ZQ_~ L!ot  
  康世恩遵嘱立即把松辽一线的翁文波、李德生、张文昭、杨继良等主要骨干召到身边,夜以继日地展开了讨论。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松辽长垣石油勘探目前的结果有16条有利因素和一条不利因素,它们分别是:油田大;构造平缓完整;储油层多;生油层厚;盖层好;储油层物生好;油井产量高;油层压力高;储油层埋藏深度适中;油井可以自喷;油层温度高;电测对油、气、水解释准确;地层可钻性好;地层自造浆;有丰富的地下水;地势平坦、交通便利。一条不利因素是原油油质有三高:含蜡高、凝固点高、粘度高。 PbMvM  
(51;cj>J  
  "16条有利因素,好么!你们是说这个大庆油田哪方面都是得天独厚?"余秋里看了上面这些分析,十分惊讶地问康世恩。 j2n 4; m  
!#WJ(zSq  
  "是的。从现在勘探和出油的基本情况看,大庆长垣构造属于整装砂岩油藏,其有'教科书式'的穹隆背斜构造的特点,总之比世界上像巴库等大油田的地质情况还要简单。可以说是上帝给予我们的一个得天独厚的好油田!"康世恩很专业地回答说。 L'>0E(D  
3);W gh6  
  "那你说说这一条不利于因素什么意思?是我们的油质不好?"余秋里接着对油性的"三高"非常警惕。 *vzj(HGO  
'1 \UFz  
  "噢,这里说的三高并非我们的油质不好,而是油性有些不利于开采开发。"
妙人儿倪家少女
大仝小余氏一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各位家人朋友:如遇上传附件不成功,请更换使用 IE 浏览器!
 
上一个 下一个